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39集
第139集

感应篇汇编第13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三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6/24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3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八句,【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0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3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39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三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6/24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3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八句,【以惡為能】。那麼今天我們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四百一十五頁。我們上一集講到四百一十五頁的第四行,今天這個地方我們再補充一下,第一行到第四行這個經文,我們再補充一下,請各位看這個經文:
【如今。既得剎那住世。便當力行仁慈。廣修眾善。消除三障。清淨六根。念佛持齋。參禪學道。高超三界。迥脫四生。切勿縱貪瞋癡。行殺盜淫。造此惡業。受此惡果。佛語不虛。人當諦信。】
那麼這一段因為很重要,所以我們再補充這一段的重點,再跟各位做一些講解。那麼經文的白話我們上一回有解釋過,就是說如果你有幸得到人身,就是『剎那住世』,你應該把握得人身的因緣,要力行慈悲仁慈、要『廣修眾善』,要『消除三障』,惑障、業障、報障,要清淨你的六根,『念佛持齋,參禪學道』。然後能夠在今生今世明心見性,或者帶業往生極樂世界,脫離三界六道輪迴,這叫『高超三界』。
『迥脫四生』呢?一旦成佛了,一旦往生極樂世界,一到極樂世界就變阿惟越致菩薩,就是不退轉菩薩,也叫阿鞞跋致菩薩。阿鞞跋致菩薩就是成佛。所以到極樂世界以後,你就脫離四生的輪迴,胎生、卵生、溼生、化生。這個地方太上老君特別提醒你,『切勿縱貪瞋癡,行殺盜淫,造此惡業,受此惡果』。『佛語不虛』,我們應該要深信不疑。
這一段因為非常重要,我們來跟各位慢慢地來講解。這一段講,第一點,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第一點,老法師說,他勸勉我們要「力行仁慈,廣修眾善,消除三障,清淨六根,念佛持齋,參禪學道,高超三界,迥脫四生」。為什麼我們要重講呢?老法師也認為說這一段的這八句,每一句四個字,都非常非常地重要。老法師說,這幾句話可以說是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教化眾生的總綱領都說出來。所以我才說這一段要再補充講解的意思是,這個地方真的很重要。
接著佛又教導我們,「切勿縱貪瞋癡,行殺盜淫」,老法師說,他用「切勿」兩個字是非常肯定、非常懇切,告訴你千萬不能造。貪瞋癡是三毒的煩惱,佛菩薩跟凡夫的差別就在這個地方,「切勿縱貪瞋癡」。我們凡夫就是六根接觸六塵,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所以我們是入色聲香味觸法,這個就是縱貪瞋癡。所以彌勒菩薩也跟我們講說,一彈指有三十二億百千念,所以你沒有辦法去發現你已經起貪瞋癡了,接下來就行殺盜淫。所以老法師說,諸佛菩薩已經斷貪瞋癡了,決定沒有殺盜淫的行為,不但沒有這個行為,念頭都沒有,這就是聖人。
凡夫的貪瞋癡跟殺盜淫的念頭從來沒有斷過,只是沒有外緣,它不起現行。一旦它遇到外緣,它立刻就起現行。現行的意思就是說,你種子就會跑出來,你的習氣就會跑出來,這是凡夫修行不能證果、不能開悟的原因在這個地方,毛病習氣沒有斷。這是第一點,老法師對我們的開示。
第二點,老法師說,我們學佛的同修有不少人請示老法師,說怎麼樣可以契入佛菩薩的境界呢?契入的話是證得,那麼怎麼樣才能夠契入呢?老法師說,必須開解,「開解」就是心開意解,解才能夠契入。所以你聽經聞法就是要明理,聽經要明理,理明白了,你解才慢慢能夠契入。解跟行是一樁事情,解在行中,行在解中,就契入了。所以我們說一般叫解行並重,定慧等持。所以「行」就是去落實,那麼「解」就是你的智慧,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行」就是如如不動、不取於相,就是定。「解」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就是慧。所以定慧等持,解行並重,那就契入了。
如果我們單單照佛所講這些儀規去做,你不能夠深解義趣,還是不能夠契入境界,這個一定要懂。清涼大師在《華嚴經疏鈔》玄義裡面說得好,「有解無行,增長邪見;有行無解,增長無明」,都不能夠成就。所以真正會用功的人,功夫得力的人,一定是解行並重、定慧等學。慧是解,定是行,剛才我解釋過,看得很清楚、很明白,那是慧,這是解。老法師說,定就是行,如如不動、不取於相是定,那麼定是行。
這個地方這兩句,勿縱貪瞋癡,是屬於解門;勿造殺盜淫,是屬於行門。你有行無解,那個行是勉強的,不能夠達到法爾自然的境界。有解無行,那個解決定不透澈,總不免產生偏見、陋執,陋是淺陋。所以這兩句話很重要,我們說,修行百千劫,悟在剎那間。所以這個地方跟你講說,解行要並重、定慧要等持。在這個地方我們用一個解釋,為什麼老法師說,這個地方老法師跟我們講說,解在行中,行在解中,它是一,是一體的,一而二,二而一,它不是說分成兩半的,真正契入了境界是這樣的。
我們來看虛雲老和尚開悟的時候,虛雲老和尚在當時開悟的時候是在禪堂,打七。我們知道禪宗的在打七的時候,這個護七的人員,他是在他們養息的時候他們會來倒茶水。我在看影片裡面,他們禪宗的禪堂裡面,護七的巡堂人員拿茶壺來,茶壺倒水出來那個頭很長。那他提著,然後打七的人他坐在禪椅上,他的杯子是放在他前面。然後巡堂的護七人員過來要倒茶給你的時候。他有些是到前面,他倒下去,有些是手拿著,他倒茶水下去。虛雲老和尚就在那麼一剎那間,人家巡堂倒熱茶的時候去燙到手,他開悟了。當時虛雲老和尚就寫了一首開悟偈,他說,「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息。」接著又寫下一句偈語,「燙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語難開,春到花香處處秀,山河大地是如來。」這就是開悟的境界。
「燙著手」什麼意思呢?表面上他是巡堂的護七人員倒茶水,他手去燙到,其實這個燙到手是什麼呢?燙到手就是你,我們講說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身對觸,那個身對觸那一剎那,熱水一燙下去的時候,身對觸的時候,一碰到的時候,他當下那個見聞覺知,反觀自照這個見聞覺知,他當下契入。不是手去燙到,是心很清楚、很明白,心很清楚、很明白,但是他如如不動,不取於相,聽得很清楚、看得很清楚,但是如如不動,不取於相。那個就是三昧現前,就是定慧。
我們如果被燙到,我們的習氣馬上跑出來,我們的第六識分別、第七識的末那執著、第八識阿賴耶識,這個心意識,我們那個八識跑出來的時候,我們那個我跟著跑出來的時候,哎喲,好燙喔,你馬上生氣,你怎麼燙到我的手呢?這時候我就跑出來。那你「我」跑出來以後,後面貪瞋癡跟著跑出來,你就會生氣了,你就會很不舒服,為什麼燙到我的手?那個我執就跑出來,那個我就跑出來。它怎麼跑出來你也不知道啊,所以我們說,一念無明生三細,無明業相、轉相、境界相,老法師說,轉相,能見相,所見相。
所以虛雲老和尚這個手去燙到的時候,杯子掉下去的時候撲隆一聲,他說,「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聽得很清楚,聽得很清楚這個聲音,啪一聲,聽得很清楚,這是聞性,聞性起作用,真的很清楚。「虛空粉碎也」,「虛空粉碎也」就是打破這個我執跟法執,所以叫做「打碎杯」。他用「打碎杯」,就打破一切的執著。你也可以講說,「燙著手」就表示什麼?苦盡甘來,這個世間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佛跟你講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所以這個「燙著手」也可以講說,這個娑婆世界苦樂參半,叫做「燙著手」,也可以這樣去解釋。「打碎杯」就是打破一切執著。
