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79集
第79集

感应篇汇编第79集(点击播放)

《感應篇彙編》(第七十九集)黄柏霖警官主講 2014/05/18 台湾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07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三十三。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四十五頁,『劉洵直』..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7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79集

《感應篇彙編》(第七十九集)黄柏霖警官主講
2014/05/18 台湾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07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三十三。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四十五頁,『劉洵直』這一段。我們這個忠孝到今天總共,光忠孝兩個字我們就講了三十三集,非常地長。但是這個忠孝兩個字是性德,老法師說要到成佛,忠孝才會做到圓滿。所以忠孝在整個《太上感應篇彙編》裡面是根本,是核心中的核心。所以這兩個字關係到我們,不管你是成佛作祖,不管你是求世間法,做為世間君子,孝子,忠孝兩個字都非常地重要。
我們來看第二段的這個經文:
【劉洵直。總角時。父母俱亡。號慟幾絕。苦心篤學。誦書輒至夜分。嘗一夕。其族父。聞其哭聲甚哀。問故。曰。讀馬周傳。至其言少失父母。犬馬之養(yàng)無所施。為悲感不能自止。族父亦為欷歔。後登第。】
這也是講一個孝的故事。「劉洵直」他是宋朝的進士,他小時候父母親就雙亡,他自己知道家貧又是孤子,所以他從小就非常地用功,所以可以說是苦學出身的。他曾經讀到那個《馬周傳》,提到說「少失父母,犬馬之養無所施」的時候,竟悲感不能夠自止,後來做到通判平江府。
『總角』,這個字唸決,不唸腳。「總角」就是古代的兒童把頭髮綁起來,在頭上綁兩個結,它從向上分開,形狀像角,所以稱為「總角」。這個意思就是指童年。
『父母俱亡』,他的父母親都在他小時候就往生了。
『號慟幾絕』,「號慟幾絕」這個「號慟」就是哭得很悲傷。
『篤學』就是專心好學。
『輒』就是常常、總是這個意思。
『族父』,這個「族父」是同族、家族裡面的兄弟的父執輩的,也可以講說是同族的伯父、叔父,這叫「族父」。
『馬周傳』,「馬周」是唐朝人,他也是少孤貧,喜歡讀書,他比較擅長的是《詩經》跟《春秋》。
『犬馬之養』,這個「犬馬之養」,它是出在《論語·為政》篇。原文是這樣的:「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後因以「犬馬之養」為供養父母的謙辭。這一段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子游,孔子的弟子子游,他在問孔子要怎麼樣孝順,就是行孝之道。孔子就答覆了這個子游說,「今之行孝者,唯說能養」,他的意思就是說,現在說孝順的人,他說我只要能夠養父母就好,我給他飯吃就好。例如說以飲食來養父母,這個「唯說能養」這個唯字,就是能養父母的意思。那就這樣算是孝嗎?孔子的語氣就一轉,他就說了,如果這樣用食物來養父母,孔子說犬馬皆能有養,他說狗跟馬也能夠養主人。比如說我們養狗,養這些狗跟馬,像現代人就把狗當成玩物,但是狗牠本身,這個犬牠本身就是很忠義,所以牠會認主人。你養牠,這個狗牠會認主人,牠會非常感恩。所以主人在睡覺,這個狗往往都不願意睡覺,牠就守著主人。我們看到很多新聞報導,有些養狗的主人已經被火燒死了,或者是自殺啦,狗都捨不得離開牠的主人,在那邊守著屍體,這個新聞報導常報導出來。所以狗幫你守夜,幫你守護,這也是一種牠的勞力勞役付出,牠對主人的忠跟孝,這個也是供養主人,這叫犬馬之養的犬。那馬呢?馬也是一樣,你養牠,牠載著主人到處奔馳,或者坐著馬車,主人要到哪裡,這個馬車就會奔到哪裡,那這樣牠也是供養主人。所以犬馬牠都能夠供養牠的主人,牠也算是一種供養。
孔子說如果說你只有拿食物給他吃,給父母吃就算孝順,那犬馬牠也是供養主人。但是犬馬牠不知道恭敬,牠不知道恭敬主人,對不對?但是只有人能夠知禮。我們儒家說,知禮而後能敬。如果人只知道,做人家子女的只知道供養父母、孝養父母,但是不能夠孝敬父母,那麼這跟犬馬有何分別呢?所以孔子就用犬馬比喻為人之子,你說能養,能夠供養,那人獸沒有分別啊,人獸唯一的差別在哪裡?唯一的差別在敬與不敬,這是人獸之別。
這一段孔子開示得非常好,所以這表示說,我們供養父母之身,也要供養父母之心。所以和顏悅色最難,孔子說悅色難矣,你要展現那種歡喜心、那種恭敬心,這不容易,你要長時間都能對父母這樣,那這樣如果能做到和顏悅色,那你的孝順就做到極致了。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有一位叫劉洵直的人,在童年的時候他父母親都死了,他哭泣哀慟得非常地難過,幾乎差一點昏絕了。他「苦心篤學」,他非常努力用功讀書,往往書讀到半夜的時候。曾經有一天晚上,他的伯父叔父聽到他的哭聲非常地哀傷,就問他說,為什麼呢?劉洵直說了,讀到《馬周傳》,講到他年少的時候失去父母,他想盡這個犬馬之養,他想來孝順父母親、來供養父母,這個機會都沒有了,就「犬馬之養無所施」,就是子欲養而親不在這個意思。所以我讀到《馬周傳》,提到這裡的時候我心有戚戚焉,『為悲感不能自止』,所以我就悲從心來,悲從中來,我不能夠克制。那麼叔父跟伯父也為了他這樣的一個孝心,『欷歔』就是搖頭歎息,就是這麼好的一個小孩子,父母都不在了。後來劉洵直他『登第』,「登第」就是他考上功名。
這一段給我們一個啟示,最好現在父母如果不會教的話,可以把他送去學校,或者送到講堂來學《弟子規》。學《弟子規》,像現在有很多的這個,比如說《中華德育故事》,或者有些《弟子規》、《文昌帝君》,都有拍動畫片、卡通片。所以如果能夠讓小孩子去接觸這個三個根的教育,去看這些《中華德育故事》,或者是《了凡四訓》、《弟子規》,往往這個小孩子的善根,他會被開發出來,會被觸動。有些他善根比較深厚的,他只要看這個故事以後,他會感動。老法師就說,三歲看八十。所以你如果從小給他教育,把他的善根先開發出來,不斷的薰習,這比你給他所有的家財萬貫,那不知道好多少倍,他永遠都不會變壞,跟他這一輩子能夠,包括成家立業,甚至成佛作祖,對他都會幫助非常地大,可以影響到他的一生。
所以老法師鼓勵三個根的教育,還有讀文言文,或者是背誦一百篇的古文。像這些現在的父母都忽略掉了、都疏忽了,所以放任,比如說讓他去看電腦,每天玩著遊戲機。有一次我看陳大惠老師的《聖賢教育改變命運》裡面,有一個父母就講出他的心得,他就說他的兒子常常玩遊戲機,那裡面都會有戰爭遊戲,然後就殺啊,我殺,殺啊。他對他父母說,我殺啦。父母說你在哪裡學來的?他說遊戲機。你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讓他學什麼,他阿賴耶識就種什麼。所以很多小孩子,或者現在年少的犯罪,甚至到殺人的地步的時候,其實都是從這些網路遊戲裡面學過來的,影響到他的個性,影響到他的為人處事。所以做父母的你不會教,沒有關係,你要去請善知識來教,把他送去給善知識來教。
