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89集
第89集

感应篇汇编第8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8/02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8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二句「矜孤恤寡,敬老懷幼」。請各位同學翻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8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89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8/02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8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
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二句「矜孤恤寡,敬老懷幼」。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八十一頁第一段,我們繼續上一回的經文:
【孤也者。未能有成。親已早逝。或母死而父方再娶。或父死而母議再行。甚者父母俱亡。藐然孑立。不幸至此。情況何堪。即路人尚生憐憫。況誼屬宗親。尤難恝視。矜者哀憐也。所宜至誠哀憐。養之教之。令無依而有依。無託而有託。俾至成立而後已。植厚德於人間。慰幽魂於地下。獲報豈淺。】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藐然孑立』,這個「藐然」就是年紀很小,幼小叫藐然。「孑立」就是孤立無依。
再下來這個『誼屬宗親』,「誼屬宗親」這個「誼」,就是同那個道義的義是一樣的意思,就符合正義或道德規範的,這個叫「誼」。「屬」就是親屬。「宗親」就是同宗的親屬。這個「誼屬宗親」,就是我們的這個家族之間的這些親屬、眷屬。
『尤難恝視』,這個「恝視」就是漠視,忽視,輕視。
『俾至成立而後已』,這個「俾」就是使。「成立」就是成人,成長而能夠自立。
『植厚德於人間』,這個「植」就是培植,樹立。「幽魂」就是人死後的陰魂,我們一般民間講叫三魂七魄。道家講靈魂,佛家講神識,這是「幽魂」。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所謂孤就是指,還沒有長大成人,親人都已經過世了,或者有的母親死了父親再娶;或者父親死了,而母親又再行改嫁,就『母議再行』,就是有考慮再改嫁。「甚者父母俱亡」,就是甚至父母親都雙亡了。「藐然孑立」就是遠離父母親的關愛,孤立無依,不幸到這種地步,「情況何堪」就是情況真的讓人家無法忍受,這叫「情況何堪」。「即路人尚生憐憫」,就算說不相關的路人看到這種情形,也會生出這個憐憫之心。「況誼屬宗親」,何況是朋友親屬以及有血統關係的宗親。「尤難恝視」那更是難以忽視。
這個部分在臺灣來講,我們常講說,臺灣,沒有什麼可以做為寶的,臺灣以愛心為寶,不管是中國大陸的汶川大地震,或者是日本的311水災,或者是南亞海嘯,臺灣很多的愛心(人士)都蜂擁而至。雖然媒體很發達,造業的人也多,但事實上行善的人更多,這個是一股社會的安定力量,這是大家的愛心。像我們臺灣,比如說新北市政府,市長朱立倫就創立這個7-11的這種,我們一般講叫做便利商店。只要你沒有飯吃,都可以去登記,都有愛心人士會提供這個熱食便當,給這些沒有飯吃的人可以去那邊取這個熱食便當。也(有)很多企業家,都贊助這一個小學、國中的這種營養午餐,這非常地多。我個人來講的話,我也很喜歡做這種善事。在中國大陸,那是十幾年前了,華東水災跟華中水災,那個時候水災非常地大,我所知道的,比如說安徽全椒縣,那時候就是災民非常地多,那個時候「慈濟」有在號召,要幫安徽全椒縣的災民,蓋大愛屋,那時候末學我個人就捐了一棟大愛屋,就蓋給這個全椒縣的災民來住。
比如說看到有些人不幸,你真的要生那個憐憫心,我們說菩提心叫直心、深心、大悲心。學佛最好行六度的方法就是慈悲心,種福田最容易的方法也是慈悲心。觀世音菩薩叫施無畏者,我們都要學觀世音菩薩,這種布施無畏。
比如說我以前在當大同分局的督察組長的時候,曾經我們在大同分局就抓到一位,那時候叫做偷渡客。大陸那時候經濟還沒有像現在這麼發達,很多大陸的人都會,怎麼說呢,就是可能用一些不正常的方法跟途徑,偷渡到臺灣來打工。十幾年前那時候臺灣的經濟非常地發達,也很繁榮。那時候就抓了一個偷渡客是從福建平潭過來的。當時關在拘留所的時候,我去查勤,因為我們規定,分局長跟督察組長就必須要到拘留所定期的查勤。我就看到一位,福建平潭來的一位偷渡客,他拄著拐杖,我就很好奇,就進去把拘留所的門打開,問他,我說你怎麼受傷的呢?他說我來臺灣以前跟人家借錢去打個鋼釘。他腳斷了去打鋼釘,為了想到臺灣來賺一點錢,他不惜跟人家借錢,他家裡很窮。那後來,因為他是偷渡客,警察追他,他就跑,就摔倒了,摔倒以後,鋼釘就斷掉了,很痛苦。我立即寫報告簽請分局長核准給他就醫,我就送他到大同分局的民生西路的一家民生診所,也是一家中型的醫院,我跟那個院長剛好認識,我就跟那個院長講,我說,你馬上跟他做手術給他換一個全新的鋼釘下去,把他植好又把他縫好,治療好以後,再回到拘留所把剩下的拘留的期限把它服完。那就必須要遣送到,那時候在我們新竹,有一個專門叫做收容偷渡客的中心,在那邊等待。兩岸那時候還沒有協議,所以要定期的,才有辦法來接回大陸。那時候他跟我講說他來臺灣賺錢,沒有賺到錢還被抓到。他家裡很窮,我那時候用了幾萬塊的錢給他,跟我家人商量以後同意,我就說那你帶金子進去好了,因為怕他帶新臺幣回去,或是帶美金進去,恐怕過海關就過不了。我就買這個黃金,我就送給他。那時候花不少錢,那個手術的費用,全部的費用都我來負責。後來他到福建平潭,寫封信來給我,特別來跟我道謝,我跟他也是非親非故,那時候我已經開始學佛了。我一直覺得說,有時候在人生的旅途上,我們說「公門好修行」,遇到人家有急難的時候,我們及時伸出這個援手,「救人之難,濟人之急」。
這個《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講,就是「救人之難,濟人之急」,對他來講,他骨頭已經斷了,這是他最困難的事情,他連走路都不行,怎麼遣送回去呢?公家沒有那筆預算幫他打鋼釘,警察機構也不可能幫他治好,它沒有辦法核銷。這個警察機關的預算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它不可能為你來做。所以這個是我們做人的過程裡面,我們要向聖賢看齊,《文昌帝君陰騭文》就是聖賢講的話就是「救人之難,濟人之急」。這個就是剛才這裡講說:「路人尚生憐憫,況誼屬宗親」。我們的家族裡面,親戚朋友裡面,要不要幫忙?要幫忙,這個我本身也做到。