所以燙著手,燙得很清楚,妙有;打碎杯,一切無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不是不知道被燙到,但是他不起執著、不起攀緣,他也知道被燙到了,但是那個我已經斷掉了,所以叫做「打碎杯」。這個時候是什麼境界?「家破人亡語難開」,家破人亡就一無所有。禪宗裡面跟你講的,入無縫塔,迥脫根塵,家破人亡,這我們一般講叫一無所有。《心經》裡面講,「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這就是家破人亡。你把你的我執法執都打破了,再破一品根本無明,那就是「語難開」了,沒有辦法去解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叫做「語難開」。唯有當下直下會取,唯證方知,這叫做「語難開」。
那到這個境界的時候,「春到花香處處秀」,我們說一葉一如來,一沙一世界,一葉一如來,到這個境界來的時候,「春到花香處處秀」,見到自己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隨拈一法都是妙法,這叫「春到花香處處秀」,像草木逢春一樣。「山河大地是如來」,就是跟永明延壽大師那個開悟偈一樣,「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他這個意思也是一樣,「山河大地是如來」。這個是虛雲老和尚的開悟偈,在他被水燙到這一剎那,解行並重,定慧等持,這個時候他禪定,定功現前,智慧現前,那就是三昧現前。這是第二點,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
第三點,老法師說,我們看看現在的社會,不要看其他地方,看看佛門就好,我們自己這個道場,圍繞周邊這些同參道友,幾個人能夠息滅貪瞋癡?這是真的啊。你不要去看外面的民眾百姓,看我們學佛人就好,有幾個人能夠息滅貪瞋癡?幾個人能夠不造殺盜淫?只是程度上的差別而已。我們這些錯誤的念頭、習氣,還沒有真正的放下,對我們的解行決定產生障礙。
佛在經上告訴我們,一切眾生根性有利根、有鈍根,所謂上中下三根。三根從哪裡來?三根要怎麼去分別?我們是屬於哪一種根性呢?老法師說,老實說,三根不一定,佛也沒有定法可說。老法師說,你肯放下,你就是上根,上根利智。你放下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沒有放下,你是中根。你完全不能放下,下根,完全不能放下,你是下下根的人。哪有一定呢?完全在自己,身心世界、世出世間法統統放下了,你就是上上根。
所以不是說你聰明就是上根。聰明是世智辯聰,那不對,那是八難之一。有些人他書讀得很好,他可能是博士,但是他很執著,他有所知障、有煩惱障,他就不是上根了,他是下根的。為什麼?因為他放不下。所以老法師這樣的一個解釋,我們很清楚明白,統統放下的,上上根。所以你說鍋漏匠,鍋漏匠他不認識字,他是諦閑老法師的同鄉、的同學。那是一個補鍋的鍋漏匠,他到寧波鄉下,去那邊念佛念了三年,站著往生,他就是上上根。為什麼?因為他統統放下。海賢老法師一個字都不認識,他明心見性,預知時至,海賢老法師上上根的。
臺灣的廣欽老和尚一個字都不認識,寫《廣欽老和尚開示錄》,他也是上上根。六祖大師沒有認識一個字,他講了一部《六祖法寶壇經》,被編入《大藏經》裡面,唯一中國人裡面,講經唯一被稱為經的,佛經的,就是《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他也不認識字,他是上上根。所以老法師這樣的一個說法,我們非常地高興,為什麼?原來是統統放下就是上上根,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由此可知,根性與讀誦、聞教有密切關係,跟你聽經聞法有關係。大乘經讀得多、聽得多,容易覺悟。換句話說,把我們從下根提升到中根,從中根提升到上根,祖師大德教我們讀誦,要懂得隨文入觀。什麼叫隨文入觀?隨文入觀就是隨著經典的文字,隨著世尊所說的一切法,自己不知不覺就入了這個境界,叫入觀。這叫我們一般講叫暗合道妙,巧入無生,就這個意思。你不知不覺就入了境界,這叫入觀。用現代的話來說,不知不覺把我們自己的想法、看法轉變了,怎麼轉你也不知道。但是你根塵一接觸,做到了,你做到什麼?你做到經典裡面講的那個境界,叫隨文入觀。你的想法、看法轉變了,這就是隨文入觀。
讀久了、讀多了、聽多了,這就是薰習、薰修的力量。所以讀經千遍,其義自見,也有講說其義自現。薰修力量最顯著的就是什麼?為人演說,這個力量很大,效果非常殊勝。為別人講一遍,比自己讀十遍印象都要深刻。所以諸佛菩薩四無礙辯裡面,有樂說無礙辯,歡喜講,諸佛菩薩無非是,都是給我們做修學的榜樣,我們要學到歡喜講才會進步。歡喜問,別人不問我們,我們反過來問他,對於自己的智慧見解都會增長。智慧真正長一分,你對於世緣,包括佛緣,你自自然然會放下一分,這是第四點。
第五點,老法師說,跟各位說,世緣沾不得,佛緣也沾不得。你們也曾經聽過禪宗所講的,念佛一聲,漱口三天都漱不乾淨。那是表法,做給我們看的,告訴我們高級的佛法是世法、佛法都不沾染。世法、佛法要不要離開?老法師說,要不要離開?你說不沾染,那要不要離開?不需要,為什麼?沒有障礙。老法師說,你離開了也錯了,執著了。離開也錯,你也起心動念了,決定要不起心、不動念,一切法法爾如是。老法師說,我們講放下,放下,兩邊都放下,有這邊也要放下,空那邊也要放下;執著要放下,不執著也要放下;分別要放下,不分別也要放下,那叫真放下。放下執著,一切都不執著,但是如果也執著一個我一切都不執著,那個也不行,那還是沒有放下。所以兩邊放下,中道不存,你才能夠入佛的境界。
第六,老法師特別舉善財童子參訪德雲比丘,七天沒有見到德雲比丘。清涼大師在註解裡面給我們說這七天沒有見到,「七」代表七覺支,七覺支就是「三十七助道品」裡面的,就是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行捨覺支。清涼大師的意思是說,七天見不到德雲比丘,是因為七覺支他還沒有忘,所以就不能夠見到。他七覺支如果放下來了,才能見到。清涼大師這樣的說法,不能說沒有道理,這是他的講法。
老法師說,我們換個講法也成,因為佛在經上沒有說這七天一定代表什麼,它是活的。老法師說,我覺得這個七,這個數字在佛法裡面代表圓滿,七這個數字是講四方、上下、當中,這代表七,表這個意思。老法師說,我覺得我們不用清涼的講法,用七表法的意思,七是圓滿,你統統放下就圓滿了嘛。所以統統放下表示七的意思,你圓滿的放下你才能見到,你才能見到德雲比丘。它這是一個在《華嚴經》裡面五十三參裡面,這有一點表法的意思在裡面。
第七,老法師說,德雲比丘他是代表初住位,初住位的菩薩他已經破一品根本無明,統統放下了,你才能夠入初住位。還有一樁放不下,這個最後的放下是什麼?是佛法,分別佛法、執著佛法,你不能夠見到。馬鳴菩薩在造《大乘起信論》,諸位要曉得,「大乘起信」是什麼個境界?正是圓教初住菩薩的境界。
有一次在《無量壽經》學習班,老法師曾經這個地方開示的很重要一句話。剛好有一個同學寫學習班報告,他就引用《大乘起信論》裡面講說,離言說相、離心緣相、離名字相。老法師說,你說的這個問題有待商榷,為什麼?老法師就告訴他說,你曉不曉得《大乘起信論》在講給誰聽嗎?他說,《大乘起信論》在講給初住位菩薩以上的聽,就是圓教八信、九信、十信,要準備轉圓教初住位的時候,《大乘起信論》為他們而說。他說,他們到法身大士才可以說離言說相、離心緣相、離名字相。老法師說,那麼你離了嗎?你到達法身大士的境界嗎?如果你到達那個境界,你才可以說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否則你不能這樣說。
那時候我聽到法師在學習班這樣開示,我非常地震撼。我們都是朗朗上口,但是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其經文表面的意思,我們不知道它深一層的意思。所以這個地方老和尚就講了,他說,「大乘起信」是什麼個境界呢?是圓教初住菩薩的境界,善財童子七天見不到德雲比丘,七天以後見到了。就是馬鳴菩薩在《起信論》裡面告訴我們的,他雖然講一樁事情,但是這是一個例子,我們可以舉一反三。他說,我們聽經要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來聽。那個離不就是放下嗎?
