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75集
第75集

感应篇汇编第75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 (第七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 04 18台孝廉講堂檔名:57-109-007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九,請各位翻開課本二百三十六頁,第二段,請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75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75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第七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 04 18台孝廉講堂檔名:57-109-007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九,請各位翻開課本二百三十六頁,第二段,請看課文:
【宋趙居先。父母年九十外。性嚴急。居先夫婦。侍奉勤謹。孝行克諧。日焚香祈親安健。百計娛樂暮景而後已。上帝見其心專意一。七子三壻。俱賜殊科。居先夫婦。俱證仙果。】
這一段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嚴急』「嚴」就是個性比較嚴謹,比較拘謹,這個叫「嚴」,嚴肅。「急」就是比較,個性比較急躁,這叫「嚴急」的意思。
『克諧』就是能夠和諧,我們佛法上講叫圓滿。
『暮景』就是比喻父母親的年紀大了,垂老之年,這個叫「暮景」。比喻日薄西山,這個日子有限了,這叫「暮景」。
『俱賜殊科』「科」就是指功名,科第功名的意思。
這一段的白話解說,我們來看一下:
宋朝的趙居先,他的父母親年紀已經九十歲了,九十歲不簡單,福報很大,過去生,有修慈悲喜捨的善因,也有修不殺生的因,這個東西都假不了的,我們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他如果慈悲戒殺,他所得到的果報,就會長壽、健康沒有病,病由業起,業由心造。這是蓮池大師跟我們講的,所以你想要得到健康長壽,你一定要戒殺,最好都能夠放生,當然現在放生的規定條件,比較嚴苛,不是那麼容易了。但是確實戒殺放生,慈悲喜捨,是真的能夠消災延壽。
長壽的另外一個要素,就是要積功累德,你要發願像袁了凡一樣,三千善。三千善、一萬善。袁了凡也是延壽了,竇燕山也是延壽,本來是四十六歲,後來延三紀,三十六年,本來是應該活到四十六歲,竇燕山是四十六歲,多延壽三紀,三十六年,等於八十二歲,而且談笑而終。
你看像老法師,他心地清淨,他講經說法,弘法利生,利益群倫。老和尚這個講經的功德,福報很大,加上老和尚,他說他一生常做三件事情:第一個,他印經。他說因為印經,他不會騙你,印經不會後悔,印經可以留給後代,會繼續看下去。你看老和尚倡印這個,現在的《群書治要》、《四庫全書》、《四庫薈要》、《大藏經》、《龍藏》。老和尚的這個倡印,都到全世界各圖書館,各大學的圖書館,都有這些中國文化的瑰寶啊,那就是老和尚所積的這個福報很巨大,很廣大的原因就在這裡。而且老和尚他本身,他不管錢,不管人,不管事。那事實上,老和尚他也沒有苦樂憂喜捨,他也沒有道場,他就像佛陀一樣,遊化十方。早期從美國講經說法,到澳洲,到香港,那後來到新加坡,那現在就馬來西亞、斯里蘭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等,還有透過「華藏衛視」,全球的衛星的弘法。
老和尚你看他年紀,現在八十八歲了,在香港親近的時候,我常有幸跟老和尚一起用餐、用齋,老和尚的胃口非常地好,而且他的牙齒也非常地好,他也不挑食,你供養他什麼食物,他就吃什麼,他辣椒有時候可以吃一點。你看他老人家,早上講兩個小時,下午講兩個小時,中午稍微休息一下,以現在八十八歲的年紀,一天能講四個小時,還有他自己用功的時間。我們有時候到攝影棚去,我們年輕人,我們年紀小老和尚幾乎一半,我們在那邊有時候,坐了就會坐立不安,因為我們什麼?我們沒有定功,因為我們煩惱習氣重,因為我們妄想多啊。所以你有妄想,老和尚講,你這個細胞排列組合就不好,老和尚他沒有妄想,所以他細胞排列組合健康,所以老和尚他一生就印經放生。還有就是他定時都會送善款到醫院去,救濟貧苦,醫療救助。
老和尚說,有些人教他,你要存錢。問他說要做什麼?他說:老來的時候,要防老,要看病。老和尚說那所存的錢,到老年的時候,真的都拿去看病了。老和尚說他不存錢,人家給他供養,他馬上就布施出去。你看,他到我們講堂來開示,人家給他供養,他就叫我去做法布施,去做財布施,去做無畏布施,是老和尚長壽的原因。所以你真正業障消除了,你煩惱斷盡了,你沒有妄想、分別、執著了,你沒有苦樂憂喜捨了,那麼就隨你的願力住世人間,你要住多久就多久,時間到了,世緣盡了,你就離開了。他是稱性自在的,這是長壽的原因。所以長壽、當然是有過去生修慈悲喜捨、戒殺放生的因,還有今世的這個修持也很重要,加上我剛才講沒有苦樂憂喜捨,老和尚說,憂愁很容易讓人家生病,很容易讓人家垂老,老化。 
我們念佛人,我們學佛人,如果你想要能夠健康長壽,除了以上講的以外,要學習老法師的精神。你看劉素雲居士,她得了重病,她用十年的功夫,專聽一部經:《無量壽經》,專誦一部經:《無量壽經》,專念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十年的功夫,她的重病好了,沒有病了,恢復健康了,長壽。
所以宋朝這個趙居先,他父母已經九十幾歲了,但是『性嚴急』,這個是指什麼呢?也有可能是指他父母,也有可能是指趙居先,因為它這個地方講「性嚴急」,『父母年九十外』,那麼居先夫婦侍奉他的父母非常地勤勞謹慎,『孝行克諧』,而且他們的孝行,非常非常地能夠克制自己,能夠全家和諧,這個必須要兒子要孝順,要媳婦配合。
現在的家庭媳婦很重要,我上次講過,媳婦就要感謝父母親,這個公婆,生出一個好丈夫給妳,妳要把他們當成自己的父母親,不能夠有分別執著,這樣才有辦法和諧。但是因為現在時代變了,大家生活很忙碌,大家都為了生活三餐在奮鬥。所以大部分把照顧父母的責任,託付給外勞,像臺灣的話,都請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的人當外勞。你看,她們也不會念佛,她們也不會聽經。
我講個笑話給你聽,有一次我媽媽住臺大醫院,那我們就請一個菲律賓的,剛開始請一個菲律賓的,後來又請到一個越南的,请菲律賓的那一個,她會一點中文。我下班會去醫院看媽媽,我白天要上班。我媽媽那時候發高燒,送臺大醫院,後來差一點染SARS,結果我就放念佛機,我跟那個外勞交待,放在我媽媽病床的床頭。那我就跟外勞講,你白天晚上,都要放這個佛號給我媽媽聽,我一下轉身去別的地方,再進來,她就把那個念佛機關掉。因為她來臺灣很久了,她對臺灣其實也很瞭解,那我說妳為什麼把那個念佛機關掉呢?她說,那是死人的東西,我不聽啦,她用那個不是很標準的中文講,她說,那是死人的東西。你看,把阿彌陀佛當成死人的東西。
