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83集
第183集

感应篇汇编第183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5/1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8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第六十一句,【射飛逐..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3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83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83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八三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5/1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83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第六十一句,【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六十八頁最後一行。蓮池大師這一篇《放生文》,我們已經講了三集了,這一篇文章確實寫得非常好。蓮池大師也是我們淨土宗第八祖,明朝四大高僧之一。我們這三集裡面,最主要是因為蓮池大師的《放生文》裡面,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這些聖賢他們的慈悲放生值得我們學習,所以我們有探討比較詳細一點。接下來我們看最後一行字句解說:
【易餘生於釣艇。李景文毒解丹砂。】
這是一個公案。
『釣艇』就是釣魚船。
『易』就是交換、買賣。
『餘生』就是倖存的性命,叫「餘生」。
『丹砂』就是硃砂,它是礦物的名稱,是深紅色的。古代道教徒用化汞煉丹,中醫則把硃砂當做藥用。在蓮池大師的圖說,「放水族毒解丹砂」這個公案裡面,它主要是提到李景文這個人。李景文他天性很愛護動物,每次外出遊山玩水,遇見漁夫捕獲水族,就是「易餘生於釣艇」。「釣艇」就是漁船,捕魚的漁船。「易」,他就是把買物放生,就是把漁船捕上岸的物類,把牠買下來。結果他就因為種了這個善因,所以他後來遇到險難的時候,可以消災免難,換句話說,就可以延壽,所以才說「易餘生於釣艇」。
像這種情形,我也看過一個現代公案。我們知道在美國有一個華僑,叫雷久南博士,她是推動素食放生、念佛懺悔非常努力的一位菩薩,叫雷久南博士。她曾經就講過一個故事,就是加拿大的一個得了癌症的女眾,當時她就是求教於雷久南博士,雷久南博士有把她的故事講出來。這位加拿大的女眾得了癌症以後,本來認為會往生了,她就到她嚮往的尼泊爾去旅遊,遇到了一位密宗的喇嘛法師,教她說,妳回去加拿大以後,妳努力放生,放多少呢?那一位喇嘛的法師告訴她說,妳多少歲數,妳就放多少條魚,而且妳要很自然而然的,很隨緣的方式去放。這位加拿大女眾就是每一次有漁船進港的時候,她就隨她自己的能力,把牠買下來,然後就放生,這樣放到後來癌症好了。這就是這裡講的「易餘生於釣艇」的現代故事。
李景文因為他心地慈悲,所以看到漁夫捕獲水族,一定不惜金錢全部買來,把牠放回江中,讓牠們悠游而去。李景文他雖然這麼慈悲,但是他喜歡服用養生的補品,這個就是智慧沒有開啊,他對這個身體很愛護啊,李景文他喜歡服食養生補品。他服用了火燒煉的丹砂,「積久熱氣上攻」,變成疾病了,背上就長出癰瘡。延請名醫診治,服用種種湯藥都沒有功效,病情非常嚴重。
有一天,他在昏迷睡夢中,好像有成群的魚類,用津液浸溼他的癰瘡,使他頓時感覺清涼愉快。第二天,癰瘡漸漸消腫,疾病因而得到痊癒。這跟前面我們討論的那位廚婢,她把主人買來要宰殺的鱉放走。結果瘟疫來的時候,這位廚婢被主人把她丟到水池旁邊,等待死亡。結果沒有想到半夜,水池中被放生的鱉,竟然會爬起來,用水跟淤泥來敷廚婢的身體,讓她退燒,後來瘟疫也平安了。跟這個一樣,李景文這個情形跟廚婢一樣。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條公案:
【孫良嗣解矰繳之危。】
『矰繳』,我們來解釋一下,「矰繳」就是繫有絲繩的,來射擊飛鳥的這種短箭,用這種帶有絲繩的弓箭來射飛鳥,這個叫矰酌,「矰繳」,但是也有解釋是叫酌,這個地方經本寫「矰繳」,那我們就用「矰繳」。所以「孫良嗣解矰繳之危」。
【卜葬而羽蟲交助。】
『卜葬』就是古代埋葬死者,先占卜以選擇吉祥的地方來埋葬,這個叫「卜葬」。事實上跟現在的土葬是一樣的啦,他先看方位啦,先看座向啦,還有選擇一個良辰吉日來埋葬,也是一樣。這個在蓮池大師的《放生文圖說》裡面叫「禽鳥助葬」。這孫良嗣他是一位心地仁厚的鄉民,雖然他家境不好,但是每次看到禽鳥被人家捕獲,關在鳥籠裡面,他便設法湊錢買來放生。每當打開鳥籠的時候,就看到這些禽鳥吱吱喳喳地飛翔於空中,重獲自由,孫良嗣心中就感到萬分的舒暢與快樂。
後來孫良嗣命終之後,他的家人就把他埋葬在郊外山上的一個地方。但是因為他家裡貧窮,家貧無法籌辦埋葬費。忽然飛來數千隻、數萬隻的鳥,口銜泥土,重重地堆積在孫良嗣的身上,不到一天,就成就了一堆黃土。鄰里鄉人見了這個情形以後,都非常地驚奇感歎。大家認為是因為孫良嗣買鳥放生的慈悲心,感動了這些禽鳥來報答所致,這個叫「孫良嗣解矰繳之危,卜葬而羽蟲交助」。「羽蟲」就是指飛鳥、禽鳥。
再來:
【潘縣令設江湖之禁。去任而水族悲號。】
在蓮池大師《放生文圖說》裡面講,叫「魚族送行」。宋朝的時候諸暨縣,諸暨縣在今天浙江省諸暨市。縣令叫潘華,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他修習普賢懺法。他仰體上天好生之德,萬物和樂之心。他在任的時候,他嚴禁地方百姓,不可以入江湖捕網魚類,若有違反禁令者,一律加以罪罰。因此在潘縣令在任期間,江湖水族,得以無驚無擾,自由自在,游樂生存於水中。後來在宋真宗的時候,潘縣令奉皇帝的旨令,他將入朝為官。
在宋真宗景德四年的十月十日那一天的晚上,潘縣令他作夢,夢到江河中的數萬條魚類哀號哭泣,說道,長者要離開本地,我輩不免要遭受烹殺了,說罷,哭聲直上天空。潘縣令醒來覺得很奇怪,他就寫了一篇文章叫「夢魚記」。叮囑後來接任的縣令,也能保護水族。當潘縣令臨走的時候,江湖水中忽然發出一陣很大的悲號的聲音,好像失卻了保障,如同喪失父母一般痛切。附近的百姓皆親耳聽到,大家無不驚奇感歎。
