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64集
第164集

感应篇汇编第164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1/0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6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五句,【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9 11:0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64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64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1/0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6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五句,【入輕為重】。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一十八頁,我們看經文:
【宋趙清獻公。為武安節度推官。民有偽造印者。吏皆曰。當死。公獨曰。造在赦前。用在赦後。赦前不用。赦後不造。法皆不死。遂以疑釋之。及知成都。有李孝忠。聚二百人。私造符牒。度人為僧。或以謀逆告。獄具。公不畀法吏。以意決之。處孝忠以私造符牒。餘皆免死。喧傳京師。謂公脫逆黨。朝廷取獄詞核之。卒無易也。後以太子少保致仕。子岏山几(屼)。皆貴。冒起宗曰。抑赦前而為赦後。是亦入輕為重之類。善乎殷文莊曰。詔釋有罪。而論決如舊也。詔蠲逋負。而催科愈急也。德意壅閼。天民末由被澤。此仁人君子。所為痛心切齒也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趙清獻公』,這個是我們前面也有研討過,這個「趙清獻」就是趙抃,他是宋朝衢州西安人,在今天的浙江衢州市。他就是趙閱道焚香告帝,我們在讀《感應篇彙編》裡面非常熟悉的這位,趙閱道焚香告帝。他號知非子,他在宋仁宗的時候是進士,後來擔任殿中侍御史,他專責監察彈劾的工作。他彈劾這些貪官不避權幸,人家稱他叫「鐵面御史」。不避權幸的意思就是他不怕這些權貴。那他宋英宗的時候,改擔任成都知府,治理成都以寬簡為治、以奉儉聞名。後來因為在宋神宗的時候,因為他反對王安石變法,就反對新法,所以他就被派到杭州當知府。死後朝廷封他叫清獻,所以他叫「趙清獻公」。
那麼這個趙閱道焚香告帝,趙閱道這位清官,他還有值得我們一提的地方就是說,他平常在當官的時候,他是以一琴一鶴自隨,他是很特別的一位清官,他也喜歡音樂,他平常進出就是背著一個琴,還有一隻白鶴會跟著他。那麼他處理政務簡單容易,就是「簡易」,「長厚清修」,他的德非常地厚。那麼他也是佛弟子,所以他很重視自己的這種清淨心的修持,所以「長厚清修」。
他最了不起的就是我們剛才講,趙閱道焚香告帝,就是他白天所做的,晚上一定衣冠整潔,擺香案焚香告天。這個很不容易,一個人能夠拿香跟上天,我們說「天眼洞視,天耳徹聽」,你所作所為,我們說「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所以你做什麼,其實天人用天眼看,一目瞭然。但是他就是勇於這樣做,就是白天做什麼,晚上焚香就可以稟告上天。然後他在差不多四十歲的時候,他在四十歲的時候,那時候他就接觸宗教,也就是接觸佛教。因為他剛好在浙江,浙江衢州那邊當官,所以他就親近當時在那邊有一位叫蔣山法泉禪師,他常常去親近他。可是這位禪師平常對他沒有什麼開示,「未嘗容措一詞」,就是平常對他沒有什麼開示。
等到有一天他在青州的時候,就山東的益都,他在處理公務完了以後,他就打坐,「政事之餘多晏坐」,「晏坐」就是禪坐、就是打坐。突然有一天聽到打雷的聲音,「一日忽聞雷震,大悟」。自古以來這些,佛門裡面這些祖師大德,有時候是棒喝,都是在剎那間相應,悟到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像這個趙抃,趙清獻公他當時聽到雷聲,打雷的時候,他突然間大悟以後寫一首偈語。他說:「默坐公堂虛隱几,心源不動湛如水,一聲霹靂頂門開,喚起從前自家底。」他這個已經有悟囉,跟永明延壽大師那個開悟偈是一樣的。
永明延壽大師當時也是,有些是一說是劈柴,劈柴的時候木頭掉下去咚一聲。有些是他經過一座橋,有人丟一塊石頭到湖裡面去,咚一聲,永明延壽大師開悟了。永明延壽大師的開悟偈是非常有名的,「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跟趙閱道這位大德他的開悟偈,境界都很高。
他說,「默坐公堂虛隱几」,他在「公堂」,就是他的辦公處所,也就是衙門,他當知府嘛,我們講說縣長官邸。「默坐公堂」,「默坐」就是他在禪坐。「虛隱几」就是,他觀照得非常地微細,他已經通身放下來,叫「虛隱几」。「心源不動湛如水」,他這個時候入甚深禪定,他這一念心體能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非常清澈的看到自己的自心,「心源不動湛如水」,像水這麼清澈。
「一聲霹靂頂門開」,誰聽到這個打雷聲音呢?是誰聽到的呢?是耳朵聽到的呢?還是身體聽到的呢?是我們的聞性聽到的,這個聞性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眼見色、耳聞聲,看得很清楚、聽得很明白,這一剎那所聽到的,這個就是我們聞性起作用。你聽到這個打雷聲音是誰在聽的呢?是你的聞性,你的見聞覺知聽到的,所以「一聲霹靂頂門開」,那個頂門不是說我們頭頂上這個頂門,有些人說頭頂上這個頂門,從這邊出去的。
比如說我們在臨終關懷的時候,他說,「頂聖眼生天」,如果從頂門出去的就是到極樂世界當聖人,這「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人心餓鬼腹」就是,如果最後神識離開的時候,心頭還溫溫地,那個地方,他下一輩子還可以當人。「地獄腳板出」,如果是最後神識從腳底出去,那就到地獄去了。
