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74集
第74集

感应篇汇编第74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四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4/13台孝廉講堂檔名:57-109-007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八,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三十三頁,請看經文: ..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74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74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四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4/13台孝廉講堂檔名:57-109-007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八,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三十三頁,請看經文:
【古者喪主哀。而今人則不哀。古者祭主敬。而今人則不敬。二者非禮。而葬之失禮為尤甚。故於此深致意焉。朱在菴曰。大夫三月。士踰月。故不葬。則不變服易食。哀親之未有歸也。今人惑於風水之說。有貪求吉地。遷延日久者。有既葬多疑。屢行啟掘者。不思古人卜地之義。惟是孝子慈孫。重親遺體。不為風水所侵。不為蟲蟻所蝕。不為耕犁所及。他日不為道路。不為城郭溝池。如是足已。豈以親之骸骨。為子孫福利之具哉。則風水不必貪也。又有惑於分房之說。兄弟議多。終年牽制。既擇年月日時。又疑山水偏向。則是父母多生一子。反增一日之暴露矣。豈知人之禍福。各有因緣。於山水何與。則分房不必執也。倘若執迷不悟。一遇利名牽逐。淹滯他鄉。年復一年。幾無安土之望。或遭水火。又有焚溺之虞。為人子者。獨能安然於心乎。又權厝一事。萬不可久。久則雨水侵淋。日氣下蒸。未及歸土。木已腐矣。仁人孝子。亦當切念之。】
我們翻回來,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第二行『致意』,就是關心、關注。
『大夫三月,士踰月』,這個「大夫」是古代的官名,它位階是在卿之下士之上。古代的官就是卿、大夫、士這三個階級。「踰月」,這個「踰」就是古代的禮制。當官,如果他是士的話,他死後要滿一個月,到第二個月才下葬,這是古禮,稱為「踰月」。《左傳·隱公元年》,在《左傳》裡面有記載。天子,皇帝如果死掉的時候,他的遺體是要放七個月,所以「天子七月而葬,同軌畢至」;諸侯是五月才葬,同盟至;「大夫三月,同位至」;士是踰月,是一個月,這個是古代的喪禮。
再下來『不變服易食』,這個「易」就是改變、更改。
『貪求吉地』,「吉地」就是我們民間講的風水寶地。
『遷延』,就是拖延,時間上的耽擱。
『屢行啟掘』,「啟掘」就是埋葬以後又挖起來,這個叫「啟掘」。
『不思古人卜地之義』,「卜地」就是如果是土葬的話,會找堪輿師、風水師,臺灣叫做堪輿師,他會去根據你的子孫的出生年月日時辰,然後去選那個座向,再來葬祖先的這個祖墳,這個叫「卜地」。像我們讀《了凡四訓》裡面不是有白兔墳嗎?白兔墳那個就是風水寶地。
再下來『耕犁』就是耕田犁地。
『城郭』,「城郭」是古代的那種城門,城牆,它有內城的牆跟外城的牆之分。
接下來『牽制』,最後一行「牽制」就約束控制。
二百三十四頁第一行,『何與』,就是跟風水、跟山水有什麼關係呢?有何關連呢?「何與」的意思是這樣。
『分房』就是說,在風水的說法裡面,認為雙親的墳墓所葬的地點跟方向,對於下一代的子孫,長幼次第有吉凶禍福的影響。比如說,這個墳墓葬下去,比如他有三個兒子來講,對大房容易發,對二房好像沒有幫助。這個叫什麼?叫做「分房」,這眾生的執著。
『淹滯』,就是久留。
『安土之望』,「安土」就是安居本土。這個安土是一種眾生的執著。臺灣的民間習俗有所謂的三魂七魄,佛法講的比較簡單,就神識出離,就李炳南老居士講的,「去後來先作主公」,「去後」就是說人往生以後,他的神識,就是我們一般講的靈魂,他離開的時候是最後才離開的。也不是說他斷氣,馬上神識就走了,臺灣講的魂魄就走了。
《了凡四訓》裡面講說,極善之人跟極惡之人,數拘他不定。「數」就是什麼?「數」就是定數,在《易經》或者是算命學裡面講,「數」就是你跳脫不了這個定數。比如說他只能活到五十歲,那就是定數,佛法裡面講就是業力。所以金山和尚說,要相信業力,不要相信命運。什麼樣的業力,就是什麼樣的命運。病由業起,業由心造,所以追到後來的根源是心。所以我講因果裡面,我的體悟就是說,命運是誰造成的?是業力造成的,如果你前世不造殺生,你這一輩子就是健康長壽,沒有病,不會長這個東西、長那個東西,你擔心這個、擔心那個。
像最近我看到一個報紙寫有一個人,他常常一直以為背部會痛,結果不是。等到他發現的時候,是一個惡性腫瘤長在他背部,藏在背部的那個骨頭,藏在最裡面的地方,讓他找不到,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癌症末期。這就是業力。所以同樣的子宮頸癌、子宮頸瘤,有的女生割掉以後,她沒事,繼續延壽。像我阿姨就是,她子宮頸瘤,她切除以後,現在還是很活潑、很健康,七十幾歲,每天去禮佛、去供養三寶、去護持三寶。也有些企業家的夫人,子宮頸瘤,很有錢,一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擴散了,擴散到肺部,擴散到哪裡,那就一命嗚呼啦。
有些大腸癌也是一樣,有些肺腺癌也是一樣。像我們今天有一位政治人物,退休的一個政治人物,有一個大人物他也是肺腺癌,他現在好好地,從事兩岸的經貿往來,都是他在談的。他是肺腺癌初期的,現在還好好的。有些發現肺腺癌的時候,已經是末期,所以這就是定數。有些人他改變定數,像淨空老法師他就改變定數,像了凡先生、俞淨意公,他就是改變定數。他改變了他的心念,改變他的毛病習氣,他斷惡修善,他轉迷成悟,他轉凡成聖,他改變了。淨空老法師本來算命,他們的家族裡面都是四十五歲就要往生了。淨空老法師四十五歲那一年,他也生個重感冒,他以為要往生,結果後來沒走,為什麼?因為他四十五歲以前就開始講經了,累積了很多的的功德、福德。還有老和尚他一直就是,章嘉大師跟他講看得破、放得下,所以他不管錢、不管人、不管事,他放下了,所以他已經改變他的業力。
