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49集
第249集

感应篇汇编第24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8/0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4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五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4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4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49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8/0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4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五句,【又以竈火燒香,穢柴作食。夜起裸露,八節行刑。】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九OO頁,我們看經文,『又以竈火燒香,穢柴作食。夜起裸露,八節行刑』,這句經文的白話解說就是,又用竈火來點香,用汙穢木柴來煮食物,晚上起床裸露身體,在八節的日子執行刑罰。
好,我們看第一段經文,九O一頁,我們看經文:
【按天師門下科令。竈下灰火。謂之伏龍屎。是故不可燒香。竊嘗披閱教典。香火避忌。又不止此一事。如油漬紙撚。不可爇紙。謂之枉積蠟錢。東嶽壘積如山。天地陰陽諸司。皆所不受。又如供養眞武。夏月不可用李子。冬月不可用石榴。延降上眞。不可燒乳頭香。檀香謂之浴香。月季謂之不時花。金桐謂之鬼花。凡此皆當避之。與其不避而自取冒犯。孰若敬遵其敎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紙撚』,用芯紙搓成的細紙條、細紙卷兒,用以點火或吸水煙,就是將紙搓揉成一個圓形,圓束形的,做為點火用,這個叫「紙撚」。
『爇紙』,「爇」就是燃燒、點燃。
『上真』,道家稱第一等的仙人,叫「上真」。
『乳頭香』,即是乳香,就是常綠喬木的凝固樹脂,因其滴下成乳頭狀,所以稱為乳頭香,為薰香原料,又可供藥用。
『浴香』就是檀香的別名。
『月季』,也是一種花名,是常綠或是半常綠低矮的灌木,它那個樹莖有刺,那四季開花,大部分都是深紅色的或是粉紅色,這個叫「月季」,月季花。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按照天師門下科令說,竈下的灰火叫做『伏龍屎』,因此不可以用來點香。我私下在看教典時,提到香火的忌諱,還不只是這件事情。例如不可以用油漬的「紙撚」來點燒金紙,所燒的金紙又稱為『枉積蠟錢』,在東嶽大帝那裡,這種「蠟錢」堆積如山,天地間的陰陽諸司都不接受。又如在供養真武大帝的時候,夏季不可以用李子,冬季不可以用石榴。在延請上真降臨的時候,不可以燒乳頭香。檀香又叫浴香,月季又叫做不時花,金桐又叫做鬼花,凡是這些東西都要避忌。與其不避忌,而自己去冒犯這種罪過,倒不如遵守教義的規定較好。這個地方有提到燒香,「枉積蠟錢」,這個燒紙錢。主要這裡面也有說,供養真武大帝,就是道教的神玄天上帝,夏天不可以用李子,冬天不可以用石榴。
這個地方我們就提到恭敬心的問題,至誠恭敬是過去現在未來一切修行人成功的祕訣。今天佛法為什麼會衰?衰在真正有誠敬心的人愈來愈少了,大部的人都是心浮氣躁,所以很難,很難能夠有這個恭敬心。能夠像我們這樣的人,我們誠敬心能夠培養出來嗎?可以,只要你肯、願意發心。怎麼培養呢?老法師說,頭一個把障礙誠敬的緣斷掉,誠敬心才能現前。障礙誠敬的緣是什麼呢?就是虛偽,就不真誠,虛偽做作。我們今天用心,說真話全用的是虛情假意,不是真的,剎那變化,現在社會上普遍都是如此。所以誰能相信誰呢?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這句話很重要,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變化太大,見異思遷。這幾句話,老法師是形容我們現在人的人心就是這樣,自己不相信自己,而且變化太大,見異思遷,這絲毫誠敬都沒有,這是我們學習最大的障礙。
把這些虛情假意淘汰掉、放下來,不要它,誠敬心就現出來了。誠敬心是自性裡頭本有的,它是性德,只要把障礙除掉,真誠心就現前。虛情假意表現最明顯的是什麼呢?就是自私自利,就是虛偽,表現在自私自利。是不是真的得到自利呢?也沒有。為什麼?真正的自利是有智慧的人才能自利,沒有智慧的人造業,果報都不好。他要真正是為自利的話,怎麼肯造業呢?怎麼肯往三途地獄去呢?不可能。所以他是自己欺騙自己,愚昧無知,佛經上講,可憐憫者都是指這種人。這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裡面第四百四十九集的開示,講恭敬心。所以這個地方各位看到說,供養真武,夏天不可用李子,冬天不可用石榴,這個要用什麼一個心來看待呢?這是恭敬心的問題。
這裡面也有提到「枉積蠟錢」,那我們在學佛的過程裡面,也常常碰到蓮友問這個問題,就是有時候你去助念,亡者的家屬都會燒紙錢。但到底是不是要燒紙錢?最近臺灣也為了這個,道教也為了燒香跟燒金紙的問題,政府因為用環保的法令來規定,造成整個臺灣道教界的信徒反彈,到總統府去抗議、去示威。所以我們今天就是要來談,尤其是中元節快到了,我們就來談,到底燒金紙應該怎麼看待?我們知道印光大師有開示,佛教徒,學佛的人對於燒金紙不鼓勵也不反對。我以前有聽印光大師講過這一段開示,可是印光大師為什麼說,我們佛教徒不鼓勵也不反對呢?尤其是第二句話,不反對。我把印光大師他整段的開示,我把它找出來來供養各位,讓各位能夠完全明白,為什麼印祖要這樣說?
印光大師論紙錢錫箔,「錫箔」就是燒紙錢。印祖說,佛弟子祭拜祖先,應該以誦經、持咒、念佛為主。「焚化箔錠」,就是燒紙錢,也不宜廢,這句話要聽清楚。印祖說,也不應該,我們佛教徒常常會講,不要燒紙錢,你就障礙他,阻礙。學佛人不用燒紙錢,可是那些沒有學佛的人,你用學佛角度去看他,他會反彈,而且他會反感。所以印祖說,也不宜廢。「以不能定其即往生也」,但是也不能說,「也不能定」就是不能夠決定說,他會不會往生。即定是他可以往生,這位亡者可以往生,也不應該妨礙,讓那些未往生西方的人,「亦不妨令未往生者資之以用耳」,意思是鬼道眾生需要,他沒有往生西方嘛。這個是在《印光大師文鈔續編卷上·復海門蔡錫鼎居士書三》裡面,印祖有提到這句話。
