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76集
第176集

感应篇汇编第176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4/0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7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一句,【射..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9 10:5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76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76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4/0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7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一句,【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五十四頁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德興程氏。世以弋獵為生。殺命不可勝計。一日入市。買數鬼臉。與諸孫各戴之。忽所畜數十獵犬見之。爭前搏噬。驅之不退。諸孫俱斃。】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德興』在今天的江西省德興市。
『弋獵』就是射獵、打獵。
再來,『鬼臉』就是面具,就是仿照人物臉形製成的面具。一般這種「鬼臉」都是有鬼的這種形狀、鬼的這種造型。
『搏噬』就是搏擊吞噬。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前德興有一位程氏人家,世代都以打獵為生,所殺的物命不計其數,『不可勝計』就是不計其數。有一天他上街到市場去,買了幾張鬼臉面具,回家後分給他的孫子們戴上。忽然間他所養的這數十隻獵犬,看到鬼臉就爭相撲擊咬食,趕都趕不走,所有的孫子都被咬死。
這一段故事雖然短,但是它裡面告訴我們,因果故事的可怕。就是我們講,人有巧計,天有巧報,這個就是巧報。這位獵人是怎麼想,都不會想到說,買這些鬼臉面具,竟然他所有的孫子都被這些獵犬咬死。首先我們在還沒有探討這個道理以前,我們先來討論一下說,這個獵人的孫子,他們這些孫子都戴上這些鬼臉面具,那麼這些獵犬看到鬼臉,牠以為看到鬼。那就是說狗的靈性、狗的覺性跟我們人一樣。
那麼有些人就說了,尤其是臺灣的習俗,臺灣的習俗說,狗牠的眼睛,特別的有這種敏感性,牠能看到幽冥界的眾生。這個在臺灣的習俗裡面就是說,假如這些狗,如果看到幽冥界的眾生,牠們會有哀鳴,就是那個聲音會非常,拉得非常地長,牠的吠聲,那個狗的吠聲會拉得很長,就是狗牠本身有生恐怖心。
這個在我剛開始學佛的時候,大概是在一九九四年,當時我去受菩薩戒。我是到新北市的海明寺受菩薩戒,當時我是報名受五戒,這我在講課裡面有提過,是當時的得戒大和尚悟明長老要我改的。悟明長老是我們當時的臺灣的中國佛教會的會長。在我去受戒前,我去看我姑姑,我其實會助念也是從我姑姑開始的。我爸爸他們四個兄弟就唯一,就是一個他的妹妹,我姑姑。她原來是住在臺灣省的澎湖縣,一生持「大悲咒」,她是持「大悲咒」。那我去受戒前,她到臺北來看她女兒,就住在她女兒家。我去看她的時候,我記得還很清楚,我跟她結緣一尊佛像,還幫她布置佛堂。
那麼當時她跟我講,問我什麼時候受戒完畢。我是在一九九四年那一年,中秋節前七天去受戒。我就有跟我姑姑講,說我大概是中秋節可以受戒圓滿,可以出來。那她就跟我講一句話了,她說,那我等你回來我再往生。她其實受持「大悲咒」,也有一定的功德力。她當時就準備了七寶,七寶的珍珠、琥珀、瑪瑙啦,這些七寶。
我當時還跟她講,那時候我還不知道表法,七寶就是七菩提分、就是七覺支。我們在「三十七助道品」裡面有七菩提分,就是七覺支,就是擇法覺支啦、喜覺支啦,你們去瞭解那個佛學名詞。我當時對佛法領悟得不深,我說,那妳帶這個七寶到西方,那妳往生以後火化,不是變成灰嗎?怎麼帶到西方呢?我不曉得這個七寶就是七菩提分的表法。她就跟我講說,好,我就等你,到你受戒完我再往生。
我記得受戒完了是,那一年中秋節是禮拜五。那我就回到我家,就住在臺北市的景美。我姑姑當時她,我在受戒期間她生病,她就住到我家附近的那時候的三軍總醫院。那一天早上起來,我就覺得很奇怪,就有一個,就是我們俗話說第六感,我就感覺我姑姑是不是走了,打電話去問我姐姐,她說姑姑走了。我那時候還沒有開始學會助念,就一九九四年我才開始學助念,是從我姑姑開始的。
那我就帶著西方三聖,馬上趕到當時的臺北市汀州路的三軍總醫院,我就到她的病房去。那時候我姑姑事實上已經斷氣了,斷氣從哪裡看出來呢?從那個耳朵,它已經有一點開始變成,因為我們的地水火風開始分離的時候,我們的屍體開始就變僵硬了,耳朵那個地方就會變得比較接近有一點點黑斑出來,黑斑,就是我們一般所謂的屍斑。
我那時候坦白講,因為還沒有助念的經驗,跟一般人一樣,也很怕死人,我小時候很怕死人。我是從發願以後,瞭解十二因緣,是我們這個阿賴耶識這個靈魂。李(炳南)老師說的,去後來先作主公,還沒有來投胎它先來等,往生以後它最後離開,就是那個八識,第八識阿賴耶識,修行到成就的時候,第八識這個靈魂轉成靈性。
那時候我就請了西方三聖,到三軍總醫院的病房去看我姑姑。那時候是,禮拜六,整個醫院的主治大夫都下班了,剩下輪值的醫生。它的助念室在三軍總醫院的後面,靠近臺北市的水源路。它當時規定禮拜六、禮拜天,因為主治醫師不在了,所以就不能開死亡證明。那當時就是,我記得是禮拜六的晚上,因為我姑姑沒有生兒子,她就是收養了一個女兒,那我就跟我姑姑的這個養女,就是我姐姐,陪伴著我姑姑。
因為我姐姐她們不是學佛的,我就陪著她們上救護車,後來繞了一圈就停在太平間,我也不知道。我還問那個救護車的司機說,為什麼你不給我們送回去?他說,因為你沒有死亡證明,醫生沒有開,屍體不能離開醫院。那就到太平間裡面去了。我第一次上太平間,是我姑姑往生。左右兩邊都是停著屍體,上面有放鮮花的啦,有放念佛機的啦。我姑姑的大體就放在中間,旁邊大概停了十幾具屍體,我都不敢看,我都不敢看那些屍體。就在一直在那邊念佛,跟著念佛機念佛。念到晚上半夜就會緊張了,只剩下我一個,我姐姐她們出去了,剩下我一個人在那邊,守著我姑姑的大體,愈想愈緊張。
後來我就要想辦法幫我姑姑救出去,因為在這邊,根本蓮友不能來助念。我那時候有認識幾個剛認識的蓮友。後來我就拿了我的警察的服務證,去找那個太平間的管理員,想要套交情。就像那個倓虛老法師下陰間,閻王要過案的時候,他想跟那個鬼差套交情,就問一些問題,燒金紙有沒有用啊、誦經有沒有用啊,問那些鬼差。這個我在拍《玉曆寶鈔》的時候,拍倓虛老法師的故事裡面,也有提到這一段。鬼差說當然誦經有用啊。
