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32集
第31集

感应篇汇编第32集(点击播放)

《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3/07/22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32 各位尊敬的同修大德,大家好!阿彌陀佛。我們今天來研討【積德累功】之二,第二段。..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06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3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32集

《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3/07/22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32

各位尊敬的同修大德,大家好!阿彌陀佛。我們今天來研討【積德累功】之二,第二段。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一百二十二頁第二段。我們來朗誦經文:
【紫虛元君曰。昔有傅先生。自少好道。入焦山石室中。積三年。忽遇太極真人。授以木鑽。使之穿一磐石。戒曰。石穿。吾當度汝。石厚五尺餘。傅鑽之不息。積四十七年。石忽穿透。太極真人。果來度之。夫積德累功。雖不在於鑽石。即此而推。人患不為。及中途自畫耳。有志者事竟成。此非明驗歟。】
那麼這一段主要是講,道家的一個修道人叫做『傅先生』,他遇到『太極真人』,那麼太極真人教他用木鑽鑽石頭的一個故事。他一共鑽多久呢?鑽四十七年。這一段故事雖然很簡單,但是道理蘊含得非常的深。
『紫虛元君』,我們在前面一百頁「其過大小有數百事,欲求長生者,先須避之」的那一章裡面的,「女仙楊正見」裡面,有提到這個「紫虛元君」。她是道家的一位神仙,那她住在清虛宮,她是負責考核天下真仙的得失功過。那麼如果是有犯過的這個神仙,還是要再降墮、貶墮到人間來。那麼她還沒有成為紫虛元君以前,她本身是一位女道士,她是晉朝人,晉朝的時候山東人。然後她本名叫魏華存,她奉父母之命嫁給一位劉居士,做為他的妻子,跟他生了兩個小孩。後來她先生往生以後,她就帶著兩個小孩到江南來,因為她預知中原將發生戰亂。後來她在修道的過程裡面,最後成仙,被封為紫虛元君上真司命南嶽夫人。那麼也是道教裡面上清派的第一代宗師。這個是「紫虛元君」的由來。
那麼接下來,『焦山』是在江蘇省鎮江市的長江中間,跟金山相對,距離大概十里。
這個『積』就是經過的意思。
「太極真人」,這個是道家的也是一位神仙,歷史上有三位。他們記載裡面,道家的經典記載,這三位,第一位叫杜沖,他是在周朝的時候的周穆王跟周懿王時代的人,他被尊為道教的第三代祖師。第二位是徐來勒。第三位叫淮南王劉安。那這個劉安,他是漢高祖劉邦的孫子,他繼承他的父親為淮南王。那麼他才思敏捷,聰穎過人,喜歡讀書,他的門下名士、賢才有數千人。漢武帝很器重他。
劉安會成為神仙,他是在葛洪有一本書,叫《神仙傳》裡面,有記載劉安成仙的過程。他說劉安,因為他是淮南王,那家裡房子就很大。那就有八位神仙,這裡面倒沒有講是不是八仙,但是就八位神仙。因為神仙都很老了,因為道家他們都希望長生不老。事實上是沒有辦法長生不老的,因為我們這個身體它是地水火風這個四大,還有五蘊色受想行識,五蘊四大的和合假體,它的長命跟短命是根據你的福報來決定的。你如果你過去生沒有造殺業,那你這一世的壽命就會比較長。但是再怎麼長,你還是沒有辦法跳脫佛陀所講的,就生老病死這個過程,它一定會老的。那麼最後這個身體它會經過這個過程就變成,我們俗話講就死去了。
事實上它也沒有死去,你如果是用佛法的角度來說,我們這個靈性它是不會死的。所以我們佛經上講,我們的覺性、我們的菩提、我們的自性,它是不生不滅。所以你如果讀《心經》裡面講,「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它就講這個覺性。所以我們這個覺性它是污染了以後,它變成阿賴耶識。阿賴耶識就是說,它污染了,污染以後,變成一個很多的我們的這個習氣的種子。唯識學裡面講叫種子。如果你按照我們,用一個比較淺顯的解釋,就是我們警察常常用的一個術語,叫做前科記錄。那這個前科記錄,當然如果用警察的觀點,前科記錄是指不好的,就是犯罪前科。
但是你在阿賴耶識裡面,它也有善的種子、也有惡的種子。譬如說,你犯了殺生、偷盜、邪淫、惡口罵人、兩舌、妄語、綺語、貪、瞋、癡,那麼這個那就是十惡,就是惡種子。那反過來講,你都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惡口罵人、不兩舌、不妄語、不綺語、不貪、不瞋、不癡,那是十善的種子。那如果你有十善愈多,十善的力量愈大,你到下一世去人間的時候,它這個種子跟著你下去變成你的福報。所以你就會投胎到,因為你十善力量比較強,那就是根據你的因緣,你去投胎到所謂的我們經典上講說,宗教有德的家庭。你的父母,因為你是善跟善相應,感召,所以你去找哪個父母,其實那個都是因緣決定的。就是我們一般講,老法師講說,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那個是不變的定律,也就是所謂的因果報應的定律。報恩,他就是善的。還債,他也是善的。討債、報怨那就是惡的。所以如果你十善累積得非常的多,你下輩子你不用去求佛、不用去求神、不用求天帝,他自然而然你就到那個家庭去。
我以前常講經講過一個有趣的事說,我們說台灣的首富叫郭台銘,以前的很有錢的叫王永慶,他已經往生了。我們現在請教你說,誰去決定到王永慶家去投胎當他的兒子跟孫子?因為他一出娘胎,就五百億、三百億的繼承權。那福報決定的,他的業力決定的。什麼業力?善的業力。但是這兩個,如果你從善的角度沒有問題,你福報很好,一出生可能是含著金湯匙下來。惡的,那就由不得你決定了,你可能會先到地獄去受報,然後到鬼道再去受報,然後你如果惡業還很重的話,你還要到畜生道去還命債。還完以後,你因為你命債還完以後,如果你還有惡業的餘業未了、餘報未了,餘報就是剩餘的,那麼你到人間來的時候,你還必須去了這個業債、業障。這個業障是怎麼樣呢?你如果殺生,就判你投胎的時候,再下一輩子來,短命,然後就會多病。
所以如果你按照我們所謂的民間在流傳的,我們現在也在拍這個片子的《玉曆寶鈔》,它裡面講的,如果你從地獄出來的,或者說要來投胎轉世的,他一出生的時候,他體質就不好了,他可能就會多病,不然一出生就是可能就氣喘。所以我們最近有幫助一個蓮友的小朋友,一出生七天就要動手術,而且動手術是割他的心臟。同樣的出生,為什麼那個小孩子他就不用割心臟?為什麼他要割心臟?所以《玉曆寶鈔》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因果教化的一本好書。它裡面就講說,如果你造這個惡業,一出生的時候,那個體質就跟你決定了。
所以有些人一出生,身體很好,很活潑,胃口特別好,而且很好養,前世修得好。有些一出生,很不好帶,常常吵,常常挨爸爸媽媽的打,只要一哭就被打。這惡性循環,善惡嘛。只有有一種,他是超越這兩個的。那就是什麼?佛菩薩再來的。像淨空法師,那就是佛菩薩再來,我們稱他叫乘願再來。他乘願再來是怎麼樣?他時間到了以後,他就會去親近三寶。像淨空法師他就會想要,他離開部隊以後,就去找方東美老師,就去遇到李炳南老師。
