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44集
第144集

感应篇汇编第144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四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8/16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4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44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44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四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08/16  臺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14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四十句,【陰賊良善,暗侮君親】。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四百三十三頁最後一行,【陰賊良善,暗侮君親】。我們看四百三十四頁的經文:
【陰賊。陰謀賊害也。如暗箭傷人。最為難防。且人由我害。而我不任惡名。此魑魅魍魎之尤者。施之餘人皆不可。施之良善。則尤不可。蓋良善者。民之望也。在一國。則一國重。在一鄉。則一鄉重。其可陰賊之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賊害』就是殘害、禍害。
接下來『我不任惡名』,「任」就是我不必擔任、不必承擔,承擔的意思叫「任」。
再來『魑魅魍魎』就是害人的鬼怪,一般就是說,古代傳說中的山川精怪、鬼怪,這個叫「魑魅魍魎」。
再來『之尤者』,「尤」就是最惡劣的人物。
再來『民之望也』,「望」就是榜樣。
再來『則一國重』,「重」就是敬重。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所謂『陰賊』,陰謀賊害他人,『如暗箭傷人』,這是最難預防的,最讓人難以防備的。而且人是被我所害,但是,『我』就是指害人的人,卻不必承擔惡名,害人的人卻不必承擔害人的惡名,這個比山中的山川精怪還可怕。你如果加害施予其他的人,還不行、還不可,就是『皆不可』,已經不可以了。更何況你施展在善良的人身上,則更加不可,為什麼呢?因為善良的人,良善的人是民眾的榜樣。在一國則是一國的國人所敬重,在一鄉則是一鄉的人所敬重,怎麼可以用陰謀來賊害他呢?這個叫做「陰賊良善」的意思。
這個一般最容易犯的,就是嫉妒心引起的暗中破壞、暗中兩舌是非、暗中陷害,這個都會有的。這一段裡面,在《無量壽經·濁世惡苦第三十五品》裡面也有這一段佛陀對我們的開示。在三十五品的經文裡面有兩句跟這個「陰賊良善」有關,第一個就是「心口各異,機偽多端」這個經文。再來,「破家亡身,不顧前後」,這是講害人的果報。我們根據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我們來研討一下《無量壽經》這個經文,「心口各異,機偽多端」。
這個「心口各異,機偽多端」,在「義寂云」裡面講,「機」就是幻惑,我們說這個人機心很重,臺灣話說這個人心機很重、城府很深。這裡講「機」就是幻惑。我們說這個人心機很重,說這個人很陰沉,你看到他就產生一種莫名的敬畏,很怕他產生這一種陷害。所以這個「機」就是幻惑,他就是讓你看不出來,跟你做朋友、跟你交往,迷惑你,讓你看不出來這叫幻惑。「偽謂虛詐」。機偽這個偽就是虛偽,詐是欺騙,這叫「偽謂虛詐」。
「憬興云」,它說「機」,機者叫機關,我們講說這個人害人的方法很多,技巧很多,我們說他機關用盡。這個在新聞媒體報導裡面,說這個人心機很重,然後他機關用盡。所以「機」就是機關,「即巧言令色,曲取君意」,尤其是對上級、對領導、對長官,「曲取君意」,就是希望博得長官的歡心。「能行機偽」,可以進行他的陰謀叫做「能行機偽」。「又『機』者機心」,心機很重叫「機心」。「『偽』者詭詐,如是機詐偽善,種種不一,故云『機偽多端』。」
這種惡人,就是「如是惡人,無論尊卑上下,內外親疏,皆欺騙詐惑」。有這種心機很重的人,這種惡人,不論是長輩,叫「尊」,不論是卑微的人,「卑」,僕人,上級或是下級,自己的人、外面的人,叫「尊卑上下」,「內外親疏」,不管是親戚還是不熟悉的人,都是他欺騙的對象,都是欺騙的對象。這個叫做「心口各異,機偽多端」。他的果報是什麼呢?不要以為他這樣詐騙得逞就沒有果報。《無量壽經》裡面講:「破家亡身,不顧前後」。他在機偽詐騙的時候,他不管前後的因果,「前後」就是前因後果,我們說「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又《會疏》曰」:「前不顧是非,後不顧譏嫌」,就是指這種人。他也不在乎是非,你怎麼毀謗他,他不在乎,這叫「前不顧是非」。「後不顧譏嫌」,他也不怕人家笑。「亦前不顧明哲昭察」,就是有智慧的人他看得出來,他看得出你的陰謀。但是有智慧的人他心量廣大。
有一個蓮友就跟我講了,他就跟師父講,跟一位師父講,他說,師父啊,你不知道這個人是在騙你嗎?師父說,我當然知道他在騙我。那這個蓮友就跟他講說,師父啊,你知道他騙你,你為什麼還要給他騙呢?師父說,這種人你要先讓他先從斷惡修善開始,然後他才有辦法轉迷為悟,轉凡成聖。
然後再進一步跟這個蓮友開示,師父說,這種人最好不要得罪,得罪了後患無窮。他怎麼?他會到處搬弄是非,無惡不作,那怎麼辦呢?給他一個回頭的機會,就像佛陀當時度提婆達多一樣,他明知道提婆達多要謀取僧團的領導地位,慫恿阿闍世王來做護法,結合六群比丘破壞佛陀的僧團。佛陀只講一句話,當時要圓寂的時候,阿難問他,他說,佛陀,對這些六群比丘,就是惡比丘,不守紀律的人怎麼辦?佛陀說,默擯,不要理他就好,默擯。所以這個默擯就是說,你不要跟他計較,你隨他去,他愛怎麼搬弄是非,他將來會有果報,當然能勸就勸,不能勸不要勉強。
以前李炳南老居士在跟淨空法師教學的時候,有些弟子可以教的,有些弟子不能教的。有些弟子可以教的,李老師很有智慧,罵得特別重,罵得淨空法師都說,怎麼老師對這個同學要求這麼嚴格呢?後來有幾個同學就比較剛強,老師對他們很客氣,也沒有罵他們,也沒有責備他們。下課以後,老法師很奇怪說,老師,為什麼你對某某同學要求這麼嚴格?為什麼對那個同學就好像很寬容?李老師說,有些人可以教,就教他,我們就要好好地培養他。
