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66集
第166集

感应篇汇编第166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1/20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6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六句,【見..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9 11:0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66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66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六六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1/20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66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五十六句,【見殺加怒】。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二十三頁,我們看課文,我們看課本的經文:
【春秋時衞(衛)高子羔。刖囚足。臨刑愀然。後蒯瞶之難。子羔出走。刖者守門。謂曰。於彼有缺。子羔曰。君子不踰。又曰。於彼有竇。曰。君子不隧。又曰。於彼有室。乃入焉。追者罷。子羔曰。我親刖子之足。子乃三逃我。何也。刖者曰。斷足。固我之罪。君臨刑愀然。君豈私我哉。天生君子。其道固然。今所以免君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春秋』是一個時代的名稱,孔子《春秋》記事。那麼春秋跟戰國,這兩個不同的時代,春秋算的時間是在周平王四十九年到周敬王三十九年,大概是在公元前七二二年到公元前四八一年,總共二百四十二年,在歷史上稱為春秋時代。現在大部分都是用周平王東遷,到韓趙魏三家分晉,這個是公元前七七0年到公元前四七六年,共二百九十五年,為春秋時代。
『衛』,這是一個古代國家的名稱,是公元前十一世紀,周公封周武王的弟康叔於「衛」,大概是在今天河南省的幾個城市,幾個縣,是在公元前二0九年被秦朝所滅。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高子羔』,「高子羔」是叫高柴,他是春秋時衛國人,他曾經在年輕的時候,居住在山東,受業於孔子,跟孔子修學。孔子認為高柴長得比較愚昧,這個子羔他在孔子,孔子在魯國,孔子曾經在魯國作過大司寇,所以高柴他在跟著孔子的時候,他的官場經驗是孔子的弟子裡面最豐富的。但是孔子離開魯國以前,高柴都是在季氏底下擔任邑宰,後來他跟著孔子到衛國,擔任獄史,就是監獄的官員。後來又到衛國的大夫孔悝家裡,後來就發生了蒯瞶之難,高柴逃回魯國。
他當官期間是以政績聞名的,雖然他擔任的是家臣、邑宰之類的職務,基本上他是不牽涉到國政。高柴比較值得我們在這邊報告的是他本身非常孝順,我們前面也有討論過,前面有研討過,他的父母往生,他守喪三年。在守喪期間,這三年他是從來沒有,就是始終沒有露齒而笑,這樣的一個孝心,在當時人來看都覺得很難得。
因此在魯國成邑這個地方,有一個不願意為兄長服喪的人,一聽到高柴要來作成邑的邑令。這個邑也是大概像一個縣一樣,成邑這個地方的邑令的時候,他知道高柴守喪三年,這位不願意為兄長服喪的人,一聽到高柴要來擔任這個邑令,他就願意服喪了。這就是《禮記》裡面講的,「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上位的人一舉一動都會有示範作用。所以孔子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這個是有關高柴,「高子羔」。
『刖囚足』,「刖」就是砍掉腳跟或腳趾,這是古代的酷刑之一。
『愀然』就是憂愁、憂傷的樣子。
『蒯瞶之難』是指,「蒯瞶」是誰呢?「蒯瞶」是春秋時代衛國的國君,也就是衛靈公的兒子。他擔任太子的時候,他想殺衛靈公的夫人南子,結果沒有殺成,就逃離衛國跑到晉國去了。等到衛靈公死掉的時候,衛國的人就立了衛靈公的兒子輒為出公,晉國的人就把蒯瞶送回來,可是衛國的人不接受。在出公十三年的時候,蒯瞶得到他姐姐孔伯姬之助進入衛國,迫使出公離開國家,投奔到魯國去。自己立為國君,但是他當上國君以後,他背叛了晉國,因為當時是晉國收留他,所以他背叛了晉國,晉國就發兵包圍衛國。蒯瞶又被他的人民把他驅逐出境了,後來在戎州他虐待工匠,衛國的一位大臣衛卿,就是衛國當時的一位大臣叫石圃,率工匠攻打他。後來他逃到己氏家被殺,在位總共只有三年,這叫「蒯瞶之難」。
再來『出走』就是奔走。
『於彼有缺』,「缺」就是空隙、缺口,
『君子不踰』,「不踰」就是不跨過、不翻牆。
『於彼有竇』,「竇」就是孔穴、就是洞。
『曰:「君子不隧」』,「隧」就是從洞穴通道走出去。
『於彼有室』,「室」就是指房屋、房子。
『君豈私我哉』,「私」就是偏愛。
『其道固然』,「道」就是道德、道義,「固然」就是本來就這樣。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春秋時代,孔子的弟子高子羔在衛國當刑獄官的時候,有一次在執行囚犯斷足的刑罰的時候,他心中感到很憂傷。所以這個高子羔他也是很慈悲,不忍心,因為這是一個很殘忍的酷刑,把囚犯的腳把它砍斷,所以他也是心裡很悲傷、很憂傷。那麼後來遇到蒯瞶之難的時候,子羔他逃離衛國,剛好遇到被他斬斷腿的這個人守門。守門的人告訴子羔說,城牆那邊有一個缺口。子羔說,君子是不能跳牆的。然後又說,那裡有一個孔洞。子羔說,君子是不鑽洞的。又說,在那裡有一個房間。於是子羔就進入裡面,而追殺的人找不到只好回去了。
所以你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出,孔子的教學是很成功的,為什麼呢?你看子羔他在這個危難的時候,身心在危險的時候,他還記得這個禮,會守住這個禮,不跳牆、不鑽洞的。子羔就說了,他說,我當時親自斬斷你的腳,你現在還讓我有三次逃離被追殺的機會,是什麼原因呢?被斷足的這個人說了,他說,我被砍斷腳,那是我應得的罪,你在臨場執刑的時候,心中感到難過,難道你有私偏於我嗎?所以你看子羔當時在要執行這個刑的時候,他「愀然」,就是他很憂傷,這個犯人他也看得出來。所以他說其實你天生是個君子,你才能做出這樣的憐憫舉動,所以今天才能使你免於被追殺的災難。
