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92集
第192集

感应篇汇编第19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1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句,【敗人苗..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3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9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92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1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句,【敗人苗稼,破人婚姻。】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六百零四頁,我們看經文:
【敗人苗稼。破人婚姻。】
『苗稼』就是農作物,「敗人苗稼」就是毀壞他人的農作物。『破人婚姻』就是破壞他人的婚姻。
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民以穀為命。況農夫春耕夏耘。多少勤劬。官糧私債。皆仰賴於此。豈可阻水利以旱之。潰隄防以淹之。縱牲畜以踐食之。使天地所生者。不得收成。人力虛而無功。何不仁之甚乎。然不特此也。在上者。不重農時。不講水利。是亦敗之之類。而亦可以以此罪律之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春耕夏耘』,「春耕」就是春季耕作,「夏耘」是夏天鋤田除草。
『勤劬』就是辛勤勞累。
『官糧』就是古時候繳納於官府的稅糧。
『虛而無功』就是徒勞無功,「虛」就是耗費。
『然不特此也』,「特」就是只是。
『是亦敗之之類』,「敗」就是毀壞,毀壞苗稼。
『而亦可以以此罪律之矣』,「律」就是比照、衡量。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人民依賴穀物來養活生命,何況農夫在春耕夏耘的耕作,是要經過多少勤勞的努力,才能有所收穫。繳納官府的稅糧,以及償還私人的債務,都是仰賴這些農作收成。所以怎麼可以阻絕水利的灌溉,而使農田乾旱。或破壞隄防使水流潰決,而淹沒稻田。或放縱牲畜去踐踏、濫食他的農作物,讓天地所生長的穀物不能夠收成,使得農夫徒勞而無功。這是多麼不仁慈的事情?然而不只是如此而已,居上位的人,不重視農作物耕作的時機,不講求水利的灌溉,也是屬於「敗人苗稼」之類。而且也可以以這個罪名來判決那些人。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清康熙丁未年。湖廣鄉民李甲。販牛為業。欲牛之肥。每俟稻熟時。四更乘牛縱食。遠至數里。率以為常。地廣人稀。人不能覺。忽一日。為雷震死。背有硃書。縱牛害稼四字。】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康熙丁未年』,「康熙」是清聖祖愛新覺羅·玄燁的年號,他在位共六十一年。「丁未年」就是康熙六年,大概在西元一六六七年。
『湖廣』是指湖北跟湖南。
『俟稻熟時』,「俟」就是等待。
『四更』是凌晨一點到三點,這是叫「四更」。
『率以為常』就是習以為常,認為是很平常的事。
『背有硃書』,「硃」就是朱色、紅色。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清聖祖康熙丁未年,在湖廣鄉民,湖廣有一個鄉民,名字叫李甲,他以販牛為業。他想要把牛養肥,每年到稻穀成熟的時候,在四更天就騎牛到處去吃稻穀,遠到數里之外,大家都習以為常。由於地廣人稀,所以沒有被人發現。忽然有一天,李甲忽然被雷電打死,在他的背部有硃紅的字,寫著『縱牛害稼』四個字。「縱牛害稼」就是放縱牛隻殘害農作物。
那到這裡我們先來探討一下,古代因為是農業社會,尤其是在中國,所以「敗人苗稼」主要是講破壞農作物,或者是阻撓水利灌溉,或者是放縱牲畜去踐踏農作物。像清朝康熙丁未年,這個鄉民李甲,他騎牛來吃這些稻穀,有一天被雷打死了,背部有紅色的字寫著「縱牛害稼」。這個地方是他的心態問題,他的存心的問題。
那我們就來探討說,像現在這個社會,比古代可以講說汙染百千萬倍,比以前更嚴重。以前是農業社會,現在是工業社會,科技發達,所以「敗人苗稼」,這只是探討到踐踏農作物。那我們就來談現在的人,他們所面對的問題就是食品問題,我們的日常生活的問題。以前在中國也發生過,奶粉摻雜了三聚氰胺,化學有毒的物質,有毒的事件。那在臺灣也很多,我們所謂的黑心食品,有毒的這種食品,醬油、沙拉油。我們就從這個地方來探討,各行各業,尤其是現在的社會,那像食品的有毒事件,大家最容易驚慌,為什麼?就是跟大家的健康有關。
那麼建築行業,其他行業,像建築行業裡面也有這些問題。比如說臺灣過年的時候,發生維冠大樓的地震。結果震倒以後,竟然發現在那個牆壁裡面,有保麗龍跟寶特瓶,所謂的豆腐渣工程。這在中國也曾經發生這種情形,就是豆腐渣工程。那麼老法師說,包括做影視、電影的,他的影視作品裡面,他為要追求收視率,他添加了很多暴力或是色情的劇情在裡面。像這個臺灣也很多,連續劇它摻雜了很多暴力色情,以提高它的收視率。老法師說,這害人更多。這些這一類的訊息聽了以後,讓我們會身心不安。
就拿有毒的食品來說,老法師說,怎麼樣從因地上,下手改變現況呢?怎麼樣可以讓我們現代的人不要再「飲苦食毒」呢?就是《無量壽經》裡面講的,「飲苦食毒」呢?減少殺盜淫妄的精神汙染呢?有毒的物質是物質汙染,暴力色情是有毒的精神汙染,都是在毒害我們的身心世界。那麼怎麼樣可以讓大家能夠聽聞啟迪正知正見的教誨呢?老法師講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是說,老法師說他大概已經有四十五年以上,他不看報紙、不看電視、不看新聞、不看雜誌,他現在連手機也不拿。對於世間的新聞的這些事件,弟子會給他做一個剪報,會呈給老法師看。
老法師說,他也聽過這個毒奶粉的事情,他聽朋友來講給老法師聽,老法師說,像這種事情,在現代的社會、現代的世界已經很普遍。那「飲苦食毒」是世尊三千年前,在《無量壽經》講的,所講的現況應該是指現在我們這個社會。那現在社會這個問題,釋迦牟尼佛在三千年前,就已經在經上講了,而且釋迦牟尼佛瞭若指掌。因為佛陀他有什麼?他有神足通,他有宿命通。那我們學佛人,我們每天受到佛菩薩的教誨,我們受到佛法的薰習,對於這些事情,我們應該不受干擾。老法師說,「心淨則國土淨,心安則眾生安,心平則天下平」。佛在經中苦口婆心的,無數次的叮嚀教誨我們,「一切法從心想生」,境隨心轉,這些經句我們聽得耳熟能詳。如果能用這些方法,就能夠解決現在的問題。
