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54集
第154集

感应篇汇编第154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0/0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四十八句,【輕..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7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54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54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0/0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四十八句,【輕蔑天民,擾亂國政】。我們從今天開始,就講完了「太上感應篇註講證案彙編」卷一跟卷二。那麼華藏淨宗學會或者佛陀教育基金會所印製的《太上感應篇彙編》,一般都是一套四冊原文,卷一、卷二、卷三、卷四。我們從二0一三年六月開始講《太上感應篇彙編》,末學是接定弘法師的講座,從《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開始講起。那麼講到現在,今天要開始講的是一百五十四集。那麼到今年的六月過了以後,事實上就是講了兩年了,講兩年,講了卷一跟卷二,還有卷三跟卷四。那今天這個『輕蔑天民,擾亂國政』,是卷三第一篇的經文跟文章。
那麼不久前我們《太上感應篇》東北共修網的師兄在問說,黃警官,這個《感應篇彙編》還有多久會講完?講經這個東西是從事入理,最後講到事理圓融。然後我們都是依照原文、字句解說、白話解釋,還有印祖的開示,黃念祖老居士《無量壽經》的註解,還有淨空老法師的開示。所以你要問我說,還有多久才會講得完卷三跟卷四?我也沒辦法答覆。隨順這個因緣,一切交給佛菩薩來安排。
我也曾經請示過老法師說,我講完這個《太上感應篇彙編》,要怎麼繼續?老法師說,繼續講。像老法師現在講《無量壽經科註》,他已經講第四回了。所以末學也想學老法師這樣的一個講經的方式,就是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那麼希望能夠做到老法師所講的後後勝於前前,一遍會比一遍更深入。
所以今天我們開始講的是《感應篇彙編?卷三》,經文是「輕蔑天民,擾亂國政」。請各位翻開《彙編?卷三》的四百七十五頁。首先解釋這個「輕蔑天民,擾亂國政」是什麼意思?這個主要這一篇是針對當官的來說,「輕蔑」就是不重視、輕視、看不起、瞧不起。那麼用現在的語言就是不重視民意,不知人間疾苦,這個叫做「輕蔑天民」。「天民」是人民的意思,上天的子民。我們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仁民愛物,所以「天民」就是人民。
那「擾亂國政」呢?「擾亂國政」的意思就是說擾亂國家政務,比如說你貪贓枉法、廢弛職務、胡作非為,這就是「擾亂國政」。所以這個「輕蔑天民,擾亂國政」是對所有公務人員,古代講上自天子,下至地方的官員。那現在是上自總統,下至最小的,我們臺灣來講叫村長、鄰長,在中國大陸也是有村長,都不能夠「輕蔑天民,擾亂國政」。我們看經文:
【帝天之命。主於民心。凡此蒼生。皆上帝之赤子。故曰天民。天之愛民至矣。其立君立相。立百有司。無非為此民也。其生豪傑。生聖賢。成仙佛。成神明。亦無非為此民也。其布五行。長萬物。奠山川。定劫運。開治亂。審報應。亦無非為此民也。故周禮獻民數於王。王必拜而受之。仲尼式負版者。然則天民固可輕蔑乎。】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剛才「輕蔑」跟「天民」我們都解釋過了。
來看這個『帝天』,「帝天」就是上天。
『蒼生』就是百姓。
『赤子』就是嬰兒,比喻百姓、人民。
『天之愛民至矣』,「至」就是達到極點。
『立百有司』,「有司」是古代設官分職,各有專司,統稱官吏叫「有司」。「百」,很多,我們一般叫做文武百官,「百」就是很多的意思。
『其布五行』,「布」是布置、配置。
『奠山川』,「奠」就是定。它這個是從《書經?禹貢》裡面:「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從這個地方出來的,「奠山川」,「奠高山大川」。
『定劫運』,「定」就是安定、平定。「劫運」就是災難、厄運。
『開治亂』,「開」就是開創。「治亂」,治理混亂的局面,這叫「治亂」。
『周禮』是周代後期根據周朝,周王朝的系統,有過的官制加以整理的,王朝設官分職的一本書叫《周禮》,漢代稱為《周官》,又稱《周官經》。西漢末年,劉歆他稱叫《周禮》。這本書分成六個篇幅,分載天、地、春、夏、秋、冬六個官,這六個官分別管理不同的工作。
比如說「天官」就是管朝廷大政以及宮中事項,「天官」又叫治官。「地官」又叫教官,管土地、方域還有人民的教養。「春官」稱為禮官,「春官」叫宗伯,宗伯是禮官,管理宗教及文化。「夏官」叫司馬,稱為政官,管理軍隊、步騎、兵甲、交通,以及各方諸侯之間的事情,這是「夏官」。「秋官司寇」,管刑獄,又稱為刑官,管理刑獄、司法、政務,同時兼管禮賓等事宜。「冬官」是司馬,稱為事官,管理工程建設,及溝洫、土地、水利等等。所以《周禮》這個官治非常地完整。
這個「天官」有一點像我們中國大陸的國務院。「地官」有一點像什麼呢?宗教的內政部、教育部。「春官」管宗教的文化部,文化。「秋官」,司法部,臺灣叫法務部。「冬官」,管理工程,就有一點像經濟部,或者是工商建設部等等這些。所以周朝的時候就有很完整的這樣一個政府的編制。
那麼再來『獻民數於王,王必拜而受之』,這是出在《周禮?秋官?小司寇》這裡面:「孟冬祀司民,獻民數於王,王拜受之,以圖國用而進退之」。「民數」就是指我們現在講的人口數字。
『仲尼』就是孔子的字,孔子名丘,字仲尼,他是我們中國五千年來的聖人,大聖人,孔子。
『式負版』,「式」就是古代的一種敬禮的方式。手撫著軾,一個車字旁再一個式,公式的式,古人表示敬意的一種禮節。比如有點像我們現在部隊閱兵,統帥他坐著這個閱兵車,上面有一個扶手,然後他就檢閱部隊,這是一種禮節。所以外賓來的時候,也有這種禮節,這個叫「式」。這在《論語?鄉黨篇》裡面:「凶服者式之,式負版者」。那「負版」是什麼呢?是手持國家圖籍,簡單說,手握國家地圖的人,那就是最高元首,「負版」。
再來『然則』表示那麼的意思。