所以你要一個健康長壽的命,你就必須要怎麼樣?你就要「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你要怎麼樣?你要放生,你要吃素,你不能去傷害一切有情、無情的東西,你要惜福。你不能傷害有情的動物,比如說你不能傷害螞蟻,那些微小的動物,你都不能傷害牠。最後你不能夠惱怒一切眾生,不能讓人家起煩惱,這也是不殺生。所以不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大慈大悲,萬緣放下,我們一般講叫與人無爭、於世無求。你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你心地清淨,老和尚講,就不生病,健康長壽,不老、不病、不死,那是念佛的最高境界。
像廣欽老和尚也活到九十幾歲,像懺公老法師也是九十幾歲,像我們九華山的金地藏菩薩,金喬覺菩薩,他活到九十九歲,是這個道理。所以極惡之人跟極善之人,數拘他不定,因為他大善,他馬上就生天,或者他馬上就到極樂世界去了。極惡之人,五逆十惡的人,他一斷氣馬上就到地獄去了,就被黑白無常抓走了。
眾生都有這個執著。所以這個「安土」,有些人,我們一般講叫守屍鬼,或者祂留戀這個房子,這都有可能,留戀這個房子,祂就變成執著這個房子,祂就不走。我有講過這個故事,新北市那邊有個中和,有一個人去買房子,她法拍。先前那個主人是一個退役的老兵,祂很執著,祂往生的時候,大概是祂也沒有大惡,所以祂也就沒有到地獄道去受報,祂可能在鬼道,鬼道裡面祂可能沒有被拘束。這個婦女就去買那個房子,然後祂第一天就給她託夢,她似夢非夢就已經感覺,她就真的看到祂,那個婦女真的看到那個人。祂說:出去、出去、出去,這是我的房子。那個婦女說:這房子是我標的,我法拍。因為祂可能往生的時候,可能有欠銀行的錢,或者子孫把它賣掉了,子孫把它賣掉以後,大概銀行貸款繳不出來,就銀行把它宣布送法院來法拍,臺灣叫做法拍屋。這個婦女就是去法拍買下來的,她已經付仲介的賣房子的人,已經付了一半的錢,銀行貸款也撥下來了。
祂就讓她當場見到說,這房子是我的。這個一般叫做守屍鬼。那個婦人就跟祂講說,我這個房子是我買的。祂說:妳不聽,不聽的話,祂會找她麻煩。後來那個婦女也找一些道士去現場,給祂燒金紙,給祂作法。結果沒有用,祂執著,祂執著怎麼辦?要怎麼辦?執著就是要跟祂開導,要念佛,請祂往生極樂世界,要叫祂放下,這真的啊。
有一個在海巡署的女警,她去買一個法拍屋,買在臺灣的臺北縣,就新北市的淡水。她那個兒子很有善根,年紀輕輕地、小小地,大概一兩歲,他的心很清淨,所以他好像有那個因緣會看得到。每一次上廁所就不敢進去,跟他媽媽講說:廁所裡面有人,我不進去。他媽媽說哪裡有人?你看,我們都見不到,這是五濁惡世。她跟我講這個事情,我就跟她講,我說妳去查一下前面那個房子的主人,妳是不是買法拍屋呢?她說是,我是買法拍屋。現在臺灣對法拍屋特別有一個嚴格規定,或是賣方有一個特別的要求規定,就是所謂的凶宅。它說這裡面如果有死人的話,你不交待清楚的話,萬一買的人買了以後,那個凶宅那個買賣就不成立,那個錢要退還。各位你們都有聽過這個電視新聞報導。你看眾生就是怎麼樣呢?眾生都不去想說,我們這個房子就是我們這個色身,這也是我們的房子,你遲早也是要放下那個執著,你要放下這個身心世界。
結果海巡署那位女警她跟我講,我就教她這個方法,用念佛的方法,只有佛法才有辦法破那個執著。我說妳請法師去做三時繫念。因為她後來去查出來,前面那個屋主繳不出銀行貸款,在廁所燒炭自殺。所以你看那個小孩子看到,也不是假的,他真的是見到祂本人。祂大概要嚇嚇他,最好妳們搬走,這就是眾生的執著,就是「安土」,執著。破了執著,你就離開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你就出三界、離輪迴。否則就變成守屍鬼,像這個就是守屍鬼,臺灣的民間叫做地基主,你住的這個地方有一個地基主。所以很多人在寫三時繫念超度,都會寫地基主超拔。
後來她就是查出來,這位女警查出來前面那個主人是燒炭自殺。我跟她介紹一個法師去她家,做什麼?做三時繫念,中峰三時繫念超度。所以老法師說,中峰三時繫念有超拔的功能。結果超拔完了以後,大概是解冤釋結,祂放下了,祂念佛往生善界或者往生淨土,她兒子再也看不到了。
兩個比較起來,中和這個,我不願意去比較,她請道士去作法,後來還是沒有解決。祂說:我給妳好看。後來這位婦女她的女兒騎車子,到臺灣的中部雲林去看男朋友。有一天騎摩托車經過鄉間的一個道路,去撞到一個過馬路的老婆婆,就撞死了。當然這個婦女跟那個人也有因緣。因為她後來看到這個不吉祥的東西以後,她有一點心裡罣礙,她就去問一個算命的,那個算命的就有跟她講說:妳最近好像碰到一個很衰耗的事情,他說妳要特別注意,到幾月幾號以前妳特別要留意,可能有一些不測的衰耗的事情會發生。你看,他算得出來,這叫定數,定數算得出來。她後來到日子快接近的時候,她想,也沒事啊,沒有什麼事,她不出去啊。就偏偏她女兒到中部去找男朋友,就發生這個車禍。後來她把這個事情就跟新聞記者講,這個事情終於公布出來,這就是什麼?「安土」,眾生的執著。
『焚溺』,就是焚燒、淹沒,比喻遭受傷害。
再看二百三十四頁,『焚溺之虞』,這個「虞」就是有這麼一個顧慮,這個叫「虞」。
『權厝』,就是有些他不能夠馬上入土為安的,他可能會找一個地方先寄放,這個叫做臨時置棺待葬,這叫「權厝」。
『日氣下蒸』,「日氣」就是因為這個地它會有乾燥潮濕,日光照射,會發熱氣往上,這個叫做「日氣」。
這一段我們來看這個白話:
古時候,古代的人他們在辦理喪事的時候,尤其是針對父母喪事的時候,他們特別的盡到這個哀傷,就真的很虔誠的。父母走了,「子欲養而親不在」,那種很悲切。不像我前一陣子講說,臺灣的一些習俗很奇怪,他為了博取人家說他很孝順,他自己不哭,請別人來哭,我們臺灣的習俗叫做什麼?叫做孝女白琴,哭得很傷心,一樣披麻帶孝,你以為是他女兒,結果不是,是花錢請來的。這個叫做什麼?叫現代人不哀,『今人則不哀』,現代的人他不會哀傷。為什麼不會哀傷?因為他沒有真正盡到孝道,他那個至誠心不夠,恭敬心不夠,所以他那個孝心不是沒有,是被他們的無明習氣障住了,他們對父母沒有這種哀傷,不孝,可能平常都是結惡緣,這個叫做「今人則不哀」。
古時候的人祭祀,一定是很恭敬,叫『主敬』。現在人不恭敬,認為人死了什麼都沒有了,這種斷滅的觀念,佛法裡面講這個見惑叫斷見、叫常見,佛陀說這個叫見惑,什麼叫斷見?斷見就是人死了什麼都沒有,叫斷見。什麼叫常見呢?人死了永遠當人,這個叫常見。佛陀說這個斷、常之見也是見惑。
『二者非禮』,「非禮」就是說,一個不哀、一個不敬,沒有哀傷,沒有恭敬,這兩個都不合乎古禮,這個意思。『而葬之失禮為尤甚』,埋葬的時候更沒有合乎古禮,還更嚴重。
比如說,我前一陣子講的,我們那個長官副局長往生,我特別跟他安排助念,我也講,可不可以把他父親的神主牌位請回家裡?他說家裡太小。我說就一點點就可以。他說一點點也容納不下,一個小桌子都容納不下。後來我只好給他安排在中和這邊一個佛寺,因為要急著趕著過年了,就要把這個喪事辦完,要選好日子,要選禮拜天,要選長官來比較好看,比較風光。其實那個風光是做給活人看的,對亡者有什麼幫助?對不對?