這個地方我們看出高子羔當時,他在執行「刖囚足」,斷足的這個刑的時候,他因為臨刑前「愀然」,就是很憂愁,但是後來卻是救他的,是這個犯人救他的。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引用老法師的開示,就是說,因果它是通三世,你看當時他砍他的時候,就是過去世了,那他憂傷的時候,是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都在這個三世裡面就顯現因果,所以因果通三世,在這一世就看到果報,所以業報皆自招。
老法師說,我們佛經上常說,「不可思議者」,像我們看子羔,被他砍斷腿的人放他一條生路,這叫「不可思議」。「不可思議者」,「思」就是思惟,「議」就是言語,「不可思議」,為什麼叫「不可思議」呢?因為我們這一念心性,它是怎麼樣?它是「超情離見」,我相信子羔當時在不忍心砍他的犯人的腳的時候,他那個悲心是跟性德相應的,是發自真心的。發自真心的那個心跟性德相應,那就是這裡講的「超情離見」,它是有功德的。「超情離見」的「情」就是七情,我們中國人講,佛教講喜怒憂懼愛憎欲。所以他當時那個憂,他當時那個憂是出自他的性德。所以這個七情,「超情」的這個「情」是情識,「見」就是你的法、你的看法,不可思議,它超越了。
換句話說,不是你的情見能理解的,不是你的情見所能看到的,「非眾生思惟語言之所能及」,就是我們《大乘起信論》裡面講的,一切法從本已來,離名字相,離言說相,離心緣相,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所以這個地方就講,「非眾生思惟語言之所能及」,是你想像不到的,就是從我們性德流露出來的。用現在的話說,是你知識達不到的,你沒有辦法去理解,這個道理太深、太廣。
所以老法師說,眾生業報一般人是見不到的,業報是兩樁事情,一個是「業因」,一個是「果報」。所以我們看到這個高子羔在危險的時候,竟然被他曾經砍斷他的腳這個人把他放走,你要去探討為什麼他,高子羔為什麼大難不死?你要去探討他這個業報,他這個果報,為什麼可以大難不死?因為前面有個業因,那個業因就是他當時要砍他的腳的時候,他「愀然」,就是憂愁,他有這個業因,種了這個善,那這個受刑人也看得出來。所以業報就是業因果報,這個因果都很深。有些業因是現在的,那果報是在來世;果報是現在的,業因是在前世。「由於善惡之業因,則遭受樂苦之果報。」所以善因樂果,惡因苦果,絲毫不爽,這個事情不能不知道。
所以因果怎麼來的呢?果報怎麼來的呢?為什麼會下地獄呢?這個地方老法師引用《寶積經九十六》裡面說的,這個法語我很喜歡,各位可以把這個法語背下來、記下來。「閻羅常告彼罪人,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自來,業報自招無代者。」閻羅王告訴這個罪人說,你有多少罪?你犯什麼罪?我也不能給你加多,加一條,「無有少罪我能加」,我不能再給你多加一條,我也不能把你減少一條。「汝自作罪今自來」,今天你造罪你到我這個地獄來,「汝自作罪今自來」。「業報自招無代者」,你自己作自己受,別人沒辦法替代你,這叫「業報自招無代者」。
所以閻羅王告訴這個受罪的人,這些話是真的,不是我閻羅王能加給你很少的罪過,或是多大的罪過。換句話說,我不能給你罪過,罪是你自己造的,你自己受,我沒有權力來加罪於你,來懲罰你。閻羅王說,我沒有這個能力。那這些果報是什麼?是你自己作罪,你今天來到這個地方,是自自然然來到這個地方的。老法師也解釋,是小鬼去把你抓來見閻羅王,我們一般都說是黑白無常去把他抓來的。
老法師就說了,那個小鬼是閻羅王派的嗎?老法師說,不是,那個小鬼是誰呢?是你的冤親債主把你抓來的,這個要懂得。冤親債主變化作無常大鬼,變化作牛頭馬面去把你抓來,你自己來的,自作自受。「業報自招無代者」,你自己作罪,「汝自作罪今自來」,這個很好。所以老法師說,這四句偈語要好好把它記住,「閻羅常告彼罪人,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自來,業報自招無代者。」
現在手機都很方便,你就把它這四句法語,《寶積經》這四句法語,你就放在手機的畫面,你再放一首音樂提醒自己,或是佛號提醒自己。每天看了這幾句話,你就不敢造作罪業。你也可以把這些法語,現在都很發達,微信啦、LINE啦、臉書啦,就傳給別人來分享。另外在《普賢行願品》裡面也有這一段經文,「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瞋癡,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這一句經文是在《普賢行願品》裡面說,菩薩他已經覺悟了,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菩薩他已經知道了,所以菩薩他自己觀想,我在過去無始劫中,我是因為貪瞋癡,發動身口意,我造諸惡業、十惡,無量無邊,如果這些惡業有體相,盡虛空界不能容受。
所以《普賢行願品》裡面「十大願王」,懺除業障,菩薩他有智慧、有神通,他能知過去,你看他知道在過去無始劫中,過去生生世世無量劫前,菩薩知道,菩薩有宿命通。因為貪瞋癡,發起身口意,貪瞋癡是業因,造作罪業的因,身口意是造作惡業的工具。所以造作是你的心,身口意是造作惡業的工具,那是緣,讓你造無量無邊的惡業。假如這些惡業有體相,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我們從,你看自己的毛病習氣就好了,你的毛病習氣有多重?你的罪業就有多重。所以你造的業有多少?菩薩都是這樣了,那何況是我們呢?我們哪一個人不如是呢?所以無量劫來肯定造的惡業多,造的善業少。所以在六道裡面的果報,為什麼樂報的少,苦報的多?原因就在這個地方。
「作業無邊,報必隨之」,善肯定有善果,惡決定有惡報,因果通三世。你真的明白了,搞清楚了,真正瞭解了,人的一生決定佔不到便宜,也決定吃不了虧,為什麼?果報通三世,你這一生吃虧,來世補償;你這一生佔便宜,來世去還債,殺人的一定償命,欠債的一定要還錢。
老法師說,我有錢被人騙了,老法師說,如果我們有錢被人家騙了,不要放在心上。如果是他的,大概是過去生中你騙他的錢,現在你還他,這個帳就了了。如果不是你欠他的,他這一世來騙你,來生他還要還給你,還給你的時候還要加利息,真的佔不到便宜。我們學佛人,我們覺悟了,我們明白了,我們跟從前不一樣,所以我欠別人的,我還了歡喜,別人欠我的,不要了。老法師說,我們到極樂世界去了,我不想跟你搞討債還債,因為討債還債還是沒完沒了,還是因果循環,在六道裡面找這些麻煩的事情,老法師說,不要了,你騙我的錢,我不要了,我到極樂世界去了。