聽經能夠離這三相,讀經能夠離文字相,展開經卷不是不要文字,你在讀經的時候,不是不要這個文字喔,你還是要兩個眼睛看著文字喔。這裡面有很多法相名詞,離跟即,它是同時的,就是離一切相,即是一切法。老和尚說,這個境界這是真離,就是離即同時,這是真離。不是說這個不要了、丟掉了,那個你還沒有離,那是離了有,你著了空。離言說相聽,不是不聽經,還是聽得很清楚,聽得清清楚楚,那個離是什麼?是不執著、不分別。
我這邊再講一遍,這段很重要。離言說相在聽經,不是不聽經,而是還是聽得清清楚楚,那個離是什麼?不執著、不分別。我聽,聽不分別、不執著,即相離相。我看,看不分別、不執著,那叫妙觀察。我們見色聞聲,麻煩在哪裡?就是有分別、有執著,在打妄想,那就壞了,過失就在這個地方。這樣統統放下,清淨、平等、覺現前了,清淨、平等、覺就是真佛,圓教初住菩薩是真佛,不是假佛,分證即佛。老法師在這一段開示得非常好,即跟離是同時的。你在聽經的時候,一樣都在聽,但是不分別、不執著。你在看的時候、在讀誦的時候,有看到文字,但是不分別、不執著,這叫做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
第八,由此可知,善財童子參訪德雲比丘,七天的七就是代表妄想無明,七天以後,意思是說,破一品無明,破一品無明證一分法身,入圓教初住位次,這樣就見到德雲比丘了。我們這種講法比清涼註解好懂,意思也很圓滿。所以古大德的東西我們可以參考,不可以執著。一定要遵循,那你自己就不能夠開悟了。但是我們在初學的時候決定要遵循,不遵循是我們自己胡思亂想,我們自己沒有開悟,那個經的意思隨著我們講,我們講不圓,人家提出幾個問題就把我們問倒了,那怎麼行?自己真正有悟處,要把古人這些註解放下,放下古人的註解才能入經教。再放下經教,你才能見性。
所以佛給我們很好的暗示,佛無有法可說,不但無有定法,佛無法可說,就是教我們不要執著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一切法。你執著他所說的一切法,那你是七天見不到德雲比丘。《華嚴經》這一段,善財童子參德雲比丘,有這麼深的表法在裡面,我們沒有老法師這樣講,我們看不出來。釋迦牟尼佛的法統統捨掉,自性的法就現前。所以《金剛經》裡面講,「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你就見性了,明心見性,見性成佛。
第九,可是大家聽我這個話,千萬不要誤會。你現在一定還是要依佛法,不但要依佛法,一定要依古來祖師大德的註解,為什麼?因為你現在是凡夫,一品煩惱都沒有斷,我們哪裡能夠比得上善財呢?善財參訪德雲比丘,諸位要記得,見思煩惱斷了、塵沙煩惱斷了。也就是說善財童子他已經斷了見思煩惱、塵沙煩惱,他的分別執著都斷掉了,只有妄想還沒有斷,所以他七天沒有見到啊。等到他斷一品妄想,自性現前,入法界,入法界之後,修什麼法門?修念佛法門。
從現相上來講,德雲比丘示現在別峰,他在另外一個山峰,別峰。他住在山上,山代表高,是代表超出的意思,表超出的意思。他在另外一個山峰,在那個地方經行,另外一個山峰表什麼?表特別法門,念佛這個法門是特別法門。古人講門餘大道,八萬四千法門以外的特別法門。他在山上經行念佛,就是我們現在講的行般舟三昧,專念阿彌陀佛。佛在經上種種示現都有很深的意思。如果我們執著在文字上,執著在言說上,這個意思你體會不到。所以離相即相,離即同時,離即不二,你才會有個入處。老法師這個地方最後這一句話,我們一定要牢牢地,要悟入,離相即相,離即同時,離即不二。
第十,我們現在學經教的同學,對於這些道理一定要知道,要認真努力去學習。不但在經教上你懂得隨文入觀,要把經教裡面所學到的在生活上隨事入觀,就是你的想法、你的看法不知不覺改變了,放下來,這叫隨事入觀。六根接觸六塵,事事物物都能夠用智慧觀察,用智慧觀察這些現相是什麼呢?總而言之,「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你就見到了、你明白了。在現實生活裡面去觀,不是去打妄想,不是在那裡想說這是夢幻泡影,不是的。老法師說,不用想,觀是不用心意識的,沒有妄想、沒有分別、沒有執著,就這樣去觀察。
哇,老和尚這段講得真的很好,我們以前都不知道,哎呀,這個豪宅、這個飲食,這世間的一切,這都是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但是你看到你還是喜歡,還是喜歡吃、還是喜歡豪宅、還是喜歡好的衣服啊、還是喜歡坐好的車子啊。那你講經都會講,哎呀,這些都是夢幻泡影,可是看到東西你又很喜歡啦。講的時候都會講,哎呀,不要太執著啦,這些都是有為法,夢幻泡影,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可是輪到你的時候,你就緊抓不放。老和尚告訴你,不是這樣觀,不是光嘴巴在那邊唸說,哎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不是。
老法師告訴你說,還是看這些境界相,是世間一切這些有為法,你要怎麼樣?老法師說,你要去隨文入觀,什麼叫隨文入觀?在入觀的當下,沒有妄想、沒有分別、沒有執著,你才會契會。我沒有聽老和尚這樣開示,坦白講,我覺得說,我也不明白這個意思。老法師說,觀是不用心意識,沒有妄想、沒有分別、沒有執著,用這樣去觀察。時時能提得起《金剛經》這四句偈的原則,對照我們六根接觸六塵的境界,然後你得到的總結論就是「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你才徹底的明白、徹底的做到。那時候你眼見色、耳聞聲,就即相離相,離即同時,入不二境界,那就成功了。
不用壓的,哎呀,我不要看;哎呀,我不要聽,那是用壓的。你自然而然瞭解這些,「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那就可以做到什麼?如如不動,不取於相,看得很清楚、看得很明白,但是心不染著。喔,這個地方講得太好了,老和尚講太好了,離即同時,離即不二,離相即相,即相離相。原來是用這樣去觀的,六根接觸六塵,瞭解一切萬法,隨文入觀以後,這個觀是不用心意識,沒有妄想、分別、執著,去觀察周邊的一切有為法,你才能夠契入它的真相,是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所以《金剛經》裡面講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我們都念錯了,我們都念如是觀,人家是如是觀,就是什麼?隨文入觀。所以各位要記得,觀是不用心意識,沒有妄想、分別、執著,用這樣去觀察。這個是第十點。