阿彌陀佛是,唯心淨土,自性彌陀。阿彌陀的意思是無量,佛就是覺,南無阿彌陀佛,就皈依無量覺,就皈依無量的壽命,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光明,那無量的光明,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壽命是什麼?就是那個不生不滅,本自具足的清淨的佛性,就是我們的覺性啊,就是我們的菩提自性啊。我們是因為迷了,背覺合塵,我們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隨著我們的妄想分別執著,隨著我們的迷惑顛倒,我們起心動念,我們迷惑造業,我們攀緣取捨,我們造了無量無邊的,身口意十惡業,來到這個人間受報,我們造了十善業來到人間享樂。
我們卻不知道,去開發我們的性德,把我們自性的彌陀開顯出來,要怎麼開顯出來?要破我執、破法執,再破一品根本無明,他就證法身了,就開顯出來了,那就是分證佛,你就是分證的阿彌陀佛。你必須怎麼樣?你必須把執著放下來,把分別放下來,最後把妄想放下來,你才有辦法證得那個自性的彌陀。「如來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佛陀就是要教我們開發本具的這個佛知佛見。我們常在講經裡面講,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
所以你看,你把父母交給外勞,外勞每天在那邊看她的電視,父母就在那邊發呆,看天花板,他怎麼會往生極樂呢?當然是被業力所束縛,這個時候業力在作主,不要說是外勞,這個照顧病人,真的,你要深入經藏,你智慧開了,你必須要有這種布施持戒忍辱,你要有這種忍辱的精神。
我去關懷一位我們這邊,一個計程車的司機,他的太太是我們淨宗學會的師姐,也很用功。她師兄,開計程車的司機,才五十幾歲而已,一輩子,為了這個家,奔波辛苦勞累,得了肺腺癌,住在醫院裡面。兒女成就也不錯,可是就不知道怎麼去善巧方便,就這裡講的,你要『侍奉勤謹,孝行克諧』,你怎麼去盡孝呢?印光大師跟我們講,要度父母求生極樂世界,才是最大的孝,才是真正的孝慈。可是現在的人都忙著賺錢,忙著自己的生活,忙著自己的應酬,他可能有時間跟朋友聊天喝酒,就沒有時間照顧父母,他有忙不完的事情。就是把這個最重要的孝,忽略掉了。
我們上次討論過,古代的禮是守孝三年,現在連四十九天,他都不能夠守孝,你就知道倫理道德,已經到什麼程度了。我們那個蓮友,我去醫院看他,她來這邊共修《地藏經》,我就去醫院看他,結果她先生就是癌症,癌症痛的時候就是要打嗎啡止痛,他就眼睛看天花板,所以生病的人是很可憐,每天度日如年,看著天花板。陪伴的人很重要,你要度他念佛,你怎麼度他念佛呢?你可以講因果故事給他聽,然後慢慢再把他導引進來。
我們這邊有一個法師,莊義法師,他常常到醫院去關懷老人,他就拿我那個,我所編的《現代因果報應錄》,去老人院講給那個老人聽,講因果給他們聽,然後再慢慢度他們念佛。我到醫院去的時候,那個師姐也是聽淨空老法師講經的,她就搬了一臺小電腦去,放在病床的旁邊,我去,她顧著在看、聽淨空法師講經跟開示。你這樣怎麼有辦法度他呢?你要自利利他,自覺覺他,這時候就是你發揮菩薩道的精神啊,今世是你的眷屬,過去生也跟你有緣啊,所以你就要善巧方便,你要開導他,他執著什麼?他罣礙什麼?你最清楚明白,你最瞭解他的個性,你如果沒有辦法,你就要請善知識來為他開導。
印光大師說臨命終人就像什麼?他會怯弱,他就像登山一樣。你去爬山,都有登山的經驗,喔,他氣喘如牛,他爬不上去,為什麼?生病的人他很無力感,他被病苦所困,所束縛。所以印光大師說,你陪他念佛,助念的方式,就是陪他,推他一把,好比他登山的時候,你推他一把。結果後來我就跟這位計程車的司機菩薩,這位蓮友的先生,我就跟他開導,開導到後來,他眼睛一直看著我。我就帶著他念佛,我就把他的手扶過來說,來,菩薩,我教你念佛。那我就慢慢跟他拍打,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當然我先有跟他開導,念到後來他跟著我念,念到後來的時候,他就念得愈念愈歡喜,念到臉色紅潤。他女兒後來驚嚇說,他爸爸怎麼會念佛,後來用數位相機給他拍下來留作紀念,他爸爸到後來,大概我去看完,大概隔兩三天就往生了,他女兒後來跟我講,那個師姐也跟我講說,那兩三天他先生都在念佛。所以「一歷耳根,永為道種」。
我們學習趙居先,陪伴父母就是要這樣,要有耐心,要有愛心,要有恭敬心。那『他日焚香祈親安健』。每天燒香就是祈禱父母親,能夠健康平安。『百計娛樂暮景而後已』,他想盡各種方法,能讓父母親快樂,安樂高興。他的目的怎麼樣?他只是要讓父母親,已經都九十幾歲了,他們未來的日子已經是不多了,就像日落西山一樣,我總是能夠讓父母,能夠有快樂的一天,那我就盡孝一天,他的用心就在這個地方,『上帝見其心專意一』。你看,我們臺灣話講,「人在做,天在看」。我們講說,「所謂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所以你所作所為,「天眼洞視,天耳徹聽」,你看上帝也知道你很孝順啊,上帝看到他孝心非常地專一,所以賜給他什麼?福報。就是七個兒子,三個女婿,統統得到功名,叫『俱賜殊科。居先夫婦』,也證得仙果,換句話說,他們往生天界成仙,這是這一段的意思。
那接下來我們來看,下面這一段的經文:
【太和楊黼。辭親入蜀。訪無際大士。路遇老僧。問何往。曰。訪無際。僧曰。不如見佛。曰。安在。僧曰。汝但歸。見倒屣披某色衣者即是。遂回。暮夜叩門。母喜披衣。倒屣出戶。即僧所言佛狀也。黼驚悟。自此竭力敬親。手註孝經數萬言。硯滴將乾。水忽盈池。人謂孝感焉。彌勒佛曰。堂上有佛二尊。惱恨世人不識。不用金彩裝成。非是栴檀雕刻。即今現在雙親。就是釋迦彌勒。若能誠敬得他。何用別求功德。冒起宗曰。六朝高人名士。崇信孝經。或以殉葬。或以薦靈。病誦之愈。鬬誦之解。火誦之止。其不可思議如是。故皇侃日誦孝經二十徧。擬觀音經。嗟乎。舍現在佛。而乞靈過去佛。違心矣。不念孝經。而徒倖福於諸經。神惡之矣。】
好,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太和』就是舊的縣名,在今天雲南的大理市,西北大理,聽說大理是,老法師講,全中國最好的養老的一個地方,風和日麗,山川景色非常秀麗,那麼它一九一三年改名大理。
『楊黼』是明朝,雲南太和蟠溪村人,他是白族,博學多聞,他書法很好,喜歡佛經,他庭院的前面有一株大的桂樹,大概是桂花的樹,這個「楊黼」就綁了一個木板在上面,他把它題一個字叫桂樓,他早晚都躺在上面,人家稱他叫「桂樓先生」。他有註解孝經數萬言,他父母死後,入雞足山。那個地方,棲羅漢壁石窟山中有十餘年,年八十才往生。
『無際』『無際大士』就是無際禪師,他是真的有這位禪師。他是明代高僧,他俗姓姓莫,死後人家尊稱他叫了悟,了悟禪師,法號無際禪師。他著有《道林錄》,流傳於世。
『倒屣』就是鞋子倒著穿,這個「屣」就是鞋子。
再翻過來,二百三十七頁第三行:『硯滴』就是那個硯臺,我們寫毛筆字那個硯臺,會把水放下去磨墨,這個叫作「硯滴」。
