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194第集
第194集

感应篇汇编194第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2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二句,【認..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3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194第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194第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6/2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4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二句,【認恩推過,嫁禍賣惡。】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六百一十五頁,這個『認恩推過,嫁禍賣惡』,它的意思就是說,別人得到好處,其實不是你給他的,別人得到這個恩惠,其實不是你給他的,但是你卻把它冒認,這個恩惠是你給對方的,這冒認恩德。「推過」就是推諉過錯。有好處都是自己的,有壞處都推給別人,這個意思。「嫁禍賣惡」就是嫁禍給別人,然後惡的事情是你造的,結果你把它推卸了。「賣惡」就是推卸罪惡,嫁禍給別人,然後推卸罪惡。
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經文第一段:
【恩非己出。而冒認之。不過一時討好之計。究之必得其實。其人不特不感。而反薄其誣。過實己出。而推委之。不過一時卸火之計。究之必得其真。他人不特不恕。而益憎其狡。所謂小人枉自為小人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薄其誣』,「薄」就是輕視,瞧不起,這叫「薄」。「誣」就是妄言。「薄其誣」就是鄙視他人捏造事實。
『推委』就是推卸責任。
『卸火』,「卸火之計」,這個「卸火」,「卸」就是解除,「火」就是怒氣。「卸火」就是推卸責任。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恩惠不是出自於自己所施予的,恩惠不是自己給他人的,不是你給他人的,而卻去冒名自認是你給他人的。『不過一時討好之計』就是說,你只不過是想要一時討好他人的計謀。只要稍微再追究一下,稍微再瞭解一下,『究之』就是瞭解,就會得到真實的情形。『必得其實』就是就會得到真實的情形。到那個時候,那個人不但不感激你,反而會瞧不起我們捏造事實。
過錯,『過』就是過錯,『實』就是其實,過錯其實是出於自己所為的,而卻把責任推給別人。過錯是你造成的,可是你責任卻是推給別人,我們一般叫諉過。爭功諉過,爭功大家都想要,有過錯推給別人。這只不過是一時推卸責任而已,「卸火」就是推卸責任而已。當真相大白的時候,『究之必得其真』,真正人家仔細去追究,必定得到它真實的情形。別人不但不寬恕我們,而且還更加的討厭我們,討厭我們的狡猾,討厭你的狡猾,意思是一樣。你推給別人,人家更加討厭你的狡猾。這就是小人終究還是小人,『所謂小人枉自為小人』。
那這一段主要,不管是冒名恩惠或者推諉過錯,這個都是什麼?就是不真誠。所以老法師說,我們做為弟子、做為學生,我們要怎麼樣?我們要懂得怎麼去學習。我們今天為什麼要學佛?我們就是要開發我們自己的智慧。那你要怎麼樣才能夠遇到大善知識呢?遇到好老師來教你呢?你要怎麼去修學佛法?會修的叫善學。所以怎麼樣才是善學的法寶?你怎麼去善學?學習這個佛法,老法師說,誠是做為一個學生他的本分,也是善學的一個方法、法寶,就是他的學習得到智慧,這個方法在哪裡?那就是誠。
老法師說,現在學東西很難,難在哪裡呢?難在學生心不在焉。老法師在澳洲的時候,澳洲那邊的大學,要請老法師去開個課,去上課,向學生上課,來開個課。那聘書送到老法師這裡,但是學校的人員,要求老法師到學校上課,在上課之前,那個老教授就告訴淨空法師說,你只能上課上十五分鐘,不能多講。那麼老法師說,為什麼?那個老教授就說了,他說,現在的學生,耐心只有十五分鐘。
澳洲的學生算很乖了,他們那邊號稱為人間天堂,基本上來講,那邊的民情風俗都還不錯。那個老教授跟老法師說,學生的耐心只有十五分鐘。十五分鐘以後,他們就會交頭接耳。換句話說,沒有定功,心裡那個妄心伏不住,毛毛躁躁地,我們一般講叫心浮氣躁,這是現在學生的通病。你看現在學生走路都要滑手機,上公交車,捷運,滑手機。連過馬路,紅綠燈,他也滑手機。所以心都往外面跑了。
老法師一聽到這一句話,他就不到學校去上課了。為什麼?老法師說,去頂多是講故事、講笑話,大家聽了開開心,鬧哄哄地這樣就好了。現在學校上課真的是這個樣子,你講真一點的,他聽不懂,沒聽見,坐在課堂裡面,心到處亂跑,心不在焉,跟從前不一樣。現在確實學生是這樣的心態,心浮氣躁。對於心浮氣躁的這種人,他什麼都學不會。你講白一點的,你只能講白一點,你講深一點,他就聽不懂。
老法師說他們年輕的時候,李老師給他們上課,在臺中蓮社。講什麼內容,講多少,老師心裡有數。可是學生當中有一、兩個能接受,老師就講得很認真。其他旁聽的,旁聽的老師不問。這兩個人確實心很清淨、很真誠,他想學東西,他想學到開智慧的方法。老師跟他講,他聽得進去。所以雖然學生是心浮氣躁的旁聽,聽課的也很多,但是只要有一、兩位真正想學的,其他同學都會沾這個光。為什麼?因為老師會教很多,那麼究竟你得到多少呢?老師不會問。
所以老法師說,你要記住,最重要就是要誠,就是剛才我們講這個「認恩推過」,他就是心不真誠。你有幾分的真誠心,你才會能懂得幾分,能接受幾分。實在講,不是在時間的長短。老法師說,過去他沒有學到這個方法,但是他很真誠的珍惜他跟李老師的因緣。所以他學戒五年,他自動再追加五年,跟李老師修學十年得到大利益。李老師當時在臺中上課,學生很多,老師講得很認真,淨空老法師也很恭敬的在學習,他怕失去這個因緣。老法師說,他果然用了真誠心,他說,他聽一堂課,就抵得過一千堂課,頓悟。為什麼開悟呢?誠。所以古人講說,誠則靈,中國人對於這個誠字非常重視。自古以來,無論是世間法、佛法裡面,真正有成就的,完全得力於這一個字,就是誠,不誠怎麼行呢?
