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80集
第180集

感应篇汇编第180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4/2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8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一句,【射..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9 11:0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80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80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4/2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8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一句,【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六十三頁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白龜年。得異書。能辨九天禽言。九地獸語。一日與潞州太守坐。適驅羊過庭下。中一羊。鞭不肯行。且悲嗚。守曰。羊何說乎。白曰。羊言腹中有羔。俟產訖。甘就死。守乃留羊不殺。果生二羔。】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白龜年』,在《中國神話人物辭典》裡面有記載這個人,「白龜年」是能夠解鳥獸語言的神仙。在宋曾慥,《類說·卷五二》引《翰府名談》記載。白龜年到了嵩山,有一個人對他說,李翰林相召,白龜年進去後,看到召他之人穿著寬大的衣服,面色潤澤,頭髮秀美,對他說,我是唐朝李白。李白當過官嘛,所以叫李翰林。李白就對白龜年說了,祂說,你的祖先是白居易,雖然不同個年代,但卻也同樣都是唐朝的人。
後來李白就拿出一卷書送給白龜年,祂說,熟讀此書,可以辨識九天鳥語,大地獸言。就是你熟讀這本書,你可以辨識九天的鳥說的話,還有大地動物講的話,再好好修行就可以成仙了。後來白龜年遊歷潞州,潞州的太守知道他有異術,就是他有這種的,我們現在講就是特異功能,他有這種特異功能。我們在國內,中國大陸,也聽說有很多特異功能的人,他們會知道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太守,潞州的太守知道他有異術,很特別的這種能力,所以就召他前來詢問。剛好院子裡面有兩隻鳥雀,鳥雀就啾啾地叫著飛過去了。太守就問了,牠們在說什麼?我們知道,我們安息國的太子,到中國來出家的,兩次還命債的安世高大師,他也通鳥語。有一次安世高大師跟他的同修,同參,在經行的時候,剛好有一群鳥飛過去。那就有人問安世高大師說,牠們在說什麼?牠們說,等一下,就有人會送飯過來。
那這裡太守就問白龜年了,剛好他院子裡面有兩隻鳥雀,啾啾啾地在那邊叫著飛過去。太守就問啦,牠們在說什麼呢?白龜年就回答說,他說,城西有一個白姓之家的糧倉中,有穀子曬在地下,牠就招呼牠的同伴一起去吃,大概有一隻鳥雀先發現。太守就派人去查驗,果然真的是城西的這戶白姓人家,糧倉的穀子曬在地下,他沒有錯。然後太守又看到馬棚中的馬,昂首而嘶叫,他就問白龜年說,這又是說什麼呢?白龜年回答說,這個馬說,馬槽裡面的料太熱了,不能吃,馬槽裡面這個飼料太熱了,不能吃。
當時因為快到清明節,太守手下的人驅趕二十多頭的羊,準備要殺掉用來祭祀。就報告說,就跟太守報告了,說有一隻羊硬是不走,用鞭子抽打,羊就大聲哀叫。太守正好就問白龜年了,說诶,那隻羊不走,可有什麼解釋呢?白龜年就回答說了,羊說牠腹中的羔羊,羊羔就是小羊,快要生下來了,等到生下羔羊,羊羔,等生下羊羔之後,願意去死。於是太守就把這一隻羊留下來。一個月以後,一個多月以後,果然這隻羊產下了羊羔,就是小羊,這裡講說是兩隻。
白龜年雖然他置身塵世之外,但常常有人見到他,就表示說他已經成仙了。他已經成仙了以後,還是有人看到他。這個是指白龜年他的靈異故事,現在講叫靈異故事。
『異書』就是很珍貴、罕見的書籍,叫「異書」。
再來『九天禽言』,「九天」就是天的中央跟八方,這叫「九天」。在《呂氏春秋·有始》篇裡面提到,「天有九野」,野外的野。「中央曰鈞天,東方曰蒼天,東北曰變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顥天」,西南邊曰朱天,「南方曰炎天,東南方曰陽天」。這個是「九天」的意思,這個「九天」,各位參考就可以了。
再來「禽言」就是鳥類的語言。
『九地』,這個也是陰陽家講的,曆數裡面有九地之數。
『潞州』在今天的山西省,大概是在今天的山西長治市以及武鄉,這一帶有幾個城市跟縣。
羊羔,『羔』就是小羊。
『俟』就是等待。
『訖』就是完畢。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白龜年,得到一本異書,從書中學會聽懂天地之間的各種鳥獸的語言。有一天跟潞州太守坐在一起聊天、談天,剛好有趕羊的人經過庭下。剛才講是說清明節要宰羊,那這裡講說,剛好有趕羊的人經過庭下。其中有一隻羊,任人鞭打也不肯走,而且發出悲慘的叫聲。太守就問他啦,他說,這隻羊說什麼呢?白龜年回答說,這羊說,牠腹中有小羔羊,等到生產後甘願受死。太守就留下這隻羊不殺牠,後來果然這隻羊產下了兩隻小羔羊。這個是羊本身也有靈性,佛在《楞嚴經》裡面講,「人死為羊,羊死為人」。
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段:
【文立。業烹屠。嘗殺一鹿。鹿跪而泣。以為不祥。鹿懷一麑。尋當產育。就庖哀切。同被刳割。後患奇疾。毛落皮爛。乃深起悔心。傾家買地。造小莊嚴寺。病乃愈。修行終其身。夫刳胎殺夭。罪之至大。然有改過法焉。請觀此案。】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文立』,他是梁朝人。這一段的故事就是講「文立」的故事,他本身是一個屠夫。在《法苑珠林》裡面卷六十四,講他的名字叫「鄒文立」。它這裡講「文立」,「鄒文立」。
再來『業』就是他依什麼為業,就是從事於什麼工作。
『麑』就是幼鹿。
『尋』就是不久。
『庖』是廚房。
『刳割』就是剖殺切割。
『傾家』就是拿出全部的家產。
『小莊嚴寺』是在梁朝的時候建的,在當時蓋的地點,就是在今天的江蘇省南京市,以前叫做建業。本來是晉朝零陵王的廟地,在天監六年,就是梁武帝他的年號,道度禪師他起造,就是鄒文立,文立所捐的地。