像我們這一次辦這個企業精英孝廉文化論壇,我們有一位澳洲的一個企業非常龐大的一位企業家,他就把他的兒子跟媳婦送到臺灣來參加這個企業精英孝廉文化論壇。兩個夫婦是準備接掌他父親的企業,企業在澳洲非常龐大,總共有五百個員工,在澳洲整個大城市,有五六個地方都設很大的購物公司,像這個父母就很有智慧,這叫易子而教,就是你要把兒子交給菩薩來教。就他的兒子跟媳婦來學,非常地感動,他說回去一定要背《弟子規》,你看,兩天的教育下來,他回去就發願要深入傳統文化了,就扎下這個根了。所以你縱使說他沒有這個根,你給他再大的財富,他遇到惡緣,還是會把你傾家蕩產。
這個父母很有智慧,我聽說他們在澳洲,規定員工中午一定是老闆提供一餐的素食,全部免費,「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這就是什麼?這是善以善感,惡以惡應。所以你看這個劉洵直讀到《馬周傳》感動,這個意思是說,你現在讓他讀《弟子規》、讀《太上感應篇》,他會感動一樣啊。他讀到這個故事的時候,他就也是一樣會想到「少失父母,犬馬之養無所施」的時候,那就會觸動他的這個,孝的根性就會流露出來了。所以聖賢教育是非常重要,所以老法師說中國傳統的教育就是聖賢的教育。
我們接下來看第二段:
【漢武帝時張湯杜周。俱酷吏也。而二人之子。俱極平恕。班固於酷吏傳。特恕杜張。以有子焉故也。湯子安世。歷官三十年。忠信謹厚。勤勞政事。匿人過失。務從寬貸。周子延年。佐霍光。光用法嚴。延年輔之以寬。見文帝虛耗之後。數對光言。宜修孝文時政。示以儉約寬和。順天心。悅民意。光納其言。後安世官至大將軍。封富平侯。子孫相繼襲爵。曾孫純復為大司空。而延年亦以定策功封侯。又為御史大夫。子緩亦嗣侯爵。禮云。烹熟薦(jiàn)馨。嘗而致之。非孝也。養也。君子之所謂孝者。國人皆曰。幸哉。有子如此。可謂孝矣。敢以是為敬親蓋愆者勸。】
這一段是講漢武帝的張湯跟杜周,這兩位酷吏竟然出了好子孫。張湯出了一個孝子,我們講孝子賢孫,他出了一個張安世。杜周這個酷吏,出了一個周延年這位孝子賢孫。所以班固在寫《酷吏傳》的時候,特別放張湯杜周一馬,就是說,雖然他們是酷吏,但是筆下留情,很有意思,這一段很有意思。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張湯杜周』,「張湯」他是一個人,他是西漢京兆杜陵人,他研究法律的,一般酷吏都會研究法律的。他是開始的時候當長安吏,後來擔任御史大夫,他用法非常地嚴峻,我們現在講叫法匠,權勢甚盛,而且非常有權力。後來他跟丞相莊青翟不合,以及大臣朱買臣等,被他這兩位陷害,後來這位張湯就自殺了,他寫有一本叫《越宮律》。
「杜周」他是西漢南陽人,他擔任御史大夫,他的治理政務跟張湯很接近,但是也是一樣,他是殘酷,酷暴刻深,就非常刻薄。他比較特別就是,這個杜周「專以人主意旨為獄」,就是說他要判這個人死或是生,他要看他上級的意思,這叫「專以人主意旨」。人主就是皇帝,或是他的上級的最高長官,「專以人主意旨」,就是他上面要怎麼樣,他就判怎麼樣,就專以人主意旨為獄。「上所欲擠者」,上面想要排擠的,欲除之而後快的,他就把他們關進去,多判幾年,這「因而陷之」;「上所欲釋」,上面想要把他釋放的,他很會看上面的臉色,見風轉舵,「久系待問」,就把他關久一點,以後再審問。
那這樣就不行,這基本上來講,他這樣是造很重的,可以講說惡業,而且是損德,是禍延子孫。但是他是真的出了一個孝子,周延年,可以講說是善緣來的。所以這個杜周就造了很多的冤獄,所以被編入《酷吏傳》裡面。
『酷吏』就是濫用刑法,殘害人民的官吏。
這我在講因果故事裡面,我就講到說,這個司法人員如果都能來學佛、來學因果,那麼他在下筆的時候,當然我們要依法行政是沒有錯,但是你真的要學范仲淹,欲求生而不得,就是你想要把他判生,比如說你把他判死刑了,你想要讓他有活命的機會,都不可得,除非是這樣。
我就講到一個故事,就是發生在我們臺北地方法院的一位法官,他就是接近酷吏,但是他又是貪官,所以他用法律,就是有錢就把他判輕一點,沒有錢就把他判重一點,所以他貪汙了非常多的錢。後來就被調查單位查到以後,就把他起訴,移送法辦,後來羈押得非常地久,他也是一頭白髮了。有一天,他好不容易想盡一切辦法,他就要辦交保,就在臺北地方法院的交保室外面在等,準備拿到那個交保書,他以為可以得到自由。但是你要記得《感應篇》裡面跟我們講,你縱使可以用世間的富貴權巧,用各種機關權巧的方法來逃避法律責任,但是你逃不過鬼神,還有這些災難,還有這些厄運降臨在你身上。結果他就在,這個法官就在等這個交保書,還沒有撥下來的時候,正在快拿到交保書的時候,他當場心臟暴斃,死在臺北地方法院的交保室外面,口吐白沫死亡。這就是什麼?《太上感應篇》裡面講,奪紀奪算,「一紀」是十二年,「算」是一百天。所以這個有因果,有現報、有後報、有生報,這是現做現報。
『平恕』,這個「平恕」就是非常地公平、寬厚、仁慈,叫「平恕」。
再來看,我們再看這個二百四十六頁,『班固』,這個「班固」我特別介紹一下。班固是東漢扶風安陵人,他的父親叫班彪。他們是一門三傑,班彪生了班固、班超,還有他的女兒班昭。班彪他這個兒子班固,他博學能文,文章很好,很有學問,也是一個歷史學家,他繼承他的父親來把這個《史記後傳》,要把它編出來。後來他沒有編好,還沒有編完成就被人家誣告,說他私修國史,就是私底下在寫這個國史,就是歷史,因此被判下監獄。他的弟弟班超因為是一位將軍,所以班超就上書力辯,就寫給皇帝,後來這個班固就獲得釋放。東漢明帝就重用他的這個學問,「除蘭臺令史,遷為郎,典校祕書」,給他做這個官。他奉皇帝的命令,繼續繼承他父親的遺志,「潛心二十餘年」,到東漢章帝的時候,建初年中,完成了《漢書》。《漢書》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我們現在說《資治通鑑》、《史記》、《漢書》這些都是記載歷史的因果善書。他就完成了這個《漢書》。那麼在當世,就那個朝代,非常地重視他這一個歷史的著作。也可以講說他們這個班家是屬於斷代史之祖,寫斷代史的,就是寫到這個隔代的這個朝代的歷史。
班府一門三傑,班昭就是寫我們陳靜瑜老師在講的女德,還有《女誡》。所以我上個月有跟陳靜瑜老師講,我說妳會不會跟班昭也有關係啊?因為班昭就講女德,《女誡》嘛。這個班昭就是班固的妹妹,班超的妹妹,她寫了一本書叫《女誡》。她是東漢的才女,很有學問,很有智慧,而且很有女德,她是班彪的女兒,《漢書》作者班固的妹妹,她嫁給當地人,就扶風人曹世叔為妻。班昭她博學多才,很有德行,她曾經多次進宮,被皇帝任命為後宮皇后、皇妃的老師。她秉承她哥哥的遺志把《漢書》,《漢書》到最後還有一些部分,是由班昭把它補完的,她寫的《女誡》成為千秋萬世為人妻者立身處世的行為準則,是女子一生不可不讀的良箴。所以班昭某個角度來說,也可以說是觀世音菩薩的示現。
接下來「酷吏傳」,《酷吏傳》就是在《漢書》裡面單獨列一個傳,叫《酷吏傳》,這是班固作的。