就像淨空法師跟李老師一樣,他要跟他學法。他說,你以前所教的統統不算,從頭來。這個是很嚴格。第二個,從此以後只聽我講,別人講的不准聽。第三,以後看什麼書要我同意,沒有我同意不能看。老法師說,現在找不到這個學生了,你要是光是規定這三條,全部跑光了,沒有人要聽了。所以老法師說,現在很可憐,老師找不到學生,學生找不到老師。他說,法就是這樣斷掉的。所以老法師一再一直跟我講,講了好幾次,他說,現在只有用潮州謝總的方式,光碟教學。他說,一來老師不用來回奔波,要花很多錢,飛機票,住宿,很麻煩。光碟教學只要一個主持人就好。七天統統可以把一個壞人變好人,可以把一個人教好,這個事實上現在在中國大陸如火如荼的推展開來。
謝總那邊,還有吳念博老師那邊,還有很多很多地方,都在陸陸續續複製潮州謝總的道德講堂。臺灣的極樂寺、臺南淨宗學院、臺南淨宗學會,他們辦這個道德講堂是由老法師以前的侍者康國泰老師在帶。前幾天老法師到臺灣來,小住臺南極樂寺,我從大陸弘法回來以後,在八月十一日,師父的侍者要我下去,我就到臺南極樂寺陪老法師兩天。正好他們臺南極樂寺的道德講堂的學員班畢業,我看他們的結業的影片,做得很好,證明老法師講的,現在這個時候老師不好找。那現在怎麼辦?用光碟教學。
所以李炳南老師當時在的時候,淨空老法師對於李炳南老師這個教學有一點點覺得很奇怪,說哪有這麼嚴格的?只有聽你講,別人都不能聽,看什麼書都要你同意,老法師說為什麼你們知道嗎?他說,把你的六根全部關起來,耳朵也關起來、眼睛也閉起來,六根全部關起來,這樣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一定有成就的。他說,這古代聖賢教育的方式是這樣教出來的。
後來老法師到新加坡去,碰到演培法師,演培法師說,老法師把這個方法講一遍給演培法師聽,演培法師說,諦閑老法師教我的時候,就是這一招,我就接受老師這個教學。但是,老法師說,演培法師沒有好好聽諦閑老法師的話。他跑去跟誰學呢?跑去跟太虛大師學。演培老法師後來跟淨空法師說,唉,我沒有好好聽老師的話。老法師這個方法成就了很多人,我們遠的不說了,就看說眼前,胡小林老師就是聽老法師的,胡小林老師現在成就了。
前幾天在臺南極樂寺,老法師跟我講,他說,胡小林,《大乘起信論》已經成就了。老法師講得非常肯定。那一定是胡小林老師有講給老法師聽,老法師是開智慧眼的,老法師有智慧眼。我們說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老法師已經開慧眼了,你講幾句話,老法師就知道你的深度在哪裡,你的見地在哪裡,老法師不是普通人。劉素雲老師經過老法師一鑑定,老法師肯定她成就了,老法師說,她已經有悟處了。換句話說劉素雲老師已經悟了,至於悟以後,是小悟,還是中悟,還是大悟,那是成就的問題,成就大小的問題。
你看,圓教初信位就悟了,圓教的初住位大徹大悟,從圓教的初信到十信,叫悟後起修,所以圓教的初信到七信是什麼?是破見惑跟思惑。圓教的八信、九信、十信,破什麼?破塵沙惑。圓教的初住位就破根本無明一品。所以圓教初信位他就破見惑了,他身見就沒有了。圓教的初信位到七信位,他是破思惑,等於小乘的阿羅漢,阿羅漢是破見惑跟破思惑,就是阿羅漢。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提到說,「亦前不顧明哲昭察」。老法師就是跟這個蓮友講,他說,當然我知道他在騙我。但是老法師有智慧,他大慈大悲要給他機會,這就是這裡講的,「前不顧明哲昭察」。「明哲」就是有智慧的哲人、賢人。他看得出來,他不是看不出來。「後不顧鬼神冥記」,你不曉得你的所作所為鬼神都有記錄。我們所謂到陰間去以後,一殿秦廣王,末學拍的那個《玉曆寶鈔》動畫,現在在大陸非常地流行,我看大陸的土豆網,還有百度,還有優酷,大陸這三個網站全部都在播這個《玉曆寶鈔》,尤其小孩子特別喜歡,因為那裡面有小沙彌動畫。
印光大師說,小孩子從小就要給他扎下因果教育。我剛開始以前讀到印光大師這一段,我想說,小朋友要怎麼教他因果教育呢?所以我們傳統上的教法,印光大師都說,教小朋友讀《太上感應篇》,教他讀《文昌帝君陰騭文》,那讀完以後呢?小朋友會受環境的影響啊,環境的汙染啊。我現在這個《玉曆寶鈔》拍完以後,我發現小朋友在看《玉曆寶鈔》動畫,不知不覺善惡因果報應就深入他的心中了。
有一次我在香港給老法師看那個《玉曆寶鈔》的試看片,小朋友就坐在淨空老法師前面,小孩子特別喜歡看動畫,就坐在老法師的前面,我坐在老法師的後面。《玉曆寶鈔》正在播一殿秦廣王,二殿,一直播下去的時候,那個小朋友愈看愈喜歡,可是裡面又很恐怖,他看到嚇到尿都尿出來以後,滿地都是尿。老法師也笑說,我說,小朋友你為什麼這樣?他說,太可怕了。尿得滿地都是尿。
這為什麼?印光大師說,你要是怕死就得救,你要不怕死根本沒得救。所以要怎麼樣?要他敬畏因果,他敬畏因果,他就不敢造作惡業。所以這裡講說,或他不怕後面有鬼神在記錄。「或亦前不顧過業,後不顧來報」,他講的這個「前後」都講我們現在世間人,我只要拿到錢,什麼我都不管,我只要拿到新臺幣、人民幣,我什麼都不管。這就是什麼?「前不顧過業」,他不怕他所造的這個過錯罪業,他也不怕未來的果報,這叫「後不顧來報」。
「但求爭勝」,只想我現在爭得贏一點,我現在贏一點,不惜一切手段,甚至把對方害死,把對方陷害,「但求爭勝」。這不是講現在人的心態嗎?無所不用其極,「不惜兩敗俱傷」,最差我們兩個都得不到,「不惜兩敗俱傷」。「只圖快意」,我只想現在我能夠佔上風,我能夠贏你,我能夠得到這個利益,「只圖快意」。「不畏當來罪報」,我不怕將來的罪報。「一切不顧,廣行諸惡」,什麼都不怕,「廣行」就是不斷的造作這些惡業。
下面我講清朝紀曉嵐說故事。我特別喜歡紀曉嵐說故事,他是清朝的名人,也是當官的。老法師也提過紀曉嵐這位賢人。紀曉嵐說故事都是真實的。他說,有一個他的僕人叫紀昌,就是紀曉嵐的僕人。這個紀昌,本來他不是姓紀,他本來姓魏,因為看了黃犢子故事的這個書,他就把自己的姓跟隨主人的姓,就是紀曉嵐的紀,跟著姓紀。他名字叫昌,紀昌。紀曉嵐說,紀昌小時候很聰明,很會讀書,尤其很會寫文章,尤其是文學,字也寫得很工整。這個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工於心計。我們剛才講說心機很重,就是工於心計。
有些人很奇怪,像末學的個性就是直性子,我們一般叫直腸子,直腸子的人有一個好處,喜怒顯於臉色,不高興就不高興,快樂就快樂,但是五分鐘而已,我等一下就忘記了,我不會記恨,我這個人一輩子不記恨。坦白講我自己心量很大,我什麼都能包容,那你說,我會不會有煩惱?我現在是凡夫,我當然會煩惱。但是我也是在修行,在我心中頂多放五分鐘、十分鐘,我就忘記了,換句話說,我就放下來。所以我轉境界的時間很快。以前年輕的時候還滿執著的,現在看一下大概五分鐘就忘記了,就放下來,就不放在心裡。這就是修行,你要把毛病習氣在根塵接觸的時候、在起心動念的時候,你必須要看到自己這一念心,這就是修行。
紀曉嵐說,這個紀昌小的時候,小時候就喜歡讀書,但是這個人最有心計,一輩子從來不吃虧的。換句話說,佔盡天下的便宜,他就會拿最好的,什麼都不肯讓人。現在這種人也很多,不願意吃虧。人家說吃虧就是佔便宜,他說,吃虧哪是佔便宜?我眼前就損失了,怎麼還吃虧還佔便宜?真的吃虧就是佔便宜,為什麼?老天爺很公平,「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人家古代講說布施,古人講說布施,明的去,暗的來。我們臺灣土話就是說,明的去,好像你捐了一百萬,暗的來,臺灣人長輩講的話很有經驗。
