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55集
第255集

感应篇汇编第255集(点击播放)

《感應篇彙編》(第二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0/2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5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八句,【如..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5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55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55集

《感應篇彙編》(第二五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0/2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5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八句,【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九百二十六頁第二行,我們看「十習因」的第九。我們看經文:
【九者。枉習交加。發於誣謗。如是故有合山合石。碾磑耕磨。如讒賊人。逼枉良善。二習相排。故有押捺槌按。蹙漉衡度諸事。十方如來。色目怨謗。同名讒虎。菩薩見枉。如遭霹靂。十者。訟習交宣。發於藏覆。如是故有鑑見照燭。如於日中。不能藏影。二習相陳。故有惡友業鏡火珠。披露宿業對驗諸事。十方如來。色目覆藏。同名陰賊。菩薩觀覆。如戴高山。履於巨海。】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第九是冤枉的習氣交加,宿世裡面喜歡冤枉他人,逼害善良,今冤枉習氣種子「發為現行」,即為『誣謗』。因此就有「兩山相對」,罪人入於其中,兩山相夾,骨肉糜爛。或有大石頭,罪人臥於其上,以大石壓之,如壓榨葡萄、如壓榨蔗糖相似。或有大熱輪輾礫罪人,輾礫就是輾壓,或有大熱輪輾壓罪人,令其身體破碎。或有大磨小磨把罪人當做黃豆而磨之。或以耕犁,與犁田相似,犁罪人的舌頭。這些輪輾、石碾、犁耕、石磨刑具,猶如讒謗別人、壓迫無辜、枉害善良、嫁禍於人一樣的情況。冤枉的種子尚存,「現行」又增加了新種子,新舊種子互相排擠,「枉害不止」。所以在臨命終時,神識就會感召被『押』、「抑」、「揉」、『捺』等痛苦。若不認罪,則有「蹙其身於囊袋,壓之而漉其血」,或掛其身體於秤上權橫,稱其輕重,或以尺度量其長短等情事。所以十方如來形容冤枉的情況,叫做『讒虎』。菩薩知道『枉習』果報的厲害,如同遭受天雷『霹靂』一樣,就遠遠地避開了。
第十是諍訟的習氣,以宿世跟人打官司而「好訟」,而有了這個業。「發為現行」,即為隱藏自己的罪過,攻訐他人的短處,於是造成業,有如『藏覆』之業。所以就有業鏡臺照其『宿業』,有業火珠照「燭其心曲」,使之不得隱藏,好像、猶如於太陽之下,不能自己『覆藏』他的影子一樣,不能自藏其影子一樣。打官司種子習氣尚存,「現行」又增加了種子,新舊種子互相陳列,所以在臨命終時,會感召前世同時造惡的『惡友』現前,為之對質作證,『業鏡』照事,『火珠』照心,使其不得不披露宿世所造的罪業,互相對質公庭等情事。所以十方如來形容「藏覆」的訴訟,叫做『陰賊』。菩薩知道了訴訟果報的厲害,有如頭戴高山,行於大海中一樣,勢必沉沒,就遠遠離開了。
以上「十習因」,最後兩個是「枉習」跟『訟習』。那麼在圓瑛法師,對於「枉習」跟「訟習」,圓瑛法師的解釋裡面,圓瑛法師引用《經律異相》裡面講,『合山』地獄、『合石』地獄。「合山」地獄就是,你有冤枉別人的習氣,臨命終的時候到地獄去,就是兩座山把你夾起來,罪人在裡面自然就被合起來,「骨肉糜碎」。「合石」地獄就是罪人躺在大石頭上,那個石頭是熱的,然後於上面再用石頭磨祂,就像榨蔗糖一樣,壓榨葡萄、蔗糖一樣。『碾磑耕磨』,「碾」就是用「大熱鐵輪」碾過罪人,讓祂身體破碎。「磑」,這個字「磑」,叫做「小磨」。「耕」就是耕犁,就我們講說拔舌地獄裡面,破其舌頭,就造口業。「磨」就是「石磨地獄」,就鬼差捉這個罪人,撲於「熱石」上,然後用「大熱石」壓在祂身上,然後這樣「迴旋而磨」。這個是圓瑛法師在解釋「枉習」的果報。
「訟習」,因為「訟習」在訴訟的時候,都會隱藏自己的罪惡,隱藏自己的造惡的事實,然後聘請訟師,就是律師,幫他辯護。事實上,他都把自己犯罪的證據,或是犯罪的事實隱藏起來,所以叫做「訟習交諠」,就是跟法官在對問的時候,法官在審問的時候,他「發於藏覆」,他會隱藏起來,隱藏自己的罪過。所以就會有『鑑見照燭』,這些「業鏡」,孽鏡臺,就是鏡鑑,來鑑其宿業,就像在太陽底下,你不能夠藏自己的影子一樣。「照燭」就是珠照,就是我們的這個心珠。所以在地獄的時候,臨命終的時候,就會有「惡友業鏡火珠」,「披露宿業」,就是會有這種孽鏡臺、「業鏡」就是能夠照出祂宿業的鏡,「火珠」能夠照祂內心歪曲的明珠,「火珠」,「使其披露宿業」。
那麼這一段裡面,就是在臨命終的時候,圓瑛法師說,臨命終的時候,「陰境若現前」,這個時候急需要念佛。《正脈疏》裡面,圓瑛法師引用《楞嚴經正脈》裡面說,他說,「下品往生者」,就往生西方,「下品往生者」,雖然他有「苦因」,「雖具苦因」,臨命終的時候「火車相現」,那「急急念佛」,就不成地獄的果報。這個就是所謂的「有因無緣」,那麼他就不會轉生到地獄去了。他臨終念佛,因為他仰仗,「仗憑佛力」,不是他自己的智慧,「非己智分」。所以能夠了悟自心的人,「則夫悟心之人」,「不但地獄,一切繫縛事業」,就是你平常牽掛的事情,你平常就要「固當努力」,要斷絕它的因,就是「突絕其因」。就是平常你牽掛擔心,貪愛的事情、瞋恨的事情,你平常就要努力修持,要把這個因斷掉,「突絕其因」。
然後「更記臨終,勿領其緣」,要記得在臨命終的時候,不要再出現這個緣,就「勿領其緣」,不要去接受這個緣,這樣才可以轉這個境界。「有轉身處,則陰境現前,不隨他去」,雖然臨命終的時候有「陰境現前」,但是因為他臨命終的時候,把這個緣,不接觸這個緣,所以在「陰境現前」的時候,不隨它去,就不會隨這個業力流轉了。圓瑛法師說,《正脈》,《楞嚴經正脈》裡面提到說,這樣的話「方於生死,少分得其自在」,這樣你可以在生死關頭,可以得到少分的,可以得到解脫,「得其自在」。
