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感应篇故事有声书 » 积福消灾之道第46集
第46集

积福消灾之道第46集(点击播放)

阿那律尊者在过去世中,原本是一位盗贼;有一天夜里,他到佛寺中行窃,见到佛灯快要息灭,就拔出箭来,用箭挑起了灯心,油灯忽然大放光明,而且光明非常的耀眼夺目;阿那律心中感到非常的害怕惊恐,就即时的舍恶从善,以往所造的恶业,就渐渐的消除,而所做..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6 20:3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积福消灾之道第46集

积福消灾之道第46集

阿那律尊者在过去世中,原本是一位盗贼;有一天夜里,他到佛寺中行窃,见到佛灯快要息灭,就拔出箭来,用箭挑起了灯心,油灯忽然大放光明,而且光明非常的耀眼夺目;阿那律心中感到非常的害怕惊恐,就即时的舍恶从善,以往所造的恶业,就渐渐的消除,而所做的善业,就逐渐的圆满,于是就证得了圣人的果位。

故事二:

宋朝的杨仲和,本来担任许州的推司。在天圣年间,破朝廷派到蔡州担任审判的职务;因为他冤枉判案,于是被北极缴奏,即将就要受到严重的惩罚;杨仲和因此而忏悔畏惧,立即就辞去了蔡州审判的职务,并且发誓要修百善以赎罪过。每次他遇到往来的僧人道士或是穷人,以及鳏寡孤独,或是家中有死丧疾病的人,没有不布施救济的;因此在几年之间,就把家里的财产全都布施光了。而他每天早晚都诚心的事奉真武真君的香火,真君竟然因为他的勇于改过而感动,怜悯他的窘困,就化为一位道士,将十二真君灵签传授给他;使他能够赚些资财,以安顿生活,继续的修行;他死了以后,又蒙东岳大帝收录,将他补为麻溪注录主簿的神职,而且朝廷也追封他为悟本真人。

【再析】

明朝的冒起宗先生说:‘易经乾卦的六个爻辞,最后的结论是吉祥;在开始的时候,虽然讲到没有祸害,后来因为自满而有了过失悔恨;然而最后因为能够忏悔,因此而可以补救过失而趋向吉祥了!’

又陈良谟先生说:‘人的贫富贵贱,长寿或是短命,乃至于一饮一食,一作一止,都有定数,而且是不能够违抗的啊!然而转移祸福的枢纽,则又决定在于个人,而且“数”也不能够限制;因为定数原是天命,而感应则是天心;上天是以利益万物为本怀,至诚无妄而且没有一丝毫的分别私心;人若是能够由衷而发一念济人利物的心,在开始的时候,就没有任何的目的而去做,则虽然只是一刹那一件小事;但是因为内心精诚之极,自然就可以上格天心,就像响应声一样,这是必然的道理。数,就是天数,天心既然已经感格,天数也就随之而转;怎么可能被限制住呢?譬如国家刑罚奖励的制度,是一定不能够随便改变的;如果做臣子的人,真正能够以忠诚而感动了君心,则虽然被贬谪流放,却又被召还;在临刑被杀的时候,而君王又颁下了特赦的命令,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喜怒的变化立刻就不一样了,又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呢?如此则知道天心跟天数是互为消长的,而古往今来许多阴德感应的事迹,的确是昭然可信的啊!’

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胡不勉而行之!

【解释】

所以勉励力行众善的吉人,因为他的语言善,视善,行为善,在一天之中,就有了三件的善行;等到三年满了,他的善行也就圆满了;上天必定会赐福给他,增长他的寿命;而常做诸恶的凶人,因为他的语言恶、视恶,行为恶;在一天之中,就做了三件的恶行;等到三年满了,他所造的恶也到了恶贯满盈的时候,上天必定会降祸于他,减除他的寿命啊!所以人为什么不肯勉励力行众善,以转祸为福呢?