道度禪師在《法苑珠林·卷九十六》裡面有記載,當時梁武帝在的時候,有一位禪師叫道度禪師,他的戒行非常地清淨淳直,而且非常深入摩訶衍。摩訶衍就是大乘經典,通達大乘經典。梁武帝非常地尊敬他,尊稱他叫四果禪師。四果就是阿羅漢,他阿羅漢是破見思惑,證我空真如,證得無生,所以阿羅漢可以接受供養。所以當時梁武帝就尊稱道度禪師是四果禪師。在有一天的夜裡二更的時候,寺裡面有雜色的光映一個房間,到五更的時候,聽到山頂上火聲震裂。就有人驚走去看,看到道度禪師合掌在火中,等於說捨報要往生了。當時春秋六十有六,就是六十六歲。當時的刺史武陵王,乃派人來為禪師建塔,這個是小莊嚴寺的道度禪師,他有修有證。
再來『刳胎殺夭』就是挖開母胎,殘害幼體,凶殘不義。確實是有人這樣做。聽說有人甚至被殺,他那個腎都被割走了,他的器官都被割走了。可以移植的,比如說腎啦、肝啦,都被人家挖走、挖空了。是真有這樣的一個,聽說有這樣的一個喪天害理,凶殘不義的行為,確實好像有聽說過。因為這腎跟肝可以拿去賣,有些人需要這種換肝啦、換腎。那有些人為了貪財,貪圖錢財,不惜殺生害命,也可以講說叫「刳胎殺夭」,那是非常殘忍的行為。尤其是殺害母胎,殘害幼體。
最近末學就是有一個,也是學佛的朋友,是一位菩薩。他最近就是因為動了一個手術,要做一個手術,這個手術算是不小的手術。他要去做手術前的當天有跟我聯絡,我當時就馬上問,我們平常都在護持的,臺灣臺南的觀音的家護生園區,是專門有些動物要被宰殺的時候,都會把牠買下來,放在觀音的家護生園區來保護。前一陣子,在去年年底十二月中的時候,末學救了大概十五隻的乳牛。就是臺灣省農委會,平常在他們的牧場有養了一些乳牛,這些乳牛平常就是生產牛奶,來賣給民眾來喝。
那麼這些乳牛,因為已經到一定的年紀了,不能夠再產乳了。所以臺灣省農委會就公告,要把牠們拍賣,要宰殺。因為是臺灣省農委會的牧場所畜養的,所以牠們這些乳牛,不論是體型或是肉質都是非常地,還非常地良好,所以牛肉商一定會想辦法去把牠買下來。當時末學就發願要把這十五隻母牛,這些乳牛全部救下來,不惜一切代價。我還教護生園區的負責人,那個負責人,我教他怎麼樣去填那個標單,可以買下來。因為這是公開招標的,他給你出高價就可以把牠買走。後來我教護生園區的負責人怎麼樣填標單以後,果然標到了。這個影片在我們的網站都有公布,現在都在護生園區安享晚年了。
那剛好,我剛才講說,我這位蓮友他剛好要動手術。我當天就問這個護生園區,有沒有要救的動物?正好他那一天早上,要準備去買一批,大概五隻,就是這裡講的,五隻的母鹿,還有七隻的也是鹿,也有公的跟母的。那其中這五隻母鹿,牠肚子裡面就有小鹿,小鹿在這地方稱叫什麼?叫「麑」。所以羊還沒有出生以前叫羊羔,小羊羔,小羔羊。那鹿還沒有長大以前,在懷裡面叫「麑」。
我問護生園區說,買這要幹什麼呢?他說,就是有人要把母鹿把牠殺死,然後就把牠懷中的那個小鹿,把牠挖出來,就是這裡講的「刳胎殺夭」。我就問護生園區說,他要那個小鹿幹什麼呢?他說,要提煉一種,因為鹿茸本身可以做藥嘛,可以做一些補藥嘛。那麼這個小鹿,他也是要把牠提煉,變成一種中藥,很名貴的,人要進補的一種中藥。這是非常殘忍的,這叫這裡講的剖挖母胎,殘害幼體。後來當然就全部被我救下來了,我也看到照片,確實是懷孕的母鹿。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前有位叫文立的人,以屠殺烹煮畜生為業,曾經要殺一頭鹿,該鹿跪下來哭泣以表示求情。這蠢動含靈皆有佛性,每一種動物都有靈性,你說甚至小到一隻螞蟻、一隻蒼蠅乃至一隻蚊子,牠都有佛性,都有靈性,這是佛說的。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果的時候,講一句法語,就「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佛陀並沒有說,一切人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他說一切眾生,一切眾生就含六道眾生跟蠢動含靈。
我們也看過前一陣子,香港的一個新聞報導。香港一家屠宰場裡面,長期累月都在殺牛的一個屠宰場。有一天就殺到一隻靈性非常高的一隻牛,牠們都有靈性,但是有些牛裡面,牠受報時間已經到了,可能牠要墮畜生道,可能要被宰殺好幾次,好幾世,牠每被殺一次就是受一次報。殺生的重業就是怎麼樣呢?你看得到,比如說,你現在殺人或是殺動物,你殺人來講的話你會得到花報,花報就是你現在,法律給你判死刑。可是你要曉得這個花報判死刑,服完以後,它不是這樣就結束了呢,人不是一死百了,是沒完沒了,不是只有一生一世而已。
老法師說,你這個花報受完以後,你還有來世的果報啊,你死後要去哪裡啊?你死後你要去陰間啊,要去地獄道受報啊,你還要去受果報啊,那果報在地獄。果報受完以後呢?你還要,你如果有命債,有欠人家一條命,你去地獄受完報以後,你出來還要什麼?還要短命多病。那你再出來,假如你都受完地獄的苦報以後,你出來以後,你有機會當人好了,你還是要短命多病。你短命多病以後,你還有餘報,你生生世世你還要受這個餘報的苦。
就像目犍連尊者,是佛陀的弟子裡面,十大弟子裡面神通第一。可是目犍連尊者有一世,他在當人,跟我們一樣也是迷惑顛倒。所以這些聖人都示現給你看,都表法給你看,他也是從凡夫修成佛。像文殊師利菩薩,以前在因地的時候,在當人的時候,他是一個女身,她也曾經墮過胎,她的名字叫顛倒。那他現在的名字,現在的法名叫智慧,那智慧跟顛倒,兩個剛好是顛倒過來。目犍連尊者在那一世的時候,跟我們一樣當凡夫。所以你要知道,你都可以成佛,這些聖人都示現給你看,佛陀講的三藏十二部,就是教你成佛。如果你做不到,佛陀不說,佛陀在經典上所講的,都是你做得到的。
結果目犍連尊者,跟現在的世間人一樣,聽老婆的話。他的太太不喜歡供養孝順公公、婆婆,就給目犍連講耳邊話。目犍連尊者耳根軟,就聽他太太的話。目犍連就生一個什麼惡念呢?想殺死他的父母,然後呢?就有一天,因為他母親看不到嘛,他母親眼睛瞎了嘛。他就帶她到山上去以後,他拿一個棍子,假裝說遇到盜賊,盜賊,盜賊,他就喊盜賊來了,盜賊來了。他媽媽看不到啊,喊盜賊來以後,他就開始用亂棒打死他媽媽,他媽媽第一句話講什麼你知道嗎?他媽媽第一句話不是講救命,不是啊,她說,兒子你快逃,兒子你快逃啊。母親再怎麼樣,第一個念頭都是想到兒子。
你注意看很多火災、空難的,掉下來,燒死的。臺灣的地震也是一樣。最近這一次,過年,在臺南那個維冠大樓地震,那個母親把小孩抱在懷裡被地震這樣壓死。每一個母親都有這個本分、都有這個天賦,這是性德,佛法上講叫「法爾如是」,就是自然的道理。所以孝就是性德,所以叫中華文化的根,敬是中華文化的本。孝敬是性德,什麼叫性德?你本來具有的德行叫性德。不是說因為你學佛才變成有這個性德,不是。你學佛只是把它恢復而已,你學聖賢教育,只是把這個性德,把這個德行恢復而已。
