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扎根教育  »  蔡礼旭了凡二次分享 » 了凡学习分享第5集
第5集

了凡学习分享第5集(点击播放)

《了凡四訓》學習分享(二次宣講)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五集)   2012/4/16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檔名:55-084-0005   諸位長輩、諸位朋友,大家晚安!我看好幾位朋友好像是穿著工作服來的,不知道吃晚飯沒有,..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9 主讲:蔡礼旭老师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了凡学习分享第5集

了凡学习分享第5集

《了凡四訓》學習分享(二次宣講)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五集)  
2012/4/16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檔名:55-084-0005

  諸位長輩、諸位朋友,大家晚安!我看好幾位朋友好像是穿著工作服來的,不知道吃晚飯沒有,假如大家學習到連晚飯都忘了吃,那都不簡單了。飯還是要吃,沒有吃怕傷身。孔子說他「發憤忘食,樂以忘憂」,讀書讀到忘了吃飯、忘了睡覺。有這樣好學的態度,離智慧就不遠了。

  「好學近乎知」,好學是非常關鍵,因為「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所以只能努力的、發憤的往前,絕對不能懈怠,一懈怠就往後退了。古人又留一句話給我們,「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氣質就一直往下滑。我們現在撐不了三天,半天不讀書、半天不想起這些經典的教誨,可能脾氣、情緒就上來了。有空就多讀經,不要胡思亂想。多讀經,以後這些經句熟悉了,時時都能提起來觀照。好學重要,能夠離智慧愈來愈近。早一點有智慧好不好?好。你的孩子不等你,你早一天有智慧,他就有福報,他就能明理,他就懂得行善。包含跟你有緣的人,你早一天有智慧,你都能利益他們的人生。「力行近乎仁」,很努力的人、很用功的人他的動力來自哪裡?慈悲的心、利人的心。

  我們看到《了凡四訓》當中,「立命之學」最主要、最大部分,就是了凡先生遇到雲谷禪師。我們感覺到雲谷禪師很慈悲,循循善誘,引導了凡先生,讓他明白到「一切福田,不離方寸」,都要從內心改過,才能改造他的命運。

  緊接著引導他,問他:「孔先生算你的命是怎麼樣?」

  【孔公算汝終身若何。余以實告。】

  了凡先生一五一十告訴了雲谷禪師。雲谷禪師聽完,了解到他的命運當中考不上舉人,考不上功名,又命中沒有兒子,沒有子嗣、沒有後代。接著這一問就很有智慧的,他反問他:「你覺得你應該考上功名嗎?」

  【雲谷曰。汝自揣應得科第否。應生子否。】

  大家讀到這裡,有沒有我們反問自己:「我應得幸福、富貴否?我應得長命否?我應得健康否?」有沒有問自己?你們怎麼無辜的看著我?讀書,時時要覺得每一句話是在講自己,這個受益就很大了。

  【余追省良久。】

  這個我們上一節課有講到,了凡先生整個沉澱下來反思:我應得科第嗎?應生子否?大家這一、兩個禮拜有沒有在家裡沉思一下,然後列出來,我應得科第否?應富貴、長壽否?其實這一個動作,是改造命運最重要的一個基礎,就是知過。過在哪都不知道就沒法改。每天都在犯過失,都在折福,那就更不可能有福報了。這個是一個知過的過程,而雲谷禪師是引導他、啟發他,讓他自己思考。

  我們在台灣,常常聽到父母長輩跟孩子講一句話:你要比較會想。我翻譯一下,「你要會想一點」,再翻譯一下就是「要成熟一點」,不要什麼事情都不會想,都亂做一通。可是重點來了,我們這些父母都教孩子要會想一點、要成熟一點、要考慮周到一點,不要隨意妄為。可是我們再反問,請問我們有沒有引導孩子如何去想、去思考、去考慮?有沒有陪伴他,在他發生的事情當中引領他怎麼用理智、用智慧去處理事情?我們父母是不是忙到根本都沒有跟孩子談心的時間?沒有談心的時間,你怎麼去引導他愈成熟的去思考問題?有爸爸說要陪伴孩子成長,他聽了也覺得很有道理,回去就說:「好,晚上陪孩子半個小時。」結果一進書房,大哥大「叮……」,又出去了;回來坐了三分鐘,「叮……」,又出去了。然後他兒子說:「爸爸,你還是別陪我了,你還是出去打行動電話。」陪伴要有誠意,陪家人的時候手機關掉或者按振動。

  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就是有一個孩子問他爸爸:「爸爸你一天賺多少錢?」結果他爸爸說,算一下我一天是多少錢。孩子一聽,一天賺這麼多錢,「爸爸,那你一個小時算賺多少錢?」他爸爸把它除以八,是多少錢。他(孩子)聽了,比較沒有那麼多,他就很高興。結果過了一段時間,他爸爸也搞不清楚,這孩子問我一個小時賺多少錢幹什麼。後來有一天,這個孩子很高興,手上拿了一把錢,他說:「爸爸,這一段時間我省下零用錢,我可不可以買你一個小時,陪我談談話?」我當時候聽到這個故事,可以了解到這個孩子多麼期盼父親的陪伴。

