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24集
第224集

感应篇汇编第224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二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3/0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2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八句,【賞..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24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24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二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3/0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2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八句,【賞罰不平,逸樂過節。】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七百三十六頁,『賞罰不平,逸樂過節』,這一段經文的意思就是,獎賞和處罰不公平,安樂,安逸歡樂超過節度。我們看經文:
【失輕失重。略錯一分。便是不平。公道不存。人心弗服。非特無以旌功懲罪。且反足積怨招禍矣。】
這一段的字句解說就是:
『旌功』,「旌」就表彰,「旌功懲罪」就是表揚功勞,懲罰罪過。
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就是當獎賞和懲罰太輕或太重,只要稍微有一分錯誤,就是不公平,公道就不存在了,人心就不服,這不但無法表揚功勞、懲罰罪惡,而且反而足以累積怨恨,招惹禍害。
我們看第二段:
【蜀漢諸葛孔明曰。我心如秤。不能為人作輕重。陳壽贊之曰。盡忠益時者。雖仇必賞。犯法怠慢者。雖親必罰。服罪輸情者。雖重必釋。游詞巧飾者。雖輕必戮。故當時諸將用命。雖魏延反側之徒。帖然無有異議。李平廖立。廢徙終身。而無怨言。司賞罰者。其鑑於斯。】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蜀漢』是三國時代,當時劉備的國家稱為「蜀漢」,它是在公元二二一年,劉備在四川成都稱帝,國號漢,歷史上稱它為「蜀漢」。「劉備以宗室稱帝於蜀,繼承漢統」,總共傳兩位皇帝,「凡二主」就是傳劉備跟他的兒子,在位總共,蜀漢是四十三年,在今天四川以及雲南貴州北部、陜西舊漢中一帶,就是蜀漢的統治區域,後來被魏國所滅,就是曹操所滅。
再來,『諸葛孔明』,諸葛亮他字孔明,瑯琊陽都,在今天的山東沂南縣東南人。他在東漢末年隱居在隆中,隆中在哪裡呢?隆中在今天的湖北省襄陽縣西部。他有「逸群之才,英霸之器」。「逸群之才」就是他的才華非常地飄逸,鶴立雞群,就是「逸群之才」。「英霸之器」就是他的這種領導跟統御,有領導統御的這種器量。但「躬耕於野,不求聞達」,在諸葛亮還沒有出來輔佐劉備的時候,他是隱居在隆中,所以叫「躬耕於野,不求聞達」,就不求功名富貴,所以人家稱諸葛亮叫臥龍,臥虎藏龍的臥龍。
在公元二O七年,劉備他三顧茅廬,請他出山,他當時的心情是什麼呢?他當時的心情是「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他被劉備的誠心感動了,幫助劉備建立了蜀漢政權,擔任軍師的工作,有一點像參謀長,軍師跟丞相。那麼劉備死後,他輔佐劉備的兒子後主劉禪。他曾經六出祁山,志在統一,可是最後不能夠,未能成功。在二三四年八月卒於北伐軍中,死後被封為「忠武侯」。他著作有《諸葛亮集》,這是《三國演義》裡面,諸葛亮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
『陳壽』就是《三國志》的作者,他是巴西安漢人,他著作《三國志》六十五卷。
再來『輸情』就是表達真情,對於個人以實情相告。
『游詞巧飾者』,「游詞」就是浮誇的言辭,「巧飾」就是詐偽粉飾。
『用命』就是執行命令、聽從命令,我們講將士「用命」。
『魏延』是三國蜀漢的將領,他是前軍師征西大將軍,封南鄭侯。每一次隨諸葛亮出征,他就常常要請兵,「輒欲請兵萬人」,希望跟諸葛亮由不同的方向交會於潼關。諸葛亮認為這樣的策略不是十全之計,所以沒有答應,那麼魏延就說諸葛亮膽怯。後來諸葛亮死後,部隊撤退,當時魏延他就拒不從命。魏延他常常痛恨自己的才華沒有辦法完全發揮,「用之不盡」。他「勇猛過人」,但是個性高傲,自視甚高,「性矜高」就是自己覺得自己的才華高人一等,人家都比不上他,「人皆下之」。這是「魏延」。
『反側』就是不服從、不安分。
『帖然』就是平定,順從、順服。
再來『李平』就是李嚴,他本名叫李嚴,後來改名叫「李平」。他是蜀漢的大臣,本來是劉璋的部下,劉備進入四川,他李平率軍投降,官當到尚書令。當劉備病重的時候,李平是跟諸葛亮輔佐劉禪,任中都護,統領內外軍事。後來諸葛亮出兵祁山,李嚴他就催促要督導運送糧草。那麼當時在夏秋之際,夏天跟秋天之際,接連著下雨,運糧草非常地不容易。李嚴當時就派人假傳劉禪,就是劉後主的聖旨,要諸葛亮退兵。諸葛亮退兵以後,李嚴又說了,這個軍糧糧草是夠的了,「軍糧饒足,何以便歸」,你怎麼可以回來呢?那麼李嚴又向劉禪奏表,他掩蓋自己的過錯。諸葛亮就出示李嚴前後寫給他的親筆「書疏」,就是書信。李嚴當時「辭窮情竭」,後來被廢為庶民,被貶為老百姓,遷居在梓潼,在四川的梓潼縣。後來聽說諸葛亮死掉了,他因為沒有辦法再擔任官職,憤慨的後來發病死掉了。這是「李平」。
再來『廖立』也是蜀漢的文臣,他是擔任長沙太守,諸葛亮曾經將他跟龐統並稱為「楚之良才」。但是廖立恃才傲慢,他自己稱,「才名宜為諸葛亮之貳」。他說,我的才華跟名氣,我應該不輸給諸葛亮,「宜為諸葛亮之貳」,至少他也排第二,諸葛亮排第一,他排第二。他常常說,諸葛亮當到軍師丞相,那我才當一個大臣而已,所以他認為他職位不稱意,而「怏怏怨謗」,就埋怨了。他也誹謗劉備,詆毀群臣,詆毀其他的大臣。後來他也是被廢為庶民。庶民就是百姓。後來聽到諸葛亮死掉以後,傷感垂泣,認為沒有再任官的機會了。最後也是在他的住所那邊死去了,「終於徙所」,就是在他住的地方後來過世了。
再來『廢徙』,「廢」就是罷黜、黜免、放逐。古代官員犯罪,會放逐到邊地,這叫「廢」這個意思。「徙」就是流放、貶謫。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蜀漢的諸葛孔明說,我的心就像秤一樣,法官常常要這樣說,『我心如秤』。所以法院的標誌,就是有一支這個秤,就表示要公正廉明。所以法官要自我期許都這樣,「我心如秤」,我的心就像秤一樣,不偏不倚,不能替人加重,也不能夠替人減輕,我一切依法審判,這叫不能替人加重或減輕。
