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73集
第73集

感应篇汇编第73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  (第七十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4/06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7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0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73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73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第七十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4/06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7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七,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三十頁:
【孝順歌曰。母氏懷胎十月時。高低踏步恐傷兒。子將此意終身記。正己尊親兩不虧。醫兒作熱與顚寒。恨不摳心揠肺肝。父母倘然煩惱處。也須百計去承歡。怒來嚇鬼與驚神。一見孩提滿面春。為子也須常若此。對親莫帶半分瞋。抱兒教語學聲音。笑罵爺娘也快心。他日堂前來聽訓。縱然責杖莫呻吟。爺娘兒子莫分居。試看刑曹滴血書。更有不堪離異處。一聲啼破脫胎初。兄弟原來本一根。天生枝葉好扶撐。若思割裂分家計。便是推開父母恩。富貴貧窮在此身。王侯僕隸不相因。勸君窮莫呼親怨。富貴無忘生我人。孝道常移夫婦情。勸君獨認二親明。夫死婦亡重嫁娶。那能親沒再投生。父母原來樹木同。那能免得落秋風。勸君儘力生時養。死後悲啼總是空。七尺軀兒世上存。終天難報二人恩。勸君葬祭勤時節。常到山頭掃墓門。】
這一段我們來看字句解說,第二行:
『正己』就是端正自己的心念,端正自己的思想言行。
『摳』,就是挖,挖空心思。
『揠肺肝』,「揠」也是挖起的意思。「肺肝」是指心,挖空心思叫做「揠肺肝」。
『倘然』就是倘若,假如。
『百計』,想盡辦法。
『承歡』就是指侍奉父母。
『孩提』,就是幼兒、兒童。
『快心』就是感到滿足跟暢快。
『責杖』,就是以杖刑責罰,這個地方就是父母用棍棒打我們,這個叫「責杖」。
『刑曹』就是司法單位,現在講叫法院、檢察官,這都叫「刑曹」,掌管刑事的官署。
『滴血』,這個就是我們講的滴血認親,現在的用語叫做DNA親子鑑定,就是辨別親屬關係,它的真跟假的做法。相傳至親的血,如果共同滴到水中,它會互相凝結,電視劇裡面就有這個滴血認親,我們一般叫做「基因鑑定」。這個地方就表示說,要來當眷屬,他都有共同的基因,我們講基因就是跟父母的共業,共業中有別業。我們跟父母有緣,這個緣可能是善緣,可能是惡緣,我們一般叫做「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過去生有跟父母結過這個緣,如果是善緣的,我們叫報恩、還債。我已經在講課中,講很多這種公案故事。惡緣就是討債、報怨,這個都是因為過去生他所結緣的深跟淺。所以父母跟子女的緣,也有深跟淺。
這個部分,共業跟別業,別業是個人的,他的引業跟滿業,那麼共業是跟父母之間的,我們可以講說恩恩怨怨,所以在基因的遺傳裡面,他就跟父母這個血能夠相溶,這個是天性,我們講說天性。在臺灣或是國外,都有這種醫學上的所謂的親子鑑定,這個古代我們看連續劇也有這種,就是父親的一滴血跟小孩的一滴血,滴在水中,它兩滴血會相溶。所以你看看,相溶就是什麼?就是我們現在講的,五倫裡面的父子有親。我們在這裡面一再講的天性,真骨血,就這個意思。
在事相上來講的話,也曾經有這種公案故事。比如說臺灣曾經有媒體報導,在二〇〇九年臺灣發生一件很大的風災,在南部,我們一般叫做「八八風災」,那個報紙登的標題叫做「再相見,隔陰陽」,陰陽兩隔。在二〇〇九年那一次的風災裡面,南部大概有多人被這個水災淹死了。其中在高屏溪,南部有個高屏溪,就高雄跟屏東之間,有一條溪叫高屏溪。這高屏溪跟荖濃溪(荖濃溪在高雄)這兩條溪,土石流就漂流木都漂下來,警方就在這個漂流木的旁邊,找到五具的無名屍。其中也有找到,只剩下一隻手,其中有一位女屍,她手上戴著那個綠鐲子,玉的那種綠鐲子。死者她在風災前,她到高雄桃源鄉找男朋友,兩人雙雙失蹤,所以這個就跟我們講什麼?「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分飛」,誰也保不住誰。
我以前就講過有趣的一個事情,我去助念我們這邊一個分局退休的一個巡佐,他兒子也在當警員。我十二點多去,剛好是冬天,我去助念的時候,他們家人都沒有人念佛,我就為這位巡佐說佛法,做臨終關懷。結果他太太,因為天氣很冷,他太太是外省籍的,不是本省籍的。她到現場去,她只跟他先生講一句話,她用國語講,她說:老公,天氣很冷,你自己念佛,我回去睡覺啦。
蓮池大師說:恩愛夫妻一筆勾。蓮池大師有作「七筆勾」:榮華富貴一筆勾,恩愛夫妻一筆勾。這個《無量壽經》裡面講的,「獨生獨死,獨去獨來,苦樂自當,無有代者」,就是跟你講這個情形,這是真實的現象。所以佛跟我們講,「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問題是你悟不透,你看不破,你放不下。你執著、分別、妄想放不下來。你情執深重,那就隨業流轉。
這位亡者,她從高雄縣的桃源鄉,這水災來了就把她沖走了,她的屍體最後漂到哪裡呢?漂到她的故鄉,高雄縣的九如鄉,現在已經改成高雄市九如區了。她的父母親來認屍的時候,父母跟她說一句話,他說爸媽來啦。那個戴著綠手鐲的那個女的,那個亡者女屍流下血淚,眼睛滴下這個眼淚是血,你覺得很不可思議吧?
所以證明什麼?證明我們臨終關懷的時候,助念的時候,經典上跟我們講,為什麼要助念八小時?就他神識要出離的時候,幫助他能夠慢慢地離開這個身體、這個軀殼,我常常用這樣去跟亡者說法。我就說,佛陀跟我們講,人有生老病死,一切萬法有成住壞空,我們的心有生住異滅,礦物也是成住壞空。我常跟亡者講,我們這個身體就像房子一樣,已經用了七十年、八十年。如果你年紀輕的,就跟他講五十年、四十年,最多到一百年,這個身體就像房子一樣,誰住在裡面?主人住在裡面。主人是誰?我們本有的覺性,迷了以後叫靈魂,悟的時候叫靈性,叫真如。迷的時候叫靈魂,阿賴耶識,佛家講神識。
所以他往生的時候,事實上你在旁邊哭,你在旁邊依依不捨、貪愛,他都知道。所以為什麼在圓滿臨終關懷裡面,在助念的過程裡面,他生前最討厭的人,或者最喜歡的人,你不要讓他見到。你滴眼淚的時候,也不能滴在他身上,人要往生的時候,那個身體像活的烏龜脫殼,那個殼跟肉要分離了,骨肉要分離了,烏龜的殼你把它剝開,把那個肉剝開那種痛苦。其實真正痛苦是什麼呢?人已經到地水火風四大要分離的時候,我們這個「地大」,就是我們的骨頭硬硬地,「地大」,我們的骨頭皮膚,這個骨頭,地大,它是質礙性。我們這個身體裡面,有血液、有口水、有尿液,「水大」,濕潤性。我們這個身體裡面會呼吸,有一股氣,氣不來的話,一氣不來,陰陽兩隔,「風大」,流動性。所以如果你氣不通,你就會脹氣,你血液就會阻塞。你這個身體裡面有溫度,會發高燒,「火大」,炎熱性。質礙性、濕潤性、流動性、炎熱性,這個四大我們一般佛學上講,身體就是這個四大五蘊構成的。五蘊是什麼?色受想行識,我們的精神狀態。四大呢?我們的物質狀態,因緣和合而成的,所以叫做眾生,眾緣和合。誰在這裡面主導一切呢?我們的阿賴耶識,我們的神識。
所以人要往生的時候,李炳南老居士講,「去後來先作主公」,「去後」什麼意思?人要往生的時候,最後神識出離,所以也有探溫法說,頭部頂門這邊熱熱地,頂門,頂聖,當聖人;眉心這邊,如果是最後出離從這邊出去的話,那生天。如果心臟這邊溫溫地、熱熱地,神識從這邊出離的話,當人,就表示他的心地還不錯。肚子這邊,最後從肚子這邊,腹部這邊出去的話,溫溫地,餓鬼。膝蓋這邊,最後從這邊出去,溫溫的,就是畜生,因為畜生都用跪的。如果腳板出的話,從腳底出去的話,那就大事不妙了,地獄。叫「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是這個意思。這是一般來講在助念,有這樣一個所謂探溫法。但是我不太常用這個方法,為什麼呢?因為神識出離的時候,我剛才講生龜脫殼的時候,烏龜的殼跟肉要分開很痛苦。其實那個真正的痛苦,是什麼你知道嗎?那個心,捨不得放不下。
我舉兩個公案給各位聽,你就相信說痛苦,當然那個身體他會捨不得,為什麼?就像一個人,房子住了八十年了,你突然間把他請出去,說這個房子請你離開,他打死都不出去,道理是一樣的,他已經習慣八十年了。所以我都跟亡者說,這個房子不行了,裂開了,我們現在牆壁會潮濕叫壁癌。那麼這個房子快倒塌了,不能住了,這個房子要改建了,我都用這樣跟他開示。我就告訴亡者說:你就好像脫掉一個衣服一樣,輕輕地把它脫下來,這個神識非常清楚,非常明白。所以為什麼我們要追思?慎終追遠?因為他很清楚,很明白,子孫有沒有孝順。所以為什麼臨終關懷裡面講,不能馬上把他送冰庫?為什麼? 入寒冰地獄。
我剛才講過,他神識為什麼知道?我舉個例子給各位聽,有一次有一個人,亡者,他糖尿病,腳鋸斷了。他本來一輩子就是很苦很窮,偏偏又得癌症。送到我們這邊第三殯儀館的時候,在三峽,在助念,我在後面助念,前面有一個師兄跟他講,所以我剛才講說那個探溫法不能隨便說,他就跟他探溫,助念完以後跟他探溫,我在後面聽,他就按他肚子那邊,腹部就溫溫地,說:哎呀,某某師兄不得了,你不能夠萬緣放下,你肚子溫溫地,就到餓鬼道去啦。他眼睛睜大大地,嘴巴開開地,臉色蒼白,那怎麼辦?那時候他講的時候,我在後面說,慘了,怎麼可以講這種話呢?
