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52集
第152集

感应篇汇编第15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9/2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四十六句,【虐..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3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5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52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9/2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四十六句,【虐下取功,諂上希旨】。我們看經文四百六十一頁:
【虐下取功。諂上希旨。】
它這個意思就是說,虐待下屬或是虐待下民,貪取功勞,諂媚上級以迎合旨意,這是『虐下取功,諂上希旨』的意思。我們看往下的經文:
【燭遇夜。則成破暗之功。舟得水。則成載物之功。大抵水到渠成。功將自著。固無待乎取也。茍有意取之。則凡為將之縱軍搶殺。為吏之妄加賦役。為刑官之多入人罪。皆可不必顧惜。任意行之矣。然此皆以百姓之膏血。易一人之功名。功則得矣。不過陞官。禍亦至矣。豈止殺身。人雖極愚。斷不至此。不觀古人乎。宋曹彬之下江南。不戮一人。漢汲黯之矯詔開倉。全活數萬。漢于定國之為廷尉。民自以不冤。在當時。何嘗非第一功臣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經文的第四行,『功將自著』,「著」就是成就,我們一般講叫功成名就,「著」的意思是這樣。
『固』就是原來、本來。
『待』就是需要。
我們再看『賦役』,「賦役」就是賦稅跟徭役。
『多入人罪』,「入」就是定以罪名,使他受到刑罰,我們講說入人於罪,這就是「入」。
『顧惜』就是愛惜。
『膏血』就是民脂民膏。
『易一人之功名』,「易」就是交換。
『斷不至此』,「斷」就是絕對。
『宋曹彬之下江南』,這個「曹彬」我們介紹一下。「曹彬」是宋朝真定靈壽人,他在五代後漢乾德中為成德軍牙將,入宋以軍功改左神武將軍。宋太祖乾德二年,他帶兵攻打四川,擔任都監的工作。經過攻下峽中郡縣,就是長江三峽附近的所有這些郡縣,後來有戰功,輔佐宋太祖平定天下。他為官清介廉謹,軍民都非常地擁護他。
他最特別,曹彬他在征南唐,攻克金陵,就是今天的南京,他不妄殺一個人。這是非常難得的,帶兵作戰能夠做到不妄殺一人,這個要有非常大的定功跟智慧。後來他當到同平章事,他帶兵就是不妄殺一人、不妄取一物。這個就是「曹彬」。
再來『漢汲黯』,他是西漢人,他在西漢武帝,漢武帝的時候擔任官員,後來發生火災,河內有火災,他就『矯詔』。「矯詔」就是假託皇帝的命令,「詔」就是皇帝的聖旨,「矯」就是假託。他當時為了救災,就假藉皇帝的聖旨,開倉拿出白米賑濟災民,這個叫做「汲黯」,這位西漢的官員。他擔任東海太守,輕刑簡政,對民眾犯罪他處罰都很輕微,他不苛政,有政績。
再來看四百六十二頁,『漢于定國』,「于定國」就是西漢東海人,他就是于公的兒子,于公的兒子是于定國。那這個于公是誰呢?于公他本身是學法律的,那他兒子于定國也跟他父親學法律。這個于公就是在《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有提到:「昔于公治獄,大興駟馬之門」。因為于公他擔任典獄官員,他對這些犯人非常地好,很有愛心。所以他家裡房子,要修房子的時候,他當時就跟修房子的人講了,他說,把我們家的大門,把它拓寬成四匹馬可以進來。那麼四匹馬就表示說,他後代的子孫會當很大的官,這叫「大興駟馬之門」。
這個地方于定國跟他父親學法,他剛開始也是當監獄的官員,後來擔任到御史中丞。他斷案,他在判案的時候,判決的時候非常地審慎、非常嚴謹。如果罪犯罪情有懷疑的地方、有疑惑的地方,他基本上都會從輕處理。所以民眾沒有冤枉之擔憂。這個就是「于定國之為廷尉」,「廷尉」的意思是九卿之一,是管刑案、刑法的、刑獄的,就像類似我們現在的司法部、或者是法務部,這叫「廷尉」。
『民自以不冤』,「以」,認為。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在夜晚的時候點上蠟燭,就能夠成就破除黑暗的功能;船得到水的浮力,就可以成就載物的功能。大概水一到就可以成為溝渠,『水到渠成』,就是水只要一到就會有溝渠,我們講說「水到渠成」。功勞自然就會顯著,這本來就不需要刻意去爭取的。這一段它是用黑夜跟蠟燭做比喻。那麼蠟燭一定照亮光明,那就當然有蠟燭的功勞,自然就可以照破黑暗。你這個船一定要水嘛,你沒有水,船就不能夠行走,也不能載物。所以它的意思就是說,你一定要到有那個功勞、有那個德行、有那個福德,自然就會水到渠成,你自然就會得到你應該得的這個祿位或者你的那個福報,這叫「水到渠成」。你有那個功勞,自然就能夠顯發出來,這叫「功將自著」。不用刻意去求,「固無待乎取也」,你不用去強求的意思。
如果你要刻意去爭取,就會造成怎麼樣呢?下面就跟你講,『則凡為將之縱軍搶殺』,你就會放縱你的部屬你的軍隊去搶奪掠殺。「為吏之妄加賦役」,你擔任官員的、官吏的,你就會妄自濫加賦稅、勞役,因為你想求功勞。「為刑官之多入人罪」,你擔任刑獄法官的,就會經常入人於罪,都可以不必去照顧百姓的生命財產。而且任意的去做,『任意行之矣』。但是你這樣的話就是以,都將老百姓辛苦得來的血汗錢來換成你一個人的功名。那功名你是可以得到的,但是只不過是升官而已,但是馬上災禍就降臨了,『禍亦至矣』,災禍就降臨。『豈止殺身』,這哪裡只有殺身之禍呢?那麼人雖然極為愚笨,也用不著做到這種地步,這個意思是這樣。
它說,你不妨看看古人的作為。像宋朝的曹彬,他奉命帶兵南下江南的時候,他不妄殺一個人、不曾濫殺一個人。漢朝的汲黯,他看到發生火災,他假傳皇帝的詔書聖旨,開倉把米拿出來濟助災民,被救活的有數萬人。又像漢朝的于定國,在當廷尉的時候、刑獄官員的時候,他公正的斷案,老百姓自然就沒有冤枉的情形。這些人在當時,他們何嘗不是第一功臣呢?這一段主要跟你講說,你升官不用不擇手段,如果你不擇手段,最後災禍會降臨。不只災禍降臨,而且招來殺身之禍。你一樣可以得到天下第一功臣,你可以學曹彬、可以學汲黯,你也可以學于定國。這一段的白話意思是這樣子。