晉朝的陳壽就稱讚說了,他說,諸葛孔明對於朝政,凡是盡忠職守有利時政的人,就算跟他有仇恨,他一定獎賞。這諸葛亮是有智慧的,他我執很淡,他不會起瞋恨心,所以他才有辦法,對朝廷盡忠的就算跟他有仇恨,他也一定給他獎賞。對於那些違法犯紀的、怠忽職守的人,雖然是親戚近屬,一定懲罰。對於認罪自白的人,雖然犯重罪,一定減輕。對於花言巧語、欺詐粉飾的人,雖然是輕罪,一定判死罪。所以當時對於諸將的任命,雖然如魏延這種叛逆的人,也能讓他服服貼貼,沒有不同的意見。像李平、廖立兩人,被孔明廢除職位,流徙他放,流放他地,也毫無怨言。掌理獎賞懲罰工作的人,應該以諸葛亮為榜樣。
我們看第三段:
【逸樂者。人之所同欲也。禮曰。樂不可極。欲不可縱。國語謂民勞則思善。逸則思淫。是不欲人逸也。孟子謂人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是不欲人樂也。況過節乎。然世界逸樂之根。其大者無過酒色財氣。今人嗜酒。則不顧身。好色則不顧病。貪財則不顧親。使氣則不顧命。當其未值之先。俱能自解。亦能勸人。及至境遇當前。便昏然身自犯之。只是看得破。忍不過耳。苟能體認逸樂過節四字。則習情能改。熟境當忘。造到慾寡心清。便可頂天立地。】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樂不可極,欲不可縱』,這句話對現在人非常重要。最近臺北就發生很多這種事情,模特兒被殺,年紀都很輕。富家子弟上夜店打死刑警,富家子弟在非常有名的飯店裡面,縱慾狂歡吸毒。最後也是在飯店內,因為吸食毒品害死一位模特兒,這個事情在臺灣媒體閙得沸沸揚揚。這個叫「樂不可極,欲不可縱」。這都是現在的人,我們講說飽暖思淫慾,古代人是飢寒起盜心,飽暖思淫慾,現在變成縱慾,已經是這裡講的「逸樂過節」了,超過禮的規範了。
「樂不可極,欲不可縱」,是出自《禮記·曲禮上》,「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你傲慢,你不可以助長它。那欲望,你不可以順著習氣。「志不可滿」是什麼?「志不可滿」的意思就是說,不要眼高手低。「樂不可極」就樂極生悲,不可以縱慾。李炳南老師說,福不可享盡,勢不可用盡,就是福報不能夠用盡,也可以適用這裡面,《禮記》講的這四句話,「樂不可極,欲不可從」,勢不可用盡,也是「敖不可長」,「志不可滿」。
所以淨空老法師就說了,老法師說,要惜福修福,福不可以享盡。我常常跟蓮友啦,跟朋友啦,我都會這樣鼓勵,福不可享盡。現在的人都講生活享受,不管居住的地方、飲食,各種物欲的享受,就是幾乎是到一個無止盡的這種境界。所以老法師說,惜福修福,福不可享盡。
老法師開示的第一點就講了,我們在順境、在善緣裡面,你在順利的時候,你在成功的時候,一切都很順利,旁邊都是善緣。有人一出生就是很幸福,福報很大。老法師說,最重要是什麼?要能夠覺悟生死無常,我們中國人講好景不常,我們要珍惜這個時節因緣,認真求道。遇到淨空老法師了,就要把握因緣,不要等到老法師圓寂了,你才要來用功,那都來不及了。所以要把握這個時節因緣,認真求道。如果把大好時光跟光陰去享受世間的五欲六塵之樂,把你過去生所修的那一點點福報全部用完了、享盡了。老法師說,那你就錯了,現在你所享受的福報都是前世修的。
第二點,老法師說,人在一生當中要修福,但是不要享福。不要把你所修的那一點福報都享盡,福享盡了,命也盡了,到了晚年就沒有福了。
第三點,老法師說,他過去看過不少富貴人家,少年得志,中年得志,盡情享受,一呼百應。到晚年就衰了,晚年的時候我們看到他,連一個伺候他的人都沒有,洗衣服、燒飯都要自己動手,可憐得不得了。你看老法師早年非常辛苦,老法師沒有錢布施,沒有人護持他,韓館長護持他,簡豐文老師護持他。沒有一個佛寺願意讓淨空法師講經,幾乎到走投無路,臨濟寺他們做法會也不要他,所以老法師沒有落腳的地方。韓館長收留他,在木柵她的住所,提供了一間房間給老法師有一個棲身之所。然後韓館長到處去找蓮友,到蓮友的家,五個、七個、十個開始講,不用說很多,五個、七個就很好了,然後老法師就到那些蓮友的家去講課、去講經。
我們今天看老法師這麼有名,全世界有名,幾乎是全球講經,收看的人最多的,老法師,全中國大陸更是不得了。老法師是苦盡甘來,他福報到晚年,他也不敢享。他現在也不敢享受,住在香港大埔那個小茅蓬裡面,那個公寓住宅,也沒電梯,老人家還要走來走去的,還要爬樓梯。以前在香港漢口道,那個會客室小到很可憐,那椅子也非常地殘破。
後來韓館長就在臺北市的景美,景美圖書館,就是我家附近,離我家很近,走路大概十來分鐘就到了。我也很幸運的,第一次買房子的時候,就買在老法師道場附近,大概走路十來分鐘,開車大概五分鐘就到了。因為我也住景美,老法師的景美圖書館就在景美。所以我在景美圖書館,一九九七年,在老法師的景美圖書館,第一次見到老法師,韓館長坐在後面一直看我,半年後韓館長就往生了。當時人家都很敬畏韓館長,那對老法師更不用講了,大家根本連看都不敢看。
我很奇怪的因緣,第一次跟老法師就談不完的話,宿世跟他很有緣,老法師就跟我聊了很多事情。第一次見面,我就跟老法師報告,我說,師父,你講經講得這麼好,那麼將來師父你百年以後,這些法寶怎麼留下來?我第一個問題就問這個問題。師父就說,欸,韓館長說,要幫我弄個一個房間,裡面裝一些電腦器材,要把我這個帶子要保存起來。我們現在的用語叫數位化,國外叫數碼,臺灣叫數位。
結果事隔半年,韓館長就往生了。老法師就到新加坡李木源居士那邊,新加坡居士林講經了,一講就五年了,然後再到香港。那景美圖書館發生變化,最後悟字輩的幾乎全部都離開了。老法師在臺北市的來來大飯店召集悟道法師,悟道法師的弟弟鄭正德,悟道法師的護法陳永信居士,還有我個人。老法師第一句話跟我講,黃警官,你下去策劃華藏淨宗學會。那我就開始聽老法師的話,就開始籌劃,我一直想說應該,華藏淨宗學會首任會長應該是淨空法師莫屬了。老法師很有智慧,他也不宣布他要不要做,反正他叫我去策劃。當時碰到很多障礙,障礙大到不得了,甚至叫我不能管這檔事。但是我那時候因為在當警官、當組長,稍微有一點霸氣,所以也很順利的把華藏淨宗學會推動。
後來在臺北市的蓮池閣餐廳,悟字輩的全部集合跟老法師見面。當時老法師主持,宣布華藏淨宗學會成立。老法師坐中間主持會議,我坐左邊,右邊是悟道法師,老法師當眾宣布華藏淨宗學會成立,首任會長就委請悟道法師來擔任,就是社團法人華藏淨宗學會。所以我早期也擔任華藏淨宗學會的常務理事、常務監事。後來他們穩健以後,已經穩定了,我就離開了。
當時我們為了讓淨空法師留在臺灣,現在華藏淨宗學會,臺北市信義路四段三百三十三號二樓,那個房子就是我們策劃的,那就是我跟設計師一起策劃的。進去那個廁所是我堅持要打掉的,因為一般住家大樓,進去是不能夠有廁所,就是現在華藏淨宗學會二樓的對面,那個法寶區那個是廁所,被我打掉的。那裡面的管線啦,設計啦,那幾乎都是我跟設計師共同研究的。陽臺都被我打出去了,變成藏經書的地方。那當時就是花了一千五百萬買那棟房子,我個人捐五十萬臺幣,陳永信一個人就捐一半,我們幾個居士湊一湊就買,一千五百五十萬的樣子,買現在那棟房子。
