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大德说因果  »  净空法师谈因果 » 家庭有爱.和谐小区论坛暨展览会—「和谐之根—因果」

家庭有爱.和谐小区论坛暨展览会—「和谐之根—因果」

尊敬的市長,諸位領導,諸位法師,諸位大德,諸位同學們,大家好。這些年來,尤其是人生到了晚年,確實跟年輕時候不一樣,年輕時候有活力,年老了就免不了有一些暮氣沉沉。像這一次我幾乎把這件事情忘掉,飛機日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15 14:10

家庭有爱.和谐小区论坛暨展览会—「和谐之根—因果」

尊敬的市長,諸位領導,諸位法師,諸位大德,諸位同學們,大家好。這些年來,尤其是人生到了晚年,確實跟年輕時候不一樣,年輕時候有活力,年老了就免不了有一些暮氣沉沉。像這一次我幾乎把這件事情忘掉,飛機日程是沒錯,回來之後沒想到接著就是這樣大的一個活動。這一次的活動,我們看到了很歡喜,也很感激。這些年,特別是最近的十年,整個世界社會動亂不安,衝突頻率年年上升,災害一年比一年嚴重,確實有許多國家地區的領導人,還有一些專家學者、志士仁人,我們遇見的很多,都在尋求化解衝突,促進社會安定和平,真有誠意。我們從內心裡面敬佩,但是始終找不出方法。我在二000年移民到澳洲,從九一一之後澳洲的大學找到我,他們知道我往年在新加坡,做了一樁事情,團結宗教,把新加坡的九個宗教確實團結起來,像兄弟姊妹一樣,這個對於地區、社會安定很有幫助。澳洲政府跟學校希望我能在澳洲,做一些類似的工作,像宗教的團結、族群的團結,這是他們迫切需求的。九一一事件之後,昆士蘭大學跟格里菲斯大學邀請我,他們有一個和平學院,這是一般大學裡面很少,沒聽說有和平學院。我們聽了學校的報告之後,才知道全世界只有八個大學有和平學院。當然他們研究的主題,就是如何化解衝突,讓這個世界恢復安定和平,這個題目很大。
過去他們所想的,是西方思惟的方法,怎樣化解衝突?用報復、用鎮壓,用這些強烈的手段。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他們認真去反省,過去這個方法行不通,演變成為另外一種型式的戰爭,是恐怖戰爭。所以他們通過反省之後,過去這個方法行不通,如何真正用和平手段來解決問題,所以他們找到我。我跟他們教授做了兩次座談會,學校邀請我參加和平學院,讓我在和平學院擔任教授,我對這個實在是沒有太大的興趣。我說我非常喜歡跟你們這些教授團舉行座談會,我覺得有意義。結果學校他們是另有目的,希望我用學校教授的名義代表學校,代表澳洲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用意在這個地方。到以後我覺得,佛法也是慈悲為本,方便為門,這是一樁好事,這不是普通的事情,所以我就接受。從二00三年一直到今年,今年年初我參加了十幾次這種國際的和平會議,我們把中國五千年傳統化解衝突的方法,給大會介紹。確實與會的朋友們聞所未聞,大家聽到非常興奮,非常歡喜。我們中國用什麼方法解決問題?用教育。所以這麼大的國家,這麼長的歷史,這麼多的人口,幾千年來和睦相處,平等對待,使這個國家長治久安。凡是研究中國歷史的人,他不能不佩服,他們都在想中國人是怎樣有這麼樣好的成就,他們想不出來。
