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57集
第157集

感应篇汇编第15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0/2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一句,【誅..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5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5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0/2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一句,【誅降戮服,貶正排賢】。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四百九十頁,我們看:
【誅降戮服。貶正排賢。】
【兵凶戰危。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故古者殺敵眾多。則以悲哀憐之。戰勝。則以喪禮處之。至於歸降服順。更當憐憫撫諭。若已降服而又誅戮之。忍心造業。禍莫大焉。】
好,這一段我們看字句解說:
『故古者殺敵眾多,則以悲哀憐之』,那麼這一段這個文句它是有來處的,它是從老子的《道德經》第三十一章:「殺人之眾,以悲哀蒞之,戰勝以喪禮處之。」這是從老子的《道德經》出來的。
『歸降』就是投降。
『撫諭』就是安撫曉諭。
『忍心造業』,「忍心」就是狠心,硬著心腸。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用兵是極凶惡的事情,大家都不喜歡發生戰爭,但是戰爭是很可怕,而且非常恐怖的事情。像我們現在看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現在就是『兵凶戰危』,百姓流離失所。所以「兵凶戰危」就是說用兵是非常凶惡的事情。『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戰爭是這麼危險,聖人他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才使用戰爭的手段。所以古時候的人遇到殺死很多敵人的時候,就以悲傷的神情來哀傷憐憫。那麼戰爭勝利的話,則以隆重的喪禮來埋葬戰死的人。
所以我們中國的佛教都有流行超度法會,據說這個是從唐朝的安祿山之亂以後,很多人戰死沙場,法師慈悲,就會以這種法會來超拔這些戰爭的亡靈。這個就是古代的人他對於這個戰勝,在戰爭的時候他們的處理方式。這樣講起來是非常慈悲。對於這些投降歸順的人,更是要憐憫、撫恤、告諭,使他們能夠安心。如果已經降服了卻又殺害他們,心懷殘忍,造下殺業,這種禍患是非常地大。
我們看八年的對日抗戰,南京大屠殺,就可以看得出來。我們今年在臺北南港展覽館,辦中華民族萬姓先祖祭祖大典,以及萬人念佛。那麼當時末學就有發願,幫中國大陸寫了八張的大牌位。第一張就是八年抗戰死傷的軍民;第二個就是國共內戰所死傷的軍民;第三個就是唐山大地震所死亡的民眾;第四個,汶川大地震所死亡的民眾;還有中國墮胎的嬰靈;第六個就是「八二三」,金門八二三炮戰所死亡的軍民。那麼其中漏掉一張沒有寫,就是南京大屠殺,日軍在南京的大屠殺。那麼當時就有南京的蓮友反應過來,說我這邊漏掉這張大牌,你看我們一寫大牌,幽冥法界眾生都知道。我們知道南京大屠殺死亡非常多的人,這些都是冤死的。這個就是戰爭的時候殺死很多敵人。你看古代的人,他是用悲傷的神情來哀傷憐憫。
那麼這一段裡面最後那八個字,「忍心造業,禍莫大焉」。老法師說,確實有輪迴,確實有果報。老法師說,我們迷失了自性,然後佛變成凡夫,然後在搞六道輪迴。那麼六道是可憐的,生生世世出不去。在這裡面最麻煩的事情,誰都不能夠避免,就是要冤冤相報,還拼命在造,造什麼呢?還是繼續造恩恩怨怨,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都在搞這些東西,從來沒有停止過。所以這種糾纏窮年累劫都沒有辦法化解,就像現在我們所看到的中東的戰爭一樣,阿富汗的戰爭也是一樣,這個就是在造什麼?造恩恩怨怨,造報恩報怨、討債還債。
所以我們現在也看到,你們看美國的「九一一」,兩棟大樓被炸掉,這個都是什麼?這都是討債還債、報恩報怨來的。所以這個糾纏它是窮年累劫都沒有辦法化解,除非你出離三界六道,你往生淨土,你明心見性。老法師說,這種糾纏跟果報的循環,它是一世比一世複雜。那麼事實上你造這些業,它都會再輪迴,然後都會有果報循環。但是眾生因為迷惑顛倒,有隔陰之迷,所以眾生他都不相信這些因緣果報,所以現在災難特別的多。印光大師說,為什麼災難這麼多呢?因為眾生不相信因果,所以變成一個惡性循環。
老法師說,確實有輪迴,有因緣果報。他說,在近代看到很多外國的,那現在中國也有,就是用催眠的方式。佛家是用禪定去看到過去生、累劫的事情,那個我們稱它叫宿命通。但是西方他是用催眠的方式,當然就不是用禪定的方式啦,他從催眠裡面可以透漏不少的訊息,知道一個人在過去生中,看到很多人催眠,前世還是人身。
像現在網路上有流傳一個「前世今生」,我對那一個報導也特別有興趣。是臺灣的一些學佛的,好像是有學佛,或是有一些沒有學佛的。那剛好碰到他們的老師本身對這方面有研究,就把他們帶回去,到重慶的一所高中,女中,再去找當時那一所學校的畢業紀念冊。結果發現裡面很多人那一世的時候,在抗戰的時候,在重慶的時候,她是女生,到這一世來還是女生。我看大概有七、八位,快到十位左右,總共都轉生,已經轉生到臺灣來。有些做老師的啦,有些做雜誌編輯啦,而且還跟前世長得幾乎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都很像,尤其是女眾的部分很像。
那其中只有一位是轉成男生,那個男生也特別的像,他前世在抗戰那一世在重慶。因為她們那一所學校是教會學校,所以這位轉到這一世轉成男生的這一位,他在抗戰的時候,那一世是當一個修女,因為它是一個教會學校,只有他轉成男生,其他的女生還是轉成女生,男生又轉成男生。這網路上都在流傳,特別有趣。去核對前世的畢業紀念冊,還是真的幾分神似,證明是確實有輪迴。
那麼老法師說,用催眠的方式,他們去觀察這些人,大部分的可以看到前世的,也就是他可以得到人身,還可以當人,因為為什麼?沒有什麼大善,也沒有什麼大惡,所以他保持生生世世都是人身。老法師說,但是如果是大善,那他就到天界去了,到天道去了,他不是在人道。那如果是大惡,他就到三途去了,三惡道去了。所以說大善、大惡,他就產生很大的變化,那麼沒有什麼大善、大惡,又可以保持在人間的,這算是幸運。