你看我們講堂一位師姐的女兒,她才七、八歲而已,她就想說她要出家,她也吃素,她度她爸爸,希望她爸爸出家。她還跟她爸爸講說,我們一起出家好不好。還度她爸爸吃素。很顯然的,她前世是出家人再來的,不然至少也是阿彌陀佛那邊派下來的。不然她怎麼這麼小孩,不會想要去玩,人家都會想日本的卡通,HelloKitty是吧?她怎麼不會去想HelloKitty呢?她想阿彌陀佛,前世是佛國來的嘛。她這個叫什麼?她這叫淨業的種子。
所以這三個讓你挑,你要挑哪一個?你當然是最起碼你要挑善的啊,你下一輩子不要比這一輩子更慘。最好的法就是至善,你就是挑淨業種子,就到極樂世界。所以如果你從佛家的角度來解釋這個,生命只是一個過程而已,生老病死只是一個過程,就好像春夏秋冬,春夏秋冬以後這個過程一樣。生命就是好像一個,如果你按照一般民間講說,它是一個旅途。但是一般人是在輪迴,這一站換到下一站,這個國家換到那個國家。
所以道家也是好,但是如果你跟佛家比起來,在這兩個生命的解釋裡面的話,有一個東西是長生不死的,就是我們的智慧、我們的覺性。我剛才講從佛國來的,他生命,他哪裡有生死?他只是換一個角色再出來而已。他也許示現男眾身、也許是示現女眾身,也許是示現出家人、也許是示現在家居士,也許是示現將軍、國王,就這樣啊。他的覺性,時間一到他就,你看他一出生,像倓虛老法師一出生,學講話,就是吃齋吃齋,他要吃素。
那你就可以知道說,他哪裡有迷呢?迷的話就不會講說,像剛才那個小朋友說要出家,倓虛老法師說吃齋,不會。為什麼?因為他的覺性非常的清楚,他的業力非常的輕,甚至沒有。所以他就沒有障礙。那麼他的過程裡面,來到人間,他是一個菩薩的願力的過程,對他來講,只是那一個空間,再換到這個空間來,那個地方換到這個地方來,他是乘願再來。這個叫做菩薩道,這個叫做菩提道,我們要選這一條,才不會永遠在那邊投胎。我們說投胎轉世,我們佛經上講叫頭出頭沒,就像大海裡面那個浮木一樣,頭有時候浮出來、有時候沉下去。沉下去就是到三惡道,浮出來就是當人,就是這樣。
如果你體悟到這個道理的話,你對於生死你就不再恐懼了。如果你想要多活一點,可以,你要發願,你要利益眾生,你要學袁了凡居士,你學《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裡面的俞淨意公,或者你學竇燕山居士,我們以後會提到他。他本來是短命,他多活了三十六年,三紀。你學袁了凡,袁了凡也多活了,五十三變七十四歲了。淨空法師也延壽了,四十五,到現在已經八十七了。但是你要曉得,他們發願,能夠這樣再延壽,不是為了享受,是為眾生而存在的啊。他們的生命、他們的慧命是要給眾生,來供養眾生,就是要去度化眾生。你這樣的話讓你延壽,就很有意義了。
所以剛才講說劉安成仙,八位神仙就變成很老的老人來度他,門人不給他進去,把他擋在外面。劉安就跑出去,沒有穿鞋子,到思仙台給他跪下去,請他傳他仙法。他就授給他道家的經典,叫《丹經》。後來劉安的兒子劉遷跟一個姓雷的官人,當官的官員叫雷被,兩個在習劍,在練劍術。結果劉遷被傷到。雷姓的這個官員就擔心說,因為他爸爸是淮南王,怕淮南王來報復,所以他就跟皇帝講說,他要去打匈奴,武帝沒有答應。
後來姓雷的郎中,雷姓的郎中就跟皇帝告密說,劉安要叛變。劉安被告,沒有辦法,只好帶著家人跟這八位仙人到山上去舉行祭拜儀式。祭拜完了以後,就喝仙人給的湯藥。喝了以後,劉安就升天了,他們所謂白日升天,就飛上去了。然後他的妻子也跟著飛上去了,小孩也跟著飛上去了。那最有趣的就是,他跟他們的去的,有三百多個人全部升上去。然後帶去的也有他們家裡養的雞跟鴨,那雞跟鴨也喝了那個湯藥以後,雞犬全部跟著升上去了,叫「雞犬升天」。所以這個叫做古代講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聽說就是從這個劉安的故事來的,很有趣。
那這個『木鑽』就是木頭去做的鑽,一般鑽都是鋼去做的,怎麼會是木頭呢?我那一天特別去給它實驗,在山旁邊,我就拿一個木頭去鑽那個石頭,只有磨上面的灰而已。他磨了四十七年。
我們來看這個經文的白話:
他說,紫虛元君說,以前有一位傅先生從小就喜歡修道,進入這個焦山的石洞裡面,一共三年。他遇到太極真人給他一支木鑽,教他穿那一個『磐石』。那個「磐石」是石頭,「磐石」就是很厚的一個石頭。那麼就告訴他說,石頭穿透了,我來度你。石頭一共有五尺多,傅先生把它一直鑽一直鑽,『鑽之不息』就是一直鑽,總共鑽了四十七年。如果各位,你們念佛念四十七年,早就成佛了,對不對?等於從年輕念到老。這一段的重點在這裡。石頭忽然穿透,太極真人果然來度他。
「積德累功」雖然不是告訴你,叫你去鑽石頭,但是你從這樣去把它推展開來,『人患不為』,只怕你不去做,以及中途半途而廢。『自畫』就是你畫地自限,自己找理由。我們常常講說,修行,等我老了再來修行,等我有錢再來布施,這叫「自畫」。『有志者,事竟成』,有這個志願的人一定可以成就,這個不是很明顯的證據嗎?
這一段裡面我有幾點的感想,來跟各位分享這個重點,也給我們一個修行的啟示。雖然它是一個道家的故事,但是對於學佛人,或是對一般人,行善的人,這一段滿適合的。它有三個重點,第一個就是剛才我跟各位講的,『積四十七年』,石頭忽然穿透,這是第一個重點。石頭為什麼會穿透?他的決心跟毅力。那麼第二個,『人患不為及中途自畫耳』,只怕你不去做,還有你半途而廢。那麼第三個,「有志者,事竟成」。
好,這三點,我就來一一給各位來說明,我們怎麼去學這三點。如果你這三點都能做到的話,我相信各位,你們將來一定可以到極樂世界成為阿彌陀佛。
第一個它是說,「積四十七年」,它用傅先生鑽石頭來比喻「積德累功」。我就問一個問題說,如果我們現在也來學這個傅先生,我們躲到內湖的山洞裡面,我那天剛好去看到那邊有一個山洞。因為那邊剛好有人抗爭,我就登山步道就登上去,剛好它真的有一個石洞,石洞旁邊有一個山裡面的泉水,很清澈,剛好在那山洞流出來。我那時候就在那邊觀想說,我來變成傅先生,在這邊穿石頭。我就在那拿起石頭,用木棒拿起石頭把它磨看看,四十七年。難道說我們現在來學傅先生到石洞去嗎?等一下就有人到山洞去找你了,對不對?現在老和尚講,現在的干擾因素非常的多。他說,為什麼以前的叢林要建在深山裡面?還有你一直要往外面跑,你會待不住。
以前承天禪寺的住持傳悔法師,廣欽老和尚要度他,怎麼度他,你知道嗎?廣欽老和尚說,因為廣欽老和尚他是完全在行、在做,就我們一般講,後面要提到,真幹。他跟傳悔法師說,你就好好把這個承天禪寺蓋起來,就可以功德無量。他不要,他一定要讀經書。他就用古代的那個扁擔,挑了一擔《藏經》,就要到四處去尋道,他叫做「覓菩提」。所以他後來往生的時候,寫了一本書叫《覓菩提》,就找菩提。
菩提在哪裡?就找找找,找到日月潭去,在日月潭玄奘寺住過一段期間。後來又到台灣的北部新竹,有一個獅頭山,那邊有一個佛寺,像廟又像佛寺,裡面有三個人在修行,一個就是傳悔法師,一個是道人,一個好像是居士,這三個人。他們三個在那邊修行用功,其中有兩個,那個道人跟那個居士有一天晚上跟他講說,明天晚上我們不能回來睡覺,山上就交給你。因為它整個山上只有他們那一間茅蓬,什麼人都沒有。所以那個道人跟那個居士下山,晚上沒有回去,傳悔法師一個人住在山上,他整個晚上睡不著。為什麼?一會兒山鼠在叫,一會兒樹在吹的聲音,一會兒再呯一聲,他嚇得整個晚上好像鬼影幢幢一樣,他不敢睡覺。
後來第二天,他挑了那一擔《藏經》,回來去找廣欽老法師。廣欽老法師說,你就好好在這邊做,你就會成就了。後來果然成就了。傳悔法師後來就當廣欽老和尚的接棒人。你看現在承天禪寺度了很多人在那邊念佛,它意思是什麼?修道不在環境,修道不在山多高、地多遠,修道在心。所以我們俗話不是講說,「山不在高,有仙則靈」,對不對?所以這個地方說,我們現在悟這個道理就是說,我們應該用心去體悟說,他用四十七年。老法師說,只要三年到五年,你真正幹的話,五年就可以成就了。老法師跟李炳南老居士學法,剛開始是五年,後來到了再延一次五年,總共十年,他成就了,成為一代的導師了。