『安世』,「安世」就是張安世,就是張湯的兒子,他是西漢京兆人。他跟隨西漢武帝,漢武帝的時候,曾經到河東,皇帝就丟了三箱的文稿、文書,找了半天,沒有一個大臣知道這三箱的文稿裡面到底是寫什麼。但是張安世很有學問,張湯這個兒子他很有學問,而且記憶力特別好。皇帝問其他人都沒有辦法回答,唯獨問到張安世的時候,他全部都記起來,為什麼?因為他校對過,他校對過以後,他無所遺,他沒有漏掉,博聞強記。皇帝就很欣賞他的才華,把他拔擢為尚書令,遷光祿大夫。漢昭帝繼位,封富平侯,後職掌樞機,他做事情非常地周全縝密謹慎。像這些我們讀到這些聖賢,他們這些為人處世之道,我們要學他們的這樣的一個修持。像這個安世,他本身做事情非常地周延,非常地縝密謹慎。「食邑萬戶」,萬戶就是很多人,有家童七百人,家裡面所用的這些,我們講說書僮等有七百多人。然後他家裡也從事手工業的生產,所以他就有很多財富,他的財富超過霍光將軍。
『歷官三十年』,他當官當了三十年,連任官職。
『謹厚』,謹慎篤厚。
『匿人過失』,就是說會隱惡揚善,他會隱藏別人的過失,這是很難得的一個修持。
『寬貸』,「寬貸」就是寬恕、赦免。
「延年」就是剛才講的這個杜周的兒子,他本身是西漢南陽人,是杜周的兒子,他也是研究法律的。在漢昭帝的時候,他是擔任軍司空,封建平侯,官當很大。後來當霍光的助手,他曾經跟霍光講,他叫他應該要學『孝文時政』,要以儉約寬和來對待老百姓,霍光接受他的建議。
再下來「霍光」,就是西漢河東人,就是我們現在讀的歷史人物,霍去病同父異母的弟弟,就是霍光,漢武帝的時候是大司馬、大將軍。霍光有一點很特別的就是他主持軍政二十年,沒有發生過錯。
『文帝』,這個地方講文帝,事實上跟後面那個孝文,「宜修孝文時政」。事實上這個文帝在這個地方應作漢武帝,不是漢文帝。他就是西漢武帝繼位的時候,那時候因為連年征戰,所以國庫就非常地虛耗。當時霍光正處在漢武帝的時候,昭帝還有漢宣帝的時期,就漢武帝、漢昭帝、漢宣帝,那時候因為長年征戰,老百姓非常地窮苦,國庫非常地空虛。當時杜延年就勸霍光跟皇帝講,要效法漢文帝的時政,恢復國力,就是休養生息,讓老百姓可以休息了,好好耕作,不要再戰爭了,後來漢朝的國力慢慢就恢復了。所以這個地方講「宜修孝文時政」從這個地方來的。所以這個文帝事實上是漢武帝。
『虛耗』,「虛耗」就是國庫虧空。
「孝文時政」,「孝文」就是漢文帝劉恆,是西漢的皇帝,漢高祖的兒子,他死後被封為孝文皇帝。漢高祖的太太,呂后死掉以後。這個呂后的故事我們提過了,跟如意太子有關。這個呂后死掉以後,周勃等平定諸呂之亂,這個劉恆就以代王入繼皇帝,他執行給老百姓休息,叫與民休息的政策。減免稅捐、減免田租,還有賦役跟刑獄,減少刑罰,經濟有較大發展。然後又削弱諸侯王的勢力,以鞏固中央集權。後來的史家就把他跟景帝統治時期並舉,我們稱叫漢朝的「文景之治」,在歷史上是非常有名的,我們說唐朝有貞觀之治,漢朝就有文景之治。這個「文」是指這個文帝劉恆。
再下來,「富平侯」,「富平侯」是張安世,他被封富平侯,他這個富平侯很特別,他一共傳了五世,他傳給他兒子延壽,延壽又傳給勃,勃又傳給臨,臨又傳給放,五世襲爵,這個福報用到五世沒有用完,這不簡單啊,很特別很特別。在《漢書》張安世有單獨列一個傳,在歷史上朝廷裡面把他稱為重臣。
『襲爵』就是封建時代子孫承襲先代的爵位。
張純,曾孫張純,張純就是張安世第六世的孫子,還到第六世去了。
『大司空』,「大司空」跟大司徒,大司馬,並稱三公,成為共同負責最高國務的長官。
『定策』,延年以定策封功封侯,這個「定策」就古代尊立天子,寫他的事蹟在簡策裡面,我們以前叫竹簡,以告宗廟,就到宗廟裡面祭告歷代祖先,因稱大臣等謀立天子為定策。
『御史大夫』,「御史大夫」它是官名,是秦朝時候設置的,漢朝沿襲,是御史臺長官,地位僅次於丞相,他專管彈劾糾察以及這些檔案的圖籍祕書,跟丞相,丞相叫大司徒,太尉叫大司馬,合稱三公。所以丞相缺位的時候,往往是由御史大夫遞升,後來又把御史大夫改成大司空。
『子緩』就是杜延年的兒子杜緩。
再下來『烹熟薦馨』,「烹熟薦馨」,「烹」就是煮,「熟」就是食物煮熟了,加熱了,可以吃了。進獻祭品,「薦馨」就是進獻祭品,我們要知道神靈祂受供養的時候,祂只享受那個香味,這個叫作「薦馨」的意思,是為神靈享用其香氣。
這個地方,我就以前在基隆淨宗學會有認識一個蓮友,我都叫她阿英師姐,年紀也蠻大的,她都煮素食來給我在那邊吃午齋,她也修得很用功。她的女兒遇人不淑,嫁給她的這個女婿,這個女婿的脾氣很暴躁,常常會打她女兒,打到後來她女兒常常要到醫院去驗傷。驗到後來,醫生跟護士都看不下去了,幫她打臺灣的所謂家暴專線,警察就來辦啦,就要把他移送司法單位處理。後來她的女婿就到大陸去做生意,她女兒是在幫人家做清潔工。她女婿後來福報用盡了,業障就現前,後來得了癌症,到基隆長庚醫院去檢查,得到肝癌。他不相信,因為他身體壯得不得了,他說怎麼可能,我這麼壯的身體會得癌症呢?不相信,又跑到林口的長庚醫院去檢查,也是一樣得癌症,後來就乖乖地,這個暴躁剛強的習氣,遇到業障現前就軟下來了。
他岳母就來度他,他岳母就跟他講,你現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救你,只有阿彌陀佛有辦法救你,叫阿伽陀藥。她就教他念佛,這麼惡的人,佛都有辦法度他。阿英師姐就代表阿彌陀佛來度他,她就教他念佛,時間非常短暫,只有幾個月而已,他也很認真學。所以老法師說人到老的時候,或者他做很多惡的事情的時候,他悔改過來的力量就很大,往往那個都很容易成就,像宋朝瑩珂法師,何嘗不是如此?因為他知道他退無退路了,他死無葬身之地,所以他一定要用功,他一跳一躍就跳上去了。
結果她就教他念佛,有一天阿英師姐就到學會來聽我講《金剛經》。他回去因為沒有碰到他岳母,他說,今天阿彌陀佛怎麼不在啊?他已經把他的岳母當阿彌陀佛了。他說阿彌陀佛怎麼不在了呢?教到後來,她的女婿真的是有這個善根,雖然是這麼惡,但是我們知道阿彌陀佛的願裡面,除了五逆十惡以外,統統可以救度。結果他到要往生前就做了一個夢,就夢見說阿彌陀佛的法船要來接他,他就跟他岳母講,他說最近會有一艘船過來。
結果剛好他講的那個時間點,大概隔了一個禮拜,他附近有一個人往生了,也是學佛的,他就跟岳母講說,這一艘船不是,我不是坐這艘船,我下一班,我下一班。這個阿英師姐就聽他這樣講以後,就教他繼續念佛,結果他念念念到後來,到要往生前就跟他的岳母講說,到了,這一班快到了,結果要到的那一天,他本人不是很清楚,但是阿英姐倒是有一點點佛菩薩給她感應道交。
阿英師姐就跟她的女兒說,妳今天不要再去幫人家清潔打掃環境了。她女兒就說,沒有關係啦。因為她幫幾戶人家掃地擦桌子。結果她去的時候,你看,有這個善因善緣,佛菩薩慈悲加佑,就往往會至誠感通。所以某一個程度上來講,有一點像預知時至。她就去打掃的時候,那個老闆說今天不要打掃了,今天地很乾淨,妳回去就好了。這彷彿是阿彌陀佛在說話,他叫她回去了,就沒有打掃,沒有打掃回來的時候,正好落地鋁門窗一打開,因為他們家住一樓,那個鋁門窗一打開,她先生剛斷氣,這麼巧,所以就可以見到最後一面。其實他師姐被他打這一輩子,業障也差不多打消了,這個叫作什麼?這叫作歡喜受報。如果妳跟他抵抗,離婚,跟他打起來,離家出走,下輩子繼續打,因為業障沒有消,還要再連本帶利,對不對?
