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98集
第198集

感应篇汇编第198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7/1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六句,【無..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3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98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98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7/1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六句,【無故剪裁,非禮烹宰。】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六百二十九頁,我們看經文,『無故剪裁,非禮烹宰』,這個意思就是說,無緣無故剪裁衣布,違背禮法烹殺牲畜。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蠶婦機女。萬縷千絲。無限辛勤。方成布帛。非甚不得已。何忍剪裁。即禮不可廢。尚宜減省。況無故乎。至羅綺之類。尤宜珍惜。趙太守。蠶婦圖詩曰。蠶未成絲葉已無。鬢雲繚亂粉痕枯。宮中羅綺輕如布。怎得王孫見此圖。寇萊公。曾以綾帛賞妓。有詩曰。一曲笙歌一束綾。美人猶自意嫌輕。不知織女機窗下。幾度拋梭織得成。又曰。風動衣單手屢呵。幽窗軋軋度寒梭。臘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妖姬一曲歌。字字剴切。引而伸之。凡可約己施貧。當無不至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蠶婦機女』,「蠶婦」,古代的婦女,她們在家做女紅是要織布的,布的來源就是蠶絲。所以「蠶婦」就是養蠶的婦女,「機女」就是織布的女子。
『布帛』是古代一般以麻、葛之織品為「布」,絲織品為「帛」,因此「布帛」統稱供裁製,裁縫製成衣服用品的材料,這個叫「布帛」。
『減省』就是節省。
『羅綺』就是「羅」跟「綺」,這兩個都是不同的織品,「羅」就是比較稀疏而輕軟的絲織品,「綺」是有花紋的絲織品,所以「羅」跟「綺」就是指絲綢的衣裳。
趙太守他這一首詩,是出自於明朝劉若愚他所作的《酌中志·卷二十二》裡面,「見聞瑣事雜記」裡面,有記載這一段。就在明朝洪武年間,明朝洪武也就是朱元璋,明太祖,洪武是他的年號,就是朱元璋稱帝叫明太祖,明朝第一位皇帝。朱元璋在當皇帝的時候,那個時候,臨海有一位趙姓的人家,臨海在今天的浙江省臨海市。他畢業以後,他在太學畢業以後,他「為一中貴」,中間的中,富貴的貴,「中貴」是古代朝廷中的高官。他為朝廷中的一位高官題『蠶婦圖』,就有人畫一幅畫嘛,那個畫中人物就是一位婦女,養蠶婦女的圖,這張圖。
這個圖可能有人要送給朝廷的一位高官,就「一中貴」,請趙某來題個字。這趙某很有學問,他就題了這首詩,就是我們現在經文上這首詩,就「蠶婦圖」裡面這首詩,就是『蠶未成絲葉已無,鬢雲撩亂粉痕枯。宮中羅綺輕如布』,那麼這邊我們瞭解,是「爭得王孫見此圖」。但是《感應篇彙編》這個經文寫,『怎得王孫見此圖』,差一個字。這個地方寫「怎」,「怎得王孫」。那我們這個地方瞭解,在劉若愚這個記載裡面是寫「爭」,爭取的爭,「爭得王孫見此圖」。
明太祖朱元璋他就到這位朝廷高官的家裡,古代皇帝到你家,這叫臨幸,「偶幸中貴宅」,皇帝到你家就是「幸」。如果皇帝到皇后或是嬪妾的宮中,叫臨幸,這叫「偶幸中貴宅」。就是到這位朝廷高官的府第中,就是他的家。看到了這一幅「蠶婦圖」,「見之,詰問誰作」。這明太祖朱元璋還是很會欣賞好文章,他問說,這一篇詩誰作的?「詰問誰作」。「中貴以趙某對」,這位朝廷的高官就說,一位趙先生寫的,「趙某對」。朱元璋就下令了,「即召除肇慶知府」,馬上給他召見以後,「除」就是派任,馬上召見,派任、擔任肇慶的知府,肇慶在今天廣東省肇慶,擔任肇慶的知府。這位趙太守「在郡」,在肇慶知府任內,他的操守非常地廉潔,大家都非常地讚歎他,所以叫「在郡大有廉聲」。這個是『趙太守』的由來。
我們再看下面,「鬢雲」就是形容婦女鬢髮美如烏雲,「鬢」就是指耳朵兩旁,兩頰上的頭髮,這個叫做「鬢」。
我們再看下面,『寇萊公』就是寇準,他是北宋的政治家,他自幼喪父,家境清寒,但是他發奮讀書,在十九歲的時候登上進士第。他當了一個地方官,後來就被朝廷選入朝中任職。因為他的政治才能,很得宋太宗的器重。後來因為他的個性剛直不阿,所以被排斥離開朝廷,後來封地給他是在萊,所以世稱「寇萊公」,就這樣來的。
寇準他早年發跡得早,所以「早登政柄」,就是他很早就當大官了,掌握很大的權力,但是他的個性「豪奢」,很豪華、很奢侈,尤其他喜歡歌舞,「喜歌舞」。所以那時候的人有給他一個稱號,當時就有人稱寇準叫「寇萊公,柘枝顛」,這個「柘枝顛」的「柘」,是一個木字旁再一個石頭的石,柘樹是一種植物的名稱,它可以養蠶,是貴重的木材。所以「柘枝顛」就表示說,他掌握很大的權力,在一個末端,在一個頂尖的位子。但是因為他喜歡歌舞,「性豪奢」,所以他在這方面,在歌舞方面有這種嗜好,所以才說稱呼他叫「寇萊公,柘枝顛」。這個是「寇萊公」。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綾帛』,「綾」是一種薄而細,紋如冰凌,光如鏡面的絲織品。「帛」,剛才有講過古代的絲織品。『有詩曰:「一曲笙歌一束綾,美人猶自意嫌輕。不知織女機窗下,幾度拋梭織得成。」』這是這一首詩。一共兩首,還有下面這一首,『風動衣單手屢呵,幽窗軋軋度寒梭。臘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妖姬一曲歌。』這兩首我們來解釋一下。
