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60集
第160集

感应篇汇编第160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0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2/12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6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三句,【棄..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60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60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0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2/12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6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三句,【棄法受賂】。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零六頁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侯鑑。為江夏令。與一僧有舊。每暇必訪。訪則必已先治具。偶一日至。延待殊闕。鑑問之。僧曰。公每來。土地必先報。此番不報。是以失待。鑑驚。諭僧問土地不報之由。是夕僧夢曰。侯鑑本合作宰相。近受胡氏銀六十兩。枉斷一事。天曹已削宰相位。但得作監司。與吾無統攝。故不報也。夫以六十賄金。易了宰相之位。智耶愚耶。且神明不盡逐一詔人。則受贓減福。而不自知者眾矣。又如推官魏釗。曾受賄四百金。故出人罪。使死者含冤莫伸。上帝削其祿秩年壽。逾年而卒。今人往往謂出罪不比入罪。藉為口實。其如法之不容縱。冤之不可枉何。】
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江夏』,在今天湖北武漢市武昌城區。
『有舊』就是有交往,有老交情。
『治具』就是設宴。
『延待』就是迎接、接待。
『土地』,這個地方「土地」是指這個土地神,守護某個地方的神,叫土地神。在我們臺灣還有福德正神,這在臺灣非常普遍,幾乎每個村落都有這個土地神。甚至一個村落裡面都有好幾個,好幾間的土地神,那麼祂就有一點像民間的派出所,祂們就是協助城隍爺來管理幽冥的事情,叫土地神。
『諭』就是告知。
『侯鑑本合作宰相』,「合」就是應該、應當。
『天曹』就是道家所稱的天上的官署,叫「天曹」。
『監司』是古代那個監察州縣的權力,有監察州縣之權的地方長官,他叫「監司」。在宋朝的時候,稱為轉運使或者轉運副使、轉運判官與提點刑獄,這個叫做「監司」。
『統攝』就是總轄統領。
最後一行,『不盡逐一詔人』,「詔」就是告知。
『受贓減福』,「贓」就是竊盜、貪汙等非法手段獲取的財物,這個叫「贓」。所以小偷去偷東西叫贓物,一般貪官拿錢叫貪贓枉法。所以這個是指竊盜,或者是貪汙等非法手段獲取的財物叫「贓」。
『推官』是官名,古代的官名。它又稱,唐朝的節度使、觀察使、防禦等使僚佐中有推官。他掌管刑獄,就是司法權,有司法,掌管司法監察的工作,叫「推官」。
『魏釗』,這個在明朝陳良謨《見聞紀訓·卷下》有寫,荊州府是指今天湖北的荊州市,有一位推官叫魏釗,他是廣東人,這一段文就在講魏釗的故事。
再來『故出人罪』,「出」就是開脫。
『上帝』就是天帝。
『祿秩』就是官吏食祿的品級,官要當多大啦?領多少薪俸啦?這叫「祿秩」,「秩」就是官職品位。
『逾年』就是一年以後。
『出罪』就是免罪。
『不比入罪』,「入」就是定以罪名,使他受懲罰。
『口實』就是藉口。
『其如』就是怎奈。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侯鑑他在當江夏縣令的時候,和一位僧人很熟,有空就前往拜訪。每次拜訪的時候,僧人都準備好招待的事宜。這個地方我們瞭解,老法師說,古代的人心很善良,人心向善,都有遵守五倫十義。所以以前的縣令其實工作很輕鬆。現在是官不聊生,因為現在人心敗壞,所以當官的就是苦不堪言。所以以前的縣令,老法師說,他們其實案子不多,都能夠去參訪一些名山古剎,會參訪這些叢林裡面的,古代那個些佛寺裡面,那些寺廟庵堂,老法師說,以前寺廟庵堂的法師都會講經,而且學問很好,能夠講經說法。所以古代的這些縣令、這些官員,都很喜歡拜訪一些佛寺,跟這些僧人、出家人學習。這個侯鑑就是老法師講,這種喜歡參學、參訪這些佛寺,能夠跟法師、僧人來探討佛法的事情。
那麼侯鑑他每一次去,那個僧人都會招待。但是偶而有一次的時候,他延遲招待,『是以失待』,就是延遲招待,「延待」就是延遲招待,卻延遲接待,也沒有準備飯菜。『殊闕』就是也沒有準備飯菜。侯鑑就問他了,侯鑑問他說,問他原因了。那僧人就說了,他說,你每一次來,侯公你每一次來,土地神都會事先通報來告訴我,但是這一次祂沒有通報,所以才沒有接待。侯鑑就很驚訝,心裡很害怕,就請僧人去問問土地神,為什麼不先來通報的原因。
當天晚上,這個僧人就作了一個夢,夢見這個土地神來跟他說了,他說,侯鑑本來是應該要作宰相的,可是他最近受了胡氏的六十兩錢。你看我們說,「天眼洞視,天耳徹聽」,「十目所視,十手所指」,「人間私語,天聞若雷」,天上像打雷一樣。你看這個侯鑑本身,他拿了胡氏,一個民眾的六十兩黃金,六十兩錢啦,那土地神都知道。「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我們《太上感應篇》有講這樣,「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這個土地神就是「司過之神」,祂會通報。