所以這個紀昌,他一輩子沒有哪一件事情不佔便宜的。換句話說,有些人很會計較,這種人都是用什麼?都是用妄心,都是用惡念,不是用真心。真心就可以做到淨空法師講的,謙讓、忍讓、禮讓,他什麼都可以讓。所以你看老法師一生的修持,就做到謙讓、忍讓、禮讓,你要的全部都給你。這種人最後的果報就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佛菩薩回報給他的就是最後善終,果報殊勝。五福裡面最難修的就後面那個,富貴、康寧、長壽,後面倒數第四個,好德,最難修的善終。我常常去助念,看得太多了。
所以這個紀昌他沒有一件事情不佔便宜,到了晚年他得了一種怪病。紀曉嵐怎麼說呢?他說,這個人,紀昌的病是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著、嘴裡說不出、四肢不能動,全身痿縮麻痺,整天躺在床上像個木雕泥塑,只有那個鼻子在呼吸。這個我給他分析,在我們臺灣很簡單叫植物人。因為我有去關懷過植物人的病人。你不要以為植物人就靈性不在,靈性是不生不滅的,他是業力。他是業力讓他全身的功能,只有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到。
因為植物人眼睛張開,他好像在看,事實上,他好像看不見一樣。親人過來,他不知道是親人,如果是看得見,知道你就是爸爸,你就是弟弟,他知道。可是你什麼人走過去,他都不知道,眼睛也是張開的,不是眼睛沒有張開,他就是眼睛看不見,不是眼睛閉起來喔。是爸爸站在前面,兒子站在前面,他不知道他是親人,那就成了植物人了。你說他死了嗎?他也沒死啊。他還要吃啊,還要拉屎啊,這叫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懂,你跟他講什麼都不知道,當然念佛他也不知道,因為他的業障重到他的靈性完全被無明障住了,被業力障住了。嘴裡說不出,他嘴巴也不會講話,四肢不能動,全身痿縮麻痺,躺在病床上像木雕泥塑。這個在我們臺灣的講法,叫植物人。
可以斷定的他還沒有死,每天按時要給他餵飯,他還是能夠咀嚼下嚥,這才特別,他還會咬,你給他餵飯他還會咬,他還會動嘴巴,還能咀嚼下嚥而已。醫生為他診斷,卻發現他六脈平和,把他的脈,他的脈象是六脈平和,並不覺得有什麼病狀,所以許多名醫都感到很棘手。就這樣拖了幾年,這個紀昌就死掉了。當時有一位果成的老僧就說,大概是紀曉嵐認識的一位果成老僧,看了紀昌這個病以後講一句話,他說,這種病屬於身死而心活。身體死掉了,心還活著。自古以來醫學典籍上沒有這方面的記載,這個是當時醫學不發達,那現在的話醫學上它是可以解釋的。
我有一次到臺北市的中華電視旁邊去助念。那個地方有一家醫院,在臺北市光復南路,它本來以前是醫院,後來大概經營不下去,改成植物人醫院。我當時就是蓮友叫我去關懷一個植物人。植物人大部分都是這樣,他要嘛就是好好地,但是他已經變成植物人。要嘛就是一種氣切,這邊割掉,從這地方給他呼吸,在這邊用這個切口呼吸。因為他這個嘴巴當然還是要餵食,有些餵食從這邊餵,叫做氣切的。
我那一次去關懷植物人的時候,我就看到整個病房的裡面的植物人,全部在那邊大吼大叫,晚上凌晨兩三點。我後來問護士,我說,為什麼他們在那邊大吼大叫呢?他叫什麼你也不知道,喔,就在那邊叫那種聲音。他們護士跟我講,他們白天都在睡覺,只有晚上在大吼大叫。你看他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過來。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地藏經》裡面講的境界。你看起來是一個植物人在那邊受報,我跟你講,他的神識已經在地獄受報了,神識已在地獄受報,只是我們沒有天眼看不到而已。那為什麼他還不能走呢?業障還沒消。
第二個,他福報還有。老法師說,福報有就請特別護士,把他福報全部用完,他家人有錢嘛,住這個植物人病房要花很多錢,醫療費用都很貴,他有福報,他福報還沒用完。以前我助念一個個案,臺北市龍山寺,最有名的龍山寺,觀世音菩薩。我現在跟你講這個故事說,植物人不是不能救,要佛力加持,要他的善根、福德、因緣。臺北市的龍山寺來自於浙江普陀山的觀世音菩薩分身,就在臺北萬華的龍山寺,以前叫艋舺。據說早期臺灣的大陸通商的船可以開到艋舺,萬華,可以開到淡水河。
有一個商人就到浙江普陀山去禮拜觀世音菩薩,就帶了一個觀世音菩薩的香火袋回來。聽說那時候就在現在臺北市的龍山寺那邊,它是一塊空地,他一時尿急就要就地找方便,就把那個香符掛在一棵樹上面。因為剛好是晚上,據說附近的人看到那棵樹中間放光,觀世音菩薩放光。後來就很好奇問這個人說,這個是什麼東西?他說,這是觀世音菩薩的香火袋,從浙江普陀山請回來。當地的鄉民就要禮拜觀世音菩薩。大家就集結眾人的力量蓋了現在的臺北龍山寺,香火非常鼎盛。不管是日本人,觀光客,都喜歡到龍山寺去祈福。那觀世音菩薩也很靈感。我跟龍山寺的觀世音菩薩特別有緣,我兒子就是跟龍山寺的觀世音菩薩祈福求來的,我跟觀世音菩薩特別祈求賜兒子給我,果然真的是賜一個兒子給我。當時在祈求觀世音菩薩期間,我幾乎每個月我都買花供佛。每個月都去,大概一年多。
我現在講的龍山寺這個住持黃種雄先生,現在已經往生了。黃種雄先生他的哥哥以前是臺北市市長,早期的臺北市市長,他們家福報很大。這個黃種雄本身他就是,他本身就是植物人。但是他福報很大,他就躺在他臺北市西門町的峨嵋街的住宅,他們可以算是有錢人,所以住的那個是我們臺北市叫透天厝,一二樓的樓房。我去看,人家叫我去關懷的時候,剛好是我下班的時候過去。我去看的時候,有一個法師大概是念累了,在那邊休息,很多蓮友大概也是念累,在旁邊休息。
黃種雄先生他植物人已經拖了七年,七八年,沒辦法斷氣。那一天晚上去以後,我就跟他關懷,我跟他讚歎,我說,你功德福報太大了啦,你幫觀世音菩薩建立這個龍山寺,度了很多人學佛,很多臺北市的一些可以講說販夫走卒、達官貴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每一個人都會到這個地方祈求觀世音菩薩的安慰跟度化。臺北市人很多人是被觀世音菩薩度的。
所以我說,黃先生,黃種雄居士,你對觀世音菩薩以及這個功德福報大得不得了。我說,你往生,觀世音菩薩一定跟隨阿彌陀佛來接引你,你要對觀世音菩薩有百分之一百的信心,你要堅定這個信願,而且你要到極樂世界去見觀世音菩薩,因為你幫他做了很多好事。這個植物人,你說他是植物人,他那個房間很大,有特別護士、有抽痰設備、有緊急的醫療設備,都有,因為他福報大,所以他的家的房間很大,有所有醫院裡面的急救設備,他家都有,還請一個特別護士。
後來我去的時候,是當天晚上大概六七點,我跟他關懷以後,九點半我就拜託一位法師來給他皈依。結果觀世音菩薩很巧妙,安排這位法師遲到,這位法師大概快十點才來,我急得不得了,原來都是佛菩薩的安排。法師到的時候,我還跟法師說,法師你不是跟我講好九點多要來,怎麼拖到現在呢?後來法師就在快十點的時候給他皈依,然後三皈依說法以後,因為前面七八點的時候我就已經跟他說法安慰,然後我們皈依完以後,大概十點多開始念佛,就念念念到晚上十點四十五分,我看得很清楚,他嘴巴停止了,腳停止了,就斷氣了。
