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43集
第143集

感应篇汇编第143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四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7/09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4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九句,【忍..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43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43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四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7/09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4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三十九句,【忍作殘害】。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四百二十六頁,我們看經文:
【唐張易之。為鐵籠。置鵝鴨其內。中起炭火炙之。旁用器。置五味汁。鵝鴨繞火走。渴即飲汁。汁盡加火。毛落肉爛。取而食之。後為張柬之所誅。】
我們看字句解說:
『張易之』,他是唐朝人,他長得很俊秀,會作歌曲,也懂得音樂。他由他的弟弟張昌宗推薦,進朝廷服侍武則天,很得武則天的寵信,宮中的人都稱他叫張五郎。他當官當到控鶴監,封恒國公。他在唐中宗神龍元年,張柬之等迎唐中宗復位,張易之就被殺了。他們兩個剛好差一個字,張易之,張柬之。
接下來『為』就是作,製作。
『炙』就是燒烤。
『五味』就是酸、甜、苦、辣、鹹等五種味道。
『張柬之』是唐朝襄州襄陽人,他在武則天的時候,因為他個性賢良,本性賢良,參加考試被拔擢為監察御史,拜同平章事,相當於宰相。在神龍元年,武則天生病,跟桓彥範等乘機政變,誅殺張昌宗、張易之,讓唐中宗復位,這個是「張柬之」。後來他當到宰相,中書令。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張易之製作一個鐵籠將鵝跟鴨放在裡面,從中點起炭火燒烤,旁邊放著炊具的器材,然後裡面放著五味調好的汁。鵝跟鴨繞著火旁在走,鵝跟鴨如果口渴了,就喝那個五味汁。汁喝完了牠又口渴,又在旁邊繼續加火,最後鵝跟鴨燒到後來毛脫落了,肉也爛了。最後再把牠拿出來取出食用。這個表示張易之為了討好武則天無所不用其極,這個在我們現代的話語來講叫虐待動物。除了貪口腹之欲,用盡這種殘忍的方式來燒烤鵝鴨。最後他自己也被宰相張柬之誅殺。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我們看經文:
【西商任天一。嗜利殘忍。每歲至海州青口地方。屠宰醃猪。後載猪過高郵六安溝閘。夜被大風覆舟。猪為漁人搶散。任在岸叫苦。覆舟大桅倒身。壓成肉餅。夫命中有財。隨處可得。何必為此殺生害命之事。報應如任商者甚多。人當自省。切不可謀生而反走死路也。至賊徒焚劫。波浪漂亡等事。未必非上天以殺報殺也。】
我們看字句解說:
『西商』就是中國古代商人集團,居住在陝西跟山西一帶,被稱為「西商」。明清時期跟徽商並雄,是當時兩大主要商業資本集團之一。
再來『嗜利』,貪圖財利,貪圖錢財。
『海州青口』,「海州」是相當於現在江蘇連雲港市附近的一些縣市。
『醃』就是用鹽浸泡食物叫「醃」。我們一般叫做醃豬肉,醃菜。
『高郵六安』是江蘇高郵市。
『閘』是水門,閘門。
『覆舟』,船翻覆了。
『桅』就是船上懸帆布的柱杆叫「桅」。
再來『賊徒焚劫』,「賊徒」就是盜匪。「焚劫」,焚燒搶劫。
這叫『以殺報殺』,「以殺報殺」就是報應。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西邊有一個商人叫任天一,他為人貪財好利而且殘忍。每年都到海州,今天江蘇省東海縣青口這個地方,買豬屠宰以後將牠醃製,再載回來賣。有一次當運醃豬過高郵六安設有溝閘的地方,晚上被大風將他的船吹翻,他的醃豬都被漁人搶光了。這個任天一在岸邊叫苦連天,突然間他被這個翻覆的船隻的大桅杆把他壓到身上去,就變成肉餅了。『夫命中有財』,命中註定有錢財,到處可賺到錢,何必一定要做這種殺生害命的事業呢?這就是老和尚講的,君子樂得為君子,小人冤枉做小人。小人去偷東西,原來是他命中有的福報,不是因為偷東西才得到那個錢,而是他命中就有那個財富,所以才冤枉做小人。
我們要知道財富是從布施中得來的。所以你造成殺生,造殺生的事業再來賺這個錢,事實上他是損福的,是不能夠致富的。我們前面有討論過,他是沒有辦法能夠把這個福報跟這個財富累積下來,沒有辦法。而且富也不過三代,恐怕一代都沒辦法就結束了。而且甚至會遭致一些災禍橫禍。我們看了很多,有些得憂鬱症,像我們前面有討論過,臺北市有一個專門做冷凍豬肉的商人,他最後因為他自己得了憂鬱症,他就把自己關到冷凍庫裡面去自殺。像這個都是因緣果報。
那另外有一個,他也是賣豬肉的,他最後得了癌症,最後他怎麼自殺呢?就拿他平常殺豬的那個屠刀,自己自殘,最後自己就這樣的結束自己的一生。這看了很多,得不償失。那麼發生在我們新北市,有一對夫婦辛勤的,這樣的節衣縮食,他們做什麼呢?就是賣豬肉攤,因為賣豬肉攤也賺了很多錢,後來買了很多房地產。後來再增加一個豬肉攤,就變兩攤,她先生顧一攤,太太顧一攤。結果因為老婆逐漸老了嘛,變黃臉婆,她先生常常豬肉賣完以後,都跑去附近跟他的情人相會。那個情人是從中國那邊移民到臺灣來的,年紀比較輕。後來她先生跟中國來的這位女子發生感情,有時候會夜不歸宿,夜不歸營。
他老婆知道這個事情,可是怎麼問他都不講。因為年紀大了,他的兒子覺得媽媽切豬肉的力道不夠,就跟他媽媽講說,我買一隻更利的那個屠刀給妳,殺豬刀給妳,以後妳就不要那麼大力,輕輕的剁一下,肉就剁斷了。她的二兒子買給她的。大兒子後來是因為憂鬱症,有一點精神失常,大媳婦就跑掉了。所以大媳婦所生的小孩就變成這個老婦人自己來養。她的二兒子還不錯,幫她做一點家事,就買了這個屠刀給他媽媽。有一天這個老先生回來以後,回來太晚,老太太非常生氣怒火中燒,就問他說,你剛才這麼晚去哪裡?他倒頭就睡不理她。
老婦人就拿起棍子把她先生敲昏了,敲昏了以後就用那一把她兒子買給她的很利的屠刀,當場把她先生解剖,甚至把他的下體全部割斷,四肢都全部割斷,兩手兩足全部剁斷,把他的下體也割斷。然後在旁邊喃喃自語說,我看你能再怎麼樣作怪?突然間回神,她的孫子在旁邊看到,驚狂嘶叫跑出去了。後來這個案子送到地方法院,在審判的前夕這個老婦人從高樓跳樓自殺。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這是一個活生生的殺生跟邪淫的果報,而且還是現做現報,現世報。
