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感应篇故事有声书 » 积福消灾之道第21集
第21集

积福消灾之道第21集(点击播放)

知过不改。 【解释】 明明知道自己的过失,却是不肯悔改。 【分析】 文殊菩萨向佛陀请教说:‘少年的时候造孽,到老的时候才修行,这样能够成佛吗?’佛陀回答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圆悟禅师说:‘那一个人没有过失呢?有了过失能够改,就是善莫..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20:37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积福消灾之道第21集

积福消灾之道第21集

知过不改。

【解释】

明明知道自己的过失,却是不肯悔改。

【分析】

文殊菩萨向佛陀请教说:‘少年的时候造孽,到老的时候才修行,这样能够成佛吗?’佛陀回答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圆悟禅师说:‘那一个人没有过失呢?有了过失能够改,就是善莫大焉啊!’所以唯有君子能够改过迁善,那么他的道德也就日新又新;而小人则是掩蔽隐藏,甚至文饰他的过失,所以他所造的恶业,也就愈来愈显著了。因为小人犯了过失,必定会找许多的理由,来为他的过失,做合理化的解释;这就是为什么太上所以谆谆教诫的原因啊!何龙图先生说:‘人犯的过失,可分为三类,有口犯的过失,有身体犯的过失,有心上犯的过失;善于改正过失的人,只要自己能够灵敏警觉,认真的去掉执著吝啬的习气,对于道理,则一定要深入的研究探讨,穷究到底,这样自然就能达到诚意正心了。圣学、佛学、玄学,都是非常的博大精深,不容易讲得清楚;然而最根本的学习方法,而且可以贯通儒、释、道、三教的,就是改过了。

故事一:

宋朝的司马光,在他五岁的时候,有一次他想要脱去胡桃皮,弄了半天,就是脱不掉胡桃皮;后来家中的婢女看到了,就帮忙他把胡桃放在热汤里面浸泡一下;因此很容易的就把胡桃皮脱去了;刚巧他的姊姊从外面进来,就问他说:‘是你自己把胡桃皮脱去的吗?’司马光回答说:‘是啊!是我自己把胡桃皮脱去的啊!’司马光的父亲听到了,就责骂他说:‘小孩子,不可以说假话!’司马光吃了一惊,从此以后,就悔悟改过,一生当中都不敢再说假话了。

故事二:

宋朝的徐节孝积,在初次面见安定先生的时候,头稍微偏了一点,安定先生就很严厉的说道:‘头要摆正,不可以歪斜。’徐先生就立即的悔改觉悟,并且说道:‘头要摆正,不可以歪斜,那么心又怎么可以不正呢?’从此以后,徐先生的心就未曾有过一点点的歪斜。或有人问他:‘什么是处世修身的要诀?’他一定写了‘正直’两个大大的字给那个问他的人。

故事三:

宋朝的大文学家曾子固(曾巩)与王安石的交情颇佳,神宗皇帝就问曾巩说:‘你觉得安石的为人怎么样呢?’曾巩回答说:‘安石的文章行谊,并不比汉朝的扬雄差,但是因为他吝啬,所以比不上扬雄啊!’皇上说:‘安石的为人并不重视富贵钱财,你怎么说他吝啬呢?’曾巩说:‘臣所谓的吝啬,是指安石虽然勇于任事,有所作为;但是他却是吝于改正自己的过失啊!’神宗听了曾巩的话,就点头表示同意他的看法。

【再析】

唉!王安石以宰相的才干,竟然因为掩饰不肯承认自己的过失,以至于最后弄到祸延天下,为害苍生百姓,留下万世为人臭骂的恶名。况且是现在那些刚愎自用而又没有才干的人,每天都在过失之中,而且又不知道要改过啊!