所以這個頂門應該是我們的心門,不是指身體上的這個頂門。所以「一聲霹靂頂門開」,心門打開了。「喚起從前自家底」,就是他已經覺悟了,「喚起」就是覺悟了,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就是「從前自家底」,就是還沒有來投胎以前我是誰,投胎以後,我又是誰。他已經悟了這一念自性,這叫「喚起從前自家底」。這個是趙清獻公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他的修行的事蹟。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個『武安』,在今天河北的武安市。
節度使,『節度推官』,「推官」是一個官名,在唐朝的時候設這個節度使,還有觀察使、團練使、防禦使、採訪處置使,他下面的官叫做,設一個一員叫,擔任這個判官的工作,掌管這個書記,或者是拘提犯人,處理監獄的事情、訴訟的事情,這個叫「節度推官」。
『民有偽造印者』,「印」就是官印。
『赦』就是大赦,這個「赦」就是大赦,全國已判罪的,犯普遍的、普通的罪,那就經過赦免以後可以減刑。
『及知成都』,「知」就是主持、執掌,指任這個成都知府。
再來『李孝忠』就是說他當時,趙抃在成都當知府的時候,有李孝忠這一個人,他聚集兩百多個人,『私造符牒』,就度人家出家。
那麼再來我們看「符牒」就是官府、官方的文書跟度牒,官府給予僧道的證明文件,這個叫「符牒」。
再來『獄具』就是罪案已定。
『公不畀法吏』,「不畀」就是不委派、不付託,在這個地方講「公不畀法吏」,就是下面給他建議,給他建議說這個李孝忠一定要判死刑,但是趙清獻公他不認同,所以叫做「公不畀法吏」。「不畀」就是他不贊同、不認同,這個叫「畀」。「法吏」就是古代的司法官吏。
再來看下面這個『喧傳京師』,「喧傳」就是哄傳、盛傳。
『謂公脫逆黨』,「脫」就是開脫、赦免。
『卒無易也』,「卒」就是結局、結論,這個「卒」。「無易」就是正確沒有改變。
『太子少保』是古代的官名,輔佐太子,當時照顧太子的有三位老師,老和尚在講經也常常提到,一個是太師,一個是太傅,一個是太保,這三位都在教太子。
再來『致仕』就是辭去官職。
『岏山几』,「子岏山几」,這個趙岏跟趙山几,這個趙抃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叫這裡講的趙岏,還有這個山几,岏山几這個山几,是趙山几,還有第三個兒子趙峴。那麼根據記載,趙抃把他第三個兒子趙峴改名叫趙棠,那麼把這個第三個兒子過繼給他湖南衡山的堂弟趙紀為兒子。那麼這一支,就是趙棠這一支後來成為衡山一大家族,其中趙棠的孫子趙葵官當到右丞相。所以在蘇軾所編輯的《趙清獻公神道碑》裡面提到趙抃有兩個兒子,其實是沒有把過繼給趙紀的這個兒子趙峴把他算在裡面。事實上趙抃生三個兒子,三個兒子都顯貴,這裡講說『皆貴』。
其實不是只有趙岏跟趙山几顯貴,這趙峴也顯貴,縱使他過繼給別人他還是顯貴,這證明什麼呢?我們講說,「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惡業也是業隨身,善業也是業隨身。所以他有福報,你看他就算過繼給他的堂弟趙紀,還是一樣有福報,後來成為一個很大的家族。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冒起宗』,「冒起宗」他是明朝揚州府如皋人,他是崇禎時候的進士,在《感應篇》裡面有提到他。
再來『抑』就是阻止、抑制。
『殷文莊』是明朝山東人,他官當到武英殿大學士,一般稱他叫棠川先生,他喜歡經史。
再看下面這個『詔』就是皇帝下達命令。
『有罪』,「詔釋有罪」,「釋」就是免除、赦免。
『而論決如舊也』,「論決」就是判處死刑、處決囚犯。
『蠲』就是除去、減免。
『逋負』就是拖欠賦稅、欠稅,免除拖欠的賦稅,這個叫做「蠲逋負」。
『催科』就是催收租稅,租稅有科條法,這是「催科」的意思。像這個都是古代的名詞,現在就是扣稅啦、繳稅啦,現在是用的比較通俗。在古代,稅是逋負,「催科」就是催收租稅。
『德意』就是皇帝的意思,布施恩德的心意叫「德意」。
『壅閼』,「閼」就是阻塞的意思、堵塞的意思,所以「壅閼」就是壅塞。
『天民』是指人民。
『末由』是無由、沒有辦法,這叫「末由」,沒有途徑。
『澤』就是恩德、恩惠。
『痛心切齒』,非常傷心憤怒的樣子。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趙抃,死後被朝廷追封為清獻公。他在當武安,河南省北方與河北省交界這個地方的節度推官的時候,有老百姓偽造官方的印信。那麼部屬都說要判死刑,唯獨趙公說,百姓在大赦之前偽造,在大赦之後才使用,或者是大赦之前不使用,大赦之後不偽造,依法都不得處死,所以就以疑罪從輕發落。『遂以疑釋之』就是,遂以疑罪,就是這個犯罪情節有可疑之處,從輕發落。
等到他到了成都當知府的時候,有李孝忠等人聚集兩百多人,聚集兩百人私自偽造符牒,度人出家為僧。那麼有人密告,因為我們知道出家人有度牒,就是你去受戒以後,你去出家,受三壇大戒,他是有度牒的。以前這個度牒是國家來準備、國家來提供的,是國家發的。所以這個李孝忠他私造官方的度牒,去度人出家,度人出家為僧。所以有人密告他們要謀反,官府統統將他們下獄,準備要判刑。
但是趙清獻公他獨排眾議,自己下決定,只將李孝忠以私造符牒的罪名判處死刑,其他人都免除死刑。這件事情就傳到京師了,有人說趙公替叛逆的亂黨脫罪,朝廷就取了他的審判文件來查看,最後認為他沒有判錯。後來趙清獻公被朝廷任命為太子少保,他的兒子趙岏還有趙山几都很富貴。
冒起宗說,故意不用大赦前減免的規定,而用大赦後不利於犯人的規定判罪,這樣的話也是屬於入輕為重的情況。因為大赦以前,他可以減免,可是他偏偏不用。明朝的殷文莊說得好,皇帝詔告要釋放,判官卻仍舊執意要判刑;皇帝詔告要免除拖欠的賦稅,官吏卻仍舊急促去催討,使得皇上的美意受到閉塞,百姓無法受到德澤的好處。這是身為仁人君子的人最為傷心痛恨的事情。
這個地方我們就可以看到,為什麼趙清獻公他三個兒子都顯貴?他這個積陰德,所以他對李孝忠聚集兩百人私造度牒的事情,他只判李孝忠一個人死罪,其他統統免死。這個叫做,老法師有提到說,我們慈悲有四種,這也是慈悲的一種,趙清獻公這個也是慈悲的一種。但是慈悲有哪四種呢?這是慈悲要有智慧,慈悲跟智慧是悲智等運,身心不安生煩惱,煩惱裡面哪來的慈悲呢?所以慈悲是什麼?心清淨。剛才我們有講到說,這個趙清獻公四十歲的時候,他就開始親近佛法,他很喜歡禪坐,他心地清淨。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就提到說,煩惱裡面哪來有慈悲呢?他一定要心清淨,慈悲心才會出來。有時候煩惱裡面也有慈悲,老法師說,在佛經上講有四種慈悲,第一種叫愛緣慈悲,大概都是對自己親戚、親朋好友,因為你愛他們,所以你跟他有關係,或是我跟他有關係,那麼我會幫助他、我會愛護他、我會照顧他。但是如果不是親朋好友,這個心就生不起來,這是第一種,叫愛緣慈悲。