「切須自忖!」務必要自己衡量自己的功夫,叫「切須自忖!」「若也道力未充,未能作主,則念佛往生,更仗他力,萬無一失矣!」這個地方就把重點講出來,就臨命終的時候,你要自己酙酌自己的功夫,如果你功夫不到家,功夫沒有成片,那麼你「道力」還不是很充足,就「道力未充」。「若也道力未充,未能作主」,你作不了主,那麼「念佛往生」,「則念佛往生,更仗他力」,就必須要仰仗佛力了,這個方法是「萬無一失矣」。「生死關頭,故此詳敘,智者宜究心焉」,圓瑛法師說,這個「生死關頭」,特別在這邊他引用《楞嚴經正脈》告訴我們,有智慧的人,「智者」就是有智慧的人,「宜究心焉」,就是好好地提起正念。
以上就是「十習因」,圓瑛法師的解釋重點,那麼這裡面有一段經文,我們來探討一下,就是「惡友業鏡火珠」,這個「業鏡火珠」是什麼意思呢?《玉曆寶鈔》裡面有孽鏡臺,這叫「業鏡」。那我們來談談「業鏡火珠」,在《感應篇彙編》裡面有這個歷史公案。那麼在唐朝的時候,我們在《感應篇彙編》裡面,有這一段公案就是,「趙業嘗觀賈奕殺牛。奕死,引業分罪。逮業至冥,幾不能辨。俄見一鏡,徑可丈餘,懸空中,明見奕鼓刀,業負門有不忍之意,奕始服。業乃得還。按佛言:『一切世間,生死相續。臨命終時,未捨煖觸以前,一生善惡,俱時頓現。』大抵臨終所現境界,即吾人平日心地境界。地藏罪珠,即我之心珠;閻王業鏡,即吾之心鏡。且今作一不善,曷嘗不往來胸次,而可妄引他人乎?」這一段非常地好,這一段我們講過了,所以我特別把它引用出來,就來對照這裡講的,「訟習」裡面的到地獄去的時候,會有「業鏡火珠」來對照。
這一段我把它翻成簡單的白話跟各位報告,趙業他是唐朝人,他擔任巴州,就是現在四川省巴中市,他當時擔任巴州清化縣的縣令。有一天,他恍恍惚惚地生了一場病,突然間,眼睛就見不到了,大概不能夠飲食有四十多天,在家裡。四十多天都還有一口氣在,但是不能夠吃東西,就是不能夠飲食,大概有四十多天。忽然覺得房子裡面有雷鳴的聲音,不久就看到一股紅色的氣像一座鼓這樣大,輪轉到他床鋪上面,然後就把他的魂攝出去了,「騰上」。當時他的感覺,他的神識遊散於夢中。
那麼有一個「朱衣人」,穿一件紅色衣服的人,戴了高帽,引他往東走。走出去以後,在一座山的懸斷崖,「有水東西流」,人很多,他在那邊站了一陣子,又繼續向東走,有一座橋非常地金碧輝煌。過了這座橋以後,進入一個城裡面,就看到有一個官府正在辦案,人很多,就是到陰間去了、到地獄去了。那麼當時就見到他的妹婿賈奕,那賈奕是殺牛的,那麼陰間,地獄就在判賈奕殺生的罪業。但是賈奕要把這個罪,要賴給陽間他的姐夫啦,因為賈奕是趙業的妹婿。那麼當時冥官好像在討論賈奕殺牛的事情,這個地方是陰府。
那麼趙業,朱衣人把他帶進來以後,就退到一個房間牆壁旁邊,那個牆壁像黑色的石頭一樣,「高數丈」。他有聽到那個地方的吆喝聲,然後穿紅色衣服那個人就帶領他進入一個大院,見到一位官吏,那個官吏祂的職稱叫「司命過人」,專門管人間的過錯。然後這個朱衣人就領他,領趙業見到,跟賈奕對辯。就是這裡講的,這個地方講是講「惡友」,那事實上是把趙業的魂攝到陰間去了,到地獄去跟賈奕對辯。就這裡講「披露宿業,對驗諸事」,所以《感應篇》這一段講的真的,《楞嚴經》講的這一段在《感應篇》也有,我現在講的這個故事是真實的故事,是唐朝四川巴州縣令,這是趙業親身的經驗。
當時就把趙業跟賈奕做對辯,就像我們現在出庭一樣,原告跟被告在對辯一樣。賈奕就一直固執的說,趙業有看到、趙業有參與。但是趙業這個時候,看到一面大鏡子,這個叫「業鏡」,孽鏡臺,這個叫做孽鏡臺,懸在半空中。賈奕面對孽鏡臺的時候,閻王叫他自己看,閻王叫賈奕自己看孽鏡臺,他就看到賈奕拿著殺牛那個刀,就「鼓刀」,「宛見賈奕鼓刀」,就拿刀起來了。诶,你看,在孽鏡臺就照出來了,我們現在講叫倒帶,電腦倒帶,把你倒回來,給你看。當時趙業就躲在門後面,就是我們剛才念過那個經文,「負門」,「業負門有不忍之意」,就是這個地方講的,就是當時趙業就躲在門的後面,看到賈奕要殺牛,當時趙業就有不忍之心。他也覺得太殘忍了,他有不忍之心那個臉色,在孽鏡臺裡面照出來了。
這一段的故事,就是說當時賈奕在殺牛,已經被抓到陰間去了,那麼陰間就傳趙業來對質。那當時孽鏡臺就現出來,讓賈奕自己親自看到,那後來冥官就判趙業沒有共業。這個不是像陽間,說你可以請律師辯護,在地獄沒有律師可以辯護,你也沒有辦法狡辯。所以各位記得,自作自受,不作不受。在陽間你還可以請公設辯護律師,在陰間可什麼都沒有,它只有業鏡臺跟火珠。所以冥官就判趙業沒有共業,為什麼?因為他當時有不捨之心,就是不忍之心,那個就是證據。所以那個孽鏡臺就能看出來,你看小小一個動作,連趙業當時不忍之心的臉色,都可以在孽鏡臺現出來,你往哪裡跑呢?後來這個朱衣人就帶領趙業好像遊地府一樣,他也看到很多官員在那邊錄資料,就像我們陽間的法庭開庭一樣,那裡面的資料有善惡的資料。
我們在臺灣的法院,那個叫做什麼?叫做書記,法庭開庭的時候有書記,書記官,叫檢察事務官。還有書記官在登錄,登錄法官說什麼、檢察官說什麼、被告說什麼、原告說什麼,叫登錄。在十殿閻王殿裡面也有這樣的記錄官員。後來那個朱衣人就引了趙業趕快離開,並且告訴他說,你來這邊,跟我到地獄走一遍的什麼呢?是你的魂,叫「遊此是子之魂」,你來跟我遊地獄是你的魂。後來趙業就把這個紀錄記錄下來,寫了一本書叫《魂遊上清記》,這一段故事就從《魂遊上清記》裡面講出來的。趙業事實上他就像作夢一樣,當時朱衣人叫他趕快走,不要回頭,就一直往前走,往東走就可以了,一直往前走,再走回去。那他走的時候因為很緊張嘛,很急促,不小心摔倒,一摔倒醒過來,他就在床鋪上,已經死掉了七天了。
那麼我們再回到剛才講的那一段《感應篇》裡面那個經文,那這個白話我們就很清楚了。所以佛說一切世間,「佛言:『一切世間,生死相續』」,佛陀說,眾生,六道眾生在世間生死流轉。臨命終時,「未捨煖觸以前」,就是你在臨命終還沒有完全斷氣的時候,神識還沒有離開肉體的時候,「一生善惡,俱時頓現」。你一生的善惡,在神識要離開肉體的時候,你全部可以看到,你這一生所造的善跟惡,「俱時頓現」。「大抵臨終所現的境界,即是吾人平日心地境界」,你臨命終的時候所看到的一切善惡境界,也就是你平常,「吾人」就是我們,「平日」,我們平常,「心地」的境界。
所以地藏的罪珠,地藏就是我們心地的寶藏,我們這個自性,我們的心地,你造作罪業,明珠蒙塵,叫「地藏罪珠」,明珠蒙塵。所以地藏菩薩手上拿了個明珠,「明珠照徹天堂路,金錫振開地獄門」,那個「明珠」就是你的自性、你的佛性、你的本性,本自具足、本自清淨的佛性。但是你現在迷了以後,背覺合塵,造作罪業,這就明珠蒙塵,叫「地藏罪珠」。地藏的罪珠就是「我之心珠」,就是我們本來的面目,「我之心珠」就是我們本來的自性。
「閻王業鏡,即吾之心鏡」,事實上閻王所現出來那個業境臺,就孽鏡臺,事實上就是我們的心鏡,「即吾之心鏡」。「且今作一不善,曷嘗不往來胸次,而可妄引他人乎?」它說,你今天做了一件不善的事情,都儲存在你的阿賴耶識裡面,就是「曷嘗不往來胸次」,怎麼可以隨便、任意的牽引他人呢?這一段,我們在解釋這個「業鏡火珠披露宿業,對驗諸事」,我們就引用《感應篇》裡面曾經講過的,趙業跟賈奕的殺牛故事來跟各位報告。