所以你以為人不知鬼不覺,用淨空法師的開示講,我們的所作所為,天堂、地獄都是連線的,就像現在講的電腦連線,幾乎是同步的。所以侯鑑拿了六十兩錢,土地神也知道,而且祂土地神告訴這個僧人,他說,『枉斷一事』,冤枉判決,一件司法案件他是用這樣去處理,上天已經把他宰相的職位削除,就等於他的福報被削除,只能當到監司而已。土地神就說,這就跟我沒有統轄關係了,因為他如果當到宰相,是非常尊貴的,土地神一定會來護持他。祂說,現在這樣就跟我沒有統轄關係了,所以就不通報了,『故不報也』。
這個地方講,如果以六十兩的賄賂的金錢來換一個宰相的位子,這到底是聰明呢?還是愚笨呢?而且神明是不會一一地將事情全部告訴我們的。那麼接受贓款而削減福報,就是「受贓減福」,自己卻不知道的人還很多。也就是說,他收受贓款、收受賄金,他以為別人不知道。自己卻不知道,『不自知』就是說,他自己本身沒有覺察,他不知道他已經被削減福報了。所以我們看到很多當官的,他突然間,沒有東窗事發以前都一帆風順,突然間被人家舉報,或被人家檢舉,然後被移送法辦。他貪贓枉法,你看起來是好像一個人在跟他舉發、舉報,在大陸,中國大陸叫舉報。事實上這就是上天要削減他的福報,那自己本身不知道這個福報被減掉的人很多,這叫「不自知者眾矣」。
「又如推官」,「推官」就是現在的審判法官,魏釗,他曾經接受賄賂四百金,故意為人開脫罪行,「故出人罪」就是故意為人開脫罪行,使死去的人含冤無法申辯,上天就削除他的俸祿跟壽命,這個魏釗就被減壽了。就是《太上感應篇》裡面講的,奪紀奪算,就削減他的俸祿跟壽命。「逾年而卒」,過了一年就死了。
現在的人往往認為替人開脫罪行,比不上入人於罪。兩個來比較,一個是為人開脫罪行,一個是枉斷司法案件,把一個本來無罪的人,把他羅織罪名。現在的人以為,往往認為,為人開脫罪行比不上入人於罪,並以此做藉口。其實法律既不可以放縱壞人,也不可以冤枉好人。
這一段主要是講「受贓減福」,鬼神都會知道。這裡面有提到侯鑑,他收了胡氏銀子六十兩,而且枉斷一件司法案件,這土地神都知道。我們就來探討土地神的上司,就是城隍爺,城隍老爺。淨空法師對安徽城隍,他就非常恭敬,據說安徽城隍曾經就是透過靈媒來找淨空法師,來幫他恢復大陸的城隍廟。老和尚說他沒有辦法。城隍就跟他講了,祂說,那你可不可以請你的同學,老和尚的同學江逸子老師就畫「地獄變相圖」。這就是城隍老爺,祂為了能夠讓世人不再造重罪、不再造罪業,用這個因果教育來淨化人心。
所以老法師在講到這個城隍廟,城隍廟對我們,它給我們是什麼樣的一個表法?古代的宗祠、孔廟跟城隍廟,就是維繫我們中國五千年的文化,還有社會安定的三個根本。倫理、道德、因果都在宗祠、還有孔廟跟城隍廟,達到教化的作用。城隍廟就是專門表法,教育眾生因果教育。所以老法師說,城隍廟教我們的是什麼?教我們不能造惡業。
老法師特別舉他小時候聽過的這個故事,就是說有一次,城隍就找老法師,就是我剛才提的,就是畫這個「地獄變相圖」,老法師就問祂了,問城隍了,他說,你為什麼不找別人?來找我?城隍老爺就很有味道了,祂就講這句話說,因為你相信啊。祂講說淨空法師相信,淨空法師確實相信。所以城隍爺也知道老法師相信,祂們都有他心通的。那麼鬼神祂的通是報通,我們修禪定,因戒生定、因定發慧,到開智慧的時候,大徹大悟,那六通就現前,那就是修德,性德流露,藉修德顯性德,那個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那個就是恢復性德。但是鬼神的通是屬於報通。
所以老法師說,你為什麼找我?祂說,因為你相信。老法師說,城隍有跟他講他小時候的事情。這個事情,包括淨空老法師的小孩子時候的乳名,城隍都知道。所以淨空法師說,城隍跟他講小時候的事情,老法師相信。那麼有一次,老法師他們安徽,那個家鄉的城隍廟要被毀掉,這個給老法師印象很深刻。他說,那個城隍廟要被毀掉的時候,那時候淨空老法師大概是七歲,剛好過年的時候,老法師他們到鄉下去,他到鄉下的外婆的家,他住在外婆的家,大概住了十幾天。
當時老法師他們外婆的鄰居,鄰居是有一段距離,不是緊鄰。老法師說,大概隔四家,老法師很清楚,隔第四家。這個第四家,他家裡有一個人生病,口裡面、嘴巴一直講說,城隍要搬家、城隍要搬家,拉他去挑東西,拉夫。所以他病得很重,他告訴他家人,他說,如果你們幫我燒紙錢,我有錢,我就可以去僱一個鬼代替我,這淨空老法師說的,我就可以不要去幫城隍挑東西,拉夫,我就可以不用去了。
他說,真的有這個事情嗎?所以老法師講的這個,他外婆家的第四戶人家,是真的燒紙錢。所以這個燒紙錢,因為鬼道眾生祂執著,所以淨空法師講說,他們這個鄰居,外婆家這個鄰居真的燒紙錢,而且還紮了紙人。紙人,我們都曉得,就是民間都會用這種東西,而且燒紙馬,紙馬燒掉,燒了還不少。那這個生病的鄰居就說夠了、夠了、夠了,我找到的這個人已經找到了,有人代替我了,去幫城隍拉東西了。過了幾天,他的病就好了。真的有這麼一回事情。
三天以後,老法師他的故鄉的城隍廟就被軍隊砸掉了,把裡面的神像全部破壞掉。但是城隍在三天之前就搬家了。那個搬家,半夜三更的時候,吵吵鬧鬧的聲音,旁邊的居民都聽到。那天下雪,第二天早晨,從城隍廟到城門口那一帶的街上,雪當中有印子,有騾馬的印子,也有罪人的印子,就腳印,還有帶著腳鐐手銬,地上都有,都看到了。大家曉得說,原來城隍搬家了,搬走的第二天,城隍廟就被砸掉了。
這個在我們臺北新莊地藏庵,大概有三百多年,專門供奉地藏王菩薩,還有黑白無常。那麼他那個主委就跟我講,那個地藏庵的主任委員就跟我講這個故事。他說,他們裡面常常在傳,就是以前常常會聽到,因為以前心清淨,現在人心也比較不清淨。他說,他們以前常常在半夜都聽到,有鐵鍊走路的聲音傳來,就是那個黑白無常去拘提這些往生的人,有罪的往生的人。所以他們就聽到半夜都會有腳鐐走動的聲音,跟這裡講的一樣。
現在人為什麼聽不到?我們說這是業感緣起,「若非威神,即須業力」,這兩個,要嘛就是像地藏王菩薩這種有威神力,他可以到陰間去教化眾生;第二種就是罪人,若非威神,或是業力,你才有辦法見到陰間這個境界。所以老法師說,這件事情給我印象非常深刻,因為那個城隍廟老法師去過好多次。他的母親,老法師的母親到城隍廟燒香,都會帶著老法師去。然後閻王殿一個接著一個告訴你說,你做壞事要受這樣的果報。所以老法師小時候對這個印象非常深刻。老法師說,他這一生沒有學壞,得力於城隍廟的教誨,所以因果教育是很重要的。
