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96集
第96集

感应篇汇编第96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9/08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09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三句,【昆蟲草木,猶不可傷】,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3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96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96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09/08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09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三句,【昆蟲草木,猶不可傷】,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〇一頁:
【如來說法時。一蛤歡喜。躍出池上。傾誠諦聽。偶為聽法人柱杖刺殺。以聽法故。命終之後。生忉利天。為忉利主。從忉利天。復至佛所。聽說妙義。以開悟故。證須陀洹果。蛤之為物甚微。後乃證果甚大。即此以觀。昆蟲一類可傷乎。】
這一段很短,意義很深。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蛤』就是蛤蟆,牠善鳴及跳躍。
『傾誠諦聽』,這個「傾誠」是非常地至誠恭敬。這一隻蛤蟆牠本身很有善根。「諦聽」,佛法裡面講都會用諦聽、諦聽兩個字。這個「諦聽」就是真誠供養的心。我們在佛法裡面講法,尤其是天臺裡面會講三諦理:真諦、俗諦、第一義諦。「真諦」就是事實的真相,諸法實相。諸法實相就是老法師常講的,《大般若經》裡面說的:「一切法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這是真諦。事實的真相就是無所有,而且最後是畢竟空,不可得。
所以初果、二果、三果、四果,小乘的,它按照次第上來,到阿羅漢的時候,他破見思惑,證無生。辟支佛悟十二因緣,證辟支佛果,這都是出三界。阿羅漢跟辟支佛,他就是破我執。所以如果連身體都不要了,身見破了,我們稱他叫初果須陀洹,我们这里讲的須陀洹果。塵沙惑再破就證菩薩,再破根本無明就分證法身,就分證佛。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就入常寂光淨土,究竟佛。所以這個是真諦。
「俗諦」,「俗諦」就是世間的道理,世間的一些規矩,社會倫理的現象這叫俗諦。所以真諦,俗諦,然後第一義諦,那就是不二法門,這是真空妙有。所以真諦是講真空,俗諦講妙有,那入不二門,真空妙有合而為一的時候,就變成入第一義諦,就是中道實相,就不著空有兩邊,中也不存,這是佛法最究竟的。這裡講我們的這一念心就入第一義諦,就是我們開經偈裡面講的,「願解如來真實義」。所以這個「諦」就是非常至誠心來傾聽佛陀說法,所以他會跟菩提心相應。我們現在我們不是諦聽,我們在聽經的時候我們會打妄想,我們會有妄想雜念,這個就不是諦聽了。所以「諦聽」就是制心一處,非常專注的在聽佛陀開示。
這個『柱杖』就是,可能有一個人也是去聽法,他走出來的時候不小心這個杖去戳到聽法的這個蛤蟆,這個蛤蟆就死掉了。就是「柱杖刺殺」,不是故意殺牠,就是不小心去把牠踩到,就很容易啊。
『忉利天』就是這個欲界裡面的四天王天,忉利天是第二層天。佛陀講《地藏經》,就在忉利天說《地藏經》報母恩。忉利天主護持三寶,為帝釋(釋提桓因)所住的地方。
『須陀洹果』它的意思翻成中文叫預流,預流就是預入聖人之流。他就已經進入聖人的行列了,這個叫預流,就是初果須陀洹。他是聲聞乘裡面的四聖果之一,他斷除三界中的見惑。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有一次如來說法時,有一隻蛤蟆很高興的跳出池水,至誠傾聽如來宣說佛法,不小心被聽法的人所拄的柺杖刺殺而死。這隻蛤蟆因為聽法故,命終之後生忉利天,祂就直接到忉利天了,當什麼呢?『忉利主』,就是忉利天主,這個果報很不可思議。等一下我們就來解釋說,為什麼一個蛤蟆可以當忉利天主?而我們這些芸芸眾生為什麼沒有辦法呢?輸給一個蛤蟆,這個蛤蟆直接就生忉利天主呢?這果報非常殊勝,縱使祂沒有出三界,這果報非常殊勝。然後祂在忉利天主,又從忉利天復至佛所,又再到佛陀講經的地方。所以你看,這個就是「一歷耳根,永為道種」,牠縱使到忉利天,祂還是念念不忘聽佛陀說法。
我們這一世碰到淨土法門,碰到念佛法門,都是過去生我們所種下的善根,稀有難逢。你一聽就相信,老法師說這善根非常深厚。有些人會懷疑,真的有西方極樂世界嗎?我們有一次到大陸四川成都文殊院去參訪,頂禮玄奘大師舍利。文殊院的方丈和尚就開示了,他知道我們是淨空老法師的學生。他說現在的人對西方極樂世界,他是非常非常艱難的相信,他先否定,再懷疑。他說為什麼?他說因为後面就放了一個科學驗證。他說那個是不思議佛的境界,你用科學驗證,怎麼可以驗證得出來呢?你要破我執、法執,你至少要功夫成片,帶業往生,你才有辦法入那個境界。
這個蛤蟆,你看牠到忉利天主了,祂還是念念地想要去聽聞佛法。「復至佛所」,然後再到佛陀說法的地方,『聽說妙義』。『以開悟故』,因為他開悟了,所以證須陀洹果,初果的果位。蛤蟆是很細小的動物,到後來能夠證悟那麼大的果位,這個比例上,大家首先就會懷疑說,為什麼牠可以證得這個果位?就以此觀點來說,昆蟲這一類的動物可以傷害嗎?
這個地方我們就特別特別的,我們來去探討,為什麼一個蛤蟆牠聽佛陀說法,被這個柺杖拄死生忉利天主,為什麼牠聽得懂佛陀說法?這個是大家第一個首先要懷疑的就是說,牠不是蛤蟆小動物嗎?我們講人話,我們講這個世間的人的話,牠聽得懂嗎?你這是用凡夫的知見測如來智慧。
我這裡特別引用黃念祖老居士他所註解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解》裡面,我們引用《無量壽經》的「法藏因地第四品」,我們看經文,「如來微妙色端嚴,一切世間無有等,光明無量照十方,日月火珠皆匿曜」。你看佛的光明連日月火珠都要隱藏起來,佛的光明是無量的,他普照十方,涵蓋九法界的眾生。佛陀的微妙色端嚴,一切世間沒有人可以比喻的。
接下來,「世尊能演一音聲,有情各各隨類解,又能現一妙色身,普使眾生隨類見」,這是佛殊勝的地方。黃念祖老居士在註解裡面特別對於「世尊能演一音聲,有情各各隨類解」這一句經文,我們就可以來解釋說,為什麼這個蛤蟆能夠聽懂佛陀在說什麼?因為牠一定要聽懂,悟了以後,牠才有辦法命終生忉利天。然後再從忉利天,那時候已經變天人了,再來聽佛陀說法,證初果聖人,這我們就能理解。