那當時我也是像這樣,我去跟那個管理員套交情,結果那個管理員看到我的警察服務證跟我講,這裡是我管,這裡我最大。我的服務證沒有用,因為這個地方死人都歸他管的。後來我那時候就會求地藏菩薩,我那時候剛開始的時候,我親近地藏菩薩其實不久,我就雙手合掌,我說,地藏菩薩你幫我啊,我要把我姑姑救出去啊,在這邊怎麼助念?只有我一個人,根本沒有蓮友怎麼助念?愈念愈怕,旁邊都是屍體怎麼念?而且是半夜。
诶,我跟你講,地藏菩薩真的感應道交,非常靈感,跟觀世音菩薩一樣,「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渡人舟。」我一合掌以後,其實也沒有地藏菩薩的像,一合掌就跟地藏菩薩感應道交,為什麼?因為地藏菩薩已經,他久遠劫都成佛不願意成佛。他是法身佛,法身佛是什麼?是破根本無明的法身大士,法身大士他是念不退的,他沒有來去相,他是證得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生不滅。
所以我一祈禱以後,馬上就有感應,地藏菩薩就給我靈感說,該怎麼去處理。我當時提出兩個請求,請地藏菩薩幫我,第一個,我怎麼把我姑姑送出去?第二個,我怎麼可以調伏這個管理員?因為他說這裡他最大,他管的。後來,這個是方便法,但是為了接近事實,我不得不這樣說。但是,欸,你們不要把它想成一個不好的一個聯想。那我就,地藏菩薩就給我一個靈感,那我就準備一個小禮物,我就去送去給這個管理員。老和尚說要多送禮嘛,要多送禮自然的人際關係就會好嘛,老和尚,老法師教我們多送禮。
我就去準備個小禮物,送給這個管理員,這個太平間的管理員。管理員一看到禮物就說,你早一點說嘛,我們自己的人,你早點說嘛,他連續講兩次說,我們是自己的人。那好啦,那我就跟他講說,那我姑姑的大體可不可以運出去啦?他說,自己的人,你禮拜一再來補證件就好,沒問題啦。這套用臺灣的俗話說,有關係就沒關係啦,沒關係就是有關係啦,這個是世俗的作法。但是佛法裡面跟你講,要通權達變,因為為什麼?因為這緊要關頭啊,助念是這八小時、十二小時,是最緊要的,超過明天禮拜天,那助念的因緣結束了那很可惜。說也奇怪,地藏菩薩在幫我這個忙,我到現在如果有困難,我都跟地藏菩薩祈禱,都是感應道交不可思議,這老和尚講至誠感通。
那就是真的這樣,大體讓我移出去,移出去以後,當然也花了五千元的救護車的費用。從三軍總醫院把我姑姑的大體搬回到她家,南京東路,臺北市南京東路五段。那麼到我姑姑家的,她女兒家的門口的時候,我姑姑是住好像是三樓,那大體就要移下來。可是因為那個樓梯很窄,所以不能用擔架,那用什麼?用當時我姑姑離開醫院,那個病床的那個床單來抬起來,用床單抬起來,我抬一邊,那個救護車的司機幫我抬一邊。
我當時在現場,確實看到一隻狗在旁邊,那一隻狗是真的是長鳴,而且牠吠聲非常地可怕,拉的聲音很長。那證明說我姑姑的神識有跟著她大體回家。所以人不是死了就一了百了,老法師說,人死了就沒完沒了。那換句話說,那一隻狗牠的眼睛,已經看到我姑姑的神識,陪在她大體旁邊進去了,上樓了。所以就這裡講說,這個德興程氏的獵人,他買的這些鬼面具給他的孫子戴,為什麼那些獵犬會把這些孫子全部咬死?就是這個原因,因為牠把它以為是鬼啊。
所以這個就是剛才我講的,人有巧計,天有巧報,或者說人有巧算,天有巧報。這個是善惡報應,就《感應篇彙編》裡面講的,「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就是天理人心。因為《感應篇彙編》裡面講,「善惡」就是人心的善惡,就是「就人心言」。「報」,「善惡之報」,「報」就是天理報應。你形正則影正,形斜則影斜。你身體站得正,身體的影子就正,你身體站斜了,那影子也斜了,這就是因果。所以有些人說,哪裡有因果?這就是因果,總是一毫不爽。所以這裡這樣特別講天理人心,剛才講說善惡就是人心,果報就是天理,所以天理人心就是因果。
這一次末學,除了辦祭祖跟萬人念佛以外,也舉辦了木鐸春風三十載,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的論壇,非常地成功,三天,大家都法喜充滿。末學在籌辦這個論壇的時候,特別發一個願要將李炳南老師,找回他的歷史定位。所以我在拍他的《雪廬風誼》的電影,就是這本《雪廬風誼》的電影,就是李老師的一生,就是臺中蓮社編的這本書叫《雪廬風誼》,《雪廬風誼》本身就是李老師的一生。
我們知道李老師跟孔上公,孔子的第七十七代,孔上公,孔德成先生一生是至交,相交五十年。孔上公見到李炳南老師的第一句話,講一句話說,「一見便知己,平生有幾人」。他們兩位彷彿是相約到人間來的。當時孔子的理想不能夠實現,在春秋時代不能實現,「道不行,乘桴浮於海」,那個「桴」就是小木舟,就當你的理想不能實現的時候,「乘桴浮於海」就是在等待因緣。那麼我們這次在四方會談裡面,就特別恭請淨空老法師跟果清律師,還有江逸子老師,還有臺中蓮社的前任社長王炯如先生,就來談這個主題。第二天的時候我們就談「道不行,乘桴浮於海」,非常地精采。
當時末學在拍李老師的這一生,《雪廬風誼》的時候,它是現場播放。那麼李炳南老師的孫女,李珊也來,從山東濟南來,她看了這個片子都在哭。那麼當時李老師的一生,李老師跟我們講他的一生,他九十七歲圓寂,六十歲才到臺灣來,一個人來的。師母留在大陸沒有過來,在大陸把家守住了三十七年,沒有改嫁。
所以李老師講一句話,慈悲的雪公,雪公就是李炳南老師,人家尊稱他叫雪公,又號雪廬。雪公告訴他的學生說了,他說,我渾身是瘡疤。就像我們一個人跌跌撞撞地,全身都是受傷,我渾身都是瘡疤。一生吃了不少虧,我們人就是不肯吃虧,李老師說他一生吃了不少虧。但到後來卻佔了便宜,我不只一次遇到極困苦的事情,到時候都化險為夷。這是天理人心,這就是因果。老法師也是李炳南老教授培養出來的高僧大德,李老師說,你們都是有用之材,只是受的教育不行,人人果能都如法,也就用不著聖賢了。如果人人都成佛了,那也就不需要佛了。凡有自己懂的別人不懂的地方,這個時候要多加諒解,世間不懂禮的人太多了,總要加以原諒。所以李老師特別講他的一生,就是一個善有善報的一個果報。我們這次辦這個論壇,大家感動到,有很多人在現場流眼淚。李老師的一生真的非常地傳奇。
這個地方,這一段裡面,我們就講到說這個獵人一生,殺害這麼多的物命,難道沒有果報嗎?淨空老法師有開示,淨空老法師說因果巧報,老法師特別講這個因果巧報,就是講打獵人的殺生的果報,就獵人的殺生果報,這一段也是講獵人的果報。老法師怎麼說呢?老法師說,良好的習慣都是從小時候養成的。不殺生養什麼?養慈悲心,慈悲心必須要養成,不吃眾生肉的習慣開始。所以你說你很慈悲,你既然學佛,慈悲心要養成,你必須要先吃素。有些人學佛還是放不下肉,我知道的有些蓮友還是放不下肉。甚至有些受了戒的,他還說可以開緣,這個不太如法,你既然受戒,那就要斷殺業,就不能再吃眾生肉。