所以學佛是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所以佛法它是非常科學的,非常超越哲學的,你可以做得到的。把一個人從凡夫變成聖人,確實是可以做得到的,佛陀親自示範給你看。他從兜率內院,乘六牙白象到人間來投胎,去當淨飯王的兒子、太子,悉達多太子,後來出家修行,在山中六年悟道,菩提樹下證果,成為一代的偉人,釋迦牟尼佛。釋迦就是能仁,牟尼就是寂默、清淨。他的名字,他的法名裡面,代表清淨慈悲,表示每一個人都有這個清淨慈悲的性德。清淨就是我們的智慧,慈悲就是我們的德行。
所以目犍連尊者他的媽媽聽到亂棒的時候,她不知道她的兒子打她,因為她看不到。她說,兒子快逃。當下目犍連尊者天良發現,良心發現,跪下去跟母親懺悔,他母親當然是原諒他了。可是目犍連因為出這個惡念,才這麼一個小小的惡念,想害死他的母親,他生生世世都被人家亂棒打死,這麼可怕。
這是淨空老法師今年清明節,四月一日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所舉辦的清明祭祖,師父的開示,因果報應,因果教育有五個法則。第一個,因果不同時。因跟果是一段期間的,不可能現在馬上種下去,馬上就開花結果。就像你種水果一樣,你種下去,不可能馬上就有水果可以吃。你現在種稻穀,現在不可能馬上長出稻穗出來,可以收割,它也要經過一段期間,時節因緣,還要陽光,還要空氣,還有水分,還要施肥,還要灌溉。你行善造惡也是一樣,不是馬上就看到惡報,不是馬上看到樂報,它要經過一段時間。
第二個,因果通三世。三世裡面有過去、現在、未來。現在馬上做,馬上報。如果你做得很重的話,欸,不是只有做惡,行善也是一樣,你做得多跟重,馬上果報就出來了,現報,這叫這一世的。這一世現在做,下一世才報,這叫生報。這一世做,好幾世才報,那叫後報。還有老和尚特別講,第四個,叫不定報。不曉得什麼時間才會出現那個緣,才會報,叫不定報。四種,叫因果通三世。
第三個,就是我們現在講的,目犍連尊者起這個惡念,叫因小果大,你才起一個小小的念頭,果報這麼大。就像目犍連尊者要害死他媽媽,累世他都被亂棒打死,到這一世證果了。你們曉不曉得目犍連菩薩,他是目犍連尊者,他是神通第一的,他什麼都知道,但是他最後怎麼樣?被外道把他打死,他被外道把他打死,在印度。所以他因為過去生造這個因,惡因,所以他有時候,他就在修行的過程裡面,會干擾到他的定功,讓他的禪定不能現前。禪定不能現前,他就不能見到一些過去、現在、未來,要見到過去、現在、未來,就是要禪定。
禪定是什麼?跟我們作夢一樣,差別在哪裡?差別在禪定,你如果在作夢你會想東想西的,所以我們的心事實上是沒有休息,晚上在作夢也是妄想分別執著,在哪裡?在你的阿賴耶識裡面。你身體好像在休息,好像是不省人事,對不對?事實上你還在作夢,那表示什麼?你的心還在繼續運作,還在起心動念。所以目犍連尊者到這一世,成就在佛陀的座下是神通第一,他到最後也是被外道打死,這果報這麼可怕,他只不過是那一世,他想害死他母親而已,到這一世他還是被外道打死。實在是,因果這種事情,實在是很麻煩的事情,你知道就不敢做了。
老和尚說,懂得倫理道德,你只是羞於去做壞事,羞就是羞愧。但是老和尚說,遇到高名厚利,給你很好的名位好了,給你很好的位子,當什麼長啦,給你很多錢啦,你全部都迷惑顛倒,什麼都幹得出來,為了去奪那個位子,為了奪那筆錢,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為什麼?因為你是凡夫,你沒有禪定功夫,你毛病習氣一大堆,你不能夠把持自己,不造業都很困難,一定造業,那造業一定要受果報。
所以老法師常常在強調倫理、道德、因果,這是扎根的工作。懂得倫理道德,他只是羞愧去做壞事,但是懂得因果教育跟因果報應,他不敢做壞事,為什麼?他可以不怕法律,他可以不怕公檢法,他可以不怕法官、檢察官、警察,在中國大陸叫公安,但是他沒有不怕鬼神的啦。
像佛陀他也示現給你看,他們釋迦族被滅掉,被琉璃太子滅掉,佛陀要救三次都救不來,在路上等琉璃太子,擋他的軍隊,擋三次都沒有擋成功。雖然琉璃太子不喜歡佛陀,但是佛陀是成就的一個聖人,也是必須要尊敬的。到第四次,琉璃太子的部隊他就不走那條路,他走另外一條路去,把釋迦族全部滅掉。弟子就問佛陀說,為什麼你成佛了,為什麼你不能救你的家族?這個道理跟我們現在講的一樣,欸,你學佛吃素,為什麼你還得病呢?你為什麼不能救你家庭的小孩呢?你的太太呢?各人業各人了,各人吃各人飽,這沒有辦法,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分飛,各人保護自己,各人飛自己的。
所以佛陀就跟他的弟子講說,在無量劫以前,他們的釋迦族是一個漁村的漁民。而今天琉璃太子跟這些他的部隊,就是那一世被那個漁村的漁民捕光的整個池裡面的這些魚王跟這些小魚,跟這些蝦啦螃蟹。因為有因、有緣,有因,它一定有緣,然後有果,果報就現前,那這些緣是什麼?我講過好幾次了,就是琉璃太子的媽媽是茉莉夫人,茉莉夫人是佛陀最,可以講說佛陀最聽話的一個弟子、居士。因為她是出生在奴婢的家裡面的一個小孩,她去幫人家看茉莉花園。
琉璃太子的爸爸波斯匿王是佛陀的護法,要去打獵,看到茉莉夫人,一見傾心,我們講說一見鍾情,問她說,妳是哪裡的人?她說,我是釋迦族某某親王的婢女,她講得比較小聲,聽成某某親王的女兒。印度當時有種族的歧視,有四種種姓的,他們是不通婚的,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她婢女是等於首陀羅嘛,是賤民之子。結果當時因為琉璃太子到他的外公家去玩,印度當時紀念佛陀,蓋一個佛陀紀念館,他只是踩進去而已,就被管理員跟他講說,你是婢女之子所生出來的小孩,你是賤民,你不能踩這個聖地。他當時跟旁邊的童男童女講說,你跟我一天提醒三次,這個仇一定要報仇。這就是緣,都有因果的啊,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因果實在是錯綜複雜,這是因小果大。
佛陀就說,因為那一世我沒有吃魚,我只有在魚王的頭部敲三下,我到現在想這個事情,我頭還要痛三次。那佛陀他,你們知道佛陀他在這一世的時候,他跟阿難尊者出去行腳的時候,他也會腰痛啊,佛陀的背部會腰痛啊。老法師這一次在開示裡面特別提到,佛陀曾經有一世跟人家在摔跤,他好幾世以前,他也是跟我們一樣在做人的時候,在比武、在摔跤。結果佛陀在那一世把那個人的腰折斷掉,就起了這個惡念,把那個人腰折斷以後,到這一世佛陀成佛,這個因果還是不空,佛陀腰就痛,叫因小果大。
第四個,善惡不能相抵。你行善歸行善的,你造惡歸造惡的,善惡是不能相抵的。第五個,因果不空。這個老法師講的因果教育的五個原則。
