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195集
第195集

感应篇汇编第195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7/07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三句,【沽..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39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195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95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九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07/07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19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七十三句,【沽買虛譽,包貯險心。】我們看課本六百一十九頁,『沽買虛譽,包貯險心』,白話解說就是用錢去買虛假的名譽,包藏陰險的禍心。
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孟子曰。有諸內。必形諸外。莊子曰。名者。實之賓也。何可沽買哉。沽買。有散財邀致。設餌勾引。行術籠絡之意。每見古來忠臣孝子。節婦正士。身被榮名。必遭困抑。所以然者。名亦福也。造物不肯以全福與人。豐茲嗇彼。必然之數。況無實沽譽者。其所挫更何如哉。于鐵樵曰。今之為士者。或文章播梨棗。而屢蹶科闈。為吏者。或德政歌通衢。而十年不調。毋乃坐此乎。】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孟子』,他就是孟軻,戰國時代鄒人,他字子輿,魯公族孟孫氏後裔。他年少的時候父親就往生了,母親三遷其居,使近學宮習禮知學。就她母親,我們都聽過「孟母三遷」,她為了讓孟子讀好書,有好的學校可以就學,所以搬家搬了三次,這叫「孟母三遷」。受業於子思之門人,孟子是跟子思的弟子學法。嘗至齊、宋、滕、魏等國遊說,他曾經到這齊宋滕魏四個國家,去勸說這些國君,能夠實現他的理念。
他也曾經一度擔任齊宣王的客卿,但是最後還是沒有被齊宣王重用。主張行仁政,提出民貴君輕。孟子是民主思想非常濃厚的思想家,民貴君輕,這就是以民為本。主張施行仁政,仁政,我們現在講說仁王,就是慈悲的這種德政叫仁政。孟子認為人性本善,我們知道孟子說,人性本善;荀子是人性本惡;孔子說,「人之初,性本善」。所以孟子跟荀子,他們是墮在一邊,善惡各墮一邊。孔子講的「人之初,性本善」,這個「性本善」,孔子所講的就接近了佛家講的性德,也就是六祖大師開悟的那五首偈子,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為什麼我們說孟子跟荀子,他是善惡墮一邊呢?那就是六祖大師在跟要奪衣缽的惠明將軍說,在避難石的後面,惠能大師講這句話,他要惠明將軍說,「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也就是說你把善惡對待放下了,你就見到你的自性,你就見到你的覺性。因為自性裡面沒有善跟惡,它是平等法界。善跟惡它還是在相對待的境界裡面,只要相對待的都是有能所,能見的我,所見的對方,這個叫做,唯識學裡面講,叫我、我所。那就是我執還在,四相都還在,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都還在。那四相都還在,不可能跟性德相應。所以要離一切相,行一切善。