以前我在學經教的時候,在佛陀教育基金會內典研究班。老師在糾正我們的講課習慣,因為我們總是帶著口頭禪。老師不厭其煩的,就簡豐文老師,淨空老法師的學生。他不厭其煩的,我每一堂課講完,一定要把帶子交給他,他回去就從頭聽到尾。兩個小時,有時候是一個半小時,九十分鐘的課,老師全部聽完。把我們的缺點全部記錄下來,把我講課的缺點全部記錄下來。好幾張便條紙,教我要一一改正。每一堂課都這樣鞭策,每一堂課都這樣教誨。
所以老法師說,遇到一個大善知識很困難,遇到好老師更難。我福報算不錯,因緣也很好,遇到簡豐文老師認真的教誨,我也虛心的受教。這樣跟著他學七年,才有今天這樣小小的成就。當時老師講我們的缺點,講到我們聽了、看了,幾乎是無地自容,但是我們都坦然面對。那就是什麼?就是一個誠。如果你不是真的誠,你掉頭就走了,你就拂袖而去,你就惱羞成怒。為什麼?你的我執跑出來了,你的習氣跑出來了,那就不善學,不善學就不受教,你得不到利益。
所以印光大師說,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一點都沒有錯。現在的人都心浮氣躁,為什麼心浮氣躁?沒有恭敬心。對法寶不恭敬,對老師不恭敬,所以得不到利益。很多東西想求快,想求速成,想求抄捷徑。因為現在什麼都講要快,麥當勞文化,我們稱美國來的食物、飲食,我們叫速食文化,速就是快速的速,速食文化。三分鐘就給你麥當勞的麵包了,三明治啦,等等這些,薯條啦,三分鐘就給你。所以現代人都講要快,什麼都要快,要快速的出名,快速的出人頭地。加上現在手機很發達,電腦很發達,透過微信這個平臺,微博這個平臺,臉書這個平臺,你可以馬上出名。但是沒有真實的功夫,不牢靠,虛有其名。所講的、所說的都是數他人財寶,不是數別人的錢。真實的智慧是從性德流露,我們《無量壽經》裡面講,真實之際,真實之慧,真實之利,三個真實,那是指我們的性德。所以一定要恭敬心,恭敬心才有辦法得到利益。
我辦今年的李炳南老教授圓寂三十周年,我不是李炳南老師的學生,我算是徒孫,李老師算是我們的師公。是淨空老法師叫我辦這個論壇,我跟臺中蓮社一點淵源都沒有,因為李老師在的時候,我們迷惑顛倒,也沒有辦法說千里跋涉到臺中蓮社去求法。像六祖大師千里跋涉去向五祖大師求法,我們也沒有,沒那個善根。但是為什麼讓末學能夠辦這三天的木鐸春風三十載,這樣的一個李老師的紀念論壇。最主要是三寶加持,李老師的加持,最重要就是末學的恭敬心,還有真誠心。
所以就很認真的去學習,很認真的去計劃,很虔誠的去啟請臺中蓮社的老師。所以感動了臺中蓮社九位老師出動,包括,除了老法師以外,果清律師,徐醒民老師,江逸子老師,李老師在的四位高僧大德,全部出來。兩位高僧,淨空老法師,果清律師。兩位大德,徐醒民老師,還有江逸子老師。他們前後任的社長,現任的社長、前任的社長,全力相挺。這就是什麼?誠則靈。所以不誠怎麼行?你世間法也要誠,出世間法也要誠。
那什麼叫做誠呢?清朝名將曾國藩先生講一句話,「一念不生謂之誠」。曾國藩先生說,他說的跟佛法一樣,「一念不生」就是什麼?不起心,不動念,那就跟菩提心相應了。「一念不生」就是菩提心,就是不起心、不動念。所以曾國藩先生講的誠就是一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一心皈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一心,不是二心。所以你一心就是誠,一心專注就是真誠。
老法師在聽課的時候,他聽開示的時候,專心的聽,一個雜念都沒有。一個雜念都沒有就入定了,又聽得很清楚就是慧喔,你全得到了,定慧都得到了。現在的人呢?一面在聽,一面在想別的東西,念佛也是這樣,誦經也是這樣,所以得不到利益,心不在焉。講完以後,你問他說,老師講什麼?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就打妄想,想別的事情,那就是什麼?那就是不誠。所以這一段主要是講,會認恩、會推過就是不真誠,所以他是變成,「小人枉自為小人」。這一段我們做這樣的補充。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王曾為相。有請差遣者。必正色卻之。已而擢用。絕口不與言。子弟曰。曷不使之知乎。公曰。用賢。人主之事。若使之知。是徇私情而市私恩也。】
這一段在官場常常看到,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王曾』就是宋朝青州益都人,在宋真宗的時候考中進士,累官到吏部侍郎。宋仁宗的時候劉太后聽政,他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等於宰相,朝廷很倚重他,封為沂國公,這是「王曾」。
『差遣』,宋代的時候,官員被派充的實際職務,叫「差遣」。這個要先瞭解一下,《宋史》裡面講,職官的類別裡面它有講,「其官人受授之別,則有官、有職、有差遣」。我們用現在的話就是什麼?他是什麼官,就是什麼職等。我們在臺灣也有這樣,他是幾職等的,比如說八職等的官,比如說他擔任股長或是科長,他是屬於幾職等的官,這個叫做「有官、有職」,「有職」就是職等。所以「官」就是決定他食祿的品級,就是他是當到多大,有多大的官階,「其官人受授之」,食祿之品級。「有職」就是什麼?就是敘位著,就是朝官的職守。「差遣」就是他適合擔任什麼工作,是內勤還是外勤。這個叫做「有官、有職、有差遣」。
再來『正色』就是神色凝重。
『卻』就是推辭、拒絕。
『已而』就是然後。
再來『擢用』就是選拔任用。
『子弟』就是指年輕後輩。
『人主』就是皇上,在古代叫皇上。
『市』就是賣。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王曾當宰相的時候,有人請託他升官派任的事情,王公必定嚴詞拒絕。到最後這個人被錄用了,他也絕口不提。他的晚輩就說了,你為何不讓那個人知道呢?就是後來也錄用了嘛。他說,你為何不讓那個人知道呢?不讓他知道呢?王公回答說,他說,任用賢才,用人唯才就是任用賢才,那是皇帝的事情,皇上的事情,如果讓他知道,就是徇私人的感情,而且賣弄私恩。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昔有一人。欲以千金贈客。恐明與之。則旁有妬者。乃以金置酒甕中。泥封而遺之。】
這個字唸位,經本上用的注音是位,不是遺。我們一般都是遺產啦、遺留啦,這個地方唸位。
【泥封而遺之。其人發視得金。問故。曰。我不知也。此酒買之市上。知為何人所藏。此是定數。當為兄有耳。何以問我耶。】
