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77集
第177集

感应篇汇编第17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4/0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7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一句,【射..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29 11:00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7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7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七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4/0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7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一句,【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五十七頁,我們看經文:
【李奚子。一山嫗也。每遇大雪。鳥無安枝。往往集其家。嫗濟以穀。且不敢驚。上帝謂有仁心。壽至五百歲。】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李奚子』,唐朝杜光庭有寫了一本書是有關仙家的書,這個書名叫《墉城集仙錄》,裡面就有記載李奚子這個人。李奚子,「晉東平太守李忠祖母也,不知姓氏。」李忠他的祖父為官,節操非常地好,叫「貞節丘園」,「貞節」就是他的節操,「丘園」就是他過隱居的生活,隱逸就是過隱居的生活。李忠的祖父本身,他的本性很善良,「性多慈憫」,很慈悲,有悲憫心,「性多慈憫」。「以陰德為事」,他喜歡積陰德,做陰德的事情,就是我們所說的為善不欲人知。所以《了凡四訓》裡面也有講,「陽善享世名」,你做善事讓人家知道,大家給你表揚、大家給你讚歎,那也是一種福報,所以「陽善享世名」。「陰德天報之」,你做陰德的事情上天會回報你。所以這個李忠的祖父都是積功累德,積陰德。
所以積陰德的人,他本身就是事實上就能夠做到《金剛經》裡面講的,行一切善,離一切相。佛陀一再教誨我們,做善事要行一切善,離一切相。行一切善,離一切相就是破你的執著,執著最難破,執著一破他就出三界了。那怎麼樣才可以出三界呢?一定要有戒定慧這個功德。所以你只要破執著,事實上就是修德,我們說「修德有功,性德方顯」,「修德」就是要行一切善,離一切相。那你就可以做到《金剛經》裡面講的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了。那你性德顯現出來,性德就是我們的戒定慧,那就是智慧了。
所以修陰德、積陰德,為什麼它果報很大呢?就是因為他能做到《金剛經》裡面講的這個境界,三輪體空,沒有我相、沒有人相、沒有眾生相、沒有壽者相,這個是最難修的。一般行善都喜歡讓人家知道,尤其我在修學的過程裡面,其實我也看到很多,沒有學佛的我們就不用說了啦,但是有學佛的,還是放不下這種名聞利養。所以總是沒有辦法修行成就,就是不能夠破掉這個執著,也就是他不能夠即相離相。
「奚子每與一志」就是李奚子她常常會發願,就是「每與一志」,「一志」就是發願。「務於救人」,她發的願是什麼願呢?她就是要救人,你說這個人是菩薩,「務於救人」就是念念就是想要救人。「大雪寒凍路」,有時候天寒地凍的時候,尤其是在中國北方,一定會有這樣天寒地凍的這種氣候,大雪寒凍的時候,路上都被雪覆蓋了。那這個鳥啦、動物啦就沒有東西可以吃了,整個稻田啦,整個田園都是雪,那動物就會餓死。
那怎麼辦呢?你看這個李奚子,「積稻及穀於園庭」,她就在自己家裡面的庭園,她就放了很多的稻米、稻穀給什麼?給這些鳥來吃,「積稻及穀於園庭」。「恐禽鳥餓死」,她就是擔心這些動物,這些鳥會餓死。「其用心如此」,你看她這麼有慈悲心,到這種地步。「今得道而居華陽洞」,後來她修行成就,她得道,她應該是修仙家的,她得道,得道以後她就居華陽洞。華陽洞據說是傳說中神仙所居的洞府,在哪裡呢?在江蘇省句容縣茅山之大茅峰下的宮中。這個李奚子的故事也有編入《正統道藏》洞神部譜錄類裡面,也有記載這一段。
所以剛才提到說,李奚子會在庭園放一些稻穀。我們師父上人淨空法師的道場,就臺北佛陀教育基金會,在臺北市杭州南路一段五十五號,專門都印佛典、佛經,全世界流通。早期淨空法師都在這邊講《華嚴經》,還有講經。以前早期,淨空法師在臺北有兩個講經的道場,一個是韓館長的景美圖書館,一個就是在杭州南路的佛陀教育基金會。中國當時還沒有開放的時候,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創辦人簡豐文老師,跟他的夥伴林國營居士,他們都是帶了很多的印經款,到中國大陸印經書跟做慈善工作。所以今天中國國內的佛教會這麼發達,蓬勃發展,跟佛陀教育基金會簡豐文老師早期的,在一、二十年前的那種法布施有絕對的關係。
末學依止淨空老法師,還有他的弟子簡豐文老師修學,我是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內典研究班的第一屆同學,我也很感謝簡豐文老師的教導,沒有他,我就不會今天在這邊學習講經。所以當時簡老師在創辦華藏園區,臺北有一個華藏園區,專門在給人家打佛七啦、夏令營啦、禪修班啦,就在臺北的近郊。我就是華藏園區四位股東之一,剛開始創辦的時候老師有困難,那我義不容辭幫助老師,所以我現在還是華藏園區的四位地主之一,因為要買那個林地,買那個山地來開闢。
提到佛陀基金會這一段是什麼意思呢?就佛陀教育基金會每天中午午供完了以後,在十二樓餐廳的外面就有一個小花園,就在佛堂的外面,餐廳跟佛堂的外面就是一個小花園,在佛陀教育基金會的十二樓。很奇怪喔,那鳥都知道那個地方可以免費施食。佛陀教育基金會的義工,他們就會怎麼樣呢?他們會在中午或是晚上的時候,就會把花園那邊灑了很多的稻穀跟米,那整群好幾百隻的鳥都會呼朋引伴的過來,然後在那邊覓食,牠也會非常安分的,把你布施這些米全部吃光,牠再飛走。所以這個就是什麼?我們講說真正的施食,我們一般是變食真言,我們如果做午供都會有變食真言,這是靠主法和尚的功德力。