孟子他也希望能夠去說服這些諸侯,反對以武力兼併其他弱小的國家。他又提倡良知良能,所以孟子講的這個良知良能,就是我們本有的智慧德能。佛陀在菩提樹下所證的那句法語,證果的那句法語,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這個良知良能就是如來智慧德相。孟子教人家存心養性,他跟他的弟子萬章,集結了儒家論述著書立說。孟子他的學說,對於後世影響甚大。我們說《大學》、《中庸》、《論語》、《孟子》,他對後世的學說影響很大,被認為孔子儒家學說之繼承者。宋朝、元朝的時候,孟子被朝廷配享在孔廟,孟子被稱為亞聖,他著有《孟子》,現在存的七篇。這是我們介紹「孟子」。
再來『有諸內,必形諸外』,這一句經文,它是出自於《孟子·告子下》,告子篇下,「有諸內必形諸外。為其事而無其功者,髠未嘗覩之也。」這個字唸坤,「未嘗覩之也」。它這一段的白話的意思就是說,我們內心的想法,必然會表現在外表。我們佛家講相由心生,我們說「誠於中,形於外」,你內心真誠,外表看起來就是忠厚老實,這個叫做「有諸內,必形諸外」。
再來「莊子曰」,「莊子」,我們來介紹一下,「莊子」就是莊周,他是戰國時代宋國蒙人,曾經擔任「蒙漆園吏」。這個「蒙漆園吏」,我們稍微要瞭解一下,是什麼個官職?宋國就是現在的,當時宋國的國都是商丘,那商丘在哪裡?在河南省商丘巿。所以莊子他是宋國人。
對於莊子做過「蒙漆園吏」,在《史記·老子韓非列傳》裡面有說。它說,莊子,「蒙人也,名周」。他曾經擔任「漆園吏」,什麼叫「漆園吏」呢?有兩種解釋,第一種,「漆園」爲古代的地名,莊子曾經在這個地方做官,這也可以稱為「漆園吏」。那另外一種解釋是說,莊子曾經在蒙邑中,蒙邑就是蒙縣,他爲吏主,就是主管的官吏,他督導的是什麼工作呢?漆事。這不是說油漆工,不是這個意思。漆事,在秦漢時代的時候,掌管地方漆樹種植,或漆脂生産的官吏。它有一種樹叫漆樹,它可以有提煉漆的作用,慣稱漆園嗇夫。在秦國跟秦皇朝時期,設有漆園嗇夫這種官,主管官府漆園的種植跟漆的生産,所以是戰國時代就有這個官。所以這個表示說,莊子曾經做過這個官,叫做「蒙漆園吏」。
莊子後來他在家講學,他也著書,也寫了書。但是他家裡很窮,嘗「貸粟於監河侯」,他曾經貸款去買米。楚威王聽到他是個有才能的人,聞其賢,就是他知道他是個賢能的人。所以兩次派遣特使,帶了很大的厚禮,就鈔票,往聘,去請他來當官。莊子他喜歡用寓言來作譬喻,他說他願意逍遙物外,推辭了楚威王的邀請。
等到他妻子死掉的時候,「周」就是莊子,莊周「鼓盆而歌」。我在唸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碩士的時候,我們曾經就探討過《莊子》這門課程,當時老師也有教我們,《莊子》裡面的一些重點。因為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當然要研究《莊子》跟《老子》,當時就有提到,莊周妻死,「鼓盆而歌」。就是太太死掉,他把臉盆拿起來敲打唱歌。當時老師並沒有解釋那麼詳細。
這個地方我們就來探討一下,為什麼他老婆死掉以後,他拿臉盆來敲打然後唱歌呢?這個我們就來講一下,「莊子妻死」,惠子前往弔祭,「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與人居長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當時惠子就講話了,他說,你妻子死掉了,你不哭也就罷了,你怎麼還鼓臉盆而唱歌呢?那不是太過分了嗎?莊子就說了,莊子說,「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獨何能無概然!」他說,不是這樣,她今天剛死掉,我哪裡沒有,心裡上沒有感慨呢?