那我們看老和尚這一段怎麼開示?老和尚說,『燭遇夜,則成破暗之功』,「燭」是燈,燈在夜晚它有破暗之功。『舟得水,則成載物之功』,船遇到水就可以行走,可以運載物品。他說,這是舉這個例子,表示說順理成章,自自然然你成就這個功德,這叫「水到渠成」。我們一般講叫隨順因緣,你要明白因果,命裡有終不須求,這叫「水到渠成」。何必一定要刻意去攀緣呢?何必要刻意去攀緣呢?沒有必要。
你有意去造作,它底下舉個例子,它說,做將軍的人,縱容他的部屬他的士兵去搶奪,就是「凡為將之縱軍搶殺」。你做將軍的縱容你的部屬、你的士兵去搶奪,特別在戰場上打仗的時候,最容易造業。文官以他的權勢,加重老百姓的賦稅,加重老百姓的勞役,這個都是過失。「刑官」就是法官,收受賄賂,加重人的刑罰,這都是造業。雖然眼前得到一點小利,剛才說過那個利益,升官發財,你升官發財都是命裡註定的。你如果不造這個罪業,你的爵位更高,你的福祿會更大。那因為你造作這個罪業,反而減損你的福報,你這個福報可能就保不住了。可能過完沒多久,你的官位就會被剝奪了。或者是像現在講,發生重大的危機案件,你的部屬可能貪贓枉法,你受連累你就被拉下來,這個意思。這叫什麼?因為造作罪業已經減損你的福報。
老和尚說,幾個人懂得這個道理呢?所以老和尚說,因果不虛。就像說釋迦牟尼佛那個時代,琉璃太子就是琉璃王。釋迦牟尼佛的護法波斯匿王,波斯匿王跟末利夫人所生的兒子叫做琉璃太子。這個故事大家都聽過,因為末利夫人,波斯匿王所娶的這個末利夫人,並不是真正的釋迦族裡面的這些,他們真正的釋迦族的子民。而是他們釋迦族裡面的婢女。所以琉璃太子本身就是婢女所生的小孩。
那因為琉璃太子小時候會到他外公家去玩,那就帶著他這些童男童女的侍者,到他外公家去玩,就回到釋迦族,就是他外公的故鄉。結果當時佛陀已經成佛了,釋迦族就蓋一個紀念館,當然裡面就有管理人員了。那琉璃太子不小心跑進去,踩到裡面的,這個紀念館的裡面進去了。就被這個管理員呵斥,說你是婢女所生的小孩,你是賤民。因為當時在印度,那個種姓的差別很大。他們有四個種姓,一個是婆羅門種;一個是剎帝利,就是統治階級;一個是吠舍,就是士農工商;最後一個叫首陀羅,首陀羅就是賤民,到現在還有,就是婢女,婢女歸類為首陀羅,就是賤民。這是種族歧視。
所以當時琉璃太子就踩進去佛陀的紀念館,就被管理員呵斥說,你是婢女所生的。後來琉璃太子覺得這個羞辱太大了,就跟他旁邊的童男童女侍者說,你們一天跟我提醒三次,我這個一定要報仇。就是後來的琉璃太子滅掉釋迦族的近因,就是釋迦族的人羞辱他。
那遠因呢?還有更大的遠因,這佛陀就有說出來。經上說這個故事,琉璃王,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他是個大國王,他跟釋迦族有冤仇。冤,有近因跟遠因。近因就是我剛才講的,他媽媽末利夫人,她是婢女。遠因是過去生所結的。老法師說,這一段的因果故事在《釋迦譜》裡面記載得很清楚。《釋迦譜》就是我們講的,釋迦牟尼佛的傳記,《釋迦譜》。那琉璃王這一群,在那個無量劫以前,他們是在畜生道,就是魚族。那琉璃太子是魚王,牠們都在一個魚池裡面,都是一群魚。琉璃王就是這個魚裡面的頭目,魚王。
釋迦族在那個時候是漁夫,他們是捕魚的人。有一次就把池塘裡的魚全部打撈上來,把池塘的水全部放光,魚全部殺掉。那麼這一群被殺的這些魚怨恨不滅,生生世世記著要報仇。生在釋迦這一族,那些魚就變成人了,到人道了,就當琉璃太子這一族的人,就是他的兵將。那無量劫以前,他們所結的這個怨恨,小小的一點事情而已,就挑撥成戰爭。
小小的事情就是什麼?就是琉璃太子回到他外公家,不小心進入佛陀紀念館,被館裡面的管理員呵斥說,他是婢女所生的小孩,就是小小這一件事情而已,就挑撥成戰爭。那麼釋迦牟尼佛他也想阻止這個戰爭,他第一次在路上等著,琉璃太子知道佛陀很偉大,他也不敢得罪佛陀,就班師回朝。第二次也是這樣,第三次也是這樣,到第四次的時候,琉璃太子不理佛陀了,他繞道就把部隊帶出去了,就去攻打釋迦族。所以釋迦牟尼佛他也阻止不了這個戰爭。
佛陀有三不能,第一個,定業不可轉;第二個,眾生度不盡;第三個,無緣不能度。佛陀跟你講,定業不可轉,那定業要誰轉呢?要自己轉,你要透過懺悔、透過改過、透過放生、吃素、透過學佛、三皈五戒、精進修行,把自己無始劫來的毛病習氣改掉。那你破了見思惑,你就是證得阿羅漢了,你就出三界了。你再破塵沙惑,你就成為菩薩了。你再破一品根本無明,你就成佛了。
那麼成佛以後,成佛以後這個因果在不在?因果還是在。就像安世高大師兩次還命債,安世高大師兩次都來中國還命債,因為因果不空。但是因為他已經成就法身了、他已經成佛了,他沒有四相,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沒有我執、也沒有法執,他瞭解生死本空,無明本空,本覺本有。所以他還命債,他沒有這種貪瞋癡,所以他歡喜受。所以釋迦牟尼佛也想阻止這個戰爭,但是阻止不住,如是因,如是業,如是果,如是報,叫業因果報。救不了,怎麼勸都不聽,琉璃太子就不接受,一定要把這個族滅掉。
最後老法師說,最後釋迦牟尼佛這個族有部分的人就逃走了。據說當時那個釋迦族的最後那個國王,當時有跟琉璃太子講說,等我從水中浮起來的時候,你再開城門進來,你再攻打進來。事實上後來釋迦族那個國王,就把自己的頭髮綁在樹根裡面,所以他浮不起來,後來很多釋迦族就逃走了。那逃到哪裡呢?老法師說,他們的家族逃到現在的西藏,以後就沒有再回去印度了、回到尼泊爾了,佛陀是尼泊爾那邊的人,他們就在西藏落戶了。所以釋迦族也算是中國人,老法師說,也算是中國人。
這件事情當年的章嘉大師,章嘉大師有告訴淨空老法師。他說,釋迦族這一族逃到後藏,這是用這些事來告訴我們,冤家宜解不宜結,什麼樣的怨恨都要把它看破、要化解,決定不能結怨。結怨後果太悽慘了,生生世世多少世都不能夠解決,愈結愈深,連佛菩薩都無可奈何,佛菩薩都無可奈何。釋迦牟尼佛特別用他們自己的釋迦族做一個例子,跟你講因果不空,佛陀用自己的家族來做證明。雖然他成佛了,佛陀固然是偉大,但是因果這個東西,就如同《玉曆寶鈔》裡面,觀世音菩薩講的,在《玉曆寶鈔》裡面,觀世音菩薩有開示說,因果這件事情,連諸佛如來都不能違背。這一句話是觀世音菩薩說的。