中國人的智慧,中國人的經驗,中國人的方法,中國人的效果,可以說是完全都用在教學上。我們看到《三字經》前面八句話,那就是老祖宗幾千年來,教誨後裔的最高指導原則。前面兩句「人之初,性本善」,這跟佛法裡面所講的完全相同,人性本善。這個善不是善惡的善,善惡的善那意思就很淺,這個善是真正的圓滿。不是善惡,善惡是相對的,相對的就不善,這是一種讚美、稱讚,那就是像佛家講的自性,是究竟圓滿。我們最近學習的《妄盡還源觀》,這是隋唐時代賢首國師的著作,他講自性叫「自性清淨圓明體」,《三字經》上講的「性本善」,就是講的自性清淨圓明體。《大學》裡面講的「止於至善」,那是說明教學的目標,用佛法裡面來講,什麼叫止於至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這才叫止於至善。等覺菩薩還差一級,還不能叫至善,所以這個道理要懂。也就是說中國人心目當中教學,是人人成聖賢,至善是大聖。在佛法裡面講是人人成佛,佛經裡面告訴我們「一切眾生本來是佛」,跟我們講人性本善,你看是不謀而合。
我們現在為什麼會變成不善?不善不是本性,與本性不相干,本性決定沒有變質,決定沒有喪失,而是什麼?習性,習性就不善。「性相近,習相遠」,性相近是人人本來都是大聖,本來都是佛陀,現在被什麼?被習性,就習慣。這所謂是近朱則赤,近墨則黑,因為這麼一個問題教育就必要,教育才興起,所以「苟不教,性乃遷」。怎麼個教法?「教之道,貴以專」。這句話了不起!你要是大聖的教育、佛陀的教育沒有別的,祕訣就在專,所以它不是雜學,不是雜修。佛法確實像一所大學一樣,裡面的科系非常之多,內容非常豐富。但是佛在經上告訴我們,「法門平等,無有高下」,這跟一般學校就不一樣,法門平等無論是哪一個法門、哪一部經教,你只要學一樣,一樣學通了你就成聖,你就成佛。這通是什麼?通是指見性,沒見性沒通。一門能見性嗎?能,你就能念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也能見性,也能成佛,不可思議。為什麼?回歸自性,你得把妄要斷得乾乾淨淨。所以佛法裡頭祕訣,佛法到底學什麼?到底修什麼?一句話就解答,放下。你肯不肯放下?
大乘教裡面佛告訴我們,放下執著,煩惱分為三大類,這一般大乘經裡面講的無明煩惱,無始無明、塵沙煩惱、見思煩惱,這一般大乘教上講的。《華嚴經》上用的名詞不一樣,叫妄想、分別、執著,妄想就是無明,分別就是塵沙,執著就是見思。你能夠放下執著,我們對於世出世間一切法不再執著,執著的念頭都沒有,恭喜你,你就成阿羅漢,你看就這麼簡單。阿羅漢給諸位說,六道沒有!六道是假的。六道怎麼來的?六道從執著來的,執著沒有了六道就沒有。分別沒有十法界就沒有了,執著放下還有分別,你超越六道,你提升到四聖法界。如果分別沒有了的話,這是菩薩,四聖法界也沒有了,這十法界也是假的。正是《金剛經》上所說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不但六道是假的,十法界也不是真的。超越十法界,底下有個一真法界,一真法界是怎麼來的?一真法界是無始無明。無始無明要沒有了,一真法界也沒有,這是諸佛如來的實報莊嚴土也沒有了。剩下來是什麼?剩下來就自性,那就是「止於至善」,我們淨土宗叫常寂光淨土。常寂光淨土確實就是惠能大師開悟所說的,他所證得的,自性是清淨的決定沒有染污,現在有沒有染污?沒有染污,決定沒有染污。它是不生不滅的,它是永恆的,它雖然不是物質,也不是精神,但是你不能說它無。所以能大師說「本自具足」,本自具足是在隱的狀態之下,就在常寂光。常寂光裡面,用現在科學的話來講,它具足了能量,它具足了信息,它具足了物質,它沒有一樣欠缺。現在科學能講到這一點也真不容易,但是它沒講清楚,佛法講清楚、講明白。