【分析】

这一节总结了全篇,是切切实实教人行善去恶的路啊!“故”字在这里是承上启下。“吉人”就是善人,因为他行善就能得福,所以是吉人。凶人就是恶人,因为他行恶即将就要得祸,所以是凶人。而诸恶与众善,都是不胜枚举;大约来说,是指语善、视善、行善这三种,正是我们切实下手用功的地方啊!语善,例如非礼不言,乐道别人的善行,劝人做好事等等。视善,例如非礼勿视,乐于见到善人,喜欢看善书,常常见到自己的恶行,而不去见别人的恶事。行善,例如非礼勿动,非法的事情绝不去做,勇猛的行善,时时行方便,种种作阴功,提倡引导于一方,乃至于推广到四方,感化世人共同的来行善;恶则恰好与此相反。三年就是千日,也就是圆满之期,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是善积而恶盈了啊!

人心至为灵活,而且变化不常;若是一个人在三年那么久的时间,而心却没有改变的话,则他所造的善或恶,也就到了纯熟的地步啊!在这里指出了‘天’字,就是因为上天为赏善罚恶赐福降祸的大主宰,也是整篇文章的精华关键所在啊!而这里所谓的天,也就是我们的心。孟子说:‘保持了自己灵明的本心,顺养自己天赋的本性,这就是事奉顺从上天的方法。’

这里提到的两个‘必’字,并不是必之于苍苍冥冥无声无臭的天,乃是必之于我心所发的三年语视行的善恶啊!所谓无论什么都是自己求来的,就是这个道理。高明的人乐心向道,原本不是为了求福;若是为了求福才为善,那么心就已经是涉于私了啊!所以惟有应当尽其在己,顺受于天,而不可以有一丝毫的觊望希求将迎的心啊!然而祸福的果报是由自心的善恶所感招,而上天的法则,必然会酬偿因果的;所以祸福报应的道理,本来就是存在洋溢于天地之间,而且是丝毫不爽的;有人以为善去恶,为自己本分之内的事情,这种人固然是属于上上根器的人;然而世上的常人多,怎么可能都是上根利器的人呢?所以因为恐惧灾祸想要求福才肯去恶为善的人,这也是太上所希望度化的,正是惟恐世人不肯求福啊!而孟子所谓的‘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是益于得也’的道理,非常的正确;若是照著孟子所说的方法这样的去求,自然就不会产生害处了啊!

所谓的降福,例如是亲身享有福禄,子孙都很善良,家道兴隆,寿命延长,万事和顺;甚至为圣为贤,成仙成佛,彻悟了自性,直接的证得了无生法忍,度人度物,立极万世,这些都是降福啊!

所谓的降祸,例如亲身遭受大祸,子孙都很险恶,凌替衰败而亡;或是寿命短促,家道沦丧,凡事多遇挫折;甚至死了之后,堕入了无间地狱,或轮回投生为异类,永劫遭受罪苦,恶业殃及到后代的子孙,万年都遭受到世人的唾骂啊!

呜呼!由此而论的话,祸福之道就太大了啊!实在不可思议啊!最后一句揭出了‘勉行’,这只是就众善奉行上来说的,为全篇的总关键。勉字为迁善改过最重要的方法,而行就是身体力行的意思。所以勉行就是奋励去力行,舍死都不退的意思。书经上说:‘非知之艰,惟行之艰。’俗话也讲:‘说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若是知而不行,就决定没有受用;既然没有受用,不免就要向生死的大海中自作自受去了啊!所以世人若欲求生路,必须要下死功夫!朱子说:‘阳气发时,金石亦透;精神到处,何事不成!’人若是能够如此,就一定会达到行满功圆成真,或是证得圣人果位的境界。

【再析】

要知道没有行善就不会有福,没有造恶就不会有祸,这是天道永恒不变的真理。然而善恶的报应,有的是报在本人的身上;有的则报在子孙的身上;有的现世是恶人,而他过去生中所修的福因缘成熟了,这一生应该受祸而却转而受福;有的现世是善人,因为他过去生中所造的罪业成熟了,这一生应该受福而却转而受祸;等到前世的祸福受过之后,则今生所造善恶的报应,方才会一一的现前受报;这也只是迟早先后的问题而已,并不是说善恶的报应有了误失啊!所以说:‘阳宪速而可逃,阴宪迟而不漏;阳网疏而易漏,阴网密而难逃。’