『固』就是難道,怎麼可以呢?是這個意思,怎麼可以,這就是「固」的意思。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上天的命令主要是以民心為主,凡是天下百姓都是上帝的子民,所以叫做「天民」。上天愛護他的人民是無所不至的,在國家中樹立君王將相以及各種官員職司,無非都是為百姓設想的,『無非為此民也』,就是無非都是為百姓設想。上天誕生了豪傑之士、聖賢的人才,成就了仙佛的果位、成就了神明的英明。這些也無非都是為了人民。在世間布滿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的作用。以生長萬物,奠基山川居所,定下吉凶劫數的命運,開啟治理混亂的先機,審核福禍的報應,也都是為了人民的生活。
上天有金、木、水、火、土的相生相剋,然後讓這樣的山川,我們居住的地方各安其所。然後在這個世間還有善惡因果報應,有吉凶劫數的命運,個人有個人的吉凶劫數的命運,社會有社會跟國家,有吉凶劫數的命運。然後有善惡禍福的果報,這叫審核禍福的報應。像我們佛家講的,行五戒十善升天,造五逆十惡下地獄,這就是審核禍福的報應,也無非都是為了人民的生活。
所以《周禮?春官?天府篇》裡面講,敘述有關單位將人口數字呈獻給君王的時候,呈獻給皇帝的時候,皇帝一定要很誠敬的禮拜去接受。孔子對於手持國家圖籍的領導人,在車上必定俯而憑軾,以表示他的敬意。由此可見,百姓是不可以隨便輕視的。
這個「輕蔑天民,擾亂國政」,這個第一篇的文章,主要就是告訴從政者必須要順應天意,你不能夠倒行逆施、逆天而為,不能這樣做。所以這個地方講到說:「周禮獻民數於王,王必拜而受之」。我們看中國大陸,習近平總書記說一句法語,他的開示我非常地讚歎,習總書記說:「未來的中國,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真正的危機不是金融危機,而是道德與信仰的危機。誰的福報愈多,誰的能量愈大。與智者為伍,與良善者同行,心懷蒼生,大愛無疆」。這一段開示,我用一個成語給他形容,壯哉斯言。這是聖賢才講得出來的法語,充滿智慧。所以老法師說,習近平總書記是菩薩再來,確實是如此。
這一句短短的幾十個字的話,裡面充滿智慧。你看他說,未來的中國,要統領十三億人口的人,他要有正確的知見、要有正確的心念、要有正確的能量的人。什麼叫正能量?什麼叫負能量?情緒暴躁、脾氣大,貪瞋癡慢,這個毛病很多的,這些都是負能量。嫉妒、貪婪、瞋恨這都是負能量。你嫉妒心重、瞋恨心重、貪婪心重,這樣的人,他都是散發著負能量。正能量的就是智慧、心量廣大,能夠修忍辱的,有相當高的禪定功夫的,能夠遵守法律,我們佛家講能夠持戒的,這種叫正能量。
所以他說,真正的危機不是金融危機,是道德跟信仰的危機。這一句話講得非常好。可見這個習近平總書記他真的是深入經藏喔,他有深入經藏才講出這種聖賢的話。他說,不是金融危機,金融危機你可以用政府的作為,可以把它化解掉。但是道德危機就麻煩了,那是人性的沉淪,還有信仰的危機,一個人要有正確的信仰。所以他很有眼光,他說,不是金融危機,是道德跟信仰的危機。
那麼誰的福報愈多,誰的能量就愈大。那什麼叫做福報呢?真正有智慧的人,才是最大的福報。所以他說,與智慧的人在一起,跟良善的人同行,然後心心念念都要「心懷蒼生」,那麼「大愛無疆」,大愛無疆就是大慈大悲。
所以能夠在近代中國,能夠誕生這樣的一位領導者,確實是當代中國人的福報。怎麼樣來去推動聖賢政治呢?掌舵者本身必須是聖賢或是君子才能做到。聖賢是儒家的說法,佛家的說法就是菩薩。所以剛才習總書記才講說,要心懷蒼生、心念蒼生,「心懷蒼生,大愛無疆」,這是菩薩的作為就是這樣。
那這個老法師有開示,就是古代的中國,聖賢君子的政治。老法師肯定的說,中國古大德所說的,就是講法治跟倫理道德。中國古人重視法治,他說,法,治之本也,這就是治國平天下的根本,就是法。像國家的憲法就是根本大法,治之本也。
人者,本之源也,人是這個根本裡面的根源,叫人者本之源也。這個人是什麼呢?就是《感應篇》這裡面講的民心。人心就是人,人心是法的根源,所以你政治要好,人心很重要,所以這裡才說人心是法的根源。如果人要不好,法再好也沒有用,法律再嚴格也沒有用,人一樣幹壞事。人要是好人,法再壞,甚至沒有法,他都會做出好事出來。這是中國幾千年來治國平天下最重要的理念跟概念。那就是什麼?聖賢君子。
所以中國古代是聖賢君子的政治,這一點我們首先要明白。中國人講五個層次,道、德、、仁、義、禮。「道」是聖人,為什麼呢?純淨純善沒有自己,起心動念都是為天下眾生著想。聖人他不想自己,自己的生活過得很清苦,跟平民一樣。周文王住的房子跟老百姓的房子一樣,沒有比他們住得更好一點,吃的東西跟老百姓一樣,這是聖人。從來沒有為自己好像舒服一點,這樣著想,沒有。
老法師說,就像毛主席說的,全心全力為人民服務。把自己忘掉了,這是聖人的境界,真正做到了,這是中國的什麼?三皇,古代的三皇,三皇做到了。到五帝的時候就降一等,人心慢慢學壞了,沒有上古那個時候的淳樸了。那五帝用什麼?用德。因為道沒有了,道完全是自然的,純乎自然,真的是無為而治。那到德的這個層次來,德就是有為的,道是無為,道是自然。德呢?德是有為,就是有治國的理念,不是完全隨順自然,有理念、有方法,慢慢形成制度。這是五帝時代是這樣,用德。三皇的時候,那時候是純淨無惡,那是聖人的境界。到五帝的時候,他是用德。
到三王的時候,三王是什麼時候呢?三王,就是夏、商、周,夏商周又降一等了,又比五帝那邊又降一等,降一等是什麼?用仁,就是道德仁,仁是什麼呢?有自己一定的想到別人,仁是兩、二人,仁這個字裡面有兩個人,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他們能夠為社會大眾做出最好的榜樣。那時候中國沒有統一,夏商周中國沒有統一,完全是部落,諸侯都是小國的國君,在政治上沒有統一。
雖然沒有統一,這些小國的諸侯都是聽周文王的教誨,都接受他的指導,都聽他的話,大家稱他叫天子,跟以後的皇帝是不一樣的。後來的皇帝都有實權,在周文王那個時候是沒有實權,因為各個都是獨立國,就像現在聯合國一樣。大家公認因為你做得最好,你的政治做得最好,我們都向你學習,就這個意思。所以天下共主,夏商周都是這樣,這是三王的時候,是用仁。
那周朝到末年,諸侯就不聽話了,各個獨立了。漸漸地變成壯大了,變成五霸七雄,五霸七雄就春秋戰國。春秋戰國亂世差不多多久?四百年,混亂的局面,為什麼會開這個局面呢?會有這個局面呢?因為周朝後代的子孫沒有做好,德行不夠,不能感化這些人。所以這裡面我們有提到,「周禮獻民數於王」,周朝的法就是靠這部《周禮》。
方東美教授告訴淨空法師說,周朝第一就是這個《周禮》。他說,歷史上沒有人能夠超越周朝,周朝福報有八百年,最長的。周朝它八百年的福報,靠的就是《周禮》。事實上「三禮」裡面,一個是《周禮》,《周禮》就是治國的,就像現在的憲法一樣,是周公作的,周公是聖人。那時候方東美老師、教授,有教淨空老法師學《周禮》,當時淨空老法師是二十六歲,他沒有去學,是後來才去看的。後來因為當時淨空老法師一心一意想要學佛,他覺得佛教非常好,所以《周禮》就沒有看過。那麼「三禮」裡面叫《禮記》,還有《周禮》,還有《儀禮》。老法師說,他當時是心力放在佛法、佛教上,所以這個部分他就沒有涉獵。以上是淨空老法師來開示,古代的聖賢政治,是這樣教的。
