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04集
第104集

感应篇汇编第104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〇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1/17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0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句,【濟人之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14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04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04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〇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1/17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0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句,【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二十五頁,我們看經文:
【宋富弼。為樞密副使。有誣其欲結契丹起兵者。仁宗怒。謫知青州。時河朔大水。飢民流入境。無食待斃。公募粟十萬餘斛。隨處貯發。且括公私閒舍十餘萬區。散處其人。醫藥皆備山澤之利。聽流民取之。主不得禁。死者大塚葬之。從者如歸市。或謂弼非所以處危疑。禍且不測。弼曰。吾豈以一身。易六七十萬人之命乎。行之愈力。明年。麥大熟。各計遠近。授糧使歸。活者五十餘萬。帝聞。遣使勞之。拜禮部侍郎。後為宰相。封鄭國公。壽八十。諡文忠配享。】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富弼』,他是宋朝洛陽人,他跟范仲淹交情非常好,他在宋朝的時候,他們兩位推動慶曆新政。他是拜中書門下平章事,相當於宰相。他的作風比較保守,所以務守成,外面稱他,號賢相。宋神宗曾經問他邊疆有沒有什麼事呢?他就回答說,「願二十年口不言兵」,他跟皇帝說,希望二十年不要談戰爭的事情。後來因為他跟王安石政見不和,所以離開了朝廷。後來他抵制青苗法被彈劾,降官,死後被追封稱為文忠。
『樞密副使』就是當時主管軍事的長官,叫做樞密院,「副使」相當於副宰相。
『契丹』是古代的一個游牧民族,位在今天東北遼河上游,西拉木倫河一帶。
『謫』就是古代當官的,因為犯罪或是有罪,而被降職或流放的,這個叫做「謫」。
『青州』相當於今天的山東省境內,青州臨朐(qú)這一帶的縣市。
『河朔』就是古代黃河以北的地區。
『公募粟十萬餘斛』,這個「斛」是古代的一個計量單位,五斗為一斛。
『貯發』,「貯」就是儲存,「發」就是發放。
『且括』,「括」就是搜集。
『十餘萬區』,「區」就是處所。
『山澤之利』,山林以及川澤,「利」就是有這些資源。
『流民』就是流浪的人,流亡在外地的人。
『死者大塚葬之』,「大塚」是大墳墓。
『歸市』就是來投靠、來歸附這個意思。
『危疑』就是不信任、疑懼這個意思。
我們再看三百二十六頁,『易』就是交換。
『配享』就是對國家有功的功臣,他死後被奉祭在帝王的宗廟,這個叫「配享」的意思。
我們來看這段的白話:
宋朝的富弼他是洛陽人,他擔任樞密院的副使。他在宋仁宗的時候,兩次出使契丹,到契丹去當大使。當時有人就誣陷他說,他要結合契丹來叛變,『起兵』就是叛變。宋仁宗非常生氣,就把他降調到青州當知縣。當時黃河以北一帶發生大水,飢民都流竄到他的轄區,沒有東西可以吃,瀕臨死亡。富弼就募了糧食,大概有十萬多斛,五斗為一斛,在適宜的地方發放這些糧食給災民。並且他去搜尋公家跟私人閒置下來的房子,大概有十餘萬間,將流民安置在這裡面。並且幫他們準備醫藥,給他們治療。流民如果需要這些「山澤之利」,就是需要這些山上或水中的資源,他們流民可以自行取用,這個地方,擁有這些山澤之利的地主不能夠禁止。
這個地方我們就看到說,這麼多的飢民流入他的轄區,富弼馬上主動的去募集十餘萬斛的糧食,這也不是在他轄區,是別的轄區流竄到他的轄區的飢民。所以富弼他雖然被人家誣諂(陷),宋仁宗很生氣把他貶官,但是你看,他還是一樣對國家朝廷盡忠。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可以看出,富弼他視民如傷。在《群書治要》裡面有講:「臣聞國之興也,視民如傷,是其褔也;其亡也,以民為土芥,是其禍也」。一個國家為什麼會興盛?一個國家為什麼會滅亡?最主要就是,上自皇帝下至這些大臣能不能夠視民如傷。如果他能夠視民如傷,這是民眾的福利,民眾的福報,也是國家的福氣。國家為什麼會滅亡呢?因為皇帝以下的跟這些大臣,視民為土芥。「土芥」就是說,看待人民像泥土小草一樣的輕賤,踐踏。這樣的話就會形成國家的不安和禍患。
我們可以從這個地方看到富弼,他心心念念地就是能夠救濟這些災民。剛才講說他叫這些地主提供這些遊民他們生活上的便利,如果遇到有死亡的這些災民,他就給他們埋在大墳墓裡面。民眾知道富弼這麼仁慈,所以來歸附他的人非常地多。那麼也有人質疑了,質疑說富弼這樣做實在是很危險,而且又有點懷疑,而且他所造成的禍患很難去預測。富弼就說了,我怎麼可能以我一個人的生命,去交換六七十萬人的生命呢?於是更努力去行善事。
第二年,大麥成熟,『各計遠近』就是說,他依據個人所居住距離的遠近,發給糧食,使他們能夠返回家鄉。被他救活的民眾有五十幾萬人,這個富弼實在是不簡單。前面救了大概救了六七十萬人,後面大概又救了五十餘萬人,總共加起來上百萬,這非常不容易。皇帝知道以後非常高興,派遣使者去慰勞他,並且封他為禮部侍郎。後來他擔任宰相,封鄭國公,壽命活到八十歲,死後被追封為文忠,配享在皇帝的宗廟。
如何治理天下?如何治理一個國家?在《群書治要》裡面講:「國無賢佐俊士,而能以成功立名、安危繼絕者,未嘗有也。故國不務大,而務得民心;佐不務多,而務得賢俊。得民心者民往之,有賢佐者士歸之。」一個國家有這樣的賢能,「賢佐俊士」就是說有這些賢能的大臣輔佐,跟優秀人才的協助,他就可以使國家成功強盛,建立功業,而且能夠度過危機以及動亂。假如說沒有這些賢佐俊士,說這個國家要強盛,而且能夠度過危機,不會被滅絕的話,歷史上從來沒有過。所以必須要有賢佐俊士、賢能的大臣。所以國家不必大,但是要得民心。賢佐俊士,賢能的人不必多,但是要他能夠有德,賢俊就是有德。你得民心,民眾就擁戴你。有賢能的人,自然而然天下的英才都會歸附於他。這是在《群書治要》裡面有這麼一段來敘述富弼,其實剛好這兩段《群書治要》裡面的這些聖賢的話很適合他。
再看下來,下面這一段經文:
【明丁清惠公賓。嘉善人。樂善不倦。尤切救荒。萬曆丁亥大水。米價湧貴。公始令家人用米易布。照時值。每疋加米四升。費積儲千餘石。又修築田野圩(yú)岸。以備旱澇。計丈給米。費積儲六百五十石。明年。益饉。公設粥廠。就食者日幾千。又訪老弱不能就者。另給之。至九十日乃止。秋又苦旱。公又賑飢民於水次。規畫皆救荒良策。全活甚眾。冬月災民多苦寒。公徧訪單赤者。編籍給票。屆期候領。盡出前所易布。佐以棉花。每名給布二疋。花四斤。前後通計。散米一萬二千四百餘石。布三萬四十疋。花六萬八十斤。戊申復大水。公令臺省。疏請賑貸。且檄吳楚無遏糴。發官鏹。四路轉輸。復捐己資廣賑。甲子淫雨。公又發倉庾施濟。散米三千石。計共四賑矣。公又計合邑小戶。止田二三畝者。約該輸銀三千兩。悉與代完。公九十歲。存問建坊。壽近百齡。】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丁賓他是明朝的進士,他每一次遇到水災跟旱災,他往往會「輒請賑貸」,他會請朝廷來賑災。他最難得的就是什麼?他會「出家財佐之」,他自己會拿錢出來參加賑災。後來他當到太子太保,他死後被追稱為清惠,所以這個地方稱『丁清惠公賓』,名字叫丁賓。
『嘉善』是在浙江省嘉興市這個地方。