四明尊者知禮法師,他看到這樣的情形,在當時為這個「夢魚記」作跋,所以可見這件事情是真的。當然這個是有佛菩薩的加被,感應道交。潘縣令真的是萬物與我一體了,他真的做到這個境界了,他有這種悲心,把這些魚像當做自己的親人一樣。所以四明尊者就為「夢魚記」作跋,收在《四明尊者教行錄》裡面卷一,而且編入「藏經」,在《大正藏》四十六冊。所以這個就是『潘縣令設江湖之禁,去任而水族悲號』的一個感應故事。
再來:
【信老免愚民之牲。祥符甘雨。】
這個就是指道信禪師為鄉民祈雨的故事。因為鄉民用拜三牲,用殺生來祈求上天降雨。道信大師,我們來介紹一下,這位在中國禪宗第四祖,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位禪師,我們來特別介紹他一下。禪宗一共有六祖,達摩祖師如果是按照從印度開始起算的話,達摩祖師是第二十八祖,到中國來以後是禪宗的初祖。二祖就是慧可大師,就是神光法師,斷臂求法的神光法師。三祖叫僧璨大師,四祖就是道信大師,五祖就是弘忍大師,六祖就是惠能大師。這六位大師影響中國的禪宗,乃至於其他各宗,影響非常地深遠。因為達摩祖師說,「一花開五葉」,到六祖的時候就不再傳了,就不再傳衣缽了。
我們來介紹道信法師,道信法師他在圓寂的時候講的法語,叫「一切諸法,悉皆解脫。汝等各自護念,流化未來」。「一切諸法,悉皆解脫」的意思是說,因為我們自性本自清淨,所以一切法都是佛法,「一切諸法,悉皆解脫」。道信大師他在唐高宗永徽辛亥歲九月四日坐化,他最後圓寂的法語,圓寂時候所開示的法語,就是「一切諸法,悉皆解脫。汝等各自護念,流化未來」。道信大師生在陳國太建十二年,就隋朝的時候,隋朝開皇前一年,公元五八○年,他俗姓姓司馬,世居河內,後來遷徙到蘄州廣濟縣,蘄州廣濟縣在今天的湖北省廣濟縣。
根據《景德傳燈錄·卷三》記載,道信大師在年幼的時候,就非常嚮往空宗諸解脫門而出家。空宗,就是我們講的解脫的法門,就是性宗。在魏晉南北朝的時候,那時候環境很複雜,常常會有政變,朝代更迭得很厲害,世態紛亂無常,也就等於兵荒馬亂的時代,道信大師就在這樣的一個環境裡面長大。
當時的南朝佛教非常地興盛,根據歷史記載,陳代有寺廟一千兩百三十二所,僧尼有三萬兩千多人。文武百官跟文人學士,大都崇信佛教。但是當時許多道場的道風都式微了,僧團的規矩也蕩然無存。僧眾們只為了生活奔波忙碌,只求三餐溫飽。說不上解脫,了脫生死,更談不上弘法利生的度眾願行。道信大師他從小,剛才講說他欣慕佛法的道理,所以他出生的時候,就跟平常人不一樣,「超異常人」。
他對佛法信解的表現,就彷彿他宿世裡面有薰習般若。所以他剛開始出家修行的時候,他沒有碰到善知識的引導,但是他自己本身很潔身自愛,而且「密懷齋檢,莊嚴戒行」。他這種「清淨的行者風範」,像蓮花一樣出淤泥而不染。在「隋開皇十二年」,道信大師當時是十四歲,才十四歲而已,他來到舒州皖公山禮拜三祖僧璨大師。他們師徒對話都很特別。禪宗這幾位祖師,見到他們師父的對話,都非常非常地不一樣,都不一樣。
像我們知道六祖大師見到五祖弘忍大師。我們知道六祖大師是挑柴到客棧去嘛,聽到客人在誦《金剛經》,誦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豁然頓脫,明心見性,徹悟了,所以證明開悟非關文字。當時他問說,這位客人所誦的《金剛經》,從哪裡來的?客人就跟他講說,他是去禮拜五祖弘忍大師,弘忍大師勸他們誦《金剛經》就可以見性了。當時六祖大師,惠能大師他聽了以後他就覺得他很嚮往。這個客人就出了十兩銀子,做為他母親的衣糧,他才有辦法安心的去禮拜他的師父弘忍大師。
因為他走了三十幾天才到達湖北的廣濟縣,就蘄州那個地方,禮拜五祖。五祖就問他了,他問惠能大師說,「汝何方人,欲求何物?」他說,你是哪裡人?想來做什麼?惠能大師回答說,「弟子是嶺南新州百姓,遠來禮師,惟求作佛,不求餘物。」這個就是他們上根利智的這種修行人,你看他們一講出來,就從自性流露,「遠來禮師,惟求作佛,不求餘物」。五祖弘忍大師就說了,「汝是嶺南人,又是獦獠」。「獦獠」就是我們現在講,就是比較沒有文化的民族。「若為堪作佛?」你怎麼可能會成佛呢?
惠能大師說,「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這一語就道破了,你住北方,我住南方,人雖有南北,但佛性沒有南北啊,佛性沒有去來啊,佛性本不動搖啊,本自具足,人人皆有啊。這佛陀說的啊,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你在家裡也是用這個見性、用這個聞性啊,你的第一念亙古亙今,從來都永不變異,不可破壞,永遠都沒有變啊。所以他說什麼?他說,人雖有南北,佛性沒有南北,佛性不分南北。獦獠跟你和尚不同,佛性有何不同?這個就是六祖大師見到五祖弘忍大師他們的對話。
同樣的情形,四祖道信大師見了三祖僧璨大師,也是這樣的一個精采的對話。然後道信大師那時候才十四歲而已啦。他就跟三祖僧璨大師說,「願和尚慈悲,教授解脫的法門。」你教我怎麼解脫啦,我煩惱放不下來啦,才要解脫嘛。比如說我很容易執著啦,我很容易起貪愛啦,請師父你給我解脫法門。我們一般人都是這樣,請師父你給我加持,師父你給我摸摸頭,我煩惱就會放下來,你給我灌頂一下,好不好?很多蓮友都這樣啊,他相信師父給他摸頭才會感應,才會把執著放下來,幾乎我看到很多蓮友都這樣。
所以我常常在笑說,比如說現在年輕人都喜歡嚮往日本的歌星啦、影星啦,或是韓國的歌星、影星啦。這學佛人裡面也有,我們講說這追星族啊。你看到蔡禮旭老師,到哪兒都被包圍,淨空法師到哪裡的話,都是人山人海。這就是什麼?跟這個道信大師見到三祖僧璨大師一樣,請師父給我解脫法門。三祖就說了,什麼綁縛你?就是誰綁你啊?你說你很痛苦、你很煩惱,那誰讓你痛苦、煩惱呢?這意思是一樣啊。什麼綁縛你啊?誰綁你啊?道信大師回答說,沒有人綁我啊,沒有人綁縛我啊,他說,沒有人綁我,對啊。
「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一切法心想生,你生起嫉妒心,那瞋心就生出來了,怨恨心就生出來了。遇到逆境就起瞋恨心,遇到順境就起貪愛心,自己不能做主。三祖僧璨大師說,那麼何必又更求解脫呢?既然沒有人綁你,那何必還求一個解脫法門?因為你想要一個解脫法門,就是心外求法,我們說法外無心,心外無法。所以佛法是內典,是向內求,不是向外求。你只要放下執著,菩提就現出來。我們現在是真妄和合,妄就是阿賴耶識,真就是如來藏。現在還沒有開悟以前,是真妄和合。第一念都是真如起用,但是第二念就變成阿賴耶了,毛病習氣就出來。
所以四祖道信大師,就見了三祖僧璨大師,這樣一個精彩對話。在三祖幾句話的啟發之下,道信大師豁然大悟,十四歲而已。所以你要自己給自己解脫法門,你自己放下執著,就是自己給自己解脫法門,什麼解脫?你的心解脫了。從此他就隨侍在三祖的左右,嗣承三祖的道風,專注的修行。而且他是不倒單的,「脅不至席六十年」,「脅不至席」就是他是不倒單的,跟廣欽老和尚一樣,不躺下去睡覺的。這種脅不至席的,都有很深的禪定。