這裡面牽涉到說有冤親債主,這個「十習因」裡面都有冤親債主,那怎麼樣去超度冤親債主呢?我們舉一個天臺宗的祖師,近代的天臺宗祖師倓虛老法師,他跟幾個志同道合的佛友,當時倓虛老法師還沒有出家,他們幾個就在東北,在一個中藥鋪裡面,在做這個中藥鋪裡面的工作,也等於說在中藥行裡面做助手。那當他們幾個志同道合的佛友,本身對《楞嚴經》很有興趣,所以他們就共同研討《楞嚴經》。當時他們也有請教附近的佛寺裡面的,因為他們《楞嚴經》看不懂,有請教附近的一座佛寺的老和尚。結果他們問那個老和尚說,問《楞嚴經》裡面這些經文的道理。那個老和尚跟他答覆也很有意思,他說,我只知道《楞嚴經》是拿來讀的,你不要問我裡面經文的意思。所以後來當然就問不出來。
那他們幾個志同道合的就苦讀《楞嚴》,叫八載寒窗讀《楞嚴》。結果裡面有一個叫劉文化,倓虛老法師的這個,倓虛老法師還沒有出家以前,叫王福庭,他們這幾個都在中藥行裡面工作。那當時他有一位師兄弟叫劉文化,這個人後來有悟處了,換句話說,有功夫了,而且還在夢中超度他的冤親債主。那這裡面有牽涉到「訟習」,就是有打過官司,死掉的,所以我們引用這個公案來做為補充。所以佛法這個事情看起來很困難,好像很困難,但是你念頭正,心裡專一,把一切執著都看破放下,也不很難,就看你能不能以誠心長久的去修行。
那麼劉文化他們,倓虛老法師他們這些佛友,其中這個劉文化看《楞嚴經》,看到廢寢忘食的地步,往往整個晚上,「整宿」就整個晚上,都在佛前求。他當時《楞嚴經》看不懂,沒辦法領悟,所以就求佛,求佛菩薩加被。後來就有一種感應了、靈驗了。有一天劉文化在藥鋪看《楞嚴經》,其實上《楞嚴經》真的很難,我們講「十習因」就是用圓瑛法師的《楞嚴經》的《講義》來講,確實真的不容易。那個蕅益大師的《楞嚴經》的《講義》也是很深,所以《楞嚴經》是確實不容易體悟。所以說開慧的《楞嚴》、成佛的《法華》。
那麼當時劉文化就在藥鋪裡面看《楞嚴經》,那他對面坐著一位幫藥鋪管理帳的叫黃聘之,這有名有姓的黃聘之,他是個掌櫃的,他們兩個距離很近。那姓黃的這個掌櫃在低頭寫帳,那劉文化他看經入定了,看《楞嚴經》入定了,豁然開朗,眼睛看到亮光,出現一種境界,有山河大地、樓閣宮殿周匝欄楯、清瑩澄澈,儼如琉璃世界一般,還有看到天龍鬼神,護法八部,手裡各拿著寶杵,在虛空中佇候著。他平常所看到的這個汙濁世界,完全看不到了。劉文化覺得很納悶了、很奇怪了。
他正在看得出神的時候,忽然間兩個鬼跑進來了,這兩個鬼劉文化認識。原來這兩個鬼在世的時候,跟劉文化都不錯,後來因為田地的糾紛有打官司,為了田地的事情打官司,祂們兩個,這兩個鬼打輸了,氣死了。後來劉文化,因為劉文化有善根,他覺得說打這個官司,打贏了,可是只為了爭這一塊地,這氣死兩個人了,他自己想一想沒意思,很後悔。於是他就把家庭交給他的弟弟管理,自己出門就訪道尋師了,開始禁絕酒色財氣。因為他忌色的緣故,所以我們從這地方可以看得出來,劉文化為什麼會跟《楞嚴經》相應?為什麼會見到佛菩薩的琉璃世界?他最重要是把這個色戒掉了,把色戒掉了。因為《楞嚴經》裡面最重要的兩個,一個就是淫業跟殺業要斷掉。所以劉文化就是因為忌色的關係,他夫妻間就失和,就感情不好,他的女人是氣死了,結果劉文化的太太也氣死了。女人一死,還一個小姑娘,就他女兒,也跟著死掉了。從此以後劉文化覺得更傷心了,也沒什麼好掛礙的,天天就在藥鋪裡面誠心誠意的看《楞嚴經》。
那麼他現在見到這個境界,又看這兩個鬼來了,但是那兩個鬼又不像很生氣的樣子,祂們到劉文化前面就跪下去了。這時候劉文化就有一點害怕了,就問,你們來幹什麼呢?請你們慈悲啊,你們來幹什麼呢?劉文化就問這兩個鬼。這兩個鬼就說了,我們來求你超度我們。你看,你有沒有開悟,鬼都知道,冤親債主都知道,那你在墮落,冤親債主也知道。劉文化就說了,要我度你們,要我超度祂,那必定不要我償命了。可是又猶豫說,對那兩個鬼說,我自己都還沒解脫,怎麼超度你們呢?唉,就這樣講了,歎一口氣了。那兩個鬼又哀求說,只要你能答應就好了,我們就踏著你的肩膀,就可以升天了。劉文化想一想,既然不要我的命,不要我償命,我只要答應一句還能升天,這何樂而不為呢?就順口答應說,好吧。那兩個鬼就走過去,就踏著他的肩膀一跳,哆,一下就跳上去了,升天了。
老和尚有講過這個故事,老和尚有講,也有講八年、有講十年寒窗讀《楞嚴》,那這個地方,八年寒窗讀《楞嚴》。那不一會兒,他又看到他死去那個女人,就他太太,懷抱裡面一個小姑娘、小閨女,就他女兒,也過來了。那這一次來,不像先前那兩個鬼一樣,到他跟前很歡喜,把那個小姑娘往地下一扔,就磕頭求度了。劉文化答應一句,他的女人跟他小孩就踏著他的肩膀升天了。劉文化這個時候就很詫異,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這是超度的第二件,就他的妻子跟小孩。第三件,他過去的父母也來了,所以一人得道,九祖升天了,一點都沒有錯。他過去的父母也來了,見了他很歡喜,所以你只要開悟,你的祖先都會歡喜,你的冤親債主也歡喜。
所以老和尚說,只有往生極樂世界,才可以超度冤親債主。他的過去父母來了,就見了他很歡喜,但是沒有跪下。诶,你看,過去的父母,父母還是父母,畢竟是長輩,他不可能跪子女,沒有跪下。那彼此說了幾句話,就是也是要求他超度了,也就踏著他的肩膀升天去了。對於這些境界,劉文化看得很明明白白,他所說的話也記得清清楚楚,究竟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正在這個思量之間,忽然間那個境界不見了,就剛才他見到那個琉璃世界的時候,超度所有這些冤親債主。可是在思量的時候,那個境界不見了,屋子裡面又恢復了寂然無聲了,肅靜得不得了,肅靜得很。黃先生依然在桌子上做帳,低著頭寫帳,不但眼裡沒有看見什麼境界動作,就心裡也沒有想什麼事情,轉眼之間境界就不見了。
那麼劉文化就忽然間站起來了,就問了,黃大爺,因為他年紀比較大嘛,黃大爺,你剛才看見了沒有?他想問對證一下說,他剛才看到的琉璃世界,黃大爺有沒有看到。你剛才看見了沒有?黃大爺說,什麼事?黃先生抬起頭來說,好像發呆一樣說,你怎麼問這句話呢?然後又繼續低著頭,又繼續做帳了,跟他講一句話,我沒看見,剛才怎麼啦?屋子裡面經過這兩個人一問一答,有一種沉寂的氣氛沖破了。黃先生,記帳的黃先生,因為自己追問這句話,沒有得到劉文化的解答,也不再理會了,依然低頭繼續寫帳。