所以我們從老法師這一段開示裡面,我們可以看到因緣果報。所以高子羔,他因為孝順,非常孝順,他本身就有這個善根福德因緣。加上他在當監獄官的時候,他在砍斷這個犯人的腳的時候,他「臨刑愀然」,很憂傷。所以你看這個心念,我們動這個心念,他動這個心念,這個被砍的人也知道。他說,你當時哪裡,你哪裡是想要偏私於我呢?你是君子,所以他在,沒想到在高子羔有難的時候,他放他一條生路,這個就是善有善報。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張慶。一獄吏也。矜慎自持。獄具必沐。暑月灑掃尤勤。嘗戒人曰。人之犯法。豈得已哉。飲食臥具。必加精潔。素奉佛。每囚受戮。必為之齋素。虔誠誦經念佛。願彼脫苦超生。其餘陰功甚多。壽八十三。無病終。子孫後成顯宦。】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張慶』,在元朝葉留《為政善報事類·卷第五》裡面有提到這個人,他是宋朝張慶,為右軍巡院司獄。右軍巡院,巡就是宋代官署的名稱,它設在應天府,應天府在今天河南省商丘市,專門糾查應天府所屬的官員違法失職的事情,羈押所屬範圍內的囚犯,司獄就是掌管刑獄的官員。所以當時張慶是擔任右軍巡院司獄。
『矜慎』就是謹慎,謹嚴慎重。
『自持』,自我克制。
『暑月』就是相當於農曆六月前後小暑、大暑的時候。
『豈得已哉』,「得已」就是出於自己的意願。
『精潔』就是精緻潔凈。
『顯宦』就是顯達的官吏。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張慶,他是擔任掌理監獄的官吏,平時為人莊重,謹慎自持,對於牢獄中囚犯使用的器具,都一定清洗乾淨,在炎熱的夏天,對牢獄的灑掃尤為勤勞。他常常告誡他人說,人之所以犯法,大都有其不得已之處。對於犯人所使用的飲食,或是睡覺器具,他一定加以清洗乾淨。平常他供奉禮佛,每當囚犯要執行死刑時候,他就一定為他們持齋,虔誠為他們誦經念佛,希望他們能夠脫離苦海,往生淨土。其餘他在暗中所作的功德非常地多。後來壽命活到八十三歲,無疾而終,而且他的子孫後來都當上顯官。
這個故事很短,但是這個故事裡面也告訴我們因緣果報的道理。張慶他只是一個獄政的官員,你看他親自打掃監獄受刑人住的環境。然後犯人要執行死刑的時候,他都為他們持齋念佛,迴向超度他們。所以他累積的陰功非常地多,所以他的果報就殊勝。你看他長壽,無病善終,而且子孫昌盛,這個就是我們講公門好修行。像張慶這種從事官職的人,不管是古代、現在都很多,但是有誰願意這樣做?這就牽涉到說,他為什麼幫犯人清掃他們的飲食臥具?是他們的居住環境,他都把他們掃得很乾淨呢?他為什麼這樣做?這是告訴我們的道理,這個張慶他心地慈悲,他把受刑人當成佛來供養。
我們要從這個地方去學這個道理,學到這個智慧,他為什麼可以無病而終?他為什麼可以長壽?他的子孫為什麼顯宦?《感應篇彙編》就是告訴你這些因緣果報的道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所以他本身有這個慈悲心,所以他把受刑人當成佛來供養。所以你在官場就可以修布施,修福修慧。你做到沒有煩惱,就是修慧;你跟眾生結這個緣,就是修福。所以張慶他是修這個供養,他有恭敬心及慈悲心。不要忘了,慈悲心也是菩提心的一種,直心、深心、大悲心。那恭敬心又跟菩提心相應,所以它是功德。
老法師就跟我們講,老法師告訴我們,一切恭敬,修慧與福。老法師說,各位要知道,不但是人生在世,無論你是哪一道的眾生,兩樣東西是不能缺乏的。這裡講是哪一道眾生,你不管是天道、人道、餓鬼道,你也是要有福報啊,兩樣東西都不能缺,一個是福報,一個是智慧。第一個是福報,第二個是智慧,我們佛法裡面講說福慧雙修。
要怎麼修呢?老法師告訴我們說,你從世間法來講,福慧雙修,福擺在前面。福慧雙修,福擺前面。老法師說,在佛法裡面是把它倒過來,那就是慧福雙修,可是我們習慣都叫福慧雙修。所以在佛法裡面,它是把它倒過來的,第一個是智慧,第二個是福德。這個沒有老法師講,我們還不會去注意,我們已經念習慣了,福慧雙修。老法師說,從世間法講,第一個是福,第二個是慧;但是如果從佛法上來講,第一個是慧,第二個是福,慧福雙修。
老法師說,你看,世間法跟出世間法,差別在這個地方。所以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是在修世間法還是修出世間法?如果你把福擺第一位,那你是修世間法;如果你把慧擺第一位,你是修出世間法。老法師說,這兩個東西,可以說都屬第一,非常重要。你有慧沒有福也不行,有慧沒有福,羅漢托空缽;有福沒有慧,大象掛瓔珞。所以兩個都很重要,兩個都是第一,人不能沒有福報,更不能沒有智慧。
佛法之所以把智慧放在第一,它是有道理的,為什麼?因為你要超越世間。我們講離開三界六道輪迴,沒有智慧是出不了輪迴。你有福報,福報用完你帶不走,家財萬貫都帶不走。所以世間法把福擺在第一個,因為他們不想出六道,沒有想要出離六道,福擺第一個。你想要超越六道輪迴,慧要擺在第一個,這就為什麼佛法重視智慧?
我們最近也看到臺北有一位,我們臺灣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一個大企業的第二代,我們也是說,一般這種我們都說是含金湯匙下來的。他父親本來就很有錢,留很多財產給他,他自己也很爭氣,在我們臺北火車站附近,一家非常高級的大飯店的老闆。诶,這幾天看到新聞報導,他心肌梗塞往生了,也是很年輕,沒有幾歲,六十六歲而已,也是帶不走,事業做那麼大也是帶不走。
所以老法師說,智慧跟福報從哪裡來呢?老法師告訴我們,全是從法布施來的,從布施供養中來的。布施跟供養是一個意思。但是這個沒有老法師講,我們還弄不清楚。布施跟供養是一樁事情,但是為什麼有時候講布施?為什麼有時候講供養呢?老法師說,用心不一樣,平常心修這樁事情,叫布施;恭敬心修這樁事情,叫供養。差別在這個地方,一個是平常心,一個是恭敬心。比如說,我們供養財物給別人,或者供養食物給別人,這個是平常心,那這叫布施。比如說,你拿錢給一個乞丐,或者你供養一餐飯給我們這個游民,我們現在講叫流浪漢,這叫布施,但是如果是恭敬心的話叫供養。老法師說,比如說你送禮,你送禮給普通朋友,這叫布施,或者你送給貧窮人,這也叫布施。但是如果你送給有身分的、有地位的,送給國家領導人,這個不能叫布施,這叫供養,道理在這個地方。所以對父母叫供養,不能講布施。你說,我布施錢給父母,這個老法師說,不對,要講供養。供養帶有恭敬,布施是平常心。對老師、對長輩,講供養,這叫用心不一樣。
那《華嚴經》就非常了不起了,《華嚴經》裡面沒有布施,統統是供養,為什麼?因為佛在經上告訴我們,一切眾生本來是佛,我們對釋迦牟尼佛供養,我們對阿彌陀佛供養,我們對毗盧遮那佛供養,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你說用布施還是用供養呢?全部用供養。所以在經上講說,「如說修行供養,利益眾生供養,攝受眾生供養」,都是用供養這個字。你如說修行,也是一種供養;你幫助眾生、利益眾生,也是供養;你教化眾生、攝受眾生,也是供養,統統是供養。這就是完全用一個真誠恭敬的心來做,你所修的這個福多少呢?開智慧的大小是從你的心,你的心愈真誠,修的福愈大,開智慧也愈高,道理在這個地方。如果你沒有真誠恭敬心,聖人來教你,你都得不到利益。
所以《書經》裡面講得好,《書經》上說,「滿招損,謙受益」。這個在《了凡四訓》裡面也有提到,這個道理是真的。這個杯子裡面是滿的,它就不能再裝東西了,再倒下去它就漫掉了;這個杯子是空的,它就能夠得到利益,人家供養的東西全部都接收了。所以無論是世出世間法,學習第一個就是謙虛,你才會得利益,恭敬謙虛才得利益。所以印光大師非常慈悲教我們,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我們的心態十分誠敬,你就得十分利益。
