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03集
第103集

感应篇汇编第103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〇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1/15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0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句,【濟人之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4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03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03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〇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1/15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0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句,【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二十三頁,我們看經文:
【宋趙抃。知越州。吳越大旱。乘民之未飢。為書。問屬縣。災者幾處。鄉民當待廩者幾人。溝防興築。可僦(jiù)民使治者幾所。庫錢倉粟可發者幾何。富人可募出粟者幾家。一一書於籍。乃錄孤老病。不能自食者。二萬一千九百餘人。查故事。歲廩窮人。當給粟三千石而止。抃簡富民所輸。及其他羨餘。得粟四萬八千餘石。佐其費。自十月朔。人日受粟一升。幼者半之。憂其眾相雜也。使男女異日。而人受二日之食。憂其且流亡也。於城市郊野。為給粟之所。五十有七。使各以便受之。而告以去其家者勿給。計官為不足用也。取吏之不在職而寓於境者。給其食而任以事。告富人無得閉糴(dí)。諸州皆榜禁米價。抃令有米者任增價糴之。自解金帶置庭下。命糴米。由是施者雲集。又出官粟五萬二千餘石。平價便民。為糶(tiào)粟之所。凡十有八。使糴者免奔馳。又僦民修城。四千一百人。為工三萬八千。計其傭與粟。再倍之。民取息錢者。告富人縱與之而待熟。官為責其償。棄男女。設法收養之。明年春。人疫病。為病坊。處疾病之無歸者。募僧二人。屬以視醫藥飲食。令無失時。凡死者。使在處收瘞(yì)之。法廩窮人。盡三月當止。是歲五月而止。事有席上請者。遇便宜多輒行。抃一以自任。不累其屬。早夜憊心力。無巨細必躬親。是時旱疫。他郡民死者殆半。獨抃所撫循。無失所。後相神宗。為宋名臣。】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這一段是講宋朝趙抃,他在越州當知府的時候,他怎麼賑災。這位趙抃可以講說是聖賢,在《感應篇》裡面也有記載他的故事,他是宋朝衢(qú)州西安人。衢州在今天浙江的衢縣,他就是趙閱道。我們讀《太上感應篇》裡面有讀到他的經文,趙閱道焚香告帝。在《太上感應篇彙編》,「是道則進,非道則退」的那一段裡面有提到趙抃的故事,他又叫做清獻公。
我們看《感應篇》裡面的經文,「宋趙清獻公」,「趙清獻公」就是趙抃,也就是趙閱道。「每夜焚香告天。人問之,公曰:『吾自少來,晝有所為,夜必拜告上帝。不敢告者,不敢為也。』」他真的是一個君子。你看他是說他每天晚上一定要擺香案,燒香告訴天帝他今天做了什麼事情。人家問他,趙抃就說了,「吾自少來」,就是我從年輕以來就這樣做了,白天我做什麼,每夜我一定告上帝,「不敢告者,不敢為也」。他這樣的一個作為,幾乎也是等於像我們一般在做的《功過格》,但是他比《功過格》更了不起,就是他敢跟上帝講他今天做什麼事情。不敢告訴上帝的,就是今天他沒有做,就是他不敢做,也就是我們的無始劫來那個習氣,貪愛、嫉妒、瞋恚、計較等等這些的習氣。他不敢去做就是他不敢有這個念頭,他就不敢去做,不敢做他就不敢告訴上帝。
剛才講趙抃他又叫趙閱道,他「號知非子」,從那個號裡面就知道說,趙抃這個人他的觀照能力很強。「知非子」,「子」就是指他自己個人,「知非」就知道說什麼?他有妄想、執著、分別。我們現在迷而不覺,我們念頭是妄想、分別、執著,我們的念頭如果是貪、瞋、癡、慢、疑,我們自己都怎麼樣?迷而不覺。聖人他覺而不迷。所以他「知非」的意思就是他隨時觀照自己的念頭,這個非常不簡單,他「號知非子」。
他是宋仁宗景祐年間的進士,人家稱他叫鐵面御史。「御史」就有一點像我們現在的,臺灣來講的話叫監察委員,在中國來講好像是叫中紀委,專門調查風紀,叫鐵面御史。他死後被追封為清獻,一般都稱他叫趙清獻公。他在擔任殿中侍御史的時候,他彈劾不避權貴。一些外戚的顯貴有犯案,被他抓到了,貴妃就請動太后來說情,也被趙抃拒絕,趙抃敢拒絕太后的請託,他還是一樣彈劾。所以他在京城裡面的聲譽,大家非常敬畏他,聲譽凜然。京師的人,就是朝廷裡面的人,稱他叫鐵面御史,就是不講情的。但是因為他觸怒太后,後來被放逐離開京師,去當什麼?益州轉運使。「轉運使」就好像搞交通的,辦運輸的這種閒差事。他生在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也就是在一〇〇八年,距離到現在大概是一千年左右。
宋朝裡面另外一個非常有名,我們都常常看這個連續劇,叫包公,叫包拯。趙閱道,趙抃比包拯小十歲。包拯他是在宋仁宗的時候,天聖年間的進士,趙抃也是跟他同一個皇帝,是宋仁宗景祐年間的進士。包拯他任御史中丞,趙抃是殿中侍御史,包拯負責什麼呢?包拯負責朝廷以外的四方的獄事,就是負責管老百姓的事情。趙抃主管「朝內宮禁獄事」,就朝廷裡面有犯法的事情,是歸趙抃來管。所以歷史家講他們兩個「內外相助,相得益彰」,把北宋的政事匡助得頗有一些生氣,就是很清新的一個氣象。
趙抃後來他到四川去當官,「禁吏爲奸」,「禁吏爲奸」的意思就是說防止屬下貪汙、胡作非為。他自己本身自奉甚儉,他非常地節儉,而且非常廉潔。「以身帥之」就是自己以身作則。所以四川那邊的政風爲之一變。這個叫做什麼?這個叫做兵隨將轉。不久他在成都知府,他到成都去任知府的時候,很特別,他只帶一把琴。可見趙抃很喜歡音樂,應該他自己也會彈。所以他帶一把琴,一鶴自隨,他還很特別的養一隻白鶴,叫「一琴一鶴自隨」。單獨騎一匹馬,「匹馬入蜀」,這表示什麼?表示他清高、廉潔。所以古代有人跟他評價叫「羽琴帶鶴,萬物皆春」。「羽」就是什麼?那一隻白鶴。「羽琴帶鶴,萬物皆春」,「風高琴鶴,家傳清節」等佳譽。
趙抃處理政務他「以寬爲治」。雖然他是鐵面御史,但是他處理事情的時候,他還是很慈悲,以寬心、原諒、寬廣、寬恕為他的原則。「蜀民大悅」,四川人很喜歡他。宋英宗就嘉許他說,「趙抃爲成都,中和之政也」。「中和」就是什麼?「中和」就是中道,不落兩邊。「日所為事,夜必衣冠露香以告於天」。剛才我們提過,他焚香告帝,這個是很特別的。