『萬曆』是明神宗的年號。
『湧貴』,「米價湧貴」就是米價物價上漲。
『時值』就是按照當時的價錢、價格。
『疋』是紡織品的一個計算單位。
『圩岸』就是說低窪地區,防水護田的堤防叫「圩」,「岸」是水邊高起之地,叫做「圩岸」。
再下來『益饉』就更加的饑荒嚴重。
『粥廠』是古代政府機構或者善心人士所設立的,施粥以賑濟災民的一個地方,叫「粥廠」,專門煮粥來救濟災民。
現在的話就比較沒有像這樣煮粥,現在都是怎麼樣呢?比如說發生水災,一般都會用便當。我們如果佛教團體去救助的話,都發素食便當。像我一個蓮友就住在臺北市的南京東路五段。有一次南京東路五段那個地方全部都進水,就臺北市好像有一次最嚴重的納莉水災。那一次整個臺北市幾乎都淹水,而且淹到一樓,一樓全部都淹水了。我這個朋友住在五樓,他就很有智慧。他一看到水快進來的時候,他馬上就到下面去,到一樓那個麵包店,全部用那個布袋,把它那個麵包全部買下來。你看他很有智慧,他把那個麵包店的麵包全部買下來,老闆當然很高興,因為水災要來趕快賣掉。
他就把它全部裝起來以後,裝在那個布袋裡面,就抬到五樓去。一般人以為說他是要買來儲備水災來的糧食,我們一般人都會想這樣。一般人都是先想自己,我朋友不是,他先想到大家。他就去買那些麵包,全部買下來以後,好了,一樓全部淹水,大家都沒有飯吃了,餐廳也沒得開了,超市的物品被搶購一空,怎麼辦?救助的單位還沒有來,我這個蓮友就去發麵包。這就是這裡講的,其實跟設粥廠是同樣一個意思。
再下來『苦旱』就是苦於旱災。
『水次』就是水邊。
『苦寒』就是又苦又寒冷。
再看三百二十七頁,『單赤』就是孤苦無依的平民,叫「單赤」。
『編籍』,把他們的資料編成一個名冊,叫「編籍」。
『通計』就是總計。
『臺省』就是當時的一個政府單位,漢朝叫尚書臺,三國的時代叫中書省,它是代表皇帝發布政令的中樞機關,有一點像現在中國的國務院,這個叫做「臺省」。
『疏請』就是上奏皇帝能夠來賑災。
再下來,『檄』,「且檄吳楚無遏糴」,「檄」就是古代用一種檄文,它比榜文稍微再,位階比較高,就是用檄文徵召。「吳楚」就是春秋時代的吳楚,就是今天的長江中下游。「無」就是禁止。「遏糴」就是禁止購買穀米糧食。
『官鏹』,「官」就是官府,「鏹」就是銀子或是銀錠,「官鏹」的意思是官方的金錢。
『四路轉輸』,「四路」就是四方,「轉輸」就是運輸。
『淫雨』就是雨下不停。
『倉庾』就是儲存糧食的倉庫。
『公又計合邑』,「合」的意思就是整個、全部。
『輸銀』,「輸」就是繳納,「銀」就是貨幣,就是繳納銀錢。
『悉與代完』,「與」就是替,「代完」就是代替、代繳。
『存問建坊』是朝廷對於這個人給予慰問,並且建立牌坊來表彰他的善行,這個叫做「存問建坊」。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的丁賓,他諡號叫做清惠公,嘉善人。他樂善好施而不疲倦,尤其更關心救濟災荒的工作。明神宗萬曆丁亥年發生大水災,米價上漲。丁公他開始令家人用米來換布,依照當時的價格,每疋布加米四升,總共花費大概米糧一千多石。然後他又出錢修築田野堤防河岸,以防備旱災跟水災。『計丈給米』,共花費他所儲存的米糧六百五十石。到了明年,糧食歉收,更加饑荒,丁公他又設置施粥的處所,來吃粥的人每天有幾千人。又去探訪年老體弱的,無法來就食的人,另外給他們設法送過去,這樣經過九十天才停止。
到了秋天又苦於乾旱,丁公又到水邊去救濟這些飢民。他所規劃的方法,都是救助饑荒的良好政策,因而全活下來的人非常地多。到了冬天,災民大多苦於寒冷飢饉,丁公就到處查訪孤苦無依的窮人,把他們編入簿冊並發給糧票,到期可到指定地點領取。把以前所換來的布料,他以前有叫他們家人換布料。他把那個布料全部拿出來分給他們,並且加給,加一些棉花給這些災民,每人發布料兩疋,棉花四斤。前後總共發米一萬兩千四百餘石,布料發了三萬四十疋,棉花發了六萬八十斤。這個很特別,這個地方我們也很佩服《感應篇彙編》這些編輯的祖師大德,你看連丁公他本身發多少疋布、棉花多少斤、米多少石,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到了戊申年又發生大水,丁公又申請臺省上疏奏請救災,並且公告吳楚地帶,長江中下游這一帶,兩地相鄰的地方,不可禁止買米,可以互相救助,並發放官錢,到處運轉。又捐獻自己的資產錢財,廣為救災。到了甲子年,久雨下不停,丁公又開米倉施濟,分發了米糧三千石,總共賑災四次。丁公合算一下全縣的貧民,只不過是兩三畝的田地而已,每一個人大概都是兩三畝的田地,大約就是要繳納官銀三千兩,他覺得太重了,所以全數都代他們繳清。這個就是更難得了,幫民眾繳納官銀。所以丁公他這些善行也累積了很大的福德,他活到了九十餘歲。經常派人慰問貧窮人家,建設鄉里,壽命將近一百歲。
這個地方我們看到丁公這樣的對民眾有愛心,我們以前講過,他把民眾當成自己的家人,當成自己的子女,當成自己的兄弟,這樣來愛護,他救濟了這麼多災民。
我們現在來講一個公案,假如遇到災難來的時候,你沒有好好賑災,你擔任政府的官員,沒有好好賑災,會怎麼樣呢?會有什麼果報呢?我就講一個貪汙侵吞賑災款的地獄果報。這個也可以給一些,我們也曾經有新聞報導,在臺灣也有發生過。也有一些並沒有真正在從事慈善救濟工作的團體,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情形。這個果報是地獄的真實果報故事。
它故事是這樣,民國七年,天臺宗的祖師諦閑老法師,有一次他要到北京去講經,他經過山東煙臺,就去那邊看一下他的弟子,山東煙臺的道尹。道尹就是清朝的一個官,有一點像現在的縣長或是市長。他就去看那邊的他的皈依弟子,煙臺道尹伍雍。伍雍這個人他是一個學佛人,他的太太姓程,諦閑老法師知道,現在要講的這個故事的程老爺,是伍雍的岳父。那他就問他了,因為諦老知道說伍雍的夫人是程老爺的女兒,在清朝的時候當過大官。諦閑老法師就問伍雍說,你曉不曉得最近閙得沸沸揚揚,在上海出了一段奇聞,差不多人人都知道的一個故事,因果故事,你知道嗎?伍雍還沒有回答的時候,諦閑老法師就把這個故事先講出來。
所以這個故事是真的,為什麼呢?因為諦閑老法師是天臺宗的祖師,他修得非常好,他跟倓虛老法師都是同一個年代,他跟印光大師跟虛雲老和尚,他們都同一個年代。我們近代的高僧,可以講說高僧輩出,非常多人有成就,還有圓瑛老法師,註解《楞嚴經》的。天臺宗就是兩個人最了不起,一個是倓虛老法師,一個就是諦閑老法師,淨土宗的就是印光大師,推動人間佛教的就是太虛大師,禪宗的大德,高僧大德就是虛雲老和尚。
當時諦閑老法師說,上海這位程姓的官宦人家,他在上海死掉了,他有一個太太,另外有一個兒子,後來也死掉,跟一個媳婦。因為這個程老爺的太太,程老夫人很想念她先生,剛好上海那個地方有一個法國人,這個法國人他會通鬼學。我們現在講叫什麼?臺灣有一個名稱叫什麼?叫觀落陰,觀照的觀,落是落下的落,陰就是陰間的陰。其實我們學佛,我們不太喜歡講這個東西,為什麼?因為六道是真實存在的,但是因為怕眾生執著這些東西,有罣礙,所以佛陀在的時候,他嚴禁弟子講神通。但是你說神通存不存在?我們本來就具足六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這本有的性德。
結果這個法國會鬼學的這個人,程老太太就拜託他說,你既然通了,你去把我先生的魂召回來。就跟他們談好價錢,一次要一千塊,那時候的錢。程老太太因為想念丈夫心切,她就給一千塊,一、兩千塊無所謂。那天晚上這個法國人就到她家的客廳擺一個祭壇,再把電燈關掉。法國人就在裡面捏訣念咒,大概一刻鐘的功夫,電燈打開,但是沒有見到鬼來。洋人說,哼!這個人真難找,在陰間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後來見到他在地獄,無論怎麼叫他,就是叫不出來。
各位為什麼他叫不出來呢?因為業力不可思議。地獄是怎麼樣?《地藏經》裡面講說,地獄誰可以到?「若非威神」,要不然就是業力。「威神」就是諸佛菩薩到地獄去教化眾生,「若非威神,即須業力」,要嘛就是業力,怎麼可能讓你一個法國通靈的,說給你叫出來就叫出來,如入無人之境,怎麼可能呢?很簡單嘛,你打個比方,你說你現在關係很好,給你到監獄去走一回,到監獄去,人間的監獄就好了,你不要說是民眾了,就算你是法務部長,你是總統,你是部長,你到監獄去,你可以把一個犯人放出來嗎?很簡單的比喻嘛。不可能放出來,對不對?
