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07集
第107集

感应篇汇编第10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〇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1/29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0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句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2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0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0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〇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1/29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0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五句句,【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三十五頁,我們看課文:
【附清蘇州府陳公鵬年。救荒二十策註。康熙四十七年。水旱相仍。陳公以此策。請詳江浙督撫頒行。初時米價二十文一升。不及兩月。每升止糴(dí)八九文。民歌再造。一。禁糯米作酒。二。禁小麥燒酒。三。禁黃豆打油。四。禁糙白粞(xī)作糖。五。禁麩皮作麵觔(jīn)。註。令即糴與貧民。作餅度荒。五項嚴禁。中縣一日省米數百石不止。故立見米價日減。六。禁屠沽熟食。註。省財惜福。只許賣粉食。麵食。素食。七。勸巨室富商。捐米賑飢。註。是年平湖縣董公天眷。得陳公指教。先造為富不仁匾額二十。堆在縣堂。親至富室勸捐。至誠感人。剛柔遞(dì)用。先至鄉村。遇頑富三家。釘匾門首。并准告發。凡田土斷贖斷加。家業幾去半。從此由鄉到城。樂輸眾多。給米給錢外。到處設廠施粥。又施藥。賑濟數月。至食新而止。捐數有餘。派還富室。活人無算。宋真德秀西山先生曰。惠恤窮民。必獲天地之佑。此以理言也。若以利害言之。無飢民。則無盜賊。無盜賊。則鄉井安。是又富家之利也。陳幾(jǐ)亭曰。救荒須各區各村之鄉紳富戶。就近各救窮民。自得合邑無一餓莩(piǎo)。黃震曰。救荒惟在勸分。勸富室。加惠貧民。捐有餘以補不足。天道也。國法也。人若但思獨富。不思飢荒之慘厄。即或國法可倖逃。必難逃天道之誅也。又聞朱子曰。勸分以救民之急。不得不小有所忍。若為富民計較太深。則恐終無可行。威克厥愛。於事乃濟。是以陳公深得朱子救荒之道也。八。興工作以濟乏。註。如築城。開河。修橋路等。使工匠得食。九。寬山澤之禁。註。如豁免雜糧苛稅以便水運。及不禁採樵等。使有糊口。不致流為盜賊。十。犯罪情可矜疑者。聽其以粟贖罪。取以賑饑。十一。不論官吏軍民。婦女僧道。各色人等。能助賑者。少則給匾領賞。多則詳憲候旨。十二。延請名醫。開藥室以救病民。十三。近山之民。教採松柏療飢。註。博物志云。荒歲不得食。可細搗松柏汁。以水送下。不飢為度。粥清湯送下更佳。每用松汁五合(gě)。柏汁三合研服。或專用松葉以可。但須禁一切食物。自能療飢卻病。十四。緩刑。註。凶歲犯法者多。故寬之。十五。省禮。註。冠婚喪祭。減其禮文。十六。貸民種食。註。恐荒地利也。十七。謹防盜賊。註。恐為民害也。十八。官吏紳衿耆(qí)民。每逢朔望。齋戒沐浴。執香步行。各廟拜禱。以祈民休。註。荒歲乃人民共業所感。祈禱懺罪。挽回大數。亦周禮荒政之一。十九。每州縣中。擇有才德者。主持荒政。註。如料理給米施粥之類。使小民得沾實惠。事成之日。與捐銀捐米者。一體上聞。二十。花米豆麥等船。放關一月。併遣人夫牽挽護送。註。外郡花米日至。則價日減。是轉歉為豐之一大作用也。】
我們來看這一段。這一段是清朝蘇州『陳公鵬年』,就是陳鵬年,他救災的二十個『策註』,就是他的辦法。
我們來看陳鵬年這位善人,他是清朝湖南湘潭人,他本身是康熙三十年的進士,本來是做浙江西安知縣,後來被拔擢為江寧知府。他為官非常清廉,有外號陳青天之稱。在康熙四十四年的時候,聖祖南巡,總督阿山想要加稅,陳鵬年力持不可而止。事後他被誣陷,並且被關入監獄。但是他被關入監獄以後,江寧人為之罷市。那時候就有罷工了,清朝的時候就有罷工,「罷市」就是罷工。你看他多得民心,你看,他本身清廉,處處為民眾著想。他被陷害,被關進監獄,民眾為他罷市,市場不開市,全部歇業了。但是最後他還是又被提拔,再復出,擔任蘇州的知府,最後當到河道總督,有一點像現在的交通部長,專門管河道運輸。皇帝給他的一個,死後給他一個封號,叫「恪勤」,可見他為官非常勤快。這個是陳鵬年。
再下來看這個「註」,「策註」的「註」,這個「註」是記載。
再看,『水旱相仍』,這個「相仍」就是連續不斷,不是水災就是旱災。
『請詳江浙督撫頒行』,這個「詳」不是詳細的詳,這是古代下級的官員對上級的長官請示報告用「詳」,是一種報告的一個格式,叫「詳」。「督撫」就是總督跟巡撫的合稱,「督撫」在明清那兩代是地方最高級的長官,最高長官,他同時統理軍政跟刑獄,也就是說管軍隊跟管司法,這是「督撫」。
我們再看三百三十六頁,『止糴』,這個「止糴」,「止」就是僅僅或是只怎麼樣;「糴」就是買進穀物,這叫「糴」。
『民歌再造』,「民歌」就是怎麼樣?民眾歌誦你德政。「再造」就是說重新再對政府的德政非常感恩、非常地推崇、非常地擁護,這叫「民歌再造」。也可以講說他的施政深得民心,得到民眾,用現代話說,熱烈的擁護,這是「民歌再造」的意思。
『燒酒』,這大家都知道,用高粱或是麥、米來釀酒,叫「燒酒」。
『打油』就是榨油。
『禁糙白粞』,這個「糙」就是不精緻的。「粞」就是碎米。「糙白粞」就是,不是品質很好的白米,這個意思。
『麩皮』就是小麥磨成麵,篩過以後剩下的麥皮跟碎屑兒,這個叫做「麩」,「麩皮」。
『麵觔』就是麵筋,就是麵粉,一種食品的名稱,用麵粉跟水把它拌和在一起,洗掉它其中所含的澱粉,剩下來那個凝結成糰的,那個混合蛋白質就是麵筋。我們吃素的人早餐都會吃麵筋,它就是把那個澱粉去掉,那個凝固物,凝結成糰的混合蛋白質,就是麵筋。
『中縣』是中等規模的縣。