所以我跟我同學蘇俊源先生,在二〇〇一年我們發願翻譯《感應篇彙篇》原文。當時我就叫我同學說,你就學習趙閱道焚香告帝,你要翻譯的時候,擺個香案在你家佛堂的外面,跟老天祈禱。我同學蘇居士,他真的是焚香告天,他要翻譯這本《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後來他的智慧就不斷的流露出來,如泉水般,很不可思議。大概我跟他講預定一年,他提早在十個月左右就翻譯出來了,如有神助。所以我們說,天眼洞視,天耳徹聽。
這個趙抃雖然他是鐵面御史,他雖然是當官,但是他畢竟真的是有佛緣。他在年四十歲以後,他在四十餘歲的時候,大概四十出頭的時候,他就「究心宗教」,也就是說他已經開始走上修行這一條路。所以我看到這一段,也心有戚戚焉。我有一點點跟趙閱道一樣,但是我沒他修得這麼好,他是焚香告帝。他也是在公門裡面走上修行這條路。所以他在衢州的時候,他常常親近蔣山法泉禪師,這是禪宗有一位法師。但是禪師本身並沒有教導他,所以叫做「未嘗容措一詞」,就是並沒有教他,師道傳承這樣。比如像李炳南老居士傳承給淨空老法師這個意思。所以「未嘗容措一詞」,就是並沒有教他。
但是等到在青州,就是在山東益都的時候,這個趙閱道在政事之餘多宴坐,他喜歡靜坐。他喜歡靜坐,也喜歡禪坐。有一天,忽然間聽到打雷的聲音。禪宗都是什麼棒喝啦,或者是參話頭啦。嘣一聲,他就開悟了。這就是我常常講的,他不是說那個嘣一聲,你也一樣聽到,但是你就是開悟不了。為什麼呢?這就是我以前常講的,「久修百千劫,悟在剎那間」。他也不是普通人,他一定也是,說不定是乘願再來的,他只是示現宰官身而已,但是因緣到的時候,他就走上修行這條路。
所以他突然間一天聽到打雷的聲音,突然間大悟。這個地方資料上記載他大悟,就換句話,他有開悟。如果你照我們大乘教裡面講,如果是大徹大悟的話,那是圓教初信位的菩薩。圓教初信位的菩薩他就破身見了,等同小乘裡面的初果須陀洹。但是悟後要起修,為什麼悟後起修?因為還有無始劫來的習氣毛病要斷。他大悟以後馬上寫一首偈語,他沒有事先準備好的。
各位你們一定要記得,如果你事先準備好,你要怎麼在那邊想一個偈語,我跟你講那個意境就是差很多。比方神秀大師他在寫偈語的時候,他們師父弘忍大師叫他們寫偈語。他寫的那個偈語是「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他一共走十三回,在寮房前面走十三回,他才敢寫上去。所以他師父一聽到這個偈語說,這個沒有入門。就是沒有入什麼門?沒有入心地法門,沒有見性。他師父一看,這沒見性。
小沙彌在大寮裡面朗誦的時候,六祖大師聽到的時候說,這沒有入門。六祖大師也說這沒入門。所以開悟裡面那個境界,那個智慧德能流露出來了,如泉水般湧出來,那個是不必作意的,他是離心意識的,也就是離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第七識執著是末那,老和尚常講,離心意識參,他離開八識了。什麼人可以離開八識呢?你最少也要唯識學裡面講的,初地菩薩,到初地菩薩的時候他第六識轉成妙觀察智,第七識的末那轉成平等性智,下品的平等性智,就開始轉了,他就不用八識了,他用什麼?用真如,用真心。
所以他用真心的時候,他用真如流露出來的東西,那是本有的東西。他說出來的意境也許跟六祖大師是一樣,也許是跟佛陀一樣,那是隨個人修行的功德的深淺,他那個悟處是到那個境界,但是程度上還是會有不同。比如說我們說,四十一品的法身大士,那就不一樣的境界了。圓教初住位的菩薩,圓教二住位的菩薩,四十一品的這個,我們講說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所以初地不知二地事,但是二地知道初地的境界,它是還有等級的不同。
趙抃他開悟以後寫一首偈語,這叫做自性流露,他說:「默坐公堂虛隱几,心源不動湛如水,一聲霹靂頂門開,喚起從前自家底」。我從這個偈語一看,我自己本身當然沒有開悟啦,但是很顯然的,他這個是已經開悟了。他「默坐公堂」,因為他喜歡打坐,喜歡晏坐,晏坐就是禪坐,「默坐公堂」,就是在大概公事處理完了,在禪坐的時候,突然間聽到打雷的聲音。「虛隱几」,什麼叫「虛隱几」?就是很微細的那個執著,嘣,掉下來了。你一定要把執著放下來,你把那個分別放下來,你才會見到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否則你見不到。你一定是怎麼樣?你一定是迷而不覺,日用而不知,每天在用它,用這一念心,用這個覺性,可是你就是沒辦法見到它,擦身而過。你每天眼睛見色塵,眼見色、耳聞聲,不是每天在見嗎?不是每天在聽嗎?可是為什麼習氣作主?因為你沒有見性。
所以他說,「默坐公堂虛隱几」,就是把那個最微細的執著,嘣,打破了,掉下來。「心源不動湛如水」,他見到了,那個本性自性,原來它如如不動,不取於相。清澈的相,那個泉水很清澈一樣,他見到了,所以「心源不動湛如水」。「一聲霹靂頂門開」,「霹靂」,你看你聽到好像是外面的打雷聲,但是那個是助緣,那是相。「一聲霹靂」就是說他把那個執著,嘣,打破了,就是「一聲霹靂」,所以「一聲霹靂頂門開」,看起來頂門好像在這裡,就是他那個心門打開了,「一聲霹靂頂門開」。
「喚起從前自家底」,為什麼是從前?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本來就是佛,所以老和尚說我們現在是糊塗佛。每一個人都有這個佛性,所以每一個人事實上都是古佛再來。有時候你現在變成不是,你現在這個古佛就是變成糊塗佛,老和尚講的糊塗佛。所以叫做「喚起從前自家底」,「自家底」就是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
趙抃他「長厚清修」,他修得非常好,而且根基非常地穩,叫做「長厚清修」,就是有功夫的人。人不見其喜怒哀樂,你看不到他突然間高興,或者突然間生氣。「慍」就是生氣,喜慍。平生不治家業,他沒有什麼房地產,用現在的話來說,也沒有什麼銀行存款,也不買黃金,對不對?這些五欲六塵的東西,他都能夠放下來。所以看你要選什麼,你到底是選般若智慧,還是選這些世間的業債呢?你錢多也是業債,你房子多也是業債,以後變成兒孫爭財產的一個標的,對不對?你累積愈多的資產,你是愈放不下世間的愛欲、世間的貪愛。
趙抃是選擇智慧,所以他長厚清修。他「不畜聲伎」,是什麼意思?古代人他這麼大的地位,他隨便要想看個京戲,我們現在講說,我想看個京戲或者舞臺劇,隨便就可以來表演給你看。他不從事這個東西的。他每天精進佛道,用功。政事之餘,他公務處理完以後,他就精進用功,所以他不畜聲伎。施德濟貧,他養自己的德行,然後幫助這些苦難眾生,「不可勝數」,沒有辦法去統計。
看到這裡就很感慨了,現在的公務人員很難像他這樣的清閒。老和尚講,現在叫做官不聊生,不是民不聊生,很累,很辛苦,的確是如此。古代民風很好,大家德行都很好,所以犯罪的人很少,所以當官的很輕鬆。所以他才可以什麼?他可以到四川的時候他帶一把琴,他帶了一隻白鶴。現在你有琴也沒有辦法彈了,忙得不得了,根本琴就在那邊,一層灰塵在那邊,你根本沒有時間彈,更何況是用功呢?