問題是前半段,我們不理解說,為什麼一個蛤蟆聽懂佛陀說的法?這個黃念祖老居士怎麼說呢?黃念祖老居士說,「世尊演說妙法」,你們要知道,佛陀說法不像說我們拿了個課本在那邊。當時佛陀在的時候,並沒有印刷品,佛陀也不是說他講一部經先準備講記,佛陀是在定中說法,佛陀的每一部經都是定中說法。所以「世尊演說妙法,能於一音聲之中,普使九法界、六趣、四生種種異類眾生」。佛陀只要一說法,這「一音聲」就是佛陀一說法。他可以「普使」,就是可以很平等的讓九法界眾生。「九法界」就是除了一真法界以外,最好的菩薩法界、辟支佛法界、聲聞法界,這三乘裡面的果位;再下來就是六道,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這樣涵蓋加起來叫九法界眾生。「六趣」就是六道。「四生」就是胎生、卵生、濕生、化生。
這個九法界、六道、四生種種,各種不同形狀的、身形的眾生,「各各隨其品類根性」,按照他們的根性,「而能聞能解佛之所說」。為什麼說根性呢?他有些過去生他就有薰習了,他就有種下那個種子了。有些障礙比較深的,他可能就根性比較差。「世人言語,常因方言問題、知識水平問題而不能解」,比如說我們世間人的語言,如果你沒有學習英文的話,你英文聽不懂,對不對?世人語言,那主要是什麼?薰習不夠,因為你英文的薰習不夠。假如從小一出生就在美國,他一出娘胎就開始薰習英文,你看他長大會不會講英文,他講得跟美國人一樣,這就是薰習。世間法都是這樣,何況是佛法呢?何況是佛法的解脫妙法呢?他過去生有薰習,所以佛陀說什麼,他能夠入如來真實義,他能夠相應。
所以「各各隨其品類根性,而能聞能解佛之所說」。世間人說話,常因為方言問題、知識水平不同,有些人他領悟力比較快,有些人他領悟力比較慢一點,水平不同。「世尊則妙用無窮,普使一切眾生隨類得解。」更為不可思議的是,「乃於任一音聲,圓具如是無邊不可思議妙用,正顯超情離見之《華嚴》事事無礙境界。」這裡就是答案,佛陀為什麼他說法這個蛤蟆聽得懂,因為佛陀說法是超情離見。你在講話,你是帶著妄想、分別、執著,你有情執,你有我執、有法執,你有我執、法執的障礙,你有貪瞋癡慢疑,你有七情六欲,你有五欲六塵,財色名食睡,你有自私自利。所以你說話就沒有像佛陀這樣。
佛陀說法他可以超情,他已經情執斷了。佛陀已經沒有四見了,沒有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所以他入無障礙法界、事事無礙的法界。我們講說事無礙、理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的法界,沒有任何障礙,障礙打破了。因為佛陀是在甚深禪定之中,首楞嚴三昧裡面為眾生說法。所以雖然蛤蟆跟我們人的長相不一樣,跟佛陀更不能夠相比,但是牠中間的障礙破除了。因為是入事事無礙的境界,所以佛陀說法他(牠)聽得懂,那是不思議的力量,答案就在這個地方。為什麼佛陀一音聲,他可以怎麼樣?「圓具如是無邊不可思議妙用,正顯超情離見」。
所以佛陀沒有四相,也沒有四見,《金剛經》裡面講的境界,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也沒有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所以佛陀他是破見思惑、破塵沙惑,再破四十一品根本無明,等覺、妙覺,入常寂光淨土。所以佛陀有三明、六通、十力、十八不共法,這都是佛陀的妙用。
《普賢行願品》裡面說:「一切如來語清淨」,所有一切諸佛如來他們都到達這個語清淨,說法清淨了。「一言具眾音聲海」,為什麼?因為「一切如來語清淨」。「『隨諸眾生意樂音,一一流佛辯才海。』此偈正與本經『世尊能演一音聲,有情各各隨類解』之文同旨。一聲中有無量聲,無量聲中之一一聲,皆有無邊妙用,能隨眾生之意樂,一一流出無邊的慧辯,使眾生得聞,得解,得度。此即十玄門中之『主伴圓明具德門』。一法圓滿一切法之功德,故曰圓明具德。今一音之中出無量音,圓說一切法,普度無邊眾,是即『圓明具德』」。
我想我們各位同學看到這一段的時候,一定會起一個懷疑,就是為什麼這一隻蛤,就我們俗話講的蛤蟆,這一隻蛤為什麼牠聽得懂佛陀說法呢?剛才我們已經引用黃念祖老居士的《無量壽經大經解》里面的解釋,來說明佛陀他這個超情離見的一個事事無礙的法界。所以佛陀他本身圓明具德,所以各類的眾生都能夠聽得懂佛陀在說什麼。
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入事事無礙的這個境界,我們就用故事來驗證,黃念祖老居士所註解的這一段是真實不虛。我就引用虛雲老法師的一個真實故事的公案,來驗證佛陀一音說法,眾生各各隨類解。
虛雲老和尚在清光緒二十九年,當時虛雲老和尚六十四歲,他到昆明府福興寺閉關。有一個迎祥寺的寺僧,這也是個出家人,他來叩關,叩關就是要請示虛雲老和尚。跟他講說:「寺中有放生雄雞一隻」,是放生的雄雞一隻。「身體肥碩,極凶惡好鬥,群雞都被傷冠羽」。老和尚聽了以後,就請他把這隻雞取過來,然後虛雲老和尚為牠說三皈五戒,而且教牠念佛。我們都知道,虛雲老和尚是禪宗的,但是虛雲老和尚都教人家念佛。
不久這個雞性大轉變,這個雄雞的個性馬上就轉變了,「不復好鬥」,就不再鬥其他雞了。本來都會攻擊其他的雞,會搶食物,鬥了那些其他雞,雞都有雞冠,都流血了,牠去啄傷人家,啄傷這些雞。而且牠自從虛雲老和尚給牠皈依以後,牠雞叫的聲音都變成佛、佛、佛,那種念佛的聲音。「獨棲樹上」,而且一隻雞,自己這樣獨自一隻,就飛到樹上去棲息了,就佛寺前的一棵大樹。而且不傷蟲,不再殺生了。所以你看,一闡提也可以成佛,何況是一隻雞呢?我們認為說雞肉雞肉,吃雞腿很好吃,牠也是佛。你如果聽到這一句,你恐怕雞肉都吃不下去了。
牠不傷蟲,而且給牠三皈五戒以後,寺裡面的僧眾,「不給不食」,你不給牠吃,牠就不吃,這個了得!「一聞鐘磬」,打大磬的聲音,「一聞鐘磬即隨眾上殿」。你看吧,牠要轉這個畜生身。所以從牠這個個案裡面,故事裡面,可以證明佛陀說的真實不虛,佛陀在《楞嚴經》裡面講:「人死為羊,羊死為人」。
等到大眾把鐘磬的聲音一叩,牠就跟隨大眾上殿。早晚課做完以後,牠回到樹上,繼續在那邊好像入定般的,繼續仍棲樹上,繼續在那邊好像入定一樣。「如此經過兩年」,你看牠只有用兩年的功夫,鍋漏匠還用三年,牠兩年而已。一日晚課以後,「站立舉首」,頭抬起來而且站著。「張翅三扇」,這翅膀拍三下。「作念佛狀,立化」,站著往生。這個虛雲老和尚講出來,不會假的,作念佛狀,念佛狀立化,站著往生,鍋漏匠也是站著往生。「數日不變」,鍋漏匠是三天,牠也是數日不變。數日不變,姿勢不會變,牠也沒有倒下去。
