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58集
第158集

感应篇汇编第158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1/07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二句,【凌..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58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58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1/07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二句,【凌孤逼寡】。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四百九十七頁,我們看經文:
【此意於前矜孤恤寡。註中已及之。太上既勸矜恤於前。復戒凌逼於後。反覆叮嚀。意誠至切。蓋孤寡。人生之不幸。天地之所重。豈可幸其無依。乘機騙害。或侵產奪財。或詭派差役。恃勢恐嚇。使孤寡流離。無所控訴。毋論鬼神伺察。報應不貸。且思孤亦人子也。寡亦人妻也。請將我子我妻。一反觀之。】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凌孤逼寡』這個經文就是欺凌孤兒,逼迫寡婦。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矜恤』,「矜恤」就是,「矜」就是憐憫,「恤」就是撫恤,憐憫他,要去幫助他、照顧他這個意思。
『凌逼』,「凌」就是欺負,欺凌逼迫。
『意誠至切』,「切」就是懇切。
『天地之所重』,「重」就是看重、重視。
『或詭派差役』,「詭」就是欺詐、欺騙。「差役」就是以前官府裡面的官差或者是工役。
『報應不貸』,「不貸」就是不饒恕、不寬恕。
『一反』,完全反過來,「一反」就是完全反過來。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這句話的意思,『此意於前』,在我們前面有討論過,「矜孤恤寡」,這個註中已經說到,太上老君教我們如何去憐憫這些孤兒寡婦。太上老君勸大家對這個孤寡要特別的矜恤,在前面。現在又告誡不要去欺凌,不要去凌辱逼迫這些孤寡,在後面。而且這樣反覆叮嚀,祂的用意是很真切的。因為孤兒寡婦是人生中最大的不幸。
這個一般來講,像我在助念的過程裡面,尤其是現在也有些是單親家庭。我曾經就去助念過一個婦人得子宮頸癌,她的兒子是讀我們臺北有名的高中,叫建國中學。他的媽媽因為才四十幾歲而已,所以放不下她這個兒子,因為是單親家庭。後來我有一個蓮友姓周,周居士非常慈悲,叫我去臺北醫學院跟她關懷,關懷就是為她說法,希望她放下,但最主要她牽掛的還是她兒子。後來周居士就跟她保證,說希望能夠照顧她這個小孩到大學畢業,同時學費跟生活費都由周居士來負擔。這位得癌症的婦女,因為周居士這樣的一個,等於講我們說託孤嘛,她就放下來,後來順利捨報。像這個功德很大,陰德也是很大。你如果做善事,這種陰德最大,等於你把她的孤兒撫養長大。
這個就是孤寡,太上老君特別要怎麼樣?要「矜恤」,不能夠去欺負他。因為他的父親往生了,家人變成孤兒寡婦,是人生中最不幸的事情。一般父親都會牽掛,母親也會牽掛。這也是天地所重視的,怎麼可以乘他們在無所依靠的時候來乘機詐騙他們、迫害他們呢?或者侵奪他們家的財產,或者是使用詭計,官商勾結,這個地方叫「詭派差役」。事實上現在比較屬於民主社會,也都是要合乎民主程序。那這是古代,是會詭派官差。
『恃勢恐嚇』就是依靠官威來恐嚇他。古代可以,但是現在沒有了。現在都是輿論也很發達,那現在怎麼會呢?會怎麼樣呢?就是會官商勾結。官商勾結以後,可能在他們的家產,謀取利益等等這些,這個就是使用詭計來指使官方的差役仗勢欺人,恐嚇勒索。使得孤兒寡婦流離失所,有冤屈,沒有地方可以控訴、可以投訴。
暫且不論,暫且不去討論鬼神暗中的視察、監察。我們常講說,在《太上感應篇》裡面也有講,「天地有司過之神」,鬼神視察,鬼神會監察,將來報應是絕對無寬貸的,沒有寬貸的。但是也要想想看,孤兒也是人家的兒子,寡婦也是人家的妻子,請你將自己的妻兒換成他們的立場,反過來想一想你就明白了,不應該欺負他們。
這一段主要是講「凌孤逼寡」,這是太上老君的告誡。這邊我就舉一個公案,我在講「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也有提過。這個公案就是性侵女友的女兒,而後馬上暴斃。這個是發生在臺灣嘉義,臺灣省嘉義,時間是一九九九年六月。有一位黃姓的工人,他是以打零工維生,他跟一個寡婦交往十幾年。那當然現在道德也比較淪喪,寡婦也沒有辦法像我們《文昌帝君陰騭文》啦,或是《太上感應篇》這樣來堅守婦德,現在也比較不容易,為什麼?因為時代在變化。
所以這個黃姓的男子跟這個寡婦交往大概有十幾年,那這個已經是構成就是什麼?「凌孤逼寡」了。有一天他在一九九九年的六月,這位黃姓工人向這個寡婦的女兒借兩萬元新臺幣。照理講借新臺幣,在某一個地點拿都可以,或是到她家去拿都可以。但是他卻跟她約在嘉義市的一個汽車旅館,臺灣叫Motel,他跟她約在汽車旅館,拿這新臺幣兩萬塊。是他跟那個女的女兒,她的女兒借錢。那拿到錢以後,不料在飯店裡面,他跟他這個寡婦的女友她的女兒在飯店裡面聊天,突然間對呂姓的這個寡婦的女兒,看她姿色還不錯,跟她性侵了。
性侵以後,她女兒就離開了。這個寡婦的女兒離開以後,這個黃姓的工人,就到浴室去盥洗。當他躺在浴缸的時候,被發現暴斃在浴缸裡面。口耳流血,嘴巴跟耳朵流血,脖子有瘀青,有勒痕。這個我們看起來,好像是說這個勒痕,好像是他去碰傷,還是什麼之類的,但是一般這都是被鬼神勒脖子斷氣的。
這裡面我們就分析三點,第一點,因為他跟這個寡婦同居,已經不對在先了。他又跟她女兒借兩萬元,然後在旅館又性侵人家,這是非常不應該的。第一個,寡婦她守志,她守寡。一般如果能守寡的話,鬼神都會欽敬。我有助念過有些女眾,她也有一生守寡的,那個後來都善終。因為她有德,她守寡本身就是一個德行,這個不容易。尤其在現在的社會,現在的環境,非常不容易。人跟人之間的交往非常複雜,很不容易。所以「寡婦守志,神鬼欽敬」。
