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62集
第262集

感应篇汇编第26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六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2/2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6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今天跟各位研討..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3 16:23 主讲:黄柏霖警官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6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62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六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12/23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6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今天跟各位研討是《感應篇彙編》最後的總結。我們《感應篇》從二O一三年六月九日,學人接定弘法師講《感應篇彙編》,奉老法師的慈命,從《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開始講起,講到現在到《感應篇彙編》第二百六十一集,那今天是最後一集,總共講了二百六十二集,所使用的時間是四年又六個月。
那麼《感應篇彙編》,我們是共同研討,末學在這四年半之間,承蒙東北《太上感應篇》共修網劉杉居士、李斌居士,以及整個東北《太上感應篇》共修網的團隊的資源,讓學人能夠完成這個非常艱鉅的使命,終於可以講說圓滿完成。學人在學講裡面受用非常地多,感受也非常地多。那麼《感應篇彙編》,我們這個講座的全名是《太上感應篇彙編》。那麼四年又六個月以來,也很感謝華藏弘化網的平臺播出,透過網路電視臺在全世界受到很多學佛弟子的歡迎。
那也有很多的有志於傳統文化,有志於弘揚倫理道德因果的仁人志士、菩薩大德,他們的發心,把學人所講的《感應篇彙編》的每一集裡面,他們都節錄了重點,放在臺灣的YouTube,或者全世界的YouTube,或者是中國的優酷給大家分享,也受到很大的歡迎。學人最近在十二月十三日到十八日到新加坡講《感應篇略說》,準備得很多,但是也沒有辦法全部講完。那麼在新加坡也發現有很多學佛弟子,他們非常喜歡《太上感應篇彙編》以及學人的講座,甚至有心人士,他們都直接從YouTube來共同學習,讓學人非常地感動。
我們四年半以來所講的《感應篇彙編》,目前也正在進行編輯,我們祖國中國有一位居士發心,現在正在整理。整理出來以後,《感應篇彙編》這個書本的部分,我們就準備出版《感應篇彙編解演義》。那為什麼叫《解演義》呢?因為學人在公元二OOO年,當時有跟我同學,中央警察大學的同學蘇俊源居士,我們共同發願,那由學人交給他一本佛陀教育基金會所出版的《感應篇彙編》的原文,那我們共同約定在公元二OO一年希望能夠對外流通。那麼終於在公元二OO一年,我們就把這個《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一套四冊,我們終於把它完成,在公元二OO二年對外流通。也承蒙老法師賜名,叫《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一套四冊。但是它流通量不是很廣,因為當時我們的設計跟我們的構想,就是這一套的《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是提供給道場、講堂、講師,或者儒釋道三家的學佛修道人士,他們參考之用。那麼裡面的方式它是用原文、字句解說、白話解說這三種。
那末學學人現在所準備要編輯的這一套《感應篇彙編解演義》,分成原文、重要字句解說、白話解說,第四個部分就是演義。那麼白話解說跟重要字句解說算解。那後面演義就是《感應篇彙編》裡面,其實它有很深的微言妙義,有非常多的、非常了義的祖師大德的開示,所以我們也準備說,再編輯這套,一套四冊的《太上感應篇彙編解演義》,全名叫《感應篇彙編解演義》,希望提供給有志於弘揚倫理道德因果的仁人志士、菩薩大德,也提供給一個參考的作用。
那我們當時跟我同學翻譯完成的《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那麼當時我同事王麗民警官也跟我們商量,那藉助我們這一本、這一套的《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那王麗民警官他又重新編輯了一套叫做《集福消災之道》,它分上下冊,也有節本。那麼王警官這一套《集福消災之道》,它是沒有原文,它只有白話還有故事。那麼在中國、在臺灣、在全世界流通得非常地廣泛,也功德無量。所以學人如果再完成這個《感應篇彙編解演義》,就變成是《感應篇彙編》第三套版本,第三套的這個有解說、有演義,希望幫助大家能夠弘揚因果教育,然後造福人群。這個是首先在今天我們《感應篇彙編》總結報告,我們先做這樣的一個說明。
那麼今天最後一集《感應篇彙編》總結,學人準備引用佛陀教育基金會還有華藏淨宗學會,他們所印刷的這一本、這一套《感應篇彙編原文》。這是華藏淨宗學會印的,他們應該是根據佛陀教育基金會的版本來印刷的,裡面的排版以及字體幾乎是一模一樣。我們就引用《感應篇彙編》最後的大概兩篇,一篇是「感應篇彙編書後」,另外一篇是「姚端恪公頌」,這兩篇我們來做為今天的《感應篇彙編》總結的報告,那同時也引用淨空老法師在新加坡講《太上感應篇》,老法師最後的開示,來做我們今天,可以講說是完結篇,做一個圓滿的結束。
首先我們請各位同學翻開《感應篇彙編》第九百六十七頁,我們看文章的篇名,叫【感應篇彙編書後】。那今天我們《感應篇》總結,我們挑這兩篇《感應篇彙編》最後的報告,我們來瞭解這兩篇報告的內容。
我們看『感應篇彙編書後』這一個經文:
【感應篇開章即言禍福。言人生在世。不得福。必得禍。出此入彼。中間更無駐足地也。以禍字居先者。言人因迷積惡而得禍。每因醒悟回心。向善獲福者也。下文言果報。不曰福禍而曰善惡者。言為善即是福。為惡即是禍也。受福禍之報。雖在數年數十年後。而肇端種因。已早在數年數十年前。起善心動惡念時矣。世無甘心為惡之人。故雖有惡人。稱之曰善則喜。惟其自以為不惡。故安於惡而不知止也。篇中惡款。首曰以惡為能者。言人之為惡也。不但自以為不惡。而且尚以為能也。故不但不知返。不知愧。且以為人莫若我之能也。而誰知天見之。人知之。莫不惡之矣。然其稱之善則喜。即其天良不汩沒處。如能就其未汩沒處。將感應篇時手一編。如明鏡當前。瞥見全身。鬚眉畢現。美醜難藏。未有不幡然悟。憬然悔也。至為善得福。不曰福報。而曰善報者。蓋人之為善。原為求復其本來之善耳。非為求福而為善也。蓋天賞其不忘本來之善。能復其初而福之也。至人為善。自並不知其為善。不過求去其積習。以復我本體耳。故罪過日去。本體日現。及至露得一分本體。則自視愈明。見渾身九分之過矣。及至本體復到九分。則愈覺其一分之不淨可憎。深咎己之不善。痛自刮磨。止有羞愧而已。而天見之。人知之。莫不敬其善矣。故其所行及人之善。天人莫不善之。而善人則但知自治其身耳。並不知所行之為善也。故淨住子曰。求進是假名。退檢是實法也。余觀此編所集古今證案。而驗之於身。覺余自無始以來。輪迴六道流浪苦海之中。今脫三途而得人身。難之至也。而因迷起妄。因妄造惡。不知不覺。枉送卻三十餘年光陰。實大可惜也。而向之所為。亦自以為不惡。故安之而不知改。趨之而不知避也。即今之不能一刀斬斷。洗滌淨盡者。亦莫不自以為微青而無傷也。俟我徐徐而改之也。篇中所列過惡。件件有分。所列善款。樣樣不能。遂不覺悚然懼。幡然悔。爽然自失。不禁淒然淚下。自視渾身垢穢。可厭可憎。跼蹐不安。而思有以洗滌刮磨掃除之。忽思曰。此非感應篇也。實乃我之救命王菩薩也。於是焚香禮拜之。敬謹供奉之。時時讀誦之。每思遵依之。極口讚歎之。逢人稱道之。書之刻之。印之送之。而不容自己也。】
這一篇「書後」也寫得非常地好。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九百六十八頁,『即其天良不汩沒處』,「汩沒」就是埋沒、淹沒。
『憬然悔也』,「憬然」就是覺悟。
再看九百六十九頁,『淨住子』,「淨住子」是一本書名,是「齊蕭子良撰」,它是「以沙門」,就是出家人、修行人,「淨身口七支,不起諸惡,長養增進菩提善根,如是修習成佛無差,則能紹續三世佛種。是佛之子,故曰淨住子」。它是一本書名,不是一個人。就是如果你,「沙門」就是修行的人,在印度修行的人都叫沙門,但是到中國來,沙門是專指出家眾。就是出家修行,你應該要清淨自己的「身口七支」,就是身三業,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惡口罵人、不兩舌、不妄語、不綺語,叫「身口七支」。「不起諸惡」,不再造諸惡。「長養增進菩提善根」,這樣修行到成佛,一定佛果可成。這樣的話就能夠紹隆佛種,繼承如來家業,繼承三世佛種。像這樣修行就是佛的老實弟子,叫「佛之子」,佛的法王子,所以叫做「淨住子」。
那接下來『爽然自失』,是在九七O頁,這句的意思形容茫無主見、無所適從。
再來『跼蹐不安』,「跼蹐」就是侷促不安。
那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感應篇》開章,一開始,開宗明義就跟你講,「禍福無門,惟人自召」。一開始就跟你講禍跟福,說『人生在世,不得福,必得禍』,就是你活在這個世間,你不能夠得到福報,必定會有災禍,「必得禍」。『出此入彼』的意思是說,你離開了福報,你就是跑進去災禍裡面了。比如說你能夠忍受、忍耐色慾的誘惑,你忍耐色慾的誘惑,你就是得到福報。你忍耐色慾的誘惑、忍耐金錢的誘惑,這個就是福報,那就是「得福」。可是你一旦離開這個地方,離開這個福報,就是你犯了色慾,你貪財,「入彼」就是你進入了災禍裡面,這叫「出此入彼」。
『中間更無駐足地也』,所以人生在世間,你要過得平平安安,希望只有福,沒有禍,中間沒有模糊地帶。你說,我模稜兩可,我怕禍,可是我也偷偷造一下。沒有這個模糊地帶,就是「中間更無駐足地也」,沒有投機取巧的地方,就告訴你這樣。人總是希望福報,不喜歡災禍,所以往往他就會投機取巧,這個地方直接告訴你,「中間無駐足地也」。
那麼以『禍』來做開始,「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它先把「禍」擺在前面,「以『禍』字居先者」。『言人因迷積惡而得禍』,因為人迷惑顛倒、積累惡習、造作惡業而招感這些災禍。往往因為『醒悟回心』,因為往往回心轉意、警醒悔悟,然後就得到『向善獲福』,就是得到善報以及獲得福報者也。所以它禍擺前面,福擺後面,有這麼一個意思,就是告訴你,你因為迷了,因迷惑而積累惡事,你如果能趕快醒悟、回心轉意,就可以得到福報。它的意思是這樣,所以把禍擺前面,福擺後面。
「禍福無門,惟人自召」,下面再接「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它告訴你果報,『下文言果報』就是下面這句接著跟你講果報。『不曰福禍而曰善惡者』,可是接下來講果報,它就不講福報跟災禍了,「不曰福禍」,而跟你講「善惡」,也就是「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是講果報。它告訴你什麼?『言為善即是福』,它告訴你說,你能夠行善,「語善、視善、行善」,你能夠行善就是福報。所以一個人能夠做好事就是福報,你發善念也是福報。你『為惡即是禍也』,你只要造惡,「語惡、視惡、行惡」就是災禍,「即是禍也」,就要受到福禍的果報,受到這個福禍的果報。這個受到福禍的果報,雖然是可能在數年或是數十年之後,因為有時候你福報還沒有用完,所以那個果報數年之後才受報應,那也有可能要到數十年後才受到報應。那麼主要的一個發生這個果報的原因,是因為前面有種那個惡因,或是種那個善因,叫『肇端種因』,「肇」就是一開始,你一開始就造作這個惡因或是善因,叫「肇端種因」,『已早在數年數十年前』,「早在數年前數十年前」就造下這個善因、造下這個惡因了。『起善心、動惡念時矣』,你起了一念善心、動一個惡念的時候,就在你在數十年前或是數年前,你起善心的時候或者起惡念的時候,那時候種下去的。
『世無甘心為惡之人』,世間沒有甘心自己把自己變成惡人,世間沒有甘心情願想要當做惡事的人。『故雖有惡人,稱之曰善則喜』,所以世間的惡人,他已經變成惡人了,你稱他做好事,他就很高興。為什麼?因為他自己認為他不是,他沒有什麼壞,『惟其自以為不惡』,他認為自己不是壞。你稍微給他稱讚一下說,诶,你做一件好事了。比如這個人平常,時常為非作歹,那麼有一段期間他也親近善人,也想改邪歸正,有一段期間還不錯,還是能夠不去做惡事,這段期間你稱讚他,他還是很高興的。因為他不認為,「惟其自以為不惡」,他認為他不是惡人。所以他『安於惡而不知止也』,所以他生活在惡心跟惡行裡面,他自己不知道如何去把它制止、如何去把它斷掉,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斷掉這個習氣,也不知道去阻止這個惡事。也就是說,這一段講的意思說,這些惡人他習氣難斷,他不知道回頭,他不認為他自己是一個惡人。他只是說,因為他缺錢才去偷東西,偷人家的東西,他不認為他自己是惡人。