比如說我姐姐家裡很窮,姐姐是有一技之長,可以幫人家美容,做頭髮,可是沒有錢開業,她先生也不是很爭氣,所以家庭過得非常地辛苦。那時候我的經濟情況也不錯,我就跟我太太商量,我說好啦,我們幫她開業好了。就開了一家美容院給她去經營,這個就是我們能夠伸出援手,就不要去輕視跟漠視。妹妹為了幫助二姐也標了會,標了會以後來幫姐姐解決這個困難,妹妹說她沒有辦法去繳會款。臺灣叫做標會,我不曉得大陸有沒有標會,就是二三十個人聚在一起標會就是(一個會的基本款是一萬塊),到時候,時間一到(每個月都一次),大家就寫那個標單,你出九千,你出九千二,你出九千三。最高那一個,九千三那一個人就標到,就把這個月的大家這個會員,標會的這個會腳(我們臺灣叫會腳,走路那個腳),這個錢收齊,等於賺一點點微薄的利息,比銀行稍微好一點。我妹妹因為幫助她,我二姐經濟情況不好,她跟我講:二哥啊,我標會的錢都給姐姐拿走,那怎麼辦?我說那妳還有多少會沒有辦法繳呢?她講給我聽說:還有兩三年還沒有繳完,二十幾個會。我說好啦好啦好啦,妳戶頭給我,我每個月給妳定期匯錢回去,妳去繳會錢。就是這樣,我們能做的,就是,別人都在幫助了,那何況是自己的誼屬宗親,自己的兄弟姐妹呢?我們不能袖手旁觀。我們如果經濟情況不好,那我們就發個心,出個力。你有能力你就出錢。像我早期我很喜歡做善事,現在因為講經,加上自己有道場比較忙,我早期只要看到哪裡,哪一個清潔工被車子撞死了,我馬上就送錢去給他。哪個地方有火災,我馬上就送錢到現場去給他。長養自己這個慈悲的心,累積自己的福德,你自然而然,老法師講「福至心靈」,你的智慧就會慢慢相應。
這個地方所以告訴我們說,對於這些孤兒,我們要特別的憐憫。好,再下來,這個所謂『矜者』,『矜者哀憐也』,就是哀憐的意思。『所宜至誠哀憐』,最主要是要有至誠心、恭敬心去同情他,去憐憫他,要去養護他或者是教育他。『令無依而有依』,讓那個沒有依靠的而能有依靠,讓那個沒有寄託的人,可以有所寄託。『俾至成立而後已』,一直到他長大成人,然後才停止這種救濟的工作。『植厚德於人間』,你在這個人間做人的時候,你就可以累積那個福德,累積那個德行,這個叫「植厚德於人間」。『慰幽魂於地下』,也許他父親或是母親死掉了,父母親雙亡了,最難忘懷的就是這個小孩。我常去助念,最有感觸的就是這裡講的,「慰幽魂於地下」,你這樣去幫助那個孤兒,這些他的父母親是非常地感恩的。『獲報豈淺』,這個福報是非常地大,不是淺淺地。
因為我常去助念,最難助念的,就是最不容易放下是什麼呢?最不容易放下就是婦女,那個病人大概年紀在四十歲到五十歲左右這個年齡,她最不容易放下是什麼?小孩。我曾經去助念一個單親的家庭就是一個女眾,她的小孩才初中而已,他媽媽是癌症,我去跟她關懷的時候,他媽媽就沒辦法斷氣,沒辦法捨報,後來不斷的去安慰她,後來才讓她順利捨報,所以這個叫做,這裡面講的就是我們前面有提到說「哀此煢獨。夫子之志。亦不過曰。老安少懷」。我們前面一段,有討論這個問題。
剛才講說這一個「慰幽魂於地下」,我舉一個真實公案給各位聽。以前我去助念一個,到我們臺北這個醫學院,有一個周師姐,叫我去關懷一位癌症(乳癌)的一位女眾。這位癌症的這個女眾她也是單親家庭,她的兒子是唸建國中學,高中,她就是跟她兒子相依為命,現在要捨報了,她就是放不下這個孤兒,所以這一段是講得真的很有道理。後來我那個蓮友(周金蓮師姐)她就很有愛心,而且很有這個願力,她當時叫我去關懷的時候,她同時跟這一位女病人,跟她講:她說妳安心的念佛,求生極樂世界,妳這個孤兒,妳唸建國中學這個小孩子,妳不要罣礙,妳不要擔憂。我們那個周師姐,當場給她承諾,她說:我負責把妳的兒子培養到大學畢業,而且他的學校的註冊費用跟平常的生活費用,全部由我負責。講完沒多久那個女的就斷氣了。這就是這裡講的「慰幽魂於地下」,這是積陰德,是最關陰德的。
還有就是說,這個殘障,盲聾瘖瘂,我引用《地藏經》裡面,《校量布施功德緣品·第十品》裡面:「佛告地藏菩薩。南閻浮提。有諸國王。宰輔大臣。大長者。大剎利。大婆羅門等。若遇最下貧窮。乃至癃殘瘖瘂。聾癡無目。如是種種不完具者。是大國王等欲布施時。若能具大慈悲下心含笑。親手遍布施。或使人施。軟言慰喻。是國王等所獲福利。如布施百恆河沙佛功德之利。何以故。緣是國王等。於是最貧賤輩及不完具者。發大慈心。是故福利有如此報。百千生中。常得七寶具足。何況衣食受用」。
這一段非常地好,當然跟這一個孤兒也許並沒有很直接的關係,但是經文裡面跟我們提到「植厚德於人間」。我就引用《地藏經》這一段來告訴我們說,你怎麼去培養這個福德。「地藏菩薩」跟我們講,佛陀在《地藏經》裡面告訴我們說,布施功德它有各種發心的不同,這個叫校量布施的功德。照理講功德是平等的,可是為什麼會有,校量布施功德呢?因為發心不一樣,比如說《了凡四訓》裡面講,那一個貧女她要入宮前,她布施兩文錢給那個老和尚,對不對?你們都看過那個故事嘛,結果她那個布施的發心太真誠,非常地恭敬,所以那個兩文錢的功德,就是盡虛空遍法界,就無量,所以那個老和尚,就親自來為她懺悔。老和尚說,如果他不親為懺悔,沒有辦法承受,她這樣的一個恭敬供養。所以一念真誠的供養是盡虛空遍法界。那後來她到皇宮去以後,不是當了皇后娘娘嗎,她就率了很多徒眾過來了,供養了數千兩,結果老和尚叫他的弟子代為懺悔。她就覺得很奇怪說,我以前用兩文錢,你親自給我懺悔,現在我用數千兩,你叫你的弟子給我懺悔,這就是校量布施功德。
我不是解釋過了嗎,我們的一個蓮友叫連阿美,她的媽媽跟我一起共修《地藏經》,跟我共修佛一,每天都一部《無量壽經》,一部《地藏經》。她媽媽在仁愛醫院中風,我去看她的時候,她是第二度中風,我們臺灣叫第二度中風就是說接近重度中風的前兆。中間這一段,結果我去跟她看的時候,她身體都已經變形了,手都已經變形了,然後她不能認得她的兩個女兒,連阿美跟她姐姐。連師姐就很緊張了,為什麼?因為她媽媽就是發願要求生極樂世界,如果不認得就等於臨命終時不能夠正念現前,所以就很緊張。我就跟連師姐在共修《地藏經》的時候說:我們到正覺精舍去供僧,到南林精舍去供僧。她們兩個姐妹賺的薪水事實上是很少,一個月臺幣才多少,才不到兩萬塊,可以講說非常低薪的一個工作階層。你看她們發心,供養正覺精舍十萬塊,以她的能力供養十萬塊,她要做多少,要做差不多將近半年都不吃不喝,她才有辦法供養。南林精舍也是供養十萬,我不是上次有講過,我們到正覺精舍的時候,清公和尚中午用完齋在入定養息中,我們到的時候侍者接待,在知客室,南林佛學院的當家師父(如慧法師)跟另外一位女眾比丘尼陪我去,還有連師姐跟她的姐姐還有我。因為我跟清公和尚(果清律師)相識十幾年,我就跟侍者報告說:請師父轉達,希望清公和尚接見。結果侍者就去清公和尚的寮房,三彈指,啪啪,這樣,回來以後,因為清公和尚沒有開門,回來跟我講說:黃警官,非常抱歉,清公和尚仍然在入定中。我當時,我在這邊懺悔,我真的起了一個小小的煩惱,為什麼?我們眾生的習氣,我們都會有所求,我們都會希望師父開金口,師父如果開金口,功德無量無邊。卻不知道我們的真誠心,功德才是無量無邊。這給我一個很大的教訓,後來我起了一個小小煩惱以後,我就有一點點落寞跟失望,因為見不到清公和尚,好像得不到加持。我就跟如慧法師說,現在怎麼辦?那我們到大殿去迴向好了。