见善不为。

【解释】

明明看见善事就在眼前,却是不肯勇敢的去做。

【分析】

古人说:‘取小所以就大,积一所以成亿。’所以做善事,贵在要日积月累的储积。知道是善事,就马上要去做;而且还要很认真努力的去做。老子说:‘九层高的楼台,最初也是开始从累土渐渐累高的啊!千里之远的行程,最初也是开始从脚下一步一步的走啊!’人若是能够每天改掉一个过失,则可以消除一项的罪业;若是能够日行一善,则可以增加一个福报的基础。紫虚元君说道:‘道生于安静,德生于谦退,福生于清俭,命生于和畅。祸患是从多欲中生出来的,过失是从轻慢中生出来的。所以要戒眼,眼不要去看他人的过失;要戒口,口不要谈论他人的短处;要戒心,心不要放纵贪嗔的念头;要戒身,身不要随著邪恶的伴侣;性命就好像在风中燃烧的蜡烛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熄灭啊!所以要常常想到,死了之后,神识往那里去呢?这个身体只是暂时的寄托在这个尘世间,千万别去造那罪业中的罪业啊!要知道善恶都存在于心中,而且丝毫都不会有错误的;人若是能够巧于机诈计谋,那么天就更是能够巧于报应了啊!’由此观之,人若是能在一天之中,或是听到一句善言,看见一件善行,做了一件善事,那么这一天才算没有虚度空过啊!若是有人明明知道善事就在眼前,而却不肯去做,这种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心肝肠肺,简直就是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浪费生命,而自绝于天下,实在是太愚笨了啊!

故事一:

唐朝有位名叫苏成的人,天性十分的顽劣,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善事;他每次看到书中所写的嘉言懿行,必定会说:‘这一定是假的啊!’看到别人勤奋的做善事,必定会笑他说:‘这个人一定是奸诈邪恶的小人啊!’苏成到了壮年的时候,身体就逐渐的缩小,两只手要趴在地上才能行走,他跟狗在一起吃饭睡觉,这样过了一年就死了。

故事二:

周朝末期的时候,齐桓公有一次经过郭氏的废墟,就问住在附近的老人说:‘郭氏家族是怎样衰败灭亡的啊?’老人回答说:‘因为郭氏家族喜欢善事而厌恶恶事的缘故啊!’齐桓公就说:‘喜欢善事,讨厌恶事,怎么会衰败灭亡呢?’老人说道:‘因为郭氏家族喜欢善事,而不能够去做善事;讨厌恶事,而又不能禁止自己不去做恶事,所以才会衰败灭亡啊!’