物,實在講這個講法,就是佛家講的阿賴耶,阿賴耶的三細相,能量就是業相,阿賴耶的業相是能量,轉相是信息,境界相就是物質,阿賴耶的三細相。但是在隱的時候,它不顯;它在有緣起來,緣是一念妄動,而有無明,它就現相。現相就是惠能大師講的「能生萬法」,它在隱的時候不能說它無,起作用現境界你不能說它有。這是性本善,我們如何能回歸?總的原則就是「看破放下」,這才是真正佛法修學最高的指導原則。我們今天學習,如果是不能放下,這個事情就麻煩,佛菩薩明瞭,對凡夫境界知道太透徹。你知道了,經聽多、念多,知道有這麼回事情,可是入不了境界,這在佛法裡面講也叫悟,叫解悟,你明白了,解悟超越不了三界,要證悟才行。證悟是自己契入這個境界,這是證悟,你真得受用。如果證悟,雖然在這個人世間,你的心情跟一般人不一樣,一般人生活在煩惱裡面,在妄想分別執著裡面。你生活在智慧裡面,就用佛法來說,你的生活是戒定慧三學的表現。你是給世間人做個好榜樣,做個好樣子那就不一樣。所以學術,無論世間、出世間,只有到佛法才搞清楚,搞明白。
這是我想想,我在五十八年前,民國四十二年我記得,我跟方東美先生學哲學,他把佛法介紹給我。那個時候我沒有宗教信仰,是從哲學概論裡面,最後一個單元講到佛經哲學,告訴我「釋迦牟尼佛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佛經哲學是世界上哲學的最高峰,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接受這個課程,才把過去那個錯誤的看法轉變過來。方老師在晚年,幾乎在學校裡開的課全是佛法,我記得他在台大講的大乘佛學,魏晉佛學,在輔仁大學講《華嚴》哲學,晚年的時候全部都在講佛法。他老人家告訴我,「今天的佛法不在寺廟。」我說「在哪裡?」「在經典裡面。」這句話非常重要,我們就沒有走錯路!所以佛法在經典,認真從經教裡面去學習。以後知道有這樣一個好東西,這才是真正究竟圓滿的教育。我有緣親近章嘉大師,他叫我學釋迦牟尼佛,首先叫我要認識釋迦牟尼佛,《大藏經》裡面有兩部書,《釋迦方志》、《釋迦譜》,這是從經論裡面節錄下來的,釋迦牟尼佛生平的事蹟。我們讀了之後曉得,釋迦牟尼佛是個什麼人?用現在話來說,是多元文化社會教育家。
孔子十五有志於學,三十而立;釋迦牟尼佛,我們知道,他十九歲離開家庭出去求學,我們佛法講參學,也是三十而立,三十歲大徹大悟,明心見性。見性之後就開始教學,一直到他圓寂,他七十九歲圓寂的。所以講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一生沒有建過道場,過的是遊化的生活,沒有固定的地址,就是樹下一宿,日中一食,一生都過這樣的生活。這是值得我們深深去反省的。可是他很活潑,他不呆板,你看國王大臣有園林、有別墅供養他,他也接受,他也會在那裡教學幾年,可是幾年之後他到別的地方去,物歸原主。我們現在講釋迦牟尼佛接受供養是使用權,他不接受所有權,所有權是主人的。有什麼好處?這些弟子們不會去爭名奪利,佛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留給你的;留給你的是教誨,留給你的是叫你去親證。所以佛陀的教育真正是講得究竟徹底,真正的圓滿,我們要細心去體會。我們要是沒有方老師、沒有章嘉大師,我們永遠不知道這些事實真相,所以這些大德太難得!