所以為什麼古代的縣令,如果他在縣裡面發現有人守寡,他會給她頒貞節牌坊。但是現在人比較不重視這個,道德淪喪,比較不重視這個。所以如果你「敗其苦節」,本來她守寡就是很辛苦了,你「敗其苦節」。她如果是活的親朋好友,「生者則無顏陽世,死者尤痛恨九泉」,就是她先生,她丈夫在九泉之下會痛恨,所以「死者尤痛恨九泉」。「試請返觀設想」,跟這裡講的話一樣,「一反觀之」,「甯不寒心」。它是請你反觀自己想,如果是你妻兒,「甯不寒心」。「正宜委曲保全」,所以你應該怎麼樣呢?應該去保護她,不要破壞她的節操嘛。「使之成名全節」,讓她能夠保這個名嘛,保住這個節操嘛,這叫「成名全節」,保全她的名節。「植德愈厚」,如果你能夠這樣做,德行更好,「植德愈厚」。這是第一點,很適合現在的社會環境,要去反思這一條。
第二點,「姦近殺」。你強姦她了,這個是接近你殺害她。「然言近殺」,雖然說是接近殺她,這還是客氣的話,「尚屬緩詞」,這還算是客氣。「予以為姦則未有不殺者」,他說,如果你強姦她,沒有一個不被殺死的。也就是說強姦的人,最後的下場就是死路一條。
他比如說,他跟你舉下面這幾個情形,第一個,「其夫知覺」,她丈夫發現了,「忿怒操刀則殺」。她先生發現了,拿刀當場把你殺死,這在臺灣發生過。曾經有一位臺灣的原住民,她先生死掉以後,她跟她兒子相依為命,住在家裡。她的兒子本身,本來原住民基本上來講,他們就比較怎麼樣?他們因為習氣的關係,多少會喝一點米酒。有一天他就去外面找朋友喝酒,回來以後,看到他的媽媽跟鄰居在家裡發生姦淫的行為。那他當然,他非常憤慨,她兒子當場就去拿一把番刀,當場把隔壁鄰居,這個姦夫把他當場刺死。這個就是什麼?「忿怒操刀則殺」,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就是比如說三角戀愛,「同姦嫉」,會嫉妒。有可能是先生,他太太如果有外遇的情形,或是她先生有外遇的情形,這個一般會產生命案,叫「同姦嫉」。嫉妒以後就會產生命案,「利刃相加則殺」,就互相砍殺。這在臺灣或是中國大陸常常發現,非常地頻繁,「利刃相加則殺」。臺灣就發生一個老兵娶了一個年紀很輕的少婦。這位老兵他年紀很大了,退伍老兵,辛辛苦苦娶了一個,很不容易的娶了一位少婦。結果沒想到這位少婦不守婦德,跟別人發生姦淫行為。這位退伍軍人非常地憤慨,就把他這個少婦太太當場殺死,而且把她整個下體,整個把它砍掉。這就是什麼?「利刃相加則殺」。所以說,色字頭上一把刀,就這個道理。「因姦致死」,這個叫「因姦致死」。這是第二個,嫉妒。
第三個,「王法殺之」。如果你把人家強姦了,法律會制裁你,這叫「王法殺之」,這是第三種。第四種,假如你逃掉了,漏網之魚,「幸而漏網」,就算說你逃得掉,「則怨鬼殺之」,他這個剛才講嘉義這個案子,就是「怨鬼殺之」,不單純,突然間死在浴缸裡面,這不單純。所以「怨鬼殺之」。
如果這四個都沒有碰到,她丈夫也沒有發現,情人也沒有互相嫉妒,法律也沒有制裁你,怨鬼也沒有殺你,最後怎麼樣?「數者免矣」,就是這些都讓你逃掉好吧。再來「虛勞沉痼」,就是會生病,就是他會得一種不治之症,沒有辦法治好。「扁鵲難醫」,「扁鵲難醫」就是,就算神醫再來也醫不好,叫「扁鵲難醫」。那麼到這個地步來了,第五關,「司命殺之」,掌管你生命的,掌管你壽命的叫「司命」,在《太上感應篇》裡面講「司命」,祂就奪你的命,這第五種。以上這是這兩點來分析。
第三點,「神誅鬼戮,豈能或逭」,要是說鬼神來奪你的命的話,那你是逃不掉的,「豈能或逭」。
第四,「而由此奪算,由此減祿」,而且犯這個東西的,大部分的下場都這樣。第一個,壽命會被減掉,叫奪紀奪算。第二個,他的福報流失,「由此減祿」,「祿」就是福報。「甚或由此殺身」,甚至到最後招來殺身之禍。「且命該富貴而貧賤矣」,就是說你去欺負孤兒,去逼迫寡婦,你命中該富貴的,你變貧賤;你本來你的命裡面應該是平安,卻遭受到災禍的變化,這叫「數應平安而禍變矣」,災禍就臨門。就是剛才我講嘉義的這個故事,這是典型的凌孤逼寡,他的果報是迅速的。就真的是像《太上感應篇》裡面講,「算盡則死」,很可怕的事情。這是第一段。
再來第二段:
【方城鞏固。與富民周姓為鄰。周忽男女俱亡。止遺老嫗幼孫。固治酒紿曰。爾孫單弱。挾產自活。非計也。曷盡鬻我。我當養老撫孤。嫗喜立券。價止少半。固纔得券。即逼他徙。固夢一人責曰。汝謀我基業。逐我妻孫。我已訴於上帝。明年爾闔家死。次年賊至。鞏果合家俱死。嫗孫以離業免難。歸復其產。業歸原主。禍及全家。彼凌逼孤寡者鑑此。亦可省改矣。至兄弟同族之凌逼者。滅絕天倫。慘報更鉅。茲何忍再言。】
這一段,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方城』是在今天河南省葉縣,葉縣南邊,方城縣北。
『老嫗』就是老年的婦女,「嫗」就是婦人。
『治酒』就是置辦酒食,我們用現代的話說,準備宴席。
『紿』就是欺騙。
『單弱』就是孤單勢弱。
『挾』就是持有。
再來,『曷盡鬻我』,就是你為什麼不賣給我呢?這個意思。「曷」就是為什麼,「鬻」就是賣,賣給我。
『撫孤』就是撫養孤兒。
『立券』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打合約,訂立契約,「立券」。
『固纔得券』,「纔」就是跟剛才那個才一樣。剛剛才立合約這個意思。
『即逼他徙』,就逼迫她搬家。「徙」就是搬家、遷移。
『基業』就是產業。
『上帝』就是天帝。
『嫗孫以離業免難』,「業」就是家業。
『彼凌逼孤寡者鑑此』,「鑑」就是引為教訓。
『省改』就是反省並改正錯誤。
『慘報更鉅』,「鉅」就是巨大。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在河南方城這個地方,住有一個叫鞏固的這個人,他跟一位姓周的,周姓的這個富翁住在隔壁。周家的男女忽然間都死掉了,只剩下一位老婦人跟年幼的孫兒。鞏固就辦了一桌酒席,請她們吃飯,並且欺騙她們說,妳們婆孫住在一起,人單力弱,靠這些產業要自個兒生活,要自個兒活下去,並不是辦法。不如將所有的財產賣給我,我就來照顧、撫養妳們婆孫。這老婦人就非常高興了,就跟他立下買賣契約,價錢不到時價的一半。鞏固拿到契約以後,就逼迫她們婆孫搬出去住,遷出去。鞏固有一天就夢到有一個人責備他說了,你圖謀我的家業,你圖謀我的「基業」,就是他的產業,趕走我的妻孫。這個應該是老婦的先生來的。我已經向上帝告訴了,明年你們全家都會死掉。