「三祖屢次加以勘驗」,他要勘驗到底四祖道信大師有沒有開悟啊。他知道道信大師根器因緣已經成熟了,便傳衣缽給他,傳衣缽的時候就說了一首偈語,古來祖師傳衣缽都會說一句法語。僧璨大師說,「華種雖因地,從地種華生。若無人下種,華地盡無生。」這個禪宗的法語境界非常地高,我們還沒有開悟,我們沒有辦法去解釋祖師的這種開悟偈,這句法語它的整個精神就是本自清淨,因為「華地盡無生」。從此以後道信大師接引群品,接引眾生,廣開禪門,是為禪宗第四祖。
當時因為在隋朝的時候,出家做出家人,出家為僧要有一定的制度,按照國家的規定,他是要經過國家定期考選。所以這以前朝廷是很有制度的,是到清朝的時候才廢除的,很可惜。所以老法師說,以前叢林裡面的法師都會講經,因為他是經過考試的,而不是說你隨便就可以出家的,當時是要經過考核,通過考核以後才可以剃度出家。然後就由國家分配到一定的寺院去修行,然後才真正入了僧籍,就是僧人的名冊裡面。
道信大師他剛入佛門的時候,「正值國家兵荒馬亂,人民流離失所」。所以他因緣際會,並沒有得到國家剃度的允許,沒有一個合法的身分,但是他要弘法,他要大行弘化,他要有合法的身分才可以啊。所以他參加考試,他到吉州去受戒,按照國家的分配就住在吉州。在隋朝大業十三年,道信大師領眾到吉州,適逢盜賊圍城,歷經七十天,城內已經泉井乾涸,就是說已經沒有水可以喝了,而且兵糧都已經斷絕了,大家非常地憂心害怕。當時城內的四祖道信大師就領眾,帶大家念摩訶般若波羅蜜。他們禪宗祖師,像六祖大師也是一樣,總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智慧登彼岸。摩訶就是大;般若就是智慧;波羅蜜,登彼岸,大智慧登彼岸,摩訶般若波羅蜜。
這個時候城中群眾人人一心,意志堅定的、真誠的持誦,城外的盜賊遙望這個城中,看到城上好像有神兵守護,心生畏懼。他說,城中一定有異人,我們不可以冒然進攻,後來就退了,退下來以後就解圍了。這個地方就是道信大師,當時民眾他們想要祈雨,等一下我們再來介紹他怎麼去教民眾祈雨,我們先把道信大師介紹完。
四祖道信大師後來遊學到南方近二十年,他也接觸到三論宗,還有天台宗,跟這些能夠融合無礙。在唐武德七年,他返回蘄州,住在破頭山,破頭山就是在蘄州黃梅縣雙峰山。他就在黃梅縣的路上,遇到一個小孩,這個就是五祖出現了,弘忍大師出現。弘忍大師碰到他的師父的時候,也是小孩,道信大師碰到他的師父的時候是十四歲,十四歲那時候就問他師父,給他解脫法門了。五祖弘忍大師也是很特別,他見到道信大師,道信大師觀察這個小孩子的骨相特別,跟人家不一樣,很奇秀,「異乎常童」,就是跟一般孩童不一樣。
道信大師就問他了,你姓什麼?孩童回答說,姓是有,但不是常姓。你姓什麼?這個是禪宗有時候就是一語雙關,你姓什麼?小孩子回答說,姓是有,但不是常姓。他馬上領悟說,我本有自性,我自性是佛,喔,不是平常這邊,姓黃啦、姓張啦、姓李。但不是常姓,姓是有。四祖就問了,是什麼姓?「回答說,『是佛性。』」姓名的姓跟自性的性,當然這個在正體字是不同,一個是女字旁,一個是心字旁這個性。四祖又問了,你沒有姓嗎?就是你俗家沒有姓嗎?五祖弘忍大師回答說,「性空,故無。」
五祖弘忍大師,他從小根基就非常地利,他知道為什麼叫性空?因為我們這一念心,就《金剛經》裡面講,無實無虛,真空妙有。性空,就是真空,真空它能生出妙有。所以我們的性體是實相,是無相無不相,所以無相它是性空,無不相就妙有。所以性空就是,我們的自性是真空妙有。他這個「故無」,就是指離一切相,不是說沒有自性,「故無」就是離一切相。四祖默識這個孩童是個法器,而且他跟他宿世有因緣,便收為弟子,最後付法傳衣給他,就是傳衣缽給他。他的傳法偈是,「華種有生性,因地華生生。大緣與性合,當生生不生。」這個孩童就是中國禪宗五祖弘忍大師。
當時道信大師住在雙峰山的時候,弘揚禪法的時候,來向他求法的學人很多,「僧侶如雲」,大師都能夠隨機度化,「為四眾弟子解諸迷津,無有疲厭」。有一天他就告訴大眾啦,他說,「我在武德中遊廬山」,武德是唐朝那個時候的年號,「登絕頂時,望向破頭山,見到紫雲如蓋,下有白氣,向橫分成六道」,你們知道代表什麼嗎?古代這些德行很高的修行人,他們都不是普通人物。你說世俗的這一種,觀風水好不好啦,能夠觀氣啦,你想想看,道信禪師就有這個能力了。
他說,他去登頂的時候,遊廬山頂端的時候,他看到破頭山,就是現在他住的雙峰山這個地方,看到紫雲如蓋,上面有紫氣,下面有白氣,向橫分成六道,你們知道這是代表什麼嗎?大家都答不出來,只有弘忍大師講一句話,難道是和尚日後你的這個法脈,會再分另外一支出去嗎?四祖說,對。那麼四祖知道他因緣到了,他就親自去拜訪住在牛頭山的法融禪師。當然法融禪師是他,後來他也傳法給他,他跟他也是有緣。但是法融禪師他是另外單獨立一個牛頭禪,因為他住在牛頭山嘛,他立的禪法叫牛頭禪,這在禪宗裡面很有名的牛頭禪。
法融禪師初見四祖就問道,「心既具足,何者是佛?何者是心?」他說,我們的心,既然是本自具足,那麼哪一個心才是佛呢?什麼才是心呢?其實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我們這一念心的體相用,它是一如的。所以你覓心體了不可得,但是作用恆河沙。你在問當下這個心,什麼是心的時候,什麼是佛的時候,其實它本來就是佛,假名為心,方便權說,就是說這是心,這是真如心,這是清淨心。因為它本來就是佛,它不可思、不可議的,它超情離見的,所以禪宗裡面講叫離心意識參,你在想說這是什麼心的時候,它已經是汙染了。
所以法融禪師問四祖,就這樣問了,「心既具足,何者是佛?何者是心?」「四祖說,『非心不問佛,問佛非不心。』」「非心」就是空,你既然能夠悟入的話,就不需要再問佛在哪裡,你現在當下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就是佛啊。你如如不動,不取於相,你那個見聞覺知起作用,那個就是佛啊,去哪裡再找佛呢?這個就是「非心不問佛」,「問佛非不心」,你要問佛在哪裡?當下這個心體就是啦,還要問這是什麼心呢?「問佛非不心」。法融禪師說,既不許作觀行,於境起時,如何對治呢?因為那是直下會取的,在禪宗裡面,他們開悟的大修行人,他都是直下會取的。就是我們《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裡面講,「不假方便,自得心開」。
道信大師就跟法融禪師講說,我受僧璨大師的頓教法門,我今天付囑於你,你要信受我的叮囑,「只住此山」,日後有五人傳承你的法要,有五人會傳你的法,「弘化一方」。四祖付法以後返回破頭山,就是雙峰山,終老,世壽七十二歲,建塔在東山黃梅寺。這個地方還有一個比較特別,就是在唐太宗貞觀十七年,唐太宗聽說道信大師的道風非常殊勝,三次皇帝下旨要道信大師到京城去見唐太宗。道信大師都上表辭謝,就是回信給皇帝說他不去了,皇帝就再派特使,再下去請道信大師。他們古代這些皇帝都很有智慧,都會親近大善知識,親近這些聖賢,而且會邀請來接受供養,然後為他說法。