到大殿去的時候,我跟如慧法師說:如慧法師,妳來唸迴向文。如慧法師說:你講就可以了。我就很真誠的跟大雄寶殿的佛菩薩報告,就來報告今天供僧的因緣,希望佛菩薩加被,她媽媽能夠清醒過來,然後正念現前。我們那天去的時候是禮拜六,回來的時候禮拜六晚上了,禮拜天早上,連師姐的媽媽就吐血跟大血。連師姐很緊張,她說我媽媽怎麼會吐血,怎麼會大血?到禮拜一再吐一次的時候,吐完以後,她就認得連師姐說:阿美,我怎麼在這裡?你看多麼不可思議的「校量布施功德」,這是什麼意思?因為你發心的真誠,不同,你的恭敬心夠不夠。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這個第十品裡面講說:「佛告地藏菩薩:南閻浮提」,就是我們現在這個娑婆世界。「有諸國王」,這個國王也有可能是什麼,我們現在講的國家的領袖,但是也可以講說現在一個大企業的董事長,也可以講國王的福報。「宰輔大臣」就是我們的這些部長,這些大官。「大長者」就是福報很大的大富長者。「大剎利」這個剎帝利在印度是一個算是統治階級,我們一般講叫士農工商,剎帝利算是統治階級,這叫「大剎利」。原來就是剎帝利。印度有四種種族:一個是婆羅門;一個是剎帝利;一個是吠舍;一個是首陀羅。「婆羅門」是祭司,他地位最尊崇,「剎帝利」是統治階級,「吠舍」是士農工商,一般的平民。「首陀羅」就是賤民,印度到現在還是有種族的差別待遇。這個地方佛告地藏菩薩說:這些大國王跟大臣,跟大富長者,跟大剎利,還有大婆羅門,因為他們的福報都很大,福報大有一個缺點,沒有恭敬心,恭敬心比較不夠了。這個我們講實在話,《四十二章經》裡面講「富貴學道難」,所以容易會有慢心。這個地方講說,他如果遇到最貧賤,最下貧窮。就是最貧窮的人,乃至於癃殘瘖瘂,聾癡無目(聾子,瞎子),這個種種不完具者,他五官不完整的人,這個大國王等,如果他布施的時候,他能夠具大慈悲。什麼叫大慈悲?就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大慈悲就是從性德流露出來的,「下心含笑」,下心含笑代表他謙卑。「親手遍布施」,就是這個很容易明白,他親自去做這樣的布施工作,或者他用安慰,用軟語來安慰對方。這個國王所獲的福利,「如布施百恆河沙佛功德之利」,「百恆河沙佛」就是跟供養無量無邊的佛那功德是一樣的。「何以故,緣是國王等,於是最貧賤輩及不完具者,發大慈心」,這個大慈心就是我們菩提心裡面的一種,叫大慈悲心。「是故福利有如此報,百千生中,常得七寶具足」。這個七寶是什麼呢?我們在讀《彌陀經》裡面有,鳩摩羅什翻譯的《佛說阿彌陀經》裡面有講七寶,就是「金、銀、琉璃、玻瓈、硨磲、赤珠、瑪瑙」。
我姑姑要往生的時候,我姑姑本身是住在臺灣省的澎湖縣。因為小時候也帶過我,姑姑她本身是持《大悲咒》的,我第一次助念就是我姑姑,我那時候要去受菩薩戒,到樹林的海明寺去受菩薩戒。她因為本身就有這一種,就是類似這個腰抬不起來,有一點駝背,駝得很厲害。她一生都是持《大悲咒》,她住在她臺北的女兒家裡,我去看她,那時候我已經開始學佛了,我就問姑姑說:妳喜歡念佛。因為她老人家拜得很不方便,但是我給她供養了一個佛堂,還送她一尊藥師佛。那時候我去受菩薩戒,她就跟我講,她說你受菩薩戒,你什麼時候會結束?我說七天以後,大概農曆的八月十五日,我就結束了。她說好,那我等你回來我再走。我第一個助念就是我姑姑。那時候我看她,就在佛桌上準備這個七寶,我姑姑是真的準備這個金、銀、琉璃、玻瓈、硨磲、赤珠、瑪瑙。她真的去買這七樣東西,你看她老人家非常地恭敬,我就問她說:姑姑,妳準備這七寶要做什麼?我那時候並不是很深入經典,剛開始學佛而已。她說《彌陀經》不是講說七寶嗎?就是我準備這個七寶,要帶到極樂世界去。我那時候,我會問我姑姑一句話,我說那這個七寶燒掉,就化為灰塵。那時候我還不會跟她講什麼叫七寶。
其實這個七寶裡面就有表法,我們看經文裡面講,《佛說阿彌陀經》云:「又舍利弗。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四邊階道。金銀。琉璃。玻瓈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瓈。硨磲。赤珠。瑪瑙而嚴飾之」。各位,你們要知道佛陀說法,他有這個方便跟究竟,你根機利的,佛陀跟你講究竟法。你比較屬於鈍根的,執著比較不容易放下來的,佛陀就方便跟你說。比如說這裡面講說,極樂國土有七寶池,這個七寶池。這個七寶,也可以講我們剛才講,剛才唸的這個七寶,在事相上講有這個七寶池。在理上講,因為佛陀講經有事跟理,根機利的,直接教他契入這個真理,根機比較鈍的,從事相上慢慢把他帶進去。所以這個七寶,事實上就是我們講的「七聖財」,七聖財是什麼呢?就是信財、戒財、聞財、捨財,還有慚愧財,精進財跟定慧財,這叫七寶池。八功德水呢?叫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所以這個《彌陀經》裡面講「池底純以金沙布地」,「金沙布地」在極樂世界都是遍地黃金。為什麼叫金沙布地呢?因為黃金它有表法的意思,「阿彌陀佛身金色」,因為世間最尊貴的東西,大家最喜歡的就是黃金,佛陀就用金色來表法,我們知道黃金它可以變成戒指,可以變成項鍊,可以變成手鐲,可以變成金手錶等等這些,這些變的形象雖然很多,但是它的本質是什麼?本質就是黃金,它的體就是黃金。
所以老法師常常在講經裡面,常常講一個比喻說:「以金成器,器器皆金」。比如說戒指、金手錶、金手鐲、金項鍊,它形狀不同,但是它都是黃金去做的。這個代表表法什麼?我們裡面有利根跟鈍根的,我們眾生裡面,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煩惱,八萬四千個煩惱,但是佛有八萬四千個法門,來對治。眾生的根機都不同,法門的修行方式也有很多不同,但是每一個人的佛性都是平等,都是一樣的,那個叫做黃金,所以「阿彌陀佛身金色」,那個「身金色」就是清淨的法身,那個體,用黃金作表法,這個地方講說「金沙布地」就是黃金,就是用清淨心,我們的本來的清淨心,本自清淨的那個清淨心,來做為心地。
我現在講到說我姑姑那時候,等我八月十五日受完戒回來了。我到八月十五日受戒回來回到家,我回到我臺北景美的家,結果我姑姑,剛好那一天大概是,我記得印象是禮拜六,禮拜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第一件事情想到我姑姑的事情,我就趕快打電話給我姑姑的女兒,她就跟我講說姑姑剛剛捨報了,在我們家附近的三軍總醫院。我就趕過去了,那時候趕過去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我也不知道我姑姑已經斷氣了,可是我看她耳朵都已經黑掉了,我一看,不對啊,耳朵怎麼變黑黑地呢?我就走過去一看,她沒呼吸了。我那時候就帶了一尊佛像去,剛好是禮拜六,就隨著救護車開出去了,繞了一圈了,原來是停到三軍總醫院的太平間(停屍間),我第一次助念,就碰到這樣的一個情形,就是到停屍間的時候(三軍總醫院的停屍間),兩邊都躺著死人,然後上面有放鮮花的,有放念佛機的,就是說,爸爸你自己念佛,我走了,或是一束鮮花把它放下去,我就站在中間,又是晚上,我那時候你說會不會怕?我真的會怕,我姑姑屍體就躺在那裡,我姑姑的女兒是基督教的,她沒有念佛,就靠我一個人。後來我就去跟管那個停屍間的管理員講,我跟他講說,我是警務人員,我是某某分局的組長。他跟我講說,這裡我最大。我也不曉得怎麼辦,這裡歸他管,這死人歸他管啊。我是管活人,他管死人,我就回來繼續念佛,可是我想辦法說,怎麼把我姑姑帶出去,因為要助念,要通知蓮友來助念,他說要到禮拜一,可是現在才禮拜六而已,那怎麼辦呢?我那時候就開始祈求地藏菩薩給我加持,我說地藏菩薩你幫我忙,該怎麼樣去克服這困難,把我姑姑救出去。我就這樣很至誠的祈禱,後來他給我一個靈感,我就去找那個管理員商量,我就滿面笑容跟他商量,然後他聽完以後就很高興說:你早一點說嘛,自己人。就讓我把那個我姑姑的大體運出去了,我就運回我姑姑在南京東路的家繼續助念。