第十一點,你要認為這些事事物物都是真的,都是實在有的,你就錯了。不但你開不了智慧,你決定還是造殺盜淫,還是起貪瞋癡,還要造這個惡業。造惡業就決定要受惡報,六道輪迴是自己造的,三途地獄也是自己變現的。離開自己的心識,決定沒有一法可得。不離開自己的心識,雖然現一切法,這一切法也不可得。世法不可得,佛法也不可得。《大般若經》上,「不可得」這三個字說了幾千遍,我們要在生活當中,六根接觸六塵境界中去勘驗、去證實,那個叫做證果、那叫證道。
第十二,「消除三障」,我們這個經文裡面有,「消除三障,清淨六根」,三障自然就除了。老法師說,如果你有前面那個即相離相,離即不二,隨文入觀,瞭解觀一切有為法不要用心意識,沒有妄想、分別、執著,用這樣的功夫去觀有為法,你的三障很容易消除。沒有這個功夫,老和尚說,三障太難了。三障就是惑障、業障、苦(報)障,也可以說我們現在所講的,妄想、分別、執著。
接下來,「清淨六根」,六根接觸外面六塵境界真的不染,你要有隨文入觀,不存心意識去觀察,你才有辦法做到真的不染。接觸的時候清清楚楚明瞭,這是般若觀照,一塵不染是甚深禪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確實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這就是「清淨六根」,這就是「都攝六根」,《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裡面講的,「都攝六根,淨念相繼」。
第十三,再來,「念佛持齋,參禪學道」,「念佛持齋」這個「齋」,它本身的意思是身心清淨。現在在習俗裡面,一般人都把吃素當成持齋,也可以啦,素食是持齋的一部分。「參禪學道」這個「參」,不用意識去參,在禪宗裡面講叫離心意識參。老和尚剛才講過了,我們說,觀有為法不用心意識,對不對?禪宗教你說,離心意識下去參,跟這個意思一樣,你用意識心就不叫參。宗門裡面講離心意識參,心意識是八識,心是阿賴耶,意是末那,識是第六意識。第六意識是分別,末那是執著,阿賴耶是落印象。離心意識就是不要執著、不要分別、不落印象,這叫參,用這樣去參。禪是什麼?禪是佛心,戒是佛行,教是佛的言語。而這一句佛號全部統攝,這歸在念佛法門。
再下來,第十四,所以這個文字好,前面「念佛持齋,參禪學道」,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第一就是參訪吉祥雲比丘。吉祥雲比丘跟他講了二十一種念佛法門,這二十一種展開來就是一切諸佛如來所說的無量無邊的佛法,沒有一法能夠超出念佛法門。所以說「高超三界,迥脫四生」,不但能夠超越六道輪迴,超越十法界,胎、卵、溼、化四生都永遠擺脫掉了,不生不滅。以上這一段,我們特別再加以補充解說,也引用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可以增長我們的智慧。
再來,我們看下一段:
【唐魚思咺(xuǎn)。機性極巧。武后欲造匭。令人攻訐陰事。工匠無人作得。咺造之甚稱旨。人有投匭者告咺。在揚州為徐敬業作刀輪。用以衝陣。殺傷官軍甚多。遂伏誅。】
這一段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唐魚思咺』,這個人他的資料不詳,是唐朝那時候的人。這個人『機性極巧』,「機性」就他的根機性質。
『武后』就是武則天。
『匭』就是一個小箱子。
『攻訐』就是舉發他人的過失或陰私而加以攻擊。
『陰事』就是隱密的事情,不可告人的事情。
『稱旨』就是符合上意,符合皇帝的意思。
『徐敬業』,這個人姓李,唐朝人,他會武則天廢帝,毀了唐朝的宗室。當時徐敬業與唐之奇、杜求仁、駱賓王等,那時候討伐武則天,他自己稱叫匡復府上將,擁兵十餘萬,後來兵敗被部下所殺,這「徐敬業」。
『衝陣』,「衝」就是突襲,「陣」就是軍伍行列,就是部隊,戰鬥隊形。
『伏誅』就是被處死。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魚思咺他非常地機巧聰明,武則天想要製造一個小匣子,專門用來讓人密告揭發陰私。很多工匠沒有人會製作,但是魚思咺卻能夠製造出來,而且很合武后的旨意。後來有人在小匣子中投書密告魚思咺,說他曾經在揚州為徐敬業製造作戰殺人用的輪刀。在戰場上專門用來衝鋒陷陣用的,殺傷了很多官兵。魚思咺後來被判處死刑。
再看下面這一段:
【唐徐敬業起兵。武后患之。欲興大獄。去異己者。有索元禮揣旨。即上書言急變。召對。擢遊擊將軍為推使。即洛州牧院為制獄。養無賴數百人。意所欲陷。則使數處俱告之。辭狀俱同。既下獄。脅以威刑。無不誣服。詢一囚。必窮根株。相連至數百。後以受賄。收下吏。不服。吏曰。取公鐵籠來。元禮服罪。死獄。同時又有周興。性殘酷。與索元禮等為黨。有人告興。謀不軌。太后怒。命來俊臣鞫之。時俊臣與興共推事。謂興曰。囚多不承。奈何。興曰。易耳。取大甕。以炭火四面灸之。令囚入其中。何事不承。俊臣乃索大甕炭火。一如興法。謂興曰。奉內狀推兄。請兄入此甕。興戰慄伏罪。流嶺南。為仇家爭殺之。】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大獄』,重大的案件,牽涉面廣大,處罰很嚴厲的,叫做「大獄」。
『異己』就是敵對的人,我們講排除異己。