老和尚看了以後很讚歎,令人做龕埋葬,給牠做一個佛龕一樣,就裝進去,做龕埋葬。而且還幫牠寫一個銘文,在這個龕的旁邊,給牠註明這個銘文,金字旁那個銘文。老和尚怎麼說呢?老和尚說:「好鬥成性此雞雄,傷冠拔羽血流紅;知畏奉戒狂心歇,素食孤棲不害蟲;兩目瞻仰黃金相,念佛喔喔何從容?旋繞三撲奄然化,眾生與佛將無同。」
這個虛雲老和尚這個偈語,說這隻雄雞過去生好鬥成性,那個習氣從前世就延續下來。也許牠過去生是人也說不定,墮落到畜生道去當成一個鬥雞,公雞,但是牠那個習性沒有改,好鬥成性。就隨我們的阿賴耶識,流轉到這個畜生道來,那個種子都沒有滅掉,所以牠到畜生道還是那個鬥性,所以「好鬥成性此雞雄」。
「傷冠拔羽血流紅」,鬥得其他雞都血流滿面。「知畏奉戒狂心歇」,已經知道因果了,虛雲老和尚為牠說法以後,知道牠淪為畜生道了。知畏,就知道因果了;奉戒,已經三皈五戒了,是佛弟子了;狂心歇,狂心就是習氣,妄心,我們說「狂心歇,歇即菩提」。你看,從這個地方證明,蠢動含靈都有佛性、都有靈性,我們前面有討論過。所以虛雲老和尚說,「知畏奉戒狂心歇」。
然後牠因為以前是你給什麼牠吃什麼,從牠皈依以後,給牠素食牠就開始吃素,不給不食。所以「素食孤棲不害蟲」,開始不吃蟲了。雞會吃蟲,對不對?會去啄傷那個蟲,蟲是肉食。牠從此以後不再吃蟲了,所以叫「素食孤棲不害蟲」。可見是習性使然,孔子說「性相近,習相遠」。「兩目瞻仰黃金相」,牠每天跟人家隨眾做早晚課,一樣瞻仰佛的黃金相,阿彌陀佛身金色。「念佛喔喔何從容」,你看牠好像要講話,說話的時候就佛、佛、佛,就是虛雲老和尚說「念佛喔喔」。那個喔喔喔,很像那個佛啊,「念佛喔喔何從容」。
「旋繞三撲奄然化」,牠翅膀拍三下,站著往生,奄然化。「眾生與佛將無同」,眾生跟佛有什麼不同呢?所以你從虛雲老和尚講的這一個雄雞皈依,念佛立化,你就可以去瞭解說,那個蛤蟆牠為什麼聽佛陀說法牠可以到忉利天,你就恍然大悟了,就不用懷疑了。為什麼?因為眾生皆有佛性,就這麼簡單。牠今天為什麼這樣呢?因為牠習氣造成的。
另外我再舉一個故事,就是梁武帝跟寶誌公禪師的一個典故,這個牽涉到三世因果。梁武帝,我們知道他是非常護持三寶,他本身也吃素,但是梁武帝到後來是餓死在臺城,這個故事大家都知道。梁武帝為什麼餓死在臺城呢?在歷代的一個記載裡面,有曾經說了這樣的一個故事,三世因果的故事,提供給大家做一個參考。
梁武帝他的過去生也是一樣在佛門中修行。這個故事就說到過去有一世裡面,有一家佛寺裡面,這個佛寺裡面他們有東單跟西單。東單西單都有一個領眾的,東單叫東法堂,西單叫西法堂。他們在做早晚課的時候,東法堂的這個僧眾還有西法堂的僧眾,都會到大殿集合。但是那時候因為並沒有像現在都有時鐘,所以東法堂的寺眾就比較準時的能夠到大殿,西法堂的這些僧眾,就有一些年紀比較小的沙彌,就會貪睡,每一次到大殿都遲到。
他們就很好奇,就問東法堂的這個僧眾說,為什麼你們都可以準時到達大殿,而且片刻不差呢?他們小沙彌會問小沙彌嘛,東法堂的小沙彌就跟西法堂的小沙彌偷偷地講,他說是這樣的,他說靠近我們東法堂的這個寮房旁邊,有一隻蚯蚓特別有靈性。這隻蚯蚓牠這個五時一到,他們五更嘛,它們五更一到,就會自動鳴叫。蚯蚓會有嘶嘶嘶那種聲音,牠們就會叫那種聲音出來。這些蚯蚓想要聽法了,想要參加早晚課了。東法堂的僧眾就聽到這個蚯蚓的鳴叫聲音就醒過來,所以每天都能夠準時在五更上大殿做早課。
西法堂的這個小沙彌因為貪睡起了一個無明,他說,好,你每天都是靠這些蚯蚓的鳴叫聲起床,我就把你害死了,就不讓你再聽這個蚯蚓的鳴叫聲,看你們能不能準時。他起了一個惡念,這個小沙彌起了一個惡念。他就有一天趁東法堂的人不在,他就燒了一鍋的熱水,他找到那個位置,在蚯蚓那個洞穴裡面,他把整個熱水倒進去了。倒進去以後,當然蚯蚓就死掉了。
死掉以後,東法堂的僧眾回來以後非常地難過、可惜,他們就為牠這隻蚯蚓作法超度。蚯蚓因為牠聽法的緣故,牠超度以後得人身,出世當樵夫,就是砍柴的,撿木柴的。西法堂的這個徒弟呢?他犯了殺戒,福氣消盡,墮落出世為猴子,到畜生道去了。這兩位冤家債主又碰頭了,到第二世又碰頭了,那個蚯蚓是變成樵夫。那沙彌呢?那個徒眾呢?就因為殺蚯蚓的緣故,所以墮落到猴子,兩個都在同一個地方又碰頭了,我們所謂的冤家路窄。
那個樵夫他前世因為是蚯蚓,喜歡聽經聞法,所以他對三寶還是很恭敬,所以他都會怎麼樣?他會摘花供果。看到有一間佛寺在山上,可能是因為年代久遠了,那個屋瓦都破了,那個佛像都淋雨。這個樵夫就是覺得說這個佛像淋雨,他就起了一個善心。這個樵夫他見到這個破廟的三尊佛像,頭頂被雨淋,所以他買了三大斗笠。這個故事大家都知道,說梁武帝的前世因為讓佛不淋雨,就是從這個地方來的,讓佛像不淋雨就從這個地方來。
那個樵夫就買了三大斗笠把佛像蓋住,好像寶冠一樣就蓋在上面。因為平常樵夫都會上山上砍柴,都會摘花供果拿到佛前去,那個猴子呢?前世是什麼?前世是沙彌,牠那個善根還在,牠也是摘那個水果去供佛。那個猴子習性就比較重了,牠那個瞋心就比較重,前世的習氣還在。牠一看到有人先把花插下去,牠就很生氣,牠就把那個別人的花,插在花瓶裡面的花把它拿出來,甩在地上,牠自己的花插上去。這個猴子就這樣,把這個自己的花插到花瓶裡面去。
那個樵夫好幾次經過到這個破廟裡面去看,說,奇怪呢,我插的花怎麼掉到地上呢?這個深山,這個地方怎麼會有人來呢?他覺得很納悶。他有一天,他就躲在那個大殿門後偷看,到底誰呢?來比他更早供佛供花。他一看原來是一隻猴子,是真的把他那個花,把它拿下來甩在地上,插牠自己的花。當時這個樵夫就呵叱一聲,那個猴子就跑掉了。跑掉以後,這個樵夫就跟在後面。跟在後面以後,找到牠的洞穴,原來這個是猴子住的地方,牠的家。他就知道猴子進去以後,在洞口用石頭把牠塞住,讓牠出不來。這個猴子就在裡面塞死了,餓死了,出不來嘛,牠在裡面活活地餓死。前一世的因果在這一世就了了。
為什麼?前世這個樵夫就是蚯蚓在洞穴裡面,沙彌用熱水把牠燙死了。到這一世來以後,沙彌變猴子,還是起了那個瞋心,前世說你們比我們早上大殿,是靠這個蚯蚓,我就把蚯蚓害死,看你們能不能夠那麼早,那麼準時上大殿。牠那個瞋心還在,到當猴子了習氣不改,別人先插花,牠把花甩掉,插自己的花,這就是嫉妒,嫉妒的習氣還在。前世也是嫉妒,為什麼你比我早到大殿。你看,那個習氣很難斷,非常難斷。你不透過懺悔,不透過改過,你不透過拜佛、拜懺,拜那個《占察懺》或是《大悲懺》,很難斷除。而且你還要在境界裡面去歷緣鍊心,還要去鍛鍊。
到第二世來的時候,那個猴子變成要還命了。所以因果不空,相續不空,輪轉不空。所以猴子在洞口裡面被這個樵夫把牠害死了,就還上一世的命債。那個樵夫壽命終盡以後,因為他用斗笠遮佛像有功德,所以投胎出世為姓蕭名衍,蕭衍。蕭衍就是誰?就是梁武帝的俗家名字,他的俗名叫蕭衍,後來的梁武帝。那個猴子後來死掉以後,又去魏國出世為名字叫侯景,歷史上確實有這個人叫侯景。
侯景他後來官拜將軍,領兵。後來還是什麼?梁武帝給他收容的,他是到魏國去。他後來投靠到梁國,梁武帝給他收容,但是後來侯景叛變。為什麼呢?梁武帝會被困在臺城呢?因為當時梁武帝他就請示這個寶誌公和尚,說我怎麼可成道?我可不可以成道?寶誌公禪師跟他講,你現在享受榮華富貴,你必須要遠離這個榮華富貴。後來梁武帝才遷居到臺城去修行,他說你要在深山裡面,要在那邊修行。梁武帝就搬到臺城,就在那個地方修行。