彌勒菩薩,我們看第三行:這個『彌勒佛』彌勒菩薩。在這邊我們稍微解釋一下彌勒菩薩。這個彌勒菩薩在我們的佛門裡面,他又叫慈氏菩薩。如果你到佛寺裡面去,進山門會先看到四大天王,然後再看到彌勒菩薩。那彌勒菩薩,老法師常常在講經裡面有開示過,他曾經示現過,在宋朝叫布袋和尚。那個布袋和尚,他常常會背著一個布袋,人家給他什麼,他就放進布袋裡,人家請示他佛法大意,他就把布袋提起來,走一段他又把它放下來,他那個提起來跟放下來,其實有表法,提起來是什麼你知道嗎?提起來跟放下,放下來就是什麼?就是真空,那提起來呢?叫妙有。在講這一心,就是我們《金剛經》裡面所講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應無所住就是真空,一切煩惱掛不住,怎麼樣的人可以得到應無所住呢?煩惱掛不住呢?他證得無生,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我們稱他叫「法身大士」。他我執破了,法執破了,再破一品根本無明,他就證得無生法忍,那他就證得真空,他是分證佛,所以應無所住,他煩惱掛不住。因為他什麼?他不起心不動念。他不起心不動念了,所以他證得實相,這個人叫「真空」。
那妙有呢?真空妙有,這個妙有呢,就是我們《金剛經》裡面講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為什麼要生其心呢?因為你證得這一念心的真空啊,你要產生這個心的大機大用啊,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能嗅,在舌能嚐,在手能抓,在腳能奔。你透過這個六根,產生見聞覺知的作用啊,那這個叫大機大用啊,那這個叫什麼?這叫生其心,那我們要生什麼心呢?要生菩提心,生大慈大悲的心,這個就是我們進佛門裡面,所看到這個彌勒菩薩的造型,是根據宋朝這個布袋和尚的造型來雕刻,來塑畫。
那這個彌勒菩薩,他依《彌勒上生經》,《彌勒下生經》所記載的,彌勒菩薩本來出生在婆羅門家庭,後來為佛弟子,他先佛入滅,他以菩薩身為天人說法,欲界天的第四天,在哪裡呢?在兜率內院。我們欲界有六天,第一層天就是四天王天,你們都曉得嘛,四大天王。那麼第二天,就是《地藏經》的說法地方,就是忉利天。那第三天是什麼呢?須焰摩天。那第四天是什麼?兜率陀天。兜率陀天它有內院跟外院,那外院就是一般的,欲界天人所住的,那內院就不是囉,內院是法身大士所住的地方,我們叫做什麼?我們叫做「一生補處」。像釋迦牟尼佛要來到印度投胎,乘願再來,要做淨飯王的兒子的時候,悉達多太子的時候,他就是在兜率內院,在觀時節因緣,所以彌勒菩薩是住於兜率內院。那麼據傳此菩薩欲成熟諸眾生,他於初發心即不吃肉,所以因為他這個因緣,而名為「彌勒」,又稱「慈氏菩薩」。
在《無量壽經》裡面,也有提到這位菩薩,那麼彌勒菩薩,是我們佛法八宗裡面的,唯識學的祖師,那「唯識學」,就是我們佛法裡面的心理學。它又叫做「法相宗」,你看我們的玄奘大師,就是法相宗的祖師啊,那玄奘大師的弟子窺基大師,也是法相宗的啊,那唯識學在講什麼呢?唯識學它講世間諸法,唯心識所現,它說這個世間的一切萬法,都是我們阿賴耶識裡面,那個種子所變現的,這唯心識所變現的,所以一般來講叫做什麼?就是你六根接觸六塵,你會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那這個種子,我以前有講過,是隨著你來投胎轉世,所帶下來的,你無始劫來的身口意,十惡業十善業所落下的種子,這個叫做我們的八識五十一個心所。
就有一點像我們警察裡面所講的,叫做「前科紀錄」,只是說警察講的前科紀錄,就有一點像壞的啦。所以心識所變,因為我們一念無明生三細,就有能見相跟所見相以後,那境界為緣長六粗,就變成八識五十一個心所。所以你現在在這個世間,比如說有些人,你說他酒量很好,有些人他不會喝酒,對不對?那有些人酒量很好,為什麼呢?他的阿賴耶識裡面,它就有這個喝酒的種子在裡面,就好像說你那個酒杯,你把它裝酒,你很久沒有用它喝酒了,那個酒杯還有酒味,這就是種子。所以唯心識所現,因為一切法它不離開心識,故名「唯識」。那法相宗即是唯識学,將阿賴耶識中能生一切的功能,名為種子,我剛才有提了,就好像草木的種子一樣,能開花結果,這是主要,唯識學所探討的重點就在這裡。相關的課程裡面,也有《百法明門論》,《瑜伽師地論》,像這些都是屬於唯識學的相關的課程。
那麼佛滅度後第九百年,印度有三位唯識學的大師,三兄弟。老法師也曾經講過這個故事,大哥叫無著,第二個叫世親,又叫作天親菩薩,這個天親菩薩他是千部論主,他做了有一千部的論。那麼最小的弟弟叫師子覺,他們三位兄弟都是修行人,而且對於瑜伽跟唯識學理論,發揮得非常好,他們發揮了大乘妙有之理。
佛法裡面講,我們剛才講真空妙有對不對?真空其實一般來講,也有這麼一說,真空就是性宗,性宗就是什麼?空宗,我們講真如,講自性,這性宗。那相宗呢?它講唯識,它講妙有,所以事實上真空妙有,它是性相二說,它事實上是合而為一的,性相是一如的。 
所以這個無著,世親跟師子覺,他們三兄弟,有一個很精彩的對話,那麼當時他們三兄弟約好,說誰先往生要回來回訊,就是報消息。那結果老二天親菩薩,跟老三師子覺先往生,他們兩個往生以後,這個天親菩薩,就先回來報訊了,跟他哥哥報訊了,回報消息了。那麼回了消息以後,他哥哥就問他了,他說你怎去那麼久呢?他說我才去一會兒而已啊。因為四天王天的一天,我們人間五十年,那忉利天一天,人間一百年,那再往上就倍數增長,比如說像須焰摩天,它一天就人間兩百年,那兜率天就四百年。那無著就問這個天親菩薩,天親菩薩是往生到兜率內院,就是法身大士啊,那法身大士,我們有講過了,他是要破根本無明一品,分證一分法身,這個叫作法身大士。換句話說他已經破根本無明了,他就是大菩薩摩訶薩,所以他哥哥無著就問世親啦,他說那師子覺呢?怎麼沒有回來報訊呢?報消息呢?他說:喔,師子覺他在,他還有五欲之樂嘛,他在兜率外院,他說旁邊很多天女很漂亮,在那邊非常地快樂,享受那個天樂,他說他樂不思蜀啦,他忘了,沒有回來報消息。所以你看看他們兩個,同樣是兄弟,一個是兜率外院天人,一個是兜率內院法身大士,法身大士他是分證佛,他是一生補處,他準備再一次來,就在人間作佛了,就像釋迦牟尼佛一樣。
釋迦牟尼佛當時就是在兜率內院,他還沒有來做淨飯王的兒子,太子的時候,他就在兜率內院怎麼樣?他要降生人間的時候,他會先觀五項的合宜之機啊,第一個時間,第二個地點,第三個國家,第四個家庭,第五個父母,好,我們先講到這裡。你看人家佛陀他是佛再來的,他就有這麼大的福報,他可以挑時間下來,而且可以挑地點,為什麼他挑印度呢?因為那個時候的印度,它的文明已經超過當時的中國,因為那時候中國還是西周時代而已,孔子跟孟子還沒有出生,所以那時候就有四大文明,因為印度的古文明非常地發達了,所以佛陀他是示現在印度的原因在這裡。可以挑時間, 可以挑地點,而且可以挑哪個國家,哪個國家因緣成熟了,還有挑哪個家庭,你看佛陀他有福報,他做悉達多太子,做淨飯王的兒子,可是他不要繼承王位。這是什麼?因為佛陀他是古佛再來的啊,佛陀有講啊,他說他來這個娑婆世界,已經八千次了,八千次了,都作菩薩,他說我把每一個世間的子民,世間的所有眾生,都當成我俗家的兒子羅睺羅,羅睺羅是他唯一的獨子嘛,後來也隨著佛陀出家嘛。
所以佛陀,他為什麼示現在人間?就是我們講的,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啊。佛陀有這麼大的智慧,這麼高的智慧,他為什麼要去當一個小小國王呢?他也有轉輪聖王的福報啊。他才不要,他不要,他要當人天的導師,教化眾生。所以你看他可以選擇那個家庭,菩薩有福德,不受福德,還有父母,他選誰做父母。如果你不是佛,你不是菩薩,那你就不是乘願再來對不對?那你如果來投胎轉世是什麼?大部分都怎麼樣?大部分都從地獄出來的,有些從畜生道出來的,已經折磨了好久的,已經不知道當幾世的豬,幾世的牛,都磨過了,好不容易可以得到人身,到人間來,還要短命多病。有些他是鬼道上來的,來投胎轉世的,那如果是天界下來的,他有帶福報下來,他福報不錯,福報不錯。有些是修羅界下來的,喔,他鬥爭心特別強,喜歡鬥爭。那如果是菩薩再來的呢?那就不得了了,像淨空法師一樣,大菩薩再來的啊,西方再來人哪,我們講說再來人是這樣啊。所以佛陀當時在兜率內院,就是乘六牙白象,降生人間,八相成道,八相成道就是降兜率,託胎、出生、出家、降魔、成道、轉法輪、入涅槃。