同一個老師上課,幾十個學生,學生得的利益都不一樣,有人受益多,有人受益淺,道理在哪裡呢?對老師的恭敬心,對你所學功課的恭敬心,這樣叫敬業。所以你如果對你的工作有恭敬心,那你就會敬業負責,你工作會做得很好。老師沒有偏心,都是真誠在那裡教學,學生得利益不一樣,哪個學生真的得利益,老師知不知道?老師知道,很清楚,為什麼?看他的言行舉止,畢恭畢敬,認真學習,這個學生肯定得到了。
這個是這一段,老法師給我們開示,一切恭敬,修慧與福,是從老法師在講《淨土大經解演義》一百七十七集裡面出來的。我們現在才明白,從老法師這樣的開示,你看這個張慶為犯人清洗他的飲食臥具,乃至於他們住的環境,牢房。囚犯要被殺,他都為他們齋素,吃齋,念佛,誦經,念佛,為他們迴向,你就知道他一切恭敬,修慧、修福,所以他累積的陰功非常地多。為什麼叫陰功?如果大家都知道了,就享世間的好名聲了,陰功就是什麼?就是天報之,上天的回報給他。所以你看他壽命八十三,長壽,他無病而終,他子孫昌盛,那真的是在監獄官員這個崗位上修慧修福。
這一段我們就補充到這裡,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劉錫元。嘗夢一人拜曰。余宋將曹翰也。昔在唐為小吏。因聽法師講經有感。設齋一供。自此感報。生生不失衣冠。漸積善因。至宋為副將。因屠城妄殺之故。生生為豬。以償所殺。曾於往歲。佃戶以我抵公之租。蒙公憐而活之。今又在此償報。特來求救耳。公曰。何法可救。曰。每當屠割之時。苦不堪忍。唯聞念佛聲音。遂解其苦。望公凡見宰殺之際。或當烹煮之時。發大悲心。但念阿彌陀佛。或持大悲呪(咒)。準提呪(咒)。不獨解余之苦。且有超脫之益。言已。悲謝而去。又鄭鄰暴死。以悞追放還。閻王曰。汝還陽間。勉力為善。見人殺生。但念南無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彼既受生。汝亦得福。乃知念佛能薦亡者。現世能增福壽。身後必生西方矣。或曰。但念佛名。何以自他俱利。曰。眾生迷昧本性。覺悟無期。一聞佛名。如昧斯醒。矧彼以殘忍殺生。而我以慈悲念佛。則舍惡從善之路。即在此矣。故見殺念佛。功德無量。明憨山大師曰。余居常。每聞宰殺之聲。不覺心痛。即念佛。及往生呪(咒)。將謂自盡此心耳。今觀此案也。乃知彼受苦者。實得利樂。推此以往。凡見殺聞殺。或見宰割刀砧湯鑊之物。隨時在處。咸發此心。觸目慈悲。應念拔苦。一切世人。若能發此慈心三昧。盡是菩薩度生之事。其功德烏可思議乎。】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劉錫元』,他是明朝人,在清朝彭際清他所編輯的《居士傳·卷四十七》裡面,「劉玉受傳」裡面,劉玉受「名錫元」,就是劉錫元先生,他又叫做劉玉受,他是長洲人,長洲是今天的江蘇省蘇州市。本來是諸生,明清兩代稱已經入學的生員,叫諸生。劉玉受跟姚孟長做朋友,後來他們學習佛法,「歸心大法」就是親近三寶。那麼劉玉受本身他是持佛母準提咒。這個準提咒,有很多蓮友也都是喜歡持這個準提咒。
他後來劉玉受要到省城去考試,他就建壇持咒七天。當他進入考場的時候,就發現很多蜜蜂聚集在他的筆端,他在寫考題的時候思如泉湧。這個是很特別的感應,蜜蜂全部都聚集在這個筆端,「思如泉湧,遂得雋」,「得雋」就是及第。在明萬曆三十五年他考中進士,官當到廬陵教授,「廬陵」就今天的江西省吉安市,「教授」就是在當時是屬於辦教育的。
後來就是宋將曹翰去託夢給他,那時候他在哪裡呢?他「應雲南聘分司鄉試」,他「過下嶲」,就是下雋縣,就在湖北省通城縣西北的地方。他睡在一個驛站裡面,晚上作夢,夢到一個長得很高大的、臉色黑的、嘴巴長長的人,來跟他作揖,就是跟他鞠躬,告訴他說,我是宋將曹翰,是託夢給這個劉錫元。
『曹翰』是宋朝的大將,他是宋朝大名,就是現在河北省大名縣,他酒量很好,而且很有謀略,飲酒的時候數斗不亂。但是他脾氣不好,好使氣凌人,所以鄉里的人對他評價不是很好。後來他當到德州剌史,在宋太宗太平興國年間,他帶軍隊征伐太原、幽州都有戰功,後來官當到左千牛衛上將軍,所以造了很多殺業,「曹翰」。
『衣冠』就是士大夫。
『因屠城妄殺之故』,「屠城」就是曹翰他當將軍的時候,他曾經屠城,這個在哪裡呢?在《憨山老人夢遊集》裡面有提到這一段,《憨山老人夢遊集?卷二十五?讀異夢記》裡面,就有提到這個曹翰。他當時在率兵包圍江西省九江市,以前江州的時候,因為守將胡則他被包圍,後來被曹翰攻進去以後,他把它屠城,後來當然他墮到地獄裡面去,輪迴當豬。
在《宋史?卷二六0》裡面有提到,「開寶二年」,「江州軍校胡德、牙將宋德明,據城拒命」。「拒命」就是違抗朝廷的命令。曹翰率兵攻打他們,攻打了五個月打不下來,就攻打這個江州,胡德跟牙將宋德明,後來最後攻下來以後,就開始屠城。「屠城無噍類」,「無噍類」就是沒有一個人可以活下來,沒有任何活口,沒有生存的活口在。總共殺死多少個士兵呢?「殺兵八百」,殺了八百人。那後來他假裝說,要把廬山東林寺鐵羅漢像五百頭要運到京師去,因為調了一百多艘的大船,要把這些帶回去,所以他後來為什麼果報這麼重呢?其實跟這個也有關係。廬山東林寺慧遠禪師,東林寺鐵羅漢像有五百多顆的頭部要運到京師去。
『往歲』就是往年。
再來就是『大悲咒』,「或持大悲咒」,「大悲咒」,它是唐代伽梵達摩所翻譯的,原名叫《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此咒全文總共八十四句,末學早期的時候,很喜歡持大悲咒,我也教我女兒持大悲咒,很多人喜歡這個大悲咒。
誦這個咒能得十五種善生,不受十五種惡死。哪十五種善生呢?就是你如果大悲咒持得非常好,第一個,「所生之處常逢善王」,就是好的國王,好的國家領袖,這第一個。第二個,「常生善國」,你會投生到好的國家去。第三個,「常值好時」,你投胎去的時候,都是很好的因緣跟時機。第四個,「常逢善友」,常常遇到好的朋友。第五個,「身根常得具足」,六根都端正。第六個,「道心純熟」。第七個,「不犯禁戒」。第八個,「所有眷屬恩義和順」,你會碰到如意眷屬,好的眷屬。第九個,「資具財食常得豐足」,「資具財食」就是你居住的環境、你的住家、你的飲食、你的財富,都常常豐足。
第十,「恆得他人恭敬扶接」,別人會恭敬你,或是會護持你。第十一,「所有財寶不受他人劫奪」,你不會被強盜搶奪你的錢財,就所有財寶不受他人劫奪。第十二,「意欲所求皆悉稱遂」,你想要得到什麼,就可以得到什麼,「意欲所求皆悉稱遂」。第十三,「龍天善神恆常護衛」,常常得到護法神的擁護。第十四,「所生之處得以見佛聞法」,你投生的地方都可以聽到佛法。十五,「所聞正法悟甚深義」,你能夠聽到正法而且怎麼樣?而且還會契入無上甚深微妙法,這叫「悟甚深義」,「願解如來真實義」。這是你持大悲咒,有這十五種善生。