【再析】

从这个故事看来,现在的人自己迷失了神识,不能够觉悟本性;加上万缘交互的干扰,心思整天都在疲于奔命,穷于应付;一个念头来了,又一个念头去了;一日一夜之间,就有了八亿四千个念头啊!这就好像风在空中飞舞,而无处可以依止;又好像石头压草一样,一下子停止了,但是一下子又生了出来,那里有专心为善的日子啊!所以纵然是知道善事应当要去做,但是却被自己的物欲所变更;就算是整天都在讲经说法,往往却多是带著名闻利养,就像树叶外表虽然茂盛,但是树根已经开始腐烂,最后自取败亡覆灭,这样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嘉言】元朝天如维则禅师,普劝世人说道:‘古德时常说:“我看见他人死了,我的心焦急得跟火烧一样,我并不是在急别人,而是看到就快要轮到我了啊!”像这种的话,那个人不知道呢?但知道则固然是知道了,只是不肯修行;说你不肯修行,也是委屈了你;现前的诸位大德,多是下手认真做工夫来的啊!只是尚未到了千了百当的田地;这个过失在甚么地方呢?这个过失在于不够勇猛、不够精进、不够坚固、不够久长啊!只是暂时的发了肯心,不久之后又退心了。所以说:“佛法无多子,长远难得人。”学道的人都像初发心那样的认真,作佛都有余啊!所以说始终不变,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啊!如今能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始终不变呢?往往十个人当中,就有五双都是退失了道心啊!探讨他们退失道心的因缘,大概也都各有各的所累而造成的啊!那么所累的是什么呢?所累的有三种累;第一是无问他是僧俗男女,各各都是为了身口所累。其次,有眷属的人,则是为眷属所累;有家计的人,则是为家计所累;这三种的累,简直就累杀了天下的人啊!尽天下的人,都遭受这三种的累,所以才忙了一世,闹了一世,苦了一世,干弄了一世,空过了一世啊!何况又因为这三种累,起了无量的贪嗔痴烦恼,因此而造了无量的大小恶业啊!由于这种的业报,而堕落在三途八难的苦海之中,生死轮回,受了无量的苦恼,而不得解脱啊!虽然遭受了无量的苦恼,只是始终都不觉醒;而不觉醒的人,都是因为不觉悟的缘故啊!他们不觉悟的是什么呢?他们不觉悟的是身体眷属家计,都不是自己的啊!如今说道身体不是你的,你尚且未相信,山僧现在就尽情的为你从头说破吧!你最初来到母亲的腹中,投胎的时候,单单只是一个识神,何曾有个身体来的啊!这个身体乃是父母赤白精血和合,结成的一块顽肉,本来没有知觉,不知道痛,也不知道痒;不知道冷,也不知道热;不知道饥,也不知道饱;不知道苦,也不知道乐啊!因为你这一个识神,附著在这一块顽肉之中;从此以后,知道了痛痒,知道了冷热,知道了饥饱,知道了苦乐;等到出了母胎之后,就索性认著,唤作是我的身体了。刚才所说,身体并非是我所有的这个道理事实,也就决不肯相信了。因此佛祖慈悲怜悯众生的愚痴,所以又苦口婆心向你说道:“这个不是你的身体啊!这是精血结成的臭皮袋啊!不属于你管,不由你差遣安排,以至生老病死,都不是由你处分的啊!怎么会知道是这样的呢?就像你最初投胎之后,住在母亲的胎中,七日就一变,次第的生长,称作五脏六腑,百骸九窍,四肢六根,筋骨皮肉,渐渐的都成形了;乃至于出胎,都是热风所吹。业力所使的啊!而你则是不知不觉,何曾是由你所差遣安排的啊!既然出生之后,长到三四十岁,他便发白、齿摇、面黄、肌瘦、渐渐的都变来了,渐渐的都老来了,衰老之相也就都现前了啊!接著病又到了,病既然到了,死亡便接著来了。如此像这样的变化变坏,一一都是不由你啊!你本来也是不愿意如此,只是奈何管不动他啊!就论你从生到死,向这个臭皮袋上,不知道用了多少的恩爱情义,种种的保养他,种种的爱护疼惜他,种种的医治安排他,可是他却是忘恩负义,如此的惹人讨厌啊!何况还更有惹人讨厌的地方,只例如在夏天炎热的时候,有一位壮健的好汉,忽然在黄昏的时候,得了一个急症死了,死到二更半夜的时候,便会觉得尸体臭秽逼人,不能够靠近啊!于是就急急忙忙用棺材,把尸体装进去盖好入敛了,等不到钟鸣天亮,就急急忙忙的扛出去烧掉了。纵然是至亲至爱的眷属,也不容他多停留一下啊!”从这件事看来,昨天晚上,还是一个壮汉,今天早晨起来,便成了一堆骨灰了!不知道他的识神,又向何处去了;如此的急变,并由不得你啊!既然是你的身体,就应当是由你管;既然是不由你管,如何却又妄认他是你的身体呢?这样只是徒然的遭他所累,退却道心啊!你的眷属,也是一样,彼此都是拖了个臭皮袋,彼此都不自由,彼此都是管不到;一旦无常到来,彼此也都不能替代啊!当活著的时候,彼此都被一种恩情所缠绕,唤作是眷属;可是在眼光一闭之后,彼此都不认识了;如何妄认他为眷属,遭他所累,退却道心呢!你的家计,也是一样啊!在你眼开脚健健康的时候,在那里计较经营,悭吝守护著家计,并且认为百千万年都可以得到他的受用;谁知道一气不来的时候,一毫也将他不去啊!如何妄认他是你的家计,遭他所累,退却道心呢?今天你们既然听闻到这些道理,便应该要回光照破,痛自的醒悟,对于这三种的累上,不要认著、不要恋著、不要贪著,安住在定分上,安分的随缘度日;必须要拨转念头,向生死的大事上,奋发勇猛的精进;而且道心发的要坚固久远,在这件事情上面,一定要探究个明白。’

自罪引他。

【解释】

自己犯了罪,不肯承认;反而牵引他人,希望脱卸自己犯罪的责任。

【分析】

罪是自己犯下的,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就牵引嫁祸别人,这就是俗话所说的拖人下水啊!他的动机,不是希望掩饰疏漏自己的罪行,就是想要报仇嫁祸他的仇人;却不知道,自己的过失,终究是遮掩不住;而诬赖别人,也终究是诬赖不成啊!只是徒然的增加了自己的罪孽而已;纵然是侥幸逃过法律的制裁,但是仍然难免会遭到天诛啊!

