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91集
第191集

感应篇汇编第19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1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九句,【逞..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3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91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91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一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1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九句,【逞志作威,辱人求勝。】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六百零一頁,我們看經文,『逞志作威,辱人求勝』,這個意思就是說,任意的作威作福,侮辱他人以求勝利。我們看第一段經文:
【君子正直律己。和惠待人。人自畏而愛之。若動逞威稜。即有懾服。而人不懷德。何以居人上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和惠待人』,「和惠」就是溫和仁惠。
『人自畏而愛之』,「人自畏」,「自畏」是什麼意思?要自己尊重自己,你自己不尊重自己,人家不會敬愛你。這個「畏」不是讓人家怕,這個「畏」不是讓人家怕你,這個「畏」就是什麼?要自己要敬重。在《論語··子罕篇》裡面講,「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這是我們常用的一句話,有些年輕人表現非常傑出,叫「後生可畏」。在《禮記·曲禮上》有講,「賢者狎而敬之,畏而愛之。」鄭玄的注解裡面說,「畏」就是我心服口服,這個叫「心服曰畏」。所以你自己調伏自己的習氣,德行出來,人家自然會敬愛你。
再來看下面『威稜』,「威稜」就是威力、威勢。
『即有懾服』,這個以前我們在唸的時候叫做攝,那這個地方註解,在這個地方的注音是講「懾服」。「懾服」就是因畏懼而屈服。
『懷德』就感念恩德。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身為君子應該要以正直來規範自己,以和平恩惠來對待他人,他人自然就會尊敬而敬愛你。如果動不動就逞威風欺凌人,即便是人家因懼怕而服從你,心中也不會懷念你的恩德,這怎麼能居人之上呢?那這個地方就是「人不懷德」,就是這句話它真正的意涵是什麼?老法師有講,我們要弘法利生,一定要著重德行。所以淨空老法師說,弘法人才著重在德行。我們說要承擔如來家業、續佛慧命就是弘法人才、佛門的龍象,要去弘宗演教。我們講說,「自皈依僧,當願眾生,統理大眾,一切無礙。」那你要怎麼樣去統理大眾呢?就是要有德行。所以老法師說,弘法人才著重德行。
老法師說,現代弘法人才非常缺乏。老法師說,現在是一年不如一年,一代不如一代,不僅是講經弘法人才沒有,漢學人才也沒有,所以現代的弘法人才非常缺乏。以前淨空法師在美國講經的時候,自己覺得力量很孤單,所以他常常,有時候回國的時候,去探望他的恩師李炳南老師,他就跟李老師說,你要多培養人才,送到美國來,一起去弘揚佛法。他講了很多遍,李老師都沒有做回應。那有一次講多了,李老師就說了,他說,那你幫我找人才,你去幫我找學生。
所以現在老法師說,好老師也不容易找,你要遇到大善知識,也不容易找到。那遇到好學生,老實、聽話、真幹的,幾乎是寥寥可數,你就像蔡老師是寥寥可數啦,老實、聽話、真幹的,很難啦。劉素雲老師、胡小林居士,十三億人口才誕生幾位而已。那胡小林老師真的聽老法師的話,真幹,《大乘起信論》念三千遍,屏除一切外緣,深入經藏,有悟處,「讀經千遍,其義自見」。劉素雲老師用十年功夫,有一點像倓虛老法師他們用十年的時間,十年寒窗讀《楞嚴》,後來他們就是有悟處了。
所以老法師說,人才培養非常重要,那要怎麼樣呢?要細心照顧,就是弘法人才跟護法人才都很重要。所以老法師也常說,護法是佛,弘法是菩薩,要長時間來培育才會成就。最少三年五載,我們說五年學戒,其實那五年就是把他關起來。老法師跟隨李老師,五年再加五年,總共十年,誕生今天的淨空老法師。老法師見李老師,李老師跟他講,以前你所學所聽的統統不算,你到臺中來以後,以後別人講經你都不能去聽,這是第一點。以後只能聽我的不能聽別人的,以前你所聽的統統不算,所學的統統歸零,第二點,以後只聽我的。第三點,以後看什麼書,都要經過我同意。為什麼要這樣?「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他把你的這個心往外攀緣,全部堵起來。那李老師這樣的規定,這三條規定,淨空法師當時就覺得說,怎麼會這麼嚴格?
後來到新加坡去遇到演培法師,他把這個事情跟演培法師報告,演培法師跟淨空法師說,這都是古代祖師大德教學生的方法。他說,以前諦閑老法師也是要這樣要求我。淨空法師說,後來演培法師離開了諦閑老法師,去跟太虛大師學人間佛教,演培法師後來覺得自己很遺憾,沒有受過這樣的一個,這三個要求。這就是什麼?李炳南老師那三點要求,以前所學的統統不算,現在只聽我一個人說,以後要看什麼書、聽什麼經教要經過我同意,別人在臺中講經,你不能去聽,這個就是什麼?長時間培育成就的。而人才最重要、最根本是什麼?就是德行,就是我們今天講的,「人不懷德,何以居人上乎?」
老法師現在就是人上人,「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五年把你關起來,也把你六根往外攀緣的六個門全部關起來,你才有辦法成就人上人。一門深入,長時薰修,「讀經千遍,其義自見」,就可以成就怎麼樣?成就你的德行。如果沒有德行只有才華,你也很會講,只有才華,不但不能成事而且造業,為什麼會造業?最後會名聞利養,對自己、對他人、對經教、對佛教都沒有好處。人才的培養不難,德行的培養就難了,為什麼?要改毛病習氣,攀緣心難斷,我執跟法執都要破,再破根本無明一品,才成就法身。
所以老法師說,人才的培養不難,德行的培養就難。現在的社會跟古代不同,名聞利養、五欲六塵的誘惑,現代的社會比古代增長百倍、千倍都不止,確實是如此。古人在那種環境之下,因為民風淳樸,生活簡單,沒有像現在的媒體、科技這麼發達。所以古人在那種環境之下,很少的誘惑,他都會很謹慎的去防範,唯恐退轉。生在現代的社會,若避免不了物欲的誘惑,必定退墮,必定造業。那就是古人常講的,這裡老法師講的是指出家人,當然我們在家人也要警惕。師父說,淨空老法師說,古人常講,「袈裟之下失人身」,是非常可憐、可悲的事情。
品德的修養,在現今社會要靠怎麼樣?要靠自己,自己要自修、自悟、自度,這六祖大師說的。在過去,父母、老師的幫忙,可以做增上緣。現代的社會提倡民主、自由、開放,兒女不聽父母教誨,學生不接受老師勸告,所以在這種環境之下,不靠自己就一無所成。靠自己就是自己要覺悟,剛才我講的自修、自悟、自度,你自己要覺悟。
