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71集
第171集

感应篇汇编第17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2/2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7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九句,【訕..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9 10:56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71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71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2/2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7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九句,【訕謗聖賢】。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四十頁,我們看第二段:
【訕謗聖賢。】
我們看經文:
【訕。是戲侮。謗。是非毀。訕謗有二種人。一是愚癡昧其影響。是名甕裡憎天。一是才辯煽其風波。是名水中捉月。聖賢。儒釋道三教也。儒以正設教。釋以大設教。道以尊設教。觀其好生惡殺。同一仁也。視人猶己。同一公也。懲忿窒慾。禁過防非。同一操修也。雷霆眾瞶(聵)。日月羣盲。同一風化也。由粗迹而論。天下之理。不過善惡兩途。三教之意。無非教人之改惡從善耳。由心地法門而論。則無不歸一。故宋孝宗原道辨曰。以佛治心。以道治身。以儒治世。誠知心也。身也。世也。不容有一之不治。則三教豈容有一之不立哉。今之儒者。或以聖闢佛。或以佛駕於聖。今之僧道。或為佛而滅道。或為道而議佛。總皆我見能所。謬分大道。抑知三教原無同異。惟患妄生臆見。以私意卜度。以浮心騁辯耳。上智者。果能平心融會。直探源頭。則知佛之明心見性。去迷求悟。道之清心寡欲。積功累行。儒之致知格物。正心誠意。攝化多方。無有乖戾。總歸引人入道而已。有何名相之可以執持哉。故知三教正法。同為萬世生靈之眼目也。訕謗之者。胡為自造拔舌之因乎。至於經典。書籍。字紙。乃聖賢精神所寄託。作踐之者。與訕謗同罪。】
好,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戲侮』就是戲弄輕侮、侮辱。
『非毀』就是毀謗,這個「非」跟言字旁那個誹謗是同一個意思,它是通的。
『昧』,「昧其影響」,「昧」就是不瞭解。
『是名甕裡憎天』,「甕」是開口很小、腹部很大的,這種陶製的汲水罐。甕天比喻說在甕中所觀的天。那這個地方就是侷促在極狹小的地方,眼光非常短淺,這叫「甕裡憎天」。
再下來五百四十一頁的『懲忿窒慾』,這個「懲忿窒慾」,它的意思就是說克制忿怒、杜塞情欲。我們《金剛經》裡面講是「一切法得成於忍」。「懲忿窒慾」,它是從哪裡出來的呢?這句成語,它是從《易經·損卦》裡面出來的。《易經·損卦》裡面它原文是這樣寫,「君子以懲忿窒欲」。我們就來解釋這個,為什麼「君子以懲忿窒欲」?能做到懲忿,就是能夠降伏自己的瞋恨心。「忿」就是忿怒,瞋恨,就是忿,瞋恚心,這個也是忿。
佛陀在因地的時候,他在山中修行,歌利王帶著嬪妃到山中去遊玩。歌利王翻成中文的意思就是非常暴虐的一個國王,歌利就是暴虐的意思。歌利王就是他很容易動怒,非常暴虐的一位國君。因為佛陀他在山中修行的時候,他入定的時候,法相威儀非常地好。嬪妃就非常地仰慕佛陀,佛陀就為她們開示,要放下五欲六塵,遠離五欲六塵。這些嬪妃聽了法喜充滿。
歌利王醒來以後,就責怪佛陀不應該對他這些嬪妃起好欲之心。佛陀說,我沒有起淫欲之心,我也沒有起任何的意念、妄想。歌利王就說,如何證明呢?五通仙人都還有欲,你怎麼可以說是沒有欲望呢?歌利王就用刀割佛陀的耳朵啦、手腳啦,身體這樣。後來四大金剛,四大天王為了保護佛陀,顯示神通力,飛沙走石,所以歌利王才向佛陀懺悔。佛陀就跟他講了,他說,我沒有起欲望之心,就如同你現在割我的身體,我沒有起瞋恨心一樣,將來我成佛以後,我第一個還是要度你。那就是這一世佛陀的弟子,憍陳如尊者,他就是歌利王的後身。
這個地方佛陀就告訴你說,他沒有起貪瞋癡欲,貪瞋癡的這一種妄想,這個叫做「懲忿」。「窒慾」也是降伏自己的妄心,就《金剛經》裡面講「云何降伏其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麼這個「懲忿窒慾」,每一個人都會有這樣的一個,我們講的情感,而且種類很多。《禮記.禮運篇》裡面說有七種,就是喜、怒、哀、懼、愛、惡、欲。這七種情感不用學習,觸境就能發生,這是我們無始劫來的習氣。它藏在哪裡呢?藏在我們的阿賴耶識裡面,就是這七種。你只要遇到境界,它就種子起現行,現行又薰種子,又回薰到阿賴耶識裡面去,這個叫做觸境就能發生。因為阿賴耶識裡面有這七種,這一種情感的種子,遇到境界以後,它會生起這些情感,就會繼續發展,到最後不能夠節制,就會把理性蒙蔽了,就是把我們本有的良知良能就蒙蔽了,那就是蒙蔽理性。以致於起惑造業,引起種種的苦惱。在七情裡面,特別是以怒、欲,就是瞋恚跟貪欲,這兩種給人的苦惱最深。
所以孔子在《周易》裡面說:「《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象」是《易經》中的「象辭」,損是損卦,由八卦中的兌、艮二卦構成的,兌卦跟艮卦二卦構成的。兌為澤,艮為山,澤就是湖泊,山就是高山。兌是損卦中的下卦,艮是損卦中的上卦。故云「山下有澤」。卦名為損,即《彖辭》中所說的「損下益上」之義。根據鄭康成解釋,山在地上,澤在地下,山所以能夠高出於地上,乃因為澤能自損,澤能夠自己自損,自己降低。澤自損,澤到地下,湖泊的水裡面,就流到地下裡面去了,使自己成為一個澤,就是沼澤、湖泊的意思。所以所損出的土使山增高,這個突出來的部分,就變成高山了。因為我們知道湖泊跟沼澤,它是有一個凹進去的底,裡面盛著水,成為澤,所以澤自損到地下,使自己成為澤,以所損出的土使山增高,使其成為山,這是損卦中的自然現象。
孔子以這種現象,他把它用到我們的人事上,教我們要從損卦裡面學習損己利人的行為,損己利人。所以你看到這個《易經》的卦,它其實有很深的含義在裡面。孔子以這種卦象告訴我們,要從損卦裡面學習損己利人的行為,以修養自己的道德。而損己利人它的基本涵養就是懲忿窒欲。你怎麼做到損己利人呢?就是你要把自己的脾氣,要把自己的情緒降伏。你把自己的脾氣、習氣降伏了,你的清淨心、你的慈悲心才會現前,你的平等心才會現前。你能夠做到懲忿窒慾,你才可以降伏自己的煩惱。