這個人了不起,這個人有德行,我們等一下再來解釋內容,我們先看字句解說:
『酒甕』就是裝酒的罈子。
『遺』就是給予、饋贈。
『發視』就是打開察看。
『定數』就是氣數、命運。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前有一個人,想要以一千金贈送給某個客人,但是擔心在大庭廣眾面前給那個人,給他,會引起旁邊的人的嫉妒,會引起旁觀者的嫉妒。所以就將千金放在酒甕中,然後用泥土把甕口封緊,再贈送給他。別人不知道以為是送一罈酒,裡面是裝一千金。那個人打開酒甕一看,發現這些金子,回來問這個人說,這是什麼原因呢?他說,我不知道啊,這甕酒是從市面上買回來的,我不知道是什麼人收藏的,大概這是上天安排的定數。他大概有跟他講,這裡面放了一千金,這當然是屬於你所有的啦,你問我,你為什麼要問我呢?這個是非常難得的一個德行。
當然這一段,這裡面講的,是有一個人想贈送一千金給那個客人,我想他們一定是很單純的贈送行為。所以這個地方就表示說這個人他不會,這裡講,這個恩明明是他送給對方的,但是他還是不願意承認,說這個金是他送的,那這個地方就是表示什麼?表示說,我們要學習的是這個德行。那為什麼我們沒有德行呢?我們就是沒有辦法轉境界,轉境界不是轉外面,是轉我們內心的執著。我們就急於表現,告訴對方說,這就是我送你的,就是我怕你被別人嫉妒啊,所以我故意裝在罈子裡面送給你。這「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現在人恨不得大家都知道。
所以這個地方的主題,就是我們探討轉境界,你怎麼放下你的執著?你的好名?我們就來探討老法師開示的轉境界,怎麼轉境界?不是去轉別人,而是轉我們內心的執著、分別。老法師說,學佛人聽到這種轉境界,他不相信,他依照自己的妄想、執著,所以境界老是轉不過來,如果能相信佛的教誨,依教奉行,自然能夠轉境界。轉境界最殊勝的是什麼?是轉迷為悟,轉凡成聖。這是什麼?這是大道。你如果轉貧窮為富貴,在佛法上講這是小道,這太容易了。轉五濁惡世為清淨國土,轉五濁惡世為清泰的故鄉。極樂世界我們稱它叫清泰的故鄉,你在讀「三時繫念」裡面,中峰禪師他的開示,清泰的故鄉就是指極樂淨土。所以轉五濁惡世為清泰國土,十分不容易,轉娑婆為極樂更是困難。
其實我們修行,就在這個世間轉娑婆為極樂,那就是「楊枝淨水讚」裡面講的「火焰化紅蓮」。「火焰」是指什麼?「火焰」不是說現在天氣很熱,三十八度、三十九度,那都是依報。「火焰」就是什麼?在這個五濁惡世,煩惱深重,無明深重,鬥爭堅固,就是現在這個末法,叫做「火焰」,大家瞋心都特別重。「火焰化紅蓮」,火中開出來的蓮花,那就是清淨。所以老法師說,要轉娑婆為淨土、為極樂,更是困難。倘若難的都能做到,容易的就不必說了。所以學佛的目的,聽清楚喔,學佛的目的就是離苦得樂。如果我們境界轉不過來,我們就不能離苦得樂了,我們每天要受苦,那我們就是娑婆世界的眾生,我們要永遠受苦受難。
老法師說,有很多同修學佛學得很苦,比沒有學佛之前還要苦。這個我也常碰到,有蓮友來問我,他學得很苦。我們這邊有個蓮友,讀《無量壽經》,讀了一年多了,讀不下去了。他心定不住,跑掉了,他喜歡熱鬧。這就是什麼?他不知道怎麼轉境界,不知道怎麼轉自己的妄想、分別、執著。所以有些人學佛,比沒有學佛之前還要苦,原因是怎麼樣?他不瞭解修學的理論,修得不如理、不如法。
佛法的修學就是轉變境界。《地藏經》裡面講轉經,若能轉經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地藏經》都跟你講這個,轉經。你看密教裡面去轉經輪,大家都會在那邊轉經輪,他手上拿一個經輪,在那邊轉啊、轉啊、轉啊,都會啊。我看有些法師他也有接觸密法,他帶弟子放生啊,他都喜歡轉經輪啊,轉經輪。可是你要知道轉經輪的表法是什麼呢?經,為什麼叫輪呢?輪就是什麼?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輪子在動,你有看到那個心嗎?你有看到那個輪的心嗎?你看不到,可是輪子一直在轉啊,「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所以轉經輪就是轉你的念頭,你要搞清楚,不是手上搖那個經輪在那邊晃啊、晃啊、晃啊,晃到境界來一點都轉不過去。別人在你面前發脾氣,你自己也生氣,別人用文字傷害你,你就苦得不得了,你沒有辦法去轉念,你不能夠轉境界。境界是你內心的執著,你的毛病習氣。所以經典上講,「若能轉境,則同如來」,《楞嚴經》這麼說。你能夠轉境界就跟佛陀一樣,「則同如來」,就是你跟清淨心相應。所以學佛,佛法的修學就是轉變境界。如何轉貧窮為富貴?轉混亂為安定?你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跟方法,所以轉不過來,若能夠明白道理、懂得方法,如理如法修學,自然能轉變境界。
佛法常講,轉煩惱為菩提,轉生死為涅槃,佛陀都這樣教我們。那為什麼你始終在輪迴呢?你怎麼不能轉生死為涅槃呢?你如果能夠轉煩惱為菩提,「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你十念都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一念就可以往生了,如果你能轉煩惱為菩提的話。為什麼?跟性德相應了,你自性本具,本自清淨智慧,「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你只要轉過來,把煩惱轉過來,你淨土就生出來了,自性功德就流露了,不假外求,自得心開。
那現在怎麼辦?現在靠阿彌陀佛幫你轉,心想佛,嘴念佛,嘴巴念佛。所以我們如果能夠把它應用在日常生活的各個層面,沒有一個境界不轉,包括待人處事,六根接觸六塵,行住坐臥,都是在教你怎麼轉煩惱為菩提,轉生死為涅槃。總原則,大道理,十法界依正莊嚴,「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佛又說,「一切法從心想生」,所以你心要想善,不要想惡。何謂善?何謂惡?利益眾生、利益社會是善,利益自己,利益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小團體是惡。何以故?念念為自己與自己的小圈圈,那都是分別、執著,由於妄想、分別、執著,使原本是一真法界變成十法界,變成六道輪迴,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受苦受難的眾生。
