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82集
第82集

感应篇汇编第8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6/12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8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友悌】。請各位翻開課本二百六十三頁,第..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8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82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6/12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8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友悌】。請各位翻開課本二百六十三頁,第二段:
【宋司馬溫公。兄伯康。年八十。公奉之如嚴父。保之如嬰兒。每食少頃。必問曰。得無飢乎。少寒。必撫其背曰。衣得無薄乎。】
我們來看這個,這段比較簡短。
我們看這個『嚴父』,「嚴父」就是我們講父嚴母慈,母親總是比較慈悲,父親比較有威嚴,所以一般稱父親叫「嚴父」。
『保之如嬰兒』,「保」就是養育、撫育,或者是,在這個地方因為是他哥哥嘛,所以「保之」應該是照顧他像嬰兒一樣。
『少頃』就是片刻、一會兒。
『得無飢乎』,這個「得」,「得無」就是有沒有呢?就是這個意思,能不、豈不、莫非,就是有沒有。
宋朝『司馬溫公』,「司馬溫公」就是司馬光,我們前面有探討過,他是宋朝的名臣。我們也介紹過司馬光,他小時候就充滿了智慧跟慈悲,還有他這個菩薩的心腸跟菩薩的性格。他用石頭打破水缸,救掉到缸裡面去的鄰居的小朋友,然後讓水流出來,這樣救人。所以他小時候就懂得救人,所以司馬光其實他就是菩薩乘願再來。他是陝州夏縣人,他本身是進士出身,宋哲宗的時候,他就當到尚書左僕射。他擔任歷任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宋哲宗這四朝的元老,這不簡單啊!四朝的皇帝都重用他,可見他的學問、他的道德都非常崇高。他是北宋非常傑出的史學家,後來他死後被追封為「溫國公」,所以這個地方叫「司馬溫公」,就這樣來的。他撰寫的很有名的一部史書叫《資治通鑑》,做政治人物,尤其是高官的,其實都應該要瞭解歷史,我們說叫以古鑑今。所以《資治通鑑》事實上是一部歷史,它總共二百九十四卷,是由司馬光來編輯的,被評價為我國一部非常有價值的歷史著作。
司馬光他最有名的一句法語就是,我們也引用過,叫「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德於冥冥之中,以為子孫長久之計。」所以這個「積金以遺子孫」,就是你留再多的財產給他,他如果不能給你守,其實剛好你給他的錢,就變成被他花費殆盡,變成成為敗家子了。如果他能力比你強,他福報比你大,他也是有福德因緣,他可能他的財富也不輸給你,甚至會超越你。所以如果你子孫品德不好、能力不好,你留家產給他,剛好變成五家共有的敗家子。如果他能力比你好的話,他也不需要你的這個家產哪。所以這個地方講「積金以遺子孫」,「遺」就是你留給他,「子孫未必能守」。
「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有些父母親是博士,但是所生出來的兒子,他不見得喜歡讀書。我們研討的時候,黃庭堅的故事裡面,清朝的袁枚這個進士,他就講說「書到今生讀已遲」。他今天會喜歡讀書,會不喜歡讀書,他可能跟他過去生的因緣有關係,跟他的根器也有關係,有些人天生就很會讀書。所以像黃庭堅,他前世是一位女子,前世本身就很喜歡讀書了,又很孝順、又吃素、又不嫁,二十六歲死掉了。所以黃庭堅是後來他當縣長的時候,他在中午午睡的時候,神識回到他的老家,所以才瞭解他過去生的因緣。所以子孫他其實,你留書給他,他不見得會讀。有些學佛的蓮友特別有這種感觸,就是說他本身學佛學得很用功,很精進,但是他的子女不見得會學佛,有些父母都沒有學佛的,他子孫可能有一兩個就來度他了。
我們這邊曾經發生過,有一位也可以講說一個媒體的名人,他本身也多少學了一點佛,後來他就是把他的小孩送去讀一個佛教的學校,讀國中、讀高中,後來讀到高中的時候也不能夠感化他。他後來就休學了,回到臺北來了,後來跟這個損友在一起,就變成去販毒、搶劫、強盜,後來報紙登得沸沸揚揚,他們父母也是哭得非常傷心,後來也被判刑。你看,他父母學佛,他父母本身也是會讀書,但是他的子孫就不見得會讀書。所以「不如積德於冥冥之中」,父母積德,然後做為子孫長久之計,就像大舜一樣。司馬光他這句法語,是大家都非常朗朗上口的。
這段的白話是:
宋朝的司馬光,他的哥哥叫伯康,年紀已經八十歲了。司馬光尊敬他、侍奉他就像父親一樣,照顧他像嬰兒一樣。每次吃飯,每餐吃飯,吃了一點點的時候,他就一定會問說:哥哥,你還餓嗎?「得無飢乎」就是你還餓嗎?如果天氣有一點轉寒了,寒冷了,他就會拍拍他的背部說:哥哥,你衣服這樣會不會太薄了?可見司馬溫公他真的有做到友悌。所以印光大師說,「一分恭敬得一分功德,十分恭敬得十分功德」。司馬溫公很顯然的,他的德行從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哥哥到八十歲了,他照顧他像小孩子一樣,所以這個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接下來第二段:
【周文燦。性友愛。兄嗜酒。仰燦為生。兄嘗醉毆燦。其鄰不平而詈之。燦怒曰。兄未毆我。何離間我骨肉也。】
『周文燦』是北宋時代的人。
『仰燦為生』,這個「仰」是依靠。
『其鄰不平而詈之』,這個「詈」就是責備。
這一段的白話就是有一位叫周文燦的這個人,他的個性是友愛兄弟,他的哥哥喜歡喝酒,依靠周文燦為生。他的哥哥常常喝醉酒,毆打周文燦,其鄰居就看不下去,打抱不平,責備他。周文燦就很生氣的說,我哥哥沒有毆打我,你為什麼離間我們骨肉感情呢?這個是很難得,真的很難得的一個友悌的典範。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鄭德珪。德璋。孝友天生。書聯几案。夜同衾寢。璋素剛正。與物多迕。仇家陷以死罪。會逮揚州。珪哀弟見誣。陽謂曰。彼欲害我。何與爾事。我往則奸狀白。爾去。得不死乎。即治行。璋追及。兄弟相持。頓足哭。爭欲就死。珪默計阻其行。夜半遁去。璋復追至廣陵。珪已斃於獄。璋慟絕數四。負骨歸葬。廬墓再期。每一悲號。烏鳥皆翔集不食。珪子幼怯。璋撫之如己子。】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鄭德珪』、鄭德璋,他們是宋朝人,性孝友。