你可以不怕法律,你可以不怕警察、司法人員,但是沒有一個人不怕鬼神。所以老法師說,城隍廟的教誨,讓人起心動念我們都會想到城隍廟。小時候看到那個,長大以後學佛更相信。在理論上搞清楚了,有理有事,什麼叫有理有事?「理」就是我們自性功德。「事」就是世間的一切萬法,六根對六塵,這個叫做「事」。你理糊塗,自性迷了,「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那麼你就是變成,真如變成煩惱,佛變成眾生,你就開始造身口意十惡業,這個有理有事。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會小心謹慎,不造惡業,不跟人結冤仇。這個我們要記起來,不造惡業、不與人結冤仇。尤其我們比較會犯的是後面第二句,我們都會跟人家結冤仇。
我們曉得老法師他一生不跟人家結冤仇,他都能夠修忍讓、謙讓、禮讓。所以別人縱然是毀謗我、侮辱我、陷害我,怎麼樣來障礙我,老法師說他都不計較,不跟人家結冤仇,你要就給你。老法師說,一定要記住這個,不跟人家結冤仇,別人怎麼對待我,用怎麼惡對待,惡對我,老法師說,我以善對他。所以老法師每一次講經,都會迴向給這些人,迴向給這些惡念頭或是惡口對淨空老法師的,或是毀謗他的,老法師說,他講經的時候,都給這些人迴向。老法師為什麼給他們迴向呢?老法師說,希望他們造作的罪業能減輕,那這就是大慈大悲。所以古聖先賢教導我們以德報怨,不能夠以怨報怨,冤家宜解不宜結。這是以上這個地方提到土地神,我們就舉淨空老法師的這個,他家鄉城隍的故事來做證明,鬼神確實是存在的。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秀水賀燦然。為刑幕。廉介不貪。治事平恕。情法允當。罪之可矜者。每多超豁。值山東河南兩省凶荒。賀又作疏。勸姚思仁請賑。所活千萬。後賀四十成進士。官至吏部尚書。】
『秀水』是在浙江嘉興市,因為有一條秀水而有這個名稱,後來秀水縣跟嘉興縣合併為嘉禾縣。
『賀燦然』是浙江人,明朝年間的進士,這是「賀燦然」。
『刑幕』就是主辦刑事事務的幕僚,叫「刑幕」。
『廉介』就是清廉耿介。
『平恕』就是持平寬仁。
『允當』,平允適當。
『可矜』就是可憐。
『超豁』就是饒恕寬免。
『凶荒』是荒災。
『作疏』,「疏」就是奏章。
『姚思仁』,他也是秀水人,也是現在今天浙江嘉興人。他明朝萬曆的進士,也擔任過御史,後來當到工部尚書。他在明朝崇禎十年往生,年九十一歲,叫「姚思仁」。
再來,『賑』就是救濟。你看這個姚思仁去賑災,救活了千萬人。所以剛才我們講,他活到九十一歲,高壽。
『進士』是科舉時代殿試考取的人,這個叫「進士」。明清時代舉人經過會試及格以後,即可稱為「進士」。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秀水的賀燦然,他在當審理刑事,刑事工作的幕僚的時候,他個性非常清廉耿直,辦事平和寬恕,對於情理法的處置非常穩當。如果罪行可以原諒的,每次都能寬諒罪人。有一年,正當山東跟河南兩省發生災荒的時候,賀燦然又作疏上書,勸請姚思仁請求賑災,後來救活了千萬人。賀燦然四十歲考上進士,官當到吏部尚書。
那麼再下來這一段:
【陳公才。嘗夢神曰。子醉魁也。且聯第。官至巡撫。覺而語人。或曰醉。辛酉也。至辛酉。果中式。會試不第。訝夢不驗。復夢神曰。天數固定。轉移在人。如天子寵一大臣。厚與爵祿。大臣茍不效忠。能無奪其爵祿耶。或恃寵而專恣刑戮。且及之矣。天數國法一也。子鄉舉後。所行五事。受人賄賂。損德多矣。安得怨天之奪汝福耶。從今修德。或保天年。不然。并奪汝壽。陳泣拜而覺。悔過遷善。僅以訓導終。夫孝廉矜貢。當修身如玉。務為種德之事。則登第特升階之易耳。奈何走入勢利門中。惟圖快心濃意。不知文高不遇。功名有礙。甚至削年夭壽。皆此類也。有志者。請即返而修己。至於鄉紳。為民之望。家居而為善。可以感郡縣。風州里。培後進。其為功化。百倍於士人。故能親賢揚善。主持風俗。上也。正身率物。恬靜自守。次也。下此則求田問舍。下此則欺孤暴寡。下此則圖財謀利。說事過錢。風之變也。非敢道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陳公才』,這個「公」是一般的敬稱,比如說我們說張公、徐公。他名字叫陳才。他先中舉人,他很會寫文章,酒量也非常好。那麼這一段是講陳公才的故事。
再來,『子』是古代對男子的尊稱跟讚美的名詞,叫「子」。
『醉魁』,「魁」是第一名。那祂跟他講說,為什麼是「醉魁」呢?「醉魁也」,因為這個「魁」是第一名嘛。這個「醉」,用這個字,它是指辛酉年,左邊是一個酉,右邊是一個卒,就是辛酉年那一年,他會考中。陳公,陳才真的在辛酉年考舉人第一名,這叫做「子醉魁也」。
『聯第』就是在各級考試中連接及第,就連著都考上,這叫「聯第」。
他官當到『巡撫』,「巡撫」在明朝那個時候,它設巡撫專職,是地方政府的長官,總攬整個省的軍事、吏治、刑獄、民政等工作,它職權非常重,這是「巡撫」。
『中式』就是科舉考試合格。
『會試』就是明清科舉制度,每三年會集各省的舉人在京城考試,稱為「會試」。
『不第』就是考試沒有考中,科舉考試不中,這叫「不第」。
『不驗』就是不能應驗。
『專恣刑戮』,「專恣」就是縱任、放縱。「刑戮」就是各種刑罰。
『鄉舉』就是鄉貢、鄉試。明清兩代,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舉行鄉試,這個叫「鄉舉」。