因為道信大師不去了,皇帝就再派特使,然後傳話給道信大師說,「謂若不起,命取首級。」你如果不來的話,就砍你的頭,「命取首級」。結果特使一到,師伸頸就刃,道信大師就把頭伸出來說,你要砍頭,你就砍頭,「師伸頸就刃,神色儼然」。「神色」就是他的臉色。「儼然」就是非常清淨自在,沒有任何恐懼憂愁。這是已經證悟的人,他就是不一樣,生死自在,沒有恐怖顛倒。
那個特使就覺得很特別,他說,哎呀,這個法師這不怕死的呢。「使者異之,還入奏」,就回朝廷,把這個情形奏給皇帝知道。跟那個永明延壽大師一樣,他雖然用庫錢,就是公款去放生,後來吳越王要砍他的頭的時候,錢俶要砍他的頭的時候。特別派那個劊子手說,你看永明大師的臉色,如果他有戚容,就是他很悲傷憂悽,很害怕的時候,你就砍下去,為什麼?就表示他有貪愛嘛,他有貪生怕死嘛,他沒有開悟啊。他說,如果不是的話,那刀下留人。最後永明大師說,我用這些庫錢,買了這麼多物命放生,我現在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太好,太好了,後來皇帝就變成護持他了。這個道信大師也是一樣,要砍他的頭,他沒有畏懼。這個使者就回到朝廷,就奏請皇帝了,皇帝更加的讚歎、尊敬,然後送給他珍貴的繒服。
在永徽二年,也有說永徽元年,道信大師就「垂誡門人」,就告訴他的弟子,他準備要圓寂,要往生了,「安坐而寂」。往生以後就建塔在東山黃梅寺,所以再加上弘忍大師,也是居住在黃梅東山弘傳禪法。所以世間人都稱道信大師跟弘忍大師的道法,叫東山法門。道信大師也可以講東山法門的初祖,破頭山後來改成雙峰山,世人稱大師叫雙峰道信。在大曆年中,唐代宗再追封他為大醫禪師。他本身寫的著作裡面,叫《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還有《菩薩戒作法》等書,這是特別在這邊介紹道信大師。
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公案,『信老免愚民之牲,祥符甘雨』,這是在蓮池大師放生圖說,「信師去牲禱神」,這個公案裡面所寫的。有一次剛好碰到旱災荒年,五穀不生,人民面臨饑荒,惶恐不安,紛紛議論要宰殺牲畜,要祭天請求降雨。道信大師看到人民這樣愚癡的作法,深生憐憫,於是對眾人說了,你殺害牲畜,祈求降雨,是悖逆天理,殘暴的愚昧行為。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們這樣的作法不但求不到雨,反而造罪,會招來災殃。你們若能夠釋放牲畜不殺,我自當為大家祈雨。人民聽了以後,覺得很有道理,都願照大師的話,釋放這些牲畜,不殺生祭祀。於是大師便擺香壇,精誠祈禱,甘雨果然立刻下降,人民興高采烈。
當時道信大師他怎麼帶他們去祈雨呢?他率眾還有僧侶,一面念《楞伽經》跟《般若經》,一方面上太平山採這些苦菜。他叫這些民眾一方面祈雨,二方面,其實道信大師也滿科學的,很符合科學喔。他叫民眾上横崗山,去採苦菜跟米菊下來,而且他還教這些百姓砍柴曬乾,點火燃燒,使煙霧彌漫在天空中,就好像我們現在講的造人造雨。他迫使冷空氣下降,一個星期以後大雨傾盆,百姓稱奇,感念四祖。
你看他也用他的真誠心,不殺牲畜,祈求上天慈悲下甘露。同時他又教百姓,把砍樹的柴曬乾以後,然後點火燃燒,讓煙霧彌漫天空,迫使冷空氣下降,一個星期以後下大雨。這些修行境界非常高的祖師,都有這個能力,當時蓮池大師也是這樣,也是鬧乾旱,那縣令也是沒有辦法,因為乾旱太久了,民眾民不聊生。縣令就是祈求蓮池大師,蓮池大師說,我不會祈雨啊,我只會念佛啊。縣令說,那你就念佛,帶著我們念佛啊。蓮池大師就拿個木魚,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走在田埂間,他走到哪裡,雨下到哪裡。龍王都是擁護這些有修有證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的這些大菩薩。這個是「免愚民之牲,祥符甘雨」。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個:
【曹溪守獵人之網。道播神州。】
『曹溪』是指六祖惠能大師他的別號,因為六祖大師在南華寺嘛,韶州府曹溪,當時它在府城的東南。在梁朝的時候,梁時有天竺的國僧,有印度的這些國僧,自西來汎舶曹溪口,當時到中國來的時候,印度的高僧乘船,乘到曹溪的河口,聞到異香,然後就講一句話了,上流必有勝地,他說,這個曹溪的上方,應該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上流必有勝地。就尋溪而上,就找水源口。找到水源口的時候,曹溪上方的時候,就立一個石頭,叫開山立石,而且列下紀錄說一百七十年後,當遇無上法師在此開演妙法。就一百七十年以後,會有無上妙法在這邊開演,就是指六祖大師講《六祖壇經》,就南華寺的由來,就在曹溪的韶州府的東南三十里。
六祖大師得到他的師父弘忍大師的衣缽以後,因為弟子都要爭衣缽嘛,五祖弘忍大師親自搖櫓,就送六祖大師離開東禪寺。當時六祖大師,他有問他的師父說,因為他這個地方不熟,他師父就說他來搖櫓,就是划船。當時六祖大師就說,我來划好了。他師父說,你不熟,我來划。因為當時按照《六祖壇經》裡面講,六祖大師因為他不知道這個山路怎麼出到江口,那五祖就說了,你不用擔心,我親自送你。他就送他到九江口,後來剛好在驛邊有一艘船,五祖就叫六祖大師上船,五祖把櫓自搖。
惠能大師說,「請和尚坐,弟子合搖櫓」,我來搖就可以了。「合」就是應該我來搖。五祖就說了,「合是吾渡汝」,他說,應該是我渡你啊。這有雙關語,我渡,就是加一個三點水,應該我來划船來渡你。六祖大師就說了,能云,「迷時師度,悟了自度,度名雖一,用處不同。」「惠能生在邊方,語音不正」,他是生在南方嘛,又是獦獠,「蒙師付法,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度。」然後五祖就說,「如是如是,以後佛法,由汝大行」,以後禪宗這個法,傳給你以後就會大行天下。而且他還先跟他預告,「汝去三年,吾方逝世」,他三年前就先跟他預告說,你走了以後,我三年後就圓寂了。
「汝今好去,努力向南」。因為大家都要追衣缽嘛,當時要離開他的師父,就是五祖的時候,六祖大師有問他,五祖就告訴他了,他說,你「命如懸絲」,你生命很危險,你趕快走,「汝須速去,恐人害汝」。六祖大師就問五祖說了,那我要去哪裡呢?老和尚講,你到一旦出名會講經了,嫉妒就跟著來了,你法緣很殊勝,那嫉妒也跟著來,那毀謗也跟著來。所以當時五祖弘忍大師叫六祖趕快走,他說,你「命如懸絲」。六祖大師說,那我要去哪裡?他真的也不曉得去哪裡,他也不能留在他師父的道場,那怎麼辦?