「錫箔一事」,「錫箔」,就是燒紙錢這件事情,雖然不是出自佛經,但是它的來源非常地遙遠。在《法苑珠林》,這本是佛教裡面的感應的善書、的佛書,叫《法苑珠林》。在《法苑珠林》有二十三頁,專門在說錫箔,就是金銀,臺灣叫金紙銀紙,「以及焚化衣物」,到底亡者要不要燒衣服給他?也就是所謂的布帛。像我們臺北善導寺,我父親跟母親的神主牌位都在善導寺。老和尚以前有在善導寺待過。它是早期中國佛教會早期這些大陸的出家人到臺灣來,隨著國民政府到臺灣來,落腳的地點就是善導寺跟臨濟寺。老和尚是在臨濟寺出家,也是在我們臺北市的圓山。善導寺在臺北市火車站附近,也是滿大的佛寺。現任的住持是了中法師,也是我們臺灣佛教界的長老,他也辦了一個佛教大學。善導寺它就是屬於中國比較正統的傳統佛教的一個道場。那我去那邊,有時候去祭拜我父親我有看到,它那個地方也有準備什麼呢?它也是開方便門,大概是骨灰啦或者是神主牌位放在善導寺,這些信徒要求,它也有弄一袋一袋的元寶,燒紙錢。但是在那邊沒有看到一般民間燒金紙跟銀紙,但是確實有看到,我有看到燒元寶啦,燒這些紙錢的部分,是這裡講的。
到底亡者要不要燒衣服,就是布帛。印祖說,其實《法苑珠林》這段文章、這段記載,它是在唐中書令岑文本,岑文本他記載他的老師跟一個鬼官,就是幽冥界的鬼差,這些官員,陰間的官員,他的互相對答問話的記載。這個人彷彿好像叫做眭仁蒨,剛開始不信佛,後來跟鬼神對話,跟這個鬼官談得來,「相契」,談得來,就相信了。並且眭仁蒨就叫他的弟子,唐中書令,中書令有點像我們現在的國務院總理,或者是臺灣的行政院長,這中書令。並且叫他的弟子岑文本要為祂準備「設食」,「設食」就是我們現在做「三時繫念」啦、蒙山供養啦,我們會準備蒙山供養的物品,就「設食」。「遍供彼及諸隨從」,供養這些鬼官以及祂們這些隨從。
眭仁蒨就問這個鬼官了,就問說,陰間跟陽間什麼東西可以相通?鬼官就說了,「金銀布帛可通」。「金銀布帛」,就是金紙銀紙可以通。所以現在臺灣有些道場很有意思,幫亡者,幫他燒一個賓士車,紙做的賓士車,把它做成一個紙錢。紙去做的別墅,還給祂燒。還給祂做那個紙人,金童玉女。裡面還有送給祂什麼?人民幣,然後還有美金、還有臺幣,提領處,冥國銀行,臺灣就很多都這樣的,花樣非常地多。那我看過一個新聞報導更有意思,就是一個黑道頭目往生,他的這些嘍囉、他的這些幫派分子為了懷念他們老大往生,就紮紙人送給他。紮什麼?紮手握著機關槍的黑道分子的紙人,那個黑道的紙人還特別畫得很凶惡的樣子,還長了鬍鬚,手握機關槍,也有這種情形。
眭仁蒨就問鬼官了,他說,陽間跟陰間有什麼可以通呢?祂說,「金銀布帛」可以通。但是祂是說,用真的不如假的,「真者不如假者」。「即令以錫箔貼於紙上」,祂的意思就是說,你用真布帛、用真金銀,那當然是最好,但是你如果用錫箔,就是我們那個金紙上面有一個小小的錫箔貼在那個紙上,或者「以紙作綢緞等」,「便可作金或衣服用」,這個也可以,就是等於方便。「此十餘年前看者」,就是印光大師在十幾年前看過這個記載,已經記不起來,它是記在《法苑珠林》的哪一卷哪一篇。印光大師在回覆給他的弟子裡面說,你們想仔細去看,可以去查看看,時間應該是在隋朝的時候,隋朝的初年,那個時候岑文本還在讀書,他是到唐朝的時候才當到中書令。這個是他老師眭仁蒨跟鬼官的對話的一個經過。
那麼寫這封信請示印祖的是金振卿居士,那麼印祖就告訴他了,就是金振卿居士,他就說,你的性情太過於自以為是。當時印祖有一個弟子叫范古農,這是民國初年,早期民國初年的,也是在中國的一個大居士叫范古農。范古農所說,雖然不知道它的出處在哪裡,但是於天理人情來說,也是符合的。可能是這個金振卿居士寫信請示印光大師,有可能是要呼籲全國廢掉這個事情,就是燒金紙的事情。他在請示印光大師說,可不可以呼籲全國來廢掉這個燒金紙的事情。印光大師跟他講,他說,如果你真提倡,你會受到「鬼擊」,他說,你可能會受到鬼道的攻擊。
「世有愚人,不知以物表心」,他說,世間人,有一些比較愚昧的人,他不知道用,「不知以物表心」,就是不知道用供養的物品來表達他的真心。那他都是「以多燒為事」,「專以多燒為事亦不可」,他假如要燒多也可以。但是最好怎麼樣呢?「當以法力心力加持」,最好是用法力跟心力來加持,才可以讓它「變少成多」。就像施食一樣,七粒米可以變成像須彌山那麼多,這變食真言裡面一樣,它可以變少成多,以遍施自己的宗親以及一切孤魂則可。但是如果你用燒紙錢來供養佛菩薩,「則非所宜」,不應該,因為佛菩薩不接受世間人這樣的供養。那世間人用飲食香花來表示他的誠心,來供養佛菩薩。用真誠心來供養,那是最重要的。但是世間的愚人他無知,縱然他是用金紙來供佛,你也應該用一念誠心這樣來看待。
印光大師很慈悲,他說,你不要這樣去看不起他,這樣以一念誠心來看待,也有功德。譬如小孩子捧沙供佛,就是阿育王的前身。佛陀在的時候,有一次跟阿難尊者在外面托缽,在行腳,在路上看到一群小朋友在玩,其中有一位小朋友,看到佛陀來以後,非常地恭敬佛陀,沒有東西可以供養,就用一碗,用捧沙,手捧這個沙,這土地上的沙要來供養佛陀。佛陀就用缽接下他的沙的供養,佛陀是接受這個小孩子的恭敬心。後來佛陀就跟阿難講,說這位小孩子在我圓寂以後,在數百年之間,他會降生在印度,名叫阿育王,會統治全印度,以後會護持三寶。
後來阿育王在數百年後,真的,這個小孩子真的誕生在印度,統一全印度。剛開始也是非常地暴虐,但是後來經過善知識的引導,讓他入佛門,親近佛法,終於成為佛教界的大護法。佛法在印度傳到斯里蘭卡,就是阿育王的兒子跟阿育王的女兒,把佛陀的法傳到,也把佛陀的火化的舍利供養到斯里蘭卡,也是阿育王的兒子跟女兒送到斯里蘭卡,錫蘭,以前叫錫蘭。所以阿育王的前身是那個小孩子,「小兒供佛以沙」。阿育王還甚至因為這樣而得到鐵輪王的福報,我們知道這個娑婆世界有金輪王、銀輪王、鐵輪王、銅輪王,阿育王是得到鐵輪王的福報。
但是世間的愚人不知道求生西方,所以用很多金紙、金錢,買錫箔來燒、來寄庫,這個現在臺灣的民俗還有,這寄庫。印光大師說,其實這個是癡心妄想,這個是以自私自利的心想作永遠做鬼、永遠當鬼的計畫。這個也不問是非,只希望有一些不問是非,只希望有佛事可以做的,可以有一些供養的這些俗僧、這些出家人,便隨他們的意思來做。例如在印光大師那個年代,他們在中國的民間也流行「破地獄、破血湖、還壽生者」,非常多的人也都在做這種事情,甚至一些俗僧也在做。印光大師說,「然君子思不出其位,但可以以此理自守,及為明理之人陳說」,意思是說,如果知道這個利害關係的,應該把它講出來。「若固執不化之人,亦不得攻擊,以招致人怨」,但是有些固執不化的,你就不用跟他結惡緣,以免招致他們的怨恨,對於自己、對於別人都沒有好處。就是當時可能也很多流行破地獄啦、破血湖啦、還壽生等等,寄庫啦這些行為,印祖說,有些很固執的人,就不用再跟他談。
另外有一件事情,就是焚經之事。在印祖那個年代,在超薦亡者的時候,有燒經書,焚經就是燒經書。「焚經一事,雖有功德,吾人不敢提倡」,印祖說,我不敢提倡。因為以「粗心人多,每每燒於錫箔灰中。錫箔灰,賣於收灰者,將紙灰簸出,而留其錫以賣之,此經灰不同棄於垃圾中乎。誰肯細心另用器焚之,而以其灰投之於大江大海中乎。」印光大師說,因為那個年代有流行這樣的一個風俗,就是燒經來做功德。燒經,經文的經。印光大師說,他不敢提倡,因為粗心大意的人很多。你把燒經文的書,燒經文的經書跟錫箔灰混在一起,再把這些灰賣給專門收灰的人,他是要那個錫。因為那個錫是燒不掉的,他是要那個錫,留那個錫,那就變成把經灰也丟在垃圾堆裡面去了。他說,沒有人肯細心的用另外一個桶子來燒這個經。這個灰,經書的灰,印祖也有講,經書如果不能讀了、不能用了,你要把它焚化。這個經書已經不能再看,都破損了,字都模糊了,經文都模糊了,要把它火化的話,印祖有說,把它火化以後,要用一個乾淨的布袋把它裝進去,放在大海大江裡面沉到海底。