所以這個人死掉是真的有靈魂。剛才講說這個「慰幽魂於地下」,是真的有靈魂。以前我們小時候都會聽長輩跟我們講,你們不曉得有沒有聽過。長輩都跟我們講說那個狗如果看到亡靈的時候,牠那個吠聲,就叫的聲音是特別地悲鳴,而且特別的悽慘,你們有沒有聽過這個話,這長輩都跟我們講。臺灣的習俗叫做什麼?這叫做「吹狗吠」,因為狗的叫聲叫吠,就是那個狗叫的聲音非常地悽慘,我那時候就印象很深刻,剛好救護車就把我姑姑的大體卸下來,因為沒有擔架,就用那個醫院的床單,就抬上去了,抬到三樓。我看到旁邊一隻狗,牠真的是叫得很悽慘,我嚇一跳,我們一般叫吹狗吠,那個長輩講的真的也很有道理,後來就抬上去以後,就繼續助念。所以這兒提到我姑姑,她準備這個七寶,我是特別的提到這一點,所以《地藏經》裡面講布施盲聾瘖瘂,還有癃殘,貧窮的,這個功德都很大。所以如果常常去關懷養老院,或者這些特別有這些殘障的地方的收容中心,都很值得我們去跟它關懷。
好,我們接下來,再看看下面這個「附慈幼局辦法」,我們來看經文:
【大宋郡縣。立慈幼局。凡貧家子願育者。送局置乳嫗鞠養。或無子女者。來局取之。歲荒亦無拋棄。宋世矜孤之政。曲盡如此。即今仁風廣及。好善者多。京師揚州。蘇州等處。起建育嬰堂。其法更為週詳。聚資。置大空房一所。四面高牆。堂中床竈zào食用之物畢備。前設小門扃jiōng之。男子不得入。擇老成而嚴毅之人守之。貧婦之肥健有子。願為乳母者。即令攜xié子而居其中。量給jǐ工食。門外置大鼓一面。生子不欲舉者。置兒筐中。書其姓。及生年月日。作紙標插其上。俟暮夜無人。送至門外。置兒於地。搥chuí鼓一聲。堂中聞鼓。出門取兒。而送來之人已去矣。恐其人或懷慚。或畏禍。不欲使人見也。兒至。即以乳之者為母。以其姓為名而呼之。恐久而忘。多而誤也。聘老成小兒醫一人。診視疾病。設義塚zhǒng一所。有夭者。即棺斂瘞yì之。另僱嫗yù之勤者二三人。兒謝乳。即令撫之。一嫗可撫數兒。所以讓後來之兒也。乳母潼竭出堂。而愛其所乳之兒者。聽其攜去。兒生五六歲。視其質之高下而教之。堂外另設一蒙館。延師一人。男子之秀穎者。教之讀書。愚魯者。即命執堂中館中灑掃之役。女子之端好者。乳母導以內政。教以針刺。蠢拙者。亦命執役。男子十歲外。不許復入堂中。凡以遠嫌疑也。或與無子者為嗣。或與僧道為香童。或與有餘之家給事。隨才發放。隨緣棲qī託。不取身值。不患失所。雖極卑賤。猶愈於殀折。若頭角異人者後日自能成立。非育嬰主人之責也。若年長而能自謀生。能置室家者。即娶堂中之女為妻。教勿另姻他姓。示以不忘本也。女子不及笄jī。不出堂門。既笄。則以嫁市井平民。聘金稍具衣飾。有餘。歸堂中公用。不得適士族。亦不得鬻yù為婢。以所出之良賤。不可考也。如有容色美麗。富家欲納為妾者。則拒之。無礙於義。勿謂多得聘金。為堂中公費也。諸善信中。推忠正精明。老成練事。而身多暇日者。總司其事。凡男女之出。錢財之入。以及日用纖xiān悉之事。無不檢點。設櫃於門。俟過往好義之人。一錢握米。無不畢登。規模既成。善緣漸廣。久久行之。可以不廢。此與天地參之大善也。所難者聚資耳。然大郡棄嬰者多。則為費多。而善信亦多。小郡善信少。則棄嬰者少。而為費亦少。好善人心所同。茍得二三人倡之。無地不可行者。天下不患無有力之人。患無能發大宏願之人耳。故詳述之。以備好善者採擇。】
這一段也是滿特別的,是講到宋朝的,他們如何照顧這個棄嬰。我們現在知道墮胎非常嚴重,這個棄嬰在古代就有了。這是宋朝棄嬰的收容,收容的一個地方叫『慈幼局』,我們現在來看這一個字句解說:
這個『郡縣』,它是以前的行政單位,政府的一個行政單位。「慈幼局」是收養棄嬰的機構。
『置乳嫗鞠養』,這個「置」就是委託。「乳嫗」,就是我們常常講的叫做乳母,我們臺灣叫做奶媽。「鞠養」就是撫養,養育。
『歲荒』就是凶年,收成非常不好。
『曲盡』就是竭盡。
『仁風』就是恩澤如風之流布。
『京師』是指國都,就像北京一樣。
『育嬰堂』也是收養棄嬰的機構。
『前設小門扃之』這個「扃」就是門閂,關閉。門閂,它是鈕釦,環鈕這個意思。
『老成』,這個「老成」就是閱歷,人生閱歷很多,對世事很有經驗,很練達的,這叫「老成」。
『嚴毅』就是他比較嚴格,比較剛毅的。
『肥健』就是身體比較健碩。
『量給工食』,「量給」就是給他酌量給予。「工食」就是工錢。
再下來這個『舉』,「生子不欲舉者」這個「舉」就是養育、撫育。
『俟暮夜無人』這個「俟」就是等待。
『搥鼓一聲』就敲鼓。
『義塚』就是收埋這個無主屍骨的墳場。
再看看二百八十三頁的第一行,『棺斂瘞之』這個「瘞」就是埋葬。「棺斂」就是以棺木將他埋葬。
這個『嫗』,剛才有提過了,就是婦女的通稱。
『兒謝乳』這個「謝」就是說不用了,就是斷奶的意思,小孩子斷奶了,這「謝乳」。
『潼竭』,「乳母潼竭出堂」這個「潼竭」就是她的乳汁已經沒有了,「潼竭」其實也是斷奶的意思。
『蒙館』,「堂外另設一蒙館」這個「蒙館」就是古代對兒童進行啟蒙教育的地方,我們講說「童蒙養正」,這個叫「蒙館」的意思。
『延』,「延」就是延請。
『秀穎』就是優異聰明的,這「秀穎」。
『愚魯』,它就是說比較笨拙的,反應比較慢一點的,資質比較差一點的。
『即命執堂中』這個「執」就是從事。
『內政』,「乳母導以內政」這個「內政」就是家內的事情。
『針刺』就是刺繡。
『蠢拙者』,「蠢拙」就是比較笨拙。
『執役』就是服勞役,服勞役。
『遠嫌』,「遠嫌」就是離開,避嫌。
『為嗣』,「嗣」就是子孫,後代。
『香童』就是佛寺裡面那個侍童,服侍的那個侍童。
『給事』,「有餘之家給事」這個「給事」就是侍奉。
再來這一個,『隨才發放』,「發放」就是遣散。
再來是『棲託』是寄託。
『不患失所』這個「不患」就是不用擔心;「失所」就是流離失所,就是沒有立足的地方。
『猶愈於殀折』,「愈」就是好過,勝過。
這個『頭角』,就是他稍微有一點點才華,青少年他有一點氣概跟才華,這叫「頭角」。
第三行這個『及笄』,女子十五歲的時候這個叫做「笄」,她就可以嫁人了。這個《鄭玄注》裡面,「謂應年許嫁者,女子許嫁,笄而字之。其未許嫁,二十則笄」。後來稱女子年滿十五為及笄。
『市井平民』,「市井」就是城裡面的。
『不得適士族』,這個「適」就是嫁的意思,女子出嫁。「士族」就是指讀書人。
『不得鬻為婢』,「鬻」就是賣。
『老成練事』,「練事」就是很熟悉世間的人情世故。
