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感应篇故事有声书 » 积福消灾之道第26集
第26集

积福消灾之道第26集(点击播放)

故事二: 郑叔通在他小的时候,父母就为他和夏家的小女孩缔结了婚约;等到长大之后,考取了功名,而夏家的女儿,却因为生病而变成了哑吧;所以郑叔通的伯伯叔叔们,都劝他别娶夏家的女儿,郑叔通则坚持非娶不可,他说:‘夏家的女儿,我若是不娶她,她就会..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20:36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积福消灾之道第26集

积福消灾之道第26集

故事二:

郑叔通在他小的时候,父母就为他和夏家的小女孩缔结了婚约;等到长大之后,考取了功名,而夏家的女儿,却因为生病而变成了哑吧;所以郑叔通的伯伯叔叔们,都劝他别娶夏家的女儿,郑叔通则坚持非娶不可,他说:‘夏家的女儿,我若是不娶她,她就会没有归宿啊!而且我是在她没变哑吧之前,就和她订婚了;现在她变成了哑吧,我就要抛弃她,实在于心不忍啊!’于是郑叔通竟然就娶了夏女为妻。后来他的官位,做到了侍从,儿子也考取了功名。

【嘉言】

宋朝司马温公家训说道:‘凡是议订婚姻,应当先要察看男女双方的品行,和他们的家法,应该都弄清楚,不可以只是羡慕对方的富贵;如果女婿果然贤能,现在虽然贫贱,怎么知道来日他不会富贵呢?如果女婿不肖,今天虽然富贵,又怎么知道来日他不会贫贱呢?而妻子更是家庭盛衰的关键,如果只是为了羡慕她娘家一时的富贵,而娶她为妻;她就会依恃著娘家的富贵,而轻视丈夫,不尊重公婆,养成了骄傲妒嫉的个性,以后家中就永远不得安宁了;就算是因为妻子的财富而致富,依靠著娘家的势力而升官,若是有丈夫志气的男人,能不感到惭愧吗?又世俗之人,喜欢在婴儿的时候,就为孩子轻易的许诺婚约,等到孩子长大之后,或是不肖,变成了无赖,或是身染恶疾,或是家贫而挨饿受冻,或是到远方做官,于是就不守信用,违反婚约;因此而造成打官司的例子,实在很多啊!所以不管是男孩女孩,都要等到他们长大以后,再为他们议婚;然后经过彼此的书信往返,男方派人到女方家送礼,表示要娶女方为妻的程序,再经过几个月的交往观察,才可以完婚;这样就不会发生结婚之后后悔的事情,这种的规矩,也是后世的人应该学习效法的啊!’

苟富而骄。

【解释】

苟且致富,侥幸的得到财富,就骄傲自大。

【分析】

苟,就是论语上面所说的‘苟富矣’的苟,意思是说不必是大富,只要是苟富,就骄傲自大起来了;很清楚的写出了,小人一下子有了钱,就无知妄为的样子。因为有了钱,就会骄傲,骄傲就会奢侈,奢侈就会浪费,浪费就会贪取不义之财,剥削别人以肥自己;这种人必定会仗恃著钱财而凶暴倔强,欺凌乡里同胞,轻慢亲戚朋友;自己的享受可以一挥千金,而对待别人则是一毛不拔。然而权势纵然显赫,也是容易消尽;况且天的道理,总是讳忌满盈的;所以骄傲尚未加于别人,自己就会先遭受到灾祸,而且这种的事情,屡试不爽啊!

故事:

从前有位富翁杨溪,性情贪婪,见识浅薄,而且器量狭小;他所储存累积的金银财宝、布匹粮食、日益的在增加;他的朋友陈栋塘就劝他说:‘一个光是累积财富而不懂得布施的人,必定会遭到奇祸啊!你为什么不做些施舍的善事,这样才能够长久的保有您的财富啊!’结果杨溪不肯听陈栋塘的劝告;过了两三年,陈栋塘就告诉别人说:‘根据我的观察,杨溪的灾难就快要到了,以前他只是贪心吝啬,令人轻视而已;近来听说他变得愈来愈骄傲蛮横,待人刻薄,不讲道理;甚至什么坏事都敢做,这难道不是他自己在加速的招来灾祸吗?’陈栋塘讲完之后没多久,果然杨溪就被盗贼所杀。

【嘉言】

古人说:‘恭敬节俭,是一个人福报的开始;骄傲吝啬,则是一个人灾祸的征兆;所以肯修福报的人,可以渐渐的获得吉祥幸福;而敢做恶事勾当的人,往往就会忽然的倒了下来;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不知道有多少啊!’

