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09集
第109集

感应篇汇编第10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〇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2/15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0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六句,【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0:2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0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09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〇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4/12/15  台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0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六句,【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我們看課本,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三百四十四頁:
【今人見人得失。不能如己得失。只是一片私心為著自己。要得怕失。便動了惟恐人得。寧使人失之念。起初還只利己。後來漸至妨人。然忌成樂敗。何與人事。徒自壞心術。而種惡因以自害耳。不知聖賢工夫。原要消除我見。達人見識。亦須打破俗情。若悟人己一原。得失天命。則見人之得。不但不妬。還要百般扶持。見人之失。不但不喜。兼且多方救護矣。此自己真實受用處。】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忌成樂敗』,就是說,我們看到別人成就,我們會嫉妒。我們看到別人失敗,會幸災樂禍。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這個就是自私自利,這是堅固的執著造成的。為什麼?因為眾生會有人我是非,會有妄想分別執著,尤其是堅固的執著跟分別。他不瞭解我們與眾生是一體的。佛陀看眾生,佛知道眾生都有佛性,皆堪作佛。佛因為已經破了我執、法執,斷盡四十一品根本無明,所以佛他能夠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所以像普賢菩薩,可以修隨喜功德。
眾生因為我執的緣故,他會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會有我、我所,我的、你的,這個我、我所,堅固的我、我所,很自然的這個習氣毛病跟執著,就會嫉妒別人成就,然後喜歡別人失敗,看別人失敗。他不知道一切事情其實都是有因有果。今天別人會成功,他有種這個善因,他過去生有種那個善因。別人為什麼會失敗呢?這也是過去生,那個人過去生造的一個惡因,所以造成今天的失敗。這個地方跟你講說,別人成功跟失敗,干你什麼事情呢?『徒自壞心術』。你只有怎麼樣呢?增長自己的瞋心跟嫉妒心,嫉妒心是我們嚴重的煩惱。
『不知聖賢工夫,原要消除我見』,這個「聖賢工夫」,如果以我們佛家來說,賢位,三賢位,三賢十聖。以小乘來講的話,阿羅漢,他可以講說已經證得無生的果位,阿羅漢他本身破見思惑。比如說初果須陀洹,初果須陀洹他是怎麼樣呢?他破身見。但是這個地方的「我見」,它是我執的意思,它是我們佛教的用語,他執著有我,有常、有樂、有我、有淨。阿羅漢知道世間苦、空、無常、無我,所以阿羅漢他厭離生死,他修「苦集滅道」,阿羅漢本身他就是破我執。所以這個「我見」就是我執的意思。
『達人見識』,這個「達」就是通達,智慧通達,明心見性的,就是能夠做到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那就是「達人」。
『一原』就是同一根源。這個地方講「人己一原」就是眾生都具有佛性,就是「人己一原」,同一根源。我們講說十方三世一切佛,同共一法身,就是「人己一原」。佛陀在講《法華經》的時候說,一切眾生都可以成佛,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這就是說,佛說每一個眾生都有佛性,佛也講一闡提也可以成佛。這叫做「人己一原」的道理。
『兼且』就是並且的意思。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釋:
現在的人看到別人的得失,不能夠當成自己的得失。這是非常地不容易,只有菩薩才有辦法做得到說,看到眾生的苦就是自己的苦。菩薩以眾生作悲體,因眾生的苦而興起大悲,因大悲而發菩提心,因菩提心而成等正覺,菩薩他已經破我執、法執了,所以菩薩他可以做得到「見人之得,如己之得」。但是凡夫一品煩惱都沒有斷,他就做不到這個境界。所以這個地方才會講說,『今人見人得失,不能如己得失』,這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針對凡夫來講,是非常困難的,一定會有嫉妒心。
這個地方講說,只是因為一片私心為著自己,得到了怕失去,同時也動了唯恐別人得到,寧可使別人失去的念頭。起初還只是想要利益自己,後來漸漸地變成妨礙別人,然後嫉妒人家的成就,對別人的失敗幸災樂禍。別人的成敗,那干你什麼事情呢?跟你有什麼關係呢?你這樣做只是徒自敗壞自己的心地而已,而種下這個惡因,自己害自己。本來就要知道,聖賢他成就的工夫,就是因為他破了我執,他消除了我見。怎麼樣去破我執呢?破我執就是你要破見惑跟思惑,聖賢他已經能夠做到智慧通達的這個見地。
「達人見識」就是有智慧的人他能夠達到這個見地,就是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他可以做到這個境界。像六祖大師他開悟以後,他還在獵人堆裡面待了十五年,幫獵人煮飯。六祖大師本身沒有我是聖賢、我是開悟的聖人,你們業障深重的、要墮地獄的獵人凡夫,所以六祖大師沒有這種人我之見,所以他才可以在那個地方安住十五年。換成我們恐怕一天都待不下去,對不對?人家六祖大師在獵人堆裡待了十五年,而且還不疲不厭的。
到後來還是去聽印宗法師講《涅槃經》,那時候他還是居士的身相,他看到兩位出家人在那邊討論,到底是風動還是幡動?六祖大師說,不是幡動,不是風動,仁者心動,才引起印宗法師的注意。最後幫六祖大師剃度,反拜六祖大師為老師。就是六祖大師他已經,可以講說他是智慧圓融通達的人,他這個見地。所以他怎麼樣?他打破俗情了,我們就打不破這個俗情。這個『俗情』就是我們眾生的貪瞋癡慢疑、我們的五欲六塵、我們的自私自利、我們的名聞利養,這叫「俗情」。
「若悟人己一原」,如果你能夠明白,徹底覺悟,眾生跟我自己是同一根源、同一佛性,佛有,我們也有這個佛性。只是因為我們現在無明障重,被無明習氣蓋住了,以致不得受用。所以你看,你要講「人己一原」,用什麼最簡單的比喻?我講故事給各位聽,虛雲老和尚度了一隻鬥雞,給牠三皈依以後,那隻鬥雞從此以後就飛到佛寺前面的樹上,彷彿入定般的在那邊棲息,不給不食,而且從此以後不再吃葷食,不再吃蟲,從此以後牠吃素食。出家眾提供食物給牠,牠才飛下來吃,出家人沒有提供,牠就不吃。牠也從此不再吃肉了,牠只用兩年的時間。這個佛寺裡面的出家人,只要叩鐘做早晚課,牠馬上飛下來,跟人家一齊做早課、晚課,還跟人家繞佛。最後要往生的時候,還繞佛三匝,翅膀拍三下,立化。
這個故事我講過,虛雲老和尚非常讚歎牠,還做一個佛龕,還說一首偈文來紀念牠。用一個小木龕來將牠裝進去,來跟牠荼毘火化。你看一隻公雞,原來是鬥雞,到後來也往生西方,成佛。牠佛性跟我們有什麼差別?對不對?你說鍋漏匠,他不認識字,他請諦閑老法師給他剃度,諦閑老法師給他送到寧波鄉下,派了兩個護法給他護持,他念佛念了三年,念到預知時至,最後站著往生,還站三天。諦閑老法師誇讚他說,你比大和尚還了不起。鍋漏匠不認識字,跟佛的佛性無二無別,這就是什麼?「人己一原」,對不對?所以你明白這個道理以後,你要瞭解得失是來自於天命,為什麼說是『得失天命』呢?不是老天給你的,是自作自受。
這個「得失」剛才講過了,他種善因得善果,他種惡因得惡果,我們《感應篇》裡面講的,「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這就是「天命」,「天命」就是感應的道理。「感」就是種植,「應」就是開花結果,對不對?這個叫做「天命」,「天命」就是感應,有感有應,這就是真理,所以叫做得失就是天命。所以既然得失是天命,跟你沒有關係,那麼你嫉妒有什麼用呢?所以見人之得不但不嫉妒,『還要百般扶持』,你如果能修隨喜功德,別人的成就你給他隨喜支援。比如別人辦活動,你給他隨喜功德,你給他護持,或是打齋,或是你擔任義工,你給他隨喜讚歎,別人今天辦成功的功德,你也可以分到功德,這個叫做見人之得,不但不嫉妒,還要百般扶持。