所以這裡跟你講說,『何必為此殺生害命之事,報應如任商者甚多』,我剛才舉的那兩三個例子都是造殺業的,報應像任天一這種的就非常地多。我們應該要好好反省,切不可為了謀生而反走向死路一條。甚至發生被盜賊搶劫,燒殺搶劫,或被洪水、大水,被大海洪水波浪漂流而死亡的,淹死的很多,剛才這個任天一是被海水波浪溺死的。這難道不是上天,這未必不是上天藉著殺他的生命,以報應他的殺業嗎?其實他是自作自受,天道好還,不用上天去給你懲罰,冤親債主他們的冤業,遇到因緣會逢時果報就還自受。
這一段也是講殺業的果報,那我們舉一個現代的公案。在二〇〇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在廣東省韶關有一個古姓屠夫,這是發生在中國的。他在某一個屠宰場將一頭豬剛宰殺,實際上沒有宰殺斷氣,那一頭豬沒有完全被殺死,準備拖到燙豬池,裡面都是滾燙的熱水。燙豬池那個豬隻突然間激烈掙扎,一腳把這古姓屠夫踹進那個燙死豬的熱水池中,不是那個死豬掉進去,是這個屠夫掉進去,你說豬是笨嗎?牠還有辦法把他踹下去,人死為豬,豬死為人。當時附近負責屠宰拖拉跟燒水的工人來不及救援,待這名屠夫自行從池中爬出來,最後因為嚴重燙傷,全身多處潰爛感染死亡。看到這個果報就覺得很可怕,你吃的豬肉都是這些屠夫辛辛苦苦地為了餬口,還造了這麼大的殺業。所以老和尚在講經講說,這些殺豬的要殺之前都會講一句話,他們也會很無奈,他說,豬啊,豬啊,你是人間一道美食,人不吃,我不殺,你要討債請向吃的人去要債,不要向我要債。他推卸責任,或者是責任平均分攤。
前幾天發生在香港,一群屠夫也是跟這個一樣要殺一頭牛,其中有一頭牛非常有靈性,要殺牠的時候,牠竟然跪下去然後眼淚掉下來。殺牛的那一個屠夫,他說他殺了三十幾年,從來沒看過一頭牛是這麼有靈性的。其實每一頭牛都有靈性,只是剛好這一頭牛牠業障比較輕,因為有些動物牠投生好幾世,要還好幾世的血債,我們說墮血途、墮刀途,牠有好幾世,不是只有一世,這隻牛牠可能業障比較輕。所以他們幾個屠夫看了以後就很感動,後來聽說集資把那頭牛買下來,把牠放生,不殺牠了。這也是為我們在說法。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宋朱沛。好養鴿。為貓所食。沛執貓。斷其四足。號叫數日而死。後生子手足俱無。又周昂嘗晝寢。梁有燕巢。三雛呢喃待哺。昂怒。食以蒺藜。皆胸裂而死。後三子皆啞。又張霖忿蛙之鳴。沃以熱灰。後忽為熱湯爛死。合而觀之。人可忍作殘害於物乎。既作。能免於罪報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晝寢』就是午睡、午休。
『梁』,跟屋梁的梁是一樣的意思。
『三雛』就是三隻小鳥。
『呢喃』就是燕子的叫聲。
『食以蒺藜』,「食」就是餵食。「蒺藜」是一種草本植物,這個植物的莖是平鋪在地上,但是它的末端有長很多複葉,很多葉子出來,小葉長成橢圓形的,會開黃色小花,它的果皮會有尖刺,它的種子可以入藥,它有滋補作用,這種植物它有刺所以叫做「蒺藜」。
『沃』就是灌溉。
『忍』,殘忍,『人可忍作殘害於物乎』。
我們看這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朱沛喜歡養鴿子,被貓把牠吃掉了,後來朱沛就牽怒於這隻貓,就把貓捉起來,把牠四個腳都斬斷了。我們說這種是非常極端殘忍,他把這隻貓的四個腳都斬斷以後,那隻貓號叫數天而後死亡,很痛苦。牠最後死的時候,是帶著怨恨離開這個世間。我們知道這個貓牠也有念頭,牠也有靈性。凡是有情動物,蠢動含靈都有靈性,牠只是迷了,業障重,無明深重,才墮落到畜生身去。後來這個朱沛生出一個兒子,竟然手腳都沒有,斷手斷腳,證明是這隻貓來投胎的,這隻貓來報仇的。
另外一個叫周昂,他時常會有午休的習慣,午睡,剛好屋梁上有養著燕巢,有燕子的巢,鳥巢。三隻小燕子呢喃,就是三隻小燕子在那邊呢喃等待餵食。這個小鳥在那邊叫,周昂覺得認為牠吵到他的午睡,他就給牠餵食蒺藜,長刺的這個蒺藜的果,結果三隻小燕子胸裂而死,被這個尖刺刺傷以後就死掉了。後來周昂三個兒子生出來都啞巴。這個燕子都非常有靈性。
我們孝廉講堂這一排總共有四戶,到我們這孝廉講堂下面,它原來是兩個門牌號碼,一號,我們現在講堂是二樓,是汐止康寧街三三五號,三三七號。我們這四戶的屋主的秉性,秉性是佛性都一樣,但是修為都不一樣。這四個屋主都各有個性,唯獨我們這個三三七號,就我們隔壁的這個樓下跟樓上,我們講堂左邊這塊念佛堂這邊是我們一位黃女士,黃居士他們夫婦免費提供給我們孝廉講堂使用,非常發心。他們兩個夫婦也是學佛人,修得非常好,很慈悲。
兩個夫婦現在平常是靠什麼呢?他們是靠做糕餅在維持生活。一到禮拜六、禮拜天,他們兩個夫婦都到我們臺灣的苗栗,他們自己那邊有個小木屋,他們都兩個夫婦去那邊念整天的佛號。比如說禮拜六去,就念佛號念到禮拜天,然後自己在那邊自受八關齋戒,修得這麼清淨。他們也很富貴,他們擁有的土地非常大,也是「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那都是過去生能夠用財富布施,加上戒行清淨,所以感得今世的果報就非常殊勝圓滿。
那我看這個燕子,這四戶人家,這個燕子只有在三三七號的一樓的屋梁屋簷下面築兩個巢,其他三戶統統沒有築巢。一般臺灣的習俗說,燕子來築巢代表吉祥,燕子也是有靈性的,牠到你家去築巢,表示你是個善人。所以周昂以為這三隻小燕子很吵,把牠餵這個蒺藜,有刺的這種果實,這三隻小燕子死掉了,結果後來他生三個小孩子都啞巴。
我們再看下面,又有一個叫張霖的,對蛙叫的聲音非常地忿怒,就以熱灰覆蓋在青蛙上,後來他忽然被熱湯燙傷潰爛而死。這晚上難免都會有,半夜都會有蛙叫,蛙鳴。從以上這三個個案來看,人們怎麼可以殘忍到殘殺這些動物呢?你既然做了,造了這個殺業,怎麼可能免除罪報於萬一呢?除非你透過懺悔,除非你切實改過遷善,你誦經迴向給這些被你殺害的眾生,牠們願意跟你解冤釋結,你要迴向功德給牠們,還要給牠們超度,希望牠們能夠脫離畜生身,往生極樂,極樂世界。
要不然的話,就是除非你能夠修行到,老和尚講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只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你倒駕慈航,廣度眾生,你就能夠像安世高大師一樣,能夠明白宿世的因果,有宿命通,他去還命債。像安世高大師他還兩次命債,佛陀都有馬麥之報。所以你往生極樂世界以後,你再來還這些因果的業債。因為你已經破我執、法執,你已經證得法身了,你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你歡喜受報。要不然的話,如果你沒有開悟,沒有智慧,那就一定是果報還自受,那個罪報是一定要報在你身上。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喔對,剛才這個地方提到説朱沛把這隻貓四個腳都斬斷,我剛才講說貓一定來報仇。發生在我們臺灣花蓮縣吉安鄉北昌五街,有一棟公寓的有一位陳姓管理員,他發現地下室有貓叫的聲音,他覺得很可疑,就往貓叫的聲音去追查。他發現是在抽風管裡面,就是那個冷氣的風管。他就關閉那個抽風管馬達電源,然後他在抽風管那邊放食物,希望把貓引誘出來。結果過了一個星期,還是聽到小貓叫的悽慘的聲音。他又怕那個小貓餓死了,所以他後來就叫消防隊來搶救,然後消防隊也沒有辦法。後來就請了一個鐵工叫李崇豪,拆掉這個通風管,來把這個貓救出來。