當時他有問他老師,你看看喔,這個五祖弘忍大師就是有這樣的神通道力,他們能夠預知時至,而且能夠知道未來的事情,換句話說,他們已經六通俱足了。他就跟他講,他問他說,他去哪裡?五祖就說,「逢懷則止,遇會則藏」,「會」是哪裡?四會縣,廣東四會縣,就已經先給它暗下伏筆,你到四會縣的時候就隱藏起來。後來,這裡講的獵人堆,就是在四會縣,他就在四會縣,後來經文上講是十五載,在四會縣避難獵人堆中,「時與獵人隨宜說法」。
這些獵人隊的,叫他守住這些獵物,六祖都利用機會,把一些活物放了,放生了。所以這個地方就是,《放生文》裡面寫的是「守網」,『守獵人之網,道播神州』。「六祖既佩黃梅心印」,那時候還沒出家嘛,隱姓埋名的在獵人堆裡面,獵人叫他守網,六祖大師就把一些獐、兔的這些物類,能夠放的就把牠放了。總共在那邊待了十五年,後來坐曹溪道場,「廣度群品,燈分五宗」,「五宗」就是臨濟宗,還有曹洞宗、溈仰宗等等。這個就是講六祖大師,也是他放生的一個,當時在獵人堆裡面十五年的修持。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個:
【雀解銜環報恩。】
相傳在東漢楊寶九歲的時候,他到華陰山的山北,看見一隻黃雀被那個鴟梟,鴟梟就是貓頭鷹,所追逐,就掉在樹下。楊寶就把黃雀抱起來以後,帶回家,而且把牠放在毛巾箱中,給牠餵黃花。經過百餘天以後,黃雀就羽毛長成了,乃飛走。當天晚上有一個黃衣童子,自稱是西王母的使者,以白環四枚給楊寶,而且告訴他說,「令君子孫潔白,位登三事,當如此環矣。」黃衣童子送給他四枚的白環,然後告訴楊寶說,這個送給你,希望你的子孫都能夠潔白,就是能夠廉潔自持,而且能夠當到三公。而且他四個兒子後來都當到高官顯祿。這個就是『雀解銜環報恩』。
再來下面這一個:
【狐能臨井授術。】
在《放生文圖說》裡面講,是有一個出家人,他向來不務修行,卻有投機取巧的能力。他聽說中藥裡面的黃精,能夠使人長生不老。為了實驗是否靈效,他就把黃精,黃精是一個中藥,他把它放在枯井裡面,然後引誘一個人陷入這個井中,再用磨蓋把井口封起來。這個被害人就在井內急迫惶恐,無計可出的時候,忽然來了一隻仙狐,靠著井邊說了,告訴陷在井中的這個人說,你不要憂心,我教你方法脫困。這個仙狐告訴他說,我是通曉天道的仙狐。可是我們一般講叫狐仙啦,我到東北去演講,特別問那個東北蓮友說,真的有狐仙嗎?他們說有,他說真的有狐仙。
所以狐仙就告訴井中的人說,我是通曉天道的仙狐,我在墳墓裡面做穴居住,臥在穴下,我當時是怎麼修鍊的呢?我就是目光注視穴中,我時間久了以後,我就能夠飛出來,就是祂的神識會飛出來。這就是「仙經」上所說的,神能飛形的道理。祂說,你就一心注視著磨盤上面的孔洞,時間久以後就能夠飛出去了。因為我以前也被獵人捕獲,當時我就是承蒙你慈悲,贖命救我,因此我特別來報恩,望你不要忽視。掉入井中的這個人,就照仙狐的方法,經過十多天,果然從井中飛出,脫離災難。
那這個僧人,把這個人騙下去的這個僧人,就非常高興了,他說,這個一定是那個中藥黃精的功效。後來他自己就告別眾人,他帶著黃精下入井中,而且吩咐人家了,說把磨盤蓋起來,而且還要再加一層,把井口把它封緊,加蓋磨盤。不料經過半個月以後打開一看,僧人已經餓死在井內,真是可悲可歎。原來僧人不知道,前人脫離陷井災難,是狐狸為報答他舊恩,特地來相救的。
這不但是說明因果相報的事實,也正說明了不落實修持的後果。就是這裡講的,『狐能臨井授術』的典故由來。這聽起來是有一點點,看起來像神仙故事啦,但是老法師說,老法師在講經裡面,他也有曾經提到過狐仙這個問題。老法師說,他那時候還有見過,可能這個東西因為,有這麼一個傳說啦。我相信因為狐牠本身也有佛性,牠修鍊到一個程度以後,就變成有這樣的能力。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個:
【垂白壁以聞經。】
在蓮池大師《放生文》注解的公案裡面講,就提到這個故事的由來是這樣。就有一個出家人,他掛單在一個寺廟裡面。有一天,有人就抓到幾隻蜈蚣,以竹子弓其首尾,就是把那個蜈蚣的頭跟尾,用竹子把牠捲起來。這位出家人就把牠買下來以後放生了,但是其他的幾隻大概都死掉了,只有一條蜈蚣活命過來,而且急忙的離開。
後來這位出家人,跟一個朋友在寺院裡面打坐,牆壁上有一條蜈蚣爬過來,他就用木尺在旁邊把牠拍打,希望牠離開,拍打這個牆壁,希望這條蜈蚣能夠離開。但是這條蜈蚣竟然不走,「竟不去」。後來這位出家人就說了,「昔所放得非爾耶?爾其來謝予耶?果爾,吾當為汝說法,爾諦聽毋動。」他就說了,他說,你是不是以前我幫你放生的那一條蜈蚣呢?是不是你要來跟我謝謝呢?如果是的話,我為你說法,你好好注意聽。「諦聽」就是攝耳諦聽,攝心諦聽,你好好聽。
這個出家人就跟牠說了,「乃告之曰:『一切有情,惟心所造。心狠者化為虎狼,心毒者化為蛇蠍。爾除毒心,此形可脫也。』」這位出家人很會開示,他說,一切有情眾生,「惟心所造」。「心狠者化為虎狼」,你心狠手辣,你就投生到虎狼這個物類,就動物啦。「心毒者化為蛇蠍」,就成為毒蛇跟毒蠍啦。你只要除掉這個毒心,「爾除毒心,此形可脫也」,你就可以脫離這一個蜈蚣的身殼啦,就脫離畜生道啦。「言畢令去」,結果這位法師開示完了以後,「不待驅逐,徐徐出窗外」。牠聽進去了,不用再趕牠,這一隻蜈蚣就離開了,慢慢地爬出去了。「友人在座」,他的朋友在旁邊陪同,「驚歎希有」。就在當時隆慶四年,把這件事情記載下來。