後來老法師不接受,才轉成悟道法師,再轉成社團法人華藏淨宗學會。那現在華藏淨宗學會承擔老法師所有法寶流通的責任,所有老法師講經的資料都可以儲存一百年。那就跟當時我第一次跟老法師講的話就是兌現了。我問老法師說,你所講經的資料要怎麼保存起來?老法師說,韓館長要幫他做。結果韓館長沒有做,她就走了,那變成悟道法師跟我們去推動來完成這個使命。這是老法師他從年輕跟著軍隊,老法師說,吃盡苦頭來到臺灣,沒有任何依靠,跟著李老師學十年,遇到章嘉大師、遇到方東美教授三個貴人。方東美教授跟他是同鄉,章嘉大師叫他出家,告訴他看得破、放得下,從布施下手。李炳南老師教他儒家跟佛家,十年,奠定了今天淨空法師的基礎。
所以我們去年辦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感慨很多。李老師是一個菩薩的應化之身,座下成就了四位高僧大德,淨空老法師、果清律師、徐醒民老師、江逸子老師。在近代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高僧大德的成就超過李炳南老師,可以這麼說。李炳南老教授把他的李老夫人,他的太太放在山東濟南,六十歲到臺灣來,九十七歲圓寂,在臺灣弘法三十七年,他的夫人都沒有在旁邊。這真的是為法忘軀、為法忘家,了不起啊。這第三點,老法師這樣開示。
第四點,老法師說,我們要記取這個教訓,自己在得志的時候,在自己福報現前的時候,千萬不要享盡,留一點給後面。所以晚年有福報,那是真正有福報,年輕有福報,那不是福報。我確實看很多這種情形,我們很多學長早期非常地發達,少年得志,很早就當局長了,六十歲癌症死掉,連退休都沒辦法退休。有一個學長,年紀輕輕地,四、五十歲當上署長,後來因為貪汙罪名,斯文掃地,所有財產全部充公,還鋃鐺入獄。那就是這裡講的年輕有福報,那不是福報,那是災禍。
第五,年輕的時候自己要有體力,吃一點苦頭不在乎,晚年體力衰,一切都退化,那時候要有人來照顧是真正有福。如果我們希望晚年有福,晚年不受苦,你要記住,現在要修福,現在不修福到晚年後悔就莫及。你現在照顧眾生,將來你老的時候眾生照顧你,佛菩薩照顧你,你不用擔心。老法師說,很多人都存錢存錢,他問他做什麼?將來看病用。老法師說,後來真的看病。老法師沒有存錢,所以他現在不用看病,他錢全部布施出去。我看很多人,尤其我一些長輩,一輩子勤苦,一輩子辛苦存錢,統統不花,也不布施,最後什麼?留給子孫全部花掉,那叫愚癡。不會為自己,你總要為自己來生修福吧?周安士居士說了,說要知道今天收割的稻穀是來自種子,你總要想到明年春天的稻穀的種子吧?你總要先修來生的福吧?
第六個,老法師說,修福一定要把握機緣,人生苦短,生死無常,這八個字要記得,人命在呼吸間。你今天不做,你說我明天再做,明天說不定有意外,明天生病呢?我今年不做明年做,那明年會在嗎?我有一個學長,當到航空警察局副局長,一輩子也是榮華富貴,退休以後大概幾個月就死掉了,他怎麼想都沒想到,他退休就死掉了。他應該想說,我退休以後再遊山玩水,恐怕連遊山玩水都沒有機會。所以人生苦短,生死無常。今天你有財富,說不定明天就沒有了,你趕快布施啊。你要不知道修福,你的福報享盡了,你阿賴耶裡面還有很多不善的業,那些不善的業,不善的冤親債主都會現前,來跟你討債、來跟你要命。你過去生所傷害的人、所傷害的動物,所殘害過的生命,他們都會討債,那怎麼辦呢?所以你阿賴耶裡面,還有許多不善的業,你死了以後隨業流轉,你就到三惡道去了。
第七,你不能說你不造業,你說,我不造業,我就是很平淡的過日子。老和尚說,哪一個人不造業?不說別的,你天天吃肉,你以為是在享福,你不知道厲害。佛在經上告訴我們,「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你吃牠半斤,還牠八兩,你還要還牠八兩。殺人要償命,欠債要還錢,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你說這個事情麻煩不麻煩?起心動念為自己就是造業,「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地藏經》裡面這樣講。《了凡四訓》說,只要一念為自己,就是你自私自利的話,那就是造業,那就是惡。中峰國師講的,一念為自己就是惡。
第八,諺語常說,好景不常。無論你有多大的福報,你有多大的財富,你保不住。為什麼?因為財產是五家共有的,水火、戰爭、盜賊、官府課稅、不肖子。陳大惠老師再加一個癌症,你保不住的。那現在再加一條詐騙集團,一通電話就可以讓你所有的退休金全部付諸流水,保不住。你過去生有沒有欠人家債?你的冤親債主會不會來討債呢?這些財富都會離開你的,離開你的時候苦就現前了。所以一定要覺悟,年輕的時候種種享受不是福,晚年有福報才是真正的福。
但是我看來最好的福報是什麼?解脫自在,念佛功夫成片,無憂無慮。每天可以讀《無量壽經》,每天可以念佛、可以拜佛,沒有骨頭疏鬆症,佛拜得下去,吃得下,消化正常。你吃得下,消化不正常,那麻煩,天天掛急診,天天就是腸胃不舒服。吃得下,睡得飽,沒有煩惱,最好的。晚年有福報才是真正的福報,最大的福報就是心中沒有煩惱、沒有罣礙、沒有執著。根塵一接觸馬上境界就轉掉了,不落印象,不著痕跡,不落印象是什麼?老和尚說,不落印象就是不起心、不動念。像新加坡百歲人瑞許哲一樣,她不落印象啊。她在街上看人,她說,每一個人都是好人。她說,沒有壞人,在她前面走過統統是好人,她講不落印象。她有沒有看到?有看到,她沒有好壞,沒有分別執著,那叫不落印象,高明,不落印象就是不起心、不動念。老法師說,這是我們要知道的。
所以要惜福、要培福,不要享福。所以末學為了辦萬人念佛,我把升督察的機會,我可以享受五年的福報,我不享了。欸,當督察很舒服,這就是古代的巡撫大人一樣,巡察大人遊山玩水,到哪裡人家都跟你供奉成上賓。喝茶,喝好茶,開車出去有司機,又不用負責任,因為他不是主管,薪水待遇又高,督察名字又好聽,大家看到你來肅然起敬,怕你來查勤,每天去慰勞大家,我放棄了五年的督察福報享受。這三年為了辦萬人念佛,你說辛苦嗎?很辛苦,怎麼會不辛苦?困不困難?困難,怎麼不困難?但是活得很有意義。以前是為警察服務,臺北市也不過是六千個警察,就算說我當督察吧,也是為六千個警察服務。欸,我現在是學老法師,為盡虛空遍法界眾生服務,包括冥陽兩利的工作,是活得很愉快。所以我就選擇一條學習老法師的路,利益眾生的路,也是學習覺悟之路,菩提大道,這才是究竟圓滿的。
我們很多學長退休,六十五歲退休以後幹到署長、局長。我前幾天聽到我一個同事跟我講,我們前任的署長在位的時候,啊,那不得了,威風凜凜。現在聽說管一個基金會,只有一個人,祕書。他說他很無聊,不曉得做什麼,每天就是這樣,走來走去不曉得做什麼。所以這個什麼?學佛真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三藏十二部經典,我們選擇《無量壽經》,選擇淨土經典,發菩提心,一向專念,求生極樂世界,這是我們最後的歸宿。所以福報不能享盡,這是確實。