結果阿英師姐就給他這樣好好地助念,請蓮友來幫忙助念,後來就很高興,她那個女婿後來往生的相也很好。阿英跟我講一個很特別,就跟這裡有關係的,就所謂的「烹熟薦馨」。就因為她家裡有搭一個臨時的佛堂,我們現在講叫作靈位,往生者靈位。阿英師姐就會給他誦經,給他做午供,薦食,我們現在講叫往生蓮位薦食,他那個三四歲的女兒就看到了,為什麼?小孩子心地清淨,業障輕,容易會相應。她就跟她阿嬤,跟她祖母在拜她爸爸的時候,她就跟她祖母講說,用臺語講說:阿嬤阿嬤,阿爸在吃東西。就是她爸爸在吃東西。然後她爸爸來接受這個往生蓮位薦食,他就是這個動作,就是聞那個香。所以各位讀到這一段,不要說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我就講這個真實的故事,這基隆淨宗學會的阿英師姐,她就親自講這個故事給我聽,很有意思。
再下來這一段,它這個「烹熟薦馨」是從哪裡出來的呢?從《禮記·祭義》篇,《禮記·祭義》篇它裡面講,「烹孰羶薌(shān xiāng),嘗而薦之,非孝也,養也。君子之所謂孝也者,國人稱願然曰:『幸哉,有子如此。』」就是我們這一段經文裡面的,「所謂孝也已」。這整段的這個「烹熟薦馨」的意思是說,你把這個食物烹煮了,你把它煮熟了,這個羶就是有一點腥味,把這個腥味去除了,「薌」就是有這種很香的這種味道,食物的味道,這種美食,你自己親自嚐一下,然後來薦之父母,來供養父母。這個「此非孝也」,這不是孝,「唯是供養」,這只是供養而已。「嘗薦美食,但是養也」,只是用美食來供養,「非論孝子」。
君子之孝百行皆美,君子的孝順是什麼呢?就要你所有的行為都要非常地完美。「一國之人稱揚羨願」,就是說你的行為非常地了不起,全國的人都非常地讚歎你。那麼父母就與有榮焉,「此子父母有幸遇哉」。就要講說,「有子如此」,可謂孝也已。如果天下的父母看到這個孝子的故事,比如說你是一位很孝順的孝子楷模,被全國表揚,大家看到你的孝行故事,非常地感動。天下的父母就說,我的兒子如果像他這樣該多好,它說這樣才是真正的孝,「有子如此」。
再下來,『蓋愆』,「蓋愆」就是修德行善以彌補過去所造的罪業、罪惡,這叫「蓋愆」。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漢武帝時,張湯、杜周兩人都是當時喜歡用酷刑來殘害人民的官吏,然而他們兩個人的兒子卻是極為平和寬恕的人。班固在撰寫《漢書·酷吏傳》的時候,特別寬恕杜張兩人的惡行,因為他們有如此寬恕的兒子的緣故。張湯的兒子張安世,「歷官」,擔任官職三十年,待人忠誠有信用,處事謹慎又忠厚。他對於處理國家政事非常地勤勞,他常常隱匿別人的過失,而且往往會寬待別人,對別人的錯誤他會從寬處理。
杜周的兒子杜延年,他輔佐霍光,霍光常常用嚴刑峻法,杜延年就常常以平和寬恕來輔助。他看到國家自從漢武帝以後,國家就非常地虛耗,他就多次對霍光說應該學習漢文帝孝文時政,這種節儉寬和的政策來順應天心,來讓老百姓歡樂。霍光採納他的建議。
後來張安世官當到大將軍,封富平侯,子孫相繼都繼承這個官位、這個爵位。他的曾孫,第六世的曾孫張純,擔任大司空,掌管全國土木工程。杜延年,這個杜延年就是杜周的兒子,杜延年他以定策這個功勞來封侯,又擔任御史大夫。杜延年的兒子杜緩又繼承這個官爵、這個爵位。所以《禮記·祭義》篇裡面說,你把那個美食來供養你的父母親,你嘗而薦之,就是你先嚐一口以後,來供養父母親,這不是真正的孝,這只是供養而已。君子所謂的孝,是全國的人都說,如果我兒子有幸也能夠像這樣,這樣才是真正的孝。謹以這個例子來勸勉孝敬雙親的人,如果能夠這樣改過遷善,來彌補以前的過失,這樣就是本文它最重要的用意在此。
再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韓忠彥。韓琦子也。琦公忠無我。而忠彥為相。蠲(juān)逋負。復流人。收用名賢。鄧洵武謂其能繼述父志。又范純仁仲淹子也。仲淹以天下為己任。而純仁知慶州。以伸冤就逮。遮馬涕泗者數萬人。歷諫議樞密以得相。凡三罷三復。以寬大廣主德。不深錄人過。疾革(jí)。猶辯宣仁誣謗事。卒諡(shì)忠宣。御書碑額曰。世濟忠直。以榮寵之。二公能承先志如此。視彼濟惡不才。辱及先世者何如哉。故禮云。父母雖沒。將為善。思貽父母令名。必果。將為惡。思貽父母羞辱。必不果。又曰。父母沒。慎行其身。不貽父母惡名。可謂能終矣。可見不論父母存沒。惟心善為孝耳。且親不存者。正於此處可致孝也。若虧體辱親。受人憎惡。即是大不孝。】
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韓忠彥』,他是宋朝人,是韓琦的兒子,韓琦我們在前面有討論過。韓忠彥他本身,他從小因為父親的關係擔任官職,他在宋徽宗的時候擔任侍郎,門下侍郎。他的治理國政是以廣仁恩、開言路、去疑似、戒用兵四事向皇帝進言。廣仁恩就是他建議皇帝對老百姓要仁慈,要有恩德;開言路就是建議皇帝要廣開言路,要接納諫言,我們現在講的開放建議;去疑似就是說教皇帝不要懷疑部屬;第四個,戒用兵就是建議皇帝不要隨便發動戰爭,這叫戒用兵。這也是積陰德,他跟皇帝建議這四個。
『蠲』,這個「蠲」就是去除、減免。
『逋負』,這個「逋負」就是拖欠國家的賦稅。
『流人』就是被流放的人。在古代的刑法裡面,比如叫流放邊疆,這叫流放,流人。
『名賢』,有名的賢人。
『鄧洵武』他是宋朝成都雙流人,他擔任少保,他的職位等於宰相。
『繼述』就是繼承。
『范純仁』就是范仲淹的兒子,第二個兒子。我們知道印光大師說,范仲淹的福報是八百年,范仲淹他一生的善行,這在歷史上大家非常讚歎他,他的兒子叫范純仁。范仲淹是當到兵部尚書,等於現代的國防部長。
『慶州』,「慶州」就是相當於現在甘肅省的慶陽、慶城、環縣、合水、華池,以及陝西省的吳起等縣市。
『就逮』,「就逮」就是被逮捕。
『遮馬涕泗』,「遮」就是遏止、攔阻。「涕泗」就是涕淚俱下,就是大家大慟哭泣,叫「涕泗」。
『諫議』,「諫議」就是諫議大夫。
『樞密』就是樞密使的稱呼。明朝以後掌管軍事的大臣,這叫「樞密」。
『疾革』,這個叫作病情危急。
接下來這個『猶辯宣仁誣謗事』,這個是什麼呢?是在宋朝的歷史裡面的記載,就是范純仁他在病危的時候,他交代他的兒子、他的子孫說,這個宣仁后,宣仁就是皇后,皇后是指誰呢?是宋英宗的皇后,高皇后,因為她受到誣謗,是在《宋史·范純仁傳》裡面有記載這一段。就是宣仁皇后逝世以後,宋哲宗親政,朝廷中有小人極力排斥宣仁皇后垂簾聽政的事情,似乎宣仁皇后受到誣謗,這個部分因為宣仁皇后沒有恢復她的清白,所以范純仁耿耿於懷,叫他的兒子把它記錄在遺表,就是遺書裡面。因為范純仁說他父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他說他一生都是秉承、繼承父親這樣的一個遺志跟德行,以期不負聖人之學,就是不辜負祖先的教學。所以這個就是范純仁他特別提到說,惟宣仁之誣謗未明,以致宣仁皇后她對國家,憂國憂民,這麼勤勞,因為皇后受到誣謗,那麼後代的人來看這段歷史的時候,皇后的憂國憂民跟她的憂勤,反而不能夠彰顯出來。這個是范純仁在臨命終他掛念的事情。所以范仲淹有兒子能夠這樣的盡忠,應該非常地了不起。所以他往生的時候,皇帝給他追封為忠宣,皇帝御筆親書碑額,「世濟忠直」,就代表說忠直是皇帝給他們范家的封號,這每一代每一代都可以傳承下去。