所以剛才提到說,香港那個電視臺報導出來說,那個屠宰場的殺牛的要殺那一隻牛,那一隻牛跟這裡講的一樣,跪下來哭啊。牛會流眼淚啊,跟人一樣啊,牠知道牠要死啦。這一隻牛特別有靈性,牠也許是最後一世啦,最後一世當牛,牠就要當人啦,牠已經受報完畢了,所以牠的靈性特別敏感,牠知道牠自己要死了。所以牠就跪下來,跟那個屠宰場的屠夫流眼淚求情。那個屠夫一看,他真的也驚嚇到,說殺了這麼多牛,從來沒看過一隻牛會這樣跪下來,會流眼淚的,刀殺不下去了。後來就跟幾個現場,他們屠宰場的工人,大家集資,乾脆跟老闆講說,這隻牛不要殺啦,把牠放生啦,還算是有一點點良心,有一點點慈悲心。這一點慈悲心就可以種下他的善根了,也希望他能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就跟這裡一樣,這個鹿跪下來哭泣,以示求情,文立就覺得很不吉祥,以為不吉祥之兆。當時這個母鹿身中懷有小鹿,不久就要生產了,該母鹿又到廚房悲切的哀求,「就庖」就是到廚房了。但文立仍然將這個母子,就是這一頭鹿把牠一併宰殺,宰殺以後,他得了一個奇怪的疾病,後來罹患一個奇怪的疾病。
所以蓮池大師說的,蓮池大師我們以後就會提到他,這一篇裡面就會提到他。末學非常仰慕蓮池大師,我從學佛到現在,就每一次看到蓮池大師的文章,我就喜歡。蓮池大師他就特別強調放生,末學也帶了一個放生會,蓮池放生會。我的名字叫蓮池放生會,我自己取的,剛好他是蓮池大師,我自己也覺得我跟蓮池大師特別有緣,可能在那一世我曾經聽過他開示。他在浙江杭州那一帶,我們叫《雲棲法彙》,就是蓮池大師的文集,他所寫的這些,這個佛書,叫《雲棲法彙》,他有全套的《雲棲法彙》,比如說《竹窗隨筆》。我也很喜歡看《竹窗隨筆》,我都看過了。
所以我在中國大陸的法緣也很奇怪,我跟浙江特別有緣,現在很多蓮友裡面,我浙江人認識很多,跟浙江感覺就是特別有緣,我說不上來,很有緣。還有江蘇,江蘇我是還沒有去過,但是浙江我是去過,感覺很有緣。我在去年八月有到浙江溫州,還有樂清黨校講座演講,在溫州講兩場,在樂清黨校講一場。
所以他就得了一個很奇怪的病,毛髮脫落,皮膚潰爛。於是他內心深感懺悔,就將家產全部賣掉以後,買了一塊地,建造一所小莊嚴寺。這還算是文立有善根,他懂得懺悔,懂得怎麼樣?捨宅為寺,買土地蓋佛寺,他的疾病才痊癒,病才好。因為蓋佛寺可以度很多人,而且他是請道度禪師來主持。道度禪師我們剛才講過,他是有修有證的。他疾病才痊癒,於是終身修行。所以對於那種殺母胎,殘害幼兒,罪惡最大的,但仍然有改過的方法,從本案可以知道。
所以懺悔法門是佛陀的八萬四千法門最好的法門,所有東西都可以救,只要你能懺悔,真心懺悔。當然懺悔有兩種啦,一個事懺跟理懺。「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今對佛前求懺悔」,這是事相上的懺悔。另外一種叫理懺,「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你要把做壞事的心要把它斷掉,你為什麼會罪呢?為什麼有罪呢?因為你有妄想、分別、執著,你有妄念,你有貪瞋癡慢疑,你有這些惡念,一起來以後就去做壞事。
彌勒菩薩講,一彈指有三十二億百千念,念念成形,形皆有識,彌勒菩薩講這麼微細,彌勒菩薩是唯識學裡面的祖師。三十二億百千念,一彈指而已,這樣而已,百千多少?百千就是十萬,一百乘一千嘛,十萬。三十二億呢?三十二億百千念,就三十二億再乘以十萬,三百二十兆。老法師說,動作快一點的,一秒鐘有七個彈指,七個彈指這樣可以彈七次,三百二十兆再乘以七,兩千兩百多兆的念頭,你怎麼看得到呢?三百二十兆再乘以七,等於兩千兩百多兆,兩千兩百四十兆,你怎麼看得到你的念頭呢?
除非怎麼樣?除非你成佛,除非你證果,你破根本無明,你分證法身,你成為法身佛你就可以見到了,為什麼?因為他不起心、不動念,只要法身大士都可以做到這個境界,不起心、不動念,叫念不退,念念流入娑婆若海,就是功德性海。等到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入妙覺位,成究竟佛,常住常寂光淨土,就究竟佛了。除非你證法身大士,否則老法師講,十法界裡面六道四聖。六道是六道凡夫,四聖是聲聞、緣覺、菩薩、佛,那個佛不是天臺裡面講的圓教佛,那是三界外的。三界內的,還有藏教佛跟通教佛,他是沒有破根本無明的,除非你到這個境界。所以都有改過的方法,「罪從心起將心懺」,你把妄想斷盡了,就是把無明破了,這就是「罪從心起將心懺」,你至少要把煩惱伏住,我們念佛人叫功夫成片。
所以六祖大師說,「心地無非自性戒」,就是「罪從心起將心懺」,那自性戒就出來了。「心地無非」,就是沒有妄想了,「心地無非自性戒」,那就是沒有妄想了。如果你沒有妄想的時候,「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你如果真的把妄想斷掉了,你的罪也消了。但是罪也消了以後,剛才講因果不同時,因果不空,對不對?要不要去受報?要受報,但是因為他已經證得無我了,他破我執、法執了,所以他受報是歡喜受,因為他瞭解自性沒有生死。「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因為你不會再造業了。
「心亡罪滅兩俱空」,你的妄想斷掉了,罪也消掉了,這樣才完全跟空性相應,才是「心亡罪滅兩俱空」,就是你才能跟清淨心相應。「兩俱空」就是跟清淨心相應,我們一般講空性相應,那個空性可能他有些人聽不懂,就是跟清淨心相應,就是跟菩提相應。「是則名為真懺悔」,你跟清淨心相應的時候,才是真正的懺悔。所以為什麼經典上講懺悔即清淨?就這個道理,那是真正的懺悔,懺悔過去的業障,悔將來不再造作,那是真懺悔,他不會再做了,孔子講不貳過,你不會再犯第二次錯誤。
所以這裡我們就來提這個重點,就是不懺除業障,果報逃不掉。剛才看到這個文立,他也不是逃掉了,他是有重罪輕受,他後來病好了,這個奇怪的病就好了。毛脫落,皮膚潰爛,各位,這個一定要身歷其境才知道那個痛苦。我因為孝順,我媽媽往生的時候,媽媽是一個瘖啞人,我要想盡一切辦法,一定要幫助媽媽,一定要送到西方。是在二OO三年SARS來的時候,那是二OO三年五月,SARS來的時候,風聲鶴唳,人心惶惶。
當時母親被關進去臺大醫院重症病房,那是SARS的重症病房。我不惜一切的代價進去看媽媽,穿了隔離衣、隔離襪、隔離手套。可以講母親那時候是在寒冰地獄,因為那是溫度非常低的,零下三、四十度的這種地方,病房。後來當然母親也被關進去臺大的SARS病房。後來阿彌陀佛慈悲,特別讓母親往生兩次。她六月二十一日被關進去SARS病房,七月二十一日被插管,八月二十一日捨報,都是二十一、二十一、二十一,真的也很奇怪。六月二十一日被關進去SARS病房,臺大,七月二十一日在署立醫院被插管,八月二十一日捨報,插管一個月,重罪輕受。欸,瘖啞人不是那麼簡單的罪業喔,《地藏經》裡面講,「若遇毀謗三寶者」,盲聾瘖啞報。
但是我最後求阿彌陀佛跟地藏菩薩,給我媽媽一口氣回家,從新莊的署立醫院到我家,臺北市的景美,開車要三十分鐘。阿彌陀佛滿我的願,媽媽真的最後一口氣,回到家才斷氣,才捨報。所以當媽媽,母親在臺北市第二殯儀館火化的時候,燒出一個骨頭觀音。我在《圓滿臨終關懷》這本書裡面特別提到,「我如何助念母親往生」裡面,重罪輕報裡面有提到,怎麼助念母親往生,這裡面有提到這一段故事。
