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46集
第246集

感应篇汇编第246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7/1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4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一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4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46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46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7/1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4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一句,【自呪呪他,偏憎偏愛。】我們看課本,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八百七十七頁,我們看經文,『自呪呪他,偏憎偏愛』,這一句經文的白話解說就是說,自己詛咒自己,也詛咒他人,還有特別的,特別偏差的憎恨或者偏差的喜愛。所以整句的白話解說就是,自我詛咒又詛咒他人,偏差的憎恨與喜愛。
我們看第一段經文:
【此句是呪詛而無直可求者。凡怒而自呪。又兼呪他人者是也。斯乃小人女子。召災之先兆。往往有不待死而立如所呪者。可不戒乎。】
我們看字句解說:
『無直』就是沒有正當理由。
我們看白話解說:
這句話是說,詛咒卻沒有正當理由可以訴求的。凡是生氣而自我詛咒,又兼而詛咒他人的都是,這都是小人和女子之輩招致災禍的先兆。往往有些情況,還不到死的時候,就立刻應驗詛咒,死的情形就和詛咒是一樣的,所以詛咒可不謹慎、警戒嗎?
我們看第二段經文:
【堰典妻。嘗與人私。又竊鄰家一手巾。鄰家詬詈。典乃自呪呪他曰。吾妻果與人私。及竊汝手巾。當為雷擊。否則汝必當此。無何。典斃於雷斧。脅下有字曰。癡人保妻。妻亦震死。脅下亦有字曰。行姦為盜。】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堰典』,根據《太平廣記·卷三九三·雷一》,這個是發生在唐貞元年間,華亭縣界村人,在今天的甘肅省。
『詬詈』就是辱罵、責罵。
『雷斧』,雷神用以發霹靂的工具,它的形狀像斧頭,故稱「雷斧」。
好,我們看白話解說:
以前有位堰典的妻子,他的妻子曾經與人私通,又偷竊鄰居一條手巾,鄰居斥責怒罵他。堰典就自我詛咒,又咒他人說,我的妻子如果真的與人私通以及偷竊你的手巾,我當受天打雷劈,否則你就要遭受天打雷劈。過沒多久,不知什麼原因,堰典就死於雷劈,『脅下』有四個字說,『癡人保妻』。他的妻子也被雷打死,「脅下」也有四個字說,『行姦為盜』。
這一段「自呪呪他,偏憎偏愛」,堰典的妻子『嘗與人私』。我們前面也有討論過很多邪淫的故事,「見他色美,起心私之」,很多。邪淫的問題在現在這個年代可以講說非常地嚴重,那我們今天想藉這個「自呪呪他,偏憎偏愛」,我們來報告一下邪淫的果報。
堰典的妻子跟人家私通,被雷神劈死,脅下寫了四個字叫「行姦為盜」。證明什麼?證明因果不空、自作自受,那這個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所以講到邪淫的果報,其實都很慘烈,但是眾生都像飛蛾撲火一樣,沒有辦法戒除邪淫。等到果報現前都已經後悔莫及了,所以我們現在探討的就是邪淫的果報。那麼這一段,我們希望做為抛磚引玉。有看到這一段,曾經有過邪淫行為的或者現在有做過邪淫行為的,希望能夠懸崖勒馬,引以為鑑。有些人是不見棺材不流淚,有些人是因為沒有聽經聞法,沒有人教育他們,所以他們犯下邪淫的罪業。
一般來講,做為出家人,不管比丘、比丘尼還是沙彌、沙彌尼都必須要斷除一切「不淨行」,這個在《梵網經》裡面它要求得很嚴格。《楞嚴經》裡面說,淫慾是生死輪迴的根本,如果想要出離世間,首先必須要斷除淫行。所以出家人要斷除一切淫行,這個是戒律上要求的。那對在家人來說,邪淫是指本來自己有妻子,卻對屬於他人的女子或別人的妻子做不淨行。一般在家的人要斷除一切不淨行是很不容易的,也就是說在現實的社會裡面都會常犯。
我們這邊最近就發生很多這種公案,有一對邪淫的男女坐在一部寶馬的車子,BMW車子裡面,在我們新北市中和的一個登山步道旁邊,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兩個就是橫死在這個車子裡面。男的下半身全部赤裸,就這樣就死掉,找不到任何的證據,任何的死亡的原因,被勾魂使者抓到陰間去受報了。所以佛陀也沒有要求在家居士一定要斷淫,但是在共同的十不善業裡面,就是十惡業裡面,淫業指的是邪淫。在居士所受的五戒裡面,淫戒也只是要求斷除邪淫。當然菩薩戒要求更高了,菩薩戒是不能淫慾,它因為是論心不論事,你只要動心念就算了,小乘戒是論事不論心。
按照嚴重的程度,邪淫可分為三大類,就是大邪淫、中邪淫跟小邪淫。大邪淫是對母親、對阿羅漢尼、比丘尼等做不淨行,這是屬於五無間罪。在佛經跟論典裡面,染汙阿羅漢尼的過失非常大,這個是屬於近五無間罪。在《地藏菩薩本願經》中,裡面有說,「玷污僧尼」,「當墮五無間地獄」。所以染汙僧尼的罪非常地大,造這一類惡業的,不但來世會墮入地獄,甚至即使活的時候也會遭受現前的苦果。在唐湘清居士所編的《因果報應錄》裡面有記載,在中國晉江有一個叫許兆馨這個人。有一天,他經過一座尼庵,看到一位很貌美的年少的比丘尼,產生了貪心,比丘尼堅持不從,但是許某就強暴她。第二天,許某無故發狂,最後自己咬斷舌頭而死。
中邪淫是指不僅對別人的妻子做不淨行,而且對自己的妻子在白天、齋戒日,妊娠期間就是懷孕期間,在不願意的情況下行淫,或者在佛像、佛塔、佛經以及伽藍之內行淫,中邪淫的罪過也很嚴重。有些文人也是如此,現在就是網路的色情文章啦,色情的圖畫啦、色情的動畫啦,像現在是非常地氾濫。像這種描寫男女貪慾的事情,讀者看了以後,他會產生強烈的貪愛心還有邪淫的心或者淫慾的心,這些作者因此造下深重的罪業。