所以我就引用《地藏經》裡面的經文,經文上講:「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地藏白言:『聖母,若有眾生,作如是罪,當墮五無間地獄,求暫停苦一念不得。』」連要停止一念休息說不要受苦,都沒有辦法,何況要請他出來呢?這不可能的事情。接下來經文又說了,光目女的母親她後來因為死掉以後,光目女非常地思念。光目女母親死掉以後,她就投胎到她們家裡當婢女之子,但是一出生就會講話,所以叫做「稽首悲泣,告於光目:『生死業緣,果報自受,吾是汝母,久處暗冥,自別汝來,累墮大地獄,蒙汝福力,方得受生。』」
那要怎麼樣才可以有辦法見到親人?就是你要有超拔的功德、超薦的功德。你有超薦的功德,就像梁武帝超薦他的夫人一樣,《梁皇寶懺》就把他的夫人從地獄超升到天界,所以只有福報、福力、功德力才有辦法超拔,否則是不可能離開地獄的。
「地獄罪報,其事云何?」當時光目女就問她的媽媽了,她說,地獄罪報,它的情況是怎麼樣?「其事云何」。「婢子答言」,就是光目女的母親就回答說,她說,「罪苦之事,不忍稱說,百千歲中,卒白難竟」,那裡面的苦,你要說百千年都說不完。我們聽起來都好像很簡單,因為你讀誦經文,打一個比方,你現在得癌症,你到醫院去做化療。我們那個劉春金蓮友,他就跟我講,他說,黃警官,你不知道,他說,到醫院去做化療,吐都吐不完。他說最需要的是什麼?就是拿衛生紙給他吐。這就是「不忍稱說,百千歲中,卒白難竟」,苦不堪言。
程老太太她聽到法國人這麼一說,喔,她就火冒三丈了。她說你這個洋鬼子玩意兒,真會騙人。程老太太就惱羞成怒,因為什麼?聽到他先生下地獄,她惱羞成怒。我丈夫一輩子樂善好施,蓋廟修橋,不升天就已經夠寃枉了,為什麼反而下地獄呢?這不是故意汙辱我們嗎?這個法國人被她訓了一頓以後,因為沒有證據,他也拿不出證據出來,也沒有辦法辯駁,白受了一頓氣。然後那個法國人就說了,好啦,好啦,假如妳不信的話,如果妳另外有家人剛死不久,我可以給妳們再來做個證明。
剛好程老太太有個兒子在娼寮,娼寮就是去嫖妓,比如像我們臺北這公娼寮。在這個娼寮裡面死掉沒幾天。有人就想起來程老太太的大兒子的媳婦,她說,大少爺不是剛死了嗎?妳現在叫她來召魂哪,可以藉這個機會,叫少奶奶花幾個錢把大少爺的魂召出來。洋人就插嘴說了,如果妳願意的話,我減價一半,五百塊就好了。大少奶奶很年輕,少奶奶也很想念她丈夫,心想這也好吧,找來見一見也好,安慰自己的心。就花了五六百塊給他,然後把生辰八字跟死去的日子開好,給這個洋人,重新再登壇作法。這一次就不像上次一樣,登壇不到一會兒功夫,鬼就來了。
各位如果想到這裡,如果你們說,真的鬼會來嗎?我上次不是講過嗎?我二舅媽,在我國中的時候,我二舅媽是原住民,她死去的時候是在曬稻榖,因為她中暑,所以褲子裡面都有糞便跟尿。所以她死後一個禮拜,就真的附在我三舅媽的身上。這個我是很反對什麼附體,這些什麼通靈這種說法,但是那確實是我小時候親眼看到的,這證明什麼呢?我們講這些的目的就是強調一件事情,就是靈性不滅,我們這個靈性是不滅的。死去的是那個四大五蘊的肉體,靈性是不滅的,這一點是我們所要說出來的一個目的。
所以你要相信,既然靈性不滅,所以每一個人都有一個靈性的自性光明。你迷了以後,你的靈性就變成靈魂,我們佛法上講叫阿賴耶識,就八識五十一個心所。所以你清淨的心叫做靈性、叫做佛性、叫做自性。你迷惑顛倒的心,你有無明煩惱習氣那個心,叫做凡夫、叫靈魂,差別在這個地方而已。
所以這個程老爺,他的程老夫人這個兒子馬上就出來了,法國人就在桌子底下哭了一頓,他又說話了。那個女的就問道了,她說,你是某某人嗎?祂說,對,一點都沒錯。她說,你現在在陰間過得怎麼樣呢?因為我剛死不久,還在疏散鬼之列,未受拘禁,過幾天恐怕一點名就要受拘禁了,我在世的時候整天花街柳巷,吃喝嫖賭,不做正經事,造下種種孽,覺得很對不起妳,現在我走到這個地步了,也沒有辦法,除非妳們能夠做功德,念經超度我,我櫃子裡面那件衣服裡面有一張支票。你看祂太太也不知道。祂說,妳把那張支票拿出來,去銀行把錢提出來,家裡的事就請妳多費心了,好好照顧小孩,幫我去做善事,超度我。
祂太太到衣櫃裡面去找,真的找到支票。這時候旁邊的人就把小孩抱過來給祂。他說,你是我父親嗎?當然就哭了,哭了以後,乖孩子,你要好好聽媽媽的話。這個時候,這個鬼也哭了,家裡的人也哭了,客廳就一片哭聲。後來又想起來說,對啊,那老爺呢?那你爸爸呢?老爺到哪兒去了呢?她的兒子就說了,聽說祂到地獄去了。祂說這話的時候,鬼的哭聲更大聲了。程太太旁邊聽了,也沉不住氣,忽然間就也哭了,就插嘴說了,她說你父親一輩子行善做好事,重修某佛寺,捨茶施藥,廣作布施,印送經典,祂有什麼孽還下地獄呢?然後她一邊說一邊急得不得了。
那鬼對程老太太說,聽說我父親以前在北京做官的時候,因為那時候很窮,剛好山西發生饑饉,可能那個時候剛好是水災或者旱災,鬧饑饉,皇上就派他程老爺到山西去賑災,總共朝廷給他多少錢呢?給他六十萬兩銀子。這六十萬兩銀子他也敢汙,這人命關天的錢,他也敢要,結果他把這些錢完全中飽私囊,因此餓死了成千上萬的人。當時朝廷派人去調查,他父親又行了幾萬兩銀子賄賂這些官員。他兒子就說了,因為這個事情掩飾過去,實在罪孽太大,所以到陰間沒有幾天就轉到地獄裡去了。
然後程老夫人就說了,你父親一輩子做的善事也不少,就算是有罪的話,將功折罪,也不致於下地獄啊。她兒子就說了,祂說,功固然有,但究竟抵不過祂的罪這麼重,害死幾千幾萬人,有功德、有善事,將來可以上天去享福,這又是另外一回事情,現在所欠的這些成千上萬的命債,那得先償還啊。程老太太聽了就更火了,既然做善事沒有好處,那還行善幹什麼呢?趕快派個人去到佛寺去,去把它拆了,把那些僧人趕跑了。
諦老講到這裡,就問伍道尹說,這件事在上海鬧了很久,差不多人人都知道,你跟程某是至親,究竟他在過去有沒有這回事?伍道尹就沉思了半天,這伍雍就吞吞吐吐地說了,有點不好意思。他說他當時在北京做官的時候很窮,這個事情也不能說一定,大半來說也許有,我不敢說。換句話就是承認,承認說程老爺有吞賑災款。所以這個是諦閑老法師說出來一個真實的地獄故事。
我們把它當成因果故事來看,你不要把它當成神話,又是什麼通靈的,你不要把它從這個角度看,你把它看做因果真實不空。「如是因,如是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禍福無門,惟人自召」,你要從這個角度去看這個問題,看這個故事你要這樣看,你就有警惕的效果,就有教育的目的。
剛才我跟各位講說,她那個兒子程少爺出來的時候,還跟祂太太講說,衣櫃裡面的西裝裡面有一張支票。連祂太太都不知道衣櫃裡面有一張支票,祂死了她都不知道有一張支票在裡面。這個情形很正常的。像我一個蓮友的哥哥,他在做環保工作的時候,因為環保車他爬上去沒有綁好,上面都一些回收的物品,後面的東西掉了,他就下車,再從後面踩踏板上去把繩子綁好。再下來的時候沒有扶好,就後腦勺往後仰,就撞到後面的水溝蓋,就腦部出血了。就到醫院去,到醫院裡面去的時候,還可以報出自己的身分證字號跟名字,等到進去動手術的時候,就昏迷不醒了。最後怎麼樣?最後他沒有辦法斷氣,他七天不能捨報,為什麼不能捨報?因為他一直記得說,他銀行存款沒有交代清楚,平常錢都是他管的,平常他家裡的菜都是他買的,他太太完全都不知道,他現在要死去了,那個家裡的錢怎麼辦,那個密碼跟帳號他老婆都不知道怎麼辦。他罣礙這個東西,所以執著。