「笙歌」,「笙」,「笙歌」就是合笙之歌,「笙」本身是一種樂器,共有十三個管子,現在的話大概都有十七個管子,現在是用竹子下去做的,這個叫合笙之歌,叫「笙歌」。
「猶自」就是尚。
「機」就是織布機。
「梭」,織布機中牽引緯線的織具,形狀像棗子那個棗核、核心。
「手屢呵」,「呵」就是噓氣、哈氣。
「軋軋」就是織布機的聲音。
「度寒梭」,「度」就是過,度過了,這是指時間跟空間。「寒梭」就是在織布的時候,她家境很貧寒,再加上寒冷的冬天,所以這個「梭」就是在牽引緯線的這個織具,這個「梭」,這個機器叫做「寒梭」。
「臘天」,「臘」是十二月或是指冬月。
「日短不盈尺」,古代的人因為沒有時鐘,所以用太陽的影子長短來估計時間,「日短」是指白天短,「盈」是超過。
「妖姬」就是美女,妖艷的婦女。
『剴切』就是切實、懇切,切中事理。
『約己』就是約束自己。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古時候養蠶織布的婦女,要把千萬條的絲線編織成絲綢,是要經過無限的辛苦,才能完成一匹絲布。若非情不得已,怎麼忍心將它裁剪呢?即使是禮數不可廢除而需要裁剪,也應該要節省,何況是無緣無故的剪裁呢?至於絲綢衣裳之類的東西,尤其應該珍惜。以前有一位趙太守,在「蠶婦圖」上題詩說,蠶未養到能吐絲時,桑葉已經被吃光了。養蠶的婦女辛苦的工作,連雙鬢黑髮都凌亂不堪,臉上的汗水把所抹的粉也脫落了,只剩下枯乾的粉跡。但見宮中的宮女,人人穿著輕盈絲綢的衣裳,不見得,怎麼不見得那些穿著絲綢衣飾的王孫公子有看過這一幅畫呢?後面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那一些穿著輕盈絲綢衣裳的宮女,或者穿著絲綢衣服的這些王孫公子,他們怎麼沒看過「蠶婦圖」呢?「蠶婦圖」的養蠶婦女的辛勞呢?這個意思。
宋朝的寇萊公曾經以綾帛賞給唱歌的歌妓,就有一首詩曾經這樣說,「一曲笙歌一束綾」,唱一首笙歌,寇準宰相就送她一束羅綾布,這叫「一曲笙歌一束綾」。「美人猶自意嫌輕」,受贈的美人還在心中嫌這個禮太輕了。「不知織女機窗下」,她哪知道這些織綢布的婦女在織布機的窗戶下。「幾度拋梭織得成」,是要經過辛苦的拋擲多少次的梭子,才得以把這個布織成,才得以把這一塊綾布織成。
又說了,「風動衣單手屢呵」,寒風吹動單薄的衣服,冷得屢次呵手以便取暖,這叫「風動衣單手屢呵」。就是寒風吹動單薄的衣服,冷到屢次雙手要搓一搓,就叫呵手,以便取暖。「幽窗軋軋度寒梭」,在幽暗的窗戶下,陪伴著織布機軋軋的聲音,伴隨著的是這些冰冷的織布機的梭子。「臘天日短不盈尺」,十二月的冬天,白天特別短,總是織不到滿一尺的布,總是織不到滿一尺的帛布。「何似妖姬一曲歌」,怎麼能比得上妖艷的歌女,輕輕鬆鬆地就唱完一首歌,就可以得到一束綾布呢?
這兩首詩詩句中的每一句話,都描寫得非常地深切中肯,將這個道理延伸主要是告訴你,要節約自己,要惜福,把福報來布施給貧困的人,這個應當都值得我們去做。這一段主要是講養蠶的婦女跟織布的婦女,她們的辛勞。主要告訴我們是怎麼樣呢?後面這一句話就是要節省、要惜福。所以老和尚他也有開示,他說,我們要愈節儉,生活過得愈簡單、愈節儉,其實身體會愈健康。老和尚說,眾生都很辛苦,有人心很苦,有些身很苦,心很苦的煩惱多,身很苦的衣食不濟,就眾生很苦。那麼我們學佛人怎麼樣來代眾生苦呢?菩提心裡面有,有一個代眾生受苦,那怎麼樣代眾生受苦呢?我們自己要認真修行,就是代眾生受苦。
特別是在現在社會困難的時候,世間災難特別多的時候,這個災難一多,大家就感覺到很憂慮,徬徨無助。尤其像現在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平安。像我們前幾天看到新聞報導,美國的警察在盤查一個黑人開車的時候,那個黑人要拿駕照的時候,那個警察以為他要拿槍,當場把他槍斃,在車上當場把他格斃。引起美國黑人非常大的不滿,所以他們舉行遊行抗議。想不到美國黑人以牙還牙,美國警察,這些白人警察在維持遊行秩序的時候,這個美國黑人採取報復行動,狙擊手在大樓的高處用槍枝射殺了五位美國警察,這叫以暴制暴。同樣的,中東的IS恐怖分子,在法國尼斯的度假聖地,他們這些人,法國這些民眾正在欣賞煙火的時候,是法國一個節慶的時候,他們在欣賞煙火。想不到這個恐怖分子,開著卡車帶著槍,這樣輾過去,總共輾死八十幾個人。
這就是老和尚這樣講的,舉世混亂,沒有一個地方平安。老和尚講,只有中國跟臺灣平安,只有中國平安,全世界都亂。那這樣的一個五濁惡世,我們學佛人要怎麼辦呢?老法師說,我們要怎麼樣去做代眾生受苦呢?他說,我們要做出一個適應當前環境的榜樣給他們看。怎麼樣才是適應當前榜樣給他們看呢?就是在這樣一個艱難困苦的環境裡面,我們學佛人沒有憂慮,我們過得心地很清閒、很自在,他們就會向我們學習。老和尚說,這叫代眾生苦。我們這個清閒跟自在,不是說你過得很悠閒、很愜意,不是這個意思。就是無憂無慮的生活,不攀緣五欲六塵的生活,這個意思。在生活上,老法師說,我們要養成一個節儉的習慣。他說,生活很容易過,那麼節儉是美德。這一段文也是教我們節儉,把多餘的福報布施給貧窮的人,所以節儉是美德,愈是節儉,身體愈健康。
老法師說,過去他在澳洲講經的時候,他在講經的時候他也常提到,他說,像在澳洲跟紐西蘭,這兩個國家的牛羊數目超過居民,比人多,全世界有名的。而且澳洲跟紐西蘭的牛羊長得特別好,而且他們外面的草原非常豐富。那麼牛羊只吃青草,只吃一種,沒有調味,但是這些牛羊身體養得特別好。世間人講求味道,要色香味俱全,卻吃出一身都是病,還不如這些牛羊。老法師為什麼舉這個牛羊做比喻呢?老法師的意思是說,生活愈簡單愈健康。單一的東西能不能養身?老法師說,可以,能。動物跟人其實是沒有兩樣的,是人把自己糟蹋掉了。也就是說,人善於分別、執著,人在生活當中,衣食住行精心的去挑剔,這就是煩惱。煩惱是什麼?就是癡毒的根源,就是病毒的根源。