苟免无耻。

【解释】

不当免而求幸免,毫无羞耻之心。

【分析】

佛说:‘我有二白法,能够救度一切众生;什么叫做二白法呢?一个叫做惭,一个叫做愧。’孔子说:‘行己有耻。’意思是说:‘对自己偏差的行为,要有感到羞愧的心啊!’礼记上说:‘临难毋苟免。’也就是说:‘一个人在面临灾难的时候,不可以心存希求自己能够苟且侥幸,躲避这个灾难。’现在有许多人,不顾做人的道理和法律的规定,以求得侥幸的苟免于难,而且又毫无羞耻之心,这种人实在是太没有格调太差劲了!

故事一:

唐朝的哥舒翰和安禄山,同为唐朝的大将,两人经常为了些事情,而争执斗气不下;等到安禄山造反,哥舒翰被安禄山的军队捉到,带到他的面前,安禄山就对哥舒翰说:‘你以前常常轻视我,现在你说该怎么办呢?’哥舒翰就伏在地上回答道:‘臣的肉眼,不能够认识您这位圣人啊!’安禄山听了大笑,就封他为司空;后来安禄山把投降他的唐将全都杀光,哥舒翰竟然也被杀死。

故事二:

宋朝的大臣范纯仁,也就是范仲淹的儿子,曾经与司马光议论朝政,两人的意见不合;后来朝廷之中,小人当道,就要治司马光这些正人君子的罪;而另外一位大臣韩维,因为在司马光当权的时候,跟司马光不合;因而就得以幸免,没有被朝廷治罪。有人就劝范纯仁说:‘你可以借著韩维的先例,请求朝廷宽免,不用治你的罪啊!’范纯仁说:‘我从前和司马光同朝议论国事,就算是意见不合,也是对的;今天若是为了求得自己的苟免,不被朝廷治罪,那就不对了啊!人若是活著,而心中有愧,还不如心中无愧而死的好!’于是范纯仁就被朝廷贬官,流放到很远的地方。

【再析】

鲁子晋先生说:‘不应当免而幸免,就叫做苟免;这种人应该要深深的感到惭愧自责啊!’现在居然有一批人,仗恃著自己掌权得势,就对忠良之士被杀,反而嗤之以鼻;对节义之人遇害,反而大加讥讽;此辈小人,虽然苟且保全了性命,但是他们的良心,都已经先死掉了啊!他们还有什么颜面见人呢?我们也不必再谈论,他们死后遭人唾骂的果报了。至于市井小人,为非作歹,纵然能够幸免躲避刑罚的灾祸,他却不知道这正是上天要加深他的灾祸啊!于是他就继续习惯的为非作歹,而且毫无羞耻之心,和悔改之意;最后终究难逃天理法网的制裁;至死都不觉悟,实在是太悲哀了啊!’

认恩推过。

【解释】

把别人的恩,冒认为是自己所施的恩,企图讨好;把自己的过,反而推在别人的身上,企图卸责。

【分析】

不是自己所施的恩惠而冒认,不过是一时讨好对方的计策;只要对方稍加的探究,必定就会知道事实的真相;这样对方不但不会感激自己,反而会轻视自己捏造事实,无中生有。事实上,自己所造的过失,而想推诿给别人,不过是一时推卸责任的计谋,别人只要稍加的探究,必定就会知道事实的真相;这样他人不但不会原谅自己,反而更增加了别人对自己狡猾的憎厌;所以小人真是冤枉的做了小人啊!