好,我們來看下面這一段:
【帝堯曰。吾存心於天下。加志於窮民。痛萬姓之阽危。憂羣生之不遂。仁行而義立。德溥而化廣。故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治。唐太宗曰。人者國之本。德者身之本。德厚則人懷。民安則國固。故人主有仁厚之德。則民歸之如父母。而有土有財。自然之理也。觀此則古今聖王。尚且不忍輕蔑天民若此。況代人君理民者。乃不體此意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堯』是中原古代的帝王,他名叫放勳,原來他的父親是部族的首領,剛開始居住在陶,後來遷居到唐,所以一般又稱叫陶唐氏,歷史上稱為唐堯。相傳曾設官掌時令,定曆法,命鯀治洪水,未成。曾諮詢於四岳,選擇舜為繼承人。他觀察舜做事有三年,後來命舜做攝政,死後由舜來繼位,歷史上稱為這叫禪讓政治。這是「堯」。
『存心』就是專心、用心。這一段它是從哪裡出來的呢?是從賈誼《新書·修政語上篇》,裡面講:「帝堯曰:『吾存心於先古』」。這地方講說「吾存心於天下」。賈誼《新書》裡面講說:「吾存心於先古,加志於窮民,痛萬姓之罹罪。」這裡講『痛萬姓之阽危』。「憂眾生之不遂也」,它這裡講「憂群生之不遂」。「故一民或饑,曰:『此我饑之也。』一民或寒,曰:『此我寒之也。』一民有罪,曰:『此我陷之也。』仁行而義立,德博而化富。故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治,先恕而後行,是以德音遠也。」
這個賈誼所作的這本《新書》,就在講帝堯那個時代,「帝堯」,堯帝是用什麼樣的心來治理這個國家?堯怎麼講呢?堯他就是常常『加志』,就是關心,他常常去關心窮苦人民的生活。他很痛心老百姓犯罪,這叫「痛萬姓之罹罪」。他一直憂心眾生不能夠成就。所以他看到有一個民眾饑餓,他就說,這是我在饑餓。你看人家以前堯是這種存心,看到民眾饑餓,這是我在饑餓,這「人饑己饑,人溺己溺」。看到一個民眾很寒冷,他說,這個是我很寒冷。佛家講,我們一般講叫將心比心。
「一民有罪」,看到一個民眾有犯罪,他就說,是我把他陷害,我造成他犯罪。這個是多麼的仁慈的這種想法、說法跟做法,還有這種心念。他說,那就是我害他犯罪的。所以堯因為當時有這樣的一個仁政,所以他「仁行而義立,德博而化富」。故不用去獎賞他,民眾就會效法,「故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治」,你不用處罰他,民眾就會守法,這叫「不罰而民治」。他是先實施寬恕的仁政,而後再去推動。所以我們剛才講說,古代是聖賢的政治沒有錯啊。老法師說古代是聖賢君子政治,這叫君子,這叫聖賢。古代人家是這樣教人民的,「是以德音遠也」。所以這樣堯的這種威德,民眾都感受得到,無遠弗屆。
這就是「存心」兩個字,它是從賈誼《新書》篇裡面,帝堯的這樣的一個話裡面,有這麼一個「吾存心於先古」,這個地方講「吾存心於天下」。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剛才講的,跟這裡不謀而合。他說什麼?習近平總書記說,「心懷蒼生」,「心懷蒼生」就是「吾存心於先古」。所以習近平總書記說,「與智者為伍,與良善者同行」,跟這裡也是一樣,所以很難得,很難得習總書記能講出這樣的一個法語。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個「阽危」,「阽危」就是危險。
「不遂」就是不順利。
『仁行而義立』,這個從賈誼的《新書?道德說》,「安利物者,仁行也。仁行出於德,故曰:『仁者,德之出也。』」這個「仁」就是行惠施利,以恩德濟助。這個賈誼對儒家是非常深入的,我們在讀研究所的時候,都還要特別去研究賈誼的這個著作。
『溥』,『德溥』,「德溥而化廣」。「溥」,通敷,又叫敷,或者是普也可以,通敷,分布的意思。它這個是《禮記?祭義篇》裡面:「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溥之而橫乎四海」。所以這個「德溥」或是德敷,是德行廣大而普被。就像現在習近平總書記得到全中國人民的愛戴一樣,這德行廣大而普被。
『勸』,『故不賞而民勸』,「勸」就是勤勉、努力。
『不罰而民治』,「治」就是有規矩,社會安定,政治清明。
『唐太宗』我們已經介紹過了,我們就不再重複講,就是李世民,就是叫魏徵編輯《群書治要》,這「唐太宗」。
『德厚則人懷』,「懷」就是愛惜。
『人主』就是皇帝、君主。
『歸』就是歸附。
『理民』就是治理百姓。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帝堯說,我心中所想的是天下人的安危,對於貧窮的百姓我更是關心,對於百姓遇到危險感到心痛,憂慮百姓事事不能順暢。能行仁德的事,而自然道義就會興起。道德廣被,使大多數人民得到感化。所以不用獎賞,就可以使民眾都能接受勸化。不用懲罰就可以使百姓治理得有條不紊。
再來,唐太宗說,人民是國家的根本,道德是做人的根本,德行如果能夠豐厚,那麼人們就會感懷。人民生活安定,那麼國家就鞏固。所以身為一國的君主,必須要有仁厚的道德,那麼百姓歸順他,就像尊敬自己的父母一樣。所以能得到土地跟財貨,這是很自然的道理。由此可見,從古至今的聖王,都尚且不忍心輕視百姓到這種地步,更何況是那些代理君王來治理人民的地方官吏呢?可以不去體會這個道理嗎?這一段的白話解釋,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那麼這一段裡面,老法師有特別的開示。老法師說,「帝堯曰:吾存心於天下,加志於窮民。」老法師說,看看他們這樣的用心,堯帝這樣的用心,堯帝在想什麼?堯帝心裡想什麼?老法師說,堯帝在想天下苦難的蒼生,天下眾生的苦難,堯帝是在想這個,他想的是天下苦難的眾生,這個很值得現在的官員來學習。
比如說我們臺北市新任的市長,我們臺北市最近幾次颱風來。我是住在新北市,我以前住在臺北市,現在是搬到新北市去住。我坦白講,印象中,我們前任的市長郝龍斌,他做了八年兩任。每一次颱風不管多大、多強,每一次颱風來沒有一次停水,這個我講公道話。這個颱風天來,沒有水,沒有電,真的很苦。為什麼?因為現在都高樓大廈,所以以後是搶水大戰。
所以海賢老法師就跟我們教化要惜水,要珍惜水資源。所以海賢老和尚,他所用過的水都會重複再使用。現在的人都不珍惜水資源,浪費水資源。你想想看一棟大樓裡面二三十層,裡面住了好幾百戶,一天沒有水,請問最嚴重的馬桶怎麼排泄?馬桶怎麼辦?整棟大樓可能就臭氣薰天啦。
那我們臺北市換了新市長以後,他講說也有SOP,就是所謂的標準作業程序。但是最近這幾次颱風來,民眾是怨聲載道,每一次颱風來都是缺水,本來颱風來水是最多的,現在反而變缺水,跟乾旱一樣。這兩天臺北有颱風來,杜鵑,那個真的是領受到那種沒有水的苦。這裡就講,你想的是天下苦難的眾生,你不要推給這些水廠說,什麼標準作業程序,你要先想到說,平常就要把它準備好,讓民眾不會遭受這種沒有水的苦,沒有水的難,這個就是沒有什麼?沒有堯帝的這個存心。