那麼《太上感應篇》裡面所講的,這些種種的各種惡的這些相狀,就是各種惡的類別,『篇中惡款』,這裡面一開頭跟你講,『以惡為能者』,就是所有這些《太上感應篇》裡面,這些一百多件惡事裡面,一開頭就只有這一條擺在前面,就是「以惡為能」。我們剛才也有念過,這個惡裡面第一句就是「以惡為能」,在《太上感應篇》裡面的經文是「以惡為能」。它為什麼一開始就是把「以惡為能」擺前面呢?它說明說人要去造惡,他不但自己不認為自己是惡人,而且他還以為,他能去做這個惡事是他的本事,「為能」就是他的本事,比如說他去騙人。
我們臺灣,我常常去抓這邊的詐騙集團,那我們這邊詐騙集團的首腦,就是這些首惡分子,他就用金錢吸收這些高中生跟大學生,叫他們去當車手。我們臺灣叫車手的意思就是說,他叫這些車手,就是他這些詐騙分子集中在一個地方,機房。然後這個機房現在因為臺灣抓得很緊,中國大陸也抓得很緊,他就把這個機房設在非洲,或者中南半島,或者是設在中南美洲國家。然後透過這種微信電話,然後打電話到,他們可能去賣場,或是去電信公司,去買這些,我們買東西都會留下我們個人的資料,就個資。那根據那個比如說,你刷卡這種交易的資料裡面,有你的姓名跟電話,他就隨機抽樣撥到你家去,那假裝他是檢察官。那在中國大陸,他就假裝成公安警察或是檢察官。他就說你涉及洗錢案啦,你涉及什麼刑案啦,那麼你的金錢跟存款必須要凍結,那檢察官要查扣你的存款,他假裝檢察官。那一般人聽到、接到這個電話會先恐懼,會害怕,他就會乖乖地聽這個詐騙分子的指揮。然後他就跟他約定時間,你在什麼時間,到哪一個商店或是哪個賣場或是哪個路口,你把這個存款提出來,交給檢察官、書記官幫你保管。
那我以前抓很多,我以前在當副分局長的時候,抓很多這種詐騙集團。那它這些詐騙集團的首腦都是隱身在幕後,所以每一次抓到這個詐騙集團,都抓不到那個首惡分子,抓不到他們,為什麼?他們非常地奸詐狡猾,他都利用這些無知的年輕人做他犯罪的棋子。那這些年輕人為了貪小利,做一次車手可以賺幾千元、幾萬元,他甘願做他們的犯罪的差使。他們有個《教戰手冊》,這些詐騙集團的首腦會教這些年輕人說,你們去騙對方這些錢,不是偷也不是騙,他們稱他們做什麼?他說,你們劫財濟貧,現代羅賓漢。他說,這些有錢人,他們的錢也都是來路不明。他們可能從操作股票得到的暴利,或是他們做什麼販賣哪些不法的所得,他們的來路也是不明,所以你現在去拿他們的錢過來,這個不是惡事。就這裡講的,『不但自以為不惡,而且尚以為能也』,他認為我現在把你的錢劫過來是應該的,他的理論說,財富重分配。他說,他這樣不勞而獲叫做財富重分配。這是現代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做惡,而且還以這個為炫耀自己。
『故不但不知返,不知愧』,他不但不知道回頭,還不知道羞愧。我們臺灣抓到很多這種詐騙集團,害得那些退休族的退休老人,他可能是做很卑微的工作,可能是清潔工或是退休老師,或是退休的公務人員,或者家裡環境不是很好的,僅剩一點點的存款也被騙走,最後想不開都是跳樓自殺。我們就辦過了,跳樓自殺,下場都非常可憐,一生的積蓄付諸流水。那這些詐騙分子他們拿到這些錢以後飲酒作樂,都到風花雪月的場合花費殆盡,這個叫「不知返,不知愧」,不知道回頭,不知道慚愧。
『且以為人莫若我之能也』,他認為說他自己是絕頂聰明,別人都比不上他。『而誰知天見之,人知之,莫不惡之矣』,而不知道說,老天爺天眼洞視、天耳徹聽,他不知道。眾人都知道,大家無不討厭他,「莫不惡之矣」。所以現在臺灣,有些在國外,比如說在非洲,或是在東南亞,或在中南美這些國家,去詐騙中國大陸的金錢,害得很多人,一生的積蓄全部都付諸流水,所以中國政府就強制的把這些臺灣的詐騙分子,全部押到中國去。這個我贊成,這我贊成,真的我贊成,因為中國的法律非常嚴格,這好。這種人不這樣制裁他、不這樣懲罰他,他不知道回頭。臺灣對於這個詐騙集團的起訴,判刑都很輕,我是執法人員,我很清楚,抓進去等一下就放出來了,重操舊業。所以這個地方講的,你看這是幾百年前講的,到現在你看,這麼氾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而誰知天見之,人知之,莫不惡之矣。然其稱之善則喜,即其天良不汩沒處」,就是有些為非作歹的分子,你如果稱讚他的善行,他偶而去做一件好事,他就很高興了。就表示什麼?他「天良不汩沒處」,他的良心沒有淹沒掉、沒有埋沒掉。
『如能就其未汩沒處,將《感應篇》時手一編』,如果說對這些為非作歹的分子,這些歹徒,犯罪分子、詐騙分子,他良心如果未泯,你讓他看一篇因果故事,你讓他看《感應篇》的一篇,古代的因果報應,或是現代的因果報應。像我都會講現代的因果報應故事,很多人看到我講《感應篇彙編》,嚇得都不敢吃肉了,很多人都去吃素,也有人不敢再做壞事。就是什麼?你給他《感應篇》一篇,「時手一編」,或是給他一本,你給他看看。它就像照妖鏡一樣,『如明鏡當前』,他看到這些因果報應他會害怕,「如明鏡當前」,就好像說你坐在一面,很清楚的鏡子前面,照得清清楚楚。『瞥見全身』,你全身哪個地方怎麼樣,全部都被照見。『鬚眉畢現』,你的一根毛都被照出來。『美醜難藏』,你是美麗的、你是醜陋的,你跑不掉,沒辦法藏,沒辦法隱藏,「美醜難藏」。「未有不幡然悟、憬然悔也」,每一個壞人、每一個惡人只要看到《感應篇》的因果報應的故事,他沒有不幡然悔悟的,他沒有警惕的醒過來的,後悔的,沒有,一定的,一定會醒過來,一定會幡然改悟的。
『至為善得福』,這個是講惡的部分,那至於說為善得到福報。『不曰福報而曰善報者』,這個地方就跟你解釋說,你做善事得到福報,它為什麼不叫「福報」、不說「福報」而說「善報」呢?『蓋人之為善,原為求復其本來之善耳』,人為什麼要去做善事?上天也好,聖人也好,聖賢也好,他是想藉你去做善事恢復你本來的、清淨的善良的天性。我們佛家講說,恢復你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恢復我們儒家說,「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為什麼教你做善事?不是要教你得福報,不是這個意思。上天教你去做善事,不是教你得福報,祂要教你回頭,祂要教你說,恢復「人之初,性本善」,佛家講恢復我們,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恢復我們的清淨佛性,祂的目的是這樣。