那麼讀書人有德行、有學問,他心量拓開,也就是《弟子規》上講,他已經達到「凡是人,皆須愛」,到這個境界。這個境界在佛法裡面講,叫眾生緣慈悲,把自己的愛心拓廣了,能夠慈悲到一切眾生,這個很難得,在我們中國人稱這種人叫聖賢,大聖大賢,這是眾生緣慈悲。他的慈悲能夠達到一切眾生,跟他毫無關係的他都一樣慈悲,這個叫眾生緣慈悲。
第三個,是佛門裡面的菩薩,他的慈悲叫法緣慈悲。菩薩還不到佛這個境界,他在學佛。佛說,遍法界虛空界,萬事萬物都跟我是一體的。那菩薩他在學習,他也把他的慈悲的心像佛一樣廣被法界一切眾生,但是他的起心動念沒有斷,分別執著沒有了,他還有起心動念,這個是菩薩的法緣慈悲。
那最後一個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就是無緣慈悲,這是佛的境界。無緣慈悲,無緣就是沒有條件,「緣」可以用現在兩個字來解釋,就是我們現在講的,無緣慈悲就是無條件。為什麼無條件呢?因為是一體,眾生跟佛是一體,一體哪裡有條件呢?所以佛他是無緣大慈大悲,菩薩是法緣慈,聖賢是眾生緣慈,一般凡夫只有愛緣慈。所以到聖賢的時候,他的慈悲心、他的愛就拓廣了,所以「凡是人,皆須愛」,這是屬於聖賢的境界。我們看年歲跟我們父母差不多大的,對他的禮敬跟自己的父母就沒有兩樣。看到年紀小的,跟自己的兒女一樣,就會把他看成自己的兒女一樣去照顧,這是世間聖賢。那麼佛法的修學沒有別的,就是一步一步向上提升。這個就是我們提到趙清獻公的慈悲,我們提到佛法裡面講有四種慈悲。
再來我們看下面第二段:
【後漢郭宏。習小杜律。太守寇恂以宏為決曹掾。斷獄三十年。用法平恕。民無怨情。比之東海于公。年九十五卒。子躬。少傳父業。後拜廷尉。躬家世掌法。務在寬平。及典理官。決獄多所矜恕。乃條諸重文。可從輕者。四十一事奏之。事皆施行。著為令。躬奉讞法科。多所全活。後數世皆傳法律。貴盛無比。】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後漢』是在我們歷史上講,「後漢」就是指東漢,西漢跟東漢,西漢在前,東漢在後。東漢是劉秀稱帝,建都洛陽,有別於前漢,所以史稱叫「後漢」。
那這個『郭宏』,應該是弓厶弘,我們往下看這個郭宏,因為在《後漢書》裡面寫的是弓厶弘,那這裡寫的是寶蓋宏,在《後漢書》裡面寫的是弓厶弘。那麼郭宏他是學習法律的,當時寇恂任命他為『決曹掾』,「決曹掾」是司法的工作。所以這個郭宏他斷獄三十年,他用法很平允,都沒有造成冤情,所以跟東海于公,大家把他評為跟東海于公一樣比美。
那麼再下來這個『小杜律』是西漢杜延年修訂之法律,叫「小杜律」。我們在前面研討過,「忠孝篇」裡面我們有提過,漢武帝的時候有兩個酷吏,兩位酷吏,一個酷吏叫張湯,一個酷吏叫杜周,這兩個是酷吏。在《感應篇彙編》裡面有提到,張湯跟杜周他們雖然是很嚴苛,但是他們生出來兩個小孩都非常地好,兩個小孩都很平恕。這個酷吏張湯所生的小孩叫張安世,他「忠信謹厚」,他會「匿人過失」,別人的過失他都會把它隱藏起來。這個匿人過失,是非常難得的一個修持。就是「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所以這個匿人過失就是六祖大師講的「不見世間過」。這個張安世審案的時候都是「寬貸」,就是很寬厚的處理這些訴訟的人。
那杜周的兒子叫杜延年,就是這裡講的「小杜律」。杜延年他是輔佐霍光的,霍光用法就很嚴格,但是杜延年用法就很寬厚。所以這個地方「小杜律」就是西漢杜延年他所修訂的法律。杜周他在漢武帝的時候,他斷案很深刻,那杜延年就持刑很寬,用刑很寬。所以對父親來講,叫做大,對父親來講他是小嘛。所以這個地方叫「小杜律」的意思是說,因為他是小杜,大杜是指他的父親,叫杜周,那他的兒子杜延年叫小杜。所以後漢,後代的人稱漢代的律書都出自小杜,他們兩個父子都是熟習法律的,斷案都很精細、很審慎。
再下來『太守』就是古代的官名,就是一個郡裡面的最高的行政長官。
『寇恂』是東漢時候的人,他是擔任太守。
再來「決曹掾」,在西漢跟東漢都有設決曹掾,它是設在,在西漢的時候設在丞相府裡面,在東漢設在三公府裡面,或者郡裡面都有,這個叫做「決曹掾」,他是掌管法律的,主管刑法的官吏,這叫「決曹掾」。
『平恕』就是持平寬厚。
『比之東海于公』,「東海」就是在今天的山東郯城北邊,相當於今天的山東費縣這一帶,或是山東的棗莊市這一些地區。「于公」,這個在歷史上非常有名的于公。于定國他是西漢東海郯縣人,于公的兒子叫于定國,于定國本身也是學法律的,他剛開始是擔任監獄的官吏。他的父親于公,我們在這邊提一下于公,在我們讀《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有一段經文就是:「昔于公治獄,大興駟馬之門。」在《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有這個經文。
「昔于公治獄」就是,于公就是這裡于定國的父親,根據《漢書·于定國傳》,于定國的父親于公,他是縣裡面的一個監獄的官員、獄吏、獄史,就是掌管刑獄的法令的記事,郡決曹掾是決獄官。他很會管理監獄,他判案很公平,違法的人對於于公的判決都沒有怨恨。這個相當不容易。那麼當時他在,還在擔任監獄官員的時候,他那個郡裡面就幫他設立了一個生祠,稱于公祠。他人在的時候就已經把他設立一個,類似這個宗祠在恭敬他。
那麼于公有一件事情讓人家很津津樂道,就是他在當決曹掾的時候,在東海那個地方有一位孝婦,她的丈夫已經去世了,所以她年少守寡,她沒有兒子。但是她非常地恭敬跟孝順的奉養她的婆婆。那她的婆婆因為擔心這個媳婦因為年紀輕來孝養她,反而妨礙她改嫁的機會,想讓她再改嫁。可是這個媳婦怎麼樣也不願意改嫁。
她的婆婆有一天就對著鄰居說了,她說,我這個媳婦這麼孝順,工作這麼努力的來孝敬我,可是我卻是很同情她,她沒有跟我生個孫子就這樣守寡,那將來我老的時候。因為她沒有生兒子或是什麼,人家說養兒防老嘛。那她的婆婆是擔心她說,她沒有小孩,那她為我守寡,那將來我老了,她的婆婆說,我老了、我死了,我這樣反而拖累我這個媳婦啊,她還年紀輕啊,那怎麼辦呢?她跟鄰居這樣說,然後她的婆婆說完以後,沒有多久就上吊自殺。
這個婆婆也是很難得,她不是因為厭世而自殺,或者是因為身體不好而自殺,而是因為她這個媳婦這麼孝順,年紀輕輕就守寡,她想到說,如果我死了以後,我媳婦怎麼辦?所以她想一想,自己乾脆自己先走,就上吊自殺。她想說,如果我自殺了,那我媳婦就會去改嫁,就沒有後顧之憂嘛,她是因為要照顧我才不改嫁啊。可是我們講說,反而好心沒好報。她這個婆婆的女兒竟然去官府誣告她的嫂嫂了,說這個媳婦殺了我母親。所以當時的縣令就逮捕了這位孝婦。可是這位孝婦就一直否認她殺了婆婆。那官員查驗結果,最後孝婦百口莫辯,她沒有辦法只好認罪。