『衾』,『衾寢』這個「衾」是棉被、大被。
『與物多迕』,這個「物」是指人,跟眾人。
『會逮揚州』,這個「會逮」就是依據文書接受逮捕,我們現在講叫拘捕令或者是判決書,這叫「會逮」,就是拘提,我們現在的用詞叫拘提。
『陽』,『陽謂曰』,這個「陽」在這個地方解釋叫假裝。
『得不死乎』,這個「得不」就是能不、豈不的意思。
『治行』就是整理行李。
『相持』就是互相的堅持。
『頓足哭』,「頓足」就是腳跺地,表示他情緒很激動或是很悲傷、很著急,這個叫「頓足」。
『默計』就是默默地暗中考慮,或是暗中想辦法。
『遁』就是逃走。
『廣陵』是古代的縣名,現在的江蘇揚州市。
『慟絕數四』,這個「慟」,「慟」就是因悲哀過度,「慟絕」這個「絕」叫昏厥,就很悲傷地昏迷過去了。「數四」就是三四次,就很多次的意思。
『廬墓』就是古代的人於父母或者師長死後,服喪期間在墓旁搭蓋一個小屋居住,守護墳墓,謂之「廬墓」,這是一般的孝子都會這樣做。
『再期』,「再期」就是以前服喪是三年,父母的喪,服喪是三年。「再期」就是到第二年的時候,就服喪已經兩年了,到第二年的時候他除去喪服,叫作「再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宋朝的鄭德珪跟鄭德璋是兩兄弟,他們天生孝順友愛。『書聯几案』就是說他們同一張桌子讀書,叫「書聯几案」。「夜同衾寢」,就是晚上蓋被是蓋同一張被,感情很好。德璋的個性非常地剛正不阿,叫『剛正』。「與物多迕」,就是常常會得罪別人、會違逆別人,也就是說他很容易去得罪別人,跟人家起衝突,叫作「與物多迕」。那麼他的仇家就將他陷害,導致他被官府判死刑,依據文書要到揚州接受逮捕。德珪他知道這個消息以後,非常地哀傷他的弟弟被誣陷,表面上,「陽謂曰」,就是表面上對他弟弟說了,他說他們是要害我,跟你有什麼關係呢?就是『彼欲害我,何與爾事』,就是跟你什麼關係呢?我只要前往,我去投案,我去官府那邊自首,『奸狀白』,他們想要陷害的這個奸情就會揭露出來,就會真相大白的意思。你去就一定會受害而死,就是「得不死乎」。
德珪就開始準備行李,隨這個官吏前往,叫「即治行」。所以當德璋追到的時候,兄弟互相堅持,然後兩個互相抱頭痛哭,互相的想去爭誰去受死,叫『爭欲就死』。大家都想,兩個都想說,我去受死好了。德珪暗中就想辦法,阻止德璋繼續前進,他就半夜的時候,他就偷偷地逃走了。德璋發現以後,就追到了廣陵,就是江蘇的揚州市,德珪已經死在獄中了。德璋聽到消息以後,非常地悲傷哀痛,幾乎昏厥大概有三四次。『負骨歸葬』,就把他哥哥德珪的骨骸,就背回故鄉埋葬。在墳墓旁邊,「廬墓」就是搭一個小茅屋,在那邊守喪兩年。每一次的悲號、痛哭的時候,這個烏鴉、這些鳥都在上面盤旋飛翔而不吃。這個連動物的蠢動含靈,都得到這種感應,都得到這個感應。『珪子幼怯』,德珪的兒子年紀還很小,「怯」就是說小孩子嘛,總是比較膽怯,德璋就照顧他像兒子一樣,這個是很難得。
現在這個年代,就很少見到這種兄弟了,現在都看到互相陷害的,互相鬥爭的,互相爭產的,互相打官司的,互相推卸責任的,照顧父母都互相推,斤斤計較誰錢出多少,或者就是為了父母的遺產拔刀相向,或是對簿公堂等等這些,不一而足。現在真的是道德淪喪、家庭倫理都沒落了,這是一個非常悲哀的事情。所以老和尚一直提三個根,要強調倫理道德因果,一定要扎根,人是可以教得好的,聖賢也是教出來的,壞子孫也是教出來、學出來的,只有教他,才有辦法讓他們恢復這個性德,恢復這個純淨純善的本性。
像這種故事,如果把它拍成動畫片,比如說《中華德育故事》,你只要播放給他看,都會觸動到他的心靈,觸動到他那個真骨血,會觸動到他的真心。他善根深厚的人,他業障輕的人,他看到這個故事,聽到這個故事,他也會淚流滿面,他也會懺悔、會改過的,他會回頭是岸的。但是你如果沒有這個機會給他教育,他每天所接受的汙染,這個社會的大染缸,媒體、報紙、電視、網路,他不斷的薰這些,老和尚講的妖魔鬼怪的東西,那人就變成妖魔鬼怪了,他就薰這個妖魔鬼怪的思想啊,他就變成妖魔鬼怪了。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漢薛包。好學篤行。為繼母所憎逐。包日夜號泣廬舍外。旦入灑掃。又逐之。乃廬里門。晨昏問安。歲餘。父母悟而命還。親亡。哀痛成疾。諸弟求異居。包不能止。任弟所欲。奴婢引其老弱者曰。與我共事久。使令所熟也。器物取其朽敗者曰。我素所服食。身口所安也。田產取其荒蕪者曰。我少時所治。意所戀也。諸弟不能自立。致破家產。包復給之。安帝聞其名。徵拜侍中。不受。賜穀千石。】
這篇故事非常好,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薛包』,「薛包」本身他是東漢河南人。他『好學篤行』,母親很早就死掉了,父親再娶。他是以孝順聞名,他弟弟要求分財產,他都拿那些比較朽敗,就是比較沒有用的東西。弟弟把財產花光了,他再救濟他們,這個是「薛包」。
「篤行」,「篤行」是專心實行。我們現在講說,他是真的落實了,真幹、老實、聽話,就是「篤行」。
『憎逐』就是討厭、驅逐,把他趕出去。
『旦』就是早晨。
『廬』就是寄居。
『里門』,「里門」就是指稱鄉里。
『諸弟求異居』,這個「異居」就是分居。
『朽敗』,「朽敗」就是朽壞,「朽」就是老朽,已經用得比較久的,比較容易壞掉的叫「朽敗」。
『素』,『我素所服食』,「素」就是平常、以前。「服食」就是,「服」就是習慣,「食」就是用,這個地方「服食」的解釋是指他習慣使用這個意思。
東漢皇帝,他是漢安帝。
『徵拜』,「徵拜」就是徵召授官。
『侍中』就是古代的官職,是在皇帝旁邊的,出入宮廷的,是非常親近的一個親信貴重的職務。晉朝以後相當於宰相,唐朝的時候恢復為門下省長官,這個就是「侍中」。
『石』就是計算容量的單位,十斗為一石。
這一段我們來看白話解釋:
東漢的薛包,他從小就非常地好學,他行為端正淳厚,他的後母非常討厭他,把他趕出去。薛包日夜哭泣廬舍外,日夜都在他家門口哭泣,白天就進入屋內打掃,又被趕出來,只好在他們這個鄉里的入口處,搭一個茅屋居住,早晚回家向父母請安。這樣經過一年,他的父母感動,被他的孝行感動,就叫他回家,回家居住。後來他的父母親都過世了,他因為哀傷過度而積勞成疾。
他的弟弟要求分家,薛包就不能夠阻止,就聽任他弟弟所要求的、所希望的。在分家產的時候,他特別選擇比較老弱的這些奴婢跟他,他就說了,我跟他們這些奴婢相處比較久,『使令所熟也』就是我叫他們工作比較方便、比較熟悉。『器物取其朽敗者』,分到家中的這些器物,他就選比較破舊的,他就說,這個我已經用習慣了。『身口所安』,我身口就是,我的生活用起來比較安適。田產他就分得比較荒蕪的地方,他就說了,他說,我年少的時候常常在這邊耕作,我的心比較喜歡這一塊地,他用這個理由。後來他的弟弟就不能夠自立,把分到的家產都敗光了,薛包再給他們,再把財產給他們。漢安帝聽到他的這個名聲,非常地敬佩,就把他徵召,派侍中的這個官職給他做,但是他不接受,皇帝就只好賜給他穀糧一千石。