劉文化為剛才的境界,他認為,照理講,黃先生也會同樣看見,但相反的,他卻看不見。所以昨天我在講《地藏經科註》的時候,青蓮法師講,他說,六道是業感緣起。因為我們《地藏經》裡面有「閻浮眾生業感品第四」,青蓮法師說,六道眾生都是業感緣起。其實通論來說,十法界眾生都是業感,你修四聖諦,你感得的是阿羅漢,跟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的果報。那你修十二因緣,感得的是辟支佛的果報。你修六度,感得是菩薩的果報。所以劉文化知道說,黃先生沒有看見,這是一個祕密,他就不發表。
後來劉文化把見到的這個琉璃世界的境界,以及超度冤親債主跟家人的這個境界,他很清楚的私底下告訴了倓虛老法師。當時倓虛老法師就對著劉文化說了,他說,這個是破識蘊的功夫,識蘊破了以後,往往就能看到這種境界。那我們就引用《楞嚴經》這一段,識蘊的經文,我想大家學到這裡,我們也把《楞嚴經》這段經文,我們把它引用出來。《楞嚴經》怎麼說呢?《楞嚴經》說,「精色不沉發現幽祕,此則名為識陰區宇;若於羣召已獲同中,銷磨六門合開成就,見聞通鄰互用清淨,十方世界及與身心如吠琉璃內外明徹,名識陰盡,是人則能超越命濁。觀其所由,罔象虛無,顛倒妄想以為其本」。
就是劉文化到這個境界的時候,倓虛老法師說,他已經破識蘊了。我們講說,眼耳鼻舌身意對六根色聲香味觸法,那我們有五蘊煩惱,色受想行識,這個就破識蘊的功夫。識蘊破以後往往見到這個境界,就是「精色不沉發現幽祕,此則名為識陰區宇」。所以「銷磨六門合開成就」,就是「都攝六根,淨念相繼」。「見聞通鄰互用清淨」,這個時候六根統攝為一根。那麼「十方世界」跟你的身心,「及與身心如吠琉璃」,就打成一片了。「內外明徹」,這個叫「名識陰盡」。所以倓虛老法師也不簡單,他說,這個名「識陰盡」,就破「識陰」了。
那破「識陰」這個境界的時候,「是人則能超越命濁」。我們這個五濁眾生,「命濁」,時間是有,壽命是有一定的定數,你不能改變那個定數,但是如果你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你就「超越命濁」了。那你如果再延壽的話,一定是在這個世間還有你的使命要做,還有你的因緣。所以《心經》上說,「照見五蘊皆空」,如果看經的功夫深,對五蘊上不起執著,遇到這種境界不算一回事。所以這種境界也不能執著,如果你有執著的話就要入魔了。所以劉文化他也懂得這一點,所以對這件事情始終沒有告訴任何人。那剛才我們有提到說,劉文化超度了生前跟他打官司的,為了土地打官司的冤親債主。那這個地方,我們就講,有些人常常會在這個世間跟人家打官司。這個我個人看法,會增加業力,造就新的冤親債主,這個基本上我個人覺得是傷德。所以我們跟人家有糾紛、有爭執,要怎麼樣?老和尚講的禮讓、謙讓、忍讓,要修忍讓。
那我們就來提一個老和尚最近常常在提的六尺巷的故事,這在歷史上非常有名,值得我們來學習。這個六尺巷的一首詩,叫「一紙書來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這故事是發生在清朝康熙年間,當時文華殿的大學士,禮部尚書,後來官拜至宰相的張英寫給家裡的一封信。張英他是安徽桐城縣人,我們知道安徽桐城縣都是出大學問家,老法師是安徽廬江,跟桐城也應該是附近。那麼現在桐城改成桐城市。因為他老家,張英的老家跟吳家為鄰,那吳家蓋房子的時候為了地界,跟張家就張英他們老家發生了糾紛,那雙方爭執不下,便訴訟到縣衙門裡面打官司了,張英的家人就跟吳家打官司。但是由於張家跟吳家在地方上是名門貴族,所以縣官也有些為難,一時間沒有辦法裁斷。
那張家的家人就寫一封信給遠在北京當宰相的張英,請他出面出面,關說關說一下。那張英接到家書以後,就覺得說沒有必要跟吳家相爭,鄰里之間應該要禮讓才對。這是教育,這地方就是教育。於是他就給家裡寫了這封信,就是「一紙書來只為牆」,你寫一封信來只為了這一道牆。「讓他三尺又何妨」,你讓他三尺又怎麼樣呢?「長城萬里今猶在」,那萬里長城今天還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他就回這封信給他的家人了,那家人讀了這封信以後,覺得很慚愧,我們張英宰相說得很有道理,於是主動的就跟吳家講說,好啦,我們不跟你爭了,我們退三尺的空地給你了。
我特地去找這個檔案,那個六尺巷現在還在,而且把它維護得很好。他們張家都退三尺了,那個吳家看到張家退三尺,深受感動。所以你看人性本善,孔子說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你看「人之初,性本善」從這個地方可以得到驗證,本來跟他吵得不得了,還打官司,最後你先退,他跟著退了。吳家也覺得很慚愧、很感動,也主動退讓三尺,這樣就兩家的院牆之間,就形成一條寬六尺,長一百多米的空巷子出來到現在,這兩家的糾紛就平息了。那麼前後街的人們就從這個巷道通行,也十分方便,結果自己退三尺,對方退三尺,變成都利益大家了,這就功德了。所以六尺巷的美名就廣為傳揚。
所以老法師最近在勉勵弟子,不要相爭,不要互相嫉妒,不要去排斥對方,學學六尺巷的精神。我想老和尚用心良苦,老人家他知道。那麼張英他們家風非常好,教子有方。張英的兒子張廷玉也曾經在朝廷任職,後來也官拜到宰相,你看一家兩個父子,他們父子兩個人都當到宰相。在歷史上我看到,我知道的只有誰呢?宋朝的范仲淹跟他兒子范純仁,父親當宰相,兒子當宰相,這不容易,這要很大的德行跟福報。你看張英當宰相,他兒子張廷玉也當宰相。但是到張廷玉的時候,已經是雍正了,康熙轉為雍正了。在雍正十一年,公元一千七百三十三年,張廷玉的兒子張若靄,他參加科舉考試,這第三代的啦,參加科舉考試。
張廷玉按照規定他迴避,他就不能當考試官了。我們知道到皇帝那邊去考試的,要選狀元了,都是殿試,殿試就是皇帝親自主持的考試,科舉考試,殿試,雍正皇帝欽點,初定張若靄是一甲三名,探花。第一名是狀元,第三名是探花。當時考卷是密封的,跟現在一樣都是密封的,拆卷以後才知道說,一甲第三名是張廷玉的兒子張若靄。那張廷玉在感謝皇帝時,下跪要求說了,若靄是我的兒子,萬萬不可定為第三名。雍正皇帝就說了,卷子是密封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你的兒子,那你已經迴避了,在決定之前,也不知道是誰的試卷,這個事跟你無關。
你看張廷玉這個家教多好,這家風多好,張英真是教子有方。張廷玉就一直跪在地上不起來,要求將兒子降低名次。雍正皇帝說,這科舉考試是朕定的等次,你快起來吧。張廷玉就跪地不起來啦,我們張家已經是兩代輔臣了,就當到宰相了,已多蒙皇恩了,天下寒士很多,應該讓給別人。哎呀,你看這個就是,從這地方看出福報跟度量,他就把福報送給別人,有福德不受福德,這《金剛經》裡面講的境界。所以不一定說一定要出家修行,你看這個范仲淹找人去算命,就講的沒有錯,他去給算命算,兩種人可以救人,一個是當宰相、一個是當醫生。你看當宰相就是,以這樣的宰相就可以救人了,就萬民之福。他說,天下寒士很多,應該讓給別人。