我在佛陀基金會內典研究班學講經,我一共用七年,我是佛陀教育基金會內典研究班第一屆的同學。老師讓我多久才能到三樓,佛陀基金會三樓講大座呢?我到七年以後才可以讓我到大座去講經。大座就是說,你可以對大眾講。我講的過程裡面,老師每天,老師剛開始從前面去聽,我老師是淨空老法師的學生,老法師常提到他,就是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創辦人簡豐文居士。老法師早期有兩個弟子,一個韓館長,一個男眾就是簡居士簡豐文老師。他就教我修《地藏三經》,我是把它導歸淨土。
我每次,他在下面聽我講經,我壓力很重。那講完他就交代服務台,把錄音錄下來,他帶卡帶,以前叫卡帶,不像現在MP3,他卡帶就帶回去,他就反覆聽卡帶。第二天寫了三張A4的紙張的紙過來,這個那個,這個那個,講了一大堆缺點。我說,老師你不要再說了。那時候習氣很重,就說老師你不要再說了,受不了啊。人都很愛面子的,那幾乎是無地自容。人還沒到家,老師電話就到了,你剛剛講那個是講什麼啊,你在講經,不是在講世間事,怎麼可以用世間語言呢?我說,老師,是,是,是。我是被這樣教出來的。當官都在指揮別人、在指導別人,講經是真正要一步一步來。所以老法師說,你不會講,你不悟,那你就複講,你就依祖師的話來講,你就不會犯錯。我現在這個依《太上感應篇彙編》,就是乖乖的依祖師、依聖賢的智慧來講,因為我們還沒有開悟。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你用五年到十年,就可以成就了。
鍋漏匠也是一樣啊。劉素雲居士,東北劉素雲居士用了十年聽《無量壽經》,還有念佛,她成就啦。她還是紅斑狼瘡,念到沒有紅斑狼瘡,連紅斑狼瘡都可以把它變成沒有紅斑狼瘡,那往生有什麼困難呢?那到極樂世界有什麼困難?連癌症都可以變。癌症,醫生都說沒有辦法,佛有辦法,就看你真不真修啦。坦白說,癌症也是一種業障。但是你反過來講,它也是老師啊。你成就了,你如果很精進用功,那你將來成就了,是不是要感謝癌症啊?如果你每天坐賓士,到處去旅遊,到全世界去環遊世界,每天都吃吃喝喝的,等一下這個病來那個病來,然後哪一天宣布說要走了,啊,怎麼那麼快?我還沒玩夠呢,走了。我上一集就提到那個富翁的故事。所以修行你就要找到一個真正解脫的路,「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那才是我們要找的路。世間所有的東西統統會成住壞空、生住異滅,唯獨一個東西它是不生不滅的,就是你的自性、你的佛性,我們講極樂世界。
所以接下來說,「人患不為及中途自畫耳」。我們先講「人患不為」,這個故事我引用修無法師。我們天台宗裡面一個很有名的祖師叫倓虛老法師,就《影塵回憶錄》的作者。我很喜歡看倓虛老法師的《影塵回憶錄》,我也很喜歡引用他的故事。很奇怪,我過去生一定有跟過他。我在華梵大學菩薩戒復戒的時候,那個得戒大和尚就是他的學生、他的弟子,超塵老法師,他長得像阿彌陀佛一樣。那我們復戒都要燃香,燃香就用香去燃這個手臂,總共戒子八百多人,因為我是去復戒啊。華梵大學的校長、董事長是曉雲導師,已經往生了,她是女眾。她是我們倓虛老法師收的唯一的女眾弟子,但是她事實上,已經是大丈夫身了。那當時在復戒的時候,在燃香的時候,我是原來是給我們二師父要燃香的,結果我被推推推,推到變成到倓虛老法師弟子,就超塵大和尚那邊,他幫我燃。他總共只燃六個,我是第五個。第六個以後,燃完,他就說他頭很痛,他就去敲木魚,敲兩下他就走了。後面整個大家,啊,怎麼大和尚不燃了?所以我一直感覺,我跟倓虛老法師應該有過去生聽過他講經。
那麼他在東北蓋了一個很有名的極樂寺,那一次有蓮友跟我講,老師我們哪一次到東北去啊,去參訪極樂寺。那落成以後,倓虛老法師就要辦一個盛會,就傳一個戒會,傳戒,那請誰來呢?請天台宗的,也是祖師,諦閑老法師。那麼當家的,當家師是定西法師。那麼他們要傳戒的時候,就來了一位叫修無法師,他首先跟老法師說,他要擔任護戒。護戒就是說,人家在受戒,你在旁邊當義工。他說,他護戒,他負責什麼?他要負責照顧生病的戒子。結果他講完以後,第二天就是去跟諦閑老法師告假了。他說,我要走了。定西老法師有一點沉不住氣說,你說要發心做義工、做護戒,你來的,因為他傳戒時間滿長,他大概去那邊兩個月。他說,你才兩個月你就要走了。他就跟,很平心靜氣的跟諦閑老法師、跟定西法師說,我不是要去別的地方,我是要去極樂世界。老法師跟那個定西法師,啊,你要去極樂世界?他說,是啊。他說,他就跟老法師講說,請你慈悲,給我一、兩百斤的柴火,準備火化用。定西老法師就問他說,請問修無師,要幾天哪?他等於是預知時至,先預告啊。
所以我剛才講說,這個覺性是不生不滅,哪裡有生死呢?他可以先預告的,哪一件事情可以用預告的。他有本事、有功夫啊。他就跟定西法師講說,十天。然後他又跟老法師說,請老法師慈悲,能夠到時候派幾位師父跟居士給他助念。他講完以後,他講十天嘛,那今天講了,明天又去找老法師了,他說,我今天就要走了。等於提早九天,這真的是在表演,這是遊戲人間。如果他講十天,十天到了,走,這個也是很不錯啦。他講完以後,再宣布說,我提早九天,我今天就要走了。那大家就很驚訝,就開始給他助念。那麼助念,幾位助念的師父就說,哎呀,修無師啊,大家往生都要講偈語跟法語,那你說說幾句偈語給我們聽好不好?
這個修無師,我剛才講過,他是泥水匠出身的。各位,他泥水匠出身的,我們台灣講,專門做水泥的,你蓋房子一定要泥水匠。他說,他沒有讀書,他也不懂得什麼經論,他可以修到預知時至。你說,他沒有讀書,他沒有讀書,他怎麼可以預知時至呢?這個六祖大師在《壇經》裡面講過一句話,他說般若自性非觀,解脫禪定,解脫跟禪定是本具的,也就是說,你開智慧了,你自然得到解脫。我們五分法身香不是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嗎?什麼叫解脫知見香?就是你證得解脫了,你還不能執著說,我已經解脫了,這個你還不能執著。如果你還有執著,那你還有法執,你還要把那個那麼一點點的那個執著,把它掉下來,解脫知見,連解脫的知見都沒有,究竟解脫。
那有些人說,你不是教我們持戒,因戒得定,因定發慧嗎?那是方便說,那是次第,因為你沒有辦法悟,就教你從這個次第上來,叫因戒得定,因定發慧。六祖大師一開始他就,聽到人家挑木柴到飯店去,一讀到《金剛經》,讀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頓脫,他悟了。他不是等到念那個經他才悟,他不認識字,他是相應。所以你有沒有辦法,什麼叫相應?就是說你的心有沒有辦法做到,那個東西是沒辦法去解釋的。所以禪宗裡面講叫,「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沒辦法去形容,所以一般叫「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所以我以前不是講「久修百千劫,悟在剎那間」。他聽到,六祖大師聽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證得了,悟了。然後他去求法的時候,去見他師父,他跟他師父講,我是來作佛的。他說,他來作佛的。後來他師父覺得他根性太利了,派他到大寮,就是廚房去舂米,所以才綁那個石頭綁在腰,舂得比較好一點,一共舂了八個月。
那五祖弘忍大師要傳衣缽,叫他們弟子寫偈語。所以你有悟,就寫得出來。你沒有悟,就算剛才你學傅先生,躲在山洞躲四十七年,你還是寫不出來。神秀大師他也是菩薩表演,他寫一個偈語,一共在他師父的寮房前面走十三次,不敢寫上去。如果你自性的東西,你知道它是自性流露出來的,不用走上十三次了,一次就寫上去了,直截了當的。他說,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他師父一看,沒入門。但是他師父又不好意思說。神秀大師他是首座和尚,也要給他鼓勵鼓勵啊。他就跟弟子講,拿香祝拜,可以得到福報。是沒有錯,如果你照這樣修,你至少得人天福報。雖然他不能往生極樂,因為他沒有開悟嘛,他說,沒入門就是沒開悟。