念念當中如何去幫助這些眾生離苦得樂。要幫助眾生,眾生缺吃的,送一點吃的給他;缺穿的,送一點衣服給他。老法師說,這個叫小恩小惠。就像臺灣一樣,選舉一到都全部開支票,政府全部開支票,送農民啊,送什麼補給啦,什麼生育津貼啦,這些都是小恩小惠。那我們現在有些縣市財政赤字一大堆,薪水有些都還發不出來。那平常選舉的時候開支票比賽,政府還去舉債,像這就是什麼?就是沒有古代這種聖賢君子政治的智慧,想得不夠長遠,眼光短視。
老法師說,你給他衣服穿,給他東西吃,這叫小恩小惠,這不是辦法,不能夠叫眾生永遠靠救濟生活。像我們臺灣,選舉到了加碼比賽,什麼農民津貼了,老人津貼了,這個黨開多少,那個黨就給它加碼,這個就是不能夠叫眾生永遠靠救濟過生活,這不是慈悲濟世啊。慈悲濟世是要教眾生有智慧,有能力可以獨立謀生,自求多福,這是真正的慈悲濟世。
真正慈悲濟世從哪裡做?從教學,教他。他沒有智慧,教導他,啟發他開智慧。他沒有生活能力,教他技術,教導他謀生的能力。所以說「教學為先」,從究竟圓滿徹底的教學,這是佛法裡面所說的,幫助一切眾生轉迷為悟,這就超過世間一般的教學。大徹大悟,就是佛菩薩,究竟徹底覺悟就是無上菩提。佛菩薩教眾生是這些,我們發心學佛也就是學這些啊。所以這一段是老法師開示這個「帝堯曰:吾存心於天下」,老法師的開示。
所以《禮記?大學》裡面也有講:「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裡面唐太宗講:「德者身之本。德厚則人懷,民安則國固。」《禮記》這裡面講,主要是彰明自己天賦的德性,親近體恤人民,以達到至上的境界。所以傳統文化裡面非常強調擔當的精神,就是以天下為己任,成為中國人發自內心的責任,以及憂國憂民的心懷。曾子有說,「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任重而道遠」,「士不可以不弘毅」。所以提出了以實現仁德為自己的責任,這樣的責任不是很大嗎?很重大嗎?
所以君子要有堅強的意志,古代的聖賢為後人做出楷模。所以剛才我們提到五帝,他順天而治,澤被宇內,使當時的人都自己覺得,信仰尊奉大道,天下清平而祥和。到孔子的時候注重修德,一生矢志不渝的弘揚道義。唐太宗嚴於律己,善政愛民,開創了貞觀之治,一代天朝盛世。他柔懷萬國的政策,使萬民歸附和敬仰。北宋范仲淹的名言,「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個都是中國歷代仁人志士所推崇的。
剛才引用的這一段,跟我們這一篇是很接近的,最主要是裡面的一個重點,「仁行而義立,德溥而化廣。故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治。」這個很值得我們現代的公務人員要瞭解、要去實踐,那自然而然就國家能夠安定,就這裡講的:「民歸之如父母,而有土有財,自然之理也。」國家當然就富強,國富民強,或是民富國強,都一樣,國家就強大了。所以這個仁主要有仁厚之德。
好,我們接下來看下一段:
【宋鄭清臣。性刻削。為槐里令。虐民。及去任。民遮道唾罵。清臣以部民侮官長奏聞。真宗曰。為政在得民心。民心如是。爾政可知。尚敢怨民瀆奏耶。遂坐貶。】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刻削』就是苛刻、嚴酷。
『槐里』是在今天的興平市。
『任』就是職務。
『遮道』就是攔路。
『部民』是人民,古代人民對地方官的自稱,叫「部民」。
『奏聞』是臣下將事情向帝王報告。
『真宗』是指宋真宗,就趙恆。我們有提過宋真宗,他喜歡廣建宮觀,他迷信道教,勞民傷財。這「宋真宗」。
『瀆』就是褻瀆。
『坐』就是犯罪、被貶。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鄭清臣個性尖酸刻薄,當槐里縣令期間虐待老百姓,等到他要離任的時候,人民攔道吐痰臭罵他。鄭清臣認為這些百姓侮辱長官,就上書向朝廷奏聞。宋真宗說,推行政令是要深得民心,現在人民對你如此唾棄,由此可知你的政績一定是不好的,由此可知你的政績。不但不知道檢點,還敢怨惡百姓並隨便奏聞。於是就將他治罪流放到他處。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明陶大臨曰。吾儕一列仕籍。即令念念濟人利物。一生罪業。尚不能贖萬一。我昔以差出京。自京沂(yín)越。自越還朝。凡幾千里。水陸舟車。負戴牽挽。所用人夫。不知若干人。念茲菜色枵腹鶉衣之民。皆人子也。當炎蒸。則汗淋如雨。喘息若雷。值嚴冬。則跋涉冰塗。冒衝雨雪。因而踣(bó)頓道路者。何可勝數也。此等罪案。皆由我造。如果報之說不誣。能不惕然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陶大臨』是明朝浙江會稽人,是明嘉靖的進士,叫「陶大臨」。
『吾儕』就是我輩。
『仕籍』就是古代記載官吏名籍的簿冊。
『即令』就是即使。
再來,『沂』就是大沂河,就是現在在山東的沂山。
『越』是浙江或是浙東地區或是紹興這一帶,叫「越」。
『凡』,總共。
『負載』就是負荷裝載。
『牽挽』就是拉物、牽拉。
『人夫』就是受雇的民伕,就是古代的挑伕跟腳夫。
『菜色』就是營養不良,饑民營養不良的臉色叫「菜色」。
『枵腹』就是空腹,很饑餓的樣子就叫「枵腹」。
『鶉衣』就是穿破爛的衣服,叫「鶉衣」。
『炎蒸』是暑熱薰蒸,這表示天氣很熱,叫「炎蒸」。『跋涉』就是千里跋涉,就是在泥水中艱難的行走,這叫「跋涉」。
『冰塗』這個「塗」就是道路。這是從《易經·繫辭下》:「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
『冒衝』就是不顧危險或是惡劣環境而向前行進,這叫「冒衝」。
『踣頓』就是跌倒,跌倒而死叫「踣頓」。
『如果報之說不誣』,「誣」就是虛假。
『惕然』就是警愓,警覺省悟的意思。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陶大臨說,我們一旦當上了官職,即使是每個念頭都心存利人濟物、濟人利物,只要一不小心,一生所犯下的罪業,是無法以此功德來贖取所犯的罪業於萬一的。我過去曾奉派從京城出差,經過山東的沂水一帶,再由越地回到京城,就是今天的浙江回到京城。所經過的路程有幾千里,所用的交通工具有船跟車,途中必須用人力搬運牽挽船隻,所用的人力不知道有多少。想到那些餓著肚子,帶著菜色,身穿破舊衣服的百姓,也同樣是人家的兒子。當炎熱的暑氣上升的時候,工作『汗淋如雨』,工作流汗如雨下,呼吸急促的聲音如雷響。在正值嚴寒的冬天,要冒著風雨霜雪在冰冷的路上跋涉,因而倒斃在路上死亡的人,說起來不計其數,可說不計其數。這些罪業都是由於我造成的,如果因果報應的說法沒有錯,能不以此來警惕自己嗎?