後來他女兒就拜託我,她說黃師兄,拜託你跟我爸爸說法,他陀羅尼被又蓋起來了。我就開始又說法,我就一直說,說淨土的殊勝,這個世間,佛陀跟我們講,苦、空、無常、無我,苦苦、壞苦、行苦。我都一直講苦,我就跟他講說:你一輩子受苦受難,糖尿病,最後把腿鋸掉。最後要洗腎,又得了癌症。我說你一生都是苦,身苦、心苦、病苦。我就跟他講,後來教他說,你這個時候如果發菩提心,求生極樂還來得及,說到後來我自己都快哭了,他不哭我都哭了。他大概被我感動了,我就一直給他安慰,一直給他鼓勵,最後再跟他助念一段期間以後,陀羅尼被掀起來,眼睛閉起來了,嘴巴合起來了。這個是亡者,如果那個人還沒有斷氣,他心是很清楚的,我們《地藏經》裡面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知道要捨離的時候,真的是很不容易。講是很簡單,做那就很難,除非你是預知時至。
有一位師姐專門跟人家助念,她是單親家庭,生了一個十七歲的智障兒,她要走的時候走不開,她什麼都放下了,就這個智障兒她放不下。為什麼?她一直想說,如果我走的時候,他怎麼辦?所以妳只要有一個牽掛,那個牽掛就綁住妳。廣欽老和尚講,你只要貪得人間一枝草,往生就沒有份了。旁邊帶共修的那個師姐,就跟她講說:某某師姐,妳這樣不行,妳不能往生極樂世界,妳會墮落。她被她責罵到,病人也不想念佛,她不曉得她在想什麼?她就跟旁邊那個師姐講說,不然換妳來躺這裡。整個助念團,大家都眼睛睜大大地,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要怎麼辦?
後來她們就生智慧了,就去找道證法師,道證法師專門在做臨終關懷,還有病人的關懷。她來了以後,就握著她的手,她說:妳這雙手,平常這麼辛苦的修六度菩薩行,為誰辛苦為誰忙?她聽了師父這樣開示,再配合佛號,她心柔軟下來,眼淚掉出來了。她說為眾生,為佛法。師父就跟她講,回歸哪裡呢?她說回歸極樂世界。她說那就對啦,然後師父就幫她按摩雙腿,她說這兩隻腿,為眾生辛苦,為眾生忙,究竟為了什麼?她眼淚又掉下來,她說:為眾生,為佛法,為菩提,為生淨土。師父就說:對啦,好,那我們現在合掌來念佛。師父幫她手按摩一下,腿按摩一下,再跟她開導,說佛法,念佛以後,三十分鐘以後往生了,安詳往生了。
往生前師父跟她講,她最牽掛的事情,她說妳就安心的跟佛,阿彌陀佛去極樂世界,妳小孩的問題,我們會幫妳處理,我們請社會福利機構,我們請政府來關心妳小孩的事情,交給國家照顧,交給社會福利機構來照顧,妳安心的去極樂世界,妳去,妳才有辦法護念妳這個智障兒,妳沒有去,離開這個世界了,妳自顧不暇,妳也救不了他。後來師父再跟她說佛法以後,她就安詳往生了,所以臨終關懷很重要。
剛才講說戴手鐲這個女的,就聽了她母親講那句話說:爸爸媽媽來了。那個戴綠手鐲的那個女屍流出血淚出來了,突然間眼睛流血淚出來,這個就是我們這邊講滴血書,是的確有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那種感應。
再下來,『天生枝葉好扶撐』,「扶撐」就是互相幫助。
再下來這個,『王侯僕隸不相因』。「王侯」,福報大的,高官顯祿。「僕隸」,他本身就是僕人、傭人,命比較苦,兩個人過去生所造的因不一樣,叫「不相因」。 
再下來,『沒』,後面二百三十一頁,這個「沒」就是往生,死掉了。
『終天難報二人恩』,這個「終天」就是終身,一般用於死喪永別的意思。
我們來看白話:
「孝順歌」裡面說,母親懷胎十個月,小孩子往高處走,往低處走,『高低踏步』,就怕他跌倒,怕傷到小孩。所以做子女的應該將父母親對我們的照顧,要終身牢記。我們要端正自己的心念,要尊敬雙親兩不虧,『正己尊親兩不虧』的意思就是說,你自己要成就德行,「正己」就是成就德行,「尊親」是孝養父母,這兩個你都要做到,叫「兩不虧」。你今天墮落了,你沉淪了,你作奸犯科了,犯了刑罰了,你傷了父母的心;你事業有成了,德業也成就了,父母覺得很光榮。
『醫兒作熱與顚寒』,小孩子生病的時候,不管是得到風寒或者發高燒,或者「顛寒」,就是有時候,有些會有我們一般講叫做「癲癇病」。像這種的,縱使他是一個癲癇病的,母親的愛一點都沒有減少。所以我們看到很多,有些可能他本身是一個殘障人士,父母親對他的愛,這個故事都很多,我們看到有新聞報導。
『恨不摳心揠肺肝』,父母親恨不得把心肝挖出來,就是他那種焦慮的心,恨不得挖出來,來換取子女能夠平安。所以父母如果他有煩惱的時候,我們做子女的,要千方百計的去承歡,去讓父母能夠高興。父母生氣的時候,父親生氣的時候,有時候那個樣子也是很嚇人,就像被鬼嚇到一樣,『嚇鬼與驚神』,就是你有點被嚇到了。父母親雖然生氣,但是過了一會兒以後,你跟父母親懺悔,跟父母親來展示你的這個孝心。父母親馬上把剛才那個生氣的臉就轉掉了,馬上就怎麼樣?滿面春風,做父母都是這樣。
小孩子跟你嘔氣的時候,不理你,到房間去。現在的小孩子,一般也死不認錯,有些父母也是蠻堅持的。有時候父母就會口出惡言,如果說沒有學聖賢教育的父母,就會講那種不吉祥的話,你怎麼樣,你怎麼樣。小孩子真的從樓上跳下去,像這都不對的。有些父母都會這樣去刺激小孩,你給我離得遠遠地,好他真的離家出走。你死都不要給我回來,他真的沒有回來,就是這樣。所以做人家子女的,也要去常怎麼樣?要常常這樣得到父母的歡心,對父母親,它這裡講,不能帶『半分瞋』,一點生氣的心都不能有。
『抱兒教語學聲音』,父母親抱小孩子學講話,兒子講得很天真,父母就笑翻天了。『笑罵爺娘也快心』,就算小兒子講錯話了,父母,做爹娘的也很高興。『他日堂前來聽訓』,如果我們犯錯了,父母親在廳堂前面來給我們教誨,來給我們杖責處罰,你也不能夠怎麼樣?你也不能夠在那邊大呼小叫的。 