為什麼呢?老法師說,你不吃眾生肉是表示你不忍心,他說,這個地方講的,不是在講因果,這個地方只是講慈悲心。人要懂得因果就不敢吃眾生肉了。人有慈悲心,不忍心吃眾生肉,人要有慈悲心,不忍心害別人。所以我辦這個活動也好,或是我平常在助念也好,我跟亡者長跪,長跪說法。所以像我辦這個萬人念佛或是論壇,很多蓮友都有一個感觸,他說,哎呀,黃老師你太慈悲了,其實我也是學老法師的。他們都要求說,老師我跟你合照,其實我已經很累了,我全身真的很累了,因為非常地忙碌,但是我還是抱著笑容跟他們合照。當時想了一個想法很簡單,就眾生需要。老法師說,你從跟眾生、跟蓮友合照開始做,老法師有特別這樣開示。所以你如果請老法師跟你合照,老法師也一般都不會回絕,有求必應。
所以老法師說,如果有慈悲心就不忍心害別人、傷害別人。為什麼?因為不道德,如果懂得因果,不敢吃眾生肉,不敢傷害別人,為什麼?有報應的,善心善行有善果報,惡念惡行有惡報,業因果報絲毫不爽,我們講善惡報應一點也不假,一點都不假。現代的人就是因為科技太發達,相信科技、相信科學、相信網路、相信人定勝天,所以無惡不作,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都不畏因果,也不怕地獄、也不怕法律。
前幾天我看到一個網路的新聞報導,好像是發生在我們中國國內。他們是說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聞,有一個人用火把,活活地把一隻小牛,小活的牛,把牠燒得那個牛到後來痛苦得不得了。我們這幾年在傳達因果報應,還是有用,人都有那種,老和尚講,敬畏因果的這種善心善行。那我就看了很多網路的蓮友,就對這位的,這個人用火把燒小牛,非常不認同,他們就問他說,你不怕報應嗎?你不怕下地獄嗎?你看,這就是因果觀念。
老法師講說,他學佛學了半年就開始吃長素,為什麼?因為老法師小時候,他懂的道理不多,但害怕果報,為什麼呢?因為他從他父親身上看到果報,因為這個果報是他自己親自看的,看到他父親走的時候的果報。他父親是個好人,但是造的罪業很重,為什麼呢?造什麼罪呢?因為他父親喜歡打獵,抗戰期間他父親是軍人,管什麼呢?管彈藥槍枝的,就是軍械官,管武器的,所以槍枝彈藥取得就非常方便。
老法師說,他記得那時候,他大概是十五、六歲,家裡面長短槍總共八枝,老法師都記得。子彈是一箱一箱拿回家,所以就用去打獵。每天早上起來,天還沒有亮,他們的父親就把老法師跟他弟弟叫起床。老法師的弟弟現在還在當教授,我也常跟他見面。那麼老法師因為那時候已經十六、七歲了,所以他就跟著他父親去打,他弟弟膽子比較小不敢出去。老法師說,他總共打了三年。老法師這也是給我們表法,是示現他父親的這個因緣果報的故事。他說,老法師說,他每天至少打十發子彈,而且槍法很準,槍法是練出來的,不要瞄準,幾乎是百發百中。老法師有練到這種本事,天天練、天天打。
所以老法師今天,老法師修行成就,老法師告訴我們什麼?轉迷為悟,轉凡成聖,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老法師說,學佛以後,他一回想,他父親死的時候,跟《地藏經》裡面所講的完全一樣。他父親死的時候,往山上跑,往海裡面衝。他說他父親死的時候,骨瘦如柴,但是力氣很大,幾個人都抓不住他,看到水就往水裡鑽,非常可憐。為什麼呢?殺生的果報,打獵在山上,抓魚在水裡,魚怎麼抓的?用炸藥去炸,在水底爆破,魚整個都翻上來,一顆炸藥下去以後,幾千條魚都浮上來。
老和尚說,那時候戰爭沒有什麼食物,生活非常地困苦,但是那一段期間,他們家裡常常有野味,有魚可以吃。可是抗戰勝利以後,也不過是五年時間而已,五年時間,他父親就遭受這個痛苦了,就這樣死去了,所以是四十五歲。老法師學佛以後,一看到《地藏經》就呆了,講的完全一樣,他不敢吃肉了。所以章嘉大師教老法師修布施,老法師頭一個就是學放生。自己沒有這個力量,跟隨大眾放生,跟大家一起去,這個罪業他父親造得太重了。所以老法師說,《楞嚴經》上講,「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你吃牠半斤,來生要還牠八兩,這是業因果報。所以欠命的一定要還命,欠債的還要還錢。以上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五百四十二集裡面所開示的,這個因果巧報,打獵人的殺生的果報。打獵人殺生果報,我們到這邊分享到這裡。
接下來在還沒有講下一段以前,我也藉這個機會反省我自己。我小時候也是有一點調皮,我小時候我喜歡用,小時候因為愛玩嘛,用彈弓就打,用石頭彈弓去打電線桿上的鳥,而且練得射擊的準確性很高。老法師是用獵槍,我是用彈弓打鳥。當時確實打很多鳥下來,而且都打到鳥的頭部掉下來,那鳥的頭部都受傷了,小時候我有造這個殺業。那麼這個中間過程,我是從開始懂得放生以後,我有放很多鳥類的眾生。我記得在前幾年,我人還在臺北當副分局長的時候,學佛以後就陸陸續續地頭部會痛,尤其是右太陽穴非常地痛,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
有一次大概在幾年前,我要帶領蓮友到香港去見師父,那一天晚上我印象非常深刻,痛到幾乎在地上用滾的,受不了、受不了,很痛、很痛,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是因果業報現前。因為我的公家配的宿舍裡面,就辦公室的寢室裡面,我都會有一個小佛堂,在我寢室裡面,我都會在裡面做早晚課。我外面是辦公室,那裡面是寢室,我睡覺的地方有放一個小佛堂,有掛地藏菩薩的像,還有阿彌陀佛。我當時痛到不行的時候,因為第二天要搭飛機,要出國去香港見師父嘛,當天晚上痛到凌晨三、四點,睡不著。我起來跪在地藏菩薩面前發願,我也願意誦《地藏經》迴向給祂們。然後我就跟冤親債主溝通,我願意把這一次到香港見師父的功德,我迴向給你們。說也奇怪,迴向完以後,我再躺下去就睡著了。
所以你學佛愈精進,你愈想靠近大善知識,那都會有障礙的。李炳南老師說,當你在做善事的時候,你在修行的時候,障礙會非常地多,困難會非常地多。但是李老師說,困難愈多,障礙愈大,功德愈大。所以李老師說,歡迎困難,歡迎困難。所以我這一次辦;這個李炳南老師的論壇,也是碰到很多困難,我就學習李老師這個精神,歡迎困難,歡迎困難,最後克服困難,圓滿完成這個論壇。這是我自己講我自己的殺生果報。
所以這一、兩年,我在辦萬人念佛,我都立大牌超度,我都寫一個牌位叫小時候用彈弓打鳥的動物靈,超薦的功德人就是陽世,就是我本人。承蒙三寶加持、阿彌陀佛加持,這些眾生都也肯原諒我,那我也確實現在是吃素了、受戒了,所以業障是有消一些。所以蓮池大師說,「病由業起,業由心造」。這一個方法可以解決業障問題,就是懺悔法門,念佛迴向,這是唯一消除病苦、懺悔業障最好的方法,就是念佛、放生,還有吃素,吃素、放生、念佛、懺悔,這是四帖藥。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一人入山。得猿子歸。猿母自後逐至家。此人縛猿子於樹上以示之。猿母摶顙哀乞。直口不能言耳。此人終不放。竟擊殺之。猿母悲蹲而死。其家於半年內。疫起滅門焉。夫靈蠢同一覺性。人獸皆有父子。豈特殺害因緣。來生不爽。抑亦現在情形。當前可懼。且爾民不有身家乎。不有父母妻子乎。借令長民者。以虐政破爾家。以嚴刑殘爾身。令爾夫不能有其妻。父不能有其子。有不仰天號泣。怨深莫解者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摶顙』就是用力叩頭,「顙」就是額頭。