末學在編《現代因果報應錄》裡面就有提到宋朝的黃庭堅,這位當官的文學家他的詩詞非常有名,他寫過很多男女情愛的豔詞。有一次他拜訪圓通秀禪師,圓通秀禪師呵斥他說,你身為大丈夫,懷有蓋世文才,難道竟用來寫這些動人邪思的哀豔詞章嗎?當時跟他去的李伯時他喜歡畫馬,他的精神氣質也都化為馬了,他的妻子見到自家床上臥的是一匹馬。禪師就說了,李伯時天天心想馬,要墮落也是墮為馬。那你的豔詞誘動天下人的淫心,你的報應恐怕是要墮入地獄。黃庭堅聽完以後毛骨悚然,懺悔謝罪,因此絕筆不再寫這些豔詞。但是可能是因為以前他寫豔詞的業成熟了,所以他一生事實上也坎坷多難,兩位愛妻先後死亡,老年的時候多病纏身。
明代寫《金瓶梅》的作者,他書中描寫很多淫穢的事情。據歷史記載,明代《金瓶梅》這個作者,他的三代子孫都是啞巴,五代以後絕了後代。因此即使一個人沒有親自行邪淫,但是因為他而導致別人起淫念、造淫業,他本人也必須要負責他所積下這個可怕的罪業。那麼現在世風日下了,傳播淫穢的人很多。甚至有些模仿西方人,身體上沒有任何遮蔽在眾人面前裸體表演,或者只貼一塊透明的遮羞布。大陸也曾經媒體報導出來,躺在餐廳的食物檯上面裸體的美女,只在三點的位置蓋上透明的布,上面放一些魚片。像這個是怎麼樣?這種裸體表演,自己的劣行落在肢體上、文字上,再經過媒體這樣傳播,那個果報實在是無法想像的。
邪淫有什麼果報呢?邪淫的異熟果報極其可怕。它的種子到下一世會成熟,叫異熟果。根據他動機的強烈程度,邪淫者會相應到墮入三惡道、三惡趣。以下品的貪瞋癡之心行邪淫會墮入旁生,就是畜生道。以中品的貪瞋癡之心行邪淫會墮入餓鬼。以上品的貪瞋癡之心行邪淫會墮入地獄。例如《佛說大乘日子王所問經》裡面有提到,「下劣淫欲行,直往於無間,受苦不可當,三世佛皆說。」分別而言,行邪淫的人,轉生到地獄的鐵柱山,或轉生在不淨的淤泥中,或轉為女人胎中的寄生蟲。
邪淫的感受等流果是即便轉生為人,妻子也會不貞良,被他人強搶,或者妻子不稱自己的心,就是你不能得到如意眷屬,就會常常夫妻不和,叫做不稱自己的心,或者夫妻關係不和睦。所以現在很多夫妻整天吵鬧不休,就像不共戴天的仇敵一樣,最後不得不分居、離婚。佛經上對於這個講得很清楚,這個大部分都是自己往昔邪淫的果報。現在很多人的家庭生活充滿了吵鬧和淚水,事實上很多這些在家人對於家庭生活的投訴啦,總是覺得世間人為感情或婚姻付出全部的時間和精力去經營,卻沒有時間對自己今生來世有意義的事情,比如說,解脫道、安樂道、菩提道去做努力精進。所以世間人其實,佛陀說是「可憐憫者」。所以佛陀說,「諸行無常,有漏皆苦」,我們確實要深刻的認識,我們不得不承認輪迴是痛苦的。眾生總是被貪愛纏縛,不得出離。沒有追求異性,妄想紛飛,去追求異性,最後的苦果是痛苦,沒有絲毫安樂可言。
所以邪淫的等流果是生生世世變成貪心強烈的眾生,跟前一世一樣也是行邪淫。所以行邪淫的人若轉生為男人會對女人貪得無厭,若轉生為女人則會對男人貪得無厭,如果轉生為旁生也是成為雞等貪心強烈的旁生。現在甚至有些修行人也是一樣,因為貪慾極為熾盛,一旦煩惱現前,如果是犯了邪淫行為,變得無慚無愧,不管面對任何人都沒有羞恥心。所以慢慢地人會喪失慚愧心,喪失慚愧心就會無惡不作。有些人可能不是故意的要生貪心,可是因為前世造了不清淨的業,當果報成熟以後,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克制這個貪慾。
在《法苑珠林》中有提到邪淫的十種罪過,第一,「常為所淫夫主欲危害之」,與他人妻行淫者經常擔憂被其夫所殺。就是妻子如果去行邪淫,就擔心丈夫來殺她,如果去跟別人的妻子邪淫的話,就擔心邪淫對象的丈夫來殺他。與他人妻行淫者,經常擔憂被其夫所殺,這個在新聞事件裡面發生得非常地多。第二個,「夫妻不睦,常共鬥諍」,夫妻常常會吵架,有大部分都是這個問題。第三,「諸不善法日日增長,於諸善法日日損減」。善心不容易生出來。第四,「不守護身,妻子孤寡」。第五,「財產日耗」。第六,「有諸惡事,常為人所疑」,被別人懷疑。第七,「親屬知識所不愛喜」,親戚朋友,善知識離你而去。第八,「種怨家業的因緣」,邪淫者經常會結怨結仇這些業。第九,「身壞命終,死入地獄」。第十,「若從地獄中出來為女,多人共一夫;若為男子,婦不貞潔」。
所以邪淫的禍患是這麼的巨大。那為什麼容易行邪淫呢?那些無慚無愧、卑鄙下劣、貪不厭足,以及曾轉生為魚、雞等旁生的人容易行邪淫,而品德高尚的、有慚愧心的就比較不會犯邪淫。但是現在這個時代,煩惱在這個五濁惡世,煩惱濁非常地熾盛,尤其是魔女捉弄人心。有些在家男子為女人失去了錢財、衣食、性命,有些出家人也為了女子失毀了別解脫戒,甚至葬送了生命、性命。所以這個隨行五毒煩惱,內心昏憒錯亂的時代,在這個世間,煩惱極為強烈,內心的染汙極其嚴重,真正具足清淨戒律的只有這些少數的高僧大德,所以這個是我們要警惕的地方。而對貪慾的煩惱,很多人沒有對治能力,不要說是一般人了,就算世間的勇士或是智者也被貪慾所踐踏。所以我們講邪淫的果報,也是希望勉勵大家能夠潔身自好,讓自己在這一生裡面能夠保持清淨的人身,臨終的時候能夠往生極樂。
對於出家人來講,剛才已經提過了,他必須要斷除一切非梵行,只有這樣才能夠聞思修,修行佛法。那對在家人來說,完全斷除不淨行是有一定的困難,但無論如何應該要斷除邪淫,儘量過清淨的生活。有些在家人比較執著淫慾的生活,或者對自己的配偶不合心,但是既然是透過當初自己的觀察,在無數人中選擇了她或是他,那就要接受這樣的事實、這樣的姻緣安排。如果是拋棄對方,當然這是不負責任的作法,縱使你對自己的配偶不是生歡喜心,也必須要透過修行懺悔,沒有必要為了滿足一時的貪慾做出違背因果的事情。
總之,大家要知道貪慾的過患,並且斷除不如法的行為才能夠擁有今生來世的安樂。在《正法念處經》中說,「若人作惡業,皆得惡果報,若欲自樂者,如是莫近惡。」意思是說,如果人造惡業,必定會感受惡果,如果想給自己帶來安樂,就千萬不要去趨近惡業,要遠離一切惡業,尤其要遠離邪淫。因為像殺生這種惡業除了屠夫以外,一般人不可能經常造作,當然一般偶爾會誤殺一兩個眾生。可是做為貪慾熾盛的欲界眾生,稍不注意就會造下很多的邪淫惡業,這是大家要特別注意這個問題。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周鄭子罕曰。有詛有呪。亂之本也。夫生死有定命。非愛所能生。豈憎所能死。今也乃自呪呪他。惑之甚矣。愚之甚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周鄭子罕』,這就是公子喜,春秋時代鄭國的卿,也就是「子罕」。「鄭」是鄭國。「子罕」是這位鄭穆公之子,先後伐許、楚、宋,後主持宋國大政,頗有政績。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周朝的時候,鄭國的子罕說了,使用詛咒這是動亂的根本,要知道人的生死是有定數的,並不是愛他,他就能生,並不是憎恨他,他就會死。現在卻有人自我詛咒又詛咒他人,這是非常迷惑的事情,也是非常愚笨的事情。這一篇經文,「自呪呪他」,事實上是大家很容易犯的習氣,尤其是像臺灣有很多是選舉的時候都會發生這種詛咒事件。平常人跟人互動,如果有摩擦衝突、利益糾紛,也都是詛咒。所以這個是一個很惡的念,很惡的邪念、惡念,這個果報都不好。