『禁屠沽熟食』,「屠沽」,「屠」就是屠夫,宰豬或是宰羊、宰牛。「沽」就是賣酒。「菩薩戒」裡面,六重二十八輕,在《優婆塞戒經》裡面,有六重二十八輕,其中那個「六重」,六個根本重戒,第六個叫酤酒戒,就是不能賣酒。以前我常常跟人家講,說我去受戒的時候,到新北市的樹林鎮的海明寺受菩薩戒。我剛開始報名,只報五戒。我師父,就皈依師父,剛開始的皈依師父叫傳顗法師,他是廣欽老和尚的承天禪寺的知客師。他知道我要受五戒,用一個又有一點像驚訝,又有一點說,怎麼可能,那種眼神看我,說你也可以受五戒啊?我就笑一笑,我也沒講話。
後來去報到的時候,以前的中國佛教會的會長,是臺灣的,叫悟明長老,他專門修《大悲懺》的,臺灣這些佛教界稱他叫觀音老人。我也不認識他,他看我的資料以後,他叫師父出來廣播,因為菩薩戒是七天,五戒是五天。我會去受戒,是在一九九四年,那時候第一次被貶官,就是我常在故事裡面講說,那個劉姓督察長,我把怨氣放在心中十六年,就是那一次。被貶官是從管兩百多人的督察組長,貶到管兩個人的民防組長。那時候我也沒有垂頭喪志。剛好看報紙,《中國時報》說,悟明長老要傳五戒、菩薩戒,我就登記報名參加受戒。這是我真正學佛的開始,也是菩薩要接引我的開始,從那一次才是重新,我的新生命的開始,也是我的慧命的開始。
悟明長老交待寺務處,說叫我改菩薩戒,因為我報名是五戒。我那時候心想,我能夠少分戒就不錯了,比如說持兩條、三條,五戒你可以持少分戒、多分戒、滿分戒。「少分戒」,比如說你只持不殺生,其他四條你做不到,你就不要說能持,不要騙佛菩薩,也不要騙自己。那時候我想說,少分戒就好了,一兩條應該OK了,應該沒問題。「多分戒」就是你持四條。「滿分戒」,那就圓滿了。
結果寺務處找我去的時候,我那時候就跟悟明長老報告,我說,開玩笑,我怎麼可能會受菩薩戒?因為菩薩戒它是論心不論事,它是論你的心念,起心動念就算了。小乘戒是論事不論心,大乘戒是論心不論事,是看起心動念。悟明長老就說,沒關係,你再考慮看看。結果我就考慮了將近兩天,第二天悟明長老就問我了,我剛好在大雄寶殿擦那個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蓮花坐(座)。他在下面問我,他說,黃警官,你考慮好了沒有?我說,還沒好。好像是觀世音菩薩透過他來找我說,你來受菩薩戒。所以我在想,是觀世音菩薩度我去受戒,他不忍我繼續造業、沉淪。
我擦完蓮花座以後,就跑到大殿後面,那個悟明長老供養的浙江普陀山請過來的老觀音,就是不大,大概這樣的老觀音。我就用意念跟觀音溝通,我說,觀音菩薩,我最喜歡喝的酒是二十五年威士忌,是歐洲進口的;我最喜歡抽的菸是德國的Davidoff,一包那時候臺幣大概四五十塊,那個二十五年威士忌最少都開五千塊以上。我那時候喝那種酒,抽好菸,喝好酒。我跟觀世音菩薩溝通,我就用拈鬮,跟觀世音菩薩談。我說,觀世音菩薩,既然受戒不能夠喝酒,那可不可以喝藥酒?那個鬮相現說,可以。我想說,太好了,觀世音菩薩同意我喝藥酒,因為我跟他講三杯藥酒。我說,我菸一下子戒不了,可不可以同意呢?他也同意了,我在心裡就很高興說,诶,可以抽菸,可以喝酒,喝藥酒。但是我們知道,酒在受戒裡面它有「開遮持犯」,老和尚也有講過,比如說有些老和尚,他有風溼,冬天的時候很冷,他要治病,酒變成可以治病,那個是開緣,所以戒裡面有「開遮持犯」。
等到第五天過堂的時候,我們就搭幔衣要過堂,結果第一道菜我去挾,我幔衣就搭得很好看,那個第一道菜挾的是香菇,那個香菇一挾,噗嚨一溜,就掉下來,把我這個幔衣弄髒了。我看了一下說,哇,這個幔衣弄髒,當時就領悟到,幔衣受損了。我當下迴光反照,我說,香菇,那不就是香菸跟酤酒戒嗎?合起來叫香菇嗎?所以我是被香菇度的。以前那個禪宗都一棒一喝的,像永明延壽大師經過一座橋,看到人家丟一個石頭到水裡面,噗嚨一聲,他當下大徹大悟。他說,「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當然我不是開悟了,我只是說,香菇把我打醒,打我這個夢中人,迷惑顛倒的眾生,終於醒過來。我想說我既然來受戒,有那個心發願,發心要來受戒,那就要去持戒修行,才能得到戒德,有戒德才能有戒行。既然有戒心,為何不堅持持戒呢?那就要斷得乾淨。
所以老和尚說,持戒很重要,戒律很重要。所以我是因為這樣,香菇,就香菸跟酤酒,所以煩惱即菩提。有時候你從這邊去領悟說,煩惱真的是菩提,煩惱在哪裡?煩惱就是眾生。所以六祖大師要圓寂的時候,跟他的弟子講,說你們要找佛,佛在哪裡?你如果認識眾生,就認識佛,在《六祖壇經》裡面這樣講。到最後六祖大師要圓寂的時候,告訴他弟子法海禪師跟其他的弟子,六祖大師說,你們認識眾生,就是認識佛,眾生在哪裡,佛就在哪裡。換句話說,迷的時候就叫眾生,悟的時候叫佛。所以眾生跟佛是一體的。眾生就是識,八識五十一心所。佛,四智菩提,妙觀察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成所作智。
所以等到你成佛的時候,你轉識成智,轉八識成四智菩提,那不就成佛了嗎?所以迷的時候有香菇,有香菸跟酤酒;悟的時候,覓之了不可得,你要再去找那個香菸跟酤酒,覓之了不可得。所以古德講,煩惱本空,本覺本有。但是你沒有放下,你還是繼續執著,煩惱就空不了,覺悟就找不到,佛就找不到。所以永嘉大師講一句,「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確實是如此。所以這個是剛好提到這個「沽」,我就講到我受戒的經過,跟各位分享。
再下來『粉食』就是麵粉製的食品。
『巨室』就是世家大族、有錢人家。
『平湖縣董公天眷』,「平湖縣」是在哪裡呢?在今天的浙江平湖市。「董公天眷」就是他的名字叫董天眷,他是康熙年間擔任平湖知縣。
『遞用』就是輪流交相使用。
『頑富』就是頑劣的這些富有人家。
『斷贖斷加』就是說,因為不願意布施的這三家富有人家,那個知縣把他釘這個『為富不仁』的匾額在他門口,並且告發他,要罰他錢。凡田上斷贖斷加的,『家業幾去半』的意思就是說,他們這三家不願意布施,不願意把米賣出來的,這三家的田地,政府要罰他們錢,當然他們可能也不繳錢。不繳錢有點像現在,政府說那我就,我們臺灣來講就是假扣押,我就扣押你的不動產,來把它拍賣以後變成現金,來算罰款。這在臺灣是這樣,我不曉得中國大陸是什麼樣的一個程序。所以他這個田地就被知縣把它扣押,要罰他錢,就不准他贖回,再罰你,不給你贖回。罰到後來他田地都快沒有了,叫「斷贖斷加」。這一句話比較不好解釋,但是從文章的意思是這個意思。我一直再給你追加,你不繳,不繳再給你追加,一直罰你,這個叫「斷贖斷加」。
「家業幾去半」,「去半」就是差不多損失一半了,後來乖乖地全部的人都捐出來。
『樂輸眾多』,「樂輸」,就樂意捐獻,沒有人再頑劣抵抗。
再翻過來三百三十七頁,『食新』,可以吃到新收成的食物,叫「食新」。
『真德秀西山先生』,這個人是宋朝人,他又稱希元,又叫做西山。也有說他原來的姓名姓慎,但是因為避開皇帝的名字,所以改成真。他擔任戶部尚書,有點像現在的內政部長。對於救濟災民,他本身在那個年代他做了很多。