所以這個地方的「懲」,當做止這個字來解釋,止就是什麼?就是伏住。「懲」又可以做為通徵,象徵的徵。鄭康成說,「徵,猶清也」。鄭康成解釋徵就是清淨的意思、清澈的意思,這個叫徵。所以清淨你的念頭,懲念、懲忿,這個地方我們說懲忿窒欲,清淨你的心念。那麼這個「窒」,我們知道「忿」,就是我們剛才講忿怒嘛,「窒」就是窒塞,堵住了,把它伏住了,這個叫做「窒」,「欲」就是貪欲。
這些意義都從卦中的象來把它詮釋,而卦象都來自於什麼?天然的法則。所以「懲忿窒欲」是順乎天然的道理。那就是我們佛家講的,天然的道理是什麼呢?就是隨順性德。那我們現在不是隨順性德,我們是隨順習氣,我們是隨順無明。所以我們才會有情緒,我們才會起瞋恨心、怨恨心、貪欲心,這就是隨順我們的習氣。所以在崇尚物欲的時代,而且現在像電視名嘴,像臺灣這個部分就很普遍,電視名嘴利用電視的平臺,到處幾乎用那個口業造謠生事,我們所謂的聚眾罵街。
所以一般人對於忿怒跟貪欲,大家都習以為常,甚至認為理所當然。如果有人跟人家談到說懲忿窒欲,必然為人所不諒解。為什麼呢?因為現代人讀古書的一大障礙就是這個地方,沒有從古書裡面得到古人的智慧。像我們剛才研討《易經》裡面這個卦,這個損卦,你看這是《易經》告訴我們的智慧跟道理,從這個損卦裡面,我們去瞭解天然的道理、自然的道理。所以現代人因為對古書的不瞭解,事實上有不少的事實,是可以從古人的智慧裡面去除去這種障礙。
老法師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人言是什麼?老人言是我們中國老祖宗的智慧,老祖宗的智慧都在儒、釋、道三家。這一段裡面也在探討儒、釋、道,它是一如的,它是三而一、一而三,三個都是輔助上天在教化眾生。所以像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包括社會上發生層出不窮的凶殺案。像我們臺灣最近在過年的時候,發生一個不孝子,他怨恨他父親分財產不公,給他大哥財產稍微多一點。就在過年的時候,在除夕夜,用汽油把他們老父、老母乃至於嫂嫂她們一家,全部都燒死了,總共造成五條人命。所以層出不窮的凶殺案,原因有很多種,有些為情、有些是為財、有些是其他原因。但是如果能夠忍一時之忿怒,也許有很多的慘案是不致於發生的。
像現在敘利亞的戰爭、伊拉克的戰爭、利比亞的戰爭,兄弟,自己種族的兄弟互相殘殺。因為他們回教徒分成兩派,遜尼派跟什葉派,互相殘殺。乃至現在的IS政權,這些都是他們種族裡面的一個,兄弟互相相殘的一個現象,互相殘殺。造成難民到處流竄到歐洲去,這都是怎麼樣?這都造成很多人命的喪失,那不僅是金錢的損失,人命的損失是無法計算的。那當然這個追根究柢,就是美國是始作俑者,為了石油,幾十年來就是在中東不斷製造紛爭,就是美國是始作俑者,就是為了石油,還有軍火的買賣。那麼這個就是什麼?這個當然也是跟什麼?這種戰爭,就老和尚講的,先教你競爭,然後再教你鬥爭,最後就發生戰爭。所以老和尚說,要謙讓、禮讓、忍讓,所以如果能夠禮讓、謙讓、忍讓,那戰爭是可以避免的,忿怒之害也可以減少,而且可以避免的。
至於貪欲那為害更烈了,欲的種類很多啦。但是以財欲以及男女淫欲的行為,賭博、負債、自殺、或是他殺、或者搶銀行、綁票、撕票,一切的罪惡都是從財、欲,財跟欲所使然的,一個是財、一個是色,一切的罪惡都是從財跟色所使然的、所感染的。就像現在傳染最厲害的,所謂的愛滋病,所以這些罪魁禍首是淫欲。從這些事實看來,為何要懲忿窒欲呢?可以說不言可喻,不言而喻。所以《易經》的義理,不能只憑所舉幾個事例就能了然、就能夠明白。
所以《繫辭傳》說,《繫辭傳》裡面說:「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懲忿窒欲這一句話,它兼含形而上跟形而下的意義在裡面。如果就形而下來說,無論個人或者是羣體,如果都能夠懲忿窒欲,每一個人都能夠懲忿窒欲,降伏自己的瞋恨心,伏住自己的欲望,就能夠趨吉避凶。如果就形而上來說,懲忿窒欲就是修道。因為人人都有聖人的天性跟明德。也就是我們講的,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果時所說的,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人人都有佛性。六祖大師說的,「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人人都有這個佛性,這就是聖人的天性跟明德。
但為欲望等七情所障礙,也就是佛陀說的,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以致於淪為凡俗之人,那我們佛家講叫六道輪迴。其在世間動輒得咎,所以在這個世間就造成種種的煩惱、種種的災難、種種的苦難。只有修學成為自己成聖成賢、成君子,乃至於成我們佛家講的成阿羅漢、成菩薩、成佛,才有辦法具備大智、大仁、大勇,就是佛家講的具備戒定慧,三無漏學。這樣才有辦法得到自由自在,就是解脫,解脫知見香,才能得到解脫自在。所以學為聖人沒有什麼妙訣,要成佛成聖、成佛成菩薩沒有什麼祕訣,就是這裡講的懲忿窒欲。忿跟欲就是瞋恨心跟貪欲,就是降伏我們的貪瞋癡煩惱。忿欲諸情能夠降伏的話,以明明德,以率其性而已。所以懲忿窒欲兼含形而上下而為損卦的重要詮釋。
損卦所講的自損,就像這個澤它自己自損,成就了山。所以損卦所講的自損,確實是人所難為之事,是你要把自己降低,縮小自己,要把自己貶損,降伏自己的煩惱,是非常不容易的,這是確實是人所難為之事。但是老祖宗跟我們講,有損必有益,損是損去七情,益是顯明性德。損就是斷掉我們的貪瞋癡慢疑。益,成就我們的性德,破我們的我執、法執,再破根本無明,這叫益,也是儒家講的顯明性德。
去情顯性之後,敞開無際的心靈。這個意思用佛家講說,當你破了根本無明以後,見了法身就是顯性、就是見性,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敞開無際的心靈就是我們心包太虛,量周沙界,見到自己的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就是見法身,見性了。永無物質世間的拘束跟困惑,這就是什麼?就是解脫生死,佛家講解脫生死。這是學《易經》可以到達止於至善之境。
止於至善就是什麼?在明明德,在佛家講也就是到最終的目的,就是明心見性。所以儒家確實有它非常重要的一個修行的境界,這是儒家為什麼比一般的學說要好?它原因在這個地方。以上是我們提到懲忿窒欲,我們特別引用《易經》裡面的損卦來做為說明。那麼這個懲忿窒欲就非常有意義,對我們修行非常有意義。
我們再看下面,『禁過』就是省察過失。
『操修』就是道德修養。
『雷霆眾瞶』,「雷霆」就是威猛的意思、迅猛的意思,迅猛警醒。「瞶」就是昏聵,比喻愚昧、糊塗。「雷霆眾瞶」,像雷霆,就是像閃電一樣,驚醒我們迷濛的眾生。「眾瞶」就是迷濛的眾生。
再來看下面,『同一風化』,「風化」就是教育感化。
『粗迹』就是從比較粗的方面來說、比較大的方面來說,叫大道正理。
再看下面這個『心地法門』就是我們講的般若法門。