原來這隻貓是頭部卡在風管的那個裡面有個扇頁,電風扇那個扇頁,卡在上面出不來,動彈不得。李崇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受困一個禮拜的小貓救出來以後,想不到這隻小貓被救出來以後,這個李崇豪轉身就要走了。他是穿牛仔褲,褲子後面有個牛仔褲的口袋,結果這隻小貓就懸空跳起來咬住他的口袋,跟李崇豪糾纏了好久,牠不離開就不離開,最後沒有辨法,他要把牠甩掉再離開。記者就拍到這個有趣的畫面,取了一個標題很有趣,在這裡給各位看一下,就這個畫面,牠這隻貓咬住李崇豪的後面牛仔褲的口袋,那記者寫一個評語説,「恩公別走」。這就是動物都有靈性,千萬不要去傷害牠。包括貓跟老鼠你都不要傷害牠。你真的不幸去誤殺了,那真的要懺悔,而且真的要誦經迴向給牠們超度,化解這個怨業。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唐呂祖曰。汝欲延生聽我語。凡事惺惺須恕己。汝欲延生須放生。此是循環真道理。他若死時你救他。你若死時天救你。延生生子別無方。戒殺放生而已矣。】
這一段真的非常好,要生小孩的,你可以好好參考這一段;你想要長命百歲的,你也參考這一段,真的非常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呂祖』就是八仙裡面的呂洞賓,我們談過他很多次了。
『延生』就是延壽。
『惺惺』就是警醒自己。
唐朝呂洞賓說,你想要延長壽命,延壽,請聽我的話,凡是事情你一定要保持清醒,「惺惺」就是保持清醒,要讓自己有一個寬恕的心,這不容易喔。你根塵接觸,你要保持那個清醒的心,要有智慧,要有觀照的能力。你常常拜佛,常常念佛,你常常把你的心都跟阿彌陀佛的心一樣,阿彌陀佛的心一樣的清淨、阿彌陀佛的心的一樣慈悲、阿彌陀佛的心的一樣覺悟、阿彌陀佛心一樣的平等,你要把自己修行到跟阿彌陀佛的心,清淨、莊嚴、平等、覺,要一樣,你這四個,覺悟、清淨、平等、慈悲,那自然就莊嚴了。
你平常透過六度萬行,根塵接觸,依教奉行,依什麼教?依佛陀的教誨,依《無量壽經》,《無量壽經》就是一個很好的修行方法,你按照它裡面跟你教的方法去修行,你學法藏比丘因地怎麼修,因地怎麼積功累德。念佛,念是今字加下面一個心,不是加一個口字旁。念佛的意思是說,把你現在的心修成跟阿彌陀佛一樣,因為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也不可得,現在能念的心,所念的佛,能夠提起這樣一個覺悟的心,這就是念佛。
那怎麼念佛呢?你要依佛陀在《無量壽經》裡面教的,阿彌陀佛的因地第六品的四十八大願,還有《無量壽經》的四十八品,裡面都教你怎麼修行成佛,「是心是佛,是心作佛」。念佛為什麼可以成佛?不是只有光在那邊念阿彌陀佛,那個你要念到功夫成片,定慧等持。定慧等持還要在根塵接觸,在根塵接觸的時候,在日常生活,行住坐臥都能夠行普賢十願,都能夠行三福、三學,在根塵接觸都能夠修淨業三福,都能夠修戒定慧三學,都能夠在團體裡面、在家庭裡面,都能夠在僧團裡面修六和敬。而在根塵接觸的時候,在工作上都能夠修六度萬行。
最後你要學普賢菩薩的十大願,去落實,消歸自性。你這樣依四十八大願,依《無量壽經》,依三福、三學、六和、六度、十願,你才有辦法把你的凡夫心轉成佛陀的心、覺悟的心,你才有辦法把自己的凡夫的心轉成清淨的心、平等的心、慈悲的心,這叫念佛成佛。你能夠這樣去做,這樣就是你保持這個覺悟的惺惺然,你覺悟的心。否則你根塵接觸,一定是習氣毛病,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是誰作主?不是自性作主,是業力作主。因為你毛病習氣都沒有斷,你貪瞋癡一品都伏不住,你的念佛功夫伏不住你的貪瞋癡的習氣,你根塵一接觸,我、我所就出來了,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就出來了。剛才裡面有講,你不要把這些動物當成眾生,你不要有把牠當成眾生的相這樣的分別,你把牠當成佛,就不忍心吃牠、不忍心殺牠了,那慈悲心就出來了,這個叫做「凡事惺惺須恕己」。保持一個寬恕的心,寬恕的心就是慈悲的心。
呂洞賓這位仙人說,你想要延壽,「延生」,你就必須要放生,也就是放自己一條生路。你給其他動物一條生路,你將來就可以有一條生路,這是『循環真道理』。果報是,老和尚講,因果是循環不空,相續不空。牠若死的時候你救牠,這是動物啦,牠死的時候你救牠;你受死的時候,老天救你。延生生子沒有別的方法,戒殺放生就可以得到兒子。但是如果你不依這個方法,除非你福報大,否則的話很難很難。
那麼這一段,老法師說呂洞賓說得好,呂洞賓剛才講說,要講長壽的道理,你要瞭解這些因果循環。他說,老和尚說,世間人總是想要求長命、求長壽,總是要求多男啊,多男女啊,有沒有方法?有,老和尚說,戒殺放生,這是呂洞賓講的,老和尚也讚歎呂洞賓講這句話。這些人都是真有智慧的人,老和尚說他們是有德行的人,他們對於事理因果看得很清楚,看得很透澈,我們要深信不疑。佛家常說作佛、作菩薩、墮三途、變畜生,全部操在自己,跟別人不相干。我們自己應當深深地反省,自求多福,不要去找死。剛才講不要往死路的方向走,要往活路的方向走,救自己的生命,也是救自己的慧命。你造業了,墮三途,你的慧命跟著你去受報,慧命是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生不死。但是你帶這個業力去受報,當然是苦不堪言。所以我覺得呂洞賓仙人這一段講得很好。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祁奚度。覺觸云。一毛拔而四大震驚。灸艾焚而全身苦痛。蓋一體本具體之體。而眾生即吾生之生。血氣既爾相關。悲慘安能無涉。乃復以彼肥甘。恣我口腹。試思昨日之泳躍翺翔。今歸何地。恍見生前之飛鳴飲啄。已化甌中。則八珍羅前。盡屬呼號怨業。五鼎在列。皆為宛轉遊魂。自然心惻。豈復下咽。抑且臂縮。不能染指。時時警觸。念念提持。則同體悲愉。不起眾生之相。能仁普濟。概全有覺之身。覺習云。雞猪韭奈。逢著則喫。似永藉談資。送死養生。取物以供。若守為功令。豈知弱肉強食。異類尚惡傷殘。稟氣含生。有覺寧供咀嚼。特以?(hè)地聲來。襁褓便甘肥旨。先天未墮。胞胎已習腥羶。池鱗園鳧(fú)。日給家庖。圈豕檻羊。時供匕箸。緣其熏習。萬劫千迴。故爾貪饕。日增月盛。試以未入齒牙之品。舉箸自覺躊躇。倘遇不經日用之珍。入口亦多疑畏。是以吳越甘蛙。齊人見之毛起。幽燕嗜蝎。越士覩而寒心。此豈嗜性故殊。良由習累所異。誠思同性不忍傷性。有生豈以供生。夙錮一開。六根頓淨。欲網重重。金剛劍不揮自裂。殺機種種。長生國不涉誕登。請聽習言。自當有省。覺穢云。蝍蛆甘帶。何殊珍簠(fǔ)盈前。腐鼠投鴟(chī)。奚辨三鮮滿列。蓋嗜由業造。故業重則心溺於嗜痂。味豈性生。性乖則好移於逐臭。試觀鳶(yuān)狐野食。掩袖不忍旁觀。蠅蚋(ruì)集羶。觸目且思心嘔。何至絲管叢中。競列百千海錯。錦綺筵裡。博求異數山羞。香美譬蜣螂之弄丸。濃飽若家猪之甘腐。甚至鐘嗚(鳴)漏盡。齒牙之腥臭猶存。抑且曲罷酒闌。衣被之羶汚逆鼻。誠思清淨法身。豈容五濁世味。血氣之物。皆覺穢而覺污。則溺嗜之心。自日除而日減。】