所以這一段就是要陶大臨他用他自己親身的經歷,他能夠體恤民眾的疾苦。那麼這個地方我們就引用老法師,老法師說,古代的官員是怎麼讓社會安定的呢?老法師說,德育世人,社會安定,用道德來教育世人,那社會就會安定。為什麼古代的社會人心安定呢?生活在這個世間,他快樂、他幸福,在什麼地方看到呢?他滿面笑容,他身心都没有壓力、沒有憂慮、沒有畏懼、沒有煩惱,以前的社會是這樣。
現在的社會跟以前相比,我們現在叫反常。老法師說,我們常常看新聞報導,看到老人自殺的,在老人院裡面老人自殺,他為什麼自殺呢?他自殺的原因在哪裡呢?因為人生沒有目標,人生希望沒有了,他活得很痛苦,他活得不如死,就自殺了。還有小孩的自殺、小學生自殺、中學生自殺、大學生自殺,這已經不是新聞了。老法師說,這些小朋友、年輕人他為什麼要自殺呢?像現在這個在臺灣也有發生過,小朋友輕生的也有,不是没有。他說,這個我們要去想一想,把原因找出來。因為活在這個世間,沒有方向、沒有目標,那這樣活著就很痛苦。
老法師說,今天的社會,大家都知道問題太多。總的來說,從根本上就是教育出問題。現在的教育從幼稚園到研究所,没有教倫理、没有教道德、没有教因果。因為這些是古代,無論是中國或是外國的教育的核心,那現代人不講了。中國人年歲大一點的知道孔子的教學四個科目,第一個是德行,第二個是言語,第三個才是政事,第四個是文學。現在教育是講後面那兩樣,就是政事跟文學,政事就是技術。那麼前面那兩個就不要了,所以現在社會出了問題。
古時候教育,德行在先,德行學好了再教你說話,就教言語。你有德行了再教你說話,因為言語是一個人一生禍福之門。人跟人往來,如果不會講話的話,言語是個管道,如果不會說話,他有意無意都會得罪人,很容易跟人家結怨,很容易我們講說禍從口出,很容易跟人家結怨。偏偏現在小孩子都不會講話,他也不會溝通,每天跟電腦為伍,所以他不知道怎麼溝通,也不會跟父母溝通,也不會跟人群溝通。所以現在臺灣有這種現象,我想中國大陸也有這種現象。我們在臺灣叫做月光族,還有靠爸族,靠爸就是靠父母。
所以以前人的教學,是先教德行,再教你說話,然後再教你政事跟文學。現在前面兩個不教了,只教後面那兩個,那結果就是這樣。所以人跟人,現在年輕人一出去不會溝通,跟同事不能溝通,跟民眾不能溝通,跟同學没辦法溝通。因為他没有德行,又没有學德行,也没有學言語。老法師說,你不會講話,言語是一個管道,不會說話,有意無意會得罪人,跟人家結下怨仇。結怨都是言語造成的,冤冤相報,生生世世没完没了,所以言語是個大學問。但是言語要以德行做後盾,你才會口說好話。你没有德行不會說話,說的都是傷人的話,說的搞不好都是惡毒的話。
好的言語帶給自己幸福,帶給家人、帶給社會幸福,帶給社會、世界和平,那是功德。你不善的言語引起家庭衝突、社會衝突,國際間的衝突,絕大多數都是跟言語有關,語言有關。現在這兩門都不講了,德行跟言語都不講了,只講政事,政事是什麼?就是技術,科技教育。學成以後,將來在社會上可以謀生了,幫助你物質生活,可是你沒有精神生活。精神生活是空虛的,物質上你有很豐富的物質生活。像這樣講的情形事實上在臺灣、在中國大陸現在非常地普遍。他精神是空虛的,物質很豐富,但是精神空虛。所以活在這個世間,活在現在這個世間其實是活得很辛苦,活得很累。
特別是在我們現在這個時代,老法師說,在西方,就是在西方的國家,宗教教育沒有了,教堂不再教育了;東方,古聖先賢的傳統教育沒有了,這就是今天的社會。所以老法師說,現在地球上的災變真正的原因就在這個地方。老法師點出來了,德行跟言語教育都没有了,人跟人之間容易衝突。所以怎麼辦呢?老法師說,怎麼辦呢?老法師說,回過頭來找老祖宗。中國古代有一句話,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人是我們的祖宗,我們現在為什麼不聽老人言呢?他說,大家認為老人已經過去了,他們的智慧沒有現在人這麼高,現在科技發明古時候沒有,現在人的觀念是這樣想的,說你這個落伍了,你這是老人的想法啦。
老法師說,現代人不明瞭,中國古人有智慧。有沒有知識?也有知識,有智慧的人必定有知識,有知識的人不一定有智慧。就像現在博士犯罪一樣,博士也會犯罪啊,博士就是有知識,可是他不一定有智慧。智慧能帶給人生幸福美滿,知識不可能,為什麼呢?智慧的根源是道德,是倫理道德。知識可以不要倫理道德,聽清楚喔,知識可以不用倫理道德。
所以現在的學校教育,坦白說,為什麼說知識可以不要倫理道德?請問這個是不是事實?是事實。比如說大學要交學期報告,要通過碩士論文,要通過博士論文,有時候還會抄襲,有時候還請老師吃飯請客,還要送禮,有没有?有。知識可以不要倫理道德,可以不用。真正有倫理道德,就不需要請客送禮了。所以有知識没有智慧,有智慧一定有知識。古代的人,老師傳道、授業、解惑,是真正的為成聖成賢。所以這是老法師說,這是我們今天要研究探討的,為什麼社會變成這個樣子?今天是提到陶大臨他心念蒼生,那是古代人的聖賢政治。老法師說,我們要探討為什麼今天的社會變成這個樣子?
