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53集
第253集

感应篇汇编第253集(点击播放)

《感應篇彙編》(第二五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0/0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5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八句,【如..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5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53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53集

《感應篇彙編》(第二五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0/0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5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八句,【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九百二十三頁第一行,我們從【造十習因,受六交報。一者,媱習交接,發於相磨。】從這一段開始。
在上一集裡面我們有研討到,在前面我們有討論到【純情墮落,業火燒乾】這個問題,那這在《楞嚴經》裡面,在《楞嚴經》卷八裡面提到的是「情」跟「想」。「想」,它會上升,比如說,你想佛,念佛、念法、念僧,那麼你會上升。「情」就是情執,這會造成「升」跟「墜」它的因果。淨土宗第九祖智旭法師,就是蕅益大師他在《楞嚴經》的講解裡面,蕅益大師說,「生從順習者,因惑起業」。蕅益大師說,你活著的時候,你都隨順你的習氣,不改。這個習氣很難斷,尤其是貪瞋癡慢疑,這個不是一生一世的問題,這是無始劫來的習氣。
我深深覺得,縱使是學佛的佛弟子,習氣也都是非常重。我們說阿羅漢都還有習氣,所以習氣不好斷,必須透過聽經聞法,必須做好老和尚開的五門功課,修淨業三福、三學戒定慧、六度、六和敬、普賢十願,這五門功課要徹徹底底地做好,那習氣才會斷。當然習氣到什麼時候才會斷呢?要到究竟覺,就是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究竟覺,所有無始劫來的習氣就斷除乾淨。所以蕅益大師說,「生從順習者,因惑起業」,因為迷惑而造業。「各順其習氣也」,都是隨順習氣。「死從變流者,隨業受報,總不能自主也」,就你死的時候,如果你生前「順習氣」,死後「變流者」什麼?就隨業流轉,流轉生死,就「萬般將不去,惟有業隨身」。
「死逆生順二習相交者」,就是說你流轉生死,總是在順逆境界裡面,這個習氣會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人當臨命終時,則死從變流之境」,如果你生前是隨順習氣,那死後,人當臨命終的時候,那就是會現「變流之境」。「與生從順習之事,如此二習,當下交現,隨其善惡業力」牽引受生,「毫髮不爽也」,一點都不會差錯。如果你臨命終的時候「純想」,純粹,十分裡面全部都是「純想」。你「純想」又行「上品十善」,你這個福報,「則出世戒定」,有出世的戒定功夫。「慧」則是出世的智慧。那如果你能夠信願行具足,就「淨願則出世四弘」,就四弘誓願,「往生諸願」等,乘這個「純想」的「善力」,可以「心開見佛」,「隨願往生」佛國。那如果你是「純情」,那就沉入阿鼻地獄。這是我們上一集所討論到的「情」跟「想」,還有不同的因果。
我們看今天要講的『十習因』:
【一者。媱習交接。發於相磨。硏磨不休。如是故有大猛火光。於中發動。如人以手。自相摩觸。煖相現前。二習相然。故有鐵牀銅柱諸事。十方如來。色目行媱。同名欲火。菩薩見欲。如避火炕。二者。貪習交計。發於相吸。吸攬不止。如是故有積寒堅冰。於中凍冽。如人以口。吸縮風氣。有冷觸生。二習相陵。故有吒吒波波羅羅。青赤白蓮寒冰等事。十方如來。色目多求。同名貪水。菩薩見貪。如避瘴海。三者。慢習交陵。發於相恃。馳流不息。如是故有騰逸奔波。積波為水。如人口舌。自相綿味。因而水發。二習相鼓。故有血河灰河。熱沙毒海。融銅灌吞諸事。十方如來。色目我慢。名飲癡水。菩薩見慢。如避巨溺。四者。瞋習交衝。發於相忤。忤結不息。心熱發火。鑄氣為金。如是故有刀山鐵橛。劍樹劍輪。斧鉞鎗鋸。如人銜怨。殺氣飛動。二習相擊。故有宮割斬斫。剉刺槌擊諸事。十方如來。色目瞋恚。名利刀劍。菩薩見瞋。如避誅戮。】
我們先到這個地方告一個段落。先把前面這個四習,我們先把它做一個研討。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媱習』,其實就是「婬習」,這個淫的習性為「一切眾生,皆以淫慾,而正性命」,宿習深厚。
第二,『硏磨』就是細磨,我們用俗話說,男女擁抱,互相觸摩。我們說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法,那身對觸,男女擁抱就有觸。觸,這個就是身對觸。這個是「硏磨」這個地方的意思。
那再來,『吒吒、波波、羅羅青赤白蓮寒冰等事』,「吒吒、波波、羅羅青赤白蓮」,這是在「八寒地獄」裡面的前六種。在《三藏法數》裡面說,「阿吒吒地獄」,梵語叫「阿吒吒」,就是說受罪的眾生,由於「寒苦增極」,就在地獄裡面非常地寒冷,「寒苦增極」。「唇不能動」,嘴唇,人太冷的時候,你在冰天雪地,你這個嘴唇是沒辦法動的,是「唇不能動」。「唯於舌中作此聲也」,那麼在這個情況之下,只有舌頭稍微動一下,那時出來的聲音,就「吒吒」、「吒吒」這種聲音,叫「阿吒吒地獄」。「阿波波地獄」,梵語叫「阿波波」,是說受罪的眾生,「寒苦增極」,不僅是嘴唇不能動,舌頭也不能動,「舌不能動」。那「舌不能動」,嘴唇也不能動,可是在嘴唇之間會做這種聲音,叫做「波波」、「波波」,叫「阿波波」地獄。
第三個,叫「嘔喉地獄」,這個「嘔喉地獄」,是受罪的眾生由於「寒苦增極」,嘴唇跟舌頭都不能動,利用喉嚨內的「振氣」而做此聲音,這叫「嘔喉地獄」。