『直』就是只不過的意思。
『靈蠢』就是我們講的蠢動含靈。
『同一覺性』, 「覺性」就是我們的靈知性。三時繫念裡面講的靈知性,肉團心、緣慮心、靈知心。這個靈知心就是我們常講的見聞覺知。我們知道那個冷的、熱的、涼的、溫的,那個知就是我們的靈知性,就是我們的靈性,我們的心體,我們的覺性,覓心體了不可得,但是作用無量無邊。我們的覺性在哪裡呢?在我們的六根接觸六塵的作用上。就像鏡子的照性,你找那個照性找不到,但是鏡子胡來胡現、漢來漢現,人走過去它就照人,沒有人走過去它也是在照,照一個沒有人的相。
所以我們的覺性,是在《無量壽經》裡面講,黃念祖老居士講的「無相無不相」,無相是講它的體,無不相講它的妙用,也就是講我們的一心,真空妙有,講它的體是真空,是無相,它是離一切相的。黃念祖老居士講離一切虛妄相,所以它的體是無相,真空。但是它作用是妙有,無量無邊。所以如果用《六祖壇經》裡面講的,就是六祖大師的開悟偈,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這四個是講它的體,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不生滅。那最後六祖大師悟了,「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那個「能生萬法」就是用。所以講到我們的覺性,它有體有用。一般我們的大經裡面講,從體起用,攝用歸體。所以《圓覺經》裡面講,「若諸菩薩以圓覺慧圓合一切,於諸性相無離覺性。此菩薩者,名為圓修三種自性,清淨隨順。」
各位都常常參加三時繫念,像悟道法師啦、悟行法師,他們在做三時繫念之前,在開始做之前都會講一段白文:「覺海虛空起,娑婆業浪流。若人登彼岸,極樂有歸舟。」這一段老法師也有開示。這個是三時繫念裡面的開場白。首先跟你講,這個「覺海」怎麼來的,這個「覺海」就是這裡講的覺性,「覺海」就是性海,就是我們自性的功德海。
老法師開示這一段,三時繫念的開場白,「覺海虛空起,娑婆業浪流。若人登彼岸,極樂有歸舟。」老法師說,前面兩句是跟你講宇宙人生的起源,輪迴怎麼來的?我們的正依二報怎麼來的?這是講什麼?就是講迷了以後的現象,就是「娑婆業浪流」了。那後面兩句是教我們回頭是岸的方法,我們怎麼迷失自性的?「覺海虛空起」,覺海本來沒有虛空,「覺海」就是性海,經論裡面常講的心性,心性就是「覺海」,自性本覺。馬鳴菩薩在《起信論》裡面講的,告訴我們「本覺本有,不覺本無」,本覺就是自性,自性就是本覺。它本來就是覺,從來沒有迷惑。我們今天講迷失自性,這是隨凡夫的話來說的,其實自性是真性,真性怎麼會迷呢?迷了哪裡能叫真呢?這是方便說,這樣各位明白嗎?自性,我們講迷悟的不同,這是方便說。
中峰禪師在繫念法事裡面開示得很明白,他說,就在迷悟,迷悟也不是真的。虛空,是先有虛空,然後再有世界。有了世界以後,再有眾生。說有先後,實際上老法師說,生起來就是唯心所現,但是它起來得太快、太快,你沒辦法發覺。現代的科學家也這樣說,跟佛法很接近,叫做什麼?叫做「一時頓現」,沒有先後次第。其實先後次第,你沒有辦法講先後次第,它的速度是用億萬分之一秒來講的,你怎麼能夠發現它有先後次第呢?所以大乘經上常講「一時頓現」。
佛在楞嚴會上說這一樁事情,說「當處出生,隨處滅盡」。「當處出生,隨處滅盡」,「當處」是什麼?就是現前,沒有遠近,沒有遠近就是沒有空間,沒有先後就是沒有時間。所以佛門裡面講的甚深禪定,是突破時間跟空間的。時間、空間都是凡夫的情執,不是事實。事實到底是什麼呢?就是迷悟,這個地方講覺,就是覺迷,我們現在講覺性,覺性迷了,迷是迷什麼?真的,佛經上講的形容很有味道,一念不覺,一念不覺就是迷,那個一念時間太短了。
老法師特別舉佛在《仁王經》上講的,老法師說,以前他在臺灣的時候,也都要參加仁王法會,為國家祈福。佛在《仁王經》上講,一彈指有六十個剎那,也就是一彈指的六十分之一,一剎那有九百個生滅,那就是念了。一個生滅叫一念,我們一秒鐘,彈得快的一秒鐘彈四次,四乘六十再乘九百,剛好是兩個十萬八千,也就是二十一萬六千次的生滅,一秒鐘,一秒鐘二十一萬六千次的生滅,你怎麼能覺察出來?一念不覺,那個一念是一秒鐘二十一萬六千次的生滅,這個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有講過,他說,這是如來方便說,不是真實的。因為方便說,你已經沒有辦法覺察到它的速度多快。他說,真實說比這個還要快,比這個速度還要快。
老法師說,就以光速來講,電磁波跟光差不多,一秒鐘三十萬公里,光的速度走一公里是三十萬分之一秒,一秒鐘的三十萬分之一,光走一公里。我們要問,光走一公尺,光走一公分,光走一公厘,億萬分之一秒,是在這個狀況之下光就不動了。於是老法師說,佛經上所說的「清淨寂滅相」,八地以上的菩薩所證的境界,那個定功就很深了。在那個大定裡面,光是沒有了,光不動了,這是覺海。可是一動,一動好了,麻煩就來了,空間遠近,時間先後,從這個地方生起來的,這就是世界,世是講時間,界是講空間,時空就發生了。但是你必須要曉得這是幻相,《金剛經》裡面講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我們今天看的幻相,是虛幻的一種相續相,把虛幻的相續相以為是真實的,在這裡面起了妄想、分別、執著,那就是「娑婆業浪流」了。所以叫「覺海虛空起」,覺海一迷以後,就有時間跟空間了,就有虛空跟時間了,那娑婆就業浪流了。「業浪流」是什麼?是六道輪迴。所以三途六道是從妄想、分別、執著裡面變現出來的境界。幻相跟作夢一樣,可是這個夢是惡夢,這個惡夢又不醒,繼續在作,很苦。天天在作惡夢,念念都在作惡夢,無量劫來都醒不過來。其實我們現在當下這個念頭,也是在惡夢裡面,只是我們不覺而已。我們沒有開悟,所以我們就是「娑婆業浪流」,隨業流轉。這一世結束以後,隨著你的善惡業到三善道、三惡道去投胎轉世。所以老法師就,因為無量劫來都醒不過來,所以就愈迷愈深,愈陷愈苦。所以這就是覺性,我們講覺海。
再來看『豈特殺害因緣』,「特」就是只是。
『來生不爽』,「不爽」就是沒有差錯。
『抑亦現在』,「抑」就是即使。
『借令長民者』,「借」就是假如。「借令長民者」,這個「長民者」我們來說明一下,就為民之長,就是官長,古時候是指天子、諸侯或是地方官吏。在《禮記·緇衣篇》裡面有講,「長民者,衣服不貳,從容有常,以齊其民,則民德壹。」這一段我們來解釋一下,這個是在《禮記》的「緇衣篇」裡面的第九章寫的。這什麼意思呢?什麼叫「衣服不貳」呢?「從容有常」呢?「以齊其民,則民德壹」呢?