像我母親的告別式的時候,式場的意思就是說,那個布置的會場就是我自己設計的,我幫我媽媽設計。佛像要放在中間,花要怎麼布置。我在設計的時候,我那個基隆的姐姐,我爸爸的乾女兒,叫韓阿葉,她不知道我媽媽是二〇〇三年的八月二十一日往生,九月十四日是我媽媽告別式。我正在設計,然後她有一天就到我哥哥家,她說:奇怪,我昨天怎麼做一個夢呢?我哥就說:妳夢到什麼?我哥還沒有跟她提我媽媽告別式的事情,我媽媽往生的事情,他並沒有當場跟她提。她說:我夢見一尊佛像站前面,往前面走,你媽媽穿黑色的那個,(因為她講說是黑色的道袍,其實就是我們黑色的海青),飄在他後面跟著佛走,她說往西方的方向走。然後那尊佛,她後來有來參加告別式,她就跟我哥講說就是這一尊。
所以你有那個恭敬心,印光大師說,一分恭敬得一分功德。什麼叫功德?感應道交,得三寶加持,亡者得利。結果我就跟我們那個李副座兒子講,你就照古禮做七七四十九天的七,你既然要趕著過年前把你父親送出去,要做告別式,我沒有意見,可是七個七不影響,你可以做到過完年以後,還可以再繼續做七,每七天做一個七。師父也跟他們講,我說好不好?他頭就低低地不講話,我說為什麼?他說因為上班很忙。你看,上班很忙。
所以要自度自悟,要自己救自己,自力跟他力,他力是佛力,自力是自己怎麼?自己要有這個善根、福德、因緣,自己的資糧位要準備好,信、願、行三資糧要具足。你的性德,你的自性功德要開發出來。你的七聖財,第一個就是信財,你對淨土的信心,你對「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你要有信心。你要「唯心淨土,自性彌陀」,你有一個自性的阿彌陀佛,你要有這個信心,你要開發出來。
怎麼樣才可以把信心開發出來?你要斷貪瞋癡,你要開發戒定慧,你要有悟處,你要能夠悟這一念心性,我們一般講叫悟實相。所以圓教初信位的菩薩,他就悟了,他開悟以後,悟後起修,他悟了,破了身見,圓教初信位菩薩。所以什麼人可以把自性功德,信開發出來?悟,六祖大師就是一個例子,他聽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悟了,大徹大悟。這個叫信、願、行三資糧裡面的第一個自性的功德,信心。
願呢?你願離娑婆,欣求極樂。印光大師說的,你願意放下所有這個身心世界,你願意放下五欲六塵,你願意放下名聞利養,你願意放下對世間的一切貪愛執著,這是願,願離娑婆。
行呢?你做到了,你契入了,你悟入了佛知佛見,這個叫什麼?你真正的三資糧要開發出來。
我們再來看,這個地方它講說這兩者,因為現在的人都沒有哀跟敬,所以這兩個尤其是在葬禮的時候,尤其是沒有合乎禮節。所以《孝經》裡面有講,「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這個地方就有講,「五者備矣,然後能事親」。
什麼樣才可以做到孝子呢?它說你居家,父母跟你住在一起,你要很恭敬的侍候他的吃跟住,照顧他的身體,你奉養父母要做到什麼?第一個最起碼的,「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你要讓父母很高興很歡喜,你自己本身要和顏悅色,要歡喜心。父母生病的時候,你要很憂心;父母往生的時候,服喪的時候,你要非常地哀傷;你祭祀的時候要非常地嚴,這個嚴是什麼?嚴就是嚴肅的心,我們佛法講叫恭敬心,這樣才算到盡孝。
所以現在的人對下葬的事情,是嚴重的失去禮儀。所以在這邊特別的說明,叫做『故於此深致意焉』,這個意思。
再下來,朱在菴說,古代的官員,大夫是停棺三個月,士是一個月,超過一個月,這個期間是不下葬的,也不變服易食。因為我們上一回有提到,孔子跟宰我的對話,宰我說服喪不要三年,服喪一年就夠了。孔子說不行,要三年。宰我說太久了,他說三年的話,「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而且三年之間怎麼樣?不能夠穿絲綢的衣服,也不能夠睡好的地方,連吃也不能吃得很好,那個時候還不能吃飯,守喪期間還不能吃飯。孔子怎麼樣?孔子就問宰我說:你還沒有三年就要改換吃飯,要穿絲綢的衣服,他說你這樣能安嗎?宰我說:可以,我可以安。孔子說:「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他吃的明明是好吃的食物,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吃的;他聽到美好的音樂,他也不會覺得很快樂;他住的地方很舒適,他覺得很不安,所以他不做。
所以後來孔子才說守喪三年是天下的通喪,通禮。他說父母對我們照顧,我們一歲到三歲都在父母的慈愛照顧之下,所以古代的人制定這個喪禮,守喪三年,是根據這個道理來的。父母對我們的愛,難道連三年都不夠嗎?所以這個地方講說,「不變服易食」的意思是這樣。本來是要穿比較粗的、麻的衣服,你守喪三年期間,不能夠穿那個好看的、很美的絲綢的衣服。
『哀親之未有歸也』,為什麼?他只是悲哀,哀傷父母不能再回來。現在的人迷惑於風水之說,「有貪求吉地」,想要貪求風水寶地。『遷延日久』,甚至要等待那個風水寶地,把父母的這個墳墓遷來遷去的。或者有些葬下去又懷疑,所以常常怎麼樣?葬下去又挖開,又把它搬走了,讓父母的遺體變成怎麼樣?多次的挖葬,挖掘再埋葬,認為葬父母的風水有問題。
這個我在想有沒有發生過呢?有。我一個朋友姓林,林姓的朋友,他早期做貿易,賺很多錢,訂單非常地多。他有兩兄弟,我林姓的這個朋友他是弟弟,他本來就有那個命,他就有那個福報,過去生有財布施,所以這一輩子就得財富,他有種那個因。他哥哥沒種那個因。所以他哥哥就覺得說,那個風水的寶地對他弟弟比較發,所以他就起了什麼?起了嫉妒心。
後來我這個林姓的朋友就跟我講,他哥哥就不信邪,對祖先就不恭敬,他沒有經過我這個朋友,他這個弟弟,林姓的這個他弟弟的同意。他私底下自己再看一個風水寶地,對他比較有利的,就是我們後面要講的『分房之說』,他私自就把他祖先的墳墓,就把這個骨骸遷走了,就遷到他認為對他有幫助的那個風水寶地。就這裡講的「遷延日久」,「有既葬多疑。屢行啟掘者」,就這樣。結果我那個林姓的朋友跟我講,那個墳墓被他的哥哥把它搬走以後,大概隔沒多久,他那個哥哥就得了一個惡疾,就是生了一個怪病,後來就死掉了。這個東西也是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
你不想想說古代的人他們「卜地」,他們選擇埋葬的地方的意義在哪裡?古人會卜地是因為希望後面的孝子慈孫能夠重視先人的遺體、父母的遺體,不要被風跟水所侵害,所以叫做風水。所以他們葬的地方不要被蟲蟻把他們侵蝕,不要被那個農夫耕田的把他破壞,不要說他所埋葬的地方,以後改天就變成一個道路用地,道路會經過,也不會說將來那個地方變成一個城郭,城牆的外牆的那個,我們一般講叫做什麼?城牆外面會有一個水溝,叫溝渠。它說主要會考慮這些風災跟水災的問題,怕去傷害到先人的遺體,是這樣的一個用意,叫做古人卜地用意在這個地方。它說如果能夠避免以上這幾樣事情,那就可以了,『如是足已』。哪裡有為了自己的子孫謀福利,而把父母親的骸骨、祖先的骸骨遷來遷去的呢?所以如果你懂這個道理以後,你對於風水就不必起貪心了。
或者迷『惑於分房之說』,說這個風水寶地對哪個人有用,對哪一房比較有利,對哪一房比較不利。『兄弟議多』,兄弟他們爭執的地方比較多。『終年』就是長久以來,就一直為了這個祖先的墳墓的地,互相牽制。既選擇年月日時,又懷疑山水的座向,這樣講起來的話,父母多生一個兒子,反而增加一天他的屍體暴露在外面的危險。哪裡知道說,人的禍福,人的災禍跟幸福都各有因緣。