那從佛陀自己本身釋迦族被滅掉,就可以充分證明,因果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避,沒有人可以違背,所以因果不空。老法師在這裡講,老法師這一段開示是在《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五百零八集裡面開示的。老法師引用《淨土大經解》裡面說,「世間冤報之事,互為禍害」,你有冤屈啦,你有果報啦,這叫冤屈跟果報。會討債還債嘛,會報仇嘛,所以說是「世間冤報之事,互為禍害」。我們說,我們一般講叫,冤冤相報,沒完沒了。
你「既造業因,必結惡果」,報應雖不能立即顯現於當時,你造的這個業因,一定會感召惡果。你當時可能還沒有馬上受到報應,就是「顯現於當時」,「雖不臨時」,就是當時雖然沒有受報應。但是「因果不虛,決當報償於後世」。關鍵就是這句話,因果是不空的,一定會在後代得到這個報應,來償還這個債,叫做「決當報償於後世」。這個事情很麻煩,果報能夠降臨,那個都是當時來講都算輕的,如果你沒有報,就是愈積愈厚。這個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裡面,提到這個因果不空、因果不虛。
那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唐玄宗時。用度日侈。且不欲於左右藏取給。戶部員外郎王鉷。知上意。乃刻削下民。歲貢額外錢帛百億萬。貯內庫供用。帝以為能富國。擢京畿採訪使。尋又擢為戶部侍郎京兆尹。然中外嗟怨。未幾。為弟鐸所累。賜死。】
我們看這個『唐玄宗』,上次我們有介紹過,就是李隆基,唐明皇,寵愛楊貴妃的唐明皇,就是「唐玄宗」。他一開始本來是很好,他是唐睿宗的第三個兒子,他很有才略,他的政績也非常地好,所以稱為開元之治。後來因為寵愛楊貴妃,從任用楊國忠以後,還有這個奸臣李林甫,造成安祿山之亂。後來唐玄宗逃到四川,唐肅宗即位,後來唐玄宗當太上皇。他在位四十三年。
『用度』就是開銷、費用。
『左右藏』是當時古代的國庫之一,先談這個左藏,它因為在左邊、左方,所以稱為左藏。它有這個左右藏令,唐朝的時候專門管什麼呢?左藏專門管錢帛,就是管錢,還有雜彩,還有天下的賦調,就是天下的賦稅。那右藏就是皇帝帝王的內庫之一,它管什麼呢?管金玉、珠寶、銅鐵、骨角、齒毛、綵畫,這個就是右藏。
再來這個『取給』就是取得物力或是人力以供需要。
『戶部』就是古代的官署名,管全國的土地、戶籍、賦稅、財政收支。
『員外郎』,「員外」是指正員以外的郎官。在隋朝的時候,在尚書省二十四司,各設員外郎一人,接近各司的次官。
再來『王鉷』是唐朝太原人,他在唐玄宗的時候擔任戶部郎中。
那麼再來『上意』就是皇帝的意思。
『刻削』就是剝奪、侵害。
『歲貢』就是古代諸侯或是屬國向朝廷進獻禮品。
『貯』就是儲藏。
『內庫』,皇宮的府庫。
『擢』就是提拔。
『京畿』就是國都以及其行政官署所轄地區。古代王都所領轄的千里地面,就是京畿管轄的地區,我們現在講首都,「京畿」就是首都。
『採訪使』是古代的官名,唐朝的時候全國分為十五道,每一道類似現在的省,每一道設採訪處置使,簡稱「採訪使」,有一點像現在的省長。
『侍郎』就是古代的官名,就是類似副部長,尚書就是部長,我們講說戶部尚書,就是戶部部長。「侍郎」就是副部長。
『京兆尹』就是三輔之一,以前皇帝住的地方叫京都,那個地方的管理的官員叫「京兆尹」。
『中外』就是中央跟地方。
『嗟怨』就是嗟歎怨恨。
『鐸』就是王鉷的弟弟,又稱王銲,王銲,金字旁再一個乾旱的旱,這個就是王鉷的弟弟,「鐸」又叫王銲。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在唐玄宗的時候,由於生活很奢侈,宮廷的開銷愈來愈大,已經不夠用了。但唐玄宗又不願意從別的地方拿來補充。當時主管這個事情的戶部員外郎王鉷,他知道皇上的心意以後,就加重賦稅,剝削老百姓,讓每年進貢的數目額外增加百億萬之多。就把它儲存在宮廷內的財庫,來供皇帝使用。唐玄宗以為他很有才華,能夠使國家富國,所以就提拔他擔任京都地區的採訪使。不久又升任戶部侍郎,任京兆尹的職位,但是朝廷上下都嗟歎怨恨這個王鉷。過不多久,王鉷被他的弟弟王銲所犯案牽累。後來他的下場也不好,被唐玄宗賜死,賜他自己自殺,自己死掉。這是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王韶。建議開熙河。殺人甚眾。積功至樞密使。又嘗故殺降羌老幼首級。使其鄉親得以冒功膺爵。晚年悔之。以因果問眾長老。皆言以王法殺人。如舟行壓死螺蚌。自是無心。惟刁景純則曰。但怕打不過自心耳。若打得過。自不問也。韶益懼。後疽發於背。時呼無數斬頭截足人索命。洞胸而死。長子嘔血死。季子坐事斬首。門遂滅。】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王韶』是宋朝人,他是擔任宋神宗時候的提舉一個官,後來有帶兵打敗這裡講的『羌』,「羌」就是那邊的一個邊疆民族。
『開熙河』是現在甘肅臨洮縣。
『樞密使』就是宋代稱樞密院的長官叫「樞密使」。
「羌」是中國古代的民族的名稱,分布在現在的甘肅、青海、四川一帶,稱為西羌,以游牧為主。
『首級』就是斬頭,斬首多少論功晉級,所以斬下的頭叫「首級」。
『冒功』,假冒功績,「冒功膺爵」,就是當時王韶他結交的朋友都是楚人,有很多人依附他王韶,就是想要求官。王韶就將他們分別推薦給手下的將領。那麼這些人中,有的殘殺已經投降的羌人裡面的老人跟瘦弱的人,把他們的頭砍下來,然後獻給上面來邀功,這叫「冒功膺爵」。「膺爵」就是接受爵位、官位。
『如舟行壓死螺蚌』,就像那個船開在河裡面,難免會壓死這些螺蚌。「螺蚌」就是有貝殼的軟體動物。
我們看後面這個『刁景純』,又叫刁約,他是宋朝潤州人,宋仁宗時候的進士。他喜歡看書,他後來辭官以後,他自己在家裡蓋了一個圖書館,收藏非常多的藏書。這個刁景純跟范仲淹、歐陽修、司馬光,他們交情都不錯,這幾個人都很尊敬他,這「刁景純」。
『打不過自心』就是你騙不了自己的良心,這個意思。這個是在《明倫彙編·人事典·禍福部》裡面有這段文,「時有刁景純者,比韶為前輩,亦學佛,多在金山。忽一日與韶邂逅於長老坐間」,就是講刁景純跟剛才提的王韶,他們本來就認識了,但是王韶是前輩。他這個刁景純有學佛,那有一天跟王韶邂逅,去拜訪一個長老。那麼王韶「復舉前話以問」,就是有沒有因果。那大眾就給他回答了,如果你是按照法律去執行,就像船在運行中會壓死這些螺蚌,意思就是無心的啦。但是刁景純就沒有講話,表示這個刁景純本身他對因果非常深信,也可以講說他有這個智慧,看到很微細的因果。