再下來我們看這個『惠恤』,加恩體恤。
『鄉井』就是家鄉。
『陳幾亭』,我們有看過他的文章,陳幾亭本身是進士,明朝崇禎時代的進士,他後來是被東廠把他害了,他是一個忠臣。
看這個『鄉紳』,就鄉間的紳士。
『合邑』,就整個縣。
『餓莩』就是餓死的人。
『黃震』是宋朝人,本身也是很喜歡救災。他在任的時候,他擔任浙東的提舉常平,專門管賑災米的,而且都能對地方上的豪強,他都能給他摧抑,就是能夠給他制裁,然後能夠賑濟安撫災民。所以當時在宋朝那時候,他被貴富所怨,就是這些富有人家埋怨。這叫「黃震」。
『勸分』就是勸導民眾要互相的幫助,這個意思。
『即或』就是即使。
再來,『朱子』就是指朱憙(熹)。
『不得不小有所忍』,「小」就是稍微。
『威克厥愛』就是說,以威勝所愛,必有成功,能以威勝所愛。
再下來,『於事乃濟』,這個「濟」就是成就。
『興工作』就是能夠做一些工程,就是「興工作」,讓民眾有工作的機會。這在有災害的時候,我們叫做以工代賑,臺灣的名詞叫以工代賑,你來工作,給你錢,等於在賑災一樣。
『濟乏』就是救助窮人。
『豁免雜糧苛稅』,「豁免」就是免除。「雜糧」就是米麥以外的糧食。「苛稅」,「苛」就是煩瑣、繁細。
『採樵』就是砍柴。
『不致流為盜賊』,「流」就是淪落。
『矜疑』就是罪犯他的案情可值得憫恕、可原諒的,或是案情有可疑的,這叫「矜疑」。
『詳憲』是以公文向上司申報。
『博物志』就是一本筆記,它是西晉時代張華所作的、所撰的,是一本古書。它專門記載異境奇物,或是古代的一些瑣聞的雜事,但是也有宣揚神仙方術。這個是一本記載,在那個年代記載地方的一些,比如說礦產、食物等等那些的功能,叫「博物志」。
『每用松汁五合』,這個「合」就是量詞,一升的十分之一,叫做「合」。
『研服』就是研磨以後再服用。
『卻病』,就可以治病。
『省禮』就是減少這些禮節儀式、典禮儀式。
『冠婚喪祭』,「冠」就是冠禮,成年禮。「婚喪祭」,這大家都知道。
再下來,『紳衿耆民』,「紳衿」就是紳士,有官職而退居在鄉間者。「衿」就是青衿,就是生員所穿的衣服,指生員。一般都是稱地方上有體面的人叫「紳衿」。「耆民」就是年高而有德的人,叫「耆民」。
『朔望』,朔日跟望日,每個月的初一跟十五叫「朔望」。
再來看『挽回大數』,「大數」,就是挽回上天、命運等等,這叫「大數」。
『周禮』,相傳是周公他在擔任攝政王的時候他所撰的。
『荒政』就是賑濟饑荒的政令跟措施。
『一體上聞』,「一體」就是一律,「上聞」就是向朝廷呈報。
『放關一月』,「放關」是什麼意思呢?「放」就是免去,「關」就是關稅,這是古代的用語。
『人夫牽挽護送』,「人夫」就是受僱用的民夫,以前的時代叫做腳夫,或者挑夫。「牽挽」就是牽拉。
『花米』就是糙米,這個叫做「花米」。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清朝蘇州知府陳鵬年他的救荒二十策。在清康熙四十七年,那時候水災跟旱災相繼的發生,陳鵬年就用這個方案,用公文呈請江浙督撫,能夠來頒布施行。因為他這個策註非常地好,所以讓當時的米價,二十文一升的米價,不到兩個月,降到每升米,每升只有八九文錢就可以買得到了,差不多降掉一半。所以當時的民眾非常非常地歡樂,這個「民歌再造」,當時民眾非常非常地擁護政府這個德政。
當時陳鵬年這個二十策註的第一條,就是禁止民眾用糯米做酒,他要把米省下來。
第二個,禁止小麥燒酒。這也是把小麥省下來,酒可以不用喝或是少喝,但是麥跟米是一定需要吃的。
第三,禁止黃豆打油,黃豆榨油。
第四,禁止糙碎米或是白碎米作糖、製糖。
第五,禁止麩皮去作麵筋,而且命令即時將食糧讓平民買進,製作食餅來度過饑荒。前五項,這五項嚴禁,使得中等縣以下,一天可以省下的米有數百石不止,所以立刻讓米價就下降了。就前這五項讓米價下降,民眾得利益。
第六,禁止屠宰的人家或是賣酒人家煮熟食物去賣,這樣可以節省錢財,而且讓民眾惜福。而且只准你賣米粉,「粉食」就是米粉,還有麵食、素食之類。那時候也是有吃素人家。
第七,勸募大戶人家或是有錢人家,要捐出米糧來賑濟飢餓的災民。註釋:當年的平湖縣董天眷,得到陳鵬年陳公的指導,陳鵬年教董天眷,他就先造好「為富不仁」這個匾額,一共有二十塊,堆在縣府的公堂上,幹什麼呢?就是知縣親自去勸這些富有人家捐米,但是很有誠意,至誠感人。但是方法上是剛柔並用,勸以道德,叫你行善布施,這是柔;剛,後面那個「為富不仁」匾額在等待你,你要是不聽就跟你掛「為富不仁」。這個剛柔方法交相使用。
先到鄉村,遇到三家非常頑強的富有人家,堅持不捐錢,也不捐米。知縣就把匾額,這個「為富不仁」的匾額釘在他們的門牆上面。現在好像不能這樣做,這樣做的話,民眾會抗議。並且告發他們,並且把他罰錢。然後他如果拿田地來贖罪的話,一經中斷,那就再給他增加罰錢的額度,慢慢把它增加,所以罰到後來,這個三家的富有人家,幾乎他的家業去掉一大半。從此以後,從鄉村到城市,樂於捐助的人非常地踴躍眾多。這個施政還是要用方法,他剛柔並用。
除了供給米糧或錢財以外,而且到處設置粥廠來施粥。『又施藥』,我們現在講叫義診,醫療救助,還有賑災救濟等,幾個月以後,一直到新的糧食收割為止,捐贈的物資還有多餘的,有剩的,就還給這些富有人家、富貴人家。所救活的災民,『無算』就是無可算計,非常地多。
宋朝號稱西山先生的真德秀先生說,嘉惠撫恤窮苦的人民,一定可以得天地的庇佑跟保佑,這是從天理上來說。如果以現實的利害來說,沒有飢餓的災民,就沒有盜賊;沒有盜賊,那麼家鄉鄉里就會平安,就會安寧。那這個富有人家最樂意的,為什麼?盜賊一多,他也會被搶劫。所以這個跟富貴人家的利益有關。
陳幾亭說了,對於救助饑荒的工作,必須由各區各村各里的地方仕紳以及富有人家,自己就近去救濟自己村里的災民,自然可以讓整個村落沒有一個飢餓的人,沒有餓死的人。宋朝的黃震說了,救助饑荒,唯有用勸導老百姓,讓他們互相的幫助。勸導富有人家要捐米捐錢來加惠貧窮的災民。捐款如果有剩餘的部分,就發給這些貧窮人,以補足貧窮人的不足。這真是天道啊,這也是國法所定的。世間人如果你只想自己一個人獨自富有,而不想到這些飢餓災民的悲慘跟困厄,即使國法你可以逃得了,但是你絕對難逃天道的誅罰,就是因果報應。我們前面有提過盧至長者,對不對?天帝就來示現成盧至長者,來教誨他。
又聽宋朝朱熹說,勸導百姓互相救助,互相來救濟人民的急困,所以在做法上不得不稍微忍耐,「不得不小有所忍」,就是不得不稍微忍耐。如果和富貴人家計較太多、太重,那恐怕行不通。要懂得恩威並濟,「威克厥愛」就是要恩威並濟的方法,對於事情才會有幫助。由此可見,陳公的做法深得朱熹救荒助貧的方法,是一樣的。
第八條,「興工作以濟乏」,在各地興起發動公共建設,使民眾、災民有工作的機會,幫助他們的生活。比如說建築城牆、開鑿河川、修橋造路、鋪設道路,使工匠有飯可以吃,工人有飯可以吃。