  這一點我很感激我的父親。我父親在銀行上班,其實工作還是很辛苦的,有時候工作沒做完,回到家還在做。我最熟悉我爸爸算錢:就像一把扇子,就算出來了。我到現在還沒學會,所以人沒有算錢的命。我父親雖然忙,但是他盡全力讓我們的成長有美好的回憶。那個對家很有向心力,就不會在外面遊蕩,喜歡回家,因為父母都會陪伴我們。我們家都是公務員,也沒賺什麼錢,但是我爸爸省吃儉用買了一台車,而且人家已經開了十年的車,才給人家買二手貨過來。全家興高采烈,雖然後座是傾斜的,三個姐弟坐得很高興。每次要出去,父親都會讓我們出去買一些喜歡吃的,歡歡喜喜出遊去。我記得有一次到台南的關子嶺,那個坡太高了,車子性能不好,在坡上往後退,全家尖叫。現在說到這個事情,那都是美好的回憶。父親買一台二手的車子,可是我們孩子完全都了解父親的心,就是為了讓我們都能夠和和樂樂的、歡歡喜喜的去出遊,都為了要給我們留下美好回憶。這個我父親都沒有跟我講過,可是我們感受到的就是這一些。父母的一點用心,孩子的心很敏銳,都可以感覺得到。

  我們為人父母者、為人領導者,還有為人老師者,像雲谷禪師就是好老師,他很有耐性的引導了凡先生,把他的問題找出來,改造他的命運。而且雲谷禪師功德無量,他不只利益了凡先生的一生,他還利益了誰?大家現在不都是在讀《了凡四訓》嗎?沒有雲谷禪師的智慧,我們後世怎麼傳這麼久?包含沒有了凡先生真正斷惡修善,留下了這一本經典,我們後世就沒有辦法受益了。雲谷禪師有慧眼,知道這個人會真幹,所以多教他一點,不然平常雲谷禪師都是拿一個蒲團:「坐。」很少說話的。假如我們生命當中有貴人出現,他願意給我們多說一點,都是因為我們願意受教的態度。雲谷禪師問了凡先生,他聽的每一句都非常慎重的去思考,不馬虎。然後不隱藏,全盤說出來,才好讓雲谷禪師指導。這些態度都是值得我們去效法的。

  接著了凡先生反省過後,說道:

  【不應也。】

  他覺得他不應該得到。接著他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把自己的反省道出來了。

  【科第中人。類有福相。】

  考上功名的人,看起來都很有福報。我曾經遇到一個大老闆,他臉很圓、耳垂很大。我最近都很努力在拉一拉,大家看有沒有大一點。這個是沒有智慧的做法。相由心生,要從根本下功夫才有智慧。還有一點,他手好軟,好像摸到棉花一樣,有福報的人,手很軟又厚,跟他握一次手,很想再握一次。為什麼?你跟人家握手,人家都很想再跟你握一次,你人緣就很好。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當然那個都是有福報的人才有這樣的相貌。相貌是可以改的、可以修的。

  而他自己反省到人家『類有福相』,但是他福薄。人假如刻薄,福就薄。刻薄,大家看山壁,它都沒有長一些植物,也都是比較峭直。就好像人講話都很苛刻,那個就福薄。那會長成什麼樣子?就長得跟我差不多一樣。就是沒什麼肉,臉會比較瘦。我是說我,不是說大家,假如說了以後我們一起共勉。當然,我們所有的道理是講給自己聽的,你不要明天到公司去:「你福薄,臉這麼消瘦。而且是蔡禮旭說的。」你們不要出賣我,我們今天是關起門來,自家人好好反省一下。

  還有一些他瘦是什麼?像孔明一樣的人,叫「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就是他操心的事情太多了,消耗精氣太多,這也是一種情況。大家不可一概而論。所以假如我們長得很瘦了,可以反省一下是不是太刻薄。刻不刻薄問身邊的人就知道了,假如人家看到我們就有壓力,鐵定刻薄。

  有一句格言說到:「造物所忌,曰刻曰巧。萬類相感,以誠以忠。」造物者、天地,它們所忌諱的是什麼?刻薄。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不能逆天而行。這個「巧」是什麼?耍小聰明,講話耍小聰明,講得人家無地自容,這個都很不好。而刻薄在我們工作當中、處事當中有一點,要多去觀照自己,就是「諂上虐下」。諂媚上面的人,做一些表面功夫,或者是要把事情做好,把底下的人累得要死,自己都顧及不到底下人的狀況。那都是為了自己的名利為動力,這也跟上天的仁慈不相應。「諂上虐下」,這樣就是刻薄了。所以老祖宗教我們:「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不能苛刻。

  這個很不知不覺,我曾經看到,我跟一個人在談話,他是主管,他跟我談話的時候,笑得跟開花一樣。然後突然他轉過頭來,看他底下人:「你幹什麼?」把我嚇死了。他跟四川的變臉速度差不多,馬上就變一張臉出來。他罵完以後,回來繼續對我笑,我起雞皮疙瘩。所以古聖先賢教誨我們,就像在《禮記》一開始就說「毋不敬」,對一切人都要恭敬。為什麼?人家是父母所生,怎麼可以不恭敬?這樣讓人家的父母、家人多難受。再來,每一個人都有本善、都有明德,他以後用功可以成聖賢,你怎麼可以不恭敬他。

  再來,萬類相感,不管人與人、甚至人與一切生命、甚至於礦物都可以感,更何況是動物?日本江本勝博士做的水實驗就證明了。我曾經遇到的,剛好在辦講座,外面的花都開了,而且開的時候,花朵還轉向上課的那個方向。生命其實都能夠感覺到磁場的,這是好的磁場。不好的磁場,只要這個地方戰爭過了,那個地方就要出現荒年。你看這些萬物都可以感覺得到,殺氣太重了。