『見人之失,不但不喜』,見到別人失去了,有所損失了,不但不會幸災樂禍,「不但不喜」就是說不但不會幸災樂禍,「兼且」就是而且,還會多方想辦法給他救護。你在見人之得,不但不嫉妒,還幫助他。見別人損失,你不但不幸災樂禍,還幫助他。你在這裡面去成就的時候,你破了你的執著,你把你的慳貪習氣破掉了,來成就你的戒定慧,三無漏學的功德。這才是真正的『真實受用處』。什麼叫「真實受用處」?戒定慧可以幫助你成就法身、成就佛道、成就無上菩提,那才是真實功德。
什麼叫真實功德?我們本有的智慧叫真實功德,如果以我們淨土來講,叫往生西方。你嫉妒,那怎麼會往生西方呢?你嫉妒一定是這裡講的「徒自壞心術,而種惡因以自害耳」,到三惡道去了,那不是真實功德。所以你怎麼真正受用?你可以解脫生死,離開六道輪迴,你可以心包太虛、量周沙界。你可以跟佛陀一樣,佛陀把每一個眾生都當成他自己俗家那個兒子,叫羅睺羅。所以佛陀視一切眾生猶如羅睺羅。這就是佛陀他做給我們的榜樣。我們學習佛陀,佛陀證得大般涅槃,就是得到自己真實的受用。
這一段裡面有兩個重點,一個是「消除我見」,一個是「悟人己一原」,這兩個是這一段裡面的重點。你「我見」拿掉了,你差不多也離開三界了,離開六道輪迴了。消除我見,怎麼個破除?怎麼個消除法?怎麼個破除?像剛才有講過就是你必須要破這個執著。如果你以小乘來講,你必須破見惑跟思惑。如果以我們淨土來講,你怎麼消除我見呢?你一定要功夫成片,帶業往生極樂世界,這最起碼的。如果以大乘來講的話,你最少要圓教初信位的菩薩,你要悟實相。
老法師對這個消除我見,老法師跟我們做一些開示。我就引用老法師的開示,來供養各位。老法師說,現在這個時代,我們看這些群眾裡面,哪個人沒有貪瞋癡?他說,不但是貪瞋癡很多,而且還加速的增長,而且加速增長的速度令人可怕。現在社會難道不是嗎?臺灣話叫「我先佔先贏」,錢到口袋了算我的,現在人的觀念都是這樣,所以有很多詐騙案子,你看那個詐騙集團就是這樣,用不擇手段去詐騙所有這些退休的老人、這些清潔工、這些苦命的人的一些,僅有的這些,我們臺灣話講叫棺材本,他也把它騙走了。這就可以看出現在人的貪瞋癡有多重,而且鬥諍堅固。
老法師說貪瞋癡的念頭、行為的增長,就是三惡道快速的形成,他說,現前這個社會就變成地獄、餓鬼、畜生,他說,你看了多可怕。他說,印光大師知道這個情形,所以在七十年前就開始提倡《了凡四訓》、《感應篇》跟《陰騭文》。印光大師說現代人不相信因果,所以未來,那是印光大師七十年前講的,他說,未來殺父殺母、殺夫殺妻、殺子殺人,層出不窮,而且災害頻傳。這就是什麼?眾生惡業之所招感。所以印祖那時候就開始提倡,印了數百萬本的《陰騭文》跟《太上感應篇》,還有《安士全書》。
《安士全書》本身是清朝周安士所著作的,它第一章,第一個是講《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第二個講《萬善先資》,就是講殺生的果報。第三個《欲海回狂》就是講淫慾,因為在《楞嚴經》裡面講,殺生跟淫慾這兩個不斷根,沒辦法出離六道輪迴,沒辦法明心見性,沒辦法成佛。最後周安士居士寫《西歸直指》,教大家求生極樂世界。老法師就說,這兩種就是殺跟淫,是凶祸的根本。《十善業道》就是能夠挽救劫運,念佛是第一善法。所以周安士居士《安士全書》裡面,把《西歸直指》擺在最後,教大家念佛求生極樂世界。
老法師說,三惡道的業因我們明白了,我們如果能夠堅持五戒十善,我們起心動念、待人處事,遵守這個原則,你至少還可以得人身。如果你有持五戒十善,你就不會去嫉妒別人了,他說,你把十善業再向上提升,做得圓滿,那就是天道了。所以老法師說,因為三善道是不究竟的,所以阿羅漢知道,阿羅漢他就是明白這個道理,他知道人我事實的真相,他明白《金剛經》裡面講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所以阿羅漢破了「我」的執著,他就無我了。他說,你有我的話,那就有六道輪迴。無我,六道就沒了,超越六道輪迴,證阿羅漢。
六道從哪裡來的呢?十法界從哪裡來呢?老法師說,如果你瞭解宇宙之間的這些事實現象,是同一個緣起,它根本的道理就是緣起性空。明白這個道理,他說,連這個極微細的執著,也要捨棄掉。如果能到這個地步,就是至少比阿羅漢高了,證辟支佛了,覺悟人空了,又能夠發心幫助一切眾生,教導一切眾生學習六度,那就是菩薩了。如果能夠證得「空有不二」,證得真誠、慈悲、平等,自行化他,那就是佛了。
這一段裡面的第二個重點,就是「悟人己一原」。老法師說,古人有個比喻,「感」就是好比種植,「應」好比開花結果。他說感應,老法師說,依自性而起,老法師這個重點,依自性而起,自性它遍一切處、(遍)一切時,我們今天講時間跟空間,在自性裡面它不分。所以自性裡面沒有過去、現在、未來,時空它是一片的,所以它能夠有感有應。老法師就用一個比喻,就是我們一個人的身體上,你拔一根毛,你會痛,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一根毛微不足道,但是你動彈它的時候,一身都覺得不舒服。你動它一根頭髮,可是這個是感,一身不舒服這就是應。
由此可知,老法師說,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不要以為這是小事。我們動一個念頭,蠢動含靈都會有感應,我們動一個念頭,別人也會有感應,這叫做有感有應。所以佛證得一體三身佛,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百千億化身釋迦牟尼佛,佛證得清淨法身佛。所以佛他就具有三明、六通、十力、十八不共法。所以眾生想什麼,佛悉知悉見。所以老法師說你不要以為這是小事,這個無所謂,但是再微弱的念頭,都能夠震動虛空法界。有時候為什麼講會有心電感應?所以老法師說,我們的念力超過電波跟光波,我們的念力的速度超過電波跟光波。所以你再微弱的念頭,虛空法界都會震動,因為它超過電跟光的速度。我們不瞭解這個道理,我們迷失了,我們不瞭解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是自己的清淨法身,是一體的,正因為是一體的,所以感應就不可思議。
慈舟大師他的開示裡面,慈舟大師說,「菩薩無我見故」,菩薩他在修福德,因為他沒有我見,也就是我們課本裡面講這個「聖賢工夫」,他已經消除我見。菩薩因為沒有我見,所以菩薩他在做利他的時候,事實上他也是在修福德,但是菩薩他因為沒有我見,所以對這個福德他沒有我們一般凡夫的這種執著,他不受不貪。這個地方的菩薩,應該是圓教初住位的菩薩,法身大士才有這個境界。因為他不起心不動念,他不起心不動念,不住六塵布施,所以菩薩他六根接觸六塵,他是可以做到離相布施,三輪體空。
如果以我見來修就不是真菩薩,「稱實幻修,其福亦稱實相,豎窮橫遍,故佛褔德無有限量」。你愈不貪著,褔德愈大,而愈能夠福利他人。所以慈舟大師說,不管是善跟惡,它的一個原則就是,「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他說,福業是這樣,罪業也是這樣。所以菩薩他懂這個道理,菩薩不是說刻意去求福德,菩薩他有福德不受福德。這個地方是提到如何消除我見,我特別引用老法師對我們的開示,然後再引用慈舟大師開示,菩薩他是用,他沒有我見去修福德,這樣的福德就無量無邊,它跟性德相應。
第二個,我們剛才講的,就是「見人之得,如己之得」。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呢?這個主要原因就是不能夠修隨喜功德。這個地方,它的根本原因是怎麼樣呢?根本原因就是凡夫他有得失心。《無量壽經·勸諭策進第三十三》裡面有提到,「若曹當熟思計,遠離眾惡。擇其善者,勤而行之。愛欲榮華,不可常保,皆當別離,無可樂者。當勤精進,生安樂國。智慧明達,功德殊勝。勿得隨心所欲,虧負經戒,在人後也。」
因為我們這一段文裡面,它有告訴你說,你要學聖賢,要消除我見,你要「悟人己一原」,你對別人的得,不要嫉妒,而且還要扶持他,見別人的失,也不要幸災樂禍,還要去幫助他,這是「自己真實受用處」。所以針對這一段這樣,我就引用《無量壽經》這個三十三品提出來,我們來勉勵我們自己。大慈念公,黃念祖老居士在《無量壽經大經解》裡面這樣說,我們怎麼樣才有辦法做到「見人之得,如己之得」呢?真正要想求生淨土的人,他就可以做得到。
所以要怎麼樣?這裡黃念祖老居士跟你講,要「止惡從善,求生極樂」。你如果能做到這八個字,「止惡從善,求生極樂」,你就不會說「惟恐人得」,甚至「寧使人失之念」。這個都不是求生極樂的心,這個都是信願不堅定。我們現在的人,「今人見人得失」,就這裡講的榮華富貴,看到別人富有,我們會嫉妒,看到別人風雲際會,我們會羨慕。別人為什麼這樣逢到貴人,步步高升?這個在官場上我也常看到,我也看到我一個同事,他也曾經跟我都同樣是做,我是做主任,他當隊長。不到十年功夫,他變督察長,當局長。我們往往會怎麼樣?看別人風雲際會,看別人遇到貴人提拔,步步高升,我們不瞭解那個因緣法,緣起性空的道理。在差不多二十幾年前,一起做中隊長,他現在是臺灣中部六都裡面的一個,臺中市的警察局局長。就是這裡講的,我們看到這種情形,我們會嫉妒呢?還是我們能夠觀緣起性空呢?