像前幾天我們這邊有一個警察,因為長官要,我們臺灣的院長要出去巡視,警察都會做交通管制。我們新北市蘆洲的這個警察,在放交通錐的時候,要做交通管制的時候。竟然有一位年輕的女子,喝得醉醺醺,酒醉駕駛。竟然在高速公路上,在高架橋上,把要放交通錐的這位警察當場攔腰撞下去,撞斷了這位警察的腿,必須要截肢,這就是災難。那為什麼會這樣呢?酒醉駕駛,就是病毒的根源。悔恨不及,悔恨莫及,造成終身的遺憾,妳害人家斷一條腿。記者問她,妳為什麼要喝得這麼醉呢?她說她心情不好,因為她跟她先生分居了,投資生意失敗,開店做生意投資失敗,跟三朋好友喝酒解悶,病毒的根源。妳自己飲酒作樂,卻害了一個家庭,害了一個警察斷了一條腿,必須截肢,終身痛苦。
老法師說,佛把這個貪瞋癡說成三毒,我們天天都用這個三毒。他說,我們用不用貪瞋癡?每天用,無時無刻不在用,而且從來沒有離開這三毒,所以當然身體就不好。所有一切煩惱助長這三毒,你怎麼會不生病呢?這就是生病的來源。病從哪裡來呢?許多人都得了,世間許多人都得了不治之病,痛苦不堪。老法師說,病從哪裡來呢?都是這些三毒來的,自作自受。他要是真的相信佛菩薩的話,息滅貪瞋癡,勤修戒定慧。像海賢老和尚一百一十二歲,無疾而終,沒有病,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自在往生,什麼病都沒有。
這個是老法師在《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裡面,七十四集裡面老法師的開示。因為這一段是講到惜福、節約、節儉,老法師說,愈節儉、愈節約,身體愈健康。過簡單的生活,簡單的心念,一句佛號,一部經。現在手機多,電腦多,少看手機,少打手機,最好不要用,用了煩惱特別多。那天有一個學佛的師姐來我們講堂開會,我看她臉色蒼白,氣色很差,我說,師姐,妳最近好像都不用功,是不是手機微信看太多?她說,黃警官,你怎麼知道?我說,我看臉就知道,相由心生。我說,妳一天看多少?她說,一個早上起來,早課都還沒有做,要看兩百通的微信短訊,看完已經沒有時間、心情做早課了,磁場怎麼會清淨呢?一早就被這些人我是非干擾妳,心不亂都很難,心不清淨,百病叢生,愈簡單愈好。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朱無繇。家巨富。妻妾皆衣異錦。裩襪亦用綢綾。所蓄數姬。費耗尤甚。後遭橫禍。家遂零落。及無繇死。妻妾皆破襪敝履。向人求尺布不可得。】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衣異錦』,這個「衣」要唸易,如果唸依的話,就是衣服,唸易,就是穿衣服,穿衣服的穿,這叫「衣」。「異」就是奇特的。「錦」就是彩色花紋的絲織品。「衣異錦」就是穿很奇特的,有彩色花紋的絲織品這個意思。
『裩』就是褲子的意思。
『姬』就是妻妾、妾、侍妾,這叫「姬」。
『零落』是衰頹敗落。
『敝履』,「敝」就是破爛、破舊的,「履」就是鞋子。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朱無繇,家裡非常有錢,他的妻妾都穿著奇特的錦衣,褲襪也都用絲綢製成的,家中所養的幾個侍妾,所耗費更多。後來家中遭到橫禍,家道開始中落。等到朱無繇死後,死了之後,妻妾都穿著破襪、破鞋子,向他人求乞一尺的布也不可得,也得不到。這一段是講富貴人家不惜福,最後就是我們說的祿盡人亡,福報用盡了,命就沒了。這是現在人都有這種通病,而且這種例子特別多。
所以老法師說,懂因果,做個真正聰明人。這個聰明人不是教你說,你是世智辯聰那種聰明人,就是說做個真正有智慧的人,懂因果,做個真正聰明人,就是有智慧的人,過智慧的生活。老法師說,你先要瞭解,今天為什麼這個人會做大官?這個人為什麼會賺大錢、發大財?是因為這個人命裡有的。如果你命裡有,為什麼別人不發財,是你發財呢?為什麼別人不做大官,是你做大官呢?那表示說你命裡有的。很多人就看不透這一點,不悟這一點。老法師說,關鍵在因。因為你過去生中修的這個因嘛,所以你命裡面有,就是因你過去生中修的這個因,所以這一生感得這種果報,沒有別的,就這個原因而已。我們為什麼會不相信這些東西呢?因為我們有隔陰之迷,我們見不到前世,有隔陰之迷以後,對過去累世的這些因緣果報,我們完全不清楚。
老法師說,既然是命裡有的,那麼這個事情,讀了《了凡四訓》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印祖印了《了凡四訓》印得特別多,幾十萬冊,裡面就是說明這個道理。所以你安分守己,時節因緣到了,時節因緣成熟了,你的富貴自然就會現前,果報就會現前。如果你用不正當的手段、手腕,去謀取得這個財富,這個富貴,你得到的還是你命裡有的。比如說你福報能享受一百年,不正當的手段得來的,你用不正當手段得來,這個福報本來是可以享受一百年。但是因為你用不正當手段得來,結果這個一百年,還沒有到的福報你全部提出來,你十年、二十年就把它用完了。
就像這個朱無繇一樣,他本來可以用好幾十年的福報,他十年、二十年,因為太奢侈了,『費耗尤甚』就是太奢侈了,後來遭橫禍。他本來是五十年的福報,他十年、二十年就把它用完了。你命裡面沒有了,福報沒有了,沒有怎麼辦?沒有了,你的壽命就到了。你本來是一百歲的壽命,可能三、四十歲就享完了,你就走了。為什麼那個福不留著慢慢享呢?要把它在幾天一下享完呢?老法師說,你是個聰明人,是個有智慧的人嗎?他說,中國古人說,祿盡人亡,你的壽命並沒有完,但是你的祿盡了,你的福報盡了,就是你命裡這些財富,你把它享光了,是這個道理。
大福報的人,像古代的帝王,他能夠享多少年的福?享幾百年。你說那個福積得厚不厚?厚,子孫十幾代的福都享不盡。像周朝,周文王、周公、周武王,周朝這幾個有德的皇帝,他們所積的福,周文王的父親,他們這幾位開國的這些皇帝的德行,他們所積的福夠厚。而且他們本身又能夠修善積德,積功累德,他們並沒有把福報享完,所以因此周朝的福報,給他們後代的子孫用,總共用八百年。就老和尚這裡講的,那個福積得厚,子孫十幾代都享不盡,周朝就是一個例子。范仲淹先生他當宰相的時候,把他所有的薪水都布施給他的親族,災難來的時候,天災來的時候,他都提供粥廠給這些災民來食用。所以范仲淹積了很多的福,也是好幾代都用不完。