但是你每天其實都可以變食。我知道臺北,比如像海濤法師啦,或是其他修密宗的都會怎麼樣呢?煙供,這個我是沒有學,煙供,煙供就是密教裡面一種施食的方式。但是我告訴你,其實隨時你都可以煙供,不用煙供啦,你就可以食物供養啦,路邊很多路倒病人、很多的可憐人。或者我們臺北市所謂的街民、流浪漢,很多啦,在我們臺北市萬華,萬華那個地方算是老人比較多。當然啦,遊民背後的故事很多啦,有人是做事業失敗,有人是智能有問題,有人是勞動傷害以後身體不能工作,有些人是家裡貧窮,有些人是喜歡做遊民,大概他們的成分背景都很複雜。當然也有發生酗酒啦、打架啦,或者懶惰不願意工作,這個不能說沒有,但是裡面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像這些其實你也可以去施食,如果你有疑慮的話,像臺北市很多善心人士,他們都會在怎麼樣?他們都在過年的時候,或者天寒地凍的時候,他們叫辦桌,我們臺北叫辦桌,什麼叫辦桌呢?就叫餐廳啦,或是做餐飲業的,辦個十桌、二十桌,請這些遊民吃飯,給他們飽餐一頓。所以這個是怎麼樣?就是說你隨時都可以施食,而不是只有做一個煙供,看得到的你也要去救,你說煙供是看不到的無形的幽冥眾生,這個我們都相信,做三時繫念或者做小蒙山。
像我們在臺北舉辦的萬人念佛,去年一場、今年一場都非常地殊勝,大家都法喜充滿。為什麼呢?因為法食跟飲食都很重要,所以我們蒙山供品就很豐富。我們三天的萬人念佛,下午都會做蒙山施食,大家都非常地高興、非常地法喜,那眾生也歡喜,這是你供養幽冥法界的眾生。但是陽世間也有很有多可憐的人,除了人道以外還有怎麼樣?還有畜生道的,流浪狗啦、流浪貓啦,還有那些鳥啦。
所以有一次我看到一個外國人來臺北,他專門做什麼呢?他專門去保護被主人棄養的或者被捕獸器壓傷的,那種斷了一隻腳或者斷了尾巴的啦,這些動物,像狗,大部分都是狗,就是殘障狗,我們現在講就殘障狗。我們有殘障人士,牠有殘障狗,牠只剩下三,狗是四隻腿嘛,只剩下三隻腿,甚至有時候還兩隻腿,都被截肢了。
就有這個英國人他就很有愛心,他在臺北教英文,他就跟他太太假日開個車,在各山野道路蒐尋,看有沒有流浪狗斷了一隻腿的,他就把牠抓起來,那在哪裡呢?把牠送到我們新北市的金山,就租一塊農地,跟農民租一塊農地,那蓋一個狗舍,就是狗的養老院,然後在那邊養牠們。這也是跟這裡一樣,也是照顧這些畜生道的,我看到這個電視新聞報導,我就很讚歎這個外國人,這麼有愛心。他在電視講他沒有錢,我馬上就叫我們蓮友幫我送臺幣,大概那時候送五萬塊,我說,你趕快送去淡水給他,我幫助他,因為他說,他沒有飼料了,沒有辦法養這些狗。
那我講這些故事的意思是告訴你說,其實慈悲心是遍法界的,老法師說,愛心遍法界。愛心遍法界不是嘴巴說的,要真正去付諸行動,路上看到的、眼睛所看到的,能救的就儘量救。當然積極來講的話,你不要去傷害牠們,所以在戒律上有講,經過草原是不能踩的,為什麼?怕傷害到裡面的小蟲,我們也會討論到,如果你踩過去了就是違反戒律,這就是大慈悲心的顯現。
所以我們講的李奚子的故事,我們要從她在庭園裡面,準備稻穀給這些天寒地凍的鳥來吃,我們要學習這個精神,這個叫做積功累德,這叫積陰德。你不要等到生病了,急難來臨了,災難來臨了,才那邊呼天搶地,臨時抱佛腳,你都來不及了,你平常就要累積陰德。這些都是什麼?這些善行你如果不著相去做,你認為這是本分事,應該做的,那就是陰德,陰德可以改變業力。這個地方用這樣的一段分析跟各位分享。
常保持慈悲心,慈悲心,老法師說是最好的解毒妙方,現在都是「飲苦食毒」,《無量壽經》裡面講的「飲苦食毒」,你吃哪樣東西沒有毒啊?加工品也有毒,農藥,水果、蔬菜這些,或是改造基因再下去做的食物,哪一個沒有毒素呢?所以你沒有辦法去防毒。根本的你只要一出去,現在所有的,你到任何的飲食的餐廳,你幾乎是沒有辦法去看到沒有毒的這一塊。那只有一個力量可以防毒,老法師說的慈悲心,慈悲心是最好的解毒妙方。其實我們人真正的毒是我們的貪瞋癡三毒,那才是真正的毒,那個會改變你整個細胞系統,你的細胞排列組合全部,如果你三毒嚴重的話,其實你的依報跟著它而改變,這是千真萬確的。
所以為什麼淨空老法師,今年已經九十歲了,身體還這麼健康?每天講經說法,不疲不厭。為什麼?老法師身口意清淨,他沒有妄想、分別、執著。所以他一天只有吃早餐,早齋跟中餐,他也是等於持午,過午不食,老法師等於晚餐都不吃,他能量還這麼好。為什麼?因為心清淨,老法師說,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用在妄想上面,他以前跟李老師說的。這個是我們看到李奚子的故事來跟各位這樣分享。
再來『山嫗』就是古代代表山神受享祭、受祭祀的女子叫「山嫗」。
再來『安枝』,「安」就是安居、居處。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前有一位名叫李奚子,是住在山裡面的老婦人,每次遇到天下大雪的時候,樹枝都被大雪覆蓋了,鳥類沒有樹枝可以休息,常常都棲集在她家中。老婦人就用稻穀來給牠們吃,而且不敢驚擾牠們。上帝認為她很有慈悲心,所以享有五百歲的長壽,她長壽五百歲。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楊某。捕禽為業。一日有寒鵲棲於樹上。乃裝黏登枝。枝折而墮。腦刺於竹。血流而死。】
好,我們來看字句解說:
這個『黏』字,「黏」就是膠附、黏合。漢朝王褒寫的《僮約》裡面講,「黏雀張鳥,結網捕魚。」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姓楊的人以捕捉飛禽為業,有一天看到一隻寒鵲棲息在樹上,就拿著裝有黏膠的竹竿,爬到樹上,樹枝折斷,人就摔下來了,頭腦,就腦部被竹竿刺中,血流滿地而死。像這種獵人捕飛禽為業的這種,其實他們的果報也都非常地迅速。我們曾經也講過,我們臺灣的報紙報導,臺南那邊有一位捕鳥人,可能因為市場都有人買這種八哥啦,這些小鳥,然後八哥牠都會在電線桿上,那個洞裡面去築巢、產卵。這個捕鳥人就爬電線桿上去,就在那個電線桿的洞裡面抓到三隻雛鳥,剛生出來還沒長羽毛的。結果他下來的時候,自己被高壓電電死,就掛在那個電線桿上面,那就真的變成鳥人了,這真的是現做現報,很可怕。
那這個人,這個楊某,你看他用「裝黏登枝」,枝折斷了,自己摔下來,就竟然被他要捕鳥的這個竹子刺到了,被竹竿刺中了。那怎麼會這麼巧呢?這就是因果通三世,業報皆自召,老法師說的。所以因果的感應是不可思議的,最難理解就是這一點,為什麼會這樣呢?不可思、不可議,所以因果的感應是不可思議的。我們再聽聽老法師的開示,你從老法師這個開示,你可以舉一反三。
不可思議的意思就是,思就是思惟,議就是言語,所以不可思議就是「超情離見」,「情」就是七情,我們講七情六欲。也就是說這個思,思惟,議是言語,不是你現在所用的八識五十一個心所能夠去想到、可以去理解到的。因為我們現在的八識五十一個心所都是汙染心的,不是清淨心。清淨心可以生智慧,智慧可以看到過去、現在、未來,汙染心不可能看到過去、現在、未來,所以叫做不可思議。
「超情離見」,「情」就是七情、情識,就是我們剛才講的八識。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末那、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離見」的「見」呢?「見」就是你的想法、你的看法,不可思議就是它超越了,換句話說,不是你的情見能理解的,不是你的情見能看得到的。《無量壽經》的經文裡面這樣說,「非眾生思維語言之所能及」,是你想像不到的,用現在的話來說是你知識達不到的,你沒有辦法去理解的,這個道理太深太廣。
眾生的業報一般人是見不到的。我們常常也看到很多這些新聞報導,某一個人或是某一個女眾,開快車經過那個路口,突然間車子相撞,火燒車燒死在裡面。我們臺北也常常發生這種情形,臺北這邊很流行騎重機,重型機車非常時髦。他們有時候在高架道路啦,跟汽車爭道,或是在山野間的道路啦,比如說像我們臺北近郊的北宜公路,他們就會飇車,互相競逐。曾經就有這樣的報導,重型機車在轉彎的時候,速度過快摔下去,車子剛好經過,腦袋瓜就切開了,頭就斷掉了,當場切斷。
