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71集
第71集

感应篇汇编第71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  (第七十一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3/31  台湾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7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0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71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71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第七十一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4/03/31  台湾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07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五。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二百二十三頁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宋司馬溫公曰。某事親無以踰於人。能不欺而已。其事君亦然。】
『司馬溫公』我們上次有提過,他就是司馬光。
這個字句解說裡面,只有一個字,我們解釋一下。『踰』,就是超過的意思,勝過。
這一段的白話解釋。宋朝的溫國公司馬光說,我事奉雙親也沒有比別人孝順,只是能不欺騙雙親而已。「司馬溫公」他很謙卑,他的意思是說,他孝順跟別人都一樣,他沒有比別人好,但是他做到一點,就是他不欺騙他父母親,我們佛家講叫做「不妄語」。他說就像說你事奉君王,也是要這樣的,這一段的意思是要真誠,不妄語。
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段:
【孝之大綱有四。立德。承家。保身。養志。其間遇有不齊。才有各異。要在隨分隨力。盡所當盡。實有一段至誠之意。行乎其中。終其身至於瞑目。無毫髮之遺憾。其於孝也庶幾矣。】
好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立德。承家』這個「承家」是繼承家業。
二百二十四頁最後這個『庶幾』,就是差不多,近似。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它說,盡孝道大要有四方面,第一個就是樹立道德,怎麼樣樹立道德呢?我們要做到孝悌,孟子說,「堯舜之道,孝悌而已。」所以你要做到聖賢,要盡到孝悌,孝悌就是性德。拿我們佛家來講的話,你怎麼樹立道德?我們現在是凡夫,我們迷了以後,背覺合塵以後,我們從佛變眾生,然後就流轉生死。所以佛跟我們講說,我們無始劫以來流轉生死。所以怎麼樣去樹立道德呢?你就要開發性德,要明心見性,要見性成佛,你要像六祖大師一樣。
六祖大師當時他挑木柴到客棧去。他父親當官,後來被貶到南方去,所以他的父親在他小時候就早亡了,他跟他母親相依為命。六祖大師當時到山上撿柴,然後就挑到客棧去賣,來孝養他的母親。當時就是他挑木柴到客棧去,有一個客人,從五祖弘忍大師那邊過來,請了一本《金剛經》,就在客棧誦《金剛經》的時候,誦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六祖大師當下契入。也就是說,六祖大師其實已經明心見性了。「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是《金剛經》整個的一個核心,一個根本。
這個無住,「應無所住」,因為當時須菩提問佛陀,說我怎麼去降伏我的心?在《金剛經》裡面這個啟問者,當機者就是須菩提。他就問佛陀說,我怎麼去降伏其心?我們坦白講,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這樣,我們沒有辦法降伏自己的心。我們的念頭是剎那剎那的生滅,我們的貪瞋癡慢疑,我們的習氣、毛病無量無邊。我們六根接觸六塵,就是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種子就是阿賴耶識裡面的身、口、意的種子,都在我們的阿賴耶識裡面。
所以我們眼見色,我們第二念的時候,我們第一念沒有問題,就是我常常比喻的那個酸辣湯理論一樣。你第一念,那個是覺性,那個是覺知性。但是那個知,因為你有執著,你迷惑顛倒,你無明習氣深重。所以你第一念是知的時候,你第二念就起了執著。那是在禪宗裡面的講法,叫「知見立知,即無明本」。如果你能夠保持那個知,我們稱它叫三昧,問題是你保不住,就因為你沒有三昧。為什麼沒有三昧?因為你有我執,你有法執,你有見惑,你有思惑,貪瞋癡慢疑,你有塵沙惑,你有根本無明。如果你把見惑破掉了,那是初果須陀洹。如果你把思惑,貪瞋癡慢疑都破掉了,那你是阿羅漢。如果你把塵沙惑破掉,那你就是菩薩。阿羅漢把見思惑破掉,他證我空真如,他「我」沒有了,他「我」破掉了。所以他不用輪迴,他已經出離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所以阿羅漢他叫做「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不受後有」就是說,他不用再來輪迴了。雖然他沒有破法執,沒有破根本無明。我們講說阿羅漢他能通五百世,至少他也了生死了,出離輪迴了,所以我們要學習阿羅漢,他瞭解,悟了苦集滅道。如果你能夠再發大心,你迴小向大,你發菩提心,再把塵沙惑破掉,那你就是菩薩了。你再把根本無明破一品,你就是分證即佛了,你就是法身大士了,你就證法身了,證法身就是佛了。雖然他是分證佛,可是他可以在一個三千大千世界示現作佛,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究竟成佛,入常寂光淨土。法身大士以上的,剛才講破根本無明的,他就是做到那個「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個是佛的境界,所以六祖大師就是佛,所以他可以寫一本經。他講了,他不認識字,但是弟子法海禪師記錄下來,把它編寫成我們現在講的《六祖法寶壇經》,他不認識字。
所以這個「應無所住」,就是我們佛法裡面講的真空。「生其心」就是妙有,「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應無所住」是無相,黃念祖老居士講的,離一切虛妄之相,這就叫「應無所住」,這是真空。「生其心」是無不相、妙有,合起來叫真空妙有。就是我們這一念心體的體用。那個體就是真空,就是「應無所住」,什麼煩惱都掛不住,禪宗裡面講的,「靈光獨耀,炯脫根塵」。那個境界唯有直下承擔的人,才有辦法契入,「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這個「生其心」就是妙有,它就是用。老和尚在開示的時候,也有講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是證到那個體。它那個用就是六祖大師後來在講的那五項,「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前面那個「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是證得那個體用不二,入不二法門,真空妙有,那是我們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就是那個境界。他那個境界,我剛才講,最少他是分證佛,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他究竟成佛。到這個分證即佛的時候,你就是樹立道德了,你的性德就完全流露出來了。我們一般佛家講,叫「三德祕藏」,叫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這三德祕藏就全部開發出來了。