所以現在的人不懂這個因果,不看這些古書了,以為死了,人死了就了了。老法師說,如果人死了就了,那就太好了,人何必那麼辛苦呢?說實在話,真的懂因果,就曉得死了就不得了,沒完沒了,麻煩可大了。你造作不善的,你到地獄、到餓鬼去受報、去受罪。罪受滿之後,你到人間來還債,欠命的還命債,欠財的還錢債,那時候你就可憐了。殺人太多到哪一道呢?老和尚說,變什麼東西呢?到畜生道變蜉蝣。蜉蝣是水上那些小蟲,他說,在水中,水上跑,牠的壽命只有幾個小時,因為牠欠的命債太多了,殺人太多了,讓牠一天就要償一、兩次的命,天天償,把你的命債還完以後,老法師說,那還還得了嗎?所以懂得因果的人,常常存著畏懼,不敢做壞事,果報實在是太可怕了,特別是三惡道。這一段是講祿盡人亡,老和尚在《淨土大經解演義》一百四十一集裡面,他做這樣的開示。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趙士周。夫人王氏。死數日。憑語女使來喜曰。我平生好費綾帛之物。及洗頭濯足。分外使水。陰司罪我。日加捶楚。幸為我達意於士周。舉家聞之感愴。】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憑』就是附著、依附。
『女使』就是女僕。「憑語女使」就是附體在這位女僕身上講話。我們現在臺灣叫附身,中國大陸叫,國內叫做附體。「憑」就是附著、依附。「語」就是說話。「女使」就是女僕。
『濯足』就是洗腳,這個是在《孟子·離婁篇上》有這一段文,「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濯足」就是洗去腳汙。
『捶楚』就是鞭打、杖擊,古代的刑罰之一。
『幸』就是希望、期望。
『達意』就是表達心意。
『感愴』,感慨悲傷。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趙士周,他的夫人王氏,死後幾天,又復活起來,附體在女僕的身上來說話,『來喜曰』就是這個女僕人,就是「來喜」,附在這個女僕來喜身上說話了。說我一生耗費綾帛的東西,以及洗頭洗腳的時候,過量的浪費水,不惜福,浪費水,陰曹怪罪我,每天痛加鞭打我,希望幫我傳達心意給士周。『士周』就是她的丈夫,是他的夫人王氏死後再復活,附在這個女僕身上講話,這女僕叫來喜,她說,希望幫我傳達心意給士周。全家人聽了之後,感到非常地悲傷。這一段就講到「憑語女使」,這個附體的事情。
老法師說,其實相信因果報應,絕對不是迷信,有些是值得採信的。老法師說,人沒有宿命通,不曉得過去造作的善惡,才會敢一味的去造惡,而且自私自利,起心動念損人利己。現在大部分都是這種念頭,這就是古人所說的人心壞了,壞在什麼地方呢?壞在只是自私自利,只有自私自利,不肯利益別人。如果能夠在自私自利裡面,發一點點的心去利益他人,老法師說,這已經很難得了。我們的確也見過不少,只有自利,不能夠利益他人的,這個念頭不善,只有自利,不能夠利益他人,這個念頭不善,這是個很惡的念頭,只有只顧自己,來生的果報是在三途。問題是他不相信來生,這種人他不相信來生,自私自利的人他不相信來生,他也不相信輪迴,他不相信有過去,等到他知道的時候已經來不及。
所以因果教育,在現代社會上比什麼都重要。說實在話,人真正相信因果,他會歡喜的接受倫理道德教育,這個聽清楚,重點在這句話,人要是真正相信因果,他會很歡喜的接受倫理道德教育。他如果真正相信因果,他就會落實《弟子規》,他會落實《了凡四訓》,會落實《太上感應篇》。他如果不相信因果,他對於倫理道德教育,他就會很冷漠。他認為是什麼?他認為這些倫理道德教育,對自己都是有傷害的。傷害他什麼?傷害他自己的欲望,傷害他自己的貪婪,所以他排斥,於是乎他就不能夠接受。
所以為什麼很多人,對這種倫理道德因果教育會排斥、會否定?為什麼?因為這些聖賢教育,倫理道德教育,因果教育都講到他的內心的欲望。他怕他自己的欲望被揭穿,他怕他自己的貪婪心被人家看到。所以他對這些《弟子規》,傳統文化教育,他就產生排斥的心理,他不能夠接受。老法師說,在這個亂世,老法師總覺得佛菩薩很慈悲,祖宗很慈悲,鬼神很慈悲。老法師說,這些年來,事實上也有很多地方,也有人跟老法師反應,也有人看到很多附體的。那麼附體裡面,老法師說,其實裡面也有真,也有假的,要善於辨別,有真有假,要善於辨別。如果是真的的話,他裡面透露的訊息,就不是假的了。
老法師在講這一段的時候,那時候有一本書出來,那一本書叫什麼名稱呢?叫做《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凱撒軍團這本書是附體透露出來的訊息,這本書我也有,我相信很多人都看過。凱撒軍團當時它侵略中國,這個已經是兩千一百多年前的事情。這個事情沒有人知道,他們是祕密的到中國來,但是中國不屬於他們的,所以他們得不到中國。結果到達中國以後,全軍覆沒。就像日本人想要併吞中國一樣,不惜發動八年戰爭,他用生化戰爭,用侵略的方法。但是老法師講,中國不屬於你日本的,你今天有富貴是因為你有因。日本人的因地裡面,他沒有布施中國,中國不是屬於他的啦。所以他當然也是八年戰爭也就失敗了。這個凱撒軍團也是一樣,中國不屬於他們的,所以他們在中國全軍覆沒了,都死在中國。
這些鬼魂到現在還在,還沒有離開,兩千一百年了還沒有離開,他們把這個訊息透露出來。透露出來以後,東天目山的齊居士很慈悲去跟師父報告,齊素萍,我看那個影片,她親自到驪靬古城這個地方,驪靬古城在甘肅嘛。她就發願幫祂們蓋一個大的佛寺,給這些凱撒軍團的兵將,這些士兵在那邊修行,教祂們求生淨土。這個齊素萍居士很有魄力,很有福報,很慈悲。她說蓋真的蓋成了,而且規模相當大。據說那邊現在也有三、四百個,好像應該是比較多的出家人,也辦得很好。
當時《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這本書是一位高先生寫的,據說他本身還是公安人員退下來,跟我一樣屬於警務人員,他是無神論的。他去採訪很多次,發現這個不是人編出來的,沒有人能說得出來的。後來他去查證,這位高先生去查證,因為他們所講的統統是羅馬話,他去找外語學校的老師來看、來聽,鑑定不是真的羅馬話,為什麼?因為是兩、三千年前的羅馬話,跟現在講的義大利話、羅馬話不一樣。古羅馬的語言鑑定結果,祂講的話,這些亡魂所講的話,都是古羅馬的語言,證明是真的不是假的。所以齊素萍居士認識的這個高先生就把這個故事寫出來,寫成一本書,叫《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老法師說,這本書,叫可以相信的鬼話,是從鬼附身出來,這可以相信。這些東西要把它整理出來,如果可以相信的鬼話看多了,人就會相信因果報應。但是要細心的去審查,有好處沒有壞處,絕對不是迷信。