我小時候很愛玩,因為家父他是鄉下的一個廟的住持。我們臺灣早期沒有電視機,有電視機都是少數一些家庭。我會看電視,早期我們都會有布袋戲,臺灣叫布袋戲,大陸大概叫掌中戲。就是做一個布偶,拿在手掌上這樣,那時候臺灣最流行的叫「史豔文」,什麼雲州大儒俠史豔文。我就很喜歡那個忠孝節義的故事,因為它是掌中戲也好,或是歌仔戲來講,它都會演這個忠孝節義。老和尚說早期那個歌仔戲,或者那個平劇,演那個忠孝節義,事實上就是一個教育,忠孝的教育。我就覺得那個史艷文,他主持正義,斬妖除魔。我就在我們那個廟的門檻那邊,坐在那邊,因為沒有做功課,然後我就是:來,看劍、看劍,然後就兩個在那邊對打。自己用那個什麼呢?用那個番薯,去把它刻一個人頭,然後再用一個棒子把它撐起來,然後再用那個,不用的那個衣服的布,把它捲起來以後,就可以在裡面做掌中戲。
爸爸去羅東買菜,我們鄉下離羅東還有一段距離,坐那個巴士公車回來,手上提了很多菜,大概在半路就開始叫我的名字,叫我去幫他提菜。我大概太入神了,在做那個掌中戲,我根本沒有聽到他在叫我,他叫我去馬路那邊幫他提菜回來。回來二話不說,從後面一巴掌打下去,棍子打下去以後,就在那邊罰跪。就是這裡講的,『縱然責杖莫呻吟』,我那時候叫也不敢叫,打就讓他打,我小時候就是這樣。父親滿疼我的,如果父母親責罵我的時候,我那時候怎麼辦,你知道嗎?我也不跟父母頂嘴,因為我們旁邊就有稻田,我小時候喜歡讀書,我們兄弟姐妹裡面,我算是比較喜歡讀書的,功課比較好。我就拿了課本,我就不理爸爸,他罵我的時候我不理他,我就躲到那個田埂裡面,田埂那個秧已經長到差不多一個半人高了,我就躲在那個田埂裡面,在那邊讀書,他怎麼叫,我就不回去。當然這個是不能學啦。我小時候比較調皮,父母都會打我們,這是怎麼樣呢?「大杖則走」。我們以前不是講說,有討論過,對不對?「大杖則走」就是父母親要大大地打你的時候,你趕快要跑掉,為什麼?不要讓父母太傷心,因為打下去,也是親骨肉,父母還是會難過的。
接下來,『爺娘兒子莫分居』,這個小孩子長大以後,娶太太以後,就跟著老婆出去了。我上一次在六十八集裡講,我們樹林這邊一個兒子,住在山中,因為媳婦想要搬到城裡面去,就不喜歡爸爸,爸爸老伴早就往生了。爸爸沒有辦法,很寂寞孤單,就在老家的山上服農藥自殺。我上次有提過江來續,這位老菩薩,後來我給他助念,因為我不知道他是自殺,後來助念完了以後,臉色紅潤,手腳柔軟。本來還沒有助念以前,他兒子回來,看到他爸爸是臉色發黑,手腳僵硬。這是什麼?你不要去傷父母的心,尤其是現在年輕人,坦白講,只要孝順她自己的母親,她就不孝順婆婆,兩句話就合不來,然後吃飯都吃館子的,用都用最好的,然後慫恿先生搬出去住,要不然就住在外面,這叫「爺娘兒子莫分居」,分居的話,傷父母的心。
『試看刑曹滴血書』,你看古代那個巡按大人,在做親子鑑定的那個,父子的血會相溶的,「滴血書」。『更有不堪離異處』,你就知道我們父子有親有多親,怎麼可以這樣分開呢。『一聲啼破脫胎初』,我們離開母胎的,第一聲叫出來,我們就是要感恩了。沒有母親含辛茹苦的十個月懷胎,我們哪能夠到人間來修行?哪能夠到人間來呼吸這麼珍貴的空氣呢?有這麼一個生命存在呢?得人身不容易,要感恩啊。
『兄弟原來本一根』,兄弟本來是同根生,『天生枝葉好扶撐』,就像一棵樹裡面的枝枝幹幹一樣,要互相扶持。『若思割裂分家計』,就好像樹木把它砍掉一樣,『若思割裂分家計。便是推開父母恩』,就是你把父母親的恩就推得一乾二淨。
『富貴貧窮在此身』,你今生是富貴,今生是貧窮,是你過去生所造的業,跟父母沒有關係。很多人窮的時候都怨父母,別人家小孩都怎麼樣,我就怎麼樣,人家都坐車子去學校上課,唯獨我就是赤腳走路去。我小時候都自己走路,也沒有父母送,對不對?還沒有鞋子可以穿呢,還要赤腳。富貴貧窮,過去生有作財佈施,今生得財富,過去生沒有財佈施,今生就貧窮,各人過去生所造的因不一樣嘛。所以今世所得的這個樂報跟果報不一樣。「王侯僕隸不相因」,做王侯將相的跟做奴隸僕人的,過去生所造的善業跟惡業都不一樣,所以叫「不相因」。
『勸君窮莫呼親怨』,勸大家不要去埋怨父母親。『富貴無忘生我人』,你得到富貴了,你也不能忘記父母。有些人一得到榮華富貴,就把父母忘記了,嫌父母貧賤,嫌父母沒有知識。我們現在講文化低,沒有人文,這個叫做「富貴無忘生我人」,生我人是誰?父母啊,誰生你的?
『孝道常移夫婦情』,孝道要怎麼樣才做到好?你對太太那麼體貼,對太太那麼好,你要把它轉移到父母身上。『勸君獨認二親明』,勸你要瞭解父母親的恩德,如果太太往生了,如果丈夫死了,妳還可以再嫁,或是再娶,但是父母親如果死了,要不回來。這個叫做什麼?《二十四孝》裡面的那個郭巨,我們上次有提過,郭巨他很孝順,家裡又窮,在吃飯的時候,他夾菜給他媽媽吃,她媽媽就夾給孫子吃,菜當然不夠,因為家窮。郭巨就跟他太太講,沒有食物給母親吃,兒子不然就把他埋了,他就要埋他的兒子。你看看,這麼孝順的郭巨。老天知道了,埋兒子要挖一個坑洞,結果一挖起來的時候,坑洞裡面有黃金,這叫什麼?欲埋其子,掘地而得黃金。老天給他的,所以這就證明什麼?證明說孝感天地。
『父母原來樹木同』,父母的身體就像一棵樹一樣,樹總是會枯掉,會老。我們所謂的「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哪能夠『免得落秋風』呢?秋天的時候,樹葉就掉光了,冬天的時候樹木就枯掉了,父母的生命就像這樣春夏秋冬,所以勸你們盡量要在他活著的時候,好好奉養他,死的時候,你就哭哭啼啼地,總是空啊。
『七尺軀兒世上存,終天難報二人恩』。「七尺軀兒」就是指我們作子女的,你活在人間,它是一輩子的遺憾,沒有辦法報父母的恩。勸你,『勸君葬祭勤時節,常到山頭掃墓門』,這就是我們中國的慎終追遠,常常到父母的墳墓去祭拜,常常去那邊,「山頭掃墓門」的意思就是說,常常要保持這一念孝心。
以上這一段我們就解釋到這裡。這個地方有提到說,『勸君盡力生時養,死後悲啼總是空』,活的時候你要好好孝順,你等到他死的時候,就算你到他墓前,拜很豐富的食物,有什麼用呢?