我們現在是不是要學習張英跟張廷玉?這個世間就少一點紛爭、少一點戰爭。雍正皇帝看到張廷玉這樣的真誠,十分真誠,於是採納他的求讓意見,把張若靄改成二甲第一名。剛才是一甲第三名探花,現在改成二甲第一名,就是第四名了。他就把二甲第一名的這個人,第四名提升為一甲第三名。這個故事告訴你,張家人家,他們為人忠厚,家風純樸,這個叫做家風、家業、家學、家教。所以這樣的家風、家學、家教,誕生出他們張家六代出了十二位翰林。聽清楚喔,十二位翰林,二十四位進士,你看這個不得了,那要多大的福報?
所以老法師講,成家立業,教學為先,教育太重要,太重要了,「建國君民,教學為先」。所以印光大師說,天下之大權女人掌握一半。這個家教落在誰的身上?落在妻子、婦女的身上。夫婦有別,這個就是男主外,女主內。男主外,就負責養家。女主內,負責把下一代教好。「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那個「後」不是說指生兒生女,是真正要有一個有賢能的、有德能的後代,那才是真正的孝順。
好,我們就把「十習因」講到這裡。接下來,我們最後來看【六報】:
【云何六報。一切眾生。六識造業。所招惡報。從六根出。一者見報。招引惡果。此見業交。則臨終時。先見猛火。滿十方界。亡者神識飛墜。乘烟入無間獄。二者聞報。招引惡果。此聞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波濤沒溺天地。亡者神識降注。乘流入無間獄。三者齅報。招引惡果。此齅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毒氣充塞遠近。亡者神識。從地踊出。入無間獄。四者味報。招引惡果。此味業交。則臨終時。先見鐵網猛燄熾烈。周覆世界。亡者神識下透掛網。倒懸其頭。入無間獄。五者觸報。招引惡果。此觸業交。則臨終時。先見大山四面合來。無復出路。亡者神識。見大鐵城。火蛇火狗虎狼獅子。牛頭獄卒。手執鎗矟。驅入城門。向無間獄。六者思報。招引惡果。此思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惡風吹壞國土。亡者神識被吹。上空旋落。乘風墮無間獄。是名地獄十因六果。皆是眾生迷妄所造。蓋其種種因果。難以盡述。今但節取其切於三世報應者。附錄於此。以明輕重減奪之理。庶幾鑒戒明。而人知所警悟焉。】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白話解說:
什麼叫「六交報」?『云何六報』,就什麼叫「六交報」?『一切眾生』都是因眼耳鼻舌身意,『六識』所造下的罪業。將來所招引的惡報,還是從『六根』生出來的。怎樣從「六根」生出來的呢?
『一者』,第一是『見報』,『見業』招引惡報,在「自業報」方面,所以在臨終時就會感召,首先看見十方虛空都是『猛火』,遍『滿十方界』。亡者的神識就會飛起來,乘著火煙之氣衝入虛空,又墜下來,一直到無間地獄去了。
第二是『聞報』,乃是「耳識」所造的業因,而招引的『惡果』。當耳之『聞業』與「餘根」業交時,遂造成地獄因。那麼在臨終時,就會招感先看見洶湧的波濤吞沒天地。亡者的神識就會滾入波浪裡面,愈沉愈下,乘著流水,沉入無間地獄去了。
第三是『嗅報』,乃是「鼻識」所造業而招引的惡果。此鼻之『嗅業』與「餘業」相交時,使得在臨終的時候,就會招感首先看見『毒氣充塞遠近』各地,亡者的神識「入地避之」,但毒氣也是充塞滿地,從地下湧現出來,無路可走,使罪人墮入無間地獄去了。
第四是『味報』,乃是「舌根」所造業而招引的惡報,此「舌根」之『味業』與「餘業」相交時,使得在臨命終時,就會招感先看到『鐵網』圍住,並有猛火熾烈燃燒,『周覆』整個世界。亡者的神識找路逃避,竟然被「鐵網」網住,透不過去,竟然倒掛其頭於網眼,便墮入無間地獄了。
第五是『觸報』,乃是「身根」所造業而招感的惡報,此身之『觸業』與「餘業」相交,而造「地獄之因」。在臨終時就會感召,先看到大合山從四面合併而來,找不到『出路』。亡者的神識就會看到『大鐵城』,鐵城裡面有『火蛇』、『火狗』、火虎、火狼、火獅子,以及『牛頭獄卒』、「馬頭羅剎」,手拿著鎗矛,把罪人驅趕進入城門,入了城門就墮入了無間地獄了。
第六是『思報』,乃是意根所造業而招引的惡報,此意根之『思業』與「餘根」相交,而造地獄因。當臨終時,就會招感先見凶狠的『惡風吹壞國土』,亡者的神識被吹入虛空,又從虛空吹下來,墜落地上,乘此「惡風」之力,吹到無間地獄。
以上是所謂的『地獄十因六果』,都是眾生因『迷妄』之後所造成的。由於『其種種因果』,很難一一完全敘述,現在只取其中的『三世報應』有關的部分,『附錄』在此處,以說明造惡業輕重,被減少或奪取的道理。這樣可以明白此戒律,而引以為鑑,使人知道有所警惕。
那接下來,我們就來探討這個「六交報」,這「六交報」,我們引用圓瑛法師的解釋,我們看這個再看經文。但是我們知道《感應篇彙編》裡面它所引用的「十習因」跟「六交報」都是從《楞嚴經》卷八裡面引用過來的。但是在這個「六交報」裡面有一部分的經文,在《楞嚴經》裡面的經文,《感應篇彙編》並沒有把它引用進去,等一下我們會一一把它念出來。那我們先來解釋圓瑛法師對這個「六交報」的開示。
「云何六報?阿難!一切眾生六識造業,所招惡報從六根出」。圓瑛法師說,佛陀告訴阿難說,「一切眾生」這裡是指什麼呢?是指極惡的眾生,「須受地獄之報」。「六識造業」,我們知道,六根對六塵,產生「六識」,這「六識造業,所招惡報」,是從「六根」生出來的,「從六根出者」。「造業招報,根識不離;無根則識無所依」,是我們的真如自性迷了以後,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其實「六根」是聽我們的這個,我們這個自性迷了以後,迷而不覺,是聽我們的煩惱習氣的,我們的妄心,妄心在做主,所以「無根則識無所依,無識則根無所別」。
所以「六識造業」,這地方講說「六識造業」,其實「造業」的是這個妄心。「六識造業」,「以識有了別」,我們說一念無明生三細,無明業相、能見相、所見相。再來就是六粗相,六粗相第一個,就是智相,智相就是「了別」。所以圓瑛法師說,「以識有了別」,就是因為這個妄心、這個阿賴耶識,我們這個八識它有「了別」,「以識有了別」,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末那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所以「以識有了別」,所以才會造業。不是說六識會造業,是因為這個識有「了別」,它會攀緣取捨、會分別執著,所以「以識有了別,故能造業」。