我們三皈依裡面講,要念念不忘,也是六祖大師跟我們開示的自性三皈依,皈依佛就是皈依覺,就是皈依覺而不迷;皈依法就是皈依正,就是皈依正而不邪;皈依僧就是皈依淨,就是皈依淨而不染。這自性三皈依,自性的覺正淨,念念跟覺正淨相應,念念離迷邪染,這才有救,這是諸位同學要深深警惕的。那我們就知道老法師跟你開示的,怎麼成就德行?就是要皈依覺、要皈依正、要皈依淨,你的德行才會出來。
德行的含義,行是行為,包括思想、見解、言語,以及身體的造作,統統為三業行為,也就是身口意。德是性德,自性本具的德能,與性德相應的這種行為,稱做德行。诶,我們知道重點了,與性德相應的行為才叫做德行。所以你每天要這樣觀照自己的行為跟性德相不相應?如果都能夠念念相應,那你成就德行快,如果少分相應的話,那少分的德行就會流露出來。
何謂性德呢?老法師說,一念自性是性德,《彌陀經》裡面講,「一心不亂」是性德。由此可知,「一」是多麼重要,「一」就是什麼?「一」就是絕待的境界,「一」就是能所雙亡的境界,「一」就是極樂世界,沒有對立,沒有矛盾,跳脫善惡對待,善惡、美醜、是非、好壞全部放下來,那你就相應絕待境界了。「一」是多麼重要,古大德曾說,若人識得一,大地無寸土,也就是「識得一,萬事畢」。「一」就是真心、就是自性、就是真如,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一」不是數量,落在數量上不是性德,數量就是有量,我有一千萬啦,我有一億啦,所以如果你落在數量,那不是性德。
所以《金剛經》裡面講,教你行一切善,離一切相。那就是什麼?就會跟無相相應、會跟實相相應、會跟性德相應,離一切相就跳脫數量的對待了。實際上,自性、性德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曾經介紹「四不可說」,這是天臺家的說法,這種說法是根據《大涅槃經》裡面講的「六種不可說」,這個都是佛學名詞,各位可以去查,「六種不可說」,「四不可說」,「不可說」就是什麼?不可思議,不得已用「一」來表示的,就是禪宗講的「離心意識參」,離開心意識,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那就是真心的境界。
所以一念、一心就自己的真心、本性,就是有情眾生的佛性,一切眾生的法性。二念就變質了。你眼見色,你看到這一碗酸辣湯,舌根碰到這個味塵,第一念沒有問題,那是真心起用,第二念,诶,這個酸辣湯不熱,這個酸辣湯太冷了,不好吃,那就二念。诶,這個酸辣湯熱,我喜歡吃,也是二念。你有憎愛的時候就落入二念了,那就不是真心,那就煩惱做主,那就業力現前。所以二念就變質了,二念是無明,就會煩惱,三念就是阿賴耶。所以說與一念相應,純真無妄。
老法師常講的純淨純善,就是一念相應,純真無妄,這種思想、見解、行為,稱做德行,這是第三個重點。這是法身大士的德行,我們可望而不可及。那麼我們初學的人,德行的標準降到最低,就是淨業三福,思想見解言行與三福相應的這種行為稱為德行,這是第四種。所以老法師這樣開示,我們就很清楚、很明白,什麼叫德行?怎麼開發德行?用這四個標準下去衡量,你才知道怎麼念佛,怎麼待人處事。六根接觸六塵,怎麼成就我們的功德,你就知道怎麼去修行了。老法師說第四種,就是降低標準的,降到淨業三福,你的思想、見解、言行跟三福相應,這種行為稱為德行。
三福,第一福,「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慈心不殺」是五戒,與孝親尊師,受持五戒十善相應的這種行為就是德行。第二,「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這是跟德行相應。第三,「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這十一句是我們現在修行德行的標準,若不以此為基礎,修學任何法門都不能成就,念佛也不能往生。佛在三福後面的總結,這三條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淨業正因,修學有無結果、有無成就,關鍵在此地。換句話說,一切大小乘經,千言萬語,世尊四十九年所說的法,無非是這三條的詮釋,為我們詳細解釋而已。
我們感謝老法師,講了這麼好的一個開示。跟性德相應是德行,跟覺正淨相應是德行,跟一念相應是德行,跟淨業三福相應是德行,我們終於明白了。接下來老法師就講弘法人才,包括講經人才。學講經的方法,老法師說,技術不難,你可以用淨空老法師有講過的,李炳南老師所寫的內典研究,就是跟你講怎麼學講經的方法跟技術。這個我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有為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的志工講內典研究,講到十三集,因緣告一個段落,這六位學生就到臺南極樂寺學漢學教育。但是這十三集講的大致,有把內典研究的重點講出來,目前正在剪接上字幕,這個可以做為學講經的一個參考,這是我一點小小的心得。
老法師說,學講經的方法、技術不難,一個月的時間就足夠了,根性鈍一點的,三個月就足夠。我們老法師說,那是在新加坡講的,新加坡有辦培訓班,培訓班的講經技術方面收到效果,德行方面就要靠同學們自覺,就剛才講的自己要覺悟。自己認真努力,要發心作師作範,「學為人師,行為世範」就是作師作範。要發此大心,立如是大志,我們這一生才能度自己,才能幫助別人。
然後老法師說,因為那時候講這個的時候,老法師是在國外,他就講到美國的這些蓮友要邀請中國大陸的法師去講經,所以才提到這一段的開示。所以老法師說,邀請法師到國外弘法利生,包括說我們在國內啦,或是我們在道場,我們邀請法師來講經。老法師說,德行為第一考量,其次才是學術,這對我們才有真正的利益,在此地一起共修的同學,為了將來到世界各地弘法利生,一定要砥礪自己的品德,如理如法的修學,不辜負海內外許多護法大德的期望,成就自己自利利他的功德,這一點非常重要。
所以老法師說,要邀請法師講經,只要他的思想、言語、行為能跟淨業三福相應,就可以啟請。所以我們請法師講經,要用什麼標準?用淨業三福的標準。老法師就說,這樣就是有德行的法師,就可以請他來講經,要特別著重這一點。那麼剛好因為這個開示,是對達拉斯的淨宗學會。所以老法師講說,達拉斯舉行佛七,那佛學講座每個月舉行一次,老法師說,這個道風不能中斷。因為怕我們的體力、精神比不上古人,不能像古人那麼精進,所以舉辦一星期,休息一星期,一個月當中一次佛七,一次佛學講座,這才像個道場。若不願意幫助一切社會大眾,自己要做個老修行,老法師說,這是小乘人,利益眾生的意願不強,只希望自己成就,也行。必須要找一個深山裡面,蓋一個小茅棚,自己修行。這是大乘心跟小乘心不同的地方,但是都值得讚歎。
大乘菩薩能夠捨己為人,犧牲自己,成就別人。大慈菩薩讚歎,你這一生當中,真正幫助兩個人往生成佛,就比自己修行精進更值得。因為世出世間最殊勝的、最大的福報,是幫助人作佛。一尊佛成佛之後度許多眾生,與你有關係,是你幫助他成佛的,等於說都是你度的。你能夠幫助十個人往生,你的福報就無量無邊了,你決定得生淨土。只要你臨命終時,心不顛倒,神志清楚,念佛的功夫差一點也不要緊,阿彌陀佛會來接引你。因為他們知道報恩,知恩報恩,就是指這些人,會跟阿彌陀佛一起來接引你,你成就他們嘛。那這些人往生以後,會跟阿彌陀佛來接引你。因為這些人知道,他們要知恩報恩,他們想到自己到極樂世界,是你幫助的,不會忘記恩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們要曉得。