這個案子,這個刑事案件,公文書已經判決確定了,就是已經判決書都寫好了,要呈上郡府。剛好這個于公就在這裡面當太守的助手,因為剛才有提到于公他擔任什麼?就是決曹掾的這種工作,等於說是專門處理、專管這一塊,法律這一塊。當時于公就認為這個孝婦她受冤枉,他認為這個孝婦這麼認真的孝養她的婆婆十幾年,而且地方大家都知道,知道這個媳婦很孝順,她一定不會殺她的婆婆。但是太守就是聽不進去,那于公據理力爭也沒有辦法,他就抱著這個獄訟的判決文書哭倒在郡府上面。然後後來于公就跟郡守講,他本身有病,他想要離職,他就辭職了。
後來太守把這個孝婦判處死刑,判處死刑以後,東海這個地方竟然,東海這個郡竟然三年都枯旱,就乾旱了三年。後來新太守到任了,新太守到任以後,就覺得很奇怪說,為什麼東海郡會乾旱三年?他就去占卜問原因,那當時于公就來跟新太守講,他說,孝婦不應該死的,是前任的太守強行判決,罪過在這個地方。於是新太守就親自去祭拜孝婦的墳墓,同時在墳墓旁邊立一個碑文表揚她的孝行。很不可思議的,新太守做這個動作以後,天上立刻下大雨,那一年農作物就豐收。所以地方上的人就非常地敬重這位于公。
那麼于公的兒子于定國後來也是擔任獄史的工作,還有決曹的工作。他輔佐,他又擔任廷尉史,後來擔任獄史。漢宣帝即位的時候,于定國擔任光祿大夫,于定國也請老師學習《春秋》,他行弟子之禮,為人非常謙恭。他的判決也都是很公平執法,他對於鰥寡孤獨的人特別憐憫,如果罪情有懷疑的話,都是從輕處理。所以當時朝廷就稱讚于定國說,「張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冤民;于定國為廷尉,民自以不冤。」于定國擔任廷尉十八年,後來升任御史大夫,後來擔任到宰相,擔任到丞相,封西平侯。
所以你看這個于公積陰德,剛才講宋朝趙清獻公也是這樣,那這裡于公也是積陰德,于定國就當到丞相。那麼當時于公在鄉里,于公鄉里之門壞了,他家鄉的那個門壞掉了。那麼鄉親父老好意,就幫他修他們家的大門,于公家的大門,老家的大門。那當時于公就說啦,稍微做高大一點的里門,可以容納駟馬高蓋車子通行,「駟馬」就是四匹馬。所以于公自己知道他將來子孫會很發達。于公就說了,他說,我治理刑獄政績積了很多陰德,我從來沒有冤枉過無辜的人,所以我的子孫一定會興盛顯貴。所以他修門的時候就把門拓寬了,讓四匹馬可以進去這種大門,把它拓寬。
這個地方,我們看到這一個公案裡面,太守把這個孝婦處死,那東海郡乾旱三年。這就講到感應的問題了,那麼依報隨著正報轉,老法師說,怎麼挽救這個劫運?我們講說天災人禍,這個乾旱也是天災,那天災怎麼造成的呢?劫運怎麼來的呢?要怎麼去挽救這個劫運?老法師的開示我們來報告一下。
老法師說,中世紀法國有一位大家很熟悉的預言家,諾查丹瑪斯。這個諾查丹瑪斯,他的能力跟袁了凡《了凡四訓》裡面的孔先生一樣,孔先生算命非常地準,肯定一切眾生都受命運的安排,決定不能改變。那諾查丹瑪斯也是這類的人物,預測事情都非常地準,他確實能看到我們現代的社會狀況。那他的能力怎麼來的呢?像孔先生算命的這種,或者諾查丹瑪斯這種預言,他們的能力是怎麼來的呢?老法師說,一個是數學推算,一個是用數理推算,那麼一個是禪定,一個是用禪定的功夫,這兩種。他有禪定的功夫,綜合禪定跟術數,所以他的預言就能講得這麼準確。
但是老法師說,像諾查丹瑪斯這種預言,他準確度大概是到達百分之九十,還有百分之十是不準的,那這是什麼?這是知其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他沒有辦法改變,他知其當然,不知其所以然,他沒有雲谷禪師的高明。袁了凡先生他要是沒有遇到雲谷禪師,他也是相信孔先生的算命。可是袁了凡先生遇到雲谷禪師以後,就改變命運了,他聽從禪師的教誨,他斷惡修善,他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所以老法師說,人都有命運,但是不明白改變命運的道理,不懂得修學的方法,那麼這一生就會被命運所主宰,那真的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所以老法師說,家有家運,國有國運,世界有世運。有這一類特殊能力的人都知道,那麼中國也有古老的預言,稱為《皇極經世書》,這個《皇極經世書》是收集在《四庫全書》裡面,那個預言不僅是講到現在,真正是講到千年萬世。是說《皇極經世書》它說的預言,比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的預言時間還要長。那《皇極經世書》是一部很了不起的書,它是完全依據《易經》的數理來觀察、來推測。老法師說,這個《皇極經世書》是有收集在《四庫全書》裡面。
那麼世出世間的法,只有佛法講得最透澈、講得最清楚。如果大家能夠涉獵世間的典籍,細心的去思惟、去觀察,才明瞭佛為什麼出現在世間,世間不是沒有聰明智慧的人,但是再聰明、再有能力,仍是知其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就是說,你知道有這個業力,但是你不能改變它,你不能夠消災免難。但是你有智慧以後,你就可以消災免難。所以像有些,這個大修行人他們都改變了業力。你像海賢老和尚他就是知其當然也知其所以然,就是從心地去改變。
那麼老法師說,古印度婆羅門教以及當時那些大宗教家,他們的禪定功夫也很深,定中能夠突破時空,將六道輪迴的境界完全展現在面前,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六道輪迴怎麼形成的呢?怎麼演變的呢?將來是怎麼個結果呢?怎麼樣的歸宿呢?他就不知道了,他非常想知道,但是禪定智慧不能再向上提升。就是這些婆羅門教,這些大宗教家,他的禪定智慧不能再向上提升,他就沒有能力知道。所以這才感動諸佛菩薩出現在世間,幫助這些人滿足他們的願望,滿足他們的需求,把這個所以然的道理說得很清楚、說得很明白。
所以老法師這裡講說,這些古印度的婆羅門教,以及當時那些大宗教家,他們的禪定功夫,他們雖然有禪定,在定中可以突破時空,他們可以看到六道輪迴的境界,他也看得很清楚喔。可是六道輪迴怎麼來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到三善道?為什麼會到三惡道?他不知道啊,怎麼個演變呢?將來是怎麼樣的結果?怎麼樣的歸宿?他就不知道了。像光目女的母親墮到地獄去,她後來怎麼離開那個地獄呢?她當婢女之子,當了十三歲,後來到無憂國土,先到梵志,再到無憂國土。這個就是老法師這裡講的,怎麼演變呢?怎麼的結果?怎麼樣的歸宿呢?那就不知道了,但是佛法可以跟你講。
老法師說,依照佛法的理論,還有依照佛法的方法來修學,個人的命運能改變,家庭的命運也能夠改變,國運、世運沒有一樣不能改變。佛經它承認有命運,所以金山和尚就說了,要相信業力,不要相信命運,為什麼呢?因為命運就是身口意業力所造成的,十善十惡所造成的。所以佛經承認有命運,我們看十二因緣裡面講,過去,無明、行、識,這一世,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這個十二因緣就是我們講的流轉門,流轉門就是命運、就是輪迴。