第四個,「鬱波羅地獄」,梵語叫「鬱波羅」,翻成「華言」,就是中國話,叫「青蓮華」,是受罪的眾生由於「寒苦增極」,皮肉綻開,「皮肉開拆」,那個形狀像華一樣,叫「鬱波羅」,又叫「青蓮華」。
第五個,叫「波頭摩地獄」,梵語叫「波頭摩」,「華言」叫「紅蓮華」,翻成中國話,叫「紅蓮華」,就是受罪的眾生由於「寒苦增極」,「肉色大拆」,它的樣子像華,因為「肉色大拆」以後,它就見到紅色的血,那就是「紅蓮華」。
第六個,「芬陀利地獄」,梵語叫「芬陀利」,「華言白蓮華」,中國話叫「白蓮華」,以「受罪眾生」由於「寒苦增極」,「皮肉脫落」,骨頭露出來,骨頭露出來的顏色,那個形狀像「白蓮華」一樣,所以叫「似此華故」,這個叫做「芬陀利地獄」。
以上是「八寒地獄」裡面的前六種。
再來『瘴海』,「瘴」是瘴氣。在我們中國雲南、貴州一帶,那個山林之間,因為潮濕跟炎熱的關係所蒸發出來的那個氣,會造成生病,這個叫瘴氣,因為面積非常地廣所以叫「瘴海」。所以在以前,唐宋元明清,這些被判刑的官員被貶到南方去,大概都是客死他鄉,那就是受到瘴氣的影響,都是遭致疾病,這個叫瘴氣。
『灰河』地獄,在《三藏法數》裡面的解釋,是在「十六遊增地獄」,在《經律異相并諸經要集》裡面提到「八寒八熱大獄」,「每獄」有四個門,「有四門」,「門各有四獄,受苦眾生,於此諸獄,次第遊歷,其苦轉增,故名十六遊增地獄」。那「灰河地獄」就在「十六遊增地獄」裡面。那這個地方我們來解釋,「灰河地獄」是裡面的,它地獄裡面的真實面貌是什麼呢?它「縱廣各五百由旬」,裡面這些河流都是灰色的,「灰河沸湧」,沸騰。「惡氣蓬?,洄波相搏,聲響可畏,從底至上,鐵刺縱橫」,「灰河地獄」裡面惡氣難聞,而且都有些急流,聲音回響讓人家非常地害怕,從底部到上面統統縱橫穿插著這些鐵刺。
那岸邊有「劍林」,劍樹如林,「枝葉華實皆是刀劍」,岸邊的這些樹,它枝幹樹葉都是像刀劍一樣。那罪人被推入「灰河地獄」裡面,「罪人入河,隨波上下,洄澓沉沒」,罪人被推入「灰河地獄」,在裡面隨波逐流,上下浮沉,「洄旋」裡面,在被捲進去以後,沉下去又浮上來。那這個河裡面有「鐵刺刺身」,會受「鐵刺」刺到祂的身體。「內外通徹,苦痛萬端」,在這邊,非常地痛苦。「乃出灰河」,離開「灰河地獄」,「至彼岸上」,要爬上岸了,「利劍割刺」,要受到這些利劍的刺割,「身體傷壞」,身體受了這些刀割敗壞。
然後再遇到「豺狼」,「復有豺狼,來嚙罪人」,來咬罪人,「生食其肉」,來咬祂的肉。那祂想逃,祂想走上劍樹,走上劍樹,「劍刃下向」,那個劍都向下的,「劍刃向下」。祂要從樹上再下來的時候,那「劍刃向上」,那「劍刃」又向上了。「手攀手絕」,手只要一抓手就斷掉。「足踏足斷」,腳去踩腳就斷掉。「皮肉墮落」,整個皮肉都墮落了。「筋脈相連」,筋脈都割斷了。
再來就「有鐵觜鳥,啄頭食腦」,來咬祂的頭,來啄祂的頭,吃祂的腦。「罪人復入灰河」,這個罪人又掉下「灰河」裡面去了,又「隨波沉沒」了,又「鐵刺刺身了」,又「皮肉爛壞」了,「膿血流出」,只剩下白骨,「惟有白骨,漂浮於外」。冷風再來吹,「冷風來吹,尋便起立」,又站起來又活了。又碰到過去的冤家,「宿對所牽」,又牽引到哪裡呢?又到下一個地獄,叫「鐵丸地獄」。所以「灰河地獄」這苦不堪言
『鐵橛』,我們看「鐵橛」,「橛」就是木橛子,就短木樁。
再看下面的『劍樹』,「劍樹地獄」,在《三藏法數》裡面說,「劍樹地獄」是「十六遊增地獄」裡面的一個,「劍樹地獄」,「謂諸罪人,入彼劍林,有暴風起,吹劍樹葉,墮其身上,頭面身體,無不傷壞。有鐵觜鳥,啄其兩目,苦痛無量。久受苦已,乃出此獄,復到寒冰地獄」。到「劍樹地獄」的時候,這些罪人進入「劍林」,森林裡面都是劍,都是刀劍,那有「暴風」吹起來,把這些「劍樹」的刀劍,全部都吹落了,那就掉在這個罪人的身上,「頭面身體」都是傷痕累累。然後有「鐵觜鳥」來咬祂的兩個眼睛,「苦痛無量」。長久受這個苦以後,離開這個地獄,到下一個「寒冰地獄」。
再來看,『斧鉞』就是兵器。
『銜怨』,就心懷怨恨。
『宮割』就是古代的一個刑罰,就是把下體割掉,這叫「宮割」。所以我們這邊也曾經有新聞報導,我們臺灣南部有一個農民,他就犯邪淫。犯邪淫以後,後來有一天他在田裡面工作,遇到他的冤親債主來加害他,最後把他殺死以後,把他的下體割斷,把它塞到他嘴巴裡面。這個就是像這裡面講的「宮割」,這叫宮刑,這是邪淫的果報。
那還有新北市也發生過,一對夫妻在賣豬肉賺了很多錢,後來丈夫又認識了一位從中國嫁到臺灣的一個女子,後來發生邪淫。那這個賣豬肉的店老闆因為日積月累都是早出晚歸。因為他們兩個夫妻年輕的時候,刻苦克難的把這個事業建立起來,所以他這個太太年紀大了,她的大兒子就體諒她了,說,媽媽妳年紀大了,妳常常在那邊剁豬肉,力量都不行了,所以我買一個比較利的菜刀給妳。
結果沒有想到,因為她丈夫有外遇、有邪淫,每一次回來,她丈夫都不理她,在外面金屋藏嬌。那麼那天很晚回來,因為他這個太太也慢慢久而久之就有憂鬱症,那一天再問他,你去哪裡?她先生倒頭就睡,不理她。她一氣之下,把她大兒子買給她那個非常銳利的那個菜刀拿起來,就把她先生的手腳都砍斷了,最後喃喃自語的,把他的下體割斷,然後就講一句話,看你以後敢不敢再作怪?後來她的孫子看到以後,就受到驚嚇。後來這個案子送到法院去,這位老太太後來就跳樓自殺。這一家真的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個也是像宮刑一樣,施以宮刑,這是邪淫的果報非常地慘烈。
再看下面一句,「撾棒」,「撾」就是鼓槌,像打鼓那個槌子一樣。
再看下面一句,「罔」,蒙蔽、欺騙。
好,我們開始來白話解說,這一段經文的意思,我們一段一段的按照圓瑛法師的講解,我們來解釋「十習因」這個意思。我們看第一段:
「阿難!此等皆是彼諸眾生自業所感,造十習因受六交報」,這是九百二十三頁第一行,這一段經文。這一段是佛陀為我們開示「情想」是「升墜」根本原因。接下來這個「十習因」,就是詳細探討「升墜」的因果,它的差別。所以佛陀提醒阿難,告訴他說,這些因「情想」所感召的「升」跟「墜」的果報,都是那些眾生自己所造善業、惡業、淨業所感召來的。假設沒有自己所造的業,縱使雖然有地獄,誰能夠把他趕入地獄呢?「造十習」的「業因」,「受六交」的「果報」,這就告訴你因果。雖然說「因果各言,義實互具」,這什麼意思呢?「義實互具」就是各具這些因果原因,因為「有因必有果,而果不離因也」。
