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90集
第190集

感应篇汇编第190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07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八句,【離..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38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90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90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O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07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八句,【離人骨肉,侵人所愛,助人為非。】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五百九十四頁,『離人骨肉,侵人所愛,助人為非。』這一段《太上感應篇》的經文,它的白話解說是離散他人的骨肉親情,侵犯他人所愛,幫助他人做壞事,為非作歹。我們看五百九十五頁的經文:
【離有二義。一是追迫債欠。及吏役勒索。令人賣男鬻女。一是挾私搬挑。唆間參商。】
『唆間參商』,這個是「唆間參商」,這個字唸深,不唸餐。
【皆不仁之甚也。不知骨肉者。血屬也。天性存之。天倫寓焉。故仁人見人之骨肉。貧困難存者。助以財力。使之安全。怨隙不和者。與之調化。使之敦好。此修真之要路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賣男鬻女』,古代比較貧窮的人家都會賣兒子、賣女兒,「鬻」就是賣。
『挾私』就是心懷私念。
『搬挑』就是挑撥。
「參商」是天上的星星,叫參星跟商星。參星在西,商星在東,此出彼沒,就是參星隱藏了那商星就出來,那商星隱藏了參星就出來,它們兩顆星可以說永不相見。「參商」比喻彼此對立,不和睦。
『血屬』就是有血緣關係的親屬。
『調化』,調和教化。
『敦好』,和睦友好。
『修真』就是修行,這是道家的用語,道家說學道修行叫「修真」。那我們佛家講修行,就是修正自己錯誤的觀念跟行為,恢復我們本有的性德,這叫修行的目的。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離有兩種意思,一個是急迫的向人家追討積欠的債務,以及官吏僕役強索財物的時候,叫人家要賣掉男孩或女兒,來付錢給他們,離的第一個意思是這樣。第二種就是挾著,夾著私怨,搬弄是非,挑撥離間,教唆離間,使人兄弟不和。這些都是非常不仁道的,『皆不仁之甚也』,就是非常不仁道的。難道你不知道骨肉親情是有血緣關係的嗎?天性存在其間,天倫寓在其中。所以仁人君子看到人家的親情骨肉有貧困,有貧窮困難的,有貧困難以生存的情況下。你要用財力去幫助他,使他們可以平安度過困難,過著平安的生活,過著安全的生活。或者使他們骨肉之間,本來是不和,後來經過調和以後,幫他們調和化解,使他們恢復和諧、恢復和好。能夠這樣去做,是修真的重要方法。
所以昨天我到臺南極樂寺見淨空老法師。因為淨空老法師現在在臺南極樂寺,希望臺南極樂寺能夠辦佛學班,就是講經弘法人才培訓班。還有一個是漢學班,也就是為英國威爾斯大學,有將近十位的非常優秀的、年輕的傳統文化的年輕人,老法師特別請臺灣的一些,對於我們文字學、聲韻學非常有研究,非常深入的老師、教授在教他們。那孝廉講堂以及臺北的護法江大菩薩,我們到臺南極樂寺去護持淨空老法師,做這個聖賢教育的工作。
老法師說,護持聖賢教育是第一功德。老法師也講說,這十年之內是傳統文化存亡的關鍵十年,因為現在沒有弘法人才,一代不如一代,一年不如一年,所以培養弘法人才迫在眉睫。師父他瞭解,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湯恩比博士講,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唯有孔孟思想、大乘佛法才可以救度這個世間。剛好我在那個因緣之下,我就見到臺南極樂寺的胡憲卿總幹事,他現在也是我們臺南極樂寺佛學班的教務長,護持老法師做這個弘法人才培訓的工作。那目前已經有招募三十幾位,要用以前李炳南老師的那種內典研究,就是果清律師他們所學的內典研究班的那種方式,也就是私塾的方式。老法師所用的方法,就是古德的方法,也就是讀經千遍,其義自見。用私塾教育的方法,用覆講的方式,來培養講經的人才、弘法的人才。老法師一直強調這種方法,是最笨的方法也是最好的方法。