那麼美國的魏斯的報告說,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催眠術的一位大師。曾經有一個人被他催眠,好像回到八十幾世,也就是說回到三千多年前,那時候是住在山洞裡面,岩洞裡面。他一世一世的把他自己這些經歷都講出來,絕對不是編故事,也絕對不是騙人的,說明是什麼?說明確實有輪迴這樁事情,確實有果報這個事情。
那麼老法師他說,他在澳洲講經的時候,他有請三位同學去查《大藏經》,用兩個星期的時間,把《大藏經》裡面關於地獄輪迴現象的這些文,把它抄出來,以後抄出來印成一本經書,老法師給它題個名字叫《諸經佛說地獄集要》。這本經我也看過,都在講地獄的果報。裡面一共是二十多種經論,比道家講得好。道家講果報,講地獄講得比較少,「因」講得比較少。佛法把「因」都說出來。什麼樣的因得到什麼樣的果報,這在佛家講的,在這本經講得很完整。
所以老法師說,江逸子老師畫《地獄變相圖》,道家就是《玉曆寶鈔》。但是老法師說,江逸子老師畫的《地獄變相圖》是有參考《玉曆寶鈔》。佛教裡面還有一本《地藏經》,老法師說,希望將來有人來畫《地獄變相圖》,根據什麼呢?根據剛才老法師編的這一本《諸經佛說地獄集要》。以上是老法師他講說,確實是有輪迴、確實是有果報。
我們再看下面第二頁,四百九十一頁第二段:
【明顏茂猷曰。慈不掌兵。為將同死法乎。曰。非也。將以救民止暴。戡亂定國。則生機在焉。故能以生用殺。則功無在將上者。何也。拋一死救萬生。視尋常行善。固有不同。若以殺用殺。則罪亦無在將上者。何也。敗則多殺己。勝則多殺敵。軍律不嚴。則多殺無辜。皆主將之責也。故遣將不可不慎也。而將之遣屬。尤不可不慎也。古云。三世為將。道家所忌。然以殺止殺。亦其必有。顧用之何如耳。第一怕無事生事。以百萬枯骨。博封侯印。第二怕以暴易暴。冒殺平民。攘功首級。第三怕鏖戰屠害。主敵俱挨。身其任者。可曰。殺人由己。立威以逞。又可曰。殺人由人。聽其冒殺劫掠。虛張聲勢。而我因以為功哉。蓋為將之道。首在戢軍禁殺。夫嚴於馭兵。則兵不受害。而所向有功。是以生道殺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顏茂猷』他是明朝人,他是明朝崇禎七年的時候參加會試落榜,皇帝想到他兼通「五經」,所以皇帝特別賜進士給他,這是「顏茂猷」。《感應篇彙編》用了很多他的《迪吉錄》的文章,他也都寫這些勸善的、因果的文來度化眾生,這也是一位很難得的菩薩,「顏茂猷」。
再來就是『為將同死法乎』,「將」就是將帥、將領。「死法」就是殺戮之法。
『救民止暴』,「止暴」就是制止暴戾行為。
『戡亂』是平定叛亂。
『生機』是生存的希望。
『以生用殺』,「以」就是由於、因為。
『固有不同』,「固」是的確、確實。
再來,『故遣將不可不慎也』,「遣將」就是派遣將領。
『古云:三世為將,道家所忌』,這一句「古云:三世為將,道家所忌」,它是從哪裡出來的呢?從《後漢書·卷十九》出來的。它說:「三世為將,道家所忌,而耿氏累葉以功名自終。將其用兵欲以殺止殺乎?何其獨能隆也。」這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
『以殺止殺』就是用殺戮的方法來制止人們互相攻殺,以達到取消殺戮的目的,這叫「以殺止殺」。在《商君書?畫策》裡面,它講:「故以戰去戰,雖戰可也。以殺去殺,雖殺可也。以刑去刑,雖重刑可也。」
再下來,『顧用之何如耳』,「顧」就是顧惟在位者加意何如,就看他怎麼去用,你要去考慮,這個「顧」有考慮的意思。
『冒殺平民』,「冒」是貿然。
『攘功』就是盜取功名。
再來四百九十二頁,『鏖戰』就是激烈的戰鬥或是苦戰,這叫「鏖戰」。
『主敵俱挨』,「挨」就是遭受。
『身其任者』,「身」就是擔當、擔任。「任」就是官職、職務。
『立威以逞』,「逞」就是放縱、肆行。
第三行『首在戢軍禁殺』,「戢軍」就是約束士兵。
『夫嚴於馭兵』,「馭兵」就是統治、管理。
『是以生道殺也』,「道」就是引導。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顏茂猷說,具有仁慈之心的人不能掌兵,不能掌兵權。難道當將軍的人都是在做殺生、死亡的事情嗎?他說,不是的。他說,將軍本來是要救助百姓、制止殘暴、戡平動亂、安定國家為主要任務,那麼國家的生機才能夠存在。所以能夠為了整體的生存,不得已對叛亂者動用殺戮。那麼功勞沒有人比將軍還要大,『則功無在將上者』,就是說沒有人能夠,沒有人功勞可以比將軍還要大。
『何也』,為什麼呢?因為『拋一死救萬生』,因為犧牲少數人的生命,卻能救活千萬人的生命。「視尋常行善,固有不同」,這和平常行善相比是有不同的地方。但是如果是為了成就個人的功名,『若以殺用殺』,如果你是想要為了個人的功名,殺了很多人,為了殺人而動用殺戮,這叫「以殺用殺」。為了殺人而動用殺戮,那麼這個罪過也沒有人比將軍更大了,這是『則罪亦無在將上者』。看你用什麼心?
為什麼呢?『何也?敗則多殺己,勝則多殺敵』,為什麼呢?因為你打仗失敗了,大多是自己的人被殺死,打勝仗了則多是敵人被殺死。『軍律不嚴則多殺無辜』,如果軍隊的紀律不嚴格,那就會多殺一些無辜的人。這些都是統率軍隊的將軍、將帥要負的責任。「故遣將不可不慎也」,所以皇上在派遣將軍的時候,就像國家在選任將軍的時候,不可不謹慎。『而將之遣屬,尤不可不慎也』,那將軍在派遣部屬去作戰的時候,更是不可不謹慎。古人有說,三代都當將軍,這是道家所忌諱的事情,「三世為將,道家所忌」。然而在事實上,「然以殺止殺,亦其必有」,就是以殺戮的手段來制止殺戮,也是難免的事情。
「顧用之何如耳」,所以用兵必須顧慮三項原則,『第一怕無事生事』,第一件事就是怕沒有戰事找理由打仗,就是「無事生事」。『以百萬枯骨,博封侯印』,不惜犧牲百萬人的生命來成就自己封侯掛印的功名。像希特勒一樣,這叫「無事生事」,墨索里尼,「以百萬枯骨,博封侯印」,這是第一件事怕這樣,「怕無事生事」。
第二件事,「怕以暴易暴,冒殺平民」,第二件事怕的是以暴力來制止暴亂,然後濫殺無辜的百姓。像現在很明顯這些事就在發生,美國轟炸阿富汗,美國的飛機轟炸阿富汗,竟然把這些世界人道組織的醫生聯盟,在阿富汗做救難工作的這些人道救援的醫生,把他們的據點把它炸掉了,很多的這些醫生都死掉了。或者是美軍空襲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這邊的IS的據點,也炸死很多平民。像這個都是什麼?以暴力來制止暴亂,因為IS它是暴亂嘛,是恐怖團體嘛,那你現在用飛機去炸他們,也是以暴力來制止暴亂,結果就會濫殺到無辜的百姓,「冒殺平民」,拿人頭來盜取功名。
第三件事情,怕的是「鏖戰屠害,主敵俱挨」,怕兩方對抗激戰,彼此殺害對方將士的生命。「身其任者」,擔任作戰任務的人,說由自己親手殺人就可以樹立威信,這樣可以嗎?「可曰,殺人由己,立威以逞。」又說,由部屬去殺人,讓他們自由去濫殺掠奪,虛張聲勢,我可以把它當做自己的戰功,這樣可以嗎?