當時在法師還沒有到以前,我就跟他女兒說,你爸爸有可能子時會走。我們臺灣的子時跟大陸子時一樣,就是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一點,就算子時,子丑寅卯。因為臺灣人的習俗是這樣,子時往生的非常地殊勝。臺灣的一些民俗的說法說,子時往生福報留給子孫。他女兒也跟我講說,我爸爸有可能是子時會走,就是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一點。結果這麼不可思議,他爸爸就真的是子時走。他是十點四十五分斷氣,在臺灣的一些講法裡面,它屬於子時,已經算子時了。你想想看,他是植物人,他是聽解佛法以後,經過佛力加持三皈依,他拖了七年的業障,順利捨報往生極樂世界,這是因緣殊勝,法緣殊勝。
所以紀曉嵐說,這個果成老僧說,這個紀昌屬於身死而心活。我們就一般講植物人的症狀。紀曉嵐說,這大概是他的報應吧。因為紀昌一生不吃虧,佔便宜,而且很會計較,心機很重。他說,紀昌平常也沒有什麼大罪惡,他不過是務求自己多貪些財利,在算計上從來沒有落空。人算不如天算,在算計上從來沒有落空,換句話說,每一次都他贏,對不對?到最後還是要去承受這個果報,一生躺在病床上,最後躺在病床上,眼睛看不到、耳朵聽不到、身體不能動、嘴巴不能說,這個就是果報。所以紀曉嵐說,哪知道一個人過分的機巧,卻是造物主所忌諱的。你不要太過分的機巧奸詐,這是上天所忌諱的。造物主就是上天。這一點很值得人們引為警戒。
這一段「陰賊良善」,我們特地用這個公案以及《無量壽經》的開示來跟大家分享,我們希望我們念佛人都是與人為善,心不起一個惡念,不陷害他人,口說好話,身行好事,心存善念。「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我們要這樣修,念念都跟阿彌陀佛的心一樣,身口意清淨,你的心像阿彌陀佛,行像阿彌陀佛,你就是跟阿彌陀佛相應,臨終一定往生極樂世界。不要因為嫉妒,或者為了一點小小的財利,或是小小的一個名聞利養,不惜造下重惡,以後感來的果報就很嚴重了。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唐李林甫為相。陰險不測。賊害良善。其惡不可枚舉。將敗。見一鬼物。鋸牙鈎爪。毛身電目。以手擊甫。未幾。甫七竅流血而死。死後。朝廷敕命。奪爵。斷棺。戮尸。流子孫於嶺南。宋淳熙初。漢州震死一女。有朱書云。李林甫為臣不忠。陰賊良善。三世為娼。七世為牛。報訖。永墮水族。小人賊害君子。幸而得計。便謂生死在其手。不知死於其手者。亦怨對使然。非彼所能為也。若彼無怨對之君子。任小人如何。終是死他不得。而惡人害人。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反從己墜。賢不可毀。禍必滅己。亦復如是。然陰賊二字。不必盡是居官。餘人亦皆有之。而衙門中人為尤甚。所謂砌款單。買窩訪。下邪火。送匿揭也。豈知天道好還。未賊人而已先賊己哉。思之思之。】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首先看『李林甫』,「李林甫」是唐朝的宗室,小名叫哥奴。他很喜歡音樂,他曾經當過御史中丞,歷任過刑部、吏部兩侍郎,後為禮部尚書。他的個性看起來很柔,柔佞狡黠,很狡詐,有權勢。他專門用權謀的方法,有權術。喜歡巴結勾結宦官嬪妃,瞭解皇帝的動靜,他瞭解皇帝在想什麼,他從宦官跟嬪妃下手,瞭解皇帝在想什麼,然後他所作的奏文剛好符合皇帝的意思,這迎承上意。他在朝十九年,他的為人處世,他的居官所作所為,非常跋扈,非常專權,朝野側目,大家怕他的威權。
這個是李林甫他為人往往表面上跟你和好,但是暗中都中傷你,陰謀中傷,他無所不用其極。表面上對你很好,很客氣,暗中就給你來個回馬槍,給你放冷箭,一般叫放冷箭,叫陰謀中傷。所以那時候的人稱他叫做口蜜腹劍,嘴巴講得很好聽,下面手已經把劍抽出來了,捅你一刀,這叫口蜜腹劍。晚年溺於聲妓,他喜歡音樂跟這些唱歌的歌女。這個妓在以前叫歌妓,就是專門唱歌給你聽的,我們現在講叫歌星,聲妓。侍候他的這些美女,這些歌妓,整個房間都是這些人。最後他死的時候,皇帝贈他叫太尉。這個李林甫下場很慘,等一下會提到,他的下場非常慘。
『不可枚舉』,他造惡的事情不能夠一一列舉。
『見一鬼物』,他死的時候見到鬼。「見一鬼物」,「鬼物」就是鬼怪。因為他害死太多人了,陰魂不散,這些亡魂都不散。
『鋸牙』就是嘴巴像鋸子一樣。
『電目』,眼睛像閃電一樣。
『未幾』,不久。
『七竅』,我們說七竅流血,「七竅」是哪七竅呢?耳朵、眼睛、嘴巴、鼻子,這樣加起來是七孔。眼睛兩個,鼻孔兩個,耳朵兩個,這樣就六個,嘴巴一個,這加起來是七個,所以叫「七竅」,叫七孔。所以七竅流血是叫七孔流血。「竅」就是眼耳鼻口等器官的孔,叫做「竅」。
『敕命』,皇帝的命令叫「敕命」。
『奪爵』就是以前當官,他死後有個官位,我們現在講就是他是部長,他是退休的部長,退休部長有退休部長的待遇,退休俸,「奪爵」,因為犯罪而被削去他的爵位。
『戮尸』就是刑罰的一種,他被陳屍示眾以示羞辱,我們現在講叫鞭屍,「戮尸」就是鞭屍。
流放,『流』是古代的五刑之一,五種刑罰之一,把罪人放逐到遠方這叫流放。
『嶺南』是指現在的廣東廣西一帶。
『淳熙』是宋朝宋孝宗的年號。
『漢州』是指現在四川,廣漢、德陽、綿竹、什邡、金堂這幾個縣市的地方。
『震』就是雷擊。
『朱書』就是用硃砂筆所寫的文字。
『娼』就是古代從事歌舞的女藝人,也可以稱為被迫賣淫的女性,叫「娼」。
『報訖』就是報應完畢以後。
再來『幸而』就是僥倖。
『得計』就是得以實現。
『怨對』就是怨恨不滿。
『唾』就是我們的口水,唾沫。
『反從己墜』,「從」就是向。
『尤甚』就是尤其,格外。「尤甚」,就是在衙門中為尤甚,「尤甚」的意思就是說甚至於更多。
『砌款單』就是挾懷私仇,改捏姓名,就是冒充假名,就是改捏姓名。砌款粘單,妄行控告。「款單」就是列舉犯罪事實的單子。
『買窩訪』,這都是古代那個時代的用詞,現在也沒有在用這個名詞了。「買窩訪」就是買通官差,假以訪查,陷告善良,陷害、誣告善良。
『下邪火』就是暗中放火,造成對方傷害。
『送匿揭』,「匿揭」,匿名揭帖,不寫自己的名字,或不寫真實姓名的告人啟事。我們現在講的,臺灣的用詞叫黑函。你看古代也有黑函,叫「送匿揭」,現在叫寫黑函。尤其臺灣的選舉一到,黑函滿天飛,或者現在這個人想升官了,黑函滿天飛,現在E-Mail電子郵件更容易了,到處給你捏造事實,這個叫做「匿揭」。
『天道好還』就是天理報應循環。
『賊』就是傷害。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唐朝的李林甫當宰相的時候,他為人非常陰險難以捉摸,他殺害很多善良的人,他所造作的惡事實在是不可一一列舉。他將要死亡的時候見到一個鬼怪,牙齒像鋸子一樣,雙手像鈎爪,雙手像鐵鈎,全身毛絨絨地,眼睛像閃電一樣,用手來擊打李林甫。不久,李林甫就七竅流血而死。死後朝廷就敕命奪掉他的爵位,就除掉他的爵位,然後『斷棺』就是開棺破壞他的棺木,把他的屍體拿出來,將他屍體加以殺戮,就是「戮尸」,我們一般講叫鞭屍。把他的子孫流放到嶺南。