老法師說,他在講經的時候特別提到,我們現前的世界,其實是華藏世界,是極樂世界。其實我們的世界,本來是跟華藏世界,跟極樂世界是沒有兩樣,是真的不是假的。但是我們從經典上看,來比較娑婆世界現在,跟華藏世界、跟極樂世界差別懸殊太大了。這是什麼原因呢?老法師說,很簡單,老法師說,極樂世界都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是上善之人。到極樂世界的人,都是心善、言善、行善,沒有一個地方不善,境隨心轉。所以西方極樂世界的山河大地,美不勝收。
那我們現在的世界,生活環境,如果你從以前來看、從歷史來看,在東方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有聖賢的教誨;在西方也有很多宗教的聖人在教誨,像耶穌啦,像阿拉啦,穆罕默德啦。在那個時候的世界也相當美好,那時候東西方的文學作品,像詩歌、散文,在古人所描繪的山河大地、人民的生活,確實是太平盛世的時候,生活在詩情畫意之中。像老法師講的這個就是,比如說是中國古代的杜甫跟李白,他們這些詩人過去所寫的那個意境,那個山河大地。西方的文學家莎士比亞,還有泰戈爾,他們所形容那種生活意境,老法師說,都是在詩情畫意當中。
但是現在這個美好的環境,在現在沒有了。什麼原因呢?最近一個世紀以來,就是這一百年以來,科學技術突飛猛進,迷信科學。而科學教我們的是什麼?教我們競爭,教我們無限度的提高欲望,無限制的教你用殺人的武器。比如說槍枝、毒品,毒品的泛濫,槍枝的泛濫。像美國最近這幾天發生一位保全人員,拿了步槍向酒店夜店掃射,殺死了四十九人。這是美國自食惡果,他們吞下這些槍枝泛濫的,可以講說毒害。這就是什麼?這就是科學教你的,科學教你競爭,科學教你鬥爭,再教你戰爭。那毒品的泛濫,發生多少命案,多少自殺,都是毒品造成的,這也是科學教給你的,教給你競爭,教我們無限度的提高欲望。
於是老法師說,現在的地球人,天天都在造上品的十惡,造作上品十惡,起心動念都是損人利己。你看得到的這些我們吃的東西,有毒的米啦,有毒的醬油,有毒的食品,有毒的沙拉油,有毒的蔬菜,有毒的水果,這裡面摻雜,摻毒,不就是損人利己?那麼這些食品,老法師特別提這個奶粉,它是謀財害命,它不僅是損人利己,而且還謀財害命。因為奶粉使用最多的是什麼人呢?嬰兒跟老人,醫院裡面的病患,對於這種人都能夠下這種毒手。
讓我們想到古聖先賢的倫理道德喪盡了,完全不存在。倫理道德因果不存在,現前這個環境,世間人認為是正常的,老法師說,各位想一想對不對?如果在倫理道德的社會的時候,像眼前這個環境是不正常,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因為,老法師說,中國人各行各業,他都講一個倫理道德。各行各業講倫理道德,就會講到各行各業必須要經營有道,「取之有道」。既然要賺這個世間財,他就必須「取之有道」,讓大家用得心安理得。所以古代人很有良心道德,他有良心道德以後,他做出來的農作物也好,產品也好,我們現在講說叫做有機,沒有噴灑農藥的。
像臺灣也是發生這種情形,為了讓魚更新鮮,他用一種液體的毒物、毒藥。算是毒物啦,那個是液體的,這種有毒的液體的物質,他把它浸泡在魚裡面,可以讓魚的顏色,魚肉的顏色看起來很鮮艷、很新鮮,也包括豬肉、牛肉都是用這種道理。或者把魚漂白,讓你看起來那個魚很新鮮,事實上它是放了有毒的物質在裡面,浸泡了兩、三天,你吃下肚都不曉得。
所以這其中一個朋友跟我講,他朋友在臺灣的宜蘭蘇澳養魚,這養魚的人都知道怎麼去毒魚,他知道哪一種是有毒的魚,哪一種是沒有毒的魚。他自己都不吃有毒的魚,送給顧客都吃有毒的魚。他就告訴我這個朋友,因為我那個朋友是吃葷的。我那個朋友跟我講的,也是一個企業家,養魚的那個人就跟那個企業家講,他說,你要吃魚新不新鮮,不要看肉。他說,那肉現在的科技,可以用藥水把它處理掉,讓你完全看不出來,事實上是好幾天的肉。他說,看那個魚的眼睛,教他怎麼看,哪一種是泡過藥水的,哪一種是沒泡過藥水的,全部吃下去都是毒。本來魚裡面就很多毒素了,然後再加上商人的沒有道德,為了牟利,為了暴利,那不惜用藥水去泡,那你儘量吃好了,全部都是。所以為什麼現在人怪病一大堆。
像我今天到醫院去看一位蓮友,肝病變命危。我進去醫院看,一樓加護病房全部客滿,像菜市場一樣很熱鬧,全部都是人。我相信不是只有臺灣這樣,全世界都一樣。因為「飲苦食毒」,根本的原因是人心變壞了,人心壞了。人心壞了以後,沒有倫理道德,沒有因果,死都死別人,他害別人,他自己也害他自己。這只是講一個魚類而已,其他糖果的啦、麵包的啦、餅乾的啦,沒有一樣可以逃得過。還有我們臺灣曾經發生過,在臺灣中部,他為了把海邊那些魚全部捕起來,他用有毒的藥水,結果把那池魚全部都毒死,然後再撈上來以後,拿到菜市場去賣掉。你說怎麼辦?那一池魚撈起來,全部吃了都是有毒的。
那現在吃素的人也麻煩,為什麼?水果蔬菜也是有毒的。所以老法師現在講說,以前的農作物,就像我們現在講的復古的方式,就是不灑農藥。也就是老法師在澳洲淨宗學院,還有很多很多淨宗學會,還有很多道場所實驗,用老法師的方式實驗的。就是這塊稻田、這塊菜園、這塊果園全部不灑農藥。那撥一個地方,給那些蟲蟲吃,給那些鳥吃。不灑農藥的一樣長得非常茂盛,非常地鮮艷,長得非常地新鮮。
我在澳洲淨宗學院,後面的花園,親自去看過。因為常常聽淨空法師講經嘛,所以我在二O一四年的九月到澳洲淨宗學院參加戒學班。那我特地到澳洲淨宗學院的後面菜園,我仔細去給它觀察,那些菜園的菜長得非常茂盛,非常新鮮,而且沒有被蟲咬過。他們有一塊是給蟲蟲吃的,那沒有給蟲蟲吃的這一塊,有放太陽能的播經機,太陽能的念佛機,都長得非常好。不是說只有人很好教,連昆蟲也很好教,那些小動物也很好教,現在最難教的就是人。
所以老法師說,中國古代的商人,他們經營企業都有道,什麼叫道?良心,有倫理道德因果叫道,這是最基本的。在古代來講,做生意,經商要有商道。你看范蠡,越王句踐那個大臣范蠡,後來辭官,改名換姓去做生意,西施的丈夫,他太太是西施。范蠡經營生意,三聚三散,全部布施掉,三聚三散。所以真正的財神應該是范蠡,商道,他懂得怎麼賺錢的道理,他知道賺錢是從布施而來,財富從布施而來,這叫商道。
你要賺錢,可以啊,你要多去布施,從因地下手。老法師講過,因好果就好。老法師講過李嘉誠,香港首富,碰到一個算命師。算名師陳朗說,他問李嘉誠說,你需要多少錢?李嘉誠說,我只要兩、三千萬港幣,我就很滿足了。他說,你不只這樣。那他問他什麼原因。他說,你的財庫是滿出來的。為什麼?因為他因地布施很多。