那這個王韶,因為刁景純不講話嘛。王韶就說,「韶曰」,十八丈以為如何?「刁曰」,但打過賢心下否?「韶曰」,不知十八丈打得過否?「刁曰:『以某所見賢打過不得。』曰:『何以知之?』曰:『若打得過自不問也。』」你可以打得過自己的良心,你就不用去問別人,他的意思是這樣。
再來四百六十三頁,『疽』就是背部長毒瘡,「後疽」就是他背部後面長毒瘡,「後疽發於背」,「背」就是背部。
『洞胸而死』,最後他自己後面那個毒瘡,大概是一直爛掉,爛到後來整個胸部這邊都空掉了,「洞胸而死」,穿透了,後來就穿透了。那麼王韶的長子叫王厚,王厚後來也死掉,他怎麼死掉呢?他晚年後來,他本來在邊疆當節度使,後來他這個長子王厚後來晚年的時後回到京師。有一天跟家裡聚會,這個菜盤內都裝了一些蘿蔔,數十條。這個王厚忽然站起來,突然間站在那個餐桌上面,大家都覺得很驚訝。然後王厚就怒形於色,就現那個憤怒的顏色,然後再抓桌上那些蘿蔔吃掉,然後再嘔吐,後來就死掉了。這裡才講說,他的長子是『嘔血死』,吐血死亡。
『季子』就是最小的兒子,王韶的這個幼子,他叫做王寀,王寀後來也死掉了。
『坐事』就是因事獲罪。
『門』就是他這個家族,就滅掉了。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王韶,他建議皇上開鑿熙河。你看,這個開鑿熙河,不僅會殺害到很多眾生,而且殺死了很多人,『殺人甚眾』。但是因為他有這個功勳,積功升到樞密使。又曾經藉故殺害投降的西羌民眾,老幼的這些民眾,不分老人跟幼孩,都砍下首級。並讓他的鄉親冒名邀功,而受封賞得爵位、官位。他到晚年,他自己感到很後悔,他用有沒有因果報應來問他們鄉裡面這些長老,會受到什麼樣的因果報應呢?大家都說,用王法來殺人,就像船行於水中壓死很多螺蚌一樣,那是無心的。
只有刁景純說,只怕你安不了自己的良心,如果能夠安心,自然就不必問了。王韶更加害怕,後來背部長了惡瘡,經常呼叫說,有無數被砍斷頭、被砍斷腳的人向他索取性命。後來他這個毒瘡穿透了胸部,像一個洞一樣,就死掉了。他的長子吐血而死,那最小的兒子因案被判斬首,全家的家族全部都死光了,被滅掉了。這一段告訴我們殺生的果報,他殺死很多人嘛。
淨空法師說,淨空法師引用《淨土大經解》裡面,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故心懷殺毒,殘傷他命,惡氣熾盛,從冥入冥」。這是《無量壽經大經解》裡面講的,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故云:『惡氣冥冥。』」你經常殺生的人,殺生原因就是怎麼樣?原因都是貪吃,這裡指這個王韶他是想開這個熙河,他殺了很多人。然後再殺死投降的西羌的這些老幼民眾,他是貪這個功名。反正都是貪,原因都是因為貪吃、貪名、貪財。老法師說,吃眾生肉,貪瞋癡是叫三毒,殺生是瞋毒,所有一切病毒都離不開貪瞋癡。我們聽清楚喔,我們都不喜歡生病,比如說得癌症,你得了什麼樣的絕症、重病,它一定有個原因就是病毒。
那病毒從哪裡來的呢?所有一切病毒,老法師說,都離不開貪瞋癡。這是「殘傷他命」,多半是指動物,被他殺害,「惡氣熾盛」,就是冤氣,「惡氣」就是冤氣,非常強。那麼被殺害的這些動物、這些有情眾生,牠有沒有怨恨呢?有,牠會不會報復?會,肯定會報復。
就像我以前有解釋過,我去新北市助念一位洪吳老菩薩。她吃完早餐以後,就在餐桌上坐著就往生了。那我以為說,這個老菩薩修得也很好喔,還坐化。結果我早上去助念的時候,沒有怎麼樣,到晚上去助念的時候,诶,就發現裡面有打那個DDT殺蟲劑的味道,殺蟲劑的味道 DDT。後來我就問助念的蓮友說,為什麼要打這個DDT呢?她說,因為那個洪吳老菩薩眼睛、鼻孔、嘴巴、耳朵這裡,都有密密麻麻那個螞蟻在那邊聚集。就是螞蟻來報仇,就在這個時候,她往生的時候來報仇。
就是這裡講的,所有有情眾生會不會有怨恨?會有。會不會報復?肯定會報復。所以我們要細心觀察,吃肉的這些眾生以人最殘忍。動物有時候互相吃來吃去,是牠飢餓的時候牠才吃。老法師說,比如說,獅子、老虎、狼,牠吃飽的時候,對於周邊的小動物,決定沒有傷害的意思。他說,我們看電視裡面的動物奇觀,裡面就有看到。所以人比動物互相殘殺還要殘忍。由此可知,動物是用什麼心情來看人?人是最可怕的動物。
所以你看那個情殺、為財殺人,當場一槍給他斃命。甚至兄弟爭財產,甚至刀刀見骨。甚至有些為了信用卡刷爆了,將父母親投保保險,然後害死自己的母親。也有看到退休的警官他做生意失敗,情急之下他為了貪財,把他那個有精神智障的弟弟開車撞死,然後再放火,把那個車子給它燒毀,想要毀屍滅跡,最後案子還是破了。還有弟弟把有精神智障的哥哥帶到中國大陸去娶太太,結果在大陸,派人把他殺死,謀取那個保險金。就這裡講的,人是最可怕的動物,不僅要殺你,不僅要吃、還要殺你。
惡氣是怨氣,所以各位記得,惡氣就是怨氣。只要是動物,你殺牠,牠一定有怨,怨氣、怨恨、怨恨心,牠會產生一種氣場叫怨氣。這怨氣就會來報仇,問題就是在這個怨氣。你以為把牠這條魚殺死了,好像沒事,對不對?你好像把這隻雞殺死了,好像沒事,你認為沒事。你把這條蛇殺死了,你好像沒事,牠死的時候會有怨氣。所以殺生是最大的惡業,《楞嚴經》裡面講,殺跟淫是最大的惡業。
我有一個蓮友,是在臺灣北部這個地區,算是一個佛教界的大護法,他辦過多少的供僧大會、齋僧大會,護持三寶不遺餘力。可是那個業障要現前的時候就很可怕。我們說,「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後來他最疼的那個女兒,幫他做生意的那個女兒,當我這個蓮友到金門去做兩岸水陸大法會,超度那個金門八二三炮戰。因為當時有國民黨政府跟對岸的軍隊在攻打金門的時候,發生八二三炮戰,殺死很多人,當時戰死的很多嘛。所以這個蓮友去那邊辦水陸大法會,要超度那些陣亡的軍民。
他回到臺灣以後,他女兒得到猛爆性的肝炎,就死掉了。他處理他女兒的喪事完了以後,他自己本身也業障現前,可能也是太過疲勞,但是也是業障現前。後來他身體裡面那個病毒就穿透他的腦部這裡,穿透到他的這個地方,眼睛這個地方過去。後來他眼睛就快瞎掉了,兩個眼睛都快瞎掉。後來剛好他的,當時在危急的時候,因為幾個醫生會診說要動手術,在頭部這邊動手術,要治療這個病毒。我們臺灣生這種病的人,我們臺灣的一種民俗的說法,叫飛蛇,飛機的飛,蛇就是一般的蛇,臺語,翻成國語叫飛蛇。飛蛇,那是最難治的一種病毒。