在宋朝淳熙年初,在四川廣漢縣一帶,就古代的漢州。有一個婦女被雷打死,當時上面有用朱筆寫著說,「李林甫為臣不忠,陰賊良善,三世為娼,七世為牛,報訖,永墮水族」。就翻成白話說,李林甫他為臣不忠,暗中賊害良善的人,罰他三世當娼妓,七世當牛,果報受完以後永墮水族,永遠墮落到水族,就是魚族類的。
小人賊害君子如果僥倖成功了,他便說生死掌握在他手中,但他不知道,死在他手中的是他那個心中對這個人所存的怨恨造成的。不是小人有能力殺害對方,殺害他。如果那個被殺害的人他心中沒有怨恨,是君子,比如說被這個小人害死的是君子,君子坦蕩蕩,你殺他的時候,他心中不會有怨恨心,沒有怨對。如果小人他所害的,他對方那個沒有怨對的心,是個君子,縱然有小人怎麼樣加害他,終究無法將君子害死。
我們要知道,就像秦檜害死岳飛一樣,岳飛到後來被人家奉祭為神,秦檜永墮惡道。所以主要是在這個地方告訴我們,君子他在被陷害的那一剎那,他沒有起瞋恨心。換句話說,他歡喜受報。因為君子,我們如果以佛法的標準來講,君子、賢人、聖人,那麼如果以佛法來講的話,換成佛法就是佛、菩薩、羅漢。
所以這個地方講說惡人、小人賊害君子,壞人要殺害善人,我們看第三行,惡人要殺害善人,就像抬頭向天吐痰一樣,痰吐不到天,反而向其身上墜落下來。所以說賢能的人是不能夠殺害的,賢能的人是不能夠毀壞他的,到最後一定會招致災禍,而且必定會毀滅自己,這個道理是相同的。這個地方提到說,「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反從己墜」,這個地方它是跟我們《佛說四十二章經》裡面講的道理一樣,佛在《四十二章經》裡面,佛有這樣開示,「佛言:惡人害賢者,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還從己墮。逆風揚塵,塵不至彼,還坌己身。賢不可毀,禍必滅己。」就從《四十二章經》裡面出來的。
《四十二章經》這裡面的經文,佛的意思就是說,惡人要害賢人,就好像對天吐痰一樣,痰吐不到天,最後還從天上掉下來,「唾不至天,還從己墮」。「逆風揚塵」,就好像你逆著風要把灰塵揚起來,「塵不至彼」,塵沒有辦法到對方那個地方去,反而「還坌己身」,反而灰麈飛到你身上來,這叫「還坌己身」。「賢不可毀,禍必滅己」,賢人你沒辦法去毀壞他,最後災禍必定會毀滅你自己。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
再來看下面的,然而說到陰賊兩個字,不一定是指當官的人才會去做,其他的人也會有。在衙門中當官差的人最容易犯到,有所謂「砌款單」,「砌款單」就是我們講公報私仇、挾懷私仇,改捏姓名、捏造姓名,砌款粘單,妄行控告,就是匿名誣告的意思叫「砌款單」。「買窩訪」,買通官差,假藉查訪的機會找你麻煩,然後陷害誣告善良這叫「買窩訪」。「下邪火」,暗中放火造成對方傷害,也可以講說暗中興風作浪,散播搖言;「邪火」也可以講說造成大家瞋心,我們講說引起對方瞋火上身,瞋心生起,這個叫「下邪火」。或者「送匿揭」,就是匿名控告,寫黑函等不法的手段,使人暗中吃虧。要知道天道是會給壞人適當的報應,這叫「天道好還」。有時還沒有殺害別人,已經先殺害自己,所以要好好地仔細去思考。
這一段裡面有一個地方就是「豈知天道好還,未賊人而已先賊己哉」,這一段我們引用一個公案,瞭解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佛經上講,「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我們就引用一個故事來證明「天道好還」,也就是說上天會給惡人適當的報應懲罰。這個故事發生在夔州,夔州城西有一個匪窟,就是一個盜匪居住的地方,那個盜匪是秦豹跟何彪這兩個人。他們從小失去父母,長大以後就流為強盜,人民受他傷害的實在是罄竹難書,不勝枚舉。官府雖然派官差要捉拿這個秦豹跟何彪,可是他們兩個很狡猾,加上夔州這個地方地形險惡,容易躲藏,所以常常這個崎嶇的險路,每次都被他們偷跑、逃脫,不能夠把他們緝拿歸案。
秦豹生了一個女兒叫玉,叫秦玉,長大成人了,也有幾分的姿色,容貌也不差。何彪他生了一個兒子叫何朝。有一天秦豹跟何彪就外出搶劫,何彪他這個人,何彪生的這個兒子叫何朝,性好漁色,也就是說很風流,常常去玷汙附近鄰家的這些良善的女子,他幾乎沒有不能得逞的。所以有一天秦豹跟何彪下山去搶劫,何朝就翻牆跑到秦玉的家裡,男歡女愛,當時也不遵守禮義,經過這樣不斷兩個互動來往,紙包不住火,秦玉跟何朝他們這個男歡女愛的事情被她的父親秦豹知道了。
秦豹非常生氣,就準備要將何彪的兒子何朝殺死。何彪知道這個事情以後,怕何朝死在秦豹的手中,他們父子就想出一個計謀,跟這裡講陰賊有關,只是他們不是陰賊良善,他們是陰賊惡人。何彪跟何朝就想出一個方法,就是說把秦豹的罪行密告官府,然後他們做內應,就請官府派兵,官兵來捉拿秦豹。後來官府就把秦豹的家裡團團圍住。秦豹被抓的時候非常憤怒不滿,他被審判死刑的時候,在庭上他就,秦豹就大叫說,他說,何朝姦淫我的女兒,何彪又陷害我的性命,你們不究辦他,反而將我處死,天理何在?壞人也會講天理何在。
縣官就跟他講了,他說,何朝姦淫你的女兒,這是男歡女愛,男歡女愛,兩廂情悅,這法律不追究。如果你說何彪害你,他是為國除奸,為國除害,正應該這樣。他說,你犯國法,本來就應該要被問斬,如果你有不願意,你可以向冥王告訴報仇,向閻王投告,向閻王告訴。然後第二天秦豹就被就地正法,然後梟首示眾,大家都額手稱快。何彪父子看到秦豹已經死了,就帶著秦豹的女兒秦玉,就遷移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同居。第二年生出一個兒子叫何精,就是何朝的兒子。
這個何精很奇怪,一出生就會講話,有一天何精就向何朝、何彪父子説了,你們虧心害我受官處死,我今天向閻王訴請,特來拿你到冥府對案,說完以後七孔流血而死。陰間的因果很清楚、很分明,殺人有殺人的果報、搶劫有搶劫的果報、害人有害人的果報。秦豹當強盜當然要下地獄,但是秦豹確實是被何彪害死的,所以閻王特別准他,他投胎來當何精,當何彪的孫子,出生就會講話。他說,你們虧心害我,我向閻王訴淮,拿你們到冥府對案,說完以後,這個小孩子七孔流血而死。跟剛才李林甫一樣。你看,他只有一歲的生命而已,而且説完就要死掉,這是秦豹。
那麼何彪父子恐懼萬分,就請道士來超拔超生,然後敕符鎮壓,沒有用,為什麼呢?你對冤鬼,這些有怨對的鬼魂,這些道士作法、貼符都沒有用,為什麼?業力遷引,因果不空,你道士跟符令都沒有用的,為什麼?因為因果不空這個道理,在《玉曆寶鈔》裡面講,它說,因緣果報,哪怕是諸佛如來都不能夠違背。這是《玉曆寶鈔》裡面觀世音菩薩的開示,我在拍《玉曆寶鈔》的時候,在第二集裡面,就是第二片裡面,特別有把觀世音菩薩對《玉曆寶鈔》的開示放進去,你們注意聽,第一句話,觀世音菩薩就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第二個,他讚歎《玉曆寶鈔》,淡癡尊者把《玉曆寶鈔》這樣的陰間的罪行果報傳播到人間來,給世人警惕。