這怎麼說呢?我分兩個地方來說。第一點,我們《地藏經》裡面也有講,說什麼叫做風水寶地?《地藏經》裡面當然沒有提到風水,可是你要好好去體會,《地藏經》裡面有講到這一段。我們中國人講說「福人居福地」,有福報的人他所住的地方都是吉祥,這叫「福人居福地」,有福的地方。「福地福人居」,你所住的地方,那個地方的出入口、它的座向,我們講說所謂風生水起,就它的風的流動性夠不夠?你這個房子住下去,它空氣對流好不好?一般風水學上講叫風生水起。水是什麼?水就是財,但是這個就是怎麼樣?這個就迷惑於外相,外在的世界,他不知道向內求,心地求智慧。
所以我們《地藏經》裡面有提到這一段,我把它唸出來,在《地藏經》的第十一品,「地神護法品」中有提到:「我觀未來及現在眾生,於所住處,於南方清潔之地,以土石竹木,作其龕室。是中能塑畫,乃至金銀銅鐵,作地藏形像,燒香供養,瞻禮讚歎。是人居處,即得十種利益。何等為十?一者,土地豐壤。二者,家宅永安。三者,先亡生天。四者,現存益壽。五者,所求遂意。六者,無水火災。七者,虛耗辟除。八者,杜絕惡夢。九者,出入神護。十者,多遇聖因。」《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提到這一段,它有事跟理的解釋。事相上是什麼意思呢?表法又是什麼意思呢?我來分析給各位聽。
地藏菩薩跟我們講,佛陀也這樣跟我們開示,他說:「我觀未來及現在眾生」,你在你所住的地方,「於所住處」,它這是什麼呢?「於所住處」,這一段如果按照事相上來說,如果你在你所住的地方,你在南方清潔的地方,你用土石竹木這四種材料來蓋那個佛堂,「龕室」叫佛堂。在這裡面你能夠塑畫,你用畫畫的那個佛像,乃至於你用金銀銅鐵這四種材質做的佛像,然後雕刻一尊地藏王菩薩像,在裡面燒香供養,在裡面瞻禮讚歎,這個人他住的地方就有十種利益:「一者,土地豐壤;二者,家宅永安;三者,先亡生天」,你的祖先可以得到生天;「四者,現存益壽」,你可以得到利益長壽;「五者,所求遂意」,能夠滿你心裡所想要的;「六者,沒有水火災;七者,虛耗辟除」,就不好的那種衰耗事情可以消除;「八者,杜絕惡夢」,不會作惡夢;「九者,出入神護」,出入都有什麼?都有護法神保佑;「十者,多遇到聖因」,聖因是什麼?遇到三寶就是遇到聖因。這個是事相上說。你在你家用土石竹木做佛堂,用金銀銅鐵刻地藏菩薩像,可以保住你得到這十種利益,這裡面它事相上是這樣講。
表法呢?你就要去領悟到佛陀在《地藏經》裡面為什麼講這一段?是什麼意思?我就表法給各位聽。「我觀未來及現在眾生」,我們現在是怎麼樣?未來跟現在是什麼意思?過去、現在、未來,這叫三世。「於所住處」,你心安在哪裡呢?你心安住在哪裡?你心在哪裡,身就在哪裡。所以「於所住處」就是說,你的心念安住在哪裡?你心安住在貪瞋癡慢疑?還是名聞利養?你心要安住在三寶裡面,你心要安住在戒定慧三學,就是「於所住處」。
「於南方清潔之地」,這個地方特別跟各位講,什麼叫南方?南方在佛法裡面的表法,我們講四大天王,東方持國天王,祂表法是盡責。南方增長天王,表法是什麼?是精進。所以南方在《地藏經》裡面講,南方不是專指南邊那個方向,南方是指精進方,是指光明的方向,是指增長的方向,這個叫南方。
什麼叫「清潔之地」呢?你心地清淨,我們講說淨極光通達,你真正到清淨的時候,你的智慧就流露出來,這叫光通達。你智慧流露出來的時候,你自然就是在光明的方向。所以一般來講,我們比如說進入住家,對不對?你如果進到一個住家裡面去,什麼樣的方向可以安放佛像呢?就是你進門進去以後,第一個看到的位子,那個就是光明方。你門一打開,就可以看得到的地方,那叫光明方,我們一般來講的話,這樣是比較吉利的。《地藏經》裡面講這個南方就是精進的意思,就是光明的意思。
你在精進光明的地方,在智慧的地方,「以土石竹木,作其龕室」。這個土石竹木它也是一種表法,在我們佛法裡面講,不管是作這個龕室,作佛堂,或者是畫這個佛像,後面有金銀銅鐵,這有四種東西,它代表表法是什麼?就表我們自性功德裡面的常、樂、我、淨,真常、真樂、真我、真淨。什麼叫真常?真常就是永不變異,我們這個真如的心,常住真心。什麼叫樂呢?就離開苦樂對待的樂,那叫極樂,這個叫常樂。我呢?這個我,不是我們現在這個名字的我,這個我是絕待的真如,是自性的真我,我們講真心,這個叫做常、樂、我、淨。那個淨是離開一切汙染,離開一切染著,我們自性的功德裡面的四淨德叫常、樂、我、淨。這個地方的土石竹木跟金銀銅鐵,它有表法,是指自性的常樂我淨的功德,你在這個四淨德開發出來。
「作地藏形像」,地藏表法什麼?地就是心地,藏就是寶藏,心地的寶藏的功德法財就開發出來了。你開發出來以後,你來怎麼樣?「燒香供養,瞻禮讚歎」,燒香供養是什麼?燒香是你的五分法身香開發出來了,你要去利益別人,這叫燒香。燃燒自己照亮別人,這叫燒香。你的戒、定、慧,還有解脫、解脫知見香,這叫五分法身香。我們如果做三時繫念的時候,會有戒定真香,那個戒定真香就是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叫五分法身香。在《六祖壇經》裡面有提到這個五分法身香,就是我們自性的功德。燒香的意思就表示說你這個自性的五分法身香都開發出來了,它可以利益眾生,用這樣去供養一切眾生,供養諸佛菩薩,這叫「燒香供養」。
「瞻禮讚歎」,就禮敬諸佛,「讚歎」,就隨喜功德。這個人如果能做到這樣,表示他已經開悟了,他就是菩薩,他得到十種利益。
第一個,「土地豐壤」,這個地方表法,土地是指心地,豐壤是指所有的自性的我們的功德法財。佛陀跟我們講,「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這個豐壤,智慧德相就全部都出來了。
「二者,家宅永安」。這個家宅是什麼呢?不是我們現在住的這個俗家,也不是我們這個身體叫家宅,就是我們本有的家鄉叫家宅,就是極樂世界,所以家宅永安就是你往生極樂世界。
「三者,先亡生天」。這個先亡是什麼呢?我們在這個六道裡面流轉,已經好幾世,無量世了。所以這個先亡,也可以講說我們歷代祖先,這個是在事相上解釋。表法上,先亡生天就是什麼?就是我們的業障消除了。
「四者,現存益壽」。你當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得到大利益,證得無量壽,這叫現存益壽。
「五者,所求遂意」。佛菩薩都是心想事成。
「六者,無水火災」。在事相上講,就沒有水災、沒有火災。表法上水災代表什麼?他斷了貪心了、斷了貪愛,火災,斷了瞋心了,他就沒有貪瞋癡慢疑,叫無水火災。
「七者,虛耗辟除」。他已經證得真如實際了,證得一真法界了,所以當然就不是虛耗了,妄想也斷了,這叫虛耗辟除。
「八者,杜絕惡夢」。我們眾生如果沒有成佛,沒有往生淨土,對阿彌陀佛來講,我們還是在夢中。杜絕惡夢,就是你離開六道的惡夢,你成佛往生淨土,就離開四聖的夢。對佛來講,九法界都是在夢中,這叫杜絕惡夢,就是你已經入一真法界。
「九者,出入神護」。我們講說持戒持得非常好的,有二十五位菩薩、護法神在保護你。出入神護的意思,都是不思議的。
第十「多遇聖因」,就是什麼?成佛,聖因就是成佛。
所以你要怎麼樣才知道說人的禍福呢?你就必須要做到《了凡四訓》裡面講的,「人未能無心」,如果你沒有辦法證得這個,做到這個無心,什麼叫無心呢?開悟的人,他就是證入實相,離開四相,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這個叫無心。
「終為陰陽所縛,安得無數?但惟凡人有數,極善之人,數固拘他不定;極惡之人,數亦拘他不定。」雲谷禪師跟了凡先生說,你二十年來被它算定,被這個定數算定,沒有轉動一點點,「不曾轉動一毫,豈非是凡夫?」難道你不是凡夫嗎?