那麼這個地方,講到這個彌勒菩薩,他在兜率內院講唯識學,那我就講一個佛門真正的公案,來跟各位分享,我很喜歡看虛雲老法師的回憶錄,虛雲老法師是我們民國,近代可以講說聖賢,大菩薩示現在人間。我們近代的這些祖師裡面,就有虛雲老和尚、倓虛老法師、印光大師、太虛大師「人間佛教」,還有註解《楞嚴經》最好的圓瑛老法師,這些都是大菩薩,示現在我們人間。那其中對中國佛教影響非常深遠的就是太虛大師,但是太虛大師,他是偏重在「人間佛教」。那真正對我們中國佛教影響很大的就是虛雲老法師。虛雲老法師他很特別,我們在前面有講,他為母朝山嘛,對不對?那感得文吉菩薩給他護持,他在冰天雪地裡面,文吉菩薩煮粥給他喝,也煮這個藥來治他的病,他為母朝山,朝五臺山。他生於清朝道光二十年,他圓寂在什麼時候呢?一九五九年,他活多少歲?他住世一百二十歲,他是近代的高僧。
他在一九五一年的三月三日,在雲門開戒,傳戒,他遇到法難,老法師,老和尚他遇到這個法難,受到身體上的痛苦。但是你要知道他們聖人有這個功夫,他們有很深的禪定功夫,他們有痛沒有苦,因為什麼呢?他們的禪定功夫非常地深,他們已經沒有我執了,沒有法執了,沒有執著了。他沒有執著,就沒有貪瞋癡慢疑,所以他就沒有苦樂憂喜捨,所以他沒有苦,他會痛,你打他,他會痛,為什麼會痛?因為他有見聞覺知的作用,老法師講過嘛。說我們如果迷的話,我們的見聞覺知就變成靈魂了,就變成阿賴耶識了。那就有五蘊了,五蘊的苦啦。就有我所了。
那虛雲老法師當時,被打了一頓以後,他入禪定,你打他,他會痛,他知道,可是他入甚深禪定,他入定以後,他吉祥臥,吉祥臥以後,剛好經過一晝夜,就一天一夜,完全沒有動靜。那侍者用草來試探,鼻孔這邊還有沒有氣?結果還有,這邊大概是用一個草,看有沒有風,會呼吸。呼吸的話草就會動,奇怪沒有動。沒有動,怎麼還有體溫呢?體溫還有啊,容貌呢?容顏如生,氣色還不錯。經過二十四小時,才稍微的、微微的呻吟,那麼總共三月三日傳戒遇到法難,到三月十日扶他起來,這樣總共多少天?入定七天。那侍者就告訴虛雲老法師說,你入定,而且你是吉祥臥。吉祥臥,我們一般都是用右脇,右脇就是叫吉祥臥,因為佛陀入滅的時候,就是吉祥臥,所以有些學佛人,淨土念得功夫比較好的人,他們可以事先都拜訪親友以後,他們可以沐浴完以後就穿海清,有些人,有些居士他也有辦法,有些出家人也有辦法,他就吉祥臥,就這樣往生了。吉祥臥,用右脇的方式,那麼虛雲老法師就是這樣,他入定的時候是吉祥臥,那麼侍者跟他講說已經七天了。可是虛雲老法師說,沒有,我才覺得一下下而已。老法師說,老和尚說:我覺得才只有數分鐘而已,所以你看時間是因執著而有,他入定以後,這麼高深的定啊。他就已經打破時間跟空間。
真正在深的禪定裡面,沒有長跟短,沒有久跟近,沒有高跟低,你真正的,佛陀那個首楞嚴大定,他沒有出入啊,我們常常講的,「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他吃飯也是在入定,他讀經也在入定,他走路也是在入定,他跟你講話也在入定,我們不是聽淨空法師常在講經嗎?他遇到章嘉大師,跟他請示佛法,他看淨空法師看三十分鐘,才講出,「看破放下」。老和尚在那邊靜靜地這樣坐等他開示什麼,這樣剛好兩個人對看三十分鐘。老法師說,他還好,他老實聽話,他說現在人就沒有耐心了啦,不要說三十分鐘啦,去問個師父,請教個師父,五分鐘就跑掉了,他坐不住。你相不相信?對不對?老法師遇到章嘉大師,得了這個寶,「看破放下」。老和尚一輩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然後最後再請示他,怎麼做到的?章嘉大師說,「布施」,兩個字。也是等一段期間再講兩個字,布施。所以像章嘉大師,跟老法師這樣的開示,就是他在定中嘛,當章嘉大師後來往生的時候,荼毘的時候,也燒出很多舍利子出來,像這種都是高僧大德,他們都是,可以講說高深莫測,他們的定功非常地深。
所以虛雲老法師,虛雲老和尚說,覺得才數分鐘而已,他就叫侍者法雲法師,趕快拿筆來記,他說你不要跟任何人講,他說怕人家毀謗,怕人家懷疑。然後老和尚就說了,他說我剛才夢,夢到兜率內院,你看他入定,他到兜率內院,那你想想看嘛,虛雲老和尚如果不是法身大士,不是有甚深禪定,怎麼有辦法入定,到兜率內院呢?我們剛才已經講過了,兜率內院是要破根本無明啊,那換句話說,虛雲老和尚就已經破根本無明至少一品了,他才有辦法入定,好像在夢中一樣,進入兜率內院,所以兜率內院在哪裡?在這個一真法界裡面嘛,不離當下啊,但是我們契不進去啊,所以老和尚說,這個是各種不同的維次空間,唯有佛有這樣的禪定,才有辦法突破不同的維次空間。
所以智者大師,他誦《法華經》的時候他入定了,他入定以後,他進到靈山一會,他說佛陀的靈山一會儼然未散,還沒有散啊,靈山會上還在。他說我剛才夢到兜率內院,莊嚴瑰麗,非常地莊嚴,不是世間可以見得到的,他說彌勒菩薩在座上說法,聽經的人很多,其中有十多位是我認識的,比如說,因為他名字很多,我沒有記下來,我只有記兩三個,兩三位長老,第一個江西海會寺的志善和尚;第二位百歲宮,這個百歲宮應該是九華山,安徽九華山地藏菩薩的道場,那邊有個百歲宮,他說百歲宮的寶悟和尚,還有明朝的,我們知道有一位開悟的聖僧,叫紫柏尊者,紫柏尊者,這也是一個開悟的聖僧。虛雲老法師,他跟誰坐在一起呢?他跟阿難尊者坐在一起,哇,這很大的福報。跟阿難尊者呢,他跟他比鄰而坐,聽彌勒菩薩講唯心識定,沒有聽完,彌勒菩薩就指著虛雲老法師說,你回去。老法師因為他有受到法難嘛,他說弟子業障重,不願意回去娑婆,彌勒菩薩說,你業緣未了,就是你俗緣未了,你必須回去,以後再來。同時彌勒菩薩示一個偈語給他,這個偈語,就是虛雲老法師,趕快叫他的侍者寫下來的。
這個偈語我很喜歡朗誦,我朗誦給各位來聽,這個彌勒菩薩的智慧:
「識智何分,波水一個;莫昧瓶盆,金無厚薄;
 性量三三,麻繩蝸角;疑成弓影,病惟去惑;
 凡身夢宅,幻無所著;知幻即離,離幻即覺;」。
這段「知幻即離,離幻即覺」就是《圓覺經》裡面講的法語經文。
「大覺圓明,鏡鑑森羅;空花凡聖,善惡安樂;
 悲願度生,夢境斯作;劫業當頭,警惕普覺;
 苦海慈航,毋生退怯;蓮開泥水,端坐佛陀。」。
這段裡面它境界非常地高,當然我本身,其實我沒有什麼修持啦,我就我所領悟的來跟各位分享,「識智何分,波水一個」。什麼意思呢?我們眾生迷了,我們叫阿賴耶識。我們悟了以後,我們就轉八識成四智菩提,我們在幾回裡面都有提到,四智菩提就是,妙觀察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成所作智。就是轉識成智,簡單的說,就是轉染成淨,轉凡成聖,轉迷為悟。這個叫「轉識成智」。
所以也可以這麼說,迷的時候叫識,悟的時候叫智,迷的時候叫煩惱,叫無明,叫習氣,叫阿賴耶識。俗家講的,就是人間講的靈魂,那悟的時候,叫真如,叫自性,叫本性,叫佛性,叫菩提,叫智慧,叫般若。所以迷的時候叫眾生,悟的時候叫佛。所以我們都講,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所以佛在哪裡呢?佛在我們這一念心裡面,我們「本來具足,本自清淨,本不動搖,本不生滅,能生萬法」,這是六祖大師的開悟偈。是因為我們今天,無始劫來的習氣毛病,我們的妄想分別執著,我們迷而不覺以後流轉生死,今天才變成眾生。