小沙彌就在晃啊晃啊,就開始在那邊誦啊,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台。六祖大師說,這個沒開悟,沒見本性,他也是這樣說。後來六祖大師就跟旁邊的,有一個居士叫張別駕,別駕叫官名,叫張日用。他說,我也想寫偈語,因為他不認識字嘛。那個張日用跟小沙彌說,你這獦獠也可以寫偈語,真是人間稀有。六祖大師說,他就跟小沙彌、跟張別駕,和藹可親的跟他們講,開悟人就是這個態度啊,他說,「欲學無上菩提,不得輕於初學」,你不要瞧不起剛學法的人。他說,「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沒意智」,「上上人」就是根機很利的。「若輕人,即有無量無邊罪」。
後來他就寫偈語了,寫偈語以後,他師父知道這個已經開悟了,後來就傳他衣缽啊,袈裟,《金剛經》,給他《金剛經》印證,「袈裟遮圍」。那六祖大師就跟他師父講,弟子心中常生智慧,即是福田。什麼叫做最大福田?你心裡沒有煩惱就是最大福田,弟子心中常生智慧。所以他就跟他師父講一句話,「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這是講它的這個體。然後「何期自性,能生萬法」。什麼叫「能生萬法」?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能嗅,在舌能嘗,在手能抓,在腳能走,產生這個六根的無量妙用,那就是「能生萬法」。他開悟偈就這五條。
這個就是什麼?我們佛家如果講的話,如果你能夠像六祖大師這個功夫,你就是把石頭打穿了。我剛才講說,你躲在內湖山洞裡面去鑽石頭,鑽四十七年,如果你做不到這個功夫,那你石頭沒有穿哪。各位這樣明白嗎?所以修無師他就有這個本事。後來他要,人家要給他助念嘛,那些居士跟出家人就說,你要講個偈語啊。所以修無師講說,「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所以各位,什麼叫真智慧?六祖大師剛才講那個偈語,就是真智慧。
如果你各位,你們如果念佛念到真的有辦法寫偈語,那我給你頂禮三拜。你寫的偈語要像六祖大師這樣,為什麼?就是表示你開悟了,你有辦法寫出像六祖大師這種偈語出來,就表示你開悟,那你不是普通人。所以各位,這些智慧跟文字無關,般若非觀,解脫禪定,所以真正就是要去悟。那我們現在沒有辦法,我們沒有辦法去悟,我們要學什麼?我們要學修無師。他是個泥水匠,你也學他,學到預知時至、往生極樂。從那邊再開始修上去,一樣,跟六祖大師一樣,六祖大師是佛嘛。這個是第一個,「人患不為」。
所以各位,我們就學修無法師這樣,老老實實的,人家真的有本事,而且預知時至,也沒有病苦,還活著先跟人家預告,說要走了,還是一個大和尚為他見證,諦閑老法師。諦閑老法師真的是了不起,見過兩個,一個鍋漏匠,他的同學出家,站著往生,三天。一個就是這個修無法師。很了不起,兩個都念佛法門,六祖大師代表上上人,上根利智,成佛。這兩個,鍋漏匠、修無法師,沒有讀書,代表下下人,下下人也有上上智,這個意思啊。
第二個,學佛路上積德累功。不是一直只有叫你光做善事,你到最後你一定要歸心淨土,也就是說你要悟。那麼為什麼會「中途自畫」?為什麼會畫地自限?為什麼會半途而廢?很簡單,有幾個問題。第一個,病苦折磨,也就是所謂的業障現前。一般人都會說,我有道考啦、我有魔考啦。我也有病苦考驗過。這是第一個病考。那麼第二個事業失敗,以前SARS來的時候,三個朋友到我辦公室去找我,有兩個是開工廠的。我就問他們說,最近修得怎麼樣啊?不要修啦,修。我說,為什麼不要修?你看我工廠都倒掉了,念佛念的,修佛修到工廠都倒掉,我還修什麼?阿彌陀佛都沒有保佑我。他這樣給我講,我當場也傻眼,我說,阿彌陀佛保佑你賺錢哪,他不是教你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嘛,你怎麼增長你的貪欲呢?所以智慧沒有開就是這樣,事業挫折。
我這一輩子幹公務人員,我一共被貶官貶兩次,第一次就上次講過,我跑去受戒,就是一九九四年,我因為被貶官,而去受五戒、菩薩戒。那麼第二次被貶官,是最近的事情,二OO六,距離現在也不過是六年多而已。我第二次被貶官是什麼?明升暗降,內容全部被,講坦白話,是真的被冤枉,但我也不去爭、我也不去辯。這個是講經,我就不便說。明升暗降那一天,剛好又巧不巧,代表我長官去開會。全場兩排座位,統統是升官,歡歡喜喜,大家滿臉笑容,唯有我一個人徒傷悲,在那邊如坐針氈,坐不住,想要起來,想要找個理由離開,又不能走,偏偏又長官不在,叫我代理。那一種難過跟煎熬,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啊。我才知道我有多愛面子,阿彌陀佛跟地藏菩薩就把我這個愛面子打破,死愛面子,中國人愛面子。
修行最怕愛面子,愛面子就是我執,我跟各位講,我我執也是很重。那一次給我折磨的,折磨到,後來我七天就熬過去了。我們那個長官、科長就跟我講說,他是我學弟,學長學長你很厲害,你怎麼七天就過去了?前一陣那個少年隊長被貶,貶到你這個位子以後,後來就寫報告退休了,而且他還差點得憂鬱症啊。他說,你怎麼會沒有得憂鬱症?我說,學佛再得憂鬱症,那對不起阿彌陀佛啦。我前一任的,接我前一任的位子,是隊長下來的,我是主任下來的,他是隊長下來,聽說他就是鬱鬱寡歡,到現在還鬱鬱寡歡,怨啊。所以我們就是說,帶著怨氣來,又帶著怨氣離開人間,沒有必要。所以這個病苦折磨,我深深能夠體會。
我媽媽往生的時候,因為我助念得非常辛苦,兩天兩夜都沒睡覺,我兒子跟我講說,爸爸,這個時代,實在是找不到像你這種兒子了。我跟我兒子講說,沒有啦,我盡我的本分。你看,兒子親自做,這個叫,老和尚講,要身教、要言教、要意教,意就是你的心。那我媽媽去火化的時候,因為我就求佛,讓我媽媽能夠往生順利,留一口氣回家。阿彌陀佛也沒有讓我失望,是真的我媽媽從醫院留一口氣回到家,這個過程因為太長了,在我的編的那個《圓滿臨終關懷》裡面有提到,改天有機會再介紹我媽媽往生的故事。
那我媽媽火化的時候,就在台北市的第二殯儀館,燒出一個類似觀世音菩薩坐在、打坐的那個樣子的,有點像穿海青那個樣子一個形狀出來。但我不敢講說那是舍利,我也不敢講說那是舍利,我媽媽沒那個德行啊。但是就是像觀世音菩薩,後來有拍照起來,每個人看過都,好像觀世音菩薩。我就把它放在《圓滿臨終關懷》裡面。那個葬儀社就拿過來就說,黃警官,黃警官,恭喜,你媽媽燒出一個觀音。好,那我就放在這個地方,真的是觀音。現在把它供養在妙音佛堂。後來,這是巧合,各位不要誤會,是巧合。兩個禮拜以後,我這兩個手開始癢,癢得不得了,怎麼癢呢?要用刮痧板先抓,抓到它變成有水泡,水泡以後變成,就跑起來一個水泡,要用針把它扎破,讓它汁流出來,這整個手都是,這個縫裡面都是,痛苦的不得了。
我那個時候,二OO三年,我已經學佛學很久了,也做了很多布施。那時候,憑良心講,心裡就是有一點點,但是沒有慌,沒有慌掉,就是有一點說,怎麼會這樣呢?所以業力不可思議,但是願力也不可思議,那聖力也不可思議。我沒有怨,我沒有怨任何人,那時候就有,所有台北市的那個看皮膚科,比較有名都看過,都看不好。也做過化驗,到台大去做化驗,也不曉得什麼原因,他以為是一種感染菌。我那時候想說,會不會是媽媽西藥吃太多,西藥裡面會有毒素,毒素以後變成骨頭,火化就這樣啊。也不是,是我的業力。