所以一人得道,九祖生天,我上一回講過,虛雲老法師他是成佛。虛雲老法師他出生的時候,是一個肉球,他媽媽一看就氣死了。虛雲老和尚事實上出生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他媽媽,他是佛再來的。虛雲老和尚出生的時候,有出家人到他家去敲門,他爸爸就開門,後來剖開後,虛雲老和尚就出生了。但是虛雲老和尚後來為了報答他的母親,我們有講過,他從浙江的普陀山,朝到五臺山去,他是報母恩。雖然中間有經過冰天雪地,也差一點沒有辦法繼續朝下去。但是幸好文殊師利菩薩來護持他,就示現一個文吉乞丐,煮藥給他喝,然後又煮粥給他吃。後來他有一天,他在頂禮舍利塔的時候,他在似夢非夢之間,見到一條金龍到舍利塔旁邊的水池。然後他就騎上龍背,一躍而升以後,就看到西方極樂世界的勝境,他就看到他的母親,在一個樓閣的窗戶這邊遠眺。他就跟他母親說,請母親跳上龍背啊。
你看,他出生時沒有看到他母親,可是他成佛以後,他知道誰是他母親,這叫什麼?這叫六通裡面的宿命通。他知道,過去生誰是我的父母,過去生誰是我的兄弟,你統統明白瞭解了。所以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漏盡通就是煩惱斷尽。
所以你只要到極樂世界,你就知道你前世是在哪裡,你前世是不是在民國初年,在臺灣還是在大陸,你是當過出家人,你前世是男生還是女生,你前世是生意人還是當過官的,統統瞭解明白了。所以你只有到極樂世界,你只有成佛,你才有辦法恢復這六通,你才有辦法超度你累世的父母。佛陀講的,要超度七世的父母,那個七不是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那個七在佛法裡面的表法,叫「無量」。這真的是中國古代人講的,「一人得道,九祖生天」,你的祖先都蒙你超度。
倓虛老法師他還沒有出家的時候,不是在東北有一家中藥房,在中藥房做這個職工嗎?其中他們有一位師兄,他們就深入研究《楞嚴經》,當時請示人家,沒有人要教他們,那麼他們幾位就在研究《楞嚴經》的時候,其中他的那位師兄,他對《楞嚴經》非常深入,他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先夢到以前,因為打官司的時候有兩位,欠他的錢那兩位後來去自殺,他夢中看到他們來,還真有,在夢中嚇一跳,他以為他們來討債。他說,不是不是不是,他說我們希望你超度我們。他說我怎麼超度你們?他說你肩膀借我踩就上去,他就嘣一跳就上去了。
後來接下來,他的死掉的那個太太跟小孩就過來了,他又看到死掉的太太跟小孩出現,他也嚇到了,他說妳們要做什麼?她說要求你超度我們。他說怎麼超度?她說你肩膀借我們踩就可以了,嘣一跳又上去了。這就是什麼?你要樹立道德,成佛才有辦法樹立道德。我們一般人講叫圓滿無上菩提,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樹立道德啊。你的性德圓滿全部開發出來,像佛陀一樣,像虛雲老和尚一樣,那你就可以,不僅是超度你的祖先,還可以超度所有你的冤親債主,一切有情無情同圓種智。像六祖大師一樣,他證得「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以後,後來他就要去五祖弘忍大師那邊求道,後來就大家出錢供養他的母親。因為以前他是挑柴,賣一點錢來供養他的母親,後來人家就集資,來供養他的母親,讓他去弘忍大師那邊,這叫樹立道德。
繼承家業,保健身體,善養志氣,這四個就是說你有盡到孝道。所以你如何繼承家業呢?我們說富不過三代,你怎麼可以富過三代呢?你必須要怎麼?你要學司馬光講的,積陰德給子孫,你要有道德,就可以繼承家業。所以繼承家業最好的方法,就是開發性德,成就佛道。
保健身體,就我們現在講的,有些人他就對身體,比如說你吸毒,那就不孝,你跟人家鬥毆,跟人家逞凶鬥狠的,以致於造成身體的損傷,這也是不孝。所以你必須要好好照顧身體,我們這個身體髮膚,我們前面有講過,是父母的遺體。「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那才是盡孝,所以要保健身體。
善養志氣,就是你要立大志,世間人講說,你要立志,你要做醫生,你要成就世間的事業,乃至於你要發出世的大志,你要成就佛道,這個都叫做善養志氣。
這四種做到,才可以稱為有做到孝道。這其中每一個人的際遇不一樣。『其間遇有不齊,才有各異』,就是每一個人的際遇不一樣,每一個人的才能也不一樣,所以你要隨著自己的本分,隨著自己的能力去做,『盡所當盡,實有一段至誠之意』,但是最重要的,你要有一顆至誠的心去盡孝。 
而且要徹底做到,『行乎其中』,就是要力行,要徹底做到,直到這一生到怎麼?『瞑目』就是你往生為止,你都要至誠,要落實。到生命結束的時候,你都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遺憾,『無毫髮之遺憾』。所以你如果這輩子裡面,比如說你當官的,你貪污,你被抓去關,判刑了。你這個什麼?不能承繼家業,你不能樹立道德,為什麼?因為道德缺陷,報紙登出來,電視播出來,你讓父母非常羞愧。
我們前面有講過,我們中部有一位,也是地方上很有名望的,農會理事長,生了那個獨子,偏偏去搶劫,犯了刑法的罪,被檢察官起訴,被法官判刑。他父親覺得恨羞愧,他怎麼會養出這樣一個不孝子出來?後來他父親喝農藥自殺,我上一回有講過。他還假借這個機會,跟法官講說,我父親自殺了,家裡有喪事,你要讓我具保,保外回家奔喪,我要回家奔喪。法官也慈悲,讓他回家去弔祭。哪想到說他利用這個機會,把他父親給他留下的遺產,一千多萬,全部在四十九天之內,花在風花雪月的場合,飲酒作樂,縱慾嫖妓,把這一千多萬全部都花光了。他爸爸還在四十九天之內,他就有一天喝醉了酒,騎機車去撞到電線桿以後,摔死了,年紀輕輕就死掉了。這個是什麼?這不只是遺憾,這大不孝啊。
所以這個地方跟你講說,你要至誠心,而且要落實,一直到「瞑目」,這一輩子,這一期的生命結束,你都不能留任何遺憾。各位我們現在這邊,要想一想說,我們這一輩子到現在,活了半把年紀了,想一想有沒有什麼對不起父母的地方?自己常常要在佛前懺悔。你學佛,你有沒有精進用功?你有精進用功,你就可以用你的功德力來超度你的祖先,超度你的父母,也許你的父親,也許你的母親,也許你的祖宗,都還在鬼道啊。
所以像我現在,我如果講《太上感應篇彙編》結束,我都迴向給我們的歷代祖先,我的曾祖父,我的祖父,我的父親,我父親的兄弟,我全部都給他們迴向。我父親有四個兄弟,父親四個兄弟,嬸嬸他們,全部都給他們超度。雖然我不見得有功德力,但是我用這樣的一個至誠心迴向給他們,只要一唸,差不多唸二三十個,我叔叔他們的小孩,已經往生,我都給他們迴向超度。
所以你真正用功,當然你去參加三時繫念,立牌位那是最好的。但是其實你自己本身要真正用功,不管你是讀《無量壽經》,你讀《地藏經》,勸父母求生極樂世界,那是真正的大孝。待會我們會提到這個部分,怎麼樣度父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所以你一定要到這一輩子裡面,生命結束的時候,你要「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你要問問自己說,父母養我這一生,我到底有沒有孝順?不是只有母親節請她吃個飯而已。也不是說平常寄個錢回去,給他用而已。你真正做到盡孝了沒有?你有沒有度他學佛?你有沒有度他念佛?
像我父親、母親,我剛開始學佛的時候,因為父親本身是道教,母親是瘖啞人。所以我剛開始學佛的時候,我印經書,我就印佛陀教育基金會的那個經書,我有印很多經書,《了凡四訓》、做母帶、《無量壽經》,很多很多的經書。《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我印象中,比如說像有一次我印《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我就光印給我母親跟父親,我就印那時候的臺幣大概十二萬,功德迴向給父母親。當時我母親要往生的時候,我迴向給她的時候,我印象中我迴向給她的那個助印的法寶經典,大概有三四十種。所以你要這樣做啊。
福德是可以送給別人的,功德是要自己修。功德就是滅貪瞋癡慢疑。福德是你所修的一切善,你是可以送給別人,送給自己的父母都可以。功德是要滅貪、瞋、癡。所以功德,你是公修公得,婆修婆得。功德是可以解脫生死,福德它是不能解脫生死,但是修智慧,沒有福德是不行的,我們講說福慧雙修。所以這句話看起來很簡單,但是你要想一想說,你這一輩子,你到底做到了沒有?