所以李炳南老居士說,「去後來先作主公」,就是我們這一念執著的心。最後還好我那個蓮友去叫銀行的人來,那個銀行跟他們都還算不錯,就跟他病人安慰,他說你就安心的去吧,你不要罣礙,有關銀行存款都不會失去,會給你太太留著,雖然密碼不知道,我們還是一樣讓你領出來,他才斷氣。所以這個叫什麼呢?我們一般講叫貪心墮餓鬼,眾生都有這個執著。
我有一個同學,我上次到屏東監獄去演講,碰到我的同學,屏東監獄典獄長,他是基督教的。基督教照理講對這些事情,雖然基督教也有講地獄,但是他們基本上就比較不相信這些東西。他上次就告訴我,我去演講的時候就跟我講,柏霖,柏霖,你知道嗎?我們黃某某那個同學。我有一個同學已經死去了,他當過典獄長。他說,你知道有一個有趣的事情。我說,什麼事啊?他說,祂死去的時候來跟祂太太託夢,說我們有一個警大同學跟祂借了二十萬塊臺幣沒有還,然後那個借條放在辦公桌的抽屜裡面。祂跟祂太太託夢,祂太太也不知道這個事情,跟剛才這個程老爺的兒子一樣,支票放在西裝裡面她不知道。
我同學就跟我同學的太太託夢,祂說,妳到我辦公桌抽屜打開,有一張借條,臺幣二十萬的借條,妳去拿出來。結果她去辦公室找,真的找到這張借條。然後去找我同學,某某人,你是不是欠我先生黃某某,一筆臺幣二十萬塊的借款沒有還?他說,祂不是死去了嗎?她說,對啊,但是祂來託夢啊。喔!那我趕快還給妳,不敢欠死人的錢。
所以你說欠命的要還命,欠債的要還債,你債賴得了嗎?對不對?你現在不還,你躲得了今生今世,你躲不了生生世世,你躲不了來生他世,我這一世要不到,那我下一世怎麼辦呢?我到你家去投胎,當你的兒子,繼承你的家產,不就全部都是我的了嗎?是不是這樣?《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還有《感應篇》裡面很多這種故事。
所以這個地方就是,剛才我們看到程老爺的太太不就說嗎?她說我先生一生都樂善好施,鋪橋造路,施茶施藥,印送經典,建設佛寺,那不是作很多善事,為什麼下地獄呢?這個地方就是我們探討一個重點就是,功過不能相抵。程老太太她觀念跟一般人一樣,用不淨財作善事,以為是作好事,功過可以相抵。但是我們看《德育古鑑》裡面講,它說:「陰陽之理,大抵不異」,它說陰間跟陽間的道理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就像你在陽間,你偷人家的錢就犯竊盜罪,一樣的道理。你殺人就要被判死刑,一樣的道理。
「善惡之報,或發於現世,或報以來生」,「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是不用懷疑的。有些是報在現世,有些報到來世,有些報在子孫。「三者錯出示報」,就是它出現的果報很難去推測,非常微細。「正天地之大,使人難以捉摸處」。世間人只看眼前,他怎麼會知道說,「烏得無報應或爽之疑?」所以世間人看只看眼前,他不知道有三世因果,所以他會覺得說,哪裡有報應呢?會有這種懷疑。因為有懷疑就產生懈怠、懶惰。因為懶惰就更加懷疑,就不想作善事了,作善事的念頭就更不堅定了。
這個地方我就引用印光大師,針對剛才這個程老夫人的觀念,跟一般人一樣,也就是他先生得來那個錢,那個是賑災款,那是災難款,是眾生的生命的錢。這個叫做什麼?叫不義之財。不義之財就是什麼?就是不淨財,不清淨的財,他去作善事,他以為有功德,其實功過是不能相抵的。
所以印光大師在寫給衛錦洲居士書裡面講,「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菩薩恐遭惡果,預先斷除惡因。由是罪障消滅,功德圓滿,直至成佛而後已」。我們看安世高大師兩次到中國來還命債,證明菩薩他有智慧,他知道因果不空。他知道縱使是出家人,縱使是修行人,一樣是不昧因果,而不是沒有因果。連佛陀他要到圓寂的時候,要滅度的時候,要入大涅槃的時候,他頭都還要痛三下。所以當時佛陀在的時候,他們的國家迦毘羅衛國,也就是他父親淨飯王的國家,被琉璃太子滅掉,這個公案我講過很多次。
佛陀在路上擋了琉璃太子的軍隊三次。琉璃太子因為很尊重佛陀,所以每次都勸佛陀說,佛陀,你不要老是這樣在路上擋我。佛陀就勸他,都是親族,不要互相殘殺,因果沒完沒了。到第四次的時候,琉璃太子就不碰佛陀,就繞道而行,繞到別的地方去,去把淨飯王的國家,佛陀的釋迦族把它滅掉。神通第一的目犍連,把他們三千人的神識放在鉢裡面,放在天宮,結果拿下來全部變血水。他們的釋迦族全部被滅掉。
當時弟子就很懷疑了,就跟佛陀說,佛陀,你那麼偉大,你是一個成道者,為什麼你的釋迦族還被滅掉呢?佛陀就說,他說在無量劫以前,我們這個釋迦族是一個漁村的漁民,琉璃太子跟現在他的這些軍隊,是那時候被漁民捕獲的魚王跟這些小魚、跟蝦兵蝦將。他說當時捕獲那條魚王,大魚王,那條大魚,我那個時候,全部的村落裡面,就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去吃到那個魚肉,我因為好玩在那個大魚的頭部敲三下。他說現在我每次想到這個事情,我頭就痛三次。
所以如果你有頭痛,很多人都有這種頭痛問題,對不對?我上次講「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裡面有一個公案,有一個女的,她每天頭痛得不得了,痛到她一直想要死。她跟她先生講一萬次,想要死。最後她拜託她先生,利用小孩都睡著的時候,用毛巾把她勒斃。但是你想想看,她勒斃的是那個肉體,她並沒有辦法把那個業障消除。她不願意受苦啊。所以印祖說,我們來人世間是償債想,償就是還,你要還債。所以連偉大的佛陀,他們的釋迦族都會被滅掉,你就知道因果有多可怕。
所以當你起心動念要造業的時候,你就必須要觀照,你就必須要知道因果的可怕,你要把什麼?把這個貪瞋癡慢疑,要把它息滅掉,「狂心歇,歇即菩提」,你要放下那個執著,放下那個瞋恨,放下那個嫉妒。所以我們從佛陀的故事裡面,再提到安世高大師兩次還命債,我們就知道因果很可怕。所以說菩薩是畏因,眾生是畏果。眾生為什麼畏果?因為眾生他沒有智慧,他有我執,他貪生怕死,所以他看到果報來的時候,他就很怕死。所以印祖就說了,「眾生常作惡因,欲免惡果。譬如當日避影,徒勞奔馳。」就好像說你在太陽底下一定有影子,那你影子,你人到哪裡影子跟到哪裡。所以因果是,我們講說,「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那就是影子。「譬如當日避影,徒勞奔馳」,你跑來跑去,影子跟你跑來跑去。