佛經承認有命運,但是不是宿命論,它不是一定的,是可以改造的。那麼用什麼方法改造呢?完全在自己的心行,也就是說,你的思想行為鑄造了你的命運,心行善,命運就好;心行不善,前途就愈來愈黯淡。所以老法師說,讀了《了凡四訓》,明瞭這個道理,看過西方的大預言,你也不會感到恐怖,因為你知道它是怎麼一回事,共業中有別業,確實能消除自己的業障,消除自己的災難。一家人能夠修學,一家人免除災難;如果是一國的人民都能夠修學,那國運一定昌隆,天災人禍一定減少。
所以追根究柢的一句話,就是教育,佛法是正覺的教育、是真實智慧的教育、惠予眾生真實利益的教育。所以民國初年,歐陽竟無先生說得好,「佛法非宗教、非哲學,而為今世所必需。」今世就是現代,現代人必須要透過教育來學習。這些大預言家知道世紀末有這些問題存在,但是沒有解決的方法,就將這個不幸的結果推給上帝,眾生造作這個惡業,上帝震怒要懲罰他們,沒有辦法改變,這是錯誤的宿命論。
老法師說,天神是公平正直的,他們所說的上帝是欲界天主,欲界天人煩惱雖然沒有斷盡,但比我們要輕得多,智慧比我們高得多。如果我是上帝,眾生能夠斷惡修善,回頭是岸,我也會很歡喜,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以我們要相信佛的話,要接受佛的教誨,改造自己的命運,改造家庭的命運,佛法就沒有白學。那麼這個地方是因為我們看到這個東海于公,他那個太守把孝婦處死了,結果乾旱三年。這個地方就跟你講說,這個天災人禍是怎麼來的?不是天神給你降災禍,不是,是眾生惡業所招感的。
老法師說,過去許多人在不同的地方都給老法師算命看相,都說老法師是短命的,活不過四十五歲。老法師學佛以後命也改過來了,大家看得很明顯。所以老法師說,命運是可以改造的。他說,他學佛的第一部書就是《了凡四訓》,是朱鏡宙老居士給他介紹的,他讀了以後非常感動。他年輕的時候,老法師說,他的毛病跟袁了凡先生差不多,他所犯的毛病,老法師說,他也會犯。但是你看老法師也改變了命運。所以知過能改,善莫大焉。
所以我們不能夠存有僥倖逃避的心理,這種心理跟大乘宏願不相應。所以我們要怎麼樣呢?要努力斷惡修善、破迷開悟,還要幫助一切苦難眾生明瞭事實真相,勸導他們共同改過修善,積功累德,誠敬慈悲,愛護眾生,互相尊重,互相合作,共存共榮,同心協力,這樣一切的天災人禍就可以消除,就可以挽救劫運。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個『子躬』,「躬」就是郭宏的兒子,叫郭躬,他的兒子叫郭躬。
再看下面『廷尉』,「後拜廷尉」,就是郭躬擔任到廷尉的工作。郭躬擔任廷尉,他把法律條文總共編輯了四十一條,可以從輕發落的,他把它歸類成四十一條。「廷尉」是在秦漢的時候,他是主管司法的最高官吏,是「廷尉」,等於我們現在講的司法部長,「廷尉」就等於司法部長,專門掌管、管理天下的刑獄。
同時他還可以怎麼樣呢?他還可以駁正皇帝或者三公所提出來的判決意見,廷尉他可以根據皇帝的命令可以逮捕,他可以囚禁,他可以審判有罪的諸侯、諸侯王公或是大臣。這個廷尉的權力很大,宮廷裡面的這些禮儀、律令都是廷尉在保管,法律的修訂也是廷尉的事情。以前秦漢這個朝代裡面,天下要定分、寸、尺、丈這些度量衡,度量標準的事情也是廷尉在管。所以廷尉管得很多,幾分、幾尺、幾丈,這個度量的標準都是由廷尉在決定。
『躬家世掌法』,郭躬這個家世,就他們郭躬這一脈的,他們世世代代,「世」就是世世代代,都是怎麼樣?都是學習法律的。
再來『寬平』就是寬仁公平。
再看下面『典理官』,「典理」就是主持審理。
『矜恕』就是憐憫寬恕。
『乃條諸重文,可從輕者,四十一事奏之』,就剛才講到郭躬,這個是講到郭躬,郭躬他把這個「條」,就是編排,「重文」就是嚴苛的法令條文,叫「重文」,編成四十一條。
『著為令』,「著」就是建立,「令」,「著為令」,「令」就是法令。
『奉讞』,「躬奉讞法科」,「奉讞」就是在《後漢書·郭躬傳》裡面講:「肅宗善之,即下詔赦焉。躬奏讞法科,多所生全。」「奉讞」的意思就是怎麼樣呢?對於刑事案件,對於獄案提出處理意見,報請朝廷評議定案,我們現在講的三審定讞,「讞」也是這個意思。「奉讞」的意思就是說,他呈給朝廷最後來裁決、來評議,對這個獄案提出處理意見,報請朝廷評議來決定,報請,上報請示,這個叫做「奉讞」的意思。
『全活』就是保全、救活。
『傳』就是延續、繼承。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後漢的郭宏,他熟習小杜律,熟習法律,「小杜律」就是法律。當時的太守寇恂就派郭宏去主掌刑法,在斷案三十年當中,他執行法律都很平和寬恕,被判刑的犯人都沒有冤情,可以跟西漢東海于公相比美。郭宏活到九十五歲才逝世,他的兒子郭躬從小就跟他的父親學習法律,後來繼承父親的志業,擔任了廷尉工作,掌管刑獄。郭躬他的家世在執法的時候,都以寬恕平和的態度,在當訟案的主審官的時候,審判案件、斷理獄事,都秉持著憐憫寬恕的心。
對於當時的律令規定比較重的、比較嚴苛的,可以從輕發落的,「可從輕者」就是可以把他從輕發落的條文,總共列了四十一條。郭躬把它編輯好以後上書給朝廷,每條都獲得皇上的同意,制成法令而加以施行,叫『事皆施行』,就是後來皇帝同意了,制成法律,制成法令以後,加以推行,這叫「著為令」。
郭躬他又將獄案提出改進意見,報請朝廷議定,大多都被採用。「奉讞法科」就是他把這些獄案提出,就是這些法律案件提出一些改進的意見,報請朝廷來議定,而且被採用,因而獲救的人很多。他以後的幾代都學法律,他的後代子孫都學法律,當審判官,而且富貴繁盛無比。
那麼這個地方我們就看到郭宏到他的兒子郭躬,乃至於到他的子孫,都能夠顯貴無比。這一段裡面我們看到郭宏,郭弘他本身斷獄三十年,他使用法律條文都是很寬平、很仁恕、很慈悲,所以民眾都沒有冤情。所以他斷獄三十年,能夠有這麼好的一個德行,讓民眾都能夠不會怨恨他、不會積怨。所以當這個司法工作最擔心的就是民眾積怨,怨聲載道。所以這個地方把他比喻說,郭宏這個陰德可以跟東海于公,就是于定國的父親可以相比美。而且你看他也活得很長壽,郭宏活到九十五歲。後來他的兒子郭躬繼續繼承他父親的志業。
所以這個地方就是讓我們體會到說,家道怎麼樣可以保持不衰?老法師也常常跟我們講,家學、家風、家道、家業,家道怎麼樣可以保持不衰呢?我們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個「後」其實不是指沒有生兒子,而是說這個家業或者家道沒有人傳承下去。老法師說,諺語上講說,富不過三代。富貴能保持三代其實是正常的,你要先瞭解要怎麼去過三代?怎麼去保持三代?