『索元禮』他是唐朝時候的胡人,武則天的時候提拔他做遊擊大將軍,『為推使』。在洛州牧院為制獄,『制獄』就是審案的時候、判案的時候,他施刑非常殘酷,常常以嚴刑逼供,審訊一個囚犯常常牽連數百人。先後這個索元禮冤枉殺害數千人,枉殺數千人。這是在酷吏裡面,他是最殘酷的,叫「索元禮」。後來薛懷義收索元禮為義子,假子就是義子,所以索元禮才會被武則天所信任。後來因為他審判案件太嚴苛了,而且收受紅包,他有收賄,接受部屬的賄賂,就受賄下吏,最後他死在獄中。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我們這裡就有一個法官跟這個索元禮很像,他就收受了很多錢,後來他被檢察官給他聲請羈押。後來他也關在看守所裡面等待,要準備審判,那他想盡辦法就一定要交保出來。大概關了兩三年,因為案子還在審判中,因為罪刑太重了,所以他就必須繼續接受羈押。因為他當過法官,他有辦法,他就想盡辦法能夠辦交保。結果他在交保那一天他很高興,他就叫家人送交保金過來,要準備繳交保金。就在臺北地方法院的交保室,要準備繳交保金的時候,突然間暈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當場死亡。所以法律不能給你制裁,當法律不能給你制裁,那天災人禍可以給你制裁,鬼神可以給你制裁。這個就是跟索元禮的下場是一樣,死在獄中。
『揣旨』就是揣度、忖度,或是估量上面的意思,皇帝的詔書,揣摩皇帝的意思。
『急變』就是重大的緊急奏疏。
『召對』就是皇帝召見臣下,令其回答有關政事等方面的問題,叫「召對」。
『擢』就是提拔。
『遊擊』就是武職的官名,從唐朝到清朝都有這個「遊擊將軍」。
「推使」也是類似官名。在唐代,在節度跟觀察等使下,設置推官,掌管勘問刑獄,就是司法審判的事情。
「洛州牧院為制獄」,「洛州牧院」,「洛州」相當於今天河南濟源市,溫縣以南的這些地區。「院」是官署的名稱。當時有臺院、殿院跟察院,察院是屬於監察御史,殿院是殿中侍御史,臺院是屬於侍御史。「制獄」就是斷案、審案。
『辭狀』就是口供。
『威刑』就是嚴厲的刑法。
『誣服』就是無辜的服罪。
『根株』就是,根株牽連它就是說,一方有禍,另一方同根與株,一般都不可避免受到牽累,就是「必窮根株」。
『收下吏』,「收」就是拘捕,「下吏」是交付司法官吏審訊,這是「收下吏」。
再來,『周興』,「周興」他是唐朝雍州人,他學習法律,他在審案的時候,他也枉殺數千人。武則天稱帝的時候,他任尚書左丞。這個人也是,這一篇裡面最主要是在討論周興跟來俊臣,等一下我們會討論到。最後周興也是被仇人所殺。來俊臣也是唐朝那時候的人,他性殘忍,在武則天那個時候擔任官員,他當時也害死了很多人,這等一下我們再來討論一下。
這個來俊臣本身他被提拔做侍御史的時候,他是以酷吏著名的。他跟他的同黨朱南山輩,造《告密羅織經》,寫一本書叫《告密羅織經》,怎麼告密別人的罪,然後把他羅織罪名,叫《告密羅織經》一篇。然後又做了一個很大的枷鎖,大枷,以鐵來把頸部、頭部夾住。被枷者,被上大枷鎖這個人宛轉在地上,轉了一會兒就死掉了,這是非常殘酷的一種刑罰。這是來俊臣,他當時在審案的時候,他所用的一種非常殘酷的刑罰。
再來,『鞫』就審訊。
『推事』就是勘斷案件。
再來,『不承』,「囚多不承」,「不承」就是不承認、不招供。
『以炭火四面灸之』,「灸」就是燒灼。
『內狀』,「奉內狀推兄」,「內狀」就是內廷的文書。「推」就是審問、推究。
『伏罪』就是認罪。
『嶺南』,就今天廣東、廣西一帶。
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徐敬業在起兵討伐武則天的時候,武則天非常憂患,想要蓋一個大監獄來排除異己。而當時的胡人索元禮猜測武后的意思,就馬上上書說,國家有非常重大變故。武后召見他來問,就擢升他為遊擊將軍,當推使的官。就在今天的洛州,就是河南洛陽,當牧院斷案審判官。平時索元禮養了無賴有數百人,『無賴』就是無業遊民。他平常養了數百個無業遊民,他想陷害哪一個人,就叫這些無賴遊民到處去告發。然後所呈上來的罪狀、呈狀,都是相同的。然後就把對方捕下獄,拘捕下獄。然後又以嚴刑來脅迫,沒有一個人不自誣、不認罪,而服罪的。
當他詢問囚犯的時候,一定是追根究柢,甚至同一個案子牽連數百人。後來因為他接受、收受賄賂,被收押審判。他不服氣,審案的官吏說,取這個索公,索元禮平常他都用鐵籠來關人嘛。他說,拿索公平常用的鐵籠過來,索元禮就認罪了。後來死在獄中。和他同時的還有一位周興這個人,他的個性非常殘酷,跟索元禮同黨。有人密告周興圖謀不軌,『有人告興』,就是有人密告周興他圖謀不軌。武則天很生氣,就命令來俊臣來審訊他。
當時來俊臣跟周興,他們都是當審案的推事官。來俊臣就問周興說,囚犯對案情大多不承認,怎麼辦?周興說,這很簡單,你去拿一個大甕出來,然後在大甕的四周來把它燒烤,請囚犯進入那個甕中,沒有什麼事情不會承認的。來俊臣就如法炮製,就取來一個大甕跟炭火,照著周興所說的方法一樣去做。然後對周興說,奉內廷文書要審訊老兄,請老兄進入這個大甕吧。這就是我們成語說請君入甕,這個意思的由來,請君入甕。周興非常害怕,就認罪了。當他流放到嶺南,今天廣東這個地方的時候,被仇家爭相殺死。這個是周興的下場。索元禮也是這樣下場,來俊臣後來也是一樣的下場。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宋徽宗時。宋昇。政和初。為京西轉運。專修西內。嘗語曰。速竣此役。賞可立得。每用牛骨和灰。不給。因掘漏澤人骨。焚灰以代。時運判孫貺(kuàng)止之。不聽。引疾罷去。昇以功除學士。召受殿中監。忽得惡疾。自言焚骨之惡。罪當滅門。嘔血而死。未幾。合家盡死。後孫貺病卒。至冥。見宋昇鐵牀銅柱。血流徧體。又至一殿。冥官謂曰。汝勸之不聽。棄官而歸。真有人心者。當延壽一紀。因得更生。向人言其事。夫天下最慘者。莫如覆宗絕族。昇因一念貪賞。遂罹此苦。古云。惡因貪起。貪是惡根。治惡之法。首在去貪。信哉。至於他途之以惡為能。不可備舉。且何忍悉載。人其隨事省之。】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宋徽宗』是宋神宗的兒子,宋哲宗的弟弟。
那麼再下來,『政和』是宋徽宗的年號。
『京西轉運』是河南府,就今天洛陽市。轉運使是當時的官名,他負責水路發運,發運使,管理洛陽、長安之間的糧食運輸事務。後來再設江淮轉運使,掌東南各道的水路運轉。後來再設一個諸道轉運使,掌全國穀物財貨的轉輸跟出納。唐代宗以後多與鹽鐵使並為一職,稱為鹽鐵轉運使,多由宰相兼領。這個是「京西轉運」。
『西內』是皇宮的西部。
『竣』就是完成、結束。
『不給』就是供給不足、匱乏。
『漏澤』,漏澤園是古時候的墓園,古時候官方所辦的埋葬的地方叫漏澤園。凡是無主的屍骨和家庭窮困的,沒有辦法埋葬的,統統是由官家來埋葬,那個地方稱它叫做漏澤園。
『運判』也是古代的官名,宋代始於轉運使,在發運使下面設這個判官,職位略低於副使,稱為轉運判官,簡稱「運判」,或者發運判官。
『引疾』就是託病辭官。
