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56集
第256集

感应篇汇编第256集(点击播放)

《感應篇彙編》(第二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1/0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5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九句。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5 主讲:黄柏霖警官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56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56集

《感應篇彙編》(第二五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1/01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5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一十九句。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九百二十八頁。
我們看經文:
【又諸橫取人財者。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漸至死喪。若不死喪。則有水火盜賊。遺亡器物。疾病口舌諸事。以當妄取之直。】
我們看這一段經文的白話解說:
這段經文的白話解說意思是說,又有許多蠻橫霸取他人財物的人,司命之神就會估計他的『妻子家口』的情況,來讓他遭受相當的報應,依其罪業所獲惡報,漸漸至於『死喪』。如果罪不及於「死喪」,也會有水災、火災、『盜賊』、遺失器物、『疾病』、『口舌』等事情發生,以做為妄取他人財物的相當報應。
好,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上文已明隨事受報。而此節復言橫取。為有勢力者而言也。此一端。為不仁不義之至極。而又人所最不能免。故特再拈以示人。橫者。暴橫也。勢凌而威脅也。直。原數也。當直。恰合原取之數也。夫橫取人財者。多為妻子家口計。不知司命正計其妻子家口以報貪惡。則利之適足以害之也。以有情之骨肉。換無情之金錢。亦太可惜矣。且惡積算盡。吾身亦不免死喪。則要此金錢甚麼用處。若欲陰司賄通關節。只怕未必容情。到了此時。有誰不肯看空。但只嫌遲了些。何不未到此時。早早設身處地一想乎。幸而其惡稍輕。不至死喪。則水火盜賊。遺亡器物。疾病口舌。不肖子孫。凡所以折耗我財者。其途甚廣也。夫橫取人財。而冥冥之掌大算盤者。亦橫取之。錢財畢竟無有。而水火盜賊之驚恐。遺亡器物之懊恨。疾病之痛楚。口舌之忿辱。子孫不肖之羞玷。自己白白吃虧。卻無取償之法。且還欠著多少罪孽。不得自在。填還不盡。奈何奈何。橫取者。思及於此。不惟寒心。亦合灰心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在上文已經說明了『隨事受報』的因果,而這一節又再說明強橫奪取,這是對於有勢力的人來說。這樣『橫取』是『不仁不義』的行為中最嚴重的,但又是世人最容易觸犯,所以特別再提出來警示大家。所謂『橫』就是暴力強橫,依仗勢力欺凌威脅的意思。所謂『直』就是『原數』的意思。所謂『當直』就是恰巧和原來所蠻橫強取得的數目相同。所謂『橫取人財者』,大多數的人都是為了他的太太,妻子兒女的生活打算,他哪知道司命之神也正在算計他的妻子一家的生活,以做為報應他的『貪惡』。
由此可見,本想利益妻子,卻剛好是足以害她們。用有情的親骨肉來換取無情的金錢,也真是太可惜呀。而且罪惡積滿,壽命奪盡,我的肉身難免就會死喪,那要這些金錢做什麼呢?那要這些金錢做什麼?做何用呢?如果想要用金錢來賄賂陰府以打通關節,只怕陰府不領情。到了這個時候,有誰還不肯看空一切,但只是嫌遲了一些。為何不在還沒有報應之時,早一些設身處地的想一想,慶幸的是在惡性還輕微的時候,還不至於死喪的時候,那麼只受到水災、火災、『盜賊』、遺失器物、『疾病』、『口舌』、出『不肖子孫』的報應。
凡是可以折損消耗我的財產的,其方式非常地廣泛。要知道橫取他人財產的人,在冥冥之中,掌握大算盤的司命之神,也是同樣的橫取他的財產。錢財到最後還是一場空。然而所遭受的水災、火災,盜賊的驚恐、遺失器物的悔恨、所生疾病的痛苦、口舌爭吵的忿怒侮辱、不肖子孫的羞辱,這些事情使自己白白吃虧,卻沒有求償的辦法。而且還積欠下多少的罪孽,不得安心自在,怎麼填補都還不完。這要怎麼辦呢?『奈何奈何』。那些依靠勢力橫取他人財產的人,要想到這個地方,不只是感到『寒心』,而且也會感到『灰心』。
這一段裡面主要是說,用蠻橫奪取他人財產的人,司命之神就會以他的『妻子家口』,就他的眷屬小孩,『以當之』,就所謂的禍延子孫。我們說「積惡之家,必有餘殃」,這就禍延子孫。這個用蠻橫奪取他人財產的人,會漸漸地最後喪失生命。如果還不到喪失生命,則他會遭到水災、火災、盜賊、遺失器物,還有生重病、生疾病,還有口舌是非,跟人家打官司,或是不肖子孫來敗壞他的家產,以抵當他所妄取財產的數量。那麼這一段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一句,『冥冥之掌大算盤者』,誰在「掌大算盤」呢?誰是「司命之神」呢?因果。就是老和尚講的因果的五大原則,善惡不同時、因果通三世、因小果大、善惡不能相抵,最後因果不空,這五大原則就是「掌大算盤者」。所以因果不是佛教發明的,它法爾如是。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這個「冥冥之掌大算盤者」。在我們前面曾經有探討過,就是明朝有一位冒起宗,他曾經作一個《警世語》。冒起宗說,他常常看到,這些權貴的家庭,「權貴之門」。或是「豪富之室」,或者一些富豪的家庭,我們現在所講的豪門望族。往往因為他們有些錢財來路不明,那麼就會產生「不肖子孫」,他們的「淫蕩恣靡」。可能權貴或是豪富的這個人,他還沒有死掉,「身未死」,那他財產已經暗中被賣掉了。他在生病的時候,臥病在床的時候,財產已經被賣掉了或是敗掉了。或者他屍骨未寒,但是家庭已經子孫爭產,「已裂據其室」,就是已經四分五裂了。
所以做他們的父親的,做他們的祖父輩的,他們銖寸積之,就是錙銖計較。後面的子弟就把這些財富,就像「泥沙」一樣,揮霍如糞土,把它敗掉。那為什麼會這樣呢?「此何以故」呢?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些大部分都是很聰明的人,他當時就挾著他那個威風,挾著他的這些小聰明,逼迫人家、勒索人家,甚至設計圈套給人家,然後破壞損耗他人的財產無數,造就他本身的財富,造就本身他的富貴。所以他剛開始損耗人家,後來別人也來損耗他的財產。這個就是「冥冥之掌大算盤者」,就是因果報應。