我們到這邊先告一個段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這個是戒殺的一本書,這個叫祁奚度他所寫的,很慈悲,他寫的『覺觸云』,這本書,可能是一個篇章的名稱叫『覺觸』。這個「覺觸」後面有個『覺習』,還有一個『覺穢』,還有一個『覺因』,還有一個『覺毀』。它後面這一篇文章裡面,事實上這一大篇文章裡面分這五個段落,五個篇章,第一個是「覺觸」、第二個是「覺習」、第三個是「覺穢」、第四個「覺因」、第五個「覺毀」。他都告訴我們什麼道理?他都告訴我們識智本一家,迷的時候叫阿賴耶識,悟的時候叫覺性、叫智慧、叫本覺,本覺本有,煩惱本無,這是禪宗說的。
第一個「覺觸」告訴你,你的六根接觸六塵,你的覺性起作用,第一念沒有問題,第二念就保不住了,這個叫「覺觸」。他教你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眼耳鼻舌身意碰到色聲香味觸法,身對觸、意對法、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這個根塵接觸誰在作主?誰在起作用?迷的時候是習氣毛病在起作用、是煩惱在起作用、是阿賴耶識在起作用;悟的時候是我們覺性起作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老和尚講的,什麼叫定慧?如如不動、不取於相,眼見色如如不動、不取於相,這叫定。如如不動、不取於相的當下,又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個叫慧,那這就是覺,這個覺我們本具的,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本自清淨、本不生滅、本不動搖,就是六祖大師的開悟偈。但是問題從無始劫來,我們的「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就緣了阿賴耶識到今生今世,不得了脫,就變成凡夫了,佛變成凡夫了。
所以「三時繫念」裡面講說「無生而生」,「無生而生」聽清楚喔,「無生」是我們的自性,不生不滅的自性。無生而生到這一世來,「法性湛然」,就是我們的佛性。「生而無生,法性湛然;無生而生,業果儼然」。所以「覺觸」的意思就是說,他第一篇的意思告訴你,根塵接觸的時候你要保持那個,剛才裡面講的那個惺惺恕己,要有覺照。
接下來「覺習」就表示你種子起現行那個習氣毛病。「覺穢」就是你的覺性已經被烏雲障住了,被汙垢的習氣把它障住了。「覺因」就在讓你要開始,始覺覺悟本覺,最後成就究竟覺,「覺因」就是始覺覺悟本覺。「覺毀」就是你的覺性迷失了,毀犯了。就是祁奚度這個「覺觸」的意思。
『四大』就是我們的地、水、火、風,地大是堅硬性,水大是溼潤性,風大是流動性,火大是溫熱性,就是堅、溼、暖、動。我們這個身體色身是四大五蘊的和合,所以我們臨命終的時候,四大要分離的時候,猶如生龜脫殼這麼痛苦。
再來『灸艾焚』,「灸」是針灸,「艾」是艾草。我們一般針炙都會再加一個艾草,它有治病的作用,它是一種中藥,治病的作用。
『一體本具體之體』,「蓋一體本具體之體」的意思是什麼?就是十方三世一切佛,同共一法身,就是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果講的那一句話,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一切眾生,跟你講「一體本具體之體,而眾生即吾生之生」。
再來『既爾』就是已經。
『無涉』就是沒有關聯。
『肥甘』就是肥美的食物。
『泳躍翱翔』,「泳」就是水中游的,「躍」就是跳躍,「翱」是天空翱翔。
再來『甌』就是杯碗之類的餐具。
『八珍』,這裡「八珍」我們解說一下,俗話講的「八珍」,第一個龍肝,第二個鳳髓,名字都取得很好聽,龍肝、鳳髓,其實都是動物,鷄鴨魚肉,豹胎、鯉尾,還有鴞炙、猩唇、熊掌、酥酪蟬為「八珍」,泛指珍饈美味。
接下來我們看『五鼎』,「五鼎」就是古代祭禮所用的這種供品叫「五鼎」。它是大夫用五個鼎,分別是裝羊肉、豬肉,還有膚,膚就是切肉,切一塊一塊的,魚跟臘肉這五種供品。就是大夫,士大夫的大夫用五個鼎。
再來看『惻』,「心惻」的「惻」就是同情。
『抑且』是甚且、而且。
再來『染指』就是本來是用手指頭去蘸一下鍋裡面那個高湯,試這個味道,品嚐某種食物。
再來『提持』就是執持、提起、保持這個意思。
『同體悲愉』就是同體大悲。
『能仁普濟』就是以慈悲的心對待一切萬物。
再來『韭奈』,「雞猪韭奈」這個「奈」,這個字念耐,它是柰樹的果實。
『永藉談資』,「藉」就是跟借東西的借是同一個意思,依託。「談資」就是談話的資料。
『送死養生』就是養生送死。
再來『功令』就是法令。
『稟氣含生』就是天賦的氣性,一切有生命的都叫「稟氣含生」。
『?地』,這個「?」就是咄這個意思,咄就是呵叱,咄,像佛陀在《楞嚴經》裡面講咄,就是呵叱的一種味道、意思。
『襁褓』就是嬰兒。
『甘肥旨』就是甘美的食物。
再來『池鱗園鳧』,「鱗」就是魚的代稱,水中的魚類。田園中的野鴨叫「鳧」,家裡養的鴨叫「鳧」。
『庖』是廚房。
『圈豕檻羊』就是自己家裡養的這個豬羊。「檻」就是柵欄的意思,圈養。
『匕箸』,「匕」就是古代裝食物的用具,有裝飯的,有裝牲畜的,就是肉,動物肉的食物,有一點像後來我們舀高湯的大湯匙的匙意思。「箸」就是筷子。
『緣』是因為。
再來『熏習』就是我們唯識學裡面的名詞,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我們的習氣也都是薰習過來的,在《大乘起信論》裡面講薰習這個意思,「薰習義者,如世間衣服,實無於香,若人以香而薰習故,則有香氣」。在《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裡面講,「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你到隔壁賣香的家去談事情,常常到這個賣香的店鋪裡面去談事情,你久而久之,你身上衣服就有香氣。你佛號不離心,常把自己的心跟阿彌陀佛的心調整得一模一樣,那麼你身上就有道氣,就有佛的這個香氣,就有戒定慧的香氣了。
再來『貪饕』,「貪」就是嘴饞,貪吃。「饕」是貪食。
再來『躊躇』就是猶豫不決。
『珍』也是一樣,是精美的食物,
再來『吳越』就是春秋時代的吳越,就是今天江浙一帶。
『甘蛙』,「甘」是甘美,嗜好。「蛙」就是田蛙,青蛙。
『齊人』是齊國的人,古代的國名,在春秋時代諸侯的國家。它曾經是春秋時代的霸主,戰國時代是七雄之一,後來被秦朝所滅。