所以老法師說,發大乘心,就是我們剛才講的,淨業三福裡面講的發菩提心。你要發大乘願,修大乘行,一切諸佛菩薩無不讚歎。《楞嚴經》上講,釋迦牟尼佛責備小乘,呵斥小乘,一定要懂這個意思。大乘心可貴,即刻得到一切諸佛的護念,龍天善神的擁護,而小乘得感應不容易。佛在經上告訴我們,尤其在《法華經》上佛明白開示,末法時期,大乘契機,小乘不契機,末法時期。我們現在深深體會到,古代的社會是封閉、保守的,所以小乘契機。現在的社會是自由、開放的,此時宣傳保守的修學法,一般人很難接受,所以大乘契機。但是小乘雖然是這樣說,這裡雖然是這樣說小乘,但是我們必須以小乘做基礎,然後去弘揚大乘。
以上是這裡提到經文,「人不懷德,何以居人上乎?」我們特別引用老法師開示的,弘法人才必須以德行為主,著重在德行。那怎麼成就德行呢?我們剛才講四個重點,希望大家牢記在心。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明南京史良佐。為西城御史。而家住東城。每出入。怒里人不為起。乃執數輩。送東城御史究治。東城御史詰之。對曰。民等總被倪尚書誤了。曰。何誤。曰尚書亦南京人。其掌兵部時。眾或走避。輒使人止之曰。與爾曹同鄉里。我不能過里門下車。乃煩爾曹起耶。民等甚愚。意史公猶倪公。遂不為起。不意逢彼怒也。東城御史。笑而釋之。尚書。指文毅公倪岳也。噫。史公聞此言。亦當內愧矣。嗟乎。近之倚官挾勢。作威驕人之弊。豈止此哉。有深文峻法。以毒無辜者。有任喜怒為輕重者。有通貨賂為出入者。有假此為恩讎報復計者。有庇奸慝。霸市肆。截商賈者。雖種種差別不同。總皆逞志作威。得罪於天者也。然權勢逞於一朝。怨孽釀於異日。勢盡報來。有不悔之無及者乎。但望將此悔心。早一點兒用。則大妙矣。寇萊公曰。官行私曲失時悔。富不儉用貧時悔。藝不少學過時悔。見時不學用時悔。醉發狂言醒時悔。安不將息病時悔。此銘真寡悔大法。人當時時念之。】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史良佐』,明朝常州府江陰人,他擔任御史的工作。曾經擔任雲南按察副使的時候,浚治就是說疏浚,就是清除淤塞或挖深河槽,使水流通暢到海口,這個意思。那時候嘉惠的農田大概千頃,雲南人都非常稱頌他。這「史良佐」。
『御史』是漢朝以後擔任,主彈奏不法,肅清內外,這是「御史」的工作。
『里人』就是同鄉。
『乃執數輩』,「執」就是拘捕,「輩」就是人,幾個人。
『究治』就是追究處理。
『詰之』,「東城御史詰之」,「詰」就是訊問。
『倪尚書』,也是明朝應天府的人,他叫倪岳。他好學能文,通曉經世之務。他擔任禮部右侍郎,後來擔任禮部尚書,就是等於現在講的教育部長,常常勸皇帝勤講學。這個倪尚書有德行,他勸皇帝要請法師來講學,要廣開言路,現在講就是多聽建言。「寬賦役」就是減稅,減少勞役,這叫「寬賦役」。「黜奸貪」就是罷黜這些奸臣,貪官汙吏。「省營造」就是不必要的建設,儘量不要建。所以他曾經擔任南京吏部、兵部兩部的尚書,他對於選拔、任用、考核官吏,這個工作他做得非常公平。這個就是「倪尚書」。
『兵部』就是以前古代六部之一,主管全國武官選用、兵籍、軍械、軍令,有點像我們現在講的國防部。
『爾曹』就是汝輩、你們。
『里門』就是鄉里。
『不意』就是不料,意想不到。
『內愧』就是內疚。
我們看六百零二頁,『嗟乎』就是表示感歎。
第二行,『倚官挾勢』就是倚仗官府的權勢。
『驕人』就是傲視他人。
再來『深文峻法』就是嚴刑峻法,制定的法律非常地嚴細,嚴峻苛刻,苛細。
再來,『有任喜怒為輕重者』,就是根據自己的喜怒哀樂為輕重。什麼叫「輕重」呢?「輕重」就是影響事情。在《韓非子》裡面講的,「所謂威者,擅權勢而輕重者也。」陳奇猷的解釋裡面說,「輕重」就是能左右這件事情,「左右其事」,以輕為輕,以重為重,他想要輕就輕,他想要重就重,就是這「任喜怒為輕重」。他喜歡跟生氣來決定輕重,這個意思。
『通貨賂』,「通」就是實行,「貨賂」就是賄賂。
『為出入者』,「出入」就是什麼?枉斷人罪,按照賄賂的多寡來定你的罪行,就是枉斷人罪。
『奸慝』就是奸惡的人。
『霸市肆』,「市肆」就是市場。
『得罪於天者』,「得罪」就是獲罪。
『寇萊公』,我們介紹一下這位人物,就是寇準。我們讀歷史都讀過這位人物,叫寇準,他是北宋的政治家,他是陝西渭南東北人。他從小喪父,家境清寒,努力讀書,十九歲考上進士。當了一個時期的地方官以後,就被召入朝廷任職。因為他的政治才能,深得宋太宗趙炅的器重,所以他三十一歲擔任樞密副使。
但是後來他的個性剛直不阿,被排斥出朝廷。宋真宗趙恆即位以後,召寇準回朝,擔任開封府的知府。後來擔任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接近宰相的工作。那一年的冬天,遼國的承天皇太后跟遼聖宗耶律隆緒率大軍入侵宋境,直逼黃河沿岸的澶州,就今天的河南這個地方。那宋朝的大臣,北宋的大臣王欽若主張遷都來避開敵軍。只有寇準力排眾議,他敦促宋真宗親自御駕親征,到澶州前線抗擊。結果宋軍士氣大振,最後逼得遼聖宗跟宋朝決意議和,訂立和約後撤兵。
但是後來宋真宗受到王欽若的挑撥,寇準就失去宋真宗的信任,後來被罷相,又去擔任地方官了。後來宋真宗又說天書下降,再度起用寇準為宰相,可是不久又把他罷為太子太傅,封於「萊」。「萊」就是什麼?就是這個地方,所以我們世稱他叫「寇萊公」。後來遭副相丁謂誣陷,被一再貶逐,最後貶到雷州,就今天的廣東海康司戶。在宋仁宗天聖年間死在貶所,就雷州這個地方。寇準他「早登政柄」,就是他少年得志。所以他「性豪奢」,他個性豪放奢侈,喜歡歌舞。所以當時就有說,「寇萊公,柘枝顛」。那麼他也會寫詩,有寫《寇忠愍公詩集》。這是寇準,就「寇萊公」。
『私曲』,「官行私曲失時悔」,「私曲」就是偏私阿曲、不公正。
『安不將息病時悔』,「將息」就是養息、休息、保重。
『此銘真寡悔大法』,「銘」是文體的一種,古代常刻於碑版或是器物,或以稱功德,或用來自己警惕自己。
這六句,前面講的這六句就是,「官行私曲失時悔,富不儉用貧時悔,藝不少學過時悔,見時不學用時悔,醉發狂言醒時悔,安不將息病時悔」,這叫六悔法。這六悔法叫「六悔銘」,「六悔銘」是寇準寫的,有蒐集在《明心寶鑑》裡面,這本書是明朝范立本所編的。
「寡悔」就是少懊悔。《論語·為政篇》裡面講,「子曰:『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時候,南京的史良佐當西城御史的官,而他家卻住在東城。每次出入鄉里的時候,都為鄉里人沒有起立致敬而感到生氣。於是就下令捉了幾個百姓,把他們送到東城的御史那裡究辦。東城的御史就問他們了,問這些百姓了,為什麼你們不起立致敬呢?里民就回答說了,我們都被倪尚書給誤了。東城的御史就問說,倪尚書怎麼誤你們呢?這百姓就回答說了,倪尚書也是南京人,他當兵部尚書的時候,大眾看到他都趕快走避。所以他就叫人制止我們說,我跟你們都是同鄉里的人啊,我經過里門的時候,我沒有辦法下車問候你們啦,我怎麼好意思麻煩你們還起立致敬呢?