我舉一個公案,這公案太多了。我們臺灣有某一個很有名的旅行社老闆,這個旅行社老闆轉眼之間,短短不到幾年時間,他正在飛黃騰達的時候,他娶了一個日本的富家女。在我們臺北市某一家非常有名的飯店辦一個非常豪華奢侈的婚禮,聽說動輒上千萬,他是很浮誇的,當時我有看到這個新聞報導,是很浮誇。結果沒有隔多久,欸,他竟然上報了,說什麼?他吸毒啦、狂歡啦,吸毒狂歡。這個俗話講,上帝要毀一個人先讓你瘋狂,吸毒狂歡。後來就兵敗如山倒,富家老婆離他而去,最後事業潰敗,千金散盡,所有錢都用光了,還負債累累,富家女求去,晚景淒涼,最後染病去世,時年也不過六十幾歲而已,六十來歲而已。福報享盡,祿盡人亡。當時他還沒有往生前,還在我們臺北市賣燒酒雞來還債,這是活生生的祿盡人亡的一個真實案例。祿就是福報,福報用盡壽命就結束了,那些福報都是前世修的。
再下面『國語』就是雜記西周、春秋時,周、魯、齊、晉、鄭、楚、吳、越八國人物事跡、言論的國別史,也稱為《春秋外傳》,為春秋末魯人左丘明所作,跟《左傳》同為解說《春秋》這本經的姐妹篇,是一個價值很高的原始素材。所以司馬遷在編著《史記》的時候,大量的取材《國語》裡面的資料。
再來『民勞則思善,逸則思淫』,這是出自《國語·魯語下》,「民勞則思,思則善心生;逸則淫,淫則忘善,忘善則惡心生。」簡單的說,民眾如果很勤勞,他心裡就會有想念,心裡想念,他善心就會生出來。如果太安逸了,他就會生淫心,淫心一生,那就忘記做善事了,忘記善事,惡心就生出來了。
再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是《孟子·告子篇下》,孟子說,「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人生於憂患的警惕中,卻死於安樂的淫逸裡。
『使氣』就是恣逞意氣,我們講意氣用事。
『體認』,體察認識。
『造』就是培養。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逸樂是人人所共同想要的,在《禮記·曲禮上》說了,享樂的行為要適可而止,不要受到欲望的支配。在《國語》說,人民能正常的勞動就會心存善念,如果過於安樂就會常想淫蕩的事情,這是勸人不要過於安樂。孟子在「告子篇下」,「告子下」篇說了,人生存於憂患的警惕中,卻死於安樂的淫逸裡,這是勸人不可以光想要安樂,更何況是超過節度呢?然而世上逸樂的根本,沒有比酒色財氣四種更嚴重了。
現在的人喜好喝酒,往往不顧身體的健康。喜好淫色,往往不顧身體生病。為了貪財,往往不顧親情。為了耍脾氣,往往不顧生命。當還沒有遇到這酒色財氣之前,都還能夠瞭解這些道理,也能夠勸誡他人。可是等到自己面對這些酒色財氣的時候,自己就變迷昧糊塗的親自去違犯,這些都是嘴巴說看得破,其實是無法忍耐酒色財氣的引誘。那怎麼辦?懺悔念佛,懺悔罪過。
印光大師說,「竭誠自可轉凡心」,「念佛方能消宿業」。如果真正能體認「逸樂過節」這四個字的真義,那麼壞習慣毛病就能夠改除。遇到這些很熟悉的情境,才能夠忘掉。什麼叫『熟境當忘』呢?我們對酒色財氣都很熟,對菩提智慧都很生疏。為什麼?因為輪迴太多世了,我們阿賴耶裡面的這些毛病習氣一大堆,都是很熟。所以這個叫做遇到很熟悉的情境,你才有辦法伏住煩惱,才能忘掉。如果能做到清心寡慾的境界,便可以達到頂天立地的境界。這一段最重要的重點,在後面那八個字,清心寡慾,『頂天立地』。
那怎麼做到清心寡慾呢?我們都會講清心寡慾,可是遇到境緣來的時候,心都清淨不起來,慾望就是高漲。那怎麼辦呢?怎麼清心寡慾呢?今天我們研討這個「逸樂過節」,我們就是好好地能夠希望學到一點智慧。老法師跟我們開示,怎麼修清淨心?這不就是我們要的嗎?學佛學了半天,學了一輩子,不就是要這三個字嗎?清淨心,菩提心就是清淨心。那怎麼修清淨心呢?這一段我覺得很值得各位學習參考。
第一點,老法師說,如何修清淨心?在行中修。行是什麼?行就是在生活、在工作、在應酬、在待人處世裡面,在這裡面學不著相。在世間跟出世間一切法裡面放下執著、放下分別、放下妄想,心就清淨了。不要把拉拉雜雜的事情放在心上,心裡只有阿彌陀佛,只有極樂世界,只有經典上的教誨。心地清淨空寂,什麼都不想,做再多的好事都不放在心上,統統放下來,清淨心裡面生歡喜、生智慧。這個歡喜不是從外面來的,是從內心生出來的,是真歡喜。所以重點是什麼?把拉拉雜雜的事情全部放下來,把人我是非、名聞利養放下來,不要放在心上。老法師說,最重要的一點就不要放在心上,就是剛剛講不落印象,馬上放下來,不要放在心裡。做再多的好事,做再多的善事也不放在心上,你就會生歡喜心。
第二,世間不管什麼事,聽到也好、見到也好,統統不要放在心上。見如不見、聞如無聞,時時刻刻保持清淨心。清淨心生智慧,魔不得其便,魔干擾這一關一定要通過。有些人為什麼會著魔?有些人為什麼會遭受魔考?他就是什麼?他就是聽到也好、見到也好,放在心上太執著了。所以老法師說,用真誠心平平安安度過,為眾生,為度眾生,不為自己。我修行,我學講經,我學教,我念佛,我生活,活在這世間為什麼?我為眾生。如果你有一念私心,魔就得其便了,就來擾亂了。世尊用戒定慧來降魔,所以佛陀在成道有八相成道,裡面有一相是降魔。佛子心裡常住戒定慧,魔就不得其便,自己的道力就容易成就,回過頭來也度了邪魔債主。所以最主要你不要貪圖世間的名聞利養,不要被五欲六塵所汙染了。最重要一點就這裡面講的沒有一念私心,不為自己,那魔就沒有你的辦法,魔就不得其便。
第三個,凡夫的習慣是怎麼樣?這個也挑剔,那個也挑剔,誰都看不順眼,老是嫉妒別人。看到別人好就嫉妒、就毀謗。然後比如說看到佛像,這個佛像好,那個佛像不好看。這本經好,那本經不好,這個經印得好,我喜歡,那個經印不好,我不喜歡。老法師說,連佛法,學佛都還在挑剔,都還著相,你哪一天才能成就呢?你哪一天才能入不二法門呢?什麼叫不二法門?「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應無所住」,真空,「生其心」,妙有。你要怎麼樣才可以入不二法門?你要做到《金剛經》裡面講的境界,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前十六品教你破四相,後十六品教你破,沒有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有些《金剛經》經本,有分成三十二品,前十六品教你破四相,後十六品教你破四見,告訴你,行一切善,離一切相,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一直跟你強調,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