印光大師說,他剛出家的時候,看到有放蒙山、燒黃表、加往生錢,就把往生咒的咒文印在往生錢上面。往生錢做成像錢那個形狀,上面印往生咒,這樣叫做往生錢。印光大師當時在他那個年代,有看到很多人燒往生錢,有些燒到一半沒有燒掉的,上面還有往生咒的經文沒有燒到。在清光緒十六年,在北京龍泉寺,早上印光大師離開龍泉寺的山門,看到昨天晚上燒焰口,送孤魂所燒的紙堆裡面有往生錢,大概有兩寸厚,只燒到一半。印光大師再把它撿起來,放在字簍裡面,「納之於字簍中」。況且還被那個僕人打掃,叫那個僕人不要放在一般的垃圾堆裡面。印祖說,這個都要很細心去做,若大派頭人來做,則沒有辦法得到利益,就先遭到災禍了。
在前數年,在太平寺,在蘇州有一個叫隱貧會的,「代售朱書《金剛經》」,就是用硃砂筆寫的《金剛經》。真達和尚,當時是印祖的弟子,真達和尚聽到印光大師這樣開示,跟他制止說不能賣。「如有人送朱書《金剛經》,不必於做佛事燒,恐無有細心人料理」,恐怕沒有細心的人來處理這個事情,就會犯錯。如果在家中的話,應該用一個清淨的地方,用一個大鍋或是一個鐵盆,把這個「置經於上,上又加以箔錠」。以上這一段印祖說,世間愚人不知道求生西方,用金錢買錫箔來燒當做寄庫,他說,這個叫癡心妄想,是以自私自利的心希望永遠做鬼道眾生。這個是《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卷二·復金振卿居士書》裡面有記載這一段。
最後印光大師也有提到他的弟子,叫做龍梓修、濮秋丞這兩位居士,在民國十八年,想要「以一千六七百圓,在寶華山」,這也是中國大陸的一個很有名的道場,叫「寶華山」,要「做一堂水陸」法會,就為了這個事情來跟印光大師報告。印光大師教他們這兩位弟子,說你們用這個錢來打佛七,念佛。可是這兩位弟子就捨不得用這個一千六、七百圓來打佛七,只用幾百圓來念佛耳,他們希望印光大師贊成他做水陸法會。其實這個不是只有在印祖那個年代,現在在臺灣也是一樣,我相信中國現在也是一樣,你同樣叫他去護持水陸法會跟護持佛七,他可能會比較選擇護持水陸法會,他不會去護持佛七,都一樣,就執著以為,眾生總是以為水陸法會功德比較大,這個地方印祖就提到了。印祖說,他這兩個弟子大概用八百圓去做水陸法會,可見世間人都是喜歡熱鬧鋪排,「不是真實求超薦先亡」,就是不是用真實的心,來求超薦他們的歷代祖先以及冤親債主,以及超度普度孤魂野鬼,孤魂眾生。
燒紙錢、錫箔這個不可以廢除,也不一定要堅持說,一定要燒多少。要知道這個燒錫箔、燒紙錢,「須知此濟孤所用」,就是說鬼道眾生有用。所以印祖為什麼說不要,不贊成也不反對,道理就在這個地方說,對鬼道眾生來說,這些紙錢跟錫箔,祂們執著。所以「須知此濟」,「此濟」就是會幫助這些孤魂野鬼所用。佛菩薩跟往生的人,「了無所用」,對於佛菩薩或者往生西方的人,「了無所用」,沒有,不需要。
「應當以佛力、法力、心力,變少成多。若人各得一,縱數千萬萬,也不能遍及,以孤魂與鬼神,遍滿虛空故」。「若知變少成多之義,則濟孤之心亦盡,而且無暴殄之過。是在人各至誠以將,則心力周遍,冥資亦隨之而周遍矣。」這一段印祖講得非常好,這不是說你燒多少錢的問題,燒多少紙錢的問題,是應該用佛力、法力、心力,變少成多,因為孤魂跟鬼神也是遍滿虛空故。如果你明白變少成多的意思,那麼你就不會有這種「無暴殄之過」,就是太浪費的這種過錯。最主要是個人要至誠心來供養,你至誠心來供養,用心力周遍法界,幫助幽冥眾生的利益也隨之周遍法界。這個是印祖在《印光大師文鈔續篇卷上·與李慧澄居士論焚化經灰及往生錢書》,這裡面印祖有這樣的一個開示。
特別我這樣把它提出來是,因為臺灣也是都為了這個問題困擾,佛教界很多人對這一塊,到底要不要燒紙錢呢?也大家眾說紛紜。印祖給我們一個很明確的指示,以誦經、念佛、念咒為主,以幫助亡者超薦西方為主。第二,用佛力、法力、心力真誠來供養,這是最重要的。第三,我們不贊成也不反對燒紙錢,因為鬼道眾生祂有這個執著,所以我們也不能說廢除。以上三點是我們總結印祖的開示,來讓各位明白有關要不要燒紙錢的問題,我們做這樣的一個探討。
好,往下這一段,我們來看第二段經文:
【諸經集要(要集)云。夫因事悟理。必藉相以導真。瞻仰聖容。賴花香以供奉。佛言如來滅後。若復有人以一華一香。用作供養。以一掬水。除去不淨。舉足一步。詣諸佛前。一稱南無佛。是人若墮三惡道者。無有是處。淨名疏云。香是離穢之名。而有宣芬散馥騰馨之用。感通傳云。人間臭氣。上熏於空。四十萬里。諸天清淨。無不厭之。但以受佛付囑。令護於法。佛尚與人同止。諸天不敢不來。故佛法中。香為佛事。最稱第一。華嚴云。善法天中。有香名淨莊嚴。若燒一丸而以熏之。普使諸天。心念於佛。然則竈火燒香。可不戒哉。】
這一段裡面有很多非常了義的經文,比如說,『《淨名疏》云:「香是離穢之名,而有宣芬散馥騰馨之用。」』這個就是了義的。還有《華嚴經》裡面,『《華嚴》云:「善法天中,有香名淨莊嚴。若燒一丸而以薰之,普使諸天,心念於佛。」』這一段也是非常了義的。
我們先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諸經集要』,應為《諸經要集》,一共二十卷,是唐道世,應該是法師,道世撰,又稱《善惡業報論》,收在《大正藏》第五十四冊。《諸經集要》是摘錄經律論中有關善惡業報的要文,並加以分類編輯而成的典籍。與梁朝寶唱法師所編的《經律異相》,這本《經律異相》在臺灣佛教界也有流通,同具有佛教百科辭典的性質。這個地方,全書,《諸經集要》分成三十部,也就三寶、敬塔、攝念、入道、唄讚、香燈、受請、受齋、破齋、富貴、貧賤、獎導、報恩、放生、興福、擇交、思慎、六度、業因、欲蓋、四生、受報、十惡、詐偽、墮慢、酒肉、占相、地獄、送終、雜要。此三十部又再細分為一百八十五項,各部或篇首置述意緣,述說該部之大意。這樣看起來,這個《諸經集要》確實這裡面編得非常完整,是確實可以做為世間人修行的一個準則,一共有三十項,幾乎都跟我們生活有關、跟我們修行有關。這一段為什麼提到《諸經集要》?這是在《諸經集要·香燈部第六·述意緣第一》裡面就有這段經文,就『夫因事悟理,必藉相以導真;瞻仰聖容,賴華香以薦奉』,就從這個地方出來的。
我們知道佛陀講經,事理是圓融的。事就是要彰顯佛理、要彰顯真理,事跟理是不能偏廢的。因理成事,因事顯理,這是我們修行上要知道的事情。所以不能夠因事廢理,也不能夠因理廢事,兩個都需要。所以佛門裡面有事修、理觀這兩種修行,譬如說,你常常去參加法會啦、放生啦,做善事啦,鋪橋造路啦、救濟貧困啦,這個就是做善事,最後是要什麼?最後是要達到修到,布施修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就修到三輪體空,那就是悟理了,那就跟《金剛經》裡面的境界一樣,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了,那就跟理相契了,這個叫做因事悟理。你不能說,哎呀,你都是專注事修,不好好在這邊讀誦經典,不在這邊確實去領悟佛經的道理,他因緣還沒有到嘛,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他因緣還沒有成熟嘛。老和尚說,不斷的去布施,不斷的去修,去行善,他累積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因緣具足的時候,老和尚說叫什麼?叫「福至心靈」。就福報累積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他突然間就契入了,「福至心靈」,所以「夫因事悟理」。