我記得以前,我的簡老師跟我講一個公案,香港一九九七要回歸祖國的時候,有三個很有錢的香港人,他那時候就緊張了,他說,要回歸祖國了,我們就趕快逃。他們就逃,他們就帶了很多錢跑到紐西蘭去當寓公,我們講說寓公是什麼?公寓的寓,每天就是遊山玩水,享福。他們三個人就是一九九七年的時候,離開香港移民到紐西蘭去。結果沒有想到在紐西蘭,就是天天釣魚,造業,到海邊釣魚。結果沒有多久就死掉了,被海浪捲走了。這就是什麼?「譬如當日避影,徒勞奔馳。」
「每見無知愚人,稍作微善,即望大福」。每看到這些愚癡的人,他作一點小小的善事,就希望得到大福報。一遇到逆境,就說作善遭受災殃,沒有因果,從此後悔退道心,而且毀謗佛法,說哪裡有因果?像這一段,很多人都會這樣做。很多人都因為,比如說做事業失敗,比如說臺灣有一次SARS來的時候,有一個蓮友陳居士就去看我,帶了兩個做企業的,那兩個企業家我認識。SARS來的時候,他們就去辦公室找我。那就問他了,最近生意做得怎麼樣?他們不講話。後來我就問了,他說因為SARS來了以後,公司倒掉了。
他們因為本來就是有點學佛。後來這個陳居士就跟我講,他說他們現在完全都不相信佛法了,他說佛祖沒有保佑他,他做生意全部垮掉了。跟這裡講的一樣,他「稍作微善」,一點點小善事,就希望能夠得大福報,遇到逆境,就說作善獲災殃,沒有因果。然後從此退道心,後悔,毀謗佛法,很多啊,對不對?做生意失敗的、生病的,從來不會去反省自己,從來不會去觀照自己這一念心,自己的業力。
印光大師說,「豈知報通三世,轉變由心之奧旨乎」。他說其實果報是通三世的,過去、現在、未來,那怎麼去轉變這個果報?也是由你這個現在的心去轉變,你要學袁了凡。他說,「報通三世者,現生作善作惡,現生獲福獲殃」。「現生作善作惡」,你今生作善,說不定馬上就得到果報了,那就是現報。你今生作惡,馬上獲災殃。就像我上次在公案裡面講的,發生在臺灣中部的四個盜墓的,盜墓集團,他們專門是吸毒的,因為沒有錢可以買毒品,所以就什麼?去偷墳墓。他們本來是在幫人家造墳墓的,結果去偷墳墓裡面的陪葬品。盜墓集團四個裡面有兩個人,一個姓黃的跟姓吳那兩個,在警察去抓他的時候、跟開庭的時候,都是心因性猝死而死亡。跟《太上感應篇》裡面講的,「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就是獲福獲殃。
「今生作善作惡,來生獲福獲殃」,這個叫做,現在作善作惡,到來生才會有福報,或者遭受那個果報,那就是生報。現在作善作惡,第三生,第四生,乃至於十百千萬生,或者無量無邊劫後,方受福或者受災殃,那叫後報。不管怎麼樣,「後報則遲早不定。凡所作業,決無不報者。轉變由心者,譬如有人所作惡業」。為什麼說轉變是由心呢?印祖說的,比如有一個人他作惡事,他應該要墮到地獄去,「永墮地獄」。這個所作的惡事,可能他是前世作的,也有可能是今世作的,叫做「所作惡業」。這個惡業應該要墮到地獄,「長劫受苦」。
後來這個人他「生大慚愧,發大菩提心」,他斷惡修善,他誦經念佛,他自行化他,他求生西方。因此之故,現生他被人家輕賤,「或稍得病苦,或略受貧窮」,或者一切不如意的事情。他被人家瞧不起,或者他得到這個病苦,或者他因為貧窮,或者因為一切不如意的事情,這些都是怎麼回事呢?這些都是要把它當做永墮地獄,長劫受苦的業,他現在正在受報,現在正在受報,它就可以消滅。他有誦經念佛,他有生大慚愧,他有發菩提心,他求生西方,他斷惡修善。可是他現在有這些不如意的事情,有這些病苦,被人家輕賤或者貧窮,那你不能說,你現在學佛,你現在斷惡修善,你現在誦經念佛沒有用,不是。你現在這些不如意,病苦,還有為人輕賤,或者是貧窮,這些都是將來永墮地獄,長劫受苦的業,它現在就消滅掉了。而且還可以了生脫死、超凡入聖。
這一段裡面我舉一個現在的公案,我在二〇〇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在榮總病房關懷一位住在臺北縣淡水的一位女眾,學佛的病人,她是肺腺癌,她已經往生了,她名字叫高春燕。這位師姐我印象很深刻,她當時就跟榮總的護理長講說,有沒有辦法找一位師兄,或者出家人可以跟她講,如何求生西方的道理,跟她開示佛法。當時她就透過蓮友來找我,我就去關懷她,我當時去醫院看她的時候,我自己也嚇一跳,就是說,她證明她是一個吃素學佛的人,她得肺腺癌那個癌症,她到臨命終的時候,她的氣色還是非常地好,這一點是讓我很意外的。
一般來講癌症的病人,那個病容是不好看的,可是我去看她的時候,她的臉色的確是非常地好。我跟她先談她的工作環境、家庭生活,才知道她家裡還有丈夫跟小孩。她四十七歲,她是做什麼呢?她因為家裡窮,所以她是在家裡買了一個工作的機器,在那邊操作五金的機器,所以她吸入很多那種灰塵。她因為家裡太窮了,又要謀生,所以她就在家裡操作工作母機,吸入很多那個廢五金的廢料。但是她志求西方,而且她放下丈夫小孩的情執,她的心念非常地堅定。我跟她談了以後,我就曉得她非常堅定。
後來我就在旁邊,病房旁邊跟她說淨土的往生要道,跟她講了很多,還有印祖的開示。講完以後,最後她要捨報的時候,跟我講一句話,眼睛看著我說,黃警官,我已經知道怎麼去西方了,謝謝你來跟我關懷。然後那個時候臉色非常紅潤,非常莊嚴。本來我們助念的時候,眼睛都閉起來,嘴巴也合起來了。結果助念到一半,她的家人又進來,在旁邊哭。哭了以後,大概是這位師姐,高居士,她有點受到家眷的影響,眼睛又張開了。再跟她繼續說法,再跟她安慰,她後來到最後的時候,眼睛就閉起來了,而且全身柔軟,而且法相非常地莊嚴。為什麼?因為她一生都是學佛,然後她本身又是吃素。
我們如果看到這個高居士這樣的一個情況,你會怎麼樣?就是前面講的,就認為說沒有因果,作一點小善就想要望大福報,遇到逆境就說作善遭殃,那就退失道心了。但是印祖說,她這樣受病苦、受貧窮,事實上是她以前所作的惡業,將來應該要到地獄去受報。因為現在的貧窮,因為現在她受這個病苦,事實上是在消除她到地獄去受報的那個業。因為她已經生大慚愧,她已經生大菩提心出來了,她已經斷惡修善了,她已經誦經念佛了,她志求西方了。
為人所輕賤,被人家輕賤,這些果報都在消業。那從哪裡去作證明?從《金剛經》裡面去作證明。《金剛經》裡面講,「所謂若有人受持此經,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印祖說這一段《金剛經》的經文,就是轉變由心之義,之妙義。《金剛經》裡面講說,如果有人受持這部經,《金剛經》在講什麼?你們知道《金剛經》在講什麼嗎?《金剛經》就在講,「云何降伏其心」,須菩提問這個問題。佛陀開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對不對?「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你受持這部《金剛經》,你被人家輕賤,你以前前世所作的這些罪業,應該要墮到惡道去。因為你現在被人家輕賤,所以你先世的罪業就消滅掉了。消滅掉以後就可以,「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無上正等正覺,就能夠往生。