然後不受十五種惡死,哪十五種呢?第一個,「飢餓困苦死」,你持大悲咒,絕對不會飢餓死跟困苦死。第二,「枷禁杖楚死」,你不會被人家銬手銬。你犯法了可能會上手銬,會被人家杖楚,就是什麼呢?就是古代叫杖打,打五十大板或者打到死掉,你不會受這種果報。第三,「怨家讎對死」,你不會去碰到怨家來讎殺你。第四,「軍陣相殺死」,就算是你去當兵也不會去戰死。第五,「虎狼惡獸殘害死」,你不會去碰到這些惡獸、凶惡的這些動物來傷害你。第六,「毒蛇蚖蠍所中死」,有些人被毒蛇咬到了,死掉了,這叫「毒蛇蚖蠍所中死」。第七,「水火焚漂死」,你不會去遇到水災、火災、溺死或是燒死,不會這樣的。第八,「毒藥所中死」,你不會被毒死。
第九,「蟲毒所害死」,有些蟲是有毒性的,你也不會去碰到這種情況,不會被這些蟲毒所害死。第十,「狂亂失念死」,你不會顛倒瘋狂啦,我們現在講精神異常,躁鬱症啦、憂鬱症啦、精神失常,你不會這樣,叫「狂亂失念」。如果你大悲咒持得非常地好,你不會碰到這種厄難。第十一,「山樹崖岸墜落死」,有些人出去旅遊,開車墜到山谷裡面死掉了;也有些人開車出去被樹木,大樹遇到颱風來,被壓死了;有些人開車,颱風來了,經過海岸旁邊,被滾石壓中,死掉了。這叫做「山樹崖岸墜落死」。
第十二,「惡人厭魅死」,碰到惡人或者碰到鬼魅,後來就死去了,這叫「惡人厭魅死」。第十三,「邪神惡鬼得便死」,最後他怎麼樣?被邪神惡鬼侵入了,死去了。第十四,「惡病纏身死」,惡病纏身,用我們現在的話叫做什麼?就是比如說癌症,比如說是癌症,你不會得到這種癌症惡病纏身。第十五,「非分自害死」,就是不會自殺。
「此外,《千眼千臂觀世音菩薩陀羅尼神咒經?卷上》則謂,若誦此咒一百零八遍者,則一切煩惱罪障,乃至五逆等重罪,悉皆消弭,而得身口意之清淨。」所以我們當時,我記得我在受五戒、菩薩戒的時候,在新北市樹林鎮海明寺受五戒、菩薩戒的時候,我們的得戒大和尚,就是那時候中國佛教會,臺灣中國佛教會的會長悟明長老,大家都稱他叫「觀音老人」。他年紀也活得非常高壽,接近一百歲。
後來他也是在帶我們,當得戒大和尚的時候,我五戒改成菩薩戒,就是他教我改的。我們那時候七天的戒期,早課起來都是做「大悲懺」,就是他親自來帶。他那時候就跟我們講,我們那時候戒子大概,五戒大概四百個,菩薩戒四百個。海明寺的那個大雄寶殿很大。他早上起來都會帶著我們唱大悲懺,大悲懺唱起來非常地殊勝,它那個儀軌還滿長的,大悲懺要會帶的人唱得很好聽。那時候我們在拜大悲懺,每天早上都拜大悲懺。他就跟我們講,他說他拜下去,整個大雄寶殿都是金光閃閃。他就跟我們講,他說,你們在座戒子裡面,一定有菩薩再來的。他說,我這個出家人,老人家,我不打妄語,我絕對不打妄語。他說,我拜下去的時候,抬頭起來的時候,幾乎是看到金光閃閃。他說,你們在座戒子裡面,一定有菩薩再來,乘願再來的。
就是跟你講,你只要持大悲咒一百零八遍,「則一切煩惱罪障,乃至五逆等眾罪」,悉皆消滅。所以印光大師也跟我們講,我們有急難的時候,我們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跟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最有緣的就是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地藏王菩薩。末學跟這兩尊菩薩都很有緣,所以我早期學佛的時候,我剛開始學佛,我很喜歡誦《普門品》,我也很喜歡持大悲咒,還有《般若心經》,都給它背起來。
現在專講因果,一門深入,持佛名號。但是我還是很感謝觀世音菩薩的接引跟加持,還有護念。我求子也是求觀世音菩薩,賜兒子給我,他也滿我的願。我放不下菸跟酒,受戒的時候放不下菸酒,我也是問普陀山觀音菩薩,可以講說,他就是我的接引老師。所以我也鼓勵各位,如果你有機緣多持大悲咒,你可以得這十五種善生,不受十五種惡死。你要不要這些福報?這個《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記載這樣,非常殊勝,這是「大悲咒」。
再來『準提咒』,在我們學佛裡面也是非常普遍,準提佛母。你看《了凡四訓》裡面,《了凡四訓》裡面的袁了凡先生,雲谷禪師也有教授他持準提咒。準提神咒,他準提菩薩,「南無颯哆喃,三藐三菩馱,俱胝南,怛姪他,唵,折隸,主隸,準提,娑婆訶」。我們娑婆訶念做沙哈,這是整個準提咒的咒文。
準提咒它有三種意義,第一個,它準提咒,「總含一切諸真言故,一切真言,不能含準提,如大海能攝百川,百川不攝大海。」就是準提咒,它是總含一切諸真言。我們念誦經的時候,都會念「淨口業真言」啦,「淨身業真言」啦,「淨意業真言」啦,對不對?第二個,「準提壇法,人易辦故,但以一新鏡,未曾用者,便是壇法,不同餘呪(咒),建辦壇法,須得揀選淨處,香泥塗地,廣造佛像,多用供具,方能成就。」它這個第二個是指準提壇法。
第三個,「為不揀染淨得誦持故,不問在家出家,飲酒食肉,有妻子等,皆能持誦,因為今時,俗流之輩,帶妻挾子,飲酒噉肉,是為常業,雖逢善知識教示,習性難以改革。」就是現在的人,比如說它現在講說,「俗流之輩」就是指我們凡夫啦,他放不下這個酒啦,放不下這個肉啦。雖然他遇到善知識給他開示,但是他習性改不了。它說,「若不用此大不思議咒去救脫,如是人等,何日得出生死。」它是說,你持這個準提咒,到後來可以把酒放下來,把肉放下來,可以慢慢地出離生死。所以它說,持準提咒,不同其他的咒,其他的咒可能要持戒方得誦習,它準提咒沒有這個嚴格的要求。
再來這一個『鄭鄰』,我們翻過來這個「鄭鄰」,「又鄭鄰暴死」,「鄭鄰」他是南宋人。
再來『悞追」,「悞」就是耽誤的誤,同一個意思。「追」就是拘捕、傳拿。
『受生』就是投生、投胎。
『念佛能薦亡者』,「薦」是超薦。
『眾生迷昧本性』,「迷昧」就是迷惑顛倒。「本性」就是我們的自性、我們的覺性。
『矧彼以殘忍殺生』,「矧」就是況且、而且。
接下來『憨山大師』是非常有名的,明朝憨山大師,四大高僧之一。憨山大師他是明朝年代的僧人,他是安徽省全椒縣人,俗姓蔡,名德清,字澄印,號憨山。他十二歲的時候,從金陵報恩寺永寧誦習經教,十九歲出家受具足戒,他到棲霞山從法會受禪法,他很仰慕清涼澄觀之為人,所以他自己字叫澄印。他曾經遊過五臺山,他很喜歡憨山的奇秀,所以他取名憨山。後來他擔任海印寺,還有曹溪寶林寺,宣揚禪宗。他也倡導念佛跟看話頭雙修,他本身是修禪的。
所以在明朝裡面四大高僧,一個是袾宏蓮池大師;第二個,紫柏真可大師;第三個,智旭,就是蕅益大師;第四個就是憨山大師。這是明朝四大高僧。他的著述非常豐富,有《楞嚴經通議》,《觀楞伽經記》八卷,《楞嚴經通議》是十卷,還有《憨山老人夢遊集》,還有其他很多的著作。
憨山大師他十九歲出家,後來他到棲霞山學習禪法,後來又學習淨土宗的念佛法門。他憨山大師後來雲遊到各地,名聲愈來愈大。在明萬曆十四年,明神宗把《大藏經》十五部,送給天下名山寺廟。神宗的太后,太后將其中一部送到東海牢山,就在青島嶗山的憨山。朝廷在牢山建立了海印寺,請憨山大師當住持。在明朝萬曆二十三年,憨山大師因為這個海印寺,被指稱私修廟宇獲罪,他後來被充軍到廣東雷州。但是他到廣東繼續弘揚禪宗,而且他到六祖惠能大師的曹溪寶林寺說法。他主張禪宗跟華嚴宗融合,而且他也強調佛、道、儒三教合一,跟我們老法師的儒、釋、道三教合一講法是一樣的,為當時人所贊同。