所以在《寶積經》裡面有講,「閻羅常告彼罪人,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日來,「業報自招無代者」。這句《寶積經》裡面的經文,我們也曾經講過,閻羅王常告訴這些受罪的人,說你們來到地獄報到,我閻羅王我也不能給你們加多少的罪過,「無有少罪我能加」。罪是你們自己造的,你自己要來承受,你自己受,我沒有權力來加罪給你,來懲罰你。閻羅王說,我沒有這個能力。這些果報是什麼呢?是你自己作的罪。你今天來到此地,「汝自作罪今日來」,就是你今天來到地獄。「業報自招無代者」,自自然然地來到此地,是黑白無常抓你來見閻羅王的嗎?那黑白無常的小鬼是閻羅王派來的嗎?不是。那小鬼又是誰呢?老和尚說,是你的冤親債主把你抓來的,這個我們要懂得。冤親債主變化做無常大鬼,變化做牛頭馬面來抓你。你自己來的,自作自受,不作不受。所以我常在講因果的時候,我常告訴這些蓮友,就是因果不空,覺性殺不死,靈性殺不死,自作自受,不作不受,因果通三世。那老法師講的因果的五大原則,就是善惡不同時、因果通三世、因小果大、善惡不能相抵、因果不空,這是師父上人講的因果五大原則。
那麼再看下面經文,「云何十因?阿難!一者淫習交接,發於相磨,硏磨不休,如是故有大猛火光於中發動,如人以手自相摩觸煖相現前」。在《楞嚴經》裡面的經文,它是講「云何十因?阿難!一者淫習交接,發於相磨」,那我們《感應篇》的經文,並沒有「阿難」這個經文,直接講「一者,媱習交接,發於相磨」。我們看這一段經文的意思,佛陀告訴阿難,佛陀在開示地獄的「十習因」,佛陀特別把「淫習」擺第一個。我們說,「萬惡淫為首」。這「十習因」就是「淫」,還有「貪」,「淫、貪、慢、瞋、詐、誑、怨(冤)、見、枉、訟」,這十個習氣。其實都在我們的阿賴耶識裡面,所以它就是「業因」,「即是業因」,也是我們的因緣果報,為什麼會有因緣果報?它的原因就是阿賴耶裡面有這十種習氣,然後它產生的就是「六交報」,就是「苦果」,「即屬苦果」。
圓瑛法師說,「淫、貪、慢、瞋」等,這「十習因」,它這個是能帶「惑名」,就是它是無明習氣,可是它會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所以這個習氣會現行,那現行又薰種子。所以這個「習」,這個「十習因」的「習」,就是「種習」跟「現習」。「種習」就是種子,種子的習氣。那種子的習氣遇到境緣,我們六根對六塵的時候,遇到境緣的時候、遇到境界的時候,這個習氣會發作,會「現行」,那「現行」又薰了這個,又迷惑顛倒、又起惑造業了,這個種子又薰進去了,這個叫「現習」。「現習」就是習氣發作了,重新又染了這個習氣了,又染了這些身口意的惡業,這個叫做「現習」。所以「種習為種子屬惑」,就是他的阿賴耶裡面,這個習氣的種子是屬於一種煩惱,就「屬惑」。「惑」就是煩惱,我們說惑業苦。那「現習為現行屬業」,種子起現行以後會造業,會造身口意業,所以它是屬於「現行」的,屬於「業」。
這一段佛陀說了,「阿難!一者婬習交接者」,這個「婬習」,佛陀說,「萬惡淫為首」,這也是生死輪迴的根本,「生死之根」。所以在《楞嚴經》裡面講,你不斷淫,三界出不了。《楞嚴經》裡面說,如果你不斷淫,你要修出世,要修成出三界,猶如蒸沙作飯,所以它是「生死之根」。「一切眾生,皆以淫欲,而正性命」,故把它擺第一個,「故首列焉」。
「宿世淫欲熾盛,猶有餘習,發為現行」,我們宿世裡面,在這個輪迴的過程裡面,我們累積了太多的淫慾的習氣。這個習氣儲存在阿賴耶裡面,這一世得人身以後,這個習氣並沒有斷掉,但是它遇緣會起「現行」。「猶有餘習」,它遇到境緣的時候,那個習氣會發作,就是「猶有餘習」。那就「發為現行」,那就會這個習氣種子會「現行」、會發作。但是它發作必須要有一個對象,就是必須要「內根外境」。「內根外境」是什麼意思?要「男女交接,方得成業」。「內根」就是他的什麼?「內根」就是他的起心動念,他的淫慾的心,他的淫慾心的種子現行。
所以有些我在講課的時候,有碰到一些蓮友提問了,有些學佛的佛弟子也有講,他說,他這個淫習的習氣很難斷。他都會去想到那些邪淫的妄想出來。那這個就是什麼?這就是我們剛才講的「猶有餘習」,而且「淫欲熾盛」。那怎麼樣才會造業呢?就是要「內根」跟「外境」,「男女交接」,那就會造邪淫的罪業,就「方得成業」。「發於相磨者,謂染心會合」,男女互相擁抱以後,互相的相磨,磨擦接觸,那「染心會合」,兩個都起了淫念。這個淫心「會合」以後,「彼此互相研磨」,男女兩人都「深求欲樂」,兩個人都想要那種淫慾之樂,所以「研磨不休」。那麼「研磨不休」以後,就「精血由是」因此「耗散」。
那行邪淫行為以後,「積淫成火,故有大猛火光,於自心中發動,預現地獄相也」。平常就在累積這個淫慾的習氣,這個淫慾的習氣在發作的時候,它這是一種像猛火一樣,像猛火這樣的一個力量,在他的心中燃燒,所以「有大猛火光」,在「心中發動」。這個時候他已經種下「地獄相」的種子了。所以在死後,「招引業火,自可想而知矣」,所以臨命終的時候,招感地獄的業火,這是必然的,這「可想而知」。他說,就像「如人以手,自相摩觸」,就像我們人兩個手互相接觸摩擦、摩擦,磨擦久以後,「煖相現前者」,那就會出現,這個手心就會有熱的現象,就「煖相現前」。他用這個原理跟你解釋,為什麼平常「研磨不休」的時候,它會產生「大猛火光」,「積淫成火」,這是這個原因。那「煖相現前」,「此以例驗知」,就是可以用這樣做實驗,「有人以手以兩手掌,無故自相摩觸,由是故有煖相現前者」。
再看下面這個經文,「二習相然,故有鐵床銅柱諸事」,「二習」就是「種習」跟「現習」,種子遇到境緣,種子起現行,現行又薰種子。「乾柴遇火」,就像「乾柴遇火」一樣。男女研磨交接,男女互相研磨,這個種子習氣還在,「互相熾然」,「現習重增」,「現習」的這個種子又增加了,又更加強烈了。這個「命終」就會招感「鐵床銅柱諸事」。
在《觀佛三昧經》裡面,有這樣的經文,「銅柱地獄者,有一銅柱,狀如火山,高六百由旬,下有猛火,火上鐵床,上有刀輪,間有鐵嘴蟲鳥。有滅倫傷化,非時非處,犯不淨行者,命終則生銅柱之頂,猛火燄熾,焚燒其身,驚怖下視,見鐵床上,有端正女,若是女人,見端正男;心生愛著,從銅柱下,至鐵床上,男女二根,俱時火起,有鐵嘴蟲,從男女根入,自男女根出,一日一夜,九百億生,九百億死者是也」。在《觀佛三昧經》裡面形容「銅柱地獄」這個苦狀,它說,在「銅柱地獄」裡面,有一個「銅柱」,它的形狀就像一座「火山」一樣,高有「六百由旬」,「由旬」是印度的一個計算單位。這個銅柱下面有「猛火」在燒,那火上有「鐵床」,上面有「刀輪」,中間還有「鐵嘴蟲鳥」,鐵嘴蟲跟鐵嘴鳥。