所以我們常常講說,哎呀,我要了生死出三界。怎麼出?怎麼了?你轉境界就了了。生死就是煩惱,欲界我們講是,欲界、色界、無色界,怎麼出三界?放下執著就出三界。阿羅漢放下執著他就出三界,他就證阿羅漢了,他就不受後有了,不用再來輪迴。所以很多人都會講,哎呀,我要出三界、了生死。你問他怎麼出三界他不知道。放下執著就出三界,你縱使在娑婆世界,印光大師說,你已經是極樂世界的嘉賓了,你不是娑婆世界的居民,人還活在娑婆,已經是極樂世界的嘉賓。
所以我們想要突破這個困境,要從心量上去解決,不要只顧自己、只想自己。你不想自己的家庭,佛菩薩會幫你照顧。有些人說,我家裡都沒有顧,一天到晚都顧三寶、顧外面、顧眾生,我家裡都沒有顧。當然你真正是一個菩薩,你就有辦法把家裡處理得很圓滿,該打掃還是要打掃。有很多師姐、師兄,幫師父掃地特別認真,回到家都不做事。所以我常一個概念,多幫助眾生,佛菩薩就照顧你。
我講個笑話給各位聽,我兒子是大學碩士畢業。臺灣的年輕人還要當兵,但是它有一種兵役叫替代役,就是不是到部隊裡面去訓練,他只要去受訓一個月,那麼分派到國家其他各機關,比如說文化部啦、中正紀念堂啦、或者市政府啦、警察機關啦。他一樣去服兵役一年,可是他做的工作,就比較屬於非軍非民的,幫政府節省很多人力,我們在臺灣叫替代役,就替代兵役。我跟各位講,我兒子當時還沒有去當兵,就是去年十月,他緊張得不得了。年輕人嘛,我兒子個性我瞭解,膽子比較小但是乖,觀世音菩薩送來的,很老實、乖巧聽話又孝順。爸爸我很擔心啦,他說,我要去當兵的話,哇,現在部隊操得這麼嚴格。我說,年輕人一定要去當兵,才會轉為大人。我就這樣跟他鼓勵。
當兵前,年輕人都讀書嘛,我教他誦經典,我給他功課、定課,念菩薩聖號。他們要經過三關,第一關就在我們這邊區公所,要先抽籤,抽籤以後,抽完籤以後,那見真章,就是說你能不能當替代役,或是去當兵,在區公所一抽就決定了。大概比例,一萬個人大概只中一千個人,有時候一千個還不到,一萬個人抽,只中大概一千個到五百個。我兒子很幸運,第一關就抽中替代役,高興得不得了。其實他在抽的時候,我比他還緊張,我在後面念佛迴向給他。一抽起來,一翻兩瞪眼,當兵,整個臉色蒼白,我看很多年輕人都這樣。我兒子一抽起來眼睛看我,因為他不敢看,那我就給他講說,你看。他一看,他看到抽替代役,他非常高興,第一關。
然後他就到我們臺灣中部的部隊要去訓練,成功嶺,就是新兵訓練中心,他受訓一個月,真正過部隊的生活,又抽第二次籤。因為臺灣現在這種抽籤都是透明化的,你沒有辦法講人情關係,它完全電腦作業,甚至說完全在公開透明情況之下操作,你沒有辦法這裡講的徇私,沒有辦法。那我兒子受完成功嶺受訓以後,再抽來第二支籤,抽中文化部,因為他的專長,他碩士他是學視覺傳達,是設計,設計創意。他就抽中文化部,跟他的所學有關,那又抽中了。那也是很困難情況之下抽到,因為它的名額不多。他就送到桃園,臺灣的桃園,文化部的一個訓練園區,在一個短期,兩個禮拜的訓練。
兩個禮拜訓練完以後,又要再抽第三次,就知道分派到哪裡。它的所有缺額,文化部所有缺額在全臺灣,但是都不多,一個縣大概頂多,縣市大概配個三個到五個,頂多七、八個。我兒子第三次抽籤,抽到中正紀念堂。全部替代役最嚮往的,就是臺北的市中心,中正紀念堂替代役,他當替代役,在中正紀念堂只有他會設計的,全館大家都器重他,全部交給他設計,全部交給他做廣告,文宣廣告。很多我們中國大陸到臺灣來觀光,指定的參觀地點都是中正紀念堂,也就是蔣介石紀念館。我兒子在裡面,他這個兵就當得很舒服了,有辦公室,有冷氣可以吹,當然也很辛苦,要值班。
我跟我兒子講,善有善報,有修,就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不得。當然你有自己本身的因在裡面,你種善因,你修好因。因為我兒子他雖然是大學畢業、碩士畢業,他沒有年輕人的習氣,非常地守本分、聽話,世間的這些什麼泡網咖啦、玩遊戲啦、電動玩具,他統統不學。這是我們學佛家庭,我們家教的結果,教育的結果。所以我都一直在忙著照顧眾生,那佛菩薩跟護法來照顧我兒子,不會這麼巧的連過三關,三個抽籤抽到他最喜歡的,就是最後這樣,中正紀念堂的替代役。就是這裡講的,你要是為自己的小團體,你只要不想自己的家庭,不想自己的小團體,你的執著就打破了,執著打破就跟佛菩薩相應了。
為什麼有些人心想事成?為什麼那麼多人心想事不成?你去好好思考一下。你心想事成,你心包太虛,跟佛菩薩的心量一樣,那當然是事成了。你心胸狹小、自私自利,心想事不成,因為你跟佛菩薩的悲心不相應。所以念念為虛空法界一切眾生,分別就打破了,你不為自己,執著打破,念念為虛空法界眾生,分別打破。執著破了,分別破了,六道就沒有了,你就不是六道的眾生了,你三界外。天臺宗裡面講,界外的利根跟頓根眾生,界外是三界外。分別破了,十法界沒有了,執著破就六道以外,分別破就離開十法界了,十法界沒有了,就恢復到一真法界了。一真法界就在你所講的,宇宙自然生態,你跟宇宙光相應了,自然生態最美好的,沒有妄想、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所以諸佛菩薩沒有妄想、分別、執著。我們講說宇宙人生的真相,你就跟宇宙自然生態相應了。如果你有妄想、分別、執著,你就把宇宙自然的生態破壞掉。當分別、執著最嚴重的時候,我們居住的地球生態環境就破壞了。
你看現在是不是這樣?極端的氣候,恐怖攻擊。今天報紙登的,土耳其的機場被機關槍掃射,恐怖攻擊,很可怕,你只要是搭飛機,到土耳其伊斯坦堡,你怎麼曉得機場會恐怖攻擊呢?所以老法師說,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很可怕啊,現在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坐火車,火車會爆炸;坐飛機,飛機會爆炸;到機場,機場會恐怖攻擊。可憐啊,佛陀講可憐憫者。為什麼?宇宙自然生態的美好,被我們人的貪婪、妄想、分別、執著破壞掉,誰造成的?人造成的,人心造成的,可悲啊。我們的居住環境現在也是不行了,霧霾,天空是烏黑黑地一片,見不到藍天白雲,誰造成的?人的妄想、分別、執著造成的。
所以我常常鼓勵我們,我如果到中國去演講,我都會鼓勵我們的蓮友,我們從我們自身做起,不要亂丟垃圾,不要亂丟衛生紙。我要是在外面,在開車,我都會把衛生紙,要丟掉的,帶回來自己住的地方去丟掉,不要去汙染大地。我到海邊去放生,我都交代我的蓮友,不能夠把東西、繩子,比如說我們放螃蟹,那螃蟹上面會有綁繩子,我就交代蓮友,不能夠把繩子丟到大海裡面去,汙染清澈的大海,大海是屬於大家的。我們不止要放生,也要讓整個生態環境非常良好。