過了一年,這個村莊發生盜賊,盜賊都來了,鞏固的全家真的都被殺死了。老婦人跟孫子因為被趕出去,所以倖免於難。後來她們回來,返家了,所有財產又歸還給她們了。看到這個災禍,遍及全家人的慘案,就是鞏固全家被殺死了,災禍變成全家都滅亡的慘案,可以做為那些凌逼孤寡的人的一個借鏡,也應該立即反省改過。至於兄弟,同宗族間,互相逼迫欺凌的人,更是滅絕了天倫,慘痛的報應會更大,實在不忍心再說下去。這一段的白話解釋到這裡。
所以孤兒寡婦是人生的不幸,人走到這個地步,是應該要憐憫他的。所以如果有權力的人,比如說當法官的,或者縣長的,或者區公所的,地方官員。當官的看到你的轄區有這種情況,或者是警察人員、派出所、分局,你發現有這種情形,應該要想辦法保護他們。這個是很容易積陰德的,我們說公門好修行,應該要去保護他們。對於幼小的孤兒要採取措施,讓他們有地方住,有飯可以吃,有衣服可以穿。而且可能他們家裡窮,還要籌備善款來幫助他們上學讀書。
像我曾經在早期的時候,我就常常會發這個善心。我印象很深刻,就臺北市吳興街那個地方,臺北市吳興街那邊有一個清潔工人,掃馬路的。因為臺北市掃馬路的工人都是半夜出來工作,他們穿的會有反光的那個螢光衣,螢光背心。那麼他在掃馬路的時候,清潔的時候,被一個喝醉酒的夜歸人,醉鬼開車把他撞死了。
我那時候坦白講,我真的早期的時候,一看到這種新聞,我都會親自送錢。那我大概是準備了幾千元,我就親自開車到他吳興街的住家,我都會去親自給他送慰問金,去關懷他們。那如果是比較遠地方的,我都會用郵局,臺灣的郵局,用匯款的方式去寄給他,幫助他解決燃眉之急。曾經在臺北市大同區的重慶北路,也發生整片的火災,也燒死很多人,很多人無家可歸。那時候我也會準備一筆錢,我就會自己親自跑到重慶北路現場,我親自去送慰問金給他們。當時我也還在當官,在官場當官,那有時候在公務裡面有碰到這種情況,我也都會伸出援手來幫忙,或是鼓勵我們基層警員去做這個事情。
這就是你當官的人,你要去注意你轄區裡面有沒有這種情形,或者幫助他學一技之長,將來可以在社會自立,甚至培養他可以養家糊口。所以要做善事的機會很多,就問題你要不要發心立願?你願不願意去付出?願不願意去關懷這些苦難的人?隨時隨地都可以做。
那麼對於這些孤兒寡婦,還要保護他們的財產,不受人家侵奪,尤其是他們家族之間、兄弟姐妹之間。所以當官的人或者有勢力的人,如果乘著孤兒寡婦無依無靠的機會,用欺騙的方法侵佔他們的財產,或者凌辱他們,或用勢力逼迫他們,讓他們投訴無門,甚至流離失所,這個是天地所不容的,報應非常迅速,這也是為自己召禍的最愚蠢的行為。所以這個是提供給當官員的來做一個參考。
淨空老法師對於這一段,《太上感應篇》五十二句的「凌孤逼寡」,老法師的開示是這樣的。第一點,老法師說,世間最苦的人莫過於孤寡。古聖先賢教我們,對於這些人要特別的憐憫,特別的照顧。佛法裡面講的福田,他們是屬於悲田。我們講說恩田、悲田、敬田。比如說你對父母,那是恩田;對師長,那是敬田;對這種窮人孤寡,叫悲田。所以你耕這塊福田,就像種田一樣,這是一塊福田,所以對這種人的照顧,這叫做悲田。我們看到眾生在遭遇困難的時候,必須要想到我們過去曾經也遭過這個災難,也許我們不曉得在哪一世,我們也是遭過這個災難。也許無常來,我們未來也會遭遇這個困難,這個災難,這一定可能會很多的。
但是老法師說,只要不出離六道輪迴,肯定是不能夠避免,為什麼?因為三界之內,它就是苦樂憂喜捨,你什麼時候出三界,什麼時候離開苦樂憂喜捨,但是只要在輪迴裡面,六道裡面,都會有苦樂憂喜捨。這是老法師說,如果你不出六道輪迴,肯定是不能夠避免這個災難,我們怎麼曉得呢?因為從因果上去看,《了凡四訓》各位都念得很熟,所謂「一飲一啄,莫非前定」,誰定的呢?「莫非前定」是誰定的呢?他說,我們自己造作業因來決定的,造作業因注定的,所以這個非常公平。不是上帝定的,也不是閻羅王定的,也不是佛菩薩定的,自己造作的啦,自作自受,我們要明瞭這個道理。遭遇到這些苦難的人,我們很清楚、很明白,他過去生一定造作這個業因,他今天才會遭受這種苦難。只是我們凡夫沒有天眼,我們沒有慧眼,我們看不到這個三世因果。
老法師說,他遭遇苦難的人,過去生一定造作這個業因,造作這個業因的時候,為什麼?他當時沒有智慧,無知。今天果報現前,他必須要承受。在造作的時候無知,沒有智慧。我們今天有幸遇到佛法,能夠受到一些聖賢人的教誨,像我們現在在聽淨空法師的開示,這個叫做聖賢人的教誨。我們能夠接觸這個佛法,又聽到師父這樣跟我們開示,我們要明白,明白以後怎麼樣?對於這些苦難的眾生,一定要幫助他們,要救度他們,要照顧他們,怎麼還可以欺負他呢?怎麼還可以逼迫他呢?欺負、逼迫他的這些人,那個罪孽比欺負普通人要加很多倍。今天為什麼《太上感應篇》把它加進去「凌孤逼寡」?就是你欺負這種孤兒寡婦,它那個罪過比欺負普通人還要嚴重,果報是不堪設想的。這是第一點老法師的開示。
第二點,老法師說他在新加坡的時候,他有去參觀過基督教的慈善事業,他看過他們的老人院。他說,他有參觀過這些老人院跟孤兒院,老法師說,他們做得很好,功德很大。怎麼樣可以變成功德呢?老法師說,做慈善事業,如果你不著相的話,那麼這些慈善事業是功德。但是如果你著相的話,如果你著相,這些慈善事業都是三界的福報,三界內的福報。如果你不著相那是功德,什麼叫功德?可以滅掉你的貪瞋癡就是功德。所以你在去做善事,事實上看起來像是去幫助別人,利他其實是利己,為什麼?因為你斷你的貪瞋癡,你增長你的慈悲喜捨,滅掉你的貪瞋癡,所以叫做功德。功德是可以消業障的,福德它只是增加你的福報而已。
如果你離相修善,那麼所作所為就是無量功德。功德跟福德的差別,老法師說,一個著相修行,一個是離相修。那我們現在來講說,什麼叫做著相?什麼叫做離相?你在做的當下,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但是這個不容易,一般做都會怎麼樣?都會有所求,那要怎麼樣呢?沒有布施的我,也沒有布施的對方,也沒有布施的金錢。
比如說有一次,因為我們都有在幫助我們這邊一個小朋友,百慧小菩薩,她家裡環境非常地貧窮。祖母老人家用剪頭髮來維持家計,她祖母是非常了不起的。我們這一位師姐老菩薩,她是非常孝順的,她的公公也是癌症,也是她照顧的;她的婆婆也是癌症,也是她照顧的。那她現在她的,我們這位蓮友的媽媽還在,九十七歲還是她照顧,她女兒也跟她住在一起,她女兒有一點智能比較不足,我們臺灣叫智能不足。後來我鼓勵她誦《地藏經》,現在改善非常多了,也可以幫助她媽媽剪頭髮,就是我這位老蓮友的女兒。所以我這位老蓮友是在這個人生裡面,她真的是歷盡千辛萬苦,把這個家撐起來。