了凡先生就問他,他說這個定數可以逃嗎?這定數可以改變嗎?雲谷禪師說,「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你自己去改命,你自己去求福。了凡就問他,怎麼去求呢?雲谷禪師說,「我教典中說:『求富貴得富貴,求男女得男女,求長壽得長壽。』」,他說妄語乃是釋迦大戒,諸佛菩薩怎麼會用妄語騙人呢?他說:「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就這裡講,你怎麼去追求禍福呢?你怎麼去追求福,離開那個禍呢?那就是這裡講,「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從心而覓,感無不通。」你從心地去找,沒有不能夠得到,不能夠通達的。「求在我」,求是在我,「不獨得道德仁義,亦得功名富貴。內外雙得」。你得世間的功名富貴,也可以得到,你得到道德仁義的智慧,也可以得到,這個叫「雙得」。
如果你「不反躬內省」,你不懺悔、不改過、不反省,而「徒向外馳求」,如果一直向外求,「則求之有道」,你所求到的,原來是你命中原來有的福報,求不到的還是求不到。那麼得之是你命裡所有的,而「得之有命」,這叫「內外雙失」。所以這一段我所引用《了凡四訓》特別來補充這裡,人要知道禍怎麼去避,怎麼去避開這個禍,如何去求這個吉祥。
人之禍福,各有因緣,這跟山水有什麼關係呢?所以對「分房之說」就不要執著。倘若你執迷不悟,你遇到這個『利名』,「利名」是什麼?名聞利養,『利名牽逐』。也就是說這個風水寶地,葬下去會出總統。我們臺灣有一陣子在選總統的時候,就有這個有趣的事情。某一位候選人,報紙雜誌有把她登出來,她為了選總統,特別去改變她祖先的風水,做這個護城河。因為她家也很有錢,有請一個類似國師級的師父,堪輿師來看她們家祖先的風水。然後說,這個風水寶地葬下去,有當天子的命。她墳墓也做好了,護城河也做好了,她也沒有當選,對不對?然後我們這邊馬先生當選總統,就追到他湖南的家鄉去了,說他的祖先在那個湖南家鄉,那個是風水寶地。我看那個雜誌都有登過。其實我早期看到這個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學佛不是學得很深入的時候,我們往往會被這些世間的風水之說所影響。現在慢慢學佛之後,我們明白「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了凡四訓》講這八個字,你把它謹記在心就好。
我們這邊有一個做股票的,某某股票大王,專門在炒作股票的。他的工廠是生產一種水果,好像是鳳梨。他股票炒作的題材就是說他有多少土地,什麼林地,什麼這些種水果的地很多。喜歡炒作股票的人就會去用這些做題材炒作,把他的股票炒起來,就變成漲停板。
後來呢?他就不安分守己,就不知道說,人之禍福,各有因緣,他就過著非常豪奢的生活。後來事業就開始不行了,那種衰敗的氣象就出來了。他一直迷戀他的祖先有一個風水,在臺灣的淡水,就是在新北市靠近海那邊有一個淡水。他說他父親,他祖先那個地是風水寶地。後來他的事業已經開始不行的時候,幾乎快一無所有了,也沒有什麼資金在週轉,銀行不敢再放款給他。報紙說他特別用他祖先那個墳墓,還去貸款一億。我們的銀行也真的撥款給他。他為什麼呢?也是迷惑顛倒,說他應該不敢跑,為什麼呢?因為他的祖先會庇蔭他,會再東山再起,銀行真的撥款給他。他用什麼做抵押呢?他祖先那個風水寶地。
結果呢?銀行撥款下去以後,那個人還是失敗,他的事業還是垮掉。垮掉以後要逃亡,要逃哪裡?要逃到大陸去,就易容,易容就是化粧,改變他的容貌。然後在我們基隆這邊就雇一艘船要偷渡,要跑到大陸去躲起來。結果被我們海巡單位抓到了,原來是在通緝的那位,倒債很多銀行貸款的這位逃犯。就把他繩之以法,緝捕歸案。
就這裡講什麼?你如果執迷不悟,一遇到利名牽逐,『淹滯他鄉』,就讓祖先父母他的大體在他鄉停留太久,『年復一年』,一年過了一年,幾乎沒有埋葬的希望。或者遭受到長年的水,水災、火災的傷害,也有「焚溺之虞」。有時候大水災來,火災來的時候,有時候就會被這樣,祖先的大體就被燒掉,或者被水淹沒掉了。做人家子女的哪裡能夠安心呢?
『又權厝一事』,「權厝」就是祖先的大體暫時寄放在一個地方,也不能夠放太久。我們臺灣就有這樣。一個企業家,生前大概娶了好幾個太太,往生的時候,那麼子孫,這個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的子女要分財產沒有分好,就不讓他的父親埋葬,就把他的大體一直放在我們臺北的陽明山,放在一個房子裡面,就是這裡講的「權厝」。這裡是為了風水而權厝,他那個是為了爭財產而權厝。
結果聽說放了大概十幾年,一二十年。後來沒有辦法,去找民意代表出來,經過媒體報導以後,逼得沒辦法,乖乖地把他父親的大體埋葬,入土為安。這叫做什麼?『萬不可久』也。長久以後,如果太久了,『雨水侵淋』,雨水這樣來侵蝕,熱氣從下面上來,這樣來不及移到家鄉去埋葬,他的棺木已經腐化掉了。有慈悲心的人,孝子應該謹記這件事情,不能夠發生這種事情,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
這裡我就舉有一個故事是羅鞏,他是宋代大觀年間的一個大學士,他是一個太學生。他的父母親在兩年中因病去世,停棺在屋中,就這裡講「權厝」,停棺在屋中,經過三年沒有入土為安。羅鞏他就推諉是他哥哥的責任,他認為他哥哥也要有責任,因為他父母生他們兩個兄弟。所以有關他父母遺體的安葬,羅鞏他認為他哥哥應該負責任。
後來羅鞏他要到京城裡面去考試,當時在京城有一間關帝廟很靈,聽說香火很旺。這個羅鞏他就去拜了,希望考上功名,有一個光明的前途。他就到關帝廟燒香以後,這天晚上他夢見關帝,在夢中告訴他說,因為關帝祂知道他父母的棺柩沒有埋葬,關帝就跟他講。因為關帝無所不知、無所不覺,祂也是我們佛教裡面的一個護法神,伽藍菩薩。祂就告訴這個羅鞏說:你是一個讀書人,孔夫子論孝道,曾經說「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現在你的父母去世這麼久了,你還不安葬,這是你大不孝,陰間對你已經記上一件極大的罪惡,你惡報難逃,不必再問什麼前途功名了,還是早日回家去吧。關帝就給他在夢中訓了一頓。
羅鞏聽了以後很不服,他在夢中就跟關帝對話了,他說我還有一個哥哥,父母的遺體沒有安葬,我哥哥也要負很大的責任,有什麼罪的話,也要分一些給我哥哥,為什麼陰司都把這個罪惡記在我身上呢?關帝就怒叱他,祂說:你是一位讀書人,你讀過孔子聖書的人,你應該明禮知義,你知而不行,罪加一等。你哥哥是一個沒有讀過什麼書的人,庸庸碌碌,他是一個凡人,不值得這樣給他苛責,怎麼可以把責任推到你哥哥身上去呢?
舉頭三尺有神明,我們講說什麼?「天眼洞視,天耳徹聽」,我們這邊講一個悄悄聲,天上呢?我們悄悄講一句話,你不要跟別人講,天上如雷貫耳。羅鞏一覺醒過來以後很驚恐,急急忙忙地雇船就回家了,就在返家的途中,竟然翻船而溺斃在水中,死了。這是發生在宋朝的一個羅鞏的不孝故事。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古之孝者。如曾子讀禮霑襟。閔子一言安母。老萊戲綵娛親。華寶不冠痛父。伯俞受杖悲泣。王裒攀柏哀號。郭平傭力葬親。江革行傭供母。各具至性至情。卓然為百世典型。今再略舉數事。以告世人。共知觀法。】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曾子讀禮霑襟』,這個「讀禮」就是居喪的時候,誦讀有關守親喪的禮儀,這叫「讀禮」。