那為什麼這個業力會浮現出來?我跟各位講,我真的在我父親或是我母親往生,我坦白講,我不敢說我百分之百盡孝,但是我真的做到一個兒子的責任,我盡孝盡到一個極致。每個禮拜都跟,每個七都跟媽媽,自己在家裡帶佛一共修。然後七個七完了以後,做一堂三時繫念。那誦《地藏經》就很多,就不用說了,《無量壽經》也誦。所以這個孝等於消我的業力,那麼消我的業力,它必定要浮出來,就是說,譬如說我們感冒,我們得了感冒了,那麼感冒一定要發作,它自然感冒就會好,這個病毒就會出來,這個意思是這樣的。所以有些人碰到業障,嚇得不得了,有些是業障要消的現象,有些是業障在受報的現象,你不要聽到生病就嚇壞,有些是給你考試,也是給你個考驗,看你的道心退不退。
結果那時候果清律師,就現在定弘法師他們那個戒和尚,在北齋傳五戒、菩薩戒,我還帶了將近快七、八十人的香積團隊去那邊,從買菜、切菜、炒菜、洗菜、包便當、配便當,供齋堂,行堂,交給行堂去供早齋跟午齋,七、八百個戒子要吃。到晚上的時候,我受不了,我要回家,回家才有辦法,燙或者擦藥,或者刮痧,或怎麼樣,不然會一直癢啊。我講經的時候,手在下面,同學怎麼會知道老師兩個手在癢呢?老師修行功夫怎麼那麼差,怎麼會業障現前?結果我在那個戒場的時候,那個會宗法師跟我講,他是懂中醫的,他說,黃居士,我跟你講,你回家,你用一鍋的熱水,倒米酒下去,把它滾燙以後,你兩個手就下去,像練鐵砂掌一樣。我跟你講,燙了也是一樣,燙的了皮膚,燙不了業力,還是一樣沒辦法好。
總共熬多久,你知道,熬七年。時間到我作了一個夢,我就知道了,快好了。我就到基隆醫院,署立醫院,那個院長我認識,他說,這個簡單啦,我找我們這個皮膚科主任給你看啦。一看,把個藥回來,一帖就好了。業障要是消,吃什麼藥都會好。業障要是不消,吃什麼藥都沒有用。台灣有一句話就很有意思,真藥醫假病,對不對?假病就是什麼?比方感冒、肚子痛,那你就吃一點藥就會好,對不對?真藥醫假病。那真病沒藥醫,只有一帖藥,因果,還有阿伽陀藥,就是阿彌陀佛。
所以我這個病痛三年,還有我個人貶官的一個經驗,來跟各位分享說,我並沒有因為這樣而退轉道心,這就是我在菩提道上跟菩薩道上的一個考試。如果我考試通過了,那對我來講,是積德累功。如果我在考試的過程裡面,我怨天尤人的話,那我考試沒有及格的話,我不但沒有積到德,也沒有累到功,反而造了業。所以人家講說,業障來受報的時候,你沒有埋怨,業障消一半。如果你有埋怨,還再加利息,還業障再加重。如果你要逃避的話,那下次再加更重。所以「中途自畫」,退轉,「自畫」就是退轉。
我再講第二個故事,就是玄奘大師到西域去取經的,印度去取經的玄奘大師,他的師父就是戒賢論師。戒賢論師是當時全印度最有名的佛教大學那爛陀寺,我們一般叫做那爛陀大學的寺主,就是住持。他幾歲,一百零六歲。他對經書非常的通達,人家不敢稱他的名字,稱他叫正法藏。就像佛陀在靈山拈花,迦葉破顏微笑,就是佛陀講那句話,「吾有正法眼藏」,付囑於汝。那個「正法眼藏」是什麼?「正法眼藏」就是智慧寶藏。你看戒賢論師,人家稱他叫正法藏,你就知道他的德行有多高、道行有多高。結果他有一個病,是患了風濕病,每一次發作的時候,手腳會抽筋,然後那個四肢,兩個手、兩個腳關節,就好像火在燒、刀在刺他的痛苦,拖延了二十年,等於一百零六歲,等於八十六歲,這樣折磨二十年。它折磨到他,戒賢論師受不了,他怎麼樣,你知道,他想斷食取滅。什麼叫斷食取滅?不吃飯想要自殺了,叫斷食取滅。他就想要滅度了。
那麼那天晚上作了一個夢,夢見三位儀表非常莊嚴的菩薩來給他託夢,一位是金色人,全身發金色的光,一個是琉璃光,一個是銀色光。金色光那個是先給他講話,他說,你是一個講經者,你應該好好把經講好。他說,因為你過去生當過國王,惱害了很多眾生,就是殺眾生,因為國王要吃東西,很多人都要去殺東西給國王吃,殺這些動物。所以他說,你惱害太多眾生,所以今世就要還這個業報。他說,如果你好好的這樣把講經說法說好,把業障懺悔,你這個病就會好。然後他說,我只聽說佛陀說,「身為苦本」,從來沒有聽佛陀說,要絕食取滅,佛陀沒有這樣教的。講完以後,他跟他介紹玻璃光人,就是觀世音菩薩。然後再跟他介紹銀色光人,彌勒菩薩。然後最後跟他講一句話,他說,你再等三年,大唐中國有一位來印度學法的、取經的玄奘法師即將到達,到你那爛陀大學來,你就收他為弟子,把法傳給他,你的功德就圓滿了。後來三年以後,真的,玄奘大師真的來了,他的師父就是戒賢論師。
那麼戒賢論師後來夢醒了以後,那幾年是真的病苦比較減輕,而且也比較不會那麼痛。這是什麼?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戒賢論師一百零六歲,被稱為正法藏這麼一個,印度最有名的一位那爛陀大學的首座教授,他都難逃這個業障、病苦,差一點要絕食取滅。三位大菩薩來度他,文殊師利菩薩跟他開示,他馬上懺悔心起來。他的病苦再忍耐三年,他變成功德圓滿,業障全部消除,他這就是最後才能夠把「積德累功」圓滿。
第二個例子我特別舉道證法師。我提過好多次,她本身還沒有出家以前,她是榮總的腫瘤科,就是癌症的醫生,她安慰了很多病人。我最喜歡聽她講一個很有趣的,道證法師講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她說,她每一次,因為在榮總看癌症的病人很多嘛,那過來的時候都會,榮總那個走廊上就畫了十三匹馬,十三匹馬,原野的風光很漂亮,然後馬在草上奔馳。然後每一次癌症病人一進來的時候,她叫郭惠珍醫師嘛,還沒有出家以前叫郭惠珍醫師,叫郭醫師。她就問病人說,你剛才這樣走過來,你有沒有看到那個走廊上,有沒有十三匹馬?台語是你講什麼?你講什麼?你講什麼?你講什麼?大陸的蓮友都叫我不要講台語,可是它這個地方不用台語表達好像怪怪的。他說,你講什麼?你講什麼?那些病人慌張到經過那個長廊,沒有辦法看到十三匹馬。一百個病人只有一個看到,說我知道有十三匹馬,那一個人比較想得開。其他九十九個統統沒看到,經過那個走廊。
所以你看病苦會把一個人打倒,真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懺悔、必須要改過,必須要「積德累功」,必須要存夠夠的福德資糧,就像戒賢論師一樣。道證法師說,她在巡病房的時候,癌症病人,每一個人都會在那邊唉唉叫,叫阿母啊、阿母啊,台灣話叫阿母、阿母啊,沒有一個人叫阿彌陀佛,一個阿都叫不出來。阿母可以叫得出來,就是阿彌陀佛叫不出來。阿母就是叫媽媽,這個意思。所以她後來,她在佛誕日剃度出家,她在一九八七年剃度出家。在二OO三年六月十九號,觀世音菩薩成道紀念日圓寂。她念到阿彌陀佛的阿,阿彌,陀沒有念出來,就往生了。她是癌症,這段期間她講經、她寫書、她說法、她畫佛、她拜佛,她沒有被病苦擊倒,病苦變成她的老師,病苦變成她積德累功的資糧。所以到底誰要感恩誰,你要感恩病苦。所以「積德累功」各位一定要記得,不是只有順境叫做「積德累功」。逆境、困境、病苦,你都不要錯過「積德累功」的機會,那麼你業障才有辦法消。
第三個例子是台灣第一位樞機主教,單國璽先生。他在七十二歲的時候,罹患攝護腺炎二期。二OO六年八月,又發現罹患肺腺癌,而且是非常小的細胞的肺腺癌。他在往生前寫了一本書叫《生命告別之旅》。這個單國璽先生在台灣,每一個人都非常尊敬他,他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一個天主教的主教,關懷病苦、關懷窮人。他還和我們佛教幾位大師,常常做一些生命的對談,如何去啟發,讓大家鼓起生命的信心跟勇氣。
我最佩服他一點就是說,他要往生前有兩個故事,讓我們聽了非常感動,他就是菩薩示現。第一次他在演講,在布道的時候、在傳道的時候,他站在講桌上講經。講完以後快下來的時候,他尿失禁,尿的滿地都是尿,他當時他整個都非常的尷尬、非常的難為情,大家都看到他尿在現場。他說,天主跟他開個大玩笑,怎麼在這種場合讓他尿失禁呢?那我們要是我們的話,我們會阿彌陀佛怎麼沒有保佑我呢?對不對?就像說,我當時的時候,我手在癢的時候,我是沒有埋怨,說奇怪怎麼會這樣呢?