這個也是非常讓人家感動的,就是這個分家產,他這麼樣的一個有禮讓心、有忍辱心、有謙讓的心,而且心量廣大,我們常常講說量大福大,現在很需要像薛包這一種有忍讓心的人。
再下來看這一段:
【漢許武。少孤。有二幼弟。武日耕夜讀。耕時。二弟雖未勝耰(yōu)鋤。必使從旁觀看。讀書時。坐二弟於側。親受句讀。細為詳說。教以禮義。訓以成人。稍不率教。自跪於家廟之前。云己無德不能教誨。父母有靈。啟牖(yǒu)二弟。直待二弟號泣請罪方起。終不以疾言遽色相加也。年壯不娶。或勸之。曰。恐娶非其人。易生嫌隙。由是鄰里稱為孝弟許武。郡牧交薦。徵為議郎。聲望大著。隨解組而歸。先與二弟議親。後方自娶。同居和氣。後二弟名亦著。】
我們再翻回來。『許武』,他是東漢會稽陽羨人,他本身是以孝廉被推薦當官,他的弟弟許晏、許普就沒有。他為了想讓他這兩個弟弟也能夠有機會擔任孝廉這個官職,這個許武他就把財產分為三份,他自己取得那個肥田廣宅,就是分得比較好的田地,比較大的房子,這叫「肥田廣宅」。他兩個弟弟所得到的,那就非常地差、非常地不好。他就說讓他弟弟有這個忍讓、克讓之名,就是他會因禮讓之名而得到選舉,他就會被推薦。這個哥哥,這個許武還是真用心咧,他故意把財產分得多一點,把房子分得好一點,他兩個弟弟也都能夠忍讓,這個名聲就傳出去啦,鄉下的人就把他推薦啦,說他兩個弟弟非常能夠友悌,就被推薦為當孝廉。後來他這個許武,跟這個宗親見面的時候,后復會宗親,因為後來有人批評說,他這個大哥家產分得比較多。後來他就在跟宗親見面的時候,他就泣言,就是他哭著說,他分財產,他寧可背著這樣被人家批評的這個名聲,他主要是希望不要只有他一個人能夠得到這個福報當官,他也希望兩個弟弟也能夠提攜起來。後來他跟這個宗親都講完以後,他再把財產全部給弟弟,這不簡單啊。所以縣裡面的人都非常地欽佩他,這個就是「許武」。
再看下來這個『耰耡』,這個「耰耡」就是他弟弟,兩個弟弟『雖未勝』,「未勝」就是還不行,年紀太小,「耰鋤」就是耕作。
『坐二弟於側』,「坐」就是使之就座。
『句讀』,文中它語意完全的地方、完足的地方叫「句」,語意未完,而可以稍為停頓叫「讀」,叫「句讀」。
『成人』,「成人」就是德才兼備的人,很完美人格的人叫「成人」。
『率教』,「率教」就是遵從教導,遵循禮教。
『家廟』就是我們以前講的宗祠,古代都有這個宗祠,就是私家所設立的供奉祖先神主的寺廟,稱為家祠,我們講叫「家廟」,臺灣現在也有,臺灣也有,但是不是很多。
『啟牖』,「啟牖」就是啟發、誘導。
再下來,『疾言遽色』,「疾言」就是他講話聲音非常非常地粗暴、非常地急躁,叫作疾言厲色的意思,很生氣,話說得很重,叫疾言厲色。
『年壯』,古代的男子滿三十歲叫壯年,三十歲叫壯年。
『嫌隙』就是猜疑或是不滿而產生的惡感跟仇恨,這個叫作「嫌隙」。
『郡牧』,『郡牧交薦』,「郡」跟「牧」它是指以前的行政單位,叫郡跟州,州比郡稍微大一點,郡有郡守,州有州牧,就是那個地方的長官,叫郡守州牧,就是一地的行政長官。
『交薦』就是共同舉薦,共同推薦。
『議郎』就是官名,掌議論的職務。
『解組』就是解綬,解下印綬,就是辭下,辭免官職,也就是說官吏辭職叫「解組」。
『議親』就是談論婚姻,叫「議親」。
我們現在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東漢時有一位許武,年少的時候就失去了父母親,他下面有兩個弟弟,年紀都還很小。許武白天耕作,夜晚讀書。在耕作的時候,兩個弟弟年紀輕,還不能夠勝任這個耕作,但是他一定叫他們在旁邊看,這等於講,這叫身教,做給他看,我們現在講說以身作則。所以《弟子規》、《太上感應篇》、《陰騭文》你都要以身作則,你要做給子孫看,這叫作身教,『必使從旁觀看』。
讀書的時候,他就叫兩個弟弟,「坐二弟於側」就是叫兩個弟弟坐在旁邊。「親受句讀」,他親自教他們讀書標點,『細為詳說』,他詳細的為他們解說文義,我們現在講叫,現在的名詞叫陪讀,陪小孩子讀書。所以現在有很多父母,事實上是有做到這個地步,為了教那個小孩讀這個書,父母都還要去補習,都還要去學習,這是非常盡責的父母,我們現在叫作陪讀。「細為詳說」,他就詳細的為他們解說文義。教他們禮義、禮節,來教導他們,希望期許他們,訓示他們,希望他們長大成人,成為一個完人。
「稍不率教」就是說,如果他這兩個弟弟稍有不遵守禮教的行為,叫作「不率教」,他們的行為有一點點違反禮節。他就自己跪在家廟的前面,列祖列宗的前面,說自己沒有德行來教誨弟弟,希望父母有靈,能夠啟發誘導兩位弟弟。一直等到兩個弟弟『號泣請罪』,兩個弟弟醒悟了哭著向他請罪,他才願意起來站起來。
他始終不以粗暴急躁的言語神色加在弟弟身上。「年壯不娶」,他到了壯年的時候還不娶太太,有人勸他娶太太,他說,我怕娶到不理想的人,叫作『恐娶非其人』,就是娶不到一個理想的太太,怕容易出事端,容易產生家庭的一些問題,生出一些是非,叫「易生嫌隙」。所以鄉里的人都稱他叫『孝弟許武』。郡守州牧都共同舉薦他,推薦他擔任議郎的工作,於是他的聲望顯著。不久就辭官回家,先替兩位弟弟提親完婚,然後自己才娶太太。和弟弟一起同住在一起,非常地和氣融洽。後來兩位弟弟的名聲也很顯著。這是這個友悌的故事,這個非常難得。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隋牛弘。為吏部尚書。弟弼。嘗醉射殺弘駕車牛。弘還宅。妻迎謂曰。叔射殺牛。弘無所怪。徐答曰。作脯。坐定。妻又曰。叔射殺牛。大是異事。弘曰。已知。何異。顏色自若。讀書不輟。後為名相。世之處兄弟而情義參商。惟婦言是聽者。觀此而不醒悟。其禽獸歟。】
『牛弘』,他是隋朝人,牛弘的個性非常寬和,好學博聞。
再下來這個『脯』,『作脯』,這個「脯」就是肉乾、乾肉。
『坐定』就是入座,坐下來。
『異事』,不平常的事情,特別的事情。
『輟』就是中斷。
『參商』,我們前面有討論過,參星跟商星這兩顆星,參星是在西邊,商星是在東邊,此出彼沒,一個出來,一個就消失掉,永不相見,比喻彼此對立、不和睦。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隋朝有一位牛弘當了吏部尚書,他的弟弟牛弼,曾經喝醉酒射殺他的,牛弘他所乘坐的駕車牛。牛弘回到家,太太迎面就向他說了,叔叔射殺駕車牛。牛弘一點也不怪罪,『徐答曰』,他慢慢地回答說,拿來做肉乾好啦,那個牛來做牛肉乾好啦,就把牠做肉乾吧,「作脯」。坐定以後,他妻子又說,叔叔射殺你的駕車牛,並以其為不得了的事情,就是「大是異事」。牛弘說了,已經知道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何異』就是這個意思。『顏色自若』,他臉色一點都沒改變。繼續看他的書,「讀書不輟」。