所以在《法華經》裡佛陀就示現一個長者,這個大富長者,就是那個佛陀示現,就是大富長者示現,那個流浪的兒子,他請他來做長工,因為他不曉得,這個大富長者那個家,就是他的,所以那個大富長者就是什麼?我們本有的智慧德能,就是佛陀開悟的時候講的,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所以「識智何分」就是說,你識跟智有什麼好分的呢?你迷的時候叫識,悟的時候叫智。
所以你讀《地藏經》裡面,你看光目女的母親,她迷的時候,她喜歡吃那個魚卵,而且喜歡吃那個小魚,她後來福報用盡了以後,她就變成到鬼道去了,到地獄道去受報了,那後來光目女發願,要度她母親,光目女的母親,就投胎到人間來,當誰?當光目女的婢女的兒子,他才活十三歲而已,那後來光目女就為她母親發願。發願以後,她母親因為有這個福報,所以第三世就當什麼?梵志,梵志就是修清淨行的人,到第四世的時候,她母親就往生無憂國土了。無憂國土就是極樂世界,所以你看光目女的母親,就這裡講的,眾生成佛。
所以「識智何分」的意思就是說,它本來都是一體的,那個體是什麼?體就是真如,迷的時候就變成阿賴耶識了,所以識智有什麼好分的呢?「波水一個」,就像大海裡面的那個水,大海的海水跟那個波浪,你看那個風一吹,海就會起這個波浪,所以那個波浪就是我們的煩惱,我們眾生都執著說,這個是我的,那個是我的,就好像那個波浪裡面,那個泡泡,這個泡泡是我的,就好像你這個身體是泡泡,這個身體是我的,其實它也不是你的,它是借你用,對不對?人家說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佛陀跟你講說,這是四大五蘊的和合體,「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可是我們眾生執著的時候,就好像那個大海裡面,那個水泡一樣,他活在那個水泡世界說,水泡是我的,結果它破了以後,就夢幻泡影了。對不對?但是他一旦打破那個執著以後,那個大海裡面那個波浪,那個波,如果風平浪靜以後,他執著放下來了,它風平浪靜以後,這個大海很平靜了,沒有波浪了,也就是他執著都放下來了,分別都放下來了,那麼那個鏡面,那個大海的鏡面,就飛機飛過去,鳥飛過去,都可以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波水一個」它的意思就是說,雖然說你迷的時候叫眾生,在大海裡面就像波浪,悟的時候就像那個海水,但是不管是波或是海水,它的濕性都一樣的,這叫「波水一個」。
那「莫昧瓶盆」是什麼意思呢?我們常在解釋裡面說,這個黃金哪,阿彌陀佛身金色啊,那麼金可以去做戒子,可以做項鍊,可以做這個瓶子,可以做那個蓋子,可以做那個盆子,不管怎麼樣,它的體沒有變,就是金子,所以「金無厚薄」。雖然它各種不同的造型,但是它的體性都是黃金。
那「性量三三」,這個是唯識學的名詞,就是現量、比量、跟非量。這個地方是有一點深喔,現量就是說,你心心所,你所緣的境,你知道說這裡大概有幾張椅子,有十張椅子,這叫現量。你可以算得出來的,這個十張椅子,這叫現量。那比量呢?比量就是用推測的,比如說你看到遠處的地方,有煙吹起來,你就知道那個地方,應該有在燒火,才會有煙,這叫比量。那非量呢?非量就是不是現在的境,它是用分別心去錯分別,這個現量跟比量跟非量,是這裡講的「性量三三」。
那「麻繩蝸角」就是,我們眾生迷了以後,就好像說你走過那個香蕉園裡面,你看到一條繩垂下來,晚上掛在那個香蕉樹上面,你晚上看不清楚,你走過去,晚上要回家的路上,你看到那邊好像有一個香蕉樹的那個香蕉垂下來,剛好香蕉樹上面,有那個香蕉葉,你走過去的時候,你看到那地方好像一個人在那邊,那你以為那個地方,是不是鬼呢?那個道理是一樣的,一看到你就很緊張,趕快跑了。你以為那個香蕉樹下,有一個鬼影幢幢,或者是那個香蕉樹或者樹上,有一個繩子吊下來,可是你沒有看清楚,你以為是一條蛇垂在那個地方,你就嚇得就趕快跑掉,這個叫做「麻繩」。那個「蝸角」什麼意思呢?我們人迷的時候,就像那個蝸牛一樣,為什麼蝸牛呢?蝸牛老是看到東西嚇死了以後,上面那兩個觸角,趕快就伸進去,躲在那個殼裡面,那個殼就是很執著的,我們眾生堅固的執著,所以「麻繩蝸角」的意思是說,眾生把這個虛妄的東西,當成真的,這樣各位明白嗎?很深啦,但是各位慢慢去體會。
「疑成弓影」,我們講「杯弓蛇影」,這個典故各位大概都知道,「杯弓蛇影」就是剛才講的,一條繩子垂下來,他以為是蛇,「疑成弓影」,那麼因為這樣而產生很多煩惱,這叫「病惟去惑」,我們眾生的病是什麼?有形的病就是,我們身體上所生的生理病,那我們的業障病,就是貪瞋癡慢疑,這叫病。那為什麼有這個病呢?病由業起,業去造的。那怎麼辦呢?要去掉這個惑,要去掉這個無明,你要怎麼把這個身心,恢復清淨呢?只有去掉這個執著分別妄想,我們一般講叫什麼?叫做無明、塵沙惑、見思惑。所以你見思惑破了,你就證羅漢,塵沙惑破了成菩薩,無明破了成佛,所以我們這個三惑,一般叫作什麼?叫作見思惑、塵沙惑、根本無明,這個叫惑。
那「凡身夢宅,幻無所著」,所以我們這個身體是業報身哪,印光大師說是酬業而來,來受報的。所以這個房子,這個身體就像一個作夢的房子借你住,它讓你住多久?你福報大的住六十年、七十年、八十年、九十年,到一百年。但是終究這個房子還是會四大分離,所以「凡身夢宅」,你不必去迷幻這個東西,「幻無所著」,不必去執著這個東西啊。
那你覺悟以後,「知幻即離」,你知道它就是,你知道它是幻的,那你就應該要放下。那「離幻即覺」,那麼離開那個執著,你就是覺悟啊,當下就是覺。你知道它是幻的,你就必須要放下,放下的那個心就是覺,這叫知幻即離。離幻即覺,不是說我去離了以後,再產生一個覺,不是,你只要知道它是幻的,你就放下那些身外的東西,包括這個色身,就像黃忠昌一樣,他在深圳,他發願三年要得到功夫,要往生極樂,他三年還沒有到,提前了。老和尚常常在講經,讚歎這個黃忠昌,他是念佛成就的,他就是「知幻即離,離幻即覺」,那麼放下萬緣的那個心,就是「離幻即覺」,那一句阿彌陀佛就是「離幻即覺」。
那麼你既然覺了以後,「大覺圓明」,那個本有的覺性就和盤托出了,就開顯出來了。開顯出來以後怎麼樣?「鏡鑑森羅」它就像一面鏡子一樣,可以照見所有世間,這些森羅萬象,很清楚很明白,「鏡鑑森羅」。
「空花凡聖,善惡安樂」。等到你到這個境界的時候,你開悟了以後,你證得這個法身的時候,你就瞭解世間所有的一切東西,就像我們講說什麼叫「空花」?我們眾生迷了以後,就像眼睛有病,我們看到這個,好像虛空那邊有花飄下來,這是什麼?因為我們眼翳,《楞嚴經》裡面講說,我們眼睛裡面有病,所以我們感覺好像有花飄下來,這叫空花。你對這個世間的東西放不下,其實就是「空花」。「凡聖」,因為凡聖的體都是真如,你迷了以後才跟你講聖,你悟了以後,聖也不可得,因為真如是本具的,所以凡聖來講的話,是因為你迷才跟你講,有一個凡,有一個聖,等到你入不二法門的時候,既無凡,也無聖。人人都是佛菩薩,眾生都是佛,就是這個道理,你到這個境界來入不二法門了,「善惡安樂」。老和尚講,順境不起貪,逆境不起瞋,就是講的善惡安樂,你入不二的時候,就是六祖大師說的,跟那個惠明將軍,惠明將軍要去拿那個衣鉢,六祖大師不是跟他講嗎?他說「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你把善惡跳開了,沒有能所對待的那個心,就是真如,就是大安樂了。