倪尚書修持非常地好,非常地謙卑。他當兵部尚書的時候,同鄉的人看到他都趕快走避。他跟他講說,我都沒有辦法下車跟你們問候啊,怎麼好意思麻煩你們跟我致敬呢?那這些里民就說了,這些里民就跟東城御史說了,我們實在是太愚笨了,我們還以為這個史良佐,史公的作風跟倪公一樣,所以我們才沒有起立致敬,沒想到他竟然生氣了,我們惹他生氣了。東城御史笑一笑,就將他們全部釋放了。哎呀,史良佐如果聽到這番話,也應當內心感到慚愧啊。
我們看六百零二頁,哎呀,最近有仗著官位的勢力作威作福的,驕縱於人的這種弊病,豈只是這樣而已啊?還有用嚴刑峻法的,來毒害無辜老百姓。也有任憑個人的喜怒,來做為判刑的輕重的。也有拿人家賄賂的東西,讓判決有出入者,使得判決有出入者。也有假公濟私、公報私仇的,也有包庇犯罪奸惡之徒,也有包庇犯罪奸惡的人,或者霸佔市場,或者官商勾結的。這些形式上雖然各種不同,但都是逞志作威,欺凌百姓。這種人會得到報應的,就是會獲罪於天的。
所以今天講到「逞志作威」,這裡面提的這幾個都算。你用嚴刑峻法來逼迫老百姓、來害老百姓,你憑個人的喜怒來做為判刑的輕重,你拿人家的賄賂讓判決有出入,該判重刑的你判他輕刑,有偏頗,判決有偏頗,也有假公濟私、公報私仇的,或者包庇犯罪奸惡的人,或者霸佔市場,官商勾結,這些都是屬於「逞志作威」的範圍。
再來看下面這一段,然而雖然玩弄權勢,我們看第六行,『然權勢逞於一朝』。雖然你會玩弄權勢,能威嚇於一時,「逞於一朝」就是威嚇於一時。但是你卻種下來日怨恨的罪孽,權勢使盡之後,『勢盡報來』,惡報就來了。所以李炳南老師說,福不能享盡,勢不能用盡。福報不能享盡,有權勢的時候不能用盡,就是這裡講的,權勢使盡之後惡報就到來了。這將悔之莫及啊,後悔就來不及了。但願能夠早日懺悔,則有莫大利益,這才是最好的。
宋朝的寇萊公寇準說了,這是他的「六悔銘」,當官的人私心用事,到失勢的時候就會後悔了,「官行私曲失時悔」。「富不儉用貧時悔」,你富貴的時候不省吃儉用,節儉省用,等到貧窮的時候就後悔了。第三個,「藝不少學過時悔」,你年少的時候不學習技藝,到年紀大的時候就會後悔了。「見時不學用時悔」,看到的時候不學習,等到要用的時候就後悔了。「醉發狂言醒時悔」,喝醉酒的時候胡言亂語,醒來的時候就後悔了,這個喝酒的人最知道了。「安不將息病時悔」,有時間的時候不好好休息,等到生病的時候就會後悔。這座右銘真是減少後悔的好方法,我們應當要時時加以唸誦,提醒自己。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以理折人。猶恐起人角勝之心。以至扞格而不入。況理本屈。而強加橫辱。以求勝乎。魯子晉曰。恥心人皆有之。誰肯甘心受辱者。乃於此中求勝。天道好還。辱人還自辱矣。】
『角勝』就是較量勝負。
『扞格而不入』,「扞格」就是抵觸、格格不入,「入」就是接受、採納。
『魯子晉』,我們前面也有提過,「魯子晉」他是會稽人,浙江紹興這一帶的諸生。就在明清兩代已入學的生員,叫諸生。他非常虔誠的奉行《感應篇》,而且還詳加注釋。他家貧,捨財賣田,賣土地,然後來刻印流通《感應篇彙編》。他的兒子德昇,官當到翰林院的檢討,檢討是一個官名。這是「魯子晉」。
再下來,『天道好還』,在《老子》裡面說,「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以道佐人主者」的「人主者」就是,我們現在講就是皇帝啦,或是一國的國君啦。這是以道來管理天下,「以道佐人主者」,用道來輔佐國君、皇帝。「而不以兵強天下」,不用武力來統治天下,「其事好還」。然後這個「天道好還」的意思是說報應不爽。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用道理來使人折服,恐怕還會挑起他人的爭勝的心,以致於所使用的道理,就會產生互相抵觸而難以接受。更何況所使用的道理,本身不夠充足,而又強行用蠻橫侮辱的方法來求取勝利呢?魯子晉說了,羞恥的心每一個人都具有,誰又願意甘心受人屈辱呢?要知道天道是善於報應的,羞辱人到最後還是等於羞辱自己。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林退齋尚書。臨終訓子孫曰。汝輩只要學喫虧。噫。從古英雄。只為不能喫虧。害了許多事。然從古英雄。亦只為能忍辱喫虧。成了許多事。如韓信受辱胯下。喫虧極矣。後乃築壇拜將。封三齊王。淮陰少年。皆隸麾下。由此觀之。又安知受辱之人。異日不富貴。而辱人之人。異日不反為人辱乎。好勝者思之。】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林退齋』就是林雲同,他是福建莆田人,號「退齋」,他是嘉靖年間的進士,擔任戶部主事,後來升到御史的工作。但是他後來因為忤逆了嚴世蕃,後來被降罪。坐聽勘,聽勘就是聽候勘問審訊。回籍就是被貶回,然後最後升到南京工部尚書,致仕,後來辭去官職。到萬曆二年,再被提拔為南京刑部尚書,那未幾又辭去官職了。所以他等於擔任兩次的部長,一個是工部的尚書,就是像現在的工商部長,也擔任刑部尚書,就是法務部長,但是他最後都是辭職的,叫「林退齋」。
『忍辱』,「亦只為能忍辱喫虧」,「忍辱」,梵語翻過來,本來是翻忍耐,但是中國人認為忍辱它深度超過忍耐,因為中國人最重視的就是什麼?我們講說「士可殺不可辱」。所以能夠通過忍辱考驗的,那個深度跟廣度跟忍耐不一樣。所以「忍辱」就是忍受種種侮辱、惱害而沒有悔恨,它是六度裡面的六波羅蜜之一。
所以《法界次第下之上》裡面有提到,「羼提,秦言忍辱」。「羼提」是梵語,翻成中文叫忍辱,「內心能安忍外所辱境,故名忍辱」。《維摩經.佛國品》裡面說了,「忍辱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三十二相莊嚴,眾生來生其國。」所以你修忍辱,成就忍辱波羅蜜就成就佛國淨土。所以《維摩經》裡面講,「忍辱是菩薩淨土」,也就是忍辱是菩薩的生活,淨土就是他的時間跟空間,他所處的世界,菩薩生活的世界就是忍辱的生活。就像海賢老和尚一樣,那電工要來收費,海賢老和尚問他說,為什麼這個月的電費比較高呢?那個收電費的電工二話不說,啪,就把海賢和尚的耳光就打下去了,然後再吐口水,這個就是什麼?這是成就海賢老和尚的忍辱波羅蜜。當時海賢老和尚的弟子看不下去,要去跟那個電工理論,海賢老和尚說,算了,算了,算了,他跟我打耳光是給我搔癢,他跟我吐口水是給我洗臉。