憨山大師在廣東待了五年,竟名滿大江南北。後來他獲准回到牢山海印寺,他在天啟三年圓寂,享年七十八歲。憨山大師有一篇「勸世文」就寫得非常好。我們把它念出來,我們念出來以後,再來把它解釋一下。
憨山大師《勸世文》講:「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到處隨緣延歲月,終身安分度時光。休將自己心田昧,莫把他人過失揚。謹慎應酬無懊惱,耐煩作事好商量。從來硬弩弦先斷,每見剛刀口易傷。惹禍只因閒口舌,招愆多為狠心腸。是非不必爭人我,彼此何須論短長。世界由來多缺陷,幻軀焉得免無常。吃些虧處原無礙,退讓三分也無妨。春日纔看楊柳綠,秋風又見菊花黃。榮華終是三更夢,富貴還同九月霜。老病死生誰替得,酸甜苦辣自承當。人從巧計誇伶俐,天自從容定主張。諂曲貪瞋墮地獄,公平正直即天堂。麝因香重身先死,蠶為絲多命早亡。一劑養神平胃散,兩盅和氣二陳湯。生前枉費心千萬,死後空持手一雙。悲歡離合朝朝鬧,富貴窮通日日忙。休得爭強來鬥勝,百年渾是戲文場。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
他這個講得實在是太好了,有因果、有事有理,有世間法、有出世間法,我把它簡單解釋一下。我們在這個世間紅塵裡面,「白浪兩茫茫」,紅塵滾滾。我們兩個眼睛就是迷迷茫茫地,心隨境轉,總是去追逐五欲六塵的東西。「紅塵白浪」,紅塵就像那個驚濤駭浪一樣,把我們淹沒掉,我們總是為了名、為了利,在這個紅塵裡面輪迴生死,「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在這個世間要怎麼個修行呢?修「忍辱柔和」才是最好的方法。「到處隨緣延歲月」,你能夠六根對六塵,一切人事物都能夠隨緣,隨緣不變,你可以長命百歲,叫「延歲月」,你不要到處都要計較。「終身安分度時光」,你要守本分,保握光陰,不要虛度光陰。
「休將自己心田昧」,你不要昧著良心做事,把自己的本性迷惑顛倒,「休將自己心田昧」。「莫把他人過失揚」,你不要去說別人的是非,不要去張揚別人的過錯,到處傳播是非。「謹慎應酬無懊惱」,我們在待人處事的時候,我們要特別謹慎一下,待人處事的時候,你謹慎就不會懊惱了嘛,說錯話、做錯事就不會了。「耐煩作事好商量」,事情一多,要耐得住煩惱,很多事情就會圓滿解決,叫做「耐煩作事好商量」。「從來硬弩弦先斷」,硬弩就是那個弓箭,你太硬啦,那弦就斷掉了。「每見剛刀口易傷」,人家說剛刀易缺,話不要太硬,嘴巴不要太硬,太硬容易傷到人。講話,話留三分,話到嘴巴留三分,給別人留餘地,不要話說到絕了,就會傷到人,叫「每見剛刀口易傷」。容易造口業,講話不要太硬。
「惹禍只因閒口舌」,為什麼我們會跟人家結惡緣?這個嘴巴不乖。所以我們學佛人就要常常練止語,不需要的話不要說,話一說了,兩個又吵起來了,又遭惹災禍臨頭,「惹禍只因閒口舌」。多說了一句話,說了不該說的話。印光大師說,對自己有好處的,對別人沒有好處的,不要說。對自己有好處,對別人沒有好處的,不要去說。對自己沒有好處的,對別人也沒有好處的,也不用說。對別人有好處的,對自己不好的,說了沒有關係。對自己沒有好處,但是對別人有好處的,多說。對自己有好處,對別人沒有好處的,不要說,你這樣就傷到人。對自己沒有好處,對別人也沒有好處,統統不要說。這樣你會懂嗎?
說話有時候會得罪人,你要去稍微想一下,對別人有好處的,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你說沒有關係。因為對他有好處,對自己沒有,可能對你不利,但是你要口吐蓮花,多說。對自己有好處,對別人沒有好處的,你只為自己好,都說別人不好,這個不要說,為什麼?惹人怨、惹人嫉妒。對別人沒有好處,結果說了對你自己也沒有好處,那更不要說了,臺灣話叫顧人怨,臺灣話有一句話叫顧人怨,顧人怨就是這裡講的「惹禍只因閒口舌」。
「招愆多為狠心腸」,這個「愆」就是什麼?「愆」就是罪業,招感這個災禍,都是你心腸太狠。「是非不必爭人我」,這個世間,人我是非不必去爭,自有公道。是非到後來,「謠言止於智者」,是非留給世間人去說。我們多念一句佛,饒我們法身活。學佛就是在學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不用去人我是非,所以「是非不必爭人我」。「彼此何須論短長」,不必去說別人長、別人短。
「世界由來多缺陷」,這個世間本來就是不美好的,沒有圓滿的,圓滿的就是成佛了。所以「世界由來多缺陷」,本來世間就不美好。「幻軀焉得免無常」,我們這個是四大五蘊的幻軀,就是我們四大五蘊和合而成的這個身體,它怎麼可以脫離了無常呢?無常生死。「吃些虧處原無礙」,多吃一點虧沒有關係,我們說吃虧就是佔便宜。「退讓三分也無妨」,就算讓三分也無所謂。「春日纔看楊柳綠,秋風又見菊花黃」,世間是成住壞空,春天才看到池邊的楊柳樹很翠綠的,到秋天的時候已經是菊花黃了。
「榮華終是三更夢」,就算榮華富貴,坦白講也是南柯一夢,是三更夢。「富貴還同九月霜」,有時候富貴人家,我們說子孫爭財產,我講很多因果裡面,我們臺北有一個很有錢的家族,生了很多的小孩,為了爭奪這個家產。他父親死掉以後,為了爭奪這個家產,其中這個弟弟拿槍親自把兩個哥哥當場射殺,只為了爭這個財產。「富貴還同九月霜」,可憐啊,「九月霜」,就像這個寒霜一樣。「老病死生誰替得」,生老病死沒有人可以替代。「酸甜苦辣自承當」,自己去承受這個酸甜苦辣的因果報應。「人從巧計誇伶俐」,你說你多聰明、多厲害、多奸巧、多伶俐。「天自從容定主張」,老天自有,人有千算不如老天一劃,這叫「天自從容定主張」,人有千算,老天有一算,老天給你一劃就劃掉了。
「諂曲貪瞋墮地獄」,「諂曲」就是虛偽造作,貪瞋癡造業不斷,墮地獄。公平正直就是天堂。「麝因香重身先死」,麝香是什麼?麝香是很珍貴的一種怎麼樣?一種很珍貴的香氣香粉,我們說麝香,就是中藥裡面叫麝香。它本來在中國西南西北部高原、北印度、尼泊爾那一帶有一種雄性的麝鹿,牠的生殖腺會分泌物。牠兩歲的時候,這個雄麝鹿就開始分泌麝香,十歲左右是最佳分泌期,每一隻麝鹿可分泌五十克左右,五十公克左右。此外麝香鼠也有這種分泌物,它乾燥的時候就變成了顆粒狀、塊狀,它有特殊的香氣,可以做成香料,也可以入藥,這叫麝香。「麝因香重身先死」,因為麝鹿就是因為香重,所以後來就死掉了,「身先死」。「蠶為絲多命早亡」,這個大家都看得懂。
「一劑養神平胃散,兩盅和氣二陳湯」,我們講說和氣生財,心平氣和就是最好的,柔和跟心平是最好的藥。「生前枉費心千萬」,生前用心計較,枉費心機千千萬萬。「死後空持手一雙」,也帶不走。「悲歡離合朝朝鬧」,這個世間總是這樣,悲歡離合,頭出頭沒,從早鬧到晚,從年輕鬧到往生,這叫「悲歡離合朝朝鬧」。「富貴窮通日日忙」,每天為了富貴窮通,每天忙得不得了,早上早早出門,晚上回來已經累得半死了,「富貴窮通日日忙」。「休得爭強來鬥勝」,我贏你、你贏我,我比你強,「休得爭強來鬥勝」。「百年渾是戲文場」,也不過人生如戲,就像看戲一樣,「戲文場」,演一場戲。「頃刻一聲鑼鼓歇」,就像我們看京戲裡面,京戲裡面那個戲文場,噹噹那個打鼓,那個鑼鼓一聲戲結束了,叫「頃刻一聲鑼鼓歇」,人生的戲結束了。「不知何處是家鄉」,請問下一世在哪裡去投胎?