现在的人,偶而做了一件的善事,就想要获得善报;稍稍有些不如意,就说:‘天道难知。’怎么会知道:人只要不饥不寒,无灾无害,读书人有书可念,农人有田可耕,工人有工作可做,商人有生意可做,时时开口而笑,日日少皱眉头,难道这些不是平安的福报吗?不然的话,世人的愿求没有穷尽,世界也充满了缺陷,怎么可能人人都是富贵发达呢?世人惟有尊敬相信感应篇的道理,认真的随事奉行,自然就会福禄无量,子孙荣显昌盛;遵行了一年,万罪就能消灭;遵行了四年,百福就能到来;遵行了七年,子孙就能考取功名;遵行了十年,寿命就能够延长;遵行了十五年,万事就会如意;遵行了二十三十年,就能够名列仙籍;遵行了五十年,天神就会恭敬,而且能够位列上界。这些都是太上真实不欺的话,只怕世人不能够认真的去实践啊!

大抵立志心向大道的人,在开始发愿的时候,就一定要自度度人,而自度度人,要在能够福慧双修;而修慧必定要在于明了修行的宗旨而见到了本性,修福必定要在于遵守做人的五伦,而在日常生活中历事练心;而且二者要互相的协调,才能够相辅相成;如此,则上帝必定以天诏等待他,诸佛一定以净土来摄受他;不只是超生上界而已,实际上则是顿然证得了无生法忍,达到了不生不灭的境界;然后可以入世度化众生,了却这一个大事的因缘;若只是区区的冀望得到长生、仅修性命而已;如果未能了脱生死,福报享尽了,还是要堕落下来的啊!即使是生到了天界最高的非非想天,寿命能够活到了八万四千大劫(一大劫相当于十三亿四千四百万年),究竟还是会堕下来,而沦落在六道当中,依旧不能够超出三界啊!而在六道轮回当中的众生,都是因为不能了悟自己妙明的真心;因为积聚了妄念而虚妄的感招了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在这中间虚妄的随著七趣而沉溺(六道加上仙界叫做七趣);因为业力的招感引导,而各自的随著所造的业力受生于不同的道中。只要是彻底的觉悟了本具的觉性,那么就会明了这些虚妄的因缘,本来就是一无所有;而他普遍利益众生善行的力量,又能够圆满的持之以恒;所以才能够了却这个大事因缘,必然要归诸于福慧双修,到达了圆满的境界啊!

故事一:

栖云真人王志,盘山语录说:善恶:有人问道,如何才能够出得罪福的因果呢?师父回答说:‘罪福的因果,属于阴阳之壳;若是你能够出得阴阳之壳的话,则就没有罪福的报应了!’那么如何是阴阳善恶之壳呢?只要是心上有一丝毫的私欲自私的念头,便是属于阴壳;有一丝毫喜欢行善的念头,便是属于阳壳。在阴则会有恶报,在阳则会有善报;若是能够炼到了心体虚空,无善无恶,没有丝毫的挂碍,自己作得了主;则祸福就缚他不得,因果也缠他不得,这样便是一个出离阴阳之壳的真人啊!

故事二:

宋朝的朱子晦庵,非常严谨的力行遵守规矩,而造成了后来学习的人感到很不方便;那里知道当理学尚未透澈明白的时候,如果轻易放弃了规矩的话,就很难进入理学的堂奥了;若不是朱子坚持的力挽狂澜努力的撑持,则理学早就溃裂失传很久了!因为在当时的社会风潮正在禁止道学,将理学归属于伪学,并且指责理学为邪道;在那时群起而闹的人,有韩侂胄的优人,有林栗之的伐异,有王淮陈贾的修怨;六经孔孟为当世的大禁,正心诚意,为在上位的人所讨厌听闻;因此正人君子,都屏气伏息不敢有所作为;而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则都改变原本所学,而冒充作旁门左道的老师;惟有朱熹却能够独自的担负道统的使命,不忧不惧;在进退之间,则一步都不敢苟且;遭受到谗谤,则百折不挠依然的自如;努力的教导后学,则许多的贤人竞相而出;严于律己,则颜子的四勿一点都不敢违背;因此儒学与理学,当时能够如日中天的兴起,就是因为朱子力行的效果啊!