『非為求福而為善也』,不是說為了福報才去行善,不是,上天不是這個意思。『蓋天賞其不忘本來之善』,為什麼你去做善事會得福報呢?會得善報呢?因為上天要回報你,你不忘記本來的善心、善念、善行跟本善的清淨佛性,還有本來善良的天良。老天就是要回報你,不忘記你本來就是這樣的。你本來不是小偷、你本來不是毒販,可是你為什麼變成小偷、變成毒犯?你就是裡面在講的,前面講的,你迷而「不知返」,不但「不知返」,而且「不知愧」。『能復其初而福之也』,你能夠恢復你本來清淨的福報,你只要得到這個善報,你慢慢變成善人,你自然有福報。
『至人為善,自並不知其為善,不過求去其積習』,為什麼上天教你去、聖人教你去行善,他自己本身去做善事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說,為什麼去做善事。人家勸他嘛,你去做善事啊,你去幫助那些苦難的人啊,你鼓勵他,你跟他募款,我們去助印經典,好不好?我們去助印《太上感應篇》,好不好?他說,好啊,那我捐一百元、捐一千元,他跟你隨喜。他自己不知道,「自並不知其為善」,他不知道說這樣的善事去行,可以把他的積習把它斷掉。因為為什麼要去布施?布施就是破慳貪,慳貪就會造很多惡。所以去行善的人他剛開始他並不知道,這樣去行善可以幫助他,去掉他累積很久的習氣,就是這裡講的,「不過求去其積習」。
『以復我本體耳』,以恢復我們本體清淨的佛性,以恢復我們,「本體」是什麼?「本體」就是我們的覺性、我們的佛性、我們的本性。明朝理學家說的,致良知,致良能。也就是儒家裡面講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那格物、致知、誠意、正心就是恢復本體,儒家講是講這樣。那佛家講,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恢復我們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就是「復我本體」,因為佛陀說,眾生本來是佛。『故罪過日去,本體日現』,你經過這樣去行善以後,罪過一天一天的減少,「罪過日去」。「本體日現」,你的自性、你的般若智慧、你的清淨心一天一天的現前,「本體日現」。
『及至露得一分本體,則自視愈明』,你能夠把本體的覺性、本體的般若自性,能夠顯露「一分本體」。那麼「自視愈明」,那麼你自己就,你的覺知性就愈來愈光明,你的智慧就愈來愈現前,「則自視愈明」。你就能看到自己的心了,「自視」,就看到自己的心了,你就愈來愈清楚了,能夠愈來愈清楚看到自己的心了,看到自己的起心動念,能夠看到自己的習氣了,愈來看得愈清楚。『見渾身九分之過矣』,你就可以看到你渾身有九分的過錯、有九分的罪過。『及至本體復到九分』,等到你恢復你的本體恢復到九分的時候,那你就覺得那一分沒有去掉的惡,實在是很不乾淨、很不清淨,很可恨、很討厭。你就覺得那一分,沒有去掉那一分那個習氣還在,那個沒有斷掉,實在是很可惡,而且很討厭,而且很厭惡,你希望趕快把它斷掉。
『深咎己之不善,痛自刮磨,止有羞愧而已』,深深地感覺愧疚,自己還剩下這麼一分不善的地方、不善的習氣。痛自改悔,趕快把它刮掉,「刮磨」就把這個惡刮掉。「止有羞愧」,只剩下一個羞愧心,自己覺得很慚愧,怎麼斷不了,剩下這個羞愧心。如果你能夠到這樣的地步、到這樣的修行,『而天見之,人知之,莫不敬其善矣』,你到這個境界來的時候,老天看到你這樣的痛自改悔、精進用功、努力向善,老天見到了,大家也感受到了,大家也知道你在改過了。「莫不敬其善矣」,大家對你的行善非常地恭敬、非常地敬佩。
『故其所行及人之善,天人莫不善之』,所以你所做到的,「故其所行及人之善」,你利益別人的善事,老天跟眾人,「天人」就是老天跟眾人,莫不都能夠為你降吉祥、降福報,而且幫助你,『莫不善之』就是天助你,老天助你,天助之,人助之,大家一起跟隨你。『而善人則但知自治其身耳,並不知其所行之為善也』,那麼這個行善的人他只知道說,他這樣去行善,「但知自治其身」,可以把自己本身可以調伏這些、改過這些惡習氣,他並不知道說,所行的這些善事可以感應到這麼殊勝的果報,可以讓他能夠開發智慧,可以讓他慢慢成為,從一個凡人、惡人變成善人,從善人變成聖賢。他自己本身當時在行善的時候,他並不知道自己將來可以變成這個樣子,「而不知其所行之善也」。他只是說,因為他覺得說也很慚愧,他想把這些惡都改掉,所以他去行善,這是「自治其身」。
所以有一本書叫《淨住子》這本書說,『求進是假名,退檢是實法也』。所以你想要求進步,其實是一個方便說了,那人家鼓勵你,你要去行善才會進步,你要去行善才會得到功德,你要去行善才能夠吉祥平安、才會快樂幸福,那就鼓勵教你去求進步。一般我們都教人家布施、放生,你才會得到健康,你才會得到福報,你才會得到好果報。那就「求進是」,這個實在是方便說,是「假名」,就是鼓勵你的意思。教你去行善了,其實到最後就是怎麼樣?退而求其次,讓你檢討自己、反省自己,這才是真正的「實法」,對你有幫助,叫「實法」。你才發現自己做得不完美,才知道自己是個惡人,才知道自己的行善,並不能夠做到盡善盡美,不能自己成為一個聖賢,這才是「退檢是實法」,這才是真正真實的目的。
那麼這一位寫這一篇「感應篇彙編書後」,這一位作者,他說,『余觀此編所集古今證案,而驗之於身,覺余自無始以來,輪迴六道,流浪苦海之中,今脫三途而得人身,難之至也』。他自己看了這一本《感應篇彙編》以後,這裡面所彙集的「古今證案」,就是古今的故事,然後檢驗自己這一生,他的所作所為,檢驗他這一生所做的善惡。他覺得自己無始劫以來,輪迴在六道裡面流浪生死,這個苦海之中,今天好不容易脫離三惡道,而有得到人身的機會,他覺得非常難得,非常難得。『而因迷起妄,因妄造惡,不知不覺,枉送卻三十餘年光陰,實大可惜也』。這位作者說他還沒有接觸到這個《感應篇彙編》之前,他自己沒有得到覺悟,「因迷起妄,因妄造惡,不知不覺」,過去的三十年光陰歲月,統統是冤枉的浪費掉了,實在是大可惜,「實大可惜也」。
『而向之所為,亦自以為不惡,故安之而不知改,趨之而不知避也。即今之不能一刀斬斷,洗滌淨盡者,亦莫不自以為微青而無傷也』。他就講他自己了,他說,我當時沒有接觸這個《感應篇彙編》之前,我都不知道我浪費三十年的光陰,實在是太可惜了。而過去所作所為,自以為說我不是壞人,我又沒有造什麼惡,我「自以為不惡」,我沒有做什麼惡的事情,自以為沒有做什麼壞事。《了凡四訓》裡面講說,一念為己謂之惡。一念為自己,自私自利,就是最大的惡,他自己不知道說,為自己也是惡,所以他「自以為不惡」。所以他安於現狀而不知道悔改。他趨之於惡的事情,他不知道迴避、不知道閃避、不知道逃避,已經走向去犯錯,造業了、作惡了,他還不知道回頭、不知道閃避。到現在還不能夠一刀斬斷這些惡習氣,把它洗滌乾淨,還以為這個只是輕微的,一點點的、輕微的小習氣而已,自己覺得無傷大雅。沒關係,我還有時間,等我慢慢改就可以了,『俟我徐徐而改之也』,自己原諒自己說,沒關係,我慢慢改,我這些習氣還剩下一點點而已,我慢慢改掉就可以了。這是這位作者形容他自己,他的習氣並沒有斬斷乾淨。