接下來,這個《禮》云:『父母雖沒,將為善,思貽父母令名,必果;將為惡,思貽父母羞辱,必不果。』它說父母往生以後,子女要去做善事,想到這樣可以為父母帶來好的名聲,那就一定要去做。反過來說,如果你想去做壞事,會給父母帶來羞辱,那就不能夠做。
接下來『又曰』,曾子說:『父母沒,慎行其身,不貽父母惡名,可謂能終矣。』就是父母逝世以後,往生以後,你要謹慎自己的言行,不要讓父母留下惡名,這樣才是有始有終,這個是出在《禮記·祭義》篇。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宋朝韓忠彥,韓琦的兒子,韓琦為人公忠體國,大公無私。韓忠彥當宰相,常常免除窮人拖欠的稅捐,使流落在外的人能夠回家。他都錄用有才能、有德的賢人。鄧洵武就說了,韓忠彥他可以繼承他父親的志願、遺志。又有一位范純仁,是范仲淹的次子,范仲淹以治理天下為自己的責任,而范純仁在擔任慶州知縣的時候,常常替老百姓伸冤,把壞人繩之以法。結果後來范仲淹的兒子,范純仁被捕了,因為替老百姓伸冤,結果大概是觸怒了當局,後來就被帶回京城。老百姓不捨,就把馬車擋下來,數萬人攔住這個馬車痛哭流涕,不忍心讓范純仁離開,他得到老百姓非常深的愛戴。他擔任諫議樞密等這些官位,最後當了宰相,但是這個范純仁三次被罷官,三次被恢復。
所以印光大師說,范仲淹他的福報是用八百年,一點都沒錯。你看,他的祖先有德,就可以庇佑他的子孫。雖然他被罷官三次,三次還是恢復,上天恢復了他們這一家的美德。他們總是能夠寬宏大量去原諒別人,范純仁是用寬大的胸懷,『廣主德』就是說他來廣宣皇帝的仁德。雖然他得到這樣的冤屈,但是他還是不怪罪皇帝,因為他被三次罷官,他不會怪罪皇帝,他也不記恨陷害他的人,這就是『不深錄人過』。他三罷三復,一定有人去陷害他嘛,但是他不記恨他人的過錯,所以他做到六祖大師說的,若真修道人,不記他人過。
所以當他在病危的時候,「猶辯宣仁誣謗事」,他還是念念地掛念著宣仁皇后被誣謗的事情,他還是念念不忘高皇后所受到的誤解。後來他死後被追封為,『卒諡』,這個「諡」就是這些對國家有忠的人往生以後,皇帝都會另外再頒一個封號給他,就是「卒諡忠宣」,他諡他叫忠宣。皇帝親自頒這個詔書,在碑額上寫著世濟忠直,世代都是以忠直來幫助眾生,非常光榮的受到皇帝的寵賜,『以榮寵之』。
韓忠彥跟范純仁這兩人都能夠繼承先父的遺志,就像這樣的話,『視彼濟惡不才』就是說,再回頭看看那些以那些惡行,沒有才德的人,他來侮辱他的祖先,我們看看韓忠彥跟范純仁,我們就應該要知道怎麼做了。『何如哉』就是應該要知道怎麼做了。就是說怎麼樣?我們的祖先如果有德,我們做子孫的,我們要傳承這個家風,老和尚講,家風、家業、家學要繼承下去。
所以《禮記》裡面講,父母雖然死了,你在行善事的時候,你認為這樣可以增加父母的令名,就是父母的榮譽、名譽,那就要趕快去做;遇到想要去做壞事,做惡的事情,想到這樣會為父母帶來羞辱,就不要去做,「必不果」就是不要去做,就要趕快停止,是這個意思。接下來又說了,「父母沒」,父母死了以後,要謹慎自己的言行,不要給父母遺留惡名在人間,這樣才可以說有始有終的行孝。可見不論父母在世,或是不在世,或是往生了,就是要保持心念,這個心念要純善無惡,這樣才是孝。老和尚講的純善無惡,純善純淨,那是真正的大孝。如果雙親都不存在了,你就更應該在這個地方下功夫,『正於此處可致孝也』,你更應該在這個時候下功夫。
『若虧體辱親』,如果你造了這些惡,我們講我們這個身體是父母的遺體,我們前面有讀過,是父母的遺體。所以你讓身體受傷了,你生命沒有了,你做了壞事了,你這個叫作虧體。你侮辱了這個父母的遺體,讓父母親蒙羞,受到人家的討厭,以致受到他人的憎惡,那就是大不孝。這一段是講韓忠彥跟范純仁的故事。
我們再下來看,二百四十八頁這一段:
【明楊士奇。為四朝元老。勳隆寵優。而子稷。怙勢行惡。士奇溺愛之。不及知。及被害者。連奏其人命過惡數十條。上乃付法司。而特旨慰安士奇曰。卿子既乖家訓。干國紀。朕不敢私。卿其以理自處。士奇不得已。論斬之。由是聲望大損。夫士奇以儒士柄國。而稷以相子棄市。敗壞家聲。羞辱父母。死有餘責。彼驕貴子弟。恃父勢而橫行者。觀此能不懼否。】
這一段是講這個明朝楊士奇,還有他的兒子楊稷的故事。這個「楊士奇」是明朝江西人,他早年家裡很貧窮,他非常地用功讀書,後來他考試吏部得第一名。明成祖繼位,他入內閣參與機要,後來歷任,他擔任明成祖的機要。後來就明惠帝、明仁宗、明宣宗、明英宗這樣四位皇帝,一共五朝,等於五朝啦。它這裡講歷任四朝,事實上是從明惠帝、明成祖、明仁宗、明宣宗、明英宗這五位皇帝,擔任輔臣達四十年,他本身是很廉能的。明英宗即位的時候才九歲,朝廷本身有異議,但是這個楊士奇,他就特別地推戴,大家的議論才停止,而且他很會知人善任,提拔過很多人。
『元老』就是天子的老臣。
『勳隆寵優』,「勳隆寵優」就是國家對他非常地優厚,給他很好的待遇,這個意思。
『子稷』就是楊士奇的兒子楊稷。
『怙勢』就是依仗、依靠勢力。
『特旨』,皇帝特別頒一個詔令。
『慰安』就是安慰。
『乖』就是違背。
『國紀』就是國法,國家的法律。
『論』就是定罪。
『儒士柄國』,這個「柄國」就是讀書人他執掌這個國政。
『棄市』就是受刑罰的人在街頭示眾。以前死罪的人,砍頭以後都會街頭示眾,民眾共同把他鄙棄,後來就以「棄市」專指這個死刑,這叫「棄市」。
『家聲』就是家族世傳的良好的聲名跟美譽。
『死有餘責』,我們講叫死有餘辜。
這一段,明朝楊士奇他是擔任明朝四代皇帝的元老,功勞很大,受到皇帝優厚的寵賜。但是他的兒子楊稷,依靠他父親的勢力為非作歹,楊士奇非常疼愛他,他都不知道他孩子在外面幹什麼壞事。『不及知』就是不知道他外面做什麼壞事。以致於到被害人,大家就去告官,『連奏其人命過惡數十條』,他所殺害的人命,還有他所造惡的事情已經有數十條了,人家都奏給皇帝。皇帝就交給司法單位來辦,『上乃付法司』,就繩之以法。並且皇帝特別頒聖旨,特別安慰楊士奇,畢竟他是四朝元老。皇帝怎麼講呢?愛卿啊,就是士奇啊,你的兒子違背家訓,「干國紀」就是違法亂紀,冒犯國法。『朕不敢私』,我不敢包庇,你就依照法律來處理吧,就是『卿其以理自處』。
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高貴到四朝元老,要自己親手殺自己的兒子,這是非常非常,佛陀講可憐憫者。做父親最痛苦的事情,親手把兒子殺死,就是這裡。所以有時候想想這個福報,就沒有佛法講得究竟,佛法講福慧雙修,解脫究竟,往生極樂,明心見性,那才是大孝。
所以這個楊士奇不得已,「論斬之」就是把兒子殺死,砍頭。『由是』,從此以後,他的『聲望大損』,他的聲望就受到損害。楊士奇本人以一個讀書人,掌握到整個國家的大政,而他的兒子是宰相的兒子,卻因為犯了刑法,被人家砍頭在刑場,敗壞他們家族的名聲,羞辱他們的父母。這是死有餘辜,「死有餘責」。他這個驕貴子弟,依靠父親的權勢而橫行霸道,「他」是指這後面的,指後代或是以後讀到這段歷史的人說,如果你是權貴之後,你父親當了大官,依靠你父親的權勢而橫行霸道的話,你看到這個楊士奇的兒子的故事,你不感到害怕嗎?