好,我們看第四段經文:
【偏憎偏愛。所指甚廣。凡君之於臣。父之於子。夫之於妻妾。主之於僕隸。皆有之。惟婦人於前後嫡庶間尤甚。故昔曾子喪妻。終身不娶。曰。高宗以後妻殺孝己。尹吉甫以後妻殺伯奇。吾上不及高宗。中不比吉甫。庸有其免於非乎。善哉。此懼有偏憎偏愛。而全父恩者也。然而妻亡不娶。人情所難。惟求於娶之之後。恆能體認曾子之言。庶幾不至大謬耳。】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高宗』,這位商朝的國王,又稱殷武,他名字叫武丁。歷史上、史書上認為,武丁就是高宗跟湯,商湯還有太甲、祖乙同為天下之盛君。高宗在位五十九年,死後被人家尊為高宗。武丁即位以後,他一直想要復興殷,就是復興商朝,但是他找不到一個輔佐人才,所以他三年都不講話。政事決於冢宰,「冢宰」就是古代的太宰,位次三公,為六卿之首。後來他夢得聖人跟他講了,這個聖人在夢中有給他指點,然後他就找一百多位畫家來畫夢中這個人。這個人後來就找到了,稱為傅說,後來他就提拔他為宰相,後來國家就大治。他死了以後,被追稱為「高宗」。
再來,『孝己』就是殷高宗武丁的兒子,非常孝順。但是後來武丁他在,因為妻子死了以後,他又續弦,又娶了一個後妻,他受到這個後母的讒言,就把他的兒子孝己放逐,最後死掉。《尸子》裡面有記載,「孝己事親,一夜而五起,視衣厚薄,枕之高下也。」就是孝己對父母非常孝順,一個晚上起來五次,看他父親、母親衣服穿得夠不夠、厚不厚還是穿太少,棉被、枕頭有沒有放置好,這是孝己的孝心。
『尹吉甫』是周宣王時的大臣,他叫「吉甫」,「尹」是官名,「尹吉甫」,「吉甫」是他的名字,但是「尹」是官名。他深受周王室的倚重,他有詩才,很會寫詩,文武兼備,所以當時被稱為「文武吉甫」。他是周宣王的賢臣,周宣王中興,修文武大業。當時北方的玁狁內侵,北方的民族玁狁侵入,逼近京城,周宣王就派尹吉甫北伐,把他們逐退到太原而撤退軍隊。
『伯奇』是尹吉甫的兒子。尹吉甫的太太死了以後,娶了後妻。這個後母想要立她的兒子伯封為嫡子,就跟尹吉甫說伯奇的壞話。伯奇是尹吉甫的兒子嘛,前妻的兒子。後來尹吉甫就非常生氣,聽了後母的話以後很生氣,就把伯奇放逐。伯奇雖然被他父親放逐,但是他當時的心境,這古書裡面記載說,「編水荷而衣之,采蘋花而食之」,就過著這一種放逐的生活。「水荷」就是水池中的荷花,他來穿做衣服啦,摘蘋果的花來做食物啦。「清朝履霜,自傷無罪而見放逐,乃作琴曲『履霜操』以述懷」,就做了這一首曲子『履霜操』來形容自己這個心境,就像冬天的白雪、白霜一樣。後來尹吉甫看到這個文章,聽了這個歌以後,他感動,有覺悟,後來就把伯奇請回來,後來射殺了後妻。這個是「伯奇」。
『庸』就是難道。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這一句「偏憎偏愛」,它所指的範圍非常地廣,凡是君王對待臣屬、父親對待兒子、丈夫對待妻妾、主人對待奴僕都有這種情形。我們都會特別偏愛哪一個人啦,對不對?父親、母親對子女都會這樣,唯獨婦人對於前妻及後妻、正室與偏室所生的兒子,其間的愛憎差別更大。所以以前曾子妻子死了以後,曾子就乾脆終身不娶。曾子說了,殷高宗武丁為了後妻殺掉自己的親生兒子孝己,周朝賢臣尹吉甫為了後妻想殺死親生兒子尹伯奇,我上既比不上殷高宗,中又比不上尹吉甫,豈能獨免於罪過呢?這是曾子的話。曾子這句話說得很好,但是曾子說這句話是為了什麼呢?他是怕產生「偏憎偏愛」,而要保全父親對兒子的親恩的典範。然而妻子過世後不再娶,這在人情上是相當困難的,只是希望再娶妻以後要常常去體會曾子所說的這些話的用意,大致就不會因「偏憎偏愛」而犯下大錯了。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東海徐甲。前妻許氏。生一子。名鐵臼。許亡。改娶陳氏。性凶妬。欲殺前子。陳生一子。因名鐵杵。欲以搗臼。鐵臼被諸棰楚。凍餓而死。時年十六。亡後旬餘。鬼忽還家曰。我鐵臼也。我母訴冤於天。得天曹符來雪恨。令杵病死。與我遭苦時同。陳百計求禳。不去。於時鐵杵六歲。忽腹脹體痛。徧身青紫而死。】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臼』就是舂米的器具,一般都是用木石材料做成的。
『杵』就是舂搗穀物、藥物及築土,搗衣服等用的棒槌,這個叫「杵」。
『禳』就是祈禱的意思,古代除邪消災的祭祀,這個叫「禳」。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在江蘇省灌雲縣東海這個地方,有一位叫徐甲這個人,他的前妻許氏生了一個兒子叫鐵臼,名叫鐵臼。許氏死後,徐甲又改娶陳氏為妻。陳氏個性凶惡嫉妒,想殺前妻所生的兒子,所以陳氏生了一個兒子,命名叫鐵杵,就是要來搗毀鐵臼的意思。鐵臼經常被鞭打,最後受凍挨餓而死,當時才十六歲。死後十幾天,鐵臼的魂魄忽然回家說了,我是鐵臼,我母親已經將我的冤死情形上訴於天庭,已經得到上天所准的符令,要來雪洗心中的怨恨,要讓鐵杵病死,和我所遭受的痛苦一樣。陳氏用盡各種方法祈求鬼神消災,最後都沒有用,在鐵杵六歲那年,忽然肚子腫脹,身體疼痛,全身都青紫而死。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周魏。慈母者。孟陽之女。芒卯後妻也。生三子。前妻有子五人。皆不愛母。而母遇之甚厚。五子猶不愛。慈母乃令其三子。不得與前妻子齊。衣服飲食。起居進退。甚相遠。前妻五子猶不愛。未幾。前妻中子犯魏王令。罪當死。慈母憂戚悲哀。朝夕勤苦以救之。或曰。子不愛母。至甚也。何為勤勞憂懼如此。慈母曰。妾之親子。雖不愛妾。妾必救其禍。而除其罪。今於前子。則不然。何以異於無母哉。其父為其孤也。而使妾為其繼母。繼母為人母。而不愛其子。可謂慈乎。親其親而忽其前。可謂義乎。不慈不義。何以立於世。彼雖不愛。妾可忘義乎。遂說魏王。王高其誼。乃赦而復其家。自此五子親附慈母。雍雍若一母。因以禮義訓導八子。咸為魏大夫卿士云。】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芒卯』,他是戰國時代齊國人,他在魏國擔任宰相,很賢能。