所以前一陣子,她騎摩托車的時候跟人家擦撞,結果沒有事,重罪輕報,手肘斷了以後三個月就好了。因為那個是她謀生的工具,她手肘再一斷掉,她就不能夠理頭髮了。诶,我們說「天道無親,惟親善人」,就是這樣。別人要六個月才會治好,她三個月就治好了。我知道她負擔很重,我就跟她講說,小妹妹的學費就不用操心,我會幫妳籌募,培養到大學畢業,甚至送到國外去讀書。我就號召蓮友,還有我們講堂來幫助她,所以到目前都很順利。那麼暑假都會請她來這邊當小義工,她也學《弟子規》。
有一天她就剛好在做義工,那剛好臺灣的新光保全的董事長,他現在已經退休了,非常地富貴,在我們臺灣算是有錢,非常富裕的家庭。那麼因為有一次她先生突然間中風,那她的好朋友也是我家兄的好朋友,姓劉。劉居士是跟這位新光保全的董事長感情很好,他就叫我去了。那我也只是一般的關懷,我一般都會臨終關懷,或者是病苦關懷。那關懷我當然會為他念佛,然後為他祈福,迴向給他。說也奇怪,那次地藏菩薩跟阿彌陀佛加持,去關懷以後,他的病好了,反而也沒有走掉,沒有往生。本來以為說要去助念,結果後來也沒往生。
那麼那一天,就是他的太太特別來謝謝地藏王菩薩,買了一盒水果來看我,那我就招待她,在茶敘。剛好我家兄的這個劉姓居士也在現場,诶,他就一下子看到我們這位百慧小妹妹,就覺得她很乖。動那個念頭,就很乖,說,哎呀,妳是誰呢?我跟他介紹說,我們的小義工,家境非常清寒,所以我請來幫忙,來在三寶這邊做義工。诶,他二話不說就掏了新臺幣五千元,說诶,我給妳五千元。然後這位新光保全這個董事長太太看他拿五千元,她也跟著他拿五千元,剛好就一萬元,那學費就夠了。這就是三寶加持,學費就全部都解決了。
這叫做什麼?他當下在布施的那一剎那,他沒有有所求,那個就是接近什麼?接近離相修。那麼這樣來講的話,那個都是功德。你第一個念頭,那個第一個念頭,就是我們的清淨心。但是你第二念的時候,诶,到底是布施五千呢?還是布施三千呢?那就變執著了。诶,你起了一個不捨的心起來,或是有一個執著的心起來的時候,那本質就變成著相修行。所以差別在這個地方,事相上沒有差別,用心不一樣。在事相上去做,但是在心地上要一塵不染。這是第二點,老法師跟我們開示。
老法師第三點有講,他說去參觀基督教的慈善事業,他有跟他們講,他看到基督教的這些修女照顧得非常地好,基督教他們這些義工做得很好,物質生活照顧得也很好,不過慈善事業不能只做到這裡。他說,如果以基督教來講的話,應該把他們送到天堂去。他說,因為什麼呢?因為基督教,上帝是講升天。老法師說,如果我們念佛人到這種基督教的老人院或是孤兒院去,老法師說,你不能在那邊教他念佛。他說,那個地方是基督教的道場,基督教的醫院,我們要隨順他們,你去就不要教他們念佛,也不要跟他們講說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樣可能大家會起煩惱。老法師說,這個是破壞人家的道場。他說什麼?老法師說,道不謗道,行家讚歎,決定沒有毀謗,要鼓勵他們升天堂。
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你到基督教的老人院去關懷,要鼓勵他們要上天堂。但是上天堂要教育他們哪,要修善哪。所以要鼓勵,有機會要教育啊,勸導他們,讓他們生起信心,增長信心。而且要為老人開示,老法師這邊特別跟我們提示,他說,你為老人開示不能太長,你跟他講佛法也好,或者講善語也好,他說,不能太長,頂多十分鐘。他說,一天裡面跟他講三次到五次開示。這個提供給到老人院關懷的菩薩做一個參考,就是你到老人院去關懷老人,你講話跟他開示佛法最多十分鐘。一天關懷三次,或是五次,一次不超過十分鐘,他會聽得很歡喜。你講太長了,他嫌你囉嗦,精神也不夠,因為老人年老體衰。五分鐘最理想,五分鐘到十分鐘最理想。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到老人院去關懷,不管是到基督教的養老院,或者是天主教的,他們基本上來講,精神生活比較缺乏。所以有些學生啦,年輕人去會唱歌,帶領他們唱歌。但是老法師說,年輕人唱的歌,老年人不見得會喜歡。我們這邊有一個莊義法師,他就專門在關懷老人,他都帶蓮友到老人院去關懷。這莊義法師就很特別,他就拿末學的《現代因果報應錄》,然後去就講因果故事給老人聽。這也是一個方式,你先講因果故事給他聽,然後再度他念佛,這樣效果會很好。如果你是到養老院去唱歌給他們聽,你要怎麼樣呢?老法師說,要唱老歌給老人聽,老歌他們會懷念、會歡喜,對新的東西他們老人不喜歡。這是第四點,老法師說要注意。
再來第五點,老法師說,那是他在新加坡的時候,他說,就是他有跟當地的老人院建議,因為那個地方潮州人多,所以他就說,你們應該放古老的潮州戲給他們看,或者比如像電影裡面的「濟公傳」,這個都是勸善的,這也不錯。
再來第六,老法師說,去為這些不管是孤兒寡婦來服務,你就把它當成布施。老法師說,歷來祖師也不例外,像六祖大師,他當年在黃梅八個月,在碓房舂米劈柴,也是幹粗活。像天臺山國清寺的寒山、拾得,在廚房也是打雜的。豐干和尚他幹的活跟六祖惠能大師一樣,是舂米、推磨的。後來人家才知道說,豐干和尚是阿彌陀佛再來的,這個故事我們講過了,寒山、拾得菩薩是文殊、普賢菩薩再來的,文殊菩薩跟普賢菩薩再來的。所以佛菩薩都是在廚房裡面修福供給大眾。所以你為這些老人服務,這也是一種像菩薩一樣供給大眾,那我們看到這事情要不要做?應該要去做。
那麼第七點,老法師說,儒家跟佛家教我們,儒家講說,「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這個很明顯的教出來,佛教也是這樣的。那麼佛教,佛家最殊勝、最偉大的理念,它是說一切眾生都是一體的。這個理念偉大,虛空法界一切眾生,同一個心、同一個自性、同一個法身。我們講說十方三世一切佛,同共一法身,這是佛家講的境界。就是我跟眾生是一體的,也是一家人,這是最高境界。就像佛陀一樣,他把娑婆世界三千大千世界眾生都當成羅睺羅,羅睺羅就是佛陀俗家的兒子,就是我跟眾生是一體的。基督教祂是神愛世人,其實這是相通的,儒家就是「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他說,如果我們不能從這個地方去認知,就不能真正學佛。所以你不能去分別,你不能說這個佛殊勝,那個佛差一點,這個佛大,那個佛小。老法師說,如果你這樣去分別,那你是凡夫,永遠不能覺悟,因為你的悟門被堵塞了,這個我們要懂。