這是要透過教育,我們也希望中國國力不斷的強大,但是這樣文化、國民的素質也要不斷的提升,不斷透過教育。那現在很好,在中國國內,有的我們電視都會打這種公益廣告,教大家如何做好人、存好心、做好事,非常好。還有愛護環境,如何營造一個和諧的生活環境,這非常好。所以全世界現在氣候反常,眾生沒有安全感,而妄想、分別、執著就是破壞自然生態的根源。這樁事情,唯有大乘佛法講得最清楚、最透澈。
老法師說,澳洲政府他們為了尋求社會安定,和睦人群。所以他們把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融合在一起,使居住在澳洲的人民互相尊重、互相敬愛、互相關懷、互助合作,創造繁榮的社會。這是多元文化,幸福的人生。所以老法師說,人都有優缺點,當我們能看到每一個人的優點的時候,世間每一個人都是好人。所以你要多看別人的優點,不要看他的缺點。若是看缺點,連佛菩薩都不是好人,你怪佛菩薩沒有保佑你,那佛菩薩變成不是好人,可見好醜就在一念之間。
蕅益大師說,「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懂得這個原理原則就能轉境界。諸佛菩薩、諸天善神懂這個道理,所以他們的境界愈轉愈好。凡夫不能瞭解這個道理,專看別人的缺點,專說別人的壞話。所以境界愈轉愈劣,就是愈轉愈壞,生活愈來愈痛苦,愈苦悶。我們讀佛經知道這些事實真相,仔細觀察我們的環境,才知道佛所講的句句都是真理,句句都是實話。所以我們只要努力認真修學,必定能夠創造美好的前途。這一段我們是講到贈送千金,這個事情有這麼好的一個德行,我們引用老法師的開示來做這樣的補充。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興山一縣吏。工於騙人。官每施人惠澤。乃曰。我吹噓力也。或饒人責罰。曰。我維持功也。凡有善政。皆認為己恩。人咸頌其有旋轉乾坤之力。後官坐事。上臺併執之曰。官聽爾言。其所為。皆爾主使之也。罪胡容辭。竟笞而死。】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興山』,在今天的湖北省興山縣。
『工於騙人』,「工」就是擅長。
『吹噓』就是比喻獎掖,就是有提拔的意思,我們一般現在的用詞叫吹捧,引薦、提拔的意思,這個叫「吹噓」,引薦、提拔。在《宋書》裡面有這麼一段文章,「卵翼吹噓,得升官秩。」「卵翼」就是什麼?有人跟你提拔,有人給你照顧,有人給你吹捧,有人給你引薦。「得升官秩」,你就可以升官了,得到官位。這叫「吹噓」的意思。
『維持』就是維護幫助。
『善政』就是清明的政治、良好的政令。《書經·大禹謨》裡面講,「德惟善政,政在養民。」什麼叫德政?你能夠保護人民,人民能夠安居樂業,這就是德政,這就是「善政」。
『乾坤』就是國家、江山、天下,這個意思。
『坐事』就是出事情了,因事獲罪。
『上臺』就是上司。
『罪胡容辭』,「胡」就是怎麼,怎麼樣的意思。你的罪過哪容許你來狡辯呢?這裡有這麼一個味道,「罪胡容辭」就是你的罪過哪容得起你在那邊辯解。
『笞』就是古代的五種刑罰之一,用荊條或是竹板來敲打你的臀部、腿部或者背部,這個叫笞刑。這古代五種刑罰之一。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興山」,在今天的湖北省興山縣這個地方,有一個縣吏很會騙人。縣官每一次施恩惠於人,這個縣吏就說啦,這是我替你向縣令吹噓爭取來的啊;如果縣官饒恕人犯不予責罰時,他就說啦,這是我向上級替你講情的功勞。凡是縣衙門裡面有良好的政策,或是施政的措施,都認為是出自於他自己的功勞。因此大家一直都稱讚他有扭轉乾坤的能力。後來縣官出事情,犯案了,上級長官就將他一併的抓起來。所以『併執之』,「併」就是一併,「執」就是抓起來。並且說,平時縣官都聽你的話,所以他所作所為都是你主使的,當然你的罪不容你狡辯,罪不容辭,就不容你狡辯,竟然就把他活活打死。
好,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王狀元華。居官時。人以他事誣之。或勸之辯白。曰。此我同年友之事。若白之。是訐友也。竟不辯。後其子守仁。即陽明先生。官京師。聞士論為此事紛紛。欲具疏奏辯。公馳書止之。曰。汝以此事為汝父恥耶。吾本無可恥。今乃無故而攻發吾友。是反為吾一大恥矣。遂止。噫。寧認己過。不揚友非。豈非超出尋常萬萬乎。如此而有己過推人之弊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王狀元華』,王華,就是王守仁,王陽明的父親。他明朝浙江餘姚人,號寶庵,晚號海日翁,學者稱他叫龍山先生,是王守仁,王陽明的父親,他官當到南京吏部尚書。
『同年』是古代科舉考試,同科中中試者的互稱。唐代同榜的進士稱為「同年」。明清鄉試、會試同榜登科者,也都稱為「同年」。
『訐』就是揭發、攻擊他人的隱私、過錯或是短處。
『守仁』,這個王守仁,我們好好來報告一下這位很有名的歷史人物。王守仁是中國明代哲學家、教育家。他字伯安,浙江餘姚人,就是剛才講的王華他的兒子。因為王守仁他住的地方是在浙江會稽。會稽,是以前的地名叫會稽,現在是浙江跟江蘇這一帶。他當時的房子,就住在會稽陽明洞,所以他自己稱為陽明子。我們臺灣有一個山叫陽明山。我們老蔣,就蔣介石先生,對於王陽明先生這位理學家也非常地景仰。所以臺灣臺北這個陽明山,也就是因為這樣取成叫陽明山。世間人稱呼他叫陽明先生。
他二十八歲就考中進士,他擔任京師,任刑部雲南清吏司主事。後來他因為彈劾宦官劉瑾,被貶到貴州龍場驛丞,不久就被赦歸,就被皇帝給他赦免,就到江西廬陵當知縣。後來他擔任南京刑部、吏部清吏司主事,還有鴻臚寺卿,他五十歲的時候升到兵部尚書,就是國防部長。後來他退職返鄉,晚年從事教育的工作。後來又擔任兩廣軍務,病死在回家途中。他著有《王文成公全書》三十八卷。
王守仁先生三十多歲開始講學授徒,前後達二十五年之久,這不簡單,一方面當官,一方面又教書。他每到一個地方去任職,他就蓋什麼?他蓋書院,創辦社學,利用從政之餘,就是公務之暇,他進行講學,這實在是值得我們學習。他被貶到貴州龍場當驛丞的時候,他建立龍岡書院,主持貴陽書院。他擔任江西巡撫,巡撫江西的時候,他創立社學,整修濂溪書院。他最有名的是召集他的弟子,在哪裡?白鹿洞講學。白鹿洞書院在中國是很有名的,白鹿洞書院講學。他擔任總督兩廣軍務的時候,創辦了思田學校、南寧學校,還有敷文書院。他退職回到他故鄉的時候,他開闢了稽山書院,後來又辦了陽明書院,並且在浙江餘姚的龍泉山寺講課。聽他講課的雲來集,有多少人?三百餘人。他的辦學,他的講學活動,對於明代的書院、社學的發展起了一定的推動作用。