他往生前第二個最大的打擊,還沒有出現。最後第二個打擊來的時候,那是上帝的美意,最後的考試。因為他行動不方便,旁邊請了一位男看護,男眾的。就要上廁所,去上大號,就快到大概幾步路的時候,大便掉下來,那是更難堪的。我們人那個糞跟便,跟尿被人家看到,就會很尷尬。結果那個男看護大概一時是心急,就當場跟他講話比較大聲說,你怎麼走那兩步都沒有辦法啦?這樣責備他。他算是有定功的,他靜靜的一直看著那個男看護,他講不出一個他的無奈跟痛苦。他當時,在這個書裡面寫說,堂堂一個台灣區的樞機主教被一個男看護這樣講,情何以堪。最後他懺悔,就如同他當時,他懺悔的時候,他在書上寫說,這是上帝讓他這一棵枯樹上面,最後的黃葉把它全部掃乾淨。各位懂這個意思嗎?把你的我執最後破掉。
所以他當時在得癌症的時候,他去向上帝祈禱、去向天主祈禱,他講一句話,大家都知道,他說為什麼會是我?我沒有抽菸,我也沒有喝酒,為什麼會是我?然後他進去祈禱室祈禱,祈禱大概一段期間以後,出來以後說,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癌症腫瘤一定要是別人呢?你看,轉煩惱為菩提,不簡單啊。當下穢土變淨土,娑婆變極樂。雖然他是天主,我們說他應該是到他們天國了,他是一個非常慈悲的一位長者。那他怎麼樣?他這個病苦,這一個尿失禁跟糞便掉下來,最後他積德累功的最後圓滿,我們所謂的臨門一腳,圓滿了。那當然接下來是大家讚歎,掌聲如雷。所以,我們應該向這幾位長者看齊,向道證法師看齊、向單國璽主教看齊、向戒賢論師看齊,不單是順境,逆境也應當要如此。
那麼接下來,我就跟各位來介紹一位,我們這一段裡面的,「有志者,事竟成」。「有志者,事竟成」,我舉一個台灣大家都知道的,創世基金會的董事長曹慶先生。大家以為他是很有辦法,其實他是一個非常,可以講說,他出身非常簡單的一個人物,他是台灣糖業公司的一個小公務人員退休的。他是他對這個病苦有一個願力,他當時在退休的時候,他就跑去問政府官員說,台灣有沒有設立植物人安養中心的這一個計劃跟醫院。政府機關跟他講,政府有計劃,沒有時間表。那他就沒有辦法了,因為他一直想去關懷,因為植物人是最可憐的,他完全沒有表達的意志,他完全是躺在床鋪上,要每天在床鋪上,叫度日如年。不要說是他生病的人痛苦,照顧的人都非常辛苦。如果家裡有個植物人,那幾乎就像《地藏經》裡面講的,你挑了那個重擔,走在那個爛泥巴裡面,愈陷愈深。
曹慶老先生不簡單啊,他就這樣以後,他就去全台灣走透透,他沒有告訴他太太跟兩個女兒,他就揹個小背包,到全台灣去走透透。台灣總共有三百六十九個鄉鎮,他全部都把它走遍以後,問人家說,你要不要支持植物人安養中心?你要不要幫忙植物人?大家都把他說,你是神經病、瘋子、騙子,他被人家這樣講。然後他走完以後,雖然說沒有得到很大的人家給他支援,可是他募到什麼,他募到七百個同情點,各位聽到同情點,同情他了。然後到一九八六年,一九八六年就二十七年前,他拿了他十七萬的唯一退休金,創辦了創世基金會,還有台灣第一家植物人醫院。
他的植物人醫院真的很了不起,我去參觀過,在新店這邊。我去參觀過,因為我送尿布過去,還有一些他們應用的用品,因為我帶一個放生會,我想病人也應該要關心。那我有一次去那邊參觀的時候,我就看到一個植物人病人,是因為勞工傷害,就是在工廠工作的時候,不小心變成重傷害,就到醫院去,就變成植物人了。但是他比一般稍微好一點點,表達能力還稍微好一點點。我就在旁邊輕輕跟他講,我說,你好好在這邊養病,要聽醫生的話,病好我們就回家,好不好?糟糕了,不能講回家。他就當場哭了,我要回家啦,我要回家啦,聽得我心裡很難過。所以後來護士就跟我講,你到植物人病房,不能講說要回家。你看,他們也曉得要回家。靈性,每一個人都有覺性,只是他業障,障礙障住。
曹慶老先生他就靠著發票,大家捐發票捐給他,還有一百、二百這樣捐給他,感動了百萬人去支持他。他在全台灣三百六十九個鄉鎮,建立了三百六十九個愛心天使站,也就是三百六十九個地方都有人來支持他的點。然後他在二十三個縣市,台灣總共才二十三個縣市,蓋了植物人安養院。他總共被他照顧過的人有多少人呢?有一千個植物人病人。了不起啊,一個小公務人員退休。你說積功累德,行功立德,要很多錢嗎?要心啊,要發心、要發願啊。他這一輩子就成就了。老法師也是這一輩子成就,曹慶老先生也是這一輩子成就。我們難道要空過嗎?我們難道要生命空白嗎?我們難道連一點點成就都不願意去祈求嗎?
所以我就覺得是說,我舉的這幾個故事說,「積德累功」是真的很重要,當然中間會有障礙、會有挫折、會有考驗、會有業障,但是你都把它當老師。你帶著一個謙卑的心、恭敬的心,你來懺悔改過,絕對可以雨過天晴、苦盡甘來。所以這個地方,我講這幾位長者的故事,我給各位一個省思。本文傅先生用四十七年把石頭穿透,而且還是用木頭,不是用鋼鑽。創世基金會曹慶用二十七年做到了,他也是石頭穿透了。所以只怕不去做,光在那邊說,或是半途而廢,畫地自限。曹慶被人當成瘋子、騙子,他都不以為意,他還是繼續走下去。所以我說,曹慶是台灣的唐吉訶德,但是他做到了。他做到怎麼樣,他做到植物人的一個希望。
那麼接下來,第四大點,我就在跟各位講,我們學佛人、我們念佛人,我們怎麼樣可以來「積德累功」。前面剛才講幾個故事,現在我們就來看黃念祖老居士的《無量壽經大經解》裡面提到的「積功累德」第八品,「於無量劫,積植德行」,「依真諦門,植眾德本」。那麼這個經文裡面,「於無量劫,積植德行」,它這個是表示說,無量的極長的時間。那麼這個時間這麼長,「故其時間,無法稱說,不可計量。以表修行久遠。『行』者,身口意之造作。『德行』者,所成之善謂為德,能成之道謂為行。故德行指功德與行業,又指具足功德之行。即戒定慧三無漏學與六度也」。
這個地方我跟各位解釋一下,佛陀跟阿彌陀佛以及諸佛菩薩,他們都用無量劫的時間在積德累功。所以佛菩薩到人間來,他不是我們一般以為說,來這邊來享受福報,不是。佛菩薩有福德不受福德,他純粹是為眾生來服務。所以佛菩薩即相離相,他無住生心,他在幫助眾生的過程裡面,事實上就是積德累功,所以叫做「於無量劫,積植德行」。所以為什麼我們說,阿彌陀佛是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德能呢?是這樣來的,因地是這樣來的。就表示說,菩提道上跟菩薩道,它的時間之久遠,沒辦法計量的。那麼「行」,德行的「行」,「行」是你的身口意的行為清不清淨,跟你德行有關。那麼「德行」,「德行」就是說,你透過六度萬行,還有身口意的三業清淨,成就這個德行。
所以《大經解》裡面解釋,「所成之善謂為德,能成之道謂為行」,什麼意思?你所行的一切善法,能夠無相布施,能夠無住而生心,能夠即相離相,三輪體空,那麼所行的一切善就變成德。那麼這個德,就成就你的無上菩提道。無上菩提就是道,那就是行。那德行就出來了。所以德行是什麼?德行指功德。那功德是什麼?功德就是我剛才講的,你無貪、無瞋、無癡,你戒定慧三無漏學成就了,那叫做「具足功德之行」。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前面五度,老法師講修福,成就後面的慧,福慧雙修。
所以在經文裡面,這個《會疏》,「『行謂行業,三業所作。德謂福德,行之所感。』又『非朝夕所得,故云積植。』積者積累,如點滴所聚。植者培植,似育苗成林。經時久遠,不可計稱,故云無量劫」。這個地方我跟各位解釋一下,「行謂行業,三業所作」,剛才已經解釋過,「行」就是我們的身口意的行為,「三業」就是身口意所做的。那麼「德」是「福德」,「行之所感」,你三業清淨,自然感召這個「德」,那叫「福德」,你所做的善就變成「福德」,那最後成就功德嘛。那麼這個功德要怎麼樣成就呢?它「非朝夕所得」,所以要變怎麼樣?要不斷不斷的去累積,叫「積植」。他說,什麼叫「積累」呢?他說,像「點滴」成,你像一滴水一滴水這樣,「點滴」成河。你就一桶水,去把它去接這個雨水,一滴一滴這樣去滴,滴到後來,你不能說雨天來了。
像我們以前鄉下的時候,我們不像現在你們這麼幸福啊,我記得我以前小時候的時候,我們是在外面,我們是住茅屋,那茅屋就是雨水會滴下來,對不對?那我們就拿一個水桶去那邊滴,滴完以後,那個水桶再把它提進去。我的印象都很深刻,媽媽就是用那個水來洗菜、煮菜啊,還有去洗東西啊。它會沉澱,就會上面就比較清啊,滴水成河。粒米成籮,一粒米一粒米這樣給它積,積到後來是一蘿米出來。粒米成籮,滴水成河。功德也是這樣啊。那麼什麼叫做「植」呢?「積植」嘛,它這邊「積者」,「積植」,「積」是「積累」嘛。「植」,「植」就是你的功德,就像一棵樹一樣,你這棵菩提樹,你把一棵菩提芽,把它種在土裡面,那就開始給它澆水,陽光啊、空氣啊,那菩提芽慢慢長大以後,就變成一棵菩提樹就出來了。所以叫做「育苗成林」,就像一株苗把它撫育長大一樣,功德也是這樣啊。