那麼第八個,老法師說,佛法是平等法,世尊在《無量壽經》中讚歎阿彌陀佛「光中極尊,佛中之王」。那要曉得是方便說,因為諸佛如來平等,為什麼說這個話呢?他是鼓勵我們要依靠阿彌陀佛帶業往生,這一生才能得度。如果不親近阿彌陀佛,不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修學任何一個法門都要斷煩惱,斷惑證真,這個事情才能了。也就是說如果你是靠自力的話,你要三大阿僧祇劫,你要破見思惑、塵沙惑、根本無明,要斷惑證真。要斷這三個惑,見思惑、塵沙惑、根本無明。老法師說,這個事情難了,恐怕我們在這個世間沒有一個人能做得到,這是諸佛如來不得已的苦心苦語,大慈大悲,我們要懂。所以往生是不難,提高品位可不容易,你有正確的認知,知道佛法是平等法,對於提高品位就容易了。這個是老法師的,在這個「凌孤逼寡」裡面的八點開示,我們供養各位。
再來我們看第五十三句,五十三句是【棄法受賂】,我們來看經文:
【自此至見殺加怒。俱就問刑上說。凡衙役書吏。亦在其中。非專指刑官也。太上言曲直輕重。首以棄法受賂為言。蓋曲直輕重。自有一定之法。惟意在得錢。故任賂己者之所請而顛倒之。若不知有法然。出死入生。而民無所措手足。獨不念天怒人怨。必罹奇禍乎。】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問刑』,「問」就是審訊,「刑」就是刑法、法度,這是「問刑」。
『衙役』,衙門裡面的差役。如果是現在的用語,派出所裡面的公安人員跟警察人員,這是「衙役」。
『書吏』就是承辦文書的官員。
『刑官』就是掌管刑法的官吏,我們現在講叫法官。
再來,『若不知有法然』,「然」,它就是那樣,這是一個助詞,是那樣的意思。
『出死入生』就是枉斷人生死。這個很像出入人罪,你枉斷人罪,就好像是冤枉的把一個人害死這個意思,「出死入生」。
『無所措手足』就是說不知道如何安放手足,形容沒有辦法,不知如何是好這個意思。這個在《論語·子路篇》裡面,「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矣」,也可以做「無所措手足矣」,這個是從《論語·子路篇》裡面出來的,「民無所錯手足矣」,就是民眾沒有辦法,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必罹奇禍』,「罹」就是遭受。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棄法受賂」開始,到後面的「見殺加怒」為止,這個都是指當官府審判刑案的來說。凡是與這個有關的官府裡面的差役,以及文書幫辦都包括在其中。幫辦,文書幫辦就是比如像我們現在講的法務部的法務人員。像臺灣的法庭來講,一般都叫書記官、檢察事務官,這個叫做文書幫辦。審問刑案的就比如說法官、檢察官。官府裡面的差役,就是司法警察人員,這個叫官府裡面的差役,都包括在這裡面。並不是專門指審判刑案的官員,就不是只有指法官,還有剛才講這些人員,司法人員都算。
所以太上老君所說的『曲直輕重』,首先談到的就是「棄法受賂」,就是違背法律接受賄賂,叫「棄法受賂」,違背法律,接受賄賂。由於「曲直輕重」本來就是依循的定則,他有委屈,他是無辜的,這叫「曲直輕重」。你應該判輕的或是判重的,這有一定的法則,你要依循一定的定則,法律有這個規定。只是審案的人或是司法人員,他用意是在要錢,『惟意在得錢』,他就想要索賄,所以就任意接受,讓賄賂的人能夠得到他所請求的意願。
『故任賂己者之所請而顛倒之』,那就顛倒是非去判案了,甚至顛倒是非去偵辦了。好像是沒有法律存在,「若不知有法然」,就好像沒有法律存在一樣,隨自己的意思,隨意判定犯人的生死,叫做「出死入生」,隨意判定犯人的生死。使得百姓無所適從而不知所措,難道沒有想到這樣會導致天怒人怨嗎?必定會遭遇到奇禍的報應。
前幾天我到新加坡去弘法,有到馬來西亞吉隆坡,見了蔡禮旭老師,跟他談了一些弘揚傳統文化的問題。回來臺灣以後,蔡老師就跟我通個電話,他有跟我講,他說,诶,黃居士,黃警官。我有跟他報告有一位臺灣的居士生病了,他也是有在講課。那蔡老師有跟我講,他說,你是不是可以去跟他講,他是不是能夠懺悔一下?因為蔡老師對他也有一點瞭解。
當天晚上我就作了一個夢,我就夢見我們講堂一位楊居士,就在跟另外一個人對話,他說,不要到處跟人家結怨,我夢境大概是這樣。後來大概隔沒多久,我就看到黑白無常飄過來,祂也跟我講,祂說,確實是如此,不要到處跟人家結怨。然後我記得夢中,講得非常清楚的一句法語,祂說,隨時隨地要把因果放在心中。黑白無常在夢境,不管這個夢是真的,還是一種純粹的夢境,但是確實黑白無常叮嚀這句話說,希望世人隨時把因果放在心中。這就是這裡講的,你不要弄到天怒人怨,那就必定會遭遇到奇禍的報應。
那麼這裡我們講一個公案,就是天怒人怨以後,就是真的招來殺身之禍,這是我給它定一個名詞,定一個名稱叫「以惡為能,貪官下場」。這是發生在臺北,六十一歲的前臺北地檢署的檢察官柯某。他在當檢察官的時候,他藉機辦案,藉辦案的機會收受賄賂。臺北地方法院就依貪汙罪,判他有期徒刑二十年,合議庭諭令五十萬臺幣交保。因為這個柯姓檢察官他被羈押,他想盡辦法就是要辦交保。他後來得到消息,說五十萬交保金,他很高興,為什麼?從交保金可以判定他的刑期有多長,然後又可以交保,他就很高興。
那柯某在等待交保的時候,他突然間,他五十萬準備好以後,在臺北地方法院的交保室,要繳這個交保金的時候,突然間口吐白沫,就昏倒在這個交保室的前面。人家馬上把他送到附近的和平醫院急救,結果到醫院的時候到院前死亡,回天乏術。這個檢察官他就是跟律師盧某,利用偵辦宏恩醫院勞保詐欺,還有臺灣的某一個醫院的產權糾紛,聯手收受賄賂六百二十萬臺幣。所以這個柯某他知道他五十萬交保他很高興,卻沒有想到卻猝死在交保室,這是非常神奇的一個事情,因果報應的事情。
據新聞報導說,這個柯某他體力非常好,他曾經是馬拉松賽跑的高手。那照理講他體力應該不錯,才六十一歲而已。而且他女人緣不錯,所以我們後面會討論到,他說,這些貪官的人,一來好殺,二來好錢,三來好女色,「嗜酒、嗜淫、嗜殺」,還有貪財,這四個東西。就是貪官的一般都怎麼樣?第一個,愛喝酒,嗜酒就是愛喝酒;第二個,嗜淫,好女色;第三個,嗜殺,現在當然不能隨便殺人,但是你隨便判人家生、判人家死,這也是嗜殺;第四個,貪財。這是貪官的一個,古代的聖賢跟我們講,貪官大概有這四個特點。
那這個柯姓檢察官,這裡面他就是好色,其中就有一個了。女人緣不錯,擔任檢察官的時候,曾與多名女子來往,還包養酒店小姐,利用職權收受賄賂,教唆人家作偽證。就是這裡面這一段我們講的,你讓人家「不知有法然」,他顛倒,不知道有法律存在。然後讓民眾「出死入生」,「民無所措手足」,那就遭受「天怒人怨」。所以《左傳》裡面講,「多行不義必自斃」。《莊子》也說,「為不善於顯明之中,人得而誅之」。你做不好的事情,大家可以看得到的,法律可以制裁你,最後給你重判,這是「人得而誅之」。但「為不善於幽暗之中,鬼得而誅之」。你可能做了,別人沒有發現,但是鬼神可以制裁你,「鬼得而誅之」。