我就舉一個例子,二〇一二年的三月二日,前年,發生在臺南奇美醫院有一個被記者拍出來在這裡,這位就是我們一個調查局的調查員,他的名字叫做六十一歲的丁祖伋,他是獨生子。這是他媽媽,他媽媽生病了,就好像我們小時候,媽媽用這個布的巾,把我們包起來,像嬰兒,她就變成老嬰兒一樣。我們這邊的報紙登說,抱母孝子,曾為照料雙親拒升官。它說,這個醫院感人的畫面為主角,調查局退休專員丁祖伋,為父母降調,兩地通勤,久病無孝子,在他身上行不通,這個故事看了很感人。他本來是在臺北當調查員,本來長官,局長要給他升科長,他的父母親住在臺南,他為了孝順他的父母親,局長要給他升科長,他不要。換成我們,科長比較好,哪管父母住在鄉下,對不對?那不孝。他科長不要,這個人有智慧,孝順就是福報。科長只有五年十年,福報就用完,就沒啦,前世造的因,今生得到這個福報。所以世間人眼光短淺,沒有智慧。
然後他被派在彰化,當調查站的副站長。他媽媽住在臺南,你看他每天從彰化開車到臺南,開車要差不多一個多小時,這樣每天早上晚上這樣通勤,完了以後,要給他升主任,他不要。他降調當專員,專員大概比副站長還低一點,他降調專員回臺南,親自照顧媽媽。爸爸往生的時候,媽媽想回大陸探親,他不得已,因為他自己的身分比較敏感,調查局的,他就辭掉調查局的工作,陪他媽媽回大陸探親。你看,這麼孝順,為父母,為了孝道,可以辭掉所有的榮華富貴、名聞利養,現代的孝子。結果他在醫院被有心人,把他用相機拍下來,鋪上網路、網絡,大家瘋狂的點閱。
有一個年輕人很有意思,他點閱以後,看了以後他說:怎麼有這種孝子呢?他說天天看報紙,天天看電視,就是什麼?不是兒子殺父親,就是兒子殺母親,他說怎麼有兒子背母親的呢?後來這個照片傳到新加坡網站,新加坡有一個年輕人看了以後,他痛哭一場,非常感動,這叫做示範,這叫典範,這叫做教育,現代的孝的教育,所以善的力量一定要把它啟發出來,「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每一個人都有這個良知良能,只是因為被五欲六塵,被自私自利,被名聞利養障蔽了我們的性德。
所以聽經聞法,善的事情的表揚,善的事情的呈現,這些感人肺腑的故事都會感動人心,他們是因為業障重,障蔽了他們的性德,他們的性德在不在?他們的孝的性德在不在?在,但是被這個貪瞋癡慢疑嚴重的汙染,嚴重的障蔽了,以致於見不到本有的智慧光明,這一段我們就講到這裡。
下面這一段我們再來把這個文唸一下:
【金少嵩曰。按喪禮之壞。至今而極矣。事事非古。而七中婚娶之事。尤屬不經。古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三年且然。今之忍心害理者。反從七中謀娶。舍苫塊而筦簟。易斬衰而錦繡。置父母之喪。而謀夫妻之樂。於禮合乎。於心安乎。子而為此。是謂大不孝。父母令其子為此。是謂教以大不孝。且凶中而行吉事。其夫婦皆不祥也。不知誰為作俑。今日相習成風矣。甚至詩禮之家。或亦有此。誠周孔之罪人也。當痛絕之。】
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事事非古』,這個「非」就是違背,不合,不合古禮,叫「非古」
『七中婚娶』,這個「七」就是說,父母往生以後,死掉以後,那個頭七,每隔七這個意思。我們一共有七七四十九天,這個人死後,隔七天要祭祀一次,我們一般臺灣的習俗叫「做七」。我不曉得大陸這個習俗是不是這樣,七七四十九天。我在講座裡面有提到家母往生,我每一個七,都是請師父到家裡來誦經,做功德,自己也帶一個佛一共修,然後也到承天禪寺,再做個七。那麼這叫七七四十九天為止,叫「做七」,是人死後,七七喪禮的時間。
古時候的人,它這有一個傳說,這個大家瞭解就可以,它說人從出生的時候,從生日開始,七日為一臘,經一臘則一魄成,經七臘則七魄俱成,我們民間習俗叫,所謂的「三魂七魄」。而人死掉的時候,從死掉的那天開始,前面是從生日,從出生那一天開始,每七天一臘,每一臘成一魄,也就是說出生以後的七七四十九天,那個七魄就完成了。人死的時候,從死掉的那一天開始算,七天為一忌。我們一般家裡有人往生,那個門都貼一個布,或是貼一個紙,上面寫說「忌中」,有沒有?就是這裡講這個忌。忌中,這古代的禮節也是挺有意思的。七天為一忌,經一忌則一魄散,經七忌七魄散盡,整整就七天而已。所以喪禮中逢忌則祭,每七天一祭,從頭七,首七就是頭七,到終七,到最後一個七,總共拜七次,叫七祭,叫七七四十九天,這個是民間的說法。
佛法的說法,「七」,佛陀告訴阿難說,我們要超度七世的父母,在佛經上講「七」,它的表法是什麼?無量的意思。我們累世以來,佛陀跟我們講說,我們所投胎轉世,輪迴六道,頭出頭沒,所燒過的骨頭,就像須彌山那麼高,所流過的眼淚就像海那麼深。我們有太多的父母,太多的眷屬在這個人間流轉生死,只是因為我們到人間來以後,我們有隔陰之迷,我們忘啦。
在江逸子老師的《因果圖鑑》的《地獄變相圖》裡面有說到這樣。這個提供給各位參考,江逸子老師是我們臺中的李炳南老居士的學生,是淨空老法師的同學,他是很會畫畫,國畫。那麼江老師,他在二〇〇二年的時候,他在臺中蓮社,淨空老法師啟請他畫《地獄變相圖》,我跟江逸子老師也很熟,我也去看過他好幾次。我現在在拍《玉曆寶鈔》的動畫,我剛開始的時候,也是發願要拍《因果圖鑑》,《地獄變相圖》。
江逸子老師在二〇〇二年,淨空法師跟他啟請的時候,淨空法師當時有跟他講說,不然你到澳洲淨宗學院來畫,江老師跟淨空老法師說,澳洲是一個人間天堂,天堂畫不出地獄出來,他說臺灣物欲橫流,酒色財氣比什麼地方都厲害,他說這才是人間地獄。他說只有在這個人間,才畫得出來地獄的景象。所以他說,不用了,我在臺中畫就可以了。他總共一天畫十六個小時。各位,我進去過他的畫室,江逸子老師是李炳南老居士最得意的學生之一,他畫那個《極樂世界妙果圖》,我們現在講堂掛的這個,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他都畫出來了。他真的是一個,也可以講說國寶級的一個畫家,他一天畫十六個小時,然後這樣二〇〇四年二月完稿。二〇〇四年六月複製原畫,老法師總共印了一千五百卷,送全世界的博物館,大學圖書館。他畫完以後,他感得地藏王菩薩,率十殿閻羅,閻王,在夢中跟江老師特別的感謝!