那剛好我有機會跟胡總幹事,一起跟漢學班的這些學子們,年輕的這些同學,我們在分享因果報應。那麼胡總幹事他就說,他在以前當戶政事務所主任的時候。以前我們臺灣早期,戶政事務所屬於警察系統,我們都是中央警察大學的,但後來他提早退休。因為他的愛人,就是他的太太,有聽淨空老法師講經。他師姐本身也是學佛,我這個學弟也是學佛,那算命講他到五十一歲,他生命就要結束了。後來一個算命的,算出說他命盤裡面沒有貴人,那五十一歲一定要死掉。就像袁了凡先生被孔先生算定了,他五十三歲壽終正寢。最後孔先生給他斷,他幾年當什麼官,幾年當什麼官。
後來雲谷禪師來度化袁了凡先生,雲谷禪師教他,「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了凡先生發願行善,改過行善,三千善、三千善、一萬善。改過有事相上改、理上改、心上改。那我們這位學弟就有一天,他知道他再五年,因為他那時候算命的時候,是在他五十一歲前面的五年,他就拿了這一本,袁了凡先生的《了凡四訓》,還有《俞淨意公遇灶神記》,他就靠這兩本書救了他的命。不僅救他的生命,也救了他的慧命。他就拼命的學俞淨意公灶神記裡面,拼命的去廣積陰功、廣積陰德,改過向善,念佛求往生。
後來他在戶政事務所的時候,就用公務之便,就這裡講的,那個夫妻要去離婚,都要到戶政事務所去辦離婚登記。我們臺灣的制度是這樣,你離婚以後要到戶政事務所去辦離婚登記的手續。那麼當時我們這位胡總幹事是在那個戶政事務所當主任。他一聽到有人離婚,要離婚,他就請他們進去喝茶,他把了凡先生的袁了凡《四訓》,還有《俞淨意公遇灶神記》,來勸這兩位夫妻不要離婚,跟他說佛法的道理,跟他講因果的道理。後來很多人經過他勸導以後,都不離婚了。就是這裡講的,「仁人見人之骨肉,貧困難存者,助以財力,使之安全;怨隙不和者,與之調化」,他們兩個夫妻吵架,就是怨隙嘛,有仇恨嘛,把他們調和,「使之敦好」,使他們重歸舊好,不再離婚。
他一方面廣積陰功,學俞淨意公,然後他努力行善改過,然後就拼命念佛。然後要到五十一歲那一年的時候,有一天他突然間,他覺得他的心臟跳動很緩慢,呼吸很困難。後來因為他就靠念佛的方法,來不斷的把自己的氣息調和,後來那一年也平安了、沒事了。因為他常常,那時候就跑來臺南極樂寺去護持。那早期臺南淨宗學會在另外一個地方,他就到那邊去請法寶,到處去結緣。他甚至在他的戶政事務所設一個法寶流通架,他去臺南淨宗學會請法寶,放在他自己的戶政事務所,給人家請善書流通。結果五十一歲那一年他沒有死掉,那時候他已經是臺南淨宗學會的義工了,現在他是擔任總幹事,那時候不是。
隔了三、四年,就是五十四歲那一年,有一天,他就到臺南的一家精舍去拿一筆印經善款,要拿回來臺南淨宗學會。剛好裡面有一個師兄,好像被護法神附體趴在前面,突然間倒下去,男眾的一個居士。然後就張口說話了,他說,他是這裡的菩薩,叫他要出來講話。那剛好這個胡居士在現場,胡憲卿居士。他說,什麼事啊?他說,佛菩薩要叫我轉告你,你的命是佛菩薩給你救回來的,希望你好好護持三寶,弘法利生。就告訴他這幾句話,說你的命是佛菩薩幫你救回來的,你本來三年前就要死掉了,跟算命講的一樣。這個胡總幹事聽了以後很感動,回來更加緊用功,力行菩薩道,廣積陰德。
他現在好好地已經六十幾歲了。我那天問他,你幾歲?他已經六十一、二歲了,廣積陰功。現在你看,他在幫老法師來培養講經弘法人才,擔任護法的工作,擔任這個佛學班的教務長。那我是扮演護法角色,我們都是過來人,我們以前也是學講經的,我是佛陀教育基金會內典研究班第一屆。我們瞭解弘法跟護法,護法也很重要,我是扮演臺南極樂寺的護法角色。所以講到這裡,人家骨肉要分離的時候,夫妻要離婚的時候,去把他勸回來的時候,這個功德很大,這叫「修真之要路」。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宗傳。聞鄰婦與子女抱泣一夜。問之。則夫罹罪。自賣以贖者。公悚然。解橐周之。俾夫妻子母如初。時公艱於子。是年遂舉子。今子孫蕃盛。】
我們看字句解說:
『宗傳』是明朝揚州人,他家裡貧寒,但是他很好學。他年輕的時候挺有趣的,夏天蚊子多,他就把兩個腳伸到甕裡面,以避免蚊子來咬他,他也不想去打蚊子,這樣蚊子就沒辦法咬他了。他是嘉靖年間的舉人,為官非常清廉,這是「宗傳」。
『罹罪』就是遭受罪罰。在漢朝賈誼《新書·修政語上》,「痛萬姓之罹罪,憂眾生之不遂。」
再來『悚然』就是恐懼不安。
『解橐』,「橐」就是裝物品的袋子,這裡是指錢袋。
『周』就是周濟、救濟。
『俾』就是使。
『艱於子』就是艱子,就是缺少子嗣,就是沒有後代、沒有兒子。
