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59集
第159集

感应篇汇编第15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2/08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三句,【棄..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0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5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59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五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5/12/08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5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三句,【棄法受賂】。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零二頁第二段,我們看經文:
【夫官長。豈第以清白自了哉。又當禁下僚下吏下役之貪。何也。官長耳目有限。其事全操之公門中人。即如常常比較。時時刑罰。其間貧而遭累。冤而負罪。愚而被欺。弱而受制。呼天控地。無可告訴。惟公門中人。下接民隱。上通官情。艱苦孤危之時。扶持一分。勝他人方便十分。寬假一次。勝他人方便十次。若能釋貧解怨。教愚扶弱。無乘危索騙。無因賄酷打。無知情故枉。無舞文亂法。則一日間。可行十數善事。積之三年。有數萬善。人當困阨。誰不知感。神明三尺。寧無保佑。自然吉慶日至。子孫昌盛。如其不然。怨毒之財。得亦非福也。又有窮人無財可騙。從而酷刑。徒損陰騭。積怨何為。無論古昔。即今豪傑之士。潛身衙門中者。亦時祭孤修齋。收葬髑髏。亦有親老家貧。求財養贍。盡是好心好人。誰非孝子慈父。但恐視財太重。或乃陰譴非輕。何如酌財可否。存心方便。稍貶虎威。莫肆狼毒。命裡有時終須有。享福後來必長久乎。中有善信妙人能以此意化導同儕。功德尤無量也。夫為公役者。慣扞文網。習鞭撻。如人業屠相似。積久殺機日盛。生意日微矣。故有初入衙門。猶有心存。老年猾賊。并忘前性。又有自己尚是好人。大眾一攻。竟墜惡道者。故術不可不慎也。其斲喪甚者。狐假虎威。自謂豪傑。作奸不法。爭誇膽智。而不知造惡造業。子孫受之。來生償之。亦何益乎。休論其遠。即觀耳目前。害人過多。索騙過甚。為邑民共側目者。有誰不罹憲網哉。間有持齋誦經。以贖前罪。固亦良心之萌。可解一二。然恃此謂過惡可贖。肆行不顧。則非也。得財不義。布施無益。且懺罪而復造罪。罪益重焉。不如就此作方便。寬貧窮。救冤苦。人知其忠厚長者。則倚仗必多。得財亦裕矣。近有公憲。遠有冥責。思之思之。】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官長』就是古代行政單位的主管官吏,叫「官長」。
『豈第以清白自了哉』,「第」就是它是副詞,就是豈只是,「第」在這個地方做只是這個意思。「自了」就是你自己清白就好了,這個叫「自了」,我們一般叫做自了漢,我們說潔身自愛,你自己顧好就好,不管別人,這個叫「自了」。
『下僚』就是下屬,你的部屬就是「下僚」。
『下吏』,它也是一種像部屬一樣,叫屬吏。
『下役』就是下面的差役。
『官長耳目有限』,「耳目」就是他的左右手,「耳目」就是幫他偵察或是瞭解情況的人,這叫「耳目」。
『即如』就是正像、就像。
『冤而負罪』,「負罪」就是背上罪名,叫「負罪」。
『愚而被欺』,「愚」就是他愚昧、愚笨,忠厚老實這叫「愚」。
『呼天控地』就是極端的痛苦向老天求救,這個叫「呼天」。「控地」,以頭叩地叫「控地」。我們現在就說,這個人突然間趴在地上呼天搶地,我們臺灣的用詞叫呼天搶地,它這個地方叫「呼天控地」,向老天控訴。「控地」就是磕頭,以頭叩地。
『無可告訴』,「告訴」就是沒有辦法向上申訴,這叫「告訴」。
『民隱』,民眾的痛苦。
『上通官情』,「官情」就是官場中的關係人情。
『孤危』就是無助的意思,危急的意思。
『寬假』就是寬容。
『若能釋貧解怨』,「釋貧」,「釋」就是解除、消除。這個地方,「釋貧」的意思就是救濟貧困的人,就是濟貧,這個叫「釋貧」。
再來,『舞文亂法』就是玩弄文字,或者是玩弄法律條文,曲解法律,這個叫「舞文亂法」。
再來,『人當困阨』,「阨」就是困窘、困難。
『徒損陰騭』,「陰騭」就是陰德,《文昌帝君陰騭文》,「陰騭」就是陰德。
『潛身衙門中者』,「潛身」就是說在這個地方,如果按照字面上解釋,叫藏身隱居,就是潛身衙門中的。
『亦時祭孤修齋』,「孤」就是孤魂。「修齋」就是召集會集這些僧人,供齋食、作法事。像清朝孔尚任作的《桃花扇·入道》,他講「廣延道眾,大建經壇,要與先帝修齋追薦。」「齋」是專指僧道或其信徒誦經拜懺、祭祀求福。其實我們講八關齋戒這個齋,正確的解釋,應該是說清淨的意思,「齋」就是清淨的意思,我們講說齋戒齋戒。
『髑髏』就是死人的頭,也可以解釋屍骨叫「髑髏」。
『養贍』就是贍養供給生活所需。
『或乃陰譴非輕』,「或乃」就是或者。「陰譴」,冥冥之中受到責罰,這叫「陰譴」。
再下來『狼毒』就是指敵人的凶狠毒辣,這個地方叫處理案件手段毒辣,叫「狼毒」,我們一般叫狠毒。
『同儕』就是同伴、伙伴。
『功德尤無量也』,「功德」在佛門裡面的用詞,是功跟德。這個「功德」就是跟我們性德相應,什麼叫「功德」呢?在《大乘義章九》曰:「言功德,功謂功能,善有資潤福利之功,故名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名為功德。」《勝鬘經》裡面說,「惡盡」,你惡都斷掉了,叫「惡盡言功」。那什麼是惡呢?貪瞋癡是惡,三毒是惡,我執是惡,法執也是惡,無明也是惡。所以《勝鬘經》裡面講說,「惡盡言功」,你惡都斷掉了,這個叫做功。「善滿曰德」,離一切相,行一切善,三輪體空的善到圓滿,這個「曰德」。「又德者得也」,得到的得,「修功所得,故名功德也」,修功所得。所以我們說藉修德顯性德,性德是本具的,所以菩薩的名稱代表修德,佛的名稱代表性德。