『所行五事』,這哪五事呢?就是古代的統治者,他修身的五件事情,在《書經?洪範篇》裡面講,五事是什麼?「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五曰思」,這個是「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簡單講說,你必須要修這五件事情,第一個你的威儀要恭敬,叫貌恭,貌恭就是你威儀要恭敬。言從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必須謹言慎行。視明,你要看得很清楚。聽聰,你要能夠,我們講說耳聰目明,聽聰就是你要懂得去明辨是非,這叫視明聽聰。我們現在一般講說,這個人沒有主見,叫做他耳根軟。耳根軟就是喜歡聽到,聽到的話他馬上就動搖,這叫耳根軟。思睿,他思想很敏銳、很敏捷。所以當一個官員,必須要修這五門功課,貌恭、言從、視明、聽聰、思睿,那你一定是非常好的一個官員。
再來,『或保天年』,「天年」就是你本有的、本來的歲數,你這一生到人間來,應該要活多少歲數,這叫「天年」,自然的壽數。
『遷善』,改過遷善,「遷善」就是改過向善。
『訓導』,它是古代的官名。在明清的時候,府、州、縣儒學的輔助教職,叫做「訓導」。在明清那個年代,府裡面置教授一人,訓導四人;州就是學正一人,訓導三人;縣就是教諭一人,訓導兩人。教授、學正、教諭,掌教誨所屬的生員,「訓導」就是幫助他。
『孝廉』是明清兩代對舉人的稱呼,叫「孝廉」。
『矜貢』,「矜」就是端莊,在《論語?衛靈公篇》裡面講,「君子矜而不爭」,所以「矜」就表示端莊。「貢」就是貢生,是指科舉時代考選府州縣生員,然後送到國子監。國子監是古代的太學,沒有畢業的人這個叫做貢生。
『種德』的意思就是說布德,就是施恩德給別人,這叫「種德」。
『登第特升階』,「特」就是只是,「升階」就是步步上進。
『快心濃意』,「快心」就是只圖痛快,恣意行事。
『不知文高不遇』,「高」就是優良,「不遇」就是不得志、不被賞識。
『夭壽』就是短命。
再來,『為民之望』,「望」就是大家景仰你。《易經·繫辭下》講:「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剛,萬夫之望。」
『家居』就是辭去官職,或無職業,在家裡閑住,這個叫「家居」。
『風州里』,「風」就是風教、教化。「州里」是古代的一個行政單位。古代以兩千五百家,有兩千五百戶為一州,兩千五百家為州,二十五家為里,它是一個行政建制。後來就專指鄉里或是本土,指同鄉的人,這個叫「州里」。
再來,『後進』就是後輩,後輩這叫「後進」。
『功化』是功業與教化。
『士人』就是士大夫,儒生。
『正身』,端正自身,修身,叫「正身」。
『率物』,做眾人的榜樣。
『恬靜自守』,「恬靜」就是恬淡安靜。「自守」就是自己堅持那個操守。
『求田問舍』就是專門經營家產,沒有遠大的志向,就稱他叫「求田問舍」。他就買了很多房子,但是不求出離。這個我們一般講,就是鑽營世間的這些財富,或是土地、家產,這些都是屬於「求田問舍」。
『則欺孤暴寡』,「暴」就是欺凌、凌辱。
『說事過錢』,「說事」就是說情。「過錢」,代為他人收受賄賂,而從中獲利,叫「說事過錢」。
『風之變』,「風」就是風氣。
『非敢道矣』,「道」就是說的意思。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有一位陳公才,他曾經夢見神人跟他講,這個神人跟他講說,你是醉魁也,「子醉魁也」,而且是會一直考中,官可以當到巡撫。他睡醒以後,將這件事情告訴他人。有人說他在說醉話,但是他的表弟跟他講說,這個魁是第一名,這個醉的意思就是辛酉年,會考中第一名。結果到辛酉年,他真的考中了。但是他會試就沒有考中,到京師去會試的時候卻落榜。
他又懷疑夢說得不準,可是又夢見神明跟他說了,祂說,天數是固定的,但是會因為人的作為而改變。就好像皇帝寵愛一個大臣,給他優厚的官位跟俸祿。但是大臣如果不效忠,皇帝難道不會奪去他的官位跟俸祿嗎?有些人就依靠著說皇帝寵愛他,就專門任意刑求殺害人,那這上天怎麼不會奪其福壽呢?天數跟國法都是同一個道理。你在鄉試考中舉人之後,你所做的五件事情,你接受他人的賄賂,你所損棄的德行太多了,怎麼可以怨恨上天奪去你的福報呢?你從現在開始趕快修好德行,或者可以保命,要不然的話,連你的壽命都會被奪走。陳公才哭泣著拜謝以後醒過來,真正改過遷善,懺悔業障,最後他只當到訓導的官位。
當一位舉人,就應該好好愛惜職位,修身養性,愛身如玉,必須多做善德的事情,那麼要登第升官是很容易的事。怎麼可以在進入勢利場中,就只有圖謀一己的快樂呢?卻忘記了即使自己雖具有高深的文才,卻遇不到機會,使得功名受到阻礙,甚至於被削除壽命,使人夭折,都是這種人。有志氣的人要即時反省,好好去修養自己。至於地方上的仕紳,他是老百姓所仰望的對象,平常在家就要多行善事,就可以感化郡縣的百姓,來做為鄉里的表率,培養後進的人才。這對於人心的淨化,他的功勞是百倍於讀書人的。
所以能夠移風易俗的人,是最上等的人,『主持風俗』,就是他可以移風易俗的人,他是最上等的人。其次,能夠端正自己的身心,做為他人的榜樣,「率物」就是做他人的榜樣,安定自守,這是次一等的人。更下的是,再往下,就是只知道多置家產,而沒有多大的志氣。再更下的是欺負孤兒,加暴於寡婦的人。再更下的,就只知道圖謀財利,不顧道義,辦事情就要拿錢,「說事過錢」就是辦事情就要拿錢,使社會的風氣敗壞,到此就不敢再說下去了。
所以德行要怎麼修呢?我引用《無量壽經》一段經文,還有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來跟各位講,我們怎麼學阿彌陀佛修德行。你說,我念佛念得很好;你說,我《無量壽經》讀得很好;你說,我是一個老參,老修行;那德行呢?《無量壽經》這段經文給我們提供一個很大的省思。黃念祖老居士註解得很好,我把他的重點摘錄出來。因為他黃念祖老居士註解得很長,我把重點挑出來,我歸納成十九點。這段經文是在《無量壽經》,《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第八品,第八品是「積功累德第八」,是法藏比丘怎麼成為阿彌陀佛,他積功累德的經過告訴你。所以《無量壽經》是一個修行的方法。