我當時也要拍《地獄變相圖》的時候,我就是請馬來西亞拍「逆緣」的那位導演來籌拍,後來還是沒有拍成,困難重重。現在我在二〇〇八年,改拍這個《玉曆寶鈔》,附現代因果故事,大概今年可以拍出來,有加現代的故事到裡面去。老法師也看過這個片子,定弘法師也看過了,大概今年年底以前,可以把這個《玉曆寶鈔》的動畫,這個故事可以呈現在世人面前,來做一個很完整又很深入的因果教育。 
剛才講說江逸子老師畫的《地獄變相圖》、《因果圖鑑》,它裡面就有提到,它第一殿叫秦廣王。那麼七天為一週期,在這裡面江老師說,古今中外都如此,他說就像西洋七天是一個禮拜一樣,他說生命的變易也一樣,一旦人命終以後,未受報以前稱為中陰身,什麼叫中陰身呢?就是說你現在的這個身體,你已經往生了,如果你往生極樂,你去作佛了。你往生天界,你當天人。你如果到四聖法界,那就是出離三界了。如果你往生天界,你還是在六道的天界,算是有這個樂報。如果你是到鬼道去,或是說你到其他道去,在你這個七七四十九天內,你往生以後,你離開現在這一世的這個身體以後,你下一世的身體還沒有出來以前,不管你是餓鬼身或是畜生身,或是再得人身,在下一生還沒有出現以前,這個中間的過程叫中陰身。就好像是你這個房子,離開這個房子,到另外一個房子要進去以前,這個中間這個空檔叫中陰身。江老師說,這個中陰身的壽命,七日一變化,死而復生。未投胎之緣,投胎的緣還沒有來以前,頂多七七四十九天罪業審定,就發配到各大小地獄受報。這個時候,親屬為亡者修福追薦,我們會為亡者做功德。
倓虛老法師在年輕的時候,十七歲,他的同學,金姓的同學後來得到那個傳染病,往生的時候,倓虛老法師曾經也因為死而復生,他也到鬼道去。他碰到那個鬼差,他在閻王還沒有出來以前,他有跟鬼差希望講講好話,他就問鬼差說,人間人死以後,人間超度有沒有用?鬼差跟他講,祂說此話可真,祂說有用。祂就講說,祂就指給他看,祂說這個牌位,你看,祂請出來,裡面有這個香卷,香卷這樣飄,飄出去了。表示人間的子孫在幫他做功德,那邊就有香卷會飄開,他說如果人間有給他超度,他那個牌位就會請出來。就這裡講的,親屬為亡者修福追薦,令亡者能夠得受用,得功德,然後怎麼樣?由劣地轉為勝地,因而稱為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天叫做慎終期。然後經過百日,百日就是亡者往生一百天,然後週年就是我們一般臺灣民間習俗叫對年。三年追薦期,叫慎終追遠,叫追遠期。七個七須經過七個殿,百日、週年跟三年,再經過三個殿,這樣共計十殿,所以《地獄變相圖》稱為十王圖。年年如果祭祀的話,不忘孝德綿厚矣,這是江逸子老師在《因果圖鑑》裡面的這一段的一個解釋,提供給各位作參考。
我們再下來再看:
『不經』,就是不合常法,違反常道。
『居喪』就是守孝。
『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這三句是從哪裡出來的呢?從《論語·陽貨》。原文是這樣:「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這一段是從這裡出來的。「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這個到這裡,這一段的白話意思是這樣:我們一般講父母親往生,我們叫三年守喪。它說這個守喪三年是服喪的年限,在東周時代的時候,已經沒有完全遵守了,到孔子這個時代,不守三年喪的人更為普遍。但孔子依教奉行,孔子的弟子依教奉行,「宰我」是孔子的弟子,他就用這件事情來問孔子說:一定要守喪三年嗎?他說三年的喪也太久了。我看這個宰我可能也是表演的,他竟然問孔子說三年太久了。為什麼那麼久呢?宰我就說出三年太久的理由出來,講給孔子聽。他說如果君子他守喪三年,他就「不為禮,禮必壞」,因為它有一些規矩,「三年不為樂,樂必崩」。他的意思是說,如果人長久不為禮樂,則禮樂就崩壞。因為當時就確實是有人這樣說,引這個君子三年不為禮,禮樂必崩的這個意思,就會荒廢了。宰我用這個話,民間講的這個話來問孔子。他說君子照理講,他要禮樂來修養身心,不可須臾離,但是你服喪期間,你就不能夠有這個禮樂了,也不為禮,也不為樂了。如果喪期三年的話,不為禮樂太久了,所以禮樂就會崩壞了,就會荒廢的意思。
另外宰我又舉第二個例子。他說就好像那個稻穀,舊的穀已經沒了,新榖已經長出來了,你就再用另外一個,用「鑽燧改火」就是說,你另外再找新的來吃了,他說去年的舊榖已經用完了,今年的稻穀也已經成熟了,我們就換吃今年的稻穀。他說三年之喪,守滿一年就可以了。宰我說要改成一年。因為當時在守喪的時候,不能吃稻米,北方不能吃稻米。因為稻米的飯不是平常的食物,就比較珍貴一點的,所以你在服喪期間,是不能吃這麼好的,也就不能吃稻米,可能是吃一些其他的食物。三年的服喪期間,也不能穿很漂亮的衣服,叫做什麼?叫做錦衣。要穿比較什麼?要穿那個麻衣,三年。所以宰我的意思就是說,不能夠穿錦衣,要穿麻衣,又不能夠吃稻米,他說應該把三年改成一年,他說如果這樣的話,就可以吃米飯,換句話說,吃米飯跟穿好的衣服,超過對父母的追思。
孔子就問他了,他說如果你這樣,你覺得這樣你心安的話,那你就吃啊。因為宰我就說他能安嘛。接下來就說,他說:「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君子在服喪期間,連最好吃的食物,最美味的食物,他也不覺得有什麼甘美。「聞樂」就是聽到很好的音樂,他也不覺得快樂。就是前面這裡講的,「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真正的君子,他服喪期間,就算最好的食物給他吃,他也不覺得甘美,最好的音樂給他聽,他也不覺得快樂,最好的地方給他住,他也不覺得很安逸,他不會,所以他不做。所以孔子才問他說:如果你這樣的話,你願意只有守一年喪的話,你覺得你會心安嗎?他說他心安。
結果,「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這一段孔子的話的意思是說,等宰我走出去的時候,孔子對其他弟子說了,他說,「予之不仁也」。「予」是誰呢?「予」就是宰我,宰我的名字,「不仁」就是什麼?不夠慈悲。他說這個宰我不夠慈悲,他說做人家的子女,你從父母把你生出來,一直到三年之間,你都沒有離開父母的懷抱,是三年以後才離開父母的懷抱。所以聖人他制這個喪禮,守喪三年,有他的道理在。定為三年,這是天下通行的喪禮,無論什麼人,都應該要這樣遵守。「宰我」你如果說只要守一年,那你對父母還有三年的愛嗎?這個意思。這一段也是值得我們現代人來省思。
我常在講座課程裡面講說,我常去助念,上次我們那個李副座的往生,我幫他安排助念,安排作佛事。然後師父就跟他講,因為要趕著他父親要出殯,我是希望他七七四十九天都到佛寺來做七。佛寺離他家也是不會很長的距離,他住中和,佛寺也在中和,我們臺北縣的中和。師父就問他,他說做七個七好不好?都沒有話說,頭低低地,後來師父沒有辦法,只有順他兒子的意思說,那這樣好啦,七七四十九天,十二天統統把它做完。現代時代快速,連做七喪禮,現在不要說守喪三年,宰我還講一年呢,現在四十九天剩下十二天,人倫愈來愈淡薄,孝思愈來愈淡薄,你就知道人心開始就是墮落了。
再來,『且然』,就是尚且如此。
『忍心害理』,心存殘忍違背天理。
再下來這個『苫塊』,是什麼呢?它原來的成語叫做「寢苫枕塊」。這個「苫」是草席,「塊」就是土塊,古時候的禮是這樣,這個值得我們來反省。他說古時候的禮,居『父母之喪』,就父母親往生的時候,那個孝子是睡草席,不像我們現在睡的,臺灣叫做席慕思彈簧床。對不對?土塊為枕,那個土去做的一塊土當枕頭,土塊為枕,所以叫做蒲席應為,這個字唸管,『筦簟』,蒲席應為「筦簟」,蒲席跟竹席都一樣。接下來下面這一句「筦簟」,這個「筦簟」就是蒲席跟竹席,就是草席的意思。古時候以蒲席,大概是那個蒲草去編織的一種席子,一個墊子鋪在竹席下麵,它這樣睡起來比較舒服,所以這個地方的「筦簟」就表示安樂的意思。