「必藉相以導真」,「真」就是性,性相是不二的,性因相而顯。我們講自性,自性是什麼?是無相無不相,真如實相,諸法實相,它是無相無不相,是空有不二,是真空妙有,我們所謂說,真實不虛。所以我們這個自性的本體,我們是見不到,但是我們感受得到,我們用得到。但是雖然自性是本自具足、本自清淨、本無動搖、本不生滅,這個真是這樣,但是也要藉能生萬法這個相來顯出這個本自具足,自性的本自具足、本自清淨、本無動搖、本不生滅,所以能生萬法那就是相。所以性因相而顯,性,自性因相而顯,所以「必須藉相以導真」。
「瞻仰聖容」就是禮敬佛陀禮敬聖相,都是用什麼?用花跟香來表敬奉,花代表修因證果,香代表戒定真香,這樣來表達供養。《諸經要集·香燈部第六·華香緣第二》,「若以一掬水用灑佛塔」,就是這裡了,這裡面有提到這一段經文,跟我們《感應篇》一樣了。「若以一掬水用灑佛塔,除去不淨。以華香供養,舉足一步詣於塔寺。一稱南無佛,欲使是人墮三惡道百千萬劫,終無是處。」我們《感應篇彙編》跟這裡講的有一些不一樣,它是說,「一稱南無佛,欲使是人墮三惡道百千萬劫」,《感應篇》裡面就沒有提到這樣,只是『是人若墮三惡道者,無有是處』。《諸經要集》是講,「終無是處」。都是這一段《感應篇》的經文,就是從《諸經要集》裡面摘錄出來的,可見我剛才講的這部《諸經要集》確實是很重要的一本書。希望有機會我們也把這本,我希望我把《諸經要集》,我也把它摘錄出來,看有沒有機會在網路電視臺流通,這個我覺得非常好。
再來我們看下面,『一掬水』就是兩手合起來能捧的量,這個叫「一掬水」。古代一升或是半升,這個水叫「一掬水」。
『淨名疏』,這是《維摩經疏》,《維摩經》又叫做《不可思議解脫經》,就是維摩詰居士所開示的這部經,又叫《淨名經》,又叫《維摩經》。註解《維摩經》,註解這部叫《維摩經疏》,一共二十八卷,是隋朝、隋代天臺大師,就是智顗大師撰的、智者大師撰的,撰寫的,又稱《淨名廣疏》,這個收在《卍續藏》第二十七、二十八冊。本書係鳩摩羅什所譯的《維摩經》之注釋書,智者大師應隋煬帝之請,口授其腹案,由門下弟子筆錄,至二十七卷「佛道品」,智者大師只講到二十七卷的「佛道品」,剩下其餘的是由他的弟子灌頂大師補作完成的。本書內容賅博,立論適切,基於天臺宗之立場,闡釋淨佛國土的真義,論釋甚為精闢。
我們《感應篇》這裡面的經文,也引用了《淨名疏》,就是《維摩經疏》。這個在《維摩羅詰經文疏》,「香積品」,卷二十七,原來的記載是這樣,「香是離穢之名,而有宣芬散馥馨香之用,故《無量義經》『道風德香熏一切』,理中無上戒定慧香芬芳叵竭,故名為香。」這一段是跟我們這個《感應篇》就是引用這一段《維摩經疏》,我們在這邊做這樣的說明。
再來,『宣芬散馥騰馨之用』,「芬」就是香氣,「馥」,香氣濃郁,「馨」,散播很遠的香氣。
『感通傳云』,「感通傳」是《道宣律師感通錄》,是道宣律師他所編輯的,又叫做《感通傳》,又稱為《感通錄》,又曰《律相感通傳》一卷,是唐朝道宣律師他所編輯的。感天人來降,付與戒律事理問答者,這個是《感通傳》。提到道宣律師,我們知道道宣律師跟窺基大師的公案非常有名,老法師也有講過這一段的故事。中國律宗的初祖是終南山道宣律師。道宣律師本身他持戒非常精嚴、清淨,所以感得天人供養。我們臺灣持戒律的正覺精舍還有南林尼僧苑,他們尊奉的祖師就是道宣律師。道宣律師他都是日中一食,午餐是由天人送供養,不需要自己去托缽。
在道宣律師同一個時代,有一位窺基大師,他是出生在豪門貴族。這個典故是這樣,就是當唐太宗的時候,玄奘大師到西域去取經,經過西域的時候,看到在山洞裡面有一位尊者在入定,年紀非常大了。當時玄奘大師跟這位尊者對話,這位尊者就告訴玄奘大師說,他等下一尊佛彌勒菩薩來,他要把佛陀的法傳下去。玄奘大師就跟他講了,他說,你等到下一尊佛彌勒菩薩來,要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太久了。他說,你到震旦國先去乘願再來,你等我到西域取經回來以後,你來幫助我弘法利生。他後來就聽了玄奘大師的勸告,他說,好好。玄奘大師跟他講說,你往東走,震旦國,就中國的方向,你找那個最高的房子,你就到那邊去投生。你知道在古代那個年代,房子最高就是皇宮,這是皇帝大臣,這些達官貴族所住的地方,房子都很高。他因為出家人福報大,所以他就到唐朝的時候,他就投生到唐朝很有名的一個大將,唐太宗那時候,很有名的一個大將,叫尉遲恭,他投生到那個地方去,當尉遲敬德的姪兒。他一投生到尉遲敬德家,做尉遲敬德的姪兒,出生以後,他就變成富貴,豪門貴族了,富家子弟了。
當時玄奘大師回國以後,就跟唐太宗報告這個事情,就問皇帝說,皇帝有沒有在這幾年生出一個太子出來?唐太宗說,沒有。他說,不對,應該已經來投胎了,現在應該已經是年輕人了。皇帝後來就幫他找,後來就找找,找到尉遲敬德他的姪兒,就是窺基大師再來,就是那位尊者再來。玄奘大師就跟唐太宗就去拜訪他了。那麼拜訪他,因為當時他就是一個豪門貴族,我們現在話叫做公子哥兒,父親又是當將軍,有錢有勢,過富貴的生活。
玄奘大師因為他有智慧眼,他可以知道這位就是尊者再來的,他想度他出家,知道他善根深厚,想勸他出家。但是窺基大師當時他,後來沒有辦法,被玄奘大師說得就是要出家,後來他開個條件,因為他要享受,要享受貴族的生活,那還是放不下。所以他跟玄奘大師提了三個條件,第一,我要帶一車的書,因為他喜歡看書,那前世是出家人,讀誦經典。老和尚說,法布施得聰明智慧,所以你看他到這個世間來,他就喜歡讀書。為什麼?他前世是修行人、是出家人,都是讀誦經典。這是第一點,他說,我要一車的書,我要出家的時候,要到佛寺去看。第二個,我要帶一車的金銀財寶,物質享受不能缺乏。因為他已經投生在富貴人家當子弟了,所以我們為什麼說,富貴修道難,就是這個道理。第三,因為他出生在豪門望族,所以很多的侍女陪伺,他說,第三要有美女伺候我,所以要一車的美女。這是很有名的三車公案,三車法師的公案是這樣來的,一車書、一車金銀珠寶、一車美女。
玄奘大師他就是先以利鉤遷,而後入佛智,我先答應你,然後就好,你這三車,我全部答應你。他就是真的裝了這樣三車的書、金銀珠寶、美女,都浩浩蕩蕩就開到佛寺去了。一到佛寺去以後,就開始唱戒定真香,爐香讚一唱,那個大鐘、大鼓一叩下去,這位尊者前世的修行善根浮出來了。為什麼?相應嘛。阿賴耶識裡面那個過去生在佛門裡面當出家人,朝暮,早晚課,早課、晚課,晨鼓,我們講說,晨鐘暮鼓,讀誦經典,你的阿賴耶裡面都是這一種清淨的這種種子在裡面。人家說,「一入耳根,永為道種」,就是這個道理。遇到緣的時候,說斷就斷掉。就像我一樣,我以前也是喝洋酒XO、威士忌,抽好菸,德國DAVIDOFF。可是我一受戒以後,一個禮拜我就斷掉這個菸跟這個酒了。
我講過我受戒的故事,就一個香菇就度了我。因為我們受菩薩戒第六重戒就是酤酒戒,我就放不下香菸跟酒。觀音菩薩就用香菇來度我,就搭縵衣過堂的時候,我夾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那個香菇就掉在我的縵衣上,就把我的縵衣弄髒掉了。後來我就悟了,悟了就是說,我放不下這個香菸跟酤酒,就是酒戒。因為我在要受戒前是,因為當時得戒大和尚是中國佛教會的會長悟明長老,他只有在那個所有七、八百個戒子裡面,他唯一叫我改菩薩戒就是他。他叫我到他的寮房,他說,黃警官,你改為菩薩戒。我說,不可能,我還跟他講不可能。後來我去他寮房隔壁那個觀音菩薩那邊求了半天,還跟觀音菩薩拈鬮,說你答應我。我當時開的條件是,給我抽菸還有三杯藥酒,觀音菩薩也答應了,我那時候還很高興。沒想到第五天過堂的時候,五戒過堂,我就搭縵衣以後,夾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我就悟了,我來受戒的心完全沒有,沒有受戒的心,哪裡有受戒的德?還有受戒的戒行呢?當然就得不到戒體,那時候我就悟了。所以我就決定回到家以後,七天以後就把菸斷掉、把酒斷掉。