如果有人犯「滅倫」,就是違反倫常的,我們現在講說不倫的行為,違反倫常的,有違反五倫關係的,發生這種邪淫行為。「傷化」就是傷風敗俗的,或者是「非時非處」,犯這個「不淨行」的,「命終則生銅柱」地獄,「猛火」非常地炎熱,非常地強烈熾盛,來燃燒這個罪人的身體。祂因為受到猛火燒身,就非常驚嚇的恐怖往下看,看到「鐵床」上有很端正的女子,如果是女罪人,就會看到「鐵床」上有非常端正的男子,這個時候「心生愛著」。這個阿賴耶它是種子不滅的,除非到成佛的時候轉識成智,那個種子才會轉煩惱為菩提,轉八識成四智菩提,否則祂墮落到鬼身的時候,祂到地獄去了,那個阿賴耶種子都不滅的。祂生前怎麼習氣,死後就變流受報了。
所以祂那個種子還是會生起來,就「心生愛著」。祂看到這個「端正女」跟「端正男」,祂就從銅柱上滑下來。這個你如果從世間的這些,很多的這些男歡女愛裡面,你就可以看得出來,有些好色的男子看到這些穿著暴露的女子,他覺得「心生愛著」,那個邪淫的念頭就生出來。那麼在地獄裡面,這個罪人從銅柱爬下來,想要到鐵床上去勾引這個「端正女」或是「端正男」。「至鐵床上」。跟這個「端正女」、「端正男」發生邪淫行為的時候,「男女二根,俱時火起」,那麼「男女二根」,這時候就是火燃燒起來。那麼「鐵嘴蟲」跟鐵嘴鳥就從,「鐵嘴蟲」就從男女的根爬進去,「從男女根入,自男女根出」,這樣一個出入,「一日一夜,九百億生死」。「觀此則知,淫報之苦,悉由心現也」,《觀佛三昧經》裡面講說,由此可以明白,淫慾的苦報都是由我們的阿賴耶變現的。所以「銅柱地獄」跟「鐵床」地獄,非常地苦。
那我們知道在清朝有一個名人叫章太炎,他是朱鏡宙老居士的岳父,朱鏡宙老居士也曾經講這個故事給淨空老法師聽。朱鏡宙老居士他本身也是第一個拿《了凡四訓》給淨空法師看的,算是在臺中蓮社他們都是在李炳南老師的座下修學佛法。在民國年代的時候,有一位叫陳慧昶居士他有整理一位,是俞明哉居士所選錄的這個因果報應的書裡面,印光大師還有鑑定,那這裡面就有提到,在陳慧昶居士所譯述的這本因果善書裡面,就有提到章太炎的故事。章太炎他也是清末民初當代的國學大師,學問很好。因為章太炎先生因為言語不慎,去得罪了當時的大總統袁世凱,後來章太炎也被袁世凱抓到監獄裡面受到牢獄之災。後來章太炎先生被東嶽大帝召為陰曹判官,每天晚上有兩個小鬼來抬轎子接他上班,早晨雞叫的時候就把他送回來。每天都是這樣,他也覺得很辛苦。章太炎先生有一天就用黃紙,上面寫了一個請假條,這個假條怎麼送給東嶽大帝呢?就在門口把它燒掉就可以了,門口燒掉。當天小鬼果然就沒有來接了。
陳慧昶居士就在這裡面有講,有人就問章太炎先生了,他說,陰間跟陽間有什麼不同呢?章太炎就說,陽間跟陰間沒有什麼不一樣。這跟海賢老和尚說的道理一樣,海賢老和尚說,陰間跟陽間只隔一張紙那麼薄。唯一不同是什麼呢?陰間暗無日月。我們陽間有太陽跟月亮,但是在陰間沒有,在陰間永遠都是天氣陰暗。那另外就是鬼的壽命很長,章太炎先生說,他曾經遇到唐宋時期的鬼。你看唐宋到民國已經是多少年?差不多一千五百年了,他還遇到唐宋的鬼。
那麼章太炎說,東嶽大帝管華北五省,權限很大。有一天,章太炎先生就想到說,陰間這個炮烙之刑,就剛才我們講的「銅柱地獄」了,這個非常殘酷,所以他就想建議東嶽大帝說,把這個酷刑廢除,讓這些受苦的鬼道眾生不要那麼苦。那東嶽大帝聽了以後,也沒有表示意見。東嶽大帝就派兩個小鬼帶章太炎先生,說好吧,你們把他帶去那個炮烙地獄,去給他看一下,參觀參觀。我有把這一段,章太炎先生想要請東嶽大帝廢掉炮烙地獄這個故事,我有編在我拍的「地獄變相圖」裡面,有把這個故事用動畫演出來。
兩個小鬼就把章太炎先生就帶到那個炮烙,走一段路以後,就到那個炮烙地獄,到了以後,章太炎先生什麼也看不到。兩個小鬼說,就在這裡啊。章太炎先生沒有見到,見不到,後來他就領悟到佛經上所講的業力變現這個道理。我們說業感緣起,它是真實不虛,你不造地獄的因,就不會現地獄的相。有兩種人可以看到地獄,就《地藏經》裡面講的,「若非威神,即需業力」。第一個,造地獄的業的人,他就會見到地獄。第二個,菩薩到地獄教化眾生,像觀音菩薩到地獄去,是現焦面大士,臉部都燒焦了,因為他必須要現鬼道的同類身,才能有辦法度化這些鬼道眾生。所以這兩種人可以看到地獄,一般人看不到,由此可知,四聖六凡十法界,「唯心所現,唯識所變」。
章太炎先生有編了一本因果善書,叫《幽冥問答錄》,這裡面幾段我們把它提出來。有人就問章先生了,他說,「先生早年曾經做過陰間的判官,是不是」啊?章太炎說,是啊,世間人聽到這些事情都覺得很好奇,可是章太炎先生說,我看來這是很平常的事情,沒有什麼好稀奇的。
那接下來第二個問題,就問章太炎先生了,他說,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做陰間的判官呢?那章太炎先生就說,大概是在清光緒庚子年間。這庚子年間就是一九OO年,那個時候還沒有發生武昌起義,民國還沒有建國。
接下來問了,陰間為什麼請你做判官呢?章太炎先生說,我也是託同事去問原因,祂為什麼找上我?他說,據說我幾世以前曾經做過陰間的判官,那麼這個宿世的因緣牽引,所以到這一世來,我又做了陰間的判官了。東嶽大帝大概覺得他以前在,好幾世在陰間做,績效良好,所以這一世,清朝這一世,又請他去做了。
那麼再問,他說,陰曹地府有法律嗎?先生你沒有學過陰間的法律,你怎麼能夠判斷無誤呢?章太炎先生說了,好像我也沒看到什麼規定跟法律,只是根據案情進行判決,自然就能夠掌握案件的關鍵處,根本不需要經過考慮。
然後再問,你所管轄的是哪些案件呢?章太炎說,我管的是人死後十個月以內的善惡案件,超過這個時間的就屬於其他的閻王在管了,其他人在管了。
然後說,你見過閻羅王嗎?章太炎先生說,我沒見過。他說沒見過。
那就問,人的善惡,鬼神怎麼能夠全部都知道呢?而且完整的記錄呢?章先生說,「鬼神能看見人見不到的東西,聽見人聽不到的聲音,人的種種思想行為,鬼神全部都能一目了然,毫無遺漏的記錄下來」。另外鬼神能夠透過看人頭頂上的紅黃白黑等光,就像紅光,你的頂部會有紅光、黃光、白光、黑光,那個鬼神就知道你這個人的行為思想的善惡。你修得好,頭頂上都是紅光。你如果造惡多端,你頭頂上都是黑光。其實相由心生,看你紅光滿面,面有瑞氣,面有祥瑞之氣,就知道你這個人是大善人。你的印堂發黑,兩個眼圈都發黑了,這個就是什麼?這叫你最近衰事連連,遭惡的事情。