這個臺灣話有一句話,這臺語叫作「聽老婆話大富貴」,翻成國語就是說,聽老婆的話會富貴,這個俚語跟這段就完全南轅北轍了,這聽老婆的話大富貴,就是聽太太的話會富貴,那你要看那個太太有沒有德行。他那個太太如果是驕傲又傲慢,嬌生慣養,沒有智慧、沒有女德、沒有德行,習氣毛病很多,那這個聽老婆的話,那就等於跟著魔鬼走啊。對不對?她會造成你衝突啊,會造成你兄弟之間不能夠友愛,會造成你跟父母之間不能夠孝敬。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牛弘的故事,你就可以看到說牛弘本身,他是真的把友悌落實到他的生活跟行為,他真做到了。而且他太太一直跟他嘮叨說,叔叔射殺駕車牛,是不是?提兩次,你看他也很大方,他說,把牠做成牛肉乾啊。然後第二次再提,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呢?所以這個地方,牛弘繼續讀他的書,繼續讀他的書沒有停止。後來他成為有名的宰相。你看他度量大,我們講說宰相肚裡能撐船,就這個意思啊。
我們前面有探討過,「丈夫休聽室人唆」,這個唆也可以講叫唆的唆,也可以講叫囉唆的唆。做丈夫的,「休聽」就是不要隨便聽,「室人唆」就是妻子在旁邊講的這個閒言閒語。當然如果是夫妻之間能夠互相尊敬、恭敬,而且都才德兼備,那就共修共學,那是我們稱他叫菩薩道侶,我們稱他叫法親眷屬,那是非常好,那麼在菩提道上可以作為,互為善知識,那這是好的。
後來這個地方,「世之處兄弟而情義參商」,就是世間上兄弟相處,而變成感情不和睦的,『惟婦言是聽者』,惟獨聽婦人言所使然的。大概世上的兄弟感情會不好,都是聽婦人之言,是有關係的,這裡的意思是這樣。如果看到這個故事還不醒悟的話,這裡就講得很重囉,那你跟禽獸有什麼差別呢?『其禽獸歟』,你跟禽獸有什麼差別呢?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北齊有普明。兄弟爭產。經年結訟。各相援證。告於清河太守蘇瓊(qióng)。蘇召諭之曰。天下難得者兄弟。易得者田地。假令得田地而失兄弟。心如何。因下淚。諸證無不感泣。兄弟叩首交讓。】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北齊』是朝代的名稱,是南北朝那時候的北朝。
『普明』他是北齊清河人。他們兄弟爭產,互相援引證據,訴訟有多年,而不能夠判決,就是各相援引證佐,訟有年不能斷。太守蘇瓊蒞任,到任的時候,就召請普明兄弟來跟他們講,就是這裡面故事的內容。
『結訟』,「結」就是聚合,「訟」就是官司。
『清河』是以前的郡的一個名稱,後來改為國,相當於今天的河北清河,山東臨清市一帶,後來改為甘陵國。
『蘇瓊』,他是北齊武強人,他擔任刑獄參軍,任清河太守,在郡六年,「民吏肅然」就是民風非常淳樸,「奸盜止息」,沒有盜賊,都能夠替民眾申冤,就是申雪冤獄,他沒有造成冤獄。當時的人就稱讚他「斷決無疑蘇珍之」,這個名號出來,「斷決」就是他的判決,沒有任何可以懷疑的。這個蘇瓊就很得民心。
『召諭』,命人來加以開示。
『交讓』就互相謙讓。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北齊有一位普明,這個兄弟他們互相爭財產,長年累月互相打官司,各自都去引用,都去取得那個有利的證據跟證人,然後告到清河的太守蘇瓊那裡。蘇瓊召見他們並告誡他們說,天下最難得的就是兄弟,容易得到田地。也就是說天下最難得的是兄弟,很容易得到的就是田地,你有錢就可以買田地了,但是兄弟是手足,是父母所生的,那個是有緣,過去生有因緣,這一世才來當兄弟。他就跟他們這樣講,兄弟很難得,田地很容易得。剛好後面一個字,都是弟(地)。他說,假使讓你得到田地,而失去兄弟,你們心中做何感想?兩個人聽完以後,因此就很傷心流下眼淚,在旁的證人也都備受感動,備受感動而流淚。於是兄弟就向太守叩首認錯,並且互相推讓田產。這個地方就是什麼?就是我們講說公門好修行,所謂的好修行就是這個意思,很容易積功累德,造福人民。
這個地方我就引用一個公案的故事,我們再來探討這個太守蘇瓊來教育這兩個兄弟,本來是兄弟,兄弟我們講說這個友愛嘛,但是最後變成仇家,就是變成冤家債主。蘇瓊的一番話感動了他們以後,他們就解冤釋結了。等一下我們會引用《無量壽經》的經文,來談這個教育的重要性。
我先引用這個公案,清朝有一位叫郭大椿,還有郭雙桂,郭三槐三兄弟,他們這個三兄弟裡面,郭三槐常常欺負他哥哥,大哥跟二哥,而且到縣衙裡面去告兩位哥哥的狀。有一天他回到他家裡的時候,經過旁邊一個佛寺,也就是他去告狀回來以後,經過一間佛寺。剛好他在那邊中途就休息一下,就在佛寺旁邊休息。休息的時候,正好看到大概佛寺在作這個法會,他就看到這個莊嚴肅穆的法師,站在大殿裡面。這表示他能夠到佛門,到佛門清淨地,他還是有善根啦。只是他無明習氣,貪瞋癡慢疑,障礙了他的這個本性。他就站在那邊看,他看到那個法師在誦經,鐘聲跟梵音清澈嘹亮。那位施主剛好在作一個大概是消災祈福的法會,那位功德主就是施主,他身穿一個很樸素的衣服,但是他卻是面容憔悴,而且非常地哀傷,他跪在那個地方。
那個師父就在朗讀疏文,而那個跪在師父後面的施主,他就淚流滿面,形狀就好像有說不出的悽慘難過。郭三槐當時站在旁邊看,他就問那個出家人,其中有一個出家人,他就問他說,他說這個人怎麼回事啊?怎麼哭得這麼傷心呢?那個僧人就合掌,就說,阿彌陀佛,他說這位施主,就是在法師後面那位施主,他的尊兄病情非常嚴重,快死掉了,他特地來這邊,來這個佛寺為他兄長祈福。郭三槐聽了以後,這句話聽完以後,呆呆地站在現場,好久好久的時間一動也不動,忽然間像發狂一樣,頓足捶胸,頓足就是腳踢在地上,打自己的胸部,頓足捶胸喊道,人家的兄弟是這樣的啊,就一直講這一句話,就反覆一直講這句話,嘮叨著,人家的兄弟是這樣的啊。
這個叫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可知人人都有這個什麼?人人都有這個,我們有這個善根。我們講說「七聖財」,七聖財裡面,第一個叫「信財」,我們以前講過,其中有一個叫「慚愧財」。七聖財就是你本來具足的這個性德,這個功德法財。你世間財都會被搶走的,都會被劫走的,你投資失敗,你的錢就不是你的,這個世間財就不是你的。小偷把你搶走了,就不是你的了。官府課稅,那就不是你的了。敗家子把你敗完,那也不是你的了。你得癌症,到醫院去花光了,也不是你的。水災、地震、風災,戰爭來,火災來,不見了,那財產也不是你的。所以這個地方講說,我們講說七聖財,這個慚愧財叫功德法財,只有這個財是真正屬於你的,這個財是別人搶不走的,本來具足,人人都有,這叫功德法財。功德叫戒定慧,世間財它會增長你的貪瞋癡。