人命在呼吸間,佛陀跟我們講是,苦、空、無常、無我,無常什麼時候到來?不期而到。沒有事先給你約好的,它就來了。無常什麼時候來?你不知道,來的時候根本來不及準備。所以你要在你有生之年,你身體勇健之時,你要好好盡孝。最好的盡孝方法,就是你成就佛道,你度父母親學佛,那是最好的。                              
我們有一個馬居士,他平常共修都幫我打木魚,他的母親喜歡聽老法師的《無量壽經》,他的母親,現在還健在,在房間裡面自己就擺一臺電視機,每天就聽老法師的《無量壽經》的開示。他的父親以前為了養這個家開餐廳,開餐廳難免會造殺業,對不對?殺雞、殺鴨、殺魚,都是難免的,為了養這一家。但是他父親也是老實人。後來馬居士學佛以後,懂了因果。他就一直勸他父親說,父親,你早一點歇業吧,不要再做這種殺生的工作,換我們賺錢來孝養你,供養你。他父親個性很忠厚老實,雖然他並沒有說很深入學佛,他也聽他兒子的話,就把這個餐廳讓給別人。然後在家裡也老實念佛,他也度他爸爸念佛,雖然他沒有辦法像她,我這位馬居士的媽媽那麼用功,他老伴那麼用功,電視機都聽《無量壽經》。但是馬居士也很孝順,把客廳電視機都刻意選那個華藏衛視,讓他父親坐下來,就等於強迫他,接引他看老法師開示,其他臺就不看,他這樣度他。
後來他父親往生的時候,馬居士叫我去新北市的亞東醫院,我看他父親真的非常害怕,馬居士跟我講說,你不要跟我父親講往生,也不要講說要死掉,什麼都不能講。我見到他的時候,他父親嚇得,真的是講不出話來。我說伯伯你不要怕,我就說法給他安慰,哪曉得是最後一次面,七天以後他就往生了。就送到新店這邊有個大醫院,送進去以後,後來就往生。我要去跟他助念,然後他身上就裹了那個白布,裹著一層一層一層。我就問馬居士說,怎麼會這樣呢?我一般跟亡者說法,我會把陀羅尼被掀開,就會看到亡者的面孔嘛。我說你父親怎麼裹得這個樣子?他說那個皮膚的皮都爛掉了,就他得那個病,那個皮自然就會掉落。你看這個業因果報,在臨命終就現前。你開餐廳,是不是要把雞、鴨,都要燙那個熱水,高溫的熱水。那個魚是不是要去燙那個熱水?那個皮是不是會掉?你看那個果報就現前,他必須承受那個果報。我說整個身體的皮都會掉嗎?他說對。所以,「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因果不空啊。
但是馬居士真的很孝順,後來就跟他助念,也做很多佛事功德給他爸爸。後來就給他安在我們這邊有一個廣修禪寺,他特地給他買個塔位,為什麼在廣修禪寺呢?因為我曾經幫助過財團法人僧伽醫護基金會,我做那邊的護生委員會的主任委員。所以僧伽醫護基金會,它是我們臺灣的專門照顧出家人生病的一個基金會,是由出家人在領眾的,因為出家人生病是非常辛苦的。所以我當時就是幫助這個僧伽基金會,希望他們成就以來能夠順利。後來因為他們裡面內部的人事問題也紛紛擾擾,產生很大的困擾。後來我就發願,我說在這邊帶一百零八部《地藏經》,希望他們人事能夠穩定下來。結果馬居士就跟我去那邊誦這個《地藏經》,後來真的一百零八部《地藏經》誦完以後,僧伽醫護基金會就穩定下來了。
所以他們現在要在我們苗栗這邊蓋一個如意寮,如意寮就是專門蓋給這些生病的出家人住的醫院,類似養老院,但是他們叫做如意寮。就是給生病的出家人,可以安養的地方。這個馬居士,就是我介紹他進去這個僧伽醫護基金會,我說你好好在這邊修福。他當時的女朋友,不是現在這個太太,他當時的那個女朋友的爸爸會算命,就算我們這個馬居士,叫他女兒說,妳不要嫁給他。馬居士跟這個女朋友已經談戀愛十幾年了。她爸爸說不要嫁給他,為什麼呢?他這個人一輩子沒有錢,也買不起房子。
馬居士就聽我的話,他就好好在那邊供養三寶。如果這個僧伽醫護基金會有出去全省義診,去幫助出家人義診,全臺灣走透透,聽說他們也到五臺山去義診,他就在那邊做義工,幫忙佈置會場,搬椅子、搬桌子,搬醫療器材,這樣修下來,他就透過網路認識了大陸的一個師姐,就是他現在的太太,他們透過網路認識。後來馬居士就想要認識這個太太,他就約她在廣州,在廣州大概是機場見面。他現在這個太太很有意思,因為她也沒有見過他,她就躲在柱子後面看,她說如果這個人老實,我就出來跟他見面,如果不老實我就趕快跑掉了。她後來就出來跟他見面,因為她看到他很老實,學佛人,很老實,就變成他現在的太太。一來到臺灣,他就帶她去助念,他就帶她去做志工,你看這不是佛菩薩安排是什麼安排的呢?所以他就是因為在這個僧伽醫護基金會,這樣聽我的話,他改變了命運。現在他自己也有一個事業,做得也不錯,而且跟醫療有關,如是因、如是果。
剛才講那個廣修禪寺,開山的住持就是僧伽醫護基金會,會宗法師。所以等到馬居士他的爸爸往生的時候,他要買一個塔位,他就跟會宗法師報告,會宗法師說沒問題啊,你就到那廣修禪寺買個塔位給你爸爸,他爸爸就現在供養到廣修禪寺去,那邊可以聽經聞法,這是福德。所以你要這樣,到生命結束的時候,你都能夠沒有遺憾,這一段的白話大概是這樣。你能夠做到這一點,你孝可以已經做到盡孝了。「庶幾」就是你已經做到了,做得差不多了。
這個地方,我講一個孝順的故事給各位聽,這個孝誠感天地故事,這發生在我們大陸的河北省的寶坻縣,是清朝紀曉嵐所寫的一個故事。這個是真實故事,紀曉嵐他的親戚拿一本書給他看,這本書就是寫了這個《書艾孝子事》。這個孝子叫艾子誠,他是寧河艾鄰村人,他的父親叫艾文仲,是做木工的。因為他父親在年輕的時候跟人家打架,就是爭鬥,失手打昏了人,艾文仲以為打死人了,畏罪潛逃,他就跑掉了,不知去向,走出山海關。艾文仲他離開前的時候,他太太其實有身孕了,可是艾文仲不知道,結果他太太就懷了這個艾子誠,就生下來。
艾子誠一出生以後,常常問他媽媽說,我爸爸到哪去了?他母親就哭著跟他說,他爸爸可能跟人家,失手打死人,離家出走了。艾子誠聽了以後,他就流下眼淚,然後他很有心的去向他的鄰居長輩,去問他爸爸的年齡大概是幾歲,相貌長得什麼樣子,然後特徵是什麼?然後祖輩的姓名是什麼?比如他的叔叔、伯伯是什麼名字?他都要先弄清楚,然後住在哪裡?子誠長大以後,他們的長輩就想為他張羅,希望為他娶妻生子,他講了一句話,他說哪有父親流亡在外,做兒子要成家立業呢?安居家室呢?所以他就努力的工作,這樣賺一點錢,大陸叫做掙,多掙一些錢,大陸叫掙,我們臺灣叫賺,多賺一些錢。他一晃就過了二十年了,也長大啦,他的母親就往生啦。
他母親往生以後,他就想開始要找他父親,要千里尋親,那麼家族的長輩就告訴他,他說你父親已經離開二三十年,現在生死不明,你怎麼找呢?子誠聽了以後他就流著眼淚說,我下決心一定要找到,如果找到了,我就帶著父親一起回來。如果父親客死他鄉,我背他的屍骨回來。若找不到的話,我寧可奔波終生,就是我繼續找下去,我老死路邊。他下這個決心很大,就孝誠感天。眾鄉親無奈,只好讓他走。子誠出關以後,他考慮他父親因為以為打死人,所以一定不敢在城市待,一定是待在鄉下,深山幽谷,窮鄉僻壤。所以他就開始找,找比較幽隱的地方,一一都去找尋,但是沒有什麼足跡。他身上的錢,也差不多都用光了,靠著乞討的,乞討就當乞丐過日子,來找他父親。這樣又奔波了二十年,子誠也差不多四五十歲,還是沒找到,但是他決心不動搖。