什麼叫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眼睛看到的,老和尚剛才講,看到就等於沒有看,就馬上放下來,不落印象,不放在心裡,這個叫做不住色布施。什麼叫布施?布施就是放下。什麼叫做不住聲布施呢?我們講說,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那什麼叫不住聲布施呢?人家講你不喜歡聽的話,人家講你喜歡聽的話,馬上放下來,有聽到但是不落印象,沒有放在心裡。有沒有聽到?當然有聽到啊,那是你的覺性作用,你的聞性的作用。但是你不落印象,你沒有放在你阿賴耶裡面,你就聽了以後,馬上就轉掉了,「若能轉境,則同如來」。功夫高的,根本沒有起心動念,就沒有落印象,那就用聞性,不用聞識。這是交光大師說的,在《楞嚴經正脈疏》裡面講,「捨識用根」,「識」就是執著,「根」就是用根性。什麼叫根性?見聞覺知叫根性,清淨心叫根性。這叫不住聲布施。
那什麼叫不住香布施?聞到香味,聞到臭味。像我到醫院去做臨終關懷,我從來不會嫌病人臭。你說有沒有聞到病人的味道?有,怎麼會沒有聞到味道?尤其那個加護病房,怎麼會沒有味道?久病在床怎麼會沒有味道?那糞便的味道都有啊,藥水的味道都有啊。還有那個業障很重的時候,那個病發出來,那種磁場的那個氣味,就特別不好聞,有沒有聞到?我很幸運,我每一次去開示都沒有聞到那個不好的味道,別人聞到,我都沒有聞到。這是佛力給我加持,不是我真有那個功夫,說不住香布施。我們說,哎呀,這個太臭了,我不要,這個你已經著相了。這叫不住香布施。
那味呢?不住味布施,什麼叫不住味布施?煮得不好吃,不吃了,連菜都不夾,挑好的菜來吃,不挑不好的菜,挑好的來吃。你在味上已經著相了,你怎麼離相呢?你怎麼離開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連一個味道都已經著相了。所以老師跟我們講,有些人喜歡吃辣椒,像我還有那個習慣,不行,我還是要把辣椒捨掉才可以,我喜歡吃辣椒。老師說,哪一天不要辣椒的時候,已經離開味布施了。煮得淡,煮得味道比較重,你都很清楚,但是你沒有起心動念,你沒有分別執著,這個叫不住味布施。
你不落有,也不落空,你說,哎呀,我沒有看到,我沒有聽到。你能夠觀,你能夠體悟那個空性,但是你還要什麼?在天臺宗裡面講,你能夠空觀,你還要有辦法假觀,菩薩是用假觀,阿羅漢用空觀。阿羅漢他用空觀,所以他可以證無生,入偏真涅槃。菩薩用假觀,可以教化眾生。你沒有假觀,你根本沒辦法教化眾生。為什麼?菩薩說,如果說一切都是假的,那假的就不用做啦。菩薩有假觀,假觀要智慧,一切都是夢幻泡影,佛陀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那這樣就不用做啦,菩薩沒有這樣說。
菩薩猶如清涼月,常遊諸法畢竟空,菩薩他已經,他能夠在空有裡面游刃有餘,最後到佛究竟圓滿,入中道實相,不住有也不住空,住空有不二,真空妙有。這個叫做什麼?這叫入不二法門,他不住生死,不住涅槃。涅槃是本具的,他到這個世間來教化眾生,眾生在六道受苦,菩薩只有悲心沒有苦。菩薩知不知道苦?知道苦,可是菩薩沒有苦。所以菩薩到地獄,地獄馬上變七寶池,八功德水,那個地方馬上,所有在地獄裡面的眾生,當時的所有這些刑具全部停止,所有這些枷鎖、刑具全部脫落,聽地藏菩薩說法。為什麼?「若非威神,即須業力」,《地藏經》裡面講的,菩薩的慈悲普照了這些受苦受難的眾生。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你連學佛都著相,你哪一天才能夠入不二法門呢?
第四,能捨棄一切惡業,「不念舊惡,不憎惡人」,就不討厭惡人,以清淨心、平等心對待一切眾生,這一生就超越六道,就超越十法界,這是親近阿彌陀佛的條件。這一條是最難做的,明明那個人你就很討厭他,他曾經毀謗你,你很討厭他,請問你還要不要邀請他?「不念舊惡」。你有沒有討厭他呢?「不念舊惡,不憎惡人」。如果你能做到了,你就做到清淨心、平等心對待一切眾生。老和尚說,你能做到,這一生就可以超越六道、超越十法界,你跟佛沒有什麼差別,這就是親近阿彌陀佛的條件。我們很多學佛人,尤其是念佛人,還是一樣有憎愛,憎就是討厭,愛就是喜歡。這是我的道場,這是我的蓮友,那是你的道場,你的蓮友,開始在裡面分別、執著了。這怎麼去極樂世界呢?
第五,真正修道人,不見一切眾生的過失,六祖大師說,「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不見他人過,心才能真正清淨,才不染著。眾生有沒有過失?決定沒有。造極惡業的眾生有沒有過失?我們看他的本性,他的本性是善的,我們尊重、讚歎、恭敬他的本性,我們自己才能夠成為純善純淨。最傻、最笨的人是什麼?把眾生的染汙放到自己的心裡面去,看到別人的不善、看到別人的缺點、看到別人的毛病,把自己的心變染汙了,自己的心也壞掉了。我們心裡裝了一切眾生的善,眾生的不善,我一絲毫都裝不進去,所以好快樂、好自在、好歡喜,見到任何人都恭恭敬敬。這方法要學。
第六,人家說好事,我聽,我歡喜。人家說壞事,我立刻禁止,我不聽。為什麼?保持自己的清淨心,保護一個恭敬心,這是我們自己。保護一個恭敬心,這是性德,絕不容許染汙,永遠記住別人對我們的好處,與人為善。我們自己安樂幸福,我們自己自在安樂幸福,一生中沒有一個冤家對頭。這是我常強調的,不要跟人家結怨。這個很重要,不要有冤親債主,縱然有冤家敵對,是他對??我的誤會,我對他沒有誤會,他以惡意對我,我以善意對待他。
第七,清淨心在日常生活中養成,不是念佛的時候才清淨,不念佛心就不清淨。現在很多人犯的毛病,就是念佛的時候清淨,不念佛的時候心就不清淨。所以從早到晚,從年初一到臘月三十,心都要保持清淨。你有家庭、有事業要做,更好、更圓滿。因為你有智慧,我的事業是為社會大眾,沒有得失心,賺錢歡喜,賠錢也歡喜,不受外境干擾,那就自在了。
第八,在日常生活當中,對人、對事、對物用清淨心。清淨心是不用感情的,心裡確確實實沒有七情五欲。七情是哪七情呢?喜、怒、哀、樂、愛、惡、欲。五欲呢?財、色、名、食、睡。對人、對事、對物,平等,沒有分別心、高下心,平等就是虛靈。能用這種心態,在佛法裡無論修哪個法門,沒有不成就的。所以我們在日常生活裡面,我們怎麼樣可以保持清淨心呢?就是說,沒有七情五欲,沒有這個七情五欲,你心就比較會接近平等虛靈,那這樣你對人、對事、對物就沒有分別心跟高下心。
第九,心愈清淨功夫愈深。一天念十萬聲佛號,可是你妄想煩惱照樣起來,沒有用的。一定要看破放下,放下不是把工作放下,不是把責任放下,而是把心裡的妄念放下。很多人都搞錯了,他把工作放下,他也把責任放下,其實他心裡煩惱還是沒有放下。所以老和尚說,不是把工作放下,不是把責任放下,而是心裡的妄念放下,煩惱、憂慮、牽掛要放下。
第十,生活愈簡單愈健康。心地清淨,一塵不染,淡薄名利,養清淨心。所以我們要清心寡欲,怎麼樣?我們要生活簡單、要淡泊名利。無論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保持心地清淨、平等,這是真正的淨土。心淨則國土淨,真正淨土是在心裡。你現在住在淨土,將來一定往生彌陀淨土,淨土跟淨土感應。