那麼接下來,《無量壽經》告訴我們,「依真諦門,植眾德本」。什麼叫「諦」?「諦」叫做「真實不虛之義」,真理。「世間與出世間之道理,決定不虛妄」,「名為諦」。「《智度論三十八》云:『佛法有二諦。一者世諦,二者第一義諦。為世諦故,說有眾生。為第一義諦故,說眾生無所有』」。「『依真諦門』者,依第一義諦為門也」。「《金剛經》曰: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依真諦門』,即無四相也。『植眾德本』者,修一切善法也」。這一段講得非常好,真的非常好。
佛陀教我們怎麼樣?要「依真諦門」,就是我們要「依第一義諦」。什麼叫「第一義諦」?「第一義諦」就是教你明心見性,教你往生極樂,叫「第一義諦」。教你見性成佛,見到自性的功德,就像六祖大師一樣。所以它這邊特別解釋說,「『諦』者,真實不虛」,我們的覺性,「真實不虛」。為什麼叫「真實不虛」?我們講說一真法界嘛,真實功德嘛,老和尚講三個真實嘛。它是什麼?它是火不能燒、水不能淹啊。我們這個覺性,在聖不增、在凡不減啊。你在聖也是這個覺性、在凡也是這個覺性。所以我們說,「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你是覺性迷了以後,帶著你的阿賴耶識變成業力,然後來到人世間受報,變成業報身啊。等到你業報受盡了,你轉惡為善、反迷為悟、轉凡成聖,你變成佛了,你煩惱變菩提了。
所以這個地方講說,世間法跟出世間法的道理都是從你自心變現出來的。老和尚常講,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一切法從心想生。就講這個「世間與出世間之道理,決定不虛妄者」,「名為諦」。我們現在是因為心,我們迷了,所以我們變成業識、阿賴耶識,所以《智度論》裡面講說,佛法有講兩個道理,一個是世間的道理,「世諦」。第二個,「第一義諦」。那因為菩薩要教化眾生,必須要跟眾生和光同塵嘛,所以說眾生聽得懂的語言嘛,用眾生所懂的話來講嘛,所以「為世諦故,說有眾生」嘛。這是眾生,隨眾生的分別而分別,但是菩薩了無分別。所以說在世間裡面講,他跟你講,哎呀,有生老病死啦、有成住壞空啦,有眾生啦、有佛啦、有聲聞啦、有羅漢啦、有天人啦,來跟你講這些,「有眾生」,「為世諦故」。但是「為第一義諦故,說眾生無所有」。
老和尚常講,大乘經裡面講,佛陀在《法華經》裡面講,唯有一佛乘,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二乘是大乘、小乘。三乘是菩薩乘、緣覺乘、聲聞乘。佛陀在《法華經》裡面講,菩薩乘、聲聞乘、緣覺乘,統統是我方便說,唯有一佛乘,成佛,就是老和尚常講的一真法界。所以老和尚講,如果你站在究竟佛的角度,九法界也是幻化的。這老法師說的。只有一真法界才是究竟真實的,成佛。那跟大乘經裡面講,佛陀講,三乘是方便權巧,一樣的道理。所以眾生迷了以後,返迷歸悟的時候,成佛了,我們一般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還有眾生嗎?沒有眾生啦。所以九法界導歸極樂,入一真法界,那就是法身大士的境界。所以依「第一義諦故,說眾生無所有」。老法師常講,《大般若經》裡面三個道理,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就是在講這個意思。
所以《金剛經》裡面講說,「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你離開這四相,你修的一切善法,這個就是「依真諦門」。那麼你如果無四相,去行一切功德,那叫做「植眾德本」。你去修一切善法,本著這個原則。各位如果你了解《金剛經》講這一段的意思,你用無四相去行一切善法,那麼每一件事情、每一件善法都是積德累功。各位這樣明白嗎?你要怎麼去積德累功,你要從這個心地,從這個心,起心動念的時候,因為我們現在還會起心動念,菩薩是不起心、不動念的,但是你剛開始你要學習菩薩的沒有四相的布施,最後你就會跟這個性德相應。
接下來,「『植』者,種植也。『德』者,善也。『本』者,根也。諸善萬行之功德,為佛果大覺之根本者,稱為德本。又萬德之根本稱為德本。依是義故,阿彌陀佛名號,體具萬德,名召萬德,故曰德本。如《教行信證六》云:『德本者,如來德號。此德號者,一聲稱念,至德成滿,眾禍皆轉。十方三世德號之本,故曰德本」。
那麼這個地方,這一段文簡單跟各位講,「植眾德本」,到最後做一個總結,就是你種植的、你培植的這個德的一切善,它的根本是什麼呢?它這些萬行的功德是什麼呢?就是你的「佛果大覺之根本」,就是你的覺性。「佛果大覺」就是你的覺性,你所有行一切善的目的是要幹什麼呢?為了這個「德本」。這個「德本」就是你的自性功德,你的「佛果大覺」的根本,那才是真正你的大根大本,你行善目的是要什麼?你要求福報嗎?不行,那是有漏善。你要學佛陀這個教誨,真正行一切善的目的,「諸善萬行之功德」,就是要為了成就這個「佛果大覺」。
那麼阿彌陀佛「體具萬德」,我們講無量光、無量壽,阿彌陀佛是無量光、無量壽。「體具萬德」,它的本體具足萬德功能。那麼「名召萬德,故曰德本」。所以《教行信證六》裡面講,你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稱起,你只要稱念這個南無阿彌陀佛,這個佛號一稱起,它就把你的覺性叫出來,把你的覺性叫起來,叫醒,就是把你這個「佛果大覺」叫起來。所以它說,「至德成滿」。你如何念到功夫成片,然後到事一心不亂,念到理一心不亂,你就是「至德成滿」。什麼叫理一心不亂?那就是法身大士的境界,無住生心,三輪體空了,那個就是「至德成滿」。那麼你這句阿彌陀佛,它可以「眾禍皆轉」,你只要念一句阿彌陀佛,一切災殃化為塵,眾禍就遠離了。因為佛號讓你提起這個覺性、這個悟性,這個覺性就起來。所以「十方三世德號」之根本,也是「十方三世德號」的根本,「故曰德本」。
那麼以上我就把「人患不為」,「中途自畫耳。有志者,事竟成」,我把這分成三個重點,把它做這樣講,最後我導歸到《無量壽經》裡面去。
那麼接下來,我們來看接下來這一段:
【宋鎮江太守葛繁。每日行數善事。四十年不廢。人請問之。繁曰。吾無他。惟日行一二利人事。因指座間踏子曰。如此物置之不正。則蹙人足。我為正之。人渴與之杯水。皆利之事也。自卿相至於乞丐。皆可行之。惟行之悠久。乃有利益耳。】
那麼這一段是講,宋朝一位鎮江的太守葛繁的故事。他的故事,事實上是讓人家非常讚歎的。那麼我們這一段因為比較簡單,我們把白話先給它解釋一下:
『鎮江』是在今天的江蘇鎮江、丹陽跟金壇三市。
『踏子』就是以前古代人的這種,要踏上去床鋪上面,有一個踏板,那個叫「踏子」。那個踏子如果你沒有擺好,或者到旁邊去,會去絆倒,所以就會『蹙人』,就是什麼?「蹙」就是一種逼迫的意思。
這個白話我把它講一下:
宋朝鎮江太守葛繁,他每天都做幾件善事,四十年不曾廢停止。有人請問他,葛繁說,我沒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每天做一、兩件有利於人的事情而已。因而指著座位間的踏板說,就像這個東西,如果放得不正,就是那個「踏子」如果放得不正的話,就會妨礙人家行走,我便隨手把它放正。又如有人口渴,我送給他一杯水給他喝。這些都是有利於人的事情,從公卿、將相到乞丐都可以做,只要持之以恆去做,自然就會有利益。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那麼葛繁的故事,因為他的故事其實很多,在《德育古鑑》裡面也有提到他的,也提到這個葛繁的故事。那麼《感應篇》也把他編進來。在這整個文章裡面,我覺得說,有一個故事,在《德育古鑑》裡面,我稍微提一下,跟葛繁有關的。《德育古鑑》是在清朝的時候,那時候康熙的時候編的,原來是叫《感應類鈔》,後來到印光大師的弘化社印了幾萬本。