經文怎麼講?它說,「於無量劫,積植德行,不起貪瞋癡欲諸想,不著色聲香味觸法。但樂憶念,過去諸佛,所修善根。行寂靜行,遠離虛妄。依真諦門,植眾德本。不計眾苦,少欲知足。專求白法,惠利羣生。志願無倦,忍力成就。於諸有情,常懷慈忍。和顏愛語,勸諭策進。恭敬三寶,奉事師長,無有虛偽諂曲之心。莊嚴眾行,軌範具足。觀法如化,三昧常寂。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
我讀《無量壽經》,讀到現在為止,我並沒有說有很深的體悟。但是唯獨我對積功累德第八品,法藏比丘的因地修行,我非常地喜歡。我在福建的福鼎講淨土,乃至於到東北大悲古寺講淨土,我也是都喜歡引用這一段。我把它歸納成十九條,跟大家一起共勉。我們用這樣去修行,學阿彌陀佛在因地怎麼修的。
所以這一段,這一品第八品,黃念祖老居士怎麼說呢?他說,這個叫「莊嚴淨土」,我們怎麼去莊嚴我們這個正依二報呢?「莊嚴淨土」,黃念祖老居士說,要「嚴淨自心」,因為「心土不二,心淨則佛土淨」。你要學法藏比丘,「於無量劫,積植德行」。我們眾生都喜歡修福,德行要怎麼修呢?我怎麼樣才可以把我的性德開顯出來?我們說,藉修德顯性德,修行要怎麼修呢?你如果去問很多修行人,他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德行怎麼修出來的。我覺得第八品就講得很清楚。
第一條,修行的目的。不管你是修哪個法門,修行的目的,最後的目標就是成就戒定慧,這個叫三無漏學。用的方法是什麼?你怎麼樣去把戒定慧,三無漏學開顯出來?佛告訴你一個方法就是六度萬行。你不去行菩薩乘,還真的不行。這是第一條,跟各位報告,修行的最後目的,你到西方極樂世界,也是要成就戒定慧三無漏學。
那麼為什麼要成就德行呢?要從哪裡下手呢?怎麼去修戒定慧三無漏學呢?黃念祖老居士說,「德行」什麼意思呢?我們知道孔子教學生四科,第一科叫德行,那「德」跟「行」怎麼說呢?「行」就是身口意造作。「德」,你所成的善叫德。我們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所成之善」是什麼?什麼是最大的善事?德行顯發,所以所成之善謂德,所成之道謂行,所以德行就是功德跟行業,戒定慧三無漏學跟六度,這兩個來成就。
「積植德行」就是累積,要怎麼累積呢?你就要去培植,就好像你把那些樹苗種下去,長大變成樹木、森林一樣,叫做什麼?育苗成林。那麼時間要久遠不可稱計,所以叫無量劫。阿彌陀佛無量劫以來,法藏比丘無量劫就積植德行。這是第一條,修戒定慧,用六度的方法。
第二個,告訴你布施的時候要怎麼樣?布施的時候,你不管是財施、法施、無畏施,你布施的時候,一定要觀照你這一念心,「不起貪瞋癡欲諸想」。這要怎麼去解釋呢?我們在布施的時候,我們會不會起貪瞋癡欲諸想?我跟你講,一定會的。
他說,黃念祖老居士說,什麼叫想?「對緣生心」叫想,因緣來了,「對緣生心」叫想。對於境界「執取男女等種種差別之相」叫想。所以「貪想、瞋想、癡想是三惡想」。在《郁迦羅越問經》裡面講,菩薩在行布施的時候,他先離欲想,離開你要什麼、想要什麼,你離欲想,沒有貪欲。他什麼?他修慈悲想,「修慈想」,他修無癡想,「對治三惡想」。三惡是什麼?三惡是貪瞋癡。
菩薩在布施東西給人家的時候,「生離欲想」,離開那個欲望,我們都是有所求,要怎麼樣、要怎麼樣。「於求者與樂因緣,故瞋恨心薄」,你就是要讓人家離苦得樂,所以你那個瞋恨心就比較薄。有些人去布施會起瞋恨心,他會比較,稍不如他的意他可能會起煩惱,那就起瞋恨心想。所以這個叫「修慈想」。「以此布施功德,回向無上道,則癡心薄」。所以黃念祖老居士告訴你說,菩薩在布施財物的時候,生離欲想。對方你要給他布施,你要給他與樂,給他離苦得樂,所以你就要修慈悲想,然後你這個功德迴向到西方,「回向無上道」就是迴向西方,這樣就是「癡心薄」。「法藏大士不起三惡想」,所以他離開煩惱。這是第二條,你布施的時候,「不起貪瞋癡欲諸想」。
第三個,布施的時候,「不著色聲香味觸法」。《無量壽經》每一句經文都跟般若心性相應。像這個境界非常高,已經跟《金剛經》的離相布施是接近了,完全一樣。《金剛經》裡面在講,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我們在巴黎淨宗學會的時候,在巴黎參加老法師開示的時候。老法師跟我們講,你們都做不到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金剛經》講的這個境界。老法師跟我們講,你們只有一句話可以做到,你用這句阿彌陀佛聖號代替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不著」就是「不貪著」,不著色聲香味觸法,這個色聲香味觸法就是六塵,法藏比丘他內心沒有三惡想,他離開貪瞋癡,所以我們要學阿彌陀佛。
為什麼你念佛功德不能成就?為什麼法藏比丘會成就?你去反省是什麼原因。法藏比丘在布施的時候,他內心不起貪瞋癡,不起三惡想,他對於外面的不著六塵,他「離惑緣」。惑緣就是迷惑的緣,「離惑緣」。所以憬興裡面講說,「憬興云:『內因既離,外緣斯止,故云不著。』」所以你說要做到不執著,很不容易,你要做到離相,不簡單,那怎麼做?你學法藏比丘,你在布施的時候,內心不起三惡想,外不著六塵。他「內無惡想」,「離惑因」,他那個迷惑的因就拿掉了。「不著六塵」,「離惑緣」。黃念祖老居士這個講得很好,你「無三惡想,乃離惑業之因。六塵為緣,不著六塵」,再離起惑的緣,所以他就明白因果了。這是第三個,布施的時候「不著色聲香味觸法」。
第四個,心中怎麼樣呢?「但樂憶念,過去諸佛,所修善根。」他就是想到過去諸佛所修的善根,你要去想阿彌陀佛怎麼修的。「佛告阿難:『汝今善持,慎勿忘失。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皆說如是念佛三昧。我與十方諸佛及賢劫千佛,從初發心,皆因念佛三昧力故,得一切種智。』」「一切種智」就是無上正等正覺。「是故彌陀亦如釋尊及十方如來,從初發心,皆因念佛三昧,證無上菩提。」所以我們離開,不住色聲香味觸法,不起貪瞋癡欲諸想,我們要怎麼樣?我們心存念佛的心,就是「但樂憶念,過去諸佛,所修善根」,就是念佛三昧。這是第四個。