第九,『寬山澤之禁』,放寬山林水澤的禁令。「註」:有如減免雜糧嚴苛的稅收,以便利水運至各災區,而且不禁止民眾上山採食、砍柴等,使災民能夠填飽肚子,不致流竄為盜賊。這是第九。
第十,罪犯他的案情有值得同情的,或有可疑的,可以讓他們用米來贖罪,就可以用這個米糧來賑濟飢餓的災民。
第十一,不論這個官吏、軍人或百姓、婦女、或僧俗、僧道,各類人等,能夠救助人家,少者給他匾額,還有給他一點獎勵領賞,賞金。如果他數量多一點,就造冊報朝廷上司,等候皇帝的聖旨給他表揚。這是第十一。
第十二,延請名醫開藥店來施藥,救助這些生病的災民。
第十三,靠近山邊的民眾,如果他們一時沒有食物可以吃,就教他們採松柏療飢。這我第一次聽到的,我不讀這裡,我就不知道松柏可以療飢。他說,根據《博物志》的記載,荒年如果沒有食物可吃,可以細搗這個松柏汁,跟水一起喝下去,『不飢為度』,以不再飢餓為限度的意思。如果能加一點清粥或者清湯和下去吃,那更好。每一次用松汁五合,柏汁三合混合在一起服下去。或者專門用松葉,把它搗汁服下也可。但是必須禁止服其他食物,這樣可以達到治療飢餓,而且除病的效果。這一定有它中藥的道理,古人很有智慧的,沒有飯吃的時候,用這個來治療飢餓,還治病。
第十四,延緩刑罰的執行。「註」:凶年犯法大部分會比較多一點,所以要寬恕他們。
第十五,節省禮儀的開銷、開支。「註」:冠禮、婚禮、喪禮、祭禮,減少它的禮節儀式,這樣就可以省錢。
第十六,貸款給民眾、農民,讓他們能夠種植食糧。『註』:這樣就可以讓荒地地盡其利,不會讓這些田地荒廢了。
第十七,要謹慎的預防盜賊的侵襲。「註」:恐民眾受害。
第十八,各地的官吏、地方的仕紳長老,每逢初一十五齋戒沐浴,『執香步行』,到各廟裡面去拜佛,拜神祈禱。這個很有意思,它不只是說在技術上、在方法上,是很合乎人性,它也在心靈上,希望得到上天的庇佑,以祈求民眾可以怎麼樣?可以得到福祿,『以祈民休』。「註」:荒年是人民的共業所感,這沒錯,眾業之所招感,祈禱懺罪可以挽回命運、挽回業力、業報,這也是《周禮》所記載處理荒年的一種政策。可見在周朝的時候,人家周公他們就懂這個道理。所以最早祭祖的,我在寫那個祭祖報告給香港佛協,冬至祭祖的時候,我後來去瞭解,《孝經》裡面所記載的,最早祭祖是周公,他祭拜他的父親,跟上帝享同樣的祭禮。
第十九,在每一個州縣裡面,選擇有才德的人來主持這個救災的工作。『註』:如料理分發米糧跟施粥,這個是要很清廉,怕會有貪汙的情形發生。所以才可以讓老百姓、災民可以得到真正的實惠。事情辦妥以後,跟這個捐贈銀兩跟米糧的人,一起向上級報告,向上司報告,就是主持這個荒政的人,跟捐銀兩的人、跟捐米糧的人,一起都上報朝廷。
第二十,運載花米、豆麥之類的船隻,一個月不收關稅,並且派遣人夫、人手來幫助他們拉船護送。「註」:外縣市的、外地的花米,每天都能運到,價錢自然就會減少。這在轉變歉收使豐盛的方法,就是價錢減少,就可以使這個歉收的時候,它就可以大家夠用,是轉變歉收成為豐盛夠用的方法之一,起了一個很大的作用。
這一段其實是陳鵬年的救災措施二十條,但是裡面也充滿智慧。其中有一個比較有趣的,就是說有三戶的頑富人家,堅持不捐錢,也不捐米,那就把他釘「為富不仁」的匾額,再對他剛柔並用,再告發、罰錢。每一個朝代都會有這種,因為這是什麼?眾生的一種慳貪的習性。我們就引用《無量壽經》,你說那個朝代有這樣的人,現在有沒有?還是有,各地都有。《無量壽經》的三十五品裡面,「濁世惡苦第三十五」品裡面,就有講到這個富有人家。所以為什麼會有這個匾額出來,叫「為富不仁」。《無量壽經》裡面就講說,「富有慳惜,不肯施與」,那不就在講為富不仁,對不對?
經文講,它說一個人會慳貪、會吝嗇,這種過錯,我就來解釋,直接解釋這個經文,它說人會慳貪吝嗇的這種習性,或者說人他很有錢,但是他慳貪成性,而且慳惜成性。以前我小時候,我爸爸講,一個錢打四結,一個錢打四個結,小時候我爸爸講的,我不曉得你們有沒有聽過?一個錢打四個結,這是慳惜成性。你說真的有嗎?其實到處,你放眼去看都有。我們講到盧至長者,他連在家裡要喝那個四文錢的酒、跟麵跟菜,他都怕他的妻子跟婢女跟他一起分享。在樹下吃,他還怕鳥跟蟲、跟這些動物跟他分食,所以他跑到墳墓去吃,這個叫做「慳惜成性」。最後還是勞動到帝釋天王變一個盧至長者來救他,來化他,度化他,最後還是佛陀出面。
他就是不肯布施給人家,到死的時候一塊錢都帶不走。我有一次去助念,過年,在我們這個中山北路,他本身是一個富有人家,住別墅,剛好是農曆過年,初一、初二,家家戶戶都很高興在過年。我接到電話,黃警官,你來助念。我說,在哪裡?我去跟他說法。在我們中山北路這個地方,大直隧道,算是豪宅,我們臺北市比較高級的地區,它在馬路邊,透天別墅,那房子多漂亮啊,對不對?依山傍水的,看著臺北市的基隆河,非常美。
結果我去跟他助念的時候,我說,怎麼死掉的?她說,過年了,過年我們不是臺灣話,臺語叫「清塵」,就是要打掃房子,要清掃。他在自己平常用的客廳,那個客廳所用的沙發還是高級的檜木、紅木,紅木傢俱。他就用一個小凳子,放在那個茶几上面,人拿那個雞毛毯,要清那個電燈的燈泡跟天花板,一不小心踩空,椅子轉一下以後,人掉下來摔在客廳就死掉了,就這樣就死掉了。為了清潔這個天花板,過年就過不了了。
我去助念的時候,他就躺在他摔死的客廳的廳堂上,沒有一個人幫他助念。我去當然很不高興,蓮友叫我去助念,家屬沒有一個出來助念。所以《無量壽經》裡面講說,「獨生獨死,獨去獨來,苦樂自當,無有代者」,在這個地方就證明了,你再有錢有什麼用?躺在客廳沒有人理他,老婆跟小孩都哪兒去了?你知道嗎?躲在房間裡面不敢下來,因為他已經變鬼了,不敢下來。我在想,她一定說,他已經變成鬼了,所以都不敢下來。後來我就把她們拉下來。我說,妳們都下來助念,怎麼可以躲在房間裡面?沒有善根、沒有福德、沒有因緣,所以能夠來親近三寶、能夠來念佛、能夠來行善積德,那要有累世的善根、福德、因緣。
所以這個地方,《無量壽經》裡面講說,「施與即『布施』」,不肯以財物給與其他的人,何況說他去救濟呢?那怎麼樣呢?《無量壽經》註解裡面講,「愛欲牢固」,這個貪愛這個錢財、這個欲望,堅牢得、固執得不得了,就是不肯解開,就是「愛保貪重」,貪心深重,所以叫「愛保貪重」。然後他這樣的一生是怎麼樣呢?他辛辛苦苦地去賺錢,每天奔波為了賺這個錢,斤斤計較為了賺這個錢,「心勞身苦」,用心計較,勞心勞力。這報紙也有登,有很多人在拼命賺錢,死的時候是我們叫做過勞死,就趴死在辦公桌上,這叫「心勞身苦」。有很多董事長,我們這些科技新貴,有錢人,四五十歲而已,一天熬夜十八個小時,拼命的賺錢,最後,我們最近有一個也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很有錢,幾十億,五十幾歲發現得癌症。後來醫生跟他講說,你不要再這麼勞累了。他後來講一句話,記者去問他,他跟記者講一句話,他說我要好好地善待我這個身體。他不知道這個身體也是假的,眾生和合、眾緣和合的東西,它是四大五蘊,對不對?