他後來眼睛快瞎掉的時候,他就剛好口袋裡面有一尊臺北龍山寺的觀世音菩薩的聖像。他就在那個眼睛快瞎掉的時候,他就一直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就一直念念念。念到後來,突然間看到,在黑暗中看到觀世音菩薩的光明,慢慢就眼睛就張開。後來經過一段期間的調理,沒有動手術,後來眼睛就好了。他要在這個業障現前,也就是他的女兒快死掉前,那個業障現前的時候,他們住在林口,住在桃園那個地方。他太太就作了一個夢,當時他媽媽病還沒有死掉,就我這個蓮友的岳母還沒有死掉。
她就作了一個夢,有一條蛇跑到她的房間來。這個是我蓮友的太太跟我講的。她當時作了一個夢說,夢見一條蛇跑進她的房間,要咬她的媽媽,她就拿棍子把牠打跑。結果事情隔沒有多久,就在她女兒的房間的旁邊發現一條大蛇,是真的大蛇跑進來。後來她就通知消防隊把牠捉起來,消防隊捉起來,到底是殺掉還是放生?後來沒有人知道啊。隔沒多久他女兒就死掉了。那他自己本身眼睛差一點瞎掉,就生了那種臺灣話叫飛蛇。還好他有這麼大的福報,他有這麼多的善業,因為他為三寶做了很多的事情,所以重罪輕受,後來眼睛就沒有瞎掉。
就是這裡講,老和尚講的,「惡氣」是怨氣,怨恨熾盛。現在這個大地上,每天殺害的,陸地上走的、空中飛的、水裡游的,每天有多少呢?老法師說,記得有人給我提供一個資料,說一年殺害多少個動物呢?三千三百七十億,一年喔,人一年要吃掉這麼多動物,一年三千三百七十億的動物。如果我們今天吃素的話,一年三千三百七十億的動物都跟你無關,今天殺生跟你沒有關係。一年,那差不多每天也要一億多,每天要一億多嘛。那一年就三百六十五天,所以就差不多三千三百七十億,那等於一天要殺一億。所以這個地球磁場不好,原因在哪裡?殺業太重。
老和尚說,我們坐飛機,坐到天空的上空,看下面都灰濛濛的、灰土土的。老和尚說,那就是怨氣。這就是《無量壽經》註解裡面講的,「從冥入冥」,「冥」是黑暗、幽暗,無知妄為,下面是惡道,三途地獄。底下有解釋「冥冥」,「冥冥」是什麼呢?「又『冥冥』者,幽暗也,無知也,暮夜也。所作皆妄,故云『為妄興事』。」你為什麼會去造這殺業呢?因為你無明,「為妄興事」就是你有這些貪瞋癡的無明,才會去做這些惡事,叫「為妄興事」。
所以「冥冥」可以說是,迷中入迷,愈迷愈深。迷了以後,他造作罪業,業必定有報,這叫「為妄興事」。興起了這些惡念,幹這些惡事,「妄」,統統都是虛妄,罪愈造愈深,「於是『違逆天地』」。所以老法師說,《無量壽經大經解》裡面講,講得好,「上不順天心」,你上面不順天心。因為天有好生之德,天心有好生之德,所以「上不順天心」,天神都看不過去了。
下面違背閻羅王的意思,閻羅王執行造作惡業的人,讓他們在地獄受這些苦報,是不是閻羅王的意思呢?不是。我們現在完全曉得,地獄完全是自己不善業變現出來的,跟閻羅王不相干。你不造惡業,我常解釋一個例子,你不犯法,你住在臺灣的桃園監獄旁邊,隔壁也沒事啊,他不會把你抓去關,對不對?如果你不造偷盜、殺人,你就住在臺灣的桃園監獄旁邊,也沒事啊,他不會把你抓進去關。同樣道理啊,你不造惡業,閻羅王拿你沒辦法,閻羅王不會把你抓去。所以地獄完全是自己不善業變現出來,與閻羅王不相干,確確實實都是自作自受。
老法師又說了,他說,天人,佛經上講得很清楚,為什麼他可以生天?因為他存四無量心,慈無量、悲無量、喜無量、捨無量,叫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造的是上品十善,四無量心造上品十善,這是生天的因。因為天人慈悲,天人不喜歡看到殺生,殺生吃肉天人看不慣,所以「不順天心」。閻羅王、鬼王也是很慈悲,不忍心看到造作罪業這些人在地獄受罪。所以告訴地獄的人說,你們所受的罪都是自作自受,地獄裡面的一切情況、一切狀況都是業力變現的,不是閻羅王在那裡造的地獄,不是的。
「如是任意作惡,故云『恣意』。一旦罪惡滿盈」,這叫「罪極」。有沒有滿盈的時候呢?有,叫做惡貫滿盈。你罪惡滿盈的時候,滿了以後,底下說,「於是罪業牽引,則不待世壽終了,乃頓奪其命」。當你作惡作到極處的時候,就是惡貫滿盈的時候,罪業就會牽引著你,不用等待你的壽命結束,就「不待世壽終了,乃頓奪其命」,馬上奪走你的命,「頓奪其命」就是奪你的命。老和尚說,這一句話一定要重視,罪業輕的,是你的壽終,壽命到了,才論互相酬償。可是你造業極重的人,不到你的壽命終了,誰來奪你的命?都是冤親債主,債主是討債的,你奪取他的財物,他不甘心,一定要討回來,這討債的。
那殺生的呢?你殺害這些眾生,眾生不能奪你的命,是因為你還有福報,有福報就有守護神在保祐你。可是你惡貫滿盈的時候,這些守護神就離開了,索命的人就來了。這一點我們學佛人要警惕啊,你現在還有福報,所以冤親債主拿你沒辦法。如果你不繼續努力懺悔的話,不精進用功的話,你繼續造惡好了,你一邊在修行,一邊又造惡,等到你惡貫滿盈的時候,護法神退開,記得喔,護法神退開,索命的人就來了,這很可怕。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真陽縣民張五等盜牛。里人胡達等捕之。張五為達擊死。餘盜反以被劫告縣。邑令吳邈欲邀功。劾達等十二人強盜殺人。酷刑誣服。內有朱奎張運二人病死。既申府。事下司理。時張文規為英州司理。察囚詞色疑不實。一問得其情。又獲盜牛黨以證。獄具。胡達以追盜殺人。杖背。餘皆杖臀。奎運無罪。邈計不行。嘔血死。後文規忽疾革。至一官府。主者問吳邈事。即以實對。主者曰。此事吾已詳知。今必卿至結證。貴審實耳。遙見吳邈。枷杻伏地。奎運立其傍。吏出文書紙尾示文規。有添一紀三字。寤而遂愈。後年七十八。又夢神曰。向增壽一紀。公又降一人斬罪作絞。又添半紀。果八十三卒。】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真陽』在今天的廣東英德市。
『里人』就是同鄉、同里的人。
『邑令』就是縣令。
『劾』就是判決。
『誣服』就是無辜而服罪。
『申府』就是當舊時官府下級向上級行文稱「申」。
『事下司理』,「下」就是發交、發給,「司理」就是官名,就是推事。
『英州』是今天廣東英德市。
『詞色』就是言語神態。
『情』就是實情。
『獲』,「又獲」就是逮捕。
『證』就是驗證、證實。
『獄具』就是罪案已定,「獄具」是罪案已定。
『邈計不行』,「不行」就是不成功。
『疾革』就是病情危急。
『主者』就是主管人。
再來四百六十四頁,『今必卿』,「卿」,古代對男子的敬稱。
『結證』就是結案。
『貴審實』,「審實」就是核實。