第五個,你要怎麼去修持呢?「行寂靜行,遠離虛妄」。「遠離虛妄」是什麼?「一切惡事,虛妄為本。」你要遠離虛妄是什麼?你必須要離開妄想、分別、執著。因為虛妄,你離開虛妄才是「止惡之本」。為什麼我們追求虛妄?我們迷惑虛妄?佛跟你講,世間一切萬法,「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你眼前所看到的,六根接觸六塵一切萬法,佛跟你講真相,就是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它是虛妄之相,「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你要去透視那個真相,瞭解它都是虛妄相。這個是第五個,「行寂靜行,遠離虛妄」。因為你只有遠離虛妄才能止惡,因為黃念祖老居士跟你講,遠離虛妄為止惡之本。
第六個,「依真諦門,植眾德本」,這是第六個。什麼叫「真諦門」?「第一義諦」,什麼叫第一義諦?《金剛經》裡面講的那個境界,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修一切善法,這叫「依真諦門」。你沒有這個四相,然後去修一切善法,那就是積德本,就是累積德行之本。
現在問題就是講到這裡就知道了,我怎麼去積功累德呢?德本裡面哪一個最好呢?黃念祖老居士跟你講,「阿彌陀佛名號,體具萬德,名召萬德,故曰德本。」在《教行信證六》裡面說:「德本者,如來德號。此德號者,一聲稱念,至德成滿,眾禍皆轉。」關鍵在這個字,「眾禍皆轉」,「十方三世德號之本,故曰德本也。」所以哪一件事情比念佛更好呢?沒有,念佛就是德本。你想消災免難怎麼辦呢?這裡面跟你講,「一聲稱念,至德成滿,眾禍皆轉。」
我們一個蓮友騎摩托車,在這個附近跟人家擦撞。她本來是要往東行,跟往西行的車子擦撞。因為車子行走,馬路上只有雙向道,一來一往。我們這位蓮友莊師姐,她平常佛號不離口,她雖然不能做到至德成滿、性德顯露,但是至少她佛號不離心。她被撞到的那一剎那,她人飛起來,當然摩托車倒下去了。她一撞起來的時候,她從右側越到左側,就好像撐竿跳一樣這樣飛過去,她從跳起來開始念阿彌陀佛,到落地為止還是阿彌陀佛,毫髮無傷。
你碰到這個災難來,是先叫母親呢?還是叫阿彌陀佛?大部分臺灣人都會叫阿母,阿母就是母親,但是你不知道最大的母親就是阿彌陀佛。我們都被恐懼、都被害怕嚇得魂飛魄散,佛號都不見了。她會從右側跳起來以後,跳高以後墜到左側,到落地,她佛號沒有中斷。那個時間點都沒有車子過來,平安無事,這叫「眾禍皆轉」。所以你平常念佛,災難來的時候能不能念佛?平常念佛,生病的時候能不能念佛?生病的時候念佛,夢中能不能念佛?夢中能念佛,臨命終念得出來念不出來?你好好去思考這四個過程。平常念佛要累積那個德本,你險難來的時候,你才念得出佛號,為什麼?阿賴耶識裡面有念佛的種子,阿彌陀佛就出去了。
我在當副分局長的時候,主持開會,常常忘記自己是副分局長,跟幹部講完話以後,散會都講阿彌陀佛。然後突然間,诶,我怎麼講阿彌陀佛?這在公家開會,怎麼講阿彌陀佛?養成習慣了。所以要養成念佛的,阿彌陀佛的習慣,就可以「眾禍皆轉」。這是第六個,「依真諦門,植眾德本」。
第七個,「不計眾苦,少欲知足」。念佛人,真正想要求生的人,要忍受一切的苦。有內苦外苦,身體的折磨苦難,外面的毀謗攻擊,你要去忍受這個眾苦。我們有時候忍受不了,身體稍微有一點痛就受不了,佛號念不下去,佛也拜不下去;外面稍微一毀謗,事情不要做了。做事情都還要這樣,我這麼辛苦還要被你們這樣批評得體無完膚,不做了。你要學阿彌陀佛,「不計眾苦,少欲知足」。怎麼個少欲知足?知足就好了。怎麼個知足之法呢?「富樂安穩之處」,你只要一知足就是富樂安穩。這是第七個,「不計眾苦,少欲知足」。
第八個,「專求白法,惠利群生」。「白法」是什麼?「白法」是「白淨之法」。什麼叫白淨之法?「一切善法」,專求無漏的大乘清淨之法,叫白法。無漏就是什麼?無漏就是功德,無漏就是沒有煩惱,叫無漏。你做了有所求、有煩惱,那叫有漏,像一個杯子裝水,它漏掉了。所以「專求無漏大乘清淨之法,用以普施有情,利樂群生。」老法師跟我們講,心中只有想到眾生,沒有想到自己,那是真實菩薩也。你要去想到別人,不是想到自己,這個真的是不容易啊,我們要學法藏比丘,「惠利群生」。
第九個,「志願無倦」。你自己發的願要去兌現,「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倦,應該做的。像我以前在幫人家助念,晚上半夜睡覺,睡得正好睡,電話來了,要去助念。有一次,我內湖這邊有個鄧居士,鄧居士的先生得癌症往生。有一次他在遊覽車上聽我講法,他就聽得很法喜,跟他的太太講,跟鄧居士講,我們鄧居士是我蓮友。他說,我往生的時候,妳請黃警官來。我曾經帶蓮友到他家去共修《地藏經》,當時我就發一個願,地藏菩薩跟大眾結個法緣,我到每一個人家裡去共修《地藏經》,你們只要準備鮮花跟水果就好,還有招待蓮友的茶水就好,每一個人都念得很高興,那感應也不可思議。
結果我們這個鄧居士的先生,後來癌症死掉了。什麼時間?晚上半夜兩點多,正是好睡的時候。我們那個放生會的李居士就打電話給我,李居士說,黃警官啊,鄧居士的先生往生了,請你來給他說法。我貪睡,我說,現在有沒有師父給他開示啊?她說,有啊,有一個師父。啊,有師父就好了,我就躺下去睡覺了。我當時發了一個願是什麼?誰找得到我,我就去。結果我被睡魔控制了,忘記自己的願了,護法神就來入夢。
我記得那個夢境是三點多,我人到現場了,鄧居士的家我沒有去過,就在我們內湖康樂街,右邊是山,左邊是公寓。我下車問一個運動的人,早起運動的人,說,鄧居士的家在哪裡?他用手跟我比對面那一棟,夢境就這樣而已。我一醒過來嚇到了,我知道這是護法神在給我入夢。黃居士,你在幹什麼?你怎麼還在睡覺呢?阿彌陀佛從來沒有睡覺的,你怎麼還在睡覺呢?當時看錶醒來大概凌晨四點多,一覺驚醒了,不敢再睡,趕快去盥洗,再開車出去。