『學士』是官名,它是在南北朝以後,以學士為司文學撰述之官。唐代的翰林學士,也是本為文學侍從之臣,因接近皇帝,往往參預機要。
『殿中監』它是官名,稱為殿內監,唐代的時候改為殿中省,主官叫「殿中監」。
再來,『滅門』就是全家都被殺盡。
『嘔血而死』,就吐血而死。
『未幾』就是不久。
『一紀』是十二年。
『莫如覆宗絕族』,「覆宗」就是毀敗宗族、滅族。
『遂罹此苦』,「罹」是遭受。
『不可備舉』,「備舉」就是詳細列舉。
『人其隨事省之』,「其」就是可,祈使,表示祈使。
這一段的白話文我們看一下:
宋徽宗的時候,有一位宋昇,在政和年初的時候,當京西的轉運官,專門負責整修西內的工程。曾經說,要趕快完成這項工程,就可以很快得到封賞。每當施工的時候用牛骨跟灰,『牛骨和灰』。不夠用的時候,因為那時候沒有水泥,所以他們就用牛骨和灰來做為,建立這個城牆。那麼當時他施工的時候,用牛骨和灰混在一起,不夠用。他就去挖掘漏澤園一帶的義塚的人骨,就無主的,公家的這種漏澤園,或者家貧的,他們的人骨,焚燒成灰來代替。
當時的轉運判使孫貺有阻止他,但是宋昇聽不進去。於是孫貺就託病離職,辭職。宋昇因為完成這個工程有功勞升為學士,授命為殿中監,掌管皇帝的服飾。忽然間生重病,自言自語的說焚燒人骨的惡報,他的罪應該要全家滅門,要死亡,「滅門」,最後吐血而死。不久,他全家的人都死了。後來孫貺生病死了,到陰間去,看到宋昇受到鐵牀銅柱,地獄的苦行,這個鐵牀,抱銅柱。他是睡鐵牀嘛,抱銅柱。看到宋昇睡鐵牀、抱銅柱,『血流徧體』,滿身都是血。又到另外一個殿,冥府的官員就告訴他了,他說,你勸告他不聽,你辭去官職回鄉,真是有慈悲心的人,你應該延壽一紀,十二年,延壽十二年。所以孫貺得以復生,向世人說明這個事情。
這個地方就跟我們前面討論過的事情一樣,就是作惡的人一定墮地獄,這個語氣前面我們有討論過,「作惡之人定入地獄」,這個是在,我們看前面四百一十四頁,「佛言:世間一切惡人,死墮地獄」。所以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是說,這個語氣非常肯定,一絲毫猶豫都沒有,決定墮地獄。末後勸我們,就是我們剛才討論過的,剎那住世,當力行仁慈。你看這個孫貺因為一個仁心,閻王說他有仁慈的心,所以他延壽一紀。
所以老法師說,剎那住世就是你有幸在十法界裡面得人身,人的壽命都不長。老法師說,唐朝的杜甫講說,人生七十古來稀,也許大家認為現在醫藥發達,人的壽命長。老法師說,不見得,如果醫藥發達,人的壽命可以延長,因果定律不就推翻了嗎?壽命長別有原因,這一點我們要懂得。但是如果就全球人民平均壽命來說,佛法講平均壽命不到七十歲,個別壽命有長的,過去生中修來的,業因果報個個不同。我們明白這個道理,我們深信不疑。
所以佛法裡面說得好,佛氏門中,有求必應,求長壽,得長壽。求長壽,決不是求醫藥,決不是求保養,那個沒有辦法改變命運,要怎麼求長壽呢?改變我們的業因。在《了凡四訓》裡面,了凡先生壽命只有五十三歲,他活到七十多歲。說明業因果報,絲毫不爽。我們想求什麼樣的果報,就要造什麼樣的業因,因果一定是相應的。所以佛菩薩在這裡勸我們,我們住世的時候要明白這些道理,要力行仁慈、廣修眾善。剛才講過了,「消除三障,清淨六根,念佛持齋,參禪學道,高超三界,迥脫四生」。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的白話:
說到天下間最悲慘的事情,莫過於全家族滅絕。宋昇因為一時起了封賞的貪念,所以才遭到這樣的苦報。古人說,『惡因貪起,貪是惡根』。惡是因為他起了一個貪念,貪念是作惡的根源。要懲治惡念,最主要是要去除貪念。『信哉!至於他途』,「信哉」就是說這句話實在很實在。至於其他各種以作惡的能事的例子,不能一一備舉,無法一一舉出來,而且怎麼忍心全部記載呢?個人最好隨事情的發生而自我反省。
那這個地方我提到一點,就是古人說,「惡因貪起,貪是惡根」,治惡的方法就是要去斷貪去貪。這裡我們就講一個公案,一個非常有名的公案,發生在明朝。我們知道有一位慈壽法師寫了一首放生的偈頌,他說,「世上多殺生,遂有刀兵劫,負命殺汝身,負財焚汝宅,離散汝妻子,曾破牠巢穴。報應各相當,洗耳聆佛說。」這個地方我們舉這個公案,就是在明朝的時候有位叫方孝孺,方孝孺的祖父,方孝孺他本身在明朝是非常有名的一個大學問家。那麼在明成祖的時候,有個叫方孝孺這個人,方孝孺的祖父他貪慕虛榮,希望想要榮華富貴。就看到有一個地方,風水先生幫他看了一個地,是龍穴,他選擇一個風水很好的地方,要把祖墳葬在那個地方。
他也選好日子了,要準備把祖墳葬在那裡。這時候他晚上就作了一個夢,夢見一個紅衣老人來找他。那個紅衣老人跟他講說,你再給我寬限三天,他說,我在這個地方住很久了,我們生生世世、子子孫孫,我的眷屬都住在那裡。你等我三天,我叫我的眷屬都搬走,你再來開這個穴地。結果方孝孺的祖父,當然他不相信這個夢。他醒了以後不管這個夢,就叫人家來開這個墓地,來開始要葬祖墳。正在開的時候,果然裡面有個窟窿,很大,這個窟窿有一個洞穴,這洞穴裡面有很多紅色的長蟲,就是蛇,紅色的蛇。
因為蛇牠怕磷磺,當時把牠一挖出來以後,就看到這麼多蛇以後,方孝孺的祖父就立刻叫人家用磷磺丟下去以後,點火把洞穴裡面的蛇全部燒死。燒死以後,這個紅衣老人當天晚上就來入夢,哭著對他說,你現在殺了我八百個眷屬,將來我要報仇,也會殺你八百個眷屬。隔沒多久,方孝孺的祖父把這個墓地葬下去以後,方孝孺的父親就生出了方孝孺。方孝孺生出來的時候,嘴巴那個舌根就是尖尖地很像蛇,那當然是什麼?他是蛇王來投胎的,那個紅衣老人來投胎的。學問非常地好,很聰明。
那麼當時方孝孺的個性很耿直。當時明朝的燕王本來是駐守在北京,他後來想當皇帝,當時朝廷是在南京,他想到南京去登基。當時的明惠帝是他的侄子,明朝燕王就發兵要搶他侄子的帝位。侄子跑掉,到南方去出家,當出家人。燕王就在南京稱帝,就是後來的明成祖。這個時候,明成祖繼位以後,知道方孝孺很有學問,就請方孝孺寫個詔告天下的文書。但是方孝孺不寫,他就寫燕賊篡位,他寫四個字,燕賊篡位。燕王一看到這樣就很不高興,要他改寫。可是方孝孺說,我不改寫這個文章,你要給我殺了,滅了我十族,我都不寫這個文章。
後來皇帝聽他這樣講,明成祖聽他這樣講以後,就下命令殺他的十族。但是後來殺了九族以後,發現還少一族,少哪一族呢?後來就他的門人也被殺,那就加起來剛好是十族。這個是因為他的祖父起了一個貪念,殺了這八百條的蛇,召感這麼重的殺業,被滅族,叫做「覆宗絕族」。