像我們臺灣的塑膠大王王永慶,他當時,因為王永慶本身,他其實在臺灣早期的經濟發展貢獻很大。王永慶本身他也喜歡幫助很多苦難的人,我在講因果裡面都有提到王永慶他的一些公案事蹟。比如說臺灣九二一地震的時候,臺灣的南投有一個學校被震垮了,這些小學生就寫一封信給王永慶。王永慶先生就是馬上就幫助這個學校重建。他也在生前也捐了三十幾億的人民幣,在中國大陸蓋希望小學。
那王永慶他的祖墳就是設在我們臺北新店的,翡翠水庫那邊的碧潭。當時據說王永慶有請了一位,唐山來的一個風水先生幫他家看風水。那當時這個墳墓葬下去的時候,當時有跟王永慶先生講,他說,這個墳墓的風水地理非常地好,等於是在臺北市這個盆地的水源地的一個頭。我們知道,一般民間的說法,水是主財富。所以唐山的這個風水師把王永慶他們的祖墳葬下去以後,有寫了一個文件給王永慶先生,說這個風水寶地它是怎麼樣呢?他說,這個是仙人撒網,一網打盡,富可敵國,有跟他寫這八個字。墳墓的風水座向是仙人撒網,他的福報是富可敵國,一網打盡。但是最後四個字講得非常好,他說,世代必須要積功累德、要行善積德。這個風水先生特別交代這句話。
所以一定要行善積德,你才有辦法富過三代。所以老法師說,富貴怎麼可以保持三世而正常呢?要什麼個方法呢?有什麼方法可以富過三代呢?什麼原因呢?要老人教,我們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老法師說,要有老人教,如果他們家裡有人積德,他們的祖先有人積德,我們再看到前面這裡面的郭宏也好,東海于定國的父親于公也好,趙抃,趙清獻公也好,他們都是積德,所以他們的子孫都非常地顯貴。那他們的祖先累功積德深厚,他們就能夠傳好幾十代。像范仲淹他的福報有八百年,范仲淹的兒子范純仁都一直傳下去。這個福報積得厚的話,可以傳幾十代。
老法師說,在中國最有名的,印光大師常說的孔老夫子,到臺灣來,到孔德成,所以孔家到現在是七十多代,子子孫孫都特別受人尊敬。范仲淹先生也傳了將近一千年,也有幾十代了,了凡先生也傳了十幾代,都不錯。老法師說,這個是祖宗功德積得厚,那德要怎麼修呢?德要怎麼修、怎麼積呢?老法師說,你能夠誠心誠意的奉行《弟子規》,奉行古聖先賢善良的教誨,自己誠心誠意的去做,教導你的家親眷屬、你的後人像你一樣,誠心誠意去做,你的家道就可以保持代代不衰。
所以關鍵在這一句話,這老法師講的,你自己要奉行古聖先賢善良的教誨,你自己本身要誠心誠意去做,要以身作則,然後也要教導你的家親眷屬、你的後人跟你一樣,要誠心誠意去做。像我們臺北昇恆昌公司江松樺先生,他本身就是完全落實《弟子規》,他完全以身作則,他真的把《弟子規》在公司極力的推動。他們公司有八千多個員工,每一個人都要學《弟子規》。到他們公司,考進來以後,考試通過以後,第一本拿到的書就是《弟子規》。他在機場服務臺擺的經書就是《弟子規》,還有《了凡四訓》,還有《十善業道經》。
我會認識他是從我出境到香港去見老法師的時候,我在臺北的桃園的中正機場,在他們的服務臺拿到一本老法師講座裡面的《十善業道經》,我拿去給老法師看。所以江先生他本身就是以身作則,推動《弟子規》。所以他也是用《弟子規》教育他的小孩、教育他的兒子。他的兒子現在也繼承他的事業,我們現在是所謂的接班,繼承得非常地順利。他們本身也有基金會在推動公益的活動,他的兒子本身也投入公益的活動,做些行善積德的事情。
老法師說,企業家最容易富過三代是什麼呢?就是推動中華傳統文化的教育。他說,沒有一件功德比這個更大,就是推動聖賢教育,保存中華傳統文化的教育,這個功德最大。老法師說,有人要問了,他說,今天是個亂世啊,舉世的人都在詐欺、在欺詐,你要做個老實人,我在這個社會上還能生存嗎?欸,確實很多人會有這種想法,對不對?老法師說,說得好像很有道理,欺騙別人好像是應該的,但是卻不知道說,錯了。你能夠老老實實地不欺騙別人,你能夠老老實實不欺騙別人,你這一生會過得很幸福很圓滿,問題是你相不相信?