開車去到達現場,到鄧居士的家,果然右邊是山,左邊是公寓,跟夢境一模一樣。然後剛好下車,碰到一個運動早起的人,還問他說,鄧居士家在哪裡?他說,在對面。當我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到夢境,是我做完這個動作,助念完以後,開示完以後,回到家一想,诶,怎麼跟夢境一模一樣?提前先演出來。誰幫你演出來?菩薩、護法神在夢境跟你講這個過程。這就是什麼?我們要學阿彌陀佛「志願無倦」,自己發的願自己要去兌現。所以大乘菩薩行重視發願,有願必成,所以你不能有疲倦,無有疲倦。你要學普賢菩薩,眾生界盡,眾生煩惱盡,我願乃盡,多麼高遠的一個大願。這是第九個,「志願無倦」。
第十個,「忍力成就」。一切法得成於忍,「忍之為德,持戒苦行所不及」。你持戒持得再好,你苦行修得再徹底,都比不上忍。你要記得,釋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時候,他碰到歌利王。當時因為歌利王的嬪妃聽佛陀說法,歌利王醒來以後,開始先責罵釋迦牟尼佛起了欲念。釋迦牟尼佛說,我沒有起欲念。結果歌利王就拿刀割了佛陀的耳朵、手腳,他說,我看你生不生氣?佛陀說,我不起瞋想。你看,佛陀不起欲想、不起瞋想、不起癡想,他內不起三惡想。我們呢?我們稍微一個不如意,就起瞋想了,本來修福就變成羅剎了,修福變成修羅了,都到修羅國去了,更不要講說是去天界或是去西方。
佛陀到後來被歌利王割手腳、耳朵的時候,還起了一個願說,我將來成佛的時候,第一個就是度你。你做得到嗎?到這一世佛陀,釋迦牟尼佛成就佛道,第一個度的憍陳如尊者,就是歌利王。所以你看在自性裡面,哪裡有善惡對待呢?所以淨空老法師講的一句話非常好,他在講諸法因緣生的時候講,真正做到沒有真妄、沒有真假、沒有是非、沒有善惡的對待,那才是真修行,老法師說這樣。確實是如此,這是「忍力成就」,因為忍辱可以對治你的瞋恚,「通斷三毒」。
我以前當官,我習氣也不好,脾氣不好。我脾氣不好所以我的脾也不好。現在脾比較好了,現在脾這個毛病就沒了。脾會怎麼樣?會潮溼,一碰到潮溼皮膚會癢,現在就沒了,這個脾病的這個業就消了。我們有五臟六腑,脾,這個對應啊,你的脾氣不好對應的就是脾。黃念祖居士跟你講,「忍辱正治瞋恚」,所以還是要忍。你那個忍到家,功夫到家,痛斷三毒,貪瞋癡就斷掉了,問題統統不能忍啊。
第十一,「惠利群生」。《勝天王般若經》裡面講,「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是隨順佛清淨教。視諸眾生,面門先笑,曾無嚬蹙。所以然者,心離穢濁,諸根清淨。不染離垢,心不瞋恚。內無恨結。」我們要怎麼樣才有德行?我們要學法藏比丘,人家是這樣修的。他說他在行般若波羅蜜的時候,他就是行智慧的時候,他隨順佛的清淨心,清淨的教誨。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我們對待眾生要學法藏比丘,「面門先笑」,就是要面帶微笑。我這個以前就沒有辦法,我就笑不出來,但是這個拿捏要非常準,你如果笑得太過分,威儀不好;你都不笑,面無表情。我們如果沒有一點定功的話,碰到順逆境界,常常在面門上,我們笑不出來。所以人家說,再大的心結,不打帶著微笑的人。所以學佛菩薩,面門先笑,就是微微地笑,像淨空老法師一樣,微微地笑,面門先笑。
「曾無嚬蹙」就是什麼?「蹙」就是憂愁,你怎麼把事情搞成這個樣子呢?「嚬蹙」,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如果你能夠這樣做,心離開穢濁,汙穢跟濁惡、汙濁,六根容易清淨。所以為什麼我們六根清淨不下來?因為我們面門不笑,我們容易憂愁、容易痛苦、容易苦惱,叫「嚬蹙」。第十一個是「惠利群生」,你怎麼讓眾生喜歡你?你要學這個「面門先笑」。
第十二,「恭敬三寶,奉事師長」。在所有的功德裡面,「一切供養功德中,供養上師最為勝。」在一切供養功德裡面,供養你的師長這個功德很大。所以「奉事師長」是修行的要務,我們《觀經》裡面講的,「孝養父母,奉事師長」。第十二個是「恭敬三寶,奉事師長」。
第十三,「無有虛偽諂曲之心」。這一條也很難修,看到富貴人家,看到有權力的人,你有沒有虛偽諂曲之心呢?所以修行人我們要學習,不要有虛偽,不要有諂偽,不要有諂曲,要怎麼樣?「心端直無過」,心端,端正,「端直無過」。這是第十三個。
第十四個,「莊嚴眾行」。用什麼莊嚴你的威儀呢?要用智慧跟福德,「莊嚴布施等度及萬行」。所以「莊嚴眾行」,「表一一行中悉是從性起修,全修在性也」,都是從自性流露出來的。這個叫「莊嚴眾行」。
第十五個,要怎麼樣去成就德行呢?第十五個告訴你「觀法如化」,要觀一切萬法,要知道它是夢幻泡影,如夢如幻。這是第十五個。
十六個,「三昧常寂」。《佛遺教經》裡面講得很好,你怎麼樣能夠「三昧常寂」?就是能常保持清淨心呢?叫「三昧常寂」。他說,「譬如惜水之家,善治堤塘。行者亦爾。為智慧水故,善修禪定,令不漏失。」我用白話解釋說,就像你要珍惜水資源,我們說「惜水之家」,就是珍惜這個水資源,你要把那個漏水的地方,要把它封好。「善治堤塘」就是你要保護這個水,能夠保持這個水資源夠,你要把那個漏水的地方,堤防旁邊要把它修補好,這叫「善治堤塘」。修行也是一樣,你要把你有漏的地方,你要把它補好,你的毛病習氣要改掉,這叫「三昧常寂」。「善修禪定,令不漏失」,念佛是最好修禪定的方法。
第十七,「善護意業」,「表菩薩身口意三業清淨」。為什麼要「善護意業」呢?因為「善護意業」擺第一個,我們說善護意業、善護口業、善護身業,「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善護口業,不譏他過」,這三個也是成就德行的好方法。但是我在十七條裡面,特別把「善護意業」單獨列出來,為什麼?因為這個意業就是清淨心,你只要清淨心能夠相應,身口一定自然就清淨,所以意業是決定身口清不清淨的原因。所以叫「善護意業,清淨無染」。
第十八,「不譏他過」,就是「善護口業,不譏他過」,這一條我們也是要努力修行。怎麼樣成就德行?指責人的過失,這個是我們最容易犯的。