比如說臺北有一個大學生叫鄭捷,家庭環境很富裕,爸爸搞建設的,建設公司,蓋房子。在我們臺北捷運上,在臺北的龍山寺觀世音菩薩的前面買了一把刀子,上了捷運,在捷運車內連殺二十幾個人,這是今天的結果是這樣。社會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呢?古聖先賢東西好,今天沒有人要提倡了,沒有人學習了。東西真好,我們沒有看到,沒有聽說過,沒有看到好在哪裡。老法師說,他這一生如果沒有遇到方東美教授,老法師說他跟一般年輕人一樣也不知道。
好在老法師他說他喜歡哲學。老法師說這門學科學的人不多,因為大學生裡面,大家都喜歡學科學的,喜歡學生物、物理的,没有人要選哲學系,哲學系在大學裡面其實是最冷門的。老法師說,這門學科的人,人不多,因為現在年輕人追求的是財富,哲學是求智慧,所以希望得到財富的人很少去搞哲學。沒有想到哲學的最高峰是佛學。所以老法師跟方東美教授學到最後一章是佛經哲學。
佛經不但是哲學的最高峰,從現代三十年科學的成就就讓我們理解,佛法也是科學的最高峰。科學跟哲學不能解決的問題,佛法裡面有。這個是老法師說他一生當中不幸當中的大幸。老法師說,他的老師教他放下世間的工作,專心去研究這門課程。老法師說他從二十六歲開始到今天講經已經六十年了,鍥而不捨,一個方向、一個目標,才有今天這樣一點成就。
成就了什麼?對於傳統、對於倫理、對於道德、因果跟宗教認識搞清楚,搞明白了,肯定這些東西可以救社會、可以救地球。對於釋迦牟尼佛當年在世一生講經教學,才真正體會到釋迦牟尼佛他老人家用心良苦,為什麼他放下、放棄帝王之尊?三衣一缽過著苦行僧的生活。他說,老法師說,這是佛陀大慈大悲真實的流露,留下這麼多經典,三藏十二部經典,這叫法寶,真正稱得上這些寶,為什麼?它能幫助我們得到一生究竟圓滿的幸福。這只是小利益喔,不是大的喔。大的利益幫助我們永遠脫離六道輪迴,證得跟佛陀一樣的佛菩薩地位,那是大利益。而且任何一個人都能夠爭取得到。這不是世間法,世間法是你命裡有的,你才能得的到,命裡沒有的很不容易得到。比如說財富,世間財富,命裡有的你才能得的到,命裡没有的很不容易得到。
佛法講智慧,大家都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這是佛陀開悟以後的偈語,開悟之後的偈語,皆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六祖大師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佛法講的是智慧,人人都有。為什麼?因為一切眾生都有佛性,這都有。大乘經裡面講,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你看,你本有的,中國老祖宗也說人性本善,《三字經》裡面講「人之初,性本善」,這是你本有的啊,「本善」是什麼?「本善」是佛性,是聖賢的智慧,這不是命裡有的,個個都有。所以你一定要明白、要覺悟、要回頭。
這是這一段老法師的開示,開示得非常地好。老法師講,古代的社會為什麼會安定?因為用德育來教育世人,德育世人。我們有一本因果的善書叫《德育古鑑》,我也很喜歡看這本《德育古鑑》,裡面都是講古代的因果故事。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唐大歷二年。秋霖損稼。渭南令劉澡。稱縣苗不損。上疑。遣使往視。損三千餘頃。上歎曰。縣令字民之官。不損猶應言損。乃不仁如是。流之。】
我們看字句解說:
『大曆』是唐代宗李豫的第三個年號。
『秋霖』就是秋天的淫雨。
『渭南』在今天的陝西省渭南市。
『劉藻』是那時候的一個縣令,就是渭南的縣令。
『字民』就是管理人民。
『流』是古代的五刑之一,把罪人放逐到遠方叫「流」,這是一種刑罰。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代宗大曆二年秋天,連下大雨損害農作物,渭南縣令劉藻向上報稱,縣裡農作物沒有受到損害。皇上懷疑,就派遣使者前往查看,共損害三千多頃地的農作物。皇上感歎的說,縣令是要愛護百姓的官吏,雖然沒有受到很大的損害,都應該盡力為百姓的損害向上申報。這劉藻身為縣令,卻如此對百姓不仁慈,就將他流放到遠地去了。這就是這個縣令不能夠仁民愛物。
那老法師說,教導人民要怎麼做呢?要斷惡修善,就是護國息災。倫理道德、聖賢的教育,老法師說,我們學一遍怎麼行?老法師在看蔡禮旭老師的「《弟子規》細講」四十個小時,還有老法師看到青島論壇第一屆、第二屆,還有唐山企業家論壇,老法師說他看這兩個論壇,還有蔡禮旭的《弟子規》,老法師說他看幾遍?他看了至少十遍,老法師說他勸別人至少要看三十遍。有沒有必要?老和尚說,有必要。
他說,這些論壇都在講正法。他說,這樣辦論壇就有一點像我們佛門裡面所講的護國息災法會。它是怎麼樣來化解災難呢?來挽救災難呢?就是要好好教導人民,教他們開智慧,教他們懺悔、斷惡修善。他說,念頭一改了,惡的念頭没有了,善的念頭起來了,那山河大地、天地鬼神統統被我們善心所感,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為什麼我們提這個呢?因為這個劉藻就是不能夠體卹民眾的疾苦,他等於是「輕蔑天民」。他「輕蔑天民」,所以後來被流放了,他也可以講說「擾亂國政」。
那怎麼樣可以能夠做到仁民愛物呢?老法師說,佛法裡面有一部經叫《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這個在臺灣佛教界也常常會,如果有天災的時候或是需要的時候,都很多法師會誦這部《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他說,仁王護國法會是指上課跟教學,很多人把這部經典都搞錯了。老法師說,搞錯了。他說,《仁王經》上講國家有大災難的時候,國王會召集佛門的長老,大概禮請一百位高僧大德來誦《仁王經》,做法事。
但是那些話,老法師說,它含義很深,你不能光看表面上的字義。老法師說,這一百個法師什麼意思呢?這個百不是數字,它是指,百是指大圓滿,表示全國這些法師都是從事教學工作,要號召他們來把人民教好。現在這個世間不好,不好,一定是人民的看法、想法、行為都出了問題了,所以你們要好好教導他們,讓他們能夠明理、改邪歸正、斷惡修善、積功累德,那災難自然就消掉了。這才是「仁王護國」真正的意思,絕對不是我們拿著經念幾遍就可以了。老和尚說,那是叫迷信。這個地方我們就講到這裡。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隋義寧初。榆林大饑。郡丞王才。不務賑卹。郭子和。號召饑民。執才數其罪而斬之。遂為亂。此雖盜賊之行。終歸梟磔。然亦足為不卹天民者戒。】
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義寧』是隋朝恭帝他的年號,隋朝恭帝是楊侑。