當時那個葬儀公司的人跟我講說,哎呀,黃居士,恭喜你啊,你媽媽燒出一個骨頭觀音,就放在我的手掌心。我從此,大概是連續五年,二OO三到二OO八,我的兩個手就好像爛掉一樣,癢得不得了,以前都沒有。從二OO三到二OO八,五年,癢哪裡不是,一方面是癢這邊,也癢這邊手掌心,是癢指頭跟指頭中間這個地方,癢得不得了。那就刮痧,刮痧以後就會有水泡,水泡再把它戳破,戳破再流出那個汁出來,那個膿汁出來。好了以後又再繼續刮痧,折磨五年。
那時候我還是繼續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講經,我一點都沒有恐懼也沒有退轉,我也沒有害怕。當然別人都不知道,因為我手放在下面,人家也不知道我手這麼癢,這麼難過,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苦不堪言。所以業報現前的時候,確實苦不堪言,要忍一切苦、忍一切痛,這個叫自作自受,因果的原理,因果不空,「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
果清律師在北齋,就是臺北有一個北齋在桃園,懺公,懺雲老法師的道場,叫北部齋戒學會。在我們桃園,臺灣省桃園,是懺公的道場,懺雲老法師的道場,叫北齋。果清律師在那邊傳戒,還有慧天老法師,還有圓寂的道海律師,在那邊傳戒。我帶領香積團隊一百多人,所謂香積團隊是包括香積、洗菜、切菜、包便當,還有行堂全部包,一百多人,七天,因為五戒跟菩薩戒是七天。那時候主辦方是財團法人僧伽醫護基金會,董事長是道海律師,執行長是會宗法師,他懂得中醫,本身是博士。會宗法師最近也生病了,他也是業報現前,現在正在調養,我也鼓勵他念佛。
那時候會宗法師就告訴我了,因為我晚上一定要回到家裡面,我不能夠睡在那個地方,因為癢得不得了,會受不了。我一定要刮痧然後再把它戳破,然後讓那個膿汁流出來,所以我一定做完。因為那個是七天的戒會,都是持午,就是不用吃,不藥食,就不做晚餐。結果會宗法師就告訴我了,他說,黃警官,我教你,你就用米酒倒下去,然後再加水,然後用熱火燒滾,滾了很燙以後,熱熱的時候,你就像練鐵砂掌一樣,兩個手就下去。他教我兩個手燙那個熱水,那個滾燙的熱水,裡面有加米酒那個熱水,我也試過啊,後來沒有用啊,燙一下,等一下又來啦。
這是什麼意思?燙得了皮膚,燙不了業力。那個業力跟你的心一樣,無形無相,在哪裡?在你的阿賴耶識裡面,你找它找不到,但是痛得讓你哇哇叫,讓你受不了,那就是業。佛陀跟我們講,罪業如果有體相,虛空不能容受。平常你看癌症病人,在那邊呼爹叫娘的,痛得不得了,一句佛號都念不出來,等他死的時候,躺在那邊的時候,誰在喊痛?那痛到哪去了呢?剛才不是活的時候,不是痛到呼爹叫娘嗎?現在死掉了,那會叫痛的那個人,到哪去了呢?隨業去受報了,會喊痛是那個我貪、我愛、我瞋、我癡的我執啊,是那個靈魂在喊痛啊,那個執著在喊痛,那個堅固的我執在貪生怕死。
學佛就是轉識成智,修到後來我執破了,身見破了,這個身心世界可以捨下去了,就像劉素雲居士一樣,她死都不怕,她還怕什麼?她最後,老和尚說她開悟了。老和尚說,她不見得大徹大悟,但是她已經開悟了。因為她連死都不怕,她得到紅斑性狼瘡,一般得到紅斑性狼瘡都會死掉,劉素雲沒有死,到現在還在講經說法。
所以這個痛苦我自己身歷其境,我自己曉得。後來五年到了以後,有一天要好的前一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臺北市這些比較有名的皮膚科醫生我都看過了,沒有用。後來要到病好的前大概一天,我作了一個夢,我知道,夢醒來我就知道我病會好。我就到基隆署立醫院,因為那個院長我認識,基隆署立醫院。他看,跟我看一看說,啊,這個簡單啊,我開一帖藥給你吃,你就好了。我吃一帖就好了,現在就好了。就是什麼?就是「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
那為什麼會業報現前呢?你比如說,哎呀,我學佛才業報現前,哎呀,我念佛才業報現前。不念佛就不會業報現前嗎?那是因為我對母親的孝順,這樣的孝心有功德力,可以滅我的罪業,讓我的罪業可以重罪輕受。所以要懂這個道理,業報現前不是壞事,是你有懺悔的機會,你有改過的機會,你可以有發願的機會,你可以有精進用功的機會。將來這些業報跟這些苦難,都是你的老師。你將來修行成就了,你成佛了,你要感謝這些病苦。
佛陀跟我們講,「四依法」裡面有一個「以苦為師」。道證法師四十八歲圓寂,好像出家到圓寂是十六年,癌症折磨她十幾年。她也是癌症腫瘤,但是她最後往生極樂世界。我們稱她是觀世音菩薩再來的,畫了五尊佛,寫了非常多的佛書,還錄了淨土五經的有聲書跟大家結緣,留在這個世間。
所以不懺悔業障,果報逃不掉。《慈悲三昧水懺》裡面,老法師說,裡面講到悟達國師的公案。你們都曉得悟達國師,悟達國師他十世當高僧,唐懿宗非常器重他。悟達國師,以前還沒有成為國師以前,他在一個僧團裡面照顧一個病僧。所以照顧病僧其實是,我們就說,看病福田是功德最大的,就是照顧生病的出家人,那功德很大。他當時就,那個生病的出家人沒有人去照顧他,因為他身上有臭味,有那個異味,悟達國師就照顧他。後來那個生病的出家人好了以後跟他講一句話。他說,將來你有難的時候,到四川彭州九隴山來找我。那是後來,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迦諾迦尊者,要來度悟達國師。
所以悟達國師,唐懿宗非常器重他,賜給他沉香法座,就是這個講經的座位,用沉香木去做的。他要升座說法的時候,他動一個念頭說,我這麼年輕就當國師。就這個妄想起來以後,護法神退開了。他腳去撞到那個椅子,就生了人面瘡出來,每天要給祂餵食,痛得不得了,要給祂餵食。最後他什麼藥都治不好。後來他想起迦諾迦尊者交代,到四川去拜見迦諾迦尊者。果然有看到兩棵松樹,剛好一個童子先出來接引他,他去見了迦諾迦尊者。迦諾迦尊者說,這個是小事情,沒有關係,明天你就到後面去洗三昧水,他就好了。
為什麼叫「慈悲三昧水懺」?什麼叫「三昧水」?「三昧」就是定慧等持的智慧水嘛,智慧加慈悲,這個水就代表智慧嘛,三昧,就講定慧嘛。那你怎麼樣有辦法治病呢?怎麼樣消業呢?你要用般若,智慧來治病嘛。剛才講,「罪從心起將心懺」,你妄心斷掉了,不再造業了,那就智慧生出來了。
結果呢?他要洗那個水的時候,有一個聲音,人面瘡就講話了,有聲音出來,等一等,等等等等。祂說,你讀過《漢書》嗎?他說,我讀過啊。說你有沒有看到袁盎跟晁錯的故事呢?他說,我讀過啦。祂說,你是袁盎,我是晁錯。當時我被你害死,被皇帝砍頭。聽說晁錯被砍頭的時候,非常地恨袁盎,當時頭滾下去的時候,剛好旁邊有石頭,嘴巴張開去咬那個石頭,他就非報仇不可。但是找了十世,總共到人間來十世,袁盎都當出家人而且都當高僧,十世高僧,沒有辦法報仇。就等到這一世,你是皇帝的國師,皇帝賜你沉香法座,好,你就動個念頭說,我這麼年輕就當國師,這個就貪瞋癡的貪就起來了,當場就進去了。