再下來『易斬衰』,這個「易」就是更改。「斬衰」就是古代的時候,五種喪服裡面最重的一種,用粗麻布製成的,左右跟下邊不縫,左邊跟右邊還有下邊不縫,服制三年,那麼服這個「斬衰」的人是誰呢?兒子跟還沒有嫁出去的女兒,為父母來穿這種粗麻布的衣服。媳婦就為公婆,孫子為祖父母,妻妾為丈夫,均服「斬衰」。先秦諸侯為天子,臣為君也是服「斬衰」,古代也是這個禮。
『錦繡』是花紋色彩精美鮮艷的絲織品,是美麗的花紋,織成花紋的是「錦」,刺成五彩的是「繡」。
『置』就是擱置,放下。
我們再看二百三十二頁,『且凶中而行吉事』,這個「凶」就是喪禮。「吉事」是指結婚嫁娶的事情,所以它是吉祥的事。
『作俑』,就是始作俑者,古代的時候殉葬的偶像。
我們臺灣還有這種東西,就是一般鄉下在佈置靈堂的時候,旁邊會有金童玉女,就是有點像這種東西一樣,殉葬的一種偶像。因為稱為創始,首開先例,所以叫「作俑」。「俑」是從葬的木偶,因為它的面目像人。孔子因為厭惡創造者的不慈悲,所以用這個來比喻首先製造惡事的人,叫始作俑者,是這樣來的。
『相習成風』,就是變成一種風俗習慣的意思。
『詩禮之家』就是世代讀書,以傳統的禮教為行為準則的人家,叫「詩禮之家」。我們一般講叫書香世家,也可以這樣說。
『周孔』就是周公跟孔子的並稱。
接下來,這一段我們再來看白話解釋:
金少嵩先生說,按照喪禮的敗壞來看,到今天已經可以說是到了極處了,極點了。很多事情都沒有照古禮來,甚至有在父母親死後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內,為子女舉行結婚的事情,這是違反常理的。『尤屬不經』就是,這是違反常理的。古代君子居喪,他「食旨不甘」,他吃美味的食物都不覺得好吃,聽到好聽的音樂都不覺得快樂,住在很舒適的房間,他都不覺得很安逸,他三年守喪都這樣,何況現在的人怎麼忍心害禮呢?反而在七七四十九天裡面嫁女兒結婚呢?「舍苫塊而筦簟,易斬衰而錦繡」啊?「苫塊」我們剛才講過,就是竹席跟,用土塊做的枕头。他說你服喪期間,要服的這個粗麻,「斬衰」,還有這個蒲席跟竹席,都把它換成什麼?穿那個美麗的衣服,「錦繡」,服錦繡。「舍苫塊而筦簟」就是說,你本來應該睡乾草為草席,以土塊為枕頭,你卻取代為蒲席跟竹席。本來應該穿這個麻布斬衰的,你卻去穿絲綢美麗的錦繡衣服。這樣棄父母的喪禮於不顧,而只追求夫妻的歡樂,這樣跟古禮能夠相合嗎?你心能夠安嗎?若做子女的是這樣的話,那是大不孝,為人父母的,若叫他的子女這樣做,就是以大不孝來教子女。就是說,比如說祖父祖母往生了,爸爸媽媽用這樣來教孫子,這樣就是大不孝,而且處在這個喪事中,「凶中」就是凶喪期間,你去做一些歡樂的吉事。
我上次有提到說,我們中部有發生一個年輕人他去搶劫,去作奸犯科被抓去,檢察官、法官就把他關起來了。他父親在地方上算是一個有名望的人,因為覺得很羞愧服農藥自殺。他竟然跟法官講說,他家裡有喪事要回家奔喪,請法官能夠法外施恩放他回去。結果回去以後,他七七四十九天,也沒有真正的在跟父母懺悔,跟父親懺悔,來服這個喪禮,也沒有。把父親給他一千多萬的遺產,全部在四十九天之內,全部都在這些風花雪月的場合,吃喝玩樂、嫖妓,全部把它花完,結果有一天晚上,騎車子撞電線桿就摔死了。就這裡講的,『且凶中而行吉事,其夫婦皆不祥也』。
所以換句話說怎麼樣?在父母親的守喪期間,夫妻是不能夠行淫的。照理講是應該天天為父母做功德,誦經禮佛,請師父來作佛事,比方你誦《無量壽經》、誦《地藏經》,而且你要這四十九天之內,要告訴家人都要吃素,最好能夠來守「八關齋戒」,功德給母親、給父親。夫妻之間在這個守喪期間,不能夠行淫,以表示對父母的追思,跟孝順,跟恭敬。就這裡講的,「且凶中而行吉事,其夫婦皆不祥也」,這樣會不吉祥。這個不知道是誰做的,一個始作俑者,那麼到今天已經「相習成風」了。甚至有些詩禮之家,有些懂得這些,這讀書人家他也是這樣做。誠為周公跟孔子推行仁義道德的罪人,這種壞風俗確實應該痛切的把它戒除才對。這一段是講父母親往生的這個喪禮要如何來守喪。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沈龍江曰人子事親。莫大於送終一事。於此而心有不盡。則無復可盡之心矣。奈何以兄弟眾多。彼此相諉。因而草草完事。致貽日後之悔。竊以為為長子者。力能獨辦。便當以為己任。不必更派眾子。眾子之中。力或可辦。亦當以為己任。不必偏累長子。各人盡心。爭先致力。纔是人子。若有心靠人一分。便是自己心上。有一分不能盡處。】
這一段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這個『沈龍江』,他是明朝人,他號龍江,他名字本名叫沈一貫。明朝萬曆年間,他也是做一個大學士,後來死的時候,皇帝有給他諡名叫文恭。他寫有「敬亭草」,跟「吳越遊稿」這個文章。
『無復』就是不再有。『無復可盡』就是不再有。
『相諉』就是推託、推諉。
『眾子』就是指嫡長子以外的,其他的這些兄弟。
我們來看這個白話:
沈龍江說做人家子女的,來事奉雙親,最重要的莫過於為父母親送終。如果我們對這個事情沒有盡心盡力去做,那麼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再盡心的呢?這個意思就是『無復可盡之心矣』。你不能說因為兄弟很多,彼此互相推諉,這個有些人會這樣,『因而草草完事』。後來覺得,『致貽日後之悔』,到後來都後悔了。
這個要怎麼樣?就像我母親往生一樣,我是次子,它這個地方講,『竊以為為長子者,力能獨辦,便當以為己任』,如果他自己是長子的話,他能力能夠自己獨自來做,就應該自己來做,『不必更派眾子』,不必再找其他兄弟姐妹來做。
這個在我母親往生的時候,我個人就有這個心得,因為我是第二個,我是老二,那麼我就是一心一意的要把母親送往西方,所以母親在醫院也好,或是在我家助念二十四小時,或是在我家做七,每一件事情都是我盡心盡力的去做。這個喪事的部分,我完全按照我們臨終關懷的這種方式來處理。當時也跟我家兄,有來這樣的一個商量跟研究,家兄也很慈悲的,全權由我來處理。
所以如果我們有學佛的,當然你必須要跟家人好好商量,如果你要用佛教助念的方式,要用佛教的儀式,平常就要為父母種下這個善根,你要帶父母念佛,帶父母去禮敬三寶,去皈依三寶,為他種下善根。比如說你助印佛經、放生、做善事,慢慢度父母來學佛,或是鼓勵他聽淨空法師講經,慢慢對這個生死的事情,能夠慢慢地瞭解,你不能等到他臨命終再來做這個事情,平常就要幫他打一點基礎,要來給他做一些種子的培養。
像我一個朋友,我上次有講過。兩個姐妹都在學佛,都在兩個不同的佛門裡面,也都是學得很精進,就是沒有度她母親。我很早就提醒她,我說妳要度妳母親學佛,她母親跟她講,沒有關係,妳們學佛就好,妳們念佛,等我老了我再來念。等她老的時候,她那一年的過年,她就過不了關了,她就中風了,中風以後,送到萬芳醫院,昏迷,昏迷以後馬上就插管。但是她神識很清楚,那時候手腳都被綁起來,就插管,那時候都來不及了。後來怎麼辦?後來我就給她介紹法師,去給她開示,給她做助念。
後來法師帶她們全家,在七七四十九天裡面作這個佛事。然後法師就叫每一個子女,每一個孫子都要發願,為父母來作功德。比如說兒子、女兒、孫子,兒子跟女兒一個人誦《無量壽經》,比方說一百遍,師父都會叫他們誦《佛說阿彌陀經》,比方說《阿彌陀經》一個人負責誦五百遍。如果是兄弟姐妹有五個人,就二千五百遍,這個功德送給他媽媽。比方說你發願,每一個子女都誦,在守喪期間每一個人都誦十萬遍的阿彌陀佛聖號,五個子女就五十萬遍了。但是你只能說你這個功德,來送給母親作資糧。《地藏經》裡面講得很清楚,你所做的善事,七分,活人得六分,她得一分。所以你應該在她往生前就要幫他做,她七分全部她得,不管是要學佛,要念佛,要聽經聞法,要皈依三寶,要累積這個行十善業,都要在她生前就幫她做。