所以在《感應篇》裡面有這句話,就是「來得不明,去得正好」,印光大師也講過這個法語,「來得不明,去得正好」。就是你的財富來路不明,可能你是用欺詐手段奪來的財產,或者你是用貪贓枉法的方式所累積出來的財富,那就是「來得不明」。自然會有人來敗壞你的財富,甚至東窗事發,鎯鐺入獄,整個財產又全部充公。看到最近中國國內在打老虎、打蒼蠅,打這些貪婪的官員的時候,他們所來路不明的財產全部被充公,就是「去得正好」。所以今天損耗別人的,來日被人家損耗。
那麼這個地方,這一段「來得不明,去得正好」,跟我們臺灣有一句俚語,叫失德財,冤枉了,很接近。你的財產是用缺德的方式奪過來的,那就會不知不覺的,就冤枉的敗光。你用不正當手段得來的財產,叫失德財。有人是用詐騙的,像現在很多詐騙集團所詐騙來的財富,這叫失德財。或者用計謀所得來的錢就會不知不覺,就敗光了。可能是玩股票輸掉了,可能是發生重大事情。或者吸毒,或者被粉紅知己、被女色敗掉了。或者景氣不好以後,又整個財富就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比如說像金融風暴,一夜之間化為烏有,就可能這樣,就破掉了。或者你不肖子孫來把你敗掉,這叫失德財,冤枉了。
所以這個「來得不明,去得正好」,我常常有提一個公案,就是我以前在士林分局當組長的時候,在我士林分局轄區有一位義警幹部,他本身是辛辛苦苦地賺錢,在我們臺北市的中山北路,因為土地增值累積了很多財富。那麼有一次他請我吃飯,他一身都是病,得糖尿病,要打胰島素。當時他請我吃飯的時候,他什麼菜也不能吃,果汁也不能喝,那時候我還沒吃素。這個就是這裡面講的,你的財富來得不明的時候,那就會怎麼樣?會有疾病,疾病的痛苦,他是糖尿病。我後來才知道說,他的財富有一部分是來路不明。
他生兩個兒子,他也是住在我們中山北路的豪宅,我們臺灣叫透天厝,就是別墅,坐的車子是賓士的六OO。他生兩個兒子,這兩個兒子很明顯的就是我們剛才討論到的,就「不肖子孫淫蕩恣靡」。賭博就是「恣靡」,「恣」就是放肆,「靡」就是過著靡爛的生活,吃喝嫖賭,「淫蕩」就是吃喝嫖賭。你人還沒有死,財產已經被他暗中賣掉了,「暗鬻他家」,「鬻」就是賣,就暗中把你賣掉了,給別人拿走了。「身未死」。我這個朋友就跟這個《感應篇》裡面講的經文一模一樣,只是他不是賣掉,是賭博輸掉。他生兩個兒子,大兒子是來報怨的,我們說做眷屬有四個因緣,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這大兒子是來報怨、討債的。那小兒子是來報恩、來還債的,來幫他賺錢的。
結果他這個大兒子,就這裡面講的「不肖子孫淫蕩恣靡」,把前人辛辛苦苦,「銖寸而積之」,「銖寸」就是斤斤計較,一分一毛這樣累積下來的財富,叫「銖寸」。「銖」就是以前古代那個錢,「錙銖必較」。「銖寸而積之」就是祖先就很辛苦的累積財富,他怎麼樣?他「泥沙而棄之」,就把它揮霍如糞土,賭博就是揮霍如糞土。他那個大兒子就把他賭博輸掉,輸多少呢?我這個朋友他總財產大概是三、四億,就不動產。那大兒子把他輸掉,賭博輸掉一億。因為他是地方義警幹部,後來聽說有叫我們刑警單位介入調查,是不是被黑社會的黑幫分子詐賭。後來我就不瞭解,因為我當時是幹督察工作的,這一塊我就不瞭解。
後來我這位朋友,這義警幹部,他後來逼得沒辦法,他就把他兒子關在我們臺北市士林區延平北路五段,派人把他監控,關起來,軟禁。但是這個業力不可思議,就像美國的巡弋飛彈打伊拉克海珊總統的總統府,透過電腦程式輸入進去,電鈕一按,那個電腦一按,按鈕一按,巡弋飛彈一飛出去,該閃開它就閃開,不偏不倚的打中海珊的總統府,把海珊炸掉。業力就是這樣,《地藏經》裡面講,業力不可思議,聖力不可思議,願力不可思議,「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這因果就是你要是知道的時候,你就覺得很可怕。你要不知道的時候,你業報還沒現前的時候,你就敢妄自非為。但是你一旦知道因果的可怕的時候,你就會是驚弓之鳥。
我們這位義警幹部把他的兒子軟禁起來以後,這個業力就自然而然又牽引了那些黑幫的賭博分子,又查出他的兒子被關在哪裡。當然這些黑道分子他們的方法很多,又把那個軟禁的地方,那看守的人把他擺平了,就把他那兒子又帶出去賭,又輸了一億,總共輸兩億。他那財產幾乎去掉一半,心灰意冷,這裡講的『子孫不肖之羞玷』。這個故事是現代的故事,《感應篇》是古人講的聖賢道理,所以真理是通古今的,沒有說這是老祖宗在安慰我們的,不是。現在每一天發生的故事都在演給你看,這是因果在說法,「今現在說法」。《阿彌陀經》裡面講,「今現在說法」,說什麼法?說因果法。
後來他這個大兒子把他輸了兩億以後,他就想不開了,心灰意冷了,自己白白吃虧,『卻無取償之法』,沒辦法把錢要回來,這裡面有因果報應。後來在他自己想不開以後,就到地政事務所,把他剩下的財產全部過戶給他太太跟二兒子。然後自己買了兩、三百顆的安眠藥,在他的豪宅的地下室,吃安眠藥自殺,他穿白色的衣服、白色的鞋子、白色的褲子,坐白色的賓士車。後來在守喪期間,因為他是地方名人,停棺停了很久,因為是警察的義警幹部嘛。我當時去派出所查勤的時候,派出所主管跟我講,說他那個大兒子不守靈,非常可惡。還跟派出所所長講說,有沒有義警跟民防願意來代他守靈的,一個晚上給五百元。這很明顯,他就是討債來的。
後來我在二O一四年,二O一四年十一月,我到日本去打佛二,同時演講,日本的太和淨宗學會請我去。我就在東京的郊區有一間日本人的佛寺,在那個禪寺裡面打佛二,也同時講因果,就念佛二永日。因為那個地方有些日本人參加這個佛二,然後那個住持本身又是日本人,聽不懂國語,我就請臺灣臺北市的一位師姐,她移民到東京去,她就在現場當翻譯。後來我在講這個因果故事的時候,她就,講完以後,在休息的時候,她跟我講,她說,黃警官,她說,那位師姐就跟我講說,黃警官,你知不知道呢?我說,怎麼了?她說,你講的那個義警幹部,她說,他兒子把他輸掉兩億的那一位分隊長,我認識。我說,真的假的?她說,真的,我認識。我說,妳怎麼認識呢?她說,我知道他的名字。
後來她講給我聽,我說,對啊,就是那個人。她說,我舅舅跟我祖母他們也是住在那個地方的附近,我祖母跟我舅舅家,她們家的財產土地就是被那個人帶去賭博,輸了一半的家產,早期我們家的土地有一半賣掉,便落在他的名下。那你看,他以前「破耗他人無數」,「始而耗人」,就是先去耗損別人的錢財,最後他也被人所耗,這個叫做因果循環。以前他叫人家的兒子去賭,現在他的兒子也被人家叫去賭,以前是耗他人錢財,現在他的錢財也被別人所耗,這是這裡講的,「來得不明,去得正好」。