所以古代商人經商有商道,古代的醫生有醫德,叫醫道,現在的醫生沒有醫道。所以古代最讓人們敬佩的兩種人,一個是老師,一個是醫生。以前的老師有師道,現在沒有師道。以前的醫生有醫道,是救命,不是為了錢才救命,是為了救命而救命,搶救生命,那叫仁醫,那有醫道。現在不是,還要送紅包,還要搞賄賂,還要看你的背景,還要透過人事關係,還要透過特別的關係,沒有醫道。
那麼以前唱戲的,唱戲的也有,他們所做的作品,影視作品,也有道,講忠孝仁義。現在沒有,現在教你暴力色情,教你旁門左道。現在的影視作品,有些教你旁門左道,教你殺盜淫妄,那就是沒有道。所以以前的士農工商,他們一切都是利益眾生,都是利益社會,有道。為什麼有道?因為古代的民風淳樸,他有倫理道德因果的教育,有儒釋道三家的教育,有祠堂的教育,有城隍廟的教育,有孔廟的教育。現在這個都沒啦,都毀啦,所以就沒道了。
那道是什麼呢?老法師說,道是倫常,道是自然的法則、自然的規律。就像你開車在軌道上走一樣,它是一個規律。落在人生就是五倫,五倫的核心就是父子有親,親是親愛。親愛是從自性裡面流露出來的,就是孔子所說的人性本善。本善是親愛的,親愛是大道。我做生意,我愛主顧。你愛主顧怎麼會去傷害主顧呢?主顧就是客戶,所以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古代那個商店旁邊都寫一個童叟無欺,現在這個字就不見了,沒有童叟無欺。現在變成爾虞我詐了,各懷鬼胎了,人心都變了。
佛法五戒中的不殺生、不偷盜、不妄語,今天經營食品工業的、建築工業的、影視娛樂界的,包括其他各行各業的,他們能做出這些沒有良心的事情,沒有愛心的事情,老法師說,這就很可怕。他們不但不愛別人、不愛客戶、不愛主顧,也不愛自己。老法師說,如果是愛自己,他就不會做出這個不善的行為。他不愛自己,他不知道這個不善業,將來來生的果報是在阿鼻地獄。你如果愛自己,怎麼把自己送到阿鼻地獄去呢?所以他自己不愛自己,他不愛自己。我們俗話說,「舉頭三尺有神明」,這是真的啊,臺灣話叫人在做,天在看。所以做出這種事情,他的損害大,他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家庭,也害了自己的行業,這就是不自愛。
害人命,還要還人命,騙人家的錢,將來要還債。因為佛告訴我們,這世間有四種因緣,一個報恩、報怨,一個討債、還債,這四種因緣才會聚在一起。那我們學佛很清楚,我們來這個世間是做什麼?來報恩的,來還債的。印光大師說,人生是酬業而來。酬業就是還債,所以我們這個身體叫業報身。所以來這個世間是報恩而來的,是來還債的。所以我們迴向偈裡面講,「願消三障諸煩惱」,「三障」就是什麼?惑障、業障、報障。「願消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了。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這是來人世間的目的。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來還債,我們不但不報怨、不討債,而且學佛人自己都知道,這一生是最後身。最後身就是最後一次示現人道,這是佛法的名詞。最後身的意思是說,我們做人到此地來輪迴,這是最後一次。我們希望我們學佛人都能夠體悟這個道理,你要知道你這一世是最後身。什麼叫最後身?你輪迴最後一次,不再輪迴。這句話我們好好記住。
像我今天去我們這邊的一家大醫院,看到我們一位蓮友,我心裡也很痛,讓我們明白業因果報不可思議。她是一個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女眾。我們萬人念佛,她才剛剛幫我們完成莊嚴殊勝的插花,每一個人讚歎。我要把今天的講經功德,要迴向給她,能夠正念分明。我今天看到她,在她床鋪旁邊跟她說法,也是很不捨,昏迷、插管,看了很難過。所以老法師,佛陀跟我們講,罪業如果有體相,虛空不能容受。到人道來真的很可怕,到六道來真的很可怕,不曉得什麼時候無常會來,不曉得什麼時候業報會現前,不曉得還有沒有欠人家命債。
我這個蓮友就這樣,肝病惡化,急速惡化。所以我今天就鼓勵她,我說,妳平常就累積了善根福德因緣,妳就是幫阿彌陀佛插花。每一尊佛,每一個菩薩都是一尊佛,妳莊嚴道場就是莊嚴蓮池海會,就是莊嚴極樂世界。那麼妳今天這個業報現前,妳要歡喜信受,因為因果不空,自作自受。因緣果報,哪怕是諸佛如來,也不能違背這個道理。所以我們到這個世間來,做人這是最後一次,因為你還做人就是輪迴。最後一生,最後一次了,假如你知道是最後一次,你一定會精進用功。《普門品》裡面講,「心念不空過」。「心念不空過」,你好好去體會觀世音菩薩這句話,「心念不空過,能滅諸有苦。」「心念不空過」,就不敢打妄想了,不敢迷惑造業了。
老法師說,最後一次,來生要作什麼?要作佛。如果還有討債、還有報怨的念頭,你出不了六道輪迴,你還要跟人家討債、還要跟人家報怨。老法師說,你是不是還願意留在六道裡面呢?還要做討債、報怨的事情嗎?因為你再去跟人家計較,你在跟人家瞋恨,你在跟人家報怨,你不是等於還想留在六道嗎?你還想再報怨跟討債嗎?老法師說,老法師講說,他相信淨宗的同學一定都是否定的,沒有一個人願意做這個事情。
老法師說,如果我們明白這個道理,我們心就清淨了,心就安了。所以我們面對現在的整個生活環境的汙染,現在所有都是汙染。食品、居家環境、生活環境、飲食環境,乃至於六根接觸六塵的環境,統統比以前毒百千萬億倍,非常可憐。所以佛陀說,我們人叫「可憐憫者」。那怎麼自拔、怎麼自救呢?就是老法師講的,就要懂得倫理道德因果。
今天是因為我們提到這兩段,跟農業都有關。以前因為是農業社會,所以就這個經文叫「敗人苗稼」。所以我特地的把老法師對毒奶粉的事件,引申到現在倫理道德因果教育的迫切性,再講到現在的我們的「飲苦食毒」。我們瞭解老法師講這一段,他的用意就是在提醒我們。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高斌。知唐州。土曠人寡。田野荒蕪。公至相視田原。知其可耕。所不至者。人力耳。於是召募兩河流民。計口授田。增戶一萬三千三百。給田三萬一千餘。乃至山林蓁棘之地。悉變為良田。】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高斌』是清朝滿洲鑲黃旗人,他喜歡讀書,對於經史,儒家的這些典籍他都能夠通達。他在雍正年間,他擔任蘇州織造、兩淮鹽政、江寧織造、江南河道總督。就有一點像現在的水利署署長,農業部的水利署署長,或者經濟部的官員,搞工業的。他在擔任河道總督的時候,他治理河道有十餘年,十幾年。他對河道工程非常地深入,利益很多人。這是「高斌」。
『唐州』是在今天河南唐河、方城、社旗這一帶,還有桐柏。社旗、桐柏,也就是我們海賢老和尚,他有幾個念佛的團體,也在社旗跟桐柏。
『相視』就是察看。