『蓋為將之道』,要知道當一個將軍,「首在戢軍禁殺」,最重要就是要禁止軍隊,不可以隨意殺戮。「夫嚴於馭兵」,能夠嚴格管理軍紀,『則兵不受害』,那麼士兵就不會受傷害。「而所向有功,是以生道殺也」,那麼士兵就不會受傷害,才能夠真正取得功勞。這是以保全生命為原則,來引導殺戮的行為。也就是說最優先的考慮是保全生命。萬一發生戰爭的話,戰爭已經造成了,那就是要怎麼樣?要以保全生命為原則來引導這個殺戮行為,不要濫殺無辜。這個是這個地方講的重點。這個白話解說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再下來我們看第三段:
【漢李廣。猿臂善射。匈奴畏之。號曰飛將軍。然數奇。不得封侯。嘗謂望氣王朔曰。廣自結髮。與匈奴戰。未嘗不先登。漢兵擊匈奴。廣無不從。然後進者皆封侯。廣獨不能。何也。朔曰。將軍得微有遺恨乎。廣曰。曾有降胡八百。廣盡殺之。頗以為恨。朔曰。禍莫大於殺已降。此君所以不得封侯也。後廣以出征失道。自殺。其孫陵。又以降虜族誅。】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李廣』他是西漢隴西成紀人。他在漢文帝的時候,他以良家子弟從軍擊敗匈奴。後來景帝的時候,封他為驍騎都尉。他非常善於弓箭射擊,他的手臂像猿一樣那麼長,『猿臂善射』。他帶兵非常愛護他的部屬,部隊很會打仗,驍勇善戰,而且很樂意戰爭。那麼匈奴很怕他,有好幾年不敢侵犯邊境,稱他為『飛將軍』。但是李廣一直七任都擔任邊境的太守,前後達四十年。他率領的士兵跟匈奴大小戰爭有七十幾回。雖然他很得部隊的軍心,但是他最後還是不能夠封侯。在元狩四年,他跟隨大將軍衛青擊敗匈奴,因為迷失了路途,結果被責備。他回到幕府去對簿,就是去辯解,後來自殺死亡,這個是李廣的下場。
「猿臂」就是他的手臂長得像猿一樣,可以運轉自如,形容他很勇武。
『匈奴』就是我們古代北方的民族之一。
『數奇』就是命運不好,遇事多不利。古代的人稱人的命運不佳叫「數奇」,這個字唸機。
當時有一個會算命的叫做『王朔』,他會觀氣,「望氣王朔」。「望氣」就是古代算命的一種占候術,觀察雲氣以預測吉凶。「王朔」是漢人,他是算命的。當時李廣去問他,王朔就跟他講說,你官當不到九卿。他說,你對匈奴是有戰功,但是你不能夠封爵、不能封候,你官只當到不會超過九卿。
『廣自結髮』,「結髮」就是古代男子從成童以後開始頭髮就綁起來,束髮,就叫「結髮」,就表示成年了。
『未嘗不先登』,「先登」就是先於眾而登上。
『廣無不從』,「從」就是參與。
『將軍得微有遺恨乎』,「得微」就是,「微」就是沒有,「得」就是豈的意思,就是哪裡沒有呢?
『曾有降胡八百』,「胡」在古代統稱叫北方、或是西方的民族匈奴等等,這叫「胡」。比如說,以前對西域諸國,在漢朝、魏朝、晉朝、南北朝的人都稱他們,對西域的人都稱「胡」。這個「胡」當然包括印度,還有波斯,就是現在伊朗等等。這個叫做「胡」,胡人。
再翻過來四百九十三頁,『失道』就是迷路了。
『其孫陵』,「陵」,叫李陵,就是李廣的孫子,他也很會騎射,很會射箭。李廣有一次帶領三萬的部隊要去攻打匈奴,李陵他跟著部隊出去,他帶領了五千人。後來他跟匈奴激戰以後,他所有的弓箭都用完了,最後他投降,匈奴王單于就封他為右校王,而且單于以他的女兒嫁給李陵。李陵就教匈奴人怎麼用兵。後來漢武帝知道這個事情以後,就把李陵他們的家抄家滅族。所以李陵居住在匈奴大概二十幾年,最後病死在匈奴。這是李廣的孫子。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漢朝的李廣,手臂像猿猴一樣靈活,他善長射箭,匈奴非常怕他,稱他叫飛將軍。可是他的時運不濟,不能夠封侯。他曾經對善於望氣的相士王朔說了,他說,我李廣自從少年從軍,和匈奴作戰,每一次都是在最前面,「未嘗不先登」,就是每一次都在最前面。漢兵攻擊匈奴的戰役,我李廣每一次都參與。然而比我晚當兵的、從軍的這些晚輩都已經封侯了,唯獨我不能,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這個相士王朔就問李廣說,你有沒有什麼事情讓你覺得有遺恨呢?李廣說,我曾經將投降的胡人八百人,我全部把他們殺掉了,我對這種事情感到很後悔,『頗以為恨』就是非常地悔恨。王朔說,『禍莫大於殺已降。』他說,災禍沒有比殺害投降的人更大了,這就是你不能夠封侯的原因。後來李廣有一次出征的時候,迷路了,因而自殺身亡。他的孫子李陵因戰爭失利,被擄獲而投降,導致被抄家滅族。
那麼這個地方我們看到李廣,他跟匈奴戰了七十幾回,那可以講說也殺死很多人。然後又把投降的胡人八百人全部把他殺掉,那麼這個就是果報。所以老法師說,依報隨著正報轉。他不能夠封侯,就是他的依報隨著他的正報轉,那麼劫難是他自己造成的。他最後走上自殺這條路,然後他的孫子被抄家滅族,這個劫難也是他們自己造成的。
老法師說,印祖一生極力提倡《了凡四訓》,還有《太上感應篇》跟《安士全書》這三本書。那麼他的用意在哪裡呢?老法師說,我們細心去體會,《安士全書》可以說是佛門的著述。周安士先生他是一個虔誠的佛弟子。印光大師說,周安士先生他是菩薩再來的,而且是大菩薩,是倒駕慈航。
《安士全書》總共有四篇,第一篇是《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這個分量最大。第二個,《萬善先資》,是講勸人不要殺生,就戒殺,勸人素食。第三部分,《欲海回狂》,是勸人不要邪淫。最後一篇就是勸人念佛求生淨土,這個叫《西歸直指》。《安士全書》是帶有這四個部分,這是這本書的內容。《文昌帝君陰騭文》跟《太上感應篇》雖然是道教的,但是印祖推行《太上感應篇彙編》非常非常地投入。
老法師說,學佛如果連人都做不好,那怎麼能作佛呢?怎麼能作菩薩呢?不但佛菩薩作不了,實在說,聲聞、緣覺也沒有份。老法師說,須陀洹有能力斷三界八十八品見惑,我們有見思惑嘛。阿羅漢就是破見思惑,初果須陀洹他是破見惑。那見惑有多少呢?按照佛典上的解釋,它是三界有八十八品的見惑。所以須陀洹他斷了這個見惑,他稱為入流,入聖者之流。倘若我們沒有這種能力,決定是生死凡夫。我們的我見非常地堅固執著,我見很不好去掉。見惑首先第一個就是身見,你身見就破不了。邊見、邪見還有見取見、戒禁取見,第一個身見我們就破不了。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沒有這種能力,決定是生死凡夫。那生死凡夫決定是在三途受報。我們起心動念、所作所為,六道業因擺在面前,自己想想跟哪一道相應呢?所以老法師說,印光大師他是淨土宗的十三代祖師,他全心全力推行這三本書,我們從今天來看待他的用心,愈來愈清楚,為什麼?現在災難特別多,所以我們就看到印祖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老法師說,傳記裡面說,印祖是西方極樂世界大勢至菩薩再來的,他一生的行誼確實很像大勢至菩薩。因為大勢至菩薩表智慧,觀世音菩薩表慈悲,他教導我們真實的智慧。