「其爲政,善因俗施設」,你看,他便民,「因俗施設」是什麼意思?儘量給大家方便,給民眾方便,這是愛民,他慈悲。雖然他是御史,雖然他當知府,但是他給民眾方便,大慈大悲,這就是什麼?「善因俗施設」,會因民眾的需要而設立這些政策,這叫做「因俗施設」。「猛寬不同」,他看情況,哪些該嚴,哪些該寬,他自己很清楚。這個是什麼?因為他有智慧,今天他如果不是有智慧、有禪定功夫,他絶對是一個糊塗官,做錯誤的決策,而且不會考慮民眾的感受,他不會愛民。他在成都的時候,被人家非常地稱道,所以宋神宗非常地稱讚他。最重要是後面這一句,「將終」,「詞氣不亂,安坐而沒」,他是坐化。
所以今天我講到趙抃,特別要發揮這個趙閱道焚香告帝的精神,我們真的要學習這些聖賢。你從他身上去學習他的所作所為,他為什麼可以在官場,他可以成就?所以修行,老和尚講,不一定要出家,你在家一樣可以成就佛道,成就無上菩提,那就看你怎麼修。不是說一定要出家,出家當然你有因緣那是最好。趙閱道就是坐化,「安坐而沒」,沒有病苦,換句話說,他沒有冤親債主,他可以在當官的生涯裡面,他可以修到這個境界,我們為什麼做不到呢?因為我們業障沒有消。
「詞氣不亂」,什麼叫「詞氣不亂」?他說話很清楚、很明白,也就是說什麼?他正念分明。我們《淨土文》裡面講,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這十六個字是我們嚮往的目標,但是有哪幾個做得到?都是糊裡糊塗,明天要走了還不知道,哪來的預知時至。人家鍋漏匠不認識半個字,他的師父諦閑老法師叫他在寧波鄉下一個小廟修行,派兩個護法保護他,一個煮飯的,一個當他的護法,人家念佛念三年,還知道要走了。他跟那個煮飯的講說,明天不用煮了,明天中午不用煮了,他要到城裡面去拜訪朋友。她以為是要拜訪朋友,哪知道最後是告別,去辭行。
古來的這些高僧大德,有成就的都有這個本事,他知道要走了,他甚至可以去一一拜訪這些同參道友。海賢老法師不就示現給我們看嗎?對不對?他不是去拜訪那個鐵腳僧嗎?他的同參道友。他除草的時候可以講說,不用再做了。他準備要走了,他說老佛爺叫我去了,那就是預知時至。老佛爺就是阿彌陀佛。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說,趙抃他長厚清修,人不見其喜怒哀樂,什麼道理?我們每天都是喜怒哀樂,我們心隨境轉,看到喜歡的,馬上就高興得不得了,喜。看到討厭的馬上就生氣,對不對?為什麼我們每天會有這些情緒變化呢?喜歡跟憤怒,喜歡跟生氣,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喜瞋形於色呢?就在臉上呢?什麼道理呢?我們要去搞清楚弄明白,去把它找出毛病出來,這樣對我們修行才有幫助。我們研討趙抃的故事,對我們就是幫助,就是一個助緣。
我特別去探討趙抃為什麼他長厚清修,人家見不到他喜怒哀樂。後來我就把它引到《無量壽經·往生正因第二十五品》,這一共有兩段來形容趙抃。第一段二十五品裡面講,「若多事物」,比如說他當御史很忙,對不對?「若多事物」就是他很忙。「不能離家」,就是不能出家,也不容易到佛寺去共修。「不暇大修齋戒」,他沒有辦法什麼?比如說我們去受菩薩戒,我們去修八關齋戒,他沒有辦法。他公文就處理不完,公事處理不完,哪裡有時間到佛寺去打個佛七,甚至打個禪七。他喜歡打坐,那就是禪七嘛。就是「不暇大修齋戒」。
「一心清淨,有空閑時」,《無量壽經》裡面跟你怎麼講?「一心清淨」。你雖然在家事情很多,不管你是做生意的,你是做老師的,你從事公務工作的,《無量壽經》裡面跟你講,二十五品裡跟你講,你「一心清淨,有空閑時」。佛陀很慈悲,他說你有空的時候。有些人不是啊,他做公務人員的時候,公務人員全部荒廢掉。我以前在當副分局長的時候,我能體會這個道理,很忙啊。早上開會,晚上開會,明明晚上要講經了,早上開會,下午開會。我功夫沒有像趙抃這麼好,你說我會不會起煩惱,會。晚上要講經,連備課都沒有時間,為什麼?早上批公文就批到中午了,下午再開一個會開到五六點。
上一次,幾年前,悟行法師到我們講堂後面,金龍國小舉辦「中峰三時繫念」,將近一千人在現場,我人在附近而已。公共電視臺,我們臺灣的總統選舉,兩個黨在那邊辯論,我是內場副指揮官,從早上站到晚上,我連過來這邊上個香都沒辦法,心裡是急得不得了。人在那個地方,心在三時繫念。到六七點的時候,心想還有第三時,最好第三時來參加。我們的指揮官分享的時候,今天有一些勤務有出紕漏,不是很理想,六七點結束以後留下來開會,更不能到現場了。就是這裡講的,你要「一心清淨,有空閑時」,還真不容易啊。
佛陀跟你講,「有空閑時」,怎麼樣?「端正身心,絕欲去憂」。你要怎麼樣?你要在你的官場裡面,端正自己的身口意,端正自己這一念心。屏除、隔絕這些五欲六塵的誘惑,叫做「絕欲去憂」。「慈心精進」,要保持慈悲心,要精進用功。「不當瞋怒嫉妒」,不要隨便動怒,不要嫉妒人家。這個在官場是很容易犯的。那個「官」裡面是兩個口,他比別人多一個嘴巴出來。「不得貪餮慳惜」,「貪餮慳惜」就是什麼?就是貪得無厭,不能滿足,不管是對權力或是對身外之物,他不能滿足,叫「貪餮慳惜」,不肯布施。
我看大慈念公的註解,就是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他講得很好,他說,「一修行世善」,你做世間事。「二忙裏偷閑,正念得生」,他說這樣可以往生。這一句話,很適合各行各業來參考,不管你是做什麼樣的行業,這是一體通用的。就是你在你的工作崗位裡面,你「修行世善」,就是世間的善事,二要忙裡偷閑。有些人忙裡偷閑都幹什麼,你知道嗎?打牌、說是非,對不對?嘴巴造業,在那邊打妄想。這裡告訴你,「忙裏偷閑,正念得生」,就可以往生。
這一類大概是指什麼呢?事務繁多的人。比如說你是企業家,你是公務人員或是高級長官。「平素暇時甚少」,很少有空閑,所以不能夠大修齋戒,「更難於一心清淨」,更不要講說要一心清淨了。這樣的人怎麼辦?「當努力行善」,而且要忙裡偷閑。「善擇時機」,要選擇時間。「遇緣即修」,看到因緣來就要修行。「不使空過」,不要讓時間空過。「亦定得往生」,一樣可以往生西方。
淨宗之妙即在於怎麼樣?黃念祖老居士說淨宗這個法門,它特別的地方在哪裡?他說,「不離佛法而行世法」,你心中有佛,你心中都念念地希望出離這個娑婆世界,希望求生西方。這個叫什麼?這個叫「不離佛法」。每天都勤修戒定慧,每天佛號不離這念心,佛號不斷,拜佛不斷,每天在家裡都有做早晚課。或者你可以用老法師那個方法,吃早餐的時候,工作前,午齋的時候,下午要開工的時候,晚上下班的時候,你都可以念佛,十念,十聲佛號。老和尚給我們開的這個方便,你可以用這種方法。這也是怎麼樣?這叫不離佛法。「不離佛法而行世法」,你可以做世間事,只是你沒有離開佛。
「不廢世法而證佛法」,你可以在做世間事的過程裡面,你成就你的佛果,這叫「不廢世法而證佛法」。很多人不瞭解這個道理,以為修行就是要到佛寺去,以為修行就要到深山裡面去躲起來,不是。淨宗的妙,就告訴你說,你一樣在世間可以成就佛道,這個叫做「不離佛法而行世法」,「不廢世法」,不用離開世間這個工作,乃至於家庭。很多人都誤解這一條,以為要離開家庭,以為要離開工作,什麼都不要做了。
比如上次二〇一二災難那個預警,我們這邊桃園,我有認識一個師姐。當然那時候大家都一心念佛,希望災難能夠遠離。那個師姐的弟弟在銀行上班,剛好那段期間沒有工作,要想去找工作。那個師姐她的弟弟要去找工作,那個師姐的另外一個蓮友也是學佛念佛的,他說,災難都要來了,不要找工作啦,就在家裡等災難來啦。這也不對啊,老和尚並沒有這樣教我們。我就跟他講,我說應該更精進用功,一樣繼續去做事。老和尚講過了,如果真的災難來,這個時候就是印祖說的,你不是念念要求生西方嗎?那災難來,正好是往生西方的時候。如果災難沒有來呢?佛菩薩慈悲,叫你留下來,你要幫助苦難的眾生,做菩薩。老和尚也是這樣說,你不能說災難來了,工作都不要做了,這樣就不對了。這就是什麼?就這裡講的,「不廢世法而證佛法」。