我以前一個學佛的朋友,他學佛也沒有好好地學,學佛還跟人家迷戀這種世間的五欲六塵的東西,他也去玩那個重型機車。有一次就開了重型機車,經過我們宜蘭蘇澳那邊,速度太快,把一個出來運動的老婦人當場撞死了。所以這個就是,你說為什麼那麼多人經過沒事,她經過竟然屍首分離呢?頭跟身體分離,怎麼會這樣呢?你沒有辦法去想像,為什麼?因為你沒有辦法看到過去無始劫來這種因緣果報,是這裡講的,「非眾生思維語言之所能及」。
所以老法師說因果可以救世間,一個人如果知道因果,就不敢做壞事。你懂得倫理道德,你羞於做壞事,可是你還是會偷偷去做,你羞就是你覺得很羞辱。可是你知道因果,你就會怕,怕,你就不敢去做。你可以說,我不怕法律、我不怕警察、我不怕公檢法,但是你跟他講鬼神,他會怕,你跟他講報應,他會怕。這就是因果教育的重要性。
所以老法師説,眾生業報一般人見不到。不要說是什麼,你前面對面這個人,是你過去生的冤親債主,你也看不出來,他現在跟你非常要好。不是有很多因果故事都這樣發生的嗎?他特別疼的小孩,竟然是冤親債主再來投胎的,什麼都給他,最後連命都被他拿走了,很多這種故事。特別疼這個小孩,最後連老命都給他拿走了。不僅要還錢債,還要還命債,這我在講故事裡面講了很多。
我講了林口廚師命案,那個廚師賺了很多錢,住了別墅豪宅,每天都在辦桌。我們臺灣叫辦桌,就是那個流水席、那個宴會。他第一個太太離婚,第二個太太所生那個小孩就是討債鬼再來的。從年輕就跟他要錢,在大學的時候就好吃懶做、不讀書,媽媽就疼他,就買名貴的進口轎車給他。他在學校裡面就當公子哥兒,每天花錢,帶他同學跟幾個行為不是很端正的女孩子,住到他林口的別墅。
那一年臺灣的十月十日慶典,他爸爸媽媽到臺北來吃兄弟會的宴會,喝了一點酒,當天晚上回去,就被他兒子砍死了。這個林姓的不孝子砍死他父親,叫他同學砍死他母親,各砍五十幾刀,手脚都快斷掉了,頭也快斷掉。你說怎麼會他兒子來殺,叫他同學跟他本人來殺父母呢?最後被警察破案,為什麼?指甲縫裡面有他爸爸媽媽的血跡反應,DNA鑑定兇手是他。後來他也在臺北監獄,後來懺悔了,有一個法師去度他。
這個故事我講過了,林口廚師命案。他最疼的小孩,竟然殺死自己的父母,這是因果的可怕,你沒有天眼你看不到。所以《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講,他說,如果是明眼人,前後左右都是討債鬼,很可怕。明眼人就是有智慧眼的人,前後左右都是討債的。所以老法師說,來做眷屬,夫妻子女,有報恩報怨、討債還債,你不相信也沒有辦法。報恩報怨,討債還債。
所以老法師說,眾生業報一般人見不到。業報有兩樁事情,一個是業因,一個是果報。業報就是業因、果報,都很深。有些業因是現在做的,果報在來世;果報在現在,業因是前世。什麼叫前世?不是說你還沒來投胎叫前世,有些人會有這種感覺說,那前世我又看不到。其實從你現在剛講完話,前面就前世了。我們講經講到很究竟的時候,什麼叫三世因果?就前一念,現在這一念,後一念,叫三世因果。
我們老師常這樣教我們,什麼叫三世?不是說你還沒來投胎叫前世,以後還沒去投胎叫來世,不是。現在的前一念叫前世,其實現在講完,以後就變成過去世了。所以《金剛經》裡面講,為什麼「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三際都不可得,為什麼?你現在講完就過去了,你又少掉一分一秒了,你的生命裡面又少掉一分一秒,這樣的啊。所以老法師說,「由於善惡之業因,則遭受樂苦之果報」。善因得樂果,惡因得苦果,絲毫不爽,這個事情不能不知道。
在《寶積經九十六》裡面,有提到這一段經文,我們也常在講座的課程裡面,我們常用這一句偈文來跟各位共勉。我也講過,這一首偈文最好你把它背下來,非常好用。「閻羅常告彼罪人,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日來,業報自招無代者。」造惡的人到陰間去,去見了閻羅王,閻羅王都會跟他講,「閻羅常告彼罪人」,閻羅王告訴這個犯罪的人。「無有少罪我能加」,你犯什麼罪,我不能給你加一條,也不能給你少一條,「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日來」,你今天造了罪業,到這邊來向我報到,「汝自作罪今日來」,你今天來了。在陰間裡面常講一句話,你又來了,你又來就是你又下地獄了。「業報自招無代者」,業因果報是你自己招感的,沒有人可以跟你代替,你自己作自己受。
所以我說因果是不空,自作是自受,不作就不受。「獨生獨死,獨去獨來,苦樂自當,無有代者」,《無量壽經》裡面這樣講。就像你犯罪,你今天去偷人家東西,被警察抓了,到派出所報到,被送到法院去關起來,這自作自受,這就是因果。所以閻羅王告訴受罪的人,閻羅王說的是真話。閻羅王說,我不能給你加多少罪過。換句話說,我不能給你加罪過,也不能給你減免罪過,罪是你自己造的,你自己受,我沒有權力來給你加罪或是減罪。誰來懲罰你呢?閻羅王說,我沒有這個能力。這些果報是什麼?是你自己作罪,你今天來到此地,自自然然來到這個地方,是小鬼去把你抓來的。
那小鬼是閻羅王派的嗎?我們在拍《玉曆寶鈔》裡面,好像小鬼是閻羅王派的。老法師說,那個小鬼不是閻羅王派的,那個小鬼是誰?是你的冤親債主把你抓來的。這個要懂啊,冤親債主變化做無常,變化做牛頭馬面來抓你,你自己來的,自作自受,「業報自招無代者」,自己作罪今日來。所以老法師說這個偈語非常好,「閻羅常告彼罪人,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日來,業報自招無代者。」如果有機會多印這些卡片,然後再放一個江逸子老師畫的地獄變相圖,到各醫院、遊樂場合,跟人家結緣,提醒這些人。
像最近臺北市發生一個非常不好,讓人家非常難過、痛苦的命案。一個媽媽非常地善良,帶著她的小女生,要去接她的女兒下課。碰到一個詐騙集團的大學生,他是大學生,休業狀態,他在幹什麼?在幹詐騙集團的車手。什麼叫車手?專門去騙這些善良的百姓,說什麼檢察官要查扣你的財產,你要提供保證金,要查扣你的帳戶,那叫車手。我以前在當副分局長的時候,我破獲很多詐騙集團,真是可惡啊。很多人被害以後、被騙以後,想不開,因為僅有的退休金都被騙走了,跳樓自殺。
我們臺北市曾經辦過一個案子,在信義區有一位老婦人,她被騙走一千七百多萬臺幣。我們警察好不容易從國外,因為她錢匯到香港去,擋下來,但是有一些沒有擋下來,被騙走了。這個老婦人後來想不開,從高樓跳下去自殺死了。她這個魂一定會去追這個兇手,跑不掉的,這一世抓不到下一世給你抓到。「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逢時,果報還自受。」
所以當時詐騙集團非常地猖獗,我們分局長沒有辦法,我們內湖區有一百多間的銀行,我們不斷的勸導老百姓,不要被騙,還是有被騙。他聽騙不聽勸,我們真警察去,他說我們是騙他,假警察他相信,這叫聽騙不聽勸。後來沒有辦法,我們分局長想出一個方法,怎麼樣教老百姓避免被詐騙呢?我們就想出一個防止被詐騙的技巧跟方法,我們就寫在一個看板上面。一個看板製作成本要臺幣一千八百多元,也沒錢,警察沒這個預算。分局長跟我講,我說那我跟我師父講,就淨空老法師。淨空老法師後來就,我跟他報告,他同意。我們花了十幾萬臺幣,做了一百多個看板放在各銀行。所以我現在到銀行去領款,我都還看到我做的那個看板,上面弄一個警察的造相,一個女警告訴民眾不要被騙。