這個是孔子在提怎麼負責管理百姓生活的執政者,所應該有的作為跟表現,要有三個。孔子說,第一個,要有固定不變的服裝;第二個,要有循規蹈矩的禮儀,就是那個禮節;第三,以前面這兩個,兩種品德來教化百姓,讓老百姓的道德能夠齊一而有恆。這三個就是執政者要知道的,一個是教禮,一個是服裝,另外就是教化百姓。所以這個「長民者」是指施政人員,管理百姓的天子也好,諸侯或是地方官吏。
在《禮記·緇衣篇》的第三章裡面也有寫道,說「夫民,教之以德,齊之以禮,則民有格心。教之以政,齊之以刑,則民有遁心。故君民者,子以愛之,則民親之;信以結之,則民不倍。」這一段的意思在講什麼呢?就是說「教之以德」,你教化老百姓道德,然後用禮來教化百姓,「齊之以禮」,那民眾就會自己來守法,「格心」就是自己就會守法。如果你「教之以政,齊之以刑」,你用刑法來統治他們,民眾會有逃避的心,「遁心」就是逃避的心,我們說逃避法律的漏洞。所以管理民眾的,統治民眾的,你要用愛心來對待民眾,民眾就用愛心來回報你。
所以這一段就是告訴你用德教,以德教化百姓,或是用刑法、政治來管理百姓,兩種不同的施政風格。你用道德來教化百姓,民眾可以具備分辨善惡的這樣的一個教化的感應,他會遷善避惡。如果你是用刑法、用施政來管理百姓,老百姓他會有逃避刑法的心理,無法產生積極的道德動力。所以你為政者要愛護百姓,以信實而恭敬的態度來接納民眾,進而得到百姓的認可跟擁護。這個是這裡講的「長民者」的由來。
再來『虐政』就是殘暴的政策法令。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個人到山裡面可能去打獵,他就捕獲一隻小猿猴回家了。這個母猿,這隻猿母,母猿牠就跟在後面追到他家裡。這個人就把這個小猿猴綁在樹上給母猿看,就猿母看。猿母就非常地哀傷,向這個人用力的叩頭,希望他放走牠的孩子,只是嘴巴沒有辦法說話。這個人最後不放走小猿,就是猿子,並且殺了牠。猿母非常地悲傷,就蹲在地上死了。這一家人在半年之內,感染了瘟疫全部都死掉了。
實在說,接下來,「夫靈蠢同一覺性」,實在說,凡是具有靈性的動物,都是賦予同一覺性。我們就知道,眾生皆可成佛。所以佛在菩提樹下證果的時候講,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佛沒有說,奇哉,奇哉,一切人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佛並沒有說人,他是說眾生。所以佛在《楞嚴經》裡面講,「人死為羊,羊死為人」,這因緣果報的道理。所以我們人有靈性,動物也有靈性,有這個覺性,都賦予同一覺性。所以肉裡面有兩個人,這表示畜生道也是人去變現的,去投胎轉世的。
所以人跟獸也都同樣有父子啊,怎麼可以有人殺害動物,那來生他不受報的呢?有這種特殊因緣呢?怎麼有可能呢?以現在情形來說,當前就有很多可怕的實例,況且我們不是有身家嗎?我們不是有父母妻子嗎?假使讓那些做父母官的人,用暴虐的政策來破壞你的家庭,用嚴酷的刑罰來殘害你的身體,讓你身為丈夫的不能跟妻子在一起,當父親的不能跟兒子在一起,如此你不會仰天哀號嗎?內心存有難解的怨恨嗎?這個人就在這個母猿的前面,活活地把牠這個猿子,小猿殺死,這個母猿在他家悲蹲而死。他們家就全部在半年之內,就得了瘟疫死掉了。所以對於這些動物,我們都要有慈悲心。
我最近助念一個蓮友,姓楊的楊居士,她是一個女眾。她以前有一段期間跟我一起放生,一直隔了很久都沒有再來放生。那在幾個月前,我在放生的時候才知道,她在我們新北市的新店被車子撞了,撞擊以後頭部受重創,昏迷在慈濟醫院。後來我在現場,我有幫她募了二十八部《地藏經》,迴向給她,也為她放生,這個現場放生功德有迴向給她。第二天我就到慈濟醫院去跟她關懷。她是插管兼重度昏迷,我跟她迴向完了以後,開示完了以後,出來的時候,她女兒才跟我講一個故事。
她女兒跟我講說她媽媽,就是這個楊居士,年輕的時候跟她先生吵架,她後來是離婚了。她跟她先生吵架鬧情緒的時候,她先生養了一隻小猴子,她為了報復她先生,起了瞋恨心以後,她就把她先生養的這隻小猴子,活活地把牠,不給牠吃東西,活活地把牠餓死。這楊居士女兒跟我講的,說當時那隻小猴子死掉的時候,第二天她媽媽坐在椅子上,就是那個恍神的樣子,很像死去的那隻小猴。所以我想有很多地方都會碰到這種猴子來侵犯到民宅。比方我們臺灣有很多新聞報導,高雄壽山啦,有很多動物園附近啦,都有很多放生的猴子啦,或是野生的猴子,都會侵犯到民宅。去覓食,去找食物吃,有些人就會獵殺牠。
有一次我到新加坡去,我住到新加坡一位居士家裡,郭來興居士的家裡。他福報很大,他請我去演講。我到新加坡去演講,他的房子都常常供養出家人在他家住,有些是法師啦,有些是法王啦,密教的法王都住在他家。他家房子非常地大,福報很大。我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他旁邊的森林裡面,因為他住在別墅區嘛,那旁邊有很多森林,猴子都爬進來。郭來興居士就跟我講,他太太,郭太太說,她說,這些猴子進來,他們旁邊有種了一顆水果樹,那水果樹他們也不收成,牠愛吃就去吃,因為牠一翻牆就跳進來了。然後這些猴子很聰明,知道哪裡有水果,它水果,拜那個佛桌上的水果,牠會爬到佛桌上把水果拿走,其他的,牠不在現場胡鬧。有些猴子牠會在現場拉屎啦,或是把家裡搞得一團亂。
我們這位郭居士,他們夫婦很慈悲,他們也不忍心去傷害牠們,牠愛來就給牠來,跟牠和平共存,你拿了就走,我也不捕殺你。那猴子牠懂得這一家人很善良,所以牠來的時候不在現場撒野,拿了水果牠就出去了,牠就離開,牠也不在他的家大小便。這就是什麼?牠們也有那個靈性,牠知道這一家人心量很大。所以你絕對不能生一個厭惡心出來,你生一個厭惡心,那就會有瞋恨心出來,你就會想辦法獵殺牠。所以我們常常講說,「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
所以這個地方告訴我們,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道理?真正懂得因果教育,不敢為非作歹。這老法師開示的。老法師說,今天倫理教育重要,倫理能不能把人管好?老法師說很難。為什麼?因為人的習氣太深,太重了。古人所說的高名重利,他能不能保持得住呢?保持不住。保持不住他就會背師叛道,名利的誘惑力,力量太大了,能保得住嗎?但是如果懂得因果他就不敢了。
老法師說,你看西洋人,像西方的人,西方的人他們有一些思想,他們的哲學認為武力擺第一。就像美國一樣,什麼都要用武力解決,都到別的國家去侵略,賣武器給別的國家去打仗,美國造的這個殺業非常地重。西方人認為什麼呢?他們認為有強大的武力才能夠奪取政權,才能保持自己的富貴,短期間內好像也出現效果,但是最後的時候都滅國,都滅亡,亡國。
這就要講到因果的問題,殺人要不要償命?欠債要不要還錢?從前他們有宗教,宗教裡面也有講因果啊,可是後來這些帝王把因果刪掉,他認為刪掉因果,就不會有墮地獄。殊不知刪掉,墮地獄更嚴重。為什麼?讓大家不相信因果,不講因果了。所以因果教育,如果真正懂得因果教育,不敢為非作歹,懂得倫理道德,是不好意思為非作歹,因為怕良心責備。但是在高名厚利的誘惑之下,往往昧著良心,他就屈服在名利之下,他就會幹壞事。所以真正懂得因果教育他不敢,因果裡最大的,有沒有天堂?有沒有地獄?有沒有報應?真有,不是假的。
我們看這一個故事裡面,這個人把猿子活活地殺死,猿母在他家蹲死了以後,悲蹲而亡,而死的時候,他家半年內全部就死光了,這就是因果報應。這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科註》第四集裡面所開示的。
再來看下面這一段,『發蟄驚棲』,我們看經文:
【蟲之伏蟄。發之必傷。故太上書以戒人。而諸佛尤皆愛惜也。人可不體此意而妄有所發乎。】
我們看字句解說:
『伏蟄』,「伏」就是潛伏、潛藏。「蟄」就是動物冬眠,潛伏起來不食、不動,這個叫做「伏蟄」,這個地方叫「伏蟄」。
『發之必傷』,「發」就是挖掘。你一去挖掘,就會傷害到這些冬眠的動物。
『太上』就是太上老君。
『妄有所發』,「妄」就是隨便、胡亂。
我們看白話解說:
冬天的蟲類蟄伏在地下,如果將牠挖出一定會受到傷害。所以太上老君在此特別寫出來告誡大家,而諸佛更是愛護牠們,身為人類,身為人,怎麼可以不體恤這種善意呢?而隨便將牠們挖掘出來呢?