有一天他就走到一個馬家城的山中,遇到一位老者,老人,可憐他窮苦饑寒,主動跟他打招呼說話,問他什麼原因,被他的故事感動得潸然淚下,把他帶到家裡面來。這個時候有一個木匠,背著工具走進來,艾子誠看著他的體型、他的長相,跟父親差不多。艾子誠當場忽然心中一動,再端詳這個木匠的長相,跟他母親所描繪的父親的長相很接近,他不由自主的拉住那個木工,他哭訴著說他父親出走的原因,還有時間年月,還有他祖上的淵源,還有他們家有幾戶人家是親戚,還有他們家族的故事,希望木匠藉由他這樣的形容,能夠跟他相認說是他父親。可是那木匠聽完以後,很錯愕悲悽,神情上是想要跟他相認,可是又懷疑說,我走的時候,我太太並沒有懷孕,哪來跑出個小孩出來呢?他不曉得他跟人家打架的時候,他太太已經懷孕了。
你看看,剛才我們講說,那個木匠走過去的時候,首先是那個老者,看他在路邊很可憐把他帶回去,這佛菩薩已經安排這個老者出現了,我們講說皇天不負苦心人,對不對?佛菩薩就來安排這個老者經過那裡,然後開始把他帶回家,這是第一個,佛菩薩安排的護法。第二個,他父親,那個木匠走進來,那一剎那,見到那一剎那,感應道交,我們一般講說就是什麼?心電感應。他一下子說,這個很像我的父親。他就說很多他們家族的故事,他父親的長相,年齡大概幾歲,還有他們家族的一些故事,讓他父親去回憶一下。然後他父親聽完以後很感動,就很悲悽,很傷心。可是想想說我走的時候,家裡太太並沒有懷孕,他知道他父親在懷疑,這叫什麼?這叫「父子有親」,所以他就知道他父親在想什麼,就把他從出生到母親撫養他長大,再說一遍。那個木匠嚎啕大哭,父子就相認了。
後來因為他父親離家出走的時候負了一些債,欠了很多錢,子誠回到家鄉以後,知道這個情形就變賣家產,帶了一些錢,再到他父親那個馬家城的地方,把他父親欠人家的債全部還光,然後再把他父親帶回來奉養。所以這個叫做什麼呢?這個叫做我們剛才講的,《孝經》裡面講的,「孝弟之至,通於神明」。我剛才不是講說佛菩薩安排那個老者出現嗎?這叫「通於神明,光於四海,無所不通」。你看,找了二三十年,快四十年,終於被他找到了。人海茫茫,哪想到他的父親在哪裡啊?真找到,真的被他認出來了。後來他父親又跟他相住了一段期間以後,回到鄉里。他們家鄉的人非常地讚歎這位孝子,艾子誠,他奉養他父親七年以後,艾文仲壽終正寢。後來子誠他帶了父親回來以後,他也娶妻成家,而且有四個兒子,個個聰明能幹,勤儉持家,生活非常幸福。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艾子誠的故事,我們要有一個體悟就是說,《詩經》裡面講的,「哀哀父母,生我劬勞」,「無父何怙,無母何恃」,「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所以像艾子誠這樣,他就沒有絲毫的遺憾在人間,我們這一段就講到這裡。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羅氏云。孝子事親。不可使吾親有冷淡心。不可使吾親生煩惱心。不可使吾親有驚怖心。不可使吾親生愁悶心。不可使吾親有難言心。不可使吾親有愧恨心。】
 這一段比較簡單,但是道理很深。
 『驚怖』就是驚恐害怕。
『愧恨』就是慚愧、怨恨。
我們來看這個白話,羅氏說,孝子來事奉雙親,不可以使父母親有冷淡的心。怎麼樣才會讓父母親感到冷淡呢?你的態度不好,你的臉色不好,你的誠心不夠,你供養心不夠,你可能就瞧不起父母親,對他沒有那種真正的至誠恭敬心,父母親就會心灰意冷,這個叫做讓父母親有『冷淡心』。
不可使父母親生『煩惱心』,你怎麼樣會讓父母,生煩惱心呢?像我們年輕朋友,沒有把功課好好做好,出去也沒有稟告父母,在外面惹事生非,讓父母生煩惱,這個叫讓父母有煩惱心。
也不可以使父母親有害怕『恐怖心』,也不可以使父母親『生愁悶心』,憂愁。也不可以使父母親有難言之隱,他說不出來,他想說又不方便說,難言之心。也不可以使父母親有『愧恨心』。
這一段裡面,我就用大陸的一位居士,他寫的一本《太上感應篇新證》,這個是淨空老法師的侍者,勝妙法師給我的,這個《太上感應篇》大陸的一位居士的著作。這位居士很謙卑,他自己本身不具名,寫了這一本書,也是等於說現代版的《太上感應篇》的註解。
他在《太上感應篇新證》裡面,他就有提到有幾點是值得我們反省的,跟這一段有關的。第一點他特別強調說,當然現在是時代科技進步,我們兩岸,不管是大陸跟臺灣,都面臨這個時代的巨變。這位居士說我們中華民族是有幾千年文化的一個文明古國,孝道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這個孝道是幾千年來就是這樣。但是現在近百年來,因為現在的科技進步,人們的觀念更新,現在比如說像電腦、網路,各種科技非常地發達,這個文明帶來的就是什麼樣?文明帶來孝道的淡薄,孝道的薄弱。
所以印光大師以前就講過,在七十年前就講,他說以後,因為現在的人,不相信因果報應,不相信因果,所以說以後殺父殺母,殺夫殺妻,殺子殺人,層出不窮。印光大師在民國初年的時候就已經預見到這種人倫的危機。現在事實上是這樣,殺父殺母、殺夫殺妻、殺子,這為什麼?因為眾生不相信因果。
所以像大陸也是一樣,它也是面臨這樣一個時代的進步,物質文明帶來的一個情形。這位居士講,他說大陸獨生子女比較多,因為早期有一胎化。所以一個孩子一出生以後,爺爺、奶奶、祖父、祖母,都在旁邊圍繞著他,眾多的人就侍奉他一個,父母親也疼他,所以就養成怎麼樣呢?從小就給他嬌生慣養,然後變成像小皇帝的脾氣,用東西、吃東西都是小孩子先,就沒有做到《弟子規》裡面講的,「長者先,幼者後」。如果在挾菜的話,小孩子一定第一個先挾,對不對?他不會說爺爺先挾,奶奶先挾,不是。所以好的、吃好的、穿好的、好用的,都給這個小孩,這樣父母、爺爺、奶奶都省吃儉用,把他養成以自己為中心。所以對父母來講,他們只有索取,沒有孝養,沒有奉獻,認為這一切都是長輩應該給的。反過來要他們照顧父母,比如說父母親生病,要請他們照顧父母,或是提供飲食,他們就覺得很委屈,而且不堪忍受,意願不高,都只顧自己,每天一直往外跑,忙得不得了。父母親要叫他做個家事,隨便做一下就跑掉了。這就是什麼?就是沒有這個孝親思想的教育。
我們作《太上感應篇》新證的這位居士講,他說第一個欠缺了,我們現在講《弟子規》教育,《太上感應篇》的教育,沒有這種傳統的孝道思想的教育的結果,就變成這個樣子,集一切寵愛於一身,但是不知道來報恩,這是第一個,這是孝道思想的教育不夠。