第十一,今天的災難是全球性的,一切眾生共業所招感的,躲不過的。我們處在這種充滿了共業跟災難的這個世間,什麼地方最安全呢?老和尚說,心地清淨最安全,縱然災難遇到了,也會絲毫恐懼都沒有,不驚不怖,這樣念佛決定往生。如果不念佛,沒有這個意願往生,你的心還是安靜的,沒有恐怖、沒有驚慌,死了以後也生人天,最少生人道或是天道。最怕是什麼?慌張、恐怖、驚嚇,在這種心態下墮三途。學佛能學到這一點,你這一生就沒有空過了,那就是什麼?你一定要修清淨心,什麼災難來,你都不會有絲毫恐懼。所以清淨心很重要。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誌公和尚。與梁武帝論及樂事。請帝出死囚數人為驗。既而命囚。各持滿水。周行堂下。戒曰。杯水不溢。當貸汝死。既命。作樂以動其心。良久視之。無一滴溢者。帝乃歎曰。汝聞樂乎。曰不聞。師曰。彼正畏死。惟恐水溢。安得聞樂。人能如此恆懷畏懼。則逸樂之心。自然不生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誌公和尚』就是我們常常聽到的寶誌公禪師,聽說他是觀世音菩薩再來的。他是南朝一位神異僧,有說寶誌禪師,也有稱寶公或是誌公禪師。他俗姓朱,年少就出家,「入建康道林寺師事僧儉,修禪業」。就是說他年少就出家,「建康」就是現在的南京,道林寺,他就是服事這些僧人,他本身是修禪的。
他在「劉宋泰始初年,常往來都邑」,「都邑」就是城裡跟鄉村之間,城裡跟縣之間。他「居處不定」,飲食也不一定固定時間,頭髮留長數寸,常常拿一個錫杖,赤腳就走了,走在大街小巷。那個錫杖的杖頭掛剪刀跟鏡子,或者掛一、兩匹的布帛。在蕭齊建元年間,他有顯一些,人家覺得他有一些很神蹟的這種事蹟。他甚至好幾天都不吃飯,他也沒有飢餓的面孔,有時候還會寫詩。而且他說話,有時候會有「言如讖記,「讖記」就是預言。「言如讖記」,他會預言,後來都是很靈驗的。所以在京城裡面的這些士庶,就是這些官員跟這些百姓,沒有人不信服他。
當時齊武帝的時候,認為說這個誌公和尚是妖言惑眾,所以把他關在南京,建康的監獄裡面,「建康獄中」。到梁武帝即位的時候,梁武帝本身是學佛,梁武帝就對他非常地禮敬。誌公和尚示現「靈異化眾」,有四十幾年,「士女恭事者不計其數」,就是說跟隨他的弟子非常地多。在天監十三年冬,在華林園佛堂中示寂,享年九十七歲,非常地高壽。圓寂以後被追封為廣濟大師。
那麼寶誌公禪師,最為大家所稱道的是什麼呢?就是《梁皇寶懺》,就是寶誌公禪師作的。《梁皇寶懺》怎麼來的呢?《梁皇寶懺》是梁朝梁武帝,他的皇后叫郗氏夫人,這個郗氏本身嫉妒心很重,很會享福。皇后郗氏她往生以後幾個月,有一天梁武帝要正在要就寢的時候,聽到外面很多騷亂的聲音。出去一看,原來是一條大蟒蛇,而且睜大眼睛看著梁武帝。這時候武帝就大驚不已,不知如何是好,就對蛇說了,朕的宮殿嚴警,不是你蛇所生之地,看來你必定是妖孽。
那一條蛇就對武帝說了,我是你的皇后郗氏,妾因為生前喜歡爭寵,常懷瞋心、嫉妒心。你看她瞋心墮毒蛇猛獸,瞋心跟嫉妒心,她墮到毒蛇猛獸去了。我常為了爭寵,我起瞋恨心、嫉妒心。所以性情慘毒就是什麼?她的心都充滿了毒素,損物害人,所以死後墮入蛇身。現在沒有飲食可吃,也沒有洞穴可居住,而且每一片鱗甲、蛇皮上面都有蟲在咬,真是痛苦萬分。皇帝你以前對我很疼愛,我才敢顯現這個醜陋的形象在你面前,希望求一點功德,讓我脫離蟒蛇之身。說完就不見了。
梁武帝把這個情形告訴寶誌公禪師,寶誌公禪師對梁武帝說,必須要禮佛懺悔才能洗滌罪業。梁武帝就是啟請寶誌公禪師,搜尋佛經,摘錄佛的名號,並且依照佛經來撰寫懺悔文,總共寫成十卷。後來梁武帝就依照懺本,為皇后禮拜懺悔。有一天,突然間聞到異香充滿室內,久久不散。武帝抬頭一看,看到一個人容儀端麗,對他說了,我是蟒蛇的後身,我已經脫離畜生道了,我現在去當天人了。她到忉利天去了,因為超度只能到忉利天,忉利天以上就沒有辦法。忉利天以上要靠禪定功夫,超度可以超度到忉利天。我承蒙皇帝你為我作功德,所以現在已經超生忉利天了,今天特來致謝,言畢就不見了。
所以這個地方就是蓮池大師說的,恩愛夫妻一筆勾。以前感情再好,臨命終無常一來,一個跑去當蟒蛇,一個還在當皇帝,已經隔兩世了,她再去生忉利天,三世因果了。所以剛才講不能享受福報,老和尚講,生命無常,人命無常。你看到梁武帝跟郗夫人,你就要警惕了,再恩愛的夫妻最後還是要分開,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分飛。所以一定要體悟那個空性。因緣所生法的東西,在這個時間點,你們做夫妻,你們因緣有五十年、有四十年、有三十年。那個時間點,你娶她當太太,你們是善緣,就是恩愛如故,可以相處幸福五十年、三十年。這是一個因緣,五十年的因緣一到以後,你們兩個就要分開。來的時候真的是有來,有結婚,有生子,離開的時候真的已經離開了,相有體無。所以它本身就是空性的,它是假有的,它是幻化的,它是因緣所生法的東西,你不能把它當真的,你必須去悟透那個空性。你能夠悟透那個空性,你就可以在這個空性裡面,在這個因緣所生法裡面,你得到解脫、得到自在,你才不會結惡緣,才可以轉成清淨的法緣。
所以《梁皇寶懺》從梁朝流傳到今天,已經一千多年,修行人如果能夠依照這個懺文來虔誠禮拜,慚愧懺悔,並檢討改過,以慈悲智慧的法水,去洗滌你的罪愆,必得佛陀慈光加被,業障消除,善根增長,身心清淨,平安吉祥。所以《梁皇寶懺》對於罪障懺悔很有幫助,我們也隨喜讚歎。
再來『貸』就是寬恕。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南朝的誌公和尚,在梁武帝時談論音樂的事,請求武帝放出幾位死囚來試驗。命令他們這些死囚,每人裝滿一杯水,在大堂裡面繞行,並告誡他們說,如果你們各人手中那一杯水,一滴都不漏出來,可以免除一死。然後隨即命令樂隊作樂,以擾亂他們的心神。過了好久,沒有一個人的杯子裡面有一滴水漏出來。梁武帝很驚歎的說,你們聽到音樂了嗎?他們這些死囚說,沒有聽到。誌公和尚說,他們正怕生命丟掉,只怕手中的杯水漏出來,怎麼能聽得到音樂呢?世間人如果能這樣心中永懷畏懼,那麼安樂的心自然就不會生起了,那就不會輪迴了,對不對?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來講一個佛典故事,跟這個很像。過去佛陀跟比丘在鹿野苑中修行,有一天佛陀就問眾比丘了,世間的美女能夠吸引群眾聚集圍觀嗎?就像大家都喜歡看美女嘛。比丘回答說,是的,世尊。佛陀再問,世間的美女有種種的歌舞伎樂,是不是會吸引很多人觀賞呢?眾比丘肯定回答說,是的。
接著佛陀又說了,有一位喜歡欲樂,厭惡痛苦和死亡的男子,有人告訴他說,你要捧著裝油的缽,繞著美女歌舞、伎樂的群眾中穿越而過。我後面派一個劊子手跟在你身後,拿了大刀,如果你不小心掉落一滴油,馬上取你的生命,人頭落地。這個怕死的人,他會不繫念手上的油缽嗎?不恐懼身後的劊子手嗎?流連於美色跟歌舞嗎?比丘回答說,不會的,這個怕死的人,一定會畏懼身後那個劊子手,想到油若滴下一滴,頭就落地了,被砍下來了,所以會一心一意的顧好手中的油缽,在充滿美色、歌舞的人群中緩緩而過,根本不敢多看一眼。