我昨天在講《壇經》就講說,這個身體到底是有情物,還是無情物?我問你們,如果說你這個身體是無情物,像木頭、像石頭,為什麼我罵你,你會生氣呢?為什麼你失去的時候,你會哭呢?你會捨不得呢?好像聽起來是有情物,對不對?說無情物的時候,我罵你,你會生氣,所以應該是有情物。可是,是有情物的時候,為什麼死掉之後放在太平間,它動彈不得呢?又跟木頭一樣呢?換一塊木頭有什麼差別呢?所以佛陀說,這個身體是四大五蘊的和合。「四大」,地水火風;「五蘊」,色受想行識。是四大五蘊的和合而成的一個身體,假名為身體,佛陀說的,什麼叫眾生?眾緣和合所成的東西叫眾生。你過去生有這個業力,你有這個因緣可以得到人身,假父母之身投胎轉世到人間來,出生了,十月懷胎出生了,得到一個人身了,有這個身體是四大五蘊的和合,這前世的阿賴耶識、業識帶下來的。所以誰在決定這個四大五蘊和合的這個身體呢?就是你的心。
所以這個地方講「心勞身苦,如是至竟」,到最後一生終身勞苦,直到壽命終盡,所得者只是獨死獨去。就是我剛才講中山北路那個有錢人家,為了清潔,過年的時候從天花板摔下來,死在客廳,就是這個意思。所得到的一個東西,就是獨死獨去,沒有人跟你去,「無一隨者」。太太跟小孩統統躲在房間裡面不敢下來,「無一隨者」,就是這個意思。《嘉祥疏》說,「無一隨者」就是說沒有一個人陪你去。
我上次不是講過嗎?我去助念的時候,我們一個警察巡佐,退休以後中風,後來死掉了,中風死了。剛好是冬天很冷,他女兒來這邊誦《地藏經》,拜託我,她爸爸死了,一定要去關心。我說,好。結果到助念室去助念的時候,躺在那邊,沒有一個人給他助念。他太太是我們內地人,她就到助念室來,說老公啊,天氣很冷啊,你一個人念佛,我回去睡覺了。她就跟他講這樣。「無一隨者」,她的意思是說,老公啊,天氣很冷啊,你一個人念佛啊,我要回去睡覺了。
蓮池大師說,恩愛夫妻一筆勾,你真的是要看清楚,真相就是這樣,「無一隨者」。佛陀這麼有智慧告訴我們,我們要醒醒,要醒過來,沒有人陪你走的,叫什麼?「神識孤遊戲,財留在自界」,你一個孤魂自己去走,錢留在人間。你如果賺很多錢的話,留給你太太跟子女,叫做「神識孤遊戲,財留在自界」,這句話很值得這些富有人家好好省思省思,要學學陳鵬年這個救災二十策。
「蓋萬般將不去,惟有業隨身也」。生平所作善惡之業,及所感福禍之果」,跟著你走,「則不相捨離」。雖然你帶走的只是獨生、獨死、獨去,但是這裡面,黃念祖老居士註解裡面講,「萬般將不去」,沒有一個東西帶得走,只有你的業隨身,你所做的善惡業跟著你走。你造善惡,造善業,得樂報;造惡業,得苦報。所感的禍福之果,「則不相捨離」,它不會離開你。「故云『追命所生』」,你去投胎,它就跟著你下去,叫「追命所生」,你生,它也來了。你有行善,你就誕生在富有人家、富貴人家裡面,當他小孩,享受這個樂報。你造惡,你就是貧窮下賤,多病短命。
「《義寂》云:『謂善惡因及禍福果,皆追命根所生處也。』」所以我們要記住這句話,善惡的因跟禍福的果,禍福的這個果,就跟著你一起出生了,跟你的命根,你的命根是什麼呢?你的命根就是你的阿賴耶識,你的神識,它是一體的。「追」就是追隨、追逐也。「於是後世,『或在樂處,或入苦毒』」,就是我剛才講的,得樂報、得苦報。「樂處」,就三善道;「苦毒」,就三惡道。為什麼叫「苦毒」呢?為什麼加一個「毒」呢?因為苦是很痛苦,毒是一個禍害,痛苦至極,所以是「苦毒」。
另外這個三百三十七頁,陳鵬年的這個救災二十策裡面,他有提到這個宋朝真德秀西山先生說,「惠恤窮民,必獲天地之佑」。這個地方,我們就瞭解說,行善要及時。在《德育古鑑》裡面有這麼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叫黃汝楫,他是「越人」,「越人」就指廣東南方那一帶。在「宣和中」,就是宋朝宋徽宗那個年代,「方臘犯境」,「方臘」是什麼呢?「方臘」是宋朝睦州青溪縣那個地方的人,他是一個僱工,工人出身的。他利用那個宗教,就利用明教,組織群眾,在宋徽宗宣和那個年代,他率鄉民起義作亂,叫做「方臘犯境」。
當時這個黃汝楫,就把他所有的家產全部變賣掉,他也想去逃難、逃避,「將逃避」。但是他聽到這個方臘盜賊集團掠得兩千個人,抓了兩千人,把他們關在空屋裡面,要求要拿金錢來贖回這兩千人的人命,否則就要殺死他們這兩千人。黃汝楫本來他也是變賣家產,他要逃走了。但是他聽到這個消息以後,他馬上把他所賣的家產那些錢,總共兩萬緡,「緡」是古代錢的單位。他全部送去賊營給這些盜賊,要求贖回這兩千條人命,結果這兩千人都可以得到釋放。
這兩千的民眾去拜見黃汝楫,要道謝他,結果歡聲如雷。當天晚上,黃汝楫夢到「金甲神」,就是護法神,從天而降,跟他稱說,上帝有敕,因為你救活了很多人,「賜五子登科」,賜他五個兒子全部都考中功名。後來他的兒子,黃子,黃開、黃閣、黃閱、黃聞,還有黃誾(yín),「俱登甲第」,都考上功名,當上狀元。
所以《德育古鑑》裡面就提到說,你要真會用錢,才能夠真正使錢發揮到它的功能,「真會該錢人,真會使錢人」,你有機會賺錢,你要有機會能夠用這筆錢去做有意義的事情。我們上一回有提到,《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有提到說,你才是真正的財主,而不是財奴。「不然」,這個地方講,賣了兩萬緡的家財不用,你不去救人,跟一大堆瓦礫有什麼不同呢?就好像說你把這兩萬緡的錢,埋在這個土堆裡面,難道就不會讓人家去發現,去把它挖掘嗎?因為錢是五家共有的。有人因為錢而招感這個災禍,甚至而且這些災禍還會禍延子孫。但是有智慧的賢人,他就沒有這個事情了。愚昧的人反而增加他們,「花蕩」就是吃喝嫖賭,散盡這些祖先的家財。這是《德育古鑑》裡面提到這一點。
第二點,它講說,錢財這個東西,「有聚必有散」。你賺多少,它就一定會散開,縱使你可以保住五十年、一百年,你難保你的子孫他不會把你的錢敗光。也許你的子孫繼承你的家產,他投資失敗,恐怕也是傾家蕩產。所以《德育古鑑》裡面,特別跟我們提到這一點說,你一定要記得,錢財這個東西,除了是五家共有以外,它是有聚必有散。你怎麼賺進來,就會怎麼樣的失去,有聚必有散。「聚之愈久者」,你累積得愈久,存得愈久,「其散之必甚速」,那麼散掉得就會非常快速。