這一段我心裡很有感觸,就是不只是臺灣,任何世界各地都有這種情形。所以我們所謂講的,權力容易讓人家腐化。所以佛陀講,經典上也跟我們講,佛講三世怨,就是這個意思。你這一世修福積德行善,得到福報以後,因為你這一世學佛,有機會親近善法,結果你到第二世得到福報,然後你再造業,到第三世就去三惡道受報了。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看看楊士奇他貴為四朝元老,國家對他這麼勳隆寵優,而他兒子靠他父親的權勢作惡,違法害人命,皇帝親自頒聖旨,叫他親自問斬他的兒子。他的兒子等於是敗壞家聲,羞辱父母。
這個地方就給我們一個啟發,就是說怎麼樣教育小孩?中國最好的一本書,我個人覺得,所有這些善書裡面,最好的一本書是值得推薦,叫《朱子治家格言》。我們講《朱子家訓》,或者是《柏廬先生治家格言》,因為他叫朱柏廬,或者《朱柏廬先生治家格言》。朱柏廬這個人,他是明末清初的人,他是一個理學家,他又一個稱號叫朱用純。他是用一篇家訓,格言,這個《朱子治家格言》總共是五〇六個字。我很喜歡這個《朱子治家格言》,其實我們可以多印這本《朱子治家格言》,來廣為給大家用。
其實不一定要在一本書裡面,我這是看它是在《了凡四訓》裡面,其實可以單獨印一個卡片,你就是用這個法語,把它用摺疊式的,像我們《太上感應篇》,還有《文昌帝君陰騭文》,我們都用那個摺疊式的,這個很珍貴,大家都很喜歡,我們印了好幾萬張了。應該把這個《朱子治家格言》,也把它印進去,或是單獨成一個卡片,放在口袋裡面,讓這些小朋友,做兒子子女的,常常在車上拿起來朗讀,薰習這個智慧。它裡面主要是提到,五〇六個字教子女怎麼立身處世,勸人勤儉持家,安分守己,注重倫常,裡面內容很淺白,對子女的勤儉持家,不貪便宜,公平厚道,誠實待人,與人為善,力戒色慾的觀點,有非常好的積極的意義。
它裡面一開始就講,「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像現在的小孩子,飯吃到一半就不吃了,就丟掉了,教他背《朱子治家格言》,「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父母辛苦賺錢給你吃,你這樣子吃一半就丟掉了,這父母都沒有教他,也同意他丟掉呢。所以要常常教他薰習這些,當思來處不易,你要想到農夫種的辛苦,這些挑菜的人,這麼辛苦拿到市場去賣。「半絲半縷」,你穿的這個衣服,「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多少人才有辦法成就這件衣服呢?「宜未雨而綢繆」,很多事情要先想好,先準備好。「毋臨渴而掘井」,不要臨時抱佛腳。「自奉必須儉約,宴客切勿留連」,這個講得非常好。
如何教小孩是現在父母最頭痛的問題。但是老和尚跟我們講,我們要以古德為師,我們要以聖賢為師,現在的老師不好找,那你找誰呢?你找祖師。像我來找,我都找什麼?我都找印光大師,我一開始去吃素的時候,我就是到餐廳去,拿到的第一本書就是《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印光大師對這一段特別有一段開示,我覺得印光大師講得非常地好,《與周法利童子書》,就是印光大師寫一篇文章,給這個叫周法利這位童子,童子就是一個小菩薩,印光大師怎麼說?我把全文唸一遍,「人之一生成敗,皆在年幼時栽培與因循所致。汝已成童,宜知好歹,萬不可學時派。當學孝,學弟,學忠厚誠實。」
印光大師跟他講說,人的一生的成敗,其實在年小的時候,就已經要靠這樣的栽培。你年小的時候能夠栽培好,以後就會好,如果年小的時候,你因循苟且,那長大就不行了。他就跟他講說,你已經長大了,你應該知道好歹了,你不可以學時派,我們現在講追星族,很多人現在,比如說像大陸,也曾經去賣一個腎,他只要想得一個什麼?想去買一個iphone手機,這叫作「學時派」。那個韓國跟日本的影星來,在機場又哭又抱又鬧,他父母的生日,家裡的事情,他一個都不做,這叫「學時派」。反正時麾的東西,他就是要,就跟父母要錢,甚至有些報紙有登,甚至要去買這些時麾的東西,用棍子打父母,甚至殺害父母,殺害祖母,都有啊,這個在臺灣都發生過。所以印光大師說,不可以學那個時派,要學什麼?要學孝,要學弟,要學忠厚誠實。
接下來,印光大師又說了,「當此輕年,精力強壯,宜努力讀書。凡過讀之書,當思其書所說之事,是要人照此而行,不是讀了就算數了。」這一段就很重要了,他說年紀輕,記憶力特別好,你要努力讀書,不要一天到晚在外面玩,玩遊戲機。我常常到賣場去,我有一次看兩個小朋友,長得很可愛,小小地,在那邊。我不曉得他在玩什麼,就注意去看,在玩那個ipod,ipod就是那個平板電腦。後來我問他在玩什麼?在玩遊戲,殺,殺,殺。父母在買東西,他在那邊玩遊戲。現在的父母都偷懶,反正他不吵就好了,你就儘量玩了。結果沒想到它所灌輸進去的,都是那種惡的習氣種子。阿賴耶識的種子,就種這些東西呀,錯誤的教育。
像我一個蓮友,他在教兒子背《文昌帝君陰騭文》,背《太上感應篇》。所以他那兒子才國中,聽我講《太上感應篇彙編》,因為我在《感應篇彙編》裡面會提到六祖大師跟《金剛經》。他就問他母親說,黃警官這個故事我很喜歡聽,可是他講那個《六祖壇經》,我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你看看,她就啟發他的善根,她把他扎下那個做人的基礎,就是《文昌帝君陰騭文》、《太上感應篇》,他善的力量就會出來。
所以印光大師說,你努力讀書,讀過的書,要想裡面講的意義是什麼?這叫「思其書所說之事」,是要照此而行,你要照這樣去做,不是讀了以後就算了。這陳大惠老師說的,《弟子規》不是拿來背的,是拿來做的,是這個意思。你要真正做到了,那才是讀活書,如果你用背的,這個你做不到,那讀死書嘛,老和尚說佛呆子,就是這個意思。
印光大師又說了,「書中所說,或不易領會。而《陰騭文》、《感應篇》等皆直說,好領會,宜常讀常思,改過遷善。於暇時尤宜念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以期消除業障,增長福慧,切勿以為辛苦。古語云:『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此時若錯過光陰,後來縱然努力,亦難成就。以年時已過,記性退半,所學皆用力多而得效少耳。」這一段,做父母的好好去學這一段。印光大師說,書中所講的也許你不見得看得懂,但是《陰騭文》跟《感應篇》,你可以直說,就跟他講那個道理,我剛才不是講嗎?《中華德育故事》,《陰騭文》的動畫片、卡通片,你給孩子看。它裡面淺顯,它會用比較淺顯易懂的旁白,把它講出來,這些道理他懂了,他就知道這個故事在講什麼。他就可以常讀常思,他在常讀的時候,他看這個影片,再印證到現實故事,他就會悔過,就會改過遷善。所以我常跟我們《弟子規》老師說,你要讀以後,還要給他看影片,還要講現在不對的事情,讓小朋友去反思,去反省,他以後做錯事,不用打,不用罵,他知道他自己錯了,他一輩子受用不盡。
印光大師又說了,他說你要有空的時候,教他念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聖號。這一點我就倒是有做到了,我小兒子、小女兒在小時候,我就等於是半強迫啦,一天給我早晚念十聲的觀世音菩薩聖號,妳要給我背《大悲咒》一遍,念一遍,還有《般若心經》一遍。所以我小女兒特別會讀書,記憶力特別好,因為她三歲的時候,因為我要叫她念給我聽嘛,她就早上去上課的時候,她有時候在坐車,就在車上念《般若心經》,還有《大悲咒》。