「摒除世慮,勇猛專修」,「直至『一日一夜,不斷絕者』」。「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一直到若七日,《彌陀經》裡面講的。你早也用功,晚也用功,像自了法師講的,夢中也念佛,那更了不起了。就是「直至『一日一夜,不斷絕者』」,念念地不忘記念佛,念念地沒有離開佛,這樣就可以了。用這樣的方法,用這樣的用功,「勇猛專修」,摒除世間的這些雜念,「世慮」就是世間的這些攀緣取捨的心,你一定可以成道。
趙抃的這樣一個,他能夠往生,能夠坐化,我另外再引用《無量壽經·菩薩修持第三十品》,三十品裡面講:「無諸分別,遠離顛倒,於所受用,皆無攝取,徧遊佛剎,無愛無厭,亦無希求不希求想,亦無彼我違怨之想」。剛才我講到趙抃這個功夫,就是一般人很少見到他會有喜怒哀樂,就是不會突然間好像臉色很高興,也不會突然間好像很生氣,他不會隨便有這種喜瞋顯示在這個臉上。為什麼趙抃有這個功夫呢?我覺得最起碼他有做到「菩薩修持第三十品」這個境界,就是剛才我念的這個經文。
黃念祖老居士怎麼解釋這一段經文?黃念祖老居士註解裡面講,「『於所受用』至『不希求想』」,就是我們剛才前面念的那個經文。「於所受用,皆無攝取,徧遊佛剎,無愛無厭,亦無希求不希求想,亦無彼我違怨之想」。黃念祖老居士說了,從於所受用到不希求想,表什麼?「彼土菩薩平等遊於十方佛剎」,就是極樂世界的菩薩,他是用這樣的一個平等的心,在十方佛剎顯現、示現。
各位,你不要以為說十方佛剎就好像很遙遠,不是。彼土菩薩在哪裡?彼土菩薩也不離開我們現在當下這一念心。老法師說當下就是一真法界,當下就是極樂世界,他說你契不進去。雖然說十萬億佛國度,那個表法上來講,六祖大師的表法說,那個十萬億佛國度是表我們十惡業。十萬億就是無量無邊的十惡業的惡習氣、毛病。你假如斷了、破了,你就見到極樂世界了。「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所以這個「於所受用」就是,「表彼土菩薩平等遊於十方佛剎」。「於所受用」就是他的根塵接觸,他六根接觸六塵叫做「於所受用」。「皆不著取」,他不會執著。「取」就是攀緣取捨。
「遊於淨國,亦無愛樂」,雖然他身處極樂世界淨佛國土。「淨國」就是清淨的國度。但是也無愛樂,他也不起心不動念。「於諸穢土,亦不厭棄」,他在樂土極樂世界,他不起貪愛心,在穢土他不起討厭的心,這就是佛的國度。佛到我們這個娑婆世界來,娑婆世界變成極樂世界,就是這個境界。「遊於淨國,亦無愛樂」。「於諸穢土」,度眾生,「亦不厭棄」,也不會討厭。我們不是啊,我們看到好的,我喜歡;看到穢土,我討厭,就排斥了,我們就不是佛啊。所以這樣的一個境界,叫做平等心。
「亦無希求不希求想」。所以從《金剛三昧經》裡面講,「入道多途」,你要開悟不困難,它有兩種方法,一個理入,一個行入。《金剛三昧經》裡面講,你要開悟有兩種方法,一個理入,一個做到,行入。什麼叫「理入」呢?「理入」是根機高的人,悟性非常高的人。《三藏法數》裡面講,有兩種人,「理入」,什麼叫「理入」?「謂眾生深信本有真性,不一不異」,我們的真性跟佛沒有不同。「不有不無」,它始終本來具足。「無己無他」,它自他之間沒有分別。「凡聖不二」,聖人有我們也有,叫「凡聖不二」。「寂靜無為,無有分別,因此深信能入於理,是名理入」。你能夠悟到這個理的話,你是從理進去,理入。
「行入」呢?「行入」就是四行,八萬四千行門裡面,統統包括這四種行。哪四種行呢?第一個,「報冤行」。你在事相上歷鍊,比如說妳的丈夫常常刁難妳,你的老婆常常刁難你學道、修行,你修忍辱,最後成就忍辱波羅蜜,成就佛道。這個叫什麼?這個叫「報冤行」,就算是冤親債主,你一樣跟他能夠平等相處,你能夠難忍能忍、難捨能捨、難行能行。不起喜瞋,他不會顯示說很高興乃至於生氣,從這樣去修行,這叫「報冤行」。或者是你的小孩常常跟你出紕漏、找麻煩,你就把他當成「報冤行」,你把他當成菩薩在成就,你把他當成逆增上緣在成就,那就叫「報冤行」。你就可以契入,可以入道,這叫行入的第一個方法。
第二個呢?「隨緣行」。你有功夫了,你隨一切順逆因緣,這叫「隨緣行」。第三個呢?「無所求行」。你無所求,你就有辦法入道。第四個呢?「稱法行」。稱法性而作,順性而為,叫「稱法行」,這是最高境界。這個是行入。
所以《金剛三昧經》裡面講的「入道多途,要不出二種:一理入,二行入。」黃念祖老居士解釋說,行入有四種,其中的第三種叫無所求心,就是我們剛才講的,「亦無希求不希求想」。「希求」就是你要,「亦無希求不希求想」,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你沒有想要去求的心,或說也沒有說我不希求,沒有。他兩個都離,希求是要,不希求是說我不需要。
所以黃念祖老居士說,無所求心是什麼呢?他說世間人常常在迷惑顛倒,處處就貪求,貪名貪利,這個叫做求。智慧的人呢?「智者悟真」,他要悟這個真心,「安心無為,萬有皆空,無所希求」。因為你要瞭解這個萬法的真相的時候,「一切法」,老和尚講,「畢竟空,無所有,不可得」。你要悟這個萬有皆空,悟這個道理。悟了以後,無所希求,無所求,這樣才是真無求。這樣的話就「順道而行」,故說叫無所求行。所以「由上可見『無希求想』」,即是無所求行。
「亦無不希求想」呢?就是不希求也沒有。你說我不想求,這是一種。你說我想希求,它無是在前面嘛,希求就是我要,不希求就是我不要。黃念祖老居士說,希求也沒了,不希求也放下來,這叫空有不二。希求就是有,不希求就是我不用,就空嘛,這空有都放下來,所以不希求也無。在禪宗裡面講的,叫「一法不立,是真無求」。「又無希求,是無為。無不希求,是不住無為」。有為也不住,無為也不住,這個境界更高了。「又無希求,是無為。無不希求,是不住無為。不著有為,不住無為,方契中道。是為理入。」黃念祖老居士註解這一段我們把它引用出來,就是說你如何做到趙抃的這個功夫呢?你至少要從理入,或者行入,你就可以碰到任何順逆境緣,你不會喜瞋,喜跟怒顯示在臉上。這個地方我特別這樣跟它引用出來。
再來第二個重點就是說,趙抃他臨命終的時候,詞氣不亂,安坐而化,他最後是坐化的。我們不曉得趙抃是不是修持淨土法門,他是否往生西方。但是從他往生前的瑞相,他將終,臨命終的時候,他正念分明,而且是坐化,這個功夫是了不起。他平常他的為人處事,其實已經可以看得出來他有這個功夫底子。比如說我把它引用他前面的,我們講過的,第一個他焚香告帝;第二個他自奉儉廉,以身帥之,他能夠以身作則;第三個其為政善因俗施設,猛寬不同,他對民眾非常地愛民。不治家業,不畜聲伎,他不攀緣五欲六塵,他能夠放下名聞利養。施德濟貧,不可勝數,他常常在行功立德,救濟貧苦的人。他彈劾不避權幸,他究心宗教,以上這些,還包括他政事之餘多宴坐。
我覺得趙抃他做到《無量壽經·往生正因第二十五品》註解裡面的,「淨業三福」裡面的第一福他做到了,第二福他也做到了。他焚香告帝跟「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是一樣的,他可以做到。第三福「深信因果」,他也做到了。他的往生瑞相,也符合了《無量壽經》第二十五品,我們看經文:「復次阿難。若有眾生,欲生彼國,雖不能大精進禪定,盡持經戒,要當作善。所謂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淫欲,四不妄言,五不綺語,六不惡口,七不兩舌,八不貪,九不瞋,十不癡。如是晝夜思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種種功德,種種莊嚴。志心歸依,頂禮供養。是人臨終,不驚不怖,心不顛倒。即得往生彼佛國土。」這裡就告訴你說,你想要往生極樂世界,你在臨命終的時候如何能夠,我剛才講的心不顛倒、不驚不怖呢?