這個跟前一陣子,有一個朋友傳一個網路的訊息給我,也就是有一隻烏龜,遇到人家跟牠開示,跟牠開示講的道理,跟這個出家人跟蜈蚣講的道理很像,「一切有情,惟心所造」,就跟這隻烏龜念佛跟開示佛法。這烏龜很有善根,牠一聽到開示的時候,牠頭就仰起來,抬起來,講到牠為什麼會墮落為畜生的時候,這個烏龜好像聽懂了,在流下眼淚。那個拍的人也很特別,就真的拍到牠流眼淚,這個就是物類都有靈性。
再來看下面這個:
【難地求生。現黃衣而入夢。】
這個在《圖說》裡面是「鱔魚乞命」。在明神宗萬曆九年,杭州府這邊有個民眾叫于氏。但蓮池大師注解說是干氏。有一個于氏的鄰居,遭遇到盜賊搶劫。于氏她有一個出嫁的女兒,聽到這個消息,特地回娘家為母親問安,順便送來十幾條的鱔魚做禮物。于氏就將鱔魚畜養在家中的水甕裡面,但是她忘記了。
有一天晚上,于氏就作夢,夢到十幾個穿黃衣服、戴尖帽子的人,長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救命。醒來心中覺得很奇怪,不能釋懷,就請一個人來卜卦,算卦吉凶。這個術士就告訴她了,這算命仙就告訴她了,他說,妳家中應該有生靈求妳放生啊。于氏回家找遍室內,只有發現水甕中有鱔魚,而且算一算剛好十幾條,剛好十尾,剛好十條,大為驚奇。她心想,鱔魚為了求生,竟然現黃衣人而入我夢境,可見魚類也有靈性。於是立刻把這些鱔魚就帶往河裡放生。就是這裡講的,「難地求生,現黃衣而入夢」。
再來,我們看一下『徵』,「徵」,就是『事匪無徵』,「徵」就是證明、證驗。
『簡編』就是書籍。
『昭乎耳目』,「昭」就是明白。
再來『捐不堅財』,「不堅財」什麼意思呢?在《放生文》裡面注解上解釋,「財不堅者,謂水得漂,火得焚,官得取,盜得劫,危脆無常,非堅物也。」我們說家財,金錢財物,是五家共有,這裡面它提了四個,還少掉一個,就是不孝子。它說,財不堅固,水災來,火災來,還有一個戰爭,水災、火災、戰爭,還有官府來徵收,官府來扣稅,「官得取」。再來強盜可以來搶劫,還有不孝子,不孝子來敗家,這「危脆無常」,所以叫不堅物,它不是堅固的東西。
「捐此作福,所謂以不堅財易堅財也」,你用不堅固的錢財去布施,得來的功德法財,才是堅固的法財,才是堅固的功德法財。所以堅財是我們的智慧德相,那是我們帶得走的,別人搶不走的。那麼世間的財物,別人搶得走,你也帶不走,所以它是不堅固之財。只有智慧,只有功德,才是堅財,別人搶不走,你自己可以帶得走。這個是「不堅財」的意思。
《放生文》裡面的注解說,「若無財者,只發慈悲心,亦是福德。或勸他人放生,或見人放生,讚歎隨喜,增其善念,亦是福德。」這就是修隨喜功德,你沒有錢財放生,你發一個慈悲心也是福德,這個慈悲心也是福德。或者你勸人家放生,或者你看到人家放生讚歎隨喜,增加他的善念,這也是福德,這叫『行方便事』。
『慈滿人寰』,「人寰」就是人間、人世。
再來『名通天府』,《放生文》裡面的注解說,天王以六齋日,「巡狩人間,有善必知,無惡不察。又人行十善則天勝,人行十惡則修羅勝。」如果世人能夠行十善,我們知道修羅常常會跟天神,修羅好戰嘛,常常跟天人戰爭嘛。你世間人行十善,那上天,天人上天,天勝。如果你行十惡,那就是修羅勝。故天帝時時希望世人行善。「一人為善,飛天神王報達天京。經有明文,非臆說也。」你如果一個人行善,這些諸天神會上報上天,在《正法念處經·卷第二十·畜生品第五之三》裡面有記載:「若閻浮提人,順法修行,孝事父母,供養沙門及婆羅門,恭敬耆舊」,「耆舊」就是年高望重者,「天眾則勝,阿修羅軍,退沒不如。若諸世人,不順法教,天則退弱,阿修羅勝。」這是「名通天府」。
再來『蕩』,『蕩空怨障』,「蕩」就是蕩滌、清除。
『多祉萃於今生』,「祉萃」就是福報就會聚集,「萃」就是聚集的意思,「祉」就是福報。
『培漬善根』,「漬」就是積聚,「善根」,就是「身口意三業之善,固不可拔,謂之根。又善能生妙果,生餘善,故謂之根。」「善根」就是我們三善根,我們三善根就是無貪、無瞋、無癡,身口意清淨,它這個善能生出善法,結成妙果。所以它是像花木裡面的根一樣,這個是「善根」的意思。
『餘慶』,《放生文》注解裡面講說,「以此善根,當來之世,長壽永福。乃至成佛,萬類有情傾心歸附。皆餘慶也。」「餘慶」就是餘福。
再來『回向』,「為其回向西方」,「回向」裡面它有很多種,也有依般若之說回向的啦,也有慧遠大師《大乘義章》說迴向有三種。我們這邊特別提慧遠大師《大乘義章》裡面的三種迴向,第一個,「菩提迴向」,迴向自己所修這些善法,以趣求菩提的一切種德,這叫菩提迴向。第二個,「眾生迴向」,念眾生迴己所修一切善法,「願以與他」,迴向給一切眾生,叫眾生迴向。第三個,「實際迴向」,以這個善根迴向平等如實法性,就迴向自性。這菩提迴向、眾生迴向、實際迴向。
《華嚴經》它裡面列十種迴向,澄觀列十種迴向之名,而總結為三種。第一個,「菩提迴向」,就是迴因向果。「眾生迴向」,就是迴自向他。「實際迴向」,就是迴事向理。我們一般都是用這三個,迴因向果、迴自向他、迴事向理。我們淨土就是迴向西方極樂世界。
蓮池大師的迴向比較特別,我們把它念一下。蓮池大師在「放生祝願」裡面,他有寫一個迴向文,這個我們可以來參考。蓮池大師這個迴向文,蓮池大師說,你放生完畢以後,我們如果有去參加放生啦,那我要怎麼迴向呢?我們要怎麼迴向呢?