再來看『宋孝宗』就是趙眘,他是南宋的皇帝,宋太祖的七世孫。他剛即位的時候,他是有心要改革,他用抗金名臣張浚主持軍務,恢復岳飛的官職,用禮來改葬。可是在符離之戰失敗以後,張浚罷相,跟金訂隆興和議。他在在位期間,他重視武備,就是軍事,不忘收復故土,是南宋幾位皇帝裡面比較有作為的一個。但是當時受到太上皇為首的投降派掣肘,所以效果有限。在淳熙十四年太上皇趙構死了,但是宋孝宗年紀也大了,他的兒子趙惇,就是宋光宗,後來即位,那麼宋孝宗就變成太上皇。可是光宗即位以後,父子不和,最後宋孝宗是悒鬱而死。
這個《原道辨》是宋孝宗寫的,他是怎麼樣呢?是宋孝宗在淳熙八年,他寫了這篇文章,批駁韓愈所寫的「原道」論。那他寫什麼?他寫《原道辨》,《原道辨》要是在於提倡三教合一。在佛教傳入中國,道教開始流行的時候,就有三教合一的理論。宋孝宗提出以佛修心,以道持身或者說養生,以儒治世的三教分工的說法。就是經文裡面所講的,『以佛治心,以道治身,以儒治世』。「以佛治心」,佛經講的就是「云何降伏其心」,如何降伏我們的煩惱,降伏我們的執著、分別、妄想,佛家在講這件事情,這個叫「治心」。道家比較重視修身養性,要羽化成仙,要透過修身來怎麼樣?長生不老,這「以道治身」。儒家強調經世治國,「半部《論語》治天下」,所以「以儒治世」。
宋孝宗他就分析了,他還提出他的看法,他說,佛教講不殺生,那個不殺就是儒家的仁,「不殺,仁也。不淫,禮也。不盜,義也。不妄語,信也。不飲酒,智也。」所以佛家裡面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就是儒家講的仁、義、禮、智、信。他說,這個跟仲尼就是孔子,又有什麼不同呢?他認為佛家跟儒家不同,只是給同一件事物,予不同的名字,名稱雖然不同,內容實質是相同的。那麼這個看法跟老和尚的看法是一樣的。道家講究的是三條,這在海賢老和尚的光盤裡面,也有提到這三句話,道家講的三條是什麼呢?「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我們如果看海賢老和尚的帶子裡面,《永思集》裡面有提到這三點,慈、儉、不敢為天下先,這是道家講究的三條。所謂慈,就是孔子提倡的惟仁為大;所謂儉,就是孔子提倡的節用而愛人;所謂不敢為天下先,是孔子提倡的溫良恭儉讓。因此道家既沒有棄仁義,也沒有絕禮義,與儒家並非背道而馳。
後來《原道辨》改名叫做《三教論》,為什麼呢?因為後來宋孝宗把他的《原道辨》給了前宰相史浩看。史浩個性比較溫和,史浩他本身是學佛的,他就懂得忍讓啦、禮讓、謙讓啦。所以史浩他認為從佛家角度看問題,佛家比較會包容。所以史浩他就跟皇帝建議了,他跟宋孝宗建議了,他說,哎呀,你這個《原道辨》有一點尖銳啦,這個太大膽啦。他就向皇帝報告說了,他說,「臣惟韓愈作是一篇,唐人無不敬服,本朝言道者亦莫之貶,蓋其所主在帝王傳道之宗,乃萬世不易之論。」他有幫韓愈說好話。
他的意思是說,韓愈的文章也是有人佩服,他主要是要幫助皇帝治理天下,而且他所舉的也是萬世不易的一些道理。所以史浩認為,不要跟韓愈針鋒相對,所以他建議皇帝改名。所以皇帝就把《原道辨》改名為《三教論》。史浩啦、程泰啦、朱熹啦的規勸跟反對,在相當程度上反映當時的道學、理學勢力迅速增長的情況。宋孝宗儘管將此文題目做了變更,但是文中主要內容沒有放棄。
所以我剛才講說,宋孝宗這個三教合一論跟老法師講的很接近。所以老法師就有開示,老法師說,儒釋道三家相即。相即是《法華經》裡面的一個用詞。老法師說,這些年來宗教界都覺悟了,要團結。因為老和尚都一直在推動宗教團結、多元文化。老和尚認為這個因緣是成熟了,為什麼?因為地球生病了,地球有危機。不管你是哪個宗教,你都沒有辦法離開地球。現在全世界都亂,有一次我問老法師,我說,臺灣政局有一點亂。老法師說,全世界哪個地方都亂。這是地球生病了,人心生病地球就生病,那麼大家要來救,所以就可以合作。
我們現在講多元文化,一就是一個宗教,一切就是一切宗教,一切宗教就是一個宗教,一個宗教就是一切宗教。這個是華嚴的境界,因為《華嚴經》講,「一即一切」,它是平等法界的,所以宗教也是相即自在。多元文化,實際上這種概念,在中國至少一千多年前就已經落實了。中國傳統文化今天提倡起來,各位就立刻想到儒釋道三家,儒是一,道也是一,佛也是一。三是多,一即是三,三即是一,一多不二。
所以我們今天才看到,在形相上確實有三家,形相不一樣,可是在教學上,在境界上,三家相即。相即的意思是說它互相融合的,它是一體的,這個意思。這個才是真學問,這是真學。學儒的人他也讀佛經,他也學老莊,他也學,他都學。學道的人,這些道長他也念四書五經,他也讀佛經,他都通。學佛的人,在過去學佛,決定有四書五經的基礎,有老子、莊子的基礎。確實我們注意看,蓮池大師的《緇門崇行錄》裡面,裡面就有講到老莊思想。我們看淨土宗的第九祖蕅益大師,他有寫《四書註解》。像印光大師,他們對四書五經都非常地深入,老法師也是一樣。
所以他們都有很深的四書五經的基礎。因為老法師說,唯有儒家基礎才能入大乘。因為老法師認為唐朝中葉以後,學佛的人不再學小乘了,那時候俱舍宗,小乘的俱舍宗已經沒落了,那用什麼來取代小乘宗呢?用儒家的,儒家跟道家,也就是《弟子規》啦、《太上感應篇》,來取替小乘宗的修學,用儒跟道來代替小乘,這是老法師的看法,確實也是如此。
那麼老法師特別說,他說,像少林寺的石碑,有「混元三教九流圖贊」。這個「三教九流圖贊」我看過,給各位看這個圖,事實上這個圖就是混元三教九流,這裡面講就是儒釋道是一體的。老法師很特別強調這個圖案,就是儒釋道,拿念珠這個就是佛,儒釋道是一體的。就是裡面講,你看這樣起來變成一個圓,圓滿。老法師說在少林寺的石碑裡面,有「混元三教九流圖贊」,三教九流是一家。我們常常口頭禪說三教九流,這個人是三教九流,其實三教九流是一個,是一家的,真的。老法師說,今天宗教界覺悟了,所以三教九流是一家,這個圖要多印。他說,這個少林寺的石碑,相傳是在唐肅宗年代,唐肅宗是唐明皇的兒子,距離我們現在應該是有一千五百年,中國人已經落實多元文化了,講多元文化,中國人還是老祖宗喔,中國古人還是老祖宗。
所以中國這個國家,五千年的歷史,這樣大的版圖,這麼多的族群,這麼多的人口,幾千年來長治久安。靠的是什麼?靠的是多元文化,互相融合,互相包容,不是一家獨大,平等的,每一家都第一,佛也第一,儒也第一,道也第一。如果它要不能夠相即相容,那就有第一、第二、第三。相即相容,個個都是第一,沒有第二。這個道理我們一定要懂。為什麼?個個都第一就是稱性,因為眾生平等,一切眾生皆具有如來智慧德相,從這個佛陀開示裡面就可以看到,每一個眾生都是佛。那既然都是佛,當然是平等。所以老法師說,回教的阿拉,穆罕默德啦,基督教的耶穌啦,道家的老子啦,儒家的孔子啦,佛家的釋迦牟尼佛,都是菩薩示現的。
為什麼個個第一就稱性呢?這裡面有很深的意思。因為一切法裡面,「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微塵裡面有整個宇宙的信息。這個境界很深,那就是多,一微塵有整個宇宙的現象。我們所謂講的,佛經上講的,「芥子納須彌,須彌納芥子」,須彌是須彌山,包容一個芥子,我們能夠體會。芥子這麼小,怎麼?芥子就是芝麻嘛。芥子,芝麻怎麼有辦法包容須彌山呢?這個凡夫是體會不出來,為什麼?因為那是平等法界,那是講心性的,這是佛在經上常講的比喻。芥子,芥菜子,跟芝麻粒差不多大,它能容納須彌山,這是佛常常舉的比喻。