印祖一生提倡這三本書,他用意是挽救劫難。那麼劫難是人心造成的,是誰的心造成的呢?是我們自己的心造成的。如果這個劫難是造作不善的話,那這個劫難就沒有辦法救了,你自己也要跟著受難,決定不能把過失推給別人。好事別人做的,壞事決定是自己,是自己修行功夫不得力、修行不如法才造成這個依報現象。依報隨著正報轉,真正有大慈悲心、大智慧,要從自己來轉變。自己來轉變,身心世界統統跟著轉變,所謂心清淨則國土淨,那身當然清淨了。那麼你身心清淨,世界就清淨了。所以佛法稱為內學,是要從內心去做功夫的。
老法師說,西方的預言家諾查丹瑪斯,他跟《了凡四訓》裡面的那個孔先生一樣,認為一切災難是命運,是上帝的安排,決定不能夠變更。老法師說,他只知道當然,但是不知道其所以然。所以然的道理,佛在經論裡面說得很透澈。佛說什麼呢?佛說,我們身邊點點滴滴的這些果報,都是自己所造的。為什麼自己所造的?我們過去生所造的身、口、意十惡業,我們自己投胎轉世帶下來的,我們是業報身帶下來的啊。我們是「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這些毛病習氣都是我們前世帶下來的,都在哪裡?都在我們帶下來的阿賴耶識裡面,我們來投胎的時候,就是那個靈魂啊,就是那個神識啊,佛家講神識啊。那神識就是佛家講的阿賴耶識,第八識,阿賴耶識。
阿賴耶識裡面,它儲藏無量無邊的善惡種子。那這個善惡種子遇緣就會起現行,現行又薰種子,又回薰到你的阿賴耶識裡面去了,又變成種子了。那種子是不滅的,它果報會現前,那善的種子它就會浮出你的樂報,那惡的種子就浮出你的苦報。所以這些是怎麼樣?這些點點滴滴的我們的吉凶禍福、我們的苦樂果報、我們的長壽短命、我們的富貴貧窮,這些果報都是我們自己造的,跟別人不相干。所以老法師說,擴大到虛空法界,也是我們自己一念自性變現的。所以老法師說,像西方預言家諾查丹瑪斯跟《了凡四訓》裡面的孔先生,假如他們能夠學佛的話,那麼他們這一生中一定修行證果,決定有能力脫離三界。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有機會遇到佛法,這叫「百千萬劫難遭遇」。所以遇到了就要珍惜,要「願解如來真實義」。如果佛所講的你不能夠深解義趣,你就得不到那個利益。今天我們學佛,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深解義趣。什麼叫深解義趣?你要契入你的心性。佛講經不是在講心外之法,是講心內之法。佛所講的三藏十二部經典,都是我們自性功德本具的,那是因為我們迷了,我們這個寶藏不得現前。我們什麼寶藏?我們的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這三德祕藏統統隱而不顯了,所以我們就不能起作用,現在就變成凡夫了,才變成生死凡夫,流轉生死。那佛就不厭其煩的講三藏十二部經典,說法四十九年,來到這個世界,娑婆世界八千次,就是要教我們能夠開示悟入佛知佛見,這個叫做深解義趣。
我們說,「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叫做深解義趣,就是你要悟入啊。老法師常在講經裡面講,禪宗裡面講說,你會嗎?就是你有契入嗎?所以你們看最近老法師在講《科註》,不斷在強調古代的私塾教學,老法師並不贊成佛學院的教學。老法師的教法很簡單,他就是,你這部經你聽五遍,你學劉素雲居士,一天比如說聽十遍,那你用十年,我們說十年磨一劍。老法師說,比如說你讀《心經》,你一天讀十個小時,老法師說,三到五年絕對會有悟處。讀經千遍,其義自見,什麼叫其義自見?就是你能夠悟入經典講的境界,就是你的心性,就是六祖大師見到五祖弘忍大師的時候說,「弟子心中常生智慧」,就是這個意思。那就能有辦法一經通一切經通。
所以老法師特別強調說,他以前在跟李老師學佛的時候,學講經的時候,李炳南老師特別跟他教導說,你不要做筆記。他說,你要懂得他講的教理。他說,你不要一直死記他要講什麼。他說,你這樣是死在文字上。老法師說,你縱使做筆記,你大概只能講這一部,第二部以外你就不會講了。所以老法師說怎麼辦?你要不斷不斷的薰習。比如說你學劉素雲老師,你一集裡面,你一天聽十遍,你反覆的聽,反覆的聽。這是幹什麼知道嗎?反復的聽也不用做筆記啊,這叫反聞聞自性,就是文殊師利菩薩說的,「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反聞聞自性,你不斷的聽,你慢慢地你就在聽經的過程裡面,你會把你的煩惱伏住。你煩惱伏住,那定功會現前。
所以佛法的修行,像我們淨土宗的,第一個斷惑,你要斷煩惱。那要斷惑,要斷見思惑、塵沙惑、根本無明,這個我們沒有辦法。那你怎麼辦?你要伏惑,你要伏住啊。再來你要把這個佛號要熟練啊,然後願力要堅定啊。所以老法師說,你既然遇到佛法了,你就要怎麼樣?要深解義趣,你這樣才有辦法得到利益啊。你沒有悟入的話,沒有相應的話,你是得不到那個利益的。唯有深解義趣,你才能夠真正改變自己的命運,改變自己的生活,改變自己的行為,這叫做消歸自性。
你悟入以後,你會觀照,你用佛經講的這些道理來觀照自己的行為,觀照自己的心念,這叫觀照般若。那你能夠觀照的時候,你才會有懺悔心,才會改過,你的毛病習氣才會改掉啊。這樣就是在指導你的生活跟你的行為,那你就會得受用,這叫得到殊勝的功德利益。什麼叫功德?離相就是功德,著相就是福德而已,得到福報而已,離相才有功德。那麼戒定慧相應,跟戒定慧相應才是功德。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你學講經的,你就要常常深入經藏,天天在講臺上練講,在那邊不斷的講,一天都不能鬆懈,長期薰修才能大開圓解。大開圓解就是跟宗門的大徹大悟境界完全一樣,這樣就可以契入如來境界,不但超越六道,實際上也超越十法界。
末學在學講《感應篇彙編》,到現在講一半,講了快兩年多了。有些蓮友問我說,什麼時候才會講完啊?要講快一點啊。我也希望快啊,但是就是老法師講的,要天天薰、天天薰。你不斷的講,講久以後,你那個定功一現前的時候,那就智慧像湧泉一樣。所以我們這個覆講的、學講的,都要依聖言量,依祖師的註解,加上三寶加持,那你境界就會提升。
老法師說,我們肯定如果能做到的話,只要一件事情要記得。老法師說,要排除自己的障礙。那麼障礙就是自己的煩惱習氣,確實最難改的就是自己的煩惱習氣。我現在發現,你要叫別人改他的煩惱習氣,那比登天還難。包括自己的先生,包括自己的老婆,乃至於自己的小孩,哎呀,你把這個毛病改掉,那比登天還難。為什麼?還要跟他結惡緣,他會不高興。
那一樣你會叫別人改,那你自己呢?改自己的毛病習氣也不簡單。但是你真正通達了,大開圓解,那你改習氣就很快。智慧如果開的話就改得很快。這叫什麼?這叫知難行易,老法師說知難行易。他說以前他跟章嘉大師在學佛的時候,老法師有這個體悟,知難行易。就是那個知,不是說我知道佛經的這個知,不是。那個知就是什麼?大徹大悟、明心見性。一旦智慧開出來了,就很容易做到。
那我們今天為什麼看不破、放不下?境界轉不過來,因為沒有智慧啊。所以老法師說,最大的障礙就是你自己的煩惱習氣,一定要遠離。而且要發大誓願,什麼大誓願?捨己為人,救度一切眾生,你要發這個願。捨己為人,救度一切眾生,就像地藏菩薩一樣。只要俱足這兩個條件,就有成功的可能。也就是,第一個改自己的毛病習氣,第二個一切為眾生,捨己為人,救度一切眾生。你只要發這兩個願,這兩個條件就有成功的可能。成功的早跟晚在你的精進,能夠精進不懈成就就快速,若精進緩慢成就就延後。所以,再下來老法師說,除了改自己的毛病習氣,還有發願要救度一切眾生,捨己為人。