「篇中所列過惡,件件有分,所列善款,樣樣不能,遂不覺悚然懼,幡然悔,爽然自失」,這個作者很有自知之明,他說,可是我看到這《感應篇彙編》裡面所列的「過惡」,過錯跟罪惡,每一件我都有分,每一件他都有犯過。所列的「善款」、所做的善事,我哪一條都沒有做到,「樣樣不能」,沒有一條做到,「樣樣不能」。這幾句話講得非常好,「所列過惡,件件有分,所列善款,樣樣不能」。「遂不覺」,我不知不覺。感覺「悚然懼」,「悚然」就是非常害怕,恐怕、害怕起來了。「悚然」就是驚懼的樣子,非常害怕,「悚然懼」。「幡然悔」,自己覺得非常地汗顏、非常地慚愧、非常地後悔,「幡然悔」。「爽然自失」,剛才我們解釋過,就感覺自己茫茫然,沒有方向,人生沒有方向,形容自己茫無主見,茫茫然沒有主見。
不禁想到這裡『淒然淚下』,流下慚愧的眼淚下來。「自視渾身垢穢,可厭可憎,跼蹐不安」,想一想自己,反省自己,自己覺得渾身都是罪惡、渾身都是「垢穢」,渾身都是髒兮兮地,實在對自己覺得很討厭、很可厭、很可恨,「可厭可憎」。「跼蹐不安」,自己就覺得侷促不安了。『而思有以洗滌刮磨掃除之』,而就想要說,要把它洗滌乾淨、刮磨乾淨,「掃除之」。『忽思曰:「此非《感應篇》也,實乃我之救命王菩薩也』,忽然想到說這一篇《感應篇彙編》,《太上感應篇》不就是我的救命王菩薩嗎?我們說地藏王菩薩,他說「救命王菩薩」,你救我的命的「救命王菩薩」,就是這《感應篇彙編》,就是這一篇《太上感應篇》,就是這一本《感應篇彙編》,就是我的「救命王菩薩」。
『於是焚香禮拜之,敬謹供奉之,時時讀誦之,每思遵依之,極口讚歎之,逢人稱道之,書之刻之,印之送之,而不容自己也』。這個作者實在是讓我們非常讚歎,他說,到這個地步來的時候,我就焚香禮拜這本《太上感應篇》,焚香禮拜、供養這一本《感應篇彙編》。我恭敬的、謹慎的供養它,我依教奉行,我時時刻刻地讀誦它,我每想到我沒有做到,我就趕快遵照依教奉行它。我逢到人就極口讚歎這本書的好處,我極口讚歎它。我遇到人,我就稱讚說,這一本書太好了,是救命王菩薩,你們都要學這一本《太上感應篇》,來自救救人。我來抄寫這本《太上感應篇彙編》,因為以前,印刷不發達,所以叫「書之」。「刻之」就是我拿去給人家印刷,我助印這本經典。我印了以後,我就送給別人,「印之送之」。
你不要說現在經書太多,老人一個一個往生掉,年輕的一個一個生出來,他還是一樣不懂,他一樣要造惡,所以永遠不會嫌太遲,永遠不會說嫌太晚,永遠不會說,他們都瞭解了,他們永遠都不瞭解,所以教不完。眾生業盡,眾生的業都消了,我願乃盡。地藏王菩薩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一樣的意思。這位作者就到這個地步了,他不僅是焚香禮拜,尊敬供養它,時時讀誦它,想到它就依教奉行,讚歎它,逢人就稱讚它,抄寫它、刻印它、助印它,還有廣送這本《太上感應篇》。
到最後「不容自己也」,到最後不允許自己片刻的懈怠、不允許自己片刻的荒廢,到這種地步,他這是什麼?「止於至善」了,就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他做到這個境界了。我們佛家講的,恢復我們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成佛作祖,到成佛作祖還不能夠停止,要繼續弘揚下去。就是這一篇「感應篇彙編書後」,我覺得很有意思,各位參考,我們來做這樣的分享。
好,再來看下面這一篇。我們看經本九百七十一頁,【姚端恪公頌】,我們看經文:
【文然以掃先祖中憲公墓。兼謝弔至江寧。病瘧者月餘。至九月廿四日。夜夢一羽衣人至。予泣拜之。幷呈以詩。末有借問小人曾有母。如今果在凌風臺之句。良久。見先慈大人至。曰。兒病瘧乎。可誦太上感應篇。勤而行之。兼廣訓導無怠。予泣而寤。次日從予友鮑子曼殊。覓感應篇。具以夢告。曼殊曰。予久許梓感應篇註。以獨力難成。因循不就。致為神明所呵。功名蹉跎。示警夢寐者屢矣。今當力成之。予因同心考訂。薄助梓工。以資先慈冥福。清晨必淨心捧誦一卷。回省生平。但覺愧心悔心恥心懼心並集。數日而瘧果愈。因念太上慈悲。普濟迷鈍。禍福明其自召。善惡原於起心。示以諸神在人頭上。在人身中。德盛者體物不遺。聽之不聞。視之不見。訓以上天降福三年。降禍三年。生物者因材而篤。裁者培之。傾者覆之。指人心病。作人心醫。長人善根。塞人惡源。種人福田。拔人禍本。如是功德。不可紀量。我因慈訓。得捧真詮。乃稽首涕零。而作頌言。太上垂寶訓。慈憫世間人。禍福不自天。一切從心造。善心起未為。吉神已隨之。其惡心起者。凶神亦如是。今人云行善。動云力不足。但作此見者。即為心不善。譬如貧窶人。衣裡有寶珠。將珠論值價。錢帛抵無量。若還貧窶者。不知有珠故。太上訓三善。名為語視行。有口不語善。終日豈默坐。有目不視善。未見合眼者。有身不行善。晝夜亦勞碌。以此內自省。行善非無力。但隨心所及。善量悉圓滿。昔有乞丐兒。適當賊擾時。城中防奸細。不容乞兒入。以此居城外。夜棲破屋中。忽聞寇賊來。無數人馬聲。乞兒起自念。此賊夜襲城。城上梆鈴稀。燈火半明滅。當因人倦寢。此域必屠陷。我當間道去。救此全城命。既作是念已。趨城下大呼。城上人警覺。金鼓一時鳴。矢石及銃礮。亂向暗中擊。賊徒大驚駭。棄其雲梯去。以此一乞兒。救此百萬命。今言無力者。孰知此乞兒。請視此乞兒。功德有量否。所以下下人。能種上上福。起心若行善。力無不足者。又有作過人。不欲持此經。心中常思念。我罪已深重。勿復言鬼神。徒爾增恐怖。不思太上訓。改悔便轉福。改為積善種。悔為滅罪本。惡既由心造。還即由心滅。譬如冬月水。凍結即成冰。及至春暖時。是冰還為水。則知冰與水。性本無二故。又如劣手碁。半局已大敗。忽遇善弈人。指點及教導。是人能信受。局終反得勝。若仍復敗者。當由不信故。昔有一老僧。焚修關聖祠。道行甚清潔。勇猛修善事。適當賊擾時。夢神來告語。汝明日合死。有賊乘白馬。名為朱二者。是汝宿世怨。汝合死伊手。稽首向神言。今生頗行善。願慈悲救護。神言無救法。救則汝自救。清晨鳴鐘起。有賊入山來。擒僧命引導。何山有財寶。何洞有婦女。速速導我去。不然便殺汝。僧忽自思惟。我業已合死。今復導彼去。掠財淫婦女。是謂業上業。雪上又加霜。枷上更著杻。便起呼賊言。我不復導汝。汝非朱二乎。我命終汝手。是賊大驚駭。汝何知我名。定是聖神僧。僧告以夢故。朱二自思惟。怨報無窮已。神言不救汝。即是救汝法。汝不導我行。是即汝自救。我汝自解怨。稽首神前去。故知禍可轉。太上無誑語。急向生前改。莫待死時悔。改悔一由心。無罪不滅故。又有小根人。受持不堅固。今日行微善。望報在明日。不思太上訓。久久獲吉慶。太上所說經。猶如天上雨。人生所行善。猶如地下種。雨澤無有二。地有肥瘠故。受命有厚薄。遲速亦如是。勤勤力耕耘。及秋咸收穫。種遲便棄捐。無有收穫處。亦有行善者。暗中神護佑。愚人不自知。妄言無利益。展轉生疑謗。譬如癡騃兒。身立頹牆下。持果手內嬉。恬不復知懼。其父急趨來。提兒向別所。牆倒兒命存。涕泣向母言。父奪我果去。又如覆舟人。扶板至洲岸。資財皆蕩盡。衣被亦漂沒。稽首謝神靈。賽願更還福。乘舟不覆者。不復言神佑。所以大善人。精勤無退轉。福向綏中生。禍向暗中滅。因果報應中。分明向人說。修善受苦者。為善未熟故。至其善熟時。自見受樂報。稽首太上尊。普度一切眾。心生一切善。善生一切福。若人受此經。信行及勸導。是名為法施。功德不可量。清順治甲午年陽月長至日龍山姚文然稽首敬撰。】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字句解說:
『姚端恪』就是姚文然,他是清朝的一位詩歌文學家,詩文學家,他號龍懷,字弱侯,江南桐城,安徽桐城人,他官當到刑部尚書,等於現在的司法部長,他死後皇帝追封他為端恪,著有《姚端恪公全集》。這個人也是一個不平凡的人物,現宰官身。這個是他本人寫的清朝「姚端恪公頌」。
『謝弔』就是喪事辦完以後,去拜謝前來弔唁的親友,親朋好友。
再來『瘧』就是瘧疾。
『羽衣』就是古代稱道士或神仙所穿的衣服,叫「羽衣」。
『凌風臺之句』,「凌風」就是駕著風。
『先慈』就是已經亡故的母親,就亡母。
『許梓』,「梓」就是印書的雕版,因雕版以梓木為上,故稱「梓」,以後都稱製版印刷叫做「梓」,我們現在講就是印刷版。
『蹉跎』就是失時,失去了機會,一般叫蹉跎光陰,就浪費時間,虛度光陰也可以叫「蹉跎」。
再來九百七十二頁這一句,第五行,『德盛者體物不遺,聽之不聞,視之不見,訓以上天降福三年,降禍三年』。這個「德盛者體物不遺」,這一句就是來自於《禮記》中庸篇。它的原文是這樣,《禮記》中庸篇說,「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這句「德盛者體物不遺,聽之不聞,視之不見」,怎麼解釋呢?我們來聆聽我們師長的老師,雪廬老人,就是李炳南老教授,李炳南老師,在臺灣的中興大學開講《禮記中庸講記》,時間是在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三十日。
雪廬老人講到「哀公問政章」裡面有提到這一段經文。李炳南老師說,「『子曰: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鬼神:《易經》說:『精氣為物,遊魂為變』」現在的科學還沒有研究清楚,所以現代人也不太相信古代鬼神的說法,這是一個青黃不接的時代。我們講話,聲音是發自我們的唇舌,我們的嘴唇、我們的舌頭、我們的牙齒、我們的喉嚨,但是我們睡覺的時候就不發聲音。人活著的時候可以說話,死的時候就不能說話,這都是神的作用。這李老師講得很好,他說,我們現在講話會有聲音,是因為我們的嘴唇、我們的舌頭、我們的牙齒、我們的喉嚨,可是我們睡覺的時候,我們不出聲音。哪一個人睡覺有出聲音?對不對?除非你是說夢話。但是我們睡覺的時候不出聲音,李老師說,這是神的作用。
那麼人活著的時候可以說話,死的時候就不能說話了,這是一種我們講,佛家講神識,這個神的作用。那有時候說神不守舍,我們一般講,俗話講,叫魂不守舍,那李老師講神不守舍,就是我們這個神,神識這個神,沒有辦法跟這個身體天人合一。人就將死了,人快死的時候,那個神識就要出離,我們俗話講,叫靈魂要離開這個肉體,那就是精氣了,神要離開這個肉體的時候,就變成精氣了。所以人死了以後身體還在,身體躺在太平間、躺在醫院,身體是物質的,物質卻不滅。
身體為什麼是物質卻不滅呢?為什麼呢?因為有魂,魂就是能力,能力不滅的,那個能力還在,能力是不滅的。身體就像機器,魂就像動力。诶,這個李老師解釋得很好,魂就是能力,這個能力你是燒不掉的,能力是不滅的。身體就像機器,魂就像動力,那個機器才能動,你有那個動力那個身體才能動。你比手畫腳,那個是手腳在動作,可是誰在指揮這個?他說,李老師說,他是魂,這個動力,魂是動力。遊魂呢?人死後魂到處飄遊,魂到處遊蕩,這叫「遊魂為變」,遇到兩性交合就去寄託了。什麼叫兩性交合?看到父母在交合的時候,他就去投胎了、就去寄託了,這叫投胎。
宋朝的儒學家不肯講鬼神,才解釋「鬼神為二氣之良能」。「人的情識發於性」,人的情識就是「發於性」,就是「靜為性,動為情識」。「靜為性,動為情識。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我們喜怒哀樂還沒有發作以前,這個是屬於中庸狀態。你發作了以後,喜怒哀樂發作以後,你能夠合乎「中節」,「謂之和,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萬物包括動植物、礦物。所以萬物都有性,像黃蓮,我們說黃蓮苦口,藥裡面有個黃蓮,這個苦藥,黃蓮是涼性的,因為我們李老師是中醫,所以他很懂這個。黃蓮是涼性的,附子是熱性的,如果你用手去抓,用手去執取,不涼也不熱,但是食了以後就產生作用,你吃了以後就產生作用,「這就是它的性,就是能力不滅」。各位要記得,「能力不滅。鬼神都是萬物的能力。」
「視之而弗見」就是這裡講的視而不見,視之不見。「聽之而弗聞」就是聽之不聞。「體物而不可遺」就這裡講的「體物不遺」。「物」就是指萬物的本體。動植物、礦物中都有「鬼神」,都少不了,「這是形容『其盛矣乎』」,就是「德盛者」,就萬物都有它的性。以上這一段我引用李炳南老師解釋的這句,「德盛者體物不遺,聽之不聞,視之不見」的意思,在這邊跟各位分享。
好,那我們再看下面這一句,『生物者因材而篤』,「生物者」就萬物。「因材而篤」就是每一樣東西都有它的特點,只有發揮好了它的長處才能起作用,這叫「因材而篤」。
『裁者培之』,「裁」就是通各種材質,因材施教這個材,來因據它因材來施教,根據它的特性來栽培它、來運用它,這個叫「裁者培之」。
『得捧真詮』,「真詮」就是真諦。
再過來九百七十三頁第四行,『譬如貧窶人』,「貧窶」就是貧窮、貧乏。
好,九百七十四頁第二行,『城上梆鈴稀』,「梆」就是梆子,古代在巡更的時候,或者舊時古代的衙門,眾人所要敲的這種響器,用竹子或是挖空的木頭製成,這叫梆子,也是巡更用的。我們現在講叫警報器,用現在的語言叫警報器。
再來第四行,『矢石及銃礮』,「矢石」就是箭跟壘石,古時候守城的兵器。「銃礮」就是土炮、火炮。
『雲梯』就是,再來看「雲梯」,「雲梯」是現在消防隊的雲梯車那一種的。
九百七十五頁第三行,『又如劣手碁』,「碁」就是下象棋那個棋子。
九百七十六頁第五行,『是賊大驚駭』,「驚駭」就是害怕。
再來九百七十七頁第六行,『譬如癡騃兒』,「癡騃」就是愚笨、愚蠢,不慧。
最後一行,『賽願更還福』,「賽願」就是酬神還願。
九百七十八頁第二行,『福向綏中生』,「綏」就是安撫。
最後一行,『順治甲午』,在公元一六五四年,清世祖順治十一年農曆甲午年。