『所不至者』,「至」就是充足、充分。
『兩河』就是唐安史之亂之後,在河南、河北兩道為兩河。
『流民』就是流亡在外地的人。
『計口』就是計算人口。
『蓁棘』就是有芒刺的草木。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清朝的高斌,他在唐州當知府的時候,當地的土地空曠,人口稀少,田野荒蕪沒有人耕種。高公到任之後,就到田原各地去巡視,知道這些土地都可以耕種,所差的就是缺少人力而已。他是召募兩河流域的百姓,按照人口數目,分別授給田地,總共增加一萬三千三百戶人家,授給他們田地三萬一千餘頃。乃至於山林雜草蓁棘的,這種蓁棘叢生的土地,最後都變成良田了,因為有人耕作的關係。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許規。知丹陽。適大旱。公冒禁決練湖。以救民田。歲大穫者。一萬餘頃。】
我們看字句解說:
『丹陽』,在今天江蘇省丹陽市。
『冒禁』就是違犯禁令。
『決』就是決堤放水。
『練湖』,在今天江蘇丹陽市西北,它又名練塘後湖。
『歲大穫者』,「穫」就是收成、收穫。
『頃』,土地的面積單位,一百畝為一頃。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許規在當丹陽知府的時候,剛好遇到大旱災,許公就不顧禁令,導引練湖的水來救農民的耕田,那年就有一萬餘頃的田地大豐收。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這幾段都是故事:
【王濟。主龍溪簿。縣有陂塘。綿亙數十里。先為土豪獨專其利。公悉奪與民。一邑無愆亢之患。】
我們看字句解說:
『王濟』,宋太宗雍熙年中的人,他補龍溪主簿,他累官,升官升到監察御史,這「王濟」。
『主龍溪簿』,「龍溪」是在今天福建省龍海市的西北古縣,也就今天的漳州市。主簿是古代的官名,漢代中央跟郡縣的官署多設主簿,他的職責就是主管文書,辦理事務。
『陂塘』就是池塘。
『綿亙』就是綿延不絕。
『土豪』就是鄉里間恃勢橫暴的人,利用權勢橫暴的人。
『愆亢』就是久旱。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王濟,在當龍溪縣主簿的時候,縣裡面有一處大池塘,相連有數十里之大。先前被當地的惡霸所佔有,獨自享受其利。王公全部將它收回,發給民眾公用,因而全縣不再有乾旱的憂患。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苗時中。主寧陵簿。縣有古河。久湮廢。公發卒疏導。邑田遂成沃壤。數公之心。利及百世者也。彼有心敗之。及坐視水旱。而不為之立法者。尚其鑒於此哉。】
我們看字句解說:
『苗時中』,他是宋朝人,宋朝宿州符離人,在今天安徽宿州市符離鎮,他擔任過寧陵縣的主簿。那麼當時有一條河,縣裡面有一條河堵塞,這個堵塞很久了,這是一條古河。他就把它疏導以後,後來就可以灌溉農田。後來這條河人家稱它叫苗公河。
我們看下面,『寧陵』,在今天河南省寧陵縣東南寧王城。
『湮』就是堵塞。
『彼有心敗之』,「敗」就是毀壞。
『水旱』,水澇跟乾旱。
我們看白話解說:
宋朝的苗時中,在當寧陵縣主簿的時候,縣內有一條古河,很久以來就堵塞不通了,荒廢很久。苗公就派遣士兵加以疏通,因此縣內的田地就變成肥沃的土地。以上諸公他們所付出的心血,都足以使百世子孫受惠。那些存心想破壞的,以及坐視水旱災肆虐,而不想辦法去處理的人,就應該要以此為借鏡才是。
以上這一段就是「敗人苗稼」的一些古代的公案。以下我們就講「破人婚姻」這一段,我們看這一段經文,六百零六頁第二段:
【有夫婦而後有父子。婚姻之道大矣。破有數等。有百計非毀。而破於未合之先者。有多方阻撓。而破於將合之際者。有無風起浪。而破於既合之後者。豈知婚姻天定。人焉能破。其或為人所破者。畢竟非婚姻也。然離合由天。而起心破之。則在乎人。其罪與殺人等也。嗚呼。造惡之人。何必徒喪良心。自罹大孽乎。至於夫婦既翕。或岳家以壻賤而生離間。或尊人以媳貧而信譖讒。是又賊愛殺人。倍於挺刃。不可不戒。若夫嫌貧悔盟。恃強奪娶。尤於天理有害。倘官司徇情曲斷。所供成案。即作離書。陰騭大損。譴責必深。斯又涉世居官者。所當戒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破有數等』就是破壞婚姻有多種情況。
『非毀』就是誹謗,這個「非」跟誹,誹謗的誹是同一個意思。
最後一行,『至於夫婦既翕』,「翕」就是和合、和好。
『或岳家以壻賤』,「壻」跟女婿的婿是同一個意思,異體字。
『尊人』就是對他人,或自己的父母的敬稱,尊敬的稱呼,叫「尊人」。
『譖讒』,「譖」就是讒毀、誣陷。「讒」,說別人的壞話,說陷害人的話,這叫「讒」。在《莊子·漁父篇》裡面講,「不擇是非而言,謂之諛;好言人之惡,謂之讒。」所以「讒」就是說別人的壞話。
『挺刃』,「挺」就是拔出、舉起。《孔子家語·致思篇》裡面講,「兩壘相望,塵埃相接,挺刃交兵。」「挺刃」就是衝突立即發生,兵器相接,這個叫「挺刃」的意思。說話傷人,兩個人都出惡口,這也可以叫「挺刃交兵」。「刃」就是指刀劍一類的利器。
『悔盟』就是毀約,現在的用語叫毀約。「悔」就是反悔。「盟」就是古代的文體之一,結盟所立的文書叫「盟」,盟約。
『曲斷』就是枉法判決。
『所供成案』就是讓不實的事情成為定案。「供」是受審者的陳述,交代案情。
『離書』,古代脫離夫婦關係的文書叫「離書」,又叫休書,我們現在的用語叫離婚合約。
『陰騭』就是陰德。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在人間先有夫婦關係,而後才有父子的關係。所以婚姻之道,對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破壞婚姻有幾種方式,有些是用盡各種方法去毀謗,破壞於還沒有結婚之前;有些是以多方阻撓的方式,破壞於即將要結婚之時;有些是以無事生非,破壞於結婚之後。難道不知道婚姻是上天註定的嗎?人怎麼可以去破壞呢?那些被人為因素所破壞的婚姻,畢竟不是婚姻關係,『畢竟非婚姻也』,這畢竟不是婚姻關係的話。
然而分離跟結合雖然是天定的,前面那一句就是『其或為人所破』,就是已經被人家破壞了,他到最後還是不能結婚,這「畢竟非婚姻」,就不能夠結婚,被人家破壞了嘛,到最後就不能夠結婚,不能結為夫妻了,這叫「畢竟非婚姻」。但是它是被人家破壞的,所以就不能夠結為夫妻了,不能夠我們現在講,叫百年好合,幸福美滿,就是「畢竟非婚姻」。可是你要知道婚姻是天定的,它的離開跟和合,也是上天在註定的。既然是上天註定的,你發起了一個心去破壞它,你起心念去破壞它,破壞這個婚姻,那這是人去造做的,那麼這個罪就跟殺人一樣。哎呀,製造罪惡的人,何必自己喪失天良呢?自己犯下這個彌天的大罪呢?