『暇日』,就是空閒的日子。
以上這個是字句解說都比較簡單,這一段我們來翻成白話:
宋朝郡縣,他們有成立慈幼局。凡是貧窮人家的小孩,他願意送到慈幼局來養育的話,就送到慈幼局來,交給乳嫗,就是乳母來養育。如果沒有子女的人,也可以到慈幼局裡面來領養。在荒年的時候,那個時候因為有慈幼局,所以就沒有人拋棄小孩。宋朝這個『矜孤之政』,「矜孤之政」就是哀憐孤兒的政策。『曲盡如此』算是非常善盡如此的責任,這叫「曲盡如此」,就照顧得很好。「即今仁風廣及」,至今這個仁慈的風氣,還是廣為流傳,好善者多,喜好行善的人很多。在京師揚州、蘇州等地,都建立有育嬰堂。其辦法更是週詳,『聚資』,能廣聚各方的資助。設置大空房一處,四面築有高牆,這個牆建得高高地。這個堂中,它放了床舖跟這個竈火,食用的物品。前面設了一個小門閂,栓住,男子不能夠輕易進入。選擇一個比較老成持重,而且嚴格的這個人來看守著。找這個貧婦,家裡比較窮的婦人,她身體很健壯的,願意當乳母的,讓她可以帶小孩,到慈幼局裡面來當乳母,酌量的給她工資。門外設置一面大鼓,有生子不願意養的話,她就把這個小孩,放在那個筐,竹籃裡面。
它這個比現在進步,現在的基督教跟天主教,比較有做。在臺灣來講的話,天主教跟基督教好像比較多,它有設孤兒院。我也曾經在過年的時候,把一些物品,送到我們這邊木柵的一個孤兒院,大家的愛心都很多。現在就沒有像這樣設置說外面弄一個筐籃,那個籃子,讓她把小孩丟下去,很多都怎麼樣呢?就用報紙包起來,要不然就把他放在那個牆的旁邊,小孩子在那邊哇哇叫,哇哇叫,才被人家發現,甚至有被丟到墳墓的,這都有啊。
在古代宋朝,放在竹籃裡面上面就寫他的名字,以及他出生的年月日,「作紙標插其上」,那個紙條上面,就把它插在他的衣服上面,等到晚上,沒有人的時候,就送到那個慈幼院的外面,『置兒於地』,放在地上。旁邊剛好有準備一個鼓,就敲一個鼓,敲一聲。堂中裡面的人,聽到鼓聲就會開門出來,把這個小孩抱進去。它這個方法非常好。
跟淨空師父,師父上人到斯里蘭卡去,他有問斯里蘭卡的總統,他說斯里蘭卡有沒有墮胎的問題?斯里蘭卡總統跟老法師講說,斯里蘭卡不鼓勵墮胎。老和尚說,你不鼓勵墮胎,有些小女生,或是沒有婚姻關係,或者婚外情的,她生的小孩怎麼辦呢?斯里蘭卡總統說:我們國家收養。老和尚說,這個制度太好了,國家收養。因為妳墮胎是犯了殺人的罪,殺子,這罪業非常地重,這墮胎嬰靈的果報非常地嚴重。
像我有一次在華藏衛視講因果,我講完因果以後,就有一個師姐來找我,她說:師兄師兄我跟你講,我這個每一次女生的月事,如果一來的話,經期一來的話,都血流不止,怎麼辦呢?她說還會掉血塊,整塊就這樣掉下來,很可怕。我到西醫去看也沒有用,我到中醫去看也沒有用,醫藥枉效。所以你看有嬰靈要討債的,有這個業障的,妳吃什麼藥都沒有辦法治好。
所以蓮池大師說:「病由業起,業由心造」。所以我講因果到後來領悟到一個道理,心念就是我們的妄想,我們的起心動念,我們的起心動念就造業,「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所以念頭很可怕,念頭它到後來變成一個種子,然後加上你的習氣,我們佛經上面講,「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你只要一個妄想起來了,那個種子你要是不轉成念阿彌陀佛,那個種子,那個念頭,你不把它轉成佛號,那個種子會不斷的「種子起現行,現行就薰種子」。你念頭都在那邊生滅,一直在那邊打妄想,揮之不去,一直在那邊想,這就是執著的習氣。那為什麼會有這個執著的習氣呢?阿賴耶識裡面,以前就有薰那個種子了。比如說你好色的種子,你就會想入非非,你看到這個色情網站,看到這個黃色書刊,你看到這個不堪入目的,這個誘惑的女色的鏡頭,你就起了妄想了。
像最近我們分局就發生一個案子,一個強暴犯,被抓去法院關過了,因為這種強暴犯,如果再釋放出來,我們都稱他叫高危險群,就會再犯罪的高危險群,他這就是一種習氣,他喜歡去強暴人,喜歡去欺負別人,喜歡去強占人家,去強姦人家那個都是他業力在牽引,他的習氣,他身不由己。果不其然,他一回來,一通報,我們這邊馬上就管區就列管,開始追蹤他人到哪裡。不回家報到,所以警察沒有辦法掌握他的行蹤。他照理講是要回到家去向管區派出所報到,我們才有辦法掌握他的行蹤在哪裡。他不回家,四處遊蕩。果不其然,沒多久,在我們的轄區,就要性侵一個女孩子,還好那個女孩子喊救命,路人看到馬上打110,警察到現場把他抓到了。他就是性侵的前科累累的這個慣犯。竊盜也是一樣,这是他的習氣啊。所以這個習氣,你這個念頭起來的時候,念頭起來以後,他會產生什麼?會付諸行動,付諸行動以後,就變成身口意,十惡業。因為我們的善念少,惡念多,我們的善心所比較少,惡心所比較重。在唯識學裡面講,我們的惡心所多於善心所,也就是惡種子多,所以你的念頭,就會去造成十惡業,就怎麼樣?念頭,到後來我在講因果的時候我才發現,念頭就決定因果,念頭也善的你會去行十善,但也會去行十惡。所以它就有善因果跟惡因果,念頭決定因果,因果造下去以後,有業嘛,十惡業跟十善業,那就有業力了,業力就決定了命運,這是我講因果到現在,所領悟的一個道理。所以問題在哪裡,根源就在心,就在念頭,就在妄想。所以為什麼黃念祖老居士說:我們用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把這個百千萬億的妄想,轉成「南無阿彌陀佛」。如果你不轉成「南無阿彌陀佛」,一定是妄想作主。
這個地方,等到晚上無人的時候,送到門外,然後敲鼓一聲,堂中聽到鼓聲,就出門,就把這個小孩子抱進去了,那送來的人已經離開。她為什麼這樣做?因為她怕人家看到,她覺得很慚愧,她或者擔心會有刑事的問題。(這個畏禍就是有刑責的問題)。她不想讓人家看到。等到這個棄兒、棄嬰送到以後,就交給那個奶媽、乳母,來做為他的母親,然後這個小孩子,因為是棄嬰,那要怎麼取他的姓名呢?就是以那個奶媽的,那個乳母的姓為他的姓,以其姓為名而呼之。可是怕說,久了以後忘了,而且小孩子一多又產生錯誤了,所以就有這樣的一個設計,就是說,誰先養到那個棄兒的那個乳母,用她的姓來取名字。然後又聘請了老成的比較穩重的,小兒科醫生來幫這些棄嬰看病,有些小孩可能在養育過程裡面,就可能夭折,所以就設義塚一所,專門埋葬死掉的棄嬰的一個墳墓。(義塚就是墳墓)。有夭折者就給他埋葬。另外僱婦女比較勤快的兩三人。(這個「兒謝乳」的意思,我們剛剛講過,就是小孩子斷奶以後,就叫這個婦女來給他扶養)。一個婦女可以扶養數個小孩,所以讓後來的小孩,也有人可以扶養。乳母,如果乳母她斷奶以後,離開育嬰堂,(潼竭也是斷奶),她如果很喜歡她所養的這個棄嬰的話,她可以帶去,帶回家變成她的小孩。