故事一:

宋朝的宰相王曾,有人向他请托,希望能够提拔自己升官,或是调一个好差事,王曾必定会面带严肃的予以拒绝。而被王曾提拔任用的人,他又绝口不向当事人提起。王曾的孙子就对他说:‘爹,您为什么不告诉那些曾经被您提拔过的人呢?’王曾回答说:‘孩子啊!任用贤人是皇上的事;若是告诉他们,使他们知道是被谁推荐的,是被谁提拔的,这就是徇私情,卖私人的恩情了。’

故事二:

兴山县的县衙里,有位县吏很会骗人,县官每次施人恩惠的时候,他就会说:‘这全都是我向县官吹嘘的力量啊!’县官或是饶恕了某人,不再责备处罚了,他就又会说:‘这全都是我替他关说维持的功劳啊!’凡是县衙所推行不错的政令,他都认为是自己所施的恩惠,大家都称赞他确实有旋转乾坤的力量。后来县官犯法出了事,上级长官就把他和县官一齐捉起来查办,并且对他说:‘县官全听你的话,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你主使的,所以你难辞其罪。’竟把他活活的鞭打到死。

故事三:

明朝有一位状元王华,在担任官职的时候,有人竟然诬告他。别人就劝他为自己辩白,王华就说:‘这是我同年同榜考中功名的朋友所做的事情,若是我为自己辩白的话,那就是攻讦朋友啊!’王华竟然因此而不为自己辩白。后来他的儿子王守仁(也就是王阳明先生),在京城做官的时候,听到京城里的读书人,为了这件事情而议论纷纷,他就想要上书皇帝,为父亲被诬的事情辩解;王华知道儿子想要为自己辩解,就立刻写了一封快信,制止王阳明这么做;并且向他说:‘你以为这件事情,是你爹的耻辱吗?我本来就没有任何可耻的事情啊!今天你却要无缘无故的攻讦举发我的朋友,你这样做,反而成为我的一大耻辱啊!’王阳明听了父亲的劝告,就不再上书为父亲辩解了。

【再析】

宁可承认是自己的过失,也不愿意宣扬朋友的错误;这种的修养,岂非超出了常人万万倍之上了吗?像有这种修养的人,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过失推给别人呢?

嫁祸卖恶。

【解释】

把自己的灾祸,转嫁给别人;把自己的罪恶,推卸给别人。

【分析】

嫁祸给别人,就像嫁女儿给别人一样,要别人愿意娶才行;卖恶给别人,就像卖东西给别人一样,要别人愿意买才行;因此这种人的城府,实在是太深,心术也实在是太坏太歪邪了;所以他将来的果报,必定会很惨;到头来所嫁的祸,却是祸到自己的头上来;所卖的恶,却又回归到自己的身上来;所以嫁祸卖恶,对自己根本就没有好处啊!

故事一:

宋朝的郭黄中,在他负责掌理云安军务的时候,有一天他到栖霞宫拜访进香,当天晚上,就梦到神明告诉他说:‘郭公您对云安地方的贡献很大,云安的百姓,每个人都受到了您的恩惠;然而有件坏事情,这个人做的非常隐密,所以我不敢不告诉您啊!明天会有人押解九个杀牛的嫌犯到您的处所,希望您除了这九个人之外,最好还要再仔细的察一察。’第二天早上,郭公就询问巡检司,有没有受理案件;果然发现,有一位士兵押解了九个嫌犯到来,并且还自称:‘是我捕获这些杀牛的嫌犯,特别押来这里向长官请赏的。’事实上,牛是这位士兵所杀,他就把杀牛的过失,嫁祸给这九个人;并且还把这九个人抓起来,押到官府请赏。经过郭公这么一质问,这位士兵也就伏首认罪了。

故事二:

浙江有位名叫程七的人,向来都耍无赖,只要乡里中发生了争吵打斗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向对方说:‘你们谁能够拿酒来,让我喝醉了,拿钱来给我做报酬,我就会替他讨回公道。’有人答应了他的条件,他就乘著酒醉之后,代那个人前往找对方算帐;而且辱骂殴打对方,无所不用其极。他又替人设计谋害仇家,只要是有利可图,什么坏事都敢做。有一天,他受人雇请,到衙门里面代替别人接受责罚,结果被衙门打成重伤而死,并且尸首就停放在路旁;别人见到他这样,都骂他笑他说:‘程七啊!恶可以卖,难道命也可以卖掉吗?’