再來,『雍雍』就是和諧的樣子。
『卿士』就是卿大夫,就是指官吏。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周朝的時候,魏國有一位慈母是孟陽的女兒,芒卯的後妻,她生了三個兒子,而芒卯的前妻生有五個兒子都不喜歡這位後母。但母親對他們都很寬厚,前妻的五個兒子還是不喜歡她。這位慈母命令自己三個兒子,三個親生兒子不可以和前妻的五個兒子受同樣的待遇,無論是衣服飲食、起居進退都遠不如前妻的兒子。雖然這樣做,但是前妻的五個兒子還是不喜歡她。
過了不久,前妻的第三個兒子違反了、違犯了魏王的命令,依法要判死刑。慈母心中很憂愁又悲傷,早晚都很勤苦的為了營救她的第三個兒子而去奔走。有人就說了,前妻的兒子如此這樣不喜歡妳,妳為何要那樣『勤勞憂懼』的去奔走營救他呢?慈母說了,我的親生兒子雖然不喜歡我,我也一定會想辦法解救他的災禍。就假設說了,她的親生兒子雖然不喜歡我,我也一定會想辦法解救他的災禍,因為母愛嘛,除去他的罪刑。現在我對丈夫前妻所生的兒子,他的命危在旦夕,如果我不這樣奔走來搶救他的話,那他們跟沒有母親有何不同呢?他們的父親就是怕他們這五個兒子成為孤兒,所以才來娶我當繼母,繼母也是人母,我如果不愛她的兒子,他前妻的這五個兒子,我可以稱為『慈』嗎?,我只愛自己親生的兒子,而忽視了前妻的五個兒子,可以稱為『義』嗎?「不慈不義」,憑什麼立足於這個世間呢?他們雖然不喜歡我,但我可以忘記義理嗎?這個孟陽的女兒不愧是慈母。
於是這位慈母就前去遊說魏王,魏王被她的義行感動,非常地景仰她,於是就赦免了她丈夫第三個兒子的罪,讓他回家。從此以後,她丈夫前妻這五個兒子對待這位慈母,就像自己的親生母親一樣的和藹。所以證明「凡是人,皆須愛」,人是可以教得好的。由於慈母能夠以禮義來教導八個兒子,所以他們都成為魏國的大夫、卿或是士。
這一段「自呪呪他,偏憎偏愛」,我們就講到這裡。我們來報告一下淨空老法師對這一句一百一十一句「自呪呪他,偏憎偏愛」,老和尚的開示。
第一點,老和尚說,「自呪呪他,偏憎偏愛」都是惡行。老和尚說,註解裡面講,「此句是呪詛而無直可求者」,這個事情古今中外都會常常發生,自己受了委曲沒有辦法辨別,就賭咒、發誓、賭咒。「凡怒而自呪又兼呪他人者是也」,這個現象我們常常看到,這種行為決定不是好的行為。佛在經論上告訴我們,一切法從心想生,心想不好,怎麼能感召好的果報呢?真正有學問、有德行、有修持的人,他明瞭念頭要清淨、要善良,言語心態要柔和,這個感應才會是善的果報。所以我們如果起一個詛咒的念頭,那個果報都其實是不好的。老法師說,新加坡的百歲人瑞許哲修女她是我們修行人的榜樣。她一生都保持心平氣和,她健康長壽,所以她的健康長壽不是求來的,是她保持那個清淨慈悲的心感召來的。
第二點,為什麼我們心會不平呢?我們心不平的這個根從哪裡來的呢?是妄想、分別、執著來的,全是假的,所以人要真正明白佛陀所說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你心就平了。問題是看不破這個虛妄相啊,「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你如果真能悟透,你就可以放下來,心就平了。老和尚說,人家恭維我、讚歎我,笑一笑,阿彌陀佛,假的。你侮辱我、毀謗我、陷害我,阿彌陀佛,也是假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你何必執著呢?何必要分別呢?佛菩薩是這樣教我們。
老和尚說,再看看許哲修女,她怎麼讓她一百年當中保持心平氣和呢?沒有別的,她知道這些所有這些人事物都是假的,你侮辱我、罵我,你侮辱別人、罵別人,我為什麼要生氣呢?這跟我不相干,罵的是他,那為什麼罵我,我生氣呢?你執著有個我,這樣就錯了,你分別有個我、執著有個我,哪裡曉得那個分別、執著都是屬於妄想,我們學佛要從這個地方去覺悟。所以如果你在修行裡面,你還覺得有人在罵你、在毀謗你、在嫉妒你,如果你生氣的話,你還有一個我的執著在,這個都是妄想。所以我們學佛要從這個地方去覺悟,明白了得大受用,得失的這個念頭就放下來,沒有得失心就不犯這個過失,這個過失都是從得失、分別、執著而來的。
第三,人活在這個世間,為什麼不快樂呢?為什麼不快快樂樂呢?為什麼跟自己過不去呢?實在講,確實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別人沒有找你,是你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老和尚在新加坡有碰到一位女士,一位移民到新加坡,早期移民到新加坡的一位老修女,她在做苦工。她一個月的工資多少呢?兩塊錢。她不是一個星期休一天假,她是一年休一天假。而且兩塊錢的工資,一個月的兩塊錢工資都是捨不得用,寄回中國幫助更苦更窮那些兄弟姐妹。在社會上沒有地位,怨恨不平的心當然是有,但是她能夠把這個心擺平。
這是什麼樣的學問呢?老和尚就問她了。這位老修女就告訴老和尚,她說,她沒有文化,沒有文化就是沒有受過教育,沒有唸過書。在那個時代,婦女受教育的機會是沒有的,一百多年前很少很少,除非是富貴之家,才請個老師到家裡來教。一百年前還沒有學校,她從哪裡學來的?她不是天生的,她是學來的,她好學,常常向別人請教,聽了以後就受用,她就能夠記住。她這一生最大的長處就是聽善不聽惡、記善不記惡,這是她一生最成功的地方。她能夠保持一生裡面沒有惡念,只有善念,一生的行為,只有善行,沒有惡行。我們要明白這個道理,要好好地學習,這才是福報。