這一段比較簡單,主要是兄弟之間,怎麼去處理父母的喪事。『眾子之中』,這些子女裡面,如果你有能力的,你可以依自己能力,獨力去做。就像我父親往生的時候,我那時候說,沒關係,喪事的錢我先代墊,我先拿出來,等到都辦完了以後,他們要還給我,再還給我,這就是『力或可辦。亦當以為己任。不必偏累長子』,不一定要什麼都推給長子,『各人盡心』,每一個人都盡他自己的孝心。『爭先致力』,要努力的為父母做功德,這才是做子女之道。『若有心靠人一分。便是自己心上。有一分不能盡處』。如果你只靠別人多做一分,你才要做一分,這樣你就有一分做不到圓滿了。
這個地方主要是告訴我們,兄弟姐妹為父母做這個往生的事情要盡心盡力。你不要互相推諉,像現在這個時代很多,事實上我也常常去助念,都會這樣去推諉。我曾經有一次到板橋殯儀館去助念,甚至兄弟姐妹,只來看一下就離開了。只好靠什麼?靠那個學佛的。所以我在寫《圓滿臨終關懷》,我這裡面有寫一個臨終關懷事項,來唸給各位參考,這個臨終關懷,我把它唸給各位聽,你如果生前就會先交代了,比較理想。我在印那個《圓滿臨終關懷》裡面,也有一個臨終交代事項,這個簡單的一張紙。
給我賢孝的子孫們:本人一生念阿彌陀佛,受益良多。你們若是真實有孝心,就必須幫助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那裡享受永遠的清淨安樂,來去自在;這是我這輩子最大最大的願望!當知人要斷氣的時候,就像活龜脫殼,非常的痛苦。倘若你們真為我好,且希望能庇佑全家,就一定要為我切實完成以下的心願。
就是說你學佛的人,你可以這樣交代你的子女,這個為什麼說要交代呢?我講個事情給各位聽,你們就會知道,我有一次去善果林,人家叫我去助念。善果林有一位老蓮友,平常都在做志工,做香積。她平常也喜歡跟人家助念,結果她往生的時候,她就希望說人家也給她助念。結果我去跟她關懷的時候,她兒子沒有學佛,她也沒有做臨終交代,蓮友就打電話給我,叫我半夜趕過去,我去到那邊,也差不多晚上一兩點了。我看一看以後,我跟那個師姐講說,這位老菩薩現在目前大概不會走,她說黃師兄你怎麼看的?我說我大概看了一下,我說但是她兒子比較麻煩,要先度她兒子。其實我已經在提醒了,她們都沒有注意,我說她那個兒子有問題,要多度她兒子。她兒子如果有孝心,能夠認同,那就比較好辦。結果那天晚上,那個老菩薩沒有往生。再隔一個禮拜,他的母親才往生,結果蓮友要去跟她助念,她兒子怎麼講?他說沒有關係,我自己來就好,我會啦。他就用臺灣的習俗,她兒子給她用臺灣道教的儀式給她弄,後來他母親蓋著陀羅尼被,他母親生氣了,那個鼻孔流血,就是她生氣了。就這裡講的說,這個臨終交代事項很重要。
第一、當我病危時,千萬不要搬動我的身體,不可以更換衣服,更不能哭泣、哀號。只要虔誠為我念阿彌陀佛,求佛接引我往生西方。因為民間的習俗,常在親人臨命終後,急著為其浴身更衣,不要馬上換衣服。卻不知人在臨終的時候,色身四大分散,神識未離,就像生龜脫殼,罪苦交煎,痛不堪言,此時若任意搬動,一動則痛。若立即將遺體送至冰庫,亡者如同墮入寒冰地獄受苦,因受痛苦即生瞋恨心,神識即隨瞋恨心而墮三惡道。所以遇到親人往生,至少要助念八小時後,再做其他後事處理。
第二,若神識昏迷,氣息將斷未斷,你交代家人不要怎麼樣?不要電擊,不要插管。,不要體外心臟按摩,不用做這些緊急救護。 
第三,你要交代說,我臨終的時候,請跟某某蓮友聯絡,上面有電話。
第四,就交代家人說,要聽蓮友的指示,助念的時候不要哭,家屬在旁邊陪著助念,眼淚不要滴在他身上。
第五,斷氣的時候,二十四小時之內,家裡不要談事情。有些助念的時候,家人都不助念,一天到晚在談那個告別式要怎麼做,棺材要用哪一種棺材,都有這種情形。這個要交代,要輪班助念,念佛對我是最大的幫助。
第六,換洗入殮,二十四小時後再處理,請禮儀社來處理。
第七,喪葬祭品一律素食。
第八,所有喪葬依佛教儀式儀軌來做,以念佛為主,而且要節約不浪費。
第九,在四十九天之內,全家念佛,迴向給我往生極樂世界,這樣才是讓我能夠真正享受,安享真正快樂,大家也能夠吉祥光明。要用這樣來交代子孫。
接下來,我們就來討論一段,我這邊有整理一下,這個《印光大師文鈔》有提到父母親往生,我們做子女的要怎麼樣來做一個追思。怎麼樣做一個比較圓滿的臨終關懷。很多人事實上對這方面的常識都非常地缺乏,不知道怎麼去做。有時候就會交代給這些葬儀公司來做處理,這個都是不對的。印光大師有特別的交代,就是以念佛為主。
這個地方就是說,『人子事親』,剛才我們讀到這一段,沈龍江講的說,『人子事親,莫大於送終』。這個送終要怎麼送終呢?剛才是講這些子女來辦喪事,這只是僅止於一些喪禮而已。你怎麼真正做對亡者有最大幫助的呢?印光大師有開示,印光大師他在《復黃涵之居士書一》裡面有提到這一段,黃涵之是誰呢?各位如果讀《了凡四訓》,民國初年,大陸上海的一位大居士叫黃智海居士。黃智海居士有編一本叫《了凡四訓白話解釋》,臺中的慈光圖書館也有流通這一本。
印光大師在給黃涵之的這個信裡面,因為黃涵之的夫人,就他太太生病,印光大師說:「知夫人身嬰貴恙,已經月餘」。他說我知道你的夫人已經生病有一個多月了。「用藥頗難,諸醫束手」,他說聽說你的夫人這個病痛也一直對這個醫療問題,也用了很多藥,所有的醫生都束手無策。這個時候,此時的時候,印光大師說最好用什麼?用「阿伽陀藥」,什麼叫「阿伽陀藥」呢?「阿伽陀藥」叫做萬病總持。「阿伽陀」是印度的梵語,它翻過中文叫什麼呢?叫無價、無病,或作不死之藥。這個藥,印光大師說這個阿伽陀藥它是價值連城的,無價的,它不是用金錢可以買來的。它可以把病治好,無病。它可以不死,或作不死之藥。
我們前面都有討論過,眾生因為有我執,有法執,無始劫來這個習氣。所以我們無始劫來,就在六道裡面輪迴,背覺合塵。所以我們眾生這個生死,叫分段生死。尤其是在六道裡面,一會兒當天人,一會兒當修羅,一會兒當人,又到三惡道,地獄、餓鬼、畜生,這樣叫分段生死。你來到人間來,有人十歲,有人二十歲,有人五十歲,有人六十歲,有人最多九十歲,一百歲,還是走了。這個分段生死是怎麼來的呢?我們平常我們的煩惱,念頭剎那剎那的生滅,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所以我們念頭都有生滅,一個念頭的生滅,就是一個念頭的生死。其實我們平常,我們的心都生滅變易,心有生住異滅,生住異滅就是一個分段,你有時候覺得心情很好,有時候心情就不好,所以你沒有悟,都在分段生死裡面。
其實自性沒有生死,覺性永遠沒有生死,「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我講經裡面也講過,自性不需要睡覺,我們一般講叫「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寂」就是它的清淨,「照」是它的作用。你晚上睡覺,你覺性還是在啊。比如說你決定明天早上三點起床,你三點就起床了,鬧鐘還沒有響你三點就起床了,為什麼?你的覺性告訴你的。蚊子飛過來,你在睡覺,嗡嗡嗡,你就知道蚊子在飛,你有聽到,你那個聞性還在。各位都有那個經驗,晚上睡覺睡得很沉,睡得很沉的時候,蚊子飛過來,嗡,你馬上就醒過來,蚊子的聲音,你的覺性告訴你,你覺性的見聞覺知告訴你的。如果你的覺性有在睡覺,你晚上怎麼會作夢呢?你晚上還在作夢,就表示覺性沒有在睡覺。所以覺性沒有生死,生死只是什麼?一期一期生命的結束,我們叫分段生死。神識,靈魂又帶了這個業力,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投胎轉世了。