所以這一次末學有接受海賢老和尚的弟子,他們要編一本《海賢老和尚懿行錄》,懿行就是他的德行。那裡面有請了很多高僧大德,來讚歎海賢老和尚的文章,把它編成一本叫《海賢老和尚懿行錄》,就是這一本。《海賢老和尚懿行錄》,即將要出來了,要出版了。這一本我有呈給老法師看,老法師也非常地讚歎,這裡面收錄了很多高僧大德讚歎海賢老和尚。那末學接受他們的邀請,我也寫了一篇,我讚歎、稱讚海賢老法師他的德行,我寫的題目就是,海賢老和尚跟六祖大師一樣的修行境界。
承蒙他們編輯小組把我的讚歎編在後面,我前面有老法師的啦,還有暢懷長老的啦,還有劉素雲老師,還有齊素萍老師他們的讚歎法語。他們給我編說,臺灣黃柏霖警官讚海賢老和尚,那這一篇文章,海賢老和尚跟六祖大師是一樣的修行境界,我就裡面有提到,就是成就忍辱波羅蜜。每一尊佛都要經過忍辱波羅蜜,我在講這一篇,海賢老和尚跟六祖大師是同樣的修行境界的時候,彷彿得到海賢老和尚的加持,末學很有心得,有一點小小的領悟。所以《維摩詰經》說,「忍辱是菩薩淨土」。
所以各位我們在日常生活裡面,別人侮辱我們,別人羞辱我們。各位,我們不要起瞋恨心,在當下你要學習海賢老和尚,當下要學習釋迦牟尼佛,這個境緣就在成就你的忍辱波羅蜜,成就你的功德,剛才我們講成就你的德行。你能夠通過考驗了,就是皈依覺、皈依正、皈依淨而不染,皈依覺正淨,就會跟一念相應,就會跟性德相應,就會跟淨業三福相應。所以就會成就你的三十二相莊嚴,這裡講菩薩成佛時的三十二相莊嚴,怎麼來的?忍辱波羅蜜,「眾生來生其國」。所以老法師講經曾經提過,他在景美圖書館的時候,韓館長護持他,老法師不管錢、不管人、不管事,什麼事情都由韓館長來決定,韓鍈館長來決定。老法師說,那三十二年的護持,讓他不管人、不管錢、不管事,等於斷了淨空法師的貪瞋癡慢疑,也成就了淨空法師的忍辱波羅蜜。
我們看《金剛經》裡面,我也常提到這一段經文,「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為什麼說「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呢?你在修行的過程裡面,藉修德顯性德,其實忍辱波羅蜜是我們的性德。所以到開悟的時候,到往生淨土,「花開見佛悟無生」,到無生的時候,忍辱波羅蜜的性德就流露出來了,波羅蜜就是登彼岸了,那忍辱是我們的性德啊。
「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不是真有一個忍辱波羅蜜這個東西,是你要去成就的過程裡面,你去修忍辱行,可能你要忍受貪瞋癡慢疑的誘惑,你要忍受五欲六塵的誘惑,你要忍受名聞利養的誘惑,你要忍受貪瞋癡慢疑的這種五毒煩惱。好像有一個忍辱這個東西,但是那是一個藉修德顯性德的過程。所以「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住,則為非住。」
我們常常提到這一段,是釋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時候,他在深山中修行,歌利王帶了一些嬪妃也到深山去遊玩。因為佛陀法相莊嚴,當時歌利王睡著了,在旁邊小盹一下,睡著了,他的嬪妃看到佛陀的法相莊嚴,就過來親近佛陀。佛陀為她們開示,要遠離五欲六塵,要體悟苦集滅道四聖諦,這些嬪妃聽了很歡喜。結果歌利王醒來以後起了瞋恨心,他說,你怎麼可以讓我的嬪妃靠近你?這個歌利王本身嫉妒心、瞋恨心就出來了。
因為歌利王說,佛陀有起慾望之心。佛陀說,我沒有起慾望之心。那五通仙人都有慾望之心,你怎麼可能沒有起慾望之心呢?所以歌利王就拿了刀子割佛陀的耳朵啦、鼻子啦、手腳,那痛不痛?你生不生氣?佛陀說,我沒有起瞋恚心,就是這裡講的,「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佛陀在那個時候,他已經離開四相了,換句話說,佛陀那個時候已經破根本無明了。因為要離開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離開這個四相一定要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要破根本無明,要證得法身,才有辦法到達這個境界。
所以佛陀說,我那時候已經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所以歌利王在割截他,「節節支解」就是一刀一刀劃下去的時候,然後佛陀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所以沒有生瞋恨。如果我有我相的話,我就會起瞋恨心啊,就像電工打海賢老和尚的耳光,海賢老和尚沒有我相,他也沒有人相。他如果有我相、人相,他就會生氣,那臉色會變。所以弟子看不下去的時候,海賢老和尚說,沒有關係,他在給我搔癢,他在給我吐口水,他吐口水在給我洗臉。海賢老和尚當時也是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換句話說,海賢老和尚已經破根本無明、證得法身了。
所以我才說,海賢老和尚他跟六祖大師是一樣的境界,這是淨空老法師說的,我當時聽的時候,我有一點起一個疑惑的心。後來不斷的薰習、不斷的薰習,有體悟了,有一點小小的領悟了,海賢老和尚跟六祖大師一樣,跟這裡佛陀一樣,都離開四相了。所以十方三世一切佛,同共一法身,同共一法身就是同證法身,就是破根本無明,大家都有這個性德,同共一法身,這個法身是性德,就是我們這裡講的忍辱波羅蜜。這裡是講到忍辱,我特別把這一段《金剛經》的經文來引述出來。
再看下面『韓信』,「韓信」是西漢淮陰人,在秦朝,秦二世二年,他是跟隨項羽,擔任郎中的工作。但是他沒有受到項羽的重用,後來流亡,跑到劉邦那邊去,去投靠劉邦,擔任連敖這個地方的都尉。後來經過蕭何的大力推薦,擔任大將軍。他建議劉邦東向以圖天下,將軍隊擊敗魏國破代,再下燕國,取下齊國。所以在西漢四年任相國,第二年封為齊王。所以這裡講的『封三齊王』就是這樣來的。後來他跟劉邦包圍項羽在垓下,把他殲滅了。那西漢,漢朝建立、建國,他被改封為楚王。後來有人密告他韓信要謀反,後來被貶為淮陰侯。在漢高祖十年,陳豨反,後來人家說,韓信跟他暗通聲氣,有人舉報韓信謀反,兵襲呂后跟太子。後來被呂后跟相國蕭何計誘入長樂宮,被斬。叫做「韓信」。