所以印光大師說,「天下事皆有因緣,其事之成與否,皆其因緣所使」,就是因果,因緣果報。「雖有令成令壞之人」,比如說我這個朋友他的兒子,現在被人家帶去賭博輸掉錢了,好像是那些黑幫的黑道分子他們太壞了,把他帶去賭博,「雖有令成令壞之人」。「其實際之權力」,可是真正掌握這個大算盤的,冥冥之中掌握這個大算盤的,就是掌握實際之權力的,「乃在我之前因,而不在彼之現緣也」。印祖這樣說,現在操縱這個因果變化的,讓他財產敗光的,不是那個帶他兒子去賭博那個黑道分子,那只是緣而已。真正是他的「前因」,他的「前因」就是在十幾年前,一、二十年前,他也帶別人的兒子去賭博,輸掉財產,然後那些財產又落在他的名下,「在我之前因」。「而不在彼之現緣」,不在現在他兒子賭博輸錢這個情況,那只是緣而已。
「明乎此,則樂天知命,不怨不尤」,如果你明白這個因果道理,你對這一生的因緣果報、榮華富貴、貧窮下賤,你就應該要「樂天知命,不怨不尤」,沒有什麼好埋怨的,都是自作自受。所以如果你知道前後因果,「則窮通得喪,皆我自取,縱遇逆境,不怨不尤。只慚己德之未孚,不見人天之或失」。印祖這一段講得非常好,你真的懂得這個道理以後,「窮通」就是貧窮,富貴通達,得財、喪財,都是我咎由自取,我自己自作自受,縱使遇到逆境,我也不怨不尤。你應該自己感受到說,是我自己的德行不具足,我不去見到人家的過失,老天對我不好,「不見人天之或失」。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學袁了凡先生「素位而行」,努力改過,積極行善,改變命運。那這樣的話,就「無入而不自得矣」,你就可以改變命運了。
所以誰掌握這個大算盤呢?我們當下這一念心。你會掌握的,你也可以學袁了凡先生改變命運,本來功名沒有那麼高,改變功名,本來沒有兒子,改變有兒子,本來是短命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往生,改變命運活到七十四歲。這個大算盤是袁了凡自己掌握,不是有一個無形在掌握這個大算盤,那就心外求法了。所以這個大算盤,你也可以隨業受報,但是你也可以怎麼樣?你也可以掌握那個變數,你創造你的命運,就「命由我作,福自己求」。那你前面已經造的錯呢?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今對佛前求懺悔。要徹底改過。改過怎麼改?就要像《了凡四訓》裡面講的,小過「如芒刺在肉」,快速的把它拔除。大過就像「毒蛇嚙指」,斬斷手指頭。這樣才有辦法徹底的把過錯斷掉,懺悔自己過去的業障,悔,將來不再造作,那就是「義理之身」了。《了凡四訓》裡面講的「義理之身」。
所以這個地方,我就用這一段來印證,用現代的因果公案來印證,冥冥之中到底誰在掌握大算盤,我們就很清楚了,是你自己,不是閻羅王,也不是玉皇大帝。所以《寶積經》裡面講,閻羅王每一次看到這些鬼差把這些罪人抓過來,閻羅王都會跟他講,閻王常告彼罪人,「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自來」,你自己來的,「業報自招無代者」。這一句話,各位好好朗誦朗誦,那麼你就可以天堂就在眼前了,那你就可以地獄除名了。
這個我們就到這邊講到這裡,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邢璹之使新羅也。還次炭山。見有百餘賈客。載數船貨物。值數十萬緡。璹襲擊殺之。而取其貨。及子縡。與王鉷謀反。伏誅。妻子家口。靡有孑遺。韋公幹。為瓊州牧。多所橫取。及受代歸。舟覆於水。貨財盡失。僅獲身免。呂師造。為池州刺史。侵漁百姓。厚載而歸。忽火焚其貨。惟舟與人。了無所傷。丁謂。貶朱(珠)崖。為盜賊所劫。盡失所有。未幾而死。馬襄性貪。為西川漕司。值劉盱之亂。襄以金入井中。亂定取不可得。所有悉亡。胡應桂。陸一奇。二人朋誘宦家子賭博。取其家財。忽胡瞎一眼。陸跛一足。殘廢貧困終其身。強懷仁。貪橫至富。子不肖。好賭博嫖蕩。無日無口舌訟獄事。不十年而家罄。潦倒困苦。子孫不振。以上。皆橫取人財。隨事示報。以當其直之案。而最甚者。則邢璹之身家死喪是也。世有不明之事。天無不報之條。人能巧於機謀。天更巧於報應。吁。可畏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邢璹』,他是唐朝人,在唐玄宗的時候,他官拜鴻臚少卿,鴻臚寺就是現在講的外交部。他在開元二十五年,擔任駐新羅的大使,就出使新羅。
再看『新羅』是古代朝鮮的民族,當時在朝鮮的時候,在朝鮮的三國時代分成,韓國,就現在的韓國分成三個國家。在朝鮮半島南部就是新羅,另外還有一個百濟,還有北方的高句麗,互相攻擊。新羅因為受到高句麗跟百濟的進攻,所以它就請唐軍救援。所以從這個地方,我們就看出中國跟朝鮮是有很大的歷史的因果。你看在唐朝的時候,那是在一千三百多年前,那時候就戰爭連年。那時候唐朝派軍隊去,出兵到朝鮮半島的時候,先後滅掉百濟跟高句麗,並設安東都護府。不久新羅起兵,就收復了高句麗跟百濟。
再來『炭山』,「炭山」就是今天河北省獨石口北,這個是遼帝跟皇后避暑的勝地。
『緡』,古代通常以一千文為一緡。
再來,邢璹的兒子『縡』,邢縡,這個邢縡與王鉷謀反。王鉷的弟弟跟邢縡感情很好,就邢璹的兒子。邢縡跟龍武萬騎就謀殺了龍武將軍,想要發兵作亂,在叛亂前兩天被人家告發。當時唐玄宗就臨朝,把告發狀面交王鉷,叫王鉷去逮捕邢璹的兒子邢縡。王鉷就命賈季鄰等捕邢縡。後來邢縡他且戰且逃,最後在皇宮的南邊,被高力士率領飛龍禁軍四百多人,擊斬邢縡,就被殺了。
再來『王鉷』,他本身是在唐玄宗的時候,他是兼戶口色役使,專門管國家財政的。他巧立名目,大肆收刮,每年將百萬的錢財藏在內庫,供唐玄宗揮霍,所以深為唐玄宗寵信,自己本身兼了二十幾個官差的職務,大權在握,不可一世。但是後來是因為他的弟弟跟他本人被懷疑涉及邢縡的叛變,所以皇帝賜他死亡,賜死。後來他自殺,王鉷自殺。
再來,『孑遺』,『韋公幹』在《太平廣記》裡面,有記載這麼一位貪官,他是在瓊山郡擔任郡守。那他本人雖然當太守,但是他非常地貪財,而且嚴酷、殘酷,常常掠奪良家百姓的壯丁當他的奴隸。他對待這些壯丁、這些奴婢,就像趕這些豬狗一樣。光他的家有女奴就四百多人,所以他家就像菜市場一樣。那麼有一次韋公幹就發現附近的山上長了很多的烏木,這是一種奇木,他就派他家的家奴跟木工去砍伐,沿海的砍伐。所以後來他有很多工人沒有辦法完成任務,最後說用斧頭自盡了。等到砍伐完畢以後,他就僱了兩艘船,一艘船就裝了這些烏木,另一艘船就裝了一些呿陀器雜,雜器的這些金,想要拿去賣,而且還派一些比較健壯的這些僕人來押送。最後要快抵達廣州的時候,在海上兩艘船全部翻覆,全部都到大海裡面去了。這「韋公幹」。
再來『瓊州牧』,「瓊州」就是海南省瓊山市。「州牧」就是官名,等於一州之長。
『受代』就是官吏任滿,由新官代替。
『呂師造』,他是在《太平廣記》裡面,他是池州刺史,也是「頗聚斂」,就是貪贓枉法,累積了很多財富。他嫁女兒的時候,嫁女兒到揚都的時候,他很多嫁妝陪嫁,派家人護送。結果船舶停在岸上的時候,忽然有看到一個道士,好像狂人一樣來去奔走。那個道士跳到哪兒,那個地方就著火,跳到哪兒,那個地方著火。最後火熄滅掉之後,那個道士也不見了,船上所載的財物全部被燒光。這就是「呂師造」。
『池州』就今天的安徽省池州市。
『侵漁』就是侵奪他人財物,就像漁人在捕魚一樣。