我們分局長說,你們師父這麼慈悲,幫助我們做防詐騙的看板,那我們要怎麼感恩你師父呢?诶,我後來就想出一個方法,我就把一個因果法語放上去,我就寫什麼呢?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機一到,一定會報。本來是要寫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一定抓到。可是後來又怕說有時候案子,有時候會拖很長才破,沒有不破的案子,就我們的經驗裡面都可以破案。所以我就寫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一到,一定受報。時辰一到,一定受報,你注意這一句話,時辰一到。這個詐騙集團,這個大學生,他不就時辰一到了嗎?他吸毒,他把騙來的錢去住豪宅,過著奢華的生活,買好的轎車在開,吃好的。最後他因為吸毒恍神,騙了太多人的善款,你看他恍惚之間拿了一支刀子,把這個很可愛的小女生活活殺死,把頭砍斷,非常地殘忍。
現在的人心墮落到這種程度,讀聖賢書所為何事?知識變成邪知邪見,變成世智辯聰,變成他詐騙的工具。所以李炳南老師說,現在這個亂世,上帝、諸佛菩薩來都沒有辦法。只有什麼有辦法?只有因果教育才有辦法。你不要等到到陰間去報到了,閻羅王跟你講這句話,你要後悔都來不及。來世你還要去還命債,你果報受完,你現在被法律制裁,去判刑,判死刑、判無期徒刑,這只是花報。花報就像開花結果,那個花你看得到。
那果報呢?果報到地獄去報到,給你關個好幾千年、好幾萬年。出來以後呢?讓你去投胎,投胎到哪裡?投胎當畜生,豬、狗、羊還命債,為什麼?叫墮血途,流血嘛,要流血。你這一世讓人家流血,下一世換你流血,墮血途。所以畜生道叫血途,地獄道叫火途,鬼道叫刀途,為什麼?被這些鬼差用刀棍棒追趕,所以墮鬼道叫刀途;地獄道叫火途,猛火,地獄猛火;畜生道都是還命債,要流血,血途。你受完地獄果報以後,你出來,你還要去投胎的時候,還要去還命債。最後命債還完還欠的餘報,讓你下一世到人間去,有機會當人,短命多病。果報是這麼可怕,他只看眼前不看來世,然後來世碰到果報,他又不相信因果,又迷惑顛倒,又惑業苦,繼續造業。
所以《普賢行願品》裡面,也有這一段經文,「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瞋癡,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菩薩都這麼慈悲,自己都覺得說,罪業有體相,虛空不能容受。這是《普賢行願品》裡面說的,所以懺除業障。菩薩有智慧,菩薩有神通,菩薩知道過去。你看他知道,「我於過去無始劫中」,過去生生世世無量劫前,菩薩知道,菩薩因為他已經有宿命通了。由於貪瞋癡,發起身口意。貪瞋癡是業因,造作罪業的因;身口意是造作惡業的工具,是緣,讓你造無量無邊的惡業。假若這些惡業有體相,「盡虛空界不能容受」,都是裝不了的,你造的業多少?菩薩如是,我們哪一個人不如是呢?無量劫來肯定造的惡業多,造的善業少,所以在六道裡面的果報,樂報的少,苦報的多,原因就在此地。
我們家中如果有眷屬,比如他身體機能不行,比如說憂鬱症,比如說殘廢。這些在《感應篇彙編》裡面講說,因果報應在進行中。所以因果從來沒有離開我們的生活,因果它是這麼真實存在,但是眾生迷惑顛倒,看不出來。所以我去基隆放生的時候,我都順便送一筆善款到基隆脊髓損傷協會,已經兩、三年了,每次都送一筆善款過去。不是我的錢,是我們每一個蓮友,我請他們發出愛心,每一個人捐一百元臺幣,湊起來就可以湊成好幾千元,送給他們。
他們基隆脊髓損傷協會都是坐輪椅的。有時候他們還在輪椅上,還要掛尿袋,他們排尿還要掛尿袋。大部分都是工作傷害,我們一般講叫勞動傷害,殘廢。有些是什麼?有些是天生下來是殘廢坐輪椅。他們聚集在一起成立一個協會,叫基隆脊髓損傷協會。我剛開始跟他們接觸的時候,他們滿臉的,兩個眼睛充滿著那種怨恨、跟不滿、跟自怨自艾,說為什麼是我?
我後來先給他們送錢、送食物,我都會帶蓮友去,然後再送法寶。但是剛開始沒有送法寶,因為他們沒有宗教信仰。我們剛開始送水果、送錢、送餅乾,先以利鉤牽,而後入佛智。每一次送這些錢過去,送食物過去,我都會跟他們分享一些小故事,慢慢這樣導引他們。最後我叫他們看《玉曆寶鈔》,最後我叫他們看我講的「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
隔了大概半年到一年,就這樣的耕耘這樣的因果教育。現在我去,他們都會聚集在一起,要求我說法。我現在跟他們講,你相不相信輪迴?他說他們相信。我說,你相不相信因果報應?他説,我們相信,他接受了。我說,你現在接受這個命運的安排,你歡喜接受,罪業會減輕。現在我去,他們都充滿笑容,他們改變了,心念改變了,他們歡喜接受這樣的一個果報。因為這樣才有辦法了業,才有辦法消除業障,這個就是懺悔。
所以你承受了這個因緣果報,就是最好的懺悔方式,而不是抗拒,而不是逃避。沒有辦法逃避的,沒有辦法減免的,就是閻羅王講「無有少罪我能加」。你作多少要受多少,你少作就少受,你不作就不受,你多作就多受,「無有少罪我能加」。這閻羅王講得這麼清楚,不是只有嘴巴念一念,每天都在演因果故事給你看。「閻羅常告彼罪人」,什麼叫罪人?不是說你犯了罪,到陰間去叫罪人,你現在貪瞋癡很重就是罪人。
閻羅王就是因果的化身,閻羅王就是因果報應的化身,事跟理你要搞清楚。事,是你到陰間去,看到閻羅王在審判,在人間你看到法官在審判,這難道不就是閻羅王嗎?陽世的報應,你犯法被法律制裁,難道這些都不是閻羅王嗎?他難道只有法官嗎?他就是閻羅王。「無有少罪我能加,汝自作罪今日來」,我用這句話來勉勵我們世間人,因果不是你相信它就存在,你不相信它就不存在。不可能,你不要有這種看法,這種是邪見,非常可怕。你相信它才存在,你不相信它就不存在,有這個事嗎?對不對?那盲聾喑啞怎麼來的?《地藏經》裡面講毀謗三寶者,若毀謗三寶者,盲聾喑啞報,那已經是來世了。所以老法師說,無量劫來肯定造的惡業多,造的善業少,所以在六道裡面的果報,樂報少苦報多,原因就在此地。
我們常講,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每一個人都有他每一個人的苦惱,每一個人都有他每一個人的因果故事,一攤開來的時候,每一個人都不同。為什麼不同?因為業報不同,果報就不同。世間坦白講,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所以經文上講,「作業無邊,報必隨之。」因為造業就無量無邊嘛,所以果報也無量無邊。「作業無邊」,「作業」是造業;「報必隨之」,果報就如影隨形。善肯定有善果,惡決定有惡報,因果通三世。你真的明白、搞清楚了,才真正瞭解,人的一生決定佔不到便宜,也決定吃不了虧。