『毛起』就是毛髮豎立,這個「毛起」這一句是來自於《韓非子.說林下》:「人見蛇則驚駭,見蠋則毛起」,蠋就是一種幼蟲。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幽燕』,「幽燕」就是古代的一個地名,就是在今天河北北部跟遼寧一帶。
『越士』,「越」就是古代的國名,它就是春秋時代的越王勾踐的國家。「士」是對人的一個美稱。
『寒心』就是恐懼。
再來看『嗜性故殊』,「嗜」就是喜愛,「性」就是天性。
『習累』就是習氣。
再來看下面『供生』是供給生命。
『夙錮』,「夙」就是平素,「錮」就是頑固。
再來『誕登』就是登上,「誕」就是助詞,語助詞。
再來看『覺穢云:蝍蛆甘帶』,蜈蚣愛吃蛇眼。「蝍蛆甘帶」,「蝍蛆」就是蜈蚣,蜈蚣愛吃蛇眼。「甘帶」就是性喜食蛇,「帶」是指蛇。
再下來看『珍簠』,「珍簠」是古代的祭祀宴會的時候享用的裝黍,還有稻米、雜糧這種容器,長方形的。
『腐鼠投鴟』,「腐鼠」就是腐爛的死去的老鼠。「投」就是丟掉。「鴟」就是一種鳥,鴟鳥,鴟鷹。
再來『奚辨』,「奚」就是疑問的意思,就是為何,為什麼。
『三鮮』就是三種鮮美的菜餚。
再來『嗜痂』就是怪癖的這種嗜好。
『乖』就是乖離。
『逐臭』,喜愛臭味。
『鳶狐野食』,「鳶」就是一種鳥名,這是一種猛禽類的,有點像老鷹,「鳶」就是老鷹。
『蠅蚋』就是蒼蠅跟蚊子。
『羶』就是肉食的食物。
『絲管』就是樂器,音樂。
『海錯』就是指各種海味叫「海錯」。
『錦綺』,「錦」就是有彩色花紋的絲織品。「綺」就是華麗。
『異數』,「博求異數山羞」,「異數」就是等次不同,「山羞」是野味。
再來,『蜣螂』就是昆蟲,就是堅甲的這種昆蟲。牠是腳跟胸部是黑褐色的,會飛,牠是專門吃糞屎跟動物的屍體。牠常常把糞滾成球形的,然後在裡面產卵,這個叫「蜣螂」。
『甘腐』,「甘」就是甘美,「腐」就是腐爛的食物。
再來,『鐘嗚漏盡』就是晝漏盡,晚鐘鳴,叫做晚上的意思。
『抑且』就是況且。
『酒闌』就是酒筵將盡,酒快喝完了。
再來五濁惡世,『五濁世味』,「五濁」就是我們講的,在《法苑珠林》卷九十八,「五濁」就是指第一個劫濁,在減劫中人壽減到三十歲的時候就會有饑饉災,減到二十歲的時候就有疾疫,瘟疫災,減到十歲的時候就有刀兵災,世界眾生無不被害,這是劫濁。有刀兵劫、有瘟疫劫,還有饑饉劫。第二個見濁,「正法已滅,像法漸起,邪法轉生,邪見增盛,使人不修善道」,這叫做見濁。煩惱濁就是「眾生多諸愛欲,慳貪鬥諍,諂曲虛誑,攝受邪法而惱亂心神」,這叫煩惱濁。
眾生濁,「又作有情濁。眾生多諸弊惡,不孝敬父母尊長,不畏惡業果報,不作功德,不修慧施、齋法,不持禁戒等」,這個叫做眾生濁。命濁,又叫壽濁,「往古之世,人壽八萬歲」,現在因為惡業增加,「人壽轉減,故壽命短促,百歲者稀」。「五濁之中,以劫濁為總,以其餘四濁為別」。四濁中又以見濁跟煩惱濁兩者之濁為自體,而成眾生濁跟命濁兩種,這個叫做五濁。
『覺穢』,「覺」就是感知,「穢」就是汙穢。
『溺嗜』就是沉溺,喜愛。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祁奚度在「覺觸」中說,拔一根毛全身就會受牽動,而震驚全身。用燒艾草來針灸自己的病痛,就會感覺全身好像都被焚燒的這種痛苦。任何物體本來都是圓滿周遍本體的一部分,所以佛陀說我們這一念心叫周遍法界,一切諸佛如來,諸佛菩薩都跟眾生合為一體,這叫「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這個叫做「蓋一體本具體之體」。你真的證得清淨法身,你真正的平等慈悲流露出來,就可以跟一切眾生,體悟到「心包太虛,量周沙界」。老法師常講,虛空法界一切眾生都跟我是一體的,這個叫做真正的平等無二的境界,叫「一體本具體之體」的意思。簡單的解釋就是任何物體它本來都是圓滿周遍本體的一部分,而眾生跟我就是全體生命中的一部分,這叫「眾生即吾生之生」。血氣既然都是息息相關,彼此之間發生悲慘的事情怎可能沒有關係呢?「悲慘安能無涉」。
然後又以殺生烹調美味來滿足我的口腹之欲,你不妨想一想,昨天還在水中游的、陸上跳躍的、空中飛的,現在這些動物到哪裡去了呢?你在吃牠的時候,彷彿看到牠生前在飛翔鳴叫,飲水啄物,只是現在已經被你把牠烹煮到鍋碗裡面去了。可以見到的擺在前面這八種珍貴的食物,「八珍」,就是我們剛才講的龍肝、鳳髓、豹胎、鯉尾、鴞炙、猩脣、熊掌跟酥酪蟬,都已經變成呼號怨恨的業報了。在五鼎中陳列的這些肉品,都是已經變成死去的遊魂了。想到這裡,心中自然生起一個憐憫的念頭,怎麼可以吃得下去呢?這是要一個很大的覺照功夫喔,在吃前面的鵝肉、雞肉的時候,你要觀想說牠已經變成遊魂了,這不容易啊。一般叫大快朵頤啊,吃都來不及了,哪裡還會想牠是遊魂呢?對不對?
「自然心惻,豈復下咽」,你怎麼可以吃得下去呢?何況已經,況復下咽。「抑且臂縮」,你這個時候想到這樣,你手臂就縮回來,不敢再去殺牠了。也不能夠去把牠染指,不敢去食指大動去吃牠了。時時這樣接觸牲畜的時候,能夠警惕自己,念念提醒自己的心能夠慈善,那就會生起同體大悲的愉悅,心中不再起眾生相的分別,就能夠以仁慈的心來普濟眾生,自然就能夠保全覺醒的身心,這是「覺觸」。他敎你在下箸的時候,在下筷子的時候,要想去殺的時候,手臂縮回來,想要去吃的時候,『時時警觸』,時時提醒自己,那就會生出一個同體大悲的心出來。
接下來「覺習」,「覺習」這一篇講,雞豬等肉類,韭菜跟果類,本來就是給人家吃的,好像永遠做為我們談話的藉口,說這些肉本來就要給人家吃的。我一個親戚以前,還沒有吃素以前他吃肉,他說,大家都不吃豬肉,大家都不吃牛肉,大家都不吃雞肉,那不是整個街道裡面都是豬跟牛跟雞嗎?藉口,這就是藉口。你愛吃就吃了,還說什麼是滿街都是這些動物?叫「似永藉談資」,就是永遠當做你的談話藉口。
而為了祭祀亡者,或養活在世的親人,都取這些東西來供養,就這樣習以為常,哪裡知道弱肉強食的情形。在不同的族群裡面,有些動物牠還不想去,很厭惡去傷害其他類,老法師說,老虎吃飽了,其他動物在旁邊走動,牠也不吃牠,就是『異類尚惡傷殘』。何況稟受上天生氣的生物,這些有靈覺性的動物,能夠樂意提供肉身讓你吃嗎?『有覺寧供咀嚼』嗎?
在這裡特別告訴大家,人一出生的時候,我們都具有覺悟的佛性。但是我們一出生的時候,我們的父母,或是我們的奶奶、爺爺就把這個肉食嚼一嚼以後,就放到我們的嘴巴去了,對不對?我們小時候都是在阿嬤,祖母帶我們長大,祖母咬一咬以後就丟到你的嘴巴裡面去,把你養成吃肉的習慣,這叫「襁褓便甘肥旨」,我們難道不就是這樣來的嗎?那時候還沒有長牙齒,母親就咬一咬,咀嚼以後就丟在你的嘴巴裡面去,小時候就把他養成了,怎麼可以讓這個初生的嬰兒養成喜歡吃甘美的肉食呢?胎兒的時候還沒有出生,在母親的肚子裡面就已經習慣腥羶的氣味,因為母親吃葷嘛,他就聞到那個葷食的味道,妳吃素,很自然而然就是薰習清淡的食物。
像我愛人懷胎的時候,因為小孩子是從觀世音菩薩求來的,一吃肉就吐出來,只有兩種東西,吃吐司跟水果,十個月懷胎都吃這個,一樣長得,臺灣出生四千多公克,算是很重的,在醫院裡面算第二重的,誰說一定要吃肉才會胖呢?才會肥肥胖胖?吃水果跟吐司一樣四千多公克,我記得我兒子那個時候是四千二百公克,很重,對不對?