『丁謂』是宋仁宗時候的宰相,他因為勾結內侍雷允恭營私,被貶到崖州,他家的財產都被抄家了。丁謂本身在位的時候,他所積累的四方的賄賂、餽贈的物品,沒辦法,數不勝數,沒辦法算。他機警幹練,聰慧過人,可惜貪賄營私,罔上欺下,最後被貶到崖州去,不久就死掉了。
『朱崖』在今天的海南省海口市。
『西川漕司』,「西川」在今天的四川。「漕司」就是以前管海運的這些,還有運送錢糧的這些官員。
『劉盱之亂』,劉盱當時就是在甘肅,在東漢光武帝時候隴西的太守。在《後漢書》裡面有記載這段歷史,就是當時在東漢光武帝那時候,邊境有一個少數民族叫羌族,就「參狼羌」,這是少數民族羌族的一支,常常侵犯到東漢的邊境。當時隴西的太守就是劉盱派五千個人去增援,跟羌人作戰,最後斬獲他的首領,這個部落的首領,還有羌族的軍隊大概有一千多人。這個是「劉盱之亂」的意思。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邢璹奉命出使新羅,就今天的韓國,回程的時候暫住在炭山,今天的遼寧省張北縣,看到有一百多位商人運載了幾艘船的貨物,大約價值數十萬貫。邢璹就襲擊他們,將他們全部殺掉,而且奪取他們的財貨。到了他的兒子邢縡,因為跟王鉷共同謀反背叛朝廷被處死,邢璹跟他的妻子一家數口沒有一個存活的。韋公幹在當瓊州州牧的時候,經常橫取許多民財,等到任滿回家途中,所乘的船隻在水上翻覆,財貨全部失掉,只有身體幸免一死。呂師造在當池州刺史的時候,侵奪百姓的財產,滿載而歸,忽然間大火燃燒焚毀他的財貨,只剩下船隻和人沒有受到傷害。
宋朝的丁謂,當官被貶到珠崖,今天海南瓊山縣東南,財貨被盜賊所劫,全部都失掉,過了不久就死了。馬襄的個性貪婪,在當西川漕司時,正遇到隴西太守劉盱平定羌人戰亂時,馬襄將府庫中的金子沉到水井中,等到叛亂被平定之後,再到井中取金,已經找不到了,所有的金子全部都沒有了。胡應桂和陸一奇兩人互相引誘官家的兒子去賭博,從中騙取他們家中的錢財,忽然胡應桂瞎了一個眼睛,陸一奇跛了一隻腿,兩人變成殘廢,一生貧困。強懷仁貪婪強橫而致富,兒子不肖,喜好賭博嫖妓遊蕩,沒有一天沒有口舌爭吵及訴訟牢獄等事纏身,不到十年家產就耗盡了,變得窮極潦倒而生活困苦,子孫都沒落了。
以上都是『橫取人財』,隨著事情而顯示報應,以適當的得到相當報應的案例,其中最嚴重的就是邢璹的一家大小都死喪的案例。要知道世間可能有不易明白的事理,但上天絕對沒有不報應的條律。世人能巧妙的應用機謀,但上天卻更巧妙的給予報應。唉,真是可怕。
以上這一百一十九句的經文,「又,諸橫取人財者,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漸至死喪。若不死喪,則有水火盜賊、遺亡器物、疾病口舌諸事,以當妄取之直。」我們來看淨空老法師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這一段都是講偷盜的果報以及殺生的果報。殺跟盜是世出世間德行最大的障礙,一般人很容易犯,所以太上老君很慈悲,詳細的開導以後,到最後特別提醒我們,偷盜是負債,負債一定要還,不能說負債就不還,沒這個道理。這個我們要知道,欠命的要還命,欠錢要還錢。所以對這兩樁事情,無論是世出世法,修行人以及讀書人,明理的人,決定不願意做。所以我們讀聖賢書,明白這個道理,真正是能夠通達因果的事實真相。所以這是修行的重大障礙,《註解》裡面這個文雖然不長,但是非常重要。
第二點,這一節裡面特別著重在「橫取」,「橫」就是什麼?蠻橫霸道,以種種不正當的手段逼迫人家,使被害人不敢不將財產奉獻給你,但是絕對不是心甘情願的,是被逼的,是不得已的,所以這叫「橫取人財」。當然這種人都擁有權力、有勢力、有威德、有勢力,他取得錢財容易,但是果報也是夠他受的。具體的事實,在現在的社會到處可以看到。所以我們也要自己留意自己,當你有權勢的時候,你是不是仗著自己的權勢欺壓別人呢?這是我們要注意的。而且這種事情,要瞭解這個事情的嚴重性,你做的時候可能是疏忽了,但是造罪的時候很容易,但是受害的時候,受害人心不甘,縱然這一生他不能報復,等待來生因緣相遇時,果報還自受,這是千古的名言。
那麼我這次到天津去演講,就有一位師姐就跟我講這個情形,她的公公婆婆以及她的先生也都是擔任公職人員。那麼她們現在的家庭,她本身是有學佛,但是她的公公婆婆以及她先生這邊、丈夫這邊,就沒有學聖賢教育。所以當然在執法的過程裡面,有做一些,坦白說,做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所以她自己已經感覺到這個果報已經現前了,她的兒子的叛逆,還有家庭的不和,疾病纏身,種種這些果報。就是老和尚這邊講的,這種事情的嚴重性,「橫取人財者」,果報是這樣的嚴重。
第三點,所以我們要記住,這個不是迷信,不是說前人的,古代的人勸人為善啦,不是事實啦。老和尚說,佛家講因果通三世,想一想我們在這一生當中,我們接受佛菩薩的教誨,我們可能是心善、念善、行善,照理說我們做什麼事情,也應該是沒有障礙才對,應該一帆風順,可是為什麼我們現在還有障緣呢?還是這麼多呢?這什麼道理呢?
老和尚說,不要說我們自己了,就說釋迦牟尼佛好了,他已經證得究竟圓滿菩提的果報,他在教化眾生,他做到無私無我了,他做到純善之心了、純善之行了,但是在佛陀那個時代,還是很多人嫉妒障礙找麻煩。有人批評他、有人毀謗他,有人去障礙他,這是什麼原因?老和尚說,我們明白了,世尊在未成佛之前,在凡夫地修行的時候,他也是得罪不少人。成佛之後,冤親債主還是會找上門來。釋迦牟尼佛在物質生活上,經典記載三個月的馬麥之報,圓滿福德的人居然沒有糧食,吃那個馬麥的東西,而且還是遇到饑荒的時候。所以佛家講,「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我們現在所受的果報都是過去生所造的業因。
這個馬麥之報就是,當時佛在世的時候,當時毗羅然國的國王阿耆達王,他說,他要供養佛陀以及五百個比丘。可是當佛陀要出發去接受他供養的時候,到城門外的時候,阿耆達王卻被天魔障礙,天魔用「寶飾」、「女樂」、「衣食」、「榮利」、「色慾」,五件事情來迷惑他。阿耆達王就跟官員交代,三個月之內不問尊卑,不得跟我報告任何大小事情。他要好好享受,結果他發心供養佛陀的事情就忘了。佛陀就在城門的北邊樹林安單,他就告訴這些比丘說了,他說,這個地方非常窮困,人民都不信佛,所以托缽乞食不容易,大家如果不想在這邊安住,你們可以選擇離開。佛陀也是很自由,當時舍利弗就離開了,其他都留下來,四百九十九位的比丘都留下來。
當時出去托缽都托不到糧食,有一個好心的畜養馬的牧人,他有剩下五百口馬要吃的馬麥,他本身有學佛,他就說要把這些馬麥來供養佛陀,當時佛陀他們就接受這個供養。阿難尊者就拿這些佛吃的馬麥到附近的村落,請這些女子來烹煮。首先就請一位女子來幫佛陀煮這些馬麥做成飯,這個女子說,我家事情多,我沒有空為佛做飯。旁邊有個女子主動跳出來說,我來幫佛陀煮,我也願意幫其他行善持戒的比丘來做飯。當時阿難把飯做好以後拿回來了,他想到佛陀這麼尊貴,平常並不缺乏這些菜餚膳食,今天卻要吃這個馬麥粗食,他不禁悲從中來,他心頭很難過。佛陀知道阿難感受,他就叫阿難嚐一嚐這個馬麥。阿難嚐了之後,诶,這個滋味不錯。原來馬麥在煮的時候,佛陀的護法龍天,天神已經加入美味了。那佛陀就說了,剛才那位女子如果她願意做飯的話,她是轉輪王的第一夫人。後來那個不請自來的、不請自做的那個女子,她也會獲得無量的福報。