為什麼?因為果報通三世。你這一生吃虧,來世補償你;這一世佔便宜,來世去還債。殺人一定償命,欠債一定還錢。我有錢,被人騙了,不要放在心上,如果是他的,大概是過去生中我騙了他,現在我還他,這筆帳了了;如果不是的,是他來騙我,來生他還要還我。老法師說,還你的時候還要加附上利息,真的佔不到。學佛覺悟了、明白了,算了,跟從前不一樣,心態跟從前不一樣。我欠別人的,還了歡喜,就是歡喜信受、歡喜受報;別人欠我的不要了,不用你還了,我到極樂世界去了,我不跟你搞討債還債。我不跟你在六道裡面找這些麻煩的事情,不要了,算了,算我送給你好了。老法師說,你騙我錢,我不要了,我到極樂世界去了,這什麼?放下來,你跟他緣就了掉了,就不會有因果牽纏了,永遠討債還債,無有出離的時候。以上這一段,因果通三世,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三四四集裡面講的。
剛才提到楊某他捕鳥為業,他後來被竹枝刺到。現在真有這個故事,我在寫那個我編的《現代因果報應錄》裡面,就有這一篇故事。我那時候題目給它定,「獵鳥取樂,墜崖鳥啄」。這是發生在臺灣的一個真實果報故事,發生在臺灣,以前叫臺北縣現在改成新北市。我們臺北近郊有個烏來鄉,烏來鄉大概都比較多的原住民,也是一個觀光景點,假日很多人在那邊遊玩。烏來是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我以前常在那邊放生。不管是放魚啦,因為那邊有溪嘛。我以前在烏來那邊常常放魚、魚苗,或者是放鳥。
這個山上住了很多原住民部落,其中有一位原住民的年輕人叫阿基,這是我一個洪姓的蓮友告訴我的真實故事,真的發生在烏來的一個真實果報故事。阿基這位年輕人家庭環境很好,衣食無缺,平常遊手好閒,以打獵為樂。人家是獵人,是打獵為生,他是打獵為樂,他喜歡用彈弓來打樹上的飛鳥。我上次也有討論過、也懺悔過,我小時候也有用彈弓打鳥,後來我頭部就很痛。後來我就懺悔,這樣十幾年來的放生,真的也有消自己這些業障。自己也懺悔,也誦經迴向,所以千萬不要再用彈弓打鳥了。如果你的小孩喜歡用彈弓打鳥,你要勸勸他,有因緣果報,小孩子特別容易犯這個毛病。
阿基就把小鳥打下來以後,升火,用火烤來吃。當然他烤鳥之前,會先剝鳥毛。這個地方我們就提到,中國國內有很多地方的市場,夜市都會賣這種烤鳥,我都看過了,很可怕。尤其在廣東、廣西啦,東北這一塊很多,都是一整串整串的,用竹棒這樣插過去烤鳥,非常地多,非常地普遍,在中國國內很普遍。
那個竹叉插進去鳥腹,放在猛火上翻轉加醬熱烤,味道當然是很香啦,吃起來也覺得味道不錯。這位阿基他也不覺得說,這樣有什麼因果,有什麼可怕,有什麼報應。在他的八識田裡面,他認為鳥本來就應該給人家吃的,鳥就這麼歹命,就這麼宿命,牠不幸被打中了,就被人類生剝火烤拿來吃。他當時一定認為,人的力量是力壯無比,人可以吃鳥,鳥怎麼可以吃人呢?所以佛在《楞嚴經》裡面說,「人死為羊,羊死為人」。大部分的人,甚至有一些人,完全不相信這個道理。有一次我們長官請我吃飯,跟請記者聯誼,全部的人都吃那個什麼?羊肉三吃,羊肉串啦,羊肉湯啦,涮羊肉啦,只有我一個人吃豆腐、青菜跟炒麵,我不跟你們共業。
所以阿基他不認為會有因果報應,所以他就這樣一直打獵下去。可能他福報還不錯,福報還沒用完,業報還沒有到來,但是終於這一天果報來了。有一天阿基如平常般,騎機車在烏來公路找尋獵物。他有發現鳥的蹤跡,停下機車,拿出十字弓,小心翼翼地躡著腳,準備展開獵鳥的那個時候。由於眼睛只顧著看樹上的鳥,盯住了獵物,結果走到一處山崖的旁邊,一不留神,整個人懸空,掉進去山谷裡面。
說時遲,那時快,山谷正好有一棵颱風颳倒的大樹,經過風吹日曬,樹幹腰折成一個尖尖,像叉戟的這樣一個枯樹。阿基這位年輕人掉下山谷以後,正好不偏不倚的,身體插到這個枯木。叉木就把阿基的整個腹部,破肚而過。阿基這位年輕人便倒掛在叉物上,像極了他以前烤小鳥,用竹片插進去鳥腹部一樣。
阿基失蹤兩、三天以後,家人在找他,大家都在找,終於在離機車不遠的地方,山谷發現他的屍體,但是他已經死亡兩、三天了,腸肚外露。阿基的這位年輕人,兩個眼珠、眼球,都被鳥群啄走了,就鳥會把他啄嘛,鳥啄就把它吃掉了,兩個眼睛就不見了。所以眼珠不見,凹陷進去,阿基的臉部、兩手均被鳥群啄得密密麻麻,小洞傷痕,血跡斑斑。當然身體經過日曬也有惡臭味,引來一大堆蒼蠅爭相吃食,是活生生的、血淋淋的殺生獵人者的下場跟果報。
佛經上說了,「人死為羊,羊死為人」。這個「肉」字裡面有兩個人,六道是互相輪迴,互相吞噉。誰說只有人吃鳥呢?鳥不能吃人呢?阿基在殺鳥炭烤痛快享受之餘,萬萬沒想到有一天,他也會像烤鳥一樣,被木叉穿肚而過成烤人。他那一對專門用來盯鳥、找獵物的眼睛,這算是兇手了,也被鳥族來依法審判,被阿基殺死鳥的親族來執法,把他兩個眼球挖出來,伏法了。阿基在打鳥的時候,看到鳥被打中掉下來,那一剎那興奮,他可能也沒有想到,他會那麼年輕就早死,可能他認為他還年輕,可以活到七、八十歲。而且也不會想到,他無法壽終正寢,暴屍在荒野成孤魂野鬼。而且他福報也不錯,有個不愁衣食的環境跟家庭,這個福報卻變成讓他去遊山玩水打獵造業。
因果跟業力是很公平的,當你福報還很厚實的時候,業力當然不會現前。可是當你福報用完的時候,你的業報就來了。這叫祿盡人亡,老法師強調的,祿盡就是福報用完了。所以福報就像你的銀行存款,當存款多的時候,你吃喝嫖賭,死命的去造業,都沒有問題。可是當你存款都用完了,床頭金盡了,你要四處借貸負債,這時候還債壓力就是業報現前,果報就要實現了。所以你殺盜淫妄造得愈厲害,福報消失得愈快,各位這一點要記得。你造的殺盜淫妄愈厲害、愈重,你福報消失得愈快。當福報提早用完,業報便提早現前,這個也要記得。當福報提早用完,業報就會提早現前。所以佛教我們,為什麼說教我們要惜福造福、斷惡修善,隨緣消舊業,不再造新殃,才能夠怎麼樣?持盈保泰,保住福報才能夠趨吉避凶,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太上感應篇》上講:「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犯」就是你自己去感召來的。「奪」,除去或奪去你的生命。「算」是百日,人的壽命。「貧」是無財。「耗」是家破。「多逢」就是常常遇到不善的人。憂愁,都是出自自己。「患」就是災禍的意思,患是來自外在的。「惡」是厭棄。「刑」是官罰,就法律制裁。「禍」是天殃。「隨」是跟定不離之意。「惡星」是什麼?掌理人間一切災禍厄難之神。所以司過之神依人罪業輕重,奪減人算、人壽。
這個就是現代活生生發生在我們臺北近郊烏來的一位捕鳥人,獵人的真實果報故事,跟這個楊某捕禽為業,果報幾乎是一模一樣。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穴者。一切含靈聚居之所。自人視之。固一穴也。自彼則安土寧家。與人無二。豈可填塞之。斷生門。絕出路。且覆其宗族矣。忍何如之。】
這一段就跟你講道理了,我們看字句解說:
『自』就是由或是從。
第二個『安土』就是安樂的地方。
再來『覆』,『覆其宗族』,「覆」就是滅亡、覆滅。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所謂穴,就是指一切含有靈識的小生物聚居的地方。從人類的立場來看,固然是一個小洞穴而已,但對於牠們來說,卻是一個安寧的居所,和人的住屋沒有兩樣,怎麼可以把它填塞起來呢?堵斷了牠們的生門呢?斷絕了牠們的生路呢?而且還滅牠們的家族呢?於心何忍呢?