回過頭來再看看,中國傳統的文化,原來跟佛陀是完全相同。所以以後我親近李老師,我曾經問過他老人家,我說中國古聖先賢,像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孟子、老子,是不是佛菩薩再來的在中國現身說法?李老師笑一笑,他說理上講得通,事上沒證據。確實你看,我們看《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菩薩多慈悲,應以什麼身得度就現什麼身。他本來沒有身相,諸佛菩薩的身相怎麼來的?《楞嚴經》上講得好,「隨眾生心應所知量」,你想什麼樣子他就現什麼樣子。所以他沒有相,能現一切相;他沒有法說,能說一切法。我們到哪一天什麼都沒有,就得大自在!現在沒有他那麼樣的本事,就是我們有法、我們有相,有相就不能現第二個相,有法就不能說一切法,這個道理要懂。有相是什麼?有相就有執著,有分別、有執著。他無相,就是他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所以他才能做到隨心應量。這是無比的究竟圓滿,我們學佛要向這些地方體會,要向這些地方去學習,我們才真正能夠漸漸契入境界。
中國,我在國際上常常跟大家介紹,中國古聖先賢最懂得教育,他知道人性本善,他知道「性相近,習相遠」,一定要教。教什麼?中國古聖先賢教我們的都很簡單,五倫五常、四維八德,這是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根、傳統文化的本,你不管看中國什麼,總出不了這個範圍,太偉大!教育的起點,就是五倫裡頭的父子有親,這是根之根。父子有親,父子的親愛是天性,那就是自性,就是本善,你要很細心去體會,他不是學來的,他自然就有的。特別在什麼?我是有一次在日本參加聯合國的國際會議,在日本跟著我的大概有二十多位同修,這是我走到哪,他跟到哪裡。其中有一位年輕的媽媽,還推了個小車子,推了她的小寶貝四個月。我在路上看見,我叫大家看,你們來看看,細心的觀察,父子有親。你在這邊看看,她是母子,你看那個親愛,四個月不會說話,你看他對他母親的表情,以及對他母親這些朋友、大眾,這些表情那是天真爛漫。你再看他母親對他,我們大眾一起,你看對這個小孩的愛,這不是什麼條件,沒條件這自然的,這就是父子有親。中國教育的第一個目的是什麼?希望這種親愛,在這一生當中,永恆保持而不失去,父慈子孝。我們中國教育目的在此地。不是什麼技術能力升官發財,不是這些,與這些不相干。是回歸自性的教育,所謂說聖賢教育、佛菩薩的教育,這個不能不知道。
第二個教育的目的,這種愛如何能把它擴大,能擴展,愛你的兄弟姊妹,愛你的家族,愛你的鄰里鄉黨,愛你的社區,愛你的社會、國家。到最後《弟子規》上講的「凡是人,皆須愛」,這是中國教育的第二個目標。我們中國聖人只講到凡是人皆須愛,但是佛法範圍太大,佛法講到遍法界虛空界一切動物要愛、花草樹木要愛、山河大地要愛,遍法界虛空界連不同維次空間的生物,統統要愛。所以中國教育是愛的教育,是自性的教育,只要是人就有這個自性。所以你推動這個愛的教育,今天在全世界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統統都能接受。我接觸的宗教很多,談到愛的教育,哪一個宗教不講愛?這個世界上著名大的宗教,對這個世界上影響很大的。前兩天在雪梨訪問了伊斯蘭教,他們告訴我,伊斯蘭教的信徒在全世界,大概人數接近十五億,全世界人口六十七億,十五億是穆斯林。基督教、天主教跟猶太教這是一家人,它們合起來人數超過它,大概接近二十億,都講愛。