所以冤親債主怎麼個上身呢?病怎麼來的呢?你的業力感召來的,你的貪瞋癡感召來的,這叫自作自受。跟什麼人有什麼關係?跟任何人都沒有關,跟閻羅王也沒有關係,跟玉皇大帝也沒有關係。所以悟達國師他十世高僧,就是袁盎十世高僧,修十世,積十世的修行功德,在這一生他才當為國師,皇帝的老師。皇上對他非常尊敬,供養他一個沉香寶座,就是這個椅子。他傲慢心生起來,覺得這非常光榮,在出家人裡面擺第一個,再沒有人能夠跟他相比了。這個念頭一起來,護法神就退開了。所以你精進修行,護法神就在你旁邊。你跟貪瞋癡相應,護法神就不理你了,因為你退轉了,護法神不需要再保護你了。這個念頭才起來,護法神走了,冤親債主找到身上來了,幾乎要他的命,長出人面瘡。畢竟是個高僧,有德行,他有所感應。
老和尚是說,迦諾迦尊者是阿羅漢啦,但是也有經典記載說,是觀世音菩化身啦。後來是因為悟達國師用那個三昧水,洗了這個人面瘡,痛徹骨髓,昏倒了,暈過去了,醒過來以後人面瘡不見了,病好了。證明「病由業起,業由心造」。你看起來是一個人面瘡,是一個瘡疤,但原來它是一個業力,業力的果報現前,這就是因果。後來他在那邊搭一個茅棚,在那邊寫《慈悲三昧水懺》,懺悔。
末學剛開始修行的時候,我拜了很多部《慈悲三昧水懺》,我也特別喜歡《慈悲三昧水懺》。我也建議你們,如果你真的有很重的業障,我也建議你可以拜佛,也可以拜《慈悲三昧水懺》。我個人是拜《慈悲三昧水懺》,一句一拜,一句,一句一拜。一方面在拜的時候,去謹記那個經文在教我們懺悔,我們犯了哪些錯,這個叫「隨文入觀」。我看了經文,就觀照自己這一念心,造了這個惡業,隨文入觀。
老法師說,阿羅漢來幫助他度過這個災難,就是迦諾迦尊者,他自己覺悟了,懺悔了。這個故事說明三世因果,人要不能夠懺除業障,果報是跟著你的,逃不掉,善因善果,惡因惡報,絲毫不爽。而且在佛法裡頭,善惡是不能相抵。剛才有提過,這個道理一定要懂。不能說我過去造惡,現在修善了可以抵銷,沒有這個事情。惡有惡的報,善有善的報,哪個在先?哪個在後?看因緣,看因緣的不同。你現在如果在行善,你在修行,可是你惡的種子已經成熟了,但是你善的功德力還不夠,那你的惡因已經現前,你必須要受報,這個叫做善人惡報。
那也有惡人善報的,欸,他沒有行善,他也沒念佛,他也沒吃素,奇怪,身體健康得不得了,诶,他還生活過得很富裕,還當大官,惡人善報。但是你還沒看到,你還沒看到果報來。所以因果要看究竟,而不是看一時。你不管一世、兩世、三世、四世,都在老天爺算帳的範圍裡面。我們四天王天,一天人間五十年。忉利天,一天人間一百年,你活一百年,他們才一天而已。老天都很慈悲,總是癡癡地等你回頭,而不是說老天癡癡地等,老天也很慈悲在等你回頭啦。所以哪個在先?哪個在後?總是遇緣不同,這個緣是什麼?你的最後一念。臨命終最後一念是善,善報在先。最後一念如果不善,惡報提前。就這個道理,所以它不是一定的,但是決定要報。所以人不能夠跟人家結怨,有一點點不愉快要求化解。
這一點我從老法師旁邊,我學到很多,也觀察很多,老法師不說人家的過錯,不說人家的是非。他真正是做到「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老法師真的做到了,真的個聖人。所以老法師不嫉妒人家,他不說人家是非,他也不傳播是非。你在說什麼話,他就在旁邊看他的書,老和尚根本不想聽你們在講什麼。我們覺得這個人好像很不受歡迎,去見老法師,老法師還是真誠相待,口不出一句惡言。老法師真做到不起心,不動念,也就是不起惡念。
我們不是啦,我們看到這個人很討厭,不受歡迎,我們連想講話都不想跟他講話。我們是凡夫,標準凡夫,生死凡夫就是這樣,這副德性,不能夠轉這個境界,就怎麼樣也轉不了,做不了主,對不對?不要說是以後或是來世啦,眼前就被境界轉得自己做不了主,苦不堪言,那你來世怎麼辦呢?你臨命終怎麼辦呢?那你如果還不念佛的話呢?那如果你還不悔改,不懺悔,怎麼辦呢?那就李老師講的,李炳南老師講的,該怎麼生就怎麼生,該怎麼死就怎麼死,這李炳南老師說的。所以老法師一輩子不跟人家結怨。這一個我們真的要學,但是我知道很難,為什麼?我們這個嘴巴不聽話,老是喜歡說別人的是非,東家長,西家短,不說很痛苦,說了很後悔。那你還算有點懺悔心,說了馬上就後悔,但是業已經造了,口業已經造了。
老法師不跟人家結怨,這個要怎麼樣才有辦法?一定要忍讓,禮讓,要包容,要慈悲。否則你做不到,你一定結怨的。非常不容易,要放下名聞利養,要放下五欲六塵,不勾心鬥角。如果跟人家有一點點不愉快,老法師說,趕快化解。這是修行裡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你跟人家不愉快就是惡緣了,他就變成你的冤親債主了。
我教你一個方法,我曾經被一個也算是善知識,當場羞辱我,當場呵斥我,責罵我。我回去我沒有恨,我也沒有怨,我跪在佛前懺悔,我當下發願,我要誦一千部經。我到現在還繼續在誦,一天趕兩部、三部。現在問你,這個呵斥跟責備,是不是你精進的一個來源?是一個菩提的力量呢?是一個覺悟的一個根源呢?沒錯。
所以六祖大師說,跟惠明將軍講。當時惠明將軍要來奪衣缽,惠明將軍說,仁者,仁者,我為法來,不為衣來,我是為了求智慧來的,我不是為那個衣缽來的。六祖大師在避難石後面講一句話,他說,「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你下去參,當你跳脫善惡對待的時候,「不思善,不思惡」,不是說不知道善,不知道惡,你不要搞錯,是你不要起善的執著,不要起惡的執著,叫「不思善,不思惡」。那個「不」,是離相的意思,離開那個善惡對待的相。我們就是跳不脫那個對待相。欸,他是好人,欸,他是壞人,他是我喜歡,他是我討厭的。你就跳不開那個相,你跳不開那個執著的相。
佛陀怎麼跟你講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你是怎麼樣都轉不過來,你明知道你也做不到。六祖大師說,「不思善,不思惡」,就是你跳開那個善惡對待,你離開那個相。什麼叫離開?不是你不要管他、不看他,走開那叫離開,不是。是你把你心中的執著放下來,你把你的執著放下來,就離相。你現在那個妄想,你把它放下來,你現在把那個執著放下來,那就離相,你做到了就是離相,「不思善,不思惡」。好,你離開那個執著的時候,迴光返照。「正與麼時」就是,那個是以前唐朝那時候的用詞,現在沒有在這樣用。「正與麼時」就是那個時候,那一剎那,那一念心,「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明上座」就是智慧。「本來面目」就是你那個清淨的自性,那才是真正你的面目。你現在所有的這個五官啦,你這個身體啦,你這個身材啦,你這個名字,這些都是假的,這是「一合相」。《金剛經》裡面講的「一合相」,是眾緣和合的。
老法師跟你講,有一點點不愉快要求化解,這是修行裡頭最重要的一個環結。所以我常常用這個方法,就是第一個道歉,說對不起,你馬上當場對不起。我曾經被我一個親戚當場給我放下很重的電話,你說,我當時有沒有生氣?我有生氣,很不舒服,很難過。但是我還是打電話跟他講,我還是打電話跟他講話,我過年還是買水果去看他。诶,我過年真的買水果去看他,我還打電話跟他,照理講,是他錯不是我錯,我就是不想跟人結怨。所以修行是要真幹的,真做,我就是這樣做。