這一段是講動物所居住的洞穴,都是牠們的住家,牠們的居所。牠們安土,希望得到一個安寧的家,跟我們人沒有兩樣,所以你不能把那個洞口堵起來,這都會有果報的。尤其我們平常在家裡,都會有看到老鼠的洞,或者是螞蟻的洞口,你讓牠們自動搬家,你不要去把牠洞堵起來,牠會死在裡面。
這一點要特別記得,我們就講一個真實的果報故事,發生在臺灣,就燒死母貓,她生出來六個小孩子都軟骨。這是發生在三十多年前,不止三十多年前,發生在,講這個故事是在一九八二年。當時講這個故事的人,是證嚴法師,臺灣慈濟功德會的創辦人證嚴法師。這個故事是證嚴法師講出來的,講的時間是一九八二年的十月一日,當時登載在臺灣的「普門文庫月刊」,「普門文庫月刊」是一個佛教的刊物。
寫這個故事的是,這篇故事的記載人他叫唐啟揚,他當時去拜訪證嚴法師,慈濟功德會的創辦人。證嚴法師跟他們講的真實故事。所以故事的發生時間,也就是一九八二年的往前,前面的三十幾年前,這發生在臺灣中部臺中縣,以前叫臺中縣,現在改成臺中市的豐原。當時豐原鄉村有一個農家,養了一隻母貓,跟一般家庭一樣,早期臺灣的家庭也都是燒大灶。這個大灶我小時候有用過,它是燒木柴、稻草為燃料。所以有時候,不在燒柴的時候,母貓都會在灶內取暖,因為是冬天很冷嘛,所以母貓特別喜歡在灶內過夜取暖。
那時候農婦每天早晨起來燒飯,一定要先趕走母貓。有一天氣溫非常寒冷,趕了很多次,這個母貓還是不願意出來。這個農婦心一煩忽然起了瞋心,隨即取稻草引火燒飯,而那一隻貪睡的可憐母貓就活活地被燒死在灶內。事隔一年多,果報就現前了,這位農婦生產一個兒子,全身軟骨,手腳萎縮整天躺在床上。我們知道貓的骨頭是很軟的,所以貓牠可以鑽一個洞,牠可以鑽過去,牠骨頭很軟。這個農婦生出來第一個小孩,也是軟骨,手腳萎縮整天躺在床上,醫藥罔效,長年需人照顧,痛苦不堪。這樣一年復一年,這個農婦連生六胎,每一個小孩都是軟骨兒,一共生六個小孩全部都是軟骨,情況完全相同,大小六個排列床上呻吟,鄰近的鄉民很多人前往探視,人人嘖嘖稱奇。
原來這一隻被燒死的母貓,牠被燒死的時候,腹內懷胎多隻小貓,應該如果照這樣講,那一隻被燒死的母貓,肚子裡面應該有六隻小貓,沒有的話最少也有五隻小貓,連母貓一共是六隻,也慘遭燒死。不久該農婦也因憂傷愧疚,而離開人世。更可怕的是她臨終前,竟然頻頻發出貓的慘叫聲,旁邊的人聽起來毛骨悚然。她燒死這隻母貓,跟肚子裡面這些小貓,結果她自己生出六個軟骨兒,真是可怕的現世報應,足足可以做為不相信因果者的當頭棒喝。
所以世間的惡業不一,但是《楞嚴經》裡面講,殺生跟淫是最重的,殺生是排第一個。但我們有時候也說「萬惡淫為首」,所以在《楞嚴經》裡面講,殺生跟邪淫是最重的兩個惡業。佛門的戒律很多,犯殺最重,所以我們要愛惜物命。全一命,積一福,少一殺即少一怨,你保全一個生命,就是累積一個福報,少造一個殺業就減少一個怨氣。進而買物放生,長養善根,當然吉慶衍長於來世了。
所以這個故事是真實故事,是唐啟揚先生在一九八二年,他去拜訪花蓮慈濟功德會,當時證嚴法師跟他們開示的時候講的真實故事。因為證嚴法師是臺中縣人,她是臺中縣清水人,這個發生地點是臺中縣豐原,以前叫豐原鎮,現在是改成豐原區,那更以前叫豐原市,是臺灣中部的一個小型的鄉鎮城市。這個果報跟這一段講的,你不要把洞穴堵起來,這個婦人是把貓在裡面取暖那個灶口,把它整個用火燒起來,這等同牠沒有退路了,牠根本逃不出來。因為灶裡面火一引燃以後,整個裡面都是火,牠沒有地方可以逃出去,等於妳把洞穴堵起來,唯一的出口就是稻草火把,牠怎麼逃得出來?這是非常凶殘的一個做法,傷天害理。所以她果報就非常地迅速,很可怕,很可怕。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昔有比丘。得六神通。與一沙彌同處。定中見沙彌七日當死。因作方便遣歸。過八日。沙彌復來。比丘異焉。入定觀之。乃知沙彌於歸路中。見一蟻穴。流水將入。急脫袈裟。取土壅水。令不得入。以此因緣。延壽一紀。沙彌因此精進。得證四果。】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比丘』就是出家受具足戒的通稱。男的叫比丘,女的叫比丘尼,我們一般世俗人會講尼姑,這個話是不太恭敬的,我們學佛人要跟他們更正,不要叫尼姑,要叫比丘尼,這是表示對三寶的尊敬。「比丘」又叫做乞士,「就是一面向社會群眾乞化飲食」,以維持色身,一方面又向慈悲的佛陀乞化法食,「以資長養法身」。所以「比丘」第一個意義叫乞士,托缽向眾生乞食來養色身;深入經藏,向佛陀乞求法食,來長養他自己的慧命。
第二個叫破惡,「比丘」的第二個意義叫破惡。破惡就是要把無始劫來的貪瞋癡慢疑,見思惑斷掉,塵沙惑斷掉,再破根本無明,要勤修戒定慧三學,要滅掉貪瞋癡三毒,以達到解脫生死的目的,這個叫破惡。
第三個叫怖魔。因為比丘如果修成就的話,他能夠解脫生死,明心見性,見性成佛,能夠出三界,了生死。所以如果你出現出家相了,那魔宮就會震動,六欲天的天魔祂希望一切眾生都變成祂的魔子魔孫,永遠受祂的控制。可是出家的佛弟子,他要跳出三界,要了生死,要斷煩惱,那就是要出三界,不願意當天魔的子民。所以你只要修行成就,現出家相,魔宮就會震動,天魔外道就會來擾亂。
佛陀的八相成道裡面,有一相是降魔。當時佛陀要成道的時候,魔王先派魔女來干擾,佛陀說不需要。後來再派魔兵、魔將來威嚇,佛陀也無所畏懼。最後魔王出現,波旬說要把天帝讓給佛陀做,佛陀也不要。所以一般來講的話,天魔外道會來擾亂,因為魔宮會震動,魔王會怖畏起來,所以叫怖魔。所以我們要記得,出家比丘它有三個意義,第一個叫做乞士,第二個叫做破惡,第三個叫做怖魔。所以我們出家,如果有因緣一旦出家,要以這三個為我們的使命。乞士,也可以講說什麼?以苦為師。破惡,就是要勤修戒定慧,要斷貪瞋癡。怖魔,就是一定要在當生成就,要出三界了生死,往生極樂。這是第一個,「比丘」的意義。
第二個『六神通』,「六神通」在《三藏法數》裡面,《瓔珞經》裡面說,「神名天心,通名慧性。天然之慧,徹照無礙,故名神通。」「六神通」有六種,第一個天眼通,能夠看到六道眾生,「死此生彼,苦樂之相」,以及看到世間一切種種形色,沒有任何障礙,這叫天眼通。第二個天耳通,能夠瞭解六道眾生的苦、樂、憂、喜、語言,以及世間種種的音聲,叫天耳通。第三個他心通,「知他心通」,能夠知道六道眾生心中所念的事情,「是名知他心通」。