第三個,最重要的,老法師說,最大的障礙來自於情執。這個我也深深能夠體會。無量劫來修行不能夠證果,不能夠成就,就是這個地方障礙掉,就是情執,過不了這一關。幾乎一萬個人只有一、二個人往生,其他人統統卡在情執。所以老法師說,要認識清楚,徹底的放下,放下之後才知道利益無邊。智慧開了,煩惱斷了,不僅是精神生活領域拓開了,物質生活也拓開了。諸佛菩薩法身大士的生活空間是以虛空法界為家,一切眾生都是他的化身,都是他的應身,盡虛空遍法界就是一個生命共同體。這種受用,你沒有契入境界,是無法去體會的。
老法師這一段講得非常好,也告訴我們怎麼去修行,才有辦法成就。我再重複一次,改毛病習氣。第二個,要捨己為人,要行利他,為救度一切眾生。第三要放下這個情執,你一下子放不下,你要慢慢學會放下。這三點,老法師開示得非常地好。你如果能夠契入這個境界了,你就能過佛菩薩的生活。
老法師說,很多人想契入這個境界,沒有緣分,沒有機會,為什麼?不容易遇到善知識。所以很多人要去親近淨空老法師,非常地困難,為了求法不遠千里而來。老法師說,這種精神值得敬佩。老法師說,這樣才讓我們體會到緣分的可貴。天天在一起的人,不懂得珍惜緣分,所以不會精進努力,這是我們修行成敗的樞紐跟關鍵。老法師以他自己為例子。他說他以前在臺中親近李老師的時候,因為他是外地人,他特別珍惜這個因緣,他能親近一天,他絕對不放過。老法師說,他也沒有想到有那麼好的機緣,可以親近李炳南老師十年如一日。
末學明年三月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日,要舉辦淨空老法師的老師,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因為要辦這個活動,我最近都在親近臺中蓮社,也薰習李炳南老教授的開示。他確實是大菩薩乘願再來,有人說他是地藏菩薩的化身,了不起。以前臺灣早期的慈航菩薩,肉身菩薩,聖嚴法師的師父東初老人都非常地讚歎他,稱他是現代的維摩詰居士。還有臺灣早期的,非常讓我們尊敬的,註解《阿彌陀經要釋》的斌宗法師,也是非常尊敬李炳南老教授。還有懺雲老法師,會性老法師等等。
所以老法師說,他當時把握那個因緣親近李炳南老師,他就是怕說一旦緣沒有了,離開臺中就沒有機會學習。相對的住在臺中的那些蓮友,反而他們認為,老師都是住臺中嘛,機會很多嘛,今天不會還有明天嘛,今年不會還有明年嘛。一直等到老師往生了才後悔莫及,沒有抓住時間跟機會。所以老法師說,外來求法的人心態不相同,真誠懇切,幾句話給你點醒,一生受用無窮。就像章嘉大師跟淨空老法師的對話,看得破、放得下,老法師用了六十幾年,一生受用。
所以印祖說,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經上也說了,大千世界七寶不足以為奇,遇到佛法才是珍奇。佛法可以幫助你了生死、出三界。套用一句宗教的話來說,佛法能幫助我們得到真正的永生。有智慧、真正聰明的人,認識機緣是求之不得,怎麼可以捨棄呢?諺語裡面常說人在福中不知福,這是什麼?這是已經遇到機緣的人他不知道珍惜。
所以我們今天有幸遇到淨空老法師住世,我們遇到海賢老法師表法,我們遇到劉素雲老師表法,我們遇到胡小林老師在表法。我們都要把他們當成聖賢人看待,「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等到這個機緣一消失了,你再遇都沒辦法,遇不到,遇不著,很可惜。現在這個末法時期,要遇到一個善知識是難中之難,很困難、很困難。所以老法師說,我們要加強教理的深入,徹底放下身心世界,一切為眾生,為佛法久住世間,希求社會安定、世界和平,消除一切眾生的災難,要靠大家真正的覺悟,認真努力。
以上這一段,我們就引用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開示得非常地好,主要是講依報隨著正報轉。我們就講到李廣跟他的孫子都被抄家滅族,這老法師的開示非常地好。
再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元江陵初下。廉希憲。省荊南。下令。凡俘獲敢殺者。以故殺平民論。其為軍中所擄。病而棄之者。許人收養。病愈。故主不得復爭。若有質妻賣子者。重其罪。仍沒其直。蓋希憲不嗜殺。故能如此。卒諡文正。一弟六子俱貴。】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江陵』在今天的湖北省枝江縣以東,潛江縣以西,荊門市以南,這個地區叫「江陵」。
『下』就是攻克、征服。
『廉希憲』他是元朝的人,他是服侍忽必烈,元朝忽必烈。當時他跟忽必烈相處的時候,他常常勸忽必烈,跟他講這些儒家的道理,性善啦、義利啦、仁暴之旨。元世祖就稱他叫廉孟子。後來他也當到,忽必烈封他為宣撫使。當時他就建議忽必烈,要重視教育人材。他跟皇帝在討論事情,他沒有什麼顧忌的。他在當官期間,他常常救濟災民,然後建立學校,特別慎選這些老師。可見廉希憲是很重視教育。
『省荊南』,「省」就是視察。「荊南」在今天湖北省荊沙市荊州區。
再來第四行,『故主』就是原來的主人。
『質』就是抵押。
『仍沒其直』,「直」就是報酬。
『卒諡文正』,「諡」就是死後皇帝給他的封號、稱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元朝時候的江陵縣有一位叫廉希憲,在荊南當平章行省的首長。他下一道命令,凡是殺害俘虜的人,以故意殺害一般百姓論罪。被軍中所俘獲的俘虜,因為生病而放棄者,准許百姓收養,等病好以後,原來的主人不可以再爭奪回去。如果典當妻子,賣子女的人,重判其罪,所得的價金全部沒收。由於廉希憲不喜歡殺人,所以才能夠這樣的作風,死後追諡為文正。他有一個弟弟、六個兒子都能夠顯貴。廉希憲是很難得的一位,他不喜歡造殺業。
我們看這一段裡面,它有一個重點就是,他因為都交代,下這個命令,不能夠殺害俘虜。而且對俘虜他准許民眾來收養,有生病的准許他們收養。如果有人典當妻子跟賣小孩的,就重判其罪而且沒收價金。
這個地方老法師開示說,怎麼樣保持家道不衰?我們常說,富不過三代,而富貴能夠保持三世是可以的。什麼原因呢?老法師說,你要富過三代,可以,但是要有老人教。我們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你要聽老一輩的人來教,老一輩人教的都是仁義道德。所以老法師說,他們家裡如果積德,累功積德深厚,他們可以傳幾十代,不是只有三代。他說,這個是有方法的。但是問題是現在很多富貴人家都不用德行的方法,不用積功累德的方法,所以一代就結束了,現在三代是不多了。
老法師說,在中國最著名的,印光大師常常說的孔老夫子,孔家到現在,到臺灣的孔德成是七十七代,七十八代孔德成的兒子已經往生了,到現在是七十九代孔垂長。老法師說,孔家到現在是七十九代,子子孫孫都受人家尊敬。范仲淹先生也傳了將近一千年,也幾十代。了凡先生也傳了十幾代。都不錯,這是怎麼樣?這是祖宗功德積得厚。那我們將來會成為人家的祖宗,我們是不是也要積德呢?