還有眾生對於這種男女的淫愛欲放不下,這也是有得失心,佔有。看到女朋友背叛他,就跟她同歸於盡,把她殺死。我就看到一個八十幾歲的老伯伯,大概是娶了一個太太年紀很輕,大概二三十歲而已,三四十歲。他那個太太後來好像外面有男朋友,這個老伯伯,八十幾歲老伯伯,就找她談判,然後再暗藏一把刀,談判失敗以後,就把她的臉全部毀容,然後再把她殺死。最後講一句話,我得不到,別人也不要得到。這就是得失心非常嚴重,這一定到三惡道去了。
你看你不要小看那個得失心,它是三惡道的因,你不要看那個嫉妒心,那個也是三惡道的因。你可能剛開始是一個念頭而已,最後就造口業,搬弄是非、毀謗他、攻擊他、造謠生事,最後付諸行動去破壞他,三惡道的果就現前了。所以為什麼我引用這一段?就是說你不明白這個道理,你就會胡作非為,冤枉造了這個三惡道的業,所以佛陀說是可憐憫者。所以我們看到很多報紙登這種故事,男的背叛,女的背叛,同歸於盡,玉石俱焚。
上次看到電視播出來一個警察,好像跟他太太分居,他也懷疑他太太對他不忠,外面有男朋友。把小孩子安頓好以後,回到那個家以後就潑灑了汽油,兩個人同歸於盡。這也是得失心。所以《無量壽經》特別提到,第一個榮華富貴,第二個就是《無量壽經》裡面講的會遇,就是我們講的風雲際會。第三個講愛欲,就是這裡講的男女愛欲。第四個強盛,一百萬的富翁看到一百億的富翁,他怎麼會那麼強呢?為什麼我這麼弱呢?一窮二白的看到十萬塊、一百萬的,他說為什麼他這麼強?這麼多錢?為什麼我一窮二白呢?這是第四個強,這是《無量壽經》裡面講的盛。
黃念祖老居士在《註解》裡面跟我們怎麼講呢?他說,「愛欲榮華」,「無可樂者」。你要先去瞭解這個真相,它沒有真正可以讓你得到安樂。《會疏》裡面講,「榮華不可保」,我們看到很多了,眼看他高樓起,又看他高樓塌。臺灣以前有四大的股票大王,就我所知道的,其中有一個叫做某某水果大王,他到不可一世的時候,他曾經呼風喚雨,在股票市場幾百億的進出,操作股票,呼風喚雨,要它漲就漲,要它跌就跌,所以我們以前臺灣早期的股票有講所謂的四大天王。
結果曾幾何時,他到後來整個錢都賠光了,整個產業都貸款虧空了,到後來怎麼樣?到後來他剩下唯一的一個依靠就是說,他認為他今天會這麼發達,是因為他家祖墳風水好,所以他就把臺灣淡水那個祖墳拿去向銀行貸款一億。銀行認為說他絶對不敢跑,所以就真的撥一億給他,後來那一億也倒掉了。最後不得不易容,從我們基隆要偷渡出境,要逃到中國大陸去,最後被警察抓到。這就是不要看三世,就光看這一世而已,他榮華就不可保了,太多了。如果你沒有福德的話,沒有厚德載物的話,一般來講,頂多是一世到兩世就沒有了。
「會者定離散」,剛才講的風雲際會,總有分開的時候。你看長官提拔,長官總有下臺的時候,「會者定離散」,對不對?「愛欲不可常」,我們這個心是生住異滅,這個時候跟妳講很愛妳、很愛妳,七年以後,七年之癢,他說,他不愛妳了,所以「愛欲不可常」。「盛者必衰故」,臺灣有很多十大倒銀行債的這些要犯,現在都逃到國外去,當時也是不可一世,「盛者必衰故」,現在也是門可羅雀。所以「顛倒妄樂,故無可樂者」。彭際清說,「一切世人以欲為樂,不知是苦。智者觀之,唯苦無樂。」為什麼呢?因為他不瞭解一切萬法都是因緣所生法,緣起緣滅,這個緣起緣滅,它都在告訴我們無常的道理。他說,無常其實不可怕,無常告訴我們,好的會變壞,壞的會變好。因為因緣所生法,它成就的就是善惡因果律。同時因緣所生法也是成就無我的意義。你悟了因緣所生法,像阿羅漢一樣,他成就了無我,他破了執著,破了我執,他成就了無我。因為阿羅漢知道因緣所生法它是空性的,所以他成就了無我。
第三個,因緣所生法它跟你說明最後的結果,就是老和尚講的,《大般若經》裡面講的,一切法到最後是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這是跟你講最後的結果是它了無一法可得。這是第三個。
第四個,因緣所生法成就你的般若,成就你的佛果,這是因緣所生法的東西,它雖然是空性的,可是它可以成就你這四個功德。因緣所生法是從哪裡出來的呢?是我們八宗的祖師,我們佛門在印度的祖師,龍樹菩薩所創的,他所創的一本著作,佛經,非常地好,叫《中論》,它主要是詮釋法空的意涵。在《中論·卷四》,「觀四諦品」第二十四章中有下列這段文,「眾因緣生法」,一般有人講因緣所生法,這個地方講,「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
你要瞭解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眾緣具足和合而成的,「是物屬眾因緣故無自性,無自性故空。但為引導眾生故」,所以它有一個假名,比如說,你說兩個夫妻,從不同的過去生的因緣,來到這個人間結為夫妻。因為過去生所種的那個善因或是惡因,結為恩愛的眷屬或者是怨偶,到這一世來成為夫妻。因為過去生他們所結的緣,裡面的善緣跟惡緣,因緣所生法,來結為這一世的夫妻因緣。那麼這個夫妻因緣,根據他們前世的腳本,可能註定他們要走多久,可能是白頭偕老,也可能是很短暫的幾年就離婚了,這是因緣所生法。
但是它本身告訴你,「我說即是空」,就是它本身那個第一義諦的真相告訴你說,「我說即是空」的意思就是說,它真正的真相是什麼?它是空性的,所以「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你們到人間來這個時空湊在一起,跟你稱說,你們兩個是夫妻,你姓黃,她姓李,或是你姓黃,她姓張,你們兩個結為夫妻,構成一個家庭,這有一個家庭,這一世家庭的這個名稱,「亦為是假名」。但是這個因緣假名,等到一個因緣結束以後,又分開了。所以佛告訴你,領悟這個道理就是說,眾生執著這個假有,阿羅漢執著這個空,佛說兩邊都是墮一邊。
我們真正這一念心,它是真空妙有,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個「應無所住」,一切煩惱都掛不住,那是真空。雖然他一切煩惱都掛不住,但是他六根接觸六塵,能生一切萬法,那就是妙有。佛就在這一念心,六根接觸六塵的時候,佛就不住六塵布施,他能夠證得我空、法空,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佛陀證得什麼?二死永亡,分段生死跟變易生死都斷了,所以佛他證得無上正等正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我們講的一真法界,就是空有不二。所以你離開有跟無的兩邊,「故名為中道」。是故法,它無體性,你不能說它有,但是它也不是說空的,所以你不能說它無。「若法有性相,則不待眾緣而有。若不待眾緣則無法,是故無有不空法。」這個地方事實上是《中論》裡面這個境界,道理很深,我們就不再多說。