『胯下』,我們看「受辱胯下」,這個「胯下」在《史記.淮陰侯列傳》裡面提到,「淮陰屠」,「屠」就是屠夫,就是以宰殺牲畜為職業的人。淮陰這個地方有一個屠夫,「中少年」,屠中有一個少年,有侮辱韓信的人,他就跟韓信說了,他說,你雖然比我高大,而且你也帶著刀劍,「好帶刀劍,中情怯耳」,可是你內心卻很恐懼啊,「中情怯耳」。「眾辱」就是他當眾侮辱韓信,「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褲下。「於是信孰視之」。這位屠夫就侮辱韓信了,他說,你從我的胯下爬過去,韓信就仔細的看這位年輕人,然後俛出褲下,就匍匐這樣爬過去,就爬向這個少年的褲下,這樣爬過去,「一市皆笑信」,旁邊圍觀的人全部在笑韓信,認為韓信是膽怯的。這就是胯下之辱的由來,有典故。
『築壇拜將』就是《漢書·高帝紀上》有提到,「漢王齊戒設壇場,拜信為大將軍,問以計策。」就漢王他封韓信的時候,為大將軍的時候,有設壇場,很隆重的一個典禮。「問以計策」就是問韓信的一些戰略跟計策,後來以「築壇拜將」是指仰仗賢能。
「三齊王」,「三齊」,秦朝滅亡的時候,項羽以齊國故地,分為立齊、膠東跟濟北這三國,都在今天的山東的東部,所以這個地方就稱為「三齊」,這個地後來封給韓信。
『淮陰』,淮陰縣,在今天的江蘇省淮陰縣,漢王封韓信為淮陰侯,把他貶官貶到這個地方,所以稱為淮陰侯。
『麾下』就是在《史記·淮陰侯列傳》裡面提到,當時齊王,就是韓信,又被封為楚王。韓信當時就召見當年侮辱他的那位少年,來見韓信。後來韓信封這個少年為楚中尉,就是軍中的一種職務,在秦漢的時候是武職,掌管京師的治安,類似現在講的警察局長,首都的警察局長。你看當時侮辱韓信喔,韓信不記舊怨、舊仇,提拔他擔任京師治安。「告諸將相曰」,告訴旁邊這些將相說了,「此壯士也。方辱我時,我寧不能殺之邪?殺之無名,故忍而就於此。」你看看,這一段充滿著智慧的語言。韓信說了,就跟這些將相說了,他說,這個人是壯士啊,他當時侮辱我的時候,我當時難道沒有氣到想要殺他嗎?「我寧不能殺之邪」,我難道不能殺他嗎?「殺之無名」,我殺他師出無名,他成就我的忍辱波羅蜜,他成就我的忍辱,「故忍而就於此」,他成就我的忍辱行。這是「麾下」的意思,部下的意思。
『異日』就是他日。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林退齋尚書在他臨終的時候,對子孫的訓誡說了,你們只要學會吃虧就對了。哎呀,自古以來的英雄只因為不能夠吃虧,所以害了許多事情,然而自古以來的英雄也因為能夠忍辱吃虧,所以能夠成就許多事情。例如漢初的韓信,年輕的時候受了胯下之辱,吃虧已到極點了,後來才獲得登壇拜將,被漢高祖封為三齊王,當時侮辱他的淮陰少年都是屬於他的部下。由此看來,又怎麼知道受人侮辱的人,他日不能夠變富貴呢?而侮辱人的人,他日不反而為別人所侮辱呢?所以喜歡爭勝的人,爭鬥好勝的人應該要好好地反省,好好地想一想。
這一段講「逞志作威,辱人求勝」。我們看老法師,我們來聽老法師怎麼開示?老法師對於這一句,「逞志作威,辱人求勝」。第一點,老法師說,他說,《彙編》裡面有講,君子正直律己,就是我們一開始講的,「君子正直律己,和惠待人,人自畏而愛之。」老法師說,這是古聖先賢教我們做人的原則,就做人要怎麼做?要「正直律己」,要「和惠待人」,老法師說,這是古聖先賢教我們做人的原則,也是做人的本分。
第二點,老法師說,儒家將讀書人、有德行的人分為三個等級,聖人、賢人、君子。就是你的學問已經有了成就,就像現在學校讀書,你已經拿到學位了,你拿到學位就是君子,君子是最初的一個學位,就像我們現在講的學士,大學畢業了,古時候稱為君子。君子的做人標準是什麼呢?「正直律己,和惠待人」,他做人的標準是什麼?正直,端正心直,心直就是佛法裡面常講的,如理如法,合乎理論、合乎道理、合乎法度、合乎人情,情理法都能夠做得圓滿了,這是對待自己,律己;對待別人是和惠,和就是和平,惠就是恩惠,常常會布施給別人,與人家相處一定和睦相處、一定平等、一定肯幫助別人,惠就是幫助別人,能夠成就別人這是君子的德行。
這裡剛才有提到說,儒家把讀書人跟有德行的人分成三個等級,就聖人、賢人跟君子,在佛家就分成什麼?就分成佛、菩薩、阿羅漢。在佛家的標準,要證得阿羅漢,就是要破見思惑,這等於大學畢業,有學位了、學士了,我們稱為正覺。你破塵沙惑,阿羅漢是破見思惑,就證得正覺位,破我執,成就阿羅漢,他的果位就是阿羅漢,類似大學裡面的學士。菩薩他破塵沙惑、破法執,他成就的果位就是菩薩,我們稱三賢十聖,在圓教裡面講,十住、十行、十迴向,這個就是賢人,在佛教裡面講叫菩薩,他破法執,稱為正等正覺。
聖人在佛教裡面叫佛,他破我執、法執,再破根本無明,破四十一品根本無明叫分證佛,四十一品根本無明破盡了,入妙覺位,究竟佛,入常寂光淨土,圓滿佛果,這叫做佛,叫無上正等正覺。剛才講佛教裡面的菩薩,在大學裡面我們稱他叫碩士,到成佛的時候,在佛教裡面叫佛,在大學裡面叫做什麼?在一般,現在我們講的,大學裡面叫博士。所以這也是三個等級,學士、碩士、博士,在佛教裡面講叫阿羅漢、菩薩、佛,儒家講君子、賢人、聖人。這是我們再補充這個說明。
第三點,老法師說,儒家的要求是這樣,佛家的要求也是這樣,佛法裡面講更詳細,就三福、六和、三學、六度。三福就是淨業三福,剛才我們提過,六和就是六和敬,三學就是戒、定、慧,六度就是六度萬行。佛家講科目都離不開正直和惠這四個字,我們學佛同修要注意,尤其要注意,如果人都做不好,怎麼可能成佛呢?太上這兩句話實際上的意思,是勸我們處世待人要謙虛、要恭敬。這個「逞志作威,辱人求勝」就告訴我們,做人要謙虛、要恭敬。縱使有紛爭,我們有理,有理說服人,都唯恐引起別人的怨恨。你跟別人有紛爭,你雖然是有道理,但是別人,你縱算是贏了,別人也會怨恨。所以這裡講,以理說服人,都唯恐會引起別人的怨恨,何況是我們的理要是不充足,那就造罪業了,這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所謂仗勢欺人,就這裡講的「動逞威稜」。你仗勢欺人,這個勢範圍很廣,現在一般人多半是自以為是,所以「逞志作威」,作威作福,「辱人求勝」就更不可以了。你刻意的侮辱別人,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為什麼要去侮辱別人呢?要把自己的身分抬高。老法師說,我們曾經聽說過,有一些人遇到與自己的身分地位相當的,或者有比自己身分地位要高過的,他在大眾之下批評侮辱。他的目的是要幹什麼?他的目的是要叫別人看到自己比他們都高。這種作法,實際上只能夠自欺欺人。真正有德行、有學問的、有修養的人,看見了、聽到了就明白了,你將來的前途,人家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實在講,是自己侮辱自己,別人有沒有受到損害?沒有。