第二個,現代的一些年輕人的一些習氣,就是怎麼樣?自高自傲,看不起父母。我們這位大陸的居士講,他說讓父母覺得有「愧恨心」。父母親他們省吃儉用,他們這樣為了培養子女,他們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當今社會,他們本身都省衣節食,他們大陸叫省衣節食,我們叫做縮衣節食。想方設法盡一切力量提供給子女最好的教育、讀書,希望他們有一技之長,在社會上能夠自立。可是等到他們成就以後,他們就認為父母親的文明低,他們認為父母是無知的,技能不如自己,他們認為自己才華好。所以變成會有點看不起父母,就有一種傲慢心,父母如果稍微不符合他們的脾氣,他就會張口訓斥。
這個居士曾經也講,他說有些小學生要開家長會,請父母親到學校參加家長會,他還特別要求說,母親妳還要去美容院再去美容一下,頭髮還要去燙一下,妳才可以來,要不然讓我丟臉。如果是孝順的小孩,應該說,媽媽妳把頭髮梳整齊就可以,妳穿得樸素就可以,我以媽媽為榮,媽媽妳能來我就很高興,就不用叫媽媽刻意去打扮,這是第二點。有一點就是會愛慕虛榮、傲慢心。我們這位居士講,他說有些甚至怎麼樣?他專門吃飯店,高檔的,他這裡面講,高朋滿座,推杯換盞。對於貧困的父母不聞不問,甚至父母親生病了,叫他端個水、拿個藥,做個菜、弄個飯,他都不願意。他照樣出去玩樂,扔下病人無人照顧,這是第二個。有這麼一個情形。
第三個,視錢財官位為父母,他對父母有「冷淡心」,覺得父母不能提供給他一個很有力的金錢資助,很有高地位的父母,他認為父母做不到這一點,所以他認為他今天會奮鬥得這麼辛苦,是因為父母沒有錢,因為父母地位低,所以他今天才會爬得這麼辛苦,賺得這麼辛苦。這樣父母會覺得很冷淡,父母會覺得很難過。對父母親來講的話,拿到錢就是孝子,如果自己的願望不能滿足,就變成逆子。甚至常常為了錢,跟父母打官司,跟兄弟打官司,他寧可不要父母,也要錢。全然不顧父母養他的深恩,反而怨父母地位低,自己需要努力奮鬥,才能出人頭地。
還有兄弟姐妹之間,為了父母的錢分配不公,互相推諉,不孝養父母。對自己要供養父母的錢,一毛不拔。這是我在看陳大惠的《聖賢教育改變命運》裡面,就提到這個故事,就跟這個有關,小孩子嫌父母沒有錢,父母非常地難過,非常地傷心,後來那個母親就選擇自殺,在哪裡自殺呢?她就在有一個公園的那個柵欄,她頭伸進去,就吊在那邊,頭伸不過來就死掉了。這在陳大惠老師那個《聖賢教育改變命運》裡面,有這麼一段的故事,讓人看了很難過。
再下來第四個,只要付錢不管親情,就是說他對父母來講的話,他還可以出錢,但是他不顧親情,有時候送錢就了事了。他藉口說他工作很忙,或者事業做很大,應酬很多,常常幾年不回去看父母。只顧自己的嬌妻兒女,自己的妻子有美食可以吃,有華服可以穿,對父母親會不會歡喜、是否快樂,他已經拋諸腦後了,這是第四個。
第五個就是忘深恩,記小怨。我們前面講過了,忘恩記怨。父母親對他好的事情,他全部都忘記,只有一件對他不好,他就埋怨了,這叫忘恩記怨。
第六個就是走上邪路。我們現在講的成為黑道分子,為非作歹,逞凶鬥狠,打架滋事,吸毒販毒,走私,販賣槍械等等這些,或者是成為幫派分子,這些就是走上邪路,讓父母親有「恐怖心」,父母每天都會擔驚受怕,常常警察去他家拜訪他。
像我們這裡就有這種情形,比如說他是吸毒人口,我們稱他叫治安顧慮人口,。比如說他是吸毒、販毒的,他被抓到監獄裡面去關、判刑,他服完刑出來以後,他固定的每個月都要跟警察報到。為什麼?要驗尿。驗尿看他還有沒有繼續吸毒;或者他是強姦犯,他是殺人犯,這些都是屬於我們警方的治安顧慮人口。他只要一出獄以後,我們警方戶籍裡面就把他列入,我們一般叫做一種戶,這種一種戶的就是我們所謂的治安顧慮人口。警察就每一個月固定到他家去拜訪。
我也曾經去訪問過這種一種戶,去督導,跟他父親聊天,他父親因為自己兒子做不好,總會閃閃躲躲地,不敢去面對警方的詢問,父母也覺得很慚愧,也很羞愧。這叫這裡講的,讓父母有「驚怖心」。父母親會害怕,不曉得我小孩子會不會再學壞,讓父母親有「悔恨心」,讓父母親有什麼?「愁悶心」,有煩惱心,所以這一段我就引用大陸這個《太上感應篇新證》,來做這樣的一個補充說明。
接下來我們來看下面這一段:
【于鐵樵曰。人子全要仰體。父母望子之心。人間名利。雖非可以必得。然讀書者。刻苦埋頭。務農者。努力胼胝。貿易者。盡心營運。置其身於可富可貴之地。使父母意中。常作一做封翁做財主妄想。亦是養志之一訣。為人子而使父母無想之可妄。則其心痛矣。】
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于鐵樵』,他名覺世,山東新城人,他是清朝順治年間的進士,在康熙年中以禮部郎中任廣東提學道,他有點是辦教育的。
『仰體』,就是體察上情。
『胼胝』,我們常常講說胼手胝足,我們常常會講這句成語,「胼胝」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常常做一些粗重的工作,那個手掌跟腳底,尤其像農夫,或是做苦力的工作比較會這樣,他手掌跟腳底因為長期勞動,摩擦而生的那個繭,這個叫做什麼?這個叫做「胼胝」,他手腳過度勞動,皮膚受摩擦而生的厚皮,比喻他很努力的在工作,這叫『努力胼胝』。
『意中』,就是心裡。
『做』,就是成為。
『封翁』是古代封建時代,因為子孫顯貴而父母親受封典的人,比如說你當狀元,你的祖父、你的父親可能就會被封一個官位給他,這叫「封翁」。尤其是對他往生的長輩,會封個官位給他。
『養志』就是奉養父母,能順從其意志。
『訣』就是祕訣。
我們來看這個白話解說。「于鐵樵」說,做人家子女全要「仰體」,「仰體」就是什麼?就是要敬仰體諒。父母親期待兒女,『父母望子之心』,就是你要去體會,你要去體諒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那個心,這叫「父母望子之心」。
『人間名利,雖非可以必得』,雖然人世間的名聞利養,名利,並不是每一個人都一定可以得得到的,叫「雖非可以必得」。『然讀書者,刻苦埋頭』,但是你做一個讀書人,你就要好好用功讀書。你做一個農夫,就要努力的工作。你做生意的、『貿易者』,你就要盡心,你要努力經營你的事業,這叫『盡心營運』。
『置其身於可富可貴之地』,你努力工作,總是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夠成就財富,成就地位,來光宗耀祖。『使父母意中』,讓父母親他的心中,經常可以成為被封典的人,或者可以成為財主的夢想。『亦是養志之一訣』,這也是一種什麼?「養志」的方法之一。如果做人家的子女,讓父母親連一點,『無想之可妄』,就是連一點點,我們現在講說,不能說他是妄想,也不能說他是幻想,應該說是他的夢想,你不能說讓父母親連一個夢想都沒有,對不對?連一點夢想的希望都沒有,這會讓父母親感到心痛。這一段主要是站在世間法的角度,希望你做生意的能夠賺大錢,你做官的能夠高官顯祿,這一段其實在講這樣,讓父母親能夠得到這個榮耀、榮譽。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溫節孝曰。堂上有白頭。子孫之福。一故舊聯絡。二鄉黨信服。三子孫稟令。僮僕遵規。四談說祖宗故事。與郡邑先輩典型。五解和少年暴急。六照料瑣細。】