接下來觀世音菩薩就說這句話,非常非常讓我們謹記在心的,就是觀世音菩薩說,因緣果報的道理,哪怕是諸佛如來都不能夠違逆。更何況説你這個秦豹也是無惡不作,何彪也是一樣。但是確實秦豹也是被何彪害死,所以何彪要用道士來超拔,用符令來鎮壓,沒有用。沒有幾天何彪就精神恍惚,上吊自殺而亡。何朝把他父親的喪事辦完以後,他認為這個地方冤魂不散,不敢再住下去了。所以收拾行李,帶著他的妻子秦玉要走避他鄉,經過一個叢林,草林,叢林森林裡面,結果遭受盜賊的搶劫,跟他爸爸以前搶人家一樣,因果不空,因果循環,也可以講説是「天道好還」,以前怎麼搶人家,現在被人家怎麼搶。
所以何朝當時要跟盜賊抵抗,力不能敵被盜賊所殺害,就如同當時他爸爸怎麼殺害人家一樣。這是《太上感應篇》裡面講的,「是易刀兵而相殺也」,你用刀殺人,你就被刀殺死,「是易刀兵而相殺也」。結果何朝就被盜賊殺死以後,他的妻子秦玉就躲在草叢中,趁黑夜逃走,到這個地步來,父親死了、公公死了、小孩死了、丈夫死了,沒有一個人可以依靠。後來淪落到娼妓,當娼妓身染毒瘡,身上染了病毒,遍身臭爛,被娼妓院趕出去變為乞丐,變為丐婦,四處哀求,苦不堪言,最後投河自盡。這是秦豹跟何彪他們這兩家的下場。
所以說,《易經》上説,「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像何彪、秦豹這兩家作惡犯科,神人共惡,天欲滅之,讓他們兩家互相賊害,兩家絕後,這個叫積惡召殃。我們《太上感應篇》講的,「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最後怎麼樣?證明天道好還,誠不虛語。所以講到這個地方,我特別舉這個公案來做印證。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暗人所不見聞之處。侮欺也。此句專為好名及矯情者發。君親恩同天地。茍食祿怠事。貪利徇私。或奸諛肆其欺罔。此心不可與君知。是暗侮君也。奉養不誠。處身不肖。或粉飾蓋其違忤。此心不可與親知。是暗侮親也。不忠不孝。害教叛道。孰過於此。生遭天禍。歿拷酆都。必也無逭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説:
『矯情』就是違常情以標新立異。
『君親』就是君王與父母。
『苟』就是假如,如果。
『食祿』就是享受俸祿。
『怠事』就是懶於治事,懈怠。
『徇私』就是曲從私情。
『奸諛』,「奸」就是刁滑,「諛」就是奉承。
『肆』就是縱恣。
『欺罔』就是欺騙蒙蔽。
『與』,這個地方的「與」,『心不可與君知』這個「與」就是使。在《晏子春秋?問上十九》裡面講:「故忠臣也者,能納善於君,不能與君陷於難」,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
『處身』就是立身處世。
『粉飾』就是誇大事實,或是妄自造作。
『蓋』就是遮蓋、覆蓋。
『違忤』就是違背,不順從。
『害教叛道』,「害」就是損害、傷害,「教」是教化,「叛道」就是背叛正道。
『天禍』,上天降下災禍。
『酆都』就是地府。
『歿』就是死掉。
『拷』就是用刑逼供。
『無逭』,「逭」就是寬恕,「無逭」就是無所逃避。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所謂『暗』就是常人、平常人不能夠看到、不能夠聽到的地方。所謂『侮』就是欺騙。這句話是專為喜好虛名,或者以違反常情,做作的人而說的。君王跟親長的恩情就像天那麼高、地這麼厚,如果只領薪水而不辦事,貪圖利益,徇私茍且,或者是奸詐阿諛,肆無忌憚的欺騙蒙蔽君長、蒙蔽君王,這個心不可讓君王知道,這個叫做暗侮君親,就是暗中欺侮君王。如果不能夠以誠敬的心來奉養父母,不為父母設身處地著想,或者專門做表面功夫來掩蓋他違背忤逆的事實,這個心不讓父母親知道,『是暗侮親也』,就是暗中欺侮親長。這種不忠不孝的行為就是有害教化,叛離正道,「害教叛道」。沒有比這個更過分了,這種人在世的時候會遭天禍,死後會被押到酆都冥府受罰,這是必然不可避免的事情。
這一段老法師有開示,老法師説,「暗侮君親」,侮是侮辱,是暗中也就是人家沒有看到、沒有聽到,自己在做欺侮、欺騙、侮辱君親的事情。君就是我們的尊長,不一定是帝王,我們在社會上,現在人講說領導跟被領導,我們站在被領導的地位,對於領導我們的人,這個人就是君。比如說你的董事長,你的總經理,你的局長,這個叫君,一般人叫上司。你在一個公司行號工作,你的老闆、你的經理、你的董事長就是君。讀書明理的人知道要尊敬,怎麼可以侮辱呢?
縱然這些上司有些不合理的設施、不合理的作法、不如你意的作法,你也要尊敬,為什麼?他這種種的作法我們並不瞭解,他的思考是全面的,他所照顧的是整體的利益。我們是個小職員,我們所看到的是局部的利益,沒有看到全面的,整體的利益有時候必須要犧牲局部才能得到一個完整,所以他的考量、他的作法、他的設施必定是有道理。我們怎麼可以議論呢?怎麼可以在暗中欺騙他呢?暗中侮辱他呢?這個是老法師對這個社會一般都會發生的,員工會批評長官或是上級,老法師說,我們必須要這樣去看待,去諒解。
第二個,老法師說,對上司、對長官不可以有這種心態行為,對自己的親人也不可以。他說,這個地方講親,就是父母、長輩,古人講,「君親恩同天地」,這個話講得有道理,我們做事情,我們存心,不敢讓君親知道,就是這裡講的所謂的暗侮。比如說現在很容易犯的小朋友,女孩子去結交不好的朋友,結果懷胎了去墮胎;或者吸毒;或者跑到不該去的場合,比如說舞廳、夜店;或者是私底下去飲酒、作樂,然後欺騙父母,這叫暗侮君親。這會有果報的,就是欺負。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古時候讀書的君子,學佛的菩薩,心地坦然,沒有不可告人的事情,這個心地多自在,多光明磊落。哪裡有不可以告人的事情呢?不可以告訴自己的尊長,不可以告訴自己的父母,你就是欺負君長、欺負父母,你就是大惡,這樣的惡你都敢幹,你還有什麼壞事做不出來呢?所以太上在這個地方,舉出幾個重大例子,這是造大惡,就是暗侮君親是造大惡。我們對於父母恭敬供養,父母年老了,體力衰了,時時刻刻關懷照顧。如果我們沒有竭盡自己的真誠,或者表面順從,暗地違背,這也是暗侮親人。以上這兩點,是淨空老法師的開示。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宋尹和靖。將赴經筵。必沐浴端拱。以明日所講書。朝衣再拜。人問之。公曰。必欲以所言。感悟君父。安得不盡誠敬。】
『尹和靖』是宋朝河南人。他剛開始考試的時候,因為題目是寫「誅元祐諸臣議」,因為當時元祐這些人都被害死了。他不應答而出來,終身不參加考試。後來是在宋欽宗的時候,皇帝特別召請他到京師,賜號和靖處士,所以大家叫尹和靖是這樣來的。這個「和靖」是皇帝賜給他的封號,所以叫「尹和靖」,皇帝封他和靖處士。他也做過宋高宗的禮部侍郎,兼侍講,就是講這些聖賢書給皇帝聽。他對《論語》也很有深入研究,著有《論語解》、《門人問答》還有《和靖集》。