蓮池大師教你,「放生已」,就是放生完畢以後,「對佛像前至心禮拜」,先向佛像前禮佛三拜。「白言」,就是你說出來,在佛菩薩面前這樣說出來,「弟子某甲」,就是弟子我黃某某,「一心皈命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你就這樣迴向說,我一心皈命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我遵先佛明誨,今行放生」,我遵照祖師諸佛的教誨,我今天行這個放生業,「今行放生,已得若干」,我今天總共放一百條,放多少物命,你把它講出來,「已得若干」。我今天接到祖師這樣的教誨,我來行這個放生業,我已經領悟到這個道理,我已經得到這樣的一個法喜,得到這樣的一個慈悲心。「以此功德」,我有得到這樣的一個福報跟功德,「以此功德,願我罪業消除,冤愆解釋」,就是解冤釋結。「所修善根,日益增長。命終之際,身心安穩,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極樂國,七寶池內,蓮花之中。花開見佛,得無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所放一切生命,以及十方無盡有情,盡得度脫,成無上道。願佛慈悲,哀憐攝受。」「發願已」,念佛或百聲,或千聲,或萬聲,「隨意多少」。這個放生迴向非常好,各位可以參考,這已經全部都包括在內,迴自向他、迴事向理、迴因向果,全部都有了。
你放生完以後,你不要說,哎呀,佛菩薩你保佑我身體健康啊,升官發財啊,那這世間福報而已。你看,這裡面它有跟你講,迴向西方極樂世界。而且迴向你善根增長,而且命終的時候身心安穩,能夠善終啊。這也是五福裡面最後一個,你也想求善終啊,你平常就可以這樣累積了。你每次放生就這樣迴向善終,你將來真的善終,你要相信佛菩薩不會騙我們,祖師大德不會騙我們。我們都希望善終,那你放生就求我希望將來善終,你將來真的善終。這個叫做信自信他,信自信他、信事信理、信因信果。蕅益大師在《彌陀要解》裡面,這六信裡面,你一定要這樣相信,信自信他、信事信理、信因信果。
而且你還可以迴向,除了命終身心安穩以外,還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極樂國,還可以花開見佛,得無生忍。而且你最後要發一個大願,什麼大願?「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是我放的這些生命,以及十方無盡的有情眾生,都可以得到度脫。有些祖師,他們就很有這種慈悲心,他們都交代他的弟子,把他的骨灰和著麵粉,去拋向大海,餵食這些魚族,每吃到我這個骨灰和麵粉的,這都能夠得到度脫。其實跟這個一樣,「成無上道,願佛慈悲,哀憐攝受」。完了以後,這個迴向文念完以後,再念佛百聲、千聲、萬聲,這樣是最圓滿的。
再來,『存心愈大,植德彌深』,如果你放生,你所存的善心愈大,就是大菩提心,愈大就是放生得福,你要世間的福報也有,要出世的德也有,這個就是「存心愈大,植德彌深」。
『道業資之速成』,這個《放生文》裡面講,「利他者菩薩之行也,以此行門助修道業,譬如船得順風」,必能速達涅槃彼岸矣。「淨業三福,慈心不殺,實居其一。今能不殺,又放其生。既能放生,又以法濟令生淨土。如是用心,報滿之時,九品蓮臺高步無疑矣。」這是《放生文》裡面的這樣一段,告訴你說,你行放生業是利他的菩薩行,這也是幫助修道的一個善業。就像說船遇到順風一樣,這是助緣,放生這些都是助緣,幫助你能夠往生極樂,到達涅槃彼岸。而且淨業三福裡面跟你講,「慈心不殺,修十善業」。「慈心不殺」就是放生啊,你不僅不殺牠,而且還放牠的生命,放牠生命又希望牠能生淨土,你這樣的用心,「報滿之時」,就是「九品蓮臺高步無疑」。
最後一個,『蓮臺生其勝品矣』,這九品蓮臺,九品往生所乘坐的蓮臺,念佛人臨終的時候,西方聖眾持蓮臺來迎接,行者之品位有九品。
好,接下來我們來解釋這一段,蓮池大師《放生文》的白話解說:
明朝蓮池大師《放生文》裡面說了,在這個世界上,在這個世間,最被重視的是生命,而天下間最悲慘的事情是殺傷。所以遇到要被捕捉就奔跑,「是故逢擒則奔」,就是所有一切蠢動含靈都是貪生怕死的。所以遇到人家要捕捉牠的時候,牠就奔跑,連很小的跳蚤、虱子都知道避開被打死。天快要下雨的時候,牠就遷離了,就連小螞蟻尚且貪生怕死,人類怎麼可以在山上設網羅捕鳥呢?在水中以網捕魚呢?「罟」就是捕魚的網,設罟於淵,「淵」就是水,在水中以網捕魚呢?而且多方面設法掩藏捕捉呢?用曲釣鉤,用直箭射,千方百計去搜捕網羅,使得這些禽獸嚇得膽破魂飛,母離子散。
有些把牠們關在鳥籠獸檻裡,就好像人被關在監獄裡面一樣。有些被置於刀砧上宰割,就好像人要面臨被宰殺一樣。憐憫小鹿的母鹿,以舌頭舔小鹿的創傷,心中卻柔腸寸斷。怕死的猿猴看到射殺牠的弓影,就嚇得兩眼哭泣流淚。如果倚恃、倚靠我強悍,就欺凌弱小,恐怕不合道理。吃牠們的肉來進補自己的身體,心中能夠安心嗎?因而上天垂示好生之德,古聖人教導我們要行仁德之風。在商湯有教這些獵人,要網開三面的教訓,只留一面,使禽鳥可以逃生。春秋時代的鄭國,子產有養魚的美行,人家送給他魚類嘛,他就把牠拿到他們家中的池塘放生啦。
流水長者子真是聖人哪,為了挽救乾旱的水池中的魚蝦生命,以大象用皮囊運水,倒入池中救這些魚蝦。釋迦佛真是慈悲啊,為了免除鴿子被老鷹攫食的厄運,卻割自己的肉來餵老鷹。天台宗的智者大師,開鑿放生之池讓人放生。大樹仙人以禪坐入定,保護懷中的小鳥棲息,等鳥飛走才出定。宋朝延壽禪師出家前任庫吏,以庫錢買魚蝦水族放生,臨刑不懼,獲得皇帝赦免無罪,其仁德猶存於後人心中。因救了龍王子的生命,得到龍王王宮的藥方,孫思邈用這個藥方來救世,至今他的慈悲風範還猶存世間,沒有被世人遺忘。因一次救活了螞蟻,使得這個短命的沙彌,改變了命運,變成長壽。本來這個讀書人,他的功名應該是落榜的,但是因為他放生變成高中功名。