後來呢?侯景就率兵叛變,就去圍臺城,就圍困梁武帝。也有此一說,說侯景要逼梁武帝破戒吃肉食,梁武帝因為他遵守這個戒律,不殺生戒,所以他堅持不吃。所以梁武帝到後來活活地餓死掉。你看前世的,在第二世的時候,樵夫讓那個猴子餓死在洞裡面,到第三世的時候,侯景讓梁武帝也活活地在臺城裡面餓死,一報還一報。這個故事是在一些資料上有這樣的一個記載,我們特別提出來,來跟各位講,真的是,因果是真實不虛。
《印光大師文鈔》裡面這一個也特別有開示,印光大師在寫給《鎮海李太夫人然燈照海記》裡面有提到這一段開示。印光大師說,「一切眾生,具有佛性常光」,像剛才我們看到這個猴子也好,這蛤蟆也好,牠都有這個佛性常光。「舉凡明暗通塞遠近,悉皆徹照無遺,固不假日月燈明」,我們佛性的光明是不需要藉助日月燈明的。可是現在呢?就必須要假日月燈明才能見,「方能有見也」。「無奈眾生迷昧本性,背覺合塵,致此佛性常光,變作煩惱無明。不但暗塞遠處不能見,即近在目前,若無日月燈光,雖泰山也不能見」,泰山比喻龐然大物,可是你沒有燈光,你還是見不到,「況其他乎?」。
印祖說了,「由是輪迴生死苦海,如盲無導,了無出期,可不哀哉!大覺世尊愍之,為說種種契理契機之法,使其返妄歸真,背塵合覺,以復其本具之真如佛性。又恐根基稍劣,現生未能斷盡煩惑,再一出世,復成迷昧。遂開一仗佛慈力,往生西方之淨土法門,無論上中下根,但能具足真信切願念佛名號者,則決定往生,萬不漏一。實為如來普度眾生之無上第一妙法。猶如乘大火輪,於大海中,普拯沉溺,同登彼岸,有緣遇者,幸何如之!」這一段印祖的開示,也是印證剛才這一段裡面,這個蛤蟆牠聽法生到忉利天,就是牠那個佛光顯露。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的經文:
【昔有一僧。道眼未明。以虛受淨德父子供養。命終之後。乃於淨德園中。生為草菌。日充其家蔬食。他人欲取。不可復得。菌之為物甚小。而有此殊特因緣。即此而觀。草木一類可傷乎。】
這一段的文章也跟前面一樣,很短,但是含意很深。大家有時候會起懷疑說,怎麼一個出家人到後來,往生以後變成草菌呢?可能讀到這一段,大家又起懷疑了。我們再來一一為各位說明。《感應篇彙編》裡面所記載這些故事都是真實的,不用懷疑。我們來看這個字句解說:
『道眼』,什麼叫「道眼」?我們講說有五眼圓明,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佛他是五眼圓明。我們現在只有肉眼,我們天眼、還有慧眼跟法眼、跟佛眼,我們全部都失去那個德能。雖然失去,但是隱而不顯而已,還是在我們這個真如佛性裡面。
「道眼」就是能見正道之眼,那就是佛眼,開道眼就是佛眼。至少你要像阿羅漢一樣開慧眼,天人就有天眼,菩薩就有法眼,佛有佛眼,還有五眼圓明。「道眼」就是觀道之眼。釋迦牟尼佛拈花,迦葉微笑,這就是傳法,所傳之法,它是離開語言文字的。佛陀在靈山會上,佛陀拈花示眾,眾皆默然,大家都不能夠契入那個境界,只有迦葉尊者破顏微笑。為什麼迦葉尊者他會破顏微笑呢?因為迦葉尊者他契入了,他悟了諸法實相了,所以他能夠契入佛陀那個法界。當時佛陀就傳法給迦葉尊者,佛陀說:「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這就是佛陀傳法給大迦葉的一個傳法的法語。
「吾有正法眼藏」,每一個人都有正法眼藏。這個正法眼是什麼?正法眼就是道眼。「涅槃妙心」就是我們這個清淨的佛性,「實相無相」它是微妙法門。為什麼不立文字呢?因為《大乘起信論》裡面講的,離言說相,離心緣相,離名字相。這個是「道眼」的意思。
接下來『草菌』,「草菌」就是一種菌類。
這一段的白話解釋比較簡單,我們把它解釋一下:
以前有一位僧人智慧未開,煩惱未斷,因為福德不足,虛受清淨有德的父子供養。這『淨德父子』就是父子本身德行很好,所以叫清淨有德。「虛受淨德父子供養」,這位僧人命終以後,『乃於淨德園中』,就在淨德的這個花園裡面,淨德園中,「生為草菌」,他就變成可食用的草菌,轉生當可食用的草菌,每天充當他家中的蔬菜。
你看他前一世是受淨德父子的供養,因為沒有悟道,「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就講這個公案,他就必須要來報這個恩德。那怎麼辦呢?投生到他的淨德菜園裡面生為草菌,『日充其家蔬食』,做為淨德父子每天他們家吃的蔬菜、食物。其他人想要摘取,『不可復得』,別人還摘不到,為什麼?沒有那個因果。各位看到這一段,一定感到很有趣,對不對?始終沒有辦法摘得到。草菌這種生物是非常微小的,也有如此特殊的因緣。從這個案例來看,草木這一類的東西可以隨便傷害嗎?
這一段我們特別要來研討一下,為什麼這位出家人他接受淨德父子供養,命終以後投生到這個草菌呢?我們可以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到輪迴的可怕。《印光大師文鈔》卷二,在《淨土決疑論》裡面,印光大師特別開示。印光大師說,「倘念佛偏執唯心,而無信願」。我們知道,我們念佛法門就要信願行,你有念佛的心,可是你信願不堅固。「倘念佛偏執唯心」,說我有念佛的心,我每天都佛號不斷,我也一天都念一萬聲、兩萬聲,我有聽經聞法,我也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偏執唯心」,但是沒有信願。
「或有信願,而不真切」,但是他雖然有信願,他只是口發這個願,他說我是啊,我要信願,可是他不夠真切。「悠悠泛泛,敷衍故事」。平常一樣有參加共修,但是共修完以後,還是一樣過世間人的生活,這叫悠悠泛泛;還是喜歡世間人的這些東西,五欲六塵的東西,這叫悠悠泛泛。生死心不夠切,還是攀緣名聞利養,對世間的這些名聞利養非常地在意,而且非常地計較,得失心非常地重,一有侵損到他的利益,他惶惶不可終日。
雖然他嘴巴也念佛,他也在聽經聞法,他也在學佛,可是對於這個世間的東西,他是真的很捨不得。看到別人做大官,看到別人賺很多錢,他就心嚮往之,很羨慕。或者每天一樣,就是悠悠地過日子,生死心不夠切,認為臨命終的時候,那還很久遠,還很久很久,它不會那麼早來,這叫悠悠泛泛。印光大師說「敷衍故事」。什麼叫敷衍?就是馬馬虎虎,持戒也不夠精嚴,道心也不夠堅固,有時候參加共修,今天有事那我就不去了,沒事我再去,這個叫做什麼?這個叫做敷衍故事。
「或行雖精進,心戀塵境」。或者是說,他看起來好像很精進用功,但是我剛才講的,對世間的名聞利養念念不捨,還是很在意,這叫心戀塵境。「或求來生生富貴家」,或者是在學佛過程裡面,他只希望他將來生到富貴家,可能他在學佛的過程裡面看到別人富貴,他非常地羨慕,他說希望我下一世也投胎到富貴家去好了。「或求來生生富貴家,享五欲樂」。「或求生天」,或者享受天福樂。「或求來生,出家為僧,一聞千悟,得大總持,宏揚法道,普利眾生者」,印祖說有以上這些心態的,統統不能叫做淨土,統統不能叫淨土。大家心裡就有數了,你是屬於哪一類的呢?