『枷杻』,木枷跟手械,我們現在講的手銬,「枷杻」就是戴於囚犯的頸部這裡,手腕的刑具,這個就是「枷杻」。
『一紀』就是十二年,「一紀」,這個因為是,歲星就是木星,繞地球一周約需十二年,所以古代稱十二年為「一紀」。
『寤』就是醒來、睡醒。
『向』就是從前、原先。
『斬罪』就是斬首之罪。
『絞』是古代死刑的一種,就是勒死、縊死,這叫「絞」。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前真陽縣縣民張五等人去偷牛,被鄉里的人,被鄉里的胡達等人捕獲,張五當場被胡達打死。其餘的盜匪反以被胡達等人所劫,告到縣府去。縣令吳邈為了要邀功,就將胡達等十二個人依強盜殺人等罪嫌起訴,在酷刑嚴打之下認罪。其中有朱奎跟張運二人病死在獄中。這個案子上訴到府衙的當中,分發到司理單位。當時的張文規是英州司理,問案的時候,他發現囚犯的言詞臉色,懷疑案情不單純,案情不實在。在追問之下得到實情,並將真正盜牛的同黨捕獲。在證據充足的情況下,案子結掉,結案了。
胡達因追盜匪殺人,他被處以杖背的刑罰,就是用棍,用刑具,棒子杖打背部的刑罰。其他參與的人都杖臀處罰。朱奎跟張運兩人他們死在獄中,這兩人無罪。吳邈當時因為他也是判胡達有罪,這個吳邈一看,他的計謀不能夠實現,吐血而死。後來張文規也忽然間病情危急,靈魂來到一個冥間的官府。主事者的冥官就問吳邈,問吳邈相關事宜,立刻據實回答。主事者就說了,這件事情我早已經知道得很清楚,現在必須請你到這裡來結案,以證實你據實審判,實在是很可貴。
這時候張文規在遠處看到吳邈,吳邈跪伏在地上被枷鎖銬住,朱奎跟張運站在一旁。冥官就出示文書紙的尾部給張文規看,寫「添一紀」三個字,醒來以後他病就好了。所以張文規他後來,前面講說張文規突然間發生重病死掉,到陰間去。後來冥官給他一個公文書,上面尾部寫一個「添一紀」。他醒來他病就好了,後來活到七十八歲。又夢見神明跟他說了,你以前已經增壽十二年,現在又免除一個人的斬首的罪,使他受絞刑而保全屍,再添六年的壽命。果然張文規活到八十三歲才過世。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諂是奉承。希是讚助。上意未決。猶可挽回。惟至有人逢迎。則堅而不可轉矣。此不獨臣之於君。如屬官迎合上司。紳士迎合官府。吏役迎合本官。奴僕婢妾迎合家主皆是。凡居上者。事事皆當循理。慎不可貪圖自私自利。使人有隙而投。在下者。又何可邀非理之功名。倖不義之錢財。惟知阿意慫慂。奴顏婢膝。徒喪己心。結無窮之怨業哉。】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上意』就是君上的心意、旨意。
『屬官』就是屬下的官吏。
『吏役』就是官府中的胥吏跟差役。
『本官』就是本部門的主管官員。
『家主』就是家中的家長。
『慎』就是千萬、無論如何,這叫「慎」的意思。
『隙』就是可乘之機。
『投』就是投合。
『邀』就是謀求。
『倖不義之錢財』,「倖」,希圖得到非分的財物或功名利祿等。
『阿意慫慂』,「阿意」就是迎合他人的旨意。
『奴顏婢膝』就是諂媚討好、卑躬屈膝的奴才相。
『徒喪己心』,「徒」就是只有,「喪心」就是喪失理智、喪失天良,就是「喪己心」,就是喪失天良。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所謂『諂』就是奉承的意思,所謂『希』就是讚助的意思。在上級的主意還沒有決定之前,還可以挽回之際。這時如果遇上若有人逢迎討好,就可能馬上下決定而不可挽回。這種情況不是只有臣屬對君王,就是下屬的官員迎合上司的意思,地方的仕紳迎合官府的決定,下屬的官吏迎合主官的心意,奴僕婢妾迎合家裡主人的心意,這些都是在這個範圍。
那麼凡是在居上位的人,每件事情都應該按照道理去做,千萬要謹慎,不可為了貪圖自私自利,讓他人有機會可以圖謀。如果能夠這樣做,那麼在下位的人,哪裡可以求取不合道理的功名呢?或僥倖得到不義之財的機會呢?如果只知道一味的要人諂媚迎合、誘惑鼓動、卑躬屈膝、奉承巴結,徒然喪失自己的良心,結下無窮盡的難了的冤業而已。
接下來我們講下面這一段,四百六十五頁:
【明宣德時。嘗遣太監王三寶。下西洋等番。求異寶。天順時。有上言再遣者。朝命兵部簡按往冊。時項忠為兵部。命吏簡之。郎中劉大夏。先至庫匿之。吏無所獲。議遂寢。項責吏曰。案在庫。安得失。劉公微哂曰。前下洋時。費錢穀數十萬。軍民死者無算。縱得寶。與國無益。此弊事。大臣所當切諫。舊案若存。亦合毀之。以除其根。尚追問其有無耶。項公謝罪曰。淺識不及此。公此一言。陰德動天。此位當屬公矣。後果然。】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宣德』是明宣宗他的年號,叫「宣德」。
『太監王三寶』就是鄭和,我們講鄭和下西洋。鄭和他是明朝雲南昆陽人,他本姓姓馬,他原名叫文和,小字叫三保,也有講說三保是保護的保,一個叫佛門三寶這個三寶,一般都稱他叫三寶太監。他是回族,明初入宮為宦官,後來從燕王朱棣起兵,後來隨著燕王起兵有功,被提拔為內官監太監,賜姓姓鄭,他本姓是姓馬。在永樂三年,他奉明成祖之命,跟王景弘等通使西洋。船隊由蘇州的劉家河出發,出海,有船兩百餘艘,可見那時候的海軍都很強。有船兩百餘艘,其中極大的寶船有六十二艘,人員有多少呢?二萬七千八百餘人。
永樂五年,他們是永樂三年離開,永樂五年回國。第一次航行至宣德八年,總共二十八年之間,奉命七次下西洋,途經三十幾個國家,最遠到達非洲東岸和紅海的海口,促進中國跟亞非各國的經濟文化交流。後來有說鄭和七次航行,在歸途中死掉。也有說是宣德十年在南京死掉。這是鄭和,「太監王三寶」。
再來就是『番』,『下西洋等番』,「番」,少數民族或是外國。
『求異寶』,「異」就是奇特的。
『天順』就是明英宗。
『上言』就是進呈言辭。
『朝命』就是朝廷的命令。
『兵部』就是全國武官選用的,和兵籍、軍械、軍令等事宜,是主管全國,像現在的國防部,「兵部」。
『簡按』,「簡」就是核實,「按」就是查核,查驗考核。
『往冊』就是以前的簿冊。
『項忠』是當時的刑部尚書,還有兵部尚書。
『郎中』是隋唐到清朝,各部都設有「郎中」,分掌各司的事務,是尚書跟副部長,侍郎以下的高級官員,有一點像現在的主任祕書,叫「郎中」。
『劉大夏』,他也是明朝人。
再來這個『寢』,『議遂寢』,這個「寢」不是睡覺的寢,「寢」就是後來就不了了之了,就廢置了、就停止了、止息了,這叫「寢」。
『案在庫』,「案」就是官府處理公事的文書。
『安得失』,「安」是怎麼呢,怎麼會丟掉呢?