『舉子』就是生育子女,我們現在講就一舉得男,叫「舉子」,生育子女。
『蕃盛』就是繁茂興盛。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有一位宗傳,聽到鄰居的婦人和子女整晚相擁而哭。第二天早上,他問她是什麼原因。她說,因丈夫犯罪坐牢,自己想賣身來替丈夫贖罪。宗公聽後很驚訝,就拿出錢財來幫助她們,使得她們夫妻子女一家,完好如初的生活在一起。當時宗公沒有兒子,當年就生了一個兒子,到現在他的子孫還非常地興旺。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安庭柏。好離間。且有口才。雖至親。一為所間。立生仇釁。李中甫。兄弟相和。因庭柏挑之。而至爭鬬。蔡倫。張義。中表相善。以聽信庭柏而絕交。其他不可枚舉。後庭柏潦倒貧困。兩頰生瘡。喉舌潰爛。絕食叫號而死。】
我們看字句解說:
『仇釁』就是仇恨、怨仇。
『中表』是指與祖父、父親的姐妹的子女的親戚關係,或是與祖母、母親的兄弟姐妹的子女的親戚關係。
『相善』就是彼此交好。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安庭柏這個人喜歡挑撥離間,而且口才很好,縱使是至親,一經過他挑撥離間,立刻就會意見不合而生仇恨。有一位叫李中甫這個人,兄弟本來是很和好,因受到安庭柏的挑撥離間,最後產生了爭鬥。蔡倫跟張義,兩個表親很相好,「中表相善」就是兩個表親本來感情很好,這叫「中表相善」,他們是表親嘛。但是因為聽信安庭柏挑撥離間,而斷絕了交情。其他的事情就不勝枚舉了。後來安庭柏窮極潦倒,兩個面頰都生瘡,喉嚨、舌頭都潰爛了,無法吃飯痛得哭叫而死。他這個是造口業,兩舌是非,所以最後喉嚨、舌頭都潰爛了。
所以這個喉嚨啦、舌頭,現在有些人都會得什麼?得舌癌,還有喉癌,就長在,腫瘤長在喉嚨這裡,不然就是舌癌,舌頭就割掉。《地藏經》裡面有,地獄裡面有割舌地獄,那都是造口業。所以我們隨時要警惕自己、要反省自己、要懺悔自己的業障。我們上次有提過,李炳南老師也有講過,佛陀知道我們眾生容易造口業,所以身三、口四、意三。特別在這十惡業裡面,口業占四個,惡口罵人、兩舌是非、妄語、綺語。李炳南老師說,淨空法師也說,我們學佛人、我們念佛人,因為造口業,所有所造的一切善事跟福德全部都變成有漏的。所以這一段特別跟我們提到口業的因果。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英宗即位。遇內侍少恩。多於太后前讒間。致兩宮成隙。一日韓琦。歐陽修奏事簾前。太后嗚咽流涕。具道所以。琦曰。此殆因病使然耳。病已。必不然。蓋是時。帝以驚疑得疾也。修進曰。太后事先帝數十年。仁德著於天下。昔溫成之寵。太后處之裕如。今母子之間。反不能容耶。琦復曰。太后無親生兒女。皇帝少鞠宮中。皇后又是外甥。乃天安排此兒婦以遺太后。豈可不自愛惜。后意稍和。琦慮有變。乃危言動之曰。臣等在外。不得見官家。內中保護。全在太后。若官家失照管。太后不得辭其責。后驚曰。相公是何言。我心更切也。同列聞者。莫不流汗。他日琦獨見帝。奏曰。陛下即位。皆太后恩。不可不報。願加意奉承。便是無事。帝曰。謹奉教。後數日。琦復見帝。帝曰。太后待我少恩。琦曰。自古聖帝賢王。不為不多。獨稱舜為大孝。豈其餘皆不孝哉。父母慈而子孝。此常事。不足道。惟不慈能孝。乃為可稱。但恐陛下事之未至耳。父母豈有不慈者哉。帝大感悟。時朝廷多故。小人離間者百端。卒使兩宮調和者。琦與諸賢之力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好,我們看五百九十六頁第四行,『宋英宗』是宋朝的太宗的曾孫,也就是趙曙。根據《宋史》記載,趙曙四歲的時候過繼給宋仁宗。那麼當時是由曹皇后,也就是宋仁宗的太太,那麼曹皇后就是曹彬的孫女,是宋仁宗的皇后,也就是他的妻子。所以宋英宗過繼給宋仁宗的時候,小時候就是由曹皇后,就是這篇文章裡的太后撫養的。宋英宗不是她親生的兒子,但是等於是她的養子一樣,是曹太后撫養的。
宋仁宗嘉祐七年,立宋英宗為皇太子。第二年宋仁宗死掉,宋英宗繼位。但是因為宋英宗那時候也多病、生病,所以由曹太后垂簾聽政,就是這裡講的第五行,『歐陽修奏事簾前』,「簾前」就是當時因為宋英宗年紀還小,然後他又生病,所以由曹太后來垂簾聽政,到治平元年他才親政。那麼司馬光所撰的《資治通鑑》,就是在這個時間完成的。
我們看下面,『遇』就是遭受到,或者是禮遇。這個地方「遇」不是說碰到,而是說禮遇、對待這個意思。
『內侍』是在宮廷中供使喚的人,像那些宦官啦,皇帝旁邊的人啦,這叫「內侍」。
『少恩』,「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