王陽明先生他是繼承以及發揮宋代陸九淵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的思想,他把心看成是天地萬物的本源,否認客觀存在的真實性。他說,心也稱為良知,也稱為天理。心即是理,是他世界觀的核心,也是他論述教育問題的理論基礎,所以稱它叫心學。他認為認識的源泉,不在客觀世界,而是在吾心。教育的根本問題是致良知,具體內容就是明人倫,就是五倫。所以他說,「是故明倫之外,無學矣」。他認為良知是先天具有的,人人具備。他這個先天就有一點,跟我們佛法裡面講性德,人人具備,人人皆有,人人都有佛性嘛。
道德修養的關鍵在去人慾,存天理,就是格物致知,就是我們放下自私自利、放下名聞利養、放下貪瞋癡慢疑,跟佛經講的很像。他說,道德修養的關鍵在去人慾,存天理,存天理就是恢復性德。他不同意當時的朱熹知先行後,知在前面,行在後面,你知道了你才去做。他創辦了什麼?知行合一,這個他跟佛法又很接近,佛法講定慧等持。六祖大師說,「即定之時慧在定」,「即慧之時定在慧」。它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佛法講不二法門,不是有個定,再有個慧。我們說,次第上有因戒發定,因定發慧,可是等到你明心見性的時候,它是定慧等持的。所以他講的知行合一,跟佛法裡面講的定慧等持,其實是很接近的。「知」就是我們佛裡面講的見聞覺知,我們的靈知性,我們本有的自性。「行」就是什麼?消歸自性,落實,我們佛法講實踐,始覺、本覺、究竟覺。
所以他認為,「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強調一念發動處便即是行。他這個一念發動處,他還有起心動念。佛法更高明,佛法不起心、不動念。他說,一念發動處即是行,要人們在修養上「防於未萌之先」。「未萌之先」就是念頭還沒有起來那一剎那。「克於方萌之際」就是不要讓那個妄想生出來。那個妄想一生出來你就要發現,重視對意念的克制功夫,他這個還是有能所的。
王守仁主張學問在什麼?明白自家本體,不假外求,即不必通過外界事物來求得知識。強調「夫學貴得之心」,認為學習,與其旁人點化,不如自己解化。這個又跟佛法很像,六祖大師說,自修、自悟、自度。他反對朱熹的為學之道在窮理,窮理之要在讀書的觀點,認為六經之實都在吾心之中,單單讀書是不行的,必須要考之於心,心學是根本,讀書只是尋求工具、尋求方法而已,就像跛腳的需要拿枴杖一樣,只是為了幫助走路一樣。因此他反對盲從典籍,他重視獨立思考,提出只要「求之於心而非也,雖其言之出於孔子,不敢以為是也」。相反的,「求之於心而是也,雖其言之出於庸常,不敢以為非也」。
就是說這個道理,如果跟你的心不相應,就是「求之於心而非也」,這個事情、這個說法,跟你的心不相應,就是跟你的性德不相應,就算孔子說的,我也不見得認為是對的。「雖其言之出於孔子,不敢以為是也。」反過來說,「求之於心而是也」,如果跟你的自性相應了,跟你的心相應了,「雖其言之出於庸常」,如果是出於一般尋常百姓、一般平常人之口,「不敢以為非也」,我也不敢說他說不對,他的意思是這樣。
王守仁他十分重視兒童教育,他認為傳統的一昧的督責,要逼他讀書,鞭策,要打他的教育方法。他說,這個只是使兒童,「視學舍如囹獄而不肯入」,就是你要一直逼他去讀,就好像讓小孩子以為到學校去,就像到監獄裡面去一樣,他不敢進去。有些父母現在逼小朋友讀《弟子規》,就是這個道理,看到《弟子規》他就怕了。「視師長如寇仇而不欲見」,如果你逼小孩子讀書的話,讀這些,一昧的去給他督責,他視師長就像仇人一樣,不想見。
他怎麼講?王陽明,王守仁說,正確的童蒙教育,應該是考慮到兒童,「樂嬉遊而憚拘檢」的心理特點。就像那個園丁在栽培花木一樣,要「誘之歌詩」、「導之習禮」、「諷之讀書」,培養兒童的道德、情感,發展兒童的智慧,增進兒童的身體發育。在學習內容上跟次序的安排上,規定每日功夫,「先考德,次背書誦書,次習禮或作課仿,次復誦書講書,次歌詩」,注意動靜搭配,使兒童趨向鼓舞,中心喜悅,而「樂習不倦」。就是要誘導的方式。
有一次江逸子老師說了,他說,你教小孩子讀《弟子規》,要學《弟子規》的智慧,要去實踐。你可以透過活動,透過教學,透過其他娛樂活動,把《弟子規》的道理帶進去,寓教於樂。江逸子老師說,你不應該教小孩子背《弟子規》,背到他活在現代的社會變成古代的兒童,他沒有辦法適應現代社會環境。你應該是教他學《弟子規》的精神,實踐在現在的生活裡,落實在現在的待人處事,落實在現在的行住坐臥。他說,這樣才是對的。
再看下面『京師』就是朝廷。
『士論』,士大夫的評論。
『具疏』就是備妥文稿準備陳述,就是他跟皇帝報告,寫疏文。
『馳書』就是趕快寫一封信給他,急速送信。
『攻發』就是揭發、揭露。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狀元王華在當官的時候,有人以別的事情來誣陷他,有人勸他為自己辯白。他卻說,這是和我同年中試朋友所做的事,如果為自己辯白,等於是攻訐我的朋友,於是他就不予辯白。後來他的兒子王守仁,也就是王陽明先生,在京師當官的時候,聽到讀書人對於這件事情議論紛紛,他就想寫一份奏文上書給皇上,為父親加以辯白。王公知道以後,就趕快寫一封信制止王陽明說,你以為這件事情是你父親的恥辱嗎?我本來就沒有讓人可恥的地方,現在你無緣無故的攻擊揭發我的朋友,這樣反而成為我的一大恥辱,於是王陽明就停止上書了。這是真的很好的家教,父親以身作則。哎呀,這種寧願承認自己的過失,也不願去揭發朋友不是的行為,其德行難道豈非超出平常人萬萬倍嗎?能如此做,還會有自己的過失推卸給別人的弊病嗎?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嫁禍如嫁女於人。人亦願娶。賣惡如賣物於人。人亦願買。此等機械甚深。受報必慘。終至禍自及而惡自歸。亦何益哉。】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機械』就是巧詐、機巧。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嫁禍給他人,就像嫁女兒給他人一樣,要他人願意娶才可以;賣惡給他人,就像賣東西給他人一樣,也要有人願意買才行。這種人的心機實在太重了,所以遭受的報應必定特別慘烈,到最後禍害一定是會到自己的身上,惡報也會歸於自己,這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呢?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宋郭黃中。知雲安軍。一日詣棲霞宮進香。夢神告曰。公惠顧此邦。人人受賜。然事有隱匿。不敢不告。明日有解屠牛者至。九人外。宜察之。詰旦巡檢司。果解九人來。有一兵自稱捕獲請賞。蓋牛乃兵殺。嫁禍九人。而又執以希賞也。公一詰遂伏。】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郭黃中』,他是宋朝邛州人,就今天四川省。他是郭正的孫子,他父親殉難,一門遇害,全家遇害,只有郭黃中倖免。他為新都令,他的學問操守很好。