所以「是則六識為能招,而惡報為所招矣。然業報從根出者:以此六根,元為賊媒,乃賊出入之所;既造業時從此入,受報時仍從此出也」。圓瑛法師說,這個業報是從「六根」生出來的,「以此六根」,這個「六根」就是變成媒介了,「賊媒」就是媒介了,所以我們「六根」對六塵產生六識,叫六賊。媒介是什麼?媒介就是「六根」。事實上,你比如說,你淫心起來了,比如說,男子見女子,見她色美,起了淫心淫念以後,心動了,一定要是眼根見色塵,所以這個眼根就變成「賊媒」,所以「乃賊出入之所」。所以「造業時從此入」,就變成眼識了。這是這一段圓瑛法師的開示。
「云何惡報從六根出?一者見報招引惡果。此見業交,則臨終時先見猛火滿十方界,亡者神識飛墜乘煙,入無間獄」。這一段,圓瑛法師的解釋說,所招感的惡報分為兩種,一個是「自業報」,一個是「交業報」,所以叫「六交報」。為什麼是「十習因」、「六交報」?所以一個是業報,「自業報」,一個是「交業報」。「自業報者」,什麼叫「自業報」呢?「如見業所招,臨終時先見鐵床銅柱等」,這個叫做「自業報」,業報所招。那「交業報」呢?什麼叫「交業報」呢?就是見到猛火燃燒。「業報」是先看到鐵床跟銅柱,「交報」就看到火燃燒,「燒聽」,就會有「鑊湯洋銅等」。所以見到火是這樣,聽到水聲也是這樣,所以說「從六根出」。「如一根之識造業,連帶諸根之識」也跟著造業。
圓瑛法師特別解釋說,比如說,「眼見嬌嬈之色」,就是你見到美色,眼睛看到美色,「眼見嬌嬈之色」。「必令耳聞柔軟之聲」,你一定會聽到那些美女的「柔軟之聲」,你就心動了,「必令耳聞柔軟之聲」。然後這些美色會有「脂粉之香」,所以「鼻嗅脂粉之香」。「舌談情愛之語」,那嘴巴就會談甜言蜜語了,「舌談情愛之語」。接下來把對方擁抱,「身圖細滑之觸」,就擁抱女眾了,這「身圖細滑之觸」。接下來的,「意戀愛欲之樂」,那這個慾望就蠢蠢欲動了,就有「愛欲之樂」了。你看為什麼這裡講說「從六根出」,就這樣來,一根動,一根的識造業,其他五根跟著它造業,「連帶諸根之識」。圓瑛法師特別引用男見女色,這種比喻非常地恰當。所以受報的時候,「從一根重者為正,諸根隨者為從,交相受報」。就像法律在定人家的罪業一樣,判罪一樣,有一個是首謀,一個是從犯,「判罪而分首從」。
所以這個地方講「見報」的時候,「眼識」造業所招引的惡果,從「眼根」出,「以果驗因,是因中眼識」。眼識「造業偏多」,所以「招引惡果」,「以眼根為正,餘根為從」。那麼「見業交者」,就是「見業與餘業交作」,所以叫「見業交」。因為「見覺屬火」,所以當臨終的時候,「先見猛火,遍滿十方世界」。那「亡者神識」就「飛墜乘煙,入無間獄」。因為「火性」是向上騰的,所以叫「或飛」。為情所墜,或墜落,「落於煙中,乘此煙氣,直入無間地獄」。圓瑛法師特別提醒我們,圓瑛法師說,「極善」跟「極惡」的人沒有中陰身,「皆無中陰」。「直入無間地獄」,哎呀,這個很可怕,為什麼?因為祂不經過中陰身。「須知極善極惡,皆無中陰,故云直入也」,這裡面講「直入」,「乘煙」直入,「入無間獄」。
那麼《楞嚴經》裡面其實還有兩段,我們再把它念出來一下。「發明二相:一者明見,則能遍見種種惡物,生無量畏;二者暗見,寂然不見,生無量恐。如是見火、燒聽能為鑊湯洋銅;燒息能為黑煙紫燄;燒味能為焦丸鐵糜;燒觸能為熱灰爐炭;燒心能生星火迸灑煽鼓空界。」這是以上這兩段,我們剛才念出來,就是《楞嚴經》的經文,但是在《感應篇彙編》裡面並沒有引用。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個「聞報」,「二者聞報招引惡果。此聞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波濤沒溺天地,亡者神識降注乘流,入無間獄」。前面是「見報」,祂是先見「猛火」,臨命終的時候先見「猛火」。這個「聞報」,臨命終的時候是見到水。我們來引用圓瑛法師的解釋,圓瑛法師說,這個「聞報」,「耳識造業」所招引的惡果,「從耳根而出」,「以果驗因,是因中耳識」。耳識「造業偏多」,所以招引惡果。「以耳根為正,餘根為從」。那麼「聞業」就是我們用「耳根」所造的業,叫「聞業與餘業交作」,所以叫做「此聞業交」,則「地獄之因」就形成了。因為耳聽屬於水,剛才說見聞屬於火,那現在耳聽屬於水。所以當臨命終的時候,「先見波濤」,波濤洶湧,就見大海水。「沒溺天地」,整個大地全部都是水。亡者的神識,「降注乘流」,這亡者的神識,就這個水,這個神識就慢慢慢慢地注入到水流裡面去了,「降注乘流」。「入無間獄」了。所以「波濤沒溺天地」,他心裡想要往上爬,「心欲上昇,奈何為諸情所墜,故降注乘流,愈沉愈下,入無間獄」。這個是「聞報」。
好,我們來解釋「三者齅報」,圓瑛法師他的開示。「三者嗅報招引惡果。此嗅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毒氣充塞遠近,亡者神識從地湧出,入無間獄」。那麼這一段,圓瑛法師說,「嗅報」是「鼻根」對香味,對香,我們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這鼻對香,「鼻識造業」所招引的惡果。從「鼻根」出,「然以果驗因,是因中鼻識」,所以鼻造業多,所以「招引惡果」,「以鼻根為正,餘根為從」。經文裡面講「此嗅業交」,「此嗅業交者」就是「嗅業」跟「餘業」交作。因為「嗅息屬氣,具出入息,吸則從外而入,呼則從內而出」,所以臨命終的時候,「臨終業感,先見毒氣,充塞遠近。以嗅業遍造」,故亡者的神識,「從地湧出」。「初見毒氣」,他想要躲到地裡面去逃避,「入地避之」。奈何「毒氣充塞於」大地,再從地湧出來。「九情所墜,不覺又沉,直入無間地獄」。這個是「嗅報」。
再來,「四者味報招引惡果。此味業交,則臨終時先見鐵網猛燄熾烈周覆世界,亡者神識下透掛網倒懸其頭,入無間獄」。那麼前面的是用「眼根」、「耳根」、「鼻根」,三根造業。以「見聞嗅報」,現在這個地方是「味報」,就是以嘗為名。這個「味報」就是「舌識造業」所招引的惡果,從「舌根」出來。那根呢?舌根為「賊媒」。「引識奔走,故招引惡果,唯舌根而出。此味業交者:即味業與餘業交作,故云此味業交,則地獄之因成矣。蓋舌屬金」。所以我們這個「舌根」就「貪嘗滋味」,這「舌根」會造業。一般來講,除了造口業以外,另外就是殺生,貪食美味。所以這個舌根屬金,所以它在造業的時候,這個舌根它貪愛這個滋味,那就會去殺生,就會網捕禽鳥,「網捕禽獸,魚鱉之屬」,來滿足他的舌根造業,「貪嘗」這個美味。
所以他在臨終的時候,就「先見鐵網」,因為你要網捕這些禽獸,就必須要「鐵網」。所以他造「味報」的人,造這個舌根造業的,臨命終的時候他就先見到「鐵網」。因為要網捕這些禽鳥野獸,「魚鱉之屬」,必須要燒烤,必須要用猛火燒烤,所以他造這個「味報」的人,臨命終的時候,「先見鐵網」,然後再見猛火,「猛燄」的猛火「熾烈」,「周覆世界」,就遍布整個世界。因為貪食美味,「因味造殺,無處不到」。所以亡者的神識,臨命終的時候,「先見鐵網」,而且頭部還掛在「鐵網」上,這神識「下透掛網倒懸其頭」。