  所以我們家長們學的第一篇文言文是哪一篇?「大舜」,有沒有?「象為之耕」,下一句?「鳥為之耘」,看到這裡,有些人就開始了(現在人學歷太高,有一個心特別重,叫懷疑心特別重),「這個是神話,不可能做得到。」大家相信做不做得到?你們也不支持我一下,沒什麼反應?我們的祖宗都是聖人,他會騙我們?我不相信。我們稍微學點道德的人,都不願意欺騙別人,更何況是聖人?而且記在歷史當中,那都是史官記的,以前的史官那真有氣節。

  齊國當時候有一個人叫崔杼,殺了他的國君。結果那個史官就要記載這一筆歷史。崔杼看他寫下去了,就殺了他。史官是家族承襲下來的,因為他整個家庭都是在那種學歷史的氛圍,他們出很多人才,都可以去當史官。結果殺了他,他弟弟來了,繼續寫「崔杼弒其君」。這個亂臣又很生氣,又殺了他。第三個應該是堂兄弟來了,繼續寫「崔杼弒其君」。他殺得手都快軟了,然後他要殺他,他說:「你殺,我那一個親戚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這是我們的祖先,他對後世交代,他記歷史的人不敢記虛的東西、假的東西。他連命都不怕,他就怕自己欺騙後世。

  我們當時讀這些春秋時候的歷史,非常感佩。我們動一念懷疑祖先的心,造孽!不只造孽,學問學不進去。邊讀《論語》邊說:「真的?」那你還讀得進去?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所以俗話有講到:「君子以其所不能畏人」,有修養的君子看到聖賢人的榜樣,他做不到,他敬畏佩服人家,他不會懷疑這些聖賢。「小人以其所不能」,看到聖賢人的榜樣,他自己做不到,「那個是神話,那假的啦」。「以其所不能不信人」,這個都偏離性德了,懷疑別人。

  所以我看到大舜,大象為他耕,鳥為他耘,我想要效法他。當時候我在廬江,走出我的房間就到了一個花園。結果我走沒幾步,花園裡的鳥全部飛走了。我就想到一句話,叫「知恥近乎勇」。因為差距太大了,人家是動物來幫忙,我是一出現,動物全都嚇跑了。後來想想,我還比不上我們在廬江二十九畝地那些同仁的修養。我們耕作二十九畝地,有一排菜是專門給蟲吃的。歡歡喜喜請牠們來吃,牠們就不會去吃旁邊的菜。有時候旁邊的還是會有幾個洞,這個難免,為什麼?那是新來的蟲,牠還不懂規矩,不可以怪牠。馬上那些懂規矩的:「你過來,不要丟我們的臉。」而我們二十九畝地,因為都不噴農藥,而且對動物都很禮敬,鳥都來我們的這二十九畝地做巢。而且那個巢做在哪?做得很低,你的手都碰得到它。其他地方做窩都做很高,因為怕人家去破壞。在二十九畝地牠就做得很低,為什麼?牠感覺到我們不會傷害牠。牠怎麼沒感覺?「萬類相感,以誠以忠」。所以這些鳥對我們很好,肥水不漏外人田,大便都大在我們的田裡面。然後在我們的大樓裡面做窩,我發現一件事情很感動,是什麼?我們的大樓裡面有幾個窩,可是我們的地上從來沒有鳥糞。Why?做窩,這麼多鳥在大樓裡飛,裡面沒有鳥糞。為什麼?因為鳥很有修養,牠告訴牠的孩子:「你們都先給我做好,這一戶人家對我們很好,我們在這裡做窩,他們都歡歡喜喜。你們要有家教,不要撒野,不要亂大便,要大便出去外面大。」

  我另外聽一位王校長,我們馬來西亞退休的王校長,他就有講到,有燕子在他們家前面做窩。他們很愛護牠,所以他們家人走進來,那個鳥都很安定、安詳。只要客人來了就飛走了,都可以感覺得到。所以動物都能感動,更何況是人?我們今天不能感動身邊的人,可能要反思我們自己不夠柔軟、不夠厚道。

  接著他又反思到,我:

  【又不能積功累行。以基厚福。】

  每天又沒有用心的斷惡修善、積德累功。『以基』,這個「基」就是培植、積累,沒有積自己的福氣。

  【兼不耐煩劇。不能容人。】

  而且不只自己沒有行善,還沒什麼耐性,常常容易急,容易發脾氣,又不能包容別人的錯,或者包容別人的缺點,『不能容人』。古人有說到「宰相肚裡能撐船」,這一句話除了告訴我們,宰相度量很大以外,也告訴我們,也唯有度量這麼大的人,可能才有福報做宰相。為什麼?量大福大。

  歷史當中,在宋朝有兩個名將:韓琦、范仲淹。大家知道嗎?范仲淹你們比較知道,韓琦你們不知道,那一定要認識他。韓琦(韓公)他在軍隊裡面都是當主帥。有一天士兵幫他拿蠟燭,因為當時候沒有電燈,拿蠟燭他才能寫字,才能看書。結果這個士兵拿著拿著有點分神,沒注意到,火燒到他的鬢角。你是將軍,小兵拿蠟燭燒到你的鬢角,你會怎麼樣?你看當下修養就在那個瞬間,韓公馬上手臂……繼續看書,繼續做事。沒有任何不高興,繼續看書,好像當沒發生過一樣。結果過了一會,他好像覺得有什麼事情,他看了一下他(士兵)——換人了,剛剛那個人已經被換走了。他馬上把幹部叫過來:「你怎麼把那個人換走了?」「他拿火燒到元帥。」韓琦說:「你趕緊把他調回來,他已經學會怎麼不燒到我了。」而且大家再用心去想一想,元帥,燒元帥,底下的人假如要討好元帥,會不會打他幾十板?那打就內傷了。所以再把他調回來,他就不會被處罰了,想得很遠。