『雲安軍』,「軍」是古代的行政區域,在宋朝的時候行政區域,它分全國為十八路,下面設州、府、軍、監,三百二十二。所以這個「雲安軍」,就在今天的四川省雲陽縣,古代叫雲安縣,在今天的四川雲陽縣。
『棲霞宮』,它是一個道觀。
『此邦』就是這個地區。
『受賜』,「賜」就是恩惠,給人恩惠。
『解』就是解送、押送。
『詰旦』就是第二天早晨。
『巡檢司』就是當時宋朝的時候的一個官署的名稱,它是巡邏州縣專門在捕盜賊的,叫「巡檢司」。
『希賞』,它是請求獎賞。
『公一詰』,「詰」就是追問、詢問。
『遂伏』,「伏」就是認罪。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郭黃中在四川省雲陽縣,在當雲安軍的知縣的時候,有一天前往棲霞宮進香,夢見神明告訴他說了,你的恩惠照顧這個地方的人,讓人人受益。然而有一件隱匿的事情,不敢不告知,明天有押解屠宰牛隻的人來,除了那九個人以外,應該要詳細察問。第二天早上就問到巡檢司,果然有押解九個人來。有一個士兵自稱捕獲殺牛的嫌犯,來向長官請求獎賞。其實牛是這個士兵所殺的,卻嫁禍給這九個人,又捉了這些人來請賞。經過郭公察問清楚後,那個士兵就伏首認罪。
這個故事裡面其實很簡單,但是從這個案子裡面,我們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宋朝這個郭黃中,他在雲安軍當知縣的時候,他到棲霞宮這個道觀,夢見神明跟他託夢。這個殺牛的士兵,他要來希求獎賞,然後誣陷那九個人是殺牛的人。這就是他什麼?他不明白世間因果。
所以從這段故事,我們來探討不可不知的世間因果。說到因果,老法師說,現在的人因為迷得太深,所以要多講幾次他才聽懂。老法師說,我們講世間因果,就是說,在這個世界上,無論他是什麼地方的人,他是什麼樣的背景,什麼樣的宗教信仰,幾乎對於財沒有一個人不愛的。都想發財,都想要聰明智慧,都想要健康長壽,這是果報。這三件事情,確實超越了國家的界限,也超越了種族界限,也超越了宗教信仰的界限,人類普遍想要追求的,而且還樂此不疲。
聰明、財富、健康這三種,大家都想盡辦法想要得到,能不能夠得到? 不能。為什麼?沒有因哪來的果呢?即使是強盜搶來的,搶來,他能夠平安無事享受,這也是果報,他命裡有的。命裡要是沒有的話,他搶來之後,恐怕一、兩天,一、兩個星期就被警察發現了,就破案了,可能就被判死刑了。不但沒有得到利益,還賠上一條命。所以老法師說,無論用什麼手段得來的,都是命裡有的,你想那又何苦呢?不正當的手段得到的,你命裡的福報已經打折扣了。你用不正當的手段去得到,你命裡面的福報被打折扣了,自己不知道。打對折都不止啊,比如說你命裡有一百億的財富,你用不正當的手段,你這一生可能只得到五十億。你自己還覺得很了不起,其實怎麼樣?你已經打對折了,冤不冤枉?
那麼財富從哪裡來的呢?佛在大小乘經論裡面常講,從布施來的。你這一生當中得到大富大貴,前生修三種布施。真正大富大貴,不是一生修來的,一生修,修不到那麼多。就像我們現在看世間人說,現在大富大貴,不是一世修來的。就像我們中國的阿里巴巴馬雲,臺灣的郭台銘首富,如果按照老法師講,這個大富大貴,他不是一生修來的。一般來講,都是修三世、五世,甚至十世了,那個福報才大。十世修因,這一世果報現前,那是大福報現前。我們中國人講說,「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哪裡有那麼大的福報呢?所以我們如果知道這個道理,知道因果的道理,那就心安理得了。不去競爭了,也不去追求了,好好自己修因。這一生修因,這一生沒有享受,這是什麼?累積在那裡,來世再修,再來世還修。
這是我們看到世間大富大貴的人家,那個命是怎麼來的?不是上天賜給他的,也不是佛菩薩加持他的,全部是他自己修來的,佛家講自作自受。所以自作自受就是因果的核心思想,核心根本道理。這個道理要懂,要有端正的心態,好好把德行修好。為什麼呢?德行修好,你就不墮三惡道,你修的是人天福報。如果沒有德行,你修那麼大的福報,可能到畜生道去享受、餓鬼道享受,這是很多、很普遍的哦。有些還到修羅道、羅剎道、魔道,那福報都很大。那是德行不完備、不完具,所以淪落到那一道去。那一道享福,他再造罪業,造很重的罪業,福報享完了,大概都到地獄去受報,都是地獄境界現前,這就錯了。所以你有福還要有德行,我們講說厚德載物,這古人跟我們講的,一點都沒有錯。
好,我們再看最後一段:
【越中程七。素無賴。鄉鄰有鬬者。必曰。能醉我以酒。酬我以錢。當代為出力。人許之。即乘醉代往。辱罵凶毆。無所不至。又能替人設惡計。只要有利無不為之。一日受人僱倩。入府代責。重傷致死。暴尸於路。人見之。莫不罵且笑曰。惡可賣。性命亦可賣耶。】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越中』是在今天浙江紹興地區,因為它是在古代越國的核心地帶,就是越王句踐,所以古代一般稱紹興人為越人跟越中人。
『凶毆』就是兇毆,就是惡鬥。
『無所不至』就是無所不為。
『雇倩』就是雇傭,請人代為做事。
『入府代責』,「府」就是什麼?「府」就是官府,「代責」就是替別人受杖罰。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浙江紹興一帶,有一位叫程七這個人,平常常耍無賴,遇到鄉里中有爭鬥的事,他一定就說了,只要你們能夠拿酒讓我喝醉,拿錢給我當報酬,我一定替你們出力。有人就答應他的條件,他就乘著醉意代為前往,辱罵毆打對方,無所不用其極。又會替他人設計害人,只要有錢給他,他就無所不為。有一天受僱於人,代人去官府代為杖責,最後受重傷而死,屍體被拋棄在路邊。經過的人沒有不臭罵而譏笑他說,壞事或毒計可以出賣,難道連性命也可以出賣嗎?