那麼當時目犍連尊者也是要用神通力,到忉利天去拿天食供養僧眾跟供養佛陀。可是當時佛陀就說,「諸比丘惡行報熟不可移轉」。佛陀知道因緣果報現前。當時為什麼舍利弗離開呢?佛陀在三個月的馬麥之報過完以後,弟子就很疑惑的問佛陀說,佛陀,你是如此的尊貴,你是佛,為什麼還有這個馬麥之報呢?佛陀就講了,在無量劫以前,那時候有一尊佛叫毗婆尸佛,那也有說叫維衛佛。當時這一尊佛成道以後,國王就供養他。
當時在那一世的時候,釋迦牟尼佛他還是外道,是一個「梵志」,他也帶了五百個弟子在修行、在乞食。當時佛陀就看到毗婆尸佛接受供養的時候,當時佛陀就心生嫉妒,說這個沙門這麼大排場,他配吃馬的飼料就不錯了,就是馬麥。當時佛陀就是因為說了這一句口業的話,造成他今天三個月的馬麥之報。那麼當時佛陀在犯錯的時候,當時他那個五百個弟子裡面有一位首座,首座的上首弟子就是舍利弗,當時他覺得不可以毀謗毗婆尸佛,他不贊同。就是這一世的三個月的馬麥之報離開的那個舍利弗,舍利弗沒有這個共業,所以他不受這個果報。他後來離開的時候,三個月佛陀吃馬麥,舍利弗是吃天廚妙供,人家供養得非常好給他吃。
所以第四點,老法師說,我們這一生所造的因好,我們也沒有冤枉一個人、也沒有瞋恨一個人,完全是善心善意處事待人接物,這是我們今生修的因,果報是在來世、果報是在後世,也可能是在第三世或是後世。可是如果我們這一世修得這麼好,但是這一生的遭遇還是有一些不幸,那這個帳就了掉了,那個不善的因果一筆一筆的勾銷,前途是光明的。這個理很深,要參透我們才肯行善,知道行善對自己有大利,決定不做惡,這一生行善,雖然受盡艱難困苦,但是我們行善的念頭決定不會改變。這是佛家所說的不昧因果,不是沒有因果,是不昧因果,我們受報的時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怨天、不尤人。我對他真誠、對他好,他為什麼這樣惡意相向?過去生中的怨結,我們要承受,歡喜接受,仍舊以真誠至善相對待,這個結就化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決定不可以說別人不善對我,我也不善對他,那就錯了。所以太上老君在這個地方,舉出這個例子,這個例子意思非常地深,果報很可怕,你仗勢欺人,有時候你是不知不覺。
所以第五點,這個地方講說「妻子家口以當之」,為什麼「妻子家口」要受這個連累呢?牽連呢?因為你所取得的財,你的家親眷屬也都受用,不是你一個人享受。這是第五點。
第六點,非義之財,我們不可以用。老和尚說,出家了,自己不做營生謀利的事情,一切都是四眾供養,但是供養的時候你要冷靜觀察,他這個財是不是淨財?還是不淨財?不是淨財不可以收,避免將來要受累。所以老和尚說,以前韓館長在的時候都會問,人家如果供養比較大筆的,都會問說,你的錢從哪裡來的?老和尚說,不是見錢就眼開,那還得了,那開的是三惡道的門。一定要知道他錢從哪裡來,我們才考慮,可不可以接受他供養,以免受連累,後患無窮。
第七個,「漸至死喪」就是現在講的家破人亡。
第八,如果沒有「水火盜賊、遺亡器物」,這個是常有的,如果你沒有「水火盜賊」,也會「遺亡器物」。老和尚就說,有些富貴人家他在一個風景很好的地方,有產業,蓋了別墅,可是到死的時候,他一天都沒去住過,這叫做「遺亡器物」。就是他財產被人家奪走,或是強盜啦、小偷啦,把他偷走,這也是叫「遺亡器物」。
第九,「疾病口舌」,「口舌」,就受到別人的批評,遭受別人的毀謗、汙辱,他說,這個事情太多了。「以當妄取之直」,你為什麼會有這些障難?因為你過去生中,以你的威勢強迫取得別人的財產,你遭受這些果報。
第十,這個文不長,給我們顯示的是果報的廣泛、果報的複雜。我們回頭想一想,這一生當中我們的生活遭遇、工作遭遇,處事待人接物遭遇,去想一想種種不如意,都是過去生中造的罪業,這一生當中應該接受果報。決定不可以說,一切造作沒有果報,這是邪知邪見。只有真正明瞭業因果報的道理與事實真相,那個人才真正的會回心轉意,不再起一個惡念。為什麼?因為起一個惡念,就替自己找麻煩。惡念尚且不可以起,哪還會有惡念呢?哪裡會有惡行呢?這樣你在菩提道上才會一帆風順。
所以十一,老和尚說,各位要知道從開悟的這一天起,生生世世不做惡。成佛之後還遇到這些果報,是沒有學佛以前幹的,沒有懂得這些道理以前幹的,成佛之後還要受。成佛尚且不能避免,行菩薩道的時候,那還用得著說嗎?所以菩薩應化在世間,雖然他四相、四見都破了,他過去生中的業因果報依然現前。這個現前就是百丈大師所說的不昧因果,但是他在受果報的時候,他知道,他清楚,他知道什麼果報,他知道過去生中什麼樣的業因,現在就起什麼現行。但是我們凡夫不知道事實真相,就怨天尤人,怨天是罪上又造罪,這個罪業就重。老和尚這幾段講得非常地好。
第十二,老和尚說,如果人不覺悟,說實在話,一世不如一世。為什麼?他累積的是罪業,不是功德。只有真正覺悟的人,才能真正做到積德累功,不再造罪業,什麼樣的災難,什麼樣的屈辱,甘心情願的忍受,這就是接受果報。我過去生造的不善,我今天接受果報。要不是真正覺悟的人,他不肯,他心不平,不平就冤冤相報、沒完沒了。而冤冤相報太可怕了,這是一世比一世嚴重,它不會減輕,它只會加重,所以非常非常地恐怖,最後必定墮地獄。冤冤相報,兩個人都墮地獄。
我們非常幸運的讀到佛書,我們也讀到《感應篇彙編》,明白這些道理跟事實真相,從此以後,一定要把這個事情戒除、斷絕。以上是老和尚對一百一十九句的開示,我覺得開示得非常地好。
再來我們研討下面一句,一百二十句,
【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
這一句,『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的白話解說是,又有冤枉殺人的,是如同換成刀兵相殺一樣。
我們看第一段經文:
【上言橫取。而以枉殺繼言者。以枉殺之事。恆由愛財惜財而起也。與孟子然則非自殺之也。一間耳。語意相同。最為直捷痛快。枉殺之事。略言其故。有七。一曰斷獄。受贓冤誣。任性慘酷。二曰行師。屠擄掠財。假級冒功。三曰用藥。圖財遺悞。昧理攻伐。四曰破孕。惜費溺女。縱慾打胎。五曰衙蠹。詐財陷害。蒙上橫虐。六曰風水。(遷)墳害人。絕地致禍。七曰庸師。悞人終身。害人子弟。殺人雖異。枉折則同。此等罪過。律所不赦。不有人禍。必有天刑。雖曰殺人。適足自殺耳。】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然則非自殺之也,一間耳』,這是《孟子》盡心篇下,「孟子曰:『吾今而後知殺人親之重也:殺人之父,人亦殺其父;殺人之兄,人亦殺其兄。然則非自殺之也,一間耳。』」這個「然則非自殺之也,一間耳」在趙岐注裡面講,「一間者」就是「我往彼來」,一報還一報。「間一人耳」就是你殺人家的父親,你的父親也被人家殺,那不就等於你自己殺自己的父親嗎?所以「與自殺其親何異哉?」這個意思。