我們那時候,我們簡豐文老師就跟我們提這句話,就是說,我們在學講經的時候,他就跟我們講,簡老師跟我們說,我們現在都在薰習般若,金剛種子,縱使你來生他世,假設你沒有往生西方,因為你往生西方就是阿惟越致菩薩,就不退轉菩薩,你不可能退轉,那不退轉菩薩都是法身大士,你是下來就是大菩薩。可是如果你沒有往生西方,你現在如果多薰習金剛般若種子,你將來到人間來的時候,你遇緣成熟的時候,你那個金剛種子就會浮出來。它就是根本水不能淹、火不能燒,它是堅固無比,它是不會壞掉的,因為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的。所以你遇到緣的時候,它那個金剛種子就會浮出來,所以你現在這一世的修行裡面,如果你金剛般若薰習得愈多,你下一世乘願再來的時候,你那個善根流露出來,你那個慧根要彰顯出來,速度非常地快,說斷就斷,頓脫。就像你這一輩子,如果持戒很精嚴的話,你來生他世,一樣跟果清律師一樣持戒非常精嚴。
窺基大師這個就是很明顯的例子,就是他過去生薰習金剛般若種子,雖然他還是放不下經書啦,世間的書啦,放不下這些金銀珠寶、放不下這些美女。可是等到玄奘大師把他帶到佛寺,那個大鐘一叩下去,唱戒定真香的時候,就像我們在受戒的時候,悟明長老帶我們念大悲懺,然後帶我們拜大悲懺的時候,唱那個大悲懺就非常地感動,裡面有一半都哭得唏哩嘩啦,全部都哭了,尤其女生哭的特別多,我也掉眼淚,都哭了。為什麼?過去生的那個金剛種子浮出來了嘛,慚愧了嘛,造了這麼多業,到今天才到佛祖前面來要受戒。那個慚愧心,我們的七聖財裡面的慚愧心自然而然它就流露出來,你就跟佛就接上去,跟佛就接上這個緣,就接走了,佛就跟你接走了,你的菩提心就開始準備要萌芽。
所以我們當時在拜大悲懺的時候,因為早課是拜大悲懺,因為悟明長老在臺灣是專門弘揚大悲懺,所以他又自稱叫觀音老人,他活到一百歲。他現在是坐缸,人非常地好,是中國佛教界的老好人,好好先生,是從浙江普陀山過來的。他從浙江普陀山請了一尊觀音菩薩過來,把這個法脈傳過來,現在由他的弟子再繼續弘揚。所以這個就是什麼?當時在我們拜大悲懺的時候,悟明長老就跟我們講,他因為老人家年紀大了,他拜下去,他起來的時候看到滿地都是,像我們說黃金鋪地,他看到滿地都是金光。悟明長老就跟我們講說,哎呀,開示的時候說,哎呀,你們在座一定有菩薩再來的。我這個出家人不打妄語,不是日光燈的光,是佛光,還有菩薩的光,我看到了。他說,我出家人,年紀這麼大了,我不打妄語,你們在座一定有菩薩再來的。那除了我以外啦,其他可能真的有菩薩再來的,這就是什麼?你薰習到這個因緣的時候,雖然中間你會迷惑顛倒,你可能會走到這個,被五欲六塵把你誘惑了,但是你馬上就拉回來,就跟這個窺基大師一樣。
當時他在唱那個,到佛寺裡面唱戒定真香的時候,他到痛哭流涕,後來跟玄奘大師說,好,我要出家了,三車不用了,退回去了,所以金銀珠寶也退回去了,美女退回去了,還有書也退回去了,老老實實地跟玄奘大師修行,後來成為他的繼承人,唯識宗也就是法相宗的傳人,鼎鼎大名的唐朝的窺基大師,不得了。他誕生在將軍府,就好像你現在在當一個億萬富翁的兒子一樣,但是時間一到就出家了。出家以後,這些億萬家財對你來講,如過眼雲煙。就像初果的聖人看到地上這個糞便,他知道是糞便,他就連看都不想看,他知道是糞便,因為他已經知道,一切法,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他已經悟得那個空性的時候,他對這個世間的金銀珠寶美女,他已經不會再嚮往了,也就是說黏不上了。黏,就是很黏的黏,黏不上他了,他的道心就出來,那菩提心就發了,是很不可思議的,這個是金剛種子,這個菩提種子是非常地不可思議。所以為什麼到《華嚴經》的時候,一多不二?一生出無量,無量歸一,從本垂跡,從體起用,攝用歸體,就在講這個境界。所以後來窺基大師就修行上非常有成就。
當時窺基大師也是非常仰慕道宣律師,有一天就路過終南山了,想去順道拜訪道宣律師了,道宣律師也很想利用這個機會來教訓窺基大師持戒重要。大概因為窺基大師是大乘菩薩,大乘菩薩他是講心戒,他重心戒,不重事相。但是菩薩他是遊戲人間,你不知道他的真實境界。所以老和尚說,小乘戒重事相,大乘戒重心,重起心動念,你心只要一動念就犯戒了。所以倒是,不是我們說,道宣律師是小乘戒,是道宣律師他持戒很精嚴。但是他覺得說,窺基大師是一個菩薩行者,他可能不是很重視持戒,所以他想要跟他教訓持戒重要。
窺基大師在山上一直坐到中午,他大概兩個高人碰到高人。其實窺基大師大概也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就說而不說,他就不說出來,他大概也知道,故意坐到中午。道宣律師想讓他顯一下說,等一下天人應供,讓窺基大師見到。他們都好像已經有他心通了,窺基大師大概也知道說,你想叫天人來,那我就坐到中午。結果中午天人沒有來,沒有見到天人來供養。道宣律師就很失望了,本來想用這樣感化窺基大師說,你看我持戒修到天人來應供,所以持戒很重要。結果不料發生意外,進不來。
第二天 中午,天人送飯來了。道宣律師就問了,昨天為什麼你沒有來?天人說,昨天有大乘菩薩在山上,方圓五百里裡面,我據說,當時記載說,方圓五百里都是金甲神。祂說,都有金甲神在護衛,有很多護法神在護衛,我進不來。那換句話說,窺基大師的護法神位階很高,這個應供天人祂根本進不來,我們進不來,道宣聽了以後慚愧至極。這是老法師說的,不是我說的,老法師說的。所以老法師說,我們看到別人有過失,其實自己以為人家真有過失。他不是真的有過失,其實其中有密意,非凡人所知。所以窺基大師是大乘菩薩示現,有護法神保護,天人都無法接近,這不是小乘戒律精嚴,天人恭敬者所能比的,這些理事,我們要清楚明瞭。「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罪業決定可以消除。這是老法師在講《大乘無量壽經》裡面有這一段的記載。
好,接下來,「《華嚴》云:『善法天中,有香名淨莊嚴。若燒一丸而以熏之,普使諸天,心念於佛。』」這一段是出自《華嚴經》,《八十華嚴·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八》裡面有這一段經文,「善男子!善法天中有香,名:淨莊嚴;若燒一丸而以熏之,普使諸天心念於佛。」這個主要是講到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參到第二十一位善知識,叫鬻香長者。這個鬻香長者當時在印度,他是專門在賣香的。他從跟善財童子談到這些所有的世間的這些香,他賣這些世間香,一直談到非常究竟的各種香。