沽买虚誉。

【解释】

沽买虚假的名誉,使得别人赞扬自己。

【分析】

孟子说:‘有诸内,必形诸外。’庄子说:‘名者,实之宾也。’所以怎么可以沽买名誉呢?沽买就是花钱去买,或是设计勾引,用手段去笼络的意思。我们常常见到,自古以来的忠臣孝子,贞节的妇人,正直的君子,当他们享有光荣名声的时候,就必定会遭受到困厄的逆境,这是什么原因呢?原来名也是福报的一种,而天地鬼神,不肯使一个人享有完全的福报,所以在某一方面丰足的,就会在某一方面有所缺陷,这也是一定的道理。况且事实上,没有实际的行持,而去沽买名誉的人,那么他所遭受到的挫折,就更不堪设想了。于铁樵先生说:‘现在有些读书人,他们的文章能够刻印成书流通于世,而他们每次赴考,却是名落孙山;有些官员在民间享有很好的名声,百姓都在歌颂他们的德政,然而他们担任同一个职务,往往却是十年都没有升调,恐怕都是犯了这个沽买名誉的毛病啊!’

故事:

宋朝高士陈希夷,曾经提醒种放说:‘名是古往今来人们所喜爱的美器,但是却为天地鬼神所深忌;所以天地间,没有一个人能享有完美的名声啊!而现在你的名声将会起来,但是必定会有东西来破坏你,使你失败,所以你要特别的小心谨慎啊!’后来种放的晚节不保,果然是因为他乘座的车,装饰的太过奢侈,于是因而丧失了他美好的声誉。

【再析】

以种放的贤能,却仍会因为自己享有过誉的名声而失败,那么今天那些假名士、假文章、假道学、假节义的人,彼此还在那里互相的标榜,打知名度,那么他们将来的失败,露出的马脚,就更是不堪想像了。我们常常可以见到,很有名的人得到的灾祸,往往比起平常人要来得惨,所以徒鹜虚名的人,就更须要引以为戒啊!因为徒鹜虚名,不但是折福而已,更为自己带来严重的灾祸;所以做善事,贵在不为人知,才能积有阴功,那么上天的回报,必定就会不一样了。

包贮险心。

【解释】

表面上装出了一幅笑脸迎人和善的样子,但是骨子里,却包藏著阴险害人的心。

【分析】

楞严经说:‘当平心地,则世界地一切皆平。’意思是说:要知道一切的现象,唯心所造;当我们的心地能够做到真正平等的时候,就能感招这个世界的大地变为平坦。因为若是一个心地险恶、胸腔里面包藏著害人之心、使人无法觉察到的人;他就会在和人谈笑之间,暗地里埋下了戈矛;与人大献殷勤之际,乘机设下了陷阱;心地的巧诈阴险,连高山峻岭深河急湍之险,都比不上啊!袁了凡先生说:‘天地鬼神最讨厌的,就是心地机诈阴险的人;所以上天报应那些心地极为阴险的人,有时候往往会惩罚的特别严重,这是真的啊!’

故事:

唐朝的大臣李义甫,担任参知政事,职务就像宰相一样的崇高;他的容貌温和而谦恭,和人说话的时候,脸上必定带著微笑;而事实上,却是十分的狡猾阴险,妒忌刻薄,善于陷害别人;当时的人,都称他为‘笑中有刀’。又因为他害人的手段,相当的巧妙而柔和;当时的人,又称他为‘李猫’;后来李义甫出了事,被朝廷贬官,流放到隽州而死,子孙也都没落了。

挫人所长。

【解释】

挫折别人的长处,使他不能发挥所长。

【分析】

君子乐于称道他人的善事,不愿意掩盖别人的长处。别人的长处,正应当要加以涵育熏陶,使他能够更进一步发挥的淋漓尽致,以尽其才;若是挫折他压抑他,使他垂头丧气、心灰意冷,不能够再扩充发展他的长处,这乃是因为自己的嫉妒心所造成的啊!

故事:

宋朝诗人穆修,诗作的非常好,又很出名;他常常到京城里游玩,有人就把他作的诗,题在皇宫的墙壁上,宋真宗见到穆修的诗,就大大的加以赞赏,并且还问道:‘这是谁作的诗啊!这个人诗做的这么好,朝中的大臣为什么不向我推荐他呢?’奸臣丁谓就向宋真宗说:‘此人的品行比不上他的文章啊!’从此以后,皇上就不再问了。

【再析】

丁谓的居心,竟然如此的阴险,所以他后来不得好死。唉!挫折打压别人的人,只知道要掩盖他人的长处,却不顾这么做,会丧失自己的德行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