這個時候,你就是倒駕慈航,「悲願度生」,你乘本願輪,悲就是你的慈悲,不忍眾生受苦,不忍聖教衰,所以你倒駕慈航度有情,我們一般講叫不違安養度有情,叫做悲願度生。那麼「夢境斯作」,不管是怎麼樣,就算你乘願再來,也是怎麼樣?也是,我們講,「水月道場,夢幻佛事」,佛是醒來的人,眾生,九法界眾生。對佛來講都還是在夢中,所以「夢境斯作」。
那最後他勉勵虛雲老法師,他說「劫業當頭」,虛雲老法師有這個劫難,「劫業當頭,警惕普覺」,希望人人瞭解,苦、空、無常、無我。「苦海慈航」,苦海慈航就是說,希望發願在人間,能夠做一個尋聲救苦的菩薩,他也是勉勵虛雲老法師,能夠在苦海裡面,就像觀世音菩薩,常作渡人舟一樣,這個叫作「苦海慈航」。那麼他勉勵虛雲老法師說,「毋生退怯」,他說你不要退轉,「蓮開泥水,端坐佛陀」。那麼「蓮開泥水」怎麼樣呢?我們講說蓮花是長在汙泥上,這個汙泥就是,我們講的火焰化紅蓮,這個三界火宅就像泥水一樣,但是可以綻開這個紅蓮。那麼「端坐佛陀」就證得法身,那這句是彌勒菩薩,勉勵虛雲老法師的法語。
那後來虛雲老法師他要入滅前,他又寫了一個法語,勉勵這些弟子,他說「請各法侶,深思熟慮。生死循業,如蠶自縛。貪念不休,煩惱益苦。欲除此患,布施為首。淨參三學,堅持四念。一旦豁然,方知露電。悟證真空,萬法一體。無生有生,是波是水。」,最後一個字是,戒。他火化的時候香氣四溢,得五色舍利子百餘粒。那麼這一段就是勉勵我們啦,他說,你們各位菩薩,各位法侶啊,你們要知道,你們要好好地去覺悟啊,叫深思熟慮。這個生死是業果循環啊,我們眾生就像這個蠶,自己綁自己啊,你貪念不休就只有增加煩惱啊,那你要除掉這個貪欲。唯有從布施下手,所以布施它是破慳貪。那你要去怎麼樣?你要去參戒定慧三學,而且你要堅持四念,什麼叫四念處?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所以妙境長老說,我們念佛人,一定要再加這個四念處,你一定要觀身不淨,而且觀受是苦,觀法無我,觀心無常。他說你一旦能夠放下來,一旦豁然,你才知道世間的一切如露如電,然後能夠悟證這個真空,原來萬法一體,就是老法師說的,虛空法界一切眾生,都跟我是一體的,那麼無生是我們的本體,示現在人間是度眾生,無生有生,是波是水,那波水不二。這個是虛雲老法師,他曾經入定到兜率內院,我們在這邊分享到這裡。
各位再來看看第四行,二百三十七頁的第四行:
『金彩』這個金彩它是有光彩的金子。
『栴檀』是檀香木。
『冒起宗』,是明朝揚州人,他是明朝崇禎皇帝的進士,《太上感應篇》裡面,都有用到冒起宗的法語。
『六朝』,是三國到隋朝的時候,統一前後三百餘年的歷史時期,也稱為六朝,它分別是吳朝,東晉,還有宋朝,齊國、梁國,還有陳國,相繼的建都在建康。
再看看第七行:
『孝經』是曾子所作的,它是儒家講孝道的書,以孝來治天下的大經大法。
『殉葬』,就是古時候用生人或是器物來陪葬,這叫「殉葬」。
『薦』,這個「薦」就是超薦的意思。我們佛門裡面講,三時繫念超薦佛事,這個「薦」就是超薦。
『皇侃』是南朝梁吳郡人。他好學,他對《三禮》,還有《孝經》跟《論語》,他非常深入,常常在講,這個《論語》跟《孝經》來教學。他『日誦《孝經》二十徧』,他著有《論語義疏》、《禮記義疏》等。
這個『擬』就是比擬的擬。
『觀音經』是《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的,「第二十五品」的別行,稱為觀音經。
『乞靈』,就是求助神靈或某種權威,借助其他的力量來幫助自己。
再下來這個『倖福』,加一個人字旁這個「倖」,希望得到非分的財物,或功名利祿,這叫「倖福」的意思。
我們來看這段的白話:
在太和,楊黼他辭別了父母親,要到四川去,要拜訪無際大師,他走到半路遇到一位老僧。這個我想大概楊黼這也是一個算是有心人哪。那佛菩薩也是要度這個楊黼,所以這個老僧,說不定也是菩薩示現的,菩薩示現的。那麼他半路遇到這個老僧,老僧問他說:你要去哪裡?那楊黼就說了,他說我要去拜訪無際大師。就是我們眾生都是這樣,就是喜歡去心外求法,哪個地方有一個名山,哪個地方有個高僧大德,那個地方都人山人海,真正是把家裡中的兩尊佛,忽略掉了,這是有可能的喔。
那這個老僧就說了,他說不如見佛,你要去看無際大師,那『不如見佛』,你不是要見佛嗎?見佛,佛在家中,就有佛啦。那楊黼就問他,在哪裡呀?『安在』就是在哪裡呀?老僧說,你回去,『汝但歸』,你只要回去,你見到那個倒穿鞋子,披那個彩色衣服的,那個就是佛。那這個老僧不簡單,他等於有神通,他有宿命通跟他心通。他也知道他要去拜訪無際大師,他甚至可以跟他講說你回去,他媽媽一定會倒穿鞋子啊,對不對?那麼楊黼就回來了,回來以後因為是半夜嘛,就趕快敲門,他母親很高興哪,說:兒子怎麼又回來了呢?母親很高興,很緊急的就下床,就趕快隨便披個衣服。鞋子就倒穿了,晚上有可能,因為古代沒有電燈,她就點蠟燭,那麼就『倒屣出戶』。古代都點蠟燭,她鞋子當然會穿反,穿反以後出來,她就開門嘛,一開門結果,楊黼就看到。真的是披了一個彩色衣,注意看她鞋子,她又倒穿,這就是佛啊。楊黼就很驚訝,然後就有所領悟,叫『驚悟』。
楊黼很有善根,自此以後,就『竭力敬親』,他就非常地盡心盡力的,來孝養他的母親。他自己親自註解《孝經》,有數萬言,你看他有感應道交,他已經盡孝盡到性德流露,也就是說他有悟處,那有悟處以後都會什麼樣?你開悟以後會有護法神,他會有護法神保佑他,所以他在硯臺磨墨的時候,他要寫字,用毛筆寫字。只要墨水一乾,就有人給他倒水,這是什麼?護法神,所以『硯滴將乾』,那個硯臺的水快要乾的時候,突然間又有人倒水下去,這個很神奇,已經修到這個孝心,性德流露出來了,天人擁護。
這叫什麼你知道?這個地方各位,我們終南山有一位律宗的大師,道宣律師。我上次講,我去護持南投那個南林寺,她們是持戒律的,果清律師也是持戒律的,他們的叫「正覺精舍」。那南投那個南林精舍,她們為什麼取成南林呢?它終南山成道者如林,這叫南林。道宣律師是唐朝人。道宣律師當時,他修得很好的時候,聽說,有天人應供,天人會給他送飯,送飯菜,所以道宣律師覺得,他修行有一點成就,可以感得天人應供,總覺得很安慰。
有一天窺基大師,就去拜訪道宣律師,那窺基大師他是大菩薩再來,各位你們曉得,窺基大師怎麼來的嗎?他的師父是誰呢?是玄奘大師,玄奘大師不是去,那爛陀大學去取經嗎?到印度去取經嗎?他不是經過那個西域的時候,遇到很多的災難跟危險嗎?那觀世音菩薩有護念著,玄奘大師到印度去取經。當時他就看到一個老僧入定,這眉毛長長地這個,像大羅漢的那個長老入定。他就問他啦,他說:啊,老和尚啊,你在這邊入定要做什麼呢?他說我等彌勒菩薩再來,他說彌勒菩薩再來太久了啦,要五十六億七千萬年,那太久了啦,就像人家現在講說,大陸的雞足山,還有迦葉尊者在那個地方,迦葉尊者聽說入定,就是保存了佛陀的那個袈裟,那個金縷衣。就要等到彌勒菩薩再來人間的時候,要交給彌勒菩薩。