比如說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從梵語翻過來的。佛就是覺也,阿彌陀叫無量,阿彌陀佛叫無量覺。無量覺叫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德能,叫無量光、無量壽。這無量光、無量壽就是我們的性德,光代表智慧,壽代表無量的壽命。因為自性不生不滅,自性沒有生死,所以無量光、無量壽代表自性不生不滅。所以阿彌陀佛代表什麼呢?代表我們的性德。所以一般我們又說,唯心淨土,自性彌陀。那我們現在迷了,我們迷了以後,佛成凡夫,智慧變成煩惱。這個叫做阿彌陀佛,是佛的名稱,名號是性德。
釋迦牟尼佛,釋迦是能仁,牟尼就寂默,能仁寂默。能仁代表什麼?能仁就是慈悲的意思,寂默就代表清淨。所以慈悲跟清淨,釋迦牟尼佛的佛號,代表我們自性本具的性德。這就是佛的名號,代表我們的性德。菩薩的名號代表修德,比如說觀音菩薩,代表你修慈悲行。地藏菩薩代表大願、大孝,這是地藏王菩薩。
這個地方講功德,我們就來探討一下,我們在福德跟功德之間,我們常常會弄不清楚。功德可以滅罪,福德、福報不能滅罪。我們說,《六祖壇經》裡面講說,福不能抵業。所以我們看到有很多富貴人家,很有錢,但是他也有布施,但是他不能夠怎麼樣?他不能夠抵業障。他福報用完了,我們講說祿盡人亡,他就必須要離開人間。
那什麼是功德呢?功德就是我們自性的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五分法身香。那麼在《六祖壇經》裡面,有六祖大師的弟子請示六祖大師,六祖大師的弟子就請示六祖大師說,「弟子見說」,就我們聽說了,「達摩大師代化梁武帝」。我們知道達摩祖師到中國來,是中國的禪宗初祖,六祖大師是第六祖。他首先到達的地方是廣東,後來他見到梁武帝。我們知道梁武帝有供養寶誌公禪師,寶誌公禪師據說他是觀世音菩薩再來的。梁武帝喜歡修福,他也是在家居士身當皇帝,他也能夠講經。中國的吃素就從他開始的,他當時本身吃素,所以全國的僧人就完全跟著他學了,就變成全部都吃素了。
達摩祖師遇到梁武帝的時候,梁武帝因為他喜歡做善事,所以你看做善事的人,他心外求法。他就問達摩祖師說了,問達摩,「朕一生已來,造寺、布施、供養,有功德否?」他說,「朕」就是他自己,皇帝就是「朕」,我一生以來,我造這麼多佛寺,我布施這麼多金錢,供養這麼多僧人,印這麼多經,「有功德否?」我這樣有功德嗎?達摩祖師回答說,「達摩答言:『并無功德』」,就是毫無功德。「武帝惆悵,遂遣達摩出境」,就送客,把達摩祖師送走。這就跟一般人講的一樣,話不投機半句多,兩個不相應。達摩祖師是古佛再來的,他開悟的聖僧。那梁武帝他還是凡夫,凡夫碰到佛,他也不知道對面就是佛。
當時梁武帝跟達摩祖師這一段對話,達摩祖師有跟他開示,達摩祖師一跟他講說毫無功德以後,接著他就馬上講一句,開示一句法語,梁武帝也是聽不懂。他說,「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淨智」就是什麼?我們清淨的智慧。「妙圓」就是什麼?本來俱足,「妙」就是不可思議,「圓」是圓滿俱足。佛有我們也有,如果佛有我們沒有,這就不圓滿,人人本具。
所以他說,「淨智妙圓」,就是每一個人都具有這個清淨的自性。「體自空寂」,自性的體誰見得到呢?「空寂」就是清淨的意思,所以實相是無相無不相,你覓那個心體了不可得,但是它作用恆河沙。就像鏡子的照性,你走過去,胡來胡現,漢來漢現。男生走過去它照男生,女生走過去它照女生。你在那個鏡子的鏡面上,去找它的照性,你找不到,但是你走過去它就現相。所以照性在哪裡呢?照性在相上,在作用上。所以「淨智妙圓,體自空寂」,我們這個清淨的自性,它是無相的,它的作用就無不相,妙有,無相就真空,就講我們這念心是真空妙有。
所以達摩祖師跟他講說,「淨智妙圓,體自空寂」。我們要開悟,我們要明心見性,我們要見到這個自性,像這樣的功德,「如是功德,不以世求」,不是去心外求怎麼樣才可以開悟,不是。你放下執著,你就出三界。你放下分別,破一品根本無明,證入一真。所以像這樣的功德,「如是功德,不以世求」,不是說你在世間要做多少善事,你才會變為得到這個智慧,不是。你只要做到《金剛經》裡面講的,離一切相,行一切善,那個就是功德,你所做那個善事就是功德。所以一般叫做三輪體空,沒有布施的我,沒有布施的物品,沒有布施的對方,三輪體空。或者說不住相,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也可以,或者說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不住相布施,你就可以見到功德,就會跟功德相應。
所以當時「武帝惆悵」,就把達摩祖師送走了。「未審此言」,那麼六祖大師的弟子就問六祖大師說,我們不瞭解這一句話什麼意思。他說,毫無功德,「并無功德」,「請和尚說」,他請六祖大師開示。「六祖言」,六祖大師就說了,「實無功德」,他說,真的沒有功德。「使君勿疑」,他說,你們不要懷疑。「達摩大師言武帝著邪道」,他說,達摩祖師說梁武帝著邪道就是什麼?著邪道就是,邪不是他中邪了,不是這個意思,心外求法叫做心邪。你心邪掉,你不是向內求,你是向外求,這叫心邪,所以叫著邪道,不是他著魔叫著邪道。
「不識正法」,他不知道什麼叫正法,什麼叫正法?正法就是清淨。所以我們講說正法久住,什麼叫正法久住?你跟佛陀相應,你跟般若相應,就是正法久住。如果你勤修戒定慧,那佛陀就住世了,釋迦牟尼佛現在還住世,對你來講還是正法,為什麼?因為你勤修戒定慧。那如果你沒有勤修戒定慧,你是造貪瞋癡呢?那佛就滅度了,那就是末法,對你來講是末法,為什麼?因為你不修戒定慧,你是造貪瞋癡,那佛就滅度了,滅度的意思就是佛就圓寂了,那你就是末法的眾生。