所以我們《太上感應篇》的開始,開頭第一段經文,「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就是百日,減少你的壽命,「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最後就是付出死亡的代價。這一段我們用這樣做補充。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顏茂猷曰。居官之人。業自詩書禮樂中來。豈不知廉潔足尚。第習見夫營官還債。餽遺薦拔。非此不行。初猶染指。而積久日滋。性情已為腥羶所中矣。且人心何厭。至百金。則思千金。至千金。必思萬金。又甚則權勢薰赫。財帛充棟。已積為陳朽。而猶未足也。旁觀莫不笑之。而當局者不知。蓋實有錢癖焉。大都為子孫計久遠。不知多少癡豪子弟而滅門。多少清白窮淡而發跡。矧(shěn)福祿有數。多得不美之財。留怨債與子孫償。非所云福也。至於立廟祀。贍宗族。救窮親。固是美事。然有欲速盡美之心。則悖入必甚。何如積德凝祥。官久自富之為綿遠哉。凡居官嗜酒。嗜淫。嗜殺。皆起於貪財。嗜財之病。皆起於縱意成習。習已成時。肝腸為換。捨死以徇。不自管其有用無用也。有初筮仕時。猶能矜持。至老境。卻低回就之者。只緣漸漸以官為家。以財為性命耳。然殊勝於一入榮膴(wǔ)。便帶鋤頭畚鍤來也。】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顔茂猷』,我們講過了,他是明朝崇禎年間的一位官員,他考試是落第的,但皇帝念他兼通「五經」,所以特別賜給他進士,他著有《迪吉錄》。
『業』就是家業、產業。
『第習見夫營官還債』,「第」就是姑且,「習見」就是常見,「營」就是謀求。
『餽遺薦拔』,「餽遺」就是贈與。「薦拔」就是推薦提拔。
『染指』就是沾取非分的利益,叫「染指」。
『滋』,『積久日滋』,「滋」就是浸染、潤澤。
『腥膻』就是很難聞的味道。
再來『權勢薰赫』,「薰赫」就是氣勢熾盛。
『財帛充棟』,「充棟」就是堆滿了屋子。
『錢癖』就是有斂財的癖好。
再來『淡』就是淡泊。
『發跡』就是由卑微而得志顯達,或由貧困而富足,這叫「發跡」。
『矧福祿有數』,「矧」就是況且。
『立廟祀』就是立廟奉祭。
『贍宗族』,「贍」就是供給、供養。
『然有欲速盡美之心』,「盡美」就是努力完成好的事情。「美」就是好的事情,「盡」就是努力完成。
『悖入必甚』,「悖」就是違逆,「入」就是他的收入、他的收益,違背他的收入,那就會索賄的意思。
『綿遠』就是久遠。
『縱意成習』,「縱意」就是任意,「成習」就是形成習慣。
『肝腸』就是內心。
再來『有初筮仕時』,「筮仕」就是剛開始做官的時候,這叫「筮仕」。
『矜持』就是能夠恪守,堅持,這個叫「矜持」。
『至老境』,「老境」就是年老的時候,老年的時候。
『卻低回就之』,「低回」就是遷就、迎合,或是貪戀這個意思。
再來『榮膴』就是富貴榮華。這個「膴」就是很豐厚,高官厚祿,這個是指官場,所以「膴」一般來講是指官場。「榮」就是榮華富貴。
『便帶鋤頭畚鍤來也』,「畚鍤」就是我們種田用的挖泥土的用具、工具,一般叫做起土器。「畚」就是裝土的器具,「鍤」就是起土器。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顏茂猷說,考取功名當官的人,都是熟讀『詩書禮樂』,然後參加考試中舉而來的,難道不知道要崇尚廉潔嗎?實在是因為看慣官場的文化,升官要送禮才能得到提拔。所借來送禮的錢,必須要靠收受賄賂去償還,不這樣就沒有辦法,『非此不行』,就是不這樣就沒有辦法。剛開始貪汙的時候,還覺得不好意思,叫「初猶染指」,就剛開始貪汙的時候,還有一點不好意思。久而久之,「積久日滋」,就是久而久之以後,膽子愈來愈大,愈貪愈多。最後「性情已為腥羶所中矣」,最後他的性情已經被汙染得「腥羶」,臭穢不堪而習以為常。
而且人心往往都是貪得無厭,貪得了『百金』,比如說能夠有一百萬,『則思千金』,他就要千萬。古代叫「百金」現在叫百萬。貪得了百金就想貪得千金,貪得了千金就想貪得萬金。更超過的是怎麼樣呢?更超過的是他權勢已經很大了,財帛已經很多了,叫「財帛充棟」。已經積蓄到財物都陳舊不堪了,還是不能滿足,『而猶未足也』。
連在旁觀看的人都覺得好笑,『旁觀莫不笑之,而當局者不知』,但貪汙的人自己還不覺得。這實在是什麼?染上愛錢的癖病,「蓋實有錢癖焉」,就是他已經染上愛錢的癖病。他們大多數都是為了子孫的將來打算,難道他們不知道嗎?歷年來,自古以來,多少愚癡的富豪子弟,因而遭到滅門之禍嗎?他們不知道有多少因為家境清白窮困淡泊的子弟,自己知道努力而發達的例子嗎?這一句話我們要把它記起來,『不知多少癡豪子弟而滅門』。積金給子孫,子孫不一定能守;積書給子孫,子孫不一定能讀;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中。所以我們看了很多這種新聞報導,「不知多少癡豪子弟而滅門」。
兄弟爭財,也是招來滅門之禍。最近臺北才發生,也是百億的家族,子弟就是為了財產的問題,利益的問題,弟弟親自用槍,槍擊了、槍殺了自己的兄長,這個叫滅門。「多少清白窮淡而發跡」,這些能夠發跡的,這些都是貧家子弟、貧寒子弟。何況福祿到頭來本來有定數,「矧福祿有數」,福祿本來就有定數了。如果以不法的手段去取得財物,你是怎麼樣?留怨債給子孫償,那只是留下怨業跟債務給子孫去償還。我們做長輩的一定要記得,『多得不美之財,留怨債與子孫償』,這個一定要記起來。「不美之財」就是不義之財。你拿到了不義之財,你是積怨業冤債給子孫去償還。這不是福氣啊,『非所云福也』,這不是福氣啊。
至於當官的人,他要拿錢出來蓋祖廟祭祀,或者幫助宗族的人,或者救助窮困的親友等等,這些看起來是好事,『固是美事』,這也是好事,本來是件好事。然而你想要儘快來做這些好事,「然有欲速盡美之心」,你想趕快把它來完成,卻使自己違背良心,增加更多的收賄,接受賄賂。那倒不如好好積德,以凝聚吉祥之氣,你不如去積德來凝聚吉祥。當官久了自然就會富有,而且你這個德行,也能夠讓子孫淵遠流長。