對於「偏憎偏愛」,老和尚的開示第四點說,「偏」就是偏心,「憎」就是瞋恨,不喜歡,討厭。從哪裡來的?從偏見來的。喜歡一個人,討厭一個人,你的心地不公是偏私。註解裡面講「偏憎偏愛」,它指的範圍很廣,『所指甚廣』。下面舉幾個例子,底下舉幾個例子,『凡君之於臣,父之於子,夫之於妻妾,主之於僕隸,皆有之。』老和尚說,這也是事實真相,是古今中外我們常常看得到的,常常聽到的。老和尚說,我們學佛人有時候在一個道場裡面,老和尚的徒弟很多、信徒很多,也有「偏憎偏愛」的。可見這個煩惱習氣有多重?你要是問為什麼會產生這個現象呢?不公平,老和尚說,沒有平等心才會「偏憎偏愛」,所以才會有這個現象,如果你用平等心,這個現象就沒有了。
第五,沒有私心。你到三寶裡面來供養,修功德,是為三寶。供養再多,比如說,人家到道場來,供養多少,你要保持平等心。你不能說,他供養多,你就特別接待。他一分錢都沒有供養,你也不能輕視他。老和尚勉勵道場要這樣平等心看待這些信眾。他說,這個不容易啊。他說,有些大護法,有些修持很好的大護法,他吃飯的時候,至於哪一點?這是老和尚在講在新加坡居士林的情形,師父那時候在新加坡居士林講經就有這種大護法,他是明明對居士林貢獻很大,可是吃飯的時候,自己拿一點菜就到角落去那邊自己吃飯,老和尚不認識他嘛。他是很有力的大護法,是後來李木源會長跟老和尚介紹說,那位是大護法,老和尚看到他是躲在角落吃飯。他說,他不會爭在前面,都退到後面去了。他說,這種大護法懂得謙讓,這個在給你表法聖賢的教誨。這個就是告訴你說,不要「偏憎偏愛」了。這是第五點。
第六點,老和尚說,世出世間的聖賢都在教我們積陰德,要積陰德。陰德是什麼呢?做了好事不要讓人家知道,不要造成自己特殊的地位,不必自己造成一個顯著的目標。大家看到你,恭敬你、恭維你,你修積的功德全報銷了。退在幕後那個人,他積的功德存在,他沒有報掉,後報就不可思議了,那是真實的功德、真實的利益。
第七,所以我們在這個世間,待人處事接物,心要平,心要公正,接近一切人事物大公無私,這樣才能成就德行,決定不可以偏心。偏心縱然有大福報,那個成就也不是真實的。正所謂他發得很快,他敗得也很快,凡是接觸他偏愛的那些人,那些人都是為了利益而來的,於他有利的,他來了,於他沒有利的,他掉頭就走了,絕非道義之交。真有道義,你在敗的時候,他來照顧你,還來看你。大家看《紅樓夢》,《紅樓夢》裡面有一個有道義的人就是劉姥姥。賈家敗亡以後,原先那些趨炎附勢的人一個都不見了,平常來巴結的人統統沒有了,一個都不見了,只剩下劉姥姥還帶了一點衣服,省吃儉用帶了一些錢來照顧他。這是什麼?有道義。這些人現在說是沒有文化水平,就是像劉姥姥這種人,我們現在的標準說她沒有文化水平,沒有唸過書的鄉下人。老和尚說,鄉下人、老實人,她懂得道義。她進大觀園拜訪這些親戚,她不是趨炎附勢,沾到一點親戚的關係,一點邊緣去探訪,她不是,她是為了道義而來的。
第八,所以我們要認識清楚,特別是你將來如果在社會上有名聲了、有地位了,稍微有一點德望了,你要知道,你旁邊這一類的人很多。如果你的心不平不公,這些周邊,在你周邊的這些人,就是說,如果你將來成就了,有地位了、有名聲了、有德望了,你旁邊周圍的這些人很多。但是如果你心不平不公,這些周邊的人就是將來你失敗的因素。我們一定要清楚、一定要明白,你敗敗在哪裡?敗在最貼近的人。老法師說,這個是古今中外都不能避免的。要怎麼做?只有真正有智慧的人、真正有學問的人,他能看得出來。佛跟我們講八苦裡面怨憎會,所以凡是很親近的人,一定要懂得佛陀說的怨憎會,這些都是冤家對頭,都是等著機會來報復的。
第九,用什麼方法把怨憎會解除呢?老和尚教我們公正、平等、廉明、廉潔。這些名詞有智慧,完全用智慧去觀察、用智慧來處理,要特別提高警覺,就是對常常接近的人特別提高警覺,常常親近的人要對他無私無求,我們的偏心就沒有了。如果你對於周邊的人有私有求,你的偏心就會有了。所以老和尚說,常常親近的人要對他無私無求,我們偏心就沒有了。無論他有再高的地位、再多的財富,我們對他無私無求,你的心才能擺平。你要常常依賴他護持、依賴他護法,那你就完了。眼前是一點小利,最後要吃大虧,這個例子太多太多了,所以要知道這個利害。
第十,佛菩薩之所以成為,能夠成就道業,根本是在無私無我。《金剛經》上講,「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這是成就道業的根本所在。在世間法裡面,如果建立不朽的德行、不朽的功業,也是以這個做基礎。有一絲毫為自己的心,你的成就不是真實的。為什麼?這很容易理解,自欺欺人,自欺欺人的事情沒有不被揭穿的。縱然你在一生當中隱瞞得很好,沒有被人揭穿,死了以後還是會被人家揭穿的,被人家揭穿以後,一文不值。
所以真實的事業、功德是要用真誠的心去做,決定不能用虛偽的心、虛假的心成不了實德,就是你用真誠的心去做,不能夠用虛偽的心、虛假的心,那樣是成不了實德的,真實功德是決定不能成就的。所以老和尚說,他讀這兩句經文,感觸很深,各位要去看註解裡面的這些註解,自己反省。特別在現在現實社會裡面去觀察,這些事情都在我們身邊,不難發現。所以人無論是善人或是惡人不能不接觸,學佛菩薩、學聖賢人,對待善人、對待惡人總是用一種真誠平等的心,決定沒有「偏憎偏愛」,這樣就對了。這是老和尚教我們的這一段經文,「自呪呪他,偏憎偏愛」,我們就講到這裡。
接下來,我們講下面這一段經文一百一十二句,一百一十二句這一段經文是【越井越竈,跳食跳人。】我們看這一段經文的白話解說,『越井越竈,跳食跳人』的意思就是跨越井竈,跳過食物和人體。
我們看第一段經文:
【越。跨也。井之利濟甚廣。有泉神主之。名觀。狀如美女。且井中水。既以利潤群生。更用祀神供佛。何可褻慢。竈居五祀之一。是為太乙火神。姓張。名卓。字子郭。司一家良賤之命。專察善惡長短。預聞吉凶禍福。越之是慢侮神靈。厥罪至大。此不但越跨。如坐井欄。踏竈門。烘穢物等類。皆觸汚也。】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祀』就是家宅之內祭祀的五種神。這哪五種呢?,門神,一般我們都說會有,家裡會有門神。還有戶神。還有中霤就是土神。還有灶神。還有行神就是路神。這「五祀」就是住宅內外的五種神,一般古時候傳下來,祭祀的五種神是指這五種神。