所以六祖大師說,「實無功德,使君勿疑」,你們不要懷疑,因為梁武帝不知道什麼叫正法。「使君問」,六祖大師的弟子就問了,「何以無功德」呢?他說,為什麼沒有功德呢?六祖大師說,「和尚言:『造寺、布施、供養,只是修福。』」所以你現在捐款去建佛寺,你現在布施啦,送米到佛寺去,或是去打齋,這都是修福,只是修福而已,得到福報。
你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智慧,得聰明智慧,無畏施得健康長壽。健康長壽跟聰明智慧跟財富,這個都是世間人想要的東西,你想要長壽,你想要有錢,那就是福。但是福它是真的不能夠抵業,天災來了、水災來了、地震來了,那你福報有什麼用呢?地震來了,錢全部都化為烏有,戰爭一來的話,錢都化為烏有。共業中有別業,有不共業。
所以六祖大師說,「只是修福,不可將福以為功德」,你不能夠把這個福當成功德,一般人都把福當成功德,說我在修功德。六祖大師說,「功德在法身」,法身在哪裡?我們這個自性有清淨法身佛、有圓滿報身佛、有百千億化身佛,我們一般叫做一體三身佛,在哪裡?在我們自性裡面。釋迦牟尼佛開悟以後,就證得這一體三身佛。我們大經裡面講的體相用,體就是清淨法身佛;相,圓滿報身佛;用,百千億化身佛。
所以六祖大師說,「不可將福以為功德。功德在法身,非在於福田。」所以你開悟以後,你破了根本無明,你證法身,你功德就顯露出來了,那功德是可以滅罪的。淨空老法師壽命只有四十五歲,他講經功德,他講經成就的功德,他有得到這個福報,所以他能夠延壽,到今天八十九高齡。老法師說他命中只有四十五歲的壽命,為什麼?他功德可以滅罪,他不是去抵罪,他是滅罪。因為老法師他能夠跟戒定慧相應,他貪瞋癡慢疑就斷掉了。
六祖大師說,「功德在法身,非在於福田」。「自法性有功德」,自己的法性,自己的自性裡面有功德。「平直是德」,「平直」就是平等心,我們說直心就是道場。「佛性外行恭敬,若輕一切人,吾我不斷」。六祖大師說,你雖然有佛性,可是你對外,你對人家,如果你能夠開發佛性,你對外一定可以行恭敬心,就是「佛性外行恭敬」。
但是如果你輕視一切人,六祖大師說,為什麼他說「若輕一切人」呢?梁武帝在問達摩祖師說,我有沒有功德?我蓋這麼多佛寺有沒有功德?達摩祖師說,沒有功德,梁武帝就送客了,這叫做什麼?「若輕一切人」,他沒有恭敬心,他真正能夠跟戒定慧相應,他一定恭敬。所以有些人雖然他學佛,但是他對人會傲慢,他修的是福報,所以老法師說,八萬四千法門統統是修福。你要破了我執,破了法執,破一品根本無明,你才會見法身,那才是功德。
所以六祖大師說,如果你輕視一切人,「吾我不斷」,那表示那個人我執很重,「吾我」就是自我很重,「吾我不斷,即自無功德」,就沒有功德。「自性虛妄。法身無功德」,什麼叫「自性虛妄」?自性迷了叫虛妄,你自性迷了以後,法身就沒有功德了,因為法身就是什麼?法身就是被無明障住了,那就見不到功德了,「法身無功德」,念念行平等直,平等真,「德即不輕」,如果你念念都能夠行平等真心,你德性顯發,你就不會輕視別人。「常行於敬」,對人就可以恭敬。所以六祖大師怎麼解釋功德?六祖大師說:「自修身即功,自修心即德。」你看,你現在這個身體,你清淨自己的身口意,你持戒、念佛、修六度,再清淨你的身口意,這叫自修身,把你的身口意修清淨,這叫自修身。
六祖大師說,「自修身即功」,就是有功。「自修心即德」,你把你內心的貪瞋癡慢疑,妄想、分別、執著斷掉了,就是德。所以「自修身即功,自修心即德,功德自心作」,功德不是去外求的,在自心裡面開顯出來,叫「自心作」。「福與功德別」,這就是這裡講的,福跟功德的分別在這裡。「武帝不識正理,非祖大師有過。」梁武帝不知道什麼叫做正理,什麼叫開悟自性,他不知道,所以不是祖師的大德,「祖大師」就是達摩祖師,有什麼過錯,沒有。這是講到「功德尤無量也」,我們把功德解釋一下。
再下來『慣扞文網』,「慣扞」,「扞」就是觸犯,跟那個犯罪的犯是一樣的意思。「文網」就是什麼?「文網」就是法網。「慣扞文網」就是觸犯法網,法網就是法律。
『生意日微矣』,「生意」就是生機,這個地方講的叫憐憫心。
『猾賊』就是奸詐、殘忍、狡猾,奸狡殘忍。
『大眾一攻』,「攻」就是攻擊、進攻。這個在《易經》裡面「繫辭下」講,「愛惡相攻而吉凶生」,你人一旦有愛惡心的時候,吉凶馬上就立判,你只要生一個愛惡心出來以後,好事就變成壞事了,「吉凶生」。
再來『故術不可不慎也』,「術」就是思想、念頭。
『斲喪』就是摧殘、傷害。
『爭誇膽智』,「膽智」就是膽識跟智謀。
『邑民共側目』,「邑民」就是州縣的百姓,「側目」就是斜目而視,形容憤恨,就是大家非常憤怒,這叫「側目」。
『不罹憲網』,「罹」就是遭受,「憲網」就是法網。
再看五百零五頁,『公憲』就是國法。
『冥責』就是,「冥」就是陰間,「責」就是處罰,陰間的處罰。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當人家長官的人,或是當官長的人,怎麼可以認為自己操守清白就可以了呢?你應該要禁止你的屬下的幕僚、官吏、僕役,你應該禁止他們去貪汙,禁止他們貪汙,為什麼?因為當官長的人,他耳目是有限的,而且像裁決這種事情,它的權限都操在衙府中的人手中。也就是說在裁決事情的權限,大部分都是官長的下屬,所以在衙府人的手中。所以像平常就要常常比較,時時刻刻要去關心刑罰案件,看看其中有沒有貧窮的人遭受拖累,或者因為冤枉而背負罪名,或者因為愚魯,就是愚笨,或是忠厚老實而被欺負,或者因為弱勢而受制於人。這些人他們心中都非常地悲痛,「呼天控地」,求訴無門。這個地方我們告一個段落。
「無可告訴」,這個地方這一段主要講,你不能夠只有自己清白,當官長的不能夠只有自己清白,你還要把你的下屬,都要能夠讓他們也能夠清廉,這樣才是好的官長。所以你要去注意那個案件是不是有冤屈的,有被欺負的,等等這些的內容。所以要怎麼做一個官長呢?在《群書治要》裡面有講,包括你要做一個國君,你要做一個縣長,甚至你要做一個省長,或者你做一個局長,或是做一個公司的董事長,《群書治要》都可以適用。