你看那個動物,比如說雞啦、鴨啦、豬啊,牠們在肉攤被販賣的時候,這頭都往下「倒懸」。「盂蘭盆會」就解「倒懸之苦」。所以這些動物被殺的時候,頭部都是向下,「倒懸之苦」。所以這個造「味報」的罪人,他在臨終的時候,他見「鐵網」猛火的時候,「周遍世界」。他的神識,他的頭部也是倒著掛,「倒懸其頭」,掛在這個網上,「鐵網」上面,「下透掛網」。「因見鐵網」,又見猛火,這個身體想要穿過去,「欲身透過」,不料「下透掛網」,結果頭往下掛,「倒懸其頭」,就「入無間獄」了。這個是「味報」。
再來「觸報」,「五者觸報招引惡果。此觸業交,則臨終時先見大山四面來合無復出路,亡者神識見大鐵城,火蛇火狗虎狼獅子,牛頭獄卒、馬頭羅剎,手執鎗矟驅入城門,向無間獄」。這個是身去造業,叫「身識造業」,我們的「身根」去造業。因為「觸報」一定是身對觸,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法,所以身對觸,所以男女擁抱就是身對觸,用「身根」去造業,所招引的惡果。「從身根而出;以根為賊媒」,這個「身根」做為媒介,「賊」就是六賊,就造作這個惡業的「賊媒」。「引識奔走」,「招引惡果」。「此觸業交者」,此「觸業交」什麼意思呢?「此觸業交者」,即是「觸業」跟「餘業交作」。剛才我們講的男女擁抱,眼見美色,身擁抱女色的柔軟身體,聞到她的脂粉的香味,聽到她的柔軟的聲音、嬌柔的聲音,這個叫做身業的「觸業」跟「餘業交作」,叫做「此觸業交」,那麼「地獄之因」就形成了。
但是「觸業」最重是什麼呢?「莫如貪淫強逼令其喪志失節」,也就是說,我們現在講的,用現在的話就是強暴罪,性侵。因為貪好美色、貪淫美色,強迫、逼迫對方服從他,「喪志失節,無所逃避」。所以當臨命終的時候,這個罪人就先見到「大山四面來合」,沒有出路,就好像當時他在侵犯女色的時候,對方無所抗拒、無路可逃。所以這個罪人在臨命終的時候,他就先見到「大山四面來合」,沒有出路,「無復出路」。我們這個身體是「地、水、火、風」,「四山」,四座山。你在因地裡面,用這樣的身體去逼迫人家,「因中以此逼人」。「今則轉為逼己也」,那麼在臨命終的時候,你自己變成被四大山逼迫了。
亡者的神識就見到一座「大鐵城」,他很高興想躲進去逃,躲進去、躲起來。「方喜躲避有處」,有個地方可以逃避。可是他一進到這個「大鐵城」裡面,又看到裡面有「火蛇」、「火狗」、火虎、火狼、火獅子,就不敢進去了,「則不敢入」了。他不敢入,他又跑出來,他想跑出來了。他想說,那個城本來是可以躲起來,因為山要逼他嘛,四座山要逼迫他,他看到一個「大鐵城」,想跑進去躲起來,結果沒想到裡面有「火蛇」、「火狗」、火虎、火狼、火獅子,他又想退出來了。一退出來,外面有「牛頭獄卒、馬頭羅剎,手執鎗矟」,就是手執槍矛,古代那個槍矛,驅趕這個罪人,再逼迫他進去,「驅逼使入」,他「不得不入」。到那個城中裡面以後,就「無間地獄」了,就入「無間地獄」了。這個觸受的果報很重。
再來,最後一個,「六者思報招引惡果。此思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惡風吹壞國土,亡者神識被吹上空旋落乘風,墜無間獄」。最後一個「思報」,眼耳鼻舌身意,這個意就是「思報」,對色聲香味觸法,意對法。所以這個「思報」是什麼呢?就是你的「意識造業」所招引的惡果。從「意根」出,「以根為賊媒」,引了這個「識奔走」,「故招引惡果」。「唯意根而出」者。「此思業交者:即思業與餘業交作,故云此思業交,則地獄之因成矣」。那麼地獄這個因就形成了。因為「思」,我們的意根屬風,「思屬風」,故「有善有惡,善思則能成,惡思則能壞」。這個地方說,「善思則能成,惡思則能壞」。「善思」成就你什麼?成就你的福德、成就你的功德、成就你的淨業,甚至成就你的法身。「惡思」能夠破壞你的法身、破壞你的功德、破壞你的善業,所以「惡思則能壞」。
「今約惡業」,我們現在討論這個「惡業」,用這個意識造業的話,這個罪人在臨命終的時候,「先見惡風」,所以這個地方講說,「先見惡風,吹壞國土」。亡者神識被吹,因為「思屬風」。所以造這個「思業」的話,就是意識造業的話,臨命終的時候,「先見惡風,吹壞國土」。那亡者的神識被風吹,就「無所依止」了,「無所依止」以後,「被吹上空」,被吹到上面去,不久被「九情所墜」。我們前面有討論過「九情一想」,到「九情」的時候,就會墮無間地獄了。所以「復為九情所墜」,所以從空摔落,被這個風力所吹,不覺又「轉入無間地獄」了。
經文上,在《楞嚴經》裡面有講,「阿難!是名地獄十因六果,皆是眾生迷妄所造」。那我們這裡也有,『是名地獄十因六果,皆是眾生迷妄所造』。所以「六交」的果報,「若因若果,一一皆是,不了自心,迷於妄見」,我們不能夠明白我們這個自心「本自清淨」,不能夠明白我們的這個自心本來具足佛性,叫「不了自心」。不能明白我們這一念心,不能夠明心見性,叫「不了自心」。「迷於妄見」就是迷於自私自利,迷於貪瞋癡慢疑,迷於五欲六塵,叫「迷於妄見」。「不達眾生相空」,不瞭解、不明白「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就是「不達眾生相空」。「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皆是虛妄」,「不達眾生相空」。
「由此於諸眾生,起於妄情」,因此對於這些六根對六塵,「起於妄情」,有妄想情執。「十因六果,靡不資始乎此,故云所造。若能了知,循業妄發,所有因果,皆如夢中境界,夢時非無,及至於醒,了無所得也」。他說,這個「十因六果」,你會去造這個「十因六果」,如果你能夠明白「循業妄發」,都是我們的妄心、妄識所變現的,「循業發現」的。所有這些因果,「十因六果」都是夢中的境界,就是迷了以後,就是像夢中的境界一樣,夢的時候,在夢中,就覺得它是真實的,但事實上它是了無所得,等到夢醒以後,了無所得。就永嘉大師說,「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所以,「蓋其種種因果,難以盡述」。
那麼這一段,我們《感應篇》的「十習因」、「六交報」,到這邊就告一個段落。
接下來,我們就來引用老法師對這一句,一百一十八句,「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老法師有三點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死有餘責」,就是還有「餘殃」。我們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死有餘責」就是「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的意思。「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就禍延子孫了。老和尚說,他的子孫不幸。可是我們要曉得,父子、兄弟、夫妻,都有過去生中的緣分,那不出四個範圍,應該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所以要來做父子、要來做兄弟、要來做夫妻,都有過去生中的緣分,所謂不是一家緣,不入一家門,不是偶然的。