老法師說,德要怎麼修呢?德要怎麼積呢?老法師說,你誠心誠意的奉行《弟子規》,奉行古聖先賢善良的教誨,自己誠心誠意的去做。然後教導你的家親眷屬、你的後人,像你一樣誠心誠意的去做,這樣才有辦法富過三代。就像我認識的臺北市昇恆昌公司的董事長江松樺先生,我們現在也是去他公司教他們《弟子規》。他總共有七千個員工,他不只是教他自己的小孩學《弟子規》、落實《弟子規》。他還教他公司高層的員工、高管人員還有他的基本的幹部,統統要學《弟子規》。而且他要求要落實,不是只有背《弟子規》,是要真正去幹,真正去落實。
這就是這裡老法師說的,你要誠心誠意奉行《弟子規》,把古聖先賢的道理,你自己誠心誠意去做。然後教導你的家親眷屬、你的後人,也像你一樣誠心誠意去做,你的家道才可以保持代代不衰。現在人誰會懂這個道理呢?現在都是金錢掛帥。老法師說,只認錢不認道義,不聽經聞法,不親近善人,不聽聖賢的道理,那家道怎麼會興旺呢?所以你看一代結束以後,這一代辛辛苦苦地創立家業,到第二代就爭奪家產,子女就對簿公堂,一代就結束了,福報只有一代。
所以老法師說,也有人在問他啦,他說,今天是個亂世啊,全世界都亂啊,全世界的人,舉世之人都在詐欺啊,你騙我、我騙你啊。事實上是如此啊。這個人問老法師說,舉世之人都詐欺,那我要做個老實人,我在這個社會能生存嗎?诶,這好像是我們大家的問題,對不對?老法師說,說得好像有道理,說得好像很有道理喔,欺騙別人好像也是應該的喔。老法師說,殊不知錯了。你能夠老老實實地不欺騙別人,你這一生會過得很幸福、很圓滿。
現在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不幸福、不圓滿?因為大部分人都不老實。所以老法師說,問題是你自己相不相信啊?因果報應是真理,古今中外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把這個道理推翻,就是因果推翻。就像《玉曆寶鈔》裡面那個觀世音菩薩說,因果報應的道理,哪怕是諸佛菩薩再來都不能夠違逆,也不能夠違背這個大原則。我們看釋迦牟尼佛的家族,釋迦族被波斯匿王的兒子琉璃太子滅掉了。琉璃太子滅掉釋迦族,連佛陀都不能例外,就表示什麼?因果報應是真理,古今中外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把因果這個東西推翻掉。
佛法常說,「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善因還是有善果,惡因還是有惡報。無論在什麼時代,無論在什麼地區,都是這個道理,這叫做真理。確實,我們講《感應篇彙編》到現在,講的善報裡面,講的惡報裡面,哪一件不是真的呢?不論是古代、現代,都沒有辦法推翻這個因果,「萬法皆空,因果不空」這個大原則。所以老法師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論在什麼時代,不論在什麼地區,它都不變的,這叫真理。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引用老法師在講《大方廣佛華嚴經》時他所開示的,來跟各位共勉。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放之遠方曰貶。陷之失位曰排。正人賢士。國家之楨幹。所當柄用。庶幾朝廷有人。中外知畏。若忌其異己。而多方貶排之。妨賢病國。罪惡孰甚。】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放』就是流放。
『失位』就是失去官位。
『楨幹』就是我們現在講的國家棟梁,或是賢良的人,就叫國家棟梁。
『柄用』就是被信任而掌權、被任用。
『庶幾』,所幸、有幸,這叫「庶幾」。
『妨賢病國』,「妨賢」就是阻礙賢者登進。「病國」,「病」就是禍害,禍害國家,「病國」就是禍害國家、危害國家。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流放到遠方的叫『貶』,陷害而使人失去職位叫『排』,我們說『貶正排賢』。那麼正人君子及賢能之士是國家的棟梁,本來就應該要重用他,使得滿朝,朝廷裡面都是賢能之士。國內外的人知道後,都畏懼而不敢隨便來侵犯。如果嫉妒人家的才華,排除異己,用盡各種方法貶放排斥他人,這種妨害賢能是禍害國家的,這種罪就很大了。這一段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再來下面這一段: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恆有。伯樂不恆有。人才遭遇。亦復如是。使在位者。皆如伯樂。則有德量者。便可作宰相。識大體者。便可作諫官。有方略者。便可付兵權。能鎮撫者。便可寄方面。有風力者。便可作監司。廉於財者。便可主錢穀。知愛民者。皆可作守令。如此則大小之職。各得其人。野無遺才。而百事舉矣。】
接下來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第一個,『伯樂』,我們常講說千里馬伯樂,我們常常都會用到這個用辭。「伯樂」這個人,確實有這個人,他是春秋秦穆公時代的人,姓孫名陽,叫孫陽。他很會去相馬,很會看馬。他認為一般的良馬可形容筋骨相,相天下絕倫的千里馬就必須要怎麼樣?「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就不是看外表。一般的良馬是可形容的筋骨相,牠長得多高啦,筋骨怎麼樣啊,那千里馬就必須怎麼樣?「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這是在《列子?說符篇》裡面有講這樣。
『千里馬』就是日行千里的駿馬。
『在位』就是居於君主位置的人。
『德量』就是道德、涵養跟氣量。
『方略』就是權謀策略。
『鎮撫』就是安撫。
『便可寄方面』,「寄」就是付託。「方面」是古代一個地方的軍政要職,我們一般叫方面大員,這種長官就可以獨當一面的職務,這叫「方面」。「寄」就是付託。
『風力』就是氣概跟魄力。
『監司』就是負責監察之責的官吏。
『錢榖』就是錢幣、穀物,就是指賦稅。
『守令』,「守」就是守臣,地方長官,一般叫郡守、太守、刺史這樣。「令」是官名,秦漢的時候,在秦朝跟漢朝的時候,比較大的縣,行政長官叫「令」。
再來『野無遺才』是民間沒有被棄置不用的人才,這一般都是形容聖明之世。
『百事舉矣』,「舉」就是成就、成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世間有了伯樂,然後才能發現千里馬。千里馬是經常有的,但是伯樂不是經常有的。人才在世上的遭遇和這個情況一樣。如果在位掌權的人,能夠像伯樂一樣識才,那麼有才德雅量的人就可以當上宰相,「有德量者便可作宰相」。那些識大體的人,就可以當諫諍的官員、官吏。具有方策謀略的人,就可以擔任、獨當,就可以請他掌兵符。有安撫能力的人,就可以讓他擔任獨當一面的職務。有氣概魄力的人,便可以請他當監察的工作。操守廉潔的人,就可以請他掌理財糧。知道愛民,愛護百姓的人,就可以任命他當太守或是縣令。像這樣一個國家無論大小職務都有適當人才擔任,在野的人才沒有不被任用的,那國家當然一定會興盛。
好,我們再解釋下一段:
【明顏茂猷曰。凡排貶之人。與容賢之人。原差不遠。只是我見為累耳。有聞其名。雅相愛慕。及到面前相處。便有一二事忍耐不過。積久愈成仇隙。故容遠賢易。容近賢難。容賤易。容貴難。容暫易。容久難。何也。氣相觸也。才相抵也。名相傾也。勢相軋也。而彼賢人。亦未能盡平心無我。交久以後。實見他有不是處。往昔慕德。已認為錯敬。今朝嫉賢。已覺為平心矣。夫是之謂實不能容。彼實實是消遣不下也。故有君子相遇。而卒悖戾者。弊正坐此。須是平日克己忍辱。無名無相。實實挺身為國。於一切毀譽愛憎。纖毫不掛。方能為子孫黎民造福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我見為累』,「我見」,在《大乘起信論》裡面記載,分為人、法二種,人我見跟法我見,就執著色受想行識,五蘊假合的這個身心為實我,這就是人我見。法我見就是妄計一切法皆有其實在體性,這叫法我見。這叫「我見」。