第十九,「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律」是什麼?「戒律」。「儀」呢?就是「儀則」,我們說威儀有則。《大乘義章》第十裡面講,「律儀者」,是「制惡之法」,你還是必須要依照戒律,按照律儀,你才有辦法把惡斷掉,叫「制惡之法」。「說名為律」,你的行為依律,律戒,「故號律儀」。所以持戒律也是,「防惡止非之法,稱為戒律」,你的行為「依止於戒律,稱為律儀」。這叫「善護身業,不失律儀」。
以上這十九條是我從積功累德第八品裡面把它歸納出來的。我們從這裡面去學法藏比丘怎麼成就德行,這樣你的修行才會能夠成長。所以老法師有開示說,懂得因果,做個真正聰明人,老法師在《科註》裡面這樣開示。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裡面,他有這一段的開示。老法師說,今天你作大官,你發大財,是你命裡有的。為什麼別人不發財?別人不作大官呢?為什麼是你幹的呢?因為你過去生中修得的因,這一生感的果報,沒有別的。既然是命裡有的,這個事情讀《了凡四訓》就很清楚明白。所以印祖在印《了凡四訓》印得很多,幾十萬冊,裡面就說明這個道理。
所以老法師說,安分守己,時節因緣成熟,你的富貴自然就會現前。他特別跟你提安分守己,等待時節因緣成熟,果報就會現前。但是有些人等不及,會怎麼樣呢?會用不正當的手腕去謀取得,比如說你去賄賂啦,你用走後門的方式啦,用關說的啦,這用不正當的手法去取得這個官位,去得到這個富貴。能得到的,老法師說,能得到的,還是你的命裡有的。
老法師特別跟我們這樣講,他說,比如你的福報享受一百年,但是你用不正當的手段去得來的,你那一百年還沒有到的,全部都提前提出來,你十年、二十年就給它用光了,你命裡沒有了,沒有怎麼辦?沒有的話壽命就到了。你本來是,他的意思是說,你一百年的福報,你用不正當的手段先提前拿過來,你二十年就把它用完了,十年就給它用完了,這是第一種。第二種,如果你命裡沒有富貴呢?你命裡如果沒有這個官位呢?命裡如果沒有的話,有官位、有富貴是你前世修的因,它命裡本來就有了,它本來是一百年,可是你用不正當方法提前先把它要過來,你十年就把它用完,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老法師說,你假如命裡沒有官位、沒有財富呢?你命裡沒有怎麼辦?你沒有的話,你壽命就到了。你提早把這個官位要過來,把這個福報要過來,結果這個要過來的官位跟福報,命裡沒有。我們曾經看過新聞報導,我們中國大陸有一位非常年輕的高官,我看那個新聞報導,四十歲左右當到,大概我看那個新聞報導,是中央的幾乎是二級主管。結果因為他權力來得太快了,他貪贓枉法,後來被判死刑。
這就是這裡講的,命裡沒有那個官位,沒有那個福報,沒有那個財富,他用不正當的方法得到這個財富跟地位。老法師說,命裡沒有,你的壽命就到了,你本來一百歲的壽命,可能三、四十歲就享完,你就走了。印證剛才那個故事,確實如老法師這樣說。為什麼那個福不留著慢慢享呢?這是用世間法角度來說,要把它幾天一下子就享完了呢?老法師說,你是個聰明人、是個有智慧的人嗎?你這樣是聰明、是智慧嗎?中國人講一句話,叫祿盡人亡,祿就是福報,福報用盡了,壽命就沒了,叫祿盡人亡。你的壽命就沒有了,因為你的祿盡了。就是你命裡這些財富,你把它享光了,是這麼個道理。
所以大福報的人像乾隆皇帝,他編《乾隆大藏經》,他本來在位就很久了,乾隆皇帝。大家都知道乾隆下江南,他又編《大藏經》、《四庫全書》、《四庫薈要》。《四庫薈要》,老法師說,就是皇帝自己在看的,他的福報大,像古代的帝王,他能夠享多少年的福呢?享幾百年,周朝的文王,文武之治,周朝享八百年,周朝的福報有八百年,周朝的朝代有八百年,像周公。所以那個福積得厚啊,子孫十幾代福都沒有享盡。孔子福報最大,范仲淹的福報,印光大師說,范仲淹的福報也很大,也接近八百年。
所以老法師說,現在的人不懂因果,不看這些書了,以為死了就了了,以為死了就了了。老法師說,死了就了了,那就太好了。問題是,說實在話,你真的懂得因果就曉得,死了就不得了,你的麻煩可大了。你造作不善的,你到地獄、到餓鬼去受罪,罪受滿之後到人間來還債,欠命的要還命債,欠財的要還錢債,那個時候你就是可憐啦。
所以老法師說,殺人如果殺太多,到哪一道呢?變什麼東西呢?到畜生道,變蜉蝣。蜉蝣你們都知道,蜉蝣就是水中的這些小動物,蜉蝣是水上那個小蟲。你看牠在水上跑,牠的壽命只有幾個小時。因為欠的命債太多,殺人太多,讓牠一天就要償一兩次命,天天償,要把你的命債還完。老法師說,你說還得了嗎?所以懂得因果的人,常常存著畏懼,不敢做壞事,果報太可怕了,特別是三途惡報。這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一百四十一集,第一百四十一集所講的。
那麼這一段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說,我們明白這個因果,看你造什麼業?業就是因,你造的因如果是地獄的因,果報就是在地獄,所以因果一定是相應的,什麼樣的因則有什麼樣的果報。你殺人的要償命,欠債的要還錢,這是因果定律。那麼生生世世都纏在那個地方,逃不掉。
所以學佛人要明白,學佛人不怕吃虧,我們學佛人要不怕吃虧,為什麼呢?老法師說,根本就沒有吃虧,後頭有果報,吃什麼虧呢?你這一世吃虧,來生得大福報。中國古人說的一句名言,我們常常會朗朗上口,我們說吃虧是福。可是我們一旦吃虧,就跟人家爭執,你占我的便宜,你讓我吃虧。所以嘴巴都會講吃虧是福,可是卻不知道,吃虧就真的是福報。為什麼是福報呢?你吃虧,自己的戒定慧會成長,你就會學阿彌陀佛一樣,「不起貪瞋癡欲諸想,不著色聲香味觸法」。你就是吃虧了,吃虧就是老和尚講的,忍讓、禮讓、謙讓,就是吃虧。可是現在的人都不願意吃虧,爭個水落石出,不願意吃虧,事實上吃虧就是福。反過來說,占便宜就禍害,所以這一生你占別人的便宜,來生你要吃大虧。佛經,佛的經典上,或者儒家、道經裡面,都有提到這個道理,決定不欺騙人。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