『姓張,名卓』,也有說這個「卓」應該是單字,它是灶神的名字。它有多種說法,有說張名卓,有說張名單,張單,名單,有些是張卓。在《酉陽雜俎·諾皋記》上卷十三裡面有記載,灶神,「姓張,名單」,叫張單,『字子郭』。但是經文裡面,《感應篇》裡面,經文講是講「姓張,名卓,字子郭」,「常以月晦日上天白人罪狀,大者奪紀,紀三百日,小者奪算,算一百日。」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所謂越就是跨的意思。井對於人類、對人民的利益是很大的,是有泉神負責管理的,祂的名字叫觀,形狀像美女一樣。而且井中的水,既可以用來灌溉萬物,利益群生,更可以祭祀神明,供奉佛祖,怎麼可以猥褻怠慢呢?竈是居於「五祀之一」,「是為太乙火神」所掌理,俗姓張,「名卓,字子郭」,乃掌管一戶家庭中,所有成員命運的好壞,專門視察人間的善惡是非長短,預告『吉凶禍福』。如果跨越它就是怠慢侮辱神明,這種罪過非常大。這不但是指跨越一事,就如坐在井欄旁邊、踐踏竈門、烘燒穢物等類的事情都是觸犯汙穢神明。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張孝先。每酒醉好與人跳井為戲。一日井中一金甲神。持矛刺之。孝先腹大痛。恆如鎗戳。虔禱乃愈。】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張孝先每次喝醉酒,喜歡和他人一起做跳井的遊戲。有一天井中的金甲神拿矛刺他,孝先的腹部頓時覺得非常疼痛,就好像是被鎗戳中一樣,經過虔誠祈禱後才痊癒。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清吳湛。為縣吏。所居臨荊溪。溪有泉。極清。眾胥賴之。湛為築籬遮護。不令穢入。忽於泉側。得一白螺。置甕中。每外歸。則廚中飲食已辦。心大異之。一日潛窺。乃一女子。自螺出。手自操作。湛急趨之。女子大窘。不容歸殼。實告湛曰。吾乃泉神。上帝以君敬護泉源。且知君鰥居。命吾為君操饌。君食吾饌。當得道矣。言訖不見。】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胥』,都是。
『鰥居』就是妻子死了以後獨居。。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清朝的吳湛在當縣府官吏的時候,他的住家靠近荊溪,在今天江蘇省宜興市南邊。荊溪旁有一口泉,泉水非常清澈,眾人都仰賴此泉水飲用。吳湛將泉井四周築起籬笆來遮掩保護,不使汙穢的東西掉入井中。有一天,吳湛忽然在泉的旁邊拾得一隻白螺,拿回家放在甕中。每次外出回家,廚房中已經備好食物了、飲食了,吳湛的心中覺得很奇怪。有一天就暗中觀察這件事情,發現是一位女子從白螺走出來,親手為他來烹煮食物,吳湛急忙的走到前面去看。這位女子覺得很不好意思,來不及回到螺殼,於是就將實情告訴吳湛說了,我是泉神,上帝因為你尊敬保護泉水,而且知道你妻子已死,獨自生活,所以命我為你準備食物。你吃了我所做的食物、你吃了我所做的飯菜應當就會得道了,說完就不見了。這個是清朝吳湛他保護泉水,我們現在講就是什麼?就保護環境得到善的果報,這個白螺也算是泉神來為他烹煮食物。
這個我們就來講,老和尚曾經講過這個故事,這是真實的故事,在《華嚴經合論》裡面都有提到這個故事。《華嚴經合論》是唐朝的一位大修行人李通玄居士所作的。所以我們這個題目就是說,諸天善神擁護有戒德的人,有戒德之人。從古代到現在,諸天善神擁護戒德的人,這些例子很多。不但是出家人,連在家的大德居士也不例外。唐朝《華嚴經合論》的作者李通玄長者,一般我們都稱他叫李通玄長者,他事實上是一個大居士。當年他發心要為《華嚴經》做註解,想找一個清淨的環境,於是到山裡面去找。他在山裡面遇到一隻老虎,李通玄長者不但不畏懼,而且還向老虎說明自己要發心註經,想找個寂靜的地方。說也奇怪了,這隻老虎就帶著李通玄長者到一個山洞裡面,結果這個山洞是老虎的住家。
李通玄長者這樣的德行,這個戒德跟我師公廣欽老和尚一樣。我師公廣欽老和尚在福建泉州後山的清源山,在閉關修行的時候,就不小心走進去那個老虎的山洞裡面去,那老虎是出去覓食。我師公進去打坐,正在享受禪定之樂的時候,突然間聞到一股腥羶味,老虎走進來。我師公一緊張說,阿彌陀佛,就念一句阿彌陀佛,老虎倒退好幾步,眼睛一直看著我師公。那我師公就說了,廣欽老和尚就說了,哎呀,你是在地人,我是外地人,你這個家先借我用一下,我將來修行得道了,我度你啦,功德迴向給你啦。老虎好像聽懂,就倒退走以後,走到門口變成守門大將軍,後來帶牠虎妻跟虎子一起來皈依,接受三皈依。這大修行人就有這個德行,老虎自動搬家,把牠的家讓給李通玄長者來註解《華嚴經》。這個情形跟什麼?跟海賢老和尚在半路遇到那隻野狼一樣,母野狼肚子裡面五胎生不出來,海賢老和尚去跟牠念阿彌陀佛,念到後來生出來。所以這個公野狼第二天咬那個野蜂蜜在路上要供養海賢老和尚。
李通玄長者在註解期間,每天有兩個年輕女子來照顧他的日常生活。李長者註經的時間很長,對這兩個女孩子從未看她一眼。這個有德行的人就這樣,來幫他煮飯,他也不看她一眼,也沒有跟她們談過話,很專心的在註經,在註《華嚴經合論》。《華嚴經合論》註解完成以後,這兩個女孩子就不見了。李通玄長者總以為這兩個女孩子應該是住在附近的村莊裡面的女子,總要去找看看,感謝人家。他到附近的村莊打聽一下,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有這兩個女子,這才曉得是天人來供養。所以無論是出家在家,真正有德行的人、有道德的人,心地純淨純善就會感動天人來供養、天人來照顧。以上是老法師在《阿難問事佛吉凶經》裡面的開示,是因為這一段有提到吳湛碰到白螺,這裡面有一位泉神來為他煮食物,這個情形跟李通玄長者的情形很像。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漢陰子方。為人至孝。又有仁恩。適臘日晨炊。忽見竈神現其前。子方再拜。每值臘日。即祠祀之。自此大富。比於邦君。至其(曾)孫陰識。有女(妹)為后。遂得封侯。是故陰氏子孫。世世祀竈。】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陰子方』是西漢南陽新野人,在今天的河南,他是漢宣帝時候的人,他本性非常孝順。有一天,在臘日那一天,他在『晨炊』就是在煮早餐的時候,看到灶神現形,子方就急忙的拜下去。家裡有一隻黃羊,他就用這隻黃羊來祭祀灶神。從此以後,他家就變成非常富有的人家,擁有田地七百餘頃,有很多馬、僕人、僕隸,比當時的諸侯還富有。後來子孫成為南陽的大族,後來他的三世孫陰識,因為陰識的妹妹當皇后,所以以後常常以臘日來祭祀灶神,這是「陰子方」。
『臘日』是農曆十二月初八。
『邦君』,諸侯國的君主。