所以放生的時候,我早期在放生的時候,懺公有教我們一個方法,就是臺灣的懺雲老法師,有教我們一個方法。有些人喜歡放生嘛,可是你放生,放魚呢?你又怕說,你放生魚的話,有可能是你放下去,又有人把牠釣走,或是放下的魚海水不能夠適應,可能就會死亡。所以我帶領的放生團,我們放生魚都是漁船捕上來的,再放回海裡面去。早期我在放生的時候我有放鳥,可是放鳥它也有一個缺點,有些人說那你放鳥,就很多人去捕鳥,抓鳥來給你放。或者有些鳥飼養的,你把牠放了以後,牠沒有謀生能力,可能就死在森林裡面。這也有可能,不能說不可能。
有一種放生我可以教各位,這懺公教的。有些人他有許願啦,他生病啦,他趕快想發願啦,比如說放一百萬條的動物啦。比如說我以前有一個蓮友,叫康榮振師兄,康師兄,他就很有慧根,他是長期跟我放生的。他有一次開車,連續發生三次車禍,都差一點死掉。那麼那一次,第三次車禍發生以後,他脫險回來的時候跟我講,我們剛好是在佛一共修嘛,他就跟我講說,欸,黃師兄,我三次車禍差一點死掉。他說,怎麼辦?
我就當時在長壽山共修的時候,我就請他跪在觀世音菩薩面前,座前懺悔。我說,你跟觀世音菩薩發願。他說,要怎麼發?我說,你放一百萬條的動物的生命,放一百萬條,那當然有一個期限,比如說三年之內放一百萬條,或是幾年之內放一百萬條的生命。因為他有跟我講,那已經是七、八年前了,差不多,對,差不多七、八年前,他跟我講說,就是他發生車禍的那一年,他跟我講,他說,黃師兄,我跟你講,算命說算我到今年可能死劫難逃,他就是今年會死掉。我說,發願可以改變業力,我說你就發願一百萬條的物命。他到現在身體還很好,已經隔七、八年了。那他真的去放一百萬條的生命。一百萬條是真的,那時候我們有,他也有放很多的魚苗,我們都運整卡車的魚苗,在海邊野放。
那你有一種方法,我提供給各位就是說,我們知道有很多人會釣魚,你在那個釣具店,就是他要去買魚餌。釣魚的人都會到海邊,或是說湖邊去釣魚,那附近就有很多商家會迎合這些釣魚的人,開一些釣具店,賣一些魚餌。一般的魚餌都用什麼呢?有些是用蚯蚓,整盒整盒的蚯蚓,放在這個盒子裡面,裡面都有蚯蚓,然後就用蚯蚓把牠折斷,折斷以後,用魚鉤把牠掛起來,丟到海裡面去把魚釣起來。那是非常殘忍的,你把整條的蚯蚓把牠折斷。
那你怎麼做呢?你就到那個湖邊河邊的釣具店,你把它整盒的魚餌都全部買走。我以前就用這個方法,我就到那個釣具店,把整個的魚餌全部買走,那店家說,你買這要幹什麼?我也不能跟他講說放生,我就給他一個善意的說法,我說我有目的,但是我不說,我有作用。我就把他整個釣具店的魚餌全部買走,那後面要來釣魚的人就沒有魚餌。那一天這個地方的魚,本身就免得被殺害、被釣死。這是懺公,懺雲老法師所教的方法。
因為那個蚯蚓的物命不貴嘛,有些人他經濟情況不好,比如他生病,他沒有錢,他沒有很多錢,他可能去買物命他沒有錢。那你可以去建議,用他這個方法說你用簡單的,因為蚯蚓都很便宜,那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滿他的心願,他可能從放生,他就開始懂得因果報應,那他開始就許願吃素,他的命撿回來。他就開始學佛,就去受五戒,他慧命就會開顯出來,他就重新的一個開始,你就等於救了一個人的生命,你救了他的生命,等於救他的慧命。
我坦白講,末學這十幾年來,我當然,我並沒有開悟,可是我確實跟了很多眾生結了這個善緣。不管是放生啦,或是救物命啦,牛要被殺的啦,雞要被殺啦,我救很多,救很多。這也是累積善根、福德、因緣,這是這個地方提到「蟲之伏蟄」,我就講到蚯蚓。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曹彬。隆冬不修牆屋。人問之。公曰。恐傷蟄蟲耳。曹公奕世封王。卻自不肯發蟄種因。今乃有無故燒荒者。逞一時之嬉戲。傷萬種之生靈。何不以曹公之事。更相告誡乎。苟一遇之。即宜撲滅。至於村民童子。無知為此。尤當善諭之。若人家熱灰熱水傾地。及祀先焚化紙陌。皆宜隨在留心保全。仁莫大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曹彬』是北宋開國名將,他是宋真定靈壽人,也就是今天的河北,五代的時候後漢乾德中,為成德軍牙將,牙將就是中下級的軍官,後來他擔任五代的後周,擔任歷河中都監。在宋太祖乾德二年,帶兵攻打四川,為都監,都監就是把部隊屯駐在那個地方,兵甲、訓練、差使,兼在城巡檢,巡守保護,這叫都監。
他為官清介廉謹,部屬都非常地順服他。他在征伐南唐的時候,攻打南京的時候,金陵就是南京,他不妄殺一個人。他部隊回來以後,升任樞密使,就是樞密院的長官,掌軍令。宋太宗即位升任同平章事,同平章事就是宰相。北伐契丹,連下州縣,後來為耶律休哥所敗。宋真宗即位,他也是一樣擔任太師的工作,還有同平章事。這是「曹彬」,宋朝非常有名的名將,而且非常慈悲,他帶兵作戰,不妄殺一個人。
『隆冬』就是深冬,很寒冷的冬天。
『蟄蟲』就是冬季伏藏在土中的蟲。你看曹彬他冬天的時候,他不修補他們家的房子牆壁,為什麼呢?他怕那個蟲,冬季的時候伏藏在它土中的蟲,會傷到這些蟲。
『奕世』就是累世、代代。
『封王』,根據《宋史》裡面的記載,曹彬他們是真的富過三代,我們把它整理出來,跟各位講一下。曹彬的父親叫曹芸,官當到成德軍節度都知兵馬使,追封為魏王,就是曹彬的父親叫曹芸。曹彬他死後被封為武惠王,他生七個兒子,哪七個兒子呢?長子叫曹璨,官當到河陽節度使,同平章事,也是宰相。次子叫曹珝,曹珝是娶秦王趙廷美之女,興平郡主,官當到昭宣使。宋代宦官裡面最高的官,叫昭宣使。這是曹彬的第二個兒子曹珝。
第三個兒子曹瑋,官當到彰武軍節度使。第四個兒子曹玹,官當到左藏庫,就管國庫的副使。第五個曹玘,官當到尚書虞部員外郎。就是宋朝的時候,工部設虞部,副長官稱為員外郎,負責管木材啦、煤炭這一類的,這第五個兒子。第六個兒子叫曹珣,官當到東上閤門使,掌禮儀的。第七個兒子曹琮,官當到西上閤門副使。你看他七個兒子全部都當官,而且官都當很大,這七個兒子。
那他的孫子呢?已經過第三代了,兒子、孫子。他的孫子曹儀,就曹璨的兒子,剛剛有講長子是曹璨嘛,曹璨的兒子官當到耀州觀察使。孫子曹佾,就曹玘的兒子,官當到諸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也是宰相,三代都當到宰相,封濟陽郡王。曹佺是曹琮的兒子,官當到皇城使,嘉州防禦使。這是他孫子啦,他的孫女呢?慈聖光獻皇后曹氏,曹玘的女兒當宋仁宗的皇后,你看當到皇后。
第四代曾孫,看,到第四代去了。曾孫曹評,曹佾的兒子,官當到指揮使,節度使。曹誘,曹佾的兒子,官當到觀察使,節度使。曹詩,曹佺的兒子,娶宋仁宗第十一個皇女,魯國大長公主。你看他一共傳到第四代,還在當官,而且當這麼大的官,這就是曹彬他們的「奕世封王」,就累世都封王。
『燒荒』就是開荒前,燒掉荒地上的野草。這個要特別有林地、有山林地的、或有稻田的這些人,要特別注意,你在燒稻田也好、或是燒森林也好,都會傷害到動物。所以以前的人非常慈悲,要開墾以前,前三天、前七天,先祈求觀世音菩薩加持,先灑大悲咒水,讓這些動物先搬家,告訴這些動物先搬家,準備要開墾了,請牠們先搬走。你一定要做這個動作,請三寶加持,讓這些動物能夠離開這個地方,否則這些都是有因緣果報的,都有因緣果報的。