『榆林』是今天內蒙古准格爾旗,東北黃河南岸的十二個城市。
『郡丞』是郡守的副手。
『務』就是從事。
『賑卹』就是將錢物、物資救濟貧苦或是受災的人叫「賑卹」。
『郭子和』是在隋朝,他是擔任官員。隋煬帝大業末年,以罪徙榆林與敢死人士十八人,攻郡門,斬郡丞王才,這是指「郭子和」,他開倉賑濟窮人,這是「郭子和」。
再來『為亂』就是造亂、作亂。
『梟磔』就是誅戮。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隋恭帝義寧初年,榆林這個地方發生大饑荒,當時的郡丞是王才,他不努力去救助百姓。郭子和就號召饑餓的百姓將王才抓起來,數落他的罪狀後將他殺掉,於是開始作亂。這種雖然是盜賊的行為,最後也是被朝廷誅戮。但這也足以做為不體恤人民饑苦的官員的戒鑑。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國家須養和平之福。不可恣意變更。即有建置更革。須要十分詳慎。若只一人之私意變更。率情輕議。則有了一番施行。即有一番擾害。況祖宗成法。有司久已奉行。民亦安以為便。何必紛更擾亂耶。】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恣意』就是任意。
『建置』就是建造、興建。
『更革』就是變革。
『詳慎』就是周詳審慎。
『率情』就是任意。
『輕議』就是輕率議論。
『擾害』就是侵擾危害。
『成法』就是已經制定的法則。
『有司』,古代設官分職各有專司。
『民亦安以為便』,「安」就是習慣了,民眾習慣就是「安」的意思。
『紛更』就是變亂更易。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國家平時就要培養和平的福氣,不可以任意變更政策。即使有了建設購置變更的事情,有些建置要變更,「更革」,也要十分的周詳謹慎。如果只憑一個人的私意,隨便說改變就改變,那麼有了一番新作為,必然有一番的擾亂侵害。何況祖宗已行之多年的既定法則,有關單位已經奉行很久了,人民也習慣遵從,以此為方便了,又何必再經常更改,而造成擾亂呢?
接下來,我們看四百七十九頁第一段:
【宋李沆為相。馬亮曰。人以公為無口匏。沆曰。吾於政事。無長才。但中外所陳利害。凡更張喜激昂者。一切報罷。聊以補國耳。今國家法制。纖若凝脂。茍徇所陳。一一行之。則所傷實多。憸(xiān)人倖一時之進。肯念及擾亂斯民耶。】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李沆』是宋朝的宰相。
『無口匏』,這個「匏」像葫蘆一樣,「無口匏」就是沒有口的葫蘆,這意思是這樣。
『報罷』就是批覆所言的事作罷,就是事情不准,叫「報罷」。
再來,『纖若凝脂』,凝凍的油脂因為沒有間隙,比喻事情嚴密,就是指法網的意思。
『苟徇』就是沒有原則的順從。
『憸人』就是小人,奸佞的人。
『倖』就是慶幸,引以為樂。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李沆當宰相的時候,馬亮對他說,有人認為說,李公你只會說而沒有什麼作為。李沆說了,我對於處理政事沒有什麼長才,只是將朝廷內外所建立的利害關係加以衡量。對於那些情緒比較激動,喜歡建議變更的人,將其上疏的文件審視以後,若對國家沒有幫助的,我就把它退回,以免浪費資源,以此來對國家有幫助。
現在國家已經有法令了,已經多如牛毛了。如果又依照他們的建議,一一施行,恐怕對國家人民的損害會更多。對於奸佞的人為了一時的表現,僥倖的受到進用,他曾否想到這樣更是擾亂民心呢?
好,我們看最後一段:
【李林甫。廣彍騎之法。朝議紛紛。林甫力持之。而唐兵因之不振。王安石創行新法。繁急擾民。宋家元氣。從此索然。此皆擾亂之流害也。】
我們看字句解說:
『李林甫』是唐宗室,我們介紹過他,他是唐朝的一個奸臣,人家都說他是口蜜腹劍。他善於音律,就是擅長音樂。他常常瞭解皇帝在想什麼,所以他奏文都能夠符合皇帝的意思。
『彍騎』是唐代宿衛的兵名。在唐玄宗那時候,因為宿衛軍師的軍隊大量逃亡,所以在開元十一年,用宰相張說的建議,以招募的方式,把京兆、蒲、同、岐、華等州府的兵跟白丁,每年宿衛兩個月,他們不用去作戰,他們負責鎮守皇宮,這叫做「彍騎」的意思。「彍」就是拉滿弓弩。
『朝議』就是朝廷的評議。
『王安石』,我們已經介紹過了。
『繁急』就是繁多而急迫。
『索然』就是完盡,空乏。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李林甫為了推廣宿衛兵的彍騎法,不顧朝廷上下議論紛紛,仍然堅持己見,使得唐朝的兵力因而一蹶不振。宋朝的王安石創造施行新法,政令繁瑣急迫,因而擾亂民心,宋朝的元氣因此衰微。這些都是擾亂所帶出來的一些毒害。
這個「輕蔑天民,擾亂國政」,我們就解釋到這裡。接下來,我們來報告老法師對於「輕蔑天民,擾亂國政」的開示。老法師第一點說,這個「輕蔑天民,擾亂國政」,是當仕宦,就是當官的第四種惡。這裡面講得很好,「帝天之命,主於民心。凡此蒼生,皆上帝之赤子,故曰天民。天之愛民至矣。」
老法師說,這幾句話我們要常常讀誦,常常存在心中。在佛法裡面講,我們與一切眾生的關係,說得更透徹,這個道理古人也很清楚,就是老法師說的,我們常常聽到所謂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他說,我跟人是一不是二,就是法身,十方三世一切佛,同共一法身,這就是人我是一。佛家講法身,就是和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是一體的,這是真正的平等。人我一旦是一體的,就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了。人我真正一體的時候,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就出來了。
我們現在為什麼不能一體?就是因為我們有人我之分,有分別、執著。所以老法師說,換句話說,我們如果輕視別人就是輕視自己,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這個道理要懂,這是事實真相,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老法師說,人不能沒有尊嚴,尊嚴從哪裡建立的呢?尊嚴是尊重別人,尊嚴不是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狂妄自大,輕視別人,實在講是嚴重破壞自己的尊嚴。一個人處處叫別人怕他,這個人就完了。如果這個人在在處處都受到人家的尊敬,他就成功了。尊敬從哪裡來呢?絕對不是作威作福得來的,都是從真誠、尊重別人得來的。古人說:「敬人者,人恆敬之。」你不敬人,人家怎麼會尊重你呢?