「察其始而本無生」,莊子講這句「察其始而本無生」,莊子他的意境很高,我們自性本無生死喔。我們不是講說,六祖大師他開悟的五首偈語,「何期自性,本不生滅」,自性沒有生死,自性沒有來去,我們靈性是不滅的,相有來去,性沒有來去。悟的人知道性相不二,迷的人就會在著相。所以佛家教你離相,教你放下執著。
所以莊子就說了,「察其始而本無生」,「本無生」就是什麼?當然他這個跟佛家講的不生不滅,其實某個程度上來講是,說法是很接近。「非徒無生也,而本無形,非徒無形也,而本無氣。雜乎芒芴之間,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形變而有生,今又變而之死,是相與為春夏秋冬四時行也。人且儼然寢於巨室,而我嗷嗷然隨而哭之,自以為不通乎命,故止也。」那麼莊子在那個時候,他已經明白生命的道理,他說,就像春夏秋冬,四時的運作一樣。我們靈性迷了以後,變成「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變成八識五十一個心所,那就緣著阿賴耶來流轉生死。
我們就是以《地藏經》裡面的,地藏菩薩的因地的故事,我們來做解釋。像光目女跟她的母親,因為光目女的母親在生前,喜歡吃魚鱉之子,就是魚卵,所以她造了殺業。所以她死了以後,她投胎到光目女家的婢女之子,她只有十三歲就要死掉。她造殺業,她壽命只有十三歲,就表徵因果不空,妳造殺業得短命報。光目女為她母親發願,發願以後她媽媽再下一世,就變成投生到梵志這個地方,梵志在印度叫做修清淨行的人。
因為她光目女的發願,要度所有的這些無量無邊的眾生,都能夠出離地獄道,以及能夠捨離女眾身。那她的母親仗這個功德,所以十三歲死掉以後,投生到梵志,繼續修行,最後一世到無憂國土,無憂國土就是極樂世界。所以光目女跟光目女的母親,她事相上是光目女的母親,有三世的輪迴的故事。那她的表法裡面,光目女的母親,那個母代表般若,就是我們的自性功德。光目代表我們的正法眼,光就是智慧,目就是我們的眼睛,有智慧的眼睛,就是正法眼,那就是我們的般若自性。所以光目女的母親,就是表法我們自性迷了,「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所以自性沒有生死。這個莊子講的,他是也有些接近佛法。
後來惠施為梁相,周視相位如腐鼠,當時惠子給他做梁相,就是宰相這個位子,莊子視相位如腐敗的老鼠肉。他多次跟惠施辯論,他學他的老師老子,發展「道法自然」,這個是「莊子」,在《道德經》第二十五章裡面,「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法自然」就是什麼?「道法自然」就是隨順性德。所以老法師有講,隨順性德是至善,是善,是大善。那麼在解釋裡面講,莊子以道乃「自本自根」,「先天地生」,看到一切均處「無動而不變,無時而不移」之中。他主張齊物我,「一是非」,安時處順。那麼現在我們所看到的《莊子》,其中的「內篇」是莊子自己作的,其他的「雜篇」是他的後學所作的。
我們再看下面,『名者,實之賓也』,「賓」就是事物之名,它跟實是相對的。在《莊子·逍遙遊》裡面,「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賓乎?」這解釋說,名義是有虛無實的。在《成玄英疏》裡面講,「然實以生名,名從實起,實則是內是主,名便是外是賓。」在《莊子·逍遙遊》裡面這個原文,我們把它唸一下,再跟它解釋,這個跟這一句「名者,實之賓」有關係。在《莊子·逍遙遊》裡面,「堯讓天下於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猶尸之,吾自視缺然,請致天下。』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在這裡面出來的。「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賓乎?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為。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我們解釋這一段,《莊子·逍遙遊》這一段文的白話。它大概的意思是這樣,堯想把天下讓給許由。他就說了,他說,日月出來了,而火把卻不熄滅,想要放光照亮,不是很困難嗎?就是太陽光已經出來,你要再點一把火,那個火不熄滅,你想要放光照亮,上面有一個太陽光已經很強,你再點一把火,你想要照亮這不是很困難嗎?這意思說,不就是多此一舉嗎?及時雨下了,現在突然間下了一陣及時雨,你還再灌溉做什麼呢?沒有下雨才要灌溉,那已經下雨了,你還再灌溉做什麼呢?灌溉對於水澤,就是水湖而言,這些湖泊而言,不是徒勞罷了嗎?
你既然出現在世上,天下即將大治,我還佔在這個祭祀,「尸之」就是祭祀,就是君位、國君這個位子上。我覺得我缺乏能力不足以治世,這是堯自己謙卑,他說,我覺得我缺乏能力,不足以治世,我今天想把天下讓給你。因為當時堯就知道,聽說許由是個賢人,他想把王位讓給許由,當然他最後是讓給舜,今天想把這個天下讓給你。許由就說了,你治理天下,天下已經太平了,已經治平了,那你還要我來代替你什麼呢?難道我是為了名嗎?就是這裡講的「名者,實之賓也」,難道我是為了名嗎?名是事實外在的名義,我是為了這個事實嗎?