『逞』就是快心、稱願。
『尤當善諭』,「善」就是好好地,「諭」是教導、教誨。
『熱灰熱水傾地』,「傾」是把東西倒出來。
『祀先』就是祭拜祖先。
『陌』,『紙陌』,「陌」就是祭奠所燒的紙錢,這個叫「陌」。
『隨在』就是隨地。
『保全』,保護使不受損害叫「保全」。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曹彬,在寒冷的冬天,不修造牆壁或者房屋。有人就問他原因啦,他就說了,他說,恐怕傷害到冬天蟄伏在土裡面的蟲類。曹彬的家族累世封王,福報很大,他卻是不肯讓自己做出傷害冬蟄的蟲類。像這個我們就必須要學曹彬,如果你有田地啦、有稻田啦,就是有自己的住家附近,有菜園種菜啦、種果園啦,你要特別注意這一點,要學曹彬,不要去傷害到冬天蟄伏的這些蟲類。這是一個慈悲的行為。
所以曹彬他不肯讓自己做出傷害冬蟄的蟲類,以種下這個惡因。可是現在居然有人去無緣無故的,去放火燒荒野的人,為了逞一時的嬉戲的快感,傷害萬種的生靈,為什麼不看看曹彬的做法呢?要互相的告誡才對。如果碰到有人放火燒山,就應該馬上把它撲滅。至於那些不懂得道理的村民或小孩子,不知道而去做出這個事情,就應該要好好地勸告他們。如果有人,有家人把熱灰或是熱水傾倒在地上,或為了祭祀祖先,在地上焚燒紙錢,都應該要隨時注意勸導,以保全蟄蟲的生命,這是莫大的仁慈。
這一段我們就來講曹彬,他的家族為什麼累世封王?就是曹彬他以德帶兵,可以消業滅罪。我們來介紹一下曹彬,剛才講曹彬是宋朝的大將,他幫助宋太祖平定天下,有汗馬功勞。有一天曹彬就碰到當時一位高士,就是相命的,陳希夷先生。陳希夷先生他深諳相術,很有學問,看到曹彬以後就對他講了,他說,你邊城骨隆起,印堂寬闊,目長光顯,必主早年富貴。所忌是頤削口垂,沒有晚福。凡出兵作戰,宜開一面之網,或可培植一些晚福。
就是這位陳希夷先生看到曹彬,就跟他講了,他說,你這個城骨隆起,鼓起來,那你印堂比較寬,表示說,加上你的眼睛長得長,你這個會主你早年富貴。但是你的缺點是,你的面頰這邊削下去了,就比較瘦,削下去了,嘴巴這邊就垂下去,表示你沒有晚福。所以他就勸他說,你帶兵作戰,你應該要網開一面,可以培植一些福,曹彬有記起來。
所以曹彬帶兵在攻打四川的時候,佔領遂寧。他的部下、將士都主張要屠城,曹彬嚴厲禁止屠殺。士兵擄獲了很多婦女,他下令另外單獨開闢一個房間,把這些婦女保護起來,絕對不允許他的部屬對這些婦女有姦淫非禮的行為。到戰爭停止以後,對有家可歸的這些婦女,給她錢把她遣送回去,沒有家可以回去的,也幫她們嫁出去,民眾都很感謝他的德政。
後來曹彬奉命征伐江南,他因為不肯生靈塗炭,去傷害百姓,所以假裝生病不肯就職。他的同僚就去探病啦,曹彬就對將士說了,他說,我的疾病,不是吃藥能夠治好的,只要你們誠心誠意的發誓,攻克江南的時候,絕不妄殺一個人,我的病就好了。將士聽完以後,就燒香發誓,答應曹彬說,攻克、攻佔城門的時候,絕對不再傷害一個人。後來因為這樣的一個仁心,讓江南的人心,民眾都來恭迎曹彬的部隊,保全了千萬人的人命。
勝利凱旋以後,曹彬又跟陳希夷碰面了,陳希夷就對他說了,他說,你數年前,我看你的相,頤削口垂。那時候我認定你沒有晚福,可是你現在的相已經改變了,口角豐,頤豐,而且金光聚耀於面目鬚眉,你會增祿延壽,後福無量。那曹彬就問他了,他說,什麼叫金光?陳希夷說,金光就是德光。我們記得我們德行有開顯出來,你就會有「紫磨真金色身」。「紫磨真金」就是這裡講的金光。其色紫光晃亮,如果人有陰德有感,面部會現金光,眉間會現彩光,眼睛會現神光,頭髮會現毫光,身體會現祥光。他那個氣是外面很明亮,內心很收斂、很徹底,外明內徹,內心很清澈,不只可以增壽,而且還庇蔭子孫遠福。
曹彬果然應了陳希夷的預言,剛才講,他一共四代都在當官,七個兒子、孫子、孫女、曾孫,全部當官。他也算是高壽,資料上寫是講六十九歲,高壽而卒。他兒子,剛才講是七人,都是一代名將,子孫昌盛無比。但是也有說他兒子是九人,但是我們這個引用是七人,七子。所以《歷史感應統紀》裡面,有這樣讚歎曹彬,有說了,「其示病也,正如《維摩詰經》所謂,因眾生病,是故我病」,一切眾生病好,我病也好,「存心仁厚如此。古稱三世為將,道家所忌,若彬之為將,正可廣作功德,何忌焉!」
《歷史感應統紀》這樣給曹彬下定論,它的意思是說,當時要去攻打江南的時候,曹彬不是假裝生病嗎?後來他跟將士講,你們只要燒香發誓,攻克江南的時候,你們不妄殺一個人,我病就好了。這就是什麼?他示現生病,就是他的慈悲心。就像維摩詰居士,佛陀那個時代,有一個維摩詰居士,他假裝生病。佛陀派了他很多弟子去,沒有人敢去,舍利弗啦、目犍連尊者啦,他們跟佛陀說,我不敢去。那為什麼不敢去呢?他說,維摩詰居士大菩薩都會跟他們開示,讓他們無以回應。
那後來佛陀就派文殊師利菩薩去。《不可思議解脫經》裡面,都有講這一段精彩的對話,當時就是維摩詰居士假裝生病,佛陀派他的弟子代表佛陀去探病,然後透過探病就討論出、研討出妙法出來。所以維摩詰居士說了,眾生有病,我才生病,眾生假使病都好了,我病也好了。眾生的病是什麼?眾生的病就是妄想、分別、執著,在三界輪迴。所以維摩詰居士說,一切眾生病好,我病也好了,存心仁厚到這個地步。
古代的人講說,三世做將軍就不好了。三世為將,你三世都去投胎當將軍,他說,這個不好,是道家所忌諱的,因為當將軍要帶部隊打仗。但是《歷史感應統紀》裡面講,曹彬當將軍,正好可以廣作功德,有什麼好忌諱的呢?所以這個地方結論就是說,算命是我們,尤其是我國流傳普遍,星相家卜人命運,在佛法裡面講定業,定業就是你的命。所以金山和尚講說,不要相信命運,要相信業力。你從業力面去改造,業力,業由心造,從心去改變,從自己的身口意,清淨身口意三業,你的命運就會改變。
所以我在講因果裡面得到一個結論,我也跟老法師報告。我說,命運怎麼來的?因果怎麼來的?我跟老法師報告。我說,命運就是由身口意來的。你富貴長壽也是你種善因,你種財施、法施、無畏施。你長壽的話是種無畏施,所以你會得健康長壽;你造殺業,你就短命多病,所以命運是從業力來的。那業力從哪裡來?業力從因果來的。因果從哪裡來?從心念來的。所以心念決定因果,因果決定業力,業力決定命運。也可以講說心念決定業力,業力決定因果,因果決定命運。所以這個曹彬的故事就是心能轉業。所以老法師常跟我們講,心能轉境,不是心被境轉,而是心能轉境。曹彬就是慈悲心,戒殺放人、救人,所以他改變了命運。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鳥之既棲。如人已寢。忽爾有驚。豈不舉家擾亂。太上之戒。與孔子弋不射宿意同也。仙經曰。凡人隨時方便救物。必獲福德長壽之報。】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棲』就是禽鳥歇宿。
『忽爾』就是忽然。
『擾亂』就是慌亂。