『行師』就是出兵。
『假級』,假稱理由取別人的首級,就砍頭。
『衙蠹』,對衙門中貪贓官員吏役的輕蔑的稱呼。
『庸師』就是愚拙的老師。
『絕地』就堪輿家所謂的禁忌之地,如果用來做墓地或是房屋的基地,那麼將招致禍殃。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前面所說的『橫取』和這裡接著說『枉殺』的用意,因為冤枉殺人這件事情,常是由貪愛財貨,吝嗇、吝惜錢財而起,引起的。這和《孟子》所說的雖然不是出自本意殺害他,但其殺人的結果是一樣的。所說的語氣一樣,最為直捷了當。
「枉殺」這一件事情大略來說,其原故約有下列七種。第一種是訟決,判決訟案,法官接受賄賂,造成誣陷的冤獄,這種任性的作為是很悲慘而殘酷的。第二種是帶兵打仗,藉由作戰的機會屠殺擄人,強奪百姓財貨,假稱理由殺人首級來冒領戰功。第三種是醫生用藥,為了圖謀財物,不懂醫理,任用假藥或開錯藥方以致醫死病人,還昧著天理不承認錯誤,並攻擊他人。第四是破壞身孕,為了節省費用不養女嬰,而將她溺死,放縱淫慾,身懷珠胎,而將胎兒打掉、打墮,就是墮胎。第五是衙門惡吏利用職權詐騙財貨,陷害善良百姓,欺蒙主上、欺蒙主管,對待百姓則橫取虐待。第六是風水害人,收買風水專家,遷移破壞他人祖先風水,以陷害他人,使他人置於絕地而遭致禍害。第七是庸師誤人,不學無術,導致誤人一生,傷害他人的子弟。以上這些殺人的方法雖然不同,但冤枉折殺他人的情況是相同的。這種罪過是天律所不能赦免的,這種人不是會遭致人禍,必定會遭到上天的刑罰。雖然說是殺人,最後其實是自殺啊。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朝某禪師。少時酒醉。與人爭財奮擊。其人立斃。懼罪遠遁。出家苦修。遂得徹悟。為大禪師。開堂說法。學人數百。年七十餘。忽一日沐浴陞座。謂大眾曰。汝等勿動勿言。看老僧了四十年前一重公案。坐至午。一營弁突至。扳弓欲射。師合掌曰。老僧奉待已久。弁驚曰。某與和尚不識。一見即欲相戕。己亦不悟其故。師曰。欠債還錢。公平交易。但請下手。不必遲疑。顧眾曰。我死後。延此居士。飯訖送歸。半語瞋咎。逆天悖道。非吾子弟也。弁益疑。堅叩其說。師曰。公兩世人。故忘之。吾一世人。故不忘。因述前事告之。弁素不識字。忽大吟曰。怨怨相報何時了。劫劫相纏豈偶然。不若與師俱解釋。如今立地往西天。言訖。手持弓矢。屹然立化。師下座。為薙髮安名。更衣入龕。亦跏趺別眾而化。夫殺人於四十年之前。償命於四十年之後。索償雖遲。還債則一。幸兩人俱是大手段人。故能怨家路上。劈面相逢。而惡對頭。反成好因緣耳。其人之死逼借主。修行證道。禪師之待催債主。解結生天。千古難遘之勝緣奇事也。苟非真得道。或此營弁無手段。必不肯放債不取也。然則殺人之無異於自殺也明矣。上所陳列七等枉殺之故。人其隨事戒之。切不可亂借很債也。】
這一段經文的故事非常精彩,等一下我們再逐一探討。我們先來看字句解說:
『遠遁』就是逃往遠處,躲起來。
『營弁』就是中下級的武官。
『叩』,就探問、詢問。
『屹然』,直立不動的樣子,就立化。
『薙髮』就是出家人剃髮為僧。
『跏趺』是佛教中修禪坐的坐法,有雙腿雙盤,有單盤的,這個叫做結跏,跏趺而坐。
『千古難遘』,就千古難逢,「遘」就是遭遇。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有一位禪師,年少的時候喝醉酒,和人爭奪財物時,不慎奮力重擊他人,造成那人立即死亡。他非常害怕,就逃到很遠的地方躲藏,並剃髮出家修行,後來徹悟大道成為大禪師,開設佛堂講經弘法,跟他學法的弟子有數百人。當他到了七十多歲的時候,忽然有一天沐浴以後升座,對著眾人說,你們不要動,也不要說話,今天且看看老僧了結四十年前的一樁公案。大家坐到中午的時刻,有一位武官突然來到,搭起弓箭就要射殺大禪師。大禪師合掌向他說了,老僧等你已經很久啦。武官很驚奇的說,我和和尚素不相識,一看到你就想殺你,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大禪師說了,欠債還錢,這本來就是公平的交易,但請你快一點下手,不必再遲疑了。大禪師回顧大眾說了,我死後,你們要延請這位居士吃飯,吃過飯後送他回家,不得有半句的瞋恨或歸咎的話,如果有此情形就是悖逆天道,不是我的弟子。
武官更是懷疑,堅持叩問大禪師所說的話。大禪師說了,你是第二世的人,你是第二世為人,所以忘記前世的事情。我是同一世的人,所以沒有忘記。因而敘述以前所發生的事情來告訴他。這位武官本來就不認識字,忽然大聲吟唱說了,『怨怨相報何時了,劫劫相纏豈偶然。不若與師俱解釋,如今立地往西天』。這個白話的意思是說,冤冤相報何時才能了結呢?歷劫以來相互間的糾纏並不是偶然發生的。不如和大禪師互相將冤怨消解釋懷,如今我就要立化往生西方了。說完,手中拿著弓箭,站著不動,就馬上往生了。大禪師也離開講座下來,替他剃度並取法名,替他更換衣服後並且入塔,自己也盤坐,道別眾人而坐化了。
要知道殺人在四十年之前,償命在四十年之後,『索償』生命雖然遲了一些,還債的事實是不變的。幸好兩人都是具有大根基的人,所以能在冤家路上,正面相遇的時候,本來是要惡報相向,反成了大好的因緣。這位武官以死來逼迫欠他命債的人,卻能因此而修行證道。而且大禪師對待催促他的債主能夠圓滿的了結這一段因果而生天,實在是千古難逢的勝緣奇事啊。如果不是真的證得真理大道,或者是這位武官沒有根基,必然不肯放棄命債,不取大禪師的命。然而殺人和自殺,沒有兩樣的道理,也就很明白了。
上述所陳列的七種枉殺的原因,世人可以隨著自己所遭遇到的事情而警戒自己,切不可因此而『亂借』這些非常嚴厲,「切不可亂借很債」的意思就是說,切不可以借這一種,「亂借」這一種果報非常重的,「很債」就是果報很重的,很狠的、很狠的這種債務就不能借。切不可因此而「亂借」很重的這種債務,他人這個債務,這個意思。
這一段我在日本第二屆傳統文化講座的時候,我曾經講過這個公案,我本人很喜歡這個公案。這個公案我們就來好好探討,我歸納出這個公案的四個重點,都很值得我們啟發。
我歸納第一個重點,這位禪師還命債,表法什麼?表法不昧因果,因果不空,跟安世高大師還命債一樣。所以換句話說,這位禪師的境界也不低,他應該六通己經現前了,為什麼?因為他有宿命通。我們知道誰有辦法六通現前呢?最起碼要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所以經典上跟我們講,「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諸餘罪中,殺罪最重;諸功德中,不殺第一」。所以殺人者要還命債。「若勤修善時,罪惡心不起;於福不勤者,心便造諸惡」,就是說你在勤修善法的時候,你的罪惡心是不會起來的。可是你在修福的時候,你不精勤、不精進、不勤奮的話,那心就會造惡。在《優婆塞戒經》卷二裡面提到,「菩薩摩訶薩先自除惡,後教人除,若不自除,能教他除,無有是處!」菩薩自己把自己的惡斷掉,你才可以教別人斷惡,你自己都不斷惡,你怎麼教人家斷惡呢?