我在日本遇到一個基督教的牧師,他是大學教授石井牧師,住在東京的,跟我做了五十分鐘的訪問,在日本電視台,也是現場播出的。他問我很多問題,我一樁一樁都給他解答,他很滿意。他說「法師,我還有一個很敏感的問題,我要問你。」我說「什麼敏感問題?」他說「我們基督教這個心量總是拓不開,不能夠包容其他的宗教,這個問題怎麼解決?」我說「這個問題在你們經典裡頭。」他說「經典裡面哪一段?」我說「你經典裡頭有沒有說神愛世人?」「有。」「上帝愛世人?」「有。」我說「那不就解決了嗎?你們現在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你們只知道愛上帝,不知道愛世人,問題出在這裡!」我告訴他「我愛上帝,我也愛世人,所以上帝愛我。」石井牧師以後我們就變成好朋友,我一到日本去給他打電話,他立刻就會跟我見面,非常難得。我說我們宗教徒,你看我剛才講的三個教是一家,他們用的經典都是《新舊約》,猶太教他們奉行《舊約》,基督教奉行《新約》,天主教是《新舊約》他都學習。所以我有個比喻給他們講,猶太教是皇上這一派的,基督教是太子那一派的,天主教是聖母瑪麗亞是皇后那一派的,一家三派。他們也能接受,也能承認,這是一家人,你們那個經典裡面都講愛!所以我們宗教徒,上帝的愛太抽象,他怎麼樣愛世人?他必須要通過你們神職人員、你們的教徒,把上帝的愛心,用你們自己發揮出來去愛世人,這就對了。
佛法慈悲也是如此,佛菩薩大慈大悲那也是很抽象的,必須佛弟子無論在家、出家,都要把佛菩薩的大慈大悲從自己身上去落實,你去關心一切苦難眾生,這個真是佛門弟子。如果佛門弟子只天天對佛菩薩磕頭,對這個世間人漠不關心,這就錯了,這個不是佛的本意。所以要關心這個社會,這個社會真的有病,病在什麼地方?病在東方人把聖賢教誨疏忽,西方人把宗教教育忘掉,出在這個地方。怎樣來拯救這個社會?只有恢復因果教育。印光大師一生所提倡的,我們要把它擺在第一,人要相信因果心就定了,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他就沒有妄想!我接觸佛法第一本讀的書,是朱鏡宙老居士給我的一本《了凡四訓》,我接觸佛的書是頭一本,我拿到這本書翻了一遍非常歡喜、非常感動,我就一口氣,大概用了三個星期把它看三十遍。學習一定要懂得這個道理,就是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你才會真的有受用,熟悉!學一遍、兩遍這不管用,充其量你學到的是知識,那裡頭的門道你沒學會、沒學到。知識跟智慧不一樣,所以一定要懂得老人的話,中國人諺語常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人教我們「讀書千遍,其義自見」,你一本書你念一千遍開悟,你成佛、成聖人!你要是同時學幾樣東西你腦子學複雜,學雜、學亂了,你能夠學到知識,你不會開悟,你開不了悟。
你要真正開悟的話就是一樣東西,無論學哪一樣,法門平等,並不是指佛法裡頭一切經論平等,通所有宗教,通所有世間法,這是不可思議的。任何一法你要是專攻它,一門深入,為什麼?一門深入你心得定,定到一定的程度就開悟,所以說因戒得定,因定開慧。那個一門深入就是戒律,有規矩,你守住這個規矩你就能開悟。智慧是什麼?智慧、三昧都是自性裡頭本有的,我們現在確實是因為煩惱障礙了我們的性德,戒定慧是性德。煩惱是什麼?欲望,這樣也想學,那樣也想學,學了一輩子、學了一百年,那真叫掛一漏萬,你能學多少?如果你一門深入的話,我們相信古人講的「十年寒窗一舉成名」。十年如果功夫用得純正,就是什麼?你雜念少,那一開悟你什麼都明白!一經通一切經通,一個法門通達一切法你就得到,這是佛菩薩給我們的教誨,這是聖賢人給我們的教誨,我們要不相信那就沒法子。現在人把那些時間、精力,都把它分散,分得太多了,所以學的都是屬於知識,沒有智慧這很可惜。
我也曾經跟許多國家領導人談到這個問題,教學方式要改革。他們聽了之後也很感動,他說這是大事,都告訴我法師,你能不能做個實驗?要做個實驗給我們看看,我們大家看出來了之後就相信。所以希望我辦一個實驗學校,這個學校就是中國私塾那種教學法,一門一門的教,不可以同時學兩門,一門深入。所以現在我在考慮,在澳洲辦一個實驗小學,也就是小學國家規定的課程,我們統統教,排課不用交叉式的,第一個鐘點數學,第二個鐘點語文,這交叉式不行。他前面一個鐘點還沒有接收進去,下一個鐘點又換了科目,他頭腦永遠是雜亂。應該什麼?譬如說小學有五、六門主要功課,我一個功課是一年,語文,我第一年專教語文,六年的語文一年教完,第二年六年的數學一年教完,用這個方法,這就是什麼?教之道貴以專。學生他在這一段時期當中,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問題,他沒有兩個問題。這樣要實驗出來之後,這學生成績、品行、身體都好的話,國家會接受,會來推行,向這個方法推行。我們中國用這種教學方法,用了幾千年,私塾教育都是這個教學法。