佛陀聽到比丘這樣的回答,便慈悲的開示大眾。他說,修行人護念自己的法身慧命,是我們這一念心,我們這一念本自清淨的佛性,我們就是要這樣的戒慎恐懼,不要去貪戀外在的虛妄不實的美色、音聲等塵境,應該要收攝身心,身口意三業要謹慎而不放逸。佛陀教導比丘要依四念處來觀,「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這是四念處,要以正智、正念調伏貪愛跟憂懼,那麼煩惱自然就斷除,不再受生死輪迴之苦。
最後佛陀用一偈語來勉勵諸位比丘,佛陀說了,「專心正念,護持油缽,自心隨護,未曾至方,甚難得過,勝妙微細,諸佛所說,言教利劍。當一其心,專精護持,非彼凡人,放逸之事,能入如是,不放逸教。」所以佛陀這一段開示,這個法語、偈語,跟我們今天的「逸樂過節」不謀而合。簡單的說,佛陀是告訴你要保持正念,你心中的那一個油缽就是你的智慧、你的慧命,你要護念它,它是非常難得的,那個智慧會引你到極樂世界,它是非常勝妙微細的。所有三世諸佛都這樣說,所有三世諸佛開示的三藏十二部經典,都是一把銳利的寶劍,你應該專一其心,要專精護持你這一念道心。不要像那些世間凡人貪著那些放逸的事情。如果你能入這樣的境界,你就明白你所學的,佛陀教你不放逸的這個教誨。比丘聽完以後,個個起歡喜心,依教奉行。這個典故出在《雜阿含經·卷二十四》。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于鐵樵曰。運甓之精勤。冰淵之兢業。豪傑聖賢。莫不皆然。我何人斯。而敢宴然侈然。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人惟無志於自強。故苟無迫切關身之事。便思自在度日。若有志自強。則吾身所當為之事。無窮無盡。真有惟日不足者。不暇樂。亦不敢逸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運甓』,「甓」就是磚的一種,比喻刻苦自勵。
『冰淵』就是《詩經·小雅》裡面的經文,「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所以「冰淵」就比喻處境危險。
『宴』是安樂的樣子。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是出自《易經·乾卦》裡面,「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于鐵樵說,搬運磚塊的勤勞精神,「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兢業精神,自古以來,豪傑聖賢無不如此。我是怎麼樣的人?而膽敢安樂自大呢?《易經·乾卦》說了,大自然運行很穩健,君子應當學習其自強不息的精神,人如果不願意自強,在遇到沒有迫切有關自己的事情,就會想安然自在的過日子。如果願意自強,那麼我自己應當要做的事情,就無窮無盡了。真是有時間不夠用的感覺,當然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玩樂,也不敢放逸了。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范文正公曰。吾每夜就寢。必計一日飲食奉養之費。及晝所為之事。若相稱。則鼾睡熟寐。無復愧恥。苟或不然。終夜不能安枕。】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范文正公』,就是范仲淹說,我每天晚上要上床睡覺的時候,一定計算一天所花費在飲食費用和國家給我的薪俸,以及白天所做的事情,在心中盤算一下,如果能夠相稱,我就敢上床熟睡,不會覺得羞愧和恥辱。如果不相稱,整個晚上就不能夠安心睡覺。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司馬溫公言。先公為郡判時。客至置酒。或三行五行。不過七行。酒沾(沽)於市。果止梨栗棗柿。餚止脯醢菜羹。器用磁漆竹木。當時士夫皆然。人不相非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先公』就是亡父,就司馬光的父親。他是在『郡判』,就是在光化、小溪兩個縣當縣長,叫「郡判」。「群牧判官」,這不是縣長,「群牧」就是司佐領官,他是負責什麼?負責以群牧都監,每年輪流檢查外地養馬坊跟養馬監,就是司馬光的父親是在管養馬這件事情,叫做「群牧判官」。
『行』就是斟酒奉客一次叫「行」,我們現在講叫倒酒。
『脯醢』,「脯」就是乾肉,「醢」就是肉醬。
『士夫』就士大夫。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溫國公司馬光說,先父當郡府判官的時候,客人來家吃飯,若有喝酒,或是奉酒三次或是五次,最多不超過七次,所喝的酒是在市面上買的。水果只限於梨子、栗子、棗子跟柿子,菜餚只限於肉乾跟菜羹,器具是用磁器或是漆過的竹木器。當時士大夫階級的人都是這樣,所以當時的人不互相批評。
再看下面這一段:
【宋仇泰然。守四明。與一屬官相得。一日問及日用之數。對以十口之家。日用一千。泰然曰。何用許多。曰。早具少肉。晚菜羹。泰然驚曰。某為太守。居恆喫菜。公乃日日食肉。定非廉士。遂疏之。】
我們看字句解說:
『仇泰然』,他是宋朝浙東宣撫使,他在明州當知府。
『四明』,在浙江省舊寧波府。
『相得』是彼此投合。
『廉士』是有節操的人。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仇泰然在當四明太守的時候,和一位部屬很談得來,有一天問到他日常生活費用的數目。那部屬就說了,他一家十口的費用,一天花費一千錢。仇泰然說,為什麼會花費這麼多呢?這個部屬回答說了,早餐吃一些肉,晚餐吃菜羹。仇泰然說,我當太守,平常大多吃蔬菜,你卻天天吃肉,一定不是廉潔的人。於是後來就疏遠他了。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元有太學二生。生同年月日時。同中鄉試。同日選官。一授鄂州教授。一授黃州教授。未幾黃州者死。鄂州者大懼。處分後事。數日不死。乃備禮往弔。哭曰。我與公生年月日時同。出處又同。今公先我而逝。我即死。已後公七日矣。若有靈。宜託夢告我。夜夢黃州者告之曰。公凡事省儉。故壽。我享用過節。故促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元朝有兩位太學生,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同一年考中鄉試,同一天派任官職。一位派任鄂州,在今天湖北省武昌市,當教授。一位派往黃州,在今天湖北省黃岡縣,也是當教授。這個『教授』在古代是掌管學校課試等事,過去府學的正教官叫「教授」,跟現在的大學教授有一點不同,它是古代的學官。
『選官』就是聽候吏部選任官職。
『太學』是古代國學,古代京城裡面最高學府。在西周就有「太學」,後來改成國子監,到明清的時候改成國子監。