第二個,你碰到惡緣來了,碰到逆境來了,你不要跟他結怨以後,你還要發起一個發願的力量,這個發願要從真心去發。《地藏經》裡面講的,什麼叫本願?「願不依諦,名為狂願」。願要是什麼?要依自性,要依真理。「諦不從心,目為邪諦」,這《科註》裡面講的,《地藏菩薩本願經科註》裡面講的,什麼叫「諦不從心」?不是從你的真心發出來,不是從你自性流露出來的。名為邪諦,「目為邪諦」,就是你還是心外求法,「邪」就是心外求法。如果你是真的是從自性發出來的願,那個根扎得深,根本堅固。《地藏菩薩本願經科註》,青蓮法師講的根本堅固,哪怕是狂風大雨,都不會受影響,任何的境緣來,你都可以轉煩惱為菩提。因為你的願是真願,所以碰到逆境,碰到惡緣,除了你能做到不跟人家結怨以外,最主要你要發願,那就可以把這個業消掉,把這個業轉掉。
以上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科註》二百二十九集裡面跟我們開示,不懺除業障,果報逃不掉,就跟文立這一段文是很接近的,我們跟大家分享到這裡。
再來看下面這一段:
【佛言。人若暴惡。不信罪福。捕雛食卵。令諸禽鳥。各失其子。悲嗚叫裂。眼中血出。當得孤獨無子報。】
人為什麼會孤獨?老來孤獨,人為什麼沒有,我們講說沒有子孫呢?這裡面就跟你講殺生的果報。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佛說,人如果殘暴極惡,不相信做惡造罪、行善積福的觀念,捕殺幼鳥,食用鳥蛋,讓各種飛禽失去其子,使得悲泣的哭聲肝腸斷裂、眼睛出血,如此當得孤獨無子的果報。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楊序夢神曰。子逾旬當死。若能救億萬命可免。序告期迫不及。神曰。佛言魚子不經鹽漬。三年尚可再活。序醒。日買有子魚放之。且大書神語於通衢。人見知戒。見人殺魚。取子投之江中。數日復夢神曰。億萬之數已滿。壽可延矣。附施愚山放魚子法。凡魚既死。將子輕輕取出。勿損壞。勿著鹽水。攤置稻草把上。俟水迹略乾。淺埋水際沙泥中。庶免魚吞。自得全活。但埋處不可離水。又法。將乾泥拌裹。曬暖收藏。自冬底及三春。積至四月望後。放河灘水草中。無不全活。餘月隨時可放。尤為至便。】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楊序』是在《蓮修起信録·卷第六·因果淺說》裡面,有記載這麼一個人,就是「宣和」,這個「宣和」是宋徽宗的年號,當時有一個富商叫楊序,他壽命多少歲呢?九十八歲,「無疾而終」,所以他得長壽的果報。
那麼我們看這一段裡面,再來這個『子』,古代對男子的尊稱或是美稱,這個叫「子」。
『旬』就是十天。
『通衢』,再翻過來,「通衢」是四通八達的道路。
『人見知戒』,「戒」就是警戒。
再來,『施愚山放魚子法』,「施愚山」,他是明末清初江南宣城,在今天的安徽省宣城市的人,他字尚白,號愚山。他在清順治六年中進士,擔任刑部主事,刑部主事是當時一個官名,這司法工作,總共十八年。他學問非常地好,博學鴻儒,授侍講。侍講就是在朝廷裡面講課。預修《明史》,而且他參與修編《明史》。後來也擔任侍讀,就是陪太子讀書。他在服務公職期間,非常地有治績。他的文章非常地優雅,尤其會寫詩,跟我們李炳南老教授一樣,會寫詩,跟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他編有《學餘堂文集》、《試院冰淵》、《青原志略》補輯、《矩齋雜記》等等。
再來看下面,『三春』是春季的三個月。農曆的正月稱為孟春,我們在看農民曆裡面,都會有這種孟春,孟春就是農曆正月。二月叫仲春,三月叫季春,這叫「三春」。這個我們要把它學起來,正月叫孟春,二月叫仲春,三月叫季春。
再來『積』就是貯藏。
『月望』就是望月,滿月,月滿之時,通常是在月半,所以每個月的,舊曆的每個月十五日,這叫「月望」,就是望月。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楊序夢見神明說了,你再過十天就會死了,若能夠在這段期間,你救活億萬條生命,就可以免死。楊序告訴神明說了,時間太緊迫了,實在來不及啦。神明說了,佛說,魚子不要泡在鹽水裡,三年還可以存活。楊序醒來,每天去買有魚子的魚放生,而且用大字書寫神明所說的話,張貼在四通八達的要道,使人看到以後知道警戒。看到有人在殺魚,就將魚子投到江中。過了幾天,又夢見神明說了,他說,救活億萬條生命的數目已經夠了,你的壽命可以延長。我們剛才看他活到九十八歲。
附錄「施愚山放魚子法」,這個「施愚山放魚子法」,就是凡是看到魚死了,可以將牠肚內的魚子輕輕地取出來,不要損壞,也不要碰到鹽水。把魚子攤放在稻草上,等到水滴稍乾的時候,淺埋在水邊的泥沙中,避免被魚吞食,自然就可以全部活下來,但埋藏的地方不可以離開水。又有另外一種方法,將乾的泥土跟魚卵拌和,讓太陽曬暖和後收藏起來,從冬天開始,經過陰曆的正月、二月、三月,到四月十五日之後,把牠放進河灘的水草中,沒有不活的,也就可以全部都活過來。其他的月份,隨時可放卵,尤其非常方便。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周豫嘗煑鱔。見有鞠身向上。首尾就湯者。蓋腹中有子故耳。因戒殺。】
我們看字句解說:
『周豫』,這個故事是在周安士,清朝周安士《萬善先資集》裡面「卷二·因果勸下」,這裡面有提到。「學士」是古代在國學讀書的學生,叫「學士」,叫周豫。「嘗煮鱔」,喜歡煮鱔魚。「見有鞠躬向上,以首尾就湯者」,就從這裡出來的。「剖之,乃腹中有子,鞠躬避湯耳。惻然感歎,永斷不食。」就是這個周豫他喜歡吃鱔魚,看到有一隻鱔魚,牠頭跟尾都讓這個熱湯來滾燙牠,但是中間腹部拱起來。把牠切開,原來牠裡面是腹中有子,所以牠才彎這個鞠躬。「鞠」就是彎曲、彎腰,讓這個小孩不要被湯水燙到。你看連這個鱔魚牠都有這樣的一個佛性,這個覺性,要保護牠的小孩。所以周豫看了以後「惻然感歎」,永遠斷了,他不吃鱔魚。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周豫,有一次在煮鱔魚的時候,看到鱔魚彎曲著身向上,頭跟尾都在沸湯當中,原來是鱔魚是為了保護腹中的魚子,從此以後,周豫就開始戒殺了。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唐文宗尚食廚。進御膳。烹雞卵。忽聞鼎中微有聲。羣呼觀世音菩薩。悽愴之甚。監宰以聞。帝遣驗之。果然。帝歎曰。吾不知佛道神力。乃能若是。因敕自今勿用雞卵。夫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之本行也。釜中尚有羣呼。為人乃不敬念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唐文宗』,他是李昂,唐朝的皇帝,穆宗的次子,唐敬宗的弟弟。他在唐敬宗寶曆二年,被宦官王守澄擁立即位。剛開始他勵精求治,遣散宮女三千人,把五坊的鷹犬,皇帝以前都會打獵,把那些老鷹跟獵犬全部放走了。省冗食一千兩百餘員,把朝廷裡面在那邊,冗食就是那些冗員,那些只領薪水不做事的,沒有事可做的這些朝廷的官員,總共有一千兩百位,全部把他們遣散。所以當時唐文宗的政號叫清明。後來因為宦官撓權,就是抓權,唐文宗就用李訓跟鄭注發動甘露之變,想要計劃把這些宦官全部誅殺,結果沒想到事情敗露。這個我們在前面有討論過,在《感應篇彙編》裡面有討論過,後來李訓跟鄭注全部被殺,唐文宗也被軟禁,這號稱,歷史上叫甘露之變。他在位十四年,這「唐文宗」。