再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中誡經曰。人若為一惡。意不安定。為十惡。氣力虛羸。為二十惡。坎坷衰耗。凡事乖張。為五十惡。終無匹偶。以至百惡。水火為災。非橫牽引。刑法惡死。為五百惡。子孫絕嗣。為一千惡。出叛臣逆子。夷滅族類。世世子孫。異形變體。入於禽獸。夫積惡滿盈。禍及後世。自身地獄。又其輕者矣。人當將此訓。刻刻念之。自不為惡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中誡經』,它撰寫的人不詳,大概出在魏晉,有一個叫葛洪,他寫了一本書叫《抱朴子》,「微旨」篇,所引的《赤松子經》,就是這個《中誡經》,這部經它編入《道藏》,「洞真部戒律類」。
『虛羸』就是虛弱。
『坎坷』就是比喻困頓不得志。
『衰耗』,衰落困乏。
『乖張』就是不順、不相合。
『匹偶』就是配偶。
『非橫』,不測之禍、非常之禍。
『絕嗣』就是絕子絕孫。
『夷滅』就是誅殺消滅。
再來,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中誡經》說,人如果做了一件惡事,他心神就會不安定。造十件惡事,他的氣力就會虛弱身體不健康。造二十件惡事,命運就會坎坷,損失財物及衰敗,事事不如意。做五十件惡事,他最終找不到配偶。做一百件惡事,他就會遭受到水災火災,或受到橫禍牽引,受到刑法判處死刑。做五百件惡事,做五百件壞事,他就會絕子絕孫。做了一千件的壞事或是惡事,家中就會出叛臣逆子,犯下滔天大罪,最後滿門抄斬,後代的子孫都會『異形變體』,就是投生到畜生道,『入於禽獸』。所以當一個人他惡貫滿盈的時候,必定會貽禍給後代的子孫,自己又墮入地獄的報應,這還算是輕的呢。人應該要將此篇訓文時時刻刻牢記在心中,自然就不會做壞事。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中誡經》這一段裡面跟我們講,人有一惡,心就會不安定,心神不安。你造十件惡事,人的身體就愈來愈衰弱。如果造二十惡的話,就遭受到坎坷的命運。很多事情,做事情就會乖張,就是不能夠心想事成。「坎坷衰耗」就是命運非常坎坷,做事情就是不如意,「乖張」就是不如意。這裡面有提到一個就是,做一千惡的時候,他家會出『叛臣逆子』,「叛臣逆子」,就像剛才那個方孝孺的祖父殺了八百條的蛇,就等於殺了八百條的命,將近一千惡了。果然家裡出了一個方孝孺,被滿門抄斬,誅殺十族,本來是九族,但增加他門人這一族。
這裡面最後提到說,子孫,「世世子孫,異形變體,入於禽獸」,這就非常恐怖了。「異形變體」,可能會身體殘缺,這也有可能。子孫裡面身體變得殘缺不全,甚至墮落到畜生道裡面。在《印光大師文鈔》裡面,與衛錦洲書這一篇,印光大師有提到。剛才我們也看到周興、來俊臣這些,索元禮這些酷吏,他們後來也都得到惡報。
所以印光大師說,古往今來想要為子孫謀萬世的富貴,莫過於秦始皇。秦始皇他併吞六國,「焚書坑儒」,收天下的兵器來鑄大鐘。他目的是要愚弱人民,讓他們不會起兵反抗。誰知道「陳涉一起」,群雄并起。這個秦國統一也不過是十二三年而已,就遭受到印祖說的「身死國滅,子孫盡遭屠戮」。就是秦始皇所造的惡,恐怕是超出一千個惡,所以他到後來,他的子孫也全部子孫盡遭屠戮。「直同斬草除根,靡有孑遺」,幾乎沒有留下半個。所以本來是想讓子孫安樂,反而讓他的子孫速得死亡。
漢獻帝的時候,曹操為丞相,專制擅權。「凡所作為」,他目的就是要弱化皇帝的權勢,加重自己的權力。結果他自己一死掉的時候,他的兒子就稱帝了,還沒有埋葬,曹丕就篡位了。而且曹操的屍體還沒有入殮,曹丕就把曹操的這些嬪妾納為己宮。而且曹操死後永墮惡道,多久?歷一千四百年。到清朝乾隆年間,蘇州有一個人在殺豬的時候,看到那個豬的肺肝上面寫曹操兩個字。當時旁邊有一個人剛好看到,嚇到以後,知道因果的可怕,後來他出家了。覺得因果循環太可怕,他後來就出家,取名叫做佛安。他「生大恐怖,隨即出家,法名佛安」。他「一心念佛,遂得往生西方」,這個事情記載在《淨土聖賢錄》裡面。
所以曹操墮落到一千四百年,都墮落到畜生道,這個是千真萬確的事情。曹操他「費盡心機」,想要為子孫謀富貴,他雖然想做皇帝,也不過是做了四十五年而已,國家就被滅亡。所以印祖在這邊特別提到,他說,從「西蜀東吳互相爭伐」,曹操當時跟劉備、跟東吳孫權互相爭戰,何曾有一日的安樂呢?再從三國以後到兩晉,東晉、西晉,到宋齊梁陳隋,到五代梁唐晉漢周,都不長久。
其中最久的是東晉,也不過是一百零三年,其他都是兩年、三年、八年、九年、一二十年、四五十年就滅亡了。更何況說還有些是竊據偽國的,這更多了,它的時間更短了。這些皇帝當時他們的用心是幹什麼?也是要想讓子孫得到富貴尊榮,結果最後反而讓子孫「遭劫受戮,滅門絕戶」。就這裡面講的這樣,「夷滅族類」。
最後我們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於這一段的開示,「以惡為能」這一段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說,造作極重的罪業墮阿鼻地獄,這些都是「不孝父母,毀謗三寶,罵辱六親,輕慢師長,誣陷良善」,還有「殺害眾生,造諸惡業」。「如是等人,來此受苦」。老法師說,殺害眾生,我們下面還會提到「忍作殘害」,老法師說,殺害眾生,造這些惡業,尤其是小動物,常常騷擾我們。
像我們日常生活裡面會碰到蒼蠅、蚊蟲、螞蟻、跳蚤這類的眾生。不學佛的人就不必說了,學佛的人也在所不免,有意無意就會傷害這些眾生。真正學佛人不殺生從哪裡做起?要從這個地方做起,這些小動物來騷擾我們,我們要有耐心、要能夠忍受。自古以來,真正修行的大德受到這些騷擾,他不會去怨恨這些小動物。反過來,他會生慚愧心,世出世間總離不開因果,為什麼有些人這些小動物不去騷擾他,而來騷擾我們呢?決定有前因的。我們過去曾經也變過螞蟻、蚊蟲、蒼蠅,也騷擾過別人。今天我們的身體轉過來了。所以因果裡說,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這是說,你要怎麼對待這些小動物的騷擾?老法師說,還是要忍耐。那麼期待牠自己搬家,老法師說要怎麼自己搬家呢?比如說印光大師當時在的時候,他的寮房就很多的這些螞蟻。侍者很困擾,因為這些小動物出入。印光大師說,他說,我德行不足,我德行夠,牠自然就搬家。所以他叫他侍者不要理牠。後來印光大師德行顯著的時候,那些小動物,螞蟻統統不見,就是真的搬家了,為什麼?因為牠讓位了,牠知道一個聖人住在這裡。所以這個地方,老法師說,我們還是要忍受、要忍耐。