  宋朝開國的一個大將,叫曹彬,這個將軍也很可貴。他當時候要收復一個城池的時候,就生病了,他是假病。然後他底下的那些大將都來了:「將軍您生病了。」「我的病只有你們可以治。」「怎麼治?」「你們要答應我,進去城裡不可妄殺一人。」然後歃血為盟,「來,喝!絕對不可以亂殺一條無辜的生命。」這是曹彬。武將的後代都不好,但曹彬的後代,他的孫女當皇后。因為他都沒有亂殺人,而且還救活了不少人。有一次他的一個小兵犯錯了,被判罪,也是判軍棍幾十棍。結果他交代下去,說明年再處罰。大家想到這件事很納悶:「現在犯錯為什麼明年才打?」搞不清楚就問他。曹彬講:這個士兵剛結婚,這個時候打他,他們家的人會說「就是這個掃把星進來害的,才娶過來沒幾天我兒子就被打了。」那這個媳婦可能這輩子都沒有好日子過了。一個將軍體恤一個士兵到這麼細微的地方,那個是仁厚,「以基厚福」。所以這個曹彬不得了。

  我們常常看這些聖賢人的風範,人真的修養,度量會變大,識高而量大。你從這些歷史當中薰習,你的見識愈來愈多,你的度量也會大,為什麼?因為人有好善好德之心,願意效法他們。這是宋朝的大儒程顥說的:「識高則量大。」

  又有一次,韓公,剛好有人拿了兩個玉杯,整個都是純玉的杯子,然後給他。他以很豐厚的銀兩付給那個人,他絕不佔人家絲毫便宜。就把這一對玉杯收起來,每一次家裡來客人,他很熱情招待客人,就拿這個玉杯出來招待客人。有一次在招待這些漕運(跟水運有關的官員)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小官不小心扯了桌子的桌布,把兩個玉杯扯下來當場摔破。他花了很多錢,當場摔破,所有的客人看了都傻眼了,然後那個小吏嚇得發抖,趕快跪下去了。韓公沒有絲毫波動,然後笑著說:「凡是物品都有壞的時候,它時間到了該壞它還得壞。所以這個很正常,你是不小心的,你又不是故意的,你沒有什麼罪,來,趕快起來。」修養真好。這些所有外在的、物質的東西都是帶不走的,絕不放在心上,不變成心上的累贅。

  孔子家裡馬廄失火了,他沒有問馬好不好,他先問人有沒有受傷。這些外在的物質他沒有放在心上,念念都是仁慈的心、寬容的心。我們效法聖賢人給我們留下來的榜樣,要耐煩劇,要能包容人。而且一個人一生的事業大小,跟他的耐性成正比。你的孩子愈有耐性,他以後成就愈大;度量愈大,成就也愈大。「觀德於忍,觀福於量」,觀一個人的德行從他忍耐的態度、忍辱的修養。觀他的福氣?從他的度量去看。

  諸位朋友,這兩句話你們有沒有曾經跟親戚朋友分享過?你們都把它放在箱子裡面了。大家要知道,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聰明智慧。這些好的教誨,有機會要趕緊告訴別人,很可能你今天跟他講這一句話,他本來要走錯路的,就被你給拉回來了。我們曾經遇到一堂課結束之後,有一個男士走過來,他說我本來已經是懸崖勒馬,差一步就可能把我自己的人生給毀了、家庭給毀了。今天聽完,我知道我不能這麼做了。有時候你一句話,可能救了一人或救了一家。大家抄了不少句了,不只抄在紙上,要記在心上,進而盡力的去分享給大眾,讓他得力。接著:

  【時或以才智蓋人。】

  用自己的才華、小聰明去壓人、去炫耀,把人家比下去,這樣不好,所以要懂得禮讓、忍讓、謙讓。這個謙讓就是給人家留餘地,不要讓人家難堪。能懂得謙讓,我們就是懂得設身處地去感受別人,而不要讓人家難受。

  我們今天看,他是讀書人,假如以才智蓋人,是壞了讀書人的形象。我們學傳統文化,在華人圈裡面不算多數人。而我們學了,人家身邊的親戚朋友說:「那個就是學傳統文化的人。」Hello,怎麼講到這裡,你們都不敢承認你們是學傳統文化的人?你們已經謙虛到這種程度了嗎?是,我們身邊的人他還沒學,他就看著你,你是學的人。結果我們學了以後,拿著每一個道理見人就砍,殺、殺。我們一出現人家就緊張:「那個學《弟子規》的又來了,今天不知道又要罵我什麼了。」我們一坐下來,人家說:「我想上個廁所。」這樣破壞讀書人的形象、破壞學習傳統文化人的形象,這個不只是傲慢,造孽,破壞形象也造孽。我們更應該要真幹、真學,真誠、柔和的去待人。怎麼樣才能又有學問、又不才智蓋人?就是只有自己是學生,這些教誨是來要求自己的,不是要求別人。嚴以律己,對人要寬容才對。接著又講到:

  【直心直行。】

  這個『直』就是衝,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沒有考慮到場合,有沒有讓人難堪,有沒有考慮到可能對方最近家裡有哪些事,你還沒有體恤他,揚他的惡。這些就是『直心直行』,不好。所以「揚善於公堂,規過於私室」。而且出言要順人心,只要開口了,都是順著天理人心講話。我們現在這個時代的人,不了解言語是禍福之門。孔老夫子教育他的弟子,孔門有四科,四個最重要的科目:德行、言語、政事、文學。

  我那天看到一本書,是一個婦女(她好像是小學畢業),四十幾歲開始讀《論語》。五十幾歲出了一本跟《論語》有關的書,我看她談起心得頭頭是道。所以其實「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你真下過功夫了。可是我們又會想:我才小學畢業,我再怎麼下功夫能怎麼樣嗎?都是一大堆預設立場。你真下功夫你就是榜樣,所有小學畢業的人看到你都有信心,是不是?所以一個人都能做出最大的貢獻,只要你肯努力。

  我跟大家講,東北有一個王善人,不識字,看不懂字,可是他孝悌做到極點。「孝悌之至」,孝順父母、友愛兄弟,照顧外甥、姪子這些親人,做到極處。「通於神明」,感通了。「光於四海」,他的德行、智慧傳遞開來。「無所不通」,因為明德、本善是我們本有的,我們本有智慧。他的孝悌到極點,他的貪、瞋、痴、慢、疑這些習氣沒有了,他本有的智慧之光就透出來了。他可以給人家講《大學》《中庸》,人家一問他,他就可以跟人家講。而且他通了以後,他看人家的病,就知道他的德行哪裡有缺才會有這個病。你們不要覺得很玄,這不是王善人這麼講,早在漢唐那時候的大儒就已經知道這個真相了。

  「五行」是金、木、水、火、土。通「五常」:仁、義、禮、智、信。通「五臟」:肝、心、脾、肺、腎。我看應該寫出來一下,我自己念得很高興也不行。我看這個時代要找到一個很健康的人不容易,為什麼?因為我們這兩三代缺德。在學校都考試考試,「德」的部分懂得比較少,就會缺,一缺就傷到身體了。「仁、義、禮、智、信」,「木、金、火、水、土」,「肝、肺、心、腎、脾」。不守信會傷到脾,脾胃不好。你無理了,對人很傲慢,脾氣大,你會傷到你的心臟。你沒智慧了,什麼事情也不冷靜下來,在那裡煩煩煩,煩就傷你的腎臟。然後你看,木跟仁相應,仁,仁慈,你假如脾氣很大,人家看到你就嚇得要死,所以暴怒會怎麼樣?傷肝。這些都是相應。「怨、恨、惱、怒、煩」,怒傷肝,恨傷心,惱傷肺,煩傷腎,怨傷脾。常常埋怨人,你身體很多氣都「嗝」這樣,我還挺多的,要檢討一下。

  當你懺悔反省的時候,那個氣會排出來。然後有些人會流鼻血,有些人會拉肚子,就會把你身體裡面因為你的情緒,怨、恨、惱、怒、煩所產生的毒素,把它往外排。現在人花一大堆錢吃的,吃藥、然後食療,效果不大,為什麼?你裡面毒素一大堆,而且還每天在增加。諸位朋友,我們今天有沒有怨、恨、惱、怒、煩?有,那你又在收這些垃圾往身上了,怎麼可能身體會愈來愈清淨、健康?

  大家看,這些都是相應的。我們看儒家是五常,「仁、義、禮、智、信」這是做人的根本。它是一切疾病的病藥,你只要時時處世待人都有「仁、義、禮、智、信」,你就養浩然之氣,你慢慢的什麼病都沒有,這是「病藥」。今天找到藥了,不用錢的。這個是王善人、還有我師長他們的教誨,所以這個都很寶貴,不然我們很冤枉,花了一大堆冤枉錢。

  告訴大家,大家認不認識呂杰校長?吉林松花江中學的呂杰校長。他在北方大學對兩千五百多個校長老師講課,他們吉林松花江做得很好。他的母親接受王善人的教誨六個月,才六個月,一輩子沒有發過一次脾氣。老人家八十幾歲,那個臉好光滑,好有修養,你一看就是好有德的長者。我看了之後忍不住就給她磕一個頭,佩服她的修養。再來,感謝她為國家、民族培養了一個這麼好的校長。你看呂杰校長他的學生四五千人,一年又進來差不多一千人。他堅持《弟子規》、堅持孝道,在學校要落實,他利益了多少人的生命?那是他媽媽的功勞。他媽媽又是因為王善人教誨的,所以大家看,這些聖哲人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他一直傳遞下去。

  諸位家長開悟了沒有?留什麼東西下去?《三字經》講的,「人遺子,金滿籯」,很多人多賺一間房子留給孩子,多買一些首飾留給孩子。「我教子,惟一經」,把經典傳給他,把好的風範傳給他。就像范公一樣,因為他從來不留錢,他一有錢就去幫助別人,所以他去世的時候,「歿之日」,他去世的時候家裡買不起棺材,因為沒有閒錢。當然這樣的人,國家一定很感動,會幫他辦後事。但他留什麼?「施貧活族之義」,幫助貧窮的家族跟大眾,把整個家族興旺起來。這一份道義,留給他的孩子,「遺其子」。