關鍵就在這句話說,你很老實的不去欺騙別人,那麼你這一生就一定會過得很幸福、很圓滿。老法師說,問題是你相不相信這句話呢?老法師說,因果報應是真理,他說,古今中外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把這個東西推翻。佛法裡面常講的「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善因還是有善果,惡因還是有惡報。無論在什麼時代,無論在什麼地區,都能夠永遠不會變,這樣的一個道理叫做真理。善因還是有善果,惡因還是有惡報,無論在什麼時代、什麼地區,它都不會變化的,這個叫做真理,這叫做因果。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省刑箴。無任威恣臆。以國憲適我喜怒。無徇情傾法。以民命視若蠕蠉。無以其瞋目強項口吶舌躓。輒故加以舞文巧詆之愆。杖頭人鬼判。筆底死生連。一髮摘知痛。一指嚙知憐。一日服敲朴。三時耒耜懸。一夫繫圜扉。八口衣糧捐。動植皆是命。血肉總關天。所以于東海。仁聲億萬年。】
我們看字句解說:
『省刑』就是減少或是減輕刑罰,叫做「省刑」。
『箴』就是規諫、告誡、規戒。
『恣臆』就是放任自己的私意。
『國憲』,國家的法律,國家的法制或是禮儀,這個叫「國憲」。
『無徇情傾法』,「傾」就是偏斜了。
『以民命視若蠕蠉』,「蠕蠉」就是蜎飛蠕動,指這些小動物。
『瞋目』就是怒目相向,睜大眼睛怒視,這叫「瞋目」。
『強項』就是強橫。
『口吶舌躓』,「口吶」是什麼呢?「口吶」就是說話遲鈍,叫「口吶」。「舌躓」就是舌頭打結,「舌躓」就是,「舌」就是講話、言語,「躓」就是文辭晦澀,就不暢達,就說話遲鈍,舌頭打結,這個叫「舌躓」的意思。
『舞文巧詆』就是玩弄文字,詆毀構陷,以文字來歪曲事實。「巧詆」就是用動聽不實在的話來誣陷他人,這叫「巧詆」。
『愆』就是罪過、過失。
再來『杖頭人鬼判』,「杖頭」就是手杖的頂端,這個地方「杖頭」的意思,這個「杖」是指杖刑,古代刑罰的一種,它是用荊條或是大竹板拷打犯人,這是從東漢開始的,從東漢開始到南朝的梁武帝,他這還有鞭杖之制。這個「杖」用荊條做成,有大杖、法杖、小杖三等。「杖頭人鬼判」,「判」就是區別。
『一髮摘知痛』,「摘」就是用手輕拉一下。
『嚙』就是咬。
『一日服敲朴』,「服」就是承受、承擔。「敲朴」就是鞭打的刑具,短的叫「敲」,長的叫「朴」,這古代的一種刑具,鞭打的刑具。
『三時』就是指春、夏、秋三季的農作物的收成。
『耒耜』,「三時耒耜懸」,「耒」,「耒耜」就是古代耕地翻土的那個農具,「耒」是耒耜的柄,「耜」就是下端可以起土的部分。所以這個「耒耜」就是農人耕作的工具,這叫「耒耜」,所以「耒」是柄,「耜」就是它那個刃,下面有個尖尖的那個刃,可以起土,這叫「耒耜」。
『一夫繫圜扉』,「一夫」就是一個人,這裡是指男人,「繫圜扉」就是被關在監獄裡面,「圜扉」就是監獄的意思,就牢獄之災,「圜扉」就是牢獄。「圜」就是環繞,因為監獄裡面那個牢獄的門關起來嘛,整個都關起來,這就叫「圜」,就是環繞。「扉」就是只有一道門,犯人進去就是一道門,「圜扉」。「繫」就是拘禁的意思。
『八口衣糧捐』,「捐」就是什麼?「捐」就是損失。
『于東海』,這是我們剛才提過了,于公,于定國,于公,東海于公就是于定國的父親。
『仁聲』就是施行仁德而贏得的聲譽。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這個《省刑箴》裡面講,不要任意使用威勢,把國家的法令隨著你個人心情的喜怒,而在執行上有所不同。不要因循,不要循私情而罔顧法律。不要把人民的生命看成像昆蟲一樣這麼沒有價值。不要因為犯人怒目相向、不肯屈服,或者說話遲鈍、舌頭打結,你就故意用文字來歪曲事實,或是用不實的話來陷害他,讓他入罪,使他入罪。在杖刑之下,使人變成鬼;在刀筆之下,使人生變成死。一根頭髮被拉扯都覺得很痛,一隻手指頭被咬痛,也知道很可憐。有一天被鞭打用刑,有一天被刑以鞭打,那麼春夏秋三個農忙季節都痛得沒有辦法工作。家中的男主人被關在牢獄裡面,那麼一家八口就要缺衣糧了。無論動植物都是有生命的,血肉的生命跟上天都有關係的。所以于東海的作為,其仁德的聲譽可以萬古流芳。
再看下面這一篇:
【省罰箴。無取民鬻兒貼婦之錢。以肥妻子。無攘民破家拆產之貲。以腴屋田。無斂民啼飢號寒搶地呼天之怨。以供歌笑之筵。一贖百畝稅。一紙十日饘。一粒耕夫血。風霜幾苦酸。一綃織婦淚。宵晝幾餐眠。官府堆膏日。窮黎疾首年。神明不可昧。天道急復還。所以楊白起。清風萬古筌。】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無』就是不可、不要這意思。
『鬻兒』就是賣兒子。
『貼婦』的意思是什麼呢?「貼婦」就是把妻子當人質抵押借錢,這叫「貼婦」。這可能古代才有這個貼婦。
『無攘民破家拆產之貲』,「貲」就是罰款,罰繳財物,罰款的意思。這個在《說文·貝部》裡面提到,「貲」就是「小罰以財自贖也」,就有一點像說你輕罪的用繳款,我們現在講的,我們現在說什麼?判三個月有期徒刑,易科罰金,這個就是「貲」的意思。像有些判得比較輕的罪刑,就三個月的有期徒刑,可易科罰金,就是「小罰以財自贖也」這個意思。
『腴』就是豐裕、就是增添。
『斂』就是索取。
『啼飢號寒』是什麼呢?形容貧困之極,叫「啼飢號寒」。
『搶地呼天』就是以頭撞地,悲呼蒼天,形容極其傷痛,這叫「搶地呼天」。
『筵』就是宴席。
『贖』就是古代的贖刑,古代有一種刑叫贖刑,它是古代犯人用財物代替和抵銷其刑罰的制度,就剛才我講的易科罰金,這個叫「贖」。
『紙』就狀紙,就是印有規定格式,供寫訴狀用的紙叫做,我們一般講叫訴狀,這叫「紙」,這個「紙」就是指訴狀。
『饘』就是比較稠的那種粥,這一般講叫稀飯。
『綃』,「一綃織婦淚」,「綃」就是薄的生絲織品,輕紗。
『宵晝幾餐眠』,「宵」就是夜。
『官府堆膏日』,「膏」是脂肪,就是民脂民膏,民眾的這些辛苦的血汗錢,這叫「膏」,民脂民膏。
『窮黎』就是貧苦的百姓,這叫「窮黎」,貧苦的百姓。
『疾首』就是頭痛,憂苦至極,叫「疾首」。
『神明不可昧』,「不可昧」就是不能蒙蔽。
『天道』就是上天、天理。
『楊白起』是誰呢?「楊白起」就是楊震,他是東漢弘農華陰人,就現在在陝西華陰市。他字伯起,他叫「楊白起」。他學習《歐陽尚書》,明經博覽,他博讀群書,當時人家稱他叫「關西孔子楊伯起」,就是「楊白起」,楊震。他五十歲舉茂才,後來擔任刺史、東萊太守。