《無量壽經》裡面講,「所以者何?」我們前面講說,唯有智者才能知道怎麼樣?「智者觀之,唯苦無樂」。這個地方接下來就跟你講,為什麼這樣呢?因為你如果有的話,你「以有為樂」,「沒有」就是苦,因為你不知道「有」的時候,就註定它會有失去的時候,所以你要悟那個空性。你有的時候覺得很快樂,可是一旦失去了,你就很痛苦,因為你不明白那個空性。我們剛才講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你要悟那個空性,你學佛的目的就是慢慢要去領悟那個空性,我們求生極樂世界就是要領悟那個空性。因為你不知道「有者無所因故」,不知道「有」就是那個「無」的原因。「以得為樂,失即是苦」,你得到了,失去的時候就是苦。你不知道,「不知得者失所因故」。「以聚為樂」,我們聚在一起大家都很高興,突然間有一天要分開了,痛苦得不得了,「散即是苦」,不知道「聚者散所因故」。所以一般人常講,「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以前我們一個萬主任,督察室主任,他得癌症的時候,蓮友叫我去跟他關懷,住在我們臺北近郊大學書鄉,也是一個別墅區。我去跟他關懷的時候,他們跟我講,他們說,你不能講死,你不能講往生。他那時候官已經當很大,三線三星的督察室主任,警政署的,管全臺灣所有八萬個警察。那我什麼都不能講,那怎麼辦呢?最後我只好講生命的意義,講緣起性空,但是我用比較簡單的方式講出來。他後來眼睛一直看著我,聽進去了,就是那短短的三十分鐘,短短的三十分鐘他聽進去了。
我離開他家以後,一個禮拜他就死了,就往生了。他根本來不及準備,只穿了運動短褲跟運動內衣。為什麼他死的時候,他會那麼痛苦?因為他還沒有退休,他只有六十二歲就死掉了,臺灣的退休年齡是六十五歲。而且又當官當那麼大,然後加上他太太長得也很莊嚴,很漂亮,又住別墅。然後他唯一的獨子比他早死。這裡面講的,「以有為樂,無即是苦」,「以得為樂,失即是苦」。你得到一個兒子,失去一個兒子,那就是苦。所以你要怎麼去離苦得樂?你必須要去悟那個空性。你念佛能夠從事一心不亂到理一心不亂,你就有辦法悟得那個空性。
結果他後來屍體在榮民總醫院的懷恩廳助念的時候,要助念到結束的時候,葬儀社把他丟在助念室的門口,就是入口處的那個地板上。我就覺得很不捨說,堂堂一個高階警官督察室主任,怎麼屍體躺在醫院的助念室的入口處的地板上呢?水泥地上呢?所以你說你住豪宅,你那個床舖是進口的,一個床舖是二三十萬的,有什麼用呢?你最後躺在那邊只有水泥地。他為什麼躺在那裡?因為要等那個運大體的車子過來。後來我就看得不捨,我說,師姐,來,把他圍起來,我們來念佛。就幫他念佛,那就很莊嚴了。念完以後,那車子就過來了,就運上去以後就送到,往南走就運到臺北市的第二殯儀館。
然後他女兒就拿了更換的那個內衣內褲、跟外套跟褲子,要拿進去。因為他到殯儀館冰庫的時候,它有一道玻璃門,我說那個是陰陽兩隔的生死門。我就看得很清楚,她的爸爸的大體,就抬到那個推車上面,然後兩個葬儀社的人,殯儀館的人就把他往裡面推,要送到冰庫裡面去。因為我陪那個萬夫人在外面,我就看到他女兒說,等一等,等一等,我送我爸爸的內衣內褲、跟外衣外褲放進去。那個殯儀館的人說,不用,不用,我們這裡就有我們這邊的衣服給他穿了。後來我看萬夫人都快昏倒了。我就拿著引磬,我說,好,跟著我走,他們大體在前面,我就拿引磬,阿、彌、陀、佛。
凌晨四五點呢,我看旁邊那個公告,本廳今晚儲藏冷凍的大體有五百多具。如果你想到說,躺五百個死人在裡面,你就不敢進去了。但是因大悲而發起這個菩提心,我們也是在學習發菩提心,那就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就沒有了。然後就把他送進去,緩緩地帶著,跟著佛號,把他的大體放到冷冰冰的冰櫃裡面。出來他太太跟我講說,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我要跟著他死了,我不要活了。她就要躺下去。我說,夫人,妳不要這樣。我說,他已經離開那個肉體了,他的神識已經出離了。後來就慢慢去陪她。陪她以後,她就開始學毛筆字,然後就讀經,然後就念佛,然後就學木琴。我還繼續鼓勵她布施。最後她的女兒,唯一的女兒,她招贅的那個女婿,也是我們警大的學弟。你看,她這樣不斷的把心安住以後,不斷繼續透過修行,透過宗教的力量,把她的心安住下來,去布施,她女兒本來不能夠懷孕,到最後用人工受孕,最後得到一個孫子來投胎轉世。她好高興,她們萬家不會絕後了,已經有一個孫子來投胎。
眾生就是這樣,「以有為樂,無即是苦」。慈舟大師說,這個因果結束是換另外一個因果,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有時候必須要悟這宇宙人生的真相。這個地方跟你講,「以聚為樂,散即是苦」,剛才特別舉我們這個主任的往生,就是這個道理。「不知聚者散所因故。以生為樂,滅即是苦」,就是剛才我舉那公案可以解釋這兩段的意思。「『不知生者滅所因故。』蓋謂眾生所樂正是苦因。從茲苦因,必生苦果,故云『無可樂者』」。
最後怎麼辦呢?我們怎麼樣放下得失心呢?我們的得失心是堅固的習氣跟執著。所以這個地方黃念祖老居士告訴我們,「求生安樂國。得生彼國」。你到那個地方去以後,「智慧明達,功德殊勝」。《淨影疏》裡面講,「智慧明達,得智勝也。功德殊勝,得福勝也。」你智慧跟福德都並勝,所以他勸世人要「精勤求生」。並且告誡我們,「勿得隨心所欲,虧負經戒,在人後也」。這個「勿得隨心所欲」,《涅槃經》裡面有這一段,在黃念祖老居士《註解》裡面講,「常為心師,不為師心」。什麼叫「常為心師,不為師心」呢?就是你要能夠把自己的心安定住,能夠調伏自己這一念心,不要隨著你的妄心起舞,「勿得隨心」,不要跟隨著心的欲望走。所以這個地方講說,「蓋師心自用,乃行人大失」。因為這個妄心正是生死的根本,所以你如果跟著這個妄心走,「恰是認賊作子」,成佛就是蒸砂作飯,怎麼可以吃呢?所以《四十二章經》裡面講,「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在人後也』者,落後於他人也」。所以這一段我們就到這邊,告一個段落。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文:
【唐狄梁公。為并州法曹參軍。鄭某當使絕域。母老且病。狄公曰。彼母如此。豈可使有萬里之憂。詣長(cháng)史藺(lìn)仁基。請代行。仁基素與李司馬不協。因謂曰。狄公如此。吾輩能不自愧乎。遂睦。】
『狄梁公』就是狄仁傑,唐朝的名將。
『并州』就是現在差不多山西大部分,還有內蒙古跟河北這一帶。
『絕域』就是隔絕很遙遠的地方。
上面這個『法曹參軍』,「法曹參軍」是一個官名,他是專門管司法的。
再下來這個『長史』,「長史」就是古代的官名,他是設在丞相府或是將軍府裡面的一個官。
『不協』就是不和。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唐朝的狄梁公在并州當法曹參軍的時候,有一位叫鄭某這個官員,要被派到非常遙遠跟隔絕的邊疆地區去任職。但是他堂上有個老母年紀大了,而且生病。狄仁傑就說了,狄公就說了,他的母親這麼老又生病,怎麼可以把他派到萬里之遠,讓他母親憂愁呢?狄仁傑就去見長史藺仁(基),他說,我想請求代他到這個地方去任官。藺仁基看到狄仁傑這樣,他就反省一下,他自己平常跟李司馬都合不來,他就告訴李司馬說了,人家狄公都這樣,我們兩個怎麼可以這樣不合呢?實在很慚愧。後來他們兩個感情就好了。這個就是狄仁傑做個表法。狄仁傑本身就是「見人之失,如己之失」,所以他後來能夠當到那麼大,得到武則天的信任,也是有原因的。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薛瑗(yuàn)相燕國。不能平心。忌人得。喜人失。不薦賢。且嫉之。使不得進。一子死獄。餘者殘廢。公明子臯(gāo)。授以中誡經。瑗悔。誓力行。僅全一子。】
我們看字句解說:
『平心』就是能夠有公平的心。
『進』就是提拔。
『中誡經』是道家的一本經典。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在春秋戰國的時候,薛瑗當燕國的宰相。他平常為官,處理公務,不能夠用公平的心,而且他還常常會嫉妒別人得到的,看到別人失去的他就非常高興。他也不推薦賢能的人,而且甚至要嫉妒他,讓他不能夠得到提攜、提拔。結果後來他的一個兒子死在獄中,其他的子女殘廢。薛瑗他就覺得,事情怎麼會這樣?他就去告訴子臯,子臯就是孔子的學生,他去問他,為什麼會這樣?子臯就教他,『授以』就是教他,讀誦《中誡經》。薛瑗讀完以後,覺得很後悔自己的行為,這樣容易嫉妒別人,而且不薦賢,還忌才,所以這是一般人容易犯的通病。他後來努力的去力行《中誡經》的道理,最後保全一個兒子。
所以前天我去臺南淨宗學會,臺灣的臺南國學書院,參加他們所辦的第二屆「企業經營研討會」。國學書院他們在落實老法師的三個根的工作,把傳統文化推到企業去。我就聽到我們以前臺灣的一個經濟部長,叫王志剛先生,他對臺灣的經濟貢獻非常地大,他離開公職以後,他也慢慢地去親近佛法跟三寶,他課講得非常好,他為什麼學佛呢?他講課也是很風趣,他是因為他的母親往生以後,骨灰葬到我們臺灣省新北市淡水靈泉寺,他媽媽就葬在那裡。他因為這個原因,他就親近了佛法。
他講得很有意思,他說他學佛的過程,他跟著另外一個師兄,也是官場中的人幫他引進的。他去打禪的時候,老和尚在旁邊講,放下、放下。他是腳酸得不得了,因為他塊頭很大,他聽成放下,就把兩個腿就放下。然後他後來慢慢地請教老和尚說,我該讀哪一部經?老和尚就告訴他說,《金剛經》。他去問其他和尚,其他和尚也跟他講《金剛經》,他說,奇怪,難道佛門只有一部《金剛經》而已嗎?他就開始讀《金剛經》。他這樣不斷的去修,他也去參加佛寺所舉辦的《三昧水懺》、《梁皇寶懺》。因為他畢竟是官場中人,可能他比較適合這樣慢慢把他帶進來,先以利鈎牽,而後入佛智,用各種善巧方便,把他接引到佛門裡面來。
他最後就講一句話,他說,怎麼去領悟《金剛經》的道理?他就講了,他說我們常常會想不開,會嫉妒別人。比如說他說,做為一個企業或是政府的領導人,你應該要怎麼去修持?這裡講這個薛瑗他就不能夠平心,他會嫉妒人家得到,喜人家失去的,他不推薦賢人而且會嫉妒人。他說,天才不適合做企業跟政府的領導人,他說,怎麼說呢?他說,天才不是正常人,他非常人,所以他不適合做企業跟政府的領導人,他適合做什麼?他適合做醫生、科學家等等研究。
他說,你怎麼做一個成功的企業或是政府的領導人?他說,第一個,你要會懂得怎麼去督導部屬,第一個,你要會識才,知道誰是人才,然後會用才。但是他說,不能夠忌才,嫉妒。最後他再慢慢去領悟到,我覺得他講得很有智慧,比如說他說,老和尚教他讀《金剛經》,他去讀讀讀,讀到有一天,他領悟到一個道理。他說,佛告須菩提,「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他說,「不也。」他說,「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佛用這個比喻說,東方的虛空可思量否?就是你知道它有多大嗎?它有多遠嗎?那當然是無量的大、無量的遠,你看得到東方的虛空嗎?你知道東方的虛空在那個方向,這麼大,對不對?佛再一個比喻,「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東邊你測不出來,西邊呢?北邊呢?南邊呢?東北、西南、西北、東南,這樣就八方了,再加上上下二方,這樣的虛空可思量否?「不也」,沒辦法思量,他用這樣做比喻。
所以他在讀到《金剛經》裡面的「妙行無住」品的時候,他有一點點悟了, 啊,我明白了,我們現在不是在嫉妒別人嗎?我們不是要埋怨別人嗎?我們這一點點小小的煩惱,跟那個「東方虛空,可思量不」,無量遠、無量光、無量大,怎麼能夠比呢?他說,我那個小小煩惱,跟虛空怎麼比啊?放下來了,他說,那這樣我懂啦。你看看,他瞭解這個,「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佛講這個經的意思。
佛不管在講功德、在講福德,他說,福德不可思量,你不住相,你不住六塵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佛一直在強調這個東西。當福德不可思量的時候,它就跟性德相應,佛教你離相布施,不住六塵布施。最後臺灣的中台禪寺的惟覺老和尚送他墨寶「慈悲喜捨」四個字,就把它裱起來掛在他的廳堂。有一天他到河北去拜訪,剛好去到一個地方,也去參訪一個佛寺,那個佛寺的和尚也送他一個墨寶,也叫「慈悲喜捨」。他兩邊拿回來說,奇怪,這個中台禪寺跟大陸河北,兩個和尚,兩個都不認識,為什麼兩個都同時都送我「慈悲喜捨」呢?