我們臺灣不是有一個很有錢的某某大王?他那個產業的某某大王,他不是生前身價,不管是在臺灣、美國,國外、中國大陸,最少兩三千億,最少兩三千億的遺產。結果他後來死在美國,跟他的第三個夫人在美國,他就在美國睡夢中往生,他算是個善人。最後他兩三千億的財產,全部分散掉以後,他所有這些三大房的子孫,全部分開了,都把它分走了,就是這裡講的,錢財有聚必有散。
所以這個地方講說,「吾未見粟紅貫朽之家」,什麼叫「粟紅貫朽之家」呢?家裡很有錢,米買了很多,但是最後都不吃,最後在裡面爛掉,「糧有餘而腐壞」,敗壞掉那個米不能吃。這個是事實,有錢人家就會有這種情形,米買了太多了,結果放得太久了,那些米都是長蟲了,或是壞掉了,不能再吃了,「糧有餘而腐壞」。錢久不用,古代那個錢是中間挖一個洞,古代的銅銀,對不對?中間不是一個四角嗎?那會串一串錢,用繩子串起來。你錢都不用,那個繩子都壞掉了,穿錢的繩子也爛了。豐年門粟,糧過剩,比喻太平盛世。這叫「吾未見粟紅貫朽之家,曾有與其子孫,歲衣日食逐漸空乏而後貧困也」。就是說這個很有錢的人家,最後他們的子孫逐漸把它,「歲衣日食」逐漸的吃空。
就印光大師說的,就算你有百萬的家產,子孫不斷的揮霍,最後還是會揮霍殆盡,一無所有。就這裡講這樣,「逐漸空乏而後貧困」,墮落到貧困的家族。「還望其散得不十分出醜為佳耳」。所以,姚若侯這位善人有說了,遇到兵荒的時候,兵荒馬亂的時候,這算是世間的一個劫運,也是災難。就是戰爭的時候,是一個災難。能夠救助這個劫難的,必須要順天之心。天運是不好,沒有錯,可能大家兵荒馬亂的時候,都非常地困苦,錢財都沒有了,這叫「逆天之運」。
但是你要救助這個劫難,你唯有順天之心,你要順上天。上天之心是什麼?上天之心就是「天心好生」,上天有好生之德。「順以承之;天運行殺,逆以挽之」,雖然天運是這樣,到處都是死傷的人口,死亡的人很多,這叫「天運行殺」,好像大家都活不下去了。但是我們必須要怎麼樣?要用這個逆境來挽救,「逆以挽之」。這個是做為一個人,「人道之所以與天地參也」。人想一天可以行一千個善、一百個善,一個人可以救一千個人、一百個人,你捨這個不救,捨這個不做,你要等到一個時機再去做,沒有這個機會了,「舍卻此等時,無處著力矣!」
所以我一個朋友跟我講,也許你的一生裡面,上天會給你三次機會,你要把握那個機會。就像說,上天、佛菩薩給我講這個《感應篇彙編》的講座,我要好好把握,我利用這個機會去法布施,去共修參學。我自己得利益,別人也得利益。一天可以做一千件善事、一百件善事,一個人可以救一千個人、一百個人。我們講這個講座,也許有一百個人在聽、有一千個人在聽,也許有一萬個人在聽,我們怎麼可以放棄這個機會不做呢?這裡面講,「舍卻此等時,無處著力矣」,你錯過這個機會,不會再有機會了。「創論」,「創論」,實在是太好的見解,太好的見解,「至論」,「至論」,「足空千古」,可以講說千古不變的真理。這一段講得很好,提供給各位做參考。
接下來我們看經文:
【濟急之說。上已詳言。至於救危。大抵其理相同。但更覺生死相關耳。數案附後。】
這一段比較簡單,白話文解釋是這樣:
濟助急難的方法,上面已經詳細說明。至於救助危困,其道理大致一樣,但讓人覺得和生死更有密切的關係。有幾個案例,附述在後面。
再來,我們看第三段:
【高郵張百戶。舟中遙見一人。踞覆舟之背。浮沈出沒。呼號求救。張急呼漁舟往救。不應。與銀十兩乃行。救至。則其子也。】
我們看字句解說:
『高郵』,「高郵」是古代的地名,就是在今天的江蘇省高郵市這個地帶。
『踞』就是依靠。
『覆舟』就是翻船。
『浮沈出沒』就是載沉載浮的。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在江蘇省高郵這個地方,有一位張百戶先生,他在船上看到遠方有一個人,依靠著一個翻覆的船的背,船體的背部,時沉時浮的,在水中,他就大聲的呼號求救。張百戶急忙,他在講的時候,沒有人要去救,他後來就想到旁邊有漁船,他就趕快跟那些漁船講說,你們趕快去救,如果你們救到了,我就給你們十兩錢。結果漁船全部跑去救了,結果一救回來,結果一看,裡面那個人就是他小孩,自己的兒子。
這個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我們分析這一段的故事。它很短,但有很深的意義在裡面。我把它分析有兩個重點:
第一個重點就是說,他看見有人在那邊載沉載浮的,他就馬上要叫人家去救,結果沒有人要去救。後來就是說,他出十兩銀子,誰願意救他就給錢,結果漁船就去救了。這是第一個重點,就是說這個張百戶剛開始看到那個人要落海了,他想要去救他,他這個叫一念的惻隱之心。這是第一個重點,他一念惻隱之心。
我們來看這個一念惻隱之心,孟子說人人都有這個「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茍(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茍(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這一段為什麼我把它唸出來?在《孟子》裡面,有孟子的這一段開示,我覺得他講得非常好。這一段我們把它翻成白話,怎麼解釋呢?孟子說,人都有不忍傷害別人的心,所以「先王」,古代的這些英明的皇帝,先王都有不忍傷害民眾的心,所以才會有不忍傷害民眾的政治跟政策。用不忍傷害別人或是民眾的心,去施行不忍傷害民眾或別人的政治,那麼治理天下就像在手掌中這樣運動自如,這麼容易。我們剛才看到陳鵬年,就是有做到這一點,他不忍民眾受到傷害,所以就有不忍民眾受到傷害的政策、荒政的策註、荒政的政策出來。
那麼之所以說人都有不忍傷害別人的心,它的根據就是什麼?孟子說,比如說有一個人看到一個小孩子要掉到井裡面去了,都會有驚恐的、同情的心,想去救這個小孩子。就像剛才我們看這個高郵張百戶,要救要掉到海裡面去的這個人,就像看到一個小孩子要掉到井裡面去的道理是一樣的。他剛開始要去救他的那一念心,並不是說想去跟他父母認識,討這個恩情,套這個交情。也不是說,因為我救人,才可以得到我這些朋友、鄉里同黨的名聲、讚譽。也不是說討厭那個小孩子,還在那邊叫,實在很討厭,趕快去救他,也不是這個意思。