從《金剛經》這一段,再到印祖的開示,再講到剛才我講那個高居士的案例,就可以得到佛所說的,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是真實不虛。所以印祖說,「世人稍遇災殃,不是怨天,便是尤人」。這是一般人的通病,很少人會當做償債想,生悔罪的心出來。但是印祖說,你們要知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稂莠則不能得嘉穀」。「稂莠」就是稻穀旁邊那些雜草,那些雜草不可能長出稻穀出來,你想種那個雜草,你要生稻穀,怎麼可能呢?「種荊棘則勿望收稻粱」,「荊棘」就是有刺的草,你不要期待它能夠長出稻穀出來。
「作惡獲福者」,他假如作惡事而得到福報,是因為他過去生宿世的栽培深,他有種那個因。假如他今生不作惡,那福報更大了。就好像他富家子弟,每天吃喝嫖賭的,「揮金如土」,沒多久他就挨凍受餓了。因為他錢多,金多,假如他每天都這樣,「日日如是,縱有百萬之富」,假如他有百萬的財富,「不幾年即便家敗人亡」,沒有幾年就家破人亡,「掃地而盡矣」。這是作惡獲福者是這樣。
作善獲災殃,「作善遇殃者」,印祖說,「宿世之罪業深也」,你在作善事以前還有前世,你作的惡業很深。「若不作善」,那你的災殃更大。比如犯重罪的人,他還沒有被砍頭,「未及行刑」,他再立小功,但是因為這個功很小,不能夠全部赦免他的罪,故未能全赦,所以改重罪為輕罪。假如他能夠日日立功,「以功多且大故」,假如他將來功勞很大,而且很多了,「罪盡赦免」,那罪業就赦免了。然後又恢復開始「封侯拜相,世襲爵位,與國同休」,就可以做很久了。
這一段我特別引用印祖大師對因果的開示,這一段可以表法什麼?因果不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作善得惡報,作惡得善報,印祖在這邊開示得非常清楚。乃至於你現在得惡報,但是雖然你有生大慚愧,你有發菩提心,你有誦經念佛,你有斷惡修善,你志求西方。但是你現在受病苦、貧窮、不如意、被人家輕賤,那該怎麼辦?你要想到《金剛經》那段經文,「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終會苦盡甘來,對不對?
我們蓮友裡面也有這種果報,家庭丈夫,比如說丈夫如果是說對妳感情不忠,妳就要想到《金剛經》講的這句話,人家瞧不起妳,不管是丈夫瞧不起妳,或是丈夫的女朋友瞧不起妳,妳都要把她想成什麼?「若有人受持此經,為人輕賤」,妳前世所造的罪業,應該要墮惡道,現在只不過讓妳小小受這個折磨而已。因為妳現在被人家輕賤,妳前世的罪業就可以消滅,哪有比這個更好的事情呢?否則妳將來要到地獄去,那個罪業還要還,妳沒有還,妳還是要去受報。佛陀說妳這個現世罪就可以消滅,就可以開智慧了,就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所以如果妳真的真心學佛,妳有生大慚愧,妳有生大菩提心,妳就會歡喜接受現在所受的這些不如意,乃至於病苦,乃至於貧窮,乃至於被人家瞧不起,輕賤。這些種種的人生挫折,妳都能夠逆來順受。老和尚講,處順境不起貪,處逆境不起瞋。妳如果不認帳也罷了,妳不承認這個業障也罷了,妳不承受這個因果也罷了,那個苦妳還是要受。
接下來我們來看第二段經文:
【宋鄭剛中。金華人。為溫州通判。歲飢。乃出俸勸糶。守曰。恐實惠不及飢者。答曰。是不難。乃以萬錢。每錢押一字。夜出坊巷。遇飢者給一錢。戒曰。勿拭去押字。明日憑錢給米。飢者無遺。散粟之法。莫此為善。又有議濟飢。計口授食。月半一發。在彼既省奔走工夫。住家力作。在我亦省人工雜費。可多活幾人。又免侵漁。或曰。計口授食。恐多冒濫不可行。曰。是有措置。且先施粥三五日。男女異處。許帶瓶來。歸養老幼。人給一籌。每村人。記其姓氏。聚於一處。不許四散。便可約一村人數矣。然後到鄉親查。分別中貧上貧。寧失出。勿失入。約其持囊授糧而歸。老弱寡婦不能負重者。照時價折青錢。多與加一勿少。此亦籌畫至當之法。惟其時而仁人便宜融措耳。】
我們到這裡,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鄭剛中』他是宋朝時候的人,他是宋高宗時代的進士,擔任御史。
『金華』就是今天的浙江金華,蘭溪、東陽、義烏那一帶的縣市。
『溫州通判』,「溫州」在今天的浙江溫州;「通判」是古代的官名,地位略次於州府長官,但握有連署州府公事和監察官吏的實權,號稱監州。
『糶』就是賣出穀物。
『守曰』,「守」就是守臣,地方長官,郡守或是太守。
再來,『坊巷』就是街道。
第三行,『住家力作』,「力作」就是努力勞作。
『侵漁』,「侵漁」就是侵奪,從中侵吞牟利,就比喻掠奪他人的財物,有如漁人在捕魚一般。
『冒濫』,「冒」就是假冒,「濫」就是虛妄不實。
『措置』就是安排處置。
『歸養』就是回家奉養父母。
『籌』,「人給一籌」這個「籌」,就是計數的用具,算籌。
『寧失出,勿失入』,什麼意思呢?「寧失出」就是說,「失」就是錯誤、失誤,「出」就是超過了,高出。它的意思就是說,指重罪,罪重而科刑輕,就是他本來是犯重罪,你把他判輕了。或應科刑而不科刑,或者應該將他判刑而不將他判刑,有寬宥之意,寬恕的意思,這個叫「寧失出」。「勿失入」,「失」還是一樣,就是錯誤,「入」就是引進、接納。它說,罪輕你將他重判,不應該判刑你將他判刑,就有刻薄的味道,這叫做「失入」,這個意思。
『持囊』,「持」就是拿著,「囊」就是袋子。
『青錢』就是指一般的銅錢。
『至當』就是恰當。
『便宜融措』,「便宜」就是方便,「融」就是融合,「措」就是籌辦。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宋朝的鄭剛中是金華人,他在溫州當通判的時候,遇到饑荒之年,他捐出自己的薪俸向各方勸募。官家,官府並以其平價,把米賣給老百姓。太守說了,這樣的做法,恐怕對於真正飢餓的人沒有實惠。鄭剛中說了,這個不難。於是他用一萬個錢幣,每一個錢幣上面畫一個押字,畫押一個字。晚上到街頭巷尾遇到飢餓的人,就發給他這個錢幣,說你錢幣看好不要丟掉,不要把錢幣上那個字擦掉,明天拿這個錢幣來領米,他就知道發多少人下去。你發一萬個錢就等於發一萬個人,但是你要對飢餓的人才發,不是飢餓的人就不要發,那就不會漏掉。所有飢餓的人全部都發完畢,就發給一萬個人。他就把這個米就發出去了,『飢者無遺』,沒有一個飢餓的人漏掉。所以『散粟之法』,發米的方法沒有比這個更好。
又有人建議了,說你救濟飢餓的辦法,你按照口數給他糧食,每個月十五日發放一次,這對飢餓的人來講、的家庭來說,可以省去來回奔走的工夫。而且在家就可以努力做事,在官府又可以省下許多人工跟雜支,而且可以多救活幾個人,又可以避免互相侵奪、爭奪。有人說了,你按口數發給糧食,這不行,這恐怕冒名濫領的情況會發生,會很嚴重,這法不可行。鄭剛中就說了,這有辦法處理,你先發給他三五天的粥,而且男女分在不同的地方,准許你拿瓶子來裝這個粥,拿回去奉養你家的老人跟幼兒。每個人給他一個籌碼,每一村的人都記錄他們的姓氏,並且將他們聚集在一起,不許分散,『不許四散』就是不許分散,就可以約略的知道一個村裡面的人數了。