至於夫婦結合之後,有些是因為岳父母一方面,認為女婿貧賤而想使他們分開,想使他們分離;有些可能是夫家的公婆,就是尊翁、公婆,因為媳婦貧窮而聽信讒言,而將她分離。這種迫害夫婦相愛的人,也視同殺人一樣,讓夫婦強行分離,比杖打刀殺還殘忍。「倍於挺刃」就是超過杖打刀殺這個意思,還更殘忍,「倍」就是加倍的意思。它說,這個不可不引以為戒,不可不謹慎。如果是夫家嫌妻太貧窮而毀棄婚約,仗著強權、強勢、權勢,而奪人所愛,這更是有害於天理。倘若判案的法官,違背情理的斷案,讓所提供不實的事情成為定案,就做成離婚的判決書,這個是大損陰德的,必定會遭受天譴。所以那些老於世故當官的人,『涉世居官者』就是老於世故,懂得這些人情事故的這些當官的人,應該引以為戒。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德州小李兒。少貧。為人運船。偶拾遺金十笏。船主曰。我有女妻汝。送訂約。一日船主他出。失金者訪至。李問確。還之。船主有戚。欲奪其婦。乘間破之曰。彼薄福人。終必餓死。船主遂逐李。其親方具聘。子暴卒。李去。仍為人負舟。暑月浴魯橋下。有物礙足。乃銀數十錠。取以市販。投一主者。即前失銀家也。盡心為脫貨。獲倍息。前船主知其富。終歸以女。且生二子。皆貴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德州』,在今天山東德州、陵縣、平原等市。
『遺金』就是遺失的金子。
『十笏』的「笏」就是古代計算金子的那種量詞,叫幾條幾塊,這個叫「笏」。
『妻汝』,「妻」,妻子的妻,唸妻,這叫嫁給你。
『他出』就是外出。
『戚』就是親戚,『船主有戚』就是親戚。
『乘間』就是利用機會離間,利用機會破壞,所以這個「乘間」的意思就是利用機會、趁空檔。
『具聘』,「具」就是準備,「聘」就是聘禮、聘金。
『李去』,「去」就是離開。
『負舟』就是幫人家開船。
『暑月』就是相當於農曆的六月,前後的小暑跟大暑。
『魯橋』,這是在山東微山縣。
『錠』是古代貨幣的銀塊,小的叫「錠」,有的重到一百兩,有的五十兩,有的兩、三兩。小的叫做「錠」,「錠」就是銀塊,做為貨幣用的銀塊。
『投』就是交。
『主者』就是主管的人,就是代賣銀子的人。
『脫貨』就是出賣貨物。
『歸』就是古代女子出嫁,叫「歸」。在《詩經·周南·桃夭篇》裡面講,「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在德州,今天山東省陵縣的地方,有一位小李兒,年少時家庭貧窮,替人行船維生,偶然間撿到他人遺失的金子十條。船主說了,我的女兒就嫁給你。於是就訂定婚約。有一天船主外出的時候,遺失金子的人來拜訪,小李兒問清楚以後,就將金條歸還給他。剛好船主有一個親戚,很想奪取他的未婚妻,所以就乘機破壞的說了,小李兒是一個沒有福氣的人,最後一定餓死。船主於是將小李兒趕出去了。那他那個親戚才剛要下聘書,娶船主的女兒,剛要下聘書,兒子就暴斃了。
小李兒離開以後,還是繼續替人開船,替人行舟,就是開船。有一天夏天,小李兒剛到魯橋下去洗浴,腳底下感覺有一個障礙物,取出一看,乃是數十錠的銀子,就拿到市場去賣。當他進到一家店的時候,店主剛好是以前失去金子的人,就盡心的為他賣銀子,結果賣了很好的價錢。前船主知道小李兒又富有了,又將他的女兒嫁給他。後來生兩個兒子,都很顯貴。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四明葛鼎鼐。為諸生時。每赴學舍。必過土地祠。廟祝夢神告曰。葛狀元過。我必起立。為我築屏以蔽之。廟祝如言。方鳩工。復見夢曰。無庸。葛生代人寫離書。已盡削其科名矣。蓋里人有棄妻者。不能書。浼葛代筆也。葛聞大悔。力為完其夫婦。止中鄉榜。官副使。】
我們看字句解說:
『四明』,在今天的浙江省寧波市,因為那個地方有四明山。「四明」這個地方,它的治所就是在鄞縣。
『諸生』就是明清兩代已經入學的生員,稱讀書的儒生,或是科舉時代秀才的通稱,也叫「諸生」。
『學舍』就是學校.
『廟祝』是廟宇中管香火的人。
『為我築屏』,「屏」是對著門的一種小牆,也可以講,我們現在講屏風。
『蔽』就是幫我擋一下、遮擋。
『鳩工』就是招集工匠、工人,招集工人。
『見夢』就託夢。
『無庸』,不用、無用,就不用了。
『科名』就是科舉功名.