這段的字句解說,我們來看一下。
『溫節孝』,是明朝末年人,他的名字又叫溫璜。他所編的,他寫一本書叫《溫氏母訓》。他是明朝時候浙江人,他在明朝崇禎,最後一個皇帝時當進士,後來明朝滅亡以後,溫節孝他後來就自殺,城門被攻破以後他後來就自殺。
『堂上』就是正廳、殿堂。
『稟令』,就是受命。
『郡邑』就是我們鄉土,家鄉。
『解和』就是講和、和解。
我們來看這個白話。溫節孝說,我們在家有兩位老人健在,『有白頭』就是家有兩位長輩。我們說,家有一老,猶如一寶。所以這個「白頭」是子孫之福,父母親健在是子孫之福,為什麼是子孫之福呢?第一,可以『故舊聯絡』,跟舅舅、舅媽這些長輩,他們常常會聚會,常常會聯誼,常常會聯絡,會見面。這是真的,如果你父母親不在的話,這些表兄弟、堂兄弟就比較不會見面。如果祖父輩的,祖父他們都在,父親他們都在,常常會有家族聚會,就會常常跟這些家族聯誼,有些他們四代同堂、五代同堂的,他們都比較幸福,有些是會寫家譜,在以前的話,大陸都有祠堂,還更大的聚會。像我們這邊,報紙曾經登載過,有一個家族他們每年過年都要辦一百多桌,他們所有的親戚全部聚會在一起,有些長輩全部都還在的,全部在一起,大概要開一百多桌,一千多人,這個叫做「故舊聯絡」。
第二,『鄉黨信服』。因為父母親都還在的,在地方上他有他的輩分,長輩講話,晚輩都要信服,在家族裡面有什麼糾紛,只要長輩出來講一句話就可以了,這叫「鄉黨信服」。
第三,『子孫稟令』。這些長輩在,子孫就比較不敢妄動,叫做「子孫稟令」,比較會遵守這個家規。老和尚講,有家規,有家學,有家業。如果你能夠遵照這個家學、家規,就可以繼承這個家業,這要什麼?這是要祖先有德,可以庇佑。父母親如果在的話,他的德行就可以讓子孫幸福,「稟令」就是他會聽從,會順服,會信服。我們講說,「家和萬事興」。『僮僕遵規』,這些家裡的僕人、佣人比較會遵照規矩,叫「僮僕遵規」。
第四,『談說祖宗故事』。晚輩他們就不知道以前長輩什麼故事。就像我常常會跟我兒子講說,爸爸小時候去撿過那個稻穀。因為以前家窮,以前沒有割稻機,以前都是用人工踩那個割稻的機器,它用腳踩的,然後再把稻子割起來以後,拿一把以後,就左邊右邊、左邊右邊,上下甩,然後稻穀那個甩殼的機器就在那邊轉動,它就把那個稻穀脫落,稻穀就撿到了。為什麼要撿稻穀?撿稻穀就是回來以後,把它晒乾以後,它可以給家裡養雞、養鴨,可以吃。因為我們以前沒有種田,我們家裡以前家貧的時候,沒有稻田,只有小小一塊田是種菜,就必須要去撿稻穀,媽媽他們有養雞跟養鴨,那就要去撿稻穀。像我講給我兒子聽,我兒子聽不懂,說怎麼還要撿稻穀呢?他說不是吃飯嗎?怎麼還要撿稻穀?就是這個意思。我講祖宗的故事他們不瞭解啊。現在小孩子大部分都不瞭解這些,養尊處優慣了。
為什麼說這個故事值得講給子孫聽呢?以前舅舅在的時候,舅舅就去做人家雇工,以前沒有像現在機器化的這樣割稻。我就會去我舅舅那邊撿那個稻穀,他拿起來一把以後,舅舅就是有一點想幫我,舅舅就有幾穗,他就沒有把它甩乾淨,他就把它丟在旁邊,我就把它撿起來,就有幾穗就比較好一點,這聽起來很可愛的一個故事。舅舅就跟我使個臉色,就知道說,那幾穗沒有全部甩乾淨,我就要去把它撿起來,這樣撿成一把以後,就回來晒乾。晒乾以後,我們以前鄉下有那個畚箕,畚箕就是鏟土那個畚箕,畚箕把它倒蓋,倒蓋以後,然後這個稻米晒乾以後,就用甩的、甩的,那個米殼就掉下來。像這種故事講給小孩聽,他們聽不懂啊。這是幹什麼?是真的有這個故事。
比如說,我小時候跟媽媽去砍木材,在砍那個竹葉的時候,那個青竹絲,就是有一種蛇是綠色的,牠躲在那個竹林的上面,你根本不知道牠躲在那個竹林裡面,你要去砍那個竹子,對不對?躲在那個竹林裡面,你根本不知道。嘣,牠就給你咬上去,手就被咬到。我小時候被那個蛇,青竹絲咬過。
祖宗的故事,像我常常聽到我父親講以前他年輕的故事,以前父親他是在臺北縣的瑞芳金瓜石,他年輕的時候就是有正義感,他難免有時候會幫人家打抱不平,就剛才講的艾文仲一樣,難免就會有,以前年輕氣盛的時候不懂事,結果跟人家,我們現在講就是,可能會打架。打架,當然我父親不是說有打傷人或打死人,沒有。他就是說打架以後,後來就離開那個家鄉,到了宜蘭的三星,就跟我母親,那時候就是結婚,講小時候那個故事很有意思。這個就是說祖宗的故事。
『與郡邑先輩典型』,祖父怎麼樣,祖母怎麼樣,祖母多麼個善良,慈祥慈悲,幫助左鄰右舍,慈悲喜捨,祖父怎麼樣,這些家族的故事裡面,都可以分享出來,這叫「郡邑先輩」。我們這個鄉土裡面,我們這個鄉、我們這個村裡面,有哪位長輩值得我們尊敬的,長輩都會講出來他們的典型像我小的時候,我記得我們小小的時候,我們鄉下有兩種人很值得我們尊敬,一個是老師,一個是醫生。因為鄉下以前醫生很少,一個村裡面大概只有一個,老師那時候就地位很高,所以鄉下裡面有什麼事情,一般都是那個老師出來調解。因為他知識最高,他知識程度最高。
第五,『解和少年暴急』。「解和少年暴急」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家裡難免有一些年輕氣盛的少年,很暴躁的脾氣。那麼這個長輩講,他會聽,他會來調解。
第六,『照料瑣細』,能夠幫助照料家庭的一些瑣細的事情。這一段看起來也是很簡單。
接下來,我們再看這一段:
【王中書勸孝篇曰。世有不孝子。浮生空碌碌。不念父母恩。何殊生枯木。百骸未成人。十月居母腹。渴飲母之血。飢食母之肉。兒身將欲生。母身如殺戮。父為母悲辛。妻對夫啼哭。惟恐生產時。身為鬼眷屬。一旦見兒面。一命喜再續。自是慈母心。日夜勤撫鞠。母臥濕簟席。兒眠乾裀褥。兒睡正安穩。母不敢伸縮。潛身在臭穢。不暇思沐浴。橫簪與倒冠。形容不顧恤。動步憂坑井。舉足畏顛覆。乳哺經三年。汗血計幾斛。辛苦千萬端。年至十五六。性氣漸剛強。行止難拘束。朋友外追遊。酒色恣所欲。日暮不歸家。倚門至昏旭。兒行千里程。母心千里逐。一娶得好妻。魚水情和睦。看母面如土。觀妻顏似玉。母若責一言。含怒瞋雙目。妻或罵百般。陪笑不為辱。母披舊裙衫。妻著新羅縠。不避人憎嫌。不解人羞惡。父母或鰥寡。長夜守孤獨。健則與一飯。病則與一粥。棄置在空房。猶如客寄宿。將為泉下鬼。命若風前燭。怏怏至無常。孤魂殯山谷。魂靈在幽壤。誰念膺桎梏。纔得父母亡。兄弟分財祿。不識二親恩。惟言我之福。咸謂此等人。不如禽與畜。慈烏尚反哺。羔羊猶跪足。勸汝為人子。經書勤誦讀。黃香夏扇枕。冬預溫衾褥。王祥臥寒冰。孟宗泣枯竹。郭巨尚埋兒。丁蘭曾刻木。如何今時人。不學古風俗。勿以不孝頭。枉戴人間屋。勿以不孝身。枉著人衣服。勿以不孝口。枉食人五穀。天地雖廣大。不容忤逆族。早早悔前非。莫待天誅戮。】
這一段偈語寫得很好,它是五字一句,也可以當朗誦,朗誦詩歌,這一段『王中書的《勸孝篇》』還挺適合的。
『浮生』,我們現在講就是人生在世虛浮不定,這叫「浮生」。浮生半日閒,是這個意思。
『碌碌』就是平庸無能的樣子。
『何殊』就是何異,有什麼不同呢?