就有人就問印祖說了,出家作師父有什麼不好呢?「出家為僧,宏法利生」,有何過錯呢?「又有何過,而亦簡除」,為什麼也要給他排除呢?說連出家做出家師父也不行嗎?印祖答覆說:「若是已斷見思,已了生死,乘大願輪,示生濁世,上宏下化,度脫眾生者,則可」。印祖的意思是說可以,你可以到這個世間來示現出家人,但是你先決條件,你必須要斷見思惑。見惑要斷,身見要破,思惑,貪瞋癡慢疑也要斷,見思惑要斷。你見思惑斷了以後,你已經了生死了,像阿羅漢就了生死了,那可以,你可以乘大願輪,你可以示生在五濁惡世,上宏下化,上成佛道,下化眾生,這樣是可以。
接下來印祖又說了:「若或雖有智願,未斷見思,縱能不迷於受生之初,亦復難保於畢生多世。以雖能宏法,未證無生,情種尚在,遇境逢緣,難免迷惑。倘一隨境迷,則能速覺悟者,萬無一二」。他說如果你沒有斷見思惑,你就算示現成出家人,雖然你有這個智願,就是你有這個智慧的悲願,但是因為你沒有斷見思(惑),你縱使不會迷惑在受生的時候,後來雖然你能夠宏法,但是因為你沒有證得無生,你那個情種還在,情執的種子還在。「遇境逢緣」,你碰到任何境界,遇到順境,遇到逆境,遇到五欲的塵境,你難免會迷惑。倘一隨境迷了,則能夠馬上覺悟的,一萬個人找不到一個到兩個。
所以這個地方,印祖講得非常地清楚,為什麼要求生淨土,裡面印祖開示得非常地精闢入微。所以印祖說,從此以後,如果你沒有斷見思惑,「從迷入迷,不能自拔,永劫沉淪者,實繁有徒矣」,實在是太多了。「如來為此義故,令人往生淨土,見佛聞法,證無生忍,然後乘佛慈力,及己願輪,迴入娑婆,度脫眾生。」如果你能夠這樣的話,聽印祖這樣說,聽佛陀這樣說,你先求生淨土,你見佛聞法以後,你證得無生忍了,你再乘佛慈力,然後還有自己的發願,「己願輪」,迴入娑婆,度脫眾生。這樣的話,印祖說「有進無退,有得無失」。你「未斷見思,住此宏法」,「他宗」就是其他宗派的,都是這樣,「莫不如是」,「淨宗斷斷不許也」。
我特別引用印祖這段開示,就是讓我們去見到說,這位僧人他因為道眼未開,虛受淨德父子的供養,卻轉生到當草菌來報恩,這是非常可怕的一個事情。所以念佛法門,(印祖說)「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如果你有禪無淨土呢?「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印祖說,假如這個人他徹悟禪宗,他有明心見性,但是他見思惑不易斷除,必須要歷緣鍛鍊,「令其淨盡無餘,則分段生死,方可出離。」若「一毫未斷者」,姑且不論,「姑勿論」。「即斷至一毫未能淨盡,六道輪迴依舊難逃」。也就是說見思惑没有斷的話,有一毫未斷的話,就廣欽老和尚講的,你貪得人間一根草,輪迴有你的份,就是一毫未斷,你貪得人間一枝草,輪迴還是有份,就是一毫未能斷盡,六道輪迴依舊難逃。
所以印祖說「生死海深,菩提路遠」。我們一般講前面有蓮花,後面有刀山。前有蓮臺,後有刀山,沒有退路,所以「生死海深,菩提路遠」。「尚未歸家,即便命終」,你還沒有到極樂世界就往生了,「即便命終」。他說「大悟之人,十人之中,九人如是」,他還是有悟,大悟之人,十人之中,九人如是,「故曰十人九蹉路」。他說蹉跎就是我們一般世間人所講的耽擱,「俗所謂擔閣也」。
「陰境中,中陰身境,即臨命終時,現生及歷劫」,臨命終的時候,我們這一世,現生,以及歷劫裡面,善惡業力統統會現出來。這個陰境中,中陰身境,所謂中陰身是這一世結束了,下一世還沒有去受生以前,這個過程叫中陰身。中陰身裡面的境界,他就很多了,所以他說臨命終的時候,現生以及歷劫善惡業力所現的境。「此境一現,眨眼之間,隨其最猛烈之善惡業力」,便去受生於善惡道中了,一毫不能自己作主宰。就像病人或是往生者一樣,臨命終的時候自己不能做主宰。
有一次我去榮民總醫院幫一個孫姓的醫師,他是一個中醫師,他兒子跟媳婦本身,媳婦有學佛,她找我去關懷。當時那個生命跡象,血壓就開始慢慢下降,快接近三十,他兒子說要把呼吸器拔掉。我說你不要拔,讓他自然斷氣,自然捨報。所以現在很多強調安寧療護,有提到這一段。有些人他臨命終會交代說,我往生的時候你不要給我電擊,不要給我插管。不要給我電擊,因為電擊很痛,也不要給我插管,他願意自然這樣捨報,這個是有業障在,還不能夠這樣馬上捨掉。
像我們那一天助念的何金寶老菩薩,他就是五福臨門,他到最後能夠善終。在家裡吃完中飯,還會跟家人講幾句話,然後就上床去午睡、午休,睡著就往生了,這是最殊勝的善終。所以後來去給他助念說法的時候,他本來嘴巴張開,眼睛還有一點微微地沒有闔眼,後來給他說法助念以後,最後要迴向的時候,他嘴巴就合起來了,他這個有佛力加持。
所以印祖就說「顯蔭之死」,顯蔭我們上次有提過,民國二十幾年代的,那時候的一位修行的出家人。他到日本高野山去學東密,他的師父是諦閑老法師。諦閑老法師教他專心在一個地方修道,他不要。所以印祖後來看到顯蔭這位法師往生,他說「顯蔭之死,不如愚夫愚婦」。為什麼?因為愚夫愚婦就可以像剛才講的這個何金寶老菩薩一樣,可以善終,可是顯蔭死的時候是昏迷,人家還幫他助念。
所以印祖說,人在臨命終的時候,在中陰身現前的時候,這個時候業力在作主,你這一世裡面,還有累世裡面,所有這些善惡業力都會在你中陰身的時候,會現前,然後強者先牽。印祖說,就像一個人欠人家債,欠最多的先拉走,「如人負債,強者先牽」,你欠我最多,那就把你拉走了。「心緒多端,重處偏墮」。心緒多端就是很多東西把他綁住了,這邊也拉一條線,那邊也拉一條線。心緒多端,想很多。「重處偏墮」,哪個地方拉得比較重,他就拉下去了。印祖講這幾句話非常地好,「如人負債,強者先牽,心緒多端,重處偏墮」。
他說五祖戒禪師,他在投生到第二世的時候變成蘇東坡,草堂清這位和尚再作魯公。他說魯公跟蘇東坡還算不錯,為什麼?至少當官的,「此猶其上焉者」,還是有一點福報。所以剛才提到說,印光大師對於顯蔭法師的死,他說遠不如愚夫愚婦。而顯蔭所知道的一些佛學的知見,那又不是愚夫愚婦所能夠趕得上的。也許顯蔭說得出來,但是愚夫愚婦說不出來。但是愚夫愚婦所得到的功夫,又不是顯蔭法師所能到逹的一個功夫,「非顯蔭所能企及」。
印祖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一個顯蔭法師比不上一個愚夫愚婦呢?印光大師說,「正光所謂,性水澄清」,我們這個自性就要轉識成智,我們自性本來清淨,叫性水,就像水那麼清澈。「性水澄清」就是我們自性本來很清淨,像水那麼清澈。但是因為分別而昏動,就好像那一池水你把它攪動以後,它裡面下面的那些塵沙就浮上來,「由分別而昏動」。