那再問了,那犯罪的鬼祂會狡辯嗎?章太炎先生說,非常地多,犯罪的鬼對祂所犯的罪,祂也會極力的狡辯,跟陽間上法庭一樣,等到東嶽大帝出示確鑿的證據,祂才會低頭認罪。
那章太炎先生說,他曾經審判過一個鬼,作惡多端,這個人在生前的時候,表面修善,暗地裡面造惡,對於祂所犯的罪,祂極力否認。那章太炎先生看祂「罪案堆積如山,證據確鑿」,就想立刻的判刑。沒想到這個鬼突然間口誦《金剛經》,祂生前有誦《金剛經》,阿賴耶裡面祂有《金剛經》的種子。「左右陪審者看到祂頭頂上出現紅光」,誦經的時候頭頂上都出現紅光了,急忙的停止,陪審的這些人就看到,急忙的提醒章太炎先生說,「停止審判」。為什麼停止審判呢?因為祂這一念已經誦《金剛經》出來,就表示說這個人祂的覺性顯發了。
那麼章太炎先生懷疑左右這些鬼差受賄賂徇私,仍然準備判刑,可是那個鬼不斷的誦經,左右極力的請章太炎先生肅立,叫他肅立起敬。章太炎先生說,我身為判官,怎麼可以向罪犯肅立呢?左右陪審者就說了,不是這個意思啦,這個鬼頭頂上出現佛光啦,審訊的時候,就你審判的時候,就是對佛褻瀆不敬,不如停審。當時章太炎先生看到祂們都垂手肅立,看起來非常地恭敬,那因此就問這兩位左右陪審了,說「那這個這案子,怎麼辦下去呢?」左右陪審就說了,不如判祂投生人胎幾次,讓祂不能再想起來《金剛經》的時候,再判祂罪。章太炎說,讓祂投生人胎,那豈不是便宜了祂嗎?而且祂投胎幾次,那祂受苦報就要到幾百年以後,豈不是延後祂的苦受報嗎?
這個在《感應篇彙編》裡面前面就有提到,不管你是投胎一次,投胎好幾世,都在這個上天審判的大數裡面。為什麼?因為四天王天的一天,人間就五十年了,忉利天的一天,人間一百年。你人間一百年,也不過是四天王天的兩天而已,所以說都在上天審判、因果審判的大數裡面。章太炎問祂說,章太炎說,那這樣的話,不就要幾百年以後,祂才會受報嗎?左右陪審說,讓祂投生為人,剛出生就死的胎兒,那投生幾次,祂投生幾次都是短命的,祂就有幾世了,因為祂造業有造業的果報、誦經有誦經的功德,兩者是不能夠隨便消除的,將來是分別受報,不會有絲毫差錯。於是章太炎就同意了。
那麼接下就問說了,你每天什麼時間到陰間去?審案要多少時間?章太炎先生說了,每天,大概剛開始每天晚上去,後來白天也會到陰間去,但是要在下午。所以我們你看,我們如果做「三時繫念」、做「蒙山施食」,都大概是在下午的四點半到五點以後了。章太炎先生說,他每一次都是坐轎子,走得很快。那審案時間大概是每次大概是幾小時,可是遇到複雜的案子,有時候要用幾天的時間,但是這類案件比較少。
那再問了,到陰間的時候,你的身體是不是像睡眠一樣呢?章先生說,回答說,去陰間的時候,身體是躺在床上,像睡熟了一樣,像熟睡一樣,不吃不喝,也不覺得飢渴。有時候神識在陰間的時候,他人到陰間去了,那有親朋好友要來拜訪他,忽然間來了,可是他又不方便告訴他們說他在陰間審案,於是就閉著眼睛跟他們說話了,像沒有睡好一樣,客人如果問什麼,也可以回答,但是不能向客人發問,也不記得與客人講哪些話。
再問,由陰間回到人世間,是不是感覺精神疲倦呢?章先生回答說,「精神稍微有些疲倦,像沒有睡好一樣。」
然後再問,他說,「陰間的官府是什麼個樣式?它的公文樣式和辦理程式是怎麼個樣子?」他說,我當陰間判官,還在清朝末年,所以陰間的官府、公文的樣式、辦理的程序,都跟滿清時代沒有什麼差別;但是民國以後,恐怕又要改變成遵循新的制度了。
再問,陰間也有喝水吃飯這些事情嗎?章先生說,「有。但不許我喝水吃飯。」那我們知道,我們在「蒙山施食」的時候,鬼神祂來接受供養的時候,祂就是有這種,我們主法和尚在施食的時候,祂們那時候,就在念「變食真言」的時候,祂們那時候就在享受我們所供養的這些供品。
那再問,「陰間判官有工資嗎?」那這個問題就答得比較有趣了,章先生說,「有。但是對人毫無用處」,所以章先生他說,他沒有領取。
問,「陰間刑罰有多少種類?」章太炎先生回答說,陰間的刑罰種類非常地多,比人世間殘忍嚴酷百倍,以現在人來看,一定會認為,陰間的刑罰非常地殘酷。然而就我的經歷來說,人寧可在人世間受刑,切不可以在陰間受刑。人世間受刑,受刑完就結束了,但是你到陰間受刑,以後還要受其他的刑,比如說,你在人世間殺害十條人命,受罪的只不過是死刑一次,但是你在陰間必須要受刑用刑十次,刑滿以後再轉生十世,全是被人家殺死;至於鋸解啦、碓磨啦、刀山啦、油鍋等刑罰全是真的,造惡的果報是如此的可怕。
問,陰間最重視的是哪一種德行?最恨的是哪一種罪業?章太炎先生回答,陰間最重的是德行,男的忠誠報國,孝順父母,女的貞潔守節,孝順父母,這兩種人雖有其他的罪業,也必能減輕刑罰。陰間最恨的是什麼?是邪淫、殺生兩種罪業,殺生比邪淫的罪惡還要重,如果因為邪淫而殺人害命,這是兩罪全犯,罪加一等。古人說,「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實在不是假話。
以上是章太炎先生到陰間當判官,人家跟他提問,他所回答的問題。好,我們看下面經文,「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行淫,同名欲火;菩薩見欲如避火坑。」那麼《感應篇》裡面的經文是,「十方如來,色目行媱,同名欲火。菩薩見欲,如避火炕」,這大致是一樣的。這一段經文的意思是說,「淫習為害」這個緣故,所以「十方一切如來」,向世人形容色慾之禍害,這個叫做「色」。自己觀察各種邪淫的因果故事,這個「謂之目」,這叫「色目行淫」。大家都「異口同音」的警惕世人,邪淫、淫慾是一個「慾火」,淫慾如火害人,「甚於猛火」,遭遇到的人,必定是「喪身失命」的結果。菩薩見到淫慾境緣的時候,立刻「遠離迴避」,猶如看到「火坑」一樣。
所以《寶鏡疏》裡面云,「以故,諸佛同訶,審宜刻骨;菩薩共避,寧不驚心!嗚乎!欲之為火,其毒若此,惟願有智士女,幸勿自效撲燈蛾也。」在《寶鏡疏》裡面說了,諸佛菩薩都同聲的呵斥這是淫慾的禍害,勸勉眾生要謹慎、要節制,眾生要審慎、要節制,要刻骨銘心。菩薩看到淫慾的境緣,都是避開如火坑,看到火坑一樣。「寧不驚心」,就是說難道不讓我們警惕嗎?淫慾之火,它毒害若此,希望有智慧的男女不要像飛蛾撲火一樣自尋死路。