『百骸』,就是我們人的各種骨骼以及全身。
『悲辛』,悲傷辛酸。
再翻過來二百二十六頁,『撫鞠』,的意思叫撫育。
『簟席』,「簟」就是竹席的意思,竹子去編的席子。
『裀褥』,就是坐臥的墊具,鋪在被單上面的毯子,這叫「裀褥」的意思。
『橫簪』就是母親的頭部它有這個髮簪,頭髮很凌亂,這個意思。
『倒冠』就是頭部的那個冠,就是帽子戴顛倒了。
『形容』就是外貌,他的身形。
『顧恤』就是顧念、考慮。
『顛覆』就是顛仆、摔倒,這個意思。
『汗血計幾斛』這個「斛」,是古代計算的一個單位,尤其是在計算那個米,量米的一個工具,那麼古代一「斛」叫做十斗,南宋末年改為五斗,五斗是一「斛」。 
『倚門至昏旭』這個「昏旭」,黃昏跟清晨。
最後第八行,『羅縠』,就是一種紡織品,比較柔軟的那個絲織品叫「羅」,把它織成有皺紋的紗稱為「縠」,這兩種都是屬於高貴的絲製品。
『憎嫌』就是厭惡、埋怨。
『羞惡』是對自己跟別人的壞處感到很羞恥跟厭惡。
再翻過來二百二十七頁,『泉下鬼』這個「泉下」,我們一般講叫九泉之下,人死後埋葬的地方。
 『怏怏至無常』,「怏怏」就是悶悶不樂的神情。
『殯』就是埋葬。
『幽壤』就是地下,九泉之下。
『膺』就是承受。
『桎梏』,就是古代的刑具,腳鐐、手銬,束縛,讀至,「桎梏」,我們尤其是警方常常都有這種腳鐐,民眾可能一般都比較看不到,我們常常看,就是兩個腳之間它有鐵鍊把兩個腳扣住,就防止他脫逃,還有手銬。我們這邊有那個地藏庵,有一次我到地藏庵去,他們裡面的人就跟我講,因為在新莊這個地藏庵,他們有這個黑白無常。他們就說早期的時候,有些心比較清淨的人,他們有時候在半夜的時候,就會聽到那個黑白無常,祂抓人回來那種帶著腳鐐在拖地的那種聲音,就是等於這些幽冥的眾生也是跟人間一樣,上了這個腳鐐手銬。
『黃香』,我們看第四行這個「黃香」,他是漢朝江夏安陸人,他非常孝順,他博學經典,很會寫文章,人家稱他叫「天下無雙江夏黃童」。他本身是東漢安陸人,九歲的時候,他的母親就往生了,死去了。他對父親非常孝順,夏天的時候,他會用扇子把父親要睡覺的那個席子先把它弄涼,扇子把它搖一搖,讓它這個席子能夠涼,這個叫做扇枕席。冬天的時候,「黃香」會先到被裡面去溫被,這叫「冬則以身溫被」。父親下去睡的時候,被子就暖暖地。他博通經典,很會寫文章,他官當到尚書令,這黃香的故事,在《二十四孝》裡面有。
『衾褥』就是被子跟下面那個墊子,這叫臥具。
第五行這個『王祥』,我們前面有講過,王祥的孝跟大舜的孝。「王祥」,他是三國魏朝末年西晉初的人,他對父母親,他對他的母親特別孝順,他的母親生病想要吃魚,天寒冰凍,王祥就解開衣服,臥到冰上面得到鯉魚。後來他也當官,在廬江隱居了二十幾年,也當過徐州刺史呂虔的別駕。
再下來『孟宗』,「孟宗」是三國吳江夏人,他從小就很會讀書,而且非常用功,他對母親非常孝順,他母親喜歡吃筍,但是剛好是冬天,冬天沒有竹筍。孟宗他就想要孝順他的母親,他就到竹林裡面去哀歎,大概是在那邊說,「竹林啊,老天爺啊,你就慈悲,讓我能夠撿到竹筍」,大概是在那邊他很傷心,因為他很孝順,就在那邊哀歎,結果那個筍竟然生出來,可以讓他母親可以食用。所以到現在就有所謂的,我們一般講叫孟宗筍,臺灣也有孟宗筍,相傳是哭竹生出來的,這個竹筍的故事,他後來也是當官。
再下來這個『郭巨』,「郭巨」他是西漢河內隆慮人,他家裡貧窮,他事奉母親非常孝順,他提供食物給他的母親吃,母親就會分給那個孫子吃,就是郭巨的兒子吃。因為家窮,食物會不夠,他希望他母親多吃一點,但是母親都很慈悲,就分給那個孫子吃,這叫貧不能供。他就跟他太太講,「巨謂妻曰」,郭巨就告訴他的妻子說,「兒分母饌,貧不能供」。如果母親要把這個食物撥給這個孫子吃,食物不夠用。他就跟他太太講,他說,「子可再有,母不可再得」,這真是孝順。他的意思是說,兒子還可以再生,母親只有一個。他後來「欲埋其子」,他想把他的兒子埋在土地裡面,就等於死掉。結果他去挖地的時候,要埋葬,挖地的時候竟然挖到黃金,叫天賜,上天賜給他這個黃金。這在《尚友錄·卷二〇》裡面,有登載這個,就是上面那個土一挖開,挖開以後,黃金上面有寫四個字,「天賜郭巨」,這老天賜給你的,是這個意思。
『丁蘭』,相傳他是東漢的時候河內的人,河南黃河北邊的人,幼年的時候父母親雙亡。他非常想念他的父母親,然後他就用木頭去刻他父母親的像,供養在這個神桌上奉養。他每次出去,他就跟他父母親行禮,說爸爸媽媽我要出去了。要做什麼事情,他都會跟神桌上的爸爸媽媽,這個木雕像,跟爸爸媽媽商量。回家以後一定跟爸爸媽媽請安,說我回來了,從來沒有懈怠,這叫「丁蘭刻木」,這個意思,他非常孝順,也是編入《二十四孝》裡面的。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在王中書的《勸孝篇》裡面有提到說,世間有一種不孝子,『浮生空碌碌』就是說,他一生裡面庸庸碌碌地過一生,一點也不體諒父母的恩德,這跟生一個枯木有什麼差別呢?在你的身體還沒有出生以前,就是『百骸未成人』,「百骸」就是我們的身體。『十月居母腹』,你懷胎十個月,在母親的肚子裡面,渴的時候喝母親的血,饑餓的時候吃母親的肉。我們講說母親喝涼的你就涼,母親喝熱的,你就會燙。老和尚講的叫胎獄。
兒子要生出來的時候,母親就像上那個殺戮戰場一樣,父母為母親要生小孩而悲心,我們現在講的就是說,母親要生的時候,父親總是會比較緊張。有時候就會比較傷悲,妻子對丈夫就會啼哭,會害怕,她會緊張,會哭泣,惟恐生產的時候,沒有生產順利的話,就變成什麼?就變成『鬼眷屬』,也就往生了。
這個我有經驗,『惟恐生產時,身為鬼眷屬』,我家人,我家中師姐,我太太,大陸叫愛人。在我當中隊長的時候,她那時候小孩子胎死腹中,就是嬰兒在母親的肚子裡面,他四個月的時候,因為被腸子困住就死掉了。當時我太太就到我辦公室去跟我講,我那個時候因為警察工作很忙,也沒有辦法照顧她。我記得那時候還有一個很重大的勤務在執行,她正在醫院待產的時候,我都不能夠過去。胎死腹中以後,就要送到我們臺北市的和平醫院,當時要把那個死胎把他吸出來,非常非常地困難,非常地困難,幾乎吸不出來,因為他已經死在裡面了。後來醫生用盡各種辦法,最後才把他這個死胎把他吸出來。這非常可怕的事情,他已經死在裡面了,死在裡面就是生不出來,你怎麼生?他已經死在裡面,怎麼生?