所以這個地方,這位禪師示現因果不空,不昧因果。那我們就來探討,不昧因果與不落因果。這個公案大家都知道,百丈禪師在說法的時候,每一次講課結束的時候,都有一個老人最後走。那個老人是已經五百世的野狐狸所變化的。他就要請教百丈禪師,修行人落不落因果?百丈禪師當時沒有答覆他,明天升座再跟大眾講。然後第二天升座的時候講,修行人不昧因果,不是不落因果。那個老人知道,哎呀,一字之差,我落五百世野狐身。我當時在五百世前,我在當修行人的時候,人家問我說,修行人有沒有因果?我說,不落因果。所以不昧因果跟不落因果其意思不同,不落因果是說沒有因果,過去所造的惡不受惡報。不昧就是說,明瞭我所受的果報,我清楚自己知道這個果報是過去生什麼業因感得的。
《高僧傳》裡面說到安世高大師曾經兩次到中國來,這個我們在講座裡面講過很多次了,他先到廣州還命債,第一次來,先還命債。然後他再回到安息國,又出生為太子,再出家,就是第二世的安世高大師,再到亭湖去度他同學,他前世托缽起瞋恨心,到這一世墮落蟒蛇神的這位同學,度他。然後再到廣州,請這位廣州在第一世殺死他那個老人,現在還在,陪他到會稽縣,就現在的江蘇跟浙江那一帶,再還另外一個命債。安世高大師在表法不昧因果,他前世誤殺了眾生,這一世也是被人家誤殺,這個因果就了結了,他為我們示現。只是說這個禪師比安世高大師幸運,他是坐化的,他在等這個冤親債主現前,這個冤親債主立化,他坐化,兩個同時解脫,同生極樂國。
所以他那個示現,他們有這樣的神通道力,安世高大師也好,這位禪師,宋朝禪師也好,都已經具足神通了,他知道冤親債主要現前了。所以他才會說,讓老僧升座的時候,沐浴升座的時候,跟弟子講說,讓老僧了四十年前一重公案。就是他已經有神通嘛,知道了,冤親債主要來了。來了也避不了,因為他不了也不行,因為你這一生縱使你逃掉免了,來生還是避不了,生生世世都欠著,總要還清,所謂欠命的還命,欠錢的還錢。從祖師大德這樣種種示現,我們要覺悟,人跟人之間,你想佔到別人的便宜,沒有這個道理。為什麼?你這一生佔便宜,來生還要還人家。真正看清楚了,沒有佔便宜,也沒有吃虧。
老和尚說,從三世一看,沒有誰吃得了虧,也沒有誰佔得了便宜。今生你的錢財被人家騙走了,不要難過。你現在沒有神通,昧因果,不曉得這個前因後果,它有兩種可能,老和尚說,這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過去生騙他,他今世騙我,這個帳歡歡喜喜地了結了,結了。一種是我過去生沒有騙他,但是他今生來騙我,這也沒有關係,來生他還是要還給我,這有什麼好憂愁的呢?你生活在這個世間,要快快樂樂、歡歡喜喜,沒有吃虧,也沒有上當,也佔不到任何便宜。所謂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因果通三世,要明白這個道理。就有關第一點,這個宋朝禪師示現因果不空,不昧因果,我用這樣的開示來做一個補充說明。重點說,你這一世不了,來生還是要了,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今生今世,逃得了今生今世,逃不了生生世世,因果就這麼麻煩。所以這個禪師算是有大智慧,他就在這一世就了掉,他要往生西方。這是我歸納的第一點重點,就是因果不空,不昧因果。
第二點,開悟聖僧六通現前,破了我法二執,沒有四相,他破身見,而且還預知因果,這是我領悟到這個故事裡面它這個道理。所以修行要怎麼樣?修行,你到往生西方,你到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你就可以具足六通現前。你破了我法二執,你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你身見破了,你自然而然,你到實報莊嚴土的時候,你的六通就現前。所以徹悟禪師,清朝的徹悟禪師,就是際醒徹悟禪師說了,「善談心性者,必不棄離於因果。而深信因果者,終必大明乎心性」。
這一段的意思是說,你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了,你還是不昧因果。「必不棄離於因果」,就是像安世高大師,跟宋朝這位禪師一樣,他並不是說他成佛了,他因果就可以免掉。佛陀都有三個月的馬麥之報,還有金槍之報。佛陀都還有這個果報示現給你看,那何況是我們呢?所以「必不棄離於因果」。你如果從現在開始斷惡修善,深信因果,你這樣日積月累,斷惡修善,積功累德,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你最後「終必大明乎心性」,你最後還是會開大智慧,你就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了。這個就是第二點,為什麼這位開悟聖僧他六通現前?是因為他破了我法二執,他沒有四相,破身見了,就預知因果。
第三,這位士兵為什麼可以立化?而且不討債,而且還會說往生的偈語,就是「怨怨相報何時了,劫劫相纏豈偶然。不若與師俱解釋,如今立地往西天」。诶,奇怪,他不認識字,怎麼會寫這個偈語呢?七字一句。開悟的聖僧或是大德可以說,說走就走,智慧現前,自在無礙,他就能夠說法無礙,就可以說法,就樂說無礙。這個我們就舉一個例子,老和尚講過的修無禪師。修無師是一個真實有智慧的人,這個具有真實智慧的人跟世智辯聰是不一樣的,真智慧跟性德是相應的,其成就就像師子幢一樣,令見聞者自然生起景仰之心。
譬如倓虛老法師在《念佛論》裡面講到的,哈爾濱極樂寺的修無師念佛往生。倓虛老法師是哈爾濱極樂寺的住持,那是倓虛老法師蓋的。極樂寺建立以後,他就開堂傳戒,請他的老師諦閑老和尚來當得戒大和尚。開一個戒會要很多人來幫忙,所以當時修無師是外地來的,他發心要護持戒會。當時的當家師是定西法師,定西法師就問修無師說了,你要做什麼?修無師說,我願意在傳戒期間照顧病患。因為傳戒的時候,會有很多人感冒啦、傷風啦,身體不舒服,必須要有人照顧,要做這個護法的工作。那修無師不認識字,未出家前他是做泥水匠的,他發心出家,但是也不懂經教,他就老實念佛,待人謙虛恭敬。他辛苦的工作都很歡喜,很樂意去做,沒有推卸,願意幹苦活,就是願意做苦工,那麼定西老法師就把這工作派給他。
過了幾天,修無師就跟諦閑老和尚、跟定西法師告假了。諦閑老和尚是很有修養的,你願意來,就願意來,你願意走就走,不以為怪。可是定西法師就有點沉不住氣了,他就責備他說了,你這個人未免太沒有恆心吧,傳戒才兩個月,你要幫忙就幫忙到底,來了沒幾天就要走了。修無師說,我不是到別的地方去,我要去極樂世界。這兩位法師一聽,你要往生?修無師說,是的,並且請老和尚給我準備一、兩百斤的柴火,以便火化之用。老和尚一聽,哇,這是大事,戒會中有人往生,這是很殊勝的。定西法師說,大概多久?他說,大概十天。他先預告這個,這可長可短,這很厲害,要往生這個智慧開出來的時候,可長可短。
第二天修無師又來了,報告老法師,我今天就走,能否請幾位法師跟我助念一下,送我一程。當然啦,戒期中說有人要往生,又不生病,活著往生,當然大家都要助念,哪個不歡喜?那大家就去助念,就有人跟他講了,跟修無師說,修無師,從前聽說往生的人,臨走之前都要作幾首偈子、作幾首詩,留給後人做紀念,你今天要往生了,也不能例外。修無師說,哎呀,我是個苦惱的人,我不認識字,也不會作詩作偈。最後他沒有辦法就說,哎呀,我還有一句老實話跟你們講啦,好啦,我就留下這個偈語吧,「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能說不能行」,要解行並重,你看得破、放得下,要真做到才是真智慧,所以「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