那麼這個《德育古鑑》裡面有一個故事是講,有一個讀書人他到一個商店去,剛好看到一個皮靴,好像是他父親入殮陪葬的這個皮靴。他就問店主人說,這個皮靴是誰的?他就跟他講說,是有一個官人騎馬,拿來叫我給他修理,修好就馬上會來拿。他因為他覺得這個皮靴很熟悉,他就一直在現場等,等到後來,就有一個官人騎馬騎過來,那是他已經死去的爸爸。那是因為他爸爸有福德,讓他可以見到他兒子,他們還可以在白天見到,這是很難得。一般,如果你長輩往生,能夠給你入夢就不簡單了。那入夢我以前講過,都是用意念溝通,不用講話,你就知道他要講什麼,所以有些是會來託夢的。第二種就是到極樂世界去,一定回來託夢,一定會來告知的。
以前我一個朋友,就是我們那個陳師兄,共修《地藏經》陳師兄,他太太往生的時候,因為是癌症死掉,那就來的時候,就旁邊兩個人押著,他太太就滿臉愁容。那他就說,怎麼差那麼多?我師父往生的時候,旁邊兩位護法金剛保護他,怎麼我太太旁邊兩個人押著?他就很難過,因為他也很疼他太太。他就為他太太誦一百零八部《地藏經》迴向給他太太。因為他太太已經癌症往生了,他們做事業失敗,後來往生的時候,也滿令人同情的,沒有家可以回去,在板橋殯儀館,我還請法師給她助念,還入殮,最後我還送她骨灰罈。告別式不敢通知親朋好友,因為生意落魄、生意失敗。我還發動蓮友去給她莊嚴那個殯儀館,最後把她整個人生最後一個告別式把它辦完。他後來就發願誦一百零八部《地藏經》給他太太。他太太就來給他託夢,就穿著海青,掛了一百零八顆念珠,旁邊已經沒有人了。這個是託夢。
那這個讀書人,他爸爸就沒有跟他講話,馬靴提了就走,就上馬。他就後面追,他說,你不是我父親嗎?你怎麼沒有一句話教我呢?他爸爸就沒有下馬,就回頭跟他講,做人要學葛繁。兒子不知道葛繁是誰啊,他說,葛繁是誰啊?鎮江太守葛繁。然後他爸爸最後跟他講一句話,他說,我們冥間,我們的冥王都設香案禮拜葛繁。葛繁了不起啊。葛繁到後來他的事蹟,在宋朝被編入《淨土聖賢錄》裡面去,他是坐化的。這個讀書人就去問葛繁,葛繁就是跟他講這個道理一樣,他說每天做數件善事,『四十年不廢』,跟這裡講一模一樣,然後每天都做一、兩件利人的事,就是這個踏子可以把它擺正。
我自從看了葛繁的故事以後,我其實也是受他的影響,怎麼受他影響呢?因為葛繁講說,做善事不是只有有錢人才可以做,『卿相』跟『乞丐』,「卿相」,就我們現在講達官貴人、高官顯要。那麼「乞丐」就是指窮人。舉手之勞而已嘛。我自從看了葛繁故事以後,我們辦公室旁邊有茶水間,茶水間就是給你去倒開水的、洗便當的,便當盒的,洗水果、切水果的,還有蒸便當的地方。我們這個大樓,我們那一層大概有幾十位在使用。那我副分局長照理講是不用去洗啦,因為會有工友在那邊清潔。但是我自從看了葛繁故事以後,我受感動,我就說這個葛繁每天都日行一、兩次『利人事』,那我每天坐那邊批公文,哪裡有做善事呢?對不對?搞不好還造業。那我開始進去以後,我就去打開水以後,我就開始拿乾毛巾,我把兩邊的琉璃台,那個叫清潔台,我把它清潔乾淨。再把布把它扭乾,把它晾在飲水機上面烘乾,讓下一位進來的使用者,可以使用到一個乾淨的一個琉璃台。以後你到廁所去,到公共廁所也是這樣,把它擦乾淨,讓下一位再進來可以使用一個乾淨的馬桶,道理是一樣啊。
你要怎麼修德?怎麼積功?這樣就可以做了,你走在馬路上,有石頭把它撥開,有鐵釘把它揀起來,有人差一點快被車撞到,趕快告訴他一下,這也是積德累功。每日,「日行一二利人事」。所以我就是受葛繁的影響,到我們琉璃台那邊,去茶水間,我一天只要進去三次,我就做三次好事。那如果十個人去用,一次十個,乘以十,那你一天不就幫助三十個人有一個乾淨的空間嗎?所以我們為什麼要學老祖宗的智慧?就是這個意思。葛繁的故事,陰間的冥王會禮拜他。因為時間不夠用,我下一回再來講永明延壽大師,他也是這種德行,冥王跟他禮敬。冥王跟他禮敬,跟永明延壽大師是設香案禮拜。
那麼最後,今天的這個「積德累功」的部分,我就來引用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對於這個「積德累功」,老法師有什麼一個看法。所以在還沒有講老法師開示以前,我這邊稍微再補充一下就是說,其實我們所謂講的公門好修行。我以前在大同分局當組長的時候,在大陸福建平潭,有一位大陸的人到台灣來打工。那麼打工的時候,因為他是非法勞工被警察逮捕。被警察逮捕以後,他跑給警察追的時候,他腳斷了。因為他打鋼釘,斷了。後來我就去查拘留所的時候,我就看他受傷不能行動,拿拐杖,我就給他帶到民生醫院去,再叫醫生給他重新開刀,再把鋼釘重新打新的,然後再送他回去。送他回去的時候,他就跟我講說,我這一趟來都沒有賺到錢,我回去對父母沒有辦法交代。然後我就跟家人研究以後,就打幾個金子給他送回去平潭,福建平潭。他寫一封信給我,他說非常感恩我。
我的意思是說,你現在看到一個人受傷,你這樣馬上就可以動一個善念,幫他把鋼釘打好,這就是「積德累功」。你要是不管事,去查詢,走了以後那也就走了。所以六根都可以修福田,跟人家講一條路、報一條路,人家問哪裡,你那個手指頭它就產生福田。你嘴巴讚歎,嘴巴生福田。你幫人家跑腿,兩個腳生福田。我引用淨空老法師的開示,什麼叫功德?老法師說,什麼叫德?什麼叫功?為一切眾生服務,不為自己,那個叫做德。你把這個心落實在你的日常生活,那個叫做功。落實在你的待人處事,你不為自己嘛,都為一切眾生,你把它用在你的日常生活,那個叫做功。你不為自己,那是德。所以老法師說,德不積就不厚,功不累就不大。他說,諸佛菩薩來到這個世間,生生世世所做幫助眾生的事情,就是積功累德。那麼佛菩薩為誰積功?為誰積德呢?為一切眾生,不為自己,這才是真正的積大德、累大功。
所以我們聽到老法師這個開示,我們每做一件事情,我們都會想想自己,問問自己說,我到底是為自己,還是為別人?我是為眾生,還是為自己?你每天這樣告訴自己。如果你每一次都想到佛菩薩都是為眾生,你學佛菩薩的足跡前進,各位,你的執著會愈來愈少,你的習氣會愈來愈少,你的業障會消得比較快。為自己,只會增長你的貪瞋癡慢疑。為自己,只會增長自己的自私自利。
第二個,老法師說,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自他不二,佛菩薩為什麼要這樣做?他了解一切,一個事實真相,虛空法界一切眾生都是自己。我們不知道事實真相,所以才有妄想、分別、執著,只會顧自己,不會顧大眾,以為自己跟大眾是兩回事。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們有我執、我們有法執,因為我們會有貪瞋癡慢疑,我們想到的起心動念就想到自己,所以我們只要一想到自己,那自己跟別人就有距離了,自他就有分別了。如果你沒有貪瞋癡慢疑,如果你沒有我執,那你就做到禪家講的自他不二,你什麼都可以給別人。你從哪裡下手?從布施下手。
所以我以前沒有那個習慣,現在我會有,所以好東西我都給大家分享。幫我清潔辦公室那個阿桑,每一次來,我就給她東西吃,她拿到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不敢再拿。我說,妳沒有關係,妳拿啦,我吃不完,妳幫我惜福啦。我還要感恩她,她幫我惜福。她說,你們學佛人怎麼那麼好。她是道教的。就是我們學佛菩薩,都給別人,所以不曉得利他是真正的自利,自利事實上是自害,只有利他才有辦法自利。自利是自害,就是六道輪迴。為什麼?自利會造業,造業,凡業必有受報。
所以學佛從《感應篇》學起是最低標準,《感應篇彙編》註解引證內容非常豐富,這個本子是經過好幾代不斷的增加。所以我們要努力去學習,學佛,學佛菩薩,從什麼地方開始學?從《感應篇彙編》告訴我們智慧的道理,我們開始學,我們的心像不像菩薩、我們的行為像不像菩薩,常常這樣想著,起心動念立刻就知道,我這個念頭佛菩薩允許不允許,我這個話該不該說、這個事情該不該做。那麼《感應篇彙編》是最低標準,學佛從這個地方開始做起。你就有機會在這一生超凡入聖,你往生淨土就有把握,你的業障才會消,你的智慧就會一天一天的增長。你這一生功德圓滿,告別人生舞台,你才會無憂無懼,沒有罣礙。
今天我們「積德累功」就暫時到這邊告一個段落,還是沒有辦法講完。但是這一節是非常重要的,跟前面的「不履邪徑,不欺暗室」是一樣,如果稍微講長一點,我想我們把它申論得更詳細,各位能夠得到利益。今天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