實際上,我們在《華嚴經》上看到,一微塵裡面有大千世界,這就是相即。一微塵皆如是,所以給你說一即是多,多即是一。這是講的事實真相,你要問為什麼?因為老法師說,一微塵是自性,一切剎土也是自性,心現識變,稱性的,自性裡面沒有大小,沒有高低,沒有好壞,沒有美醜,沒有是非嘛,它是平等的嘛。所以自性裡面沒有大小,自性裡面沒有先後嘛。這個是老法師開示,在開示這個儒釋道三家相即,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裡面,第五十五集裡面開示的內容,剛好跟我們這個地方的經文很能吻合。
我們再看下面的字句解說,五百四十一頁的倒數第三行,『以聖闢佛』,「闢」就是駁斥。
『以佛駕於聖』,「駕」就是陵駕。
『總皆我見能所』,「我見」是唯識學裡面的名詞,就《金剛經》裡面講四相,人相、我相、眾生相、壽者相,人見、我見、眾生見、壽者見。「我見」就是我們眾生的見惑,所以見惑破了以後,就證初果須陀洹,只要人天七次往返,他就證得阿羅漢了。能所是我們煩惱的來源,能見的我,所見的境界,能所是我們分別執著所產生的。有我、我所,那就有能所,我跟我所,我所就是境界,我的東西、我的身體、我的財產,還有我們這個末那的執著,這個是我,這叫能所。
在《大乘起信論》裡面講,又分為人我見跟法我見。人我見就是執著色受想行識,五蘊假合之身心為實我,這叫人我見。法我見,就是妄計一切法皆有其實在的體性。所以唯識宗就是相宗裡面,以我見為四個根本煩惱之一,跟第七識末那識是相應的。末那識都是由無始以來的虛妄之薰習力,緣於第八識阿賴耶識之分,而有實我實法之見。
再看下面這個,『抑知三教原無同異』,「抑」就是難道。
『妄生臆見』,「臆見」就是主觀的看法。
『卜度』就是推測、臆斷。
『以浮心騁辯耳』,「浮心」就是浮動不安的情緒。
再看後面五百四十二頁,『則知佛之明心見性』,「明心見性」就是大徹大悟。像六祖大師聽到人家在誦《金剛經》,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頓脫,契入那個《金剛經》的境界,六祖大師就是明心見性。後來五祖弘忍大師三更授法,以《金剛經》印證,袈裟遮圍,以《金剛經》印證,授給他衣缽。那麼六祖大師就跟五祖弘忍大師報告,那五首偈語就是他的學習報告,就是他開悟的報告。「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最後「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前面那四個就是體,後面那一個「能生萬法」是用,就是我們這一念心的一體二用,從體起用,攝用歸體,體用是不二的。所以明心見性是,在禪宗裡面講就是大徹大悟。《楞嚴經》裡面講,「唯願如來哀愍窮路,發妙明心,開吾道眼」。所以見性是禪家的常語,徹見自己自心的佛性。《達摩悟性論》裡面說:「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教外別傳,不立文字。」黃檗禪師的《傳心法要》說:「即心是佛,上至諸佛,下至蠢動含靈,皆有佛性,同一心體。所以達摩從西天來,唯傳一法。直指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不假修行。但如今識取自心,見自本性,更莫別求。」《血脈論》裡面說了:「若欲見佛,須是見性,性即是佛。若不見性,念佛誦經,持齋持戒,亦無益處。」
那麼這個地方因為大徹大悟或者明心見性,這個境界非常地高,這是法身大士的境界。我們就來引用老法師他所開示的,我們淨土宗裡面講的,真正契入了才是大徹大悟,老法師怎麼開示我們淨土行人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老法師說,《淨影疏》裡面說,「證會為入,可見入者,為契會證入之義。」這個「會」意思很深,你看禪宗語錄裡面老師教學生,常常一句口頭禪說得最多,看到學生就問他說,你會嗎?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也常常提這一句法語說,你會嗎?這不是說我們會不會讀經?我們會不會?這個東西不是,那個會是契會的意思。
老法師說,這一句話意思很深,什麼是會?契入就是會,你沒有契入你不會。契入就是契入我們的宗源,就是心源。不是靠文字的,也不是從文字進去的,或者是言說,你在看經、你在聽教契入自性,我們一般講開悟,看經開悟,聽經開悟,那叫入,但是沒有悟入。老法師說,為什麼說呢?因為沒有悟入就不算。他說,真正悟入才叫做入,就是入佛知見。我們知道《法華經》裡面講,佛陀說,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開示悟入,那個入就是要悟入。也就是《法華經》裡面講,佛知見中的入字,入佛知見,這個入就是證的意思,這個入是契入。佛知佛見就是自性的般若智慧,禪宗裡面講的大徹大悟,明心見性,是說這個,教下裡面講大開圓解,也是指這個。
我們念佛,念佛人叫理一心不亂,我們淨土行人有功夫成片,有事一心不亂,有理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就是入佛知見,跟禪宗的明心見性是一樣的境界。教下裡面講大開圓解是同樣的,層次是相同的。事一心不亂它是解悟的境界,解悟不是證,所以事一心不亂,生極樂世界是生方便有餘土,等於我們這個世界裡面的四聖法界。理一心不亂是生實報莊嚴土,實報莊嚴土那是不一樣的,那就是成佛。所以事一心還是菩薩,不是佛的位次,事一心他也有三輩九品,中下品就是小乘的阿羅漢的地位,中上品是菩薩。這是我們從教理上來看,西方極樂世界四土三輩九品,而實際上我們要瞭解,能夠到極樂世界去,都是得力於阿彌陀佛本願威神加持,所以統統叫做阿惟越致菩薩。為什麼淨宗稱為難信之法?原因就在這個地方,它是真的是難信之法。這個地方老法師特別開示,理一心不亂就是明心見性的境界。
好,我們再看下面,『致知格物』就是格物致知,就是《大學》裡面講的,《禮記·大學》裡面講,「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正心誠意』,誠意正心,都是《大學》裡面講的。
『攝化』就是教化。
『多方』就是各種方法。
『乖戾』就是不和諧。
再來『執持』就是拘泥、固執。
『眼目』就是什麼?「眼目」就是一種,我們講說開人天之眼目,「眼目」可以講說,在這個地方講,「同為萬世生靈之眼目也」,就是我們的正法眼,我們的智慧眼,這些真理就是開我們的智慧眼。在《圓覺經》裡面講,「十二部經,清淨眼目」。所以為什麼說是,這些是萬世生靈的眼目呢?在《圓覺經》的「略疏」裡面說了,「良以推窮迷本,照徹覺源,是以理貫群經,義無不盡,於此若解,則諸教煥然,若不了之,何知正道,故云眼目。」這是指眾生修行出離苦海的引導或者舟航,這是「眼目」。