這個小孩到了五六歲的時候,看他的天資,資質的高下來教育他。在這個育嬰堂的外面設一個啟蒙的學校,聘請一位老師來教育他們,男孩裡面如果有很俊秀的,很聰明的,教他們讀書。如果他比較愚魯,比較笨拙的,就叫他做蒙館裡面,學校裡面,來灑掃的這個工作。女子如果長得比較端莊的,乳母就告訴她怎麼來做家務事,學習做家務事,教她刺繡。比較笨拙的,比較蠢的,就告訴她做些勞役的工作,勞務的工作。男孩長到十歲以後,十歲以上了,就不許,不允許再進入這個育嬰堂裡面了。為什麼呢?因為十歲以上,這已經接近懂事了,避免這個嫌疑,或者把他送給誰呢?送給沒有小孩的人來傳宗接代,做小孩。或者送給出家人或者道人,做為香童,就侍童。或者送給有錢人家做差伇,根據他的才能來給他支遣,分配,隨因緣來棲託,就是來託付給這些人,然後不取他們的錢,(「身值」就是不取任何的身價,任何費用),這樣就不怕他們流離失所。雖然他們做的工作,可能是很卑賤,但是總是比夭折好。如果這個小孩他有一點才氣,有一點才能,跟別人不同,他後來自己也能夠成家立業,那這個就不是育嬰堂主人的責任了。他長大以後可以自謀生活,能夠成家立業,他可以娶這個育嬰堂裡面的女孩做妻子,叫他不要再娶,不要再娶他姓的人結婚,就是育嬰堂以外的女孩子結婚。這樣告訴他做什麼呢?就是教他們不要忘本。女子還不到十五歲,不可以出堂門,到了十五歲,(「既笄」,就是到十五歲,她想嫁人),可以嫁給街上的一些平民,聘金只要可以買一點衣服就可以了。如果有剩下的,就歸育嬰堂中公用的費用,但是這個地方它很特別,不能夠嫁給讀書人,也不可以賣給人家做婢女。為什麼呢?因為這位女孩子,她所出身的這個家庭背景,到底是好還是不好,無從考證。如果她容貌長得很美麗,富家的人想把她納為妾,小妾的話,就婉拒,不允許。
『無礙於義』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不要破壞規矩,不要破壞規矩。『勿謂多得聘金』,你不要跟育嬰堂講說,哎呀,我這個聘金比較多,你堂中可以有公費。『諸善信中』,就是說護持的這些善男信女裡面,把他推舉一位忠正精明的人,老成幹練的人,而且他又比較有空閒,來負責整個育嬰堂的領導的責任。『凡男女之出』,凡是男女離開這裡,錢財進入,人家捐錢,捐給這個育嬰堂,以及日常裡面,日用大小事情,『無不檢點』,都要一一的來檢點,要檢查清點。再「設櫃於門」,在門口來設一個櫃子,在大門旁邊,經過有一些好義之人,就是樂善好施的人,他可能是送錢過來,可能是送米過來。『無不畢登』,每一個都登記。『規模既成』,這個規矩把它定下去,規模已經形成了,行善的這個因緣慢慢就推展開來了,「久久行之,可以不廢」,就可以不必廢除了。天地參之大善是什麼呢?就是「天地參贊化育」,是同等的大善事,就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就是天地參贊化育。這中間最困難的就是要募款,「聚集資金」。大的縣棄嬰比較多,費用開銷也比較大,但是護持的善信也比較多。小郡的善信比較少,但是棄嬰也比較少,但是費用相對的也比較少。「好善人心所同。苟得二三人倡之」,只要有兩三個人帶頭提倡,沒有一個地方不可行,天下不怕沒有能力的人,「天下不患無有力之人」,不怕沒有能力的人。最怕是什麼?沒有願意發願的人,發宏願的人。所以在這個地方,特別詳述這些情況,以讓好善樂施的人有所選擇。
這個就是講宋朝的慈幼院,一個慈善機構他們的做法,這個地方,我們再來引用《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它裡面也有「矜孤恤寡」,跟《太上感應篇》一樣,《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講:「孤則無父,寡則喪夫,皆孱弱可欺者。此而不矜不恤,正所謂無惻隱之心者也」,對於這些孤兒寡婦,他們都是軟弱,很容易被欺負的。如果我們不給他們憐憫,不給他們關懷,這樣就是沒有惻隱之心,這樣可以做人嗎?可以做為一個人嗎?就是「尚可為人乎」,文昌帝君說:「吾力所不能及者」,我們如果能力做不到,我們沒有錢,我們應該要發心,我們要存什麼?矜恤之念,要生起那個善念,生起那個善念。「吾力所茍能及者」,如果我們能力能做得到的「務當盡矜恤之實」,如果我們能力能夠做得到的,我們能夠盡全力去幫忙他。「矜恤」,憐憫關懷不一定是要花錢。比如說,你告訴他,他所不知道的,教他所不能夠的,他不懂的你教他,或者是你告誡他不要去犯,這也是矜孤恤寡,甚至可以為他們排難解紛,申冤雪枉,他如果冤枉的,你給他申冤,洗刷,這個都是矜恤的範圍。
在這個《廣義節錄》裡面,有引用一個公案,我覺得很值得我們來學習。就是宋朝的這個范仲淹(范文正公),他在當越州知府,這個知縣的時候,他有一位部屬叫孫居中,這個人在擔任官職期中他死了,家裡很窮,又養了很多小孩,沒有辦法,也沒有錢,可以把他的大體運回他的故鄉。范文正公,范仲淹就把他的薪水,僱了一艘船,把他的這個家屬跟小孩送回去,然後他再派一個官吏護送回去,然後寫了一首詩,非常好,交給這個官員。因為這個船會經過海關,會檢查,他就跟他講,「過關津」,(「關津」就是海關),「但以吾詩示之」,用我這首詩給他們看,這首詩寫什麼呢?「十口相依泛巨川,來時煖熱去淒然。關津不用詢名氏,此是孤兒寡婦船」。這一家十口,坐了這一艘船上來的時候好好地,運回去已經死掉了,非常地淒涼。你們關口的這些官員們,不用問他姓什麼,這是一艘孤兒寡婦船。所以你看范仲淹,為什麼他的福報,印光大師說他有八百年的福報,也真的很難得找到這麼一個,現宰官身的一個好官,范仲淹,他真的是所有公務人員的典範,本身又清廉,幫助他的親族。所以范仲淹是我們每一位官員值得學習的典範,周安士居士就說了:「孤寡之人,往往受欺。扶弱鋤強,全賴仁者」,依靠這些有慈悲心的人。
我們再下來,看這一段:
【宋葉夢得曰。予在許昌歲大水。流殍piǎo無數。奏發常平賑濟。活十餘萬人。惟無法救棄兒。偶問左右無子者。何不收養。曰。欲子者頗有。患歲豐及長而父母來認耳。因為設法。凡因災傷。遺棄小兒。父母不得復子。遂作空券數千。印給內外。凡得兒者。自言所從來。明於券。略為籍計。收多者賞。且分平常餘粟sù。量給貧者為資。事定稽券。凡三千八百人。此亦臨民者所當知也。又兵興以來。有伏匿林莽者。多因兒啼聞聲。不免被害。故避賊者。率棄嬰兒不顧。有教為綿毬qiú置兒口中。略使滿口。而不閉氣。少蓄甘草末。繫時量水漬。使咀ju其味。兒口中得此。自不作聲。綿軟又不傷口。因鏤板以揭道。嬰兒得全活者甚多。此又遇變者所當知也。】
我們看這個字句解說:
『宋朝的葉夢得』,這個「葉夢得」,他是宋朝蘇州吳縣人,他在宋哲宗的時候當進士,他也曾經向宋徽宗建議,士大夫朋黨之弊,我們講說結黨營私之弊,他常常打開這個常平倉的米,來救濟災民。對這些貪官汙吏,他都繩之以法,但是後來他遭罷黜。但是宋高宗即位,他又被請為當戶部尚書,當部長。後來,他也是抵抗金兵的防務,又擔任福建的安撫使。平生非常好學,尤工於詞,有寫《建康集》、《石林詞》、《避暑錄話》、《石林燕語》、《石林詩話》。
這個『許昌』就是古代的縣名,就今天的河南的許昌東邊。
『流殍無數』,「流殍」就是什麼?就是大水一來以後,浮在水上的這個死屍,這個叫「流殍」。
『常平』,「常平賑濟」這個「常平」就是常平倉,古代為了調節這個米價,而設置的一種糧倉。漢宣帝的時候,耿壽昌首先倡建。稻米比較便宜的時候,就穀賤的時候,用比較高價把它買進來,這樣農民就不怕說穀賤傷農,他還有本錢,工錢可以拿,等到米價貴的時候,再減價賣出去,平抑這個穀價,讓大家都吃得起米,平衡這個米價,叫做「常平倉」。這個在古代有,現在也有,現在也有這種措施。
『偶問左右無子者』,這個「子」就是沒有子嗣的。