那麼其中有一段,這一段經文裡面,「善男子!人間有香,名曰:象藏,因龍鬥生。若燒一丸,即起大香雲彌覆王都,於七日中雨細香雨。若著身者,身則金色;若著衣服、宮殿、樓閣,亦皆金色。若因風吹入宮殿中,眾生嗅者,七日七夜歡喜充滿,身心快樂,無有諸病,不相侵害,離諸憂苦,不驚不怖,不亂不恚,慈心相向,志意清淨。我知是已而為說法,令其決定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像這一段就很深了,這一段就非常地深。就講說,「若燒一丸,即起大香雲彌覆王都」,「人間有香」,這真正我們佛門裡面講,叫放香,那真正開大智慧的,他廣說諸佛妙法,諸經的妙法,這個叫做「人間有香」。如果你去親近這種大善知識,你接受他的教誨,就是這裡面講的,「若著身者,身則金色」,金色就是代表清淨。「若著衣服、宮殿、樓閣,亦皆金色」,你在這個地方,這個城市、這個宮殿、這個樓閣,有大修行人在這邊講這些一實相印,專門講這些真實了義的經典,這個地方都是跟著他清淨了。「若因風吹入宮殿中,眾生嗅者,七日七夜歡喜充滿」,就像有些人去打佛七一樣,「若因風吹入宮殿中」,這種香風吹進去,這種戒定真香,這種佛法的智慧,只要能夠嗅者,就能夠親近的話,「七日七夜歡喜充滿,身心快樂,無有諸病,不相侵害」,離開各種憂悲苦腦。「不驚不怖」,不會恐怖顛倒。「不亂不恚」,不會擾亂瞋恚。「慈心相向」,而且心地清淨,志願深廣,「決定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是主要講「香」,它是淨莊嚴。
好,我們看下面,「善法天中」就是在忉利天三十三天之一,叫善法堂。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諸經要集》說,能因事來徹悟真理,必須藉於由事相的引導,才能悟出真理。要瞻仰聖容,必須依賴花香來表達供奉的誠意。佛說,如來滅度之後,如果還有人能以一華一香用來供養佛,或以一掬水洗除不乾淨的供奉品,或秉持著恭敬的心來到佛前,稱念一聲南無佛,這種人如果還會墮入三惡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淨名疏》說,香是離除汙穢的名稱,而且有宣發飄散、騰開香氣的作用。《感通錄》說,人間的臭氣向上薰於天空達四十萬里。諸天神是清淨的地方,沒有不厭惡人間的臭氣。但因受到佛的交代、佛的囑咐,命令祂們護持佛法,佛尚且和人間同處,所以諸天神不敢不來。由此可見佛法當中,香在供佛之事中可說是第一了。《華嚴經》上說,在善法天中,有一種香名為淨莊嚴,如果點燃一丸來薰,可以普使諸天都受薰染,並讓諸天神心能念佛。若用竈火來燒香,怎麼可以不警惕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周開山。誦華嚴經。又有一僧能誦金剛。二人於同時暴死。冥王請開山誦經。甚禮敬之。又延此僧誦金剛。心不甚敬。誦完王云。二僧以誦經功德。俱延算二紀。持華嚴者。益當敬重。他日不來我處矣。其時誦金剛僧。心大慚愧。因問開山住處。願往拜訪。醒後。此僧徑至潞州。訪得開山。問之。開山曰。每誦經。必精潔衣服。以香水灑掃淨室。然後取石中火。或鑽木中火燒香。祝願肅心。啓口儼如對佛。從來不敢怠忽。若無此淨火。決不敢輕用他火然香。誦金剛僧謝曰。吾有罪矣。吾每誦經。輒用竈火燒香。即此一節。吾之不敬多矣。夫爇香所以表敬心也。必潔必淨。方可焚燒。萬一竈有穢柴。以之焚香。則敬心反為褻心矣。故太上戒之。】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周開山常誦《華嚴經》,又有一僧人能誦《金剛經》,二人同時暴斃而死。冥王先請周開山誦《華嚴經》,非常禮敬他,接著延請這位僧人誦《金剛經》,心中不怎麼尊敬。當誦經完畢後,冥王就說了,你們兩位因誦經的功德都可以延長壽命二十四年,持誦《華嚴經》的人更應當受敬重,將來不必再到我這裡了。當時誦《金剛經》的僧人心中感到十分慚愧,因而問周開山的住處,希望能前往拜訪。
兩人醒來之後,這位僧人立即前往潞州,今天山西省長治縣,訪問到周開山,問他其中的原因。周開山說,我每次要誦經之前,必定換穿乾淨的衣服,用香水來灑掃佛堂淨室,然後再取石中火,或是以鑽木取火來點香,以莊嚴肅穆的心來祈祝心願,開口有如面對佛說話,從來不敢怠慢疏忽。如果沒有這種淨火,絕對不敢用其他的火來點燃香。誦《金剛經》的僧人感謝說,我真的是有罪過啊,我每次誦經,經常用竈火來點燃香,就這一件事情來說,我的不淨之心已經夠多了。要知道燒香是為了表達我的尊敬心,必定要用清潔,要乾淨才可以焚燒,萬一竈中燒有穢柴,就是不乾淨的木柴,再用竈火來點香,尊敬的心反而變成猥褻的心了,所以太上老君才禁止我們竈火燒香。
那麼這裡面有提到這位僧人誦《金剛經》,這裡面我們也聽老法師講過這個公案,就是明朝戚繼光誦經超度他的士兵亡魂的故事。誦經可以消業障、開智慧、解冤結,也可以度亡魂,讓不得善終的眾生可以投生到較好的境界。根據《感應篇彙編》裡面也有記載這一段,明朝平定倭寇最出名的將領戚繼光,他每天都會讀誦《金剛經》。有一天,他就夢到有一個鬼魂請戚繼光幫他誦《金剛經》求超度。其實這個鬼魂就是他的部下,已經陣亡了,請戚繼光誦《金剛經》超度祂。因為戚繼光是一位很虔誠而且樂於助人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答應了。可是當戚繼光正在誦《金剛經》的時候,誦到一半的時候,剛好一位僕人、奴僕送茶過來,戚繼光就搖手表示不用。當時換句話說,他沒有說話,但是他搖手表示不用,已經動念頭了,那心就不專注了,他說,不用。沒有想到當天晚上,那位士兵、那個亡魂就過來告訴戚繼光說,你今天誦的經很好,可是你誦的時候有多一個不用兩個字,所以效力就沒有圓滿。明天請你再誦一部幫我超度好嗎?第二天戚繼光特別吩咐僕人,不可以再來打擾,所以就聚精會神的把這個《金剛經》誦完。後來那個士兵亡魂就超生了,來託夢感謝。
所以我們遇到親友病故,請出家人到家裡來誦經,現在社會上有很多這種情形。請出家人來誦經,家人都不會下去誦經,所以這樣亡者得到利益就比較少,恭敬心不夠。所以或者是說,你跟出家人在誦經的時候,在那裡發呆或是胡思亂想,不看經本。隨法師在拜懺的時候,也不知道所拜的佛號,佛菩薩聖號是什麼?這樣超度亡魂的力量就非常地薄弱。所以這個悲心、恭敬心跟念力要懇切。所以家屬,家中有親屬往生,在四十九天之內,不斷為亡者誦經,尤其像《地藏經》、《金剛經》、《彌陀經》,就是要這樣的恭敬,那麼這個功德力就非常地大。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柴雖下爨。氣實上蒸。穢柴不淨。厭濁之氣。觸犯竈神。一不可也。既以作食。未免用以享祀。二不可也。烟氣上透虛空。神易見怒。三不可也。作食者。切宜戒之。】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柴薪就是木柴,雖然在竈下燒煮食物,其所生的氣、所燃燒的氣實在是往上蒸發飄散。如果燃燒是汙穢的木柴、柴薪,生發惡濁的臭氣觸犯了神明,這是第一種不可以的原因。既然是用來燒煮食物,未免會拿來做祭祀之用,這是第二種不可的原因。烏煙瘴氣上透天空,讓神明聞到會很生氣,這是第三種不可的原因。所以燒煮食物的人應該切戒不可以燒穢柴,就汙穢的木柴。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政和七年。李八患大麻瘋三年。百藥不效。初李生未病。