然後接下來,整池的水就「識波奔湧」,那些無明風就好像風浪一樣,把這一池水裡面就搞得波濤洶湧,叫「識波奔湧」。但是因為我們念佛,就好像把那個風平息了,「因佛號以停凝」,因為你念佛,那個無明風就慢慢平靜下來,到後來風平浪靜,水又變成平靜了。然後再恢復本來清淨的性水澄清,水清照月。所以印祖說,「上智不如下愚,弄巧翻成大拙」。以上這一段,我們特別引用印祖的開示來解釋說,為什麼一個出家眾他道眼未開,卻轉生到草菌這個地步。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明長洲韓世能。世居陸墓。甚貧。祖永椿。每早起。持帚掃兩岸螺螄。緣岸而上者。以入中流。脫漁人之取。時枵(xiāo)腹掃及數里。隆慶丁卯。世能赴鄉試。年四十矣。父宗道。念父為救生勤劬。吾子又老大未遇。今偶有十金。何不買放生命祈祐乎。早起買大龜大赤鯉放之。夕夢神告曰。汝父功德大。汝子當科第。今贖放神龜神鯉。當令汝子入翰林。官至一品。後果中式。聯捷。登翰林。官至侍郎。奉使朝鮮。賜一品服。】
『長洲韓世能』,這個「長洲」就是現在的江蘇蘇州市。「韓世能」是明朝蘇州人,他考中進士,官當到禮部左侍郎,後來辭職退休。他為政為官淡於名利,曾經奉派到朝鮮當大使。
『陸墓』就是陸墓鎮,就是江蘇吳縣北八里陸墓鎮,真的有這個城鎮,因為那裡有唐朝宰相陸贄的墳墓在那裡,所以叫做陸墓鎮。
『螺螄』,「螺螄」就是淡水螺的一個通稱,身體體積比較小。前幾天我剛好看到一個節目就是中國拍的,節目叫《舌尖上的中國》,就剛好就看到這個捕螺螄的人,當時他們吃得津津有味,我就覺得說那會不會說,這裡面會細菌很多呢?而且他們有些都是生吃的,有些是熟吃的,生吃的比較少。牠的形狀有點像蝸牛,但是牠體積比較小。
『緣』就是繞着。
『以入中流』,「中流」就是入河流中。
『脫漁人之取』,「脫」,可以擺脫離開。
『枵腹掃及數里』,「枵腹」就是空腹。就在掃的時候,事實上他也沒有吃,可能沒有吃早餐、中餐,還餓著肚子,還在繼續那邊掃這些螺螄。
『隆慶』是明穆宗的年號。
『鄉試』,「鄉試」是科舉考試的名稱。明清兩代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舉行鄉試,考中的話就稱舉人,會試不第也可以依科選官。
再下來『勤劬』,「勤劬」就是辛勤勞累。
『未遇』就是沒有得到重用,還沒有發跡,還沒有顯貴,這個意思叫「未遇」。
『翰林』,「翰林」是指翰林院。
『一品』就是封建社會官位最高的一級。從三國魏朝以後官位分為九品,最高者為一品官。
『中式』,「中式」就是科舉考試合格。
『聯捷』就是科舉考試中兩科或是三科接連及第,這叫「聯捷」。
『侍郎』,「侍郎」就有一點像副部長,尚書就是部長。隋唐以後中書門下及尚書省所屬的各部,皆以侍郎為長官之副,相當於副部長。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時長洲,在江蘇吳縣的韓世能,祖先一直住在陸墓鎮,非常貧窮。祖父韓永椿每天早上起來拿著掃把,掃河邊兩岸的螺螄,沿著岸邊一直往上游,然後將牠們倒入河中以免漁家來取走,捉走。經常餓著肚子,掃了好幾里路。到明穆宗隆慶丁卯年,韓世能參加鄉試,他已經四十歲了。他的父親韓宗道想到自己的父親為了救助生靈非常辛苦,自己的兒子年紀也大,至今尚未遇到這個功名,未遇到功名的這個機會。「未遇」就是未得到功名。現在身邊正好有十兩金,為什麼不買物放生呢?買生靈去放生呢?所以祈求保祐。早上起來就去買大烏龜,以及大赤鯉去放生。
當天晚上就夢到天神說了,你父親所造的功德很大,你的兒子當能登科及第,今天你又買了神龜神鯉去放生,會使你的兒子進入翰林院,當到一品官。後來果然考上鄉試,又連考連中,最後登上翰林,官當到侍郎,奉命出使朝鮮,今天的韓國。欽賜一品官服飾,擔任一品官。
淨空老法師說,他說這一段裡面,韓世能的祖父掃這個螺獅,老法師說這一個古書裡面有很多記載,小沙彌救螞蟻,螞蟻被水淹沒,小沙彌就得到長壽的果報,或者讓這些螞蟻游到岸邊,螞蟻會報恩。老法師說牠們有靈性,從這裡可以體會牠們既然知道報恩,那你要殺害牠,牠會報怨。這麼小的動物都會有靈性,都知道報恩、報怨,何況是大的動物呢?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杭州婦人某氏。素凶悍。遇蟻循行廚竈(zào)。以火燒之。死者無算。又常以石灰塞蚯蚓穴。生一子。方懷抱。婦出外歸。見床上一黑團。驚視之。則其子也。已為羣蟻攢嚙而死。婦痛兒。亦暴卒。】
這一個故事就講殺蟻的,殺蚯蚓的果報。
『凶悍』就是凶暴強悍。
『循行』就是巡視。「遇蟻循行廚竈」,「循行」就是螞蟻在那邊爬來爬去的,叫「循行」。
『無算』,「死者無算」就是她所殺害的螞蟻非常地多,沒有辦法去計算。
『羣蟻攢嚙而死』,「攢嚙」這個「攢」就是鑽入,把他咬,這個「嚙」就是咬。
這一段的故事白話解說:
是杭州地方有一個婦人非常地凶悍,「素凶悍」,遇到螞蟻在廚房的爐邊爬行,她就用火燒牠們,被殺死的螞蟻無可計數。她又經常用石灰塞住蚯蚓的洞穴。她自己生了一個小孩還在懷抱中,當婦人外出回家的時候,看到床上有一個黑團,吃驚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兒子已經被蟻群鑽來鑽去咬死了,該婦人痛失兒子也暴斃而死。這是真實的。
我在助念的過程裡面有看到很多這種螞蟻報仇的故事,是真實不虛。所以對於螞蟻,你只有一個辦法是佛陀說的默擯,不要理牠。像我現在看到螞蟻來就不要理牠。如果你慈悲心很夠,你就學那個陳女士把它放那個水跟糖,要慰勞牠們很辛苦。我們一個蓮友叫許春桂,有一天我在共修,她就過來跟我請教問題。當時她還沒有過來的時候,我們蓮友就跟我講,說你不要理她,她那個是得愛滋病,不要理她。為什麼呢?她整個臉都像麻子一樣,一點一點紅紅地,全部都是一樣,麻子的一臉。
她後來跟我在講的時候非常地憂傷,她說,黃警官,為什麼我的臉會變成這個樣子?怎麼一點一點的像出痲疹一樣?那時候我就直接跟她講,我說許居士,我說妳有沒有殺螞蟻?她說你怎麼知道我有殺螞蟻?我說看起來這個是果報現象。她說對,有啦,我就是跟我兒子在我家發現一個螞蟻窩,一窩都是螞蟻,黑丫丫地。然後呢?我說然後妳怎麼處理?她說我就用報紙把它捲成一個像棒子一樣,就點了火把就直接塞在那個螞蟻窩就把牠燒死了。
常常有人問我說,我家那個木造房屋都是白蟻,怎麼辦?也有人問這個問題。你把牠殺死就跟這個許春桂居士一樣,還是一樣有果報。跟這裡面這個公案,杭州這個婦人她的兒子被那個螞蟻把他咬死一樣,你說真有這個事情?是巧合嗎?我跟各位講,絕對不是巧合,真的有因緣果報。蠢動含靈都有靈性,牠只是沒有辦法,牠變成這個身軀了,你的身軀比較大,牠的身形比較小。但是牠也有見聞覺知,也有佛性。我們剛才講說,那隻蛤蟆都可以到忉利天,到後來變成初果聖人。對不對?