好,我們字句解說就解釋到這裡。我們接下來看白話解說:
所謂訕,就是戲謔侮辱。所謂謗,就是毀謗。訕謗有兩種人,一種人是自己愚昧無知,不知道聖賢對世間有很深的影響。所以這些訕謗的人,就好像蹲在甕裡面,埋怨天空的渺小,「甕裡憎天」就是在甕裡面看天。另外一種人是什麼呢?另外一種訕謗聖賢是什麼呢?他們是靠他的伶牙利齒來鼓動他人毀謗聖賢。像老法師推動夏蓮居老居士所會集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招致很多人的毀謗。所以海賢老和尚說,不能夠毀謗聖賢。這個地方就是什麼?就是有一種人是靠他的伶牙利齒,來鼓動他人毀謗聖賢。這毀謗聖賢的怎麼樣呢?他是在水中撈月一樣,一點作用都沒有。
再來,所謂的聖賢,是指儒釋道三教的聖賢。儒教以正來設立宗教,誠意正心,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以正來端正自己。佛家是『以大設教』,像《華嚴經》裡面講的,《大方廣佛華嚴經》,體大、相大、用大,大方廣,體大、相大、用大。佛家講心包太虛,量周沙界,所以法身叫遍一切處,就大而無外,小而無內,這講我們心的境界,我們心性的境界。所以佛家是用大來作為佛家裡面它教育的重心,這叫「釋以大設教」。道家是以尊來設立宗教,比如說他們道家裡面講的,靈寶天尊啦,道德天尊啦,他們是以尊來設教。
從他們這三個宗教裡面,從這三教裡面,他們所強調的『好生惡殺』,都強調仁慈,從他們好生惡殺的立場來說,都是同樣的仁慈的心,都同一慈悲心。從他們看待別人,就像看待自己一樣,都是同一個公,『公』就是平等。從懲忿窒慾,防過止非,都是同樣都修這一念心,同一修持,用這樣來操守修養,就是修持。從他們以雷霆之勢的真理,來震醒眾生的迷惑,就好像日月之光照破眾生昏昧的立場來看,都是同樣一個教化功能。簡單的說,天下間的道理不過是講向善向惡兩條路而已,而三教的教義也都是要教人去惡向善。如果從心地法門來說,三教無不是歸於一。這個一就是我們這一念心,所以禪宗裡面講說,若人識得一,大地無寸土,這個一就是根源,就是我們的心地。
所以宋孝宗對於韓愈所作的「原道」論,這韓愈作的排斥佛道的文章,「原道」論。宋孝宗寫《原道辨》來辯解說了,用佛家的道理來調伏自己的心,用道家的道理來治理自己的身,用儒家的道理來治理國家、治理這個世間。宋孝宗實在是真正能夠深入瞭解心、身、世的道理啊,不容許其中任何一樣沒有調理好。如此說來,三教中怎麼可以使其中一教喪失教化的功能呢?
所以今天的信奉儒教的人,有些人他發揚聖人的道理,而排斥佛教的道理,或者有些人以佛教的道理陵駕在聖人之上。所以今天的僧人就是出家人,跟道士,有的為佛教而滅道,滅道教。有的就是為了闡揚佛教的道理,卻想盡辦法消滅道教的道理。有些為了道教的道理而去非議佛家。總而言之這些都是我見跟能所,我見的執著太深,能所對立,導致對大道錯誤的分別。
要知道三教的道理都同出一個根源,本無分別。都是因個人隨意的揣測,用自己的意思來推度,用輕浮的心態強詞奪理而已。所以『上智者』,就是具有高度智慧的人,如果能以平等的心,將三教的道理融會貫通,追根究柢的探討到這個源頭。就知道說,佛家講的明心見性、返迷求悟,道家講的『清心寡欲,積功累行』,儒家講的格物致知,「致知格物,正心誠意」,都是要教化多方的眾生,都是要教化眾生,沒有互相違背,沒有互相衝突。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導引眾生入大道,導引眾生能夠依真道來修行而已,有什麼名相可以執著呢?
到這個地方我們暫時告一個段落,因為這一段裡面的最後這三行,就是佛家的明心見性也好,道家的清心寡欲,儒家的格物致知,它都告訴你一件事情,就是直探源頭。假如你融會貫通的話,老和尚剛才特別講的,三而一,一而三,三個都是第一,他就是直探源頭。你真正到佛的境界,到道家最高的境界,到儒家最高境界,他是平等的,他直探源頭。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引用老法師常常在講經講的一句法語。他說,英國湯恩比博士說的,二十一世紀唯有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才能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老法師就根據湯恩比博士這樣的開示,老法師有特別解釋說,怎麼樣可以用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來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老法師說,放眼看現在的世界,哲學沒辦法解決問題,科學也沒辦法解決問題。他說,原來在佛經上都有,三千多年前釋迦牟尼佛就講清楚了,三千年前佛陀講什麼?佛陀就講,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他說,七十年代,在一九七0年代,英國湯恩比博士說了一句話,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英國人講的,這是世界上著名的歷史哲學家。
老法師到英國去訪問,英國的三個有名的學校,一個是牛津大學,劍橋大學跟倫敦大學,這三個大學都有漢學研究中心。現在老法師也準備到英國威爾斯大學辦漢學院。這三個大學都是世界名校,他們有研究漢學的中心,而且都很有名。老法師去看他們的時候,有拜訪他們的教授跟學生。老法師說,他們都是西方人卻講一口流利的北京話,而且看中國的典籍,看中國的文言文。裡面有一個學生跟老法師說,他用《無量壽經》做論文的題目,博士論文的題目。老法師問他說,《無量壽經》有九種版本,你用哪一種?他回答說,我用夏蓮居老居士所編輯的會集本。另外一個同學也是外國人,他用《孟子》寫論文。還有一個是用王維,唐朝的文學家。老法師看到他們這樣,非常地歡喜。
老法師就跟他們上一課啦,時間不長,有一個多小時,老法師就問他們啦,他說,你們英國人湯恩比博士講的,你們都是漢學系的,你們對中國的儒釋道都很瞭解,也都下過功夫。那我問你們,湯恩比博士講,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需要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你們同不同意?可不可行?結果老法師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這下面的學生都笑著沒有人回答。等了幾分鐘以後,老法師就說,他就反過來問學生說,難道湯恩比博士說錯了嗎?他們也笑一笑不回答。這個在老法師講經的時候,老法師說,他看得出來這些外國的學生為什麼笑而不答?老法師說,因為他們認為你們中國人都不信,我們外國人怎麼會信呢?你們中國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老祖宗,那我們外國人怎麼會信呢?