第二點,人與人之間,人與一切眾生,無量劫來的業緣不外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如果沒有這四種緣,有的時候都見不到,有的時候見如不見,這種情形事實真相,老法師說,每個同修都能體會到,只是體會得不夠深。不夠深的原因是在哪裡?是因為你經教涉入得不夠深,佛經教給我們深解義趣,如果我們深度的契入,你自然就明瞭。然後你在這個世間,你的心就平淡,順境不起貪心,逆境不嫌惡,善人、惡人一律平等看待,那心就平了。這個道理我們要懂。修行在哪裡修?就在這個地方修,順境不起貪,逆境不嫌惡。
第三點,老法師說,修行不僅限於讀經,念佛也不僅限於持名,哪一門都含攝一切法門。很少人懂這個道理,能夠做到的更少。佛經上告訴我們,真正通達做到的是法身大士,權教菩薩、二乘聖者通達還做不到。這些理論、方法、境界,《華嚴經》講得很清楚、透澈。他說,往年弘一大師在教人,特別是知識分子學佛的,應該從《華嚴疏鈔》下手,很有道理。通達《華嚴》的理論、方法、境界,無論修哪一個法門,都是圓頓大法,都是幫助我們在一生當中提升到殊勝的境界。八萬四千法門,無量法門都是佛華嚴的生活。所以古大德稱這部《華嚴經》叫根本法輪,非常有道理。
第四,造諸惡業,惡業無量無邊,菩薩的標準是跟性德相違背,凡是你跟性德相違背的,那就是惡業。所以我們世間人認為是善法,菩薩看到的是惡法,為什麼?因為它不出六道輪迴,六道裡面的三善道享福,不是真善,福享盡了還是要墮落。不但六道裡面沒有真正的善法,四聖法界也不是真善。真善決定要超越十法界,那是真善,永遠不退轉,這是真善。
第五個,老法師說,老法師很謙虛,老法師說,我也是個凡夫身,我的業障習氣也很重。可是我真的是像章嘉大師講的,一生佛菩薩照顧,佛菩薩給我受種種折磨,我相信老師的話,這些折磨都是佛菩薩的照顧,讓我修布施,為什麼?人家一定要,你不給不行。老法師說,好啦,你就學布施吧,他要,你就給他。老法師說,這樣學了多少年,慢慢就自然了,忍辱了。人家欺負你、侮辱你、折磨你,要忍受。從忍辱逐漸,逐漸逐漸的心就平、心就定,忍辱是禪定的前方便。心清淨了、心定了,智慧就開了。
所以所有折磨我的人、侮辱我的人,在我心目中都是佛菩薩示現的。人家老法師是這樣觀照的。我們看到人家折磨我們,我們是跟他結怨,我們還排斥他,還惡言相向。那就是不會觀,不會隨文入觀,不會離心意識參。所以老和尚跟我們講說,我們觀一切有為法,要怎麼觀到如夢幻泡影呢?就是你要放下妄想分別執著,下去觀,你就可以知道它是夢幻泡影。你知道夢幻泡影,你就能夠即相離相,你就不會執著,你就不會分別。
老法師就做到這一點,他把一切折磨他的人、侮辱他的人、欺負他的人,他都認為是佛菩薩派來的。佛菩薩派來,佛菩薩派來幹什麼?佛菩薩派來示現,來照顧他,沒有這些人的為難,我怎麼能夠修行成就呢?六波羅蜜是這樣修成功的。哪有說六波羅蜜是在一帆風順當中修成功的呢?沒有這個道理。釋迦牟尼佛成佛,還要經過許多的磨難,八相成道裡面一個是降魔。老法師說,降魔給你們說,不是在佛陀要成就佛果的那一段時間降魔,不是。他說,是從佛陀出生到示現成道,幾十年當中,天天都在降魔。
什麼叫降魔?降伏你自己的貪瞋癡慢疑煩惱,這叫降魔。降伏你的習氣毛病,降伏你的妄想、分別、執著,那都是在降魔,天天都有魔障。換句話說,你要禁得起考驗,你才能有成就。老法師跟我們講到這裡,我們心裡就安了、心就平,心平就有定功,有定功就有智慧。也就是說你在做任何事情,都會有人來障礙你、來排斥你、來嫉妒你、來考驗你。人家嫉妒你、障礙你、毀謗你、排斥你,你都要把他當成說,佛菩薩派他來照顧我來成就我,來成就你的什麼?來成就你的六度,來成就你的忍辱波羅蜜。將來你成佛了,你成就了,你智慧開了,你要感恩這些折磨你的、侮辱你的、欺負你的、毀謗你的人。因為你這樣才成就啊。老法師說,六度不可能在順境中成就的,這一點很重要。
第六,人一定要有愛心,大乘經典裡面講的,諸佛如來都以虛空法界一切眾生為自己的身相,法身大士沒有身相,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是他的身相,這叫法身。他所現的是報身,報身是智慧,智慧也沒有形相。報身是般若,法身是理體,應化身是解脫,解脫就是自在,大自在。為什麼應化身叫做解脫呢?這是對眾生說的,眾生這個身體是業報身,不自在,被煩惱所纏縛,被生死所限制。佛示現種種身相,隨類現身,所現的身沒有煩惱,煩惱解除了,沒有生死,沒有生死叫脫。沒有煩惱叫解,沒有生死叫脫。所以他應化身是解脫。
佛菩薩所現的身跟我們不一樣,這個解脫通常就講法身大士,脫離六道、脫離十法界,見思煩惱除了,塵沙煩惱也解除了,見思煩惱解除了,塵沙煩惱也解除了,無明煩惱也破一分,這是諸佛菩薩的應化身。這個地方最重要一句話,各位一定要記得,凡夫身是業報身,佛菩薩是應化身,他是示現解脫的。老法師講過一句話,沒有生死叫做脫,沒有煩惱叫做解。這一段老法師講得非常地好,煩惱解除了,那就沒有生死。
第七點,佛教我們要真誠的愛心、慈悲心對待一切眾生,不分邪正、不分善惡、不分利害,一律平等的愛護,純一善心、純一善意、純一善行。但是邪正、是非、善惡,依然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眾生造善得善果,知道一切眾生造惡要受惡報,這是智慧的觀照。照得清楚,心裡決定沒有動心,沒有起心動念,也就是沒有好惡。沒有善的我們就喜歡,惡的就嫌棄他,沒有。不起心、不動念,是說這樁事情,心裡面純善,這個善不是善惡的善,善惡的善也不善,善惡兩邊都離開了,邪正兩邊都離開了,利害兩邊都離開了,那叫真善。所以一切時、一切處,一切境緣之中,心永遠是清淨、平等、覺,這才叫做廣修眾善。
那麼老法師這一段講得非常好。最後老法師說,佛在此地苦口婆心勸導我們,要在日常生活當中歷事鍊心,要禁得起考驗、禁得起磨鍊,就能夠契入佛的境界。佛的境界是自己的本來面目,自己本來的生活環境,真正回頭了、真正回家了。六道是在外面流浪,十法界還是在外頭流浪,一真法界,入一真法界才是回家,那才是真正的安穩。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