『雅相愛慕』,「雅」就是頗、甚,這是「雅」的意思。
『氣相觸也』,「氣」就是氣概、氣派。
再來『勢相軋也』,「軋」就是排擠,互相排擠、傾軋。
『實實是消遣不下也』,「實實」是確實。「消遣」,「消」就是禁受、經受,「遣」是排除。「消遣」這個地方就是指容納、容忍的意思,容忍不下。
『而卒悖戾者』,「悖戾」就是,「悖」是怨恨,「戾」就是乖張。
『弊正坐此』,「坐此」就是因此。
『無名無相』,「無相」是佛經上講的佛法的名詞。《大寶積經?卷五》:「一切諸法本性皆空,一切諸法自性無性。若空無性,彼則一相,所謂無相。以無相故,彼得清淨。若空無性,彼即不可以相表示。」此即謂一切諸法無自性,本性為空,無形相可得,故稱為無相。實相無相無不相,這個「無相」是真實之相。我們講說,實相無相無不相,那個體是無相的。所以我們講自性,非大小方圓,非青黃赤白。黃念祖老居士說,離一切虛妄之相,是名實相。
我們一般都是,有跟沒有對、美跟醜對、善跟惡對、是跟非對,這是相對之法,相對之法這是有為法。你說,是跟非、對跟錯、正跟邪、好跟壞、對跟錯、大跟小、高跟低,這個都是相對法。那真如自性它是絕待的,這絕待的。所以它絕待的話,它離一切諸相。所以真正的無相,開悟的人就見到實相。所以這個地方講「無名無相」,他講說是不能夠去形容的意思。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顏茂猷說,凡是會排擠貶抑賢良的人和能容納賢才的人,本來只就差別不遠,只是因為心存我見所牽累。例如有些人聽到賢人的名氣,本來對他還是很仰慕的,非常仰慕。等到互相接觸以後就會發現,诶,他也有一兩件事情讓你無法忍受,這種心情積忍久了以後,就會產生一些『仇隙』,「隙」就是說中間的一些情節在,我們講情節,或是一些仇恨在。『故』,所以,要包容關係較遠的賢人比較容易,要包納、要包容關係較近的賢人比較困難。要包容比你低賤的人比較容易,可是要包容比你富貴的人比較困難。容忍的時間短比較容易,容忍的時間長比較困難。
這是為什麼呢?這是什麼原因呢?這是因為兩人的氣勢互相碰觸以後,就會互相抵制,名氣就互相傾陷,那就是我們所謂的嫉妒心,勢力會互相排擠的緣故,就會嫉妒啊、排斥啦。所以所謂的賢能的人,『而彼賢人,亦未能盡平心無我』,那些賢能的人,也不能夠完全做到平心靜氣,無我無私的境界。所以在彼此交往久了以後,就會發現他也有缺點的地方,以前對他很仰慕,這個時候已經認為對他的尊敬是錯誤的。現在去嫉妒這樣的賢人,還感覺比較心裡平衡一些。這種情況實在就是容不下別人,在心中那個念頭無法平靜下來,就是「彼實實是消遣不下也」,你沒有辦法把那個嫉妒心,容不下別人的那個嫉妒心,沒有辦法平靜下來。
所以有一些所謂君子相交以後,最後反而變成什麼?反目成仇,不歡而散,他的毛病弊病就出在這個地方,就是不能夠互相包容。所以要怎麼樣呢?要做好『克己忍辱』的功夫,使心中不存名相,也就是你無我就好了。我們《金剛經》裡面講最簡單,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你心中不存著這個名相,那麼實實在在地為國家、為民眾做事,對於一切外來的『毀譽』,毀謗讚譽,愛憐憎恨,你一點都不掛在心上。這樣才能夠實際上為子孫百姓造福,謀福利。這個是顏茂猷他對於「貶正排賢」的看法。
那我們接下來,來看一下老法師對於這裡面講的,這一段裡面的一些內容,為什麼剛才這裡面講說,我們跟這些賢人相處久了以後,就會發現他有一兩點不對的地方。以前很仰慕他,到後來就不會。這是表示現代人的毛病大概都在這裡。老法師說,為什麼呢?怎麼樣去避免發生這種情形?老法師說,要用真心。他說,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包括我們從早到晚,這一生當中所有的行為要依什麼?老法師說,要依無心。
剛才這裡面有講,你要「克己忍辱,無名無相」,否則你看到這些賢人你會嫉妒,『今朝嫉賢』,你就是不能夠容納。所以老法師說,你要依什麼呢?你要依無心。這個無心是什麼呢?就是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沒有起心動念,沒有起心、沒有動念,要依這個。
那麼誰能夠做得到呢?法身菩薩做得到。老法師說,十法界的人做不到,明心見性就超越十法界,他們都可以做得到。他說,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就給我們示現這樣的修行。六祖惠能大師也是這樣做。在我們中國佛教史上所記載的,宗門教下有幾千個人不在少數,他們都是這個境界。老法師說,這個是我們要學習的。我們要學什麼?我們要在日常生活當中、工作當中,處事待人接物裡面,學一個不用妄心。因為起心動念,分別執著,都是妄心。
你不用妄心,那用什麼呢?不用妄心就是用真心。其實妄心跟真心是同一心,你離開妄心也找不到真心。真心在哪裡?真心在妄裡面,所以我們這個心叫真妄和合。你不是說我要去外面找一個真心,你找不到,那怎麼辦呢?你放下執著,你就是用真心。你不放下執著,不放下我見,你就是用妄心,很簡單。你用攀緣取捨,你攀緣心那就是妄心。所以老法師說,教你不要用妄心。你說,我不用妄心,我用什麼心?同一念心。所以你不用妄心,用什麼呢?用真心,真心是什麼?真心是自性本具的般若智慧。我們用妄心,真心就不顯。所以《金剛經》裡面講說:「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所以你如果用妄心,真心就不顯,就顯現不出來。你如果不用妄心,真心就顯出來。妄是假的,它不是真的。
妄心要不要去除掉它呢?老法師說,不要理它,不需要。你想去把妄心除掉,這個也是妄心。佛在《楞嚴經》講,做一個比喻,佛在《楞嚴經》舉一個比喻。他說,人站在太陽底下,我們人比喻做真心,太陽照的那個影子就是妄心。你要不要把那個影子去掉呢?影子決定去不掉。你去影子是多費事的,愈來愈糟糕,妄上加妄。妄心怎麼樣?不要理它就好了。
所以我們念佛,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妄念來了怎麼辦?不要理它,它妄念就不見了。妄念來的時候你繼續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到時候妄念就不見了,就被那阿彌陀佛把它念掉了。所以念阿彌陀佛佛號,事實上就是把妄念念掉的意思,用阿彌陀佛去取代你的妄念,簡單說就是這樣。最後你的心,自然變成阿彌陀佛的心,阿彌陀佛就是清淨平等覺。
你現在沒有辦法說,我離一切相,則名諸佛,你做不到嘛,你還是有我相啊,你還是會著相,那怎麼辦?就用阿彌陀佛這句佛號來離一切諸相。所以老法師就說過,他說真正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你能夠念念,淨念相繼,一直念下去,就是一直念下去。我記得老法師是在巴黎淨宗學會講,對大眾開示。老法師說,你真正這句佛號念徹底,就是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金剛經》裡面講的,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就是這句阿彌陀佛。所以你不要去理它,它不礙事。他說,釋迦牟尼佛給我們示現的就是真心,就是用在日常生活當中,用在著衣、持缽、乞食,用在坐禪,用在講經教學,用在應對,多自在。我們要學這個。
接下來我們看這一段:
【宋謝泌。最為知人。不輕許可。平生所薦。不過數人。每發薦牘。必焚香望闕再拜曰。老臣又為陛下求得一人矣。文正王旦。皆其薦也。臨死之日。盥沐焚香。端坐而逝。頭不少欹焉。非尸解乎。】
那麼時間的關係,我們這一段就不解釋字句解說,只有一句:
『薦牘』就是推薦人才的文書。
『望闕』就是向皇帝那個方向,宮闕就是皇帝住的地方,方向。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謝泌對人性有深入的理解,從不輕易許諾人,一生所推薦的人只有少數幾個而已。每一次發出推薦函,一定向皇帝所住的宮闕焚香禮拜說,老臣又為皇上找到一位好人才。范仲淹跟王旦兩位賢臣都是他推薦的。謝泌在臨死的那一天,將身體盥洗乾淨並點燃香,端坐過世,他坐化了。頭一點都不歪,都不傾斜。這不就是已成仙道的跡象嗎?