那水池中的魚類、園中的飛禽,天天成為廚房供給的物品,關在柵欄裡面的豬羊,圈欄裡面的豬羊已經成為被殺害的生物了,因為你已經養成習慣了,使我們在萬劫不復中輪迴。所以你的貪食習慣就一天一天的增加,想想這些還未進入口中的食物,在舉起筷子要夾菜的時候,是否自己感覺有所猶疑呢?猶疑不安呢?所以自己是否感覺有點猶疑呢?假使不是經常食用的珍貴物品,吃到口裡會不會覺得疑懼不安呢?
所以吳越地方的美味叫田蛙,齊國人看了就覺得害怕,而毛骨悚然。遼寧河北幽燕這個地方人喜歡吃木頭中的那個蛀蟲,越國人看了,心裡就打寒顫起來了,就起寒心了,這難道是喜好的特性使然的嗎?不是,實在是習慣累積而成的,才會有所不同。吃木頭中的蛀蟲,這個是什麼?幽燕的地方,遼寧河北那一帶,現在應該是沒有了,這古代的嘛。
實在想一想,『誠思同性不忍傷性』這一段,實在想一想,都是同一天性所生,不忍心互相傷害,怎麼可以用其他的有生命之身體來供養我的生命呢?這種老舊不通的思想,如果能想通了,那六根馬上清淨。貪欲的欲望雖然重重包圍,但是金剛智慧的寶劍,你只要揮動這個,金剛智慧的寶劍只要一拿出來,『不揮自裂』,它自然就,壞的習慣自然就消失了。種種的殺機的產生,在長壽生命的國度裡面是不會涉及這些怪誕的思想,就是說長命百歲的人,或者在長生國,他是不會有這種殺機種種這種念頭,這個意思。所以就請你好好聽一聽「覺習」這些話,自然就會有所省悟,這是第二篇「覺習」,第一個是「覺觸」,第二個是「覺習」。
第三個,「覺穢」,就描寫這些食物是多麼的髒,這「覺穢」。喜歡吃蜈蚣、蛇肉的人,就不會感覺它跟滿目的珍貴食品有何不同?喜歡吃腐爛的鼠肉的鴟鷹,牠哪裡有心思再去分辨眼前盈滿的三鮮呢?都是由於嗜好是由業力造成的,『蓋嗜由業造』,是由業力造成的。所以業力重的人,他的心就沉溺在嗜好當中,喜歡味道難道是本性所生的嗎?『味豈性生』,實在是他本性乖離,而變成喜好逐臭的怪癖。
請看飛鳶野狐在獵食肉食的那一段,在啄那個肉的時候,我們都不忍心看下去,因為是牠吃那個腐肉,爛掉的肉嘛,我們都用衣袖把眼睛擋起來,不忍心去看。蚊蠅,蒼蠅蚊子,在腥羶的肉類上聚集的情況,讓人看了都想嘔吐。怎麼會在參加音樂盛宴裡面,華麗的筵席裡面,前面擺著千奇百怪的山珍海味,而自己不知道呢?其實這些香美的東西,我們人吃這些香美的東西,就好像蜣螂、甲蟲喜歡將糞便弄成糞丸,這些能讓你吃得最飽的東西,就好像家中的豬所吃的腐爛的食物,腐臭掉的食物,當成甘美的食物一樣。
所以坦白講,我們吃肉的人嘴巴比較容易臭,一講話就聞出來,那個臭的味就出來。吃素的人,我講真的,真的吃得很清淨的人,他講話聲音出來味道很清香,這是事實。我只要跟這個人講話,就知道他吃肉,也不是這個牙齒沒有刷乾淨,不是,是那個肉的味道還在,飄出來那個氣。所以我們說我們這個肚子叫什麼?動物的埋葬場,動物的墳場這個意思。
所以豬牠在吃腐臭的食物,當成甘美一樣,他甚至吃到天亮他還不疲倦,所以牙齒間還留著腥臭的食物。你等到曲終人散,酒興闌珊的時候,酒會、宴會結束的時候,你那個衣服都還留著肉味。這是事實,這是真的喔。你假如走過餐廳,這個肉食的餐廳走過去,味道就飄到你衣服上,一出來,聞衣服還有肉味,有腥羶的味道所汙染,而難以嗅聞。
各位想一想,我們本性所具的清淨法身,怎麼能夠讓這個五味雜陳的、五濁混淆的世俗臭味薰染呢?含有血氣的東西都會讓人家感到汙穢,而覺得受其汙染。如果能夠如此的警覺,那麼沉溺與嗜好的心自然就會慢慢除去,天天減少,這是「覺穢」,跟你講肉食的腐爛,叫「覺穢」,汙穢的穢。
再來「覺因」,再來這一段是「覺因」,我們看這個經文:
【覺因云。有情下果。因地之理不誣。舉響隨聲。生緣之故豈爽。薪盡而火傳。薪終歸火。弦張而矢發。矢必由弦。蓋施由彼報。施者固當忘情。而根自我栽。栽者應須善果。是以白環雙寶。達人雖置無心。而爐火鑊湯。智士常滋懼府。乃有縱此無厭。戕彼常生。炮魚炙鱉。豈念百滾油鐺。割肉燒羊。便啜一臠精膾。甚且追風奔電。繁弱烏號。傾諸藪薄。罄彼林叢。遂使鳥失侶而驚飛。獸離羣而孤絕。斯乃無生不嗜。舌底撩天。已先為人類虎狼。至於有物必攫。眼先墮地。甯免作獸中鷹犬。誠思升沈萬品。莫不懷情。託質兩儀。類皆思報。願從今日。永斷夙怨。無怨可償。不招多病之果。有危必救。自來長壽之因。一念惺惺。不失十年水牯(gǔ)。三生歷歷甯墮五百野狐。此乃無種良緣。迷塗寶筏。聽吾饒舌。應自轉頭。覺毀云。有來有去。物類之代謝無常。不滅不生。吾性之慈悲自在。故見其生。不忍見其死。仁聖類以存心。惜其毀。則必喜其成。眾生皆同秉性。是以瓦礫無情。達士尚失聲於墮缶。蠉蠕有覺。至人豈快意于殘生。況自卵而雛。自雛而羽。含哺之勤劬(qú)。夫豈一鳴一啄。且從無而化。從化而成。生機之活潑。甯但一夕一朝。乃以十年豢養。止供一旦庖刀。百計搜羅。僅給片時醉飽。抑不思一斷不可再續。霏膾形軀。片片是含悲向盡。既毀豈能復完。肢分炮烙。物物都抱苦就終。夫五穀供人。尚且難消一粒。況羣生自命。安得妄毀毫端。誠念彼死者。歷萬劫不能更生。吾食者。一剎那已化烏有。方求生而不得。豈覩死而甘心。永作慈悲。長垂軫惜。則不待雙鞋置頂。已先救了貓兒。奚假一諾開喉。方為兩全鵝甕(wèng)。斯真實理。夫豈虛言。更為宣揚。幸同發念。】
接下來就是「覺因」跟「覺毀」。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有情下果』,《六祖壇經》裡面,五祖弘忍大師他的法語叫「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
『不誣』,「誣」就是虛假。
『舉響』,「舉」就是放,「響」就是回聲。
『生緣』就是受生轉生的因緣。
『豈爽』,這「生緣之故豈爽」,「爽」就是差失,有什麼誤差,因果不爽的意思,就是沒有什麼差失。
『薪盡而火傳』,「薪」,木柴雖然燒盡了,那後薪,後面的木柴繼續添加下去,前後相繼,故火就不會滅掉,這個叫「薪盡而火傳」。
『弦張』就是我們要拉弓的時候,「弦張」。
『矢發』就是弓箭要發出去的時候,一定要先拉弓,箭才有辦法射出去,叫「矢發」。所以「弦張」就是把弓箭拉開,那箭才能發出去。
『白環雙寶』,這是一個故事,楊寶他生性慈悲,他九歲的時候到華陰山北,見到一隻黃雀被鴟鳥所捉,掉在地上。螻蟻所困,就是被螞蟻把牠圍住,楊寶就把牠捉起來放在懷中,就把牠養在他家裡的梁上。又被蛇蟲所吃,就把牠放在箱子裡面,用黃花來飼養牠。等到牠羽毛長成了以後,經過幾年再把牠放出去。
後來有一天就夢到一個童子來給他,向楊寶拜謝,他說,我是西王母的使者,我往蓬萊仙島經過這裡,被鴟鳥所捉,你仁愛慈悲把我養活起來了。今天我到南海去,不能夠朝夕來侍奉你,向你告別。那就用鳥的嘴巴白環,放了四枚寶給楊寶,四枚的白環,白環就是手環是白色的,牠送給楊寶,讓你的子孫都能夠潔白,位登三公,就像這個環一樣,一直循環下去。後來楊寶果然生了兒子震,震生秉、秉生賜、賜生彪,四代都位到三公。只是因為救了一隻黃鳥,四代都升到三公,這應了這個四個白環的定數,天下無比。這個也是很不可思議的一個放生的善報。
再來『達人』就是通達事理的人。