『陽月』,農曆十月的別稱叫「陽月」,農曆十月。
『長至』就是冬至。
『龍山』,在今天安徽省當塗縣南邊。
好,我們來看這段的白話解說:
「姚端恪公頌」,姚文然就是他本人,文然,姚文然先生,他去掃他祖先的墳墓,『先祖』就是『中憲公』,就是他的祖先,去掃墓,掃他「先祖中憲公墓」,同時去「謝弔」,到江蘇南京去「謝弔」這些來弔唁的親朋好友。結果他在江蘇南京的時候,江寧縣,他就患了瘧疾這個病有一個月多。到九月二十四日,有一天晚上作夢,夢到有一位仙人到夢中來,姚文然先生就跪拜下去哭泣,並且呈了一首詩給祂看,就寫這幾句話說,「『借問小人曾有母,如今果在凌風臺』之句」。你有沒有一個母親現在凌風臺呢?姚文然先生等了不久,過了不久,就看到他的亡母,「先慈」就他的亡母大人到了。他的母親跟他說,兒子啊,你得瘧疾病嗎?你可以誦《太上感應篇》,你努力精勤的奉行這個《感應篇》,而且努力去實踐,而且廣為宣導,不要懈怠。姚文然先生跪拜亡母哭泣而醒過來。
第二天,姚文然先生從他的好友鮑子曼殊找到這本《太上感應篇》,他就告訴他夢中這個情形、這個夢境。曼殊先生跟他說,曼殊這位人士跟他說,我也等了很久,也答應了,我發願想要去印《感應篇註》,可是我一個人能力不足,沒有辦法完成,就因循拖延到現在,沒有辦法成就這個印經的事情。以致被神明所呵斥、所呵責,神明責備我,讓我的功名都耽擱了。而且這個神明常常在夢中警示我,有好幾次用夢來警惕我,我今天應該努力來完成印《感應篇註》這本書。那麼我,因為我們一同、共同發心來校對以後,我們就來印這本《感應編註》。那姚文然先生就說了,好,那我贊助你一點印刷費,我助印一些錢,來迴向給我的母親。「先慈」就是他的亡母,讓祂迴向,祂在幽冥、在冥間、在冥界能夠得到這個福報。
那清晨,姚文然先生就淨心的捧誦一卷《太上感應篇》,他反省這一生以來,只覺得自己慚愧、後悔、恥辱、害怕這個心不斷的湧現,就『但覺愧心、悔心、恥心、懼心』不斷的湧上來。經過好幾天,這個瘧疾的病果然好了。又因此想到《太上感應篇》的太上老君的慈悲,救濟這些迷茫的眾生、『迷鈍』的眾生,告訴眾生這些禍跟福都是我們自己招感而來的,善惡都源自於,起自我們的心。而且告訴世人,諸神在人頭上、在人身中。具有德行的人,德行俱足的人,「體物不遺,聽之不聞,視之不見」。這些諸神在我們頭上、在我們身上,沒有一件事情都離開這個因果報應,沒有一件事情都離開這些善惡因果,只是我們聽了,我們沒有發現,我們看了,我們沒有見到。其實我們這個覺性從來沒有離開我們,我們造善惡這個心也是在我們這個覺性,我們招感這個因緣果報的,也是我們這一念的神識,我們的阿賴耶識,我們的靈魂。
所以在《太上感應篇》裡面說,「上天降福三年,降禍三年」,這個是因為根據眾生的根基不同,個人的習性的深淺不同,上天只不過是因材而施教。有些人,「生物者因材而篤」就是說,上天根據我們的因緣、根據我們的習性、根據我們的精進、根據我們的懈怠,來「裁者培之」,來栽培我們,來降禍給我們,『傾者覆之』就是降災禍給我們。祂是告訴我們世間人,我們的『心病』,我們自己心的毛病、我們自己心的煩惱,我們自己都是自己的醫生,我們自己就可以把自己的病治好、把我們的煩惱降伏,就是「指人心病,作人心醫」。老天爺,這個《太上感應篇》也可以講說,治我們的心病,教我們自己做自己的醫生,我們自己心理的醫生。《太上感應篇》就是要來增長我們的善根,要來斷絕我們的造惡的根源,是要種下我們的福田,要拔我們的災禍的根本,這些功德不可計量、不能夠計量。我因為太上老君,《太上感應篇》這個慈訓,我能夠得到這一本真理的書,這一本善書,乃至『稽首涕零』,我就跪下去痛哭流涕慚愧不已,而作這首頌曰,這首偈頌。
太上老君垂教這個寶典訓誨,慈悲的悲憫世間人。禍福不是老天給你的,一切都是心造的。善心起來的時候,還沒有去做,吉神已經跟隨了。惡心起來的時候,凶神也是這樣跟隨了。現在說叫你去行善,你動輒說,你能力不足,那麼你有這樣的見解,就表示說你的心就不善了,『即為心不善』了。就好像說,『譬如貧窶人,衣裡有寶珠。將珠論值價,錢帛抵無量』。譬如說一個很貧窮的人,他衣服裡面明明有一顆寶珠,他自己不知道。這是指我們每一個人,我們凡夫、我們煩惱眾生每一個人都有一顆我們的自性,你還把這顆明珠拿去賣,跟人家討論價錢,你不知道這一顆寶珠它的價值是無量的。那麼你把這顆寶珠再還給這個貧窮人,他還不知道有這顆明珠。這個明珠是指我們每一個凡夫裡面的佛性跟覺性。所以太上老君訓誥我們,你只要一天,一日行三善,「語善、視善、行善」,你有嘴巴不說善,整天在那邊『默坐』、呆坐。有眼睛不去看好事,每天也從來沒有看到,『未見合眼者』,每天眼睛看到不好的事情。『有身』,有這個身體不去做好事,整天白天晚上忙忙碌碌地。你用這樣來去自己反省,行善不是沒有力量,隨你的心能力所到的,你『善量悉圓滿』,你只要發多少善就能夠圓滿。
以前有一個乞丐兒,正當盜賊要來干擾、要來侵害的時候,城裡面的人因為擔心有奸細跑進去,所以也不讓這個乞丐人進去,這個乞丐人只好住在城外,晚上就住在破屋中。忽然聽到盜賊來了,非常多的盜賊跟馬聲。這個乞丐就自己想了,盜賊黑夜要去偷襲這個城門、城裡,那城上綁了這個鈴聲沒有響,那麼燈火在半明半滅之間,大家都在睡著了,當人因疲倦睡著了,這個城、這個地方的人民可能會被屠、被殺害,我應該找個空隙跑進去,救這裡面全城的人命。他起了這個善念以後,就跑到城下大聲的呼叫。城上的人就警覺了,就把這個金鼓、就把這個戰鼓一擊,整個城上的這些弓箭全部射下來,這些石頭丟下來,以及這些火炮全部射下來,『亂向暗中擊』,就向這些盜賊這方向射擊過去。盜賊非常地害怕,放棄了雲梯就跑掉了。因為這個乞丐救了百萬城裡面人的生命。
你現在說你沒有力量去做善事,你沒看到這個乞丐這樣做嗎?你看到這個乞丐他有沒有功德呢?他是功德有量還是無量呢?『所以下下人,能種上上福』,非常卑下的人也可以種非常至高無上的福報。如果你心想去行善,你能力做不到。可能有人,有犯過的人,『又有作過人,不欲持此經』,他不願意想持這本《太上感應篇》,其實他心中常常想,我罪業已經很重了,你不要再跟我說鬼神了,你不要增加我的恐怖了。他不想想說太上老君的訓誨是教我們悔改,轉禍為福,教我們『積善種』,做為我們悔過的滅罪的本錢,悔過是我們滅罪的根本、滅罪的本錢。
惡既然是由心造,還是由心去滅。就好像冬天的水,結凍以後就變成冰,到春天的時候春暖花開,冰又變成水,所以說冰跟水它的本性是不二的。也就是說,你造惡的心跟菩提心是不二的,造惡的心是結冰,你清醒的、覺悟的心是變成水,它是不二的。菩提跟煩惱是不二的,迷的時候叫煩惱,悟的時候叫菩提。又好像說,不會下象棋這個人,走到一半的棋局,已經準備大敗了,忽然遇到一個會下象棋的人,告訴他怎麼下象棋,教導他,這個人能夠信受,最後反敗為勝了,到棋局終了的時候,他反敗為勝了。這表示說你雖然人生走到一半,你雖然人生是失敗的,造業、造惡非常多,可是你碰到一個善知識告訴你《太上感應篇》,教導你怎麼斷惡修善,你最後能夠信受奉行,你最後還是成為一個善人,你可以反敗為勝。如果你還是敗的,是因為你不相信的緣故。