《群書治要》裡面講,「古之賢君,飽而知人之飢,溫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勞。」它說,真正好的國王、好的長官,如果在企業上來講就是好的董事長,他怎麼做呢?《群書治要》裡面講說,「飽而知人之飢」,你吃飽了,你還會想到你的部屬有沒有吃飽?有時候你要去體會你的下屬,比如說你的司機送你去吃飯,那你要問司機吃飽了沒有?你要幫他準備一份便當給他吃,這叫「飽而知人之飢」。你當長官的,你要知道老百姓會不會飢餓?你吃飽了,老百姓會不會飢餓?物價現在飆漲,物價高漲,你曉不曉得民眾的苦啊?他買得起嗎?這個叫做「飽而知人之飢」。
「溫而知人之寒」,你自己過得很舒適、很溫暖,那你曉不曉得別人呢?也就是民眾的這個苦呢?寒冷,這叫「溫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勞」,你在那邊享受,在那邊舒適,那你有沒有去想到別人或是你的下屬的辛勞呢?局長都在辦公室吹冷氣,出去都有車子,有人開車,那你的部屬都在街頭在服勤,日曬雨淋,你有沒有去體恤他們的辛勞呢?「逸而知人之勞」。你要想到老百姓的苦、你的部屬的苦,這樣才是一個好長官、好官長。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惟公門中人』,只有在衙府中工作的人,他向下才能夠接受、瞭解民眾的隱情,「民隱」就是民眾的痛苦。對上,他就可以通報給上面的長官。如果能夠在人家艱苦危急無助的時候,你能夠幫助他一分,扶持他一分,就勝過別人方便幫他十分。你寬容原諒他一次,勝過其他人方便原諒他十次。如果官方的人能夠幫助人,救濟貧窮,解除怨恨,教導愚癡,扶持弱小。沒有乘人之危,或者索賄欺騙的事情,沒有乘人之危或是索賄欺騙的。沒有因為他沒有給你賄賂,你就嚴刑拷打,這在古代會有,不要因為他沒有給你賄賂,你就給他施行嚴刑拷打。不要知情而故意冤枉人,不要賣弄文章,賣弄法律條文以違法亂紀。如果你能夠做到這樣的話,你在衙府中的人,如果能夠做到這樣的話,你在一天當中,你就可以做十多件的善事。你這樣積累三年,就可以做數萬件的善事。所以我們說衙門,人在公門好修行就是這個道理。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人當困阨」,人在遇到困苦危險的時候,他受到幫助,有誰不知道感恩呢?我們要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在頭上三尺的神明,祂怎麼不會保佑你呢?當然『自然吉慶』,吉祥好事每天都會到來,而子孫就會昌盛。如果你不是這樣做,『如其不然』,如果你不是這樣做,『怨毒之財』,恐怕人家因為怨恨,不高興給你錢,這叫「怨毒之財」。你拿他的錢財,都是他充滿了怨恨,這叫「怨毒之財」。就算你得到這樣別人給你賄賂,你得到這個錢財,『得亦非福也』,你得到這個財也不是福氣啊,恐怕有災禍啊,禍到臨頭。
另外一種就是『又有窮人』,他沒有錢可以讓你騙,因為拿不出錢財給你索騙。你就給他嚴刑拷打,『從而酷刑』,這樣只有暗中損害你自己的陰德而已,你又何必去結怨呢?『積怨何為』,你又何必去結怨呢?
所以當官的人,就必須要怎麼樣呢?要在積陰德,怎麼積陰德呢?在《群書治要》裡面有講,「與殺不辜,寧失不經。」這怎麼解釋呢?這《尚書》裡面講,它說,「與其妄殺無辜」,你給他嚴刑拷打,這叫做妄殺無辜,「寧可犯不依常法的過錯」。可能上面會責怪你說,你依法執行,可是你萬一妄殺無辜呢?它說,「與其妄殺無辜」,不如犯不依常法的過錯。也就是說,你處理案件要體現仁政,尤其是司法的官吏,你要存心仁善、仁德,要避免冤獄。
好,我們再看下面:
不論古代,古時候或者現在的豪傑之士,他置身在衙門中做事的人,有時候也常常會怎麼樣呢?他也會祭祀孤魂,或者設壇修齋消災祈福,「收葬髑髏」,或為暴屍在野外的髑髏收葬。也有家庭因為貧窮,無力撫養老人,「親老家貧,求財養贍」,就是說幫他們爭取財物來撫養。就比如說你當官的,這一段主要是講你在公門裡面,除了你能夠積陰德以外,另外你也可以在衙門裡面怎麼樣呢?「亦時祭孤修齋」,就是說,比如說我們臺北地方法院就有一群檢察官跟法官,他們一年會舉行一次的三時繫念法會,請悟道法師去主持,那為什麼這樣做呢?因為那些法官跟這些檢察官他們也認為說,因為法院嘛,就總是會判死刑,他們抱了一個悲憫的心,所以他們每年一年一度都會舉行三時繫念法會。他們平常中午都有共修,他們會誦經共修,這個是我知道的臺北地方法院。
比如說像我們臺北的中華電信公司,他們裡面有一群員工、同仁,我記得他們就組成一個念佛會。每天中午利用十二點半到一點半之間,他們不休息,他們有學佛的或是喜歡誦經的,他們就會聚集在一個辦公室裡面,長官就給他們一個辦公室,他們在裡面,他們就會誦經共修,有人在領眾。然後他們都會常常捐款做善事,比如說打齋啦,或者舉辦法會啦,或者供僧啦,都會做這種善事,或者印經。這個叫做在衙門中,他也可以「祭孤修齋」。我所知道有些地方都有,但有些地方它就排斥,它不讓你成立這個共修。
那麼有些「收葬髑髏」,就是什麼?比如說你從事警察工作的,或者你在市政府裡面工作的,那你一定會發現有很多,比如說獨居老人死掉了,他沒有子女。有很多派出所的,或者有很多警察人員,他們常常會怎麼樣?會自掏腰包買棺木、棺材,「收葬髑髏」。
比如說我講一個因果故事裡面,在臺中火葬場,開一個洗車場的叫陳嵢鎮。他有一天作夢,就夢到臺中殯儀館有一個老菩薩給他託夢。這陳嵢鎮本身很老實,他開洗車場的,他都僱用一些智能有障礙的這些人,我們臺灣叫做智能不足的這些人,他們開了洗車站,叫陽光洗車站。殯儀館裡面就有一個老菩薩冷凍了九百天,因為她長子死掉了,二兒子通緝犯,女兒沒有錢可以給她埋葬。所以她就變成我們一般叫做無主,沒有人來認領的這叫無主的屍體,就會冰凍在殯儀館裡面。她一共冰九百天,九百天她冰得很冷。我們靈性是不滅的,我們雖然肉體死了,但是我們的靈性是不滅的。我們的靈性也有見聞覺知,迷了以後就變成色受想行識。