老法師就跟這些學生說,湯恩比博士的話沒有說錯,是很多人解讀錯了,意思會錯了。老法師就提出一個問題了,他說,如果提到儒家你們就會想到四書五經、十三經,對不對?這些學生都點頭。他說,提到佛家一定會想到《華嚴經》、《法華經》、《般若》,這些大乘經典,學生也點頭。提到道家你們就想到老莊思想,也沒有錯。老法師說,這些都是儒釋道的花果,開花結果了,很漂亮,很好看。那麼這些東西對於現前的社會,能不能解決問題?就是剛才講的四書五經啦,《華嚴經》、《法華經》、《般若》啦,還有老莊思想,對於現前的社會能不能解決問題?不能。
湯恩比的話沒有說錯,但是你們要曉得就像植物一樣,花果從哪裡來?在樹上長的,花果長在枝條上,枝條長在樹幹上,樹幹長在根本上,你一層一層去給它挖掘,挖到最後什麼東西最重要?老法師說,根。儒家的根是什麼?道家的根是什麼?佛家的根是什麼?你抓到根,它就會發芽,它就會茁壯,它就會成長,它就會開花結果。那現在怎麼辦呢?根沒有了,根爛掉了,根壞掉了。老法師說,你們天天研究儒釋道,像花瓶裡面的瓶栽,沒有根,就像花瓶裡面的花,下面沒有根,是死的,不是活的。所以就變成做學術研究,而不是修行,不能夠解決問題。
所以湯恩比的話沒有說錯,我們把儒、釋、道的根找出來,從根本下手,湯恩比博士所講的話就是真的。但是如果你沒有從根本下手,那只能做學術研究。老法師說,湯恩比博士的話是真的,絕對不是假的,是真能拯救二十一世紀的社會病態,也能夠拯救地球的危機,確實是如此。如果每一個人都從根本下手,老法師說,回教的你也要教育,孔家的,儒家也要教育,佛家的也要教育,道家的也要教育,基督教的也要教育,你都從根本下手,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老法師說,儒家的根就是《弟子規》,道家的根是《太上感應篇》,就是我們現在在研討這個,佛家的根就是《十善業道經》,這三個東西重要。他說,以前人學儒、學佛、學道,都是從這三個根開始扎根,你不從這個地方扎根的話,你學什麼都沒有用處。最後告訴,老法師最後告訴他們,他說,我對你們很佩服,這真的,不是假的,因為由衷的佩服你們,因為你們所學的,學儒學、道學、佛學,你們都非常地不簡單,你們可以拿到博士學位,可以做為名教授,甚至可以做為歐洲的漢學家。但是老法師跟他們講說,你們做得到漢學家,可是你們沒有我的快樂,沒有像我這麼自在瀟灑,你們肯定沒有,你們一生肯定還是生活在煩惱的世界裡面。結果下面的學生都笑了。
老法師說,我說的為什麼呢?因為我跟你們學的是相反的。老法師意思是說,你們所研究的是佛學、儒學、道學。如果你研究的是佛學、儒學、道學,你就不能解決煩惱問題,你沒辦法自在瀟灑、你沒辦法快樂自在。但是你反過來,如果學佛、學儒、學道,他說,那就不一樣了,味道完全不一樣。你學儒要學得像孔子一樣,那不就解脫了嗎?對不對?「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那就快樂無比啊。學佛要學得像釋迦牟尼佛一樣,法喜充滿,常生歡喜心。學道要學得跟老莊一樣。
這是什麼?你如果學到這個境界的話,這是智慧啊。可是你們搞的是儒學、道學、佛學,老法師說,那是知識,知識不能解決問題,知識跟智慧是兩樁事情。智慧可以解決煩惱,可以解決生死,知識不能解決生死跟煩惱,還有輪迴。知識解決問題它只是解決局部,但是它會帶來很多後遺症,智慧解決的問題是根本解決,而且解決得非常圓滿,沒有後遺症。
老法師的確是一個大智慧的人,從這一段的開示裡面,老法師就是萬世生靈的眼目。所以讓我們從老法師這一段開示裡面,讓我們知道確實二十一世紀,孔孟思想跟大乘佛法是解決二十一世紀的問題的妙方。那麼這個地方我們特別,因為『三教正法』,我們特別用老法師的開示來做一個補充說明。我們看最後一段,由此可知三教所創的正法,同樣都是千萬年來,一切生靈的眼目,修行的準繩。而那些任意譏笑毀謗聖賢的人,為何要製造拔舌地獄的苦報業因呢?至於聖賢所遺留下來的經典、書籍、字紙,都是聖賢精神所在,如果踐踏輕視,罪過跟訕謗同罪,是相同的罪過。這一段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最後我們來探討一個,本段的重點就是最後這兩行,就是『至於經典、書籍、字紙』,乃聖賢精神之所寄託,『作踐之者,與訕謗同罪。』我們這個經文是「訕謗聖賢」。我們就來探討,為什麼經典、書籍、字紙,我們中國古人都惜字紙。印光大師也教我們說,經本不能隨便亂放,尤其厠所裡面也不能放這些佛經。床鋪上,在更衣的地方也不能放佛經,這是對經典的尊重。那麼我們就探討一個問題,就是對佛、法、僧三寶的恭敬心,尤其是對法寶。現在人因為法寶流通太順利了、太方便了,很多人的法寶都到處亂丟。甚至我們這邊有很多地方的道場,乃至於宮廟,那個法寶太多了,我聽說都怎麼樣呢?全部整車運去燒掉。乃至於光盤,這些DVD帶也都拿到去毀掉。
有一次我在某一個佛教團體的環保回收站,我去那邊幫她們忙,我跟我師姐去煮素食給她們吃。我就看她們把那個法寶經書都用一片一片撕掉。那個負責人怎麼講呢?她說,妳們撕沒有關係啦,一切都我負責啦。我說,欸,師姐,妳現在撕的經本是佛說的,而且那個經本都還是新新地,妳就把它撕掉去做回收,我說,這個有因果責任,妳敢不敢?妳可不可以負這個因果責任?妳根本負不起啊。
她被我這麼一說,她嚇到了。她說,黃警官,那怎麼辦?我說,妳就把這樣佛說的經本,佛經這樣一頁一頁地撕掉,我說,妳完全不懂得法寶的尊貴。她說,那怎麼辦?我說,妳不會把它變成一個小型圖書館嗎?妳把這些佛經跟儒家的書,或者道家的書,妳把它在妳們這個回收站,環保回收站,妳開闢一個地方做為,妳們都有衣服的,二手貨的衣服的販賣中心,妳怎麼不會去弄一個法寶流通中心呢?她被我這麼一說,她恍然大悟。