以前有一個老僧他想要修一個關聖廟,他的道行修得很好,很清淨,非常清高,他很努力去修做善事。可是有一天碰到一個盜賊要來侵犯,他夢見護法神告訴他說,你明天就應該要死掉了,有一個騎一匹白馬那個人叫做朱二,他是你過去生的怨家,你必須死在他的手中。那這個老僧就向神明祈求了,他說,我這一輩子也是想要行善,希望你慈悲救護我。那護法神說,我也沒辦法救你,我『無救法』,那能救的是你自己。於是這個老僧清晨就叩鐘起來以後,剛好真的有一群盜賊到山上來,就把這個老僧抓到,抓住以後就叫他帶路,哪個地方、哪座山有財寶,哪個洞裡面有婦女,你趕快帶我去,不然我就殺你。這個老僧就突然間在想了,我的業報已經現前了,我應該要死掉了,我現在又引導你去造惡,又叫你去搶劫錢財、姦淫婦女,那我不是業上加業嗎?霜上加霜嗎?枷上再加杻嗎?杻械嗎?就是手銬再加腳鏈嗎?就站起來對這個盜賊叫喊說,我不再引導你了,你不是朱二嗎?我命本來就應該死在你手裡。這個盜賊非常驚訝的,非常「大驚駭」,就非常驚訝的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那麼你是一個聖僧囉?『聖神僧』囉?老僧就告訴他晚上作夢的經過。朱二自己想,哎呀,怨怨相報何時了,那神明說不能救你,就是你自己救自己,『即是救汝法』。你不引導我往前進前面去造業,就是自救,『是即汝自救』。『我汝自解怨』,那我自己不殺你,我就是解開這個怨仇。我們一齊去,『稽首神前去』,我們一齊到護法神那邊去道謝一下。
這一段講什麼呢?那個『朱二』就是我們造業了,我們的本來。那個『老僧』就是我們想要回歸向善,我們現在修行了。他告訴你說,你不要再繼續造業,如果你去造業,你就死路一條,你會遇到盜賊那個朱二。那個朱二就是你繼續造業下去,那個護法神告訴你說,你會喪命在他手中,就是你現在去造業的你那個手中。那你不要繼續引導你這個惡念去造惡,就是你不要去引導那個朱二去搶劫錢財、去姦淫婦女,這個意思是這樣,這是自救法。所以說禍可以轉,太上老君沒有打妄語。『急向生前改』,最好在活的時候趕快悔改,不要等到死後才要後悔,『莫待死時悔』。這一句很好,可以給它背起來,「急向生前改,莫待死時悔」。改過、悔過就是這一念心,沒有一個罪不滅掉的。
又有一些小根器的人他受持這個《太上感應篇》,道心不夠堅固,今天行善,行一點小善,就希望明天有果報,不想想太上老君的訓誨,祂說,『久久』才會『獲吉慶』。太上所說的經就好像天上下的雨,人生所行的善就好像地下的種子,雨下下來它沒有分別,但是地裡面有肥沃的、有貧瘠的,我們每一個人的命,我們有福報有厚的、有薄的,我們『受命有厚薄,遲速亦如是』,我們接受太上老君這個滋潤,我們的因緣有厚有薄、有快有慢,我們的福報現前有厚有薄、有快有慢。你只要努力的勤耕耘,到秋天就收穫了。你種得慢,種到一半,又慢,然後又放棄,當然是沒有收穫。
那麼也有行善的,暗中得到神護佑,這個人他不知道。他已經暗中得到神的護佑,他自己不知道,就是冥感冥應,暗中有感應,他自己不知道。他說,沒有利益,我行善沒有利益。輾轉就生毀謗、又生懷疑了。就好像一個愚癡的小孩,「癡騃兒」就是愚笨的小孩,他站在那個快要倒下去的牆下面,手中還持想吃那個水果,吃那個果糖、糖果,還在那邊玩,他還不知道害怕,還不知道牆要倒下去了。他的父親趕快跑過來,知道他有危險,就把他兒子抓到別的地方去,那個牆就倒下去,他的兒子命就救活了。這個小兒還哭泣的向他母親說,父親奪掉我的糖果。這一句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你暗中得到一些大災難,因為你行善才化解開來,你不要說這些行善沒有收穫、沒有果報。又好像說一個船快要翻掉的人,他扶著這個板子到岸邊,他的所有錢財統統被海水淹沒了,衣服也溼掉了,他來稽首頂禮謝神靈,而且還還願,還要還願,希望以後乘船不要再翻覆。他不再說神保佑了,『不復言神佑』。
『所以大善人,精勤無退轉』,大善人他精勤沒有退轉。「福向綏中生」,這個「福向綏中生」就是,「福」就像平安中裡面會生出來。『禍向暗中滅』,災禍暗中就滅掉了。「福向綏中生」就是你不退轉的時候,你福報就暗中在平安中裡面就生出來,那災禍就在不知不覺裡面它就不見了。『因果報應中,分明向人說』,因果報應都告訴你了,很清楚。修善的受苦者,為善還沒成熟,你做善事得到苦報,是因為你的善事還沒有成熟,等到你成熟的時候,你就可以得到這個樂報。『稽首太上尊』,我頂禮太上老君,你『普度一切眾』。『心生一切善,善生一切福』,你心裡生一切善,這個善就生出一切福報出來。『若人受此經』,如果有人持、奉行這本《太上感應篇》。『信行及勸導』,信受奉行又勸導別人來奉行這部《太上感應篇》。這叫法布施,『是名為法施』。『功德不可量』,功德不可計量。
這是姚文然在清順治甲午年農曆十月,農曆冬至,到農曆冬至,農曆十月冬至的時候,他在「龍山」,在安徽省當塗縣,他所寫的這個,他本人叫姚文然,他寫的這本「姚端恪公頌」。我們知道他是,剛才我們有特別介紹他,他是在清朝當過刑部尚書,那麼寫了一本叫《姚端恪公全集》。這位人物,文學家,他也是很有善心、善念。
好,我們今天二百六十二集《感應篇彙編》總結,我們講到這邊圓滿結束,總共講了二百六十二集,非常感恩各位菩薩大德的護持。我們從二O一三年六月九日開始,從第二十四集開始講,到現在長達四年六個月,是非常漫長的一個過程。非常感謝太上老君、諸佛菩薩、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龍天護法的護佑以及護念,讓我們這個《太上感應篇彙編》的講座能夠圓滿在這邊結束。非常感謝淨空老法師,也感謝定弘法師,也感謝諸佛菩薩的護念,感謝太上老君的恩德。
我們結束以後,還會繼續補講《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集到二十三集,這樣就非常地完整。等到我們二十三集講完以後,我們會開始講《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萬善先資」、「欲海回狂」、「西歸直指」,希望各位能夠敬請收看。再補講的《感應篇彙編》第一集到二十三集會在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播放。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它的網址是www.xlcitv.com,在孝廉文化網路電視臺是一個專弘因果教育的網路電視臺,希望各位菩薩大德能夠敬請收看。
今天我們《感應篇》的總結就講到這裡。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