那麼這個有一個公案,也是發生在我們臺灣的一件真實的故事。在我們臺灣新竹,有一位公司的負責人陳女,跟另一家公司的已婚的林姓的董事長有邪淫的行為。那麼他們兩人從二O一五年開始有婚外情,兩人多次在陳女的住處、公司、摩鐵,我們臺灣叫Motel,就是汽車旅館,翻成中文叫摩鐵,他們在摩鐵邪淫,時間長達一年半。有一天,這個林男跟陳女在女方的公司邪淫的時候,樂極生悲,林男,這個林姓的男子,在邪淫的進行中中風,當場死在現場,這叫馬上風,這個在醫學上叫馬上風,後來送醫不治。這個新聞後來是因為這個林姓的男子,這個妻子發現她的丈夫有邪淫的行為,從手機的微信跟Line裡面發現很多邪淫的證據,後來告陳女妨害家庭,這個事情才公諸於世。
所以邪淫的禍害,我們來聽聽淨空老法師的開示。
淨空老法師說,人人都希望家庭幸福美滿,家庭興旺、家族興旺,那要達到這個目標,決定要禁止邪淫。為什麼?因為中國古聖先賢教導我們,「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佛經裡面,淨業三福第一句,「孝養父母,奉事師長。」但是我們看看今天整個世界、社會的動亂,原因在哪裡?原因很複雜,無論怎麼個複雜,老法師說,脫離不了殺盜淫妄酒這五個字全部包括。所以佛陀很有智慧,佛陀制定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所以你守住五戒就可以得人身。
所以老法師說,今天整個世界社會動亂,原因雖然很多,但是脫離不了殺盜淫妄酒這五個字。這五個字裡面最嚴重的就是邪淫,為什麼殺生?因為邪淫引發的。比如說,妻子有外遇,她的丈夫含恨在心,就把這個邪淫的對象,這個男子殺害了,這個造成殺生。為什麼殺生?因為邪淫引起的。那為什麼偷盜?也是因為邪淫引起的。有些男子想要去飲酒作樂,沒有錢怎麼辦?去偷盜,也是邪淫引起的。所以一切的罪惡中,邪淫擺第一。
今天整個社會、整個世界,媒體都在宣揚什麼?在宣揚邪淫。你看看媒體的鏡頭,看看廣告,尤其現在的網路動畫,無論在什麼地方,你所看到的都在宣揚邪淫,好像邪淫變成時尚,變成一種潮流,這還得了。這個社會怎麼會沒有災難呢?天災人禍都是從它引起的,所以這個事情很麻煩。有人曉得,曉得也無可奈何,擋不住,於是就沒有人願意提了,就不敢說了。實際上,邪淫會傷身敗德。現在青少年許許多多的怪病都從哪裡來?都是從邪淫來的。
今天社會動亂、災難頻繁從哪裡來的?古聖先賢結論兩個字,一個是財,一個是色。這兩隻狼,色狼之後還有一個是財狼,這兩隻狼就變成二狼神。二狼神主宰這個社會,麻煩就大了。想想現在,仔細去觀察,看人在想什麼?人們在想什麼?就想這兩件事情。他們說什麼?也是說這兩件事情,不是談錢就是談色。他幹的是什麼?還是這兩樣事情。這還得了,這是整個社會動亂,許多災難真正的原因,找到這個原因了。所以《安士全書》,周安士居士開示,「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亂之道也」。
所以我們成立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專門弘揚因果教育,希望能夠導正人心,導正社會的風氣,讓人人能夠相信因果,天下能夠恢復大治之道。老法師說,怎麼樣可以天下大治呢?他說,如果能夠不殺生、能夠不邪淫,天下就大治了。現在全世界宣揚的是暴力、色情、殺盜淫妄,哪個帶頭?邪淫帶頭。我們把這個原因找到,科學家沒有找到。怎麼拯救?提倡孝道就可以了,「百善孝為先」,只要把孝做到,人就有福報。這個孝具體來說,從哪裡做到?老和尚說,從《弟子規》兩句話,「身有傷,貽親憂」,孝是什麼?要自己身心健康,那才是孝順父母。「德有傷,貽親羞」,你自己的品德,你有品德,這是真正孝順父母。這不就對治了嗎?所以萬善之首是孝道,所以孝道能夠救這個社會。
所以我們這一次,我們二O一七年十月六日,我們在臺北辦了一場第二屆的孝治天下傳統文化論壇。我們請傅沖老師來講傳統文化挽救她們的家族。我們請劉明德醫師,臺南極樂寺菩提別院的劉明德醫師來講水結晶報告,一切的因緣果報都是我們念力變現的。我們最後再請周泳杉老師來講《安士全書》裡面的孝道因果。這是我們用孝道來弘揚傳統文化,也是老和尚講的,怎麼讓天下大治?弘揚孝道。然後我們再另外,再接著兩天,我們請悟行法師來主持「中峰三時繫念」,仰仗念佛功德,希望能夠淨化人心、淨化社會。所以孝道是可以挽救這個社會,是可以救這個災難。所以修福,什麼是福?孝道就是福,你能夠孝順父母就是修福,那是萬福的核心,能找到,你就懂得怎麼修福。唯有斷惡修福,惡就是邪淫,這個要斷。孝順父母,尊敬師長,這個就是修福,這是佛教給我們的。
除了邪淫以外,我們講說,《楞嚴經》裡面講說,因為淫慾才會有生命的輪迴,以「正性命」,就是因為有淫慾才會輪迴。淫慾在欲界裡面,它有正淫跟邪淫。正淫是什麼?為什麼要正淫?老法師說,綿延後代。所以古時候夫妻結婚為的是什麼?為了傳宗接代,他不是為別的,這是正行,這不是邪行。但是正淫它還是有禮節的、有規矩的,不能亂來。亂來,過分了也叫邪淫。夫妻他的正淫行為,如果過分了也叫邪淫。如果你違背這個規矩,違背禮數,就是造萬惡。造萬惡是大不孝,對佛菩薩也是大不敬。所以要世界和平、要社會安定,國家的興亡都在家庭。所以儒家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平天下就是世界和平的意思。中國古時候講天下太平,那個根是家,家的根本是夫婦。在宗教裡面,佛教跟儒家講得很多、很透澈。起心動念就要想到它背什麼因果,我們一念惡,整個社會、整個世界一切眾生遭難,我們一念善能叫一切眾生得福,社會的安危、眾生的禍福都在我們起心動念之間,不是小事。
以上這一段是老法師對邪淫禍害的開示。我們接下來講下一段經文,「二者貪習交計,發於相吸,吸攬不止,如是故有積寒堅冰於中凍冽,如人以口吸縮風氣有冷觸生」。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這個「貪」,「貪」的習氣,這個「貪」是「六種根本煩惱之一」,「六種根本煩惱」就是,貪、瞋、癡、慢、疑、邪見,也就是我們的見思惑。所以這個貪它是屬於一種「惑」,就是煩惱。現在稱為「貪習」,稱為「習者」,因為「前生」就「多貪」,有宿世的種子習氣。那遇到境緣「發為現行」,發作了,又加重了現在的行為、現在的習氣,加重現習。那「互相交計」,互相的影響,「彼此籌算方得成業」。「發於相吸者」就是「互相吸取」,以滿足自己的私欲。「吸攬不止」,「貪得無厭」,追求不止息,所以「故有積寒堅冰,於中凍冽」。