很奇怪,她沒有智慧,她那個環保回收站,她有那個二手物品流通中心。就是你去那邊買她們二手的衣服,回收的衣服或是物品,她便宜的象徵性給你收一點錢,然後她再去作善事。可是她竟然把最尊貴的佛經撕掉,然後載去回收。後來她經過我這樣給她開導以後,她在一個角落弄一個圖書館。結果產生效果,很多人去那邊去撿回收的書籍帶回去看。
為什麼我們這一輩子,我們會讀書?會聰明智慧?會有智慧?因為我們愛惜字紙,我們恭敬法寶。你要曉得這些法寶是從哪裡來,以前玄奘大師啦,這些中國古代這些大師冒著生命的危險,到印度去取經回來的。如果沒有迦葉尊者跟阿難尊者,他們經藏結集,我們今天是看不到佛經,佛經是開人天眼目。現在的人真的不重視法寶,我們去年辦萬人念佛祭祖大典,來自全世界各地的,也有中國大陸的,當然我們都每一個人都一袋法寶。
我跟你講,退場的時候,給我們留了好幾千袋的法寶在現場,他不要啊。裡面我放一本什麼你知道?索達吉堪布,《善待生命》,它原來的書名叫《悲慘世界》。就是講在中國大陸很多造殺業的故事,就殺生的故事,索達吉堪布把它編輯叫悲慘的世界,就是《善待生命》。我們那個書名在臺灣印,叫做《善待生命》。他們統統,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統統留下來沒有帶走。你看,老和尚見了索達吉堪布,讚歎索達吉堪布是現代的大乘菩薩,他是乘願再來的。這個叫什麼?這要有智慧才看得到什麼是寶啊。
所以我們這個地方就引用印光大師的開示,印光大師在《印光大師說故事》裡面講,「竭誠方獲實益論」。我們知道印光大師說,「竭誠自可轉凡心」,「念佛方能消宿業」。印光大師特別強調什麼?印光大師特別強調恭敬心、至誠心,還有竭誠心,這是印祖特別強調的。印光大師說,「下人不深,不得其真」。這什麼意思?我們都是下人,我們是凡夫,下人是誰呢?下人就是說,你不夠謙下的話、你不夠謙卑的話、你不夠恭敬的話,就是「下人不深」。「不得其真」,你得不到寶,你見不到真實,你得不到真實的利益,這叫「下人不深,不得其真」。剛才我們提到《易經》的損卦,減損自己,貶損自己,你是可以得到利益的。可是問題是現在的人都不讓,所以「下人不深,不得其真」。
他說,這個小到,言雖小可以喻大,從小比喻大的。他說,世間大的像經術文章,像學術文章,小的像你學「一才一藝」,你學一個才藝,你學一個小技術,或是說你要學謀生的技能,這叫「一才一藝」。如果你想要「妙義入神」,你想去融會貫通叫「妙義入神」。你想「傳薪得髓」,你想得到它的精髓,你想得到你師父的薪傳,師父把這個功夫教給你,你得到師父的一生經驗的精髓,你想得到。「藝超儕伍」,就是你比別人多,更突出,叫「藝超儕伍」,就超越別人,用現在的話叫超越別人。「名傳古今」,你的名字可以永垂古今。
如果你「不專心致志,竭誠盡敬」,怎麼可以得得到呢?這八個字,如果你不專心致志,就是你不專心立志,竭誠盡致,做到極處了,你怎麼可以得得到呢?所以印祖引用《管子》曰:「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得,鬼神其將通之。」「思之思之」就是你不斷的在思惟,不斷的思惟,思惟又思惟,思惟到後來還是得不到,但是最後豁然貫通,鬼神將其通,鬼神好像幫助你通了,「鬼神其將通之」。印祖說,是鬼神幫你通的,現在很多人都是什麼?靠靈媒啊,靠問通靈的啦,就通了,不是啊。印祖說,「精誠之極也」,這是老法師說的,「精誠之極」就是老法師常說的,至誠感通,感通什麼?智慧就通了啦,這個意思啦。
印祖就舉一個例子,舉四個例子,他舉四個例子。第一個,漢朝的魏昭,漢朝的魏昭他去見郭林宗。他想跟他學這個,想跟他,請他傳道、授業、解惑。因為魏昭認為「經師易遇,人師難逢」。我們講人天師,可以開啟你智慧的叫人師;只教你會讀經啦、只教你會認識字,這叫經師。經師很容易遇到,但是人師難逢,這老和尚講的,學生找不到老師,老師找不到學生。
淨空老法師會遇到李炳南老師,李炳南老師就是他的人師。大學教授很多,但是淨空法師要是沒有遇到方東美教授,就沒有他這一生的恢弘。老法師是從方東美教授開始的,他教他佛經哲學,就是方東美教授,就是老法師的人師。章嘉大師也是老法師的人師,乃至於李炳南老師,也是淨空老法師的人師。所以人師難逢,經師易遇。李炳南老教授遇到孔德成先生,遇到印光大師,這兩位儒、佛的大菩薩,都是李炳南老師的人師。
所以魏昭要去向郭林宗學,學他的學問,「因受業,供給灑掃」,所以他在旁邊侍候郭林宗,幫他服務,我們現在講說做侍者。有一次郭林宗有生病,他就叫魏昭煮稀飯給他吃。當魏昭把稀飯端進去的時候,把那個粥端進去的時候,郭林宗大聲呵斥他說,「為長者作粥,不加意敬事,使不可食」。這個郭林宗大概是在考魏昭,他說,你為長者做稀飯,你不用心來做這件事情,這個東西不能吃。
魏昭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退下來,也沒有辯解,就把粥再端進去,再重做,重做以後再把粥端出來。然後又被郭林宗罵,郭林宗責備,總共呵斥他三次,魏昭「容色不變」,魏昭的臉色都沒有變,這什麼意思?他沒有起瞋恨心。我們剛才特別探討懲忿窒欲,懲忿就是把你的脾氣改掉。我們現在的人,尤其現在人很沒有耐性,動不動就生氣,我們剛剛講七情六欲,七情裡面。魏昭被他們老師郭林宗給他罵三次,他三次沒有退。現在的人怎麼?你罵他一次他就跑掉啦。淨空法師說,老師找不到學生,問題就在這裡,沒有耐心,他跑掉了,不做了。我為什麼跟你學?你那脾氣這麼凶,這老師這麼凶,怎麼會教我東西?