這是講到趙士周他的夫人王氏,附在女僕來喜身上,講出她平生奢侈浪費,然後陰司加罪於她。提到這一段,我們附帶的把老法師在《淨土大經科註》一百八十七集裡面提到,凱撒軍團的公案,相信因果報應,這些所謂的附體絕對不是迷信。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范忠宣公。純仁。將娶婦。或傳婦家以羅為幃幔。公曰。羅綺豈幃幔之物耶。家素清儉。安得亂我家法。敢持至。當焚之。嗚呼。此猶公卿之家耳。歷觀古今帝王。如晉文公衣不重裘。劉宋主常藏破襖。漢文帝所幸夫人。衣不曳地。明孝慈皇后馬氏。恆著練裙。唐文宗嘗出袖以示羣臣曰。此衣已經三浣。宋藝祖因衣翠襦而戒公主曰。富貴當知惜福。夫以帝王妃主。尚且惜福如此。奈何今士庶之家。競習奢靡。矜鮮鬬麗。妾媵羅紈。兒童錦繡乎。豈知一片之衣。千蠶之命。若任情暴殄。恣意費縻。則造惡業之端。必蹈奢侈之禍。且今日之鶉衣敝絮。冽肌凍膚之子。何嘗非當年紈綺之兒耶。】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我們看『宋范忠宣公』,「范忠宣公」就是宋朝的名臣范純仁,也就是范仲淹的兒子。他是宋朝蘇州吳縣人,字堯夫,范仲淹的第二個兒子,他在宋仁宗的時候考中進士。范純仁他做得非常好,他是等到他父親范仲淹往生以後,他才出來當官的,父沒始出仕。他剛開始擔任襄城知縣,累官就是升官升到侍御史。但是他對於王安石的變法,妨礙民眾利益,他提到王安石變法,他就語氣非常激動懇切。後來他就被調往成都,擔任路轉運使。宋哲宗的時候他除給事中,後來拜相,就後來擔任宰相。但是等到宋哲宗的時候,他又被貶到永州安置。後來在宋徽宗的時候,雖然他又被提拔,擔任觀文殿大學士,但是最後他以眼睛有病,乞求退休,告老還鄉。他死後,朝廷追封他為「忠宣」,所以叫做「范忠宣公」。
『羅』就是稀疏而輕軟的絲織品。
『幃幔』就是布帛製作的,圍繞四周的遮蔽物。在《周禮·天官·幕人》裡面記載,「掌帷、幕、幄、帟、綬之事。」鄭玄注裡面講,「在旁曰帷,在上曰幕。幕或在地,展陳于上。帷、幕皆以布為之。」在旁邊的叫帷,在上面垂下來的叫幕。
再來看下面『晉文公』,「晉文公」是春秋時代晉國的國君,他名重耳,是晉獻公的次子,第二個兒子,太子申生之弟。在驪姬之亂,重耳離開他的國家,奔走在外十九年。他歷經狄、衛、齊、曹、宋、鄭、楚、秦諸國。那麼惠公死的時候,懷公繼位,不得人心。所以就藉秦穆公的力量,回到晉國,這就是晉文公重耳,就藉著秦穆公的力量回到晉國,他才可以繼承王位。他任用狐偃、趙衰等人,整頓內政,增強軍力,使國家的力量,國力漸強。同時他平周朝王室王子之亂,平周王室王子帶亂,迎周襄王復位,以尊王為號召,樹立威信。後來他打敗了楚國、陳國跟蔡國三國的軍隊,然後會諸侯在踐土,遂成霸主。他在位九年,晉文公是繼齊桓公為諸侯盟主,成為春秋五霸之一。這「晉文公」。
『衣不重裘』,「晉文公衣不重裘」,「重裘」就是重疊在一起穿的兩件裘衣。在《尹文子·大道上》裡面有記載,「昔晉國苦奢,文公以儉矯之,乃衣不重帛,食不兼肉。無幾時,人皆大布之衣,脫粟之飯。」這一段「衣不重裘」是表示晉文公他非常節儉。在《尹文子·大道上篇》有記載說,當時晉國全國上下,都過著非常奢侈的生活,晉文公他就以節儉來矯正這個不良的社會風氣。他本身以身作則,「衣不重裘」,也就是說不穿兩件的皮衣,不重疊穿著絲綢的衣服,形容衣著樸素,「衣不重帛」。《尹文子·大道上》記載是「衣不重帛」,但是這個地方叫「晉文公衣不重裘」,這裡面用的一個字不一樣,「衣不重帛」跟「衣不重裘」。他不穿兩件皮衣,但這個地方在《尹文子》裡面記載,晉文公他不重疊穿著絲綢的衣服,形容他衣著很樸素。「無幾時」,過了沒多久,「人皆大布之衣」,全國上下改穿大布之衣了。這是「衣不重裘」。
再來『劉宋主』,「劉宋主」是宋武帝,也就是劉裕。南朝宋國,這個宋國不是趙匡胤的宋,是「劉宋」,劉裕的宋,開國之君主。劉裕家貧,少年的時候,以賣鞋子、耕種、捕魚為業,後來擔任北府兵將領,從劉牢之鎮壓孫恩起兵。在晉安帝義熙元年,劉裕擊敗桓玄,擔任侍中、車騎將軍、都督諸軍事,後來掌握朝政,出兵滅南燕,回師擊破盧循。後來他就滅後秦以後,他官當到相國,封宋王。晉恭帝元熙二年,他代晉稱帝,國號宋,這個叫「劉宋」的由來。他施政崇尚儉約,嚴禁世家大族隱匿戶口田地,實行庚戌土斷,集權中央,在位三年就死掉。這個是「劉宋主」。
『常藏破襖』就是常穿,劉宋主本身都常常穿破的棉襖。
再來『漢文帝』,「漢文帝」是劉恆,西漢的皇帝,漢高祖劉邦的第三個兒子,他的母親叫薄姬。初封代王,他剛開始被封為代王,後來呂后死掉以後,大臣就誅殺這些呂后的家族,就迎接代王,迎接劉恆來擔任漢帝。
漢文帝的夫人,『衣不曳地』,穿衣服絕對不會拖到地上的,「帷帳無紋繡」。漢文帝專門都是以德,「專務以德化民」,「輕徭薄賦」就是減輕稅賦,「輕徭薄賦」,就減少動用民力來做勞動的工作,然後減輕稅賦,「與民休息」,讓民眾都能夠休養生息。提倡農耕,慢慢地經濟就漸次恢復了,社會就日趨安定。「是以海內殷富,興於禮教」,開始從事教育的工作。他的兒子漢景帝遵循這個政策。所以歷史上稱為「文景之治」,就漢文帝、漢景帝。在位二十三年,這漢文帝在位二十三年。
『所幸夫人』,「幸」就是寵愛。「夫人」,漢文帝的夫人,他有兩個,一個是慎夫人,這個地方的夫人是指慎夫人。「慎夫人」,她是西漢邯鄲人,她是漢文帝的夫人,很受到寵愛。「在禁中」,就是在皇宮裡面,她常常跟漢文帝的皇后同席坐,平起平坐。有一天慎夫人就跟隨漢文帝,跟皇后「幸上林」。「上林」是古代宮苑的名稱。當時慎夫人跟著漢文帝跟皇后,登上上林苑的時候,中郎將袁盎就出來講話了。