凡是當官的人都喜歡喝酒,但是也不一定啦,那有些當官也是有節制。像我們中國大陸的習總書記,老法師說,他是菩薩再來的,他都沒有犯這些毛病,嗜酒、嗜淫、嗜殺、貪財,人家他都沒有。習總書記在大陸,大家把他當成仁君,仁君就是菩薩,仁王,我們自古以來,稱這種國君叫仁王。所以中國大陸宗教界也好,民眾都把他當成仁王,他真的是仁王。
我這一次到福州去演講,他們就講一個故事給我聽,真實的故事。習近平總書記,他是在福州當了非常久的官。聽說他有一次在當,好像是副書記的樣子,他去視察地方的民情。就坐那個竹筏,那個船順江而下,剛好他旁邊有侍從人員。那個小船就是沿著河流,這樣下來以後,他就看到一條魚跳到這個船的上面來,侍從人員就會稍微注意一下這個狀況。這個魚跳上來以後,大概隔沒多久這船就靠岸了,習總書記就交代旁邊的侍從人員,拿了一個塑膠袋再把水裝進去,再把這一條魚放進去以後,就把牠放生了。這就是什麼?這是仁王,他有慈悲的行為。
所以這裡講說,當官的人喜歡喝酒、愛好女色、喜歡殺戮,都是因為貪財而起的。而且貪財的毛病都是起於放縱自己的貪念,成習慣,「縱意成習」。習慣養成以後,良心就改變了,「肝腸為換,捨死以徇」,拼死也要貪汙,不管貪來的錢財有沒有用到。有些剛剛當官的人,還能保持操守。到了老年的時候,我們所講晚節不保就是這樣,到了晚年的時候,卻把持不住而隨波逐流,只因為已經以官場為家了,以金錢為自己的生命。然而這些人總比那些一進官場,就像拿了鋤頭、畚箕裝土一般,大貪特貪的官員要好得多了。這一段的白話解釋,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這個地方我們再來分析一下,這個地方講到貪官收受賄賂,這個地方我們來分析一下。說以法律為準繩,是現代建設法制社會的一個口號,要依法辦理,依法行政嘛。但是對於很多百姓,對官員,或者掌權的官員跟司法人員,隨著現在的經濟發展,生活中確實出現一些比較不正常的現象。有些人對錢財的喜愛,以為錢財有怎麼樣?有贖死的功能地步,就是我們一般講說,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所以犯法的人都會給執法者送禮。而執法者也常常怎麼樣呢?會不由自主的接受請託人的賄賂,就置國家法律政策於不顧,憑著自己的好惡來判定人犯的死生。
那麼現在在幹部職工中,有市民、農民、學生中,常會有這種官員或是執法者,他熟知法律。現在因為法律的知識很普遍,民眾民智也都開了,但是有些官員,他們還是怎麼樣?還會怎麼?鑽空子,打擦邊球,就是怎麼樣?就是鋌而走險。甚至也有賣官的事情存在,或者索賄受賄、貪汙腐敗。那麼應該要瞭解說,世間這些人所迷惑、所追求的這些錢財,其實這些東西都是無常的。你每天為這些衣食受用、名聲地位忙碌,現在瞭解壽命也是無常,每一個人總有一天會死亡,而這個死亡也沒有定期,你死的時候一塊錢都帶不走。所以要瞭解說,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必遭惡果。
你前世勤於布施,今生才會富貴,所以一個人的福祿是有定數的。這剛才我們在經文上也有提到,福祿它本身是有定數的,你為了取不義之財而違背法律,我們叫「棄法受賂」。你所取的是命中本來應該有的,但你取的方法,給自己造下了新的業債,就是「留怨債與子孫償」。如果你還有冤枉人的話,還有迫害人的話,那這果報不久就會到來,所以應該要怎麼樣呢?你應該要明白,你想要富貴,想要福報綿長,你應該怎麼樣?要廣做善行,要積功累德,尤其是在公門裡面,特別容易去修這個布施。或者你去供養三寶、救濟貧苦、修路建橋,為自己積功累德,這樣自然就會招來吉祥,自然而然求財得財、求官得官,後世甚至還會有人天的福報。這個地方我們做這樣的補充。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凡受賂。則必酷。彼以為不打。則羣情不驚。貨賄不來也。受賂。則必橫。彼以為不顛倒曲直。則理勝於權。人有所恃以無恐也。受賂。則必護近習。通意旨。彼以為不虎噬成羣。則威令不重。不曲庇私人。則過付無託。且短長既為所挾。肝腸陰有所屈也。一貪生百酷。一酷吏。又生百爪牙。吁。民幾何而不窮且盜哉。最難堪者。得強劫之獄。亦為賣放。受枉法之賕。轉而樹威。奪小可鋪行之貨。執徹骨窮獨之刑。至於官爵愈大。統轄愈眾。一人受賄。則千人骫(wěi)法。十人弄法。則萬人作俑。如元載之胡椒八百石。賈似道之糖霜八十甕。夫固已亂天下矣。然其積蓄。亦安在哉。】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羣情』就是民意。「羣情不驚」,「羣情」就是民意,群眾的情緒。「驚」就是恐懼。
『貨賄』就是賄賂。
『則必橫』,「橫」就是橫暴、放縱。
『近習』就是帝王寵愛親信。
『通』就是通曉。
『意旨』就是皇帝的意向。
『虎噬成羣』,「虎噬」就是老虎來咬你,「虎噬成羣」就是變成什麼?「虎噬」就是有一點像一股惡勢力成形,這叫「虎噬成羣」,一股成群結黨的,形成一股惡勢力。
『威令』就是政令。
『曲庇私人』,「曲庇」就是曲意包庇,袒護。「私人」就是親戚朋友或私交,私利相依附的人叫「私人」。
『過付無託』,「過」就是過失錯誤,「託」就是託付。
『短長』就是評判。
『所挾』,「挾」就是握持掌握。
『陰有所屈』,「陰」就是暗地裡。
『爪牙』就是幫凶黨羽。
『得強劫之獄』,「得」就是捕獲。「強劫」就是強盜強力奪取。「強劫之獄」,「獄」就是罪業。
『亦為賣放』,「賣放」就是受賄私放。
『受枉法之賕』,「賕」就是賄賂的財物。
『奪小可鋪行之貨』,「奪」就是強取。「小可」就是小件的、輕微的這個意思,「小可」。「鋪行」就是店鋪跟商行,「鋪行」就是商行,店鋪跟商行。
『徹骨窮獨之刑』,「徹骨」就是比較重大的、程度很深的,這叫「徹骨」。「窮獨」,「窮」就是非常,「獨」就是特別。
再來後面的『骫法』就是枉法,跟我們那個違背同一個意思,「骫法」就是枉法。
『弄法』就是玩弄法律條文,營私舞弊。
『作俑』就是殉葬用的偶像,這叫「作俑」。在這個地方比喻他倡導做不對的事情,這叫「作俑」,我們叫始作俑者,我們講說這個人開這個惡例,這叫始作俑者。所以始作俑者就是他做一個不好的示範,這叫「作俑」的意思,始作俑者。
『元載』是唐玄宗天寶年間的人,他也是擔任到行軍司馬,拜到中書侍郎。他後來跟唐代宗要密謀誅殺宦官魚朝恩。這魚朝恩非常有名,我在講因果故事裡面都會講到這個魚朝恩。唐代宗這個宦官魚朝恩權力很大,那當時有一個佛門的高僧叫慧忠國師。有一天皇帝跟魚朝恩,還有慧忠國師在對話。慧忠國師很會教導弟子,魚朝恩就問慧忠國師說了,他說,法師,法師,你開示無明,什麼叫無明?他也故意考法師,他說,什麼叫無明?