那是因為以前可能沒有戶口登記,沒有戶口資料,所以他沒辦法掌握一村到底多少人,現在都有戶口登記,所以基本上就可以掌握人數。你一出生就要到戶政事務所去登記,那就會掌握整個出生人數跟戶口人數。以前沒有這樣的一個制度,所以他才用這樣去調查。
然後他再下鄉,『然後到鄉親查』就是他下鄉去親自查看,將他們分成中貧跟上貧的人。寧可寬鬆一些,也不要太刻薄,也就是多給他們一點,不要太刻薄。規定他們拿袋子來裝糧食回去。對於這些老弱寡婦,不能夠『負重』,就是沒有辦法背重的人。就按照當時的物價,折算「青錢」,折算現金給他。而且多給他加一些,不可以減少。這也是籌措計畫相當好的辦法。這裡面就是一個問題,你發米糧的時候,你寧可多給他,你不要太刻薄,給他折算起來的時候,你多給他,你不要刻薄,你做政府官員,你不要對民眾斤斤計較,他的意思是這樣。
『惟其時而仁人』,這也只是當時要善於照顧窮困的人一種方便權宜措施。這是當時,「惟其時而仁人便宜融措耳」,就是為了救助這些窮困的人一種方便權宜的措施、方法。
這個地方剛才提到,「寧失出,勿失入」,就是寧可多給,也不要少給。另外在折現金的時候,寧可多加一點點,寧可多一點錢給老百姓。這裡我就講一個公案,兩個剛好一個對比,一個善報,一個惡報,都是因為政府官員擔任救災的工作。剛才因為講到,寧可給老百姓多一點,不要計較,我就講這個果報。
以前有一個叫王僕射,他當時當一個官,叫譙幕。當時因為饑荒,流亡的人數有幾千家。他就想辦法把他們集合在一起。他寫了一個疏文上報到朝廷去,他請求朝廷能夠貸款給這些流亡的家庭,給他們有種粒牛糧,就是給他們有牛吃的草,還有他們要種稻穀的這些糧食的種子,「乞貸以種粒牛糧」。朝廷接受他的建議。因為這麼多人沒有飯吃,你要給他播種的種子,還有牛要耕田要吃的糧草,他請朝廷能夠貸給這些農民。他就這樣建議,朝廷接受了。
接受以後,有一天晚上,他到一個地方去公出,住在一個城裡面的飯店裡面。當天晚上作一個夢,夢見一個紫衣,穿紫色衣服的一個官員,用一個綠衣童子,他說上帝嘉許你有「愛民深心」,你很愛護老百姓,「愛民深心」,所以特別以這個,就是那個綠衣童子送給他,做為宰相子。在上面特別給他講說,上帝說要送給宰相做兒子,那時候他還沒有當宰相,就把那個綠衣童子送給他說,這個給你做宰相的兒子。後來果然生一個兒子出來。這個王僕射後來果然拜相,當了宰相。這就是他在救災的過程裡面,寧可從寬而不要刻薄,他上書給朝廷,救活了數千家的生命,他得到這個善報。
我們現在講惡報。有一位叫林機這個人,他在淳熙年間,淳熙是宋孝宗的年代,他當時的官職叫「給事中」,是古代的一個官職名稱。他一個好朋友,也是他一個親戚,任司農少卿,叫王曉。王曉有一天去拜訪他,林機正好在省裡面還沒回來。林機的太太是王曉的姪女,林機的太太就哭著告訴王曉說了,她說,林家要滅掉了,「林氏滅矣」,林家要滅掉了。王曉就很驚訝的問她說,怎麼回事啊?她說天快亮的時候我作了一個夢,夢見一個穿紅色衣服的人,這個朱衣人拿著天符來,祂說,「上帝有敕」,就是上帝有旨,「林機論事害民,特令滅門」,這八個字。「論事害民」就是你處理公務,害死民眾,特令把你滅門。「悸而寤」,她突然間就很恐怖的醒過來,而且對這個夢境彷彿歷歷在目,很清楚。
王曉告訴她說,夢沒有什麼好相信的,「無為深戚」,不要憂心。林機的太太就把他留下來吃飯,等待林機回來。不久,林機就回來了。林機回來以後,王曉就很從容的問他說,你最近有沒有奏什麼公文給朝廷?林機說,「蜀郡以部內旱歉,乞撥米十萬石賑贍。尋有旨如其請。」他說最近四川因為旱災,請求朝廷撥米十萬石賑災,朝廷也根據這樣,也准他所請,撥十萬石的米下來。但是林機認為米太多了。這有時候怕事,有時候公務人員真的會怕這樣,他怕麻煩。他說米太多了,而且蜀道難,你知道四川當時的道路系統是不好的,不像現在這麼好。
我上次到四川成都去帶共修,我到成都去,我是佩服得不得了。成都古代叫天府之國,中國政府建設得真的是好,成都真的是進步,非常先進的一個城市。後來我就問一個推動傳統文化的陳老師,我說,成都為什麼這麼漂亮啊?她說,古代就是天府之國,美食之都,你沒聽過嗎?我說我不知道。很進步,真的很進步,成都,聽說人口將近一億。那邊也有很多聽我講《太上感應篇彙編》的,我在那邊都碰到了,四川成都文殊院的,那些老蓮友,還有萬佛寺的。那邊佛教也很興盛,給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也到文殊院去禮玄奘大師的舍利,那都非常好。現在也是很進步,以前可能是蜀道難,路不好。
他說「蜀道不易致」,就是四川的道路系統不好,米要運進去也是很困難,應該酌實而後給他,就是調查清楚再給他這些米糧。「故封還敕黃」,「敕黃」就是古代的公文書,就把這個文書退回去了。而且他寫一個報告給宰相,他裡面怎麼寫?他說,「西川往復萬里,更復待報,恐於事無及,姑與其半可也。」問題出在這裡,他寫報告給宰相,他說四川的路不好,「往復萬里」。要必須經過災情調查報告,但是怕事情,「恐於事無及」,就是怕來不及了,所以這樣好了,朝廷要撥的十萬石,減一半,五萬石就好了,五萬石駁回去。
「只此一事耳」,林機跟王曉說,我就只有建議這一件事情而已。所以當公務人員,下筆之間都有因果,很可怕。雖然說公門好修行,但是下筆勾錯了也是有因果,你要擔待,對不對?林機說只有這件事情而已。「曉顰蹙而去」,王曉畢竟是很內行的,很有經驗的。啊,慘了,你觸犯天條了,就皺著眉頭離開了。隔沒多久,「林以病歸」,林機就是生病不行了,向朝廷大概是辦退休了,告老還鄉了,到福州就死掉了。他是福州人,他有三個兒子,「繼踵而亡」,相繼死亡,「遂絕」,林機這個家門就滅掉了。
跟他太太夢見那個朱衣人,持天符而來。她說林家滅掉,林家滅掉。可見這個夢境還滿準的,對不對?因為她夢境裡面講得很清楚,那個朱衣人跟她講說,「林機論事害民,特令滅門」,這個你相不相信?從看這個故事,你相不相信因果不空呢?你相不相信有因果呢?你要不要相信呢?對不對?我們講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很可怕。就像我們去澳洲學戒,中國大陸來的那些老菩薩說,不學戒不知道,做這麼多壞事,做這麼多錯的,愈想愈可怕。道理是一樣的。如果因果的事情你不去透徹瞭解,你不曉得因果是這麼可怕,等到果報現前的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
所以剛才講,「菩薩畏因,眾生畏果」。你造了惡因,想要逃避那個果報,印祖說,「譬如當日避影,徒勞奔馳」,跑來跑去都沒有用。只有懺悔,只有改過,只有誦經,念佛,只有布施行善,迴向西方,只有改毛病習氣,只有更精進用功。印祖說的,看看能不能夠立小功,改為重罪輕受?然後再功大又多,功又多又大,最後罪業全赦免,然後封侯拜相,與國同休。你要聽印祖的話,對不對?