我以前就講過一個公案,我蓮友的媽媽。我就告訴我那個蓮友說,妳平常要度妳媽媽念佛。我那個蓮友說,有啊,我都有叫她念佛,她就是跟我回答說,妳念就好啦,我老的時候再來念。她已經六七十歲了,她說我老的時候再來念。結果我那個蓮友,她跟她姐姐都是學佛人,她姐姐還是某某委員,兩個都沒有辦法度她媽媽。結果那一年的過年,比如說明天要過年了,今天就不能讓她過這個年關,她媽媽就突然間中風。中風以後,她昏迷,可是很清楚,眼睛張不開,這就是業力。就把她送到臺北萬芳醫院,在文山區那裡,以前我服務過的地方。她叫我過去關心,我看到那個病床,我也被她這個情況嚇住了。為什麼?因為她中風以後,雖然醫學上說她是昏迷,可是她很清楚,她是眼睛張不開,業力不讓她張開,所以她兩隻手就綁在後面那個床架上,兩隻腳也綁在那個床架上。為什麼要綁起來?因為她要去抓那個管子,醫生、護士把她插管進去,她覺得很痛苦,她要去拔那個管子。
我請一個法師來,還有我,我們兩個聯手都沒有辦法安撫她,她一直在那邊掙扎,她不是昏迷怎麼還會掙扎呢?就是這裡講的,臨命終的時候,驚狂、恐怖。這裡告訴你,佛陀告訴你,怎麼可以不驚不怖呢?怎麼可以做到心不顛倒呢?就是趙抃他坐化,他正念分明。我們剛才講,趙抃他臨命終什麼個境界?他詞氣不亂,他說話很正常。他一定跟他的部屬跟親人講,我要走了。就像周安士居士一樣,清朝那個周安士居士,著作那個《安士全書》的、《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那位周安士居士。他要往生的時候,他的夫人說要給他燒個香湯。香湯就是比如像我在助念的時候,我都會這樣做,我就放一些檀香木下去,煮了一桶水,它是熱的,我們民間講叫陰陽水。你在煮那個香湯的時候,你就放檀香木,它很香嘛,你就把它放到水裡面去煮,它那個水就變成香香地。再加一點冷水下去,這樣合起來,就可以跟病人或是往生者給他擦拭,這叫沐浴香湯。
周安士老居士他的夫人跟他說,老爺,要不要跟你沐浴香湯啊?就跟他這個一樣,詞氣不亂,要往生了,周安士居士也是這個境界,趙抃也是這個境界。他們兩位都不是出家人。周安士居士怎麼說呢?他跟他的夫人怎麼講?我香湯沐浴久矣。這什麼意思?他每天都活在,生活在五分法身香裡面,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那才是真正的香。
所以我那個蓮友的媽媽,就把她送到萬芳醫院以後,變成五花大綁,恐怖、害怕。這個時候,她法都聽不進去,不要說是念佛,一句佛號都念不出來。你不要說十念必生,一句都念不出,怎麼能夠見佛呢?平常沒有功夫底子,做得到嗎?人家趙抃有這麼多底子,焚香告帝、自奉儉廉、其為政便民愛民、不治家業,人家都做到這些功夫。換句話說,這個境界平常就持戒了,有沒有念佛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修淨土法門。
所以佛陀跟你講,「是人臨終,不驚不怖,心不顛倒,即得往生彼佛國土」,要怎麼樣?要前面那幾件事情,十惡業不能造,就是所謂不殺生、不偷盜、不淫欲。我跟你講,這裡還跟你講不淫欲,不是不邪淫,是不淫欲,換句話說,這十條是菩薩戒。不殺生、不偷盜、不淫欲、不妄言、不綺語、不惡口、不兩舌、不貪、不瞋、不癡,這是菩薩戒的境界。然後再怎麼樣?佛陀告訴你,「如是晝夜思惟」,早也想阿彌陀佛,晚也想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種種功德、種種莊嚴,我們講香光莊嚴。
「志心歸依」,而且怎麼樣?他志心要皈依阿彌陀佛,「頂禮供養」。如果你能夠做到以上這幾點,佛陀跟你講,臨終的時候可以不驚不怖、心不顛倒,方法就在這裡。前面的十惡業不能造,你不造那十惡業。第二個,你要怎麼樣?你要晝夜思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種種功德跟莊嚴,就是每天都是法喜充滿,你現在也可以做得到。你每天如果聽淨空老法師的《科註》,你照老法師講,一天看三遍海賢老法師的故事,然後一天最少一萬聲佛號,你只要三年五載,你就可以這個境界了。你就可以每天活在思惟阿彌陀佛的種種功德、種種莊嚴,你每天看到海賢老法師的功德,那不就看到阿彌陀佛的功德嗎?對不對?接下來「志心歸依,頂禮供養,是人臨終」,你臨終的時候,就可以「不驚不怖,心不顛倒」。我特別因為看到趙抃這樣坐化,我就把《無量壽經》這一品,二十五品帶出來,也來供養各位,這也是頂禮供養。
所以趙抃是否往生西方,不得而知。但是黃念祖老居士的《報恩論》裡面講,《報恩論》裡面怎麼講?「凡是善行,皆可往生」,這個是鼓勵我們在家居士,「凡是善行,皆可往生」。所以對西方為什麼沒有信心?因為你對經典道理不夠透徹、不夠深入,你信心沒有生出來,理不入,行也不入。剛才講入道二門,理入、行入,你兩個都要入。所以「凡是善行,皆可往生。但必常常念佛迴向,即轉世善為淨因」。所以為什麼你所有的行善功德都要迴向到西方極樂世界?就是這裡講的道理,「即轉世善為淨因」,往生淨土的淨因。
「故佛說諸經,總兼世善」,佛說各種經典,還是教你去開始,從做善事開始。「佛說諸經,總兼世善。而此十善業,且特說專經(《十善戒經》)」,老和尚為什麼推動三個根?《弟子規》、《太上感應篇》,還有《佛說十善業道經》,就是跟這裡不謀而合。你沒有十善資糧,你能說不做嗎?你可以做到,你可以去做善事,但是你要做到前面講的,「亦無希求不希求想」,連功德也不想求,連福德也不想求,你就契入中道了,你就跟阿彌陀佛相應了。誰說善事不能做?你不求功德,不求福德。印祖說,不求來生福報,不求人天福報,不求帝王福報,乃至於不求出家福報,這個都不求,你就契入了。所以引用這一段,我覺得是很適合我們在家居士學習的榜樣,學習趙抃,學習周安士居士,都是我們在家的典範。
在家,老和尚講,一樣可以修行成就,佛陀跟我們講得這麼清楚,一樣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它說,「凡是善行,皆可往生」,這《報恩論》說的。但是它後面加一個,「但必常常念佛迴向,即轉世善為淨因」。上次自了法師在學習班裡面提報告,他用省庵大師勸一位居士教他說,不要一天到晚就要鋪橋造路,要趕快求生西方。結果那天晚上這一集播完以後,我們一位師兄的師姐,我們那個師兄剛好要過來講堂幫忙,他就約他的師姐說,我們一起到講堂去幫忙,好不好?她看完自了法師的報告以後,她說,不不不,你去就好了,我自己要先了,我自己要先了,你去就好。我現在引用這一段《報恩論》,問題的答案就出來了。還是要去做,但是怎麼樣?常常念佛迴向,「即轉世善為淨因」,這樣就可以了。
以上是我們提到趙抃的一個生平。我們有感觸,特別引用《無量壽經》的經文來作一個對照,也是給我們一個學習跟效法的一個榜樣。
我們來看字句解說的下面:
『越州』,「越州」就是相當於今天浙江的浦陽江流域,就是義烏市除外。
『吳越』就是春秋的時候,那個時候在今天的浙江省跟江蘇省西南部。
『待廩』,「待」就是等待,「廩」就是公家發給他的米。
『溝防興築』,「溝防」就是水溝,堤防;「興築」就是興建。
『可僦』,「僦」就是雇用民工這個意思。
『自食』就是說他可以自己養活自己。
『查故事』,這個「查故事」不是我們一般講的故事,它這個「故事」是,因為趙抃他去查以前救災的一些檔案,所以「查故事」就是看以前的慣例,以前是怎麼做的,這叫「查故事」,先例。