『里人』就是同鄉、同里的人。
『浼』,這個字唸美,「浼」就是央求、請求。「浼」,以事託人叫「浼」。
『完』就是儘量讓他們復合,復原、恢復這個意思。
『鄉榜』就是科舉鄉試,在明清兩代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舉行鄉試,考中者叫中式者,稱為舉人,中式者稱舉人,即會試不第,亦可依科選官。所以「鄉榜」就是科舉鄉試錄取的名單。
『副使』就是節度使或三司使等副職。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四明在今天浙江省東北的地方,有一位叫葛鼎鼐這個人。他在當儒生的時候,每天都要到學校去上課,「學舍」就是學宮,要到學校去上課,一定會經過一間土地廟。廟公就夢見這土地神告訴他說了,葛狀元每一次經過,我一定要起立致敬,請你替我建一個屏障以遮蔽。廟公就按照神的意思,要招集工人的時候,又夢見神明說了,祂說,沒有關係了,不用,葛鼎鼐替人家寫離婚書,上天已經削盡他的功名了。
所以我們一般講,「舉頭三尺有神明」,「天眼洞視,天耳徹聽」,就是這個道理。那由於鄉里中,有一個人要離棄他的妻子,不會書寫,所以就請求這個讀書人,葛鼎鼐代為書寫。葛生聽到這件事情以後,非常後悔,盡力去挽回,使他們能夠夫婦和好,但也只有考中鄉試而已,官也只當到副使。那是因為他後來有懺悔,他有後悔,他儘量去挽回,使他們夫婦和好,所以他變成有降級,只考到鄉試。
這個地方我們就看得出來,這葛鼎鼐還沒有考上狀元以前,土地公就知道了,這一般來講,就鬼神一般都有報通,祂們都會知道。所以老法師說,像以前在大陸很流行扶鸞,扶乩就是扶鸞,這一般有些都是鬼神來假借神明,來假借聖賢之名。印光大師在開示裡面,也有提到這一點,他說,有些扶乩,靈媒來扶鸞,來扶乩的時候,祂也會講一些詩詞啦,也會出口成章,開示的詞句也都好像跟佛家、儒家都有一點關係。
印光大師跟老法師說,鬼神一般祂都通曉一點佛家的這些道理,用這個藉聖賢之名、菩薩之名,來給這些信眾說一些簡單的道理。這個在這裡,我們一般講,祂們都有這種小小神通。葛狀元幫人家寫離婚書,那土地公也知道,所以土地神、土地公都好像城隍一樣,是城隍的下屬。所以這個也告訴我們,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地藏經》裡面講的。所以你起心動念鬼神就知道了。所以還好葛狀元,葛鼎鼐這個讀書人,他後來有後悔,他有斷惡修善,所以最後他還有考上小小的功名,就是只中鄉榜,當到副使。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孫洪。曾為人寫離書。友人父夢洪以此削第。洪知之大悔。急囑友。力為復敍之。由是專志。完人婚姻。凡有離婚事。必宛轉調護。以是陰功。得為侍郎。生二子。】
那麼這一段,我們看字句解說:
我們就來看『孫洪』,「孫洪」,他這個故事在《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卷下」也有這個故事。這個故事的主題叫「得書改過」,出自《孫侍郎記事》,孫侍郎就是孫洪。我把在《廣義節錄》裡面這一段文,我把它用白話解釋出來。它說,這個「侍郎孫公」,他的名字叫洪,叫孫洪。他年輕的時候,他有一位同學,「窗友」就是同學,我們講同窗同窗,就是同學。他跟這個同學一起「共遊太學」,「太學」就是古時候的學校,他們兩個一起去讀書。而且兩個人互相約定,兩個人講好,因為感情很好,我們有接到家書來,有家裡寄來的信,我們都要給對方知道,而且不能夠隱藏。他們兩個約定說,我們如果接到家書、家信,家裡有信來,不能夠隱藏。
那麼有一天,他這個同學就接到家書了,但是他保密不敢告訴孫洪。孫洪就覺得很奇怪,就問他了。這個同學就說了,我這家書裡面有寫一句話,我恐怕會敗壞你的意興,掃你的興,我不敢講。孫洪就跟他拿了,這個同學就把他父親的這封信給他看。他的父親寫給孫洪這個同學的信裡面就這樣子講,昨天晚上,我夢到一個官舍,到一個官府去了,我依稀有看到「登科錄」,就是放榜的名單,你跟孫洪都在名單裡面。但是孫洪,孫兄的名字下面有一行紅色的字,上面寫了某年某月某日,為某姓人家寫一個「離書」,就是離婚證書,古代叫休書,所以遭受老天處罰,遭受天譴,削去他的功名。
這個孫洪一看到以後非常驚訝,「愕然」就是驚訝。他的朋友就問他了,他同學就問他了。他說,「果有其事乎?」他說,真的有這個事情嗎?孫洪就說了,他說,哎呀,這是最近這幾天的事情啦。他說,小弟在某個地方,「弟在某州」,就是我在某個地方,我看到有兩位老人,老先生跟老太太兩個人,互相在指責了,他們兩個辱罵,就要分開、要離婚了,沒有人幫忙代寫,就拜託我幫他寫。我本來也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因為他拜託我幫他寫,我就幫他寫了。他的同學就說了,「夢境恍惚,未足介意。」他說,「夢境恍惚」,就不要信以為真了,「況才學如君,何投不利?」就是說,何況你的學問很好,怎麼可能會考不上呢?於是兩個就去考試了。
結果他的同學果然考中、高中,「友果高捷」就果然考到功名了,而孫就是落榜了,「孫已下第」就是落榜,才相信說這個夢不是假的。但是孫洪怏怏不樂、悶悶不樂,他那友人就勸他了,他說,你不要憂愁了,等待小弟,就是我,回西以後,我努力把他們湊合湊合,怎麼樣?孫洪這個同學就去找到這位先生跟他的太太。這裡面講說「翁媼」,「媼」就是四、五十歲的老婦人,就叫「媼」。就找到他們這對夫婦居住的地方跟姓名,就找到他們住的地方,這兩個人剛好都還沒有再婚。
那麼孫洪的同學就跟他們講這件事情,而且辦了一桌酒席請他們吃飯,把他們兩個撮合,然後這兩個又和好了,又不離婚了。孫洪的同學就趕快寫一封信報告孫洪。孫洪就非常感激啦,後來孫洪就在「以太學內舍生」,「免省試」,就不要參加省的考試,「歷躋膴仕」,就當官了,而且高官厚祿,而且任職在大郡,大的縣裡面,「屢典大郡」,就是在大郡裡面任職。以後他有遇到離婚的事情,他都宛轉調護而且都能夠維持。這是這一段裡面的「孫洪」,他的故事的由來。
『削第』就是刪除他的功名。
『復敍』就是復合。
『調護』就是調教輔佐。
『侍郎』是古代的官名,在漢朝的時候,郎官入臺省,三年後稱為「侍郎」。在隋唐以後,中書省、門下省、尚書省所屬的各部,都以「侍郎」為長官之副,就是類似副部長。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叫孫洪的人,曾經替人寫離婚書。他朋友的父親夢見孫洪因此被削除功名。孫洪知道以後非常地後悔,急忙的囑託朋友,他的同學努力的使他們夫妻復好。從此他更專門幫人保存婚姻,凡有想要離婚的人,他必定盡力宛轉去調解。因此積了陰德,才得以當上侍郎的官,生了兩個兒子。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淮安尹。范養吾。有青衿施奇芬。夫婦被訟。法當斷離。公曲全之。及致仕歸。公病。孫瑞芝。請乩仙。及降。乃施奇芬也。批曰。蒙公厚恩。曲全我夫婦。得生四子。今皆在庠。故特來謝。且公仁德。當永享遐福。不足憂也。後果以壽終。子孫甚盛。】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淮安』在今天的江蘇省淮安市.