大家助念不到一刻鐘,他就告訴大家,佛來接引我了。瑞相希有,火化的時候有舍利子,諦閑老法師非常讚歎他。這個就是這位「一營弁」至,這位武官他也會說偈語,這是他的自性流露出來的。他立化了,這一定是往生西方。往生西方,他自性流露,法語就流露出來,自然就能夠吟詩作偈沒有問題,因為自性本具,本自具足,自性本自清淨。
再來第四點,這位禪師為士兵剃度後,他也立即坐化。這大家我們就很有興趣了,什麼樣的修行清淨的人可以立化、可以坐化呢?我們知道鍋漏匠是立化,那這位宋朝禪師是坐化,這武官他是立化。怎麼說立化就立化,說坐化就坐化呢?诶,我們來瞭解一下,什麼條件可以立化、坐化?我跟你講,真正功夫到家,你如果真的做到理一心不亂,立化、坐化不是問題,帶業往生就不一定。明心見性的,見性成佛的,立化、坐化都沒問題。你看海賢老和尚他坐缸,海慶老和尚也是坐缸,那都算坐化。那鍋漏匠是立化的。老和尚以前講過,有個老菩薩是臺南關廟,有位老菩薩修得很好,她的媳婦兒子很孝順,修行修到念佛功夫成片,而且很高。她兒子說,要請媽媽一起吃飯。她說,你們先吃,我去沐浴。沐浴完以後,她怕兒子起了情執,她就到佛堂搭衣,海青穿好,拿了念珠就立化了。
所以這個叫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佛菩薩示現在世間,絕對不會暴露身分,身分一暴露,立刻入滅,身分暴露還不走,就是招搖撞騙,絕非諸佛菩薩應現。譬如永明延壽大師,這是我們淨土宗的第六祖,我們現在過的阿彌陀佛聖誕就是永明延壽大師的生日。我這裡還有一套他的《宗鏡錄》,我就將來準備也要好好地研討《宗鏡錄》。老和尚說,它是小部頭的《藏經》,《大藏經》。他是阿彌陀佛再來的,但是他身分一暴露,立刻入滅,這是事實。當時護持他的國王是虔誠的佛教徒,因為當時永明延壽大師是一個稅務官,他用公款去買魚蝦放生。當時這個錢俶王,就是當時那個國王就派人要,因為有人告發永明延壽大師,那當然就是挪用公款,必須要問斬。當時國王就交代,如果這位稅務官,如果他臨刑的時候,他不恐懼的時候,不害怕的時候,就刀下留人。後來永明延壽大師說,我能夠以一人的生命換取這麼多的生命得救,值得,值得。後來這個國王就是他的護法。
那麼這個國王就發心供無遮大會,就是齋僧大會,平等供養,齋僧修福。雖然是平等供養,但是首席還是以德高望重的老和尚為上座。當時要入座的時候,幾個老和尚就在那邊推來推去,彼此謙讓了,突然來了一位不認識的和尚,毫不客氣的就坐在那個首座的位子上。因為是平等法會,國王也不好講話,於是大家就這麼坐下來吃飯了。供僧完畢以後,國王就問永明延壽大師說,今天齋僧有沒有聖人來應供?永明大師說,有。他說,什麼人呢?他回答說,燃燈古佛今天來應供。國王高興得不得了,就說了,但也有人說是定光佛,定光古佛,但老和尚說燃燈古佛。國王高興得不得了,就說,哪一位?他說,就是坐在首座那位邋遢的和尚。
國王一聽趕緊派人四處去打聽,最後在山洞裡面找到這位和尚,誰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因為他的耳朵長得很大,於是就稱他叫大耳朵和尚。找到的人曉得他是燃燈古佛,所以就磕頭作揖,恭敬禮拜。但他說了一句話,「彌陀饒舌」。說完以後就坐化,坐在那邊,坐化了。「彌陀饒舌」,就不講話,走了。這就是身分暴露了,暴露就趕快坐化入滅。大家一聽,「彌陀饒舌」,那講出來不是永明延壽大師嗎?那永明延壽大師就是阿彌陀佛再來的。燃燈古佛走了以後,阿彌陀佛還在家,就趕緊返回去向國王報告,因為有人知道了嘛。國王才曉得說,永明延壽大師是阿彌陀佛的化身,歡喜得不得了,立刻要趕快趕過去要拜見永明大師。這時候正好有人要來通報國王,也是匆匆忙忙地要來報信,剛好跟國王差一點撞到,他報告國王說,永明大師圓寂了,他也坐化了。
老和尚說,我們縱觀兩、三千年來,多少佛菩薩應現在世間,一旦身分暴露了,無不是即刻入滅,這是真的。身分暴露了還不走,就是騙人。所以老和尚說他在美國聽說,這個人是什麼菩薩再來的,那個人是什麼佛再來的,說了又不走。他說,很奇怪,佛門的規矩是身分暴露一定要走,我們才相信是真的。身分暴露還不走,肯定是假的,欺騙世人。這就是老和尚說的,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露相不走,不是真人。諸佛菩薩、祖師大德如是示現,讓那些冒充的人不得其便,我們要瞭解。
這一段故事很精彩,老和尚是在《阿難問事佛吉凶經》裡面開示的。那我們從這裡就知道,這位宋朝的禪師他也是過來人,乘願再來的。這位武官也不是普通人,他也是「久修百千劫,悟在剎那間」。他一聽到這樣,瞭解三世因果沒完沒了、冤冤相報,這個冤我不要了,我要往生西方,他就做這首偈語,立化了。你看他不討債還債,明心見性了,見性成佛,到西方去作佛,就變成法身大士了。所以我們看這個公案感觸很多,這裡面具足佛門裡面講的三世因果,善惡不同時、因果通三世、善惡不能相抵,還有因果不空、因小果大,這是老和尚的補充因果的五個法則。
那最後我們來講一下老和尚對這個一百二十句,「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
第一條,老和尚說,「橫取人財者」,這是屬於盜。盜,決定是負債,負債當然要償還,佛跟我們講得很清楚,佛所說的全是事實,因果通三世,所以欠債要還錢。這一段講的是殺生,殺生的要還命,欠命一定要還命。由此可知殺跟盜其實是真正的自害,決定在這個地方佔不到便宜,得不到利益。如果我們懂這個道理,瞭解事實真相,決定不幹這種事情。
反過來,不盜得大富,不殺得長壽。你想想看,富貴、健康、長壽是人希求的,為什麼要造這個惡業呢?損自己的財命,這是愚癡到了極處。《註解》裡面註得非常好,雖然註得不多,但是確實能夠提醒我們對這個事實的重視。《註解》上說,「上言橫取」,前面一段講「橫取人財」,「而以枉殺繼言者」,又接著講冤枉殺人。『以枉殺之事,恆由愛財惜財而起也』,古今中外這些事情,我們聽得太多,看得也太多,尤其是在近代,我們在報章雜誌資訊裡面,幾乎天天見到。
第二,「與孟子『然則非自殺之也,一間耳』,語意相同,最為直捷痛快。枉殺之事」,這裡面講了七種。老和尚說,這七種都講到人,主要是佛經上講,命有身命、有慧命。像醫生害人命,庸師害人慧命。殺人,一般只知道說斷人身命,但是還有一種障礙別人的慧命、斷別人的慧命的那個罪比殺人還要重。這個道理跟事實,確實不是大聖大賢是說不出來的。所以殺人身命,在一般世俗裡面這個說法,四十九天之後他又來投胎了,他被人家冤枉殺的,如果他福祿還沒有盡的話,他又到人道來投胎了,所謂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這是講因果循環輪迴的現象。這是真的,他會來報復的。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講到這裡。若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