曾經有某一個人,他就跟我講,因為我們知道老法師常常鼓勵我們修學人,「讀經千遍,其義自見」。老法師說,要讀一千部啦、讀兩千部啦、讀三千部啦,讀一千部是小悟,讀兩千部是大悟,讀三千遍是大徹大悟。诶,這位修行人碰到我跟我講,他說,讀經千遍,其義不能自見。用現在的話就是唱反調。我就跟這位學佛人講,我說你的知見有問題,我不好意思跟他反駁,我不想跟人家結怨。
我說,如果讀經千遍,其義不能自見,那《六祖壇經》裡面的法達禪師,讀三千部的《法華經》,他最後是開悟的。他碰到六祖大師,見到六祖大師的時候,他不頂禮,頭不著地,生傲慢心。六祖大師看到法達禪師的時候說,你頭不著地,心中有一物。你看六祖大師很了不起,他說,你心中有執著,其實心中有一物就是有執著。我們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六祖大師說的法語,「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什麼時候會生煩惱?你有執著就會有煩惱。
所以法達禪師就說,我讀《法華經》三千部,我比你高。你有一個數量,剛才講過,你有數量就跟性德不相應、跟一心不相應。老法師說讀千部,一千部、兩千部、三千部,這是方便接引。「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所以六祖大師就跟法達禪師說,你心中有一物。法達禪師後來承認說,是啊,我讀《法華經》三千遍。那六祖大師問他說,《法華經》在講什麼?法達禪師答不出來,他讀三千遍,他答不出來,那就是他沒有開悟。六祖大師說,你讀一段給我聽看看,法達禪師讀到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到這邊的時候,六祖大師說,可以了。他說,這一部《法華經》最重要的一句話,經文就是這裡,佛以一大事因緣,什麼叫大事因緣?佛為什麼到人間來?為什麼講經說法四十九年,講了三藏十二部,到底為的是什麼?就是要幫助你破迷開悟,轉迷為悟,轉凡成聖。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開,開啟這個因緣,示現給你看,教你悟入那個法界,悟入那個自性,入這個法界,入你的自性功德,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
你迷了,是眾生知見,什麼叫眾生知見?貪、瞋、癡、慢、疑,無明、煩惱、習氣,這是眾生知見。什麼叫入佛知見?你破了見思惑、破了塵沙惑,再破一品根本無明,你就入佛知見了。那佛知見是什麼?清淨、平等、覺,放下妄想、分別、執著,就是跟覺相應。所以跟覺正淨相應,就是佛知見。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
所以我把這個事情跟老法師報告,老法師說,老法師只有跟我講,淡淡地講一句話。因為最近老法師到臺南極樂寺來,我去見師父,師父跟我講一句話。我跟師父跪下去懺悔說,師父,我不應該提這個問題。師父跟我講,不用放在心上,「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八個字就帶過去了,老法師「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用八個字形容,「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所以這個地方講「逞志作威」,其實剛才那位學佛人講那句話,也是「逞志作威」,那你還有我相。诶,我認為讀經千遍,其義不能自見,那你還有個我啊。真正你契入實相,就「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再進一步,無我見、無人見、無眾生見、無壽者見。你就是入了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境界。所以老法師說,一般人多半是自以為是,像這種說法就是自以為是。所以「逞志作威」,作威作福,侮辱別人來提高自己的這個,老法師這裡講的地位。
第五點,老法師說,註解裡面講,「若動逞威稜」,以行動來作威作福,凌駕別人,「即有懾服,而人不懷德,何以居人上乎?」這種行為,縱然別人表面上對你,這個威德好像是被你懾服了,其實那個人心不服。這樣怎麼可以去領導別人呢?怎麼可以去領眾呢?一個成功的領袖人物,一定是非常謙虛,懂得忍讓,以禮待人。所以老法師說,這個地方講得好,以正直對待自己,以和惠待對別人,這種人無論在世法、在佛法,決定成就。儒家講正心、誠意,這是聖賢的教誨。聖賢人對於一切眾生,基本的教導幾乎是相通的。儒家教人守禮,仁、義、禮、智、信,儒家講這五個字,仁、義、禮、智、信,這是做人的基本、做人的基礎、做人的根本。能夠遵守,就是正直對待自己。佛家講的就是五戒,那天主教跟基督教《新舊約》裡面講的是十誡。
第六點,老法師特別把這個十誡講出來,老法師說,十誡裡面的前面三條,是侍奉上帝。老法師說,他讀過。我們佛法裡面講的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就是這個意思。不過他們對的是對上帝,對上帝不懷疑,敬仰上帝的心不夾雜、不間斷。第四條是孝順父母,後面的五條是佛家講的五戒,五戒,佛家講不殺生,基督教的《新舊約》講不殺人。佛家講的範圍比較大,就不殺生,但是基督教跟天主教是講不殺人。