我過去在台中跟李老師學經教,李老師也是這個方法,決定不許可同時學兩部經,不可以的,一部學完了之後才可以學第二部經。他學完的時候,他的標準是你上台能講,才算這部經結業,你才可以學第二部。如果你上台講不好,他在底下聽了不滿意,不行你還得學這一部。這就是中國傳統的教學法,教之道貴以專,學之道也是貴以專,教學是一不是二。特別是在今天的社會大家崇尚科學,對於古聖先賢的東西模糊,沒有信心,所以一定要做實驗點給大家看。譬如我們講中國過去那種長治久安的局面,真正是和諧社會,禮義之邦。今天大家聽到變成理想國,不做實驗不行,不做實驗大家不能相信。所以我們過去從二00五年的年底十一月開始,就二00六、二00七、二00八年,我們做了三年實驗做成功,而且這個成就出乎我們意料之外,我們看到無量的歡喜,證明了人性本善,證明了人是很好教的,不難!問題你肯不肯教他?可是教人要先教自己,這是先決條件;我們自己沒有做到,你決定教不好別人。一定要先自己做到,你是佛才能把別人教成佛,你是聖人才能把眾生教成聖人;你自己不是佛、不是聖人,你就做不到。所以要想教人先教自己,要想成就眾生先成就自己。我們在湯池那邊做成功,所以我們就很有信心,我們知道應該怎麼做,那像這樣的實驗點愈多愈好。我前天收到(廬江)一封信息,他們應該很快會恢復上課,把改組的名單送來給我看,我看到有蔡老師。
所以,我們要想化解社會上所有的衝突,衝突裡面頭一個這不能夠掉以輕心的,夫妻的衝突就是離婚,這個問題嚴重,這個問題可怕!這個問題造作的罪業太深。要佛家跟你講因果,離婚將來是什麼樣果報?地獄果報你怕不怕?真的不是假的,不是嚇唬人的。所以夫妻衝突才會有父子衝突、兄弟衝突、鄰里鄉黨的衝突,這樣的人走進社會他能跟誰不發生衝突?所以化解衝突要從這根做起,一定要把人教好。告訴他五倫的關係,五倫是講人跟人的關係,父子關係,夫婦關係是夫婦有別,兄弟關係是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君臣有義。人與人的關係亂,社會怎麼會安定?不可能的事情,都要懂得這些關係,這都要靠教育。所以中國在古代行政設施,第一樁大事就是教育;換句話說,我們可以這樣講法,所有一切行政設施都是為教育服務。你看宰相底下六個部,教育部擺在第一,禮部尚書就是教育部長,他在所有部長裡面他排名第一。首相有事不能視事,禮部尚書代理,也就是統統是為教育。現在忘掉了,現在是把什麼?經濟、商業擺在第一,這些是人之必爭。這是孟子見梁惠王,孟子就說得很好,利益擺在當前,那就肯定是亂了!誰不爭?爭利的心那肯定就是損人利己,人人都損人利己天下怎麼能不亂?你怎麼能把這個亂相擺平?這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必須要把教育提前,教育是道德,你只要把五倫做到,五常做到,四維八德做到,古聖先賢的教誨全都落實,佛菩薩的教誨也落實,所以根重要!這些年來我看到年輕一輩的老師,我聽他們上課無限的歡喜,講得好,講得很透徹真正是難得。所以看這整個國家、民族、世界,我覺得有前途,我們對於年輕的這些老師,我們要全心全力護持他們。仁慈的領導,他們在推動這個工作,我們要全心全力擁護,全心全力來支持。這些示範的點愈多,影響力就愈大。我們還有一個緣分,這個緣分得來也不易,我們跟聯合國有往來。所以大家真正做好了,這個成果可以在聯合國去發表,甚至於在聯合國展覽,這個影響就很大,很快就能傳遍全世界。我想下面還有很多活動,我沒有帶錶,我這裡也不知道時間,大概我講的這裡就差不多。所以對於年輕的老師,我們要全心全力支持他。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