  最近諸位家長都學文言文,所以我有時候就寫兩句文言文,大家互相切磋一下,慢慢積累。你們當父母的有時候講幾句,孩子會瞪大眼睛:「我爸挺有學問的。」你有時候就給他來一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一句一定要會,為什麼?連納吉首相都會了,你們還不會,納吉首相有一天公開就講了這一句名言,而且他跟英國首相同時都發表講話,要效法「中庸」精神。現在全世界都知道,要往中華民族當中去找治國跟人生的智慧。我們看,儒家的「五常」,佛家講「五戒」,完全相應。「仁」,不殺。「義」,不盜,「義」就是不取不義之財,這當然不能偷盜。「禮」,有禮的人不做違禮之事,不邪淫。這種行為對於整個社會風氣的負面影響最大,所以罪業很重。包含因為邪淫被發現之後,人的恨很強,甚至會造成滅門的情況,我看過好幾次這種新聞,忍受不了了,就把對方全家都殺掉。老祖宗留了兩句名言我們要記住:「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首。」這個是有禮就不邪淫。「智」,不喝酒,不喝酒就是說怕酒後亂性,那就沒智慧了。你去喝酒最後犯了一大堆的過錯跟造孽,那不是太沒有智慧、太不理智了嗎?所以不飲酒。「信」,不妄語。這裡告訴我們「殺、盜、淫、妄、酒」是一切的惡業,這些都是不能造的。為什麼會造這些惡業?因為我們內心有病毒、有習氣,就是「貪、瞋、痴、慢、疑」,是一切病因所在。我們說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而要去掉這貪、瞋、痴、慢、疑,其實就是做到「五常」跟「五戒」。「五常」跟「五戒」是病藥。

  我們來看看,我們看「貪」,無義;「瞋」,是不是暴怒傷肝?無仁;「痴」,無智,是不是?「慢」,傲慢就無禮了;「疑」,懷疑別人就無信了。有沒有?完全都是相應的。這是病因,把病根找到了。再來,它這個病因還有一個助長它的緣,叫「因緣」,結果就結惡果了。什麼是惡緣?就是剛剛講的「怨、恨、惱、怒、煩」是一切病緣,我就先不寫了,大家知道怨、恨、惱、怒、煩是一切病緣。惡因惡緣都有了,結惡果。什麼是惡果?從我們現在的現象看得最清楚,「臟腑失調,天地易變」是一切病果,這果報現前,人現在五臟六腑都有問題,因為德有損。所以天人合一是真的,人心就會影響自己的身體跟所有的環境。所以人心善,風調雨順;人心惡,天地易變。

  大家現在看,報紙一打開來,國際間多少國家旱災、水災、地震、風災不斷。這天地易變,根源都在哪裡?「貪、瞋、痴、慢、疑」,沒有「仁、義、禮、智、信」。這個是一個前期的果。後面的報更嚴重,是什麼?生病了,失調以後接著疾病、痛苦來了,短命。天地易變之後,更嚴重的自然災害現前,自然災禍是一切病報,更嚴重的後面的慘報出現了,病報。覺悟的人「覺者畏因」,他擔心的、他敬畏的、考慮的是什麼?原因出在哪趕緊改善。「迷者畏果」,迷惑的人只是「怎麼又地震了?怎麼又旱災了……」就在那裡只是痛苦而已,他不知道去改善,只是怕結果。大家現在打開報紙,地震的情況很多。人心傲慢感地震,人心貪婪感水災,人心瞋恨感火災。你看現在溫室效應愈來愈嚴重,為什麼?地球上的人火氣都很大。諸位朋友,我們今天一要生氣了,要想地球溫度又要上升了,你就不會生氣了,是不是?現在我們是同舟共濟,是不是?我們面對一個大時代,這個地球能不能繼續為人所生存,要看我們這些地球的孩子懂不懂得愛惜地球母親了。愚痴感風災,現在颶風好多,龍捲風,以前沒有龍捲風的地方現在好多都有龍捲風,為什麼?都還是人心感召來的。

  《尚書》講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這個時代很多科學家都說「那個是迷信」,他道理都沒有弄透,他就說別人迷信,其實誰迷信?他迷信。他迷信自己的看法,他不相信幾千年傳下來的經典。所以這個時代的人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就是傲慢。有沒有發現現在的孩子對父母很傲慢?現在的下屬對領導很傲慢?再來,現在這些科學家對古聖先賢也很傲慢。傲慢怎麼可能會有真實的學問?不可能。你看西醫都瞧不起中醫,有沒有?好傲慢,中醫已經五千歲了,西醫幾歲?你也不能傲慢!它五千年有它的道理。我太激動了,人不能激動。大家冷靜看看,現在這些人在這些關係裡面怎麼都這麼傲慢,沒有謙虛?我們不是說去比較什麼,而是人應該要謙虛的、客觀的來看這些事情。

  而科學家,其實最近有一批科學家,是稱為「前衛的科學家」,他們已經發現一個重點,因為這三四百年來,科學家有一個研究方向錯誤,就是把物質跟精神分開來研究。可是事實上天人合一,外在的環境跟人心它不是兩件事情,你不能把他分開來。所以近代科學家都覺得:「天災天災,跟人有什麼關係?」可是最近量子力學家他們的研究就發現,物質是意念相續累積的一個現象。所以物質是從哪裡出來的?是意念變現出來的,是建立在精神意念的基礎之上。所以只要人的思想變了,環境就變。