好,我們看下面這個『往生咒』,大家都很熟悉,我們就不解釋了。
再翻過來五百二十六頁,『刀砧』就是刀跟砧板,是宰割的工具,就是宰殺。
『湯鑊』就煮著滾水的大鍋,比喻痛苦的處境。
『慈心三昧』,又稱慈三昧、白光明慈三昧、大慈三昧,或者慈心觀。「是大乘菩薩修慈悲行的根本。即去除妄念雜慮、遠離瞋恚怨憎之念,專致於慈悲心,觀一切眾生普遍受樂的三昧。這是行者憐念眾生、關懷眾生的心理境界。」那麼在《禪法要解》裡面,卷上云:「何等是慈三昧?觀一切眾生悉見受樂,又經中說慈心三昧,遍滿十方皆見受樂。云何但言願令眾生得樂?答曰:初習慈心願令得樂,深入慈心三昧已,悉見眾生無不受樂,如鑽燧出火,初然細軟乾草,火勢轉大,濕木山林一時俱然,慈亦如是。」就是說你剛開始行慈悲心的時候,就好像鑽木取火一樣,後來慢慢地就,乾草就是開始燒起來,最後整個溼掉的木山林,一時都是燃起來。它說,大慈悲心,就是像整個山林就燃燒起來,你的大慈悲心就開顯出來,叫「慈心三昧」。
『烏』就是哪裡。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
明朝的劉錫元,曾經夢見一個人向他拜求說,我是宋朝的將軍曹翰,以前曾經在唐朝的時候當過小官,因聽過法師講經而感悟,就供養法師一頓齋飯、齋食。從此以後就感招福報,生生世世出生都是士大夫,然後為人衣食不缺,漸漸累積善因,到了宋朝當了副將。由於攻陷城池而濫殺無辜的緣故,每一世轉生為豬身,以償還自己所造的殺業。你看這個就是三世怨,他在唐朝那一世,他只是當個小官,他聽法師講經有法喜、有感悟,所以他設齋,『設齋一供』就是供養一頓的齋飯給這個法師,他就修到這個福報了,修到生生世世不失衣冠,都是當士大夫。然後又慢慢地累積善因,結果到了宋朝當了副將,只為了屠城造了殺業,結果生生世世當豬。第一世修福,第二世得富貴,第二世得富貴造業,第三世到惡道去,這叫三世怨。
那麼曾經在前年,你的『佃戶』就是佃農,把我的豬身拿去抵充欠你的租金。承蒙你的憐憫讓我存活下來,現在我又在此地要償還宿債,所以特別來向你求救。劉公就說了,我用什麼方法救你呢?曹翰說,每一次我被宰割的時候,非常痛苦難以忍受,只要聽到念佛的聲音,就可以解除痛苦,希望你以後看到,凡是看到牲畜被殺的時候,或烹煮的時候,你能發大悲心,就念阿彌陀佛或持念大悲咒、準提咒,這樣不但可以解除我的痛苦,而且還有超脫的好處。說完很悲傷的道謝離去。
那麼這個地方,「又鄭鄰暴死」,這個地方看應該是鄭姓的鄰居,但是我們在看字句解說裡面,它「鄭鄰」裡面講,南宋洪邁《夷堅甲志·卷四》裡面,有提到「鄭鄰再生」。也就是在紹興十四年,宋高宗的時候,江東,江東就是南宋最繁榮省分之一,江東就是在今天南京的境內。有一位江東憲司,憲司就是諸路提點刑獄公事,負責調查疑難案件的,這個人叫鄭鄰。所以鄭鄰照這樣解釋是有這個人,名字叫鄭鄰。如果是照南宋洪邁《夷堅甲志·卷四·鄭鄰再生》,再生就是他放回來了。
所以我們剛才解釋說,在解釋這個白話裡面說,又有一位鄭姓鄰居暴斃,到了冥府,因冥吏捉錯人。所以應該是說,又有一位鄭鄰他暴斃了,因為冥府冥吏捉錯人,將他放回陽間。閻羅王向他說,你回到陽間要努力勸人為善,如果看到有人殺生,你就要為牠們念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及觀世音菩薩聖號,被殺者就可以仰仗佛力超生,你也可以得到福報。
由此可知,我們看第三行,由此可知平時念佛,可以為亡靈脫離這個,超薦,脫離這個災難,平時念佛可以為亡靈超薦往生,現世的人能夠增加福壽,將來死後也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有人問說,只有念佛名號,怎麼可能自利利他呢?我說,眾生都因為久遠劫來,迷昧了本性,才使自己無法覺悟,但是只要一聽到佛號,迷昧之心就會立刻覺醒。況且他們以殘忍的手段去殺生,而我卻能以慈悲拔苦的心來為牠們念佛,這樣能讓心靈走向,去惡向善的道路就從此處開始。所以看到殺生,能夠念佛號的人真是功德無量。
明朝憨山大師說,我在平常的時候,每當聽到動物被宰殺的聲音,我不知不覺就感到痛心,感到心痛,就即時為牠們念佛以及往生咒,我這樣做只是為這些被殺受苦的生靈盡一點心意而已啊。現在從以上這兩則公案,乃知道那些被宰殺的受苦眾生,實在能因聽到佛號,真能獲得安樂利益。由此推論,凡是看到殺生,或聽到被殺的慘叫聲音,或者被烹割、被宰割、放在砧板上被剁、置於湯鍋中被烹煮的生靈,我們都要在隨見可聞處,隨時隨地發出慈悲心,應多念佛號來拔除牠們的痛苦。若是所有的世間人都能發這慈悲三昧的心,盡力去實行菩薩救度眾生的大事,他的功德實在是不可思議啊。
那麼這個地方,明朝的憨山大師他是禪宗的高僧,他為何用念佛度眾生呢?老法師說,一句阿彌陀佛,無上甚深微妙禪。老法師說,佛教傳到中國是釋迦牟尼佛滅度一千年,佛就有預言說一千年後,這個法會傳到東方的震旦國,震旦就是中國。在佛的法運裡面,佛說,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正法是什麼成就的呢?正法是戒律成就,能持戒的人他就能夠證果。像法持戒就不行了,人的根器就沒有從前那麼好,那麼就必須要修禪定,所以像法時期,這一千年是禪定成就。末法一萬年是淨土成就。這個話佛在《大集經》裡面講的,佛法傳到中國剛剛好是佛滅度以後一千年,佛滅度後一千年,就是像法開始,像法禪成就。
所以禪宗在中國興旺,真正一千年,中國的禪宗超過印度太多了,因此修禪的人多,仰慕禪的人多,禪風很盛。但是禪宗裡面一知半解,那就更多了,有人貢高我慢,他瞧不起淨土,他連教下的也不看在眼內,所以產生誤會。這些祖師大德他們用善巧方便,你看永明延壽大師他先修禪,在禪裡面他大徹大悟、明心見性,回過頭來修淨土,這個示現是做什麼呢?就是告訴那些學禪的人說,你們這樣不能成就,你們回來修淨土就能夠往生,肯定可以成就。所以「有禪有淨土,猶如戴角虎」,這個話是勸學禪的人,不是勸修淨土的。但是如果修淨土再去搞禪,那你就錯了。老法師說,看到修禪的不能成就,勸他不能夠接受、不肯聽。所以說,你有禪再加上淨土,那就更好,這是善巧方便引導。這是憨山大師他特別他在禪宗上,在禪宗裡面,他是一個高僧大德,但是他勸人家念佛。
我們接下來看下面這一段:
【刑獄者。國之大事。民之生死係焉。故太上立言。首嚴行賄。至於曲直輕重之間。尤致意於問刑者。以當權易於行方便也。然一人之耳目有限。為吏書衙役者。能去其惡習。倚官行善。以救人患難。造無量無邊功德矣。夫善惡分途。在一念之微。而借風使帆。為力更易。人道公門不可入。我道公門好修行。古人之言。豈欺我哉。至於殺人殺物。人殺我殺。同是一殺。縱不能遇物救活。難道虔心念佛。亦費財費力不可為乎。思之思之。】
這一段比較簡單,我們就直接解釋:
它說,白話解釋裡面講,刑罰跟獄政這兩件事情是國家施政大事,關係到人民的生死問題。所以太上老君立言,首先就是嚴斥行賄,賄賂的事情。至於案情的曲直、輕重之間的衡量,尤其提醒那些審判案件的官員,因為他們掌握了權力,他們握有權利,容易行使方便之道。然而官吏一人能用耳目關心到的範圍有限,所以擔任官府部屬的官吏、書辦跟衙役,如果能夠去除自己的惡習,在官位上方便行善,救人於患難之中,就可以造無量無邊的功德。
要知道善惡的分際,就在自己心中微細的一念,如果能借力使力,行善就更容易了。人家說公門不可入,我說公門當官好修行,古人難道會欺騙我們嗎?至於殺的是人或是物,是他人殺或是我殺,同樣都是殺生,縱使不能在遇到的時候把牠們救活,難道虔誠為牠們念佛,你也認為會花費自己的錢財,跟浪費自己的力氣,而不去做嗎?而做不到嗎?這個道理請大家仔細想一想。
好,那麼這一段裡面,這個『見殺加怒』裡面,這裡面提到很多,都也有提到殺生的事情。我們看憨山大師他聽到人家在宰殺的時候,他不覺得就心痛,為牠們念佛。那我這裡就講一個公案,你想要長壽,就不要造殺業。所以在臺灣有一位早期的留美科學家,叫雷久南博士,她說,素食放生是福壽之本,她就講一個公案故事。她說,有一位加拿大的女士,五年前得到末期的惡性皮膚癌,它擴散到肺部去了,醫生宣告無藥可救,只有三個月的壽命。
那麼這位加拿大女士,她認為她生命要結束了,不如到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去死。所以她選擇尼泊爾,佛陀的故鄉尼泊爾。後來她經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喜馬拉雅山的一位丹帕仁波切,這位仁波切勸她放生來延壽,延命。她回到加拿大溫哥華,她每天到碼頭等漁船進港,買下魚蝦放生,還有其他動物如狗一樣,像狗一樣,她也去把牠放生,她能救一條命就算救一條命。結果四個月以後,她的癌症消失得無影無蹤。
後來這位加拿大女士跟雷久南博士通電話的時候,她又跟雷博士說,她三個月前乳部又出現一個硬塊,得了乳癌,她又如法炮製,每天吃素、放生,不到三個月病又好了。雷久南博士問她,妳一天放多少生命?她回答說,平均一百條。她一天放一百條,除了放生她還抽時間去散步,思惟人生的意義。她後來放棄她的工作,她本來是做服裝顧問的,後來改做環保、商業道德、慈悲心的顧問。這個是在一九九0年七月,寫在美國佛州,這是雷久南博士講出來的故事。所以人不殺生,愛護物命以及放生素食,得長壽果報。
那麼最後我們來探討一下,這裡面講的都強調念佛,虔心念佛,不浪費你的錢財,不浪費你的力氣,為什麼念佛可以得定呢?為什麼念佛可以伏煩惱呢?念到功夫成片還可以帶業往生,念到理一心不亂就可以證法身。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一下,老法師說的,為什麼我們要「一門深入,長時薰修」?為什麼要一部經,一句佛號,一個方向,西方?
老法師跟我們講,反覆就是訓練耐心、定力,我們每天念佛就是反覆在念佛。所以老法師說,反覆就是訓練耐心跟定力。他說,一個現象一生中看過很多次,過去看的時候都沒有覺悟,如果有一次你突然間看了,覺悟了,是怎麼回事呢?因為你每一次看就是一次薰習,每一次薰習,次數多了,不知道在哪一個時間,你就契入了,就覺悟了。老法師說,這個地方,讓我們深深體會到薰習的重要。所以念佛是薰習,我們在智慧薰習,煩惱也是薰習,你煩惱愈多也是無明薰習。
所以中國古聖先賢教我們,「教之道,貴以專」。學習就是必須要一門深入,要「貴以專」。佛法教你「一門深入,長時薰修」,為什麼?因為你長時薰修,幫助你把心定下來,一樣的東西你看的遍數愈多,愈有耐心,耐心是定力的前方便,長久的耐心自然就得定,定就能開悟,定就能生智慧。所以老法師說,讀一千遍有小悟,讀兩千遍大悟,讀三千遍的經,大徹大悟。所以我們看一樣東西,反覆的看就是訓練耐心,一遍看不懂沒有關係,不要去想。想是妄想,妄想決定不能開智慧。
現在的人毛病就是什麼?喜歡去研究。怎麼研究,研究不出來,這什麼原因?因為你的妄想、分別、執著沒放下,原因在這個地方。一樣東西、一本書、一個光碟,你果然一天看十遍,十天看百遍,百天看千遍,百天看千遍,千天看萬遍,你開不開悟?老法師說,準開悟的,一萬遍三年多,哪有不開悟的道理呢?然後你就能相信古人講的,「讀書千遍,其義自見」。這是真的,一點都不錯,為什麼其義自見呢?因為你自性裡面有圓滿的信息,我們每一個毛孔、每一個細胞都有圓滿的信息,怎麼會不開悟呢?
老法師說,我們這個信息為什麼透不出來?因為我們有妄想、分別、執著,我們每一個細胞信息都透不出來,能量起作用非常有限。如果真的妄想、分別、執著都放下來了,我們的信息是圓滿的,能量是圓滿的,這不是科學嗎?是高等科學。科學裡面求這個沒辦法求得到,佛法裡面是現成的、本具的,自性本具的東西,叫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本自清淨、本不動搖、本不生滅、能生萬法。可貴的是你真的清楚明白了,然後你好好去學習,學習不是學別的,是學放下,壞脾氣放下來,壞習性放下來,與自性相違背的統統放下來,你就契入了。這是一門深入的用意在這個地方。
所以這一段的「見殺加怒」,老法師跟我們最後的開示就是說,「見殺加怒」,就是講犯罪了,判死刑了,執行死刑的時候你沒有憐憫心,反而是瞋恨之心,老法師說,這個心不好。古時候的執法人員在執行處決囚犯的時候,都流眼淚,雖然囚犯他罪有應得,但是總是不忍心看人家死,尤其是無辜的、冤枉的,更令人家痛心。所以老法師說,要生救護的心,要生同情心,這是仁心。貪瞋癡的心是三途惡道的心,菩薩的心是仁慈到極處,佛心是真誠平等,我們要認識清楚,要知道如何去學習。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