可是因為我家師姐第一胎是剖腹生產,醫生的意思是說,盡量不要再動刀子,能夠用自然從子宮把他拿出來就拿出來,這也是一個災難,就是這裡講的,「惟恐生產時,身為鬼眷屬」。他生出來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學佛,所以也沒有給他做一個很圓滿的處理,就我們現在講圓滿臨終關懷,圓滿的處理也沒有,那時候也不懂事,就交給我姐姐的丈夫,就叫一般人就把他處理了。
說這個故事就是,我們相不相信這個靈魂不滅,靈性不滅,所以你相不相信嬰靈是不能墮胎的。嬰靈墮胎,他一定是會來找父母的,所以一入胎的時候,他就有靈性,他就有生命了,一入胎就有靈性,你是不能夠墮胎的。我們以前有講過,我有講過那個《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裡面有提過,他本來是善緣的,因為你把他墮胎,善緣變惡緣。他本來是惡緣的,惡緣加惡,因為墮胎等於親手殺自己的小孩。
我以前也講過,這邊汐止有個工業區,他們請我去,帶蓮友去那邊誦《地藏經》。我前一天晚上先作夢,夢到很多的小朋友死掉,像疊羅漢這樣,一層一層這樣堆起來,堆在這個倉庫,像我們倉庫的庫房裡面,不是都有層板嗎?一排一排的,這樣堆起來。我到現場去的時候,我們開始要誦《地藏經》的時候,一樓就是婦產科,我就問請我去的那個大樓的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我那個蓮友說,這婦產科有沒有墮胎?他說有,就是墮胎很多,才要請你來誦《地藏經》。我說那怪不得昨天晚上,我作夢就夢到很多的小朋友死在那個現場。所以你要相信,靈性是不滅,靈性是殺不死的。他會來當你的眷屬,都跟你有緣,有善緣跟惡緣,有報恩跟報怨,所以殺不得。
結果你看那時候,我小孩子出生的時候,我就是沒有好好給他處理。所以那時候,憑良心講,小時候的時候,年輕的時候,我那個女兒在讀國中的時候,她叛逆心特別強。所以這個嬰靈一定要幫他超度,不幫他超度,夫妻感情會失和,母親也比較容易得一些婦女的病,比方說子宮頸瘤,比方說乳癌,而且他那個兄弟姐妹之間常常會不和,家庭就比較不能夠和諧,所以一定把他超度。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有一天,我那個兒子後來出生了,就我兒子出生的時候,我抱著他在地板睡覺,半夜兩點的時候,有人叫爸爸,我奇怪,我起來的時候,奇怪,誰叫爸爸?我去看我女兒房間,她睡得好好地,就沒有人叫爸爸。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我太太正在梳妝臺化妝,他叫媽媽,就在空氣裡面就聽到聲音,就表示我們這個地方是凡聖同居土,是五趣雜居地,這有鬼道的,有人道。所以他叫媽媽,我就眼睛看著我太太,她也看著我,我們心知肚明,是誰在叫?那就是他,嬰靈,就是那個死胎。
後來在二〇〇八年,老和尚叫我講因果,我在臺中亞洲大學演講,下面就有一個師姐跟我講,說你這個嬰靈一定要幫他超度,後來我就幫他超度。超度以後,有一天我就做了一個夢,超度完以後做一個夢,那個小朋友,有一個小朋友大概個子這樣,到我夢中來,手拿兩本護照,因為臺灣的護照是綠色的,他拿兩本護照。我就問一個我的朋友,學佛學得不錯的一個高人,我說為什麼拿兩本護照?他說一本就可以去投胎當人的護照,一本他就等於通關護照一樣,他就可以出離了,出離鬼趣了。這個地方,「惟恐生產時,身為鬼眷屬」,這是真的。
一旦見到兒子生出來了,『一命喜再續』,生命又可以繼續了。『自是慈母心』,這個天下慈母心,『日夜勤撫鞠』,日日夜夜辛勤來照顧這個小孩。『母臥濕簟席』,母親就躺在已經弄濕的這個草席上,兒子就睡在比較乾的這個棉被跟墊子上面。兒子睡得正安穩,母親不敢伸縮,因為怕把他叫醒。
這個有時候要是好因緣,兒子女兒都一樣。你在懷胎的時候你多做功課,怎麼多做功課呢?我都會鼓勵人家懷胎的時候,誦《地藏經》、持《大悲咒》、念《般若心經》。像我兒子是求觀世音菩薩來的,所以他在出生的時候,我就做了很多功課,比如說放生,許願吃素,誦《地藏經》、還有誦《大悲咒》。我都有做這些基本功,觀世音菩薩送來的,就不一樣。我們白天就託給那個奶媽在照顧,我們兩個夫妻都在上班,晚上回來的時候,八點多要去給他抱回來,他真的晚上兩點真的會哭一聲,哭完以後繼續睡覺,然後晚上大概八九點就給他泡牛奶,泡完以後睡到天亮,我們要上班他才醒過來,這就是觀世音菩薩送的好處。而且懷孕的時候都沒有吃到葷,叫胎裡素。所以他出生的時候,他大小便都不用衛生紙,非常地乾淨。所以這個地方,『母不敢伸縮』。
『潛身在臭穢」』,母親就這樣很小心謹慎的,因為小孩子會有大小便,在這個臭穢中,躺在這個地方,沒有時間去沐浴,頭髮散亂,帽子也倒歪了。『形容不顧恤』,這容貌也沒辦法去顧了。小孩子開始學走路的時候,很擔心他掉下去水井裡面,『舉足畏顛覆』,就怕他跌倒。『乳哺經三年』,經過這樣三年的養育,『汗血計幾斛』,汗血要用多少。『辛苦千萬端』,非常辛苦把他扶養長大。到十五六歲,性情脾氣就慢慢剛強了,行為舉止就很難約束了,跟朋友在外面追逐嬉戲。『酒色恣所欲』,就沉迷在酒色裡面。日夜不歸家,父母親在家裡等待到黃昏,到清晨。兒子走千里,母親的心也跟著追逐千里。一旦娶到好妻子,夫妻感情和好,看到母親的面孔就像泥土一樣,看到妻子就像那個寶玉一樣。
母親責他一句話,他就忿怒的瞪著兩個眼睛。妻子講他幾句話,罵他幾句話,他陪笑,不以為屈辱。母親披著這個舊衣衫,妻子就穿得比較好的衣服。他也不避人家討厭,或者人家給他譏嫌,他也不明白人家給他覺得說這樣是很羞惡的。父母親如果是鰥寡,長夜在那邊守孤獨,健康的時候給他一碗飯,生病的時候給他一碗粥,把他放在空的房間裡面,就好像客人在寄宿。母親父親已經要命喪九泉了,生命已經快結束了,他也不擔心這無常快到了。父母親就像孤魂一樣,埋在山谷裡面,幽魂就在鬼界裡面,誰會想到說祂現在在受苦呢?纔得父母親往生,才剛死掉,兄弟就要爭財產。不瞭解父母親的恩典,只是說這是我的福氣,這是我的福報,這種人跟禽獸有什麼差別呢?
烏鴉還會反哺,小羊還會跪足,勸我們做人家子女的,經書要常常讀,就像黃香會夏扇枕,冬天的時候還會幫他爸爸溫被;王祥還會臥冰求鯉魚;孟宗還會哭泣得竹筍;郭巨要供養他的母親,還甚至想把兒子埋葬掉;丁蘭把他父母親刻成木像在供養。現在的人都不學古代的風俗,不要以這個不孝的頭部,還住在人間的屋子裡面;不要以這個不孝的身體,還穿著人間的衣服;不要以這個不孝的嘴巴,還吃人間的五穀。天地雖然大,不容許這個忤逆不孝的兒子,希望早早痛改前非,不要等到上天來懲罰你。
尤其是後面這幾句話,不要以不孝的頭,來住在這個屋子裡,就是你枉為做人了。你如果不盡孝的話,你沒有資格做人,就會失去這個得人身的機緣,殺父殺母是墮五無間地獄,不孝父母也是墮地獄。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