『歲廩』就是每年所發的糧食。
『簡』是檢查、檢驗,就是「抃簡富民所輸」,這個「簡」就是檢查、檢驗,「輸」就是捐款、捐獻。
『羨餘』就是有盈餘的稅款,有結餘。
『佐其費』,「佐」就是幫助,「佐其費」就是統計所需要的費用。
『十月朔』這個「朔」就是初一。
『憂其眾相雜也』,這個「相雜」就是互相混雜。
再看過來,「計官」,三百二十四頁的第二行,「計官」就是考慮,「官」就是官員。
『寓』,「寓」就是住在他這個轄境裡面,寄居。
『閉糴』,「閉糴」的意思就是禁止賣糧食。你注意看,這個字裡面,這個「閉糴」它前面有個入,這個入,這個糴,其實叫做買米的意思。但是我看註解裡面,它說這個地方應該叫做什麼?叫做閉糶才對,糶就是再過來那個字裡面,有個糶,第五行『糶粟』,那個「糶」就是賣米。「糴」就是買米,裡面有個入就是買進來,「糶」就是賣出去,就是古代的一個,古代他們有糧倉,糧倉的一種買賣制度,這個是古制。前面那個入,有個入這個叫糴,叫做買米,糶就是賣米,知道這個原則。
『榜』就是公家所貼的公告文書。
『金帶』,「金帶」就是古代當官的,他穿官服有配腰帶。那腰帶有四種,一種是金子去做的,一種是皮去做的,一種是銀去做的,一種是玉去做的。看他的是皇帝給他的,或是這個官的等級。金應該是最高的層級,這「金帶」。
『官粟』,「官粟」就是官府的穀物,看第五行,「官粟」就是公家的穀物。
『平價』就是平抑價格。
「糶粟」就是賣出穀物。
再來『僦民』,剛才有講過,「僦」就是雇民工,雇用民工。
『計其傭與粟』,「傭」就是他的報酬。
『民取息錢』,「息錢」就是有利息的貸款。
『縱與』,「縱與」就是任意給予。
『待熟』,「熟」就是有收成的時候。
『官為責其償』,「責」就是負責、督促這個意思。
『人疫病』,「疫病」就是流行性的傳染病。
『病坊』是收養貧病平民的機構。
『處疾病之無歸者』,「處」就是安頓,這個地方用的這個詞,就是安頓。
『屬以視醫藥飲食』,「屬」就是委託、囑咐,「視」就是照顧。
再過來三百二十五頁,『使在處收瘞之』,「收瘞之」就是就地埋葬。
『法廩』就是依照規定,公家發給的糧食。
再來『上請』就是向上級請求。
『輒行』,「輒行」就是實行,立即執行。
再來最後『無巨細』就是事情無大小。
『殆半』,「他郡民死者殆半」,「殆」,幾乎,幾乎死了一半。
『撫循』就是安撫存恤。
『失所』就是流離失所,沒有安身立命的地方。
『相神宗』就是宋神宗的宰相這個意思。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宋朝的趙抃他在越州當知府的時候,吳越這個地方發生旱災,他趁著百姓還未遭到飢餓的時候,『乘民之未飢』,就是民眾還沒有閙饑荒的時候。他就開始在整理資料了,『為書』就是整理資料。他就問屬下的縣官了,他說受災難的有幾個地方?「鄉民當待廩者幾人」,就是鄉民裡面他準備領公家的救濟米有多少人?水溝跟堤防要興建的有多少處?可雇用民工來修橋、來做堤防的,一共有幾個地方要做?『庫錢』就是公家剩餘的預算,我們現在講的預算,救災款夠不夠?倉庫裡面的存米可以發多少?富有人家可以向他們募買白米的有多少家?可見趙抃很會救災。這我當過公務人,我曉得,他幾乎全部掌握,這真的是一個好官,而且非常有智慧的好官,清楚、明白,而且知道重點在哪裡。
所以這個叫做什麼?就是不離佛法而行世法。他真的做到了,他心中有慈悲心,就是有佛,他把眾生都當成佛,他才會這麼關心、這麼關愛。現在很需要趙抃這種節儉又清廉的好官。
他一一都把這個資料整理在資料裡面。然後他又去訪問登記『孤老病』,孤獨的獨居老人,生病的,不能夠養活自己的。『二萬一千九百餘人』,總共調查有兩萬一千九百多人,這真的是視民如傷。「查故事」,他按照過去救災的慣例,每年分給窮人的糧食大概是多少。是當給米,應該給米是三千石。趙抃他就查看富家所捐獻的白米,以及賦稅的收入及其他羨餘。他總共得到的白米庫存量是四萬八千石。換句話說他超過慣例裡面的三千石。補助他的費用,「佐其費」,統計所需要的費用。
從十月初一開始,每一個人一天可以發給他粟米一升,然後幼小的小孩減半。又怕他們在領米的時候互相推擠,沒有秩序,所以他把他們分開。『男女異日』,就是不同一天,比如說今天是男眾,明天就是女眾。然後他規定每人一次只能領兩天份的食物。又怕那些流亡在外的人領不到,所以他在城市跟郊區,就是荒郊野外,他特別給他們發放白米的地方,他設五十七處。你看他多慈悲,他怕住在比較遠地方的鄉民領不到白米,要走那麼遠的路。『使各以便受之』,他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很方便的可以拿到米。並且告訴他們說,「而告以去其家者勿給」,就是他的子女已經離開他們家的人,不能夠領米,可能在外地謀生。
總共估計要發給這些賑糧的官員,他不夠用,「計官為不足用也」。「取吏之不在職而寓於境者」,他去找那些已經不在官場上的,也就是說可能是退休了,或是離職了,這些官員回來,但是他還住在本轄,住在這個轄區裡面。他給他們食糧,叫他們擔任這個事情,叫『給其食而任以事』。並且告訴富人「無得閉糴」,他告訴富有的、有錢的人,不可以買進穀物來囤積,就是賺災難財。「告富人無得閉糴」,就是你這些有錢人,你不能乘機把穀物買進來囤積。而且各州都貼榜公文,禁止哄抬米價。
趙抃他命令有粟米的人,如果你任意加價,就是任意漲價買賣的話,公家就把這個米買進來。你要漲價,我跟你買進來,減少民眾的負擔。而且他自己,趙抃把皇帝賜給他的金帶,他都放在庭上,表示他的決心,命令買入粟米,因此施捨的人非常地多,『由是施者雲集』。又將官方五萬兩千石的米,他平價賣出去,方便老百姓。為了要賣出這些粟米,他設置了十八個賣米的地方,使買米的人免於奔波,『使糴者免奔馳』,就是使買米的人免於奔波。
他又雇用民工來修城牆,一共用了四千一百人,總共做了多少工次呢?做了三萬八千次的工次。並且他們所做的工作,再加倍發給他粟米,「計其傭與粟,再倍之」,就是加倍的米糧給他。民眾如果他需要周轉金,「民取息錢者」就是說,如果民眾急需要錢的人,趙抃就告訴這些富有的人,你們要借錢給這些人,等到他穀物成熟的時候,再還給你。官員、政府,官府會督促他們償還欠款。所以當時在那個州裡面就沒有被遺棄的男女。如果有被遺棄的人,他都設法把他們收養起來,到了明年春天,剛好流行病很嚴重,他就把他們安置在一個療養的病坊,安頓一些得病的,而又無家可歸的人。他就招募了兩個出家人,吩咐他們來照顧醫藥跟飲食,使他們不要失去照顧,『令無失時』就是不要失去照顧。如果是死掉的就就地掩埋,當地給他掩埋。而且依法發給窮人的糧食,到三月為止,為了多救一些人,他拖到當年的五月才停止。
從這個地方我們可以看出,趙抃他做到《群書治要》裡面講的,他真的是把老百姓當成什麼?當成自己的小孩。所以古代為什麼稱政府官員叫父母官?就是這個道理。《群書治要》裡面怎麼講?「故善為國者,御民如父母之愛子,如兄之慈弟也」。你怎麼去治理國家?你要把老百姓當成自己的小孩,像兄慈愛他的弟弟一樣。「見之飢寒」,你看到飢寒,要為他哀傷,看到勞苦,要為他傷悲,這個叫做視民如傷。遇到有事情要申請的話,他儘量給他們方便。