故事:

赵业曾经在旁观看贾奕杀牛,贾奕死了之后,就向阴间的判官说:‘我杀牛的时候,赵业也在旁边帮我杀啊!’他这样说,是希望赵业能够分担自己的罪过。等到赵业的魂魄被鬼卒拘捕到阴间,几乎不能辨认贾奕了;不久就看见一面大镜子,直径大约有一丈多长,悬在空中;这时候,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贾奕手里拿著刀在杀牛,而赵业则是靠在门的旁边,心中有不忍之意;这时贾奕才肯服气认罪,而赵业的魂魄才能够重返阳间。

【再析】

按照佛经说:‘一切世间的众生,都是生死相续;在临命终的时候,暖触尚未舍除以前,一生所做的善恶事情,一时之间,都会浮现出来;大概临终所现的境界,也就是我们平日心地的境界啊!所以地藏菩萨的罪珠,就是我的心珠;阎王殿前的业镜,就是我的心镜啊!而且我们现在做了一件不善的事情,就会在我们的心中留下了印像,往来萦绕著磨灭不掉,所以怎么可以妄自的牵引诬赖他人呢?’

壅塞方术。

【解释】

故意阻挠医卜星相或是一技一艺等类的方术,使他们不能够用所学的方术,来养家活口济助世人。

【分析】

医卜星相以及一技一艺,都可以算是方术;功夫浅的人,可以藉著方术来养家活口;功夫高的人,则可以用来济世救人。若是故意的壅塞阻挠这类的方术,使他们不能够行使,这就是我们的心量不够广大,而国内就会有许多饥寒失业的人了!至于是邪师庸医,会伤害到教化,会误人的性命,以及烧丹炼汞这类的方术,就不可以援用这个例子,而是应当要加以禁止。一般读书人的家中,必须要严谨门户;凡是三姑六婆,都应该要戒绝往来;纵然是有所往来,也应当要重视她们的人品是否端正,这也是端正根本防微杜渐的方法。

故事:

翟乾祐在世的时候,因为他能够考召神明而颇有名声。他每每念到云安境内江河,水流危险的地方,就有十五处之多;因此他就召来滩神,想办法要弄平这些滩险,使险滩不再危险;共有十四处的滩神应他召请而来。独独有位女滩神,头上戴著高帽子,身上穿著大长袍,向翟乾祐慷慨的进言说:‘据我观察,您要平滩险的用意,不过是为了要方便往来的船只;您不知道从事船只生意的人,获利相当的丰厚;纵然是多花些小钱,对他们来讲,也不足以构成损失;而沿江居住穷苦的人家,就有三四百户之多;他们没有田地可以耕种,没有桑树可以养蚕,全都靠著用劳力拉船,渡过险滩讨生活啊!今天若是把这些险滩弄平了;对行船的人而言,固然是方便多了;可是对那些住在江边,靠著拉船过日子的穷人来说,以后他们要靠什么过活呢?太上的意思,决定不是这样的,我深恐您到时候会因此而获罪,不免为您担心,所以向您建议希望您能改变这个决定!’翟天师叹气的说道:‘您的考虑是如此的周延深远,不是我能够比得上的啊!’于是就再命令十四位滩神,各自的重新恢复滩险。

【再析】

从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知道,非独方术不可以阻挠壅塞,就是靠劳力赚钱糊口的小生意,也应当要为他们设法流通,处处都为他们留些余地,使他们的生活,不至于为饥寒所困,这样才是一位仁慈的人所用的心啊!