她就給殯儀館隔壁的洗車場的這個老闆陳嵢鎮,她給他託夢。她說,我很冷啊,我很苦啊,都沒有人給我祭拜。陳嵢鎮在夢中看到她,她說,這位老婆婆自稱姓黃,她說叫黃婆婆,她八十八歲。她夢中都跟他講,八十八歲,她說,我八十八歲,她說,你去幫我找一個臉胖胖地、圓圓地,戴眼鏡,帶有一點官位的,講這三個條件。第一個臉胖胖地、戴眼鏡,她特別跟他講戴眼鏡。所以我們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十目所視,十手所指」,「人間私語,天聞若雷」,人間講悄悄話,天上像打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你在房間裡面講悄悄話,幹壞事,你以為人不知鬼不覺,神的眼睛像電一樣,啪就看到了,「神目如電」。因為我們人只有肉眼,你不知道天人他們有天眼,天有天眼。
結果有一天,洗車場這個老闆陳嵢鎮就到臺中協和派出所,因為要裝備檢查,那警察叫他把車子牽去洗車,警車去洗車。他一到派出所,到協和派出所,就看到副所長林騰瑜,他嚇一跳。因為林騰瑜長得臉胖胖地,臉大概也是圓圓地,然後戴眼鏡,他是當官嘛,他是副所長,當官。他一見到他就說,诶,好像黃婆婆夢中說的是你。他就跟他講了,他說,我作了一個奇怪的夢,他說,她冰在臺中殯儀館冰了九百天,她叫我去找一個臉圓圓、戴眼鏡、帶一點官位,會不會是你林騰瑜?林騰瑜說,有這個事嗎?他說,你去查看看嘛。林騰瑜就到臺中殯儀館去查,果然有一位老婆婆姓黃,叫黃阿婆,八十八歲,冰了九百天,沒有人給她收屍、埋葬。林騰瑜就去募款了,向善心人士募款,就募了三十萬臺幣,就把她的大體把她火化,入骨灰塔。結果那個冷凍費八十萬還沒繳。
林騰瑜他大概做好事升官了。他就升官以後,大概忙了嘛,因為到新單位忙,就八十萬塊的冷凍費,就沒有去把它解決。這黃阿婆就託夢給陳嵢鎮說,欸,你跟他講,不要他只顧著升官,把我的事情都忘記呢。升官她也知道,對不對?後來林騰瑜嚇得趕快跑去她的靈堂跟她講,他說,欸,黃阿婆,妳不要這樣啦,妳的事情我一定好事做到底,一定給妳辦好。後來林騰瑜就去找議員幫忙,找臺中市市長,把這八十萬塊的冷凍費,冰凍的冷凍費把她免除掉。
所以黃阿婆有跟陳嵢鎮託夢說,我好冷,我好冷。所以為什麼她說,我好冷,我好冷?她還有執著嘛,她中陰身嘛。中陰身就是這一世死掉以後,到下一世還沒有去投胎以前,這個叫中陰身。她見聞覺知還在,她也講說沒有人給她祭拜。所以這個地方講「收葬髑髏」,可以用這個故事來做解釋印證。你在公門裡面,你碰到這個事情,你也可以去把它做。「髑髏」就是收他的屍骨把他埋葬。
或者是「亦有親老家貧」,你看到有很多獨居老人,沒有子女的,他可能沒有飯吃啦,有很多社工可能發現,或者很多專門在關懷老人的人,他都會送便當過去給他們吃,或是送熱食,這叫「親老家貧」。你有可能募一筆款項,讓他來養活他的生活,叫「求財養贍」。這些都是有善心的好人,誰不想當一個孝子或是慈父呢?但恐怕都把錢看得太重,善事做不出來,冥冥之中是要受到上天的譴罰,那可就不輕了。「誰非孝子慈父?但恐視財太重,或乃陰譴非輕」,就是如果你在公門中裡面的人,你要有這種心,去做這些好事,誰不想當孝子慈父。但是可能就是因為他家裡貧窮沒有錢,或者錢看得太重,這樣可能會受到上天的「陰譴」,就是祂會去懲罰。
「何如酌財可否,存心方便,稍貶虎威,莫肆狼毒。」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你在當官的,你想要幫助這些家裡貧窮的老人,你不如就斟酌自己的財力,你能不能有這個能力?你存個善心,行個方便,給人家方便。你不必要靠著你的官威去威嚇人,來毒害人們取得這個財物。
這一段主要是講說,你去幫助別人,幫助這些貧窮的人,你把你自己的官威稍微放下一點,「稍貶虎威」就是你稍微放下一下你這些官威,你不要動不動就去做這種威嚇人的事情,叫做「莫肆狼毒」。你要去跟他索財,『命裡有時終須有』,你命裡註定有福報,就會有,不是靠這個非法的手段去取得。這樣所得的福報,它說,『享福後來必長久』,就是你命裡有的你才會有,你得到命裡面有這個福報,它才會長久,這個意思。
官僚中如果有善良的人,能夠用這樣的善意來教化開導同仁,這個功德就是無量無邊,功德就無量無邊。這裡面有講說,「命裡有時終須有,享福後來必長久」,它的意思是告訴你,當官的你不要去索賄、去接受賄賂,得到那個不義之財。那個不義之財就算說你命裡有的,你不去索這個賄賂,你一樣有這個福報,你索這個福報反而會有災禍。
「命裡有時終須有」,這個老法師有開示,老法師特別解釋財富的道理,老法師說,財富是你命裡有的,你不用去爭。這裡講說,你不要去索賄,你不要去爭。你命裡有的,丟都丟不掉,你丟都丟不掉。命裡沒有的,你就算去爭、去騙、去索賄,你也爭不來。所以你要怎麼樣呢?如果你不懂這個道理,你要跟人家競爭,那豈不是很冤枉嗎?《了凡四訓》把這一樁事情講得很清楚、很透澈、很明白,把《了凡四訓》多看幾遍,你就會恍然大悟,以後你活得不會那麼辛苦,就比較容易放下來。
很多人,尤其在官場裡面,他利用機會營私舞弊。像我們最近,我們臺灣的某一個市的副市長,也當得很大啦,當到副市長,院轄市的副市長,直轄市的副市長。诶,他利用怎麼樣呢?利用那個廠商給他邀宴,廠商請他吃飯,就是那個社區要都更,請他幫忙,他就索賄,怎麼索賄呢?他透過他的好朋友,就是中間會有一個媒介的人來傳達訊息,來通風報信。他就透過那個中間,這我們一般叫白手套,我們臺灣的法律名詞叫白手套,廠商就透過那個白手套把錢送進來。
他怎麼送進來的呢?他女兒結婚的時候,他叫他送了好幾條黃金,大概價值臺幣二十幾萬。然後他把他的兒子跟他的一個親戚,安插到那個白手套的公司領乾薪。多少乾薪呢?一個人領三萬塊臺幣,兩個人領六萬,這等於間接賄賂。就我沒有跟你收紅包,是我兒子跟我的親戚到你公司去上班,你付給他薪水,其實是沒有做事,領乾薪,我們臺灣叫領乾薪,就沒有做事情領薪水,這個變相賄賂。他以為人不知鬼不覺,所以他現在所拿的,他兒子跟他親戚所拿這六萬塊,每個月的薪水,跟他女兒結婚所拿的二十萬的黃金,這都是他命裡有的。