『弋不射宿』就是不用帶繩子那個箭來射晚上在睡眠中的宿鳥,就是晚上睡覺中的鳥。弋射時只射飛鳥,不射栖鳥。栖鳥就是在睡眠中的鳥,在棲息中的鳥。這個是「弋不射宿」的由來。因為在《論語集註》裡面有提到,就孔子年輕的時候家裡貧窮,「孔子少貧賤,為養與祭」,他為了要生活以及祭拜,「或不得已而釣弋」,他不得已來釣魚跟射鳥,「如獵較是也」,像打獵。但是孔子他怎麼樣呢?他只取,「然盡物取之,出其不意」,他絕對不做出其不意的事情,「亦不為之。此可見仁人之本心矣。待物如此,待人可知;小者如此,大者可知。」
第五個『仙經』是指道教的經典。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鳥既然已經棲息樹上了,就像人已經上床睡覺了,如果突然間受驚了,豈不是全家都受到擾亂嗎?太上的教誡就和孔子所說的,射鳥時不射已經休息的鳥,意思是一樣的。道教的《仙經》說,凡是人能夠隨時行方便救助物命,必定獲得福德長壽的果報。
好,我們剩下一點時間,我們就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於這一段,「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學佛的人都明瞭,人不是死了就完了,如果死了就了了,這個事情就好辦。現代的人迷信科學,說信仰宗教的人是迷信,這個話實在是太武斷了。他說,我們冷靜思惟,這個話講不通。佛告訴我們一切法心想生,這是真理。你心裡想神就有神出現,就像我剛才講說,我第一個助念我姑姑,在太平間。我在無助的時候,我也不曉得怎麼把我姑姑救出去,求地藏菩薩加持。那時候我就是合掌跟地藏菩薩祈禱,請地藏菩薩幫我,能夠把我姑姑從太平間救出去,送回家助念,後來真的如願了。這就是什麼?就是一切法心想生。
所以「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所以「念佛是因,成佛是果」,這事絕對是真的。為什麼?「一切法從心想生」。老法師說,這是真理,你心裡想神就有神出現,你心裡想鬼就有鬼出現,「一切法從心想生」。心想許多念頭,我們自己都不能夠覺察,那微細的念頭從哪裡來呢?無量劫來累積來的。佛給我們說得好,阿賴耶識裡面像一個倉庫一樣,無量劫來你的念頭,統統在裡面落下種子,種子遇緣就起現行,現行又薰種子,又回薰回去了,非常微細。
十法界從哪裡來的?從心想生。我不想,有沒有這個事實呢?還是照樣有。我不想是我現在沒想,我這一生沒有想,前生有沒有想呢?現在的人迷信科學,不相信天地鬼神的報應,而實際上在西方世界,就是指歐美啦,歐美的國家,鬼神報應的事情我們常常聽說,而且常常在電視、報紙裡面、新聞裡面都有,他們也報導,這是科學沒辦法理解的。科學不能理解的事情很多,這就說明科學並不是萬能的,科學還沒有達到究竟圓滿,今天還在摸索,還在推測,知識的領域是沒有邊際的。
這是第一點,老法師說,你要先瞭解,每一個動物都有靈性。這個地方是探討,不要去傷害動物,首先你要相信,世間確實有鬼神,確實是有報應的。「一切法從心想生」,老法師先建立你這個觀念、這樣的信念,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老法師說,今天科學的成就是有界限的,不僅是佛法,所有的宗教家都具有真實智慧。許多宗教家都有相當深度的定功,雖然他不是像禪宗盤腿面壁,但是他心地清淨,清心寡欲,對於世間的名聞利養、五欲六塵,看得非常淡薄,這種人就有定功。定是清淨心,清淨心就能夠突破時間跟空間的障礙,六道裡面他能看到天道,他能看到鬼道,他能夠看到地獄道。這是什麼?時空的維次突破了,功夫愈深,突破的層面愈大,愈深愈廣,深廣無際。佛法的殊勝,佛的定功達到究竟處,時空的維次破盡了,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老法師說,佛告訴我們,這種功夫、這樣的見解智慧,不是他獨有的,也不是佛能夠獨佔的,他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佛法講的是平等法,問題是你現在的心是亂的,只要你能夠恢復平靜,也像佛一樣清淨到極處,我們講說淨極光通達,那麼宇宙人生的真相,你就完全明瞭了。
我們以前有解釋過,為什麼道證法師,在還沒有出家前叫郭惠珍醫師,去土城的承天禪寺,就新北市的土城承天禪寺,見廣欽老和尚,我師公。廣欽老和尚怎麼會知道說,欸,郭惠珍醫師啊、郭醫師啊,妳的大冤家要現前。郭惠珍醫師是癌症的醫生,她最後得癌症,但是她不化療,她用念佛的方法,到四十八歲圓寂。我們臺灣很多蓮友都稱她是觀世音菩薩再來的,她是在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成道紀念日往生的。廣欽老和尚怎麼知道郭惠珍醫師的大冤家要現前?就是他的智慧嘛,就是廣欽老和尚已經證得正法眼了。正法眼就是智慧眼,正法眼一現前,一證得正法眼,六通就現前了,就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漏盡就是煩惱斷盡了。
所以當你清淨到極處的時候,宇宙人生真相你就明白了。所以丁嘉麗菩薩在中國大陸拍片的時候,到東北去。碰到一位老法師,那位老法師跟丁嘉麗講說,妳旁邊跟了四個小朋友。丁嘉麗說,你怎麼知道我墮胎四個呢?這位老法師看到了,他就是什麼?這裡講的,宇宙人生真相就明白了。丁嘉麗老師特別就覺得很奇怪,就去問淨空老法師。她說,師父、師父啊,為什麼東北那個老法師,知道我旁邊墮胎四個嬰靈呢?老法師就跟她解釋,他說,出家人修到功夫、定功很高的時候,他說,我們的心,老法師說,就像接收器跟發射器。我們現在用手機最明白嘛,你發訊號出去,接收訊號進來,你手機響了嘛。老法師說,我們的心就像接收器跟發射器,他說,同一念心體的,他說,出家人心清淨,就是那個接收器正常,他完全正常就看得到,就聽得到,就見得到。
所以佛菩薩他證得了,他教我們去,他證明給我們看,教我們去證明、教我們去證實。我們可以證實他說的不是假的,怎麼證實?老法師說,息滅貪瞋癡,勤修戒定慧,你就能夠瞭解事實真相,瞭解六道裡面的因果報應,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人不但不能夠殺害眾生,《戒經》,就是在戒律裡面常常勸導我們,惱害眾生都不可以啊。無意間尚且不可,何況有意呢?起心動念都有報應,善因善果,惡因惡報。明白這個道理之後,自自然然地就斷惡修善了,所以你懂得因果,你就自然斷惡修善了。
第四個老法師說,人生在這個世間,上古時代他們就懂得選擇居住的環境、生活環境,什麼是好環境?「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所以生活環境很重要。所以人和的環境好,這個地方的人就和睦,這個地方的人就良善,這個地方的人就是仁慈,不傷害眾生。老法師特別舉澳洲,澳洲的人對動物都很善良的。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