『食廚』就是飲食。
『尚』就是重視、愛好。
『鼎』,古代的炊器,尤其是在裝煮熟的牲畜,這個就是肉,裝肉食的「鼎」,它是青銅或是陶土下去做的。圓的鼎有兩耳三足,是三個腳,四方鼎有兩耳四足,盛行在商朝跟周朝。一般來講都是朝廷的宗廟的裡面的禮器,祭拜用的,或者是墓葬的時候用的。
『悽愴』就是悲傷、悲悽。
『監宰』是主管皇帝廚房的官員。
『本行』就是本來所修行之行法,這個在《大寶積經·三十》裡面講,「各隨本行為其稱。」《維摩經·佛國品》裡面講,「大智本行,皆悉成就。」「同慧遠疏曰:『菩薩所修,能為佛因,故名本行。』」
『釜』就是古代的炊器,它是圓底的,有兩個耳,就是旁邊有兩個耳,放在灶口,用來蒸煮,盛行在漢代,也是鐵去做的,也有銅跟陶土做的釜。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文宗很重視飲食,平常很喜歡御膳房烹煮的蛋給他吃。有一天忽然聽到鍋中有微小的聲音,羣體呼叫觀世音菩薩聖號,聲音非常悲慘。負責監廚工作的官員將這個情形稟告皇帝,皇帝就派人前去查看,果然如此。唐文宗讚歎的說了,我不知道佛道的神力能夠有這樣的情況,因此下令,從現在開始不要再烹煮雞蛋。這救苦救難的工作是觀世音菩薩救世的本願,在鍋釜中烹煮的雞蛋都能羣呼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做人可以不尊敬念誦嗎?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梁朝有人。以雞卵白和水浴髮。欲令髮光可鑑。破卵甚多。臨死。髮中但聞。啾啾數千雞聲。】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梁朝』就是梁武帝那個年代。
『卵白』就是蛋白。
『鑑』就是光澤。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梁朝的時候,有一個人常常用雞卵白跟水用來洗頭髮,想使頭髮保持烏黑亮麗。所以被他打破的雞蛋非常地多,於是他在將要死的時候,在頭髮當中有聽到數千隻雞啾啾地啼叫聲。
好,接下來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
老法師第一點跟我們說了,他說,如果我們能夠吃素,發願吃素,這是很好的善行,這是大善,因為你不跟一切眾生結怨仇。可是你在飲食的時候,還是會有意無意的去傷害到一些小動物,比如說你在洗菜的時候啦,在洗水果啦,等等這些,多多少少你會去傷害到一些小動物。像比如說我們吃素的人,有時候我們會吃餅乾啦、麵包屑啦,我們吃的一些食物啦,放在桌子上啦,放在旁邊,可能都會有一些螞蟻過來,或者蟑螂跑過來,我們有時候不小心就會去傷害到牠。這就是可能會傷害到一些小動物,可能是有意,可能是無意的,讓這些動物生煩惱。我們要立刻警覺到,這就是我們的過失,要知道懺悔改過。這是第一點,老法師說,這樣就是一個修行,這樣就好。
第二點,老法師說,「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他說,這四句是殺生之惡,就殺生裡面的罪惡。世間有許多宗教,這些宗教歷史都很悠久,幾乎沒有一個宗教不是勸人戒殺的,也就是每一個宗教都是勸人戒殺的。所以殺、盜、淫、妄,不但是佛家的根本戒條,也可以說是世界上所有宗教的基本戒條,都把不殺生擺在第一個。世出世間古聖先賢,我們一定要尊重,尊重他們什麼?尊重他們的德行,他們的學問,他們的修學功夫。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老法師說,高級的宗教都是修禪定的,定中的境界像一般人作夢一樣。一般凡夫夢中的境界,是阿賴耶識意識裡面的習氣種子起現行,這是虛幻不實的。可是修行人定中的境界,跟夢中的境界完全不一樣。修行人定中的境界,它是跟清淨相應的,凡夫夢中境界,是阿賴耶識裡面的習氣種子,那是完全不一樣的。定中因為他是清淨,所以他往往能夠看到過去,看到未來,看到我們這個世界,也看到了他方世界,佛家講的六道輪迴,其實六道輪迴不是佛家這樣說,在古印度幾乎所有宗教共同的見解。
他們怎麼發現的呢?因為古印度裡面,當時在印度有九十六種外道。當時印度有很多修行人,他們有些修行人禪定功夫很深。比如說像佛陀出生的時候,佛陀的父親淨飯王就把佛陀抱去給,等於一個算命的大師來看。那個大師就哭泣了,他說,他年紀大了,他說,佛陀他要嘛就是轉輪聖王,要嘛就是佛教裡面的人天的導師。所以他就哭泣說他年紀大了,他不能夠親自見到佛陀成為人天的導師。佛陀後來成為釋迦牟尼佛,成為佛陀。你看,他在印度當時就有這種這麼深的禪定的人,他可以見到佛陀的未來,佛陀一出生,他就知道了。
還有佛陀當時一出生的時候,乘六牙白象下來,到人間來投胎,當時九龍注水。佛陀的母親摩耶夫人在往娘家的途中,佛陀就在藍毗尼園花園旁邊出生了。佛陀一出生的時候,腳踩蓮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這個「我」不是我們凡夫的這個名字,這個「我」不是,這個「我」是如來真我。「獨尊」就是最尊貴的。
那當時為什麼佛經上會這樣記載?當時就是有印度的這些,有很深禪定的人他定中見到了。就是這裡老法師說的,古印度在禪定中見到的,見到六道輪迴,不是一個人見到,是許許多多的人見到。那我們能不能見到呢?老法師說,肯定可以見到,只要你有這個甚深禪定功夫,你就可以見到,原來六道是個輪迴。
為什麼丁嘉麗去東北拍電影,她墮胎四個小孩,她到東北的時候,見到一個出家人。那個老和尚跟她講說,诶,丁居士啊,妳旁邊跟了四個小孩。丁嘉麗說,欸,奇怪,法師,你怎麼知道我有墮胎四個?所以丁嘉麗居士很好奇,就去問淨空老法師。淨空老法師就講一句話,他說,出家人修行好的,他清淨心現前的高僧大德,他說,我們這個心,他說,這個老和尚會有這個功夫,是因為他心清淨,他有定功。他說,我們這個心就像接收器跟發射器,就像你現在拿手機一樣,你撥訊號出去,訊號進來你都可以收聽得到,這接收器跟發射器。當一個人修到清淨心現前的時候,他有很深的禪定功夫的時候,他的接收器跟發射器一如了,他就見到了。所以老法師說,只要你肯修定,修清淨心,不需要很長時間,半年到一年,你就能夠見到餓鬼道。
這個地方還有故事的,我們下次再繼續從這地方再講下去,再講老法師他同學的故事,明演法師的故事,下一次我們再講。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