所以老法師說,命裡有的,丟都丟不掉;命裡沒有的,你爭來的還是一樣,最後觸犯法網,你最後丟了工作,接受法律的制裁,鋃鐺入獄。所以老法師說,你懂得業因果報,就是現在人所說的創造財富,有能力懂得財富的道理。人家命裡頭為什麼會有財呢?佛經上講得很清楚,財布施,他過去生中,他財布施多,所以命裡的財庫非常充實。命裡有財庫,無論從事哪個行業,財源滾滾而來,不用競爭自然就來了。來了以後,除了自己生活上必須要用的受用以外,其餘去幫助一些苦難的人,要懂得布施。
你要是真的會布施,熱心的布施,無條件的布施,那你的福報可不得了。老法師說,可不得了,你命裡有的財富會倍倍在增長。因為你是無條件的布施,你命裡有的財富,就會倍倍在增長,你的財富就會愈發愈多。我的好朋友裡面,也有很多富貴人家,他真的很喜歡布施,不管是基督教的、天主教的、佛教的,不管是大學要獎學金,不管是孤兒院要送錢、要送米,他全部都做。
我認識的就是昇恆昌公司的江松樺董事長,那行善真的是已經到三輪體空了。所以有一次他接受一個國外的很高的團體頒一個獎給他,我就看到記者在訪問他說,江先生,你布施多少錢?江先生說,我沒有錢的概念,你問我布施多少,我講不出來。他說,我真的已經無條件的布施,你問我布施多少,我怎麼講得出來呢?他是無條件的布施。老和尚講說,他的財富是倍倍在增長。這叫命裡有時終須有,你必須要去明白這個業因果報,你要去瞭解財富怎麼來的。老法師說,你財富,就命中有這個財庫,你做什麼都賺錢,命中沒有財庫,做什麼都賺不到錢。
那麼在官府當差役的人,已經習慣在訟狀,就是在法律條文上賣弄文章,就「慣扞文網」,喜歡玩弄法律條文,習慣來鞭打犯人。就好像說那個以屠殺為業的人一樣,他日子久了以後,心中的殺機是愈來愈重,心中仁慈的生機就愈來愈少。所以剛剛進衙門的時候,當官吏的時候,剛剛進衙門當官吏的人,還存有一點良心,『猶有心存』,就是他還很善良,有一點良心。但是到老年的時候,就變成老奸巨猾了,「老年猾賊」,就是老奸巨猾了,忘記以前所具有的好心性。
又有一些官吏差役,自己還是一個好人,但受到大眾的攻擊以後,就把持不住,跟大家同流合汙而造惡了。所以對自己的心術,不可以不謹慎。那些喪盡天良的人,經常『狐假虎威』,自己以為是豪傑志士,盡是作奸犯科。在惡行上爭相誇讚,比賽膽識,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造惡業,讓子孫去受惡報,自己來生還要償還這個前債,這又有什麼益處呢?
暫且不論,暫且不要去談論將來如何,就看目前,被他所害的人太多了,『害人過多,索騙過甚』,被他索取欺騙的也太過分了。這些行為被縣民所共同憤怒,所共同嫉視,嫉就是憤怒,到後來有哪一個人不遭到國家法律的制裁呢?其中有些人他收了賄賂以後,他自己本身良心不安,所以他就用『持齋誦經』的方式,希望來贖以前所犯的罪過。這固然是他良心已經有所發現,可能會化解他的業報的一二分。但是如果認為依靠這樣的做法可以把罪惡贖回,可以贖回過多的罪惡,對於所做的非法,一點都不懺悔、不悔過,那這樣就大錯特錯了。
要知道你用不正當的方法,所得的錢財拿去布施,就『得財不義,布施無益』,那麼你所去做布施的是沒有助益的。而且懺悔之後又要再造罪業,罪業就會更加深重。不如衡量自己的情況,方便行善事,寬待貧窮的人,解救冤枉受苦的人。人家知道你是忠厚老實的長者,信賴你的人自然就會很多,所得的錢財也就充裕了。在近處,有國家法令的制裁;在遠處,有地府的譴責,「冥責」就是地府的譴責。所以官吏在行事的時候,在做事的時候,要好好地去思慮,要好自為之。
我們看這一段裡面,這一段我們做一個結論,這一段主要都是在講公門中要怎麼去修行。老法師對於這一段,老法師有個開示,老法師說,聰明人要有前後眼。老法師說,早年他跟李炳南老師在修學的時候,李炳南老師常常提醒他們,提醒淨空法師他們,他說,聰明人要有前後眼,就是你眼睛看前面,也要看後面,叫前後眼。
李老師說,聰明的人要有前後眼,這是什麼意思呢?前後眼就是你能看到古人,能看到未來,這叫前後眼。吸取古聖先賢的教誨、經驗,認真修行,創造美好的將來,這個人才算是個聰明人。決定要相信因果報應,善人決定得善果,惡人決定得惡報,善惡果報絲毫不差,千萬不要看錯。惡人今天他享福,好像因果是假的。因為你看到惡人他沒有行善,那他怎麼會享福呢?所以你就認為因果是假的,這叫做惡人得善報。所以你就認為說因果是假的,沒有因果存在。那個善人,那個人心地善良,可是他過得非常清苦,這好像是跟因果完全相違背。
老法師說,這是什麼原因?這叫做惡人善報,善人惡報。老法師說,這是什麼原因?因為我們只看眼前,我們只看到現在,沒有看到過去。如果是說惡人善報,過去生這個惡人,他可能也有積善,今天他這個善的因緣成熟了,所以得到這個樂報。他現在所造的這個惡,將來一定會受惡報。那麼善人得惡報,他過去生所造的惡,今天緣成熟了,所以他受惡報。
老法師說,因為我們只看到現前,我們只看到現在,沒有看到過去。因為我們人有隔陰之迷,我們也沒有看到未來,我們只有很狹窄的這一段,被我們看到了。這個人過去生中所修的大福報,在這一生所造的惡業很多,他現在享受的是過去生的福報,還沒有享完,繼續在享受,是這個意思,這一世所造的惡還沒有報。我們這樣明白了,這一世所造的業因來世報,因果它是通三世。這一世造善業沒有得善果,但是他要能夠堅持,再苦、再難,還是要積善、要修德。老法師說,好,他過去生中沒有修福報,沒有善行,沒有福報,這一生得到的苦報。但是這一生行善,來生的福報好,善果在來世,一定要懂得。要不然,為什麼這個世間有人富貴、有人貧賤?好像老天待人不平等。這個事情,實際上跟老天不相干,都是眾生自作自受,這個道理一定要懂。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耿九疇。為兩淮鹽運司。廉名大著。嘗坐水傍。一童子曰。水之清。 不如使君之清。天順初。欲舉廉介之仕。以風天下。召用為都御史。後為尚書。子裕。遵父教。世守清修。亦官太子太保。吏部尚書。】
我們看字句解說:
『耿九疇』,他是明朝河南人。他是明朝永樂年間的進士,擔任給事中,給事中就是負責掌管規諫,侍從規諫,稽察六部的弊案、弊誤。他耿九疇本身很有清望,他的操守很有名望,很有清望,就是他非常地清廉。後來正統年間,他出任『兩淮鹽運司』,這是「耿九疇」。
「兩淮」就是指江蘇省長江以北,淮河南北的大部分地區。
『鹽運司』是鹽運使,主要是產鹽區,主要管產鹽區的鹽務的事情,叫做「鹽運司」。
『著』就是很有名。
『童子』就是小孩子。
『使君』就是對人的尊稱。
『天順』就是明英宗他的年號。
『舉』就推薦。
『廉介』就是清廉耿介。
『仕』就是引申為職位的意思。
『風』就是教化、宣告。
『都御史』就是專糾,專責糾彈,糾劾百司,辯明冤枉,提督各道,為天子耳目風紀之司,這是「都御史」。
『尚書』就是在隋唐的時候,中央首要機關分為三省,尚書省是其中一個。他的職權很重要,在六部尚書裡面他掌政務。六部尚書,六個部裡面等於國務大臣,以中國來說叫做國務大臣,這「尚書」。
『裕』就是耿裕,就是耿九疇的兒子,他跟他爸爸一樣很清廉。
『清修』就是操守廉潔。
『太子太保』是專門照顧太子的身體,負責太子體育的官,這叫「太子太保」。
『吏部』就是以前官制的六部之一,他負責就是主選舉祭祀,後來又改為選部,專責任免、考課、升降、調動,這叫「吏部」。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的耿九疇,他擔任兩淮的鹽運司,他廉潔之名人人都知道。曾經坐在水邊,有一個童子就說了,水很清澈,但它不如你的清廉。在明英宗天順初年,皇上要推舉廉潔的官員以宣告天下,所以就下詔任用他當都御史,後來又當了刑部尚書。他的兒子耿裕遵守父親的教導,一生以清修為守,後來官當到太子太保,以及吏部尚書。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樊光。為交趾郡佐。在廨視事。忽風雷大作。光及男并犬。俱震死。妻於霆擊之際。見一道士。撮置其身於別所。遂得免。人問其故。妻曰。曾有二人相訟。同繫獄。無理者。納賂於光。光即出之。有理者。大被拷掠。抑令款服。所送飲食。光悉奪與男并犬食之。其囚餓將死。聞於獄內。披髮訴天。不數日間。遂有此事。】
我們看字句解說:
這個『交趾』是在,交趾郡是西漢那時候設置的,它的轄境相當於現在越南的北部地區,後來改成交趾郡,大概是今天越南的河內市,這是「交趾」。所以在越南北部,以前是屬於中國的一個國土。
『郡佐』就是郡守的佐貳。
『廨』就是官舍、官署。
『視事』就是辦事、辦公。
『男』就是兒子。
『霆擊』,「霆」就是迅雷霹靂。
『撮置其身於別所』,「撮」就是以三指取物,用三個手指頭抓東西叫「撮」,抓取。
『繫獄』就是囚禁於牢獄。
再來,『光即出之』,「出」是釋放。
『拷掠』,鞭打刑求,這叫「拷掠」。
『抑』就是冤屈。
『款服』就是伏罪、招罪,罪人自供實情而願伏罪,這叫「款服」。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樊光在當交趾郡郡佐的時候,有一天在官署裡辦公,忽然雷雨大作,樊光跟他的兒子以及狗都被雷打死。他的太太在打雷的時候,看到一位道士打扮的神仙將她的身體移置到別的地方,才免於雷擊。有人問,什麼原因呢?他的太太就說了,她說,曾經有兩個人來府打官司,一同都下獄。無理的那個人向樊光賄賂、行賄,樊光就把他釋放了。有理的那個人被嚴刑拷打,並命令他自己招供,所送給他的食物全被樊光拿來給他兒子及狗吃。那個囚犯在快餓死的時候,有人看到他在牢獄內,披頭散髮向上天訴苦。過不了幾天就發生了這件事情,就樊光被雷打死,有吃到食物的那個狗也被打死,他的兒子也被打死,這叫共業。這一段裡面給我們一個啟示,就是業因果報絲毫不爽。
老法師說,我們殺害這些眾生,你看他,他不僅是拷打他,最後讓他活活地餓死。事實上,也是樊光把他殺害的,把他殺死的。老法師說,我們殺害這些眾生,佛法裡面告訴我們,這個源頭,其實還不是佛法裡面講的,古老的印度婆羅門說六道輪迴,佛經上同意這樣的說法,佛在《楞嚴經》裡面講,「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你把這隻羊殺掉了,你吃了牠,羊死了投胎,牠又到人間來,牠做人了,牠做畜生的那個罪業受完了,牠又回來人道了。人殺害這一切眾生,死了以後就去變畜生,人死了就變成羊,這一生你吃牠,來生牠來吃你,冤冤相報,生生世世,沒完沒了,這個事情麻煩多了。
老法師說,這個事多麻煩,所以佛在經上告訴我們,對這些小動物,看到的時候要生憐憫心,牠為什麼會投這種胎呢?過去在做人的時候,他造的罪業太重了,只是你現在看到這些小動物,你要去憐憫牠,比如說蟑螂啦,比如說老鼠啦,比如說貓啦、狗啦這些小動物,你要憐憫牠。牠為什麼投這種胎呢?因為老法師說,過去牠在做人的時候,他造的罪業太重,如果殺害生命太多,會得什麼樣的果報呢?這都是經上說的,像水上的蜉蝣,在水上走來走去的小蟲,那個小蟲的壽命很短,只有幾個小時而已,死了以後又投胎,一天要生死好幾次,不知道到哪一輩子你才還得完。你殺害多少眾生,你就要做多少番的生死,你才能夠還得了債。這還不算還債,這只是消你的罪業,罪業消了以後還要還債。經上講,你吃牠半斤,你還要還牠八兩,還債,欠命的要還命,欠債的要還錢。你說多痛苦?迷惑顛倒,沒有智慧,幹這種傻事,這不能做。
老法師說,不幸遇到這些災難來的時候,我們在災難當中死去,沒有罪。一個災難來了,好人、惡人同歸於盡。有人看到以後就不服氣,那個人很好,他為什麼受這種難呢?那個人是個壞人,應該的,他會有這種想法,他說,那個人是好人,他為什麼也要死掉?那個人是壞人,他是應該要死的啊,一般人都會有這種想法。其實老法師說,這是感情用事,因為你不知道真相嘛,你不知道過去生的因果嘛。
真相是什麼呢?老法師說,一起遭難它是共業,可是死了以後去的地方不一樣,這叫別業。共業中有別業,有不共業。念佛的人,他在災難當中,他過世了,他到極樂世界去,好事,不是壞事。不是學佛的人,一生行善積德的人,他在災難當中死了,他升天。修的善福少一點,他又到人間來了,他又去投胎了,到人間生到富貴之家,比這一生一定要好,不是好事嗎?造作惡業的人他到三惡道去,公平得很。老法師說,公平得很,看看,真看清楚了,看明白了,老法師說,你才真正相信業因果報絲毫不爽。