他後來就慢慢去思惟,他年紀也蠻大了,七八十歲了,但是現在到處在講傳統文化、跟聖賢教育、跟佛法,然後結合他一生豐富的經驗,他當過我們臺灣的經濟部長,對外貿易協會的董事長,對臺灣的經濟貢獻很大。他可以把世間法跟出世間法,他都融合在一起,這個是很難得的一個宰官身的示現。他後來怎麼跟我們上課講?他說,我明白了,他說,那個慈,我們講說,慈是予樂,悲是拔苦,你知道他怎麼解釋嗎?他說,那個慈啊,予樂,那就是我讓眾生快樂,予樂就不會嫉妒。他說,那悲呢?悲就是要拔苦。怎麼拔苦?幫助他,他就不會苦啦。
他用最簡單的道理去解釋慈悲兩個字。一個是什麼?給眾生歡樂,這不就我們講的嗎?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他說,悲就是幫助眾生,他就不會苦啦。然後他就講,「慈悲喜捨」那個「喜」呢?別人做成就了,你要給他鼓掌讚歎,你了不起,這是喜,他說,你連鼓掌都捨不得,這叫讚歎,「慈悲喜捨」,他說,那個「捨」呢?他後來就想一想,到底是捨什麼呢?是捨錢呢?還是捨體力呢?他說,不對、不對、不對,他說,捨我心中那個我非常地痛苦、我非常地難過、我非常地不平、你對不起我、我非常地嫉妒、我非常地苦惱、你不應該這樣罵我,他說,你把那個捨掉,把那個最苦惱的心,那個苦樂憂喜捨的心把它捨掉,他說,那就是捨。我聽他上課講完以後,我說,他恍然有點相應呢,不簡單呢。他能夠體悟佛陀在《金剛經》裡面講的,「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他把它引伸到我這一點點小小的不如意算什麼?我這一點點小小的煩惱算什麼?然後他再把慈悲喜捨詮釋得這麼理想,這麼美好。
他後來做一個比喻,他說,我們來學佛,我們來念佛,我們就要保握當下,佛陀不是教我們躲在深山裡面,在那邊青燈木魚。他說,不是。佛陀告訴你,眾生有病,我才有病。然後因為他是幫臺灣的曉雲導師開兩年的課,在華梵大學,曉雲導師是我們臺灣算是一位修行成就的比丘尼。她蓋的華梵大學蓋得非常成就,她跟這個王志剛博士也認識,她請王志剛博士到華梵大學去教書,結果送他兩幅畫,第一個,眾生有病,我有病,這是維摩詰居士說的,眾生沒有病,維摩詰居士說,我也沒有病。眾生有苦惱,我才有煩惱。眾生沒有苦惱,眾生都解脫了,我也解脫了,我也沒有煩惱。這是菩薩的胸懷。
第二個,第二幅畫是什麼呢?要向有人處去行,你要到有人去的地方去度眾生。他後來領悟這個道理以後,他講,他說不管你修哪個法門,你修念佛,你要怎麼樣?你要去廣度眾生,去幫助眾生。你領悟了以後,你要把這個領悟的道理去告訴眾生怎麼離苦得樂,去把握這個當下。他最後勉勵大家這樣去做。這是我用他的故事,特別來引申到說,你怎麼去修慈悲喜捨,你自然而然就不會嫉妒。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蓮池大師曰。人對世間財色名利境界。以喻明之。有火聚於此。五物在旁。一如乾草。纔觸即燃者也。二如木。噓之即燃者也。三如鐵。不可得燃。而可鎔者也。四如水。不惟不燃。反能滅火者也。然入釜甑(zèng)。尚可沸也。五如空。任其燔(fán)灼。體恆自如。亦不須滅。行將自滅也。平心者。應作是觀。】
這一段蓮池大師的開示是非常地深,我們先來解釋字句解說。在還沒有解釋蓮池大師以前,我們先解釋下面這幾句:
『噓』就是慢慢吐氣。
『釜甑』就是釜跟甑,都是古代炊煮的器具,或是陶器之類的,裝飯裝菜的鍋瓢。
『燔灼』就是燃燒。
『自如』就是依然如故。
『行將』就是即將。
『平心』就是心情平和。
我們再來看到前面第一個,這個『蓮池大師』,我們特別要花一點時間來介紹蓮池大師。這位蓮池大師是我們淨土宗的祖師,我們淨土宗的第八祖。他是明代的高僧,諱袾宏,字佛慧,號蓮池。他出生在世代的望族之家,他十七歲就補諸生,他以學識跟孝行被鄰里所稱讚。他為什麼後來成為修這個淨土法門呢?他就是看到他家隔壁有一個老婆婆,老嫗,老婆婆,日日念佛名,蓮池大師就問她了,他說,為什麼妳這麼喜歡念佛呢?這個老婆婆就說了,她說,我先夫持佛名,我丈夫他就喜歡念佛,他臨終自在往生,所以我才知道念佛功德不可思議啊。蓮池大師聽完以後非常感動,就寄心在淨土。他寫了四個字「生死事大」,放在他的案頭,就是桌子上面,來自己警策。
他二十七歲,他父親往生。三十二歲,他母親也離開。當時事實上在他母親還在的時候,他妻子也往生了,後來小孩也死了。他的母親也覺得很不捨,所以叫他再續娶,就是後來的繼室叫湯氏。蓮池大師連續遭逢他父親母親、跟妻子跟小孩都死了以後,他覺得這個塵世的生活心灰意冷,他毅然決然就告別了他的繼室湯氏,他出家為僧。他要出家的前一天,他就寫了一篇文章,揮毫就寫了《出家別室人湯》一文,給他的繼室湯氏。它裡面講,「君不見,東家婦健如虎,腹孕常將年月數。昨宵獨自倚門閭,今朝命已歸黃土。」這一段在《感應篇彙編》前面有提過。你看到那個婦人肚子大大地,身體非常地健康,也差不多要生產了。昨天還看她站在門口,在那邊跟人家聊天,今天早上已經命歸黃土了,可能是流產了。
「又不見,西家子猛如龍,黃昏飽飯睡正濃。遊魂一去不復返,五更命已屬閻翁。」他又講說,你沒看到西家那個小孩,他身體健康得不得了,像猛龍一樣。黃昏的時候,看他吃飽睡得還正甜,半夜走了,一去不復還,五更命已經屬於閻羅王了。他用這個文送給他的繼室湯氏,他決心告別她要出家。結果湯氏揮淚跟他講,當時蓮池大師有跟她講,他說,「恩愛不常,生死莫代,我得出家,妳自己保重」。蓮池大師這個決心值得我們學。
你看他從早期他看那個老婆婆念佛,他寫「生死事大」。然後再經逢世間的這種苦、空、無常、無我。後來湯氏就跟他講,她說,你先走一步,我自會打算。後來蓮池大師的繼室湯氏,後來她也出家,削髮為尼,她取名叫袾錦,在孝義庵壽終。蓮池大師他一生裡面的修行的一些事蹟,很多人很稱讚他。他受具足戒以後,他就遍遊十方,到處去參學。他去參學遍融禪師,老禪師教他這幾句話,他告訴蓮池大師說,「勿貪名利,唯一心辦道,老實持戒念佛」,遍融禪師跟他開示這樣。然後蓮池大師聽了以後,拳拳服膺。
後來他去參笑巖寶祖,辭別的時候,向東昌的歸途上,聞到樵樓的那個鼓聲,突然間大悟。他作了一首偈語,也算是他的開悟偈,「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擲戟渾閒事,魔佛空爭是與非。」他在隆慶五年到杭州雲棲山,他看到那個地方山水非常地好,所以在那邊結個茅棚,修念佛三昧。但是山上常常出現老虎,大師就很慈悲,他再放瑜伽焰口,老虎就不再危害老百姓了。那個地方常常鬧乾旱,縣太爺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聽說蓮池大師修得很好,他就去拜訪蓮池大師說,大師,你可不可以幫我們祈雨啊?大師說,我不會啊,我只會念佛。他說,那你幫我們念佛祈雨。他說,好,那你就跟著我走。他就走田埂,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他敲到哪裡,雨下到哪裡。龍天護法就是護持蓮池大師,所以他走田埂,念佛,一時雨下如注。村民跟信眾就非常地佩服。大家就自動自發的幫他蓋一個禪堂寺院。他法道大振,海內衲子歸心,遂成一大叢林。
大師他從永明(以來),永明延壽大師是宋朝的,然後融合禪淨教律為一體。他主倡禪淨不二,念佛含攝萬法。大師痛念末法眾生,掠影宗門,撥無淨土,有若狂象;教下講師,依文解義,說食不飽。他是講教,說禪的呢?他禪本身不能成就,還說念佛沒有益處。說教的呢?他依文解義,說食不飽。如法思惟,只有念佛一門,橫截生死,普攝三根,於是他單提淨土,寫了《彌陀疏鈔》,總持圓頓諸經,融會事理,指歸一心。這個是蓮池大師,他可以講說讓大眾非常地敬佩。