『陰識』是後漢陰子方的曾孫,他本性忠厚,後來因為有功被封為陰德侯。漢光武帝即位就徵召「陰識」,提拔他為侍中,封原鹿侯。陰識的妹妹陰麗華,當時就是漢光武帝劉秀的皇后,就是劉秀的妻子,就當漢光武帝的妻子,所以稱為皇后娘娘。漢光武帝每次出去巡視,到各地巡視的時候,就請陰識留守在京師,就後來封他為「執金吾」,就是像現在的警政署長。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漢朝的陰子方為人非常孝順,又很仁慈厚道。有一年在臘日,陰曆十二月初八,當天早上起來煮飯的時候,忽然間看到竈神出現在他面前,陰子方趕緊朝祂禮拜,以後每年到臘日那一天就祭祀竈神。從這件事情以後,陰子方就變成大富人家,富可敵國。到了他的曾孫陰識的時候,有一位妹妹當皇后,就是陰麗華漢光武帝皇后,於是得以封侯,因這個緣故,陰氏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祭祀竈神。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向廩。性似狂。一日坐於竈北版屋上。夢竈君責之。家立破散。】
我們看字句解說:
『版屋』,用木板建造的房屋,指簡陋的住宅。
我們看白話解說:
從前有位向廩,個性好像瘋狂一樣,有一天坐在灶北的木造房屋上,當晚就夢見灶君責備他,家庭立即就破散了。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食為養命之資。人乃三才之一。可輕忽乎。若跳而越之。均為罪過。可不戒耶。】
我們看字句解說:
『三才』就是天、地、人。在《易經·說卦》裡面說,「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易經》裡面說了,「立天之道」就是用陰陽,一陰一陽,像白天就是陽,晚上就是陰,陰陽,男眾屬陽,女眾屬陰,這是「立天之道」。「立地之道」就是柔跟剛。對人來講,「立人之道」,做人的基本的根,就是仁跟義。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食物是養活生命的資源,人是天地人三才之一,可以隨便輕視忽略嗎?如果跳越食物或是人身都是在造罪過,可以不引以為戒嗎?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唐有一官。入山至孤絕處。見一酒店。買而飲之。一婦人先收錢入內。良久方提酒出。其色如血。飲之甚甘。欲再飲。婦人泣告曰。妾非陽人也。因在生時。侈用無度。飲酒無節。每以殘羹剩脯。踐而踏之。以與人食。故受此報。每有人買酒。即出妾身上血供之。其官大驚而回。夫高山安得有酒店。想此官必素輕飲食。陰司借此以警化耳。】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殘羹剩脯』,「脯」就是乾肉,「殘羹剩脯」就是吃剩下的這些食物跟肉。
我們看下面的白話解說:
唐朝有一位官員,進入山中人煙不到的地方,看到一家酒店,拿錢去買酒來喝。有一個婦人先收錢以後,進入屋內,過了許久才提一壺酒出來,酒色像血一樣,喝下去覺得很甘美。當他喝完想再喝的時候,婦人就哭泣著告訴他說,我不是陽間的人,因在世的時候,生活奢侈,浪費無度,喝酒也沒有節制,每次都將剩餘的肉菜用腳踐踏之後才拿去給別人吃,所以才受此報應。每次遇到有人要買酒,就要抽出我身上的血來供給他,這位官員聽了以後嚇了一大跳,就趕快回家了。要知道高山哪裡有酒店呢?想來這位官員,平時一定輕棄飲食,陰府藉此機會來警化他罷了。
這一段就是這位官員在山上,客棧裡面喝的那個酒是那個女鬼身上的血。這個女鬼因為生前她就糟蹋食物,把剩餘的肉菜用腳踐踏以後才給別人吃,而且喝酒沒有節制,而且奢侈浪費無度。所以老法師說,我們要惜福。老法師說,他的老師李炳南老居士,九十五歲都不需要人家照顧,自己燒飯。因為李炳南老師,我們這個師太她並沒有過來,李夫人並沒有過來,留在山東濟南守著老家。所以李炳南老師是自己洗衣服,他跟印祖一樣,自己洗衣服。印祖都是自己洗碗、自己洗衣服。
李炳南老師最後要往生前兩年,就是九十七歲往生嘛,要往生前最後兩年,兩次都飲食中毒。飲食中毒是他的慈悲心,因為人家供養東西給他吃,他知道那些東西不乾淨,但是別人是誠心供養的,李老師就當著面吃給他看,讓對方生歡喜心。他吃的時候,這些東西已經變味道了。因為李炳南老師是一位中醫師,回去以後就用解藥化解了。第一次化解了,過幾個月又遇到一次,他還是這樣表演,回去以後再化解,但是毒已經擴散,來不及了,這一次吃了虧,這樣一次就病倒了。病了以後,好幾個月,體力衰了,畢竟是九十七歲的老人。
從那時候開始,淨空老法師到臺中去看過他好幾次。每一次去看他老師的時候,李老師都會叮嚀他說,不要上館子吃東西,吃東西要小心。淨空法師說,他在臺中住了十年,常常跟老師在一起接受別人的邀請。淨空老法師都是坐在李老師的旁邊,那個菜如果變了味道,李老師就會用手去碰淨空法師,那個菜不能吃。所以老法師說,我們也要懂得衛生,通情達理,而不是說要惜福,結果惜福搞得自己一身的病,那就錯了。東西的味道變了就不能吃了,如果吃了生病,生病需要別人照顧,那就不是培福了,那是享福,那個福不好享。因此吃的東西不能放太久,自己要是吃不完要趕緊送給別人,不能將東西放壞了不能吃了再去送給別人,那你不就是害人了嗎?這是老法師在《華嚴經》的開示,惜福。
我們看最後一段:
【宋翟林。嘗送正叔先生西遷。道宿僧舍。坐處偶背聖像。先生曰。轉椅勿背。林曰。豈以其徒敬之。亦當敬耶。先生曰。但凡具人形貌。皆不當慢。龜山聞而大賞其語。喜曰。見似人者。尚不敢忽。則於人也。從可見矣。夫背且不可。而況跳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正叔先生』就是北宋的大儒程頤,他字「正叔」,世稱伊川先生。
『龜山』就是楊時,也是北宋的大儒,晚年隱居在「龜山」,所以世間人都稱他叫「龜山」先生。他拜程顥、程頤為老師,楊時當時在宋朝跟游酢、謝良佐、呂大臨並稱程門四大弟子。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翟林曾經送正叔先生往西遷移。在途中借宿僧舍,當他坐下來剛好背向佛像。正叔先生就說了,把椅子轉過來,不要背向聖像。翟林就說了,難道我們不是佛教弟子,也應當要尊敬佛像嗎?正叔先生就說了,只要具有人的形貌都不應該怠慢。龜山聽了這話以後非常欣賞正叔先生所說的話,很高興的說了,看到好像是人的形像都還不敢疏忽了,何況是對真人呢?就可見其一斑了。要知道背立聖像都不可以,何況是跳越呢?