第四宿命通,能夠瞭解一世、兩世、三世乃至於百千萬世的宿命,你所做的事情,都能夠知道六道眾生各各的宿命以及所做的事情,這叫宿命通。第五個身如意通,我們一般來講叫神足通,能夠自在飛行,「山海無礙」,大能夠作小,小能夠作大,「隨意變現」,是名神足通,或叫身如意通。第六漏盡通,就是三界的見思惑他破了,這是阿羅漢斷見思惑,不受三界生死,得到這個神通,阿羅漢就已經算是破見思惑了,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見思惑,所以阿羅漢證得漏盡通以後,阿羅漢他稱為無學。這是第二個「六神通」。
第三個『沙彌』,他又稱為求寂、法公、息惡、息慈、勤策,就是止惡行慈、覓求圓寂之意。為出家裡面,佛門裡面的五眾之一,或者是七眾之一。在佛教僧團裡面已受十戒,未受具足戒的,年齡在七歲以上、未滿二十歲的出家男子,都叫「沙彌」。
「《摩訶僧祇律卷二十九》」,它是以年齡來區別沙彌為三種,第一個驅烏沙彌,年紀在七歲到十三歲之間,他有驅走曬穀場中鳥的能力,這叫驅烏沙彌。有些以前叢林裡面,他會在道場外面曬這些稻穀,沙彌就負責去趕鳥,後來叫驅烏沙彌,大概是在七歲到十三歲。第二個叫應法沙彌,大概是在十四歲到十九歲之間,他開始可以接受教化了,師父就可以教他了,他準備要過出家人生活的沙彌,這叫應法沙彌。第三個名字沙彌,年齡已經超過二十歲,但是他還沒有受具足戒,仍然叫沙彌。以上三者合稱為三種沙彌。
沙彌所受的戒稱為「勤策律儀」,「又稱沙彌戒」,我們一般叫「沙彌律儀」,那就是十戒。第一個不殺戒。第二個不盜戒。第三個不婬戒。第四個不妄語戒。第五個不飲酒戒。第六個離高廣大床戒。第七個離花鬘等戒。第八離歌舞等戒。第九離金寶物戒,就是不捉金,離金寶物戒。第十離非食時戒,就過午不食。以上這十戒,叫沙彌十戒。據「沙彌十戒法並威儀法載」,沙彌日常須守十四件事情、七十二威儀,「須守十四事、七十二威儀」。在佛教僧團中,首位沙彌是佛陀俗家的兒子羅睺羅,到後世,對於受持十戒的沙彌,稱為法同沙彌,「剃髮而未持戒者,則稱形同沙彌」。以上是跟各位解釋「沙彌」的意思。
再來『因作方便遣歸』,「作方便」就是我們這裡面經文裡面講的,在《經律異相.卷二十二.沙彌救蟻延壽精進得道四》,「昔有小國,去城不遠有好林藪,有五道士於中學道。有一比丘得六神通,有一沙彌年始八歲,共在山中,各一面坐思惟經道。師知沙彌命餘七日,在此亡者父母謂吾,看視不快使其命終,心懷怨恨,即語沙彌:『汝父母思汝,汝可歸家八日早來。』」是從這一段出來的,我們這一段經文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
「遣歸」就是,「遣」就是讓,「歸」就是讓他返家。
『比丘異焉』,「異」就覺得很奇怪,驚異。
再來『入定觀之』,「入定」的「定」,就是入於禪定。「使心定於一處止息身口意之三業曰入定。」《觀無量壽經》講,「出定入定恆聞妙法。」
再來『袈裟』是比丘的法衣,有不正色、壞色、染色等意義,「因為出家比丘所穿的法衣,都要染成濁色,故袈裟是依染色而立名的」。又因形狀為許多長方形割截的小布塊縫合而成,「有如田畔」,故名叫割截衣或者田相衣,也稱福田衣。出家人的袈裟分成三種,三件,大中小。大者名叫僧伽梨,「又名九條大衣」,「中者名鬱多羅,又名七條衣,小者名安陀會,又名五條衣。」
再來『壅水』就是水流受阻而產生的水位升高現象,這個叫「壅水」。兩個河流匯合相通,一河漲高,另外一河也會跟著引起壅水。「壅」就是堵塞、阻擋。
『一紀』就是,「延壽一紀」,「一紀」是十二年。
再來『四果』,按照《三藏法數》叫「四果」,聲聞四果。第一個須陀洹果,叫初果聖人,初果聖人他是破身見的,他破見惑,我們一般叫須陀洹,他稱為入流,入聖人之流,或叫預流,這是初果聖人,此人斷三界見惑,「預入聖道法流,故名入流」。
第二個斯陀含果,「梵語斯陀含」,華語叫做一來,也就是第二果。「此人於欲界九品思惑中斷前六品盡」,後三品還在,還要到欲界來受生一次,所以叫一來,所以斯陀含又叫一來。他只斷思惑裡面的前六品,後面三品還沒有破。思惑就是貪瞋癡慢疑,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法,「心起貪愛,迷惑不了」。
再來第三個阿那含,阿那含是三果,叫不來,他就不來,三果他不來欲界受生。阿那含他已經破了欲界最後的思惑的後三品思惑,他不來欲界受生了,這個叫做阿那含。
第四個叫阿羅漢,阿羅漢華言又叫無學,阿羅漢就是斷了色界、無色界的思惑盡,他已經出三界了,已經證涅槃。他這涅槃佛陀說叫偏真涅槃,因為他還沒有破法執,還沒有破根本無明。所以佛陀說,阿羅漢所證的叫偏空涅槃,他是證我空真如,已經無法可學了,所以叫無學。一般我們稱阿羅漢叫什麼呢?「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他不再受輪迴了,叫不受後有。這個是「四果」的意思。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以前有一位比丘證得六神通,和一位沙彌住在一起。他在禪定的時候,看到這位沙彌在七天內會死亡,於是就找個適當理由叫他回家。過了第八天,沙彌又回來了,比丘非常地驚訝,又再入禪定觀察,才知道沙彌在回家途中看到一群螞蟻的洞穴,水快要流進去了,沙彌急忙的脫下袈裟去取土來堵住水。水快要流進去螞蟻的洞穴了,沙彌就用袈裟趕快去取土,去把土挖過來把水擋住,去取土來堵住水,使水不能夠流進洞穴內,就叫做「取土壅水」,改變那個水流的方向,讓水不能流進穴內。因為這個緣故所以延壽十二年,這個沙彌他就更精進修行,後來證到四果阿羅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杭州民婦某氏。好殺生。尤惡蟻。汚損飯食。輒燒殺之。尋蟻穴。非填塞之。即以湯澆之。殺蟻無算。後生一子。方孩抱。為羣蟻攢囓。徧身腫爛而死。朱璣曰。婦人以子為命。勸其戒殺。當以此案示之。則彼自知懼矣。故璣戒殺之誓。有若再舉刀。即係殺我兒女二語。蓋一以自警。一以警內人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輒』就是總是、每每。
『湯』就是沸水、熱水。
『無算』就是不計其數,表示很多。
『孩抱』就是幼年、幼小,懷抱中的小孩。
『攢嚙』,「攢」就是簇聚、聚集,「嚙」就是咬。
『內人』就是古代指妻妾。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杭州有一位婦人喜好殺生,尤其討厭螞蟻汚染飯菜,經常用火燒死螞蟻。只要發現蟻穴,不是把它填塞住,就是用熱湯澆灌,被她殺死的螞蟻不可計數。後來生了一個兒子,年紀小還抱在懷中的時候,就被羣蟻爬上去咬得全身腫爛,最後死掉了。朱璣說,婦人往往把自己的小孩看成自己的生命一樣,要勸告她戒除殺生,應當用這個案例來告誡,那麼她就知道害怕了。所以朱璣在戒殺的誓言中就講這一段話,他說,如果再舉刀殺生,就像殺自己的兒女一樣,這兩句話,一來警惕自己,一來可以用來警告自己的妻子。