蓮池大師本身他非常地明白因果,但是他又悲憫眾生業深垢重,然後教綱衰滅,戒律鬆弛。所以他特別強調戒律的修行,以淨業為指歸,就是我們講的持戒念佛。大師當時在整飭清規的時候,他在南北戒壇久禁不行的情況下,大師令求戒者要具足三衣,在佛前受之,大師為證明。已經受戒的,他要求半月誦《梵網經戒》,以及《比丘諸戒品》。他住持的道場規條非常嚴格,他定出《僧約十條》、《修身十事》等示眾。各堂執事職責詳明,夜必巡警,擊板唱佛號,聲傳山谷。布薩羯磨,舉功過,行賞罰,絲毫無錯。大師策厲清規,嚴明梵行,並親自著述闡發戒律精義以救末世疲弊之習。
同時蓮池大師他也極力的戒殺,推行放生。他有建放生池,寫了一個《戒殺放生文》。再來,大師他這樣的道德隆盛,當時李太后派內侍贈他紫袈裟,給他。大師就寫一首偈語來回覆李太后,這一段文講得很好,他說,「尊榮豪貴者,由宿植善因。因勝果必隆,今成大福聚。深達罪福相,果中更植因。喻如錦上花,重重美無盡。如是修福已,復應慎觀察。修福不修慧,終非解脫因。福慧二俱修,世出世第一。眾生真慧性,皆以雜念昏。修慧之要門,但一心念佛。念極心清淨,心淨土亦淨。蓮臺最上品,於中而受生。見佛悟無生,究竟成佛道。三界無倫匹,是名大尊貴。」
他告訴李太后說,妳應該怎麼樣呢?他說,妳現在的尊榮豪貴,都是因為妳過去生種來的,妳要因勝果才會好啊。妳今天有這個大福報,但是妳要瞭解,福不能抵業,妳果中要去種因,才是錦上添花,才能夠「重重美無盡」。如果是不能這樣做,妳只是修福而已。所以妳應該修福又修慧,如果妳修福不修慧,妳就不能夠解脫,「終非解脫因」。妳福慧兩俱修,才是世出世間第一等人。修慧裡面最好的就是一心念佛,妳念到心清淨,國土也淨了,蓮品最上品。如果能夠上升蓮品的話,「見佛悟無生,究竟成佛道」,三界裡面沒有人可以跟妳比,這才是最大尊貴的人。他用這樣去回覆皇帝的李太后。
最後我把他這一段文,大師怎麼勸人家念佛?他說,「若人富貴,受用現成,正好念佛。」你富貴,念佛是最好的。「若人貧窮,家小累少,正好念佛。若人有子,宗祀得託,正好念佛。」你前面貧窮的,家裡沒有什麼人,正好念佛。你有小孩的,有人寄託了,正好念佛。「若人無子,孤身自由,正好念佛。」你沒有小孩,那念佛啊。「若人子孝,安受供養,正好念佛。」子女孝順你,那你念佛,這樣正好是念佛。「若人子逆,免生恩愛,正好念佛。」你兒子不孝,不會生恩愛,正好念佛。「若人無病,趁身康健,正好念佛。」你身體健康,沒有病,正好念佛。「若人有病,切近無常,正好念佛。」你有病要知道,無常隨時都會來,正好念佛。「若人年老,光景無多,正好念佛。」年紀大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正好念佛。「若人年少,精神清利,正好念佛。」你年紀輕,精神好,正好念佛。
「若人處閒,心無事擾,正好念佛。」你太閒了,心裡沒有什麼干擾,正好念佛。「若人處忙,忙裡偷閒,正好念佛。若人出家,逍遙物外,正好念佛。若人在家,知是火宅,正好念佛。」你出家,雖然說你不受這個六塵的影響,但是正好念佛。你在家,知道三界是火宅,正好念佛。「若人聰明,通曉淨土,正好念佛。若人愚魯,別無所能,正好念佛。」你聰明的,你能夠通達,正好念佛。你雖然笨一點的,你什麼都不會,也正好念佛。「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你有持戒律,再加念佛那最好。「若人看經,經是佛說,正好念佛。若人參禪,禪是佛心,正好念佛。若人悟道,悟須佛證,正好念佛。普勸諸人,火急念佛。九品往生,華開見佛。見佛聞法,究竟成佛。始知自心,本來是佛。」這一段很簡單,很淺顯,但是意境非常地深,我特別唸出來跟大家分享。
最後他有寫一個《七筆勾》,這個我們知道一下就好了。「五色金章一筆勾」,也有講「五色封章一筆勾」。「魚水夫妻一筆勾」,「桂子蘭孫一筆勾」,「富貴功名一筆勾」,「家園田舍一筆勾」,「蓋世文章一筆勾」,「風月情懷一筆勾」。你要怎麼厭離娑婆,欣求極樂?這七樣東西你要放下來,官位、夫妻、孝子賢孫、功名富貴、家園田宅、文章很好、風月情懷,全部要放下來,這樣才有辦法萬緣放下。
最後我們來把這一段的白話解釋一下。明朝蓮池大師說,人們對於世間的財色名利境界,用一個比喻來說明,用火,比如這裡有大火在燃燒,旁邊放五種東西,一個是乾草,馬上就燒掉了,這是指凡夫業障重,很容易攀緣六塵。我們很容易是被五欲六塵所引誘的,就像乾草一樣。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如木』,「如木」就是說可能業障比較稍微輕一點,但是稍微吹一下你就燒起來。
第三個像鐵,鐵燒不起來,『不可得燃』,但是你放在旁邊太久會被鎔化。這個第三個是鐵。這個地方我的比喻,如鐵的時候,我的比喻就個人覺得是說,你有學佛,有五戒,但是你有時候會去犯戒,你太靠近這個火,就太靠近這個煩惱,太靠近這個五欲六塵,你容易,如果你心不堅定,你意志不堅定,守戒不堅定,你就犯戒了,你就鐵被熔化掉了。第三個,我的比喻是他有五戒,學戒。
第四個,『如水』,這個時候就智慧就開了,像菩薩一樣。它不僅燒不起來,反而可以把火滅掉。因為你有智慧,就可以把煩惱斷掉了。你把這個水倒在那個釜甑裡面、那個鍋裡面,它還可以煮沸它。也就是什麼?可以轉煩惱為菩提,可以,「若能轉境,則同如來」。你可以把這個,轉財色名利的境界為菩提清淨,你不受它影響,這就是「如水」。比如說菩薩,你說菩薩,你給他錢,菩薩把錢拿去做什麼?他拿去利益眾生,他就把這個財色名利把它轉掉了。就是好像把這個火,這個水把它放在上面,把它裝進去在那個鍋子裡面,它可以煮沸,這是第四個。
第五個,『如空』,這個境界最高。這個就證得第一義空,成就無上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你任它怎麼去燒,他無明斷盡了,他能夠入一真法界,「體恆自如」,他如如不動,不取於相,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也不須滅,他也不需要把煩惱滅掉,自然煩惱就斷盡,煩惱就斷,「行將自滅也」。「平心者,應作是觀」,我們想把心能夠清淨下來,應該這樣去觀照。蓮池大師主要寫這一篇文,他為什麼把它引用出來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放不下這個得失心,蓮池大師特別引用,我們放不下這個財色名利,他用這樣做一個比喻,你到底是屬於那個草呢?還是屬於那個木呢?還是屬於這個鐵呢?還是你是屬於那個水呢?還是你是屬於如空呢?最高境界就是空,佛的境界,那水是菩薩。
最後我們利用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老法師的開示,對這一段的開示。老法師說,這一節裡面講得失,經典上,佛告訴我們很多。佛告訴我們,得失不是真實的,可是世間人就是迷惑在這裡面,跳不出來。因此為了得失的事情,造了很多很多的罪業。在二十四個不相應行法裡面,得失排第一個。可見眾生對這個問題迷得是有多麼深、多麼重。這個二十四個不相應行法,各位去瞭解一下,這是佛學的名詞。