再來『智士』就是有智慧的人。
再來『滋懼府』,「智士常滋懼府」,「滋」就是生長,「懼」就是恐懼,「府」就是我們這個肺腑,內心。
『戕』就是殺害。
『炮魚炙鼈』就是將鱉跟魚拿在鍋中來煮。
『油鐺』是有沸油的鍋。
『便啜一臠精膾』,「啜」就是吃。「一臠精膾」,「臠」是數量的一個詞,叫一塊狀的魚肉,就是一塊肉。「精」就是精製。「膾」也是指魚肉。
再來『傾諸藪薄』,「傾」就是竭盡,「藪」就是湖澤。就把這個湖澤裡面都捉光了。「薄」,草木叢生的地方。
再來『撩天』,「舌底撩天」,「撩」就是撈取。
我們再來看下面這一個,『至於有物必攫』,「攫」就是鳥獸以爪去抓取。
『萬品』就是萬物。
『託質』就是託體。
『兩儀』是天地。
『惺惺』是清醒。
再來『水牯』,這是一個公案,就是大安禪師他的公案。大安禪師在潙山住了三十年。他說他在潙山,「喫潙山飯,屙潙山屎,不學潙山禪,祇看一頭水牯牛」,這個「牯」是公牛。「若落路入草」,便把梟(鼻)孔拽轉來;纔犯人苗稼,即便鞭撻。「調伏既久,可憐生受人言語;如今變作箇露地白牛,常在面前,終日露逈逈地,趂(趁)亦不去」。
這句話是一個公案,他說,這個大安禪師他是一個開悟的聖僧,他三十年來沒有離開這個潙山,就表示他在這個地方無所住而生其心,能夠得到定慧等持的三昧。他說,我喫潙山飯,屙潙山屎,其實他這個潙山飯跟潙山屎,佛法不離日用之間,他的意思是說,屙屎拉尿都是佛性的作用,你不能說屙屎拉尿不是佛性的作用,喫飯也是佛性的作用啊,但是他吃而無吃,無吃而吃,他覺而不迷。你吃的時候,飯不好吃起煩惱,他吃的不管好吃、不好吃,他不起厭惡、憎愛,他吃飯是解脫,吃飯是般若妙用、智慧的妙用,這叫做喫潙山飯,屙潙山屎。
但是他為什麼不學潙山禪呢?因為禪就是你的佛心,他沒有法執啊,他的生活能夠做到吃而無吃、無吃而吃,做而無做、無做而做,隨緣不變,不變隨緣,他本身那個心就是禪嘛,所以他說不學潙山禪。他怎麼樣?他只看一頭水牯牛,就是有人問百丈禪師,說什麼叫做佛法的大要,他說,騎牛找牛。你這個自心就是像一頭牛一樣,因為你現在為什麼像牛,你知道?因為你的牛脾氣、你的習氣很重,這個牛喜歡去吃別人的秧苗,稻草剛長出來那個嫩苗,牠喜歡去吃這個,指我們這個心會攀緣。百丈禪師就教這個禪師了,說你騎牛找牛。那個人問他說,那騎牛找牛,牛找到以後怎麼辦呢?百丈禪師說,執杖視之,就是拿著棍棒看著牛頭,牠吃別人的野草,啪,就打下去,就表示觀照般若。你心一起攀緣馬上拉回來,把心拉回來,這叫做執杖視之。最後那個禪師就問百丈禪師了,他說,到家呢?到家就放下來了,你解脫了嘛。這裡面講的見到大白牛,大白牛就是我們的常住真心,我們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
所以他這邊跟你講,他說,他只看一頭水牯牛,落路入草,就是跑到別人那裡去吃草,就把牠拽回來,拉回來,這叫「若能轉境,則同如來」。牠如果犯人秧苗,攀緣了,馬上就把牠打下去,即便鞭撻。調伏久了以後,「可憐生受人言語」,就能夠怎麼樣?如如不動,不取於相。「如今變作箇露地白牛」,就是大白牛,大白牛說見到自性,「常在面前」。佛性從體起用,捨用歸體,這水牯牛的公案是從這邊來的。
再來『歷歷』就是很清楚。
『五百野狐』就是五百野狐身,這個公案我們講過了,他說修行人不落因果,那個百丈禪師說,不昧因果,不是不落因果。最後那個老人因為講錯一句話,他落入五百世野狐身。後來百丈禪師率僧眾到後山去,要準備跟牠助念,要把牠火葬,用依照僧眾的方式給牠埋葬。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覺因說,眾生所種下的業種,將來因緣成熟一定會達到業果,這個道理是真實不會騙人的。隨著聲音而響應,就是就像你叩鐘它會產生響聲,因果就是這樣,「舉響隨聲」,你只要打鼓,它就會回聲,就會有回音的聲音出來,這叫因果。受生轉生的因緣,這是一點都不會假的。燃燒柴薪才會生火,要生火一定要加柴薪,要張弦才會發出弓箭,箭矢,箭矢發出去一定要張弦,這跟你講說感應的道理。
再來大概布施,大致布施,你就會受到福報。施捨的人固然不用刻意去記憶,然而善根還要由我去栽種,而且所栽種必須將來產生善果。所以雖然獲得白玉雙環寶物的善報,就剛才我們講過楊寶這個故事,但明理的人不會放在心上。然而對於殺害牲畜,加以爐火烹煮,有智慧的人是會經常把它放在心上的,就是你殺害牲畜加以爐火烹煮,有智慧的人他會經常把它放在心上,引以為戒。
但有一些人對於殺生取食,還是貪得無厭。將牠們的生命屠殺以後,把魚鱉用火來燒烤,此時沒有想到在鼎鑊中燒滾,或油炸的鐺鐺聲,殘忍的宰割燒煮羊肉,只為了吃一口精緻的美味瘦肉而已。為了達到這一個目的,還要快速的去追逐這些鳥獸,使得眾多的這些弱勢的禽鳥,禽獸到處奔跑哀號。傾全力到湖澤草叢裡面去搜索,於是讓這些鳥類受到驚嚇,四處飛散而失去伴侶。使這些野獸,走獸駭怕,離開群體而變得孤獨。
這個完全是嗜好屠殺食用所有的牲畜者,你盡其所能去搜捕牠們的結果,這種人類猶如野獸中的虎狼一樣,一經遇到有什麼活物就一定要去捕捉的情況。甚至捕捉到連眼睛落地,還要努力去搜捕,這種人死後都難免會投生,都沒有辦法免除,投生在禽獸裡面中當鷹犬,這樣各位明白嗎?你現在這一世一直去搜捕這些野生動物,你來生他世就投生到動物裡面去當鷹犬,因為你那個搜捕動物的習性沒有斷,就像老鷹跟狗一樣,那個獵犬一樣,叫鷹犬。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
讓我們靜下心來,「誠思升沈萬品」,讓我們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無論是天上飛、地上走的、水中游的,都是有生命、感情的,一樣都是寄身在天地之間的有情,大抵都是酬償夙報。但願從今天開始,大家永遠將過去的怨恨斷除,不要再為償還怨恨的舊債而輪迴不已,就不會召來身體多病的因果。別人有了危險能盡量去救助,自然就會種下長壽的因。如果能在一念之間覺醒,時時觀照,才能像唐朝大安禪師觀心,觀照自己的心,像看一頭牛一樣,水公牛一樣,十年而不失覺照功夫。若犯人家苗稼,即鞭撻調伏,內心一有妄動,立即加以對治。如果能對三世因果、來龍去脈清楚的,就不會墮入五百世野狐身,這是平常沒有種下良好的因緣所致,的緣故,以致於迷失了良好的指引的機會。現在請多聽我一些話,應該是要自己覺悟、回頭的時候了。這是我們剛才講的,前面這一個「覺因」。
再來這個「覺毀」,有來有去的現象,是萬物在這個無常世界中的新陳代謝的實況,不生不滅的境界,是每個人本性中擁有的慈悲自在,就是我們不生不滅的這個自性,是我們具足這個慈悲的自在。所以看到牠的生存下去,就不忍心看牠死去,這是何等仁慈的聖人的存心啊。你既然會憐惜牠的毀壞,那當然喜歡牠能夠成長,很高興看到牠能成長。眾生都有上天所賦予的天性,就算瓦礫這些東西沒有感情。有智慧的人,達士就是曠達的人,對於摔壞的這些瓦器,還會為此傷心落淚。所以對於有覺知的這些會蠕動的小蟲,有至德,至高德行的人,怎麼會去殘害牠而覺得很快樂呢?