當時有一個昌邑令叫王密,這個人他去見了楊白起,楊震。他感謝他也有照顧他啦,給他推薦。所以這個王密擔任昌邑縣令的時候,就去見楊震,楊白起。到那天晚上,王密就帶了黃金十斤留在楊震的家裡,夜懷金十斤遺震,要送給楊震。十斤的黃金,不是兩,是算斤,十斤的黃金。楊震不收,楊震不收以後,那個王密怎麼說呢?王密說,「暮夜無知者」,晚上沒有人看到啦,「暮夜無知」,沒有人看到啦。楊震就說了,「天知、神知、我知、子知」,我知、你知、還有天知、神知,他用這樣給他回答,「作答而拒收」。後來楊震,楊伯起就不收這個十斤的黃金。
在《後漢書》裡面卷第五十四有「楊震列傳」,所以楊震的父親是誰呢?楊震的父親就是楊寶,我們在《感應篇》裡面有提到過,楊寶小時候保護了一隻黃鳥,黃色的鳥。那一隻黃色的鳥本來要到蓬萊仙島,牠是王母娘娘宮裡面的鳥,後來牠來報恩,「如雀銜環」,「如雀」我們前面有提過。他總共生四個兒子,都非常地顯貴,就是楊寶後來生了四個小孩,顯貴,「白環雙寶」。這個是指「楊白起」,這裡講「楊白起」。
楊白起他『清風萬古筌』,就是剛才講,人家給他送十斤的黃金,就是剛才提的這個王密要送給他十斤的黃金,他不收。天知、神知、我知、子知,就是這裡講「清風萬古筌」,他這樣的一個清高的操守,這樣的一個道風,他這樣的一個作風,「萬古筌」,名垂千古。「筌」就怎麼講?「筌」就是解釋。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省罰箴》裡面講,當官的人不要奪取百姓賣兒子、典當婦人的錢財,來豐厚你自己的妻兒。不要奪取百姓的血汗錢,使他家破財盡人亡,來增添你自己的房屋田產。不要聚斂百姓的財物,使他們遭受飢餓寒冷而哭啼,心中產生悲痛而怨恨,你卻用來供給你自己的歌唱歡笑的宴會。而讓百姓來贖罪,卻要花上百畝田的稅收。要百姓呈上一紙狀紙,卻要花費十天的稀飯的代價。要知道農夫的一粒米都是血汗所得啊,必須要飽受風霜辛苦努力。而一塊絲綢是織婦血淚換來的,要經過多少的晝夜不眠不吃才編成的啊。當官府堆積的民脂民膏開始的那一天,正是窮苦的百姓心中被欺壓而產生怒恨的年頭。上天的神明是不可以欺騙的,天道是很快就將你的作為報應給你的。所以像楊白起,楊震的操守作為可以說是萬古高潔品格最好的詮釋啦。
這個『入輕為重』我們就解釋到這裡,這個主要都是偏向在法務人員。淨空老法師對這一段的開示,我們上一回有提到說,東方的教育強調的是道德,西方的教育強調的是功利,現實的利益,看在眼前。所以西方教你競爭,就是要得這個功利。那東方的教育是禮讓、忍讓、謙讓,是講道義。所以我們現在為什麼這樣的社會風氣會變不好?主要是我們把自己的傳統文化教育,我們把它廢棄了,我們受到外國的影響。
所以這個入輕為重的第一條,老法師說,他剛開始到美國的時候,那邊的同修告訴老法師說,美國的政府、美國的海關,對於任何一個人到他這個國家,他都抱著懷疑態度。像美國現在都什麼?反恐啦,在機場就給你檢查得很徹底啦,當然這按照國家安全也是應該的啦。但是老法師說,美國的人,美國人,海關對你,他是把你當成犯罪人看待。他說,你是一個行為不端的人,你要用種種的方法去證明你沒有犯過罪,證明你是個好人。所以到美國去要拿良民證,就是這個意思。因為他們的觀念就是說,你不是個好人,所以你要拿出種種證據證明你是個好人,就像我們現在講良民證,證明你沒有犯過過失。這跟我們中國人不一樣,他說,我們中國人看任何人都是好人,「人之初,性本善」。美國人看任何人都是壞人,所以人生在這個世間、生在這個社會,老法師說,那還有什麼意思呢?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老法師說,我們想到這個地方,想到事實真相,我們不得不尊敬佛菩薩,佛菩薩在這個社會裡面還是一樣信任,還是一樣慈悲救護我們。諸佛菩薩他純善無惡幫助大家,大家對佛菩薩還是惡意相向、還是毀謗,有人會毀謗三寶,對佛菩薩還是陷害、還是擾亂,層出不窮。佛菩薩要是像我們這個態度,說算了吧,走吧,何必在這兒多住?可是佛菩薩不是喔。佛菩薩你怎麼侮辱他,他承受,他的善心、善意、善行教化一切眾生,還要受眾生的侮辱。
這個佛陀在《金剛經》他已經表法,他在因地作菩薩的時候碰到那個歌利王,歌利王的嬪妃去聽佛陀開示。歌利王醒過來,他說,佛陀有起慾望的念頭,佛陀說,我沒有。他說,好,你沒有,五通仙人都還有,還都會有,你怎麼會沒有呢?他就把刀拿起來,割佛陀的耳朵啦、手啦、腳,他說,我看你起不起瞋心?佛陀說,我不起瞋心,就如同我不起慾念一樣,我將來成佛,我第一個就度你。就是這一世的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憍陳如尊者。這是告訴你什麼?佛菩薩的善心、善意、善行教化一切眾生,他可以受任何的侮辱,他都不會改變。他說,我們對佛菩薩不得不尊敬、不得不稱讚,佛菩薩為什麼能當聖人?他是聖人,我們為什麼是凡人?差別在這個地方,他們不是凡夫的一般知見,他們是開示悟入佛知佛見,這一點我們要學習,我們要效法。
老法師說,第三點,《無量壽經》裡面講,先人無知,「先人不善,不識道德」,這個先人無知是指,「先人」是指他上一代,他的父母、他的祖父母、他的長輩,「不識道德」就是不懂得這些道德倫理,都被西方文明迷了,被功利主義迷了,被功利的意識形態迷了心竅,起心動念了。中國人自古以來,翻譯的中國典籍裡面,沒有隱私權這三個字。老法師說,外國人有隱私權,尤其是美國,你侵犯到我的隱私權。他說,中國的典籍裡面沒有隱私權這三個字。司馬光告訴人,他的一生「事無不可告人言」,這是司馬光的操守跟他的德行,他說,我一生「事無不可告人言」,沒有一個東西不可以告訴別人的。坦白的、公開的,沒有一樁事情不能告訴別人,正大光明。
可是外國法律上有隱私權,這是文化不同的地方、差異的地方。一個人一生當中,每一件事情都要瞞著別人,都不讓別人知道,你說這種心情多苦悶呢?活得多可憐呢?不敢告訴別人,不能告訴別人當然不是好事啊,好事哪有不能讓人家知道的呢?總是見不得人的事情。老法師這個講得很有趣喔,我們事實上是不是都不敢告訴別人呢?因為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不敢講啊。所以老法師說,我們要細細觀察,要好好地學佛。
所以第四點,老法師說,要怎麼念佛?念佛不能為自己,念佛什麼?要為一切苦難眾生,念佛要有感應,要真誠心來,你有口無心哪來的感應呢?口念彌陀,心裡要想佛才有用啊。大勢至菩薩教我們「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憶」就是心裡想著,心裡常常想,心裡常常有佛,念佛的功夫才會得力啊。所以你每天念佛,心裡都要想著跟佛一樣的慈悲、一樣的智慧、一樣的清淨,那這樣就會感應道交了,這樣念佛就會得利益了。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