過了不久,當黃州的那位教授過世,鄂州的教授就非常害怕了。因為他們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同一天考上,同一年考上鄉試,同一天派任官職。所以鄂州的教授就非常害怕,把後事料理好以後,過了幾天還沒有死去。於是就準備祭禮前往黃州祭弔,哭著說了,我跟你出生的年月日時都相同,出身也相同,現在你先我過世了,我大概也快死了,最多也是晚你七天,如果你有靈感的話,應該來託夢給我。當天晚上,就夢見黃州的教授告訴他了,你凡事都知道要節儉,所以能長壽。我卻是享受過度了,所以短命。所以享福就怎麼樣?享福就是等於消掉福報,節儉就等於什麼?惜福,就會延壽。所以這個故事很值得我們警惕。
我們看最後一段:
【梁富人虞氏。臨大道起高樓。日夕與美人歌宴博弈於其上。博者勝。掩口而笑。適有三客過樓下。鳶銜腐鼠墮客。客舉頭正值其笑。大怒曰。虞氏富樂久矣。我不侵犯。何為辱我。乃聚眾滅其家。顧錫疇曰。縱高樓不臨大道。亦有奇禍。所謂驕奢之災。禍非一致也。然驕奢之禍。惟女色最烈而至速。尤當首戒。務實野夫有云。皮包骨肉併污穢。強作妖嬈誑惑人。千古英雄多坐此。百年同作一坑塵。人能知得其理。幷於見他色美。起心私之。及淫慾過度之註。而敬守其法戒焉。則色色空空。庶不為逸樂所禍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鳶』就是老鷹的意思。
『妖嬈』就是美麗而輕佻。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梁朝有一位富裕人家姓虞,在『大道』就是大路旁邊,建起一座大樓,早晚跟美女在這個樓上一起唱歌歡宴賭博。有一次,有一位賭贏的人手掩著嘴巴笑,剛好有三個客人經過樓下,一隻老鷹銜著腐爛的老鼠掉下來,落在客人身上。這個客人剛好抬頭往上看,正好有人在笑。他就非常生氣的說了,虞氏富有歡樂太久了,我不想侵犯他,為何還要來侮辱我呢?於是就聚集群眾將他家毀掉。
明朝的顧錫疇說了,縱然是大樓不蓋在大路旁,也會有奇禍臨身。所謂驕奢的災禍,招致災禍的原因不一定相同,但驕奢的禍害,唯有女色最嚴厲而且快速,所以要把它列為首戒。務實野夫說了,美女的皮包含藏著骨肉以及汙穢的東西,勉強裝出美麗輕佻的樣子來欺騙人。千古以來,多少英雄都為美色犧牲,死了以後一樣都被埋到土坑中變成灰塵了。世間人知道這個道理,並且對「見他色美,起心私之」,以及「淫慾過度」註解,能夠明白其中的道理,而且謹守這些戒律,那麼所有的美色都成為空相,這樣就幾乎不被安樂所禍害了。
好,我們最後來報告一下老法師對於第八十八句,「賞罰不平,逸樂過節」這一段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賞罰不平,逸樂過節」裡面說的『失輕失重』,「失」就是過失,就是講賞罰。『略錯一分,便是不平』,賞罰要做到很公平,確實相當不容易,它的標準在世間法裡面講叫法律,在佛法裡面講叫戒律。可是執法的人不僅要懂得法,還要明理,還要顧到人情,所以情、理、法這三件事情,你都要看得很透澈,才能做到圓滿。否則的話不容易做到圓滿,有一點差錯就是不公平。所以『公道不存,人心弗服』,人心就不服。「非特無以旌功懲罪,且反足積怨招禍矣」,這句話說得很重,這是事實。
第二點,老法師說,我們看古今中外的歷史,特別是朝代的興替,國家的存亡,在這個時候特別明顯。在上位的人賞罰不公平,「賞罰不平」,所以激起民怨,最後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小到一個家庭,一個小團體,今天說公司行號,商店的老闆,你對員工的獎懲,如果做到非常公平,下屬員工一定是心悅誠服,為你效命、為你效忠。如果賞罰不平,憑著自己的好惡,以這個標準來獎懲,人心就不服,到最後一定是眾叛親離。所以無論事業的大小久暫,要把這件事情做好相當不容易,這是大學問。不但是學問,而且要有豐富的閱歷,我們平常待人處事,這一點不能夠不認真去學習,佛法在弘法利生也不能離開這個原則。用佛法來講,就是要平等心、要清淨心。
第三,可是現在這個世間比古代的人艱難多了,古時候的人有機緣接受聖賢教育,也就是我們現在人講的,人文教育,讀書明理。換句話說,他對於一切人事,人情世故,比較通達,比較客觀,人跟人之間比較容易相處融洽。現代的社會不是,人文、倫理、德行的教育,可以說全面廢除,大家接受西方的功利主義的教育,人情很淡薄,不但對外人,就是對自己的父子兄弟也非常淡薄。現代的社會我們看到太多太多了,甚至為了爭奪財產,鬧到法庭,遺產分配不公,這是我們常看到的,它變成一種常理了。古時候講這個是大不孝的,大不敬。現在人哪裡懂得?甚至出家人有道場,老和尚圓寂了,也留下一些產業,他的徒弟也互相不能容忍,互相爭奪,鬧到法庭。老和尚說,這在過去歷史上是沒聽說過,兄弟爭財,歷史上有,出家人爭財產,歷史上沒有。老和尚說,這是非常不幸的事情,人心不平,累積的怨恨,發作就是禍害,這是我們不能不留意的。
第四,「逸樂過節」這一句,就是不能享樂過度,會樂極生悲,所以「《禮》曰:『樂不可極,欲不可縱。』」這是聖賢人的教誨,享樂一定要節制,不可以過分,過分就樂極生悲,所以人的欲望也不能放任。
第五,老法師說,佛陀的教育,在開發中國家去弘揚很困難,在貧困地區很容易接受。這什麼道理呢?因為貧困地區的人苦盡甘來,開發地區的人樂極生悲。因為佛法跟你講,先講果再講因,所以佛陀講經講苦集滅道,先跟你講果,苦從哪裡來?你就能夠聽進去。反過來講,今天在歐美開發中國家,你跟他講苦,他體會不到,他覺得他生活很自在、很幸福,他聽不進去,像這種地方,弘法就要注意。
第六,對富貴人家說法,要勸他積德修善,要教他多做好事,幫助苦難的人,多布施恩德,跟他講福跟樂的由來,你今天享福是因為,你今天有財富、有地位是過去生中修的因,這一生得的果報。可是果報享盡了,如果不繼續修,你享盡就沒有了。對受苦難的人,遇到了要幫助他們、要救濟他們,改變他們的生活品質,要這樣的教化,就會有效果。
第七,老法師說,孟子說,人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句話說得非常深刻,跟佛法講的不謀而合。我們一生修福,修福不是要享福,福報到什麼時候享?「死於安樂」,就是自在解脫,往生極樂,這是真的有智慧,真聰明。福報在臨終的時候享,臨終的時候享什麼福?什麼樂?臨終沒有病苦,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自己要到哪裡去,這是真的福報。如果平常把福報享盡了,臨終的時候糊裡糊塗的,昏迷不醒,去到哪裡去,自己都不知道,佛法講的墮三惡道。一般人死了以後,來生能得人身的,走的瑞相都很好,神志清楚,不迷惑顛倒,積功累德的能生天上,臨終的時候是天樂鳴空。所以老法師說,我們要特別記住這句話,孟子說,人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個真正的意義。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