『霑襟』,就是淚流滿面,把衣服都弄濕了,這個叫「霑襟」。
『閔子』,是指閔損,就是閔子騫,孔子的弟子,他是春秋魯國人,孔子的弟子。他以孝友聞於世,他的德行非常地好。他年輕的時候,他的後母虐待他,用那個綿絮的衣服給她自己的兩個兒子穿,因為他的後母還帶了兩個兒子。給閔子騫穿的衣服是蘆花絮所去做的衣服。當然用綿的衣服比較好。父親知道以後非常地生氣,要把後母趕出去。閔子騫就向父親求情了,他就說:「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他說母親在,我穿衣服穿得比較不好,沒有關係,我一個人冷。可是母親不在,她所生的兩個兒子跟我,三個孩子就孤單,叫「母去三子單」。從這個地方我們可以看出,閔子騫很有肚量,心量廣大,而且很有忍辱心。後母才免於被他父親趕出去的命運。因而他後母就改變了,就領悟了。這個叫閔子騫的孝順母親的故事。
『老萊』呢?這個我們常常都聽過,老萊子,他是春秋末年楚國隱居的一位讀書人,我們一般叫老萊子。他本性非常孝順,他到七十歲還穿那個五彩色的斑彩的衣服,像小嬰兒一樣模樣,來逗笑他的父母親,讓他父母親哈哈大笑。現在怎麼樣呢?你要不要在家裡扮老萊子呢?講佛典故事給父母聽,分享你學佛的成就。或者你自己本身一些改過懺悔的事情來給父母聽。或者你在工作、在創業的過程裡面,你碰到的一些酸甜苦辣,你來分享給父母聽。或者有好的東西來供養父母,比如一般你世間人,他如果沒有學佛,聽了一個很好的音樂會,比如說臺灣就有很多,比如說老歌,這些老人家喜歡懷念二三十年代的老歌。
所以老法師在新加坡的時候,去參觀那個安養院,他就告訴那邊的安養院的義工,還有那些護理人員講,他說你們在這邊放的音樂,不要放現在的音樂,他說你放現在的音樂,那些老人家他聽不習慣,他懷念他那個年代。比如說,他今年已經六七十歲了,他就懷念三十年代、四十年代,上海、臺灣早期那種黃梅調,比方說那種老歌。老法師說你要放那種音樂去安他們的心。有些安養院,你不見得要放阿彌陀佛,你慢慢再度他們,「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不見得每一個人都喜歡聽。
我們這邊有蓮友專門在做老人關懷的,他就給他們說法,你一定要記得佛陀的交待,「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比如說我現在每個月,我都有發動蓮友去幫助我們這裡基隆一個基隆脊髓損傷協會。他們就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有時候工作傷害,他們的脊髓受傷了,就坐輪椅,兩個腳不能走路。坐輪椅是很不方便,他要到市中心,他要下樓梯怎麼辦?臺灣在這方面的規劃還不錯,他就有復康巴士。復康巴士,復就是恢復的復,健康的康。它是一個特別的設計,就一部車裡面,它會有那個昇降機下來,坐輪椅的,就到那個昇降機,它又抬上去,就到復康巴士裡面,復康巴士就把他們送到他們要去的地方,他們就可以下來,去逛街,去買東西,這叫復康巴士。
基隆這個脊髓損傷協會,我上次是透過我基隆的乾姐姐,他們每年一年一度的冬令救濟,我去那邊幫助他們,給他們發放白米,還有沙拉油,給那些窮苦人家。我就看到這一群菩薩坐那個輪椅,我很感動,我看他們臉上沒有苦相,很快樂,說他們怎麼活得那麼自在?活得那麼快樂?我就問他們:你們是誰啊?他們就說:我們是基隆脊髓損傷協會的會員。我說你們有協會是嗎?他們說:對,我們有成立協會,我們大概有一百多個會員,我們專門互相照顧、互相關懷。因為他們兩腳受傷以後,他們受了很大的打擊,他們自怨自艾,他們說,為什麼我的命運是這樣?為什麼你可以走路?為什麼我不能走路?我很感動以後,我說,我來發動蓮友一個月幫助你們八千、九千、一萬塊。我說你們那個復康巴士,國家給你們那個車子,你們有沒有油呢?他說油都不夠,汽油都不夠。所以汽油不夠,車子就不能夠發動。我就發那個願,就去幫助他們。
結果剛開始去的時候,他們常常跟我埋怨,埋怨什麼?埋怨命運。他們不知道禍福,剛才講禍福各有因緣,他們不知道因緣。佛法講三世因果,過去所造的因,「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我跟他們講他們不相信,他們聽不進去。先以利勾牽,我給你們送加汽油的錢過來,來護持你們。慢慢他們就很喜歡聽我說佛法。他說:黃師兄,你來給我們開示,跟我們說因果。他們很喜歡聽因果故事。
所以你到老人院去關懷,很簡單,你講孝的故事,講兒女的故事,你讓他們講那些高興的故事。你可以唱一些佛教歌曲給他們聽,唱一些老歌給他們聽。你要先安他們的心,再來慢慢跟他講佛法,如何求生淨土,如何離開生死輪迴,如何離開病苦,如何離苦得樂。
結果我就跟這個脊髓損傷協會,他們有些人也是很可憐,坐輪椅還要掛尿袋,就是他們排尿不方便,還要掛一個尿袋在外面。所以你知道他們心裡很苦,他們也常跟我講說:黃師兄你不瞭解,我們這裡面很多坐輪椅的,走不出來,埋怨家人,埋怨這個社會,埋怨國家,埋怨祖先,都在埋怨,他們活在一個痛苦世界。所以什麼叫做南無九華山幽冥世界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呢?什麼叫幽冥世界?老法師在《地藏經》裡面開示,幽冥世界就是習氣煩惱都很重的那個地方,叫幽冥世界,苦不堪言,在暗無天日的日子裡面,那叫幽冥世界。
結果我上個月在送護持的費用給他們,你知道他們在幹什麼嗎?他們在放我講的那個因果,《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那個因果的錄影帶,在放給他們那些坐輪椅的聽。然後我這次去,就很明顯的感受出來,他們的心境有轉了,每個人都很快樂。他講他們看我那個《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的那個因果錄影帶的心得。他們就跟我講,他說:黃師兄,我明白了,原來是三世因果。我比他們更高興說,你們終於心轉了,「若能轉境,則同如來」。什麼叫如來?放下了,心地清淨了,沒有煩惱了,不會有苦樂憂喜捨,不會自怨自艾了。如果你不這樣幫助他解脫,他就帶著恨跟怨離開這個世間,來生還是苦,這叫什麼?「從苦入苦,從冥入冥」,《無量壽經》裡面不是這樣講嗎?冥就是黑暗,「從苦入苦,從冥入冥」。所以我們必須要發菩提心,我們要幫助眾生,這是一個五濁惡世,眾生都很苦。有人不是身苦,但是他心苦,他煩惱苦,病苦,五蘊苦。你要去救拔他們。
所以你怎麼對父母能夠學老萊子呢?最好的方法,慢慢讓父母開始行善,積功累德,助印經典作善事。媽媽妳,爸爸你捐一下五百塊,捐一下三百塊,讓他種下資糧,他有福德資糧,我們怎麼講?他累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福報夠了,你講的話他會聽,你德行夠,你講的話他都聽得進去。如果你自己學佛,沒有做一個典範,沒有做一個表率,你習氣還是一大堆,你毛病還是一大堆,你講話口氣還是那麼不好,你又沒有盡到孝順,你的身口意都不清淨,你叫你媽媽學佛。你媽媽說,你也跟我一樣,你以前就這樣子,你根本就沒有改變。你怎麼度她們呢?你要怎麼辦?你自己先改變,你的脾氣要改。
像我以前脾氣不好,我現在變得脾氣很好,我在家裡我就不隨便發脾氣。五六年前,女兒要是給我晚上十一點回來,我馬上就變臉了,臺灣話叫變臉了,臺語叫變臉了,臉色就很不好看。現在不會,各有因緣。我先跟妳講道理,不能太晚回來,太晚回來缺點在哪裡,我風險講給妳聽。女兒後來慢慢就知道。有一天就跟她媽媽講,爸爸現在脾氣變得很好。你叫她學佛,她就肯學,對不對?