由此看來,孟子說,沒有同情心,不是人;沒有羞恥心,不是人;沒有謙讓心,不是人;沒有是非心,也不是人。同情心是什麼?仁的開端。羞恥心,義的開端。禮讓心、謙讓心,是禮的開端。是非心,是智的開端。仁義禮智信,老法師常提的。人有這四種開端,就好像他身體是兩隻手、兩隻腳一樣。有這四個開端,卻說自己沒辦法走路,沒辦法拿東西,那是自己害自己。你如果不勸皇帝這樣做,這是害皇帝、害君王。你身體保有這四種開端,你好好去發揮它的功能,去發揮這個德能,去救人,這好像是什麼?你能夠擴大去充實它,一把火把它點燃了,它就燃燒起來,你菩提心就發出來了。一發菩提心,即成等正覺,成為菩薩。就好像說,這個火把它點燃了,泉水把它打開以後,它就湧出來一樣,沒有辦法停止的。
孟子說,如果能夠擴充它們,就可以安定天下。這四端,仁義禮智這四端,如果你把它開發出來,就可以安定天下。如果你不給它擴充出來,那你連事奉你的父母都做不到。我特別因為看到這個張百戶救人,我就把惻隱之心帶出來,讓我們去重新認識孟子所講的這種仁義禮智,這四端。
他是跟你講,如果你好好去把它開發,它就像熊熊烈火一發不可收拾,就像那個泉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那個熊熊烈火就是智慧之火,那個泉水取之不盡,就是我們的智慧法水。那個熊熊的烈火,可以燒盡一切煩惱薪,就是燒盡一切見思惑、塵沙惑、根本無明,那叫煩惱薪,薪就是草字頭,再一個新舊的新,「薪」就是木材,就是指我們的見思惑、塵沙惑、根本無明。智慧水可以滋潤我們的心田。我覺得孟子這一段講得很好,這是第一點,我們探討的。
第二點探討,就是說,第一個是張百戶有惻隱之心;那麼第二個就是什麼?我們學佛人來講,利他就是自利,我們說自利利他,自覺覺他,覺行圓滿。所以在幫助別人,事實上在幫助自己,這叫慈悲心。我覺得這個張百戶本身,他一見到有人要掉到海裡面去了,他馬上去救,他這個人就是有古代人家講的,擁有什麼?淳樸敦厚之心。老和尚講,純善純淨、純善無惡的那一念心,他才會做出這個行為出來。人家不救,那我給十兩銀子,讓他去救人,這個心根本就是菩提心,直心、深心、大悲心,他這個完全是大悲心。所以儒家講說,他這種心叫淳樸敦厚。
我就引用《普賢行願品》裡面講,為什麼他可以救出來是自己的小孩呢?發現是自己的小孩,他當時去救,也不曉得那是他的小孩。我引用《普賢行願品》裡面講這一段經文。每一個人都有這個性德,只是我們迷而不覺,我們自己本身的執著、分別、妄想,把這個性德障蔽了。
《行願品》裡面怎麼說?「謂盡法界虛空界,十方剎海,所有眾生種種差別。」我們會分別,這個是我的小孩,那個是別人的小孩;這個事情跟我有關,這個跟我無關,我們會有這種差別,為什麼?《行願品》裡面跟你講,「十方剎海」就是所有這些世界裡面,所有這些眾生,他都有種種差別相。「種種生類」,人、動物,牛、馬、豬、羊,乃至於蠢動含靈,胎生、卵生、溼生、化生,各種都有,「種種生類」。「種種色身」,人的身體、鬼的身體、動物的身體,各種身相都不一樣,「種種色身」。「種種形狀」,連形狀長得都不一樣,「種種相貌」。「種種壽量」,每一個眾生的壽量都不一樣,你說人的壽量,五十、六十、八十;雞的壽量,幾個月,對不對?那有些是朝生夕死的。「種種族類」,我們中國人、非洲人、美國人、日本人,種種的族類,我的家族、你的家族,臺灣的平地族、原住民,種種的族類。「種種名號」,你這個法門、我那個法門。「種種心性」,每一個眾生的心性,心、佛性是一樣的,但是習氣不一樣。「種種知見」,你的看法、我的看法,見解都不同。《普賢菩薩行願品》把這些眾生相都點出來了。
接下來,「如是等類,我皆於彼,隨順而轉」。普賢菩薩說,我怎麼做到的?每一個眾生,我都隨他們的情況,我來轉變我自己,隨順啊,普賢菩薩講,「隨順而轉」,「我皆於彼,隨順而轉」。「種種承事,種種供養」,我對他們這些眾生,我都一樣的服事、一樣的供養,沒有分別,「如敬父母,如奉師長」。這經文是很長,我中間都有把它省略掉,點點點就是省略。「於失道者,示其正路。於闇夜中,為作光明。」
慈舟大師怎麼解釋這一段呢?慈舟大師說,這正是說明普賢菩薩以及一切諸佛菩薩,他們隨順眾生的大慈悲心,「謂我普賢皆一一隨順而轉」。這個「轉」是什麼意思?「觀智」,起觀照的智慧,「隨順眾生而起觀智。觀一切眾生性相皆空」。他有這個智慧,所以他沒有分別、執著眾生的差別相,所以觀一切眾生的性相皆空,佛性是一樣的,相不同,「觀一切眾生性相皆空」。但是他並不否定他存在,「而非斷空」,不是什麼都沒有了,「而非斷空」。「即空即有,自他不二」,老法師講,虛空法界一切眾生都是我自己,這是自他不二。就像老和尚常比喻的,這個身體上的一根汗毛,你把它拔起來全身都痛,對不對?你打右手,你不能說左手不會痛,也感覺右手會痛,全身都會痛,這是自他不二,為什麼?「同一中道」,什麼「同一中道」?同一佛性,就像佛視眾生如一佛子一樣,自他不二。
所以「種種承事供養眾生,即是承事供養自己」,你供養眾生就是供養自己,供養眾生那個眾生就是,你去修那個供養的時候,你把你那個慳貪的習性布施掉,把它捨掉了,所以你供養外面的眾生,事實上是供養你內心的這個眾生,這個慳貪的習性的眾生,把它捨掉,眾生得度了,你也得度了。所以「承事供養眾生,即是承事供養自己」。因為得到的利益是你把自己的習氣捨掉了,這就是承事供養。這裡事實上是講「承事供養眾生,即是承事供養自己」。
「如敬父母者」,《梵網經》說,「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生生受生,皆有父母,故六道眾生,皆是父母」。你怎麼去分別哪一道、哪一世的父母呢?對不對?你前世再前世都有不同的父母,每一世都有每一世的父母,所以「生生受生」,每一世都是這樣生生受生,都有父母,所以六道眾生都有我們的父母在。如果你能夠從智慧的觀點,「稱性而觀」,「稱性而觀」就是你從體起用,「稱性而觀」就是你開悟了。你看到這些眾生,你就自然而然不生分別,就像佛陀當時跟阿難尊者經過路邊,在托鉢的時候,旁邊看到一堆骨頭,佛陀跟它頂禮。阿難就說,佛陀,你怎麼頂禮一堆骨頭呢?他說,過去生他都是我的父母,佛陀不生分別、執著。所以你從佛陀這樣的一個頂禮路邊的一堆骨頭,就可以知道說,「稱性而觀,不生分別」。那麼這個境界就是「平等供養也」,平等,自然就不分別,你分別,就不平等。你能夠平等,自然就不分別,那就是阿彌陀佛了,就是平等智了。