慧忠國師知道魚朝恩權力很大,他是宦官的頭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就問魚朝恩說,那你是幾品官?魚朝恩他認為這個慧忠國師故意問的,你明知道我是一品官,你還問這個問題。他跟他講說他是一品官。那慧忠國師說,你一品官也配問這個問題?那個「配」講得特別大聲,你也配問這個問題。魚朝恩就惱羞成怒了,那劍就拔起來了。劍拔起來,慧忠國師就說了,無明就是這樣出來的。那後來因為皇帝在嘛,魚朝恩也不敢怎麼樣,他又把劍放回去了。慧忠國師說,天堂的門已經打開了。那剛才劍拔起來,無明就是這樣出來的,就是地獄門已經打開了。這是魚朝恩的故事。
那麼當時元載就是要跟唐代宗密謀,誅殺宦官魚朝恩。元載本身擅權不法,排擠忠良,而且奢侈無度,而且賄賂公行,接受賄賂。做了很多惡的事情,而且不悔改。後來引起眾怒,大家向皇帝投訴,皇帝賜他自盡。這是「元載」。
『胡椒八百石』,這個是「胡椒」,我們講胡椒粉。因為胡椒本來是產在熱帶亞洲,中國南方也有栽培,它是做一種調味品。以前胡椒是生長在摩伽陀國,摩伽陀國在中印度。所以以前從北方或者西方民族運過來的都加一個胡字,比如說胡餅啦、胡桃啦、胡琴啦、胡椒等等這一類。這個「石」是古代的一個計算單位,一百二十斤為一石。
『賈似道』是宋朝的臺州天臺人,他年輕的時候也是喜歡賭博遊戲,沒有什麼作為。後來是因為他的姐姐嫁給宋理宗做貴妃,所以他就託這個關係,賈似道就到朝廷裡面去當官,後來當到參政知事。後來元兵攻打鄂州的時候,賈似道領兵出去救援,結果他私下跟元軍的元帥稱臣納幣,接受他的賄賂,回來以後還說他打勝仗。後來還當到右丞相。當時他權傾中外,權力很大,排斥異己,而且生活非常地奢侈。後來被革職,被貶,後來被監送使臣鄭虎臣所殺。這是「賈似道」。
『糖霜八十甕』,「糖霜」就是白糖的意思。「甕」就是小口大腹的這種陶製的罐子。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凡是要接受賄賂一定要用酷刑,因為有些人,那些人認為不用嚴刑拷打,大家就不怕,他就不會送來賄賂的財物。所以要使人家來賄賂,就必須要蠻橫。那些人認為,不以顛倒是非曲直的方法,理智恐怕會勝過權勢,人們就會依恃而不害怕。『無恐』就是不害怕,當然就不來賄賂啦。為了要使人家來賄賂,就必須要親近皇帝的親信,瞭解皇帝,揣摩皇帝的意旨,來迎合他的意向,「通意旨」。
那些人認為,不把這些人聚集在一起,而成為一股惡勢力的話,那麼所發出去的威令就不會受到人家的重視。不歪曲事實私下庇護,那麼發生過錯沒有人幫他扛。「不曲庇私人,則過付無託」的意思就是說,你不歪曲事實,不私底下來庇護,那麼萬一發生過錯的話,就沒有人幫他扛。當是非裁決權被控制的時候,心就大膽起來,暗中就敢去做違背良心動手腳。而一個貪官就會養出一百個酷吏出來,一個酷吏又養出一百個黨羽出來、爪牙出來,百姓怎麼不會變得窮苦,而去當盜匪呢?
最讓人家難堪的是,被關在獄中的搶劫強盜也可以用金錢買通放出來。為了掩蓋他貪贓枉法,表面上好像變得執法更嚴格,他就捉一些市面上偷竊小商店的案件來當做大案,來嚴刑屈打成招。至於那些官位大的人,所管轄的人也多、地也廣。當你一個人接受賄賂的時候,底下就有千人違法來講情。有十人玩弄法律,底下就有萬人來造假違法。就像唐朝的元載私藏胡椒八百石,宋朝的賈似道私藏糖霜八十甕一樣。這種做法,固然已經使得天下大亂,然而他們所私下積藏的東西最後還能夠安全保有嗎?也是沒有了。
那麼再來這一段我們解釋,白話解釋到這裡。我們來解釋一個公案,這個公案就是賄賂的果報。以前在豫章豐城縣,豫章在現在的江西省南昌,有一位官吏姓鄧,鄧吏胥。他姓鄧的這個官員,他在公門中當官,他不曉得公門好修行,他就仗勢欺人,從中謀取利益。他把當官當成發財的一個捷徑,把衙門、公門當成剝削的機關,作奸舞弊,害人害了很多。不到兩三年,他就成為一個富有人家,出去車馬簇擁,在家裡婢僕環繞。但是他心量非常狹窄,而且生活過得非常奢侈,以致於天理不容。
有一天鄧姓的這位官吏,他的大廈落成,他的華屋落成。他正想要寫一個匾額,上面要掛上去,他就趴在桌子上想了很久,後來就作夢了。他作夢就夢見一個老人,一個老爺送來一個匾額,上面有金字,有金碧輝煌的這個字跟他寫「入德之門」。可見這個姓鄧的這個人,老天也還想給他一個機會,只要他能夠斷惡修善、積功累德,他還是可以能夠懺悔這個業障。但是他不這樣子想。所以當時那個老人送給他一個匾額,上面寫「入德之門」,因為他正在想說,我這個家這麼漂亮,要掛什麼匾額比較好?後來這個鄧姓的官吏他就想說,他就一直想要發財,他就想,我新房子落成,寫這個「入德之門」好像很無趣呢,就把這個匾額在夢中就把它拿下來。
拿下來以後,就看到有幾個小官差持了兩個匾額過來,一個匾額寫「寶藏之室」,一個匾額寫「致富之家」。這個鄧姓的官員,他正好想要寶藏、要致富,他就告訴這些小官差說,哎呀,你們不愧是公門中的人,你們太瞭解我了。醒過來以後四邊的牆壁空空。後來他還是寫了這兩幅字,寶藏之室、致富之家,這兩個匾掛在他自己的家裡。
房子落成的時候,他大宴賓客三天。他所收受的禮金,扣掉筵席的費用還收了一千金,他非常地高興。當天晚上他作了一個夢,夢見有幾個凶猛惡漢破門而入,進入他們家裡,把他們的眷屬綁起來。後來他醒來以後汗流浹背,才知道說南柯一夢。但是奇怪的是,他的家人也作這個夢。那他就想了,他說,可能我這個寶藏之室,可能盜匪想要來搶劫,我應該搬到城裡面去,住在鬧市裡面的高樓上面,強盜他就沒有辦法了。
然後他這個事情就告訴他的哥哥。他哥哥是個善人,他哥哥就說,我們家附近都有軍營,士兵日夜巡邏,怎麼可能會來搶劫呢?他說,這可能是弟弟你在當官的時候,在衙門裡面,你可能有害了很多人,招到這些冤愆糾纏,你沒聽過嗎?一世為官九世牛嗎?他說,你應該要懺悔。結果他覺得他哥哥跟他講這個無稽之談,他就堅持要搬到城裡面,那個鬧市裡面。結果就買到一個豪宅,在一個高樓的豪宅,樓下是個油行。
那一天他搬進去住的時候,他那個小孩子五歲,就一直在哭鬧,哭鬧說家裡有很多惡人,就一直哭,哭了一整夜。但是這個鄧姓的官員睡著了,醒不過來,他太太就很憂傷了。那剛好那一天,他太太的妹妹來了,就把這個五歲的小孩帶出去城裡面去玩。結果沒有想到,下面那個一樓的油行起火燃燒,燒到整個樓上去,這個鄧姓官員就被燒死了,所有的錢財也付之一炬。這個火燒到樓上的時候,等到燒空了以後,他的妹妹抱著小孩回來以後,已經沒有親人可以相見。後來才瞭解,鄧姓官員的這個兒子,是他哥哥的小孩過房給他的,所以天不滅善人之後。這個鄧姓官員不聽他哥哥的話改過遷善,他惡貫滿盈,以致於家門被滅掉了。這叫什麼?人千算不及老天一畫。
那麼這個善惡報應昭彰,絲毫不爽,所以天理報應只在遲速而已,這叫做《易經》裡面講的,「惠迪吉,從逆凶」。所以老法師說,這個好的風水給你住,老法師說,他說境隨心轉,不管是我們家,個人、社會、國家、地球都一樣。他說,這個風水好不好?不用去找風水先生來看風水,看你的心。你的心善良,你所居住的環境風水就變好。你的心不善,好風水的地方也讓你住幾個月就變壞了,你的心把這個地方的風水改變破壞了。老法師說,這是真理。所以剛才我們講這個鄧姓官員,他把官場當成斂財的地方,也害死了很多人,招感了很多怨氣跟冤愆。所以最後他千算萬算搬走以後,整個房子被火災把它燒掉了,錢財也付之一炬。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