『尹』就是古代的官名,多是指主管,比如說像京兆尹、縣尹。
再來『青衿』就是青色交領的長衫,古代的學子和明清秀才的常服,他們所穿的衣服,這個是「青衿」,就是指秀才。
『曲全』,「曲」就是周遍、多方面,「全」就是保全。
『致仕』就是辭去官職。
『乩仙』就是扶乩所請託的神靈。
『批』就是批示。『在庠』是明清時代,凡經本省各級考試,取入府、州、縣學的秀才,稱為「在庠」。「庠」是古代地方學校。
『遐褔』就是久遠的福報,久遠之福。
『壽終』就是自然死亡。這個在古代來講,《釋名·釋喪制》裡面講,「老死曰壽終」,「壽」就是久的意思,「終」就是盡。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淮安縣尹范養吾,縣內有一位秀才名叫施奇芬,夫婦倆告到官府。依法應當判決他們離婚,而范公卻盡力保全他們的婚姻。後來就辭官返鄉,范公卻生病了,他的孫子范瑞芝就請問神明,降在乩童身上指示。等到神明降下時,是施奇芬。祂就批示說了,祂說,承蒙范公深厚的恩德,盡力保全我們夫婦,得以生下四個兒子,現在都在學校裡讀書,所以特別來致謝。而且范公你所積的仁德,應當永遠享受長福,不必憂心你的病,後來范公果然活長壽,安然而逝,子孫滿堂。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何元益。與趙明夫。議親已定。而趙女失明。家計寥落。元益易其親。與單子文為親。次年父子俱喪。趙女適士人葉惟先。惟先登第。三典大郡。】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議親』就是議婚,提親。
『寥落』就是衰落。
『適』就是嫁給誰,指女子出嫁,嫁給誰叫「適」。
『士人』就是士大夫、儒生、讀書人。
『典』就是掌管、主持。「三典」是指輕、中、重三種法典。「刑新國用輕典,刑平國用中典,刑亂國用重典」。就是國家剛成立的時候,法律訂得比較輕微一點,就是「新國用輕典」。「平國用中典」,如果是太平時期那就用中典。亂世、亂國就用重典。所以我們講說亂世用重典,是從這個地方來的。現在我們社會比較混亂,治安比較敗壞,很多人就呼籲亂世用重典。亂世用重典是從哪裡來的?是從這個地方來的。古代有輕典、中典、重典。國家剛成立用輕典,法律就不會訂得太嚴苛。太平時期就用中典。可是當治安混亂的時候,亂世用重典。
『大郡』就是面積比較大,人口比較多的郡。《漢書·元帝紀》裡面講,有十二萬戶稱為「大郡」,「郡」是秦朝滅掉六國以後,正式建立郡縣這個行政體制,用郡來統領縣。漢朝隨這個制度,隋唐以後就變成州郡了。到明朝的時候,郡就廢掉了。
我們看白話解說:
從前有何元益跟趙明夫這兩戶人家,這兩家已經訂下婚約。後來趙明夫的女兒眼睛卻瞎了,家道也中落了。何元益的家就將她退婚了,再跟一個單姓的單子文結婚。隔年何元益的父子兩人都死掉。趙明夫的女兒嫁給讀書人,叫葉惟先。葉惟先後來考中功名,官當到在大郡掌理三典。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鄭叔通。幼定夏氏女為婚。及登第。夏女病啞。伯叔勸別娶。叔通堅不可。曰。此女某不娶。將何所歸。且未啞而定婚。啞則棄之。心何忍乎。竟娶之。後鄭官至侍從。子復登第。】
我們看字句解說:
『此女某不娶』,這個「某」就是稱自己的意思。古時候謙虛的用法,我某某人,「某」就是指自己。
『歸』就是剛才講女子出嫁叫「歸」。
『竟娶之』,「竟」就是到最後。
『侍從』是古代在宋朝稱翰林學士、給事中、六尚書、侍郎為「侍從」。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叫鄭叔通,在年幼的時候,就跟夏氏的女兒訂婚。等到中試當官的時候,夏女卻在生病後變成啞巴。叔通的叔叔跟伯伯就勸告叔通另外再娶,叔通堅持不可以。他說,這個女孩子,如果我不娶她,她將來要怎麼辦?而且她還沒有啞的時候,就已經訂婚了,現在變成啞巴,將她拋棄實在於心不忍,於是就娶她為妻。後來鄭叔通官當到侍從官,兒子也登第當官。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楊綋。怒其壻姚洪不學。遣之使歸。洪求與妻別。不許。女怨憤成疾卒。綋命殯僧舍。壻至殯所。門鎖自掣。扇亦自開。其母聞之。感愴而卒。後十餘年。綋至殯所。亦暴卒。】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不學』就是沒有學問。
『殯』就是死者入殮後停棺,等待埋葬,這個叫「殯」。
『僧舍』就是寺院。
『掣』就是拔、抽。以前門後都有門栓嘛,門栓自己拔起來,這個叫「掣」。「自掣」就是拔起來、抽起來。
『扇』就是門扇,就是門扉,門扉就是門。
『感愴』就是感慨悲傷。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叫楊綋這個人,因為他對他的女婿姚洪不讀書,沒有學問,感到非常生氣。就叫他回去了,叫他回家了。姚洪請求跟他妻子告別,楊綋不答應,楊綋不准許。所以楊綋的女兒就因而心中積怨,生病而死。楊綋就命人將她的棺木停到佛寺去。姚洪要到妻子停棺的處所去探望,到這個佛寺的時候,門鎖自動脫落開啟。楊女的母親聽到以後,感到很傷心就死掉了。之後過了十多年,她的父親楊綋,也到女兒放往生牌位的殯葬所,也暴斃死亡。
我們再看下面最後一段:
【宋司馬溫公家訓曰。凡議婚姻。當先察其壻。與女之性行。及家法何如。勿徒慕其富貴。壻果賢矣。今雖貧賤。安知異日不富貴乎。茍或不肖。今雖富貴。安知異日不貧賤乎。婦者。家之所由盛衰也。茍慕一時之富貴而娶之。彼挾其富貴。鮮有不輕其夫。而傲其舅姑者。養成驕妬之性。異時為患。寧有極乎。借使因婦財以致富。依婦勢以得官。茍有丈夫之志氣者。能無愧乎。又世俗好於襁褓童穉之時。輕許為婚者。及其既長。或不肖無賴。或身有惡疾。或家貧凍餒。或從宦遠方。遂至棄信負約。速獄致訟者多矣。是以人家男女。必俟其既長。然後議婚。既通書納采。不數月即畢姻。故終身無改悔之事。乃後世所當法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司馬溫公』就是司馬光,舊稱叫涑水先生,他著有《資治通鑑》。
再來『性行』就是本性跟行為。
『家法』就是他們家的家教如何。
再看六百一十一頁,『彼挾其富貴』,「挾」就是靠著。
『舅姑』就是稱丈夫的父母,俗稱公婆,這叫「舅姑」。
『異時為患』,「異時」就是以後、他時。
『寧有極乎』是這樣的日子沒有盡頭。「寧」就是難道,「極」就是盡頭。
『襁褓』就是嬰兒的時候。
『童穉』就是幼童、孩童的時候。
『凍餒』就是飢寒交迫。
『從宦』,「宦」就是當官。
『棄信』就是違背信義。
『速獄』就是招致訴訟。
『是以人家』,「人家」就是家庭。
『通書』,古時候男家通知女家迎娶日期的帖子,叫「通書」。
『納采』是古婚禮六禮之一,男方向女方送求婚禮物,這叫「納采」。
『畢姻』就是長輩為晚輩完婚,叫「畢姻」。
『法』就是效法。
我們看白話解說:
宋朝的司馬溫公家訓說了,凡是要跟人家論及婚嫁、婚姻,應該要先察明女婿或者女方的品行,以及他們家的家教是否嚴明,不要只是羨慕對方富貴。女婿如果是賢明的,現在雖然貧賤,怎麼知道他將來不會富貴呢?如果他行為不肖,今天雖然富貴,怎麼知道他將來不會貧賤呢?妻子乃是一個家庭盛衰的關鍵,如果只羨慕她眼前富貴,而娶她為妻。她就會仗著富貴,很少有不輕視夫家的,而且還會對公婆不禮貌、不孝順,養成她驕傲嫉妒的個性。到後來成為家庭的憂患,永無安寧的日子可以過。假使因為藉著太太的財產致富,依靠婦家的勢力當官,如果你是有志氣的男人,能不感到慚愧嗎?
又在世俗上,喜歡在小時候就訂婚約的。這種很輕易訂下婚約,等到他長大以後,或變成不肖無賴之徒,或者是身染重病,或者是家庭變貧窮,挨餓受凍,或者是跟著當官的家人搬到遠方,於是就不守信用,違背了婚約,因而造成打官司的實例,實在是太多。所以不管男方或女方,一定要等到他們長大以後,再來談論到婚嫁。既然經過相當的手續訂婚之後,不要隔太久,要趕快迎娶。如此終身大事,才不會有悔婚的事情發生,這是後代的人應該要效法的。
這一段的「敗人苗稼,破人婚姻」,我們就講到這裡。接下來一點時間,我們來講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這一段「敗人苗稼,破人婚姻」,老法師剛好都有開示一句。第一句「敗人苗稼」,老法師說,這是破壞農夫這些莊稼,莊稼就是農夫,做農的人。他是用這個去類推,凡是破壞別人生活方面的,物質受用方面的,都是屬於這個意思。就像剛才我們提到的,建築的啦,影視作品的啦,黑心的食品啦,我們都是用「敗人苗稼」這個角度去引申解釋,老法師也是這個意思。
老法師說,你要懂這個意思,再去引申。住在都市裡面工作的方式很多,甚至於在政府部門裡面工作的,拿薪水過日子的,靠這個生活的。比如說你要照顧農民的,你主管農業的,你擔任地方政府官員的,跟民眾的生活都有關係的,也是這個意思。老法師說,你在政府部門拿薪水過日子,靠這個生活的。或者是除此以外,你經商的、做工的,你們謀生的方法,他們有他們謀生的方法,你去障礙他、去破壞他,使他們沒有飯碗,沒有飯可以吃,失去工作。或者使他的工作意願待遇降低,都是屬於這一類,叫做「敗人苗稼」。
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經商的、做工的,他們有他們謀生的方式。你去破壞他,你去障礙他,你讓他們不能夠生活,你讓他們失去生活的依靠,失去工作的機會,或者他們的工作待遇降低,這個都屬於「敗人苗稼」的範圍。因為現在時代進步了,生活環境不一樣了,所以「敗人苗稼」要用到各行各業裡面。
再來「破人婚姻」,老法師說,這裡面包含破壞別人家庭的和睦,比如說第三者介入啦,婚外情啦,這也是「破人婚姻」典型的例子。他說,佛菩薩決定是促成這個家庭相親相愛,互助合作,成人之美,而不成人之惡。無論在哪一個宗教,對於家庭都非常重視。佛法教我們修行的基本科目是什麼?孝親尊師。幾乎所有宗教裡面的聖賢教人都沒有例外,都是教人從孝親尊師開始做起。
所以佛家講孝親尊師,把孝親擺在第一位。那為什麼叫孝親尊師呢?老法師以前有講過,他說,有孝道就有師道,那有師道就有孝道。他說,以前重視倫理道德,因果教育。所以父母教小孩,要教他們尊敬師長,要教師道,要尊師。那麼子女要孝順父母,父母親不好意思自己講,要誰來講?要老師來教,老師要教學生,要孝順父母。所以老法師說,以前為什麼社會風氣良好?就是家庭跟老師配合,家道跟師道配合,孝道跟師道配合,所以教育就良好。所以古代把孝親擺在第一位,尊師擺在第二位。
其他宗教裡面,把敬神擺在第一位,孝親擺在第二位,沒有不重視的。這是佛跟其他宗教不相同的地方。佛把孝親就是擺第一位。那些其他宗教,比如說像基督教,上帝,就把神擺在第一位。佛法是重視師道,師道一定建立在孝道的基礎上,沒有孝親,不可能有尊敬師長,這是合乎邏輯性的,中國人講合乎天理人情。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理。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