其餘不邪淫、不偷盜、不飲酒,這跟佛家一樣。他們的酒,基督教講的酒是允許可以飲的,但是禁止酗酒、禁止醉酒,你可以飲酒但是不能喝醉。所以老法師特別用這個天主教、基督教《新舊約》裡面講的十誡。他說,跟儒家講的仁、義、禮、智、信,跟佛家講的五戒,其實聖賢人教眾生都是一樣的。所以世出世間的這些聖賢教化眾生,總原則、總綱領都是相同的,你違背這些總綱領就是大惡。
第七,老法師說,和惠待人,佛給我們制定的對待一切眾生要以六和、六度,要以六和做基礎。老法師說,我們今天為什麼做不到六和?做不到的原因,就是「見和同解」這一條做不到,這一條做不到往後統統做不到。為什麼諸佛菩薩都做得那麼完善呢?因為第一條做到了。第一條很難,就是你的見解,你的想法、看法跟別人都相同了,跟誰相同?跟諸佛菩薩相同。諸佛菩薩對宇宙眾生的想法、看法是一體的,現代人講的就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所以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是自己的清淨法身,我們有沒有這個觀念?有沒有這個一體的觀念?真正覺悟的人,見才能夠同解,所以這個見和同解很不容易。
那怎麼去修六和敬呢?老法師說了,經云,凡有一處六和敬僧團出現於世,必得諸佛菩薩加持,龍天善神擁護,化解災難,福蔭一方。老法師開示我們淨宗學院的四眾同學說了,說我們要發奮振作,立志由自己身心做起,以佛陀的倫理、道德、因果的普世教育為基礎,力修六和敬,歡迎志同道合的仁人志士加入,齊心化解災難,自救救世,自他二利,功德無量。
老法師說,六和敬就是「見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無諍、意和同悅、利和同均」。老法師特別又提到這一點,剛才講的是第一條,這個見和同解是最重要的,大家一起修行,看法、見解要一樣才能共修,就是見和同解是首要關鍵。老法師說,《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裡面所講的自性清淨圓明體。他說,真正認知宇宙萬法是一個生命共同體,一切眾生與我同源、同根,平等無二,以此認知為究竟根本,才能夠逐步放下自私自利,才能夠修正自己錯誤的思想、言行,其他細目的落實就不困難了。
老法師說了,他說,《法界次第》裡面講了,「外同他善」,稱為和;「內自謙卑」,稱為敬。「菩薩與物共事,外則同物行善,內則常自謙卑」,故稱和敬。若不和同愛敬,則兩不和合,不得盡成般若,是為魔事。若善用六和,則與一切冥同,必得善始令終,則能安立一切於菩提大道。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與人為善,外同他善,這稱為和,內自謙卑,稱為敬,我們就是能夠修六和敬了。
老法師說,看現在世界災難這麼多,矛盾衝突四起,人心惶惶無依,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西方教育,西方的社會放棄宗教教育。東方的社會忽略了傳統的倫理、道德、因果,佛陀的教育所造成。就西方的社會放棄宗教教育,那東方的社會放棄倫理、道德、因果,還有佛陀的教育所造成。人跟人相處,以利益為第一個考量,有利可圖的,父子至親形同陌路,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家破人亡。延伸到君臣、朋友、鄰里鄉黨、各行各業,莫不唯利是圖。那這個時候,國家社會前途就可憂可悲。
所以老法師才說,為什麼六和敬的學習非常不容易?六和敬的僧團建立,更是難能可貴。所以老法師說,希望大家能夠發這個大心、發這個大願,力行這個大行,克服自己的煩惱習氣,做一切眾生的典範。從自身做起,你身教言行,來宣揚佛陀的、聖賢的倫理、道德、因果,宗教教育,才能夠拯救眾生的心靈,化解一切災難,才能達到國泰民安,社會和諧,世界大同。這是老法師講六和敬,我們特別把它引用出來。
第八,老法師說,佛法教初學,兒童的時候,成年之後沒有法可以教了。他說,古人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教人一定要在孩童的時候,在這扎根,他天真浪漫,他能夠聽話,你可以逼迫他、塑造他的模型,這個容易。他說,等到他長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有自己的看法,他不能接受別人的意見,那就沒有辦法教了。所以以前淨空法師在跟李老師學習的時代,李老師常講,真正的教學是在童子,所以我們童蒙養正,就是這個道理。
二十歲以前這是正規的教育。從二十歲到四十歲,這個階段是補習教育。四十歲以後就不能教了,那個人已經定型了,什麼都隨順,縱然他有惡業惡行也只能隨順,不能跟他結怨仇。四十歲以前還可以勸導勸導,四十歲以後不可以了,只會結怨仇。他說,如果四十歲以後,能夠接受別人勸告的,那是善根非常深厚的人。沒有善根深厚,四十歲以上,他還會聽你勸告嗎?不能接受。這些道理我們都要懂得。你做惡,你做錯事情,不敢講你,隨你去了。那麼在這個地方,修我們自己的忍辱波羅蜜。他說,古人都是經驗之談。
第九,老法師說,所以我們對人,愛護別人,特別是童年,要好好教導他們,真正的愛護,真正的慈悲。可是今天這個社會非常困難,因為六根接觸六塵都是不善的。所以你教一個人學好,真的比登天還難,你的家庭教育再好,小孩一出家門接觸社會,社會是個大染缸。你說他不被汙染,老法師說,那個人是佛菩薩再來的,決定不是凡夫。凡夫不受社會汙染,不可能。所以現在社會教育崩潰了,家庭教育也沒有了。
第十點,老法師說,為什麼現在社會教育跟家庭教育沒有了?因為不讀古書。為什麼說讀古書的人看得出來呢?看得出災難,看得出道德的重要性。因為你讀古書,可以吸收古人的經驗,增長我們的見識。那麼你看東西就看得遠、看得深、看得廣,老法師教我們讀史書,歷史要讀古人的那種經驗智慧,經就是增長我們的學問、增長我們的智慧。所以老法師說,像讀一部《二十五史》,就是講因果報應,幾千年的記載,善因善果,惡因惡報,真正明白都在《二十五史》裡面。所以讀古書很重要。老法師現在在推動的聖賢教育、漢學教育,就是鼓勵我們讀古書。那我們就能夠增長我們的見識、我們的智慧,我們看得遠、看得深、看得廣。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