所以那個許春桂居士,我就告訴她說,妳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做了,妳只有懺悔了,還有放生,還有誦經迴向,誦《地藏經》迴向給牠們,妳誦《地藏經》迴向給牠們,而且妳還要跟牠們懺悔,說螞蟻菩薩對不起,我不應該把你活活地燒死。她就聽我的話,真的這樣去放生,真的這樣去懺悔,真的這樣去誦經迴向,不可思議,大概幾個月以後紅斑都退掉了,這就是業力現象。業力現象就是「罪由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你那個殺心如果沒有除掉,那個罪是不會消除,關鍵在那個殺心。「心若滅時罪亦亡」,只要那個瞋心除掉了,殺心除掉了,那個罪就除掉了。「心亡罪滅兩俱空」,你既然沒有殺心,罪業又消除了,這樣的真懺悔就可以恢復清淨,病就會好,你就會碰到貴人,碰到一個醫生給你把脈,給你服一帖中藥,就好了,就這麼神奇。
我去助念兩個個案,一個在永和,馮吳老菩薩。我那時候去助念,那個案子個案不是我開導的,不是我跟他們說法,我是在後面助念的,我遠遠地看她是坐在那個齋堂的旁邊,就廚房的旁邊椅子上。因為她用完早齋就往生了,還算是不錯了。但是這位老菩薩平常就有個業力在,我聽她蓮友跟我講,她白天是不能出去的。為什麼?她怕見到陽光,她的皮膚不能夠陽光照射,所以這本身就有個業力在。她是後來在家裡聽經、聞法、念佛,得到佛力加持,所以臨命終的時候才能蒙佛接引,而且蓮友來給她助念。
但是問題她果報到她臨命終的時候,在臨命終的時候,善惡業力悉皆現前,印祖說的「如人負債,強者先牽,心緒多端,重處偏墮」,那就看,這時候看是哪個力量強,是念佛的力量強呢?還是殺生的力量強呢?如果殺生的力量強,沒有念佛功夫,那就拉走了,強者先牽。這位老菩薩,可能她平常聽經、聞法、念佛的功夫還不錯,但是果報還是必須要還。
所以當時我進去的時候,我就聞到那個,有那個DDT的味道。當時這個家人就沒有人跟她開導,不應該灑那個DDT,就是那個殺蟲液。你不應該殺,你應該藉佛力加持,向佛祈禱,向這些螞蟻菩薩懺悔,請牠遷單,請牠離開這裡。佛陀都會示現,他們釋迦族被琉璃太子滅掉,是因為無量劫以前他們釋迦族是個漁村的漁民,琉璃太子是那一個漁村漁民所捕的魚的魚王,琉璃太子的這些兵將就是那時候的蝦兵蟹將。佛陀都示現給你看說,他們釋迦族都會被滅掉,就表示因果不空,「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
我媽媽往生的時候也是一樣,螞蟻從那個櫸木地板,這個木頭地板這樣的縫鑽出來,我這邊把牠除掉那邊就跑出來。我後來就覺得很訝異說,平常我在書房讀書都沒有看到這些螞蟻,這些螞蟻是從哪裡跑過來的呢?牠怎麼知道我媽媽往生了呢?牠要來報仇啊。後來,我們民間講叫靈堂,我搭了一個小靈堂在我家的客廳,就小佛堂。裡面就擺我媽媽的遺照跟往生牌位,我們上面就會供水果,就會供這個餅乾,就螞蟻都在上面爬來爬去,一大堆。從我那個冷氣孔這樣成群結隊的下來,就到我媽媽的靈桌上面。
後來我們家的電鍋一打開,因為我就在我家幫我媽媽守靈七個七,我家那個大同牌的電鍋,電鍋蓋一拿起來,全部裡面黑丫丫地一片,統統是螞蟻。就像這個杭州的婦人,她兒子被群蟻把他咬了以後,整個床鋪上就黑丫丫地一塊,道理就是這個樣子,這我親眼看到的,這假不了的。那果報在誰?果報就一定是我媽媽,可能我也有這個共業,佛菩薩在示現給我看。我當時也嚇到說怎麼這麼多螞蟻?就趕快在佛前為牠們說法皈依以後,趕快拿到對面的公園去把牠們放生掉,是真的牠會來,臨命終的時候,善惡業力悉皆現前,一一都會現出來。
我另外再去助念一個個案,在基隆,悟道法師這邊叫我過去關懷的。一位林居士,女的,女眾,她本身還是受菩薩戒,後來得癌症往生了。還好她的子女都非常孝順,都是聽淨空老法師的經教,後來請我去說法,她媽媽沒有辦法捨報斷氣。然後我就告訴她們說,妳們現在就為媽媽懺悔,誦《地藏經》求地藏菩薩、阿彌陀佛加持,希望媽媽能夠順利捨報。我說如果明天早上,如果能捨報我再來。結果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大概十點的時候,她媽媽就斷氣了。
我就過去,她的女兒就跟我講,她說,黃師兄,我媽媽的耳朵跟鼻子這邊怎麼都是螞蟻,黑丫丫地一片。她說怎麼辦?我媽媽不能夠往生。我說妳媽媽歡喜受報。我說妳就不要再去捉那個螞蟻,把牠捉出來,又殺生了,這樣就障礙到妳媽媽往生的信願。我說這是一個表法,是一個示現。我說讓妳媽媽能夠順利捨報,往生是心,不是身體,她神識已經離開這個軀殼了。後來她們才聽我的話,沒有去傷害到那些螞蟻。這個就是這一段裡面,我們提到這個螞蟻報仇的故事。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太倉州吳怡。夜夢兩綠衣丈夫乞命。怡寤曰。是必有物當死者。旦出門伺之。見數人執斧鋸來。蓋買得二銀杏樹。來斫之也。怡悟。償其值。免焉。】
這一段裡面的字句解說:
『太倉州』,「太倉州」在今天的江蘇太倉市。
『乞命』就是來求救命。
『寤』就是醒過來。
『出門伺之』,「伺」就是察看一下。
『來斫之也』這個「斫」就是要用刀斧來砍,砍樹,這叫「斫」。
這一段的白話我們看一下:
太倉州的吳怡,晚上夢見兩個綠衣的男人前來請命。吳怡睡醒的時候就說,一定有東西要死了。早上就出門等待,察看一下,看到幾個人拿著斧頭跟鋸子前來,乃是已經購買兩棵銀杏,要來砍伐。吳怡明白了,就拿錢出來,來買這兩棵銀杏樹,來償還他們的價金,兩棵銀杏樹才得以免死。我們前面有講過,有情眾生、無情眾生都有它的靈性。《華嚴經》裡面有草木神,《地藏經》裡面也有樹神跟山神、跟地神。這個樹是真的有神嗎?我想大家一定很好奇,這個會有。
所以以前的人他如果要去,比如說要去山上,要去把山上的這些草木要移除,都會事先告知,都會祈求觀世音菩薩加持,讓這些動物都能夠搬家,都會灑淨,誦《大悲咒》灑淨。以前我在新北市長壽山帶共修的時候,因為那一年碰到納莉颱風來,臺北地區很大的水災,長壽山的那個道場,它後山兩棵大榕樹,平均樹齡大概有三,四百年了。有一棵靠右邊的這一棵,因為受到納莉颱風的影響,那個山石都被沖垮,所以這一棵老榕樹有一半的樹根懸空。
當時長壽山的這個道場的住持人要向政府申請,來申請公費,把這個樹鋸掉,就要除掉了。當時這個長壽山的這些蓮友裡面,我們有一位我的蓮友叫康榮鎮師兄,他平常就很虔誠,對道場他都盡心盡力的供養。那天晚上他就作了一個夢,這棵大榕樹的樹神就在夢中託夢給他看。託夢給他看,看什麼景象呢?就整個樹都挖掉的景象,空了,讓他看那個景象。