『經筵』就是漢朝跟唐朝以來,帝王為講經論經史而特設的御前講席,宋代的時候稱為「經筵」,我們說這個講座叫什麼?叫法筵。「筵」就好像一個宴會一樣,法筵就是這個講座非常殊勝。置講官,以翰林學士或其他官員充任或兼任。宋朝的時候每年二月到端午節,八月到冬至,這個講期,逢單日入侍,輪流講讀。所以你看以前的皇帝就重視這個聖賢教育,都在皇宮裡面特別開置講座,皇帝也要聽經聞法,他才有智慧來治國。現在沒有了。所以古代就有這個經筵,制度很好,這制度很好。
所以我這次到中國大陸去講演因果,在樂清黨校為黨的領導幹部講因果。後來我就問這些黨校的教授,我說,中國大陸這個制度非常好,我說,在臺灣是也有,但是沒有這麼落實真幹。他們後來跟我解釋,他們有三個系統,一個是黨對黨的幹部所培養的,黨校他們有這樣專門培養的一個進修學習的機會,這是黨校裡面,是專門對黨幹部的一個訓練。他們現在黨也在推動傳統文化教育,像在浙江樂清黨校就推動傳統文化公益論壇講座,已經辦了四屆了。
第二種他們就是對國家公務員的訓練,叫國家行政學院,也是在黨校裡面。第三個就是因為他們中國大陸也有其他的友黨,這些友黨就有他們的,好像是統戰部,他們會有這樣的一個研討薰習,就三個系統在這邊受教育。他這就有點接近這裡所講的經筵。他們也有在上聖賢的課程,傳統文化的課程也是有。所以元朝、明朝、清朝三代都沿襲這個制度,明代尤其重視,除皇帝外,太子也要參加。所以清朝的時候經筵講官都是大臣兼任,這就也等於說是學習擔任講座。
再來『端拱』就是正身拱手,恭敬有禮,莊重不苟。
『朝衣』就是君臣上朝所穿的禮服。
『再拜』,拜了又拜,表示恭敬,古代的一種禮節。
『君父』就是天子。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宋朝的尹和靖每當要前往帝王聽經處講經的前一天,必定先沐浴淨身,端坐拱手,再向明天所要講的經書,穿上朝衣禮拜。就表示他做到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印祖說的,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你看,他要講經,他就向這個經書,穿朝服要禮拜再拜。有人問他原因,他說,一定要將經書中所說的道理能夠感動君王,使他能夠體悟,所以怎麼可以不盡心誠意禮敬這個經書呢?就是對法的恭敬,這個是宋朝尹和靖。
再來下面這一段:
【明宣宗。好文詞賦詩。多命羣臣屬和。某學士。自負才高。每應制詩成。輒曰。如此好詩。皇帝不但做不出。如何看得出。未幾。以詩字犯廟諱。語涉譏諷。坐不敬。奪職。】
我們看字句解說:
『明宣宗』是明朝的皇帝,明仁宗的兒子。
『文詞賦詩』就文章、寫詩、吟詩。
『屬和』就是和別人的詩,跟著別人唱和,唱詩吟對都會這樣唱,叫「屬和」。
『學士』是官名,專門負責文學撰述的官,唐代叫翰林學士,他們接近皇帝,參預機要。
再來『應制』指應皇帝之命寫作詩文。
『未幾』就不久。
『廟諱』就是已經往生的皇帝,就是先皇,他們的名字叫「廟諱」。皇帝的父親、祖父,死掉的,名字這叫「廟諱」。
『坐』就是犯罪了。
『奪職』就是被免職。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明宣宗皇帝喜歡詩、詞、賦等文章,經常命群臣作文章來唱對。有一位學士自以為才學很高明,每一次奉命作完詩詞後,就說,我寫這個文章,我寫這麼好的詩句,皇帝不但寫不出來,他也看不懂。他這個傲慢心很強。說完沒多久,過沒多久,因為他所寫的詩句裡面冒犯先帝的名諱,而且語句還涉及譏笑諷刺,犯了大不敬的罪,因而被革職。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三國時吳名士。顧悌。每得父書。跪讀之。逐句應諾。若父有病。則臨書垂泣。語更哽咽。又晉范宣。年八歲。偶傷指。大啼。或曰。何痛至此。宣泣曰。非為痛也。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是以悲耳。二公後俱貴顯。】
『吳名士』,這是三國時代,「吳」就是孫權所建立的吳國。以前是魏,曹魏,還有蜀漢的劉備,再來就是孫權所建的吳王。「吳」是古代的國名,三國時代的三國之一,在今天的長江中下游,福建、兩廣,越南北部、中部這一帶。「名士」是指知名人士,是有這麼一個人。
『顧悌』也是三國人,他非常孝順,他孝悌廉正,聞於鄉黨。
『書』就是書信。
『應諾』就是古代的一個男子的禮,口出說,「諾」。你們現在如果看連續劇,現在大陸的連續劇,中國大陸連續劇,「諾」,這個「諾」是古代的一種回答的話,就表示什麼?敬順,我順你的意思,都用在對待尊長叫「諾」,「應諾」。
『臨』就是面對。
『垂泣』就是低聲哭。
『哽咽』,哭得很傷心,泣不成聲。
『范宣』他是東晉人,他小時候過隱居的生活,好學不倦,他會畫畫,家庭貧窮,但是耕讀自給,不受人賜。後來東晉孝武帝就請他來講學,後來豫章太守范寧興學,請他來當教授,這叫「范宣」。
『或』就是有人,有些人。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三國時代的吳有一位名士叫顧悌,他每次接到父親的書信,就長跪來讀誦他父親的信,逐句的,每一句都應答。如果父親有病,他就看到父親的書信就垂泣,而且泣不成聲,語調非常悲傷。又晉朝有一位叫范宣,他八歲的時候偶而傷到手指頭,他就大聲的哭叫。有人說,有這麼痛嗎?范宣說,不是因為痛而哭,因為身體髮膚都是來自父母,不敢毀傷,所以才那麼悲傷。這兩位,顧悌跟范宣後來都非常地顯要富貴。
最後,我們看最後一段:
【有兄弟二人。五日一輪養母。兄貧而弟稍豐。兄供母。饘(zhān)粥不給。輪內缺二日。告母且往弟家。俟當補缺。母往告以兄意。弟令妻匿飯。而堅拒之。母乃垂淚還。忽雷電大作。擊夫婦俱死。嗟乎。不忠不孝者。明誅幽戮。唾罵萬年。禍報之慘如此。蓋君親為五倫之首。故事君事親。尤不可不以誠為先務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豐』就是生活過得比較好,比較豐足、豐裕。
『饘粥』就是稀飯。
『俟』,「俟當補缺」這個「俟」就是等待。
『匿』就是藏起來。
『嗟乎』就是感歎。
『五倫』就是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這五倫。
『先務』就是首要的事務。
從前有兄弟兩人,每隔五天輪流奉養父母親。現代也是這樣,所以我在寫《圓滿臨終關懷》,我說,母親就像游牧民族。應該是說兄弟倆,一個讓母親常住,另外一個人來看,每個禮拜來看,或是每個月來看幾次。讓母親這個月住兒子家,這禮拜住兒子家,下禮拜住老二家,這叫把母親當游牧民族,這個是不孝的。我在《圓滿臨終關懷》裡面有講,這個是不行的。但是現代的青年人,現代的家庭都是這樣做,那為什麼?我很忙我要上班,我要賺錢哪。要不然怎麼樣?把父母親送到養老院,要不然怎麼樣?請外勞來看,福報給別人修。