『從來』,「從來」就是說他是怎麼來的,他的來路,他的由來。「自言所從來」。在二百八十六頁。
『籍計』,「略為籍計」這個「籍」就是籍貫;「計」就是去給它考察,審核。
『量給貧者為資』,「量給」就剛剛講的酌量給予。
再下來,『臨民』,「此亦臨民者所當知」這個「臨民」就是治理人民,管理人民。
『兵興以來』,「兵興」是兵禍興起,就是戰爭。那時候是北宋末年,金兵南下。
『伏匿』,就是藏在這個草叢中,草林中,草木中。
『率』就是大概,「率棄嬰兒不顧」。大概,一般。
這個『綿毬』,這個「毬」就是球形的這種東西。
『閉氣』就是停止呼吸。
『繫時量水漬』,「繫」就是把它懸掛在他的脖子這邊;『漬』就給它蘸一點水。
『使咀其味』,「咀」就是嚼,咬。
『鏤板』就把它刻在這個木板上,刻在木板上放在路旁邊。
『揭道』就是放路旁邊,公布在路旁邊。
這一段我們來看這個白話:
宋朝葉夢得說,我在許昌當官的時候,有一年發生大水,無數的災民的浮屍到處漂流。就奏請朝廷用常平倉來賑災,救濟百姓,救活了十幾萬人,只是沒有辦法救被拋棄的小孩,我去問起左右沒有小孩的人,願不願意收養,他們說想要收養的人很多,但是就怕說到時候豐收的時候,或者小孩子長大的時候,他父母又來認回去了,所以就沒有人敢收養。他們就定了一個辦法,規定凡是在災難來的時候,或者受傷的時候,他遺棄了小兒,父母親就不可以再拿回去了,再領回去養,就作了這個空券數千,就印了數千份的憑證,發給這個官府內外有關單位,凡是得到兒子的人,自己說明他的由來,是從哪裡來的,這小孩子從哪裡抱來的,寫在這個憑證上面稍微提一下這個小孩子的戶籍地,登記一下。收養更多棄嬰的人,有獎勵,收多者賞,而且可以分到平常的,剩下的米,給他們比較窮的人有一個資糧。事後計算一下它的憑證,總共有三千八百人。用這種方式來登記的有三千八百人。這是做父母官的,(「臨民」就是作父母官的人),所應該要知道的。「又兵興」,又發生戰爭以來,也有很多災民帶著小孩,藏在這個草莽中,但是因為往往怕小孩子哭聲,不免被殺害。所以為了避免盜賊,他們一般率領這個棄嬰的人,都會把這個棄嬰,為了躲開這個盜賊,就丟棄了這個嬰兒不顧了,嬰兒自己的父母就跑掉了。所以他們就教他一個方法,凡是你想要躲盜賊,或是躲這個災禍的,躲在草莽中的話,你應該用一個綿毬,給小孩子他含在嘴巴裡面,讓小孩子不會斷氣。(「不閉氣」就是不要叫他停止呼吸)。因為小孩子會哭鬧,你就在那個綿毬上面把它蘸一點甘草味道。(甘草末,就是甘草的味道)。再放一點水份,把它綁在脖子那邊,小孩子咬著那個綿毬,讓他去嚼那個味道,甘甘地、甜甜地,小孩子得到這個味道以後,就不會出聲音。這個綿毬又比較軟,不會傷到他的嘴巴,所以這個方法後來產生很多作用,救了很多棄兒。所以就把這個方法刻在鏤板上,釘在馬路旁邊,這個嬰兒得到救活的就非常多。「此又遇變者所當知」,這在災難的時候,變亂的時候,人們所要知道的。這一段裡面就是告訴我們救到這個棄兒功德很大。
在周安士居士編的《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講,「痛哉,天下有煢煢無告,如孤兒弱息者乎。往昔父母無恙時,亦曾恩勤顧復,愛若掌珠;亦曾捧負提攜,恐其不壽。誰料中道喪殂,骨肉捐棄,此固九泉之下,所痛恨於無如何者也」。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最讓人痛心的,天下最讓人痛心的就是,父母雙亡的,他這個孤兒沒有依靠的,家裡非常貧弱的。以前父母在的時候,還可以好好地照顧他們,把她疼為像掌上明珠,還可以把他捧負提攜,就怕他壽命不長。誰料家道中落,骨肉分離。這個是在九泉之下,是最難過的事情,如果有人這樣,能夠推己及人之念,最為平恕,就是最為什麼?最為慈悲的行為。「假令吾之子女零丁孤苦,忽有仁人君子扶持」。假如像我們的小孩,換成我們是這樣的話,我們的小孩變成孤苦零丁,而有仁人君子願意扶養的話,在他的撫育之下,「卵翼之,吾之感恩為何如」,這樣不是很感恩嗎?所以天下最可憐的人,幼小喪父母,世間最大救人的功德,無過於拯救孤兒。
現在我就舉唐湘清居士所編的一個故事,是真實的故事。因為我們這一段裡面,我們都在討論這個,「矜孤恤寡,敬老懷幼」。矜孤就是救助這個棄嬰孤兒。
接下來我們講一個,就是救養孤兒的因果報應的故事,善報。它是發生在臺北市的真實故事,證明因果不虛。有一對王姓的夫婦,他們在一九五零年,隨著國民政府從大陸撤退到金門,然後再轉到臺灣來。當時,他們在金門地方的時候,在路上遇到一位三歲迷路的小孩,在路旁哭泣,那個地方還蠻荒涼的,沒有什麼人經過,當時他們在現場停留一段期間,等不到人來招領,所以就覺得很憐憫這個小孩,就把他收養起來,也過得很幸福。第二年,在一九五一年,某一天的晚上,就發生一件怪事了,這王先生在睡夢中跳起來,坐著發呆,他太太也驚醒了,問王先生說:什麼事情啊?王先生就說:我剛才作了一個夢,夢到一個軍官到我們家裡來,他說他在廈門國共作戰的時候陣亡,他的孩子安置在金門,幸好經過我們收留,保住他的骨肉,他特地來道謝,並且說沒有什麼好報答的,只在他在臺北市的中山北路二段,雙城街十巷二十五號,有一位叫李之北這個家中,他寄放著一只皮箱,裡面有新的西裝四套,美鈔一百元,銀元三十枚,請你們用楊某的名義前往取回。這位李之北的人會如數交給你,這是我對你們微薄禮物的一種感謝,你們一定要去拿。王先生還沒有說完,王太太也很緊張,她說:奇怪奇怪,她說,我也跟你作同樣的夢,完全一樣。各位,我們這個念力是不可思議,有些夢是很特別的。
比如說我有一次,我就到宜蘭去關懷我一位蓮友,王姓的師姐,她的爸爸是在以前是捕魚人家,我知道她爸爸後來死掉的時候,是癌症死掉,死在我們這個林口長庚醫院。我去她們宜蘭老家誦《地藏經》的時候,你看她爸爸還沒有去投胎轉世,也就是說她爸爸還在鬼道,飄浮不定,還在受苦。祂也知道我是誰,所以這個鬼道眾生很厲害,我們講說祂有報通,你不用跟祂講你叫什麼名字,祂就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去她家誦經,我們這位王姓的師姐,她的媽媽就跟我講一個故事。(就王黃阿美,她最近才剛往生,活一百歲,心地很善良)。就跟我講一個笑話,因為她先生後來死掉的時候,(人都會有情執,徘徊不去)。這個王黃阿美,這個老菩薩,一個人在老家睡,在老家睡的時候半夜起來,她感覺那個馬路旁邊(因為她們家靠近馬路旁邊,有那個路燈嘛),她感覺窗戶旁邊有一個人站著。她一進去看,窗戶那邊去看,(因為她的鏡子,那個床鋪的鏡子是照著馬路)。她就在那邊看的時候,她就看到有一個人,祂的影子映在她的鏡子上面,她嚇一跳。當時她見到這個老人家的時候,她也忘記那是她先生。她講這故事給我聽的時候,我笑得不得了,我說:妳自己的老公都認不出來。妳看那個蓮池大師講「七筆勾」裡面有講:「恩愛夫妻一筆勾」。在世的時候是夫妻眷屬,死了以後祂變成鬼道眾生妳都認不得了。祂大概是在受苦吧。祂有求於她,可是祂對她有個眷戀,就是離不開她。結果後來她,王老太太一緊張就跑到客堂去。客廳在那邊,因為她就一個人住在那邊,她一緊張的時候一看那個遺照,那就是老公了,剛才老公在窗戶那邊看我。這是我們王師姐的爸爸,以前是捕魚人家,所以這個很不可思議。