所以業因果報,絲毫不爽。我在助念的過程裡面我也講過,我曾經在永和助念一位洪吳老菩薩,她在助念的過程裡面,她是坐在餐桌旁邊,後來進去的時候,才發現裡面的味道,有那個DDT的殺蟲液。DDT是臺灣的一種殺蟲液的名稱,叫DDT。原來這位洪吳老菩薩的嘴巴、眼睛跟耳朵都有螞蟻聚集,就是這裡講的「羣蟻攢囓」。然後我也在基隆助念一位悟道法師的蓮友,也是菩薩戒的學佛人。她後來助念完了以後,也是嘴巴、鼻孔、耳朵都聚集了很多螞蟻。像這個都是螞蟻來討債的,這都是果報現象,所以業因果報,絲毫不爽。
我有一個蓮友也有這種事情,我東湖這邊有個蓮友,叫許春桂居士。有一次共修,滿臉長得密密麻麻,像麻子一樣的臉,都是紅斑紅斑,這樣一點一點,密密麻麻,整個臉都是。那蓮友都不理她,她來找我,她說,黃警官,我這個該怎麼辦呢?那蓮友就說她得了愛滋病,我認為不是,我第一句話就問她說,妳有沒有殺死螞蟻?她說,有。我說,妳怎麼殺的?她就跟這個杭州婦人一樣,因為她也是發現她家有一群螞蟻的洞穴。她就跟她兒子用報紙捲起來,像一個火把一樣,她就引火把那個螞蟻的蟻穴,全部把那些螞蟻都燒死了。後來果報就現前,她整個臉都長密密麻麻,像麻疹一樣的小紅點。後來我就勸她要放生,要誦《地藏經》迴向給這些螞蟻,而且最主要的,要向這些螞蟻菩薩懺悔。後來很不可思議的,經過這樣的懺悔以後,那些密密麻麻的紅斑,後來就消失不見了,病就好了。
所以老法師說,業因果報,絲毫不爽。老法師說,我們殺害這些眾生,佛法告訴我們,這個源頭,在佛經上還不是最早的,古老的印度婆羅門就說了,六道輪迴,佛經上也同意婆羅門這樣的說法,就是「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你把這隻羊殺掉了,你吃了牠,羊死了投胎,牠又到人間來了,牠變成做人了,牠做畜生的那個罪業受完,牠又回到人道來了。人殺害這一切眾生,死了以後就變畜生,人死了變成羊,這一生你吃牠,來生牠來吃你,冤冤相報,生生世世沒完沒了,這個事很麻煩。
所以佛在經上告訴我們,對於這些小動物,看到要生憐憫心。像我來講的話要怎麼處理?早期的時候,我也會發現螞蟻,怎麼處理呢?螞蟻牠會怎麼樣?牠會爬上這個食物,就像這個杭州婦人,牠會汚損飯食。那我們家的螞蟻是怎麼爬呢?牠爬到我的佛桌要去喝那個水,後來都溺死在那個杯水裡面。早期的時候,牠會來吃旁邊拜的餅乾、糖果,我都會跟螞蟻菩薩溝通,說你不要來了,請你搬家好不好?但是因為看到那個杯水,供水裡面,牠都會溺死。後來我就乾脆,杯水跟菩薩報告停幾天不供水。因為一擺下去,牠就爬上去,牠要喝水。後來我停幾天以後,杯水不供,螞蟻就搬家了。欸,牠去喝水,牠還會溺死。
所以家裡都會發現這些蟑螂螞蟻,你想辦法請牠搬家,實在沒有辦法,你把牠放生,但是你不要去傷害牠。老法師說,對於這些小動物,要生憐憫心,這些小動物為什麼會投這種胎呢?因為牠過去生在做人的時候,造的罪業太重了,如果殺害生命太多,會得什麼樣的果報呢?這都是經上說的,像水上的蜉蝣,在水上走來走去的小蟲,那些小蟲的壽命都很短,只有幾個小時,我們所謂的朝生暮死。死了又投胎,一天都要生死那麼多次,不知道到哪一輩子才能還得完。你殺害了多少眾生,你要做多少番的生死,你才能夠還得了這個債。這還不算還債,只是消你的罪業而已,罪業消了以後還得還債。經上講,你吃牠半斤,你還牠八兩,還債,欠命的要還命,欠債的要還錢,你說多痛苦,迷惑顛倒,沒有智慧,幹這種傻事。
老法師說,這不能做,老法師說了,如果不幸遇到災難來了,我們在災難當中死去,沒有罪。但是有些人就不同的看法了,他說,一個災難來了,好人跟惡人同歸於盡,那這樣有什麼因果呢?有人看到就不服了,那個人是好人啊,為什麼在這個災難裡面受難呢?那個人是個壞人,他是應該的啊,一般人都會有這個想法。老法師說,其實這個是感情用事,他不知道事實的真相,真相是什麼呢?一起遭難是共業,他有這個共業,可是死了以後去的地方不一樣。
就像我們臺南這一次,過年的時候發生大地震,維冠大樓整個倒下去,壓死了一百多位死亡的人。其中有一位念佛人,有一位念佛人,她就是佛菩薩讓她昏迷了,她昏迷以後,被救起來以後,她一口氣還在。後來她特別跟記者講,她是一個念佛人,當時地震的時候,她一直念佛,一直念佛,佛菩薩讓她昏迷,保留一口氣在。這是這位念佛人有這個共業,但是她命不該絕,她有不共業,她還有延壽的條件。所以老法師說,一起遭難是共業,可是有些人,善人他死的時候,他去的地方不一樣,念佛的人在災難當中過世了,他到極樂世界去了,好事,不是壞事。
就像我以前跟各位講,臺灣中部有一位果蓮法師,他寺裡面來了一個冤親債主,也是出家眾,好吃懶做,不出坡。有一天,這個佛寺的住持到香港去洽公,寺裡面的代理住持就請果蓮法師來代理。果蓮法師的女兒,在臺灣的靈巖山寺,跟妙蓮長老出家,是一個比丘尼。果蓮法師在這個佛寺當當家,結果這住持不在,他就管這位比丘,好吃懶做,不出坡。這位比丘惱羞成怒,拿了戒刀當場把果蓮法師殺死。當然這個比丘也要受法律制裁,殺人要償命嘛,但是這有他們兩位過去生的因果,他們這個業就了了。
但是果蓮法師雖然被殺死了,但是果報不一樣,他往生極樂世界,他火化的時候,燒出好多顆的舍利子,上百顆的舍利子。我當時看了這個故事非常感動,我還印了一千本的「果蓮法師往生紀聞」,證明他往生了。就是老法師這裡講的,念佛的人在災難中,果蓮法師被殺死算是一個災難,果報現前,他雖然死掉了,但是他到極樂世界去了。老法師說,這是好事,不是壞事,他了這個因果嘛。就像安世高大師還命債一樣,他了了這一世欠的命債。
所以你看起來是這個出家人被殺死,事實上你沒有天眼通,你沒有六通,你不知道他們兩位,這兩位出家人過去生的因緣果報。所以老法師說,災難中死掉它不是壞事。有些不是學佛的人,一生行善積德的人,他在災難當中死了,他生天。他修的善福少一點的,他可能到人間來,他又去投胎了,到人間生到富貴之家,比這一生一定要好。老法師說,這也是好事啊,造作惡業的人他到三惡道去了,老法師說,公平得很。真看清楚了,看明白了,你才真正相信業因果報,絲毫不爽。這是淨空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一百零九集所開示的道理。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