所以玄奘大師當時看到,那位大菩薩的時候,他就跟他講說:彌勒菩薩還要再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太久了,他說我去印度取經,你到中國先去乘願再來,你等我,他叫他到中國,就是震旦國,以前唐朝那個時候,哪裡有像現在高樓大廈呢?他說你就到那個震旦國,那個京城, 最高那個地方。皇帝住的地方當然是最高,他說你選擇那個最高的地方,你就在那個地方,就借那個父母身出來,那玄奘大師就從印度,取經回國。唐太宗給他奉為國師,文武百官就迎接玄奘大師,那唐太宗非常地護持他,也非常地歡喜有第一位國師,那玄奘大師就問唐太宗,他說:當時他在取經的時候,經過西域的時候,有看到一位長者入定了,他叫他到中國來投胎。他說現在應該出來當太子了,那他問皇帝最近這一段期間,有沒有生太子啊?皇帝說沒有啊。他說不對啊,我明明叫他找那個高的房子,借父母身再下來。怎麼沒有呢?他找了半天,後來就在一個,好像是在大將軍之府找到了,一個年輕人,就是窺基大師。窺基大師他已經到人間來了。那玄奘大師就跟皇帝就去了,就去見他了,那時候他當大將軍的兒子,福報非常大。你看,他前世有修,出家人,修了很大的福報,他可以選時間地點,可以選家庭,可以選哪個國家,福報大。他就看錯了,到大將軍府去投胎轉世了。結果那時候因為他因緣未成熟,他有點迷戀世間的東西。
那麼玄奘大師就度他出家,他說不可能出家,他出家的話,那要三部車裝東西。他是要裝什麼呢?他說第一部車,因為他喜歡讀書,你看他前世是愛好明經,他這輩子就喜歡讀書,他說要一車的書。那第二個,要一車的金銀珠寶,因為他富貴人家。那第三個,要很多人服侍他,要婢女,佣人,要一車的這些服侍他的人,要跟他到那個佛寺去出家。哪裡可能帶三車,到佛寺去出家呢?你看玄奘大師很有智慧,他暫時答應他說:好,沒問題,沒問題,我答應你。就到佛寺去了,等到進去佛寺以後要剃頭,就唱那個爐香讚,爐香讚一叩鐘叩下去以後,就把他那個無始劫來,那個善的種子,跟那個清淨的種子,就把它牽動啦,他聽到那個唱讚的時候,他就痛哭流涕,真性流露,本有的清淨的覺性,就開顯出來,為什麼?他業障輕,業障輕很容易放下來。
所以你上輩子有那個習氣很重,比如說你愛喝酒,你愛抽菸,可是如果你去受戒以後,你得到善法,得到清淨的戒法,你得到那個戒體。那些東西很容易脫落,為什麼?因為你深入經藏以後,你很容易放下來。你沒有深入經藏你智慧沒有開,很不容易放下習氣。
所以他就馬上頓破煩惱,他就說:好,我跟你出家。就是後來的窺基大師,就是玄奘大師唯識學的傳人,也是祖師,那他等於大菩薩再來的。他去見道宣律師,道宣律師本來想說:窺基大師今天要來訪,我讓他見識見識天人應供,那結果窺基大師在,道宣律師那邊的道場,跟他談得很愉快,談了很多佛法,大乘了義的佛法,後來他過午的時候,诶,奇怪,怎麼天人沒有送飯菜來呢?那窺基大師就回去了。窺基大師回去了以後,那個天人就下來了,那道宣律師就問他說:該來的時候你不來,不該來的時候你現在跑來。剛才窺基大師在的時候,你怎麼沒有出現呢?那個天人說,報告法師啊,剛才方圓五百里之內,都是金甲人,金甲人就是護法龍天,韋馱菩薩,盔甲金甲人,都是大菩薩在那邊守住了,他說方圓五百里裡面,我根本進不來。道宣律師才知道,原來窺基大師是大菩薩再來的。
這個地方,我們就說,老僧就告訴這個楊黼,所以他這個,『硯滴將乾,水忽盈池』,這有可能,也換句話說,楊黼有修,人謂孝感。人家知道這個事情以後,都說是因為楊黼很孝順,他感動天地,彌勒佛說,堂上有兩尊佛,很可惜,也很惱恨,世間人都不認識他,那就是你的爸爸媽媽。你不用捐錢去黃金去裝那個,彩那個佛陀的金身,我們眾生都是怎麼樣呢?我們眾生都是很執著這種有相布施,這當然剛開始是可能啦。
比如說在禪宗裡面有一個公案,韓國有一個高僧,那麼平常就有很多信徒,就會捐那個金粉跟金箔,要給佛做那個金身,雕刻佛像的金身。我們總是覺得,像我們講堂的地藏王菩薩,我也有捐那個金粉,我們想用金粉裝佛金身,來生福報非常地大,我們眾生都是這樣啊,對不對?結果這小沙彌就跟師父在那邊,因為剛好太陽出來,在那邊曬經,那老和尚就跟小沙彌在談法,那突然間有一個乞丐跑進來,那個乞丐就是穿得很邋遢,很窮,沒有飯吃啊,他進來就跪下去,一直跟師父一直拜啊,一直拜啊,哎呀,師父你慈悲啊,我沒有飯吃啊,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錢,救濟救濟啊。我家裡還有太太小孩,都沒有飯吃啊,那個老和尚就說:沙彌啊,他說:是。你到後面去把那個要裝金身的金箔拿出來給他,給他一片,一片就很多錢了。那個小沙彌就看著師父說:不行。他說:那個要裝佛金身,不能夠給這個乞丐,你看小沙彌就有分別了,他師父老和尚就沒有分別,為什麼?佛桌上那個佛,還有我們這個如來金身,清淨法身,跟他都是佛,前面這個也是佛,這個是未來佛。他的佛性無增無減,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生不滅,他也是佛。結果老和尚就跟小沙彌講,他說你去拿出來,他現在連飯都沒得吃了,我這樣做,佛陀最高興。
所以這個地方,我就勉勵師姐,有些人到佛寺去,去師父那邊,幫師父打掃廁所,掃地掃得很乾淨。把師父那個佛寺的碗,擦得很乾淨,這都是應該的。修福,對不對?回到家碗都沒有洗,這也不行,回到家地也都沒有掃,馬桶也都沒洗。先生說,妳不是剛去佛一回來嗎?妳不是去打佛七回來嗎?怎麼回來都沒有做?诶,我是為你們去祈福呢,我打佛一都有給你們迴向祝福,希望你們大富大貴,對不對?我們都會這樣講,卻不知道這也是佛啊。這也是大雄寶殿啊,就這裡講的,不用金彩裝成。所以對父母,你不用給他穿金裝,也不用旃檀木去雕刻他,這就是現在的雙親,就是釋迦牟尼佛,彌勒菩薩。如果你能夠真誠來恭敬他,你何用去求功德呢?到佛寺去求功德,去求發財,要去求功名呢。
「冒起宗」,六朝高人名士,剛才我們有講過六朝,他說六朝那個年代,有很多高人,有很多讀書人,有很多賢達的人,這些社會的名流,『名士』就是社會名流,也許是官員,也許是企業家,崇信《孝經》,他們都非常地尊敬《孝經》,有些是用《孝經》來殉葬陪葬,有些是用《孝經》來超薦祖先,而且有些人生病,誦那個《孝經》都會好。所以說貴在哪裡?貴在你要專注。你真正要去實踐,要去力行,要去轉經,那個經就產生功德力。所以老和尚講,圓人說法,無法不圓。如果你用有所求的心去讀,那《孝經》就變成普通的經啦。可是你用清淨心去讀,去做,真正做到了信解行證,那《孝經》就變佛經了。《太上感應篇》也是一樣,所以你看,生病的人他誦《孝經》,病就好了。有人爭吵爭鬥,誦《孝經》就可以化解了。 
同樣道理,你如果真正去做到盡孝,你讀《無量壽經》也是可以超度,你讀《無量壽經》生病也會好,你讀《無量壽經》,只要有爭執糾紛還是可以化解,你習氣毛病不改,你執著不放下來,你貪瞋癡慢疑不放下來,你生病還是生病,你有讀《無量壽經》啊,可是病沒有辦法好。你跟人家爭吵,跟人家有人我是非,跟人家起煩惱,可是你有讀《無量壽經》,可是執著放不下來,那爭吵還是沒有化解。所以關鍵在你的轉境跟轉念,跟落實。老和尚講真幹,老實、聽話、真幹,你要真正做到。要怎麼做到,你把執著放下來,你把習氣毛病改掉,你真要把執著放下來,把那個自私自利放下來,把那個貪瞋癡慢疑放下來,你把那個名聞利養放下來,自然而然,你這幾個都可以做到了。
『火誦之止』,是什麼意思呢?火誦之止就是說,他們在誦的時候,因為很真誠,甚至遇到那個火災來,有時候誦這個《孝經》,诶,那個火就停止了。真的是很不思議,其不可思議像這樣啊。 
所以,『皇侃』,皇侃剛剛我們講有這麼一個人,他每天誦《孝經》,他誦二十遍,他比照《觀音經》的誦讀法,他說:哎呀,你捨現在佛,現在佛是誰呢?就是你現在堂上的兩個父母。而你去祈求那個過去佛,為什麼呢?因為過去佛就是,「已成就,當成就,未成就」。你真正現在盡孝了,你的父母親就是現在佛啊。所以你去祈求那個過去佛。你這個『違心矣』啊,你的心就違背那個性德啊,你不念孝經,而想去祈求那個福報,想去求其他的經典,這樣神明都會厭惡你。這一段我們就講到這裡。
接下來我們來研討一下:
老法師對「忠孝」的開示,那我們講忠孝,到今天已經是二十九集了。那麼我們有一段期間,因為經文的資料太多,所以我們就沒有講老法師的開示,那麼我們現在忠孝其實也講到末端了。所以我們來向各位報告,老法師對忠孝的開示,老法師說:父母對我們的恩德太大,我們的身命是父母給我們的,所以你孝養父母是天經地義。你沒有父母,藉父母的身,你沒有辦法到人間來,所以我們孝順是應該的,是天經地義的。你能做到了,你才知道盡到人倫,你才有資格做人。而且你才可以稱為人,如果你連這個都做不到,那就禽獸不如了。
他說如果你從這個基礎出發,也就是能夠養父母之色身,再養父母之心,接下來怎麼去養父母之心呢?你就必須要盡大孝了。我們學佛人,怎麼樣才可以盡到大孝?就是你要成為菩薩,成為佛,就像釋迦牟尼佛一樣,我們把孝養父母的心,儒家講說我們養父母之身命,我們對父母能做得到,物質生活照顧得很好,但是你要養父母之心,是什麼意思呢?要讓父母不要憂心,讓父母沒有煩惱,父母非常地安樂自在。我們說,「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如果父母生煩惱了,那就是父母有憂慮,比如說父母很怕死啦,父母很怕生病啦。像我們這邊有一個蓮友,他母親就不喜歡念阿彌陀佛,那我們每次問她說,老菩薩妳為什麼不喜歡念佛?她就笑一笑不講話,後來我就問那個蓮友說:那為什麼你媽媽不想念,南無阿彌陀佛。他說:不是啊,那個都是助念用的,那又把阿彌陀佛當成死人的東西。
你知道我怎麼度她嗎?我說那老菩薩妳喜歡念什麼?她說我喜歡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我說好,那妳就到我們講堂來,我們剛好都有買大悲水,妳每天來喔,我叫她每個禮拜來一次,我說妳每次來這邊,念二十一遍的大悲咒,我們講堂大悲水都給妳化,妳持二十一遍的大悲咒,講堂的大悲咒水,就變成大悲咒水了。我們都買很多礦泉水進來嘛,那我就請她來念,大悲咒二十一遍,那後來我就跟她講,我說妳念二十一遍的大悲咒,完了以後,妳要再加念,一百遍、兩百遍、一千遍的,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再加持下去,哇,那個功力更強。她聽了好高興喔,她就念大悲咒完了以後,我教她導歸極樂,念南無阿彌陀佛,就這樣度進來的啊。
所以你不能夠讓父母生煩惱,不要讓父母有憂慮,他說這個落實不容易啊。老法師說你要有真誠的心,像我就是因為很真誠,我覺得這位老菩薩很可愛,她如果因為怕死而不敢念,南無阿彌陀佛,那就太可惜了。所以老法師說,你要有至善的心,要有純孝的心,要有純敬的心。你這三個心都有了,你的孝就可以落實了。他說總而言之,你要用真心,還要知道養父母之志,父母的希望是什麼呢?父母從小希望你能夠升官發財,但是那個眼光比較淺,比如說有些父母,希望兒子能夠當大官,做億萬富翁。但是這個,我們古代人講叫,「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個是沒有錯啦,是可以出人頭地,可以榮宗耀祖啦,讓祖宗家族都以你為榮耀啦,這是一般做父母對兒女的期待。但是你慢慢要跟父母親開導,就是這些東西也是夢幻泡影,那是有福報。自然就可以得到這些東西,那麼有一個更大的福報,就是智慧,就是那個不生不死的智慧,不生不滅的智慧,永遠出離生死輪迴的念佛法門,你要告訴父母,有這樣的一個法門,讓父母能夠慢慢覺悟,讓父母對你的期待,本來是世間的功名富貴,最後能夠慢慢地,父母希望你能夠作菩薩,作佛,然後最後究竟圓滿。
就像定弘法師他的母親,送子出家一樣,她那個文很感人,那定弘法師也非常地盡孝。所以定弘法師,也在我們這邊開示,我曾經問過師父,我說師父,你想不想你的母親,俗家的母親呢?定弘法師他說有時候還是會想,因為母親對他的恩德太大,他曾經打電話回去,問他的母親說妳想不想我啊?她母親說我沒有想你啊。他說原來他母親也是很自在啊。所以定弘法師,他說他覺得他自己沒有辦法守護在他的母親身邊,承歡膝下,但是他母親反而活得,更自在,更健康。他說你出家以後,你能夠開智慧了,那你所得到的這個利益,功德更大,因為你這一世如果讓父母歡心,那生生世世呢?所以走上解脫這條路,出家這條路,是一個不尋常的路,真正孝養父母,這一條是盡大孝。
所以定弘法師說,他每天做早晚課,他都一定會謹記祖師的開示,「棄恩入無為,是名報恩者」,他能夠捨棄這個世間的恩情,能夠入無為之道,能夠出家,才是真正的報父母恩。所以我們如果真正去修行,隨順佛陀的教誨,肯定護法善神龍天,包括一切善心人士,都會護持我們的家人。就像定弘法師他出家一樣啊,他的祖父在往生的時候,很多菩薩跟他助念哪,鍾老居士往生的時候,非常殊勝哪,道理是一樣的啊。
所以定弘法師說他每天早晚課,都非常非常地警策自己,他也學印光大師,他就說:「莫忘父母養育深恩,莫忘師長法乳深恩,當精進辦道以報恩。要念佛法衰殘,眾生迷苦,莫忘出家弘護正法之初衷。念自身罪業深重,若不決志求生西方,餓鬼畜生尚難求」。他效法印祖當時這樣警策自己。所以他每天早課,都會唸這句話來自我勉勵。
那麼老和尚繼續跟我們開示說,我們不能夠讓父母失望,我們要作菩薩,作佛,他說作佛就不是只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那個佛相。他說像維摩詰居士,他是現在家相。豐干和尚,寒山、拾得,都是菩薩相。他說事實上,我們比如說在道場做義工,我們就示現成義工的形相,但是都是菩薩行。所以觀世音菩薩三十二應,三十二種佛相,三十二類的菩薩行。任何的身分,任何的行業,都可以作菩薩,作佛,這個意思是,你要真正盡大孝,你就是要去做利他的工作,要去做自利利他的工作,就是行菩薩道。菩薩道是在各行各業裡面,各種形相都有,那作菩薩,作佛,跟凡夫有什麼不一樣?老法師說,佛菩薩沒有妄想,沒有分別,沒有執著,佛菩薩只有一個真誠的心,純善的心,純是愛人的心,愛一切眾生,純是為一切眾生服務的心。沒有一個念頭為自己,念念想到社會的安定,世界的和平,一切眾生的幸福。所以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跟佛法所說的五戒十善,圓滿相應,跟十善業道相應。老和尚說,你真正能夠做到這一點,你的日常生活行為,都能夠跟五戒十善相應,跟十善業道相應。老和尚說:這個也是圓滿的大孝,這也是孝道的圓滿。老和尚特別提到這一點。
那另外老和尚又說了,他說我們佛像上,有嗡阿吽三個字,他說這個嗡阿吽是什麼呢?嗡就是身,阿就是語,口業。吽就是意業。嗡阿吽的意思,就是清淨我們自己的,身口意三業。我們身三,口四,意三。所以你真正圓滿清淨了,那這個身口意清淨了,那菩薩行就圓滿了,那圓滿這三件事情的時候,老和尚說,我們要曉得,學佛是學什麼?學那個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要跟什麼?跟這個嗡阿吽,清淨身口意三業要相應。不能夠違背,如果違背了就不是學佛,你不是在學佛,那就是造業。所以我們要清楚,要明瞭,要勸大家做人要做得好,學佛要學得像,首先要把自私自利的念頭,捨得乾乾淨淨,如果能夠念念為眾生,為佛法,讓佛法久住世間,這樣就是盡大孝。這是養父母之志,養父母之心。這樣才是真正做到一個佛弟子,做到一個菩薩行者,這個功德就是很殊勝,就是真正盡到孝道。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如果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