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會「積寒」成「堅冰」呢?因為「貪心」屬於「水」。你「吸攬不止」,就是你被財色名食睡吸引住了,你被這些財色名食睡吸引住了以後,尤其是財跟色吸引住了,你追求不止,想要去得到這個東西,想要得到這個錢財、得到這個女色,追求不止。那這個「貪心」就是屬於「水」了,那麼你「吸取」,你想要去把它得到,這個「吸取」就像,你吸一個東西一樣,它會產生一種「風」的現象。產生「風」的現象以後,「吸取」是屬於「風」,那你看到這個財色,這個貪心起來了,這像「水」,那「水」跟「風」會產生一種,我們說風生水起,那「水」遇到「風」它會產生一種寒氣,「必至積寒」,會產生一種寒氣。那日積月累,寒氣就「結為堅冰」,就變成一個堅固的這個就像冰塊一樣,「堅冰」。在自己的「心中」,「預現凍冽之相」。就像「如人以口」,像人,「如人以口,吸縮風氣,由冷觸生」,就像人用嘴巴,你去吸收那個外面的空氣進來,吸收空氣就有冷的感覺生出來,這個例子是可以實驗的。
我們再看下面,「二習相陵,故有吒吒波波羅羅,青赤白蓮寒冰等事」。「二習」就是「種習」還在,「現習增重」,那「貪吸」更強烈,所以叫做「相陵」,「二習相陵」。那命終的時候,祂的神識就感召「吒吒、波波、羅羅、青、赤、白蓮、寒冰」等地獄。「吒吒、波波、羅羅」都是「獄中」寒氣逼迫罪人的苦狀。剛才我們講,「吒吒」是嘴唇會動。「波波」是舌頭會動,舌頭能動,冷到舌頭動而已,出來的聲音。「羅羅」是嘴唇跟舌頭都不能動了,這個寒氣逼迫罪人的「苦聲」。「青、赤、白蓮」都是「獄中凍冽罪人」的「形色」。「此乃八寒地獄」裡面的前六種,再加上「阿浮他」地獄,「凍冽成瘡」。「泥羅浮他」地獄,「肢節脫落」,以上加起來總共是「八寒地獄」。
再看下面經文,「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多求同名貪水;菩薩見貪如避瘴海」。所以十方一切諸佛如來,不斷透過三藏十二部的經典在這個世間告訴世人,貪愛的習氣危害世人的情況。所以「十方一切如來」,「向人形容」地獄的苦相,「謂之色」,「自己觀察謂之目」。世人貪心吸取多求,這都叫「貪水」。所以「貪之為害,勝於毒水」,你喝了以後,「飲之者,必至腐腸爛胃」。所以菩薩見到「貪愛之境」,「莫不遠離,如避瘴海」,就好像遇到瘴氣,馬上要脫離一樣。因為瘴氣也會招感到疾病,最後喪失生命。「人若不知」,「誤吸」瘴氣,就會造成「瘧疾」,甚至要失去生命,「遂至殞命也」。這是「貪習」。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三者慢習交陵,發於相恃,馳流不息,如是故有騰逸奔波積波為水,如人口舌自相綿味因而水發」。這一段《感應篇》裡面這個經文跟《楞嚴經》裡面就一樣。「慢」是「六種根本煩惱之一」,也是「屬於惑」。這裡稱為「習」,是「前世」就有這個「多慢」的習氣,所以「猶有種習」。「發為現行」,現在遇到境緣,現行薰種子,所以加重「現習」,「互相交陵」。「交相陵越,方得成業」,才會產生這個業,造成這些業。
例如自己仗著「豪姓大貴」,靠自己有勢力,多財富,所以就卑慢別人,不可一世,這個傲慢心流露出來,不知道謙卑「止息」。圓瑛法師說,這個傲慢心像一座「山」一樣,「我慢」像一座「山」,傲慢態度像「水」。這地方,這個經文裡面提到,「騰逸奔波積波為水」,這是什麼意思呢?他說,傲慢心,「我慢」像一座山,那傲慢像水一樣,那山高水奔馳,就像山谷裡面那個,山谷的那個水流一樣,因為有山谷的交錯,所以山谷的水奔馳,必然造成像山上的瀑布一樣。必然造成什麼?水波奔騰,像山裡面的瀑布。以在自己心中,「預現積波為水之相」,「積波為水」,「如人口舌,自相綿味,因而水發」。這個經文的意思就是說,就像人這樣,口中的舌頭,你用舌頭頂住上顎,「綿絞其舌上之味」,因而就有口水發生了。
「二習相鼓,故有血河、灰河、熱砂、毒海、融銅灌吞諸事」。「二習」就是「種習」跟「現習」,「種習猶存,現習重增」,加大加重。「慢流」,這個慢心,「慢流益甚,故曰相鼓」,互相鼓盪陵越,因此命終感召了「血河」地獄,還有「灰河地獄」,還有「熱砂、毒海、融銅、灌吞」這些地獄裡面。在《灌頂疏》裡面云,經文裡面講,「獄有兩山,罪人走入,兩山忽合,如磨蓋壓,血肉遍流,如大河海,血水涌沸,男女萬數,出沒其中」,這個就是形容「血河」地獄的苦狀。這個「血河」地獄裡面有兩座山,「罪人走入」,走進去,兩山忽然合起來。「如磨蓋壓」,就像石磨把祂壓碎以後,「血肉」就「遍流」,「如大河海」,那「血肉遍流」以後,就變成血流成河了,「血水」就「涌沸」了。這裡面「男女萬數」,非常多的男女「出沒其中」。
「灰河地獄」,這個我們剛才在字句解說裡面有提到。再來「熱砂、毒海」,在《灌頂疏》云,即是「黑砂地獄,熱風暴起,吹熱黑砂,來著罪人,燒皮徹骨」,如「海沸熱砂」,如「沒溺罪人,苦毒無量」。「融銅灌吞」,《地藏經》裡面講,「烊銅灌口,熱鐵澆身,萬死萬生,動經億劫」,「烊銅」來「灌口」,把燒熱的銅水灌到罪人的口裡面去,「熱鐵」來澆他的身,這樣「萬死萬生,動經億劫」。
「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我慢名飲癡水;菩薩見慢如避巨溺」。這個「慢習」危害的原因、緣故,所以「十方一切如來,色目我慢」,一切如來告訴我們,讓我們見到,這個「我慢」這樣的一個禍害。讓我們眼見色,眼睛見到這個地獄的景象。如「飲癡水」,就像飲這個,「癡水」,就是我慢的人就像喝了愚癡的水一樣。「菩薩見此自心之慢」,像巨海洪水,沉溺其中,難以自拔。菩薩見到這個我慢,像逃避洪水猛獸,洪水,像巨大的海水,要把你淹溺一樣,「如避巨溺」。