故事三:

宋朝的范俨是仁和地方的人,在壮年的时候就考取了进士,担任郡县的地方官,后来升到了卿佐的官位;他每天都必定会想到,要如何才能够忠于君王?怎样才能够福泽百姓?自己的言行举止一点都不敢苟且;虽然是在闇室屋漏没人见到独处的时候,也都保持著战战兢兢自我惕励的景象。等到儿子长大之后,他便辞官归隐,布衣蔬食,不再涉入世缘,静心入道;每天都念诵法华经金刚经等大乘经典,并且依教奉行;有空的时候,则禅定观想,一切世俗的杂事,丝毫都不沾染,本身修行的道业,也都是顺乎自然。到了大观年间,已经九十多岁;忽然就开悟了,于是便嘱咐身旁的侍者说道:‘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像是一场戏剧一样;当锣鼓响起的时候,剧中的生旦丑末各种角色,各自表现各人的演技;可是等到了蜡烛烧尽灯火熄灭的时候,又有什么乐趣呢?就像我来到这世间,一幌眼就已经九十年了;实在就像作梦一样的幻化,有如朝露和闪电一样的迅速啊!’幸而我悟得了这个佛性,这个佛性没有边际,也没有方圆大小,也不是赤白青黄,也没有长短上下,没有嗔、没有喜、没有是、没有非、没有善、没有恶;所谓一物都没有,但却万象都包罗啊!这就是最真最上无往无来奥妙的真理啊!而它的关键,只在人能不能够至诚精进、心心相续、念念不间断罢了。三世诸佛都是从这里而出现的,这种的道理,也就是金刚经所说的真实而不虚妄的道理,你们每个人都应该要勉而行之啊!’说完之后,他就静坐合掌而化了。一时之间,异香充满室内,祥云□满空中,种种的光明,照耀著世界,这些的瑞相好几天都不散去;附近的百姓听到之后,都前来瞻仰他往生的瑞相。

上面所列举‘勉励而行之’的各条公案,乃是分别的力行儒释道三教的道理,由下学而至于上达,同是归于穷理尽性,而达到了本性的最高境界!把这些公案录在这里,以为三教行者最好学习的范例;有志学习的人,应当要认真的效法啊!

【结语】

张拱辰先生说:‘一切的作为,没有不是由小而大的。’所以凡是有血气有灵性的众生,都是可以直接的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最高境界。然而这种无上菩提的最高境界,也只是从谨慎自己细微的心念慎独的功夫上面下手,把它扩展开来直到圆满而已。袁了凡先生不是说过:“从前的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的种种,譬如今日生。”所以怎么可以自己甘于自暴自弃,而把一切的祸福诿之于天命,而因循苟且的虚度了这一生呢?’

天下至为广大,万世也至为久远;虽然是用万手万目来拯救帮助这个世界,而仍然是不够的啊!所以最为急切的事情,唯有教育人了;而且难道一定要成为圣贤之后才能够教人吗?人果然是闻善则喜,见善则乐,随时随地的讲好话、谈善事、说善报、布善书,则其中的教化就已经很多了啊!至于在教化的过程中所产生转移灵巧的变化,其中的奥妙,也不是我们自己所能够知道的啊!而教化一般平常的人,又比不上教化豪杰之人;若是得到了一位豪杰之人加以教化的话,他就能够产生旋乾转坤的效果;并且能够承先启后,也能够产生辗转教化的功用,则这种教化就会变成非常的普及广大!

从前的古圣先贤和经典书籍的传世,也都是这一个大事因缘啊!而本篇就是太上度化世人玄妙的真理,诸佛救护众生秘密的真谛;真是慈悲到了极处,奥妙到了极点,必将永远传世,照耀天地之间;凡是读诵本篇,遵行本篇,刊载本篇,流传本篇的人,也都是有一大事因缘存在的啊!因此而能够觉悟这个世间,诱导教化人民,培养社会元气,创造人类福祉;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