所以印光大師跟他講說無價,老法師講,為什麼它是無價?老法師說,縱使你現在當到總統,貴為總統,富可敵國,你終難逃生死輪迴,這是真的。我們臺灣有三位,算是巨富吧。有一位很有錢的,也是排在前面的,他的夫人往生,得癌症,年紀也不大,大概五六十歲,得乳癌。他們住在我們這邊信義區的豪宅,算臺北市,臺灣最好的房子,最高級,就是我們所謂的信義區的豪宅,每一戶都是上億的。結果她往生的時候,她從醫院搬出來,因為她的先生要把她搬到他家裡去停棺。一送到大廳,去跟那個管理員商量說,我夫人要上去,管理員不讓她上去,他問管理員說,為什麼不能上去?這是我家,他說沒有,這只住活人,沒有住死人。富可敵國,上不去你的家。另外有一個很有錢的,科技新貴的夫人,在我們信義區開了一家非常好的,所有舶來品的進口的旗艦店,精品店。剎那之間,才幾個月,短短幾個月,癌症死掉了。
所以老法師說,就算你富可敵國,也難脫生死輪迴。為什麼無病呢?我這裡特別舉我們老法師,在講經裡面有提過,二〇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河南南陽來佛寺,一百一十二歲的海賢老和尚,他預知時至,無諸病苦,瀟灑自在,安詳示寂,捨報歸真。這個海賢老法師他幾歲?世壽一百一十二歲,他僧臘多少呢?九十二年。換句話說,出家九十二年,戒臘呢?九十年,九十春秋。老和尚特別給他賜個,他往生的時候,人家弟子給他編輯一本書《來佛二聖永思集》。
海賢老和尚在一月十七日,農曆十二月初六,三時圓寂。圓寂前一天,還在佛寺的前面拔草澆水,晚上要回去的時候,跟弟子講說:幹完了,以後就不再幹了。你看,他這麼輕鬆,明天要走了,在那邊除草拔草,菜園裡面拔草,跟弟子講說不幹了,幹完了以後就不幹了。然後要往生前二十天,老和尚到城裡面的古峰寺,去看他的同參道友,跟眾弟子說,我很快就要走啦,他說老佛爺喊我去啦,老佛爺就是阿彌陀佛。他說以後不要再來啦,我過不了這個年關,然後他二十天前就先預知時至了。
然後他跟弟子講這個法語,我覺得講得非常好,「胸有菩提,何必臨時抱佛腳」。我們大部分都臨時抱佛腳,印光大師說了,有時候有些通宗通教的,沒有求生極樂世界,就好像螃蟹掉到那個熱鍋裡面,呼爹叫娘的。「胸有菩提,何必臨時抱佛腳。身無俗念,自然極樂在心頭。」這個老和尚題得非常好,給各位參考。所以為什麼?這叫什麼?無病。你看,他一生念佛,老老實實念佛,他活到一百一十二歲。
印光大師說,阿伽陀藥是不死之藥,這個地方我就必須要跟各位解釋,什麼叫不死之藥?不死之藥就是開智慧,往生淨土,永出輪迴,因為他永出輪迴以後,往生極樂以後,將來就是乘願再來了。他證得無量光、無量壽,我們這個阿彌陀佛,這個「阿彌陀」就是無量的意思,「佛」就是覺的意思,無量覺就是無量光、無量壽。
為什麼叫不死之藥呢?我引用金剛經裡面跟各位分享,《金剛經》說,「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佈施,得福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這句話佛陀告訴你什麼?就是你用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寶的佈施,還抵不過一句四句偈,四句偈是什麼呢?四句偈就是你開悟了,你契入了,你開示悟入佛知佛見,叫四句偈。你能夠帶業往生就是四句偈,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四句偈,你通達明白了。我心即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即是我心。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我跟阿彌陀佛不一不異,入不二了。阿彌陀佛就是我的心,我的心就是阿彌陀佛,自他不二,這叫做契入了。破我執,破法執,再破根本無明,四十一品無明斷盡了,入常寂光淨土,這叫入不二法門。永遠出離生死輪迴,你跟佛無二無別,入常寂光淨土,常者不變,寂者清淨,光者智慧。我們常講一句話,離言說相,離心緣相,離名字相,永不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永不變異啊,他證得一心,常住真心。
所以接下來,印光大師就跟他繼續開示。「其令郎令愛令媳等,既受生育之恩。當此大病臨身,存亡莫保之時。教以各各為其母志誠懇切念南無阿彌陀佛,以祈壽未盡則速愈,壽已盡則速得往生西方。令郎等孝心淳篤,當必皆如救頭然,而常持念也。如是則豈但有益於夫人,實則深有益於令郎等也。」這一段就印光大師跟黃智海居士開示說,你要度你的子女,一樣用念佛功德,來幫助他的母親,希望他母親怎麼樣呢?希望他母親,如果「壽未盡」,如果壽命還沒有到,希望病好起來,如果壽命已盡,就希望能夠速得往生西方。很多人都是犯了這個毛病,生病的時候,嚴重的時候,他一直要求壽,反而把阿彌陀佛放下來,一直想去求仙丹妙藥。
我們這裡就有一個蓮友,他得癌症的時候,他去學那個,我們這邊有一個拍打法的功。他也是老法師的弟子,後來去學拍打功,拍到後來他反而忽略阿彌陀佛。如果壽已盡,就趕快求生極樂世界,壽未盡,念佛希望能夠消業障,懺悔,病能夠好起來。他不是啊,他忘記阿彌陀佛,去求這個世間的仙丹妙藥,最後還是走。結果你兩頭空,你命也沒了,也得不到佛這個功德,就是這個意思。這個常常會犯的這個毛病,我們必須要提醒家屬要這樣。
「凡人有病,可以藥治者,亦不必決不用藥。不可以藥治者,雖仙丹亦無用處」。這句話是什麼?就臺灣講的,真藥醫假病,真病無藥醫,你感冒了,隨便去抓個藥就好了,你真正那個業障深重,得了那個絕症了,什麼仙丹妙藥都沒有辦法治,唯有懺悔業障才有辦法治,就這個意思。他說:「況世間藥乎。無論能治不能治之病,皆宜服阿伽陀藥。」印光大師說,不管能不能治,統統服阿彌陀佛這個藥,他說這個藥,「此藥絕不誤人,服則或身或心,必即見效。」他說不管你得什麼病,只要念佛,這個身跟心一定會得到效果。
他說:「然人生世間,無論久暫,終有一死。其死不足惜,其死而所歸之處,可不預為安頓乎。」他說每一個人其實都會走,問題走了以後走去哪裡呢?你要不要做一個預為安頓呢?你要歸到哪裡去呢?死歸何處呢?生從何来,死歸何去呢?
「有力量者,自己預為安頓妥帖」,有本事的,自己能夠預知時至,知道往生淨土,「則臨終固不須他人為之輔助」,可能臨終他不須要靠別人。「然能輔助,則更為得力。」如果他能夠有力量,人家又能夠幫助他,那這更好。「無力量者」,就是說,他本身煩惱很重,他執著放不下來,他「我執」很重,貪瞋癡慢疑習氣很重,這種人叫「無力量者」,他沒辦法解脫的。「當令家屬代為念佛,則必能提起正念,不致恩愛牽纏,仍舊被愛情所縛,住此莫出也。」你念佛跟她開導,就是幫助她放下這個恩愛牽纏,幫助她能夠早一點放下來。
「以太夫人已經八十有三。雖閣下之德,足能延親之壽。」就是說黃智海作了很多福德,他說你的夫人已經八十三歲了,可以了,依你的福報是可以幫她祈壽,祈求她延壽。「而期頤之後」,「期頤」就是百歲,活一百歲,「終必有去世之一日」,她還是要走。「恐閣下未能慮及於此」,難道你沒有看到嗎?「而猶復注意於醫藥」,而且你還去注意到這個醫藥,你看黃智海這麼一個大居士,他都難免還要印光大師給他開示這一條,就是說他夫人要往生的時候,他還是怎麼樣?沒有想到阿彌陀佛,想到說趕快把他夫人的病能夠治好。印光大師跟他點破,他說你如果沒有去考慮到這裡,你還注意到她用什麼藥,這叫捨本逐末,「則為捨本逐末」。「益不能得」,你得不到利益。「而反將一心念佛,由忙碌於醫藥而成間斷」,你反而因為忙著醫藥,把念佛的功德都間斷掉。「不能純一」,不能夠專一,不能夠一心,「則其損」失「大矣」,那這樣損失就大啦。「故借夫人之病,預為閣下陳其盡心力於親之神識得所,以期閣下究竟能報親恩耳。」
這一段給我們很好的一個開示,希望用印光大師對黃智海居士的這一段開示,給各位分享,以後用這樣來幫助你的長輩、父母親,能夠往生極樂。
今天我們就講解到此,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