再看下面這一段:
【周春秋時晏子謂齊景公曰。國有三不祥。而怪不與焉。夫有賢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也。所謂不祥。乃若是。然則正可貶。賢可排乎。】
這一段是春秋時代,晏嬰就是晏子跟齊景公的對話。我們直接看白話解說:
周朝的春秋時代,晏子對齊景公說,國家有三件不吉祥的事情,神怪之事不算在內。有賢良的人不知道,這是第一件不吉祥;知道卻不用,這是第二件不吉祥的事;雖任用卻不委以重任,這是第三件不吉祥。所謂不吉祥就是指這個事。然而正派的人可以貶謫嗎?賢良的人可以排擠嗎?
它這個是有典故的,就當時齊景公,他在《晏子春秋》卷第二,「內篇諫下」有記載這一段,就是『怪不與焉』。它講,齊景公上山去打獵,他在山上見到老虎,到山下看到沼澤,看到蛇。他回來就召見晏子,問他了,他說,寡人今天出去打獵,上山看到老虎,下沼澤看到蛇。他說,這好像不吉祥呢。
晏子就回答他了,就是剛才講這三個,他說,三個不祥,「是不與焉」。它這邊寫說「是不與焉」,《感應篇》裡面講是「怪不與焉」。他說,有賢而不知是一不祥,有賢才的人你不知道,這是第一個不吉祥;知道不用,第二個不吉祥;用而不重任,不重用他,三個不吉祥。他說,所謂不吉祥是指這個啦,你山上看到老虎,這是老虎的家啦;你到沼澤看到蛇,那是蛇穴啦,是蛇住的地方啦。這怎麼是不吉祥呢?他用這樣跟他對應。這是晏子有智慧。
最後一段:
【唐盧杞惡顏真卿。欲出之。時李希烈叛。杞奏言。欲得儒雅重臣。為陳禍福。可不勞軍旅而服。顏真卿三朝舊臣。忠直剛決。名重海內。人所信服。真其人也。上然之。詔遣真卿。宣慰希烈。後希烈欲留為相。真卿死之。奉天之變。實杞所致。李懷光奏杞。殘害忠良。奸佞悞國。竄新州而死。顏茂猷曰。小人之媢嫉。只恐他攻擊我。傾伐我。卻不知智謀不敵造化。命裡敗時。用盡機關。無能為也。盧杞諸人。非不知之。卻自無奈何。起初只一念固寵。事到頭來。騎虎之勢。不能下也。尚當慎之於始哉。】
好,我們直接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盧杞很討厭顏真卿,想要排擠他。恰好當時李希烈叛亂,盧杞就向皇上啟奏說,只能派出溫文儒雅的重要大臣,向李希烈說明其中的禍福利害關係,就可以不必動用軍隊而使李希烈臣服。顏真卿是我朝的三代老臣,個性忠直,剛毅果決,名譽震響國內,為大家所敬佩,派他去是最好的人選。皇上就同意他的建議,就下詔派顏真卿去宣慰李希烈,他叛亂嘛。後來李希烈要留顏真卿當他的宰相,顏真卿沒有答應,被殺死。歷史上德宗逃到奉天避難的『奉天之變』,實在是盧杞所導致的。李懷光就彈奏了盧杞,說他『殘害忠良』,狡猾奸詐,誤國殃民。皇上就把他竄到新州地方,死在任內。
顏茂猷說,小人所以要嫉妒,因為怕別人攻擊他、陷害討伐他,所以才先發制人。卻不知道所用的智謀是敵不過上天的造化,命中註定要失敗時,哪怕你用盡辦法,也是無法改變事實的。盧杞這種人並不是不知道,卻是無可奈何。首先只是單純的想法,他只是要鞏固皇上對自己的寵愛而已,後來事情演變到騎虎難下的態勢,只有將錯就錯。所以事情剛開始的時候,一定要謹慎小心。那麼這一段的白話,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這一段經文,「誅降戮服,貶正排賢」,老法師說,用佛法上來看,這八個字都是造修羅業,就是喜歡鬥爭,整肅異己,這叫修羅業,嫉妒別人。修羅所造的業,羅剎所造的業,雖然是個人的身分去做,但是他所造的跟修羅道沒有兩樣。所以老法師說,如果任意殺害這些投降的人,這個業造得很大。為什麼?他說,這種人已經失去抵抗能力了,失去抵抗力,你再殺害他,這個業造得就大。不但是個人,對畜生有時候也是這樣,事實上也是這樣。
所以老法師說,世間為什麼會有戰爭?為什麼會有刀兵劫?像我們現在有些地方國家,有些地區、有些國家就會碰到戰爭,有些地方就會有動亂。那小的刀兵劫,事實上就像我們去動大手術一樣,這也是刀兵劫。老法師說,這個都是跟因果報應有關。佛在經上講得很好,要使世間永遠都沒有戰爭,沒有刀兵這些災難,佛講一句話,除非眾生不吃肉,這個怨結才能化解。
你吃了這些眾生的肉,牠不甘心嘛。牠現在沒有抵抗能力,但是牠一轉世,牠變成人了,就來報復了,所謂「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一轉世他有能力的時候,他就來報復了。報復絕對不會報到恰到好處,總是會過分一些,每一次都過分一些,這就不得了,這叫沒完沒了,冤冤相報,永無止境。這以上是老法師對這一段的一個開示。因為時間不夠,所以不能夠來繼續探討下去。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