你自己要先改變,慢慢再度父母進來佛門,皈依三寶,然後再聽經聞法,慢慢最後讓他求生極樂世界。你照顧他的什麼?他的性命,真正照顧他的心靈,叫做真骨血,讓他得到解脫。印光大師說,這個叫做什麼?真正的孝慈,就是這個東西。所以我們學,當然,如果你可以,你又很孝順,你不妨在家裡,你可以學現代的老萊子,你也表演給媽媽看,也不錯。最好,比方說,你的兒子、你的女兒學《弟子規》,回去朗誦《弟子規》給爺爺奶奶聽。奶奶聽了就很高興,這個也可以。
我太太的弟弟,他的女兒是安安,小安安,她是在大陸出生的,大陸廣東廣州。她現在搬來臺灣住,就跟我岳母住在一起。我想說講堂有《弟子規》,我就請她媽媽,她媽媽是廣州人,我說妳帶她來講堂學《弟子規》,她就進步很多,我們就教她惜福,要慎終追遠。有一天我師姐就問她,剛好是我岳父的忌日,就往生的紀念日。然後就問她說:小安安,妳知道今天是誰的日子?她說:我知道,今天是爺爺的忌日。她說那要怎麼樣呢?她說要慎終追遠。我師姐就問她,妳有沒有給爺爺上香?她說:有。孝的觀念就佈下去啦。然後她以前都會吵著說,她生日的時候,媽媽要買什麼玩具,帶她去吃什麼。後來她就畫一個畫,她說:原來我的生日是媽媽的母難日,所以我必須要孝順父母,這天我不能吵媽媽。她就進步啦。
所以人是教出來的,好人也是教出來的,好子孫也是教出來的。有一次更好笑,教她惜福,要怎麼教她呢?她因為以前習慣沒有改掉,我們在上《弟子規》都會講惜福的觀念,讓她看影片。她就用那個衛生紙,一次就撕一張衛生紙。撕了以後,她弄一弄又丟掉啦。我岳母就跟她講說:安安妳這樣不惜福,衛生紙這樣拿起來就丟掉,製造垃圾也不好。講完以後她就知道啦,她就有這個悟性。第二次她再去拿衛生紙的時候,她就自己沒有先用,「長者先,幼者後」,她就知道。她就去把衛生紙拿了以後,就跟奶奶擦個臉一下,擦完以後再去擦她媽媽,擦到後來就剩下她自己用,她擦完以後,她自己就知道放在這邊,眼睛再看著奶奶,她奶奶就不能講話啦。然後她奶奶就哈哈大笑,為什麼?這個小孩子已經乖巧聽話了。這也是一種老萊子讓長輩高興的一種方式,講故事,這個地方。
所以老萊子他到七十歲的時候,他自己穿那個五彩服,像嬰兒一樣在地上打滾,來自娛娛樂他父母。他倒地以後,「因臥地為小兒啼」,這個地方,「老萊子孝養二親,行年七十,嬰兒自娛,著五色采衣。嘗取漿上堂,跌仆,因臥地為小兒啼。」這個是孝養長輩。
再來看『娛親』,就是讓父母歡樂。
『華寶』,就是南北朝的時候,齊晉陵無錫人,他父親呢?他父親叫做華豪,他父親在東晉安帝義熙年間,他負責保衛長安。華寶當時他是八歲,他父親華豪要去保護長安的時候,他有跟華寶說:我會回來為你加冠。加冠就是他成年的時候要有個加冠禮。後來長安淪陷了,華豪後來死了。華寶到七十歲還不結婚不加冠。有人問他,他卻很傷心的痛哭流涕,他不忍心回答,這就是『華寶不冠痛父』的由來。
『伯俞受杖悲泣』,「伯俞」是韓伯俞,韓伯俞他是西漢朝代的人,他很孝順,他母親用棍子打他,他大聲的哭泣。母親就說:我以前打你,你都不哭,現在打你,你為什麼哭呢?韓伯俞就說:以前打我的時候覺得很痛,知道母親妳身體還很健壯,用的力量比較大,所以打下去會痛。現在妳打我覺得不痛,這表示什麼?母親妳的體力不行,妳老啦,所以我哭泣,這叫「伯俞受杖悲泣」。
這個都是孝順的故事,我們如果不讀《太上感應篇》,我們都不知道這個孝順的故事。你就可以把這個講給你子孫聽,講給你兒子聽,講給你女兒聽,這是孝的教育。
『王裒攀柏哀號』,「王裒」他是西晉山東營陵人,他很有學問,很有才華。他父親被司馬昭所害,王裒終身不向西坐,以表示不臣服於晉朝。他隱居教學生,他讀到《詩經》裡面提到,「哀哀父母,生我劬勞」,他就痛哭流涕。所以學生就把這個「蓼莪篇」,就把它拿掉了,這個叫「王裒攀柏哀號」。為什麼「攀柏哀號」呢?因為他在墳墓旁邊有種那個柏樹,王裒他都會去祭拜他的父母,他就會攀這個柏樹悲號,他眼淚掉下去,那個樹葉都枯掉了,這個在《晉書·孝友傳》裡面有提到王裒這個人的故事,也是個孝子,叫「王裒攀柏哀號」。
『郭平傭力葬親』,「郭平」他年代事蹟不詳。「傭力」,他去當傭人來出賣勞力,供養他的父母,這叫「郭平傭力葬親」,來埋葬他的父母親。
『江革行傭供母』,「江革」他是齊國臨淄人,他年輕的時候父親就死掉了,單獨跟母親居住。當時天下大亂盜賊很多,江革就背著他母親逃難,經過很多的危險。他常常去採拾食物給他母親吃,他有幾次遇到盜賊,江革就跟盜賊哭泣,說請他放過他,因為他有老母要供養,後來感動那些盜賊,還告訴他逃難的方向,這個就是「江革行傭供母」,他去幫人家做工來供養母親,做雇工,「行傭」就是做雇工。
『卓然』,「卓然」就是高遠特立的樣子。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解釋:
古時候的孝子,像曾子讀到居喪的時候兒子應該守的禮儀,讀到這裡的時候,曾子都淚流滿襟,把衣服都弄濕了。閔子騫他的後母拿比較不好的衣服給他穿,後來他父親知道以後,要把後母趕出去,閔子騫就講一句話,「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這句話終於能把他母親保住留下來。老萊子穿五彩服來娛樂他的父母親。華寶,他因為父親華豪在長安死去了,他到七十歲還不結婚不加冠,以示對他父親的哀悼。韓伯俞受他的母親杖責太輕,他知道母親年老體衰而痛哭。王裒去祭拜,他的父親被殺,他攀爬柏樹傷心的哭泣。郭平他因為家貧去幫傭賺錢,來埋葬親人的遺體。江革他因為家窮只好幫人為傭,賺錢來奉養母親。這些人都具有至孝至情的精神,他們的孝心,『至性至情』什麼意思呢?「至性」就是跟性德相應了,所以他跟性德相應以後,所流露出來的就是性德的德能,這真誠,那就是至性至情。『卓然為百世典型』,所以他們可以傳之久遠,成為百代的一個典範。現在再舉幾件事情,『略舉數事,以告世人,共知觀法』,下面就開始舉一些孝順的故事,來告訴世間人,可以做為一個「觀法」,就是說學習。
再看看下面這一段,我們來唸這一段:
【化書曰。文昌帝君。於周初降生吳會間。事父母至孝。母年六旬。疽發於背。帝為吮疽三日。忽口中充滿。吐視之。有膜若綿。膿乳如米。乃疽根也。母遂安。而以病久羸瘵。醫曰。此痼疾。以人補人。真補其真。庶可平復。帝因中夜刳股肉。烹而進之。忽聞空中語曰。上天以爾純孝。延母一紀壽。果愈。帝年三十六。父母亡。自持畚鍤營葬。枕塊墓傍。終三年後。洪水暴發。帝齋戒守墳。日夜誦大洞經不輟。并嚴事元始金像。期免水患。及水退。見墳前溪谷。變為高陵。廣里許。自是松楸。永無恙矣。卒後。上帝命主君山。後復生於張氏。事宣王。與尹吉甫為友。即詩所謂張仲孝友也。今士人日奉文昌。而不知帝之得成聖果。全在孝友。故首錄之。以示讀書君子。】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化書』,是《梓潼帝君化書》,撰人不詳,大概是在元代,四卷,收入《道藏》。這一部是寫文昌帝君的傳記,假託文昌帝君降壇自述。在元仁宗延祐三年,加封為梓潼神號,輔元開化文昌司祿宏仁帝君,並賜廟額。這文昌帝君他累世裡面,他都示現在人間。所以裡面稱帝君生於周朝初年,名張善勳,為周朝醫官,周宣王時又託生為大夫張忠嗣,漢初託生為漢王如意,我們講過如意太子被呂后所害,就是這裡講的漢王劉邦的兒子,二太太戚夫人所生的如意太子,就是這裡講的漢王如意,也是文昌帝君示現的。又託生為清河令張勳,西晉的時候託生為張亞,最後在元朝初年託生為天師張宗演。它所述託形顯化的故事,多為編造的一些故事,它內容主要是孝親、敦宗、盡忠、薦賢、恤孤、憫世、明經、獲聖、顯靈等等,宣揚忠孝倫理、善惡報應為主,融合儒釋道三家的教義,所以這個《化書》它是道教的書籍,我們一般叫做《文昌化書》。