第二個,《感應篇》講這四句,「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世間人對這個事情的看法想法是不正常的,看到別人有成就,他就嫉妒。看到別人有事,他就生歡喜心。光這一念心就造了無量的罪業。太上究人之過也是在這個地方,教人家看到別人跟自己沒有兩樣,那就平等了。見到別人有得,能生歡喜心,你唯有平等心才能做到。見到別人有失,能生憐憫心。得失的範圍非常地廣大,在世間法裡面的,包括我們講的名聞利養、五欲六塵,在佛法裡面講的禪定、得覺悟、得正果,都包括在得失裡面。所以老和尚說,世出世法都包括在其中。
第三,老法師說,佛告訴我們,得失是有因果關係的,你沒有種因是決定得不到的。世間一切眾生所希求的,無非是富貴、聰明智慧、健康長壽,中國人講五福。但是五福也是你要有那個業因,你種善因得那個善果。你種不善因,你想得善果,佛講說,無有是處。你想得到這個,你好好去種那個因,你造的因殊勝,那個果報就殊勝。你的因美滿,果報也美滿。他說,這兩句話非常重要,這兩句話裡面,我們能夠看到決定不會生嫉妒心,不但沒有嫉妒心,而且要有隨喜心,隨喜心是菩薩法,普賢菩薩所修的是「恆順眾生,隨喜功德」,菩薩的大行,我們學佛的往往都疏忽了,把這個大利益當面錯過。
所以我的一生裡面,我大概都能夠修,至少我都能夠修這個隨喜。比如說華藏淨宗學會,當時老法師叫我去推動成立,華藏淨宗學會現在發展得非常地好,華藏弘化網把老法師的DVD光盤,法音就全部送到全世界。當時就是我聽從老法師的慈示推動,在一九九七年推動華藏淨宗學會成立,包括現在華藏淨宗學會的會所,臺北市信義路四段三三三號二樓,那裡面就是我當時提出來的構想,怎麼個設計,後來才是悟道法師在隔壁再買了一棟弘化基金會,這是一個例子。
我去幫忙南林佛學院重建,在九二一地震的時候重建,我也是修這個隨喜功德。蓮品念佛會在臺北近郊蘆洲,迎請道海律師、果清律師、還有宗興法師,辦了三次的五戒跟菩薩戒的戒會,三次都叫我幫忙,我一樣幫它募款。第三次要辦的時候,再差不多四五天就要辦戒會了,竟然還缺四五十萬,沒有錢,打電話給我,林會長打電話給我。我二話不說,就別人叫我去幫他做功德的四十幾萬,我全部都把它拿過去給他,去轉供養。你要有這種隨喜的功德,不要佔為己有,不要得失心太重,心量要廣大。
第四個,老法師就說了,他說,我們同修都知道,要斷惡修善,要行善,但是善往往不能夠成就,惡還是天天在造,特別是口業,這是我們特別會犯的,會搬弄是非,會傳播是非。他說,人跟人之間接觸,就會造口業,批評別人的是非得失。老法師說,如果你批評是不正確的,這要有因果,就冤枉人了,那冤枉人的罪業很重。他說,如果你毀謗三寶的話,讓一切信眾退失道心,這果報也很重,這地獄的罪業。不要隨便談一談,好像沒有什麼多大關係,一時快意,但是你斷了別人的善根,招來是阿鼻地獄。他說,這種事情,在社會上常常看到,常常聽到,佛菩薩看在眼裡是很痛很憐憫,這是經上所講的「可憐憫者」。
第五,老法師說,他這一生裡面,他從來不去聽信謠言。他說,他一生裡面,他遇到這種事情很多,但是老法師有一個原則,跟老法師不相干的,他統統不理會。他說,一笑置之,不要放在心上,放在心上也是罪業。他說,你希望心清淨,希望自己的心純善,一絲毫的惡念都不要放在心上,這個叫存好心。你把這些人我是非、拉拉雜雜的東西放在心上,你的心就不善,你的心就不好。這個是老法師說,我們不能夠聽一面之言,聽一面之言,愚癡迷惑,尤其是領導人。
第六個,古人所謂謠言止於智者,但是真正有智慧的人他才懂得怎麼去處理。但是問題是沒有智慧的人多,沒有智慧的人就聽信謠言,造謠生事。為什麼會這樣呢?老和尚說,因為沒有聖賢教育,他說,現在都強調功利的教育,急功好利,對於名聞利養、五欲六塵,強調是競爭的教育。他說,只要有競爭的念頭,決定是幹損人利己的事情,絕對是傷天害理的事情。他說,這是現代教育,他說,現代教育是增長你的輪迴心,幫眾生造輪迴業,他說,專門是幹這個。他說,就算是學佛的人很多,但是有幾個人真正在經典上去研究呢?去深入呢?去認真學習呢?老法師說,我們不能把佛門這個招牌,這個正字招牌毀壞掉了,去造了這個地獄業。
再下來,老法師說,他說,高僧大德是我們的典型,我們學習的榜樣。老法師說他剛學佛的時候,李炳南老師,李炳南老居士推崇印光大師,他要淨空法師向印光大師學習。他說,與印光大師同年代的高僧很多,他為什麼不介紹別人呢?為什麼偏偏介紹印光大師呢?他說,這當中的道理一定有他的苦心在,我們不知道。後來老法師真的是向印光大師學習。
所以這四句裡面,老法師說,我們要當成座右銘,常常記住,決定要捨棄自私自利,要念念為利益眾生,念念幫助別人。雖然你有這種心,可是你這個心要把它落實是不容易的事情。你想做好事,沒有緣,沒有機會,緣不具足,總有許多人會障礙,不讓你做好事,還甚至想辦法來阻礙你。他說,這個事情很多。老法師他要在澳洲蓋養老院,他就被人家破壞。破壞的這些人,他們自己也不能夠做,但是他也不要你做,他障礙你做。老法師說,我們去評論一個人,不能夠隨便評論。他說,前後左右,面面要看清楚,都還不敢下斷語。他說,古代的人叫蓋棺論定,要蓋棺論定才可以論他的人品,沒有死還不敢說。為什麼?他說,一生造惡,臨終懺悔,改過自新還是好人。他說,這樣的人念佛,依舊能夠往生,依舊能夠做佛,所以回頭是岸。死了以後不能夠回頭,那就斷定他是不善之人,所以斷定一個人,你要曉得有多困難。古人寫傳記,都是他死了以後再寫他的傳記。一個朝代的歷史,都在這個朝代結束滅亡了,下一個朝代的人來寫上面那個朝代的歷史。他說這個都是蓋棺論定的意思。
所以我們阻礙別人行善,果報是別人障礙我們行善,它因緣果報絲毫不爽。他說,尤其現代這個社會很明顯,太快速了。最後老法師說,我們要記住,遇到有好的機會,有好事,你趕緊要去做。看到別人做好事,我們要幫助他、成就他,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他做事情,如果對社會、對人民、對眾生不利的,我們決定不去幫助他。如果他做有利於社會、有利於人民的,我們要全心全力去照顧,全心全力去協助,決定不能夠生嫉妒跟障礙,只有恆順隨喜,這是行菩薩道。歸結到最後一定要有真實智慧,絕不能夠摻雜有情見在這裡面。你有情見是癡迷,真實智慧是正大光明。
就像末學這次跟老法師報告,末學發願要在明年,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在臺北市的南港展覽館要舉辦,它裡面可以容納一萬多人,要舉辦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祭祖大典,還有護世息災念佛法會。邀請全球華人都能夠來到這個地方,來參加祭祖跟護世息災念佛法會。承蒙老法師慈悲,來當我們的導師,果清律師要主持我們兩天半的念佛法會的主法和尚。然後我又接著在四月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三天,在臺北市的矽谷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孝治天下傳統文化高峰論壇」。這兩個活動推展到目前,都還算滿順利。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過去都在成就別人。所以老法師講,你因殊勝,果報就殊勝。你不為自己,都是為眾生,那因就殊勝,當然果報就殊勝,自然就會感應道交,龍天擁護,我們也歡迎各位菩薩能夠踴躍報名參加。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