『微哂』就是微笑。
『無算』,就是「軍民死者無算」,「無算」就是很多。
『此弊事』,「弊事」就是有害的事情。
『切諫』就是直言極諫、直言勸諫。
『合』是應該。
『淺識不及此』,「淺識」是識見膚淺,我的見解很膚淺。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宣宗宣德年間,曾經派遣太監王三寶下到西洋各地番邦等國,求取稀世的珍寶。到了明英宗天順年間,又有人向皇上建言,再派遣使者下西洋。朝廷就命令兵部調出舊時的出使名冊。當時的兵部尚書是項忠,他命令下屬的官吏造冊。那麼他部裡面的郎中劉大夏聽到這個消息,就先到庫裡面,庫房裡面,把名冊藏起來。這劉大夏很慈悲,他先把名冊藏起來,讓這些官吏找不到,於是這個建議案就不了了之。
項忠就責備下屬的官吏說,他說,舊案明明就在庫房裡,怎麼會遺失呢?劉大夏就微笑著說,他說,上一次下西洋,花費的穀糧跟金錢有數十萬,軍民死傷生命不計其數。縱使得到寶物回來,對國家也沒有什麼用處啊,這不是好事啊。身為大臣,應該向皇帝殷切的勸諫。舊案如果還存在,也應該把它燒毀,以去除禍根,怎麼還再追問有沒有名冊呢?項忠聽完以後就向他謝罪說了,我的見識還沒有到達那麼深的地步,劉公你這一席話,所積的功德可以感動天,我這個職位將來非你莫屬。後來劉大夏果然升任兵部尚書,這被項忠說中了。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唐太宗。嘗指一樹曰。此樹甚佳。宇文士及。從而譽之不止。帝正色曰。魏徵勸我遠佞人。我不知佞人為誰。今乃知汝也。士及叩頭慚謝。】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唐太宗』就是李世民,在歷史上非常有名,他是唐朝的皇帝,唐高祖的第二個兒子。他是在隋朝末年,勸他父親舉兵反隋朝。那麼征服四方,成統一的霸業,統一之業。唐高祖武德元年,唐太宗當時,李世民擔任尚書令進封為秦王。後來因為鎮壓竇建德、劉黑闥等起義軍,討平薛仁杲王世充等割據勢力。李世民後來發動玄武門之變,他就是殺死他的哥哥李建成,還有弟弟李元吉。所以李世民就被立為太子,因為他是第二個兒子,後來受禪即帝位,他尊他父親為太上皇。
他「銳意圖治」,想把國家治好。他很善於納諫,接納諫言,而且生活很簡單,「去奢」就是廢除奢侈的生活。降低民眾的稅賦,叫「輕賦」。「寬刑整武」,整治軍隊,減少刑罰。所以「海內昇平,威及域外」,當時西域以外的這些國家,這個威名到達西域以外的國家,歷史上稱為貞觀之治。後來他因為服長生藥中毒死亡,在位二十三年。
『宇文士及』,他是唐長安人,隋文帝的時候開皇末年,他受他父親的蔭封新城縣公。他是娶隋煬帝的女兒,到唐太宗的時候,他拜中書令。他通變謹密,奉養豐奢,也就是他財富很多,他的個性很會通權達變,這是「宇文士及」。
『正色』就是神色莊重、態度嚴肅。
『魏徵』這個人,我們就要好好介紹他一下,《群書治要》的編輯人。「魏徵」他是唐朝人,有說他祖籍是鉅鹿曲城人。他小時候孤貧,那麼出家為道士,喜歡讀書,他尤其喜歡縱橫之說。在隋朝末年,他擔任武陽郡丞元寶藏典書記。後來他跟隨李密,又隨李密投降唐朝。他本來是被竇建德所俘虜,竇建德敗了以後,他歸唐以後,為唐朝的太子洗馬。唐太宗即位以後,魏徵擔任諫議大夫,常常被皇帝請到皇宮裡面,引入臥內,就是皇帝的房間。「訪以得失」,皇帝要他講出得失。
在貞觀二年,他擔任祕書監,參預朝政。奏引學者校定四部書,其中有《周書》、《隋書》等等,都是魏徵後來再加以撰定,當時人家稱他叫良史,就是這本《隋書》跟《周書》。他這個書編好以後,他就進左光祿大夫,封鄭國公。魏徵他本身很有膽智,他敢犯皇帝的臉色,雖然他觸犯了皇帝,他還是要極力的規勸。皇帝雖然很生氣,魏徵神色不移,就是臉色眼神他不移開的。
後來魏徵死掉的時候,皇帝唐太宗就告訴他旁邊的大臣說了,帝謂侍臣曰:「夫以銅為鑑,可正衣冠」。我們如果以銅鏡來做為鏡子,我們可以整理衣冠,就是「夫以銅為鑑,可正衣冠」。「以古為鑑,可知興替」,如果你肯讀歷史,就可以知道國家興亡的原因,興亡更替的原因。「以人為鑑,可明得失」,如果你可以用人做殷鑑,你就可以知道得失之間是怎麼一回事,可明白得失。
唐太宗說,「朕嘗保此三鑑」,他說,我常常能夠把握這三件機會。「內防己過」,我常常內心防止我自己犯錯。「今魏徵逝」,今天魏徵死掉了,一鑑亡矣,我沒有辦法再有人跟我講內心話了,「一鑑亡矣」,就是其中一個就死掉,「以人為鑑,可明得失」。他一共三鑑嘛,以銅為鑑可以,以古為鑑可以,歷史還可以,歷史在嘛。但是「以人為鑑」這個就沒了,所以叫「一鑑亡矣」。那麼魏徵有編《貞觀政要》,他的言論都在《貞觀政要》裡面。他也主編《群書治要》,就像我們老法師正在推動的《群書治要》。
再來『佞人』是花言巧語、阿諛奉承的人。
『慚謝』,羞愧謝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太宗曾經指著一棵樹說,這棵樹實在是太好了。宇文士及就隨著皇帝的口氣說,啊,對啊對啊,這棵樹很好。皇帝就很嚴肅的口氣對他說,魏徵勸我要遠離會說話而心術不正的佞人,我始終不知道佞人是誰,現在才知道就是你。宇文士及就很慚愧的向皇上叩頭謝罪。
那麼這裡就提到唐太宗,唐太宗我們剛才看他講,他貞觀之治,他編的《群書治要》功勞很大。但是老和尚說,善惡不能抵銷,唐太宗後來有下地獄。老法師說,唐太宗提起來,沒有人不景仰他,貞觀之治就是唐太宗的功勞,大家都很尊敬他。沒有想到他墮地獄,我們從來沒有這個觀念,唐太宗會墮地獄,沒有這個想法,沒有這個觀念。墮地獄總是一些末代的壞皇帝,幹盡壞事的啦。
那麼有人就問唐太宗了,你為什麼墮地獄呢?太概是唐太宗後來,聽說在中國大陸有附體,他出來說,殺人太多。老法師說,我們在歷史上看到,唐太宗是神射手,他射箭百發百中,死在他箭下的至少超過一千人。這個就墮地獄了,殺人是要償命的,他自己承認了,懺悔知道錯了,殺人償命。不能說殺人就不墮地獄,皇帝殺人也要墮地獄,這個是他親口說出來的。不能說我做了皇帝殺人就沒罪,殺人一樣有罪,把事實真相說出來,地獄怎麼出來的?他做了一樁好事,這樁好事就是唐太宗他叫魏徵編了《群書治要》,所以他從地獄出來。這本書印出來以後,這本書能救全世界,現在已經有一部分翻成英文,會翻成各種不同文字,提供全世界的人,特別是從政的人士做參考。唐太宗做了這麼一件好事。所以老法師說,善有善果,惡有惡報,因果這個道理,諸位必須要記住善惡不能抵銷。