時誦大悲觀世音菩薩經滿三藏。一日忽有僧來。與藥一丸令服。李漫留之。不肯即服。是夜夢惠藥僧曰。我乃觀世音也。汝因平日以穢柴蒸作。觸犯鬼神。所以患此瘋症。又因汝曾誦經三藏。特賜汝一丸救苦丹。緣何不食。既寤。即取服之。凡七日。徧身皮脫去。鬚眉再生。夫穢柴觸神。固所宜戒。至夫桃柳枝幹。作柴燒炊。亦為有犯竈神。道經之所垂戒也。當併知之。】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徽宗政和七年,李八罹患很嚴重的痲瘋病,歷時三年,各種草藥都無效。當時李八還未生病時,經常誦讀《大悲觀世音菩薩經》,滿三藏之多。一天,忽然有一個僧人前來,給他一顆藥丸叫他服下。李八將藥丸留下,不肯服用,也不當一回事。當天晚上夢見施藥給他的僧人說了,我乃觀世音菩薩,你因平時以穢柴蒸煮食物,觸犯了鬼神,所以才罹患這種痲瘋病。又因你曾經誦經三藏,所以特別賜給你一顆藥丸,救苦丹,為何你不服用呢?醒過來後,隨即取來服用,經過七天全身的癩皮都脫去了。鬚眉,鬍鬚和眉毛也重新再生出來。要知道在竈中燃燒穢柴會觸犯神明,固然應該戒除,至於以桃柳樹的樹幹、以桃柳樹的枝幹當做柴薪來燒炊食物,也是一樣觸犯竈神。這是道教的經典所垂戒的禁忌,應當一併要知道才是。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正人君子。明則畏人。幽則畏神。故雖暗室屋漏。儼若神明對越。且神居幽暗。本來無處不臨。而夜屬陰。更為百神交會窺瞰之際。豈可不慎。而自取凶咎哉。】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屋漏』,古代的房間的西北角都設一個小帳,安藏神主牌位,為人所不見的地方稱為「屋漏」。「屋漏」就是人家看不到的地方,這叫「屋漏」。
『對越』,帝王祭祀天地的神靈,叫「對越」。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凡是正人君子在明顯的地方就要懂得敬畏人,在幽暗的地方就要知道敬畏神。因此雖然處在暗處無人的地方,要儼然如面對神明是一樣的。而且神明是居住在幽暗的地方,本來就到處皆可降臨。夜晚是屬於陰暗的,更是眾神交會監視我們的時候,怎能不謹慎而自取凶禍罪過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彭城有宦族之女。嫁未一月。無故譫妄。裸形狂走。了不知羞。醫禱莫能療。適張真人還京。主人投牒以告。真人遣弟子以符治之。踉蹌而退。女狂裸自若。真人乃自往作法。召將現形壇下。玄帝方至。其女始改容曰。貌爾民婦。中夜裸體。犯我天神。宜就顯戮。乃煩上真至。已赦之矣。言畢。蹶然倒地。病遂痊。】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彭城』,在今天的江蘇徐州市。
『譫妄』就是中醫認為是內熱過盛或痰火內擾的原因,以致於胡言亂語、情緒失常,或者騷動不寧的症狀。「譫妄」在這個地方就指說,出現了錯覺、幻覺、不安、語無倫次的一種精神障礙。經文上這裡面這個「譫妄」,是一個當官的官員的女兒,「無故譫妄」,就是『裸形狂走』,裸體的狂走。
『張真人』就是清朝道光年間順天府通州人,他別號坤鶴,二十三歲皈依文昌閣段真人,修習道教,苦行八年,後來道業成就。
『投牒』,呈遞文辭,呈遞文書。
『踉蹌』就是跌跌撞撞。
『玄帝』就是道教所奉的真武帝。
『顯戮』就是處死。
『上真』就真仙。
『蹶然』就突然。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彭城有一戶官宦人家的女兒,出嫁未滿一個月,無緣無故的發狂,裸體狂奔,一點也不知道羞恥,看醫生或禱告都沒有辦法治好。剛好張真人回到京城,這位官宦人家的主人就致函請張真人幫助。張真人先派他的弟子前往用符咒來對治,弟子卻不敵,踉蹌敗陣而退,該婦人仍然狂裸如故。於是張真人親自前往作法,召請神將在壇下現形。這個時候玄天上帝一到,那個婦女就改變容貌說了,妳這個民婦竟敢半夜裸體,冒犯我天神,本應該殺頭的,還煩請上真親自前來,現已赦免她的罪過了。婦女說畢,驚嚇的倒在地上,原來的狂病就痊癒了。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為八節。其日乃諸天神真。分行普化。教度羣生。條錄罪福。人宜清淨和平。存想省察。進善黜惡。入正去邪。仰副太上眾真。開度之心。彼行刑者。何無忌憚。乃敢爾耶。傷天地之和。損身家之福。於此為甚。不可不戒。】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八節』,古代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夏至、秋分、冬至,這個叫八節。
再看下面,『進善黜惡』就是進用賢善,黜退奸惡。
『仰副』,「仰」是古代書信或公文中的敬詞,多是用在下對上,這是「仰」,「副」就是相稱、符合。
『開度』就開示度脫。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合稱為八節,這些日子乃是諸天的神仙真人分別普化眾生、教導度化眾生的日子,而且條理分明的記錄眾生的罪與福。世人應該心存清淨和平,好好地省察自己,行善去惡,進入正道,去除邪道,正要體會太上諸仙真開示度化眾生的心懷。如果那些執行刑罰的人真的肆無忌憚,膽敢在八節的時候,八節時日行刑,就會傷害天地的和氣、破損自家的福德,如此是最嚴重的,不可不引以為戒。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唐高祖。武德三年。詔正五九月。及十齋日。不得行刑。又前朝公規。每月朔。禁刑罰屠宰。夫節日省刑。乃皇仁之一也。今之為民牧者。曾體乎否耶。】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唐高祖』就是李淵,唐朝的開國皇帝,廟號高祖。
『十齋日』就是我們《地藏經·如來讚歎品》裡面的經文裡面有提到,「復次,普廣!若未來世眾生,於月一日、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八、二十九日,乃至三十日」,「能於是十齋日,對佛菩薩諸賢聖像前,讀是經一遍,東西南北,百由旬內,無諸災難」。這就是「十齋日」。我們佛門有六齋日、十齋日。在唐高祖「禁行刑屠殺詔」,這皇帝有下一道命令,就是哪些日子不能夠行刑,就是不能夠執行死刑犯的砍頭的工作,或者不要屠殺。那麼那個時候,唐高祖就有定這個規定,就「禁行刑屠殺詔」,就皇帝的命令。至今以後,每年正月、五月、九月,乃至於每個月的,及每個月十齋日並不得行刑,「所在公私,宜斷屠殺」。這以前唐高祖就很慈悲,在正月、五月、九月及每月十齋日,不可以行刑。
『月朔』,再下來,「月朔」,「朔」,每個月的初一。
『民牧』就治理民眾的君王或是地方長官,叫「民牧」。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高祖武德三年下詔書明定正月、五月、九月,以及每月的十齋日不可以執行刑罰。又前朝朝廷規定,每月初一日禁止刑罰及屠宰牲畜。要知道節日省除刑罰乃是皇上的仁政之一,現今當百姓父母官的人曾經體會過這些道理沒有呢?