這個袁盎就是非常有名的,「慈悲三昧水懺」裡面,造成晁錯斷頭的那個袁盎。他十世擔任國師,在唐懿宗的時候,到第十世的時候,已經是到唐懿宗了,皇帝疼他,賜他為國師,送給他沉香壇座。結果他在登座說法的時候,起了傲慢心,腳去撞到太師椅,結果長出人面瘡出來。還好他早年在佛寺裡面,照顧一個病苦的僧人,迦諾迦尊者,有告訴他,你將來有難的時候,到四川來找我。就是後來的「慈悲三昧水懺」的由來。
他就叫他到四川的彭州,來找迦諾迦尊者,後來洗了慈悲三昧水懺的三昧水,才把人面瘡冤業,十世的冤業。因為他十世袁盎都當國師,所以晁錯沒辦法復仇,一直到擔任國師的,這第十世的時候起了傲慢心,護法神退開,他才有辦法報仇。後來因為迦諾迦尊者,是觀世音菩薩化身再來的,調解他們這個冤業,這個就是袁盎。在漢朝那時候,所以當時要洗三昧水的時候,晁錯就跟他講,等一等,你先不要洗,你讀過《西漢書》嗎?袁盎說,我讀過。他說,你既然讀過,你曉不曉得袁盎殺晁錯的事情,害死晁錯的事情?袁盎說,我知道。他說,我就是晁錯,你是當時的袁盎。就這裡講,「中郎將袁盎」。
袁盎他引慎夫人坐下席,他就帶慎夫人,他說,妳坐下面那個位子,不是跟皇后平起平坐,並且「以尊卑失序非愛之而適禍之」之說來說文帝。他就告訴漢文帝說,尊卑要有序,你愛她反而是害她,告訴漢文帝。後來慎夫人非常高興,賜給袁盎黃金五十斤。這典故怎麼來呢?我解釋這個白話給各位聽,很有趣。在《史記·卷一百一》裡面提到,「袁盎列傳」裡面有提到這一段典故,這是真實的歷史故事,值得我們學習,也值得我們警惕。老和尚講過,福報愈大愈容易造罪業。
漢文帝他帶著竇皇后、慎夫人乘輦,輦就是馬車。乘輦,乘馬車,同往上林苑遊幸,去遊玩。由於慎夫人在宮中,常與皇后平起平坐。上林郎官按照慣例,上林苑的郎官按照慣例,把慎夫人的座位,也安排在跟皇后對等的上席,就是跟皇后坐同一排。中郎將袁盎看到了,令內侍把慎夫人的座位撤到下席。這個就是要非常大的勇氣,袁盎他看到以後,馬上叫皇帝旁邊的侍者,就是太監,把慎夫人的椅子、座位撤到下面去,撤到下席。
慎夫人勃然大怒,慎夫人就很不高興了。欸,這個如果換成你的話,你會不會不高興呢?你本來坐在總統,坐在皇帝的旁邊,突然間把你撤到下席,你當然會生氣。慎夫人大怒,不肯入下席就坐,她不願意走到下面去坐。漢文帝也生氣了,漢文帝亦怒。這個會有殺頭之罪,砍頭。袁盎也是很有勇氣,他為了維持這個禮制。而且他也知道,他會以古鑑今,他真的是以古鑑今,袁盎不愧是有讀歷史的人。
漢文帝也生氣,乘輦回宮,乘馬車回去了,不看了,就回去了。袁盎還進一步進諫說,這是真的要很大勇氣,也要皇帝聽得進去。漢文帝還好是一個賢明的皇帝,很有度量,本來忠言就逆耳,他能夠察納雅言,這個就很不簡單了。怪不得會有文景之治,歷史上有文景之治,他也是有這個胸襟。
袁盎再進一步勸諫說了,臣聽說「尊卑有序則上下和」,「臣聞尊卑有序則上下和」,這個值得我們學習。一個團體裡面,要怎麼能夠和合呢?要恭敬師長,要恭敬長輩,也就是長輩尊卑要有順序,那麼這裡面團體就一團和氣,就是「臣聞尊卑有序則上下和」。你尊卑要是沒有序,不講求倫理,上下就亂掉,就不和。「今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他說,皇帝你今天已經立了皇后了,你也把慎夫人當做妾了。「妾主豈可與同坐哉!」妾怎麼可以跟皇后坐在一起呢?「適所以失尊卑矣」,這樣就剛剛好失去尊卑的順序了。「且陛下幸之」,皇帝你很疼她,我知道。「即厚賜之」,你也給她一個很優厚的寵賜。「陛下所以為慎夫人,適所以禍之」,陛下你這麼愛慎夫人,你正好是害她。「陛下獨不見『人彘』」,他說,皇帝,你難道不知道人彘這個歷史公案嗎?
什麼叫「人彘」?在《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有這一段典故很精采。文昌帝君有一世在天宮,在天上,看到秦朝那時候暴政,秦國的暴政,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那麼文昌帝君生了一個悲心,想來挽救這些萬民,所以他就下凡到人間來,他投胎給誰呢?他投胎到漢高祖赤帝子的兒子。當時漢高祖的寵妃就是戚夫人,漢高祖的太太,皇后叫呂后。當時漢高祖就冷落了呂后,特別寵幸戚夫人,結果最後是害死戚夫人。漢高祖死掉以後,呂后就把戚夫人抓起來,砍斷她的手足,用藥把戚夫人變成啞掉,變成啞巴,讓她喝啞藥。把她的眼睛,把她的耳朵都毀掉,把她當成什麼呢?把她丟在廁所裡面,把她當成人彘,彘就是豬,讓她過豬的生活。當時非常地殘忍,連呂后的兒子都看不下去,惠帝都看不下去,離家出走。呂后的兒子非常同情如意太子。如意太子就是戚夫人跟漢高祖所生的兒子。後來當時如意看到她的母親戚夫人被呂后害死,非常地含恨,報復心就出來說,我要變成一條大蛇把妳吞掉。
後來到第二世的時候,呂后的福報沒有用完,呂后投胎到東海之濱,那一世也姓呂,她當了當地的縣長,縣令。呂后的姪子投生到東海之濱,變成呂后的一匹愛馬,到畜生道去了。那麼戚夫人因為福報用盡了,她也投胎到東海之濱,也跟呂后同一個地點,冤家路窄,到東海之濱。呂后她福報還沒用完,所以她當縣令了。她的姪子造了很多殺業,投生到畜生道,變成她的一匹愛馬,也給她騎。那麼當時的如意太子,他算是累世有修行,但是他在他母親臨終的時候,他產生惡願,他說要變成一條大蛇,要吞食這個呂后。結果他後來投生到什麼?他也投生當成一條龍王,一條大蛇,因為情執難斷嘛。
戚夫人到那一世的時候,因為福報用盡,就投胎到東海之濱,當非常窮苦的一個農村婦,也是姓張。我們知道文昌帝君累世都姓張。那麼戚夫人到第二世的時候,變成一個非常貧窮的農婦以後,她的丈夫以割草為生,但是長年都沒有生小孩。戚夫人就跟她的丈夫,農夫,到野外去割草。因為想求兒子,就向上天祈願,她說,哎呀,上天如果你憐憫我,你賜一個兒子給我,不管長出任何東西我都要養牠。動了這個念頭,就情執。
因為她前世是如意太子的媽媽戚夫人,所以那個情執都還在,她一動念,如意太子就知道了,他的神識就準備要投胎下來。可是投胎下來,因為她不能懷孕,戚夫人當時講一句話,她說,只要在石頭下面,這一滴血下去,只要這一滴血下去,不管長出任何動物我都要養牠,把牠當成自己的兒子來養牠。結果那一滴血滴下去,在那個石頭底下長出一條金色的小龍,就是小蛇,但是牠會長出四腳,會長腳出來。