一個人修善積德,自然有過去生中修善積德的善業的這些人到你家來投胎,善與善感,善與善感應。就是《了凡四訓》裡面講的,在「立命之學」裡面有講,「有百世之德者」,必「有百世子孫保之」,那就指孔子了。「有十世之德者」,必「有十世子孫保之」,那范仲淹的兒子范純仁。有二世三世之德者,必有二世三世子孫保之。所以我們剛才看到張英宰相,這個六尺巷的故事,他就是,他如此謙讓,他的兒子張廷玉也是這麼謙讓。就是什麼?有二世三世之德者,必有二世三世子孫保之,所以他們家會出十二個翰林。
所以老法師說,你造作的不善,決定有一些不善的冤親債主到你家來投胎,也就是共業。你造作不善,決定有一些不善的冤親債主到你家裡來投胎,做你的子孫。由此可知,「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子孫也不是冤枉受先人之殃,他也不是冤枉遭受祖先的災殃,也不是冤枉的,必有業因。可是這一些做子孫的人如果有善緣,遇到善知識的開導,他能夠接受,能夠斷惡修善,能夠積功累德,他能夠相信,他也可以轉惡為善,他的前途還是光明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老法師說,由此可知,功德裡面,最殊勝的功德是什麼?是教化。剛才我們講,清朝這個六尺巷這個張英教育他的兒子張廷玉,張廷玉再教化他的兒子張若靄,這是一種教化。所以最殊勝的功德是什麼?就是教育,教育、教學、教化。所以古代這一些帝王,乃至於地方的政府首長,都是把教化做為他們施政最重要的一條。所謂「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我們民間稱為父母官,為什麼我們以前稱縣太爺叫做父母官?官是我們人民的父母,他愛人民就像自己的子弟一樣,教人民就像教自己的學生一樣。
所以習近平總書記就怎麼勉勵他們這些官員呢?他怎麼去教化他這些官員?我們知道他上任五年來,雷厲風行,肅貪,績效卓著,打貪、打老虎,打老虎、蒼蠅一起打。他曾經召集這些縣長開會,他在縣長,他們在受訓裡面,他跟他們講話。他說,你們不要小看自己這個縣長這個職務。他說,中國古代到現代,在古代的朝代裡面,最重要是縣令,皇帝下來直接執行的是縣令,所以所有一切的建設都在縣長手中。所以他說,你不要小看自己是縣令,這個職務非常重要。
所以他就勉勵這些縣長、這些官員,一切要為人民服務,怎麼服務?就像出家人念佛一樣,就像學佛人念佛一樣,一向專注。你要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一向專注,要這樣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心中,就像念佛人,把阿彌陀佛放在心中一樣。你看習主席很會開示,他引用佛法的道理來教育他的官員。他說,你心中要有人民,就像出家人、修行人心中有佛一樣。這就是什麼?愛人民就像愛子弟一樣,教人民就像教自己的學生一樣。那麼那個有功德,死後他要是不念佛往生,都生天作神明,接受後人的奉祀,這些事情在中國民間有很多很多的記載。如果是貪官汙吏,必定墮惡道。
第三,老法師說,在這一節裡面,註解註得非常地多,這裡面很長的一篇擷取《楞嚴經》上所講的「十習因」、「六交報」,佛在經典裡面講得非常地清楚、非常地詳細。所以這一段,老法師勉勵各位同學自己要去參考,《楞嚴經》裡面卷八「十習因」、「六交報」的內容,好好去學習。
那麼今天我們這一段,可以講說非常重要的這一段,「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我們就講到這邊結束。講實在話,這個「十習因」、「六交報」是非常地深奧,那末學已經盡了一切的努力,希望把這一段能夠把它表達出來。如果表達得有不夠清楚,請各位同修大德,感恩各位同修大德,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那我們另外,這個《感應篇彙編》講到這裡大概也即將要快剩下沒有幾集。我們從二O一三年六月九日,學人從第二十四集開始學講《彙編》,當時是接定弘法師,定弘法師講到二十三集,他就去正覺精舍去學戒了。那學人是從第二十四集開始講,那麼我想大概把這整個《感應篇彙編》講完,應該在二百六十五集左右,應該可以講完。我們講完這個《感應篇彙編》以後,我們還會回頭再講第一集到第二十三集,就是「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那麼整部《感應篇彙編》,這部經講了接近五年,所以可以講說工程非常浩大。那麼明年開始,會開始講《安士全書》。
那麼以上我們這《感應篇彙編》,現在都已經在每個禮拜天的晚上,大概九點半到十一點半,我們在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也是全球首播,這網址是www.xlcitv.com,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是專弘因果教育的電視臺。那麼每個禮拜天,全球首播,七點到九點,我們還是禮讓華藏弘化網來做全球首播。那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大概都在九點半到十一點半,如果各位有因緣的話,歡迎各位收看。那麼以後再補講的第一集到二十三集也會在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全球首播,也會播出來。
那我們明年,大概預計春天,大概春天到夏天之間,我們會開始講《安士全書》,這個是印光大師判為天下第一善書,非常重要的清朝周安士居士所編輯的《安士全書》。它有四個部分,叫「文昌帝君陰騭文」、「萬善先資」、「欲海回狂」,還有「西歸直指」。我們這一生裡面,如果能夠好好地把《感應篇彙編》、《太上感應篇》,還有《安士全書》,能夠讀誦、瞭解、徹悟,能夠通達、會通,那我相信淨業三福,也能夠把淨業第一福跟第二福,甚至第三福,我們都能夠修習圓滿。
那麼以上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