好,看最後一段:
【唐竇軌。大穆皇后從兄。為洛州都督。剛嚴嗜殺。多刑士民。遇有按決。即掩骼埋胔之月。省圄去梏之時。都不停省。又害尚書韋雲起。貞觀二年。病甚。忽言有人來餉瓜。左右報無有。軌曰。一盤好瓜。何謂無耶。既而驚視曰。非瓜。並是人頭。從我來索命。又曰。快扶我起。見韋尚書。言畢而死。八節行刑。非專指殺戮。即鞭笞。亦不可也。寬仁殘忍。只爭一念轉移。災變吉祥。遂至雲泥大判。居官治家。皆當謹戒。】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竇軌,唐朝的將領,他個性剛果有威嚴。但是他曾經在作戰的時候,他有將近半個月身不解甲,盔甲就不解下來。頗能自苦,常常用這樣,可以吃這種苦。但是他個性非常地嚴酷、非常地殘酷。他的部隊裡面不論貴賤少長,如果不聽命令的話立即問斬。所以這一段就是在講,竇軌他害死了韋雲起韋尚書。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竇軌,他是唐高祖大穆皇后的表兄,在當洛州都督的時候,個性剛毅嚴厲,喜好殺戮,很多讀書人及百姓都被他刑罰。遇到案子審決的時候,遇到案子審判的時候,即使是朝廷明令收屍減刑的期間,竇軌都不曾經稍微有停止刑罰,又害死了尚書韋雲起。唐太宗貞觀二年,竇軌病得很嚴重,忽然自言自語的說,有人送瓜給他吃,左右的人報稱沒有。竇軌說,一盤好吃的瓜,怎麼說沒有呢?接著又驚視的樣子說,不是瓜,是一個人的頭顱,前來向我索命。又說了,快扶我起來,我要面見韋尚書了。說完就死了。在八節日執行刑罰,不是只有指殺戮而已,即使是鞭打也是不可以的。心存寬仁和殘忍,都是在一念之間,有沒有轉念而已,但結果是導致災變或是獲得吉祥,那就有天淵之別。所以無論是當官或是治家,都應當要謹慎戒除不當的刑罰。
好,最後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老法師對於這一句,一百一十五句,「又以竈火燒香,穢柴作食。夜起裸露,八節行刑」,老法師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竈火燒香,穢柴作食。夜起裸露,八節行刑」,這個都是說,對於天地鬼神的失敬。現在我們這個時代,可能比較落後的地區還用竈,但是用竈火燒香已經很少見了。過去有這種情形,但是也不太多。「穢柴作食」,是用不乾淨的燃料,從前燃料是用柴火,柴火也要乾淨的。無論做什麼事都要一個敬,都要存一個敬,所謂存敬,存誠、存敬。真正的原因是幫助我們明心見性,這才是主要的原因。
第二點,性德的第一條就是恭敬、誠敬,普賢十大願,第一願就是「禮敬諸佛」,這些全都在禮敬諸佛範圍之內。因為諸佛不但是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是指一切有情眾生,無情眾生也包括在其中,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都要以平等的禮敬、真誠的禮敬、清淨的禮敬,性德才能透出來。對一部分敬,一部分不敬,性德不能開顯。各位如果要證得法身大士,你一定要學。不想出三界、不想出十法界,誠敬心沒有到達這個程度。如果真正想脫離十法界,去證得一真法界,這是決定要學的。學什麼?學誠敬、學恭敬,一定要很認真的努力學。
第三,《註解》裡面說得很詳細,多半是從前的事情。現在科技進步,我們用火,現在用火柴的機會比較少,火柴就比較乾淨。《註解》裡面引用《諸經集要》裡面一段話,這段話說得好。「夫因事悟理」,這是一般修學的過程,為什麼修行要著重在事相呢?事相幫助你開悟,幫助你明心見性,所以一定要藉相以導真,用意在此地。我們一定要曉得,這不是迷信。底下講,「瞻仰聖容」,是在講佛菩薩的形像,我們供養佛菩薩形像,用意在哪裡?有人來問了,你要答得出來。供養佛菩薩的形像,「賴花香以供奉」,香花代表我們一點敬意,香與花都要潔淨,不能汙穢,一定要處理得很乾淨,佛家講莊嚴,表示我們的恭敬心。
接著就說了,「佛言如來滅後」,釋迦牟尼佛告訴我們,佛滅度後,「若復有人以一華一香」,「一華一香」是少,表示這個量很少,以一朵華,一支香,這是講最少的,「用作供養」。「以一掬水,除去不淨,舉足一步,詣諸佛前,一稱南無佛,世人若墮三惡道者,無有是處」。這是講禮敬的功德。這裡面最重要的一句話,我們決定不能夠疏忽,「除去不淨」,你看這樣的作法,藉著形像來作法,除自己不清淨的心,這個叫「除去不淨」。看起來是說,花啦、果啦要乾淨,事實上是什麼?是除去你內心地的不清淨,「除去不淨」,這個叫做什麼?這個叫做剛才講的藉事顯理。所以你藉由這個形像的作法來除自己不清淨的心,心淨則佛土淨。又肯念佛,「一稱南無佛」,這就是皈依三寶,「南無」是皈依的意思,當然就不會墮三惡道了。縱然造作三惡道的業因,他沒有緣,現前的緣殊勝,心緣三寶,他不緣三惡道。三惡道的業因,諸位記住,是貪瞋癡慢。
第四,我們自己在平常生活裡面,要養成一個好的習慣,整齊、潔淨、清淨,要養成這個習慣,這個習慣養成了,果報決定不墮三惡道。諸位曉得惡道汙穢,我們一般人講骯髒、凌亂。餓鬼、地獄我們沒有見到,你看畜生道居住的環境非常凌亂。我們的行為要是跟畜生道差不多,那就是墮畜生道了,過分了就餓鬼道了,地獄道。這是不能不知道的、不能不謹慎的。
第五,供佛的香,諸位一定要記住,一定要用好香。老法師說,以前在臺灣,有些做香的、賣香的都是用很髒的東西來做。這種香燃燒香氣,我們現在人叫不衛生,這個對人的呼吸是有傷害的,怎麼可以拿來供佛呢?為什麼一般人要買這種香呢?這種香便宜。如果寺廟裡面也買這種香來給信徒供佛菩薩,這個罪過就大了。我們從前在寺廟裡面看到出家人買很便宜的香,知道這個裡面成分不好,貪圖便宜。買好的香一斤要幾千塊,甚至臺灣也有幾萬塊錢一斤的,那是用檀香、用楠木,那是好的質料。所以香不必燃得很多,一支就夠了,這是我們必須要懂得的選擇。
第六,「穢柴作食」,現在都市裡面已經沒有了,必須要曉得煙火是往上升的,這些燃料不乾淨,不但是對鬼神不恭敬,對人也不恭敬。我們一定要曉得我們燃香是表我們的恭敬心,如果用質料非常低劣的香,反而成了我們的大不敬,不如不燒香,這個道理要懂。住在城市裡面,在公寓裡面,現在公寓愈來愈小,人口愈來愈密集,我們燒香鄰居會不喜歡聞,他就會來干涉。現在的房子因為有空調的關係,房屋建築愈來愈低,這種環境就不適合燒香,我們只要有真正的恭敬心就可以了。要維持大家的健康,不要讓別人產生反感,這是很重要的。世出世間法,不要讓別人起反感,你要能夠成就,一定要得大眾的歡喜心,大眾對你尊敬,你的事情就容易成就。所作所為讓大家、大眾心裡起反感、厭惡,你就得不到任何人的援助,那麼事情就不容易能成就。古今中外道理都一樣,所以古德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第七,《註解》說,「正人君子,明則畏人,幽則畏神。」「畏」是什麼?怕別人指責,我們做錯事情,別人指責我們,現在講輿論。所以他不敢做錯事,做錯事怕別人指責他,這是明的。暗中沒有人見到,鬼神指責他。人如果能夠相信這些道理、相信這些事實,無論在明處、在暗處決定不起一個惡念,決定不敢為非作歹。現在的不少年輕人,說這是迷信,說這是過去人用這些東西來約束人,讓人不敢為非作歹,認為這是一種手段,不是事實。中國人、外國人迷信了幾千年、幾萬年,現在這個時代的人自以為聰明,他就不迷信了。他不迷信了嗎?一個學說,一個修學的方法,能夠傳千百年,假如它沒有真實的理論與事實來支持它,早就被人淘汰掉了。它能夠延續這麼長的歷史,幾千年當中就沒有聰明的人嗎?你比他們聰明嗎?這個話,老和尚說,我很難相信。
好,接下來,第八,「夜起裸露」,這個都是對鬼神的不敬。大概現在的人很少,現在的人夜晚睡覺都是穿著睡衣。夜晚雖然沒有人看到,要知道鬼神跟我們是雜居的,確實是住在一起。
第九,「八節行刑」,「八節」是指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這八個節日。道教裡面講,諸天的天神到人間來巡察。在巡視的這幾天當中,一定要以慈悲心對待一切眾生。縱然是死囚,也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行刑,可以把行刑的時間延後,這個是慈悲心。換句話說,天地鬼神降臨巡視的時候,我們在祂的面前行刑,這是很不禮貌的一樁事情。比如貴賓、貴客到我們這個地方來,我們在他來的時候,在他面前懲罰一些人,你說這個多難看呢?這不是好事情,決定要延後,讓祂看到我們社會現象一片祥和,大家都歡喜。我們要以這種好的景象來供養天地鬼神,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處理死囚犯,當然更不可以在這個時候造作一切惡業。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