好,我們這一段「越井越竈,跳食跳人」,現代人都覺得好像是很奇怪的一個經文,井水不能跨越。灶,現在大家都是用瓦斯爐,這個瓦斯爐,現在就沒有古代那個大灶了,也不能跨越,因為灶有灶神嘛,我們民間叫司命真君嘛。食物也不能跳過去,人不能給他跨過去。
這一段我們來看看老法師怎麼開示。
第一點,「越井越竈,跳食跳人」,這個事情在日常生活當中常常看到。「越」就是跨越。「井」就是現在的這種,現在的這種井跟古代不一樣,現代的井多半是深水井,用電動馬達來抽水,這是現代的井。古時候的井比較淺,都是用水桶去打水。我們在香港大埔老和尚的六和園,老和尚有一次在表演一招給我們看。老和尚那個六和園的後面就有一口井水,那裡面有個泵浦裝在旁邊,就用泵浦打井水,水跑出來。
老和尚說,古時候的井水比較淺都是用水桶去打水。井水在中國民間都是供奉鬼神,這個水都是供奉鬼神的,供奉佛菩薩。換句話說,是眾生的受用,我們對它要有尊重心,所以井不能跨越,所以這個地方的重點是恭敬的意思。因為那個井水都是供養鬼神、供奉鬼神或是供奉佛菩薩的,所以不能跨過去,跨過去這是不敬的。「竈」,現在的灶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是燒柴、燒草,可能在中國大陸的鄉村裡面還能見到。「越竈」就是跨越灶,比較少,不是沒有,有小灶的時候,確實他從上面跨越,這個都是不敬的。
第二點,我們知道恭敬是性德,世間法、出世間法聖賢教人都要把這個當做第一堂課,由此可知它的重要性。儒家教學,我們翻開《禮記》第一句,「《曲禮》曰:『毋不敬。』」《禮記》第一句話就教你說,不能不恭敬,「毋不敬」就是不要有這種不敬的行為,不要有這個不敬的行為。所以對人,對師長、對父母,對親戚朋友,對任何一個人,對無情物也是一樣,「毋不敬」。所以世出世間的學問從哪裡做起?從恭敬中做起,你要沒有恭敬心,你什麼都不能成就。我們常講對人要恭敬、對事要恭敬,對物也要恭敬,這是對事物。
人要是把恭敬心疏忽了,不但道業沒有指望,世間事業也一事無成。所以老法師說,你看看凡是有成就的人,不要說是佛法裡的修行人,就是世間法裡面,他們事業做得很好,很有成就的,你注意看那些事業上有成就的人,他們的一舉一動,對人、對事、對物都很恭敬。他們都很尊敬人,都很敬人,所以人就會為他盡忠,會為他負責辦事。如果你常擺一副高高在上,居上位的那個架子,對底下總是用命令的方式、用呵斥的方式,這個人的福報決定不長久。為什麼?在你有權勢的時候,大家怕你,畏懼你,不能不服從你,這是為了討生活。一旦你的權勢一衰的時候,不會有人再理你了,尤其現代的這個社會,道義沒有了,所以這是自取失敗。
第三,人跟人之間的結合是恩義。我們常常看到有些人辦事情用很高的聲調來顯示他的威德,指著人、命令人去辦事。老和尚說,我們一看到這種人就知道這種人是薄福的人,沒有福報。那個福報很厚重的人就不一樣了,他事必躬親,他自己去辦,即使是屬下去辦,他那個態度也非常地溫和、也非常地謙虛。老一輩的人常常會看到,尤其是以前,我們在的時候也會有這種情形。我們看到長官對部屬,這個文件交辦下去,在公文上面都會寫一個某某兄辦,這是他對他的部屬的稱呼叫兄。老和尚說,他的父親是公務人員,職位不高,他的長官交代老和尚的父親去辦事都寫我兄,那麼客氣。所以辦事的人感恩,一定盡忠負責把事情辦好。動不動就用權勢去壓人,他心不服,做事情就敷衍塞責,出了亂子你負責,他不負責任。所以古聖先賢教人教什麼?教你要怎麼處世、怎麼待人,你能夠把人際關係搞好,世出世間法都會成就。所以對人、對事、對物不可以無禮。
第四,「越井越竈」引申出來就是對事、對物不可以無禮,「跳食跳人」,這都是有罪過。讀《禮記》,古時候的人講禮,現在的人不講了。中國人的習慣,吃飯是共席,大家坐在一起。西方人吃飯是用自助餐的方式分開來吃,有好處。中國人大家在一起吃,一盤菜擺在上面,你要懂禮的人知道,菜取哪裡呢?靠近自己位置上的菜先夾,擺在遠的菜決定不要拿,他說,這是禮節。吃東西不挑,挑食是喜歡吃的他就多吃,尤其一盤菜決定不可以從中心拿,這是非常不禮貌的,要拿靠自己的邊上,你坐在哪一邊,靠你邊上拿,決定不取中間的。現在這些小的禮節已經沒有人講了,也沒有人知道。
第五,「跳人」就是對人輕慢的意思。在佛法裡面,一切眾生都是平等的,諸佛菩薩看一切眾生都是諸佛如來。所以高級的菩薩們,他們修行是修普賢行,普賢行沒有分別執著,普賢行就是平等行。權教菩薩、聲聞、緣覺也修平等,但是還沒有達到真正的平等。為什麼?妄想未斷就不能夠達到真平等,妄想斷盡的時候平等心才現前,這個妄想就是根本無明。所以你要到法身大士破根本無明,你的平等心就現前。所以我們現在在學,妄想是沒斷,儘量的學,往平等上去接近,這樣就好。不能不學,學多少總會進步的。
這一句話講的四件事情,就是「越井」、「越竈」、「跳食」、「跳人」這四句話,四件事情。總而言之就是我們所謂的,如果你做了就是失敬,你的敬心、敬意、敬德失掉了,不要以為這是小事,小不敬大的災難就來了。所以聖賢人都是從微細的地方小心謹慎,從這個地方修起。所以老和尚跟我們開示的重點,就是雖然「越井越竈,跳食跳人」在我們現代人的感覺上,好像在現實的社會裡面、現實的環境裡面,好像沒有這種現象,但是事實上,這是告訴我們要有恭敬心。
所以我們對於這個,像我們講堂來講的話,比如說,我們佛堂供養過的花,如果有枯掉了,我們講堂的志工不會把這個枯掉的花直接丟到垃圾桶。我們會單獨用一個塑膠袋,把我們佛堂上面供花過的謝掉的、枯掉的花,我們就丟在這個塑膠袋裡面。或者是燃過的香,香棒,香棒我們也不會隨便丟棄,我們集中在一個塑膠袋裡面封好,我們再另外做處理,不會跟一般的垃圾混在一起。這個就是我們培養一個恭敬心的地方,所以這個細小的地方、細微的地方我們都要注意。
以上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