為什麼叫功德法財呢?它是智慧財,它可以讓你到彼岸,這個資糧,我們說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它就是福德。所以慚愧財在我們佛門裡面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法門。我們現在在大力推廣這個《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蕅益大師就是發現到這一點,他說你如果業障沒有消,你想要求這個定慧,那是障礙重重,你不能夠契入經義,人家說「讀書千遍,其義自見」,你是怎麼讀都領悟不進去,而且容易昏沉,障礙很多,障緣很多,很容易起貪瞋癡慢疑,習氣毛病很不容易斷掉,那就必須要怎麼樣?必須要這個慚愧財跟懺悔。這個懺悔法門,蕅益大師就創這個《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剛好蕅益大師他寫這個《經行法》以後,定弘法師到正覺精舍,他是想要得到這個戒體,受戒的戒體,他希望能夠得到這個清淨的輪相。正覺精舍很多法師就跟他推薦說修占察懺的《經行法》,蕅益大師所著作的,定弘法師就非常地用功去拜,拜萬佛,後來得到清淨輪相。
所以這一個人就是看到法師在誦經,那個功德主在那邊非常地悲傷,他看了以後就一直講說,人家的兄弟是這樣的,就是他的什麼?他的慚愧財,他的慚愧財已經流露出來了,可惜是真的他福報比較不夠,沒有遇到善知識。旁邊的人看他反覆的、不斷的在嘮叨講這一句話,人家看他在發狂了,就拉拉扯扯把他送回家。然後他不吃不睡,仍然是頓足捶胸,不斷的叨嘮唸這句話,一直折騰三天三夜也沒有停止。他的哥哥,郭大椿跟郭雙桂,聽到以後就趕過來了,他們本來已經跟郭三槐分開居住了,聽到郭三槐突然間發狂的消息,他們都很匆忙的趕過來看,探望。他們就拉著郭三槐老弟的手說,淚流滿面的說,弟弟你為何變成這個樣子呢?郭三槐又是呆呆站在那邊好久,突然間抱著兩位哥哥說,兩位哥哥原來待我這麼好啊,說著不禁悲慟著,哀號叫了數聲以後,突然間往後一倒下去,就斷氣了,就死掉了。
有人說他是哀傷過度,有人說是神明懲罰他。但是清朝的這個紀曉嵐,這位大菩薩,紀曉嵐就說,他說不是,不是神明懲罰他,他說這個是聖賢教他改過,佛家所講懺悔,他說是因為他真情流露,他天良發現,他起了非常慚愧的心,非常自責。他說假如那個時候,這個人能夠立定志向,他就可以成就孝悌之行。他為什麼突然間死亡呢?是因為他看到別人兄弟是這麼個友愛,自己的兄長是這麼樣的關心,他心中大為感動,一時天良激發,自覺無顏面可立足於世間,所以兩眼一閉,匿身黃泉。這是當時紀曉嵐給這個故事,這是真實的故事,紀曉嵐他所下的評語,他所下的結論。
紀曉嵐又說了,他說可惜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過錯,卻不知道如何補過自新。不過這也奇怪,他當時既然已經到佛門了,為什麼不趕快接引他,度他呢?法師怎麼不把他叫進來說,那時候教他拜佛啊,教他念佛啊。卻不知道如何補過自新,只憑意氣用事,加上他自己本身沒有修行的智慧,又沒有良師益友開導,又沒有賢妻來勸導他,以致於他沒有斷惡修善、轉惡為善的機會,這是非常大的不幸。
所以紀曉嵐說,沒有良好的教育,不知道做人應有的道德準則,所以平凡家庭的子弟,從小就應該好好地教育,使他們先懂得禮。其實我們講真的,我們現在在研討《太上感應篇》何嘗不是在教育我們自己呢?我們就是不懂這聖賢的道理啊,我們今天就來薰習這個《太上感應篇彙編》,我們就在接受聖賢的教育啊。我們看到這個故事,我們有則改之,無則嘉勉。我們會增長我們的智慧資糧,我們以後就知道怎麼教育子孫。如果我們不懂這個聖賢道理,我們就不知道怎麼敎下一代。這個叫作什麼?這是陳大惠老師講的,他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他說老和尚講的這個「不孝有三」,定弘法師也講這一條,他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個「大」,不是說你沒有生兒子,就是斷了這個香火,我們傳統上都會覺得說,好像是沒有兒子就變斷香火,對不對?定弘法師說,不是,你真的不能夠傳承這個家業,家學、家業、家風,你把你這個家的家業、家學、家風敗壞掉了,那才是「無後為大」,怎麼會生出這種子孫出來呢?對不對?
所以這個地方,我就引用《無量壽經》的「濁世惡苦第三十五」品裡面講,它跟這一段的經文有關係,第三十五品裡面講,「愛保貪重,心勞身苦,如是至竟,無一隨者,善惡禍福,追命所生,或在樂處,或入苦毒。」
黃念祖老居士的《無量壽經》註解裡面是這樣解釋,「心勞身苦,如是至竟」,「心勞身苦」的意思是說,我們人活在世間,我們就是想方設法,用心良苦,用各種計謀,用各種手段,無非是想博名聞利養、榮華富貴,想多賺多一點的錢,想爭更好的地位,這叫「心勞身苦」。你用了太多的這個煩惱心,貪愛心,執著心,這叫心勞。這真的是會疲勞、疲倦。所以這個緣慮心,我們這個緣慮心,苦樂憂喜捨這個緣慮心,攀緣心,它真的是非常勞累的。所以黃念祖老居士說,「心勞身苦,如是至竟」,是什麼意思呢?他說你終生勞苦,直到你壽命終了,壽命終盡,但你所得者,「只是獨死獨去,無一隨者」。
《嘉祥疏》說,「無一隨者」的意思是什麼呢?它這個地方講說,「神識孤遊戲,財留在自界」。這句話講得很好,人奮鬥一輩子以後,當臨命終的時候,這個神識離開肉體的時候,這個孤魂,我們講說遊魂為變,這個神識,阿賴耶識這個靈魂,很孤獨的到處遊蕩,這叫「神識孤遊戲」。你所賺的錢都留在這個世間,留給子孫花費,「財留在自界」。他說,「蓋萬般將不去,惟有業隨身也」,生平所作的善惡之業,你生平所造的這些善惡的業,以及所感的禍福之果,「則不相捨離」,這個無一隨者的意思是講這樣。你賺錢賺那麼多,家財萬貫、榮華富貴,沒有一個東西可以跟著你走,只有什麼跟著你走?沒有一個東西,「無一隨者」,沒有一個東西跟你走。只有一個東西跟著你走,就是善惡之業,以及所感的禍福之果,這個業果,「則不相捨離」,它沒有離開你啊。所以《無量壽經》裡面講,「故云追命所生」。
「義寂云」,何謂追命所生呢?「謂善惡因及禍福果,皆追命根所生處也」,「追命根」就是說你臨命終的時候,你的神識投生到哪一道去,你造五逆十惡,就到地獄道去,你造了貪業,就到餓鬼道。所以命根所生,就是你這個神識出離的時候,到底投生何處呢?這個叫善惡因跟禍福果。追者叫追隨、追逐也,所以到後世的時候,到第二世、第三世的時候,「或在樂處,或入苦毒」,苦毒就是什麼?三惡道,樂處就是三善道,為什麼叫苦毒呢?它說因為「毒者毒禍,痛苦之極,故云苦毒」。
這一段裡面,蘇瓊,這個清河太守蘇瓊,他把這兩個兄弟召請過來,跟他們開示,感得這兩個兄弟感動了,到後來就不再相告了。這個表示說教育的重要性,以及教化的重要性,我們就引用《群書治要》裡面講的,我們知道「建國君民,敎學為先」,我引用三條就表示說,老和尚常提的,教育它是勝過一切。