好,我們接下來,我們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於第一百一十八句,「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這一段老法師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到這一段經文的時候,《太上感應篇》就差不多接近快要念完了,這個地方也等於做一個總結。那麼這一段的經文不是說書本上做總結,而是我們要自己好好地反省,在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上做一個總結,然後我們才真正明白,善不可不修,惡不能不斷,我們這一生還有救。如果你能夠這樣反省總結,那麼這一生還有救。如果繼續像以往迷惑顛倒,隨順自己的妄想、分別、執著,那上面所講的這些果報,決定沒有辦法避免。文字上說,「如是等罪」,這個意思就是說,這是總結造惡的這個大段,也是《感應篇》裡面最重要的教誨。
第二點,「司命隨其輕重」,「司命」是講鬼神,現在的人不相信。這個事情不是說你不相信,祂就沒有,相信祂就有。不信就沒有,那這個事情就好解決了。其實我們不相信,不相信祂還是有,祂真有。司命鬼神很多,欲界有天神,道教裡面講玉皇大帝,佛法裡面講忉利天主。我們講玉皇大帝就是佛教裡面講的忉利天主,一般宗教裡面講上帝,這是司命之神最大的。那再其次就是許多的天神,還加上鬼神,我們六根接觸不到,但是祂們看得清清楚楚,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個話是真的,不是假的。
第三點,最接近我們的是三尸神,《感應篇》的前面經文前面有講過,有兩個神常常跟我們在一起,一時一刻都不會離開,一個叫同生,一個叫同名,我們起心動念、所作所為,祂們都看到,祂們都做記錄、都做報告。我們做善、做惡,祂們兩個作證,決定不要以為我們起心動念沒有人知道,這個想法就錯了。
第四個,人有命運,所以看相算命,真正高明的人是算得很準的,我們看《了凡四訓》裡面,孔先生對袁了凡先生,他就算得很準了,不是對一個人,對所有的人都算得很準確,這就是說明人有命運。那命運從哪裡來的呢?要知道命運是從過去生中所造的善惡業,業力主宰著命運。命運不是鬼神主宰的,不是司命之神主宰的,是我們自己主宰的。自己如果能夠斷惡修善,你的命運當然會好。如果你是肆無忌憚,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無惡不作,那你的命運當然不好。佛菩薩不能夠為我們增減一絲毫,司命之神也沒有權力增減。
這是我們在前面有討論過,《寶積經》裡面有講,「閻羅常告彼罪人,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自來」,你自己作罪,造作罪業,到這個地獄來,「業報自招無代者」。所以這個司命之神,祂也不能夠把你增減,也沒有權力增減,佛菩薩也沒有辦法為我們增減一絲毫。就像世間的司法人員,你犯罪了,執法人員也不能夠跟你加罪、也不能跟你減罪。像司法,這公檢法,我們中國國內叫公檢法,我們臺灣叫警察啦、法官啦、檢察官啦,也不能跟你增減,不能夠隨便加給一個人罪名,也不能夠照自己的意思,隨自己的意思去獎懲一個人。必須要他對社會有貢獻,做很多好事,那政府的執法人員才能獎勵他。如果他造作惡業,根據他的惡業所作所為,法律會來制裁他,法律來判他罪,法律會來懲罰他。由此可知,他雖然是主管執行獎懲的工作,但是他也沒有權力來隨便獎勵或是懲罰一個人。
所以「天地有司過之神」,這個「司過之神」,我們看到的是世間的公檢法,世間的檢察官、法官,但是他不能跟你加罪,也不能跟你減罪。所以你斷惡修善,你就可以減罪,你無惡不作,那你就加罪,所以加罪跟減罪,是你自己的造作,你的斷惡修善,你的迷惑、你的覺悟來決定的,不是閻王來決定的。所以司命之神也是依據你的造作。這是第四點。
第五點,所以「隨其輕重」,隨著我們造作惡業的輕重,「奪其紀算」,「紀算」就是講壽命,懲罰裡面最大的就是奪紀奪算。一紀是十二年,奪算是百日,所以懲罰裡面最重的就是奪紀奪算。人如果能夠行善是可以延壽的,像袁了凡先生一樣,他行三千善,再行三千善,他就延長壽命了。他發第二個願是行三千善,他本來是希望四年就做完。所以他在講《了凡四訓》的時候,那時候是六十九歲,他寫《了凡四訓》的時候,是六十九歲。他算命,孔先生算他,是活到五十三歲,但是最後他活到七十四歲,確實他行善是延壽了。他行三千善、三千善跟一萬善,後來是真的延壽了。
所以延年益壽,那麼延年益壽,你造作哪些善能夠延年益壽呢?《感應篇》裡面,前面講的善行,你利益社會,利益一切眾生的事,你多去做。那在善事裡面,哪一種善最好呢?老法師說,幫助他人覺悟,這個法布施最好。你幫助別人覺悟,讓一切眾生都能夠覺悟,弘法利生,講經說法,幫助眾生覺悟。老和尚說,讓眾生能夠覺悟,讓眾生明白因果的理事,這是大善。所以我們研討《感應篇彙編》,這個就是大善,不能小看。因為我們是什麼?我們是幫眾生明瞭因果的理跟事。那《感應篇彙編》裡面就是講理跟事,有理有事。如果你能從《感應篇》裡面開悟了,那這是大善。那幫助眾生轉迷為悟,《感應篇彙編》就是幫助眾生轉迷為悟,能夠知因識果。如果人人都能夠行這個大善,那天下大治,那你就做了一個大善事了,那這樣決定可以延年益壽。
第六,壽命,長壽是人人追求的,但是你自己不好好積功累德,壽命長,身體不健康,那是苦報,那不是善。必須要怎麼樣?必須要壽命長,身體又健康,那是福報。像新加坡的許哲居士,她就是學《感應篇》的活榜樣,她長壽又健康,然後又為人說法,又是幫助眾生轉迷為悟、斷惡修善。所以許哲居士怎麼修的,我們每一個都可以學、都可以修,不是許哲居士的權利、專利。所以老和尚說,我們仔細問許哲居士的生活、思想、行持,我們從這個地方去學到,學她力行善事,你就可以像許哲一樣延年益壽。但是如果你造作一切不善,你不相信因果報應,罪惡做多了,你的壽命就減少了。
所以以上這一段是老法師,對於「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這個奪紀奪算,權力在你的當下這一念心,不在這個司命之神,司命之神延你的壽,奪你的紀算,也是根據你的念力的造作,你的造善、造惡來決定的。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這一段的講解,我們就講到這裡。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