  大家有沒有作夢的經驗?請問夢裡面山哪裡來的?樹哪裡來的?你們作夢都沒有山嗎?也沒有樹?有沒有人?有。哪裡來的?你的心想出來的。所以科學家發現以後說到了四個字很重要,「以心控物」,我們的心可以整個影響外在的物質。他們的研究發明是說,人的意念甚至可以改變整個星球的命運,甚至可以改變星球的軌道。這科學家講的,不是我講的。現在有一本書你們可以去買,叫《念力的祕密》,都是頂尖的科學家研究出來的。再過十年、二十年可能他就完全證實之後,整個科學界會有一個大的改革,因為他們研究方向偏頗了幾百年。所以你看,地球就是在這幾百年從山明水秀,到根本就沒有生存的問題,就這兩三百年,搞到現在很多地方不能住了。有一些地方已經被海水給淹掉了,有沒有?對,所以科學家也好、老師也好,這些很有影響力的行業要有智慧,話不能亂講,都要負因果責任。你把整個人類的思惟引錯了,都要負大責任的。

  最後「以心控物」,我們的心要止在哪裡?「仁、義、禮、智、信」。所以「仁、義、禮、智、信」是一切的「病藥」。看到這裡,就想起孟子講的他養「浩然之氣」,所以他不生病。就是養這個「五德」,仁、義、禮、智、信——「五常」。我們再看到,出言要順人心,要跟「仁、義、禮、智、信」相應。我們今天這一點不能忘了,要把「病藥」帶回去。然後要開口以前,話到口邊留半句。不要一下子就出去,先掃描一下,這一句話跟「仁、義、禮、智、信」相不相應。OK?我比你們還急,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為什麼?「口為禍福之門」,大家看,講話叫「曰」,是不是?「子曰」。「曰」是講話,你看一個嘴巴,那一橫是什麼?舌頭,舌頭一動,是福是禍就招感來了。

  那一天聽到一個例子,給我非常震動。有一個孩子一、二年級,他的父親在學校教書,還有做行政工作,應該也是在學校裡面可能有一個管理的位置。他的孩子在同一個學校上課,孩子一、二年級蹦蹦跳跳。因為都是等爸爸之後才回家,所以教室裡面的門窗最後的檢查都是他,所以這個小男孩每次都做得很高興。其實小孩本來就喜歡服務人,你有沒有看過哪一個孩子一、兩歲他已經能走了,然後在那裡說:「不想動了,不想動了。」有沒有這樣的孩子?都是很喜歡做事情的,你只要做了之後說:「你是媽的乖孩子。」他做得更努力了。我那天在飛機場看到那個小朋友,可能才六、七歲,推那個行李,疊得比他還要高,在那裡推。我看傻眼了,國家挺有希望的,小孩這麼勤勞。

  這個孩子有一天也是把班級都檢查完了,他很高興又服務人了。結果當他走進自己父親的辦公室,他父親看著他說:「你怎麼那麼傻,都你做。」那個孩子愣住了。爸爸的話,影響大不大?大。父母的一句話可能影響孩子一生,好跟不好差很多。這個孩子從那一天開始不做了,他一不做就沒有服務人的心,有什麼心出來了?斤斤計較。「憑什麼叫我?憑什麼讓我做?」他開始計較了。一計較,慢慢轉什麼?刻薄。那個心每天在變,變好變壞。結果到五年級,講話愈來愈苛刻。有一天罵他同學,而那個同學父親已經去世了,罵人家沒爹,罵到人家痛哭。結果那個同學就跑去找老師,哭道:「同學罵我,沒爹的孩子沒教養。」老師跟他講:「你媽給你教得很好,有什麼好哭的?」給他信心。結果這個男孩罵人家沒爹,而他的父親在幾年前告訴他,「你怎麼這麼傻,都是你做?」他的孩子罵人家沒爹。罵完一年之後,他們家遭小偷,他爸爸看到了,可能脾氣也大,就一直追那個小偷。追到那個小偷沒有路走了,老祖宗說「窮寇莫追」,敵人已經走投無路,你就算了,放了他,為什麼?他會狗急跳牆。結果那個小偷就反過身來刺了他一刀,不深,可是中要害就死了。這是真人真事。這個小孩一年前罵人家沒爹,一年後他自己沒有爹。

  大家冷靜看,出言不順人心給自己給家庭會招來大難。假如這個父親有教育的智慧,況且他是一個教書的人,他假如那個時候說:「孩子你真好,人生以服務為目的,助人為快樂之本。」他家的命運一定截然不同。所以為什麼剛剛跟大家講,話到口邊留半句。現在很多父母對孩子講話太隨便,有可能都誤導他們的思想觀念。先想一下跟「仁、義、禮、智、信」相不相應,這個「病藥」拿回去要好好用。講話有仁、有道義,有禮貌、恭敬,有智慧,講信用。

  剛剛還有一段要跟大家補充一下,人假如對自己的父母有怨、對自己的領導有怨,甚至於忤逆父母跟領導,會頭痛。他是你的上級、是你的父母,對他有怨,你會頭痛。你假如跟你的下屬生氣,氣得睡不著覺,你會腳痛。而且男左女右,假如下屬是男的,你會左腳痛,下屬是女的,你會右腳痛,你注意去觀察。我曾經去觀察過一個長輩,他中風,左腳不能動,又左手不能動,他跟兄弟幾十年的怨恨沒解開,他跟他的一個孩子,煩他那個孩子煩了一輩子,左手左腳癱了。意念都會傷自己的身體。我們一個同事有講到,他剛好有一個同仁跟他說:「我的左腳好痛。」他說:「妳是不是氣妳兒子?」她說:「對對對對。」「妳兒子會不會頭痛?」她說:「我兒子會頭痛。」因為她兒子氣他媽媽。所以你手會痛是傷了手足之情,左手跟自己的兄弟有問題,右手跟自己的姐妹有問題。你假如夫妻過不去,你的腰會很不舒服。你假如全身都痛,那就好好「吃藥」,仁、義、禮、智、信趕快吃下去。