《群書治要》裡面講的第一條,「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我們剛才看到普明這兩個兄弟,他們為什麼經年結訟呢?為什麼這個兄弟要爭產呢?其實就是他們的貪瞋癡,他們的本性,為什麼後來經過蘇瓊給他們開導以後,他們能夠醒悟過來呢?就這一段裡面講的,孔子說的,「性相近也,習相遠也」,這個「性相近」就是人人都有本自清淨的佛性,這叫「性相近」,這個性就是本性,本性大家都一樣,叫「性相近」。但是隨著個人過去生的因緣不同,所以「習相遠也」,習氣就不一樣,毛病也不一樣,所以各人的命運就不一樣,為什麼不一樣?因為各人的業力不一樣,所以「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再下來,「先王知人有好善尚德之性,而又貪榮而重利,故貴其所尚,而抑其所貪。貴其所尚,故禮讓興;抑其所貪,故廉恥存。」這一段講得非常好。這一段就是等於在論證蘇瓊這個太守他這一段的開示,它是《傅子》卷四十九裡面出來的,這一段的白話的意思就是說:
「先王」就是我們的老祖宗,老祖宗知道人一方面他是善良的。所以老法師在我們辦這個生命教育研習營,就是我們邀請全臺灣所有這些典獄長,跟監獄的這些教誨師來講習的時候,老法師開示就講,他說這些犯錯的人,被判刑的人,假如我們能夠教誨他、勸導他、教育他,讓他能夠回頭。老和尚講,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他如果能夠回頭,他是人間最好的善人,他是人間最好的老師,就是這裡講的,為什麼可以回頭?就是先王知道人一方面喜歡善良的東西。所以佛陀他在講經的時候,他講到《法華經》的時候,他說一闡提也可以成佛,一闡提是什麼?「一闡提」就是斷了善根的人,因為「心佛眾生,三無差別」。
所以先王知道人一方面有喜好善良,崇尚美德的本性,另一方面又什麼呢?又貪慕榮譽財利,所以就重視其所崇尚的,又抑制其所貪求的。重視其所崇尚的,所以禮讓之風就要去推行,抑制其所貪求的,所以廉恥心就要保全。所以你必須把他善的先把他開顯出來,他自然而然他善緣會先出現,就是這裡講的這個意思。你要重視他所崇尚的,然後抑制他所貪求的。比如說我們受五戒,菩薩戒,我們用戒律,用因果,就是抑制他所貪求的。老和尚講三個根,推動倫理道德教育,推動因果教育,就是重視其所崇尚的。所以因緣果報跟這個五戒十善,就是要抑制他所貪求的,然後提升他所崇尚的,他善的那一面先把他牽引出來。
再下來,《群書治要》裡面講「治民之道,務篤於教也」,這是《鹽鐵論》卷四十二。它說治理老百姓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心一意的致力於推動教化。你看我們從這三條裡面,我們就可以老老實實地得到一個結論,就是老法師所說的「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古代的聖賢在這三條裡面講得這麼清楚,怎麼把人民敎好?怎麼把好人敎好?怎麼樣敎出一個聖賢的子孫出來?就是這個道理,就是要教化,就是要教育。
我們再看下面的這一段:
【于鐵樵曰。淮陰某宦二子。自幼參商。經年不一相見。後其兄病革。呼弟至榻前。執其手曰。吾年十九完姻。幼時無妻子之愛。三十八丁艱。晚年無父母之愛。相聚最久。莫如爾我二人。又一生不合。今始悔悟。而吾生已盡矣。痛哉。聞者可以動心。】
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于鐵樵』就是于覺世,他是明末清初山東人,他號鐵樵山人,他也是當官的,當過廣東學政,還有布政使司參議,他寫有《居巢》、《使越》、《嶺南》這些文學的書籍。
『淮陰』就是淮陰縣,就是現在江蘇淮陰縣。
『病革』就是病勢危急。
『完姻』就是完婚。
『丁艱』就是丁憂,丁憂的意思就是說,遭逢父母喪事,以前父母死掉,子女要守喪三年不做官,叫「丁憂」。三年不做官、不婚娶、不赴宴、不應考這四個,不做官、不婚娶、不赴宴、不應考。以前這是國家的規定,丁憂它是法令的規定。所以陳大惠老師在《聖賢教育改變命運》裡面,特別有提到丁憂這個問題,他說以前的政府,它制度上是這樣建立的,就是要做什麼呢?就是讓這些官員重視孝道,重視孝道以後,他就會去教化他的縣民、他的子民。所以古代當官的話,他只要遭逢到父母的喪事,父母往生,他不能做官,他等於要,我們現在講,現在的名詞叫停職,有沒有留薪我不曉得,他停職就要回到家鄉去守什麼?去守孝,要守孝三年。所以這個是非常好的一個制度。但是現在的時代,現在官員停職三年,好像他們就會覺得說,這個會不會是比較古董?但是你想想看,這孝道就淪落了,它設計這個制度的目的,倒不是叫所有官員都這樣,它的目的是這樣,就是說它讓政府來帶頭來重視這個孝道的教育,關鍵是在這裡。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于鐵樵說,淮陰這個地方,某位官吏有兩個兒子,從年幼的時候兄弟就不和睦,一年見不到一次面。後來哥哥在病危的時候,就叫弟弟到床的前面來,握著他的手說,我在十九歲的時候就結婚了,在幼年的時候沒有妻子的恩愛,到了三十八歲的時候,父母就過世了,所以晚年也沒有得到父母的疼愛,我在世間上相聚最久的,沒有比我們兩個更久了,可是我們兩個又偏偏一生不相合,兩個不講話,現在我才開始後悔覺悟了,但是這一生已經到了盡頭了,真是讓人家悲痛啊,聽到這個故事的人,都足以感動心情啊。
我們再看看下面這一段:
【後漢繆彤少孤。異母兄弟四人。財業相共。及各娶妻。諸弟遂求分異。又數聞鬬爭之言。彤掩戶自撾(zhuā)曰。繆彤。汝修身謹行。學聖人之法。將以整齊風俗。奈何不能正其家乎。弟及諸婦聞之。悉叩頭謝罪。遂為敦睦之行。】
這個『繆彤』,繆彤他是東漢人,他當官擔任主簿,然後他擔任那個縣接近京城,就有很多的這個權貴土豪,這個繆彤就誅殺了這些很多的奸官貪吏,以及這些權貴的親戚,就有一百多人,他威名就遠播,也是一個剛正不阿的一位清廉的官員。
『財業』就是財產家業。
『分異』就是分居。
『撾』就是敲打。
『謹行』就是謹慎行事。
這一段的白話:
後漢有一位叫繆彤的這個人,他從小就失去了父親,他異母的兄弟有四個人,財產家業都互相共有。到了各自娶妻的時候,弟弟們都要求分家,他因為常常聽到他們互相爭鬥的言語,繆彤就把門關起來,自己責問自己說,繆彤啊,你修身的目的是幹什麼?你修行的目的是做什麼的呢?你謹慎言行是要做什麼的呢?你難道不就是要學聖人的,效法聖人的這個道理嗎?你不就是要『整齊風俗』,就是你就是要來端正風俗嗎?你為什麼你連自己的家都不能夠端正呢?就這個意思。他在把門關起來在責問自己的時候,他的弟弟們跟那些弟婦聽到以後就『悉叩頭謝罪』,就在繆彤前面叩頭來謝罪。那麼這一家又恢復了『敦睦之行』,就是和睦的這個感情。
我們接下來,我們來看這一段:
【五代張士選。幼喪父母。及長。惟叔父存焉。叔有七子。一日叔謂選曰。吾當與汝分析。剖之為二。選曰。選不忍七人共一分。可分為八。叔固辭。選亦固讓。遂分為八。時選年十七。遇薦入京。同館者二十餘輩。有術士相曰。南宮高第。獨此少年。同輩笑斥之。術士曰。文章非某所知。但此少年。滿面有陰德氣。必積善所致。及揭榜。士選獨登高第。夫今之薄手足之愛。爭貨財之賤者。即同胞並蒂且然。而繼庶則欺凌易生。相煎更甚。若堂從之兄弟。彼此愈分。親疏愈見。孰能如張公哉。不知古人云。薄待兄弟。便是薄待父母。薄待堂從。便是薄待祖宗。根本若虧。枝葉必壞。此源頭之論。人當三復。】
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五代』是宋以後,稱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為「五代」。
『分析』就是分家產。
『叔固辭』,這個「固」就是堅持。
『遇薦入京』這個「薦」就是推薦。
『同館者』就是同在會館住宿的叫「同館者」。
『南宮』,「南宮」的意思就是以前禮部會試,就是進士考試的地方,漢代尚書省的別稱,象列宿的南宮,因而得名,科舉時代稱會試為禮部試,也稱南宮試,就是等於進士考試。
『高第』就是科舉中式。
『斥』就是駁斥。
再過來,『即同胞並蒂且然』,「並蒂」是兩個花朵或兩個果子共一蒂,「且然」就是猶言尚且如此。
『繼庶』就是,「繼」就是繼子,「庶」是非正妻所生的孩子,宗族的旁支。
『相煎』就是我們講的折磨的意思,煎熬。
『堂從』就是堂兄弟。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三復』,下面這一段最後的「三復」就是反覆的誦讀。
這一段的白話它主要是講五代有位叫張士選,他幼年的時候父母就過世了,他長大以後他就跟他的叔叔,叔父住在一起。叔叔有七個兒子,有一天他叔叔就告訴張士選說了,我應該跟你把這個家產分配一下,就把它分為兩大份。張士選說,不要,他說我不忍心你們七個人共一份。張士選真的是很不簡單,他真的很有這種禮讓心。他說可以把它分成八份,他叔叔堅持不要,推辭。張士選就堅持要禮讓,那只好就分為八份。當時張士選年紀十七歲,他被推薦進京考試,住在同一個館子裡面的一共有二十幾位考生。有一位算命的相士就告訴他們說了,他說這一次的南宮,這個禮部的進士考試,會中到這個,考中的這個人就是這個少年。同輩的人就笑了,而且排斥。這個算命的就說了,文章我可能不知道啦,但是這個少年本身滿臉都有陰德氣,他一定是積善所致的。等到放榜的時候,張士選果然「獨登高第」,他果然是這個榜首,中了這個考試。
今天對待手足的愛很刻薄的,爭家產、爭錢財,爭得非常重的人,這些人,『爭貨財之賤者』,就是他們不能夠禮讓的這些人,「即同胞並蒂且然」,就是父母所生的兄弟都是如此,這「同胞並蒂」就是父母所生都是這樣,何況有些他本身是繼母或是旁系的母親所生的兄弟呢?互相欺凌、互相折磨就更嚴重了。如果是堂兄弟之間的感情,就更加的分離啦,『彼此愈分』了。『親疏愈見』,他們其中之間的親情疏離的關係,就更加的明顯了,有誰能夠像張公藝一樣呢?五代同堂呢?不知道古人說,『薄待兄弟』,對兄弟薄、刻薄,就是對父母刻薄,對堂兄弟刻薄,就是對祖先刻薄,這句話講得很好喔。「薄待兄弟,便是薄待父母;薄待堂從,便是薄待祖宗。」
所以在這個地方,比如說像我,我祖墳蓋了很久,有一點點崩落了。當時我就是要修這個祖墳,我們這些堂兄弟,他們家庭環境有些並不是很好,他們就是不願意出這筆錢。後來整個祖墳的修繕,就我一個人來負責,這個就是我至少做到這一條,我可以說我落實了,我有真做到了。我也沒讓兄弟出這筆錢,我就是等於對待兄弟寬厚,我就沒有說薄待兄弟,那就是說你沒有薄待父母,堂兄弟不能夠出錢,我們也給他隨順因緣,我們那個順從就能夠修隨喜功德。「薄待堂從,便是薄待祖宗」,你對堂兄弟不好,就是對祖宗不好。『根本若虧,枝葉必壞』,你根本都已經,根都爛掉壞掉了,那枝葉當然就會壞掉了。「此源頭之論,人當三復」,這個是大根大本的東西,我們要反覆的去思維,反覆的這個,人當三思就是再三的去三思而後行。
今天這一段的這些,我們就講到這裡。接下來,來跟各位分享淨空老法師對於這個「忠孝友悌」這一段的開示。我們來聆聽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
老法師說,我們前面有討論過說我們要順親。老法師說,你如果能懂得順親,你要懂得那個方法,他說如果你能夠懂得順親,你就懂得恆順眾生,那就是普賢行。他說,普賢菩薩裡面有十大願,他說大舜他就做到這一點。大舜他恆順了他的父母、他的弟弟,他的父親雖然對他不好,他的母親對他也不好,他弟弟又傲慢,但是舜把他當成聖賢,事實上大舜他已經做到普賢菩薩的十大願裡面的第一願,就是什麼?「禮敬諸佛」,他把他的父親、母親跟弟弟,都當諸佛菩薩在供養、在恭敬、在孝順,他這個真正是做到什麼?就是順親。所以你孝順,為什麼孝後面就配一個順?也就是說,不管父母做得對不對,父母責備你是對跟不對,你都要接受,你都要隨順,你真正隨順才是孝,就像大舜一樣,才有這個福報,你看大舜後來被堯選為當皇帝。所以大舜把他的父母親跟弟弟,當成諸佛在恭敬,這叫「禮敬諸佛」。他做到了,他為什麼能夠禮敬諸佛呢?因為他把他們當成佛,他是看到他們的心性,換句話說,大舜是從體上去看眾生,他看一切眾生都是佛,那這個只有大菩薩、法身大士、佛才做得到,我們講說,佛看眾生永遠都是佛,眾生看佛還是眾生。
所以大舜他事實上,他第二點做到「稱讚如來」,什麼叫稱讚?你說好,我也給你讚歎,就淨空法師說的,你對我稱讚,我也阿彌陀佛;你對我毀謗,我也阿彌陀佛。所以一句阿彌陀佛就可以怎麼樣?「禮敬諸佛,稱讚如來」。
第三個呢?大舜他這樣的孝順父母,就是最大的供養,他用孝來供養父母,這是「廣修供養」。
第四個呢?「懺悔業障」,一定是自己做不好,才惹父母親生氣,如果是有德的人他一定說,我一定做得不好,我做得不夠孝,我才惹得父母親生氣,那他是什麼?叫「懺悔業障」。
第五個「隨喜功德」,如果你能夠隨順,那就怎麼樣?會增長你的戒定慧,會息滅你的貪瞋癡。那這是什麼?就成就你的功德。所以你隨順本身就可以得到功德了,就是這邊修隨喜功德了。
事實上,大舜這樣的一個孝的行為,事實上是在說法,他事實上是在做示轉跟證轉,我們講所謂的三轉法輪,「勸轉」,我勸你,對不對?「示轉」,他示現給你看,他做給你看,「證轉」,所以大舜做到什麼?做到示轉跟證轉,也做到勸轉,為什麼?大家會向大舜學習,那就勸轉,所以大舜做到普賢菩薩的什麼?第六願「請轉法輪」。所以你看,光一個孝就可以說法,就可以三轉法輪。
第七「請佛住世」。到後來他父母親都對他都非常地好,我們前面探討過,楊甫要去四川拜訪無際大師,中間碰到一個僧人說,你家有兩尊古佛,你趕快回去,那個披著個五彩衣,倒穿鞋子,那個就是佛。他楊甫真的跑回家敲門,他媽媽真的起來開門了,果然是披了彩衣,倒穿鞋子的。他後來領悟了,家裡有兩尊佛。所以這叫請佛住世,父母在,讓你能夠孝順修福報,那就是請佛住世,是真正請佛住世。
第八「常隨佛學」。你在孝順過程裡面就可以修十大願王,這不就是在常隨佛學嗎?