這個我在大陸汶川地震的時候,我到汶川去賑災,我每次都會提到這個事情,中國在這個部分做得很好。我當時是到汶川地震它一個救災中心,它是一個學校,全部的災民都集中在裡面,我特別去留意,因為我畢竟是警方人員,我對這個都特別留意,中國是怎麼賑災的。它的確做得好,這一點我們要讚歎。比如說他所有災民都很安詳,在那邊閒話家常。雖然發生地震,很恐怖,可是他們在那邊閒話家常,很快樂。這是真的,我沒有多加油添醋。然後我特別去注意他們盥洗的地方,就是那個廁所跟浴室,還有曬衣場,那個水泥地剛乾而已,剛做的。他們要上廁所、要沐浴的、要洗衣服的、要曬衣服的,全部蓋得非常地好,都是很現代化的,不是很簡陋的廁所,盥洗設備。
然後我就看到他們飯店,餐廳的人就戴著白帽子跟白衣服,推著餐車過來,菜都非常地豐盛。雖然是葷食,但是非常豐盛。我就問他們,我說,你們是哪兒來的?他們說,我們是國家雇的,國家給我們錢,我們就煮菜煮飯來給災民吃。然後我又看到他們派出所跟銀行在那邊設攤位,幹什麼?因為銀行都倒掉了,那存款的人怎麼辦?馬上發證明給你,你只要有簡單的證明就可以了。那失蹤人口呢?按照家裡的戶口,派出所馬上發證明給你。這就是這裡講的,「事有席上請者,遇便宜多輒行」,他一定這樣去做。
所以我們說實在話,中國在震災方面,他們深入還有迅速,還有關懷民眾的安危,我看都比美國好。你看電視播出來紐約進大水,民眾真的是處在水深火熱之中,雖然美國是一個很現代化國家,那個救災速度慢如牛步,沒有電、沒有水,民眾苦不堪言。兩個都是大國,這一比較就出來,兩個一比較就出來了,美國是民主國家,它還自稱是民主國家,他們處處講人權。所以我們看到趙抃的這個震災故事,其實是通於古今的,不管是古代,現在也是一樣。雖然時空環境不一樣,但是災難是一樣的,民眾受苦也是一樣的。
『抃一以自任』,而且趙抃一個人自己擔任,『不累其屬』,這個是好官。現在長官都是什麼?你來加班、你來做,他自己跑去休息。趙抃不是,一個人在那邊做,不連累、不勞累他的部屬。『早夜憊心力』,非常地辛勞。「無巨細必躬親」,大小事情他都親自來處理。『是時旱疫』,當時發生旱災跟流行病。其他的鄉鎮、其他的縣市,死的民眾大概死了一半,只有趙抃「所撫循」,就是他所救災所關心的地區,沒有流離失所的情形。後來擔任宋神宗的宰相,是宋朝的名臣。
你看人家他當官可以當到宰相,往生的時候坐化,世法也圓滿,出世間法也圓滿。所以為什麼我今天特別要介紹趙閱道他的故事?是值得我們公務人員學習,值得這些當官的學習,他是了不起,就是真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裡面講的,應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現宰官身而為說法。剛才我們有提到趙抃他那個開悟偈,還有他往生的情形。最後,雖然我剛才前面有提到《無量壽經》的註解,但是最後這個地方,我還是再補充一下印祖對於這一段的開示。因為趙抃,趙閱道焚香告帝的公案在我們《感應篇彙編》裡面,有記載他的故事。所以趙閱道這位菩薩他跟《感應篇》也是很有緣,所以我講的比重比較多。
接下來我就引用印光大師的開示,也鼓勵我們在家居士,在家怎麼修行,成就佛道,能夠往生淨土。印光大師開示說,他在寫給《復慧朗居士書》裡面講,他說,聖賢所說的話,都告訴你怎麼克己復禮,這是儒家說的。重點是怎麼樣?「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這句話什麼意思呢?雖然你有佛性,但是你迷而不覺,你就變成什麼?凡夫,就是「惟聖罔念作狂」,你迷而不覺,「罔念」就是妄念、妄想,你迷而不覺。你雖然是有佛性,但是你迷惑顛倒,迷而不覺,那就變成凡夫了。我們以前常常講,「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就是這裡講的「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要怎麼樣呢?就是要格物致知,儒家講的格物致知,格除物欲,格除五欲六塵的誘惑。老和尚講的,貪瞋癡慢疑、五欲六塵、自私自利,這些都要遠離。所以你必須要克服這些習氣,就是「惟狂克念作聖」。
接下來印祖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這是古代儒家《易經》裡面講的因果的道理。「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木工要把木頭鋸直,用一個黑繩拉直以後,噹一下,它一條黑線出來,從這樣去鋸,木頭就直了,這叫「木從繩則正」。用我們的佛家的觀點,你如果遵照戒律,這樣就中規中矩了,這叫「木從繩則正」。
「后從諫則聖」,你只要聽得進去,這個是講王珪,唐朝四大名相,他跟唐太宗建議「后從諫則聖」,是唐朝四大名相王珪,他當諫議大夫。他跟唐太宗建議,就是他引用這句話,「臣聞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用這句話。他跟唐太宗怎麼講?他說古代聖王旁邊都有七位諍臣。什麼叫七位諍臣?旁邊都安排七位諫官。如果你現在是一個公司負責人,你最好安排七個都幫你,我們現在講說是烏鴉嘴,就俗話講的烏鴉嘴,這個是臺灣的俚語,就扮演黑臉的角色,專門給你講缺點,董事長你這樣不對,那樣不對,長官你這樣不對,那樣不對。
他說古代的聖主旁邊都有七位諍臣,「諍臣」就是負責諫諍的人物,但是他都是為皇上好,這個叫做「是故古者聖主必有諍臣七人」。結果後來皇帝昏庸了,這七個人都不用,所以就相繼死亡,就是什麼?「言而不用,則相繼以死」。他就跟他講,他說,陛下你英明,你肯採納我的意見,「芻蕘」就是什麼?就是割草的人。我這個鄉下人,我講這個話,你能聽進去,這叫「芻蕘」。他說我的意見你都願意聽進去,愚臣甘冒不諱之朝,「甘冒」就是說,你是皇上,我是大臣,我跟你建議,「實願罄其狂瞽」,唐太宗聽了以後很高興,就交待下去,以後宰相以下的人,討論國家大事,旁邊一定要配一個諫官隨入。所以為什麼唐太宗他能夠叫魏徵寫《群書治要》,是有道理,他英明。可惜他是因為,老和尚講他情執太重,愛他的夫人,他到地獄去,還有殺了很多他的兄弟,他要不犯這兩條,他是不得了。但是也因為有《群書治要》,所以他出離地獄,這是老和尚在講經裡面有提到過。這個就是「后從諫則聖」。
你看印祖他的儒家底子非常地好,印祖寫的開示裡面,真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句都是充滿智慧。印祖在浙江普陀山藏經閣,在那邊潛心修行三十二載,三十二年,成為一代的祖師。也可以講說他是在浙江普陀山閉關三十二年,哪有一位祖師閉關這麼久的,他閉關三十二年。我個人非常喜歡《印光大師文鈔》,我不管是帶共修,不管講經,我喜歡講印祖的開示。我以前講過,我剛開始學佛的時候,我到素食館去吃素,拿了第一本書,從書架上這樣,那個善書的書架裡面,抽出來第一本就是《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證明我跟印祖過去生,我曾經在他座下聽經過,否則我不會這麼喜歡。這也是我的榮幸,也是我的福報,能夠喜歡這樣的一代祖師。大家稱讚他說,他是大勢至菩薩再來的。
所以你看印祖說,「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印祖真的是深入經藏,不只是佛家通達,儒家也通達。我們老和尚現在也是這樣,儒釋道通達。印祖最讚歎的就是《太上感應篇》、《文昌帝君陰騭文》,印了數百萬冊,當時還引起很大的誤解,說你佛家的出家師父,為什麼印這麼多道家的書呢?乃至於儒家的書呢?