接下來,慈舟大師說,「眾生有病,『為作良醫』。有身病則治身病」,「有心病」,有煩惱病,則治煩惱病。「於失道者,示其正路」,他說,這個「失道者」有兩個解釋,一個約事、一個約理。「約事」,眾生走險路,比如說剛才這個張百戶看到一個人掉到海裡面,這個叫「走險道」,「險道」就是快滅頂了,這個人快被大海淹死了,這叫「走險道是失道」。你把他救起來,事情這個就是把他救起來。約理來說,走生死路,他走到六道去了,走到三惡道去了。他不走菩提道,不走涅槃道,「是失道」。你要去度他,你要讓他去親近三寶,去受三皈五戒,就是「於闇夜中,為作光明」。「眾生在無明黑暗中,為彼說法,即是施光明」。
接下來剩下一點時間,我們就來解釋,報告淨空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開示,《感應篇》裡面這個「禍福無門,惟人自召」,講《感應篇》感應的道理,老法師說,像剛才講說,這個張百戶救這個人,結果救起來是他的小孩,這就是感應,是不可思議的。他想都沒想到說,救起來竟然是他的小孩。他在救的當下,他也沒有想到說,會不會是他自己的小孩?我們剛才講眾生會有分別相,是我的小孩,一定想盡辦法去救;不是我的小孩,在旁邊看。難道不是嗎?我們看到常常發現,馬路邊有車禍發生,大家都在旁邊看熱鬧,沒有一個人下去救。如果是你的小孩,哎呀,呼天搶地,趕快救啊,趕快叫救護車,對不對?這是眾生相就是這樣。
但是菩薩就不是這樣,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小孩,一定去救。老法師說,這個張百戶能夠救起來是他的兒子,這就是感應道交,就是「禍福無門,惟人自召」的道理,他得到這個福報。他說,感應的道理真的沒有辦法去解釋。他說,心電感應,心是真的,電是比喻,比喻總不能夠比喻到恰到好處,只能說比喻彷彿。老法師說,因為在世間物理的現象,似乎電的速度最快,跟光速,光的速度一樣,但是心的感應的速度比光、比電不知要快多少倍,簡直是不能比。這是真的,念力的速度超過電力、超過光波,不可思議的,念力的感應。電波的速度,一秒鐘才三十萬公里,心裡面的念頭的速度,念頭才啟動,它就遍虛空法界。所以我們講說,一念震三千,一個念頭啟動,震動三千法界,就這個道理,念頭才生就遍虛空法界。這很可怕,你動一個惡念,地獄馬上感應到,這是感應的道理。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六祖大師說,他說,這個在《感應篇》裡面也有這一段,「一切福田,不離方寸」,這一句話是總說,《感應篇》裡面講,「禍福無門,惟人自召」。「方寸」就是我們的念頭,起心動念,就感得吉凶禍福。我相信這個張百戶,他會救得到他兒子,也是因為這裡面講的,他的起心動念,感得他有這個福報,這絕對不是偶然或是巧合。小的果報叫吉凶,大的果報叫禍福,佛在經上說,吉凶禍福都是心造的。罪福這兩件事情,苦樂這兩種果報,都是身口意三業所造作、所招感的。
世間人不懂這個道理,如果你明白這個道理,才真正說得上說自求多福。福不是上天給你的,禍不是地獄給你的,不是鬼神給你的,是你自己招感而來的。你懂得是你的身口意去造作的,原來福報是自己修來的,自己得到的福報,原來是自己種出來的果報。就如同張百戶救人一樣,救了之後,結果救自己的兒子。你懂這個道理,是自己的身口意所造的,身語意業所造的,身語意三業所造作、所招感的,那才是真正懂得自求多福。你不明白這個道理,隨順自己的煩惱、妄想、造作,決定招感凶禍。這是第二點。
所以第三點,老法師說,努力的行善,善的標準是什麼?十善業道。人人都能夠奉行十善業道,天災人禍自然就不會發生了,就沒有了。佛在經上說,如果我們的妄想念頭,隨著瞋恚、隨著嫉妒、邪淫,地獄道的境界就現前了。地獄從哪裡來的?你要明瞭,要是隨順慳貪,貪而無厭,自己有的捨不得布施,造的是餓鬼業,鬼道的境界就會現前。如果隨順愚癡,畜生道的境界就會現前。什麼叫愚癡?世出世間沒有能力去辨別真假,沒有能力辨別邪正,沒有能力辨別是非,甚至於善惡、利害都顛倒,這是愚癡。愚癡是畜生的行業所招感的。所以貪瞋癡是三惡道的業因。
所以老法師說,第四點,他說,我們今天冷靜的觀察,社會上廣大的群眾,誰沒有貪瞋癡?不但有,而且不斷的在增長,增長的速度,叫人可怕。這是真的,你看現在的環境,你看現在的這個網路的世界,人們的這種鬥爭的行為,人們的這種瞋恚心跟報復心,貪瞋癡的念頭天天增長,時時在增長,行為增長,就是三惡道快速的形成。他說,我們不必墮到六道裡面的惡道,恐怕我們現在這個社會就變成地獄、餓鬼、畜生。你說這個多可怕?
今天有一些覺悟的人,仁人志士,想挽救這個社會,印光大師給我們帶頭,老法師說,印光大師給我們帶頭,給我們莫大的啟示,告訴我們救這個急難。我們講「濟人之急」,救這個急難,儒家的道理來不及了,佛家的大道理也來不及了,要什麼呢?《感應篇》,因果,所以才提倡《了凡四訓》。印祖提倡《了凡四訓》、《感應篇》、《文昌帝君陰騭文》,來救苦救難。一切惡業當中,殺業最重、淫業最重,這是《楞嚴經》說的,《安士全書》對於這兩種,特別用篇幅來說明,就《萬善先資》、《欲海回狂》,就是指殺業跟淫業,提醒我們注意,這兩種是根本大罪,是凶禍的根本,十善業道能夠挽救劫運。
念佛是第一善法,所以《安士全書》裡面,最後是《西歸直指》,直指念佛求生淨土,勸我們念佛求生極樂世界。三惡道的業因我們明白了。還有三善道,三善道裡面的阿修羅,雖然能夠行善,心行跟十善業道相應,但是傲慢的習氣太重,脾氣太大。所以我們持五戒十善,起心動念、處事待人接物,如果遵守這個原則,才能夠得人身。得人身,再把這個十善業道向上提升,做得非常圓滿,那是天道。所以佛法的教學,它第一個先教人斷惡修善,目的是保證來生不墮惡道,能夠得天人身,天人的福報,但是還不能夠超越三界六道。所以更聰明的人知道,三善道不是辦法,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所以再向上提升,就超越三界了,像阿羅漢,阿羅漢知道人我事實真相。所以《金剛經》講,「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最後就是破這個我執、法執,再破根本無明,來證得佛果,入一真法界。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