第九「恆順眾生」。他大舜的弟弟傲慢,他父親要害他,他一樣接受,這就是恆順眾生。我們叫什麼?恆順眾生就是隨緣不變,不變隨緣,什麼叫隨緣不變呢?隨緣不變,要怎麼樣才有辦法做到隨緣不變?開悟的人他能夠隨順一切因緣,為什麼?因為他已經沒有我執,沒有法執了,他破根本無明了,他沒有貪瞋癡慢疑,他也沒見思惑,他已經離開四相,他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他既然沒有四相,他就沒有人我之分。沒有人我之分的時候,他就可以做到這裡的恆順一切因緣,「恆順眾生」。
什麼叫眾生?你有妄想、分別、執著,那你就是眾生。所以菩薩他證得那個空性,他有一個從空出假,我們天臺宗裡面講的,教下常常講的這句話,從空出假,從假入中。天臺宗裡面講三觀,空觀、假觀、中觀,空觀就是他證得那個空性,什麼人可以證得空性?我們講說人空、我空、法空,阿羅漢就證得我空,阿羅漢破了見思惑,他沒有我執了,他證得我空了。那菩薩呢?他破塵沙惑,他證得法空,所以證得空性,他有辦法怎麼樣?無住而生其心,他就能夠證得空性,什麼叫證得空性?我們現在講叫作大徹大悟的人,身心脫落。
我那一天聽老法師講《科註》,講到這句阿彌陀佛佛號的功德,我聽了非常感動。老法師常常跟我們講,他在巴黎的時候,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活動,在巴黎淨宗學會舉辦三時繫念法會,我當時人在現場。淨空老法師有做一個短短的開示。他對大眾這樣講,他說《金剛經》裡面講,佛陀告訴我們,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你六根接觸六塵,你眼見色,你怎麼不會起心動念呢?你還有那麼多習氣毛病,見到好吃的東西你就想吃,見到不好吃的東西,你就把它排斥。
你說我會不會有?我有時候,我還是會有微細的這個煩惱,對不對?比如說,我不太喜歡吃南瓜,我碰到南瓜,我只要看到南瓜,我就不會去夾南瓜。所以我師姐都知道我不喜歡吃南瓜。我蓮友大概都知道,他說老師不吃南瓜,但是我還是隨順,我說我不吃,你們吃啊。你看,我還是有執著,我對南瓜我還是不能夠布施,我還是沒有辦法放下,我還是會住相生心,我哪一天碰到南瓜,我如如不動,不取於相,那我就成功啦。所以我現在也在學習啊。我師姐如果給我放南瓜,我還是把它吃下去,我是在恆順眾生,因為我有這個執著就是眾生嘛,所以我就恆順眾生嘛。你們問蓮友,很多人都知道我不喜歡吃南瓜,這就是什麼?我住色塵,眼見色,色就是南瓜,我眼睛見到南瓜,我就起煩惱,分別心就出來,執著就出來,妄想就出來,妄想是什麼?這個煩惱就是妄想,我不喜歡吃南瓜,這個妄想就出來了,那我就是三界內嘛,南瓜就把我弄到三界內了。那我怎麼出三界呢?怎麼出三界?那你就要即相離相,即南瓜放下南瓜,這是即相離相,《金剛經》講這個境界,你就做不到啊,即念離念,你怎麼有辦法做到即相離相、即念離念呢?為什麼?為什麼你沒有辦法做到即相離相、即念離念呢?因為我們的習氣毛病在嘛,我們會有執著。
所以你要怎麼去修?剛才講學大舜哪,「恆順眾生」,你只要順就好了。所以你聽到這裡的時候,就知道說什麼叫隨緣,喜歡跟不喜歡都放下來,那叫空觀,喜歡跟不喜歡都放下來,就是佛家裡面講的放下憎愛,憎就是討厭,愛就是喜歡,問題就卡在這裡,憎就是我就很討厭,愛就是我就是很喜歡,這個東西最難搞。你只要看到境界,看到相,你就開始無明就跑出來,什麼都擋不住,聽的經全部都忘光了,連佛號也不曉得到哪兒去了,就是這個東西在搞怪,在執著啊。
所以老法師說,你怎麼有辦法做到六根接觸六塵,你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那個布施就是放下。老法師說,南無阿彌陀佛,什麼叫南無阿彌陀佛?你平常在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對不對?也就是好的你也轉成阿彌陀佛,不好的你也轉成阿彌陀佛。老法師特別舉一個例子,他說早期,民國的時候在大陸有一位高僧叫慈舟法師,他也讚歎夏蓮居老居士編輯的、會集的這本《無量壽經》的會集本。慈舟法師特別作一個印可。他說慈舟法師的修行,人家只要跟他講,怎麼讚歎啦,怎麼恭敬啦,說什麼話啦,慈舟老法師都阿彌陀佛。人家怎麼批評他啦,怎麼說什麼,都阿彌陀佛,他就是放下憎愛,放下憎愛就是空觀。所以一句佛號就可以變成空觀。所以南瓜你喜歡也是阿彌陀佛,你能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吃下去,就是南無阿彌陀佛,你不生起一念無明,你就是阿彌陀佛,你不會看到南瓜說我不喜歡,那就不是阿彌陀佛,那就是娑婆世界,對不對?
所以這個能放下憎愛的,一句阿彌陀佛,就可以轉這個色聲香味觸法。老法師教我們學習這個慈舟法師,老法師特別比喻,他說如果你是鈍根的,他說普通根器的,說得你聽懂,也是廢話,說你聽不懂,也是廢話。他說就把它轉成阿彌陀佛,他說學那個鍋漏匠三年就成就了,站著往生,他就什麼都轉成阿彌陀佛。好,你有辦法六根接觸六塵,都能夠把它轉成阿彌陀佛,那你就證得空觀了,那你還是在世間生活,你還是要做事,還是要上班,還是要做家事,還是要跟人家應對接物。這一句佛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個叫作假觀,你隨順眾生嘛。所以菩薩是從空出假,出假是什麼?我雖然跟你們合在一起,我和光同塵,但是我跳脫出來,我身在紅塵不染塵,這個叫從空出假,我跳脫這個,我知道這是假的,叫從空出假,我知道是夢幻泡影,還是啟建水月道場,大作夢幻佛事。然後從這樣去修行裡面,入不二法門,就是中觀,既不著空,也不執著有。
老法師說,這一句佛號就是念到,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到什麼都掛不住,他說無住,念到自己很清楚,生其心,阿彌陀佛的這個覺悟的心,他說一句佛號就是無住而生其心。念到一切煩惱掛不住,是無住,念得很清楚的這句佛號是生其心。他說跟《金剛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謀而合。他說這句佛號就可以轉六根跟六塵接觸,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你就做到佛陀講的那個目標了。他說這個就是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佛陀的大慈大悲,這個叫作什麼?這個叫作暗合道妙,什麼叫道妙?讓你到達涅槃彼岸,道妙就是開智慧,我們講的往生極樂世界,就暗合道妙。那暗合道妙以後,一句阿彌陀佛在不知不覺之中讓你放下六塵的世界,巧入無生,你跟無生相應了。他說,這個是不思議的難信之法,但是是易行道,難信之法易行道。你真信切願,真幹、老實、聽話,做到了,你就可以做到老和尚講的這個境界。是我聽《科註》的一點小小心得,非常感動,老法師這樣的一個大開圓解,讓我非常非常地感動,特別提出來跟這邊做一個結合分享。可以一句佛號證入天臺宗裡面講的三止三觀,空觀、假觀、中觀,入不二法門,那就是佛陀的本懷。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