任何動物從孵卵到成幼雛,再從幼雛,就是幼雞再成長羽毛豐厚的成雞,其間要經過含辛茹苦、勤勞哺育的過程,這不是一聲鳴叫,或是一啄食的動作就可以說明一切的。而且從無化有,從有長成,這其中的活潑生機,豈是一朝一夕的成就呢?這是經過十年長期的養育的結果,只為了提供你一天被庖丁宰殺,經過千方百計的搜捕,只不過是為了片刻醉飽而已。你也不想想看,這麼一斷掉生命,就不能夠再繼續下去了,牠死掉就不能夠再活過來了。你將肉體一塊一塊的切,每一片的肉都是含著無盡的悲痛。既然毀壞牠的形體,就不能再回復了。肢體被分解得支離破碎,每一個被殺的動物,臨終時都抱著無限的痛苦。所以那個肉吃下去都帶有怨氣,你就把這個怨氣吃到你的肚子裡面,變成病毒,病毒這只是你一個貪念的三毒造成的,那病毒就是生病的來源,所以病由業起,業由心造。
接下來就是說,『夫五穀供人』,甚至連五穀讓人食用都不敢隨便浪費一粒,何況是群體眾生的生命?怎麼可以隨意對牠有絲毫的毀傷呢?我們實在想一想,那些死去的眾生,可能經過萬劫之久還不能再出生。但我把牠吃掉,一下子就化為烏有了。才剛要想要求生存還不能如願,就眼睜睜地看到自己被殺死,而甘心嗎?所以我們心中常常要存著慈悲,要以悲天憫人的心『長垂軫惜』,來珍惜這些萬物。如此就不必等到要條件齊全,『雙鞋置頂』就是等到條件齊全,就可以出去先去救這些貓兒,已經有貓兒等動物就得救了。何必要等到開口去說,『奚假一諾開喉』,何必等到開口去說,才能使鵝跟甕能夠保全下來呢?你只要把牠救出來,牠就不會變成甕裡面的鵝肉啦,就是才使甕保全下來的意思。這是真實的道理,一點都不虛假,大家應該努力去宣揚,希望共同發這個善念。
接下來,我們來報告老法師對於這一段的開示:
老法師說,這一篇的祁奚度寫的這五篇的覺觸啦,這五篇的文章,這文章分成好幾段,寫得很好。老法師說,我們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佛弟子,他說的全是佛菩薩的教誨。他開端講說「一體本具體之體」,「眾生即吾生之生」,他說,這是佛,這一段的意思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是佛與大菩薩的境界,知道虛空法界是一體的。我們講說,老法師說,生命共同體,一切眾生就是自己。然後老法師說,「八珍羅前,盡屬呼號怨業」,桌上擺了這麼多酒菜雞鴨魚肉,牠是其實真的是怨業,牠被殺的時候,牠不是甘心情願供養你,牠是力量抵不過你,被你殺了。今天你吃牠,可能你正在吃的時候,這些冤魂都圍繞在你周邊,都在你身後。現在你走運,你氣旺,牠不敢侵犯你。你一旦氣衰的時候,你一旦衰的時候,這些怨家對頭就找來啦。這是第一點,老法師說的。
第二點,老法師說,我們臺灣有一位廣化老和尚,廣化老和尚持戒律持得非常好,他還沒有出家前,他是個軍人,這個因果報應故事裡面都有提到他的故事。他是管什麼?管軍需的,就是採購軍中伙食的,管財物的,他用錢很方便。他告訴淨空老法師,說他在軍中工作的時候,每天吃一隻雞,不曉得吃多少隻雞啦。以後學佛出家,出家不錯,他持戒很精嚴,也是難得一個好法師。廣化老和尚的舍利子現在在南林精舍,我有帶蓮友去看,在一個透明的杯子裡面,生出好幾十顆透明的琥珀色的舍利,非常漂亮,廣化老和尚的舍利,在南林學佛院。他是講戒律的。他說,後來他持戒非常精嚴。但是,老和尚說,他在臺中教佛學院,漢學底子也不錯,能寫文章,也能作對聯。
廣化老和尚後來果報還是現前,他一天吃一隻雞,所以後面果報還是現前。他有一天在沐浴的時候,他叫他的護法在外面也看著他。他年紀大了嘛,行動不方便,他在沐浴的時候,他有一天曾經恍然回頭,看到後面整個雞啊,很多雞啊,動物啊,排隊排得非常地長,幾乎是排到南投市去了。因為廣化老和尚當時的精舍不是在南投,他說幾乎好像排到南投那麼長,好幾公里長。他叫他護法特別看著,還是一樣,因果不空,不昧因果。最後他沐浴的時候摔倒,最後他知道這是果報,重罪輕受,最後還是坐輪椅。
老和尚這邊有講,他說,後來他殘廢了,腿跌斷了,拿個拐杖,還坐輪椅。跟老和尚講,廣化老和尚親口跟老和尚講,他說,這是我重罪輕報,這是因果報應,過去吃雞吃太多。廣化老和尚他持戒律,持得非常嚴格喔。他走的時候,老和尚說,走得不是很好,但是他是重罪輕受。我說,他燒出來的舍利子,長出很多不可思議的琥珀色的舍利,而且非常大顆。他病重的時候找老和尚去,想把道場送給老和尚。老和尚去看他,他已經沒有辦法講話了,坐在輪椅上流口水。老和尚說,非常可憐。後來老和尚跟韓館長一起去看他,看到他身邊這些弟子們,老和尚後來謝謝他,沒有接受。
所以老和尚說,這一段文章一點都沒有錯,這些肉食擺在桌上,怨業遊魂,明眼人一看怎麼敢吃得下呢?佛家講同體大悲,看一切眾生都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普度眾生,救牠都來不及,怎麼能夠殺害牠呢?怎麼能夠吃牠呢?我們念頭一轉就覺悟了,肉食這種習氣就不難斷除。殺害眾生這個動機,也就能夠斷掉了。恢復清淨心、平等心、慈悲心,那就是自求多福。不但不能殺害眾生,令眾生生煩惱,我們就已經有罪過了。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