我那天在整理我書房的東西的時候,我寫給我女兒那個早上起來要讀《心經》幾遍,《大悲咒》幾遍,觀世音菩薩幾遍,佛號幾遍那個字,我在她小時候寫給她的,現在都還在。就是我有做到這一點,還好說我有一點善根,教她念阿彌陀佛,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小孩子問那麼多問題,你說妳念了就好了,念了功課就會進步,會長得白白胖胖,長高長大,會聰明有智慧,妳不要管那麼多。以後再跟她講往生極樂事情,你跟她講,她現在也聽不懂。念阿彌陀佛聖號,及觀世音菩薩聖號。我常常就會告訴父母說,我們現在不是有印那個地藏菩薩金卡嗎?我說你給小朋友帶嘛,小朋友就會念地藏菩薩聖號嘛。他出入你跟他講說,他說爸爸帶這個幹什麼?比較不會碰到壞人,坐車、過馬路平安。當然他要平安哪,對不對?他要吉祥啊,我說這樣不會碰到壞人,都會碰到好朋友,是真的啊。
我跟你講,你喜歡吃素的,喜歡親近佛法的,他在那個同學裡面,他就統統是親近那個比較善的。我們這裡有一個百蕙小菩薩,她的同學統統是,跟她親近的都是喜歡善法,然後就會受她影響,她只要吃素,她們跟著她吃素。她從小就會去安慰同學,比如說她有一個同學,她是國中二年級,她一個同學她的爸爸是脾氣很暴躁,是娶那個越南的女子,我們講的就是等於異國的婚姻。所以她那個女同學就常常看她爸爸打她媽媽,她媽媽是越南嫁過來的,女兒就很怕她爸爸打她。然後這個百蕙呢,我有一次去她祖母那兒,她阿嬤幫我理頭髮,我說百蕙呢?她說百蕙去照顧她同學了,我說去幹什麼?她說晚上陪睡,因為她怕她爸爸打她。我說那百蕙去,她爸爸就不打嗎?她說很奇怪,百蕙只要一到,她爸爸就不發脾氣了。百蕙有德啊,可以降伏他的暴躁。我就跟百蕙說,妳好好努力。所以我們就鼓勵她說,妳不要擔心學費,她們家裡窮,繳不出學費。我說妳不要擔心學費,只要孝廉講堂存在一天,我保證妳唸到博士,我就把妳培養到博士,妳不用擔心。
所以她有一次寫作文,她說我最懷念的一個老師,她說就是黃老師,就是我啦。其實我是看到她的孝順,我就看到她的孝順,我就很喜歡她的孝心,我就鼓勵她說妳好好讀書,所以她是我們《弟子規》的小老師,她也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所以印光大師說,你要鼓勵他念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聖號,以期消除他的業障。雖然是父母生的,他有共業跟別業,共業就是跟父母的業障,共業,別業就是他過去自己的業障。他可以消除他的業障,增長他的福慧,不要以為這樣很辛苦,你不要等到他出事情。
我看到報紙有時候登,尤其是這種暑假或是夏天,兒子女兒跟人家出去,發生車禍摔死的,或者出去游泳溺死的,或者去海邊,去踏那個浪板,做波臣啦,溺死在海中。父母在那邊呼天搶地,都來不及了。你為什麼不照印光大師說的這樣做呢?你早日消除他的業障,業障一定可以消的,我們講說,「本覺本有,無明本空」。你為什麼不聽聖賢的話呢?老和尚講,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印光大師說,不要以為這樣很辛苦,他說古語云: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他說這個時候年輕,學習力特別強,這個光陰一錯過,以後縱使要努力也很難成就。
我就記得我早期的時候,我在學講經,我老師就跟我提到這一段。印光大師說,你年紀過了以後,記性就退半了,就退一半了,你要再學啊,用力多效果少。我以前在學講經的時候,我老師就一再跟我叮嚀,你趕快背起來,這個好的經句、好的經文,你就是死背都把它背起來,以後受用無窮。我那時是有背,但是就是沒有背那麼多,現在想起來是真的有道理,年紀稍微長一點,昨天讀一讀今天就忘記了。就是這裡講的,年時已過,記性退半。
印光大師說要怎麼樣呢?「第一先要做好人。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焉。第二要知因果報應。」你教小孩子,第一個要先教他做好人,而不是教他先賺錢。所以現在很多父母說,兒子啊,我不讓你輸在起跑點。你一開始就教他競爭,他以後當然就跟人家鬥爭,當然跟人家戰爭,對不對?所以你要教他德,修德,這第一個教他先做好人,要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
第二要培養小孩子的因果觀念,這叫「知因果報應」。告訴小孩子,「一舉一動」,不要任性,「勿任情任意」。做小孩的,做子女的,就要想到說這個事情對我自己、對父母親、對別人有利益嗎?不但做事情要這樣,起心動念,「即居心動念,亦當如此」。
印光大師說,「起好心,即有功德;起壞心,即有罪過。要想得好報,必須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有利於人物,無害於自他方可。」小孩子要怎麼培養呢?比如說像我小孩,我女兒,我就會鼓勵她一個月要布施多少錢。她的弟弟在讀書,在讀碩士,他就會羨慕,就說,爸爸,姐姐福報怎麼那麼大呢?她怎麼可以有那麼好的職位呢?那麼好的一個收入呢?我說她布施啊,我說你要學她布施啊。所以我現在只要跟我兒子募款,他就有了,他就會布施了。就是要教小孩子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印光大師是這樣教。
「必須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有利於人物,無害於自他方可。倘不如此,何好報之可得?譬如以醜像置之於明鏡之前,決定莫有好像現出。」就是說你人長得醜,你照那個像當然也是醜像。你長得莊嚴,照起來就是莊嚴。「所現者,與此醜像,了無有異。」「汝果深知此義」,如果你真的懂得這個道理,「則將來必能做一正人君子,令一切人皆尊重而愛慕之也。祈審慎思察,則幸甚!幸甚!」
這一段是楊士奇跟他兒子楊稷的故事,把這個忠孝來作一個總結。
我們看二百四十八頁最後一段:
【程惡子。順義人。得一子極愛之。性凶不尊母。母老。常被毆詈。一日抱孩誤墜地傷額。惡子歸。以為害其子。聲色甚厲。母懼。走其女家,避之數日。怒不解。匿刃而迎母曰。孩愈矣。可速歸。母從之。至半途僻地。刃其母腸。而刃反自己脇入。腸出。不知何由反也。其尸屢埋屢發。鴉犬食盡乃已。】
這個就是以前有一個程惡子,他是順義人。『得一子極愛之』,他有一個兒子,他非常疼愛。但是他的個性非常地凶暴,不孝順他的母親。他的母親年紀大了,就幫他帶小孩,常常被他毆打。有一天抱他的小孩,不小心小孩子掉下去傷到額頭,這個程惡子回來以後,就以為他的母親害他的小孩,聲色非常地嚴厲,罵他的母親。他的母親很害怕,就逃到女兒家去。逃避數天,這個程惡子還是怒氣不消,就藏了一把刀去他媽媽那邊,告訴他媽媽說:小孩子好了,妳可以回來了。他母親信以為真,跟著他回來,到半路偏僻的地方,他就拿出手中那個刀就刺他的母親。結果沒有刺到,反而刺到他自己的肚子,他的腸子就出來了,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屍體每一次埋葬,就每一次被挖掘出來,那個烏鴉、那個狗都把他吃盡以後才停止。這是程惡子的故事,剛剛講那個順義是在北京附近。
接下來:
【張義。每旦告天謝過。忽被攝入冥。示以黑簿。簿中罪惡。皆已勾除。惟餘一事。乃義少時因父責。怒張目反顧其父。始知不孝之罪。不通懺悔也。】
這一段是講你不孝順父母是沒有辦法懺悔。張義每天他一定要寫一個類似疏文來向上天告罪。有一天突然間他的魂魄被抓入到陰司去,冥王就給他看這個黑簿,就是他不好的紀錄,這個紀錄裡面都寫他罪惡的事情,都已經勾掉了。只有一件事情沒有勾掉,就是他年紀輕的時候,因為父親責備他,他『怒張目反顧其父』」,他生氣的時候瞪他父親,才知道不孝之罪不通懺悔。
接下來這一段,我們來看二百四十九頁的最後一段:
【羅鞏(gǒng)游太學。每以前程祈禱。夜夢神曰。子已得罪於冥。可急歸。叩之曰。汝父母不葬耳。曰。某尚有兄。何獨受罪。神曰。子為儒者。明知禮義。子兄碌碌。不足責也。是年果卒。】
這個故事我們前面有講過,羅鞏的故事。
『太學』是我們古代,我國古代設於京城的最高學府。我這邊特別來解釋一下,西周的時候已經有太學之名,到明朝、清朝的時候有設太學,或是國子學,國子監。國子學跟國子監是同一個意思,名稱不一樣,制度有變化,但是基本上就是傳授儒家經典的最高學府,叫「太學」。
我們來看這個白話:
羅鞏這位讀書人他游太學,這個我們前面有提過,因為他想去求功名,『每以前程祈禱』,就是他為了想考上功名,他知道京城那邊有一個關帝廟非常地靈感。他就跑去跟關帝祈禱,這個地方講說『夜夢神』,裡面事實上是關帝,他就夢到這個關帝神跟他講說,你已經得罪了冥府了,你趕快回去啦。他就問了,他問說怎麼回事呢?祂說你的父母沒有葬啊,你的父母的遺體沒有入土為安。他就講了,他說我哥哥還在,『某尚有兄』,我上面還有哥哥,為什麼要我一個人扛這個罪呢?這個神就跟他講了,祂說你身為讀書人,你要知道禮義孝順,你的哥哥是庸庸碌碌地一個沒有讀書的人,不必責備他。結果他就連忙趕著回去,後來就遇到海浪,那就船翻了以後,他後來就死掉了。『是年果卒』,那一年羅鞏就死掉了,果然是死掉了。
再下來我們看最後一段,也是忠孝的最後一段:
【孔子作孝經。每夕必簪(zān)縹(piǎo)筆。衣絳單衣。面向北辰。磬折良久。乃拜。曾子抱河洛。七十二子皆從。蓋有禱告。及作春秋。亦復如是。一夕忽有一道黑氣。從斗而下。直落案前。既開。乃微旨也。此滿其一心之量。而為萬世人倫之極者也。孝經一十八篇。曲盡人子事親之道。所謂日用飲食。不可須臾離者也。世儒豈可以其未列選士之科。缺焉不講哉。今論孝歸本夫子。而推原其所以作孝經之意。蓋日望乎儒者之身體力行。以助宣教化。興起流俗者。心固良苦而切至矣夫。】
這一段這裡面有幾個字,我們解釋一下:
『簪』,因為古代的讀書人頭髮會綁起來,會有一個髮簪就插下去。
『縹筆』,「縹筆」就是什麼呢?「縹」就是一種淡青色的,青白色的那種筆。他就像髮簪一樣把它插進去。
『絳』就是紅色的衣服,深紅色的衣服。
『衣』就是穿。
『北辰』就是北極星。
『河洛』就是《河圖洛書》。
『斗』就是星宿名,我們講說北斗七星。
『微旨』就是精深微妙的意旨。
『七十二子』,我們知道孔子有七十二賢的弟子。
『曲盡』,「曲盡」就是竭盡。
『未列選士之科』,就是在考試裡面沒有把《孝經》列進去,所以「未列選士之科」就是考功名並沒有考這個《孝經》。
這一段白話我們把它解釋一下:
孔子作《孝經》的時候,每天晚上一定在頭髮上插著一枝淡青色的筆,穿著大紅色的單衣,面向著北斗星,彎身沉思良久才下拜,這是孔子在祈禱。曾子就抱著《河圖洛書》,七十二位學生跟著他的老師,也是這樣拜下去,大概是有所禱告。以及要寫作《春秋》特別慎重。所以孔子作《春秋》、作《孝經》都是這樣地慎重,『亦復如是』。
有一天晚上忽然間有一道黑氣,從北斗星這樣下來,『直落案前』,就是到桌子的前面。一打開,『乃微旨也』,就是上天的意旨。『此滿其一心之量』,就是說上天的深微意旨是希望孔子的心量能夠心包太虛,我們講孔子是萬世師表嘛,而它卻是萬世人倫的最高準則。就是說孔子在寫《孝經》的時候,上天的意旨就是希望說這個《孝經》可以作為全人類、全人間的所有人的一個最高準則,就是『萬世人倫之極者』,果然是沒有錯啊。《孝經》定弘法師講得非常地好,各位都可以去看定弘法師講的這個,不管是有關《孝經》的書、帶子光盤,都講得非常地好。
《孝經》總共是十八章,說盡了做一個人子要怎麼去孝親的道理,所謂不離日用飲食之間。你從最小的,給父母親平常用的飲食,都不可以須臾離者,都不能夠片刻的離開。世間的讀書人怎麼可以說因為它沒有列進選士的科目,『缺焉不講』,因為讀書人就是要考功名,選士的時候,並沒有把它列進去,你怎麼可以這樣就把它漏掉不講呢?現在談到孝道,就要追根到孔子,孔夫子,然後推到他原本所要著作的《孝經》的本懷。孔子的目的是希望日後的讀書人都能夠身體力行,以便幫助聖賢的教化,在這個世間都能夠讓它流傳,『興起流俗者』就是說,把不好的風俗把它革除,提倡孝道。就像我們現在老和尚在提倡《弟子規》、《太上感應篇》跟《十善業道經》,就是這裡講的「興起流俗」,就是要振興頹靡風俗。『心固良苦而切至矣夫』,這真是用心良苦,而且實在啊。
我們忠孝講了三十三集,終於到這邊告一個段落。我非常地感恩有這個機緣跟薰習,我本人從這樣的一個共學裡面,我自己得到深深的一個利益,我也知道怎麼樣來教忠教孝,給我們的同學,或者是給我們自己的子孫。我也希望有聽聞者都能夠稟承《太上感應篇彙編》這些聖賢的苦心孤詣,希望我們能夠學孝,學悌,學忠厚誠實。
最後剩下幾分鐘,我就來引用老法師對這個忠孝的重點開示。老法師說要養父母之身,就是從照顧父母的衣食,衣服跟食物,你要細心的照顧。父母親年紀大了,要怎麼樣的照顧法,現在科技都很發達,我們就必須按照父母親的生理狀況,以及年紀狀況,我們好好盡這個為子之道,來照顧他的健康,父母健康就是子女的福報。這個第一點,就養父母之身。
接下來,養父母之心是你要瞭解父母親,不管再怎麼樣,總是希望子女能夠在世間法上有所成就。當然啦,除了父母希望子女望子成龍以外,更有偉大的母親,像我們定弘法師的母親,是希望定弘法師成為一代聖賢,希望他能夠學歷代的祖師,學佛陀,學淨空老法師。
所以我們這一次在臺北辦的企業精英孝廉文化論壇,我們聽到定弘法師在講《母慈子孝》的時候,定弘法師就寫了他曾經在美國留學,他母親所寫給他的家書跟信,以及他對他母親的孺慕之情。很多人看到定弘法師這一段講課的時候,全部都哭了。我在後面看得很清楚,甚至七十八歲的這位老董,良機的張董事長,老淚縱橫,我看了很感動。後面那個昇恆昌公司的員工,這次跟我們合辦的昇恆昌公司,他們的員工,尤其是女眾,都拿著手帕在那邊擦眼淚。
所以你看善的事情,就一定可以感動人心,這叫什麼?這叫性德。所以這個地方是提到說,養父母之心,就是父母對兒孫總是希望怎麼樣?總是希望他能夠有所成就,你要瞭解父母的這個心,他希望你出人頭地。年歲更大的,他就愈慈悲,為什麼?因為他知道他來日不多了,他這一生已經快結束了,所以他總是希望他這一輩子沒有實踐的夢想,沒有實踐的希望落在子孫身上。
比如說父母親沒有讀書,總是希望小孩能夠讀博士。但是你要曉得,真正要讓小孩子能夠傳這個家業、家學的,你就要讓他去接觸聖賢教育,但是父母如果他沒有學習這個聖賢教育,他其實比較傾向於希望小孩子能夠出人頭地,做子女的要瞭解父母親的這份心思。
老和尚講叫老婆心切,人知道老的時候,年輕時他也許可能他自己錯過某些因緣,他總不希望他的小孩也錯過。有些人年紀大了以後,他知道年輕的時候年少輕狂,做過錯事,錯誤的事情,晚年他精進念佛,最後真的能夠往生,而且往生有瑞相。所以老和尚說,老婆是指老太婆,她們的心真正善良,縱然過去生做過錯誤的事情,這個時候都知道懺悔,都知道回頭,他說年輕人很困難。為什麼叫老婆心切?他就希望年輕人不要學父母。所以這些齋公齋婆,他們到晚年的時候是特別容易回頭,晚年聽法修行成就,我們看了不少。老和尚說,他們接觸佛法時間不長,念佛時間也很短,但是往生的瑞相很稀有。這個道理我們要明白,古往今來,我們看到六十歲以上的,修行有成就的有很多。修行真正有成就,這是大孝。
所以老和尚說,子女什麼樣行為是不孝?你書讀不好,品行不好,與人不和,不尊師,夫妻不和,兄弟不和,妯娌不和,這個都是對父母不孝。甚至父母到臨終都還操這個心。所以你書要唸得好,才讓父母能夠安慰。不要讓父母憂慮,時時能夠去體會這樣,那麼我相信你到成年以後,你有了家室,家庭也要和睦。以上是淨空老法師,對這個忠孝的一個開示,我們要謹記在心。
今天就講到這裡,如果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