今天我們講這麼多賑災的故事,然後我們再把它連結到因果的果報,再連結到印祖的開示。讓各位才說,你不要把它當成一般的賑災故事,裡面有很多很多很深的因果道理在裡面。最後這個地方就跟我們講一句話,這個重點,最後朝廷還是有撥米給他,但是這個地方,這個故事裡面跟我們講,它裡面講的道理就是說,我們必須懂這個道理就是說,「可見財利之於人,無不吝惜」,每個人都喜歡貪這個財。「故聚斂之言常易入,而恩澤每難下逮也」,所以你總是希望財聚多一點,你就沒有辦法去布施,把這個恩澤能夠普及到下面去。
有一次在明仁宗的時候,有一位朝廷的官員,他回到朝廷去,他就跟朝廷報告說,山東那一帶的民眾都缺乏食物,你還要去徵夏天的稅。那麼朝廷馬上派楊士奇,替皇帝寫詔書說,稅糧減半,「免稅糧之半」。楊士奇馬上把皇帝的聖旨傳給戶部,戶部就是我們現在講的內政部,「上曰:『姑徐之。救民之窮,當如救焚拯溺,不可遲疑。』」上面就批這公文了。他說,救民眾的困苦,就好像救火災跟掉到水災裡面去的人一樣,不可以遲疑。所以他就叫楊士奇馬上把皇帝的這個聖旨,趕快用印以後,就送出去了。皇帝就說了,「恤民寧過厚。為天下主,寧與民尺寸計較耶?」他說你要同情老百姓,寧可多給他們厚一點,你不要跟民眾斤斤計較,他說,這個真的是可以做為萬世的表法。
最後我們就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濟人之急,救人之危」這一段的開示。淨空老法師說,現在的世間,這個世界災難很多。現在人跟古代人不一樣,古代人心是比較定的,古人的心是比較厚道的,現代的人是比較刻薄、浮躁。沒有三年五年信心建立不起來,有個十年八年你才真正有功夫,能夠心開意解,能夠真正契入。淨空法師說,我自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說,我一生裡面我心地平靜,我有一點比別人要好一點,就是老法師說他沒有欲望,他於人無爭,於事無求。我想老和尚的一生的確他有做到這個境界,於人無爭,於事無求,跟海賢老法師一樣。
所以老法師說他心地比較平靜,這個對於修學就有很大的幫助。他說如果你心不平,你心地浮躁,欲望很多,你要爭取名聞利養,貪圖五欲六塵,這是修道最大的障礙。為什麼?因為你心沒有辦法安住,你心不在道上,你每天擔心的就是名聞利養。老法師說這些東西只會造罪業,你的功夫不得力,道理就在這個地方。所以你功夫要得力要怎麼辦?要學老法師,把欲望減少,跟人家不要有太多的爭執,於人無爭,於事無求,你心就很容易平靜下來。現在為什麼人的心比較浮躁?現在人為什麼心浮躁?而且人心刻薄呢?因為欲望很多,而且要爭取名聞利養,而且貪圖五欲六塵。老和尚說這是修道最大的障礙。
他說,一個人真正有修行,這一個人可以得福報,他的家庭也可以得福報。這一家人修行這一家幸福,這一個地方都是修行人,這一個地方就可以免除一切災難。這是第一點,老法師對我們的開示。
第二點,老法師說,自中國夏商周三代以來,一直到清朝末年,他說,教育的宗旨從來沒有改變過。儒家來說,教三件事情。第一個教你人跟人的關係,第二個教你人跟自然環境的關係,第三個教你人跟天地鬼神的關係。他說,你能夠通達明瞭,你就是聖人。佛家講也是講這三件事情,不管是大小乘,不管是哪個宗派,教育的宗旨還是三條。第一個教你斷惡修善,第二個教你轉迷為悟,第三個教你轉凡成聖。
他說斷惡修善,轉惡為善,是五乘佛法裡面的人天佛法,教你先修人天佛法,不要墮三惡道。第二個轉迷為悟呢?就教你超越六道輪迴,超越三界之外,作什麼?作阿羅漢,作辟支佛,作菩薩,作佛。第三個轉凡為聖,那就超越十法界,入一真法界,究竟成佛,《華嚴經》裡面講的法身大士。他說,這三個,儒家這三個次第,佛家這三個次第,你要先把它弄清楚,如果這些綱領你不知道,你學什麼,你就不曉得了。
第三點老法師說,古書裡面教導我們,世出世間法,尤其是善法,最難是什麼?最難就是信心,信心是成就的第一個要素。他說,你一生中想得幸福美滿的果報,或者學佛希望在一生裡面能夠往生淨土,親近阿彌陀佛,關鍵都在信心。而且你要警覺到,佛在經上講,世間無常,國土危脆。人的壽命是短促的,一口氣不來就是隔世了。所以我們有一念信心,就是一念善根,念念信心就是念念善根,應當及時努力,決定不能夠等待。不能說,我還有明天,還有明年,如果你以為還有明天還有明年,這個樣子悠悠忽忽,一生往往就空過了,到臨命終的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所以要建立信心,精勤努力。
第四點,老法師說,無論哪個宗派,顯教密教,祖師大德教導我們要從根本修。他說,什麼是根本呢?心是根本。在世法裡頭,管子說,「喜氣迎人,親如兄弟,怒氣迎人,殘於兵戈」,這是管子說的。他說,這話說得有道理。佛家教我們笑面迎人,所以佛寺裡面進去的第一個是四天王殿,再來是彌勒殿,彌勒菩薩。他說,彌勒菩薩造的是布袋和尚像,就是教我們要養心,要修心,心要大,要包容,要能夠寬恕。要懂得以歡喜心對待一切眾生,對待一切人,這在佛法教學是第一條。
最後老法師說,一個人的成就是在德行,我們說濟人之急,救人之危,也是要成就我們的德行。德行才是真實的智慧,真實的學問。孔子他是一個普通的平民,他沒有地位,沒有財富。但是他為什麼有這麼殊勝的成就呢?因為他的德行。釋迦牟尼佛雖然出生在王公貴族,可是他的地位財富全部捨盡了,他過一個普通平民的生活,他的成就是什麼?說實在話是清淨平等的愛心,愛護一切眾生。所以淨空法師他總結佛菩薩的教誨,他擬出一個綱領,他說,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能夠不違背這個綱領,依教奉行,自然就有成就。
他說,我一生的修學,沒有一絲毫的隱瞞,都奉獻給大家。他說,修行修心,第一個要修真誠心。不要害怕人家用虛偽對待我們,我們以真誠心待人,要瞭解他以虛假心對待我。為什麼呢?因為他對於事實的真相不瞭解,他不知道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是同一個緣起,他不曉得虛空法界是一念自性所變現的,所以用不誠實的心待人接物,那是必然的。佛菩薩明白了,我們接受佛法將近五十年的薰陶,我們也明白了。明白以後,還要用虛偽的心對人,那是罪過。老法師這樣勉勵我們,我們學習佛菩薩,我們要學習佛菩薩這個精神,用真誠的心對待一切眾生。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