另外一件因為放生的靈龜,使得毛寶在面臨危險的時候,他得以脫險。另外一個孔愉,他從小官的卑微的職務,做到被朝廷封侯,也是因為他放生啊。屈師是一個捕魚人,他是一個捕魚人,因為他在元村,他看到雌、雄的大鯉魚跳到池外,要把這些小魚救出去,感動得把這些鯉魚全部放生了。屈師的魂到陰間去,閻王說他是一個捕魚人,但是他有慈悲的心,所以給他延壽一紀十二年。隨侯他在齊國的時候,在今天山東省這個地方,他在野外救活了一條蛇。結果這一條蛇牠來報恩,含著價值千金的珠寶。
這個動物都有靈性,我們聽到這個,真的是有一點覺得是像神話故事。這個蛇,他把牠救起來,牠怎麼會再含明珠,價值千金來回報呢?诶,這個已經有人現真實故事,證明給我們看。海賢老和尚不是在半路遇到一隻狼嗎?海賢老和尚遇到這隻狼的時候,啊,如果我是前世欠你的,那也無處可逃啊。結果沒有想到,這隻狼就含著海賢老和尚僧服的褲管,把他帶到牠住的地方。原來是一隻母狼懷了五胎,生不出來,昏迷了。海賢老和尚旁邊幫牠念佛,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了不久以後,這一隻母狼就活過來了。活過來以後,竟然奇蹟似的把這五胎生出來。
然後這個公狼牠也知道報恩,就跟這個蛇一樣牠也知道報恩。牠就在海賢老和尚要經過的路上,牠去含了一個蜜蜂窩,因為裡面有蜂蜜,牠要來報答海賢老和尚。動物也知道報恩,同樣情形你殺害牠,牠也知道要報仇。所以這個公狼就含著蜂蜜,要來報答海賢老和尚救命之恩。海賢老和尚跟牠開示,他說,你要心存善念哪,不要存惡念啦,不要害人啦,來生不要再當動物啊,不要再墮狼身啦,念佛求生西方啊,還跟牠開示。就這裡講蛇含千金之珠來報恩。
再來由於拯救快被淹死的蒼蠅,這個釀酒的工人,酒匠,他後來被牽連到盜賊裡面,被朝廷要判死刑。法官要寫判決書的時候,下筆的時候,寫判決書的時候,要寫這個文書的時候,那個筆旁邊統統是一大堆蒼蠅過來圍繞,沒辦法下筆成書。就覺得說這個案子會不會是有冤情?再詳細調查,終於證明這個酒匠是被冤枉的,就把他釋放了。連這個蒼蠅也會來報恩。
另外這個廚婢,她的主人叫她去烹煮這些鱉。她趁主人不在,把這個活鱉放到她們家中的水池放生了,回來被她主人痛打。後來瘟疫流行的時候,這個廚婢也染了瘟疫,被她主人把她丟到外面的水池旁邊。半夜蒙這隻被放生的鱉,用泥沙給她擦拭她的身體,終於退燒以後,病就好起來。也改變了她的主人,從此不再吃鱉了。
冒著生命的危險救出屠家,就是屠宰場要被宰殺的牲畜,這個當官的張提刑,死後靈魂超生天界。將漁船上捕獲的魚類買來放生,結果讓李景文因為煉丹砂養生,造成身上長癰瘡,結果晚上夢見這些魚族來給他擦拭,後來他病就好起來了,而換取他後面的餘生。另外孫良嗣因為解開被捕獲的鳥類,讓他沒有錢埋葬的時候,這些被救的鳥統統含著泥土,過來在他下葬的地方,都來幫助,讓他能夠埋葬。潘縣令他在當縣令的時候,他嚴禁民眾在江湖旁邊網捕魚類,後來他離開的時候,這些水族悲號,水族都哭泣了。
再來道信大師為了免除愚昧的百姓宰殺牲畜來祭天祈雨這個陋習,所以他就教民眾不要殺生,道信大師為他們祈雨而得到甘露。惠能大師在獵人堆待了十五年,把獵人捕捉的一些物類放生,六祖大師後來禪宗這個法門,弘揚到整個全神州,就是中國,「道播神州」。黃雀被救而銜白環報恩。狐仙報贖命之恩,在井邊教授脫身方術的故事。甚至殘缺的身體得以復活的蜈蚣,為了報恩,垂現在白壁上聆聽法師的開示。被困在水中的鱔魚為了求生,竟然以黃衣人出現在夢中,哀求救命。
這些都是有回報的,事情不是沒有驗證的,都記載在書籍上,可以很清楚明白看到、聽到。希望大家都能隨著自己所看到的生物,發出慈悲心,捐獻錢財,不要吝嗇,廣行方便之事。或者可以救很多生命,那就大積陰德。甚至你只救了一條蟲,也未嘗不是一件善事呢。如果能夠這樣日積月累,自然就能夠廣行善事,而使得福德崇高,福報增長,使得慈悲的善行充滿人間。你的名字上通天庭,可以盡除冤業罪障,在今生多聚集福報,多培養自己的善根,讓多餘的吉慶可以留給下一代,或者後代。假使能進一步稱念佛號,加上讀誦經文,為眾生迴向西方,使得眾生永離三惡道。所存在的善心愈大,所種植的善德愈深,道業就受到資助,就可以早日成就,使得蓮臺上能生出殊勝的蓮品果位。以上這是蓮池大師的《放生文》的白話解說。
好,最後我們利用一點點時間,來跟各位報告,老法師對「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殺生是要償命的,欠命的要還命,這是因果的法則。生生世世,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佛告訴我們,一切眾生彼此互相都有業緣,緣很複雜,不是單純的。佛把因緣分成四種,親因緣、所緣緣、無間緣、增上緣,每一條裡面都是無量無邊的。佛經裡面說得很好、很清楚,人跟人之間,人跟一切物之間,都離不開這四個緣。有緣了就相遇,但是緣有善、有惡,有善緣、有惡緣,冤冤相報。
覺悟的人如何把惡緣轉變成善緣?把善緣轉變成法緣?這個要智慧。那要怎麼去做呢?慈悲就可以了。你只要慈悲對待一切萬物,對人、對事、對物,乃至於對蠢動含靈,你都可以把惡緣轉成善緣,把善緣轉成法緣。你不僅度了你自己,也度了一切,度了你家人。沒有智慧做不到。怨結要化解,只有慈悲才可以化解,慈悲跟懺悔。所有一切宗教聖賢都是這樣勸人,冤家宜解不宜結。父子、兄弟都是緣分,緣分遇到了,這是這一家相聚。縱然在這一生遇不到,還有來生,還有後世,「因緣聚會時,果報還自受」。所以我們要瞭解這個因緣果報道理以後,我們在起心動念,特別要慈悲智慧對待一切,學佛菩薩的放生善行。我們今天學了蓮池大師《放生文》,我們就可以得到很大的受用。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