今天這個「認恩推過,嫁禍賣惡」,我們就講到這裡。接下來,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講老法師對這一句「認恩推過,嫁禍賣惡」的開示。
第一點,老法師說,這就是一般人所講的冒功,冒領功勞。好事不是自己做的,自己要把它冒認,別人做的好事據為己有,自己有過失推給別人,嫁禍給他人。這一類的事情我們常常看到,這就是沒有德行。老法師說,德行的修養一定要從童年開始教起,讓他養成一個習慣,能夠明辨邪正是非,我們中國古老的教育,從童子就開始。所以這個社會才能夠長治久安,這個民族才能夠綿延幾千年而不會被消滅、而不會被淘汰。原因就在哪裡?原因就在童蒙教育。
可是今天我們這個民族遭遇到空前的危機,危機不是列強欺負我們,這個不在乎。危機是我們把老祖宗的東西,老祖宗的教誨丟掉了、疏忽了、拋棄了,這個才是真正的危機。把中國老祖宗的傳統文化、倫理道德拋棄,這才是真正的危機。這個危機會導致亡國滅種,亡國不怕,還會復興,滅種就可怕了。所以夫子教學第一個是教德行,老法師說,確實有道理。你有德行就不會冒功了,你有德行就不會諉過了,你就不會認恩推過了,你就不會嫁禍賣惡了。
第二,老法師說,我們看古今中外所有宗教教育,都是把德行擺第一。儒跟佛教學非常圓滿,在這個世間,古今中外聖賢的教學,我們仔細觀察,我們彼此瞭解,要真正做到知己知彼,對於自己的文化才會產生真正的信心跟愛心出來,樂意依教奉行,樂意為它發揚光大,利益一切眾生。就是佛家常講的,「眾生無邊誓願度」。我們如果輕視、瞧不起這個老祖宗的道理,我們自己沒有信心,我們不樂意去遵循老祖宗的教誨去做,道德就會淪喪。
為什麼我們會輕視老祖宗呢?老法師說,沒有人教,沒有人講。所以老法師說,現在問題是,《四庫全書》、《群書治要》沒有人講,沒有人教,不會講,不會教啊,所以大家瞧不起啊。又看不懂古文啊,看不懂古書啊,那就輕視了,那就說中國傳統文化是糟糠了,糟糠就是沒有用的東西。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他說,這個就難怪了。為什麼瞧不起傳統文化呢?輕視呢?因為他沒有學過。沒有人教你啊,沒有人給你講啊。沒有人給你教,沒有人給你講,你那個自私自利的習氣毛病,永遠都不能夠放下來。如何修學?如何成就自己的德行跟學問?也沒有人教過你。我們今天在學這《感應篇彙編》,其實就是請古人來教我們。我其實也是怎麼樣?我也是在學習,從這裡面學習到古人的智慧,我自己教我自己,我跟大家都是同學。
如何修學?如何成就自己的德行、學問?現在沒有人教,要找到怎麼樣?要找到一個善知識來教你。他說現在,老法師說,要請到一個善知識來教你,幾乎已經不可能了。李老師以前教淨空法師他們,說得非常坦白。李炳南老師說,真正學習的年齡,是在二十歲以前。老法師說,那我們現在再問一下,現在二十歲的這種年輕人,誰肯聽善知識教導?這個年齡是血氣方剛,很不容易接受教導,很不容易接受善導。人到四十歲的時候,習染已經養成習慣了,習氣已經養成了,很不容易改過。縱使遇到善知識,你會不會恭敬、虔誠、謙虛呢?我們能不能夠學《華嚴經》裡面,那個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呢?
你看《華嚴經》裡面的五十三參,每一個善知識,自己謙虛,尊重別人。他們有智慧、有德行、有修養、有見識,看到你這個人可教,幫你的忙,不能教的,那就惠能大師所說的,合掌令歡喜。我常常用這句話,我說,他要是不懂,他是不願意接受,我們合掌令歡喜,不結惡緣。各人有各人的業因,各人有各人的果報。諸佛菩薩再有耐心,諸佛菩薩他是有耐心的,等你業報受盡的時候,再回過頭來教你。這個期間往往要經過,要經過多少時間呢?這個期間往往要經過多少個大劫。所以生在中國不容易,聞到佛法也不容易,遇到一個善知識也不容易,遇到念佛法門更不容易。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老法師說,這一生當中給你種個善因,阿賴耶識裡面給你種個種子,這是佛菩薩對得起眾生。我們在這一生當中,見到阿彌陀佛的形象,聽到阿彌陀佛的名號,古德告訴我們,這是善中之善,沒有比這個更善的。這一生縱然不能得度,久遠劫後,必定還是這個種子起現行,就能夠成就自己的道業。但是要等多久呢?那就很難講了。
第五,這一生想要得度,信、願、行必須要具足。可是我們仔細觀察,我們反省檢點自己,信、願、行這三方面具不具足?我們日常生活當中,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與佛的教誨相不相應?念念相應,行行相應,這一生決定得度。偶爾相應,這一生就很難得度,只得到人天福報,那是肯定的。真正依教奉行,《無量壽經》裡面講,「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你菩提心沒有發,「一向專念」做到了,你得天人恭敬,得人天福報,不能往生。為什麼?因為沒有發菩提心。所以老法師說,各位要記住,往生一定要發菩提心。菩提心是真正覺悟,徹底覺悟。菩提心一發,你菩提心要真發出來,《太上感應篇》裡面所講的,所有的一切缺點、過失,你都不會犯。也就是你覺悟了啦,你不會犯這些「認恩推過」啦,「嫁禍賣惡」,你不會犯,你真的發菩提心就不會犯。
第六,老法師說,《太上感應篇》非常有用,我們常常讀誦,常常檢點。如果還犯這個過失,自己要立刻警覺。如果你沒有發菩提心,你就好好地把《感應篇》去落實。老法師說,我們沒有發菩提心,我們修淨土沒有發菩提心,他說,你看看歷代祖師大德告訴我們的,你只得到天人恭敬,不能夠往生,得人天福報,你想要脫離六道輪迴、十法界,做不到。所以我們有沒有真正發菩提心,老法師說,用《感應篇》裡面的善惡,善的你能夠奉行,惡的能夠改過,這樣的人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老法師說,凡聖同居土決定有份。如果斷惡修善又能夠離一切相,念念不離清淨心,這個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決定是實報莊嚴土。所以你看,《太上感應篇》多重要。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