就像剛才我們看這個樊光,那個有理的沒有送錢,他把他嚴刑拷打,又叫他招罪。最後人家送來的食物,他給他兒子跟狗吃,最後三個,他跟他兒子跟狗統統被雷打死。這叫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吃人家半斤,還人家八兩。他吃,連那個狗吃都要被打死,這叫吃人半斤,還人家八兩。這個是這一段。
最後我們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於這一段「棄法受賂」的開示。老法師開示的第一段,第一個,老法師說,註解裡面,從這一句開始,就從「棄法受賂」開始到「見殺加怒」,都是講刑事上的事情。老法師說,法官判案,從刑法上來說,可是不守法,他接受賄賂,現在已經不只是這些辦案的法官。老法師說,不是只有法官接受賄賂,它註解裡面講說,「凡衙役書吏,亦在其中」。「衙役書吏」就是裡面辦事人員,它不是專指刑官。
現在許許多多的國家地區,社會上的舞弊賄賂的事情已經是很平常了,甚至社會上大眾,也以為這是正常的,不足為奇。所謂有權、有勢、有錢,有錢什麼事情都好辦。事雖然如此,你說你有錢,什麼事情都好辦。老法師說,事情雖然是這樣說,所謂聰明人會鑽法律的漏洞,我們也曾經聽說,老法師說,法律是為什麼人制的呢?為好人跟為守法的人制的,法律是為好人還有為守法的人制的。因為壞人或者奸巧的人,他會走旁門左道,他會想盡各種辦法走法律漏洞。甚至有人說,法律是為愚人跟為笨的人來制定的。老法師說,殊不知因緣果報絲毫不爽。凡是故意犯法的人,明知故犯的人,擾亂社會,使人民無所依歸,遇到事情不知道怎麼辦好,這種心態、行為,招感天怒人怨,眼前雖然得到一點小利,後來的果報不堪設想。
第二,老法師說,今天有幾個人相信因果報應呢?真的,如果你要去問人家說,有幾個人相信因果報應呢?有幾個人相信有來世呢?雖然這些事情在科學裡面也有許許多多的證明,連西方、外國都用先進的科技,來探測所謂的靈界的狀況。最近這半個世紀來,成果也相當的卓著。多少人看了這些事實真相不能不信。雖然如是,一些作奸犯科的人還是不知道省悟,不知道回頭,依舊看重眼前的利益。比如說拿槍隨便殺人,他不相信鬼神,他不相信地獄,他不相信輪迴,他不相信因緣果報。這個就是老法師這裡講的,一些作奸犯科之徒,他不知道省悟,不知道回頭,只是為了眼前的這些一點利益,沒有想到來日的果報。
像我們臺灣有一個姓呂的商人,到南非的約翰尼斯堡,因為他們都是進口魚翅到臺灣來,魚翅,跟另外一個商人姓高的發生衝突。這個姓呂的就招集了一些兇手開槍,把姓高的臺灣商人活活開槍把他射殺,然後再把他潑灑汽油把他燒死,燒死了變成就是一堆骨灰而已。他以為這樣就沒事了,就這裡講的,他沒有想到來日的果報,他只重眼前的利益,就是為了魚翅的衝突。魚翅就是在一般吃葷的人,他們自認為是比較高檔的這種食物。
結果這個姓呂的殺了人以後,在南非他有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判刑很短。後來就送回到臺灣來,臺灣的法律再給他追訴,又判了兩年。判兩年以後,他沒有服完他就跑掉了,他又跑到南非去,改名換姓。改名換姓以後,他娶了一個中國籍的太太,生了一個女兒。這樣總共,殺死那個姓高的臺灣商人,到他逃回去南非,總共十四年。有一天,他帶著他太太跟小孩,到中國城去吃飯,一下車就被三個黑人從三個角落開槍,當場給他打死。打死以後,一個黑人走過來,還往他頭部一看,死了沒有,再補一槍。
這個只是什麼?你看得到的是花報,他這樣,《太上感應篇》裡面講說,「是易刀兵而相殺也」,就是你用刀殺人家,你也是被刀砍死。你用槍殺人家,你也是被人家用槍射殺死,這就「是易刀兵而相殺也」。「易」就是一樣用這樣來跟你回報,「是易刀兵而相殺也」,就是《太上感應篇》裡面講這樣,「是易刀兵而相殺也」。你現在只看到他被殺死,是花報,那果報在地獄,他還要到地獄去受報。受完報以後,他將來離開以後,他因為造殺業嘛,若遇殺生者,則宿殃短命報。他到人間再來投胎,他地獄都受完了以後,再到人間來投胎,他還要多病短命,那叫餘報。花報、果報、餘報,就是這裡講的,他沒有想到來日的果報。老法師說,這是麻木不仁,我們要覺悟,我們要明瞭。
第三,老法師說,釋迦牟尼佛說法,所謂三轉法輪,也就是說用三種不同的方式來教誡眾生。第一個,叫示轉。示轉、勸轉、證轉,叫三轉法輪。示轉就是指示你、提示你,你上根利智的人,佛一提示你就明白了,佛一講因緣果報你就相信了,這叫上根利智的人,他就通達了,他就開悟了,他就覺悟了。根性次一等的人,還不能夠覺悟,佛就用明顯勸導的方法,像我們在經上常常看到釋迦牟尼佛,世尊叫著當機者的名字,須菩提、舍利弗,這個叫做當機者的名字,叫著名字給你講,這是勸轉。聰明的,聰明人不必叫名字,佛說話,或者是一個動作、一個舉動,他馬上就明白了。
第四,老法師說,種善因得善果,造作惡業必定有惡報,果報太快了,太明顯了。所以我們常常勸勉同學們,老法師說,他常常勸勉同學們,做好事也要守法,不能說做好事我就可以違法。違法是一種非常不得已,而且那是高度的智慧,我們要有智慧,要學菩薩的權巧方便,往往後面惹了大禍,所謂欲速則不達。就是你做善事,但是你沒有按照法律規定來做,老法師講的意思是這樣,最後惹了大麻煩,叫欲速則不達。真正有高度智慧的,通權達變,他知道會遇到什麼問題,問題如何去化解,他都能夠很清楚、很明白。你做了,問題來了以後,手忙腳亂,沒有能力化解,這是決定的錯誤。你可能是做善事,但是你做到後來,產生一大堆問題,你沒有能力來化解。老法師說,這就是什麼?你沒有智慧,你不能夠通權達變。所以老法師說,一般同學聽說這個事情,做這個事情功德很大,趕快去做,急功好利,心不清淨,這種好事,說老實話,不如無事。為什麼?因為這種好事修福,果報是人天有漏福報,你一定會得到這個福報,但是你得福報以後,你想想看,你得福報以後,看你能不能不造業?
那麼今天「棄法受賂」,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