後來慢慢長大以後,會吃附近農舍裡面,農村的這些雞鴨牛羊,這些大動物。因為愈長愈大,變成小龍王了,小龍了。小龍以後,牠因為前世有修,牠會興風作浪,會興風作雨。牠本來是向玉帝告狀要報仇,但是來不及告狀,牠引用海水直接倒灌,淹死了整個縣城裡面,淹死了呂后,就真的要報仇。當時縣長的坐騎,就是那一匹馬,就是呂后的姪子投胎變馬,被這隻龍吃掉,牠就真的來報仇。那後來因為牠會呼風喚雨,牠會變化莫測,有一天變成一個讀書人。因為牠的爸爸媽媽,牠的父母就是這對農夫夫婦,姓張的這個農夫夫婦,這個夫妻養了這一隻大龍,咬死了很多動物,人家告到縣府那邊去,包括縣令的愛馬都被吃掉了,所以非常地生氣,把這姓張的兩個老農夫農婦,把他抓起來,關起來。
那麼如意太子當時已經變成一條龍了,牠就變成、化身成一個讀書人,去警告縣令,把牠的父母農夫農婦放走。呂后後身的縣令就呵斥他說,你裝神弄鬼。但是這個讀書人就講一句話,他說,你面有死氣,就是說這個縣令的臉上已經有死氣了,你死期到了,就隔沒多久,牠就呼風喚雨,引進海水倒灌,把整個縣都淹沒掉,淹死兩千多人。裡面除了有些過去生跟牠有冤仇以外,其他兩千多人都是冤死的,最後他要還這個命債。
這在《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非常精采,有這一段故事,就講如意太子他變成畜生道,又變成小龍。然後到三國時代,到三國時代的時候,就是劉備、曹操、孫權那個時代的時候。他後來到那一世的時候,他再轉世的時候,他就變成一個將軍,然後帶部隊去攻打諸葛亮的兒子。在攻打四川的時候,他被萬箭穿心死掉,還這一世淹死縣城的命債,這因果真的是非常可怕。就講到這一段叫「人彘」,就是袁盎告訴漢文帝說,難道你沒有讀到漢高祖跟呂后跟戚夫人這個歷史恩怨嗎?
這個歷史一講出來,這個因果一講出來,老和尚講,因果一講出來,沒有一個人不好好修倫理道德了。只要跟他講因果,他就會好好修倫理道德,如果他不明白因果,他都不修倫理道德了,這老和尚講的。欸,果然沒錯,漢文帝一聽到這個歷史的因果故事,嚇到了。他覺得袁盎說的話很有道理,就告訴慎夫人說,你絶對不能變成戚夫人,歷史上的戚夫人,竇皇后變成以前的呂后了。慎夫人後來一聽到這因果,那個心中的怒氣就降下來,息怒了,賜給袁盎黃金五十斤。這個叫做「漢文帝所幸夫人」,這有典故的。
所以這個地方就告訴我們什麼?老法師說,「一切法得成於忍」,老法師特別引用他自己的一生,他的經歷,他學佛、修佛、學講經的這樣一個歷程,一個過程。老法師說,「一切法得成於忍」,他說,你修學能不能夠成就,第一個因素就是你能不能夠忍。早年老法師在臺中蓮社求學的時候,他遭遇到的逆緣也是很多,老法師說,不忍就不能夠成就,環境再惡劣,別人輕視你、毀謗你、侮辱你,你都要接受。要是不接受,發個脾氣,像剛才漢文帝跟慎夫人,要是一生氣把袁盎殺頭了、砍頭了,那也就沒有後面的文景之治了。
老法師說,有人毀謗你、侮辱你,你都要接受,要是不接受,發個脾氣,離開了,我們學習的機緣就斷掉了,到哪裡去求學呢?到哪裡去再找一個李老師這樣的老師呢?找不到了。縱然有,他也不肯教你,得老師肯教。所以淨空老法師說,他在臺中的時候,有幾個關心老法師的同學,照顧老法師的人,老法師都跟他們表態說,只要李老師沒有叫我走,他沒有讓我走,任何人給我的苦難,我都接受。那可見老法師以前,在李老師旁邊學佛的時候,也是困難重重,也是障礙很多,也是磨難很多,那照這樣講起來,是真的困難很多,不簡單。
這古代我們《孟子》裡面講,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是這個道理。老法師說,除非李老師叫我走,任何人給我的苦難,我都接受,我決定不走。我如果學好、學成了,我自然就會走,我沒有學成,我不走。因為老法師以前在臺中蓮社的時候,就很會講經了。老法師在臺中住滿十年,最後學了一部《華嚴經》才離開,離開,他在臺北講《華嚴經》。第一次,也就是民國六十年,一九七一年,他在臺北市第一次講《華嚴》。所以這個成就就是很大的忍耐得來的福報。
那麼學習的心態,真誠恭敬,學業是附帶的啦,德行才是第一的。你修忍辱就是修德行,就是成就德行,你修忍耐就是成就德行。所以老法師說,對於這些障礙、磨難、困難、障難,我都能感恩,為什麼?他們都在考驗我,我是每一關都順利的通過,我也看了很多同學,有人到臺中來親近李老師,老師一個星期上一堂課,一個星期講一天經。換句話說,佛教正規的活動兩次,講經是兩個小時,兩個小時有翻譯,實際上是一個小時。教學一個星期才一次,三個小時,換句話說,一個星期佛學課程,實際上是四個小時。有很多人到臺中住一、兩個月,三、四個月就走了,為什麼?時間太少了,要在這裡住很長時間,他受不了就走了,不走的只有淨空法師一個人,為什麼不走?因為老師一個星期四個小時講課,對淨空法師來講非常適合,他統統把所學的東西消化掉。他說,老法師說,要是一個星期講十個小時、二十個小時,他就消化不了。
那麼聽課的時候,老法師工作準備至少十個小時,聽經之前要做預備工作,他自己先看,先找參考資料,再仔細看一遍,然後再去聽老師講經。老法師會看李老師講的跟祖師大德之註解,有哪些相同,有哪些不同,他為什麼這樣講?揣摩老師的意思,換句話說,每個星期學習有心得,有法喜充滿。同學學習跟老法師不一樣,他們只是去聽經,做筆記。老法師不是這樣的,李老師不准老法師做筆記,聽講的時候,專心聽就夠了,不用寫筆記,為什麼?境界年年不相同,今天寫的筆記,到明年境界就提升了,筆記完全沒有用,浪費時間,也分心了,不如專注的去聽,聽懂了就懂,聽懂了就悟了,聽不懂,不要再去研究,一直聽下去,有一天清淨心就慢慢形成了,清淨心生智慧,你聽經有悟處,這是最重要的。
那麼現在講臺上叫你覆講的,依樣畫葫蘆的,老法師說,這是教初學的,訓練他什麼?訓練他忍耐,訓練他忍耐這個字,不准他發表自己的意見,老師講什麼你就說什麼,訓練他的耐心。要知道教學的義趣,真正能忍耐,你就會得到好處,這是古人所說的。所以世出世間法,不能忍耐就不能夠成就,所以一切法得成於忍。以上我們做這樣的補充。
再來,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孝慈皇后馬氏』就是明太祖的皇后。