這個地方,「敬人者,人恆敬之。」我最近剛好我們的好朋友,我常提到的昇恆昌企業的副董事長吳錫顯先生,突然在八月二十七日,因為血管剝離捨報,那麼七十一歲。他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企業家,跟江松樺董事長,都是從事利他的菩薩工作。所以他往生,老法師也給他賜法語是,蓮登上品。我就看他的告別式,很多他的員工在為他哭泣,都捨不得他走,這就是這裡講的,「敬人者,人恆敬之」。我們平常不尊敬別人,人家怎麼會尊敬我們呢?我們尊敬別人,我們如果真的落實到《弟子規》、《太上感應篇》,我們就懂得這個敬人的道理,那我們就會做到,你真正沒有落實是做不到的。
所以老法師說,有意無意之間,我們會得罪一切眾生,這個後患會無窮。他說,這個道理說起來,我們都能夠理解也能夠接受。可是在日常生活裡面,我們在待人處事的時候,我們還是會犯這個過失,這個我能體會。我們常常也想改這些習慣、改這些毛病。可是境界一來,我們的毛病又跑出來了,又一樣又造口業,又一樣去得罪人,所以到處跟人家結惡緣。這就是老法師講的,老法師說,這是什麼原因呢?為什麼道理都懂,可是在日常生活待人處事,毛病還是犯呢?老法師說,因為懂得不夠透徹,不夠徹底,境界現前自己轉不過來,這是真的啊。
有時候我會看到蓮友,我們學佛的都會這樣,他境界轉不過來,整個臉色就大變了,毛病習氣就出來了。那講話就很不客氣了,眼神就不對了,甚至掉頭就走了,都不理你了。學佛的人都會這樣,更何況是一般人。這是什麼?境界現前,自己轉不過來。那為什麼轉不過來呢?懂得不夠透徹,就是悟得不夠深,體悟得不夠深,這是什麼?他心性不能做到,也就是不能夠消歸自性,不能夠真幹,老實真幹,真正老實真幹,他就做到了。
所以老法師說,你要知道,你要學,你不知道這個道理,應該要括弧(道) 你要學。他說,我們現在求學,就是古人講的亡羊補牢。小時候沒有學,父母也沒有教我們,「先人不善,不識道德」,你不用怪他,對不對?青少年的時候沒有學,現在學太晚了。但是不能不學,不學就是一身的罪業,到處跟人家結惡緣、結怨業,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是罪業,這怎麼得了?所以不能不學,為什麼他做官會「輕蔑天民,擾亂國政」?他就是不懂聖賢的道理,他又不學,那當然是一身的罪業。
第三點,老法師說,今天實在講是不怕得罪人,都說一些不好聽的話,可是對大家是有利益的。老法師說他們在求學那個年代,李炳南老居士是他的老師,老法師跟他的時候,老法師才三十一、二歲而已,李老師已經是七十一、二歲了,七十一、七十二歲了。他說,李老師教他們的時候,都很含蓄。他跟淨空法師講過很多次了,這一點李老師教淨空法師教了很多次,跟他提醒,說教人家,二十歲以前可以嚴厲的教誨。聽清楚喔,二十歲以前你可以嚴厲的教誨,二十歲以上不可以,二十歲以上要婉轉,婉轉委曲的勸導。這是真的啊,就現在小孩子是這樣,超過二十歲沒辦法教了。說話點到為止,讓你聽了會覺悟。
他說,四十歲以後不能教了,有什麼毛病都不可以講了,已經成年了,不可以教了。我們臺灣話講,再講我就變臉了,臺語叫變臉,就生氣了。我認識一個學《金剛經》的老蓮友,她先生管她,講她話,她說,我七十幾歲了,還要你教嗎?我爸爸媽媽都沒辦法教我,你還教我?就是這裡講的,四十歲以上不能教了,有什麼毛病都不可以講了,已經成年了。
所以從前老人教人,你想想看,二十歲之前,三十歲到四十歲都是用暗示的,絕不明說。現在說了四十年,六十歲、七十歲暗示也聽不懂,老法師說,怎麼辦?老法師說,只好明說,明說會得罪人,不說不行,因為他會墮落,過去沒有學過。所以老法師說,別人對我們怎麼暗示,老法師說他懂,那是因為他有跟李老師學。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無論世法、佛法,學習都要在少年時代,少年失學,中年如果沒有遇到善知識,四十歲以後就是晚年了。人生七十古來稀,不足一甲子過世的人有多少?老法師說,你們注意、留意一下就明白了。所以四十歲以後就是晚年了,晚年求學一定要出於自動自發,真正覺悟回頭,遇到善知識,人家看你的虔誠。印祖說,一分誠敬就教一分,兩分誠敬教兩分,言語教學都有分寸。
世法、佛法的教導,說到究竟處是一個真誠。世間法跟佛法都一樣,說到究竟的地方還是真誠,一個愛心,一個真誠。所以佛法常講,慈悲為本,方便為門。真誠的慈悲心,一片慈悲,慈悲一切,念念為眾生,念念為一切眾生,這個心就是菩提心。行行,為一切眾生,這就是菩薩行。決定不能輕視一個眾生,今天我們講「輕蔑天民」。老法師說,決定不能輕視一個眾生,給一個眾生結下怨仇,後面的麻煩就是沒完沒了。這是老法師對我們特別的開示。
再來,老法師說,為什麼怨不能結呢?老法師說佛法裡面常常講的「慈悲三昧水懺」,你看悟達國師那個怨家,幾百年當中,轉世已經轉了十次了,那個怨家債主常常在這裡等他。他說袁盎跟晁錯嘛,悟達國師是袁盎,晁錯被害死以後找他找了十世。這個我們講「慈悲三昧水懺」都有講過了。
所以老法師說,古德教我們,冤家宜解不宜結,你有意無意很容易結怨。怨解開了,怨結解開了,是不容易的,沒有那麼簡單。但是冤冤相報就是沒完沒了,人是不可以得罪,鬼神也不能得罪。不但鬼神不能得罪,老法師說,我有跟各位同修說,動物也不能得罪。你不是說牛豬羊,還有這些老鼠啊,這些動物也不能得罪,都是人去轉世的啊。你欺負牠,牠那個報負的心、報負的念頭,永遠都存在。所以菩提道上魔障就多啊。
魔障從哪裡來的?都是我們生生世世,跟一切眾生過節造成的魔障,覺悟以後就用真誠心、慈悲心對待一切眾生,善待一切眾生。普賢菩薩說禮敬、稱讚、供養,供養就是為眾生服務,無私的服務啊,無條件的服務啊。這樣才能夠讓累劫的怨親債主看到你,祂的心就平下來了,心平氣和不來找你麻煩。這個道理要懂啊。老法師這一段的開示,對我們今天講這個「輕蔑天民,擾亂國政」幫助非常地大。我們學到這個聖人的智慧,用在我們的日常生活,那就能夠幸福美滿。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