印祖不為所動,他畢竟是聖賢,高瞻遠矚,他知道,他當時講,七十年後,殺父、殺母、殺夫、殺妻、殺子,層出不窮。就是我們現在,我們現在就是這樣,難道不是嗎?臺灣就是這樣。殺人、殺父、殺母,已經不是什麼平常事,可以講說屢見不鮮,印祖都預告出來,為什麼?因為現代人不相信因果。為什麼現在災難多?他說不是天地不仁。他說天地不仁,以眾生做芻狗,他說上天不是這樣,是眾業之所召感,眾生造業感召來的。
所以印祖說「惠迪吉,從逆凶」,這個「惠迪吉,從逆凶」,也是儒家的。它的意思是怎麼樣?它是古代《尚書》裡面有這一句話,「惠迪吉,從逆凶」,就是說仁德溫厚。我們存心慈悲的人,我們做人處事很溫厚的人,你能夠順其道則會步上好運,你要怎麼得到好運?你要怎麼樣?照這裡講,仁德溫厚,順其道。如果你悖善從惡呢?不順其道則會遭遇厄運,這個叫做「惠迪吉,從逆凶」,在《感應篇》裡面有這句話。
「惟影響。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欲寡其過而未能」。這是指誰呢?我們在《感應篇》裡面都讀過,這在指蘧伯玉。他活到五十歲,他再觀照一下說,我前面四十九年全部都犯錯,他是什麼?他從二十歲開始檢討自己,「已覺前日之非,而盡改之矣」,這是蘧伯玉怎麼改過。所以印祖引用蘧伯玉這一段,「惟影響。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欲寡其過而未能。」「假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人皆可以為堯舜」。他說,人都可以成為堯舜,要怎麼做到?後面那兩句,「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你看不到的你要謹慎,你要戒慎,你聽不到的,你要恐懼。「皆力也,此儒者之言也」,這都能夠幫助你成為聖賢的道理。
「至于佛教,則以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當作佛」,那要怎麼做呢?印祖說,你要懺悔往昔的罪業,「改惡修善」,要做到怎麼樣?「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我最喜歡後面這句話,各位可以把它記起來、背起來,「以戒執身,不行非禮。以定攝心,不起妄念。以慧斷惑,明見本性」。印祖講得太好了,你用戒來清淨你的身業,不行非禮的事情。用定來攝住你的心,像我們念佛就是以定攝心,你念佛念到功夫成片,就是以定攝心,你就可以不起妄念。「以慧斷惑,明見本性」,這些都是克己復禮修持的力量。你依照這樣去修,可以成就佛道。
「況其下焉者。故《楞嚴經》云:『求妻得妻,求子得子,求長壽得長壽,求三昧得三昧,如是乃至求大涅槃得大涅槃』」。他說,如果你能夠這樣去修,不只世間法可以得到,求妻、求子、求長壽都可以得的到。出世間法,求三昧得三昧,求大涅槃得大涅槃,甚至乃至於成佛,究竟佛果,都是怎麼樣?「依教修持而得,其力之大,何可限量」。他說,袁了凡遇到孔先生,前後算他的命都對都準,所以他就認為命是命定的。等到他遇到雲谷禪師,雲谷禪師告訴他,「兢業修持」,他發三千善、三千善、一萬善,孔先生算的統統不準,一毫不應。
可是印祖說了,袁了凡他只是一個賢人,如果他妄作非為呢?就是袁了凡如果他妄作非為的話,那孔先生算得也不準了,就前面那個福報也沒有了。「是知聖賢訓世,唯重修持」,聖賢告訴你,也是教你修行。佛陀教你的,如來教的,也是如是,「亦復如是」。所以,「大小權實法門,無非令眾生斷除幻妄之惑業,徹證本具之佛性。故世有極愚極鈍者,修持久久,即可得大智慧,大辯才」。這句話是勉勵我們的,如果你能夠學趙閱道,如果你能夠學袁了凡,雖然說你很笨,你很鈍,很愚昧。印光大師說,你假設這樣修持下去,你一樣可以得大智慧,得大辯才。這樣各位明白嗎?
我們接下來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看老法師對這段的開示。老法師怎麼說這一段的故事呢?老法師對於《感應篇》裡面的開示,每一段裡面其實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老法師說《感應篇》這一篇文章,它是從聖賢發心立願的。《感應篇》告訴你的是,教你發心立願,然後落實到日常生活的待人處事,要做下去。就像我們剛才在學趙抃一樣,你如果學趙抃,你就可以學趙抃的精神,落實在日常生活,如果你也是從事公務工作的人。所以,他說,古德說,這一本經,就是《感應篇》它是可以確實超凡入聖的階梯。
古德怎麼說《感應篇》呢?他說它可以作為超凡入聖的階梯,轉禍為福的關鍵。所以有些人就有一點點輕忽了《感應篇彙編》。他說,中國過去每一個朝代有很多人按照這一篇下去修行,成就很多。我知道中國大陸很多人在收看這個節目,在看《感應篇彙編》這個講座,也很多人得到利益。我也是在學習,可以講說,一開始我就講說是共修共學,我自己也在成就我自己,我沒有在教大家,我是跟大家一起學習。
所以老法師說,古代有很多人,每一個朝代都按照這一本《感應篇彙編》修行成就的很多,而且果報很殊勝。他說你看到這裡面引用的這些公案故事,他們得到的善報,他們造惡業所得到的惡報,他說蒐集得非常豐富。他說實際上這些公案它數量還是很少,但是感應的事蹟不勝枚舉。他說只要我們細心去觀察,都在我們的周遭環境裡面,何嘗沒有這些故事發生呢?就像我現在平常在講《感應篇》,我都舉這些現代公案,對不對?有很多因果故事。所以老法師說,我們只要細心去觀察,都在我們的生活環境裡面。我們怎麼可以說我不相信因果呢?我們怎麼可以說我不相信感應呢?既然是這樣,我們要不要依教奉行呢?對不對?這是第一點,老法師對這個《感應篇》的開示。
老法師第二點說了,他說印光大師把這一本《感應篇》、《太上感應篇》當做修學淨土的基礎,很有道理。我們剛才引用很多印祖的開示,剛好跟《印光大師文鈔》結合在一起,理不礙事,事不礙理,印祖說的都是理。也許我剛才唸的都很深,我們說印祖的儒家底子很厚,佛家底子很厚,但是我們看到這些《感應篇》的故事,這就是事,就是因果,事理是圓融、是相通的。所以淨空老法師說,一個人如果能真正奉行《感應篇》,念佛求生淨土,決定有把握。這句話記起來,他說假如他能夠奉行《感應篇》,然後他又念佛求生淨土,就像我們剛才講,佛陀說的,你可以去行世間善,但是要常常念佛迴向西方,就轉世善為淨因。跟老和尚講的一樣,他說決定往生有把握。
如果你所作所為跟《感應篇》完全相反,老法師說,念佛也不能往生。所以《感應篇》是一把尺,是一個標準。為什麼中國東北那邊的共修網,他們會用《感應篇》做《功過格》,也是有道理的。所以印祖的一生極力提倡,他高度的智慧,他是一個大慈大悲的聖人,我們應該要知道,應當要尊重,應當要感恩,應當要依教奉行,這才是報答,才是報恩。
老法師說他二十六歲開始接觸佛法,當時朱鏡宙老居士送他一本《了凡四訓》,看命算命的都說他活不過四十五歲,他們家裡面的人也都沒有超過四十五歲。老和尚說,他也能接受。老和尚說他沒有福報,他是過去生沒有修福,這是老和尚謙卑。他說幸虧我還有一點善根,還有一點聰明智慧,能夠接受善法。當年我讀了朱鏡宙老居士送給我的《了凡四訓》,還有《感應篇》介紹給我。老和尚說,我讀了很感動,我知道自己的毛病,我就改過自新,我學忍辱,學忍讓,到現在還有這麼一點壽命,好像還有一點福報。老和尚很謙卑,老和尚福報很大。
老和尚說這個不是前生的,這是我這一生所修的。老和尚說,實在講,我得力於印祖的教誨,這三本書我統統講過好幾遍。有一個同修問老和尚說,請老和尚再講一遍。老和尚說,好,他說,大家學佛功夫不得力,念佛不能功夫成片,參禪不能得禪定,研教不能夠圓解,就是大開圓解,原因在哪裡?要把這個原因找到,消除這個因素,無論修學哪一個法門,功夫就得力,那是在哪裡?在因果,在改毛病習氣,自然而然功夫就得力。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