如果你們現在有讀《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它就是從《文昌化書》演繹而來的。《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是清朝周安士居士他所編輯的,等於他寫的註解。《文昌帝君陰騭文》跟《太上感應篇》是印光大師非常讚歎的人間的善書。《安士全書》是周安士所編輯的,它分成四個部分,一個就是《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第二個叫《萬善先資集》,《萬善先資集》就是教你戒殺,第三個叫《欲海回狂》,就教你戒淫,第四個叫《西歸直指》,教你求生極樂世界。因為《楞嚴經》裡面講,沒有辦法出離三界就兩件事情,你沒有除惡務盡,沒有斷除,一個是殺業、一個是淫業,這兩個是輪迴的根源。所以印光大師說,印光大師讚歎周安士居士是菩薩化現,他說乘本願輪再下來的,非常讚歎他,周安士居士。
《文昌化書》它有些都會引用到現在的《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我早期有翻這本書翻到一半,後來因為因緣不具足就停頓了。我將來是很希望有因緣有機會能夠來講《安士全書》,就講這四部,《陰騭文》,還有《萬善先資》,還有《欲海回狂》,還有《西歸直指》,希望有機會,將來有因緣能來講這一部,也是印光大師說天下第一奇書是《安士全書》。《文昌化書》它是編輯在五代的時候,又名《齊丘子》,分道、術、德、仁、食、儉等六化,共一百一十篇,這個就是《文昌化書》的由來。
接下來,這個『文昌帝君』,祂是道教的神,相傳他是張亞子,他住在四川七曲山,後來他在晉朝的時候當官戰死,後代的人把他立廟,蓋廟祭祀。唐宋的時候封為王,元朝的時候封為帝君,掌人間功名,文昌帝君祂又叫梓潼帝君。
據宋元道士依梓潼帝君降筆作《清河內傳》裡面講,文昌帝君他降生在吳會間,他生在周朝,經七十三次轉生,一直都是做士大夫,都當官的。後來在西晉末年,降生在南方,名叫張亞子。他年輕的時候,他的操行就異於常人,常常有隱遁的想法,他夜間自己在一個房間裡面常常自笑,全身就會發光。那麼鄰里就很驚訝,紛紛向他祈禱,後來就很靈驗。後來他登仙,玉皇大帝命祂掌管文昌星神的事情,掌管人間的俸祿。
『吳會』,就是在現在的我們講江蘇這一帶,會稽縣。
『疽』是背部長那種惡性的膿瘡,我們叫做癰疽。它是因為血行不良,就是血液循環不好,毒質淤積而生的,有一點像我們現在的腫瘤,癰瘡,癰疽。
『吮疽』,就是用口去把那個毒瘡把它吸出來。
『羸瘵』,的意思就是她這個病非常嚴重、非常疲累。
『痼疾』就是這個病積久難治。
『平復』,就是恢復。
『中夜』就是半夜。
『刳股肉』,「刳」就是割,割他腿肉。「股肉」就是腿肉。
『一紀』,『一紀壽』就是十二年。
『畚鍤』,就是挖土的器具、農具,這「畚鍤」。
『營葬』就是埋葬。
『枕塊』就是古代守喪期間,他睡那個土塊,表示很悲痛。
『齋戒』,就是祭祀的時候,沐浴更衣,不飲酒、不吃葷、不近女色,表示很虔誠。
我們佛法裡面有八關齋戒,不殺生、不偷盜、不淫欲、不妄語、不飲酒、不著香花鬘、不香塗身、不歌舞倡伎、不故往觀聽。就是說在八關齋戒的時候,你不能塗香水,也不能夠去看那個電視的節目,歌舞倡伎。不坐臥高廣大床,還有不非時食,就是過午不食,日中一食,這叫八關齋戒。
『大洞經』是道教的一本經。
『輟』就是沒有停頓。
『元始』就是道教的神叫元始天尊。
『高陵』就是跑出來一個小山丘。
『里許』大概一里左右。
『松楸』,就是父母墳墓旁所種的這種樹木,叫「松楸」。
『無恙』,就是沒有毛病,沒有憂患。
『君山』是在湖南洞庭湖口,又名湘山。
『宣王』是周宣王,周朝的第十一位皇帝,周厲王的兒子。周宣王即位以後,他任用穆公,召穆公以及周定公、尹吉甫等大臣,整頓朝政,讓衰落的周朝一時有復興的現象,這就周宣王。
『尹吉甫』他是周宣王時代的大臣。
『張仲』,是西周人,在周宣王的時候他是個賢臣,很孝順,跟尹吉甫非常好。
『孝友』就是侍奉父母非常孝順,對兄弟非常友愛,叫做「孝友」。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在《文昌化書》裡面說,文昌帝君在周朝初年,降生在今天的江蘇吳縣,就是吳會。他對父母親非常地孝順。他母親六十歲的時候,『疽發於背』,背部長了惡瘡。文昌帝君他用嘴巴把那個毒瘡吸出來,吸了三天,忽然間口中充滿了一些東西,他把它吐出來以後,仔細看,像那個薄膜,像綿的那種薄膜。
這個很不簡單,這非常地真誠才做得到。這表示說這個孝它跟性德完全相應。也就是說他在吸那個毒瘡的當下,他沒有我相了,他遠離恐怖顛倒,到這個境界了,他就是菩薩。我們讀《心經》裡面講,「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這種菩薩就是已經解脫了。
他吐出來,像一粒米一樣,那個乳,『膿乳』,就是那個化膿,乃是那個毒瘡的那個根,就是那個病源,他母親就好了。後來因為他母親生病生很久,「羸瘵」,身體很虛弱,醫生說這是「痼疾」,就是拖了很久的一個病,希望『以人補人,真補其真』,就是說必須要用這個人肉來補救,真氣來補人的真氣,讓她這個病人可以早點恢復。於是文昌帝君就在半夜用刀割自己的腿肉,煮給他母親吃。忽然空中就說:上天因為你很孝順,『純孝』就是至孝,延你母親的壽命一紀十二年。果然他母親病就好了。
文昌帝君三十六歲的時候,他父母往生以後,他自己拿著畚箕來親自埋葬,用土塊做的枕頭在那邊廬墓,住在那邊三年,就守孝三年。忽然有一天洪水爆發,文昌帝君他在守孝期間齋戒,每天誦《大洞經》不停,他事奉元始天尊,後來水災就停了。水退了以後,墳墓前的溪谷就跑出一個山丘,大概一里多,從此他種那個松樹永遠就沒有水患了,這是感動天地。
後來文昌帝君往生以後,上帝命祂做君山的山神。後來又出生在張氏,在周朝的時候服侍周宣王,跟尹吉甫是好朋友,是好友,就是《詩經》裡面所講的張仲孝友。現在讀書人每天去拜文昌帝君。比如說我們像臺北龍山寺,要考試的時候,會把准考證放在那個地方,會放什麼那個菜頭,臺灣的習俗是說搏一個好彩頭,還有放那個鳳梨,可以旺。比如說考試像中,就放那個粽子,臺灣就是買粽子給文昌帝君吃。『而不知道帝之得成聖果』,他不知道文昌帝君開悟成聖人,全部都怎麼樣?對父母孝順,對兄弟友愛。『故首錄之,以示讀書君子』,排在這個孝順的故事排第一位,就是要告訴這些讀書人,你要學習文昌帝君的孝友。
所以我們讀到這裡,我們就知道說,你真正做到孝順,你必然得功名,你必然能開智慧,你就是菩薩,你就是人間的菩薩。所以你要真正想去讀書,你不管高中考大學、大學考碩士、考博士,很簡單,你不要一直拜文昌帝君,不要像臺灣這些考試的學生,到龍山寺去拜粽子、拜蔥、拜菜頭,好彩頭,不用。也不用放准考證。我去看,他都會把准考證特別擺第一位,一個再疊過一個,再把它放上去,讓文昌帝君看到我的准考證是幾號,這有一點太迷信了吧?你好好地孝順媽媽爸爸,幫爸爸媽媽做家事,學這些剛才我們唸的曾子、閔子騫這些故事,我們剛才所講的這幾個故事。你去學曾子、閔子騫還有老萊子,伯俞、王裒、郭平、華寶,你學他們這些孝順的故事,你的孝行就會感動天地,考試功課一定進步的。
我們這邊講堂就有幫助一個百惠,她就是功課非常好,為什麼?因為她很孝順,我們就請她當《弟子規》的小老師。她剛好有一個同學,她的媽媽是越南嫁過來的女子,爸爸脾氣不好,很暴躁,常常會打媽媽。我們這個百惠學《弟子規》,百惠小妹妹學《弟子規》,她就有這個悲心,就有做到孝友,對母親孝順,對祖母阿嬤孝順,還做到孝友,張仲孝友。
有一次她阿嬤跟我理頭髮,我說百惠呢?她說百惠去陪她同學,她同學爸爸常常暴力相向,百惠去給她安慰。你看,這麼小就當做菩薩。所以我聽她阿嬤跟我講,春梅師姐跟我講,百惠考試都前三名。這是跟文昌帝君一樣啊。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