我們一般一直以為說,善惡可以抵銷。善惡是不能抵銷的,不能說我將功折罪,世間法律有,因果裡面沒有這一條,不能夠將功折罪,沒有這個。善一定有善報,惡一定有惡報。哪種果報在先呢?哪種果報在後?看緣,不一定,看緣,遇緣不同,肯定有報應的,報應是決定不能逃過的。所以起心動念要謹慎,造作惡業有果報,起個惡念都有果報。惡念是意業,雖然沒有行動,你念頭錯了。一個善念有善果,一個惡念就有惡報。何況言語、行為呢?所以因果教育非常重要。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後唐郭崇韜。希莊宗旨。勸立劉后。意在交結。其後譖殺崇韜。即劉后也。夫希旨勸立。意謀自固。而反得慘禍。諂又何補哉。】
好,接下來我們來字句解說:
『後唐』就是五代之一。
『郭崇韜』就是五代時候的人,他為人很聰敏,有才幹,他擔任李存勗的中門副使,後來他當到樞密使。後來因為他籌劃滅梁功第一,擔任侍中。這個是「郭崇韜」。
『希』就是迎合上者的旨意。
『莊宗』就是李存勗,五代後唐創建者。
『勸立劉后』,「劉后」就是莊宗他敬皇后劉氏,莊宗他即位以後,皇帝他想立劉氏為皇后,而韓夫人她是正室。這個是後來劉后要把她,當時是因為樞密使郭崇韜,他迎合皇帝的意思,建議皇帝立劉氏為皇后。莊宗就很喜歡,後來果然莊宗就立了劉氏,冊封劉氏為皇后。
『譖殺』就是進讒言殺害,叫「譖殺」。
『自固』就是鞏固自身的地位。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後唐郭崇韜,他為了迎合後唐莊宗的心意,勸他立劉皇后,其本意是想要討好劉皇后。但後來進讒言殺害郭崇韜的,也就是劉后。郭崇韜為了迎合莊宗的心意,勸立劉后,本想可因此而使自己的地位穩固。怎麼會想到卻因此而遭到悲慘的禍害呢?可見諂媚迎合又有何用呢?
好,最後我們來報告淨空老法師的開示,對於「虐下取功,諂上希旨」,老法師的開示。
老法師開示的第一點說,他說,這個「虐下取功,諂上希旨」,也是嚴重的過失。他說,古今中外,很多人都有這個習氣,就是官場的習氣,欺負部下,攔取這個功勞,向上級諂媚,希望奪得上級的歡心。他說,這個是習氣,他說,這個是無始劫來累積的煩惱。佛在佛經上說,他告訴我們,事實的真相是什麼?就是你當官的你要瞭解,或者你做生意的你要瞭解,「一飲一啄,莫非前定」,這個是大前提。他說,如果我們明瞭這個事實真相,這個心就定下來了。
讀《了凡四訓》,讓我們就體會到,了凡先生二六時中,他的心是清淨的,不生一個妄想,這是什麼道理?因為追究根源,並不是他修學的功夫。是因為了凡先生明瞭業因果報的事實真相而已,他就做到了。孔先生給他算命,每一年他的境遇、吉凶禍福,絲毫不爽,後來他相信了,所以他心定下來了。他要不是遇到雲谷禪師,他還是個標準凡夫,被命運主宰。標準凡夫也有他的好處,他一切善惡業都不造了,也不容易。但是遇到佛法以後,才曉得其中所以然的道理,所以然就是為什麼會這樣。
第二點,老法師說,人有命運,命運是自己造的。一個家庭也有家運,一個國家也有國運,整個世界也有世界的命運,這個命運誰造的?誰在主宰?佛告訴我們,自己決定的,自己主宰,主宰之權不在別人手中,在你自己。好運是我們善心善意所造成的,惡運是我們的惡念惡行所造成的、所感召的,這是真理。明白這個道理,那個人怎麼會造惡呢?不但不會造惡,連一個惡念都不會生起,為什麼?他知道一個惡念,會召來一次惡報;一個善念會給我們帶來好運。佛把這些所以然的道理給我們說明白了,我們才肯轉惡為善、斷惡修善,那功德自然會成就了,一絲毫都不用勉強。
第三,老法師說,《彙編》裡面註解註得很好,引用的例子也很好,都是講過去業因果報的事實。理,我們讀了會相信,所舉的這些事,現代有不少年輕人說這是寓言,未必是真的,很難採信。什麼原因?因為他自己不老實,總想到別人也不老實,我們現在人都在騙人,古人難道不會騙人嗎?所以對於古聖先賢,乃至於佛菩薩的教誨,都不能完全相信。
老法師說,蕅益大師給我們講信心,你仔細去思惟,有道理。《彌陀要解》裡面說,講信心,第一個信自、第二個信他,信自信他,你要先相信自己才會相信別人。不信自己的人,怎麼會相信別人?自己天天騙人,總以為別人也是天天騙我。唯有自己能夠相信自己的人,他才會相信別人。老法師說,我一生不騙人,別人也不會騙我,也不會騙人。他講的這個信,把信自放在前面有道理,有大道理,唯有信自,而後信他,那是真實的信。不相信自己而相信他,那個信靠不住。
這是我們細細觀察,許許多多的宗教信徒,包括我們佛教徒,你看看他對神相不相信?對上帝相不相信?對佛菩薩相不相信?都是半信半疑。那個信心,古德講的若有若無,所以他的學習不能成就,原因在這個地方,為什麼?他自己都不能相信,他怎麼會信佛菩薩呢?佛在《華嚴》、《大智度論》裡面講的,以及其他經論裡面講得太多了,「信為道元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信心建立最難了。
第四個,我們學佛有多年了,知道信心建立是有條件的,第一個條件是什麼?上根利智,聰明絕頂的人,一聞千悟,他不懷疑,他有自信心,他能夠相信佛菩薩的教誨。第二,條件是下愚的人,佛菩薩教導他,他雖然在理論上、在事實真相上沒有搞清楚,但是他也能夠決定相信,毫無疑惑,所以他能夠成就。這兩種人最容易得度。當中這個階段的人多,既非上根又不是下愚,我們常常講中下根性的人。妄想雜念、煩惱習氣太多太多,很難相信。諸佛菩薩示現在世間,為一切眾生講經說法,苦口婆心教導,就是為了這群,不上不下的這些人,最難度的。這些人都是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都是自以為是,自以為聰明,不肯信受聖賢教誨,所想所做的跟真理完全相違背。
好,那我們今天把這個「虐下取功,諂上希旨」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