為什麼這個樹神會給康師兄託夢呢?因為康師兄前一天的時候有跟長壽山道場負責的這個師兄、師姐講說,不要去請人家把它砍掉。他因為動了這個善念以後,樹神就給他託夢,而且他當時也的確有跟道場的人講說,如果你要動,最好一定要做個儀式,要做法會來說法。這就是說,剛才這個這一段裡面講兩個綠衣丈夫來乞命,這個事確實是會有的。
以上所講的,老法師也有一段開示。老法師說,這前面有舉的這個公案裡面讓我們反省,就是我們剛才講的這公案裡面,他說佛說法,有一隻小蛤蟆在旁邊聽佛講經,被人無意中把牠踩死了。但是因為牠聽經的緣故,所以牠命終生忉利天,作忉利天王。以後又以忉利天王的身分,再來聽佛講經說法,證須陀洹果。老法師說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老法師說小動物有靈性,怎麼可以傷害牠呢?
另外一個故事是一個出家人道眼未開,接受一個齋主,父子的這個齋主常常供養他,而這個齋主是吃長素的,叫淨德父子。可是這個出家人死了以後他還要還債,他就在他們家菜園示現草菇的身分,草菇身,那個草菇就是他來投胎的。每一天這個草菇供養他們父子,別人還拔不到,日充其食。老法師說這說明什麼?說明植物有靈性,這個父子每天到菜園去摘草菇,沒有想到是以前供養的那個法師他所示現的草菇身。老法師說,佛法裡面常講「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他說那還是變畜生,他說這裡是變植物,還要還債。
老法師說世出世間法,我們很清楚、很明白,決定沒有佔便宜的。老法師說三世因果,你從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因果來看,沒有誰佔得了便宜,也沒有誰吃得了虧。他說三世因果這樣一看就很公平了,他說沒有佔便宜的,誰能佔誰的便宜呢?你現在欺負他,你殺他的命,要還命債;你現在倒他的債,你下一世要還錢。他討不到,投胎到你家,當你的兒女子孫,還是一樣繼承你的家產,誰佔得了誰的便宜呢?也決定沒有吃虧的事情,誰吃虧呢?俗話講,吃虧就是佔便宜,等到下一世他就還你啦,還要再加利息。因果通三世,這一生人家佔我們便宜,我們吃得了虧,沒有想到來生還有人還帳,來報償的,他說要懂這個道理。
當然我們也不需要人家來還債。為什麼?因為冤冤相報,糾纏不清,沒完沒了。所以人家欠我們的,不用了,不用還了,你就把它布施出去,跟他結個善緣,結個好緣。所以為什麼我們每一次做完善事,都要怎麼樣?要「願生西方淨土中,九品蓮華為父母,華開見佛悟無生,不退菩薩為伴侶」。印光大師說這個叫《小淨土文》,你要念這個迴向文,全部都什麼?全部都迴向到西方極樂世界,那就對了。不求來生福報,不求人天果報。
剛才印祖有講,不求來生作大和尚,得大總持,一聞千悟,這個也不能求。他說除非你破見思惑,你才可以乘本願輪,迴入娑婆度有情,否則一定要往生極樂,見佛聞法,乘佛慈力,及己願輪,然後再迴入娑婆度有情,他說這個比較保險。這個就是什麼?有進無退,有得無失。我們要聽印祖的話,統統迴向到西方極樂世界,不求人天果報,不求世間大富貴人家的果報,享五欲之樂。你這些統統不求了,富貴家也不求,人天果報也不求,出家得大總持,大和尚也不求。你如果能這樣的心,往生極樂世界,萬修萬人去。
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人家欠你的,不用還了。為什麼?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不是好玩的事情。為什麼?這一世他欠你,下一世他還給你,你又欠他,你又要還給他,善惡是會循環的,所以為什麼一定要離開善惡對待?「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哪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那就對了,入絕待法界。因為極樂世界它是絕待的法界,它是一真法界,相對待的世界都是娑婆世界。什麼叫相對待?有得有失、有善有惡、有好有壞、有對有錯、有高有低,這些都是善惡對待。
所以老法師說,開悟要緊,證果要緊,往生要緊。我們剛才特別提印祖的開示,再來看看老法師這樣開示,佛佛道同,這才是究竟了脫,然後回過頭來,幫助這些有緣眾生。佛法說得很好,佛不度無緣之人,哪些人與我們有緣?過去生中生生世世,冤親債主跟我們有緣,你要聽懂,跟你結惡緣的,也是跟你有緣;今天會來說你壞話的,跟你有緣;感情背叛你的,跟你有緣;愛你愛得不得了的,跟你有緣,都是跟你過去生有結過緣的。
老法師這個地方講,過去生中生生世世的冤親債主有緣,佛度有緣人,那我們怎麼辦?我們要度他,有時候忍氣吞聲也是度他,結的是有恩,是緣分,結的有怨,也是緣分。這個地方要聽懂。我們欠別人的是緣分,人家欠我們的也是緣分。所謂的緣分,還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這麼一套。我們結的緣很多,趕緊要成就,要還,歡喜受報,受報完就沒有了。再回過頭來幫助這些冤親債主,統統得度,同生極樂國,願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所以自己一定要著重解行並重,定慧等學。尤其在現前這個社會狀況,不認真努力,必定墮落,而且快速的墮落。時時刻刻要提高警覺性,放下經本,佛號就提起來,就念佛。放下佛號,就展開經卷。每天我們能夠研教八小時,聽經八小時,念佛八小時,我們的妄想自然就少。我們有時間去打妄想,那是錯的。你這樣精進用功,就沒有時間去打妄想。希望我們同學認真努力,不要辜負稀有難逢的機緣。
今天因為講這兩個故事,一個是蛤蟆生忉利天,一個是出家人變草菇,也許各位聽了會起懷疑心,我們不厭其詳的講這麼多的故事,公案,祖師的開示,老法師的開示,虛雲老和尚的故事,一一都是要破你的什麼?破你的情執跟見惑,學學佛陀的超情離見,你就能夠領悟到佛陀一音說法,眾生各各隨類解這個妙義,你就能夠契會,那你就可以得到大利益,你就不會起懷疑。懷疑是不對的,貪瞋癡慢疑,它是見思惑裡面的一個大麻煩。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