再來『練裙就是一般貧婦所穿的白絹。
『三浣』就是洗三次。
『宋藝祖』就是,「藝祖」就是有文德之祖,後來以為開國帝王的通稱,「宋藝祖」,指宋太祖趙匡胤,他是宋代開國的皇帝。
『翠襦』就是,「翠襦」的意思就是,「翠」就是翠鳥的羽毛,「襦」就是短衣、短襖。
再來『士庶』就是士人跟普通百姓,就人民跟百姓。
『矜鮮鬬麗』,「矜」就是注重、崇尚,「鮮」是明麗,「麗」是美好。
『妾媵』就是古代諸侯貴族女子出嫁,叫做稱媵,後來以「妾媵」是指侍妾。
『羅紈』就是指精美的絲織品。
『費縻』,「費」就是耗費、浪費。
再來『鶉衣敝絮』,「鶉衣」就是破爛的衣服,「敝絮」,「敝」就是破爛、破舊,「絮」就是粗絲綿,簡單說「鶉衣敝絮」就是破爛的衣服。
『冽』就是寒冷。
再來『紈綺』是精美的絲織品,引申為富貴安樂的家境。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范忠宣公,范純仁將要娶媳婦的時候,有人傳說,媳婦的家都以羅綺當帳幕。范公就說了,難道羅綺是用來做為帳幕的嗎?我家一向清廉節儉,怎麼可以擾亂我家的家法呢?如果敢拿來,我就把它燒掉。再來『嗚呼』,這個還只是公卿的家庭而已,從歷史上來看古今的帝王,像晉文公,天再冷從來不穿兩件皮衣;劉宋主常穿破棉襖;漢文帝所喜歡的慎夫人,衣服都不拖地;明朝的孝慈馬皇后常穿著粗糙的練裙;唐文宗經常出示袖子給羣臣看,說這件衣服已經洗過三次了;宋太祖趙匡胤,因看到公主穿著綠色的短襖,就告誡她說,生在富貴中,更應該要惜福。
這些帝王、妃子、公主尚且如此惜福,怎奈現在的士大夫跟一般人的家庭互相比賽奢侈浪費,穿著鮮艷的衣服,互相比賽亮麗。而且還比賽誰家陪嫁的姪娣以及綢絹多,孩子所穿的衣服,誰家的較為錦繡,而且還比誰家陪嫁的姪娣以及綢絹多。姪娣,解釋上是說姪女跟妹妹,從嫁就是陪嫁出去,誰的綢絹多。她哪知道這一片的衣服就要用千條蠶吐絲喪命才得到的,如果任意糟蹋,過分的耗費,那就是造惡業的開始,將來一定遭因奢侈所帶來的災禍。且看今天有穿著破舊的衣服、受凍挨餓的人,那何嘗不是當年穿著華麗衣服的富家子弟呢?
好,今天這一段一共兩句,「無故剪裁,非禮烹宰」,我們只講到這個「無故剪裁」。這一段我們先來引用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說,「無故剪裁」,這個是指要愛惜物力。
第一點,老法師說,一切眾生生到這個世間來都是有業因的,佛家跟我們說,這是事實真相,六道凡夫都是受業力主宰,一生的際遇、榮華富貴、壽命長短都有個定數。所以世間高明的算命、看相,往往可以看得相當準確。正如同《了凡四訓》裡面一開端,袁了凡先生為我們敘說,他早年遇到孔先生給他算命,算他的終生休咎,幾乎是絲毫不爽,確確實實證明一點差錯都沒有。這不是一般江湖的算命先生所算出來的,那一些說法未必可靠,不負責任的。但是孔先生算法、算命,真正是有學問、有見識,而且有修養,所以能夠算得這麼準確。
第二點,由此可知,我們人的一生,真的就像西洋人所說的,老法師說,法國的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就說過很多次,人的一生就好像劇本早就寫好了,按照這個劇本下去演,誰也沒有辦法改寫這個劇本。這個是屬於宿命論,佛法裡面承認命運是有的,但是命運決定可以改變,絕對不是一成不變,為什麼?因為命是由業造成的,十善跟十惡造成的,那麼業是由心造的。那既然業由心造,你從心去改變,你轉變念頭、改變觀念、改變想法,你把惡的念頭轉成善的念頭,再把善的念頭轉成清淨的念頭,你本來想造十惡業變成十善業,再把十善業轉成清淨業,那就得到大福報。所以命由業造,業由心改。命由業造,業去造成的,那業由心改,業由心造,從心去改變,這是講佛法為什麼說命運可以改變的道理,就在這個地方。
第三,老法師說,首先我們要曉得命從哪裡來,是自己造作的。這裡面的業因跟果報都非常複雜,業因涉及到無量劫前,生生世世累積的這些習氣煩惱,還與一切眾生結下恩恩怨怨的債務,來生後世,因緣聚會的時候要償債,所謂欠命要還命,欠錢要還錢。
第四,往昔的業因,如果我們自己冷靜的觀察思惟,在自己這一生當中就得到證明。我們這一生當中所遭遇的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細細地想來,有人對我好,過去生我們有恩;有人對我們不好,相處不好,過去有怨。有時候我們得到財物,心裡曉得是別人還給我們的,有時候我們損失,知道是我們還人。佛家講得很明瞭,人生在世只不過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人生在世,這四個因緣是這樣來的。所以佛總結一句話,人生是什麼意思?人生是酬業而來,印祖說的,酬是什麼?報酬,業是過去所造的業,過去造的善業,你這一生得到享福;過去造的惡業,這一生生計艱難。
第五,可是業不斷的造,果也不斷在受,因果循環,享福的時候決定又造業。我們不說別人,在中國歷史上稱為十全老人,就是乾隆皇帝,論福報,古今沒有人有可以跟他比的。乾隆皇帝,福德、聰明、智慧、健康、長壽,他統統俱足,那真是多生多劫修來的,做了六十年的皇帝,做了四年的太上皇。他這一生當中也造了不少惡業,福享盡了惡報就現前。所以從這個地方來觀察,夫子就是孔子,跟我們講的,「人心惟危,道心惟微」,這兩句話說得很有道理,人要不覺悟,不可能不造業,福報愈大造業愈容易,而造的惡業更嚴重。世間小民沒有威德、沒有權勢,一生所造的業比較少,也比較小。
第六,我們冷靜細細觀察就知道,我們有幸得人身,得人身又何幸之有?得人身而聞佛法,這個人身就有幸,得人身不聞佛法,得這個人身很不幸,豈能不造罪業呢?正是《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講的頭出頭沒,立刻又墮落了,轉眼之間的事情,所以多麼可悲,多麼可怕。所以能夠得到人身,又能聞到佛法,我們就好好把握這個因緣,佛法難聞今已聞,我們在佛法上好好用功精進,今生能夠當生成就,往生淨土,那是最大的福報。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