不是說你想來投胎就投胎。所以佛在經典上講,人來投胎轉世叫「盲龜遇浮木」,就在大海裡面,一隻眼睛瞎掉的烏龜,剛好在茫茫大海裡面,有一棵木頭剛好裡面有一個孔,牠剛好鑽進去,才有得救的機緣就浮到岸邊來。不是你想要來投胎就來投胎。結果我去她家誦完《地藏經》以後,祂就知道我家住哪裡了,所以你往哪邊跑?因果不空就是這個道理。結果祂就真的到我家,因為我家的床鋪的外面,就是靠著一個窗戶,祂就晚上來跟我入夢。就跟這個一樣。祂叫他說到中山北路二段去找一個李之北先生,十巷二十五號,祂連門牌號碼都講出來了。我跟各位講,各位,那個鬼道眾生在跟你講話的時候,他不用像這樣出聲音,用意念,我講過很多次,用意念,你就知道祂在講什麼了,就像我們王師姐的爸爸一樣,祂說你誦《地藏經》給我好不好。我第二天早上醒來,跟我師姐講說:那個王某某師姐,她的爸爸來找我,說叫我誦《地藏經》給祂,因為隔了幾天我都沒有反應,我也沒有馬上去誦《地藏經》給祂。可能我一忙,就沒有誦《地藏經》給祂。大概隔了兩三天以後,祂跟我太太入夢,祂跟我太太怎麼講?祂說拜託妳跟妳師兄講,跟妳先生講,誦《地藏經》給我好不好?但是我太太還沒有跟我講她的夢境的時候,我其實還沒有跟我太太講說,王師姐的爸爸來跟我託夢。是她講出來以後,我說祂兩三天前就來找我,我太太說拜託,你趕快誦給祂。後來我就帶蓮友到祂家去誦《地藏經》,因為她爸爸後來,就是往生的時候,癌症受苦了,非常地難過。
我們現在講這個公案裡面,這個王姓夫婦兩個夢境都一模一樣。後來他們就告訴一個彭姓友人,也覺得很奇怪,彭姓友人就跟他建議說,不妨試試看。王姓夫婦的這個奶奶,王奶奶,這個太太,她就自己好奇,她想試試真的假的,她就僱了那個三輪車。(早期臺北那時候還沒有計程車,不是很發達,都是人工去拉的那個三輪車)。她就僱了一個三輪車,她就到中山北路二段雙城街十巷二十五號去看,真的是有李之北這個名牌,嚇得不敢下三輪車,趕快跑回去,叫她先生趕快來現場看。然後等到他王姓夫婦進了李之北家裡以後,李之北也沒有等他們開口,就講一句話了,他說:哎呀,你們來得真好,我每天在夢中都見到我朋友說,臺北市有一對王姓夫婦,要來他家把箱子拿走。你說玄不玄?這個箱子的主人就是託夢的這位鬼魂,祂姓楊。當時,祂在託夢給王姓夫婦的時候,就告訴他們王姓夫婦說,你們用楊某某的名義去拿回這個皮箱。他說我是在一九四九年的時候,那時候這個楊君是在國民政府廈門部隊當軍官,當時我剛好要撤退到臺灣來的時候,他把這個皮箱交給我保管。我們中間有通過兩三次的信,後來廈門失守以後,我們音信就中斷了。現在他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這個李之北不知道他已經死掉了。但是這半個月來,我在夢中一直見到他。王姓夫婦聽完李之北的話更覺得奇怪,這實在太神奇了。李之北就把這個楊姓軍官寄存的箱子拿出來,為了取信於大家就把箱子打開,裡面真的有新西裝四套,美金一百元,還有什麼?三十枚的銀元。跟王姓夫婦的夢境完全相同,他們帶回來以後,就不斷的覺得說,奇奇奇,以後逢人便說這段,離奇的因果報應的故事。
這是唐湘清居士在《因果報應錄》裡面,所編寫的這個故事。唐湘清是我們早期臺灣的一位,學中醫的一位居士大德,他修得也很好,德行很高,這是真實故事。這告訴我們什麼呢?告訴我們,經典上講的,因果上裡面常講說,「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你能夠逃得了一時,你逃不了今生今世;你逃得了今生今世,你逃不了生生世世。所以因果的一個大前提,就是欠命的要還命,欠債的要還債,老法師說:你從三世來看,三世因果來說,沒有誰占得了便宜,也沒有誰吃得了虧。他說:你從三世看非常公平,你欠我的錢不還,你倒我的債,我就到你家,做什麼?當你的小孩,當你的子孫,把錢再要回來。我們以前講了很多這種故事,所以你不要以為,人死掉就可以賴債,一定要還。
接下來,我就引用淨空老法師在這個開示裡面,有關「矜孤恤寡,敬老懷幼」。老法師說:這八個字,是行仁盡忠,推己及人的美德。如果能做這樣的一個,社會福利事業,也是好事,他說為什麼?因為孤寡是人生最大不幸,男子死了,這小孩子叫孤兒。女子,丈夫死了叫寡婦。遇到這種情況,這個是非常地悲慘的事情。一般來講,宗教人士乃至於政府機構,也都會來辦這種福利事業。淨空法師他在新加坡的時候,他也常常去參觀這種福利事業,也去幫助他們。他說這種老幼孤寡,我們學佛的人要不要照顧?要照顧,要不要辦呢?老法師說:要辦。但是老法師說:我們心有餘而力不足,條件不夠,別人辦我們給他護持,也是一樣的。有些說,你不能夠護持,跟老法師講說,你不能護持天主教的,你不能護持回教的,我們給你的供養,你不能護持那個基督教的,老和尚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分別呢?生佛不二。佛法講自他不二,他們辦的跟我們辦的一樣,所以他跟你沒有分別,這叫眾生跟佛是平等,這叫生佛不二,眾生跟諸佛不二。
我們今天壞就壞在哪裡?我們分別執著,分別執著使我們墮落在六道,輪迴在三途。所以生生世世也曾經遇到佛法,也有一點善根可是沒有辦法出離六道,原因在哪裡?分別執著太重,心量太小,起心動念都是為了自己,自私自利,增長你的我執,我貪,我愛。什麼都是自己,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團體,自己的宗教。壞了,這個念頭,老法師說虛妄不實。所以我們聽到老法師這樣開示,你如果去關懷,你就不要去分別,它是不是佛教辦的慈善機構,只要這個孤兒院,養老院,只要是善心人士辦的,我們都應該去跟它關懷。他說:佛教教給我們用真心,你只要真心供養就好。那什麼叫誠呢?曾國藩先生講「一念不生謂之誠」。你去布施的時候,不要生起任何的分別心,不要生起任何的執著心。什麼叫一念不生?一念不生就是不起心,不動念,就是沒有分別執著,沒有有所求,沒有我要怎麼樣。沒有,就是「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金剛經》裡面講:「行一切善,離一切相,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行一切善,做一切善事。離一切相,沒有任何執著,三輪體空,這樣的心叫做「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就是佛心,就是般若。所以老法師說,你如果能這樣去布施,這樣就是深心、大悲心,這個就是忠孝裡面的忠,是真誠的落實,真誠的起用。忠是什麼?沒有一絲毫的偏邪,沒有一念的自私,如果你心偏了,你心邪了,這就不是忠了。如果你念念是為了眾生著想,沒有為自己著想,這個心叫忠心。所以念念都為國家想,念念都為人民想,沒有一念為自己想,這個叫盡忠報國。起心動念把自己的利益擺在第一位,那是輪迴心,造輪迴業,怎麼能夠脫離六道輪迴呢?我們要學佛,要學菩薩,要從哪裡學起,自己要清楚明白,就是剛才我們以上所講的,一切都為眾生著想。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