當然上班也是很重要,這是事實,但是要怎麼做呢?比如說你現在上班,實在是沒有辦法,為了生活一定要上班,小孩子要上學,家裡都沒有人,那怎麼辦?沒關係,跟佛菩薩報告,我白天要上班賺錢奉養父母,那就請一個外人來看,沒有關係。但是晚上回來,自己親自做,不管是要上廚房煮飯,親自幫父母盛飯、夾菜、幫父母按摩、幫父母奉茶,甚至父母行動不便要幫父母沐浴,最好陪父母念佛、聽經聞法,陪父母出去散步,一起念佛。
如果你白天不能照顧,那你晚上回來,這個工作要親自做,親力親為。甚至父母的拉屎拉尿都要你親自來做。我們胡小林不是這樣做了嗎?他是親自來侍奉他父親,拉屎拉尿也都是胡小林來做,最後他得利益,他悟道了,他學古人的孝子都這樣做的,對不對?文昌帝君有一世,他母親長那個膿瘡,就是濃瘡裡面有那個,我們臺灣話叫,裡面有白白那個痘,那個叫做瘡的頭。文昌帝君親自用嘴巴去把那個膿瘡吸出來,都是黏膜,再吐出膿瘡的那個痘子,那個病種。他親口把它吸出來以後,他母親的膿瘡病就好了。這孝行感動天,就是這樣。
這對兄弟,哥哥貧窮弟弟比較富裕,哥哥就供養母親的時候,他連稀飯都沒有,都供不起,輪到他供的時候還缺兩天,可是因為他都沒有稀飯,就告訴母親說,妳先去弟弟家吃飯,欠這兩天我改天再補給妳。母親就到弟弟家去告訴他說,你哥哥家沒有稀飯,叫我提前兩天先來。其實這種現象現在也有,而且更普遍,故事一直在重演。母親就告訴弟弟說,你哥哥家沒有稀飯,叫我提前兩天來。弟弟就叫他太太把飯菜藏起來,不給他母親吃。母親心中很悲傷,就沒有東西吃嘛,回到哥哥家。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雷電交加,當場把弟弟夫婦兩人擊斃。它說,唉呀,這地方講「嗟乎」,這不忠不孝的人,不論在陽世或陰間都受到誅滅、殺害,還會永遠受到唾棄謾罵,就像這件事情一樣,受到悽慘的禍報。由於君王跟親長是排在五倫的最前面,五倫之首,所以事奉君王以及親長的時候,不可不把誠心看為最重要的事情。「不可不以誠為先務」就是必須要以真誠心來看待最重要的事情,尤其不可不把誠心看為最重要的事。
這個在我們前面有討論過,「忠孝」篇裡面有提到:「勿以不孝頭,枉戴人間屋。勿以不孝身,枉著人衣服。勿以不孝口,枉食人五穀。天地雖廣大,不容忤逆族。早早悔前非,莫待天誅戮。」不要以不孝的頭來住人間的房子,不要以不孝的身體穿人間的衣服,不要以不孝的嘴巴吃人間的五穀雜糧,天地雖然這麼大,是不容你這個忤逆的不孝子女。所以這個地方「忠孝」篇裡面講說,「早早悔前非,莫待天誅戮」,就要早早痛改前非,不要等待上天鬼神的誅殺。我們講說天誅鬼戮,這上天的誅戮。
接下來我們來看淨空老法師的開示。淨空老法師對於這一段「陰賊良善,暗侮君親」,第一點,老法師說,「陰賊良善,暗侮君親」是嚴重的大惡。「陰賊」就是陰謀陷害,所謂暗箭傷人,暗中算計別人、傷害別人。別人還不知道你傷害他,都是屬於這一類的。這個存心非常地殘忍,而且非常地陰毒,對一般人已經嚴重的罪過,如果是對付善人,那個罪過就更大。在五逆罪裡面,殺父、殺母這是決定墮阿鼻地獄的。父母對於兒女有養育之恩,你不能夠報答父母、孝養父母,你還要陷害父母,這是大逆不道,是極重的重罪。佛也說了,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這個罪都跟殺父殺母同等,甚至於比殺父殺母的罪還要超過,這是什麼道理,我們要懂得,為什麼呢?
第二點,老法師就說了,因為佛菩薩跟阿羅漢跟僧團,還有世間的善人,他們在社會上所做的是世間第一等的好事,慈善的工作。這種慈善的事業比一般救濟貧苦還要大得多,殊勝得多。他們所作所為就是在幫助世間離苦得樂,破迷開悟。他幫助世間人斷惡修善,而且給社會做一個好榜樣。社會上有這種人存在,是大家的福報,是大家的仰望,是大家的歸依。你今天陰謀陷害這個示現在人間的菩薩、阿羅漢或者僧團,你破壞這個僧團,你毀謗這個僧團,還有這個世間的善人,你讓世間人沒有這個福報、讓世間人沒有這個仰望、讓世間人沒有這個歸依,這樣你罪過太大了。
所以你如果陰謀陷害這些善人,果報都在阿鼻地獄,比殺害父母的罪還重,墮落到地獄的時間還要長。老法師說,這個道理我們要懂,他說,這個結罪不是對他一個人結罪,就是你害了這個善人,一個人結罪,而是得罪了所有一切眾生,因為你把這個聖人毀滅了,這些眾生不能得度。你得罪了所有一切眾生,就看這個善人影響面有多大,影響時間有多久。影響的面愈大,影響的時間愈久,你陰謀傷害他的罪就愈重,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老法師說,為什麼會起這樣的惡念去傷害善人呢?老法師說,主要是瞋恚嫉妒,心量很狹小,容不得別人擅長,容不得別人好事。現在這個事情社會太多了,毀謗聖賢。海賢老和尚要往生前特別交代,不要毀謗聖賢,不要毀謗聖賢人,海賢老法師他這一次的示現,就是印證《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讚歎這部經,也讚歎淨空老法師。所以老法師說,為什麼會這樣毀謗?是因為是嫉妒心、瞋恚心,心量狹小,容不得別人擅長,容不得別人好事,才造作這樣的罪業。殊不知這果報太重了、太可怕了。如果你念頭轉過來,不要嫉妒而是隨喜讚歎,功德跟他一樣,功德福報跟這個善人一樣大。老法師說,這個我們要瞭解,瞭解這個果報,不要造作這個惡業。
再來,老法師說,佛經上把這些根本的道理給我們說出來,造善、造惡,果報大小隨著心念,心量大福報就大,心量小福報就小。同樣做一件善事,得福果報不一樣。所以諸佛菩薩造絲毫的小福,果報都是盡虛空遍法界,為什麼?因為心量大。世間人造再大的福報,可是得的果報不大,什麼原因?心量太小。所以我們在關鍵點要抓住,心量要大,心量大,施小福得大福報;心量小,布施很大果報很小。
老法師說世間人造再大的福報,可是得的果報不大,什麼原因?心量太小,心胸窄小障礙你的福報,你的修福總不能夠超越你的心量。諸佛菩薩心包太虛,量周沙界,所以他種小善得無量福,這個道理我們要懂。他說,惡念就不會有了,惡念尚且不生,哪有惡的行為?這是我們要懂的。老法師說,在《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裡面有兩個很會講經的法師,他們教化很多眾生,但是有人看到這個法師名聞利養,他心裡難過,起了嫉妒障礙。後來想盡辦法來破壞他,讓跟這兩位法師學習的人產生誤會,最後對法師失去信心,接受佛法教學的機會完全失掉了。這個罪過墮阿鼻地獄。
老法師說,墮落到地獄有多少年呢?他說,你去看經典上寫的是一千八百年,這是講我們人間的時間,他在地獄裡面所感受的時間是無量劫,地獄跟人間時差不一樣。一念的惡心鑄成大錯,斷一切眾生的法身慧命。這個惡還得了嗎?說實在話,對於這兩位法師沒有什麼大的影響,受害的是無量眾生,你害的是兩個人,但是連累了無量眾生不能夠得佛法利益,這叫什麼?障蔽人天眼目,這很嚴重,果報很重。障蔽人天眼目,讓人間失去光明,失去得度的因緣。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講得如有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