讪谤圣贤。

【解释】

对于古圣先贤,不能够恭敬的崇奉,竟然敢任意的毁谤。

【分析】

有两种人喜欢戏侮毁谤圣贤,一种人是因为自己的愚痴,不知道圣贤伟大的教化,对世间有深远的影响,这种人就像是躲在瓮里面从瓮口看天,却埋怨天空为什么那么的渺小。另外一种是世智辩聪的人,仗著自己的聪明辩才,煽动鼓惑他人毁谤圣贤,这种人就像是在水中捉月亮一样,徒劳无功;而圣贤是不会因为他们的煽动鼓惑别人毁谤,而受到任何的影响。这里所谓的圣贤,是指儒、释、道三教的圣贤。儒教是以‘正’来设教的,释教是以‘大’来设教的,道教是以‘尊’来设教的;我们看到儒释道三教,都是善于保护生灵,而厌恶杀害众生;同样都是仁心的表现,都是要求自己对待别人,就和对待自己一样;同样的,都是平等大公无私,戒止嗔恨,节制欲望,禁止过失,防止犯错;同样的,都是自我要求修持的功夫,都能够像雷霆一样,震醒众生的迷惑,启发众生的智慧;同样的,也都能够发挥风俗教化的功能,简单的说,天下的道理,不过是善跟恶这两条路;而三教的本意和目的,也无非是教人改过从善啊!如果从内心的修持功夫来论的话,则三教无不是归于一啊!所以宋孝宗曾经对韩愈所作的排斥佛道的文章—原道,做了一个辩解,他说:‘以佛来治心,以道来治身,以儒来治理世间。’宋孝宗实在是一位真正懂得心、身、和世间,都是同等的重要,不容许有一样是不治的。那么这样说来,儒释道三教,岂能够容许有一教不存在呢?都是应该要同时并存的啊!

现在的儒者,或是以圣人来反驳否定佛教,或是以为佛教凌驾圣人之上。现在的僧人和道士,或是为了佛而消灭道教,或是为了道教而议论批评佛;总而言之,都因为个人的见解执著,而在错误的分别大道啊!怎么会了解三教原来是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啊!最怕是个人产生了错误的想法,用自己的意思来猜测,以浮躁的心在强辩;而真正有高度智慧的人,果然能够平心静气的,把这些道理融会贯通,穷本溯源,直探它的源头;就能够知道佛教讲的明心见性,去迷求悟;道教讲的清心寡欲、积功累行;儒教讲的正心诚意,都能够摄受教化众生,而且没有冲突;总而言之,都是要引人入道而已,又有什么名相可以执著的呢?所以由此可知,三教都是正法,同为千万年来一切有灵性的有情生命的眼目,也是真理的准绳。为什么那么的愚痴,去毁谤圣贤,造下来生堕入拔舌地狱的恶因啊!至于经典、书籍、和字纸,乃是圣贤的精神所寄托,作践经典、书籍和字纸的人,与讪谤圣贤的罪过相同啊!

故事一:

高之绶不信仙佛,而且还想尽办法极力的毁谤。他曾经用法华经来糊墙壁,有人送他一尊佛像,高之绶就说:‘这个佛像可以拿来做成器具使用啊!’于是就用锯子锯开,做成环形的饰物十枚;后来高之绶因为讥讽批评朝廷的施政,被皇帝下诏,把他送到刑部审判问罪,最后被判腰斩,并且在市集上公开的执行。

故事二:

明朝大将戚继光,平日持诵金刚经;有一天,忽然梦到一位已经死去的士兵,向他请求诵一卷金刚经,以增加在冥间的福报。戚继光早晨起来之后,就为这位亡故的士兵,诵完了一卷金刚经。却又再梦到这位士兵向他说道:‘承蒙将军您的大恩大德,为我念了一卷金刚经;然而我却仅得到半卷的功德,因为其中夹杂了“不用”两个字啊!’戚继光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不用’两个字的原因来;原来是他在诵经的时候,婢女为他送茶饼来,这时候他挥了挥手表示拒绝,口里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心中却有‘不用’两个字。所以第二天的早晨,他就关起门来念经。后来又梦到那位亡故的士兵向他道谢说:‘报告将军,我现在已经获得超度了啊!’

【结语】

从这个故事我们可以了解,读诵圣贤的经典,尚且不可以夹杂一个杂念,况且是毁谤圣贤呢?

侵凌道德。

【解释】

遇到有道有德的人,不尊敬他、不亲近他,反而侵犯他、欺凌他。

【分析】

世间有道德的人,例如读书明理的儒者,刻苦修行的僧人或道士;他们的言语,可以做为世人的法则;他们的行为,可以做为世人的楷模。这些有道德的人,所以出类拔萃超群出众,乃是因为天地正气之所钟啊!我们爱敬他们都来不及了,怎么可以侵犯欺凌他们呢?

故事一:

国清禅师讲经说法度化众生;但是有某位官员,向来就不相信佛法,就把禅师绑起来,打了二十大板;这位官员晚上就梦到死去的父亲很生气,而且哭泣的向他说:‘你竟敢污辱禅师,阎罗王为了这件事情,也打了我二十下的铁鞭,连你的官位也被削除了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