  自知者明,人要有自知之明,把問題找出來。不要常常看別人很準,看自己不準。坦白講,看自己不準,看別人也不可能會準。

  【輕言妄談。】

  言語太輕率。而且這個『妄』可能講話狂妄,這不好,損德。再來,虛妄,講的話不實在、不真誠也不行。再來,可能講的話推斷沒有實據就去講,到時候誤會人就麻煩。「見未真,勿輕言;知未的,勿輕傳。」「知未的」是什麼?有一些事情你還沒有完全清楚不要亂講,傳到最後就面目全非。再來,這個道理我們沒有透,還給人家亂講,把人家誤導,這都不行。

  以前為什麼說「謹言慎行,謹言慎行」,言語為什麼這麼重要?從我們剛剛談的這些內容,就知道為什麼孔夫子把「言語」放在第二重要的科目。夫子有智慧,它太重要了。「德行」第一,「言語」第二,孔門四科的順序,再來「政事」,最後「文學」。「德行、言語」,一個人的德行其實也表現在言語上,這個是本,根本。「政事」是做事的能力,各行各業都要有做事的能力。本末不可以倒置。我們現在教育教了知識、教了技能,沒有教做人,這本末就倒置了。有能力的人、有技術的人傲慢,或者甚至做違法的事情。最近好像有破那個詐騙集團幾百人,而且裡面還有碩士畢業的。花了國家二十年的培養,最後出來是幹壞事,學歷這麼高。不要本末倒置。「政事」是做事能力,「文學」是精神、生活的部分,但都是以德行為根本。我們讀書讀了十幾年,大學畢業了,請問有哪一堂課教我們怎麼樣講話才是有修養?你們上過的請舉手。我們這一代走的人生的彎路很大,下一代不能再這樣了,我們不能再誤了他們。從小德行、言語要把他們扎根扎下去。所以我們在文言文班,光是上言語的課上了四個半小時。要從言語的存心、言語的態度、言語的方法、言語的時機點,要怎麼講,都是學問。

  再來言語的影響,這都要考慮到。「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人沒有修養,「一言折盡平生福」,就一句話把他人生一半的福氣全部折掉了。你們有沒有遇過,講話讓人家聽了之後就想跳樓的人?他那一句就折掉他半生的福氣了。所以我們特別為言語開了一個課,叫「言語的修養」。大家有機會也可以上網去交流,還有光碟,樓下有光碟。接著說:

  【凡此皆薄福之相也。豈宜科第哉。】

  都是薄福的行為,怎麼可能能考得上功名?接著又講到了:

  【地之穢者多生物。水之清者常無魚。】

  大地它有很多的不同的物種,很多生命在上面生活。『水之清者常無魚』,水很清澈的話它養不了魚。其實就是說,能夠包容才是有和氣。你太愛清潔了,愛整潔不是壞事,太過了就變潔癖了。

  【余好潔。】

  這個『好』是已經過頭了,變成有潔癖。潔癖,有時候就太愛乾淨了,把那些螞蟻統統給牠弄死了,對這些小動物都趕盡殺絕,見不得牠們。其實我們要了解,你只要把你的這些菜、這些會引牠們來的東西收拾好,應該牠們就比較不會來了。牠們也只是討口飯吃,牠討口飯吃,你就把牠它殺了,就不仁慈了。

  有一個婦女真的是殺螞蟻殺紅眼,只要有螞蟻,拿火整個把牠燒死。我們以前不懂也幹這種事,難怪現在長成這樣。所以人明理很重要。不是殺螞蟻而已,人不學不知道理,上去抓金龜子,從樹上掉下來,這個有沒有展示給大家看?你看一公分多的刀口剛好在動脈上面,掉下來,玻璃剛好插上。惡有惡報,可是還沒開悟,以前還不懂,所以聞聖教重要。我們的孩子,從他一、兩歲開始學說話就懂得這些道理,他一生大福之人,他不會造孽。這個婦女就殺了很多螞蟻,有一天她回來看到她的孩子,她孩子還在襁褓當中,就在床上,怎麼黑黑的?再接近一看,她的孩子被整團的螞蟻咬死了,咬到最後身體都發黑了,結果那個女的也發瘋了。動物都是有靈知的,不能傷害牠們。

  另外有一個例子,有一個人他是在酒店裡幫忙,結果因為在釀酒的時候那些蒼蠅不小心跑進去了,牠就會死。他都把那些蒼蠅全部救出來,救了好多年,都是這麼做。有一天他被人家誣告,判死刑。判官就要判下去了,那官員要定他的死罪,就一大堆蒼蠅飛過來,就讓那個官員沒辦法寫下去。好幾次都這樣。那官員都是讀書人,一想其中必有蹊蹺,就去調查。調查出來,他是冤枉的。蒼蠅有沒有靈性?有了。所以「造物所忌,曰刻曰巧。萬類相感,以誠以忠」,他這麼真誠、盡力的去幫這些生命,這些生命當然會幫他了。你去傷害牠,最後當然引回來的是傷害到自身了。

  好,這一節課就跟大家先交流到這裡。謝謝大家!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