以前,幾十年前,李炳南老師跟淨空法師在一起,在教淨空法師的時候,有些學生被罵得很凶,有些學生就沒有罵。老法師就不瞭解,就去問李炳南老師說,為什麼某某人你會責備這麼疾厲,這麼嚴厲?為什麼有些你沒有責備呢?李炳南老師跟淨空法師說,有些人可以教,有些人不能教。有能教的就教他,就講,就責備。不能教的,不要跟他結惡緣。
你看魏昭被責怪,呵斥三次,容色不變,代表什麼?他很恭敬、他很虔誠,他是用真心的,真心就不變,妄心就會變。郭林宗講一句話,郭林宗說,「吾始見子之面,今而後知子之心矣。」這句話講得非常好。他說,我剛開始見到你的時候,是看到你的長相外表,「吾始見子之面」,就是我剛開始見到你的時候,我只看到你的外表,但是今天我真的知道你的心了。從哪裡看出來?他給他呵斥三次,他沒有退,而且容色不變,這是第一個公案。
第二個公案,宋朝楊時跟游酢這兩個人,他們兩個都是宋朝的教育家、書法家。楊時跟游酢他們去侍奉伊川先生,伊川先生是宋朝大儒程頤。程顥、程頤這兩位大儒是兩兄弟,楊時跟游酢去侍奉伊川先生,就是程頤。有一天跟他請益了良久,很久。伊川先生就忽然間眼睛閉起來,楊時跟游酢就站在旁邊,動都沒動,也不敢離開,兩個就站著不敢離開。過了很久了,伊川先生突然間眼睛張開,醒過來說了,「賢輩尚在此乎」,你們這些學生還站在這裡嗎?回去休息啦,「歸休矣」,回去休息啦。楊時跟游酢乃退下來。要換成現在的學生早就跑掉了,老師睡覺,不要去吵他,我們趕快回家,我們去休息、我們去玩。現在哪裡找到這種學生呢?乖乖地,老師沒說不敢離開。結果他們兩個退下來的時候,「門外雪深尺餘矣」,外面的雪已經堆積得有一尺深了。古代的求學是這樣子求學的,現在去哪裡找這種學生?找不到。
淨空法師以前在美國講學的時候,每一次回來臺灣都去見他的老師李炳南老教授。我們孝廉講堂,在今年的三月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在臺北科大我們舉辦李炳南教授圓寂三十週年的論壇。末學很榮幸,承蒙淨空老和尚的提攜,我才能在這邊舉辦這樣的一個論壇,我會盡心盡力的把它辦好。李炳南老教授的圓寂三十週年論壇,淨空老法師、還有果清律師、還有徐醒民老師、還有江逸子老師,都會在論壇上開示。所以古代的學生是這樣求老師的啊,是這樣子修學啊,現在找不到。所以淨空法師去見李老師的時候說,老師你要多培養學生出來,提了好多次,李炳南老師都沒有講。最後李炳南老師講一句話,你幫我找好了,你幫我找學生好了。從此以後,淨空老法師就不敢再提了。
第三個公案,印祖所舉的,他說,張九成,張九成十四歲去遊郡庠。郡庠就是那時候縣學,就是學校,縣裡面的學校叫縣學。郡庠就是我們現在講叫縣學,縣裡面的學校。張九成「終日閉戶」,就是整天關在一個房間裡面,而且都沒有出來。「比舍生隙穴視之」,他同學,他的同學從那個門縫給他偷看。「見其斂膝危坐」,他看到張九成,「斂膝危坐」就是什麼?端身正意,坐在那邊如如不動,像八風吹不動一樣,非常地嚴謹。
而且張九成前面的書桌上,擺的詩書的書本,他對它好像這些書本、詩書,看像對神明一樣恭敬。他的同學非常地驚訝,乃拜他為師。他十四歲的時候就這樣,這麼恭敬。以上這四位,張九成,還有宋楊時跟游酢,還有魏昭這四位。印光大師說,他們所學的只是世間的「明德新民,修齊治平之法」,就是在於明明德,在於親民,在止於至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儒家的學問而已,他們所學的是學這個。
但是他們尊師重道如此的虔誠,所以他們可以「得學成德立」,學問也學到了,道德也建立起來了。以致於「生前沒後」,以致於他們這四位,他們在生前的時候,他們死後,「令人景仰不已」,讓人家佩服得不得了。他說,這個竭誠盡致,就好像你在下象棋的時候,全神貫注,你才有辦法能夠在下象棋的時候,能夠得到勝利。由此看來,學問沒有大小,都是兩個字,以誠敬為主。所以印祖說,《金剛經》裡面說,「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若尊重弟子。」「又云:『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即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這一段經文是《金剛經》的經文。
《金剛經》所在的地方,就是佛所在的地方,我們要尊重、要恭敬,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的,你要知道經典所在之處,就是佛塔所在之處,「即為是塔」,應該恭敬作禮圍繞,而且以花香供養。「何以令其如此」呢?《金剛經》裡面講,「以一切諸佛」,「何以令其如此。以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故。」所有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都是因為這部《金剛經》而開悟的。
「而諸大乘經,處處教人恭敬經典,不一而足。」因為「良以諸大乘經,乃諸佛之母」。所有大乘經典都是「諸佛之母」,就是佛母,佛母就是智慧之母。「菩薩之師,三世如來之法身舍利,九界眾生之出苦慈航。雖高證佛果,尚須敬法。」你就算到成佛這個境界,他一樣非常恭敬法寶。這個叫做「報本追遠,不忘大恩」。「故《涅槃經》云:『法是佛母,佛從法生。三世如來,皆供養法。』況博地凡夫,通身業力,如重囚之久羈牢獄,莫由得出。」
這意思就是說,《涅槃經》都這樣講,「法是佛母,佛從法生。三世如來,皆供養法。」我們說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一切供養中什麼最大?法供養最大、最殊勝。印祖說,那我們博地凡夫全身都是業力,業障深重,就好像被判重罪的囚犯,被關在監獄裡面一樣,不能夠被解脫、不能被釋放。你今天何其有幸,有這個宿世的善根,可以得睹佛經,可以閱讀佛經,就好像「囚遇赦書」,就好像囚犯遇到釋放的公文書一樣,你應該感到「慶幸無極」,應該感到很慶幸。
所以我們應該學這些聖賢,要竭誠盡敬,要「心意肅恭,身口清淨」。你這樣才可以在佛法大海中隨分隨力,可以得到真實的利益。就好像「如修羅香象,及與蚊虻,飲于大海,咸得充飽」。他就用個比喻,就好像修羅大象或者那些蚊子,牠去大海裡面去吸一口水,都可以得到溫飽。這意思是說,不管你根基深、根基淺,只要你能夠這樣恭敬,就可以從佛法的大海裡面得到解脫。「又如一雨普潤,卉木同榮」。「一雨」就是佛陀說法,一音說法,眾生各各隨類解,就像一場大雨下下來,所有這些大地的草木都得到滋潤。「卉木」就是,花卉就是花跟樹木,同樣都可以欣欣向榮。
因此你自己「受持之功」,你自己受持這部經典的功德,「方不枉用」,才不會冤枉得不到利益。所以如果你能夠這樣,很竭誠恭敬。所以這裡面特別跟你勸勉說,你對這些經典、書籍、字紙,是聖賢精神所寄託,你不能夠作踐,也就是不能夠輕慢、不能夠蹧蹋。就像我剛才講說,那個資源回收環保站一樣,她竟然把那些佛經拿來撕起來,當資源回收。那跟報紙是不一樣、跟雜誌不一樣,雜誌跟報紙不能夠解決生死煩惱,佛經讀了以後,可以得到清涼解脫。
所以你讀佛經跟讀報紙,它的功德力不一樣、它的磁波不一樣、它的磁場不一樣。經在如佛在,所以我們在讀誦經典,你看可以讀經千遍,其義自現。你讀佛經,你讀一百遍、一萬遍、一千遍都不會膩,而且心地清淨,磁場非常好。我叫你讀一本週刊跟月刊,一般風花雪月的文章,你讀三遍你就膩了,你就看不下去了。為什麼?因為經就是佛陀的法身舍利,它可以幫你解脫。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