那他就講了,他說,「鷦鷯」是一種鳥,鷦鷯處在深林之中,牠只要一枝樹枝,牠可以棲息就夠了;偃鼠渴飲於河,偃鼠到河裡面去喝水,牠也就喝了那個肚子飽了就好了。那表示說什麼?許由他很知足。他意思是說,我不必當君主,我就像那個鷦鷯一樣,我一根樹枝,夜卧七尺,我這樣就夠了,他的意思是這樣。然後王位,做皇帝當然他是山珍美味,他說,偃鼠渴飲於河,喝飽就算了。然後許由就跟堯講了,你回去吧,天下雖大,我是沒有用的啦。當負責煮飯的人煮不出好祭品,當尸祝的也不能夠越過樽俎來代替他做,這是許由這樣來答覆堯。
這個在神話《高士傳》裡面說,因為堯他慢慢地就老了,他就想留心天下的賢人。他聽說陽城有一個許由很賢能,他就親自去拜訪許由,想把天下禪讓給許由。可是許由他卻是一個很清高的人,他不願意接受。他連夜跑到箕山,山下的穎水去住,他跑給堯追,他跑到箕山下面的穎水去住。那堯看到他不願意接受禪讓,就派人請許由來做九州長。許由聽了以後又覺得更討厭,他連忙又跑到穎水旁邊,掏那個水來洗耳朵。
許由的朋友巢父,剛好牽著一頭小牛要來這裡給牛喝水。他看見許由在洗耳朵,巢父就問他,就覺得很奇怪。他說,你為什麼洗耳朵呢?許由就說了,他說,堯想聘請我去當九州州長,九州長,我很討厭這種惱人的言語,所以我來洗耳朵。巢父聽了以後就說了,巢父聽了就說了,你若是一向都居住在深山窮谷,一心不想讓人知道的話,那誰又會來找你麻煩呢?他的意思是說,你如如不動,就不取於相,何必還再去洗耳朵呢?是心在作主,不是耳朵在作主啊。你去洗耳朵,就是變心外求法。後來巢父就這樣來,也可以講說,說這個話來諷刺許由。後來就把小牛牽走。他說,我要把我小牛牽到別的地方去喝水,我才不願意汙染這個,你洗耳朵的水。這是很有趣的一個對話。就是「名者,實之賓也」,它的由來。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句,『沽』就是買。
『邀致』就是招請。
『榮名』就是令名、美名,很好的名聲。
『困抑』就是困苦、抑鬱。
『豐兹嗇彼』就是得此而失彼,「茲」就是這個事情,「嗇」就是很少。
『數』,『必然之數』,「數」就是規律,必然性。
『于鐵樵』,我們介紹過,他是明末清初山東人,他又叫做于覺世。他考中過進士,也當過廣東的學政,他有著作《感應篇贅言》。我們以前有介紹過他,我們就不再重說了。
另外『梨棗』就是古代刻版印書都用梨木或是棗木,所以「梨棗」就表示書版的代稱。
『蹶』就是挫敗、失敗。
『科闈』就是指科舉考試。
『德政歌通衢』,「歌」就是歌誦、讚美,「通衢」就是四通八達的道路。
『十年不調』,「不調」就是不調動、不遷調,遷轉、更動的意思。
『坐此』是因此。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孟子在「告子下」篇裡面說了,心中有所想法,一定會表現在外表。在《莊子·逍遙遊》這一篇裡面記載,許由說了,名譽是有虛無實的,也可以說,名譽是伴隨著實際的作為或品德而來的,因此怎麼可以買名譽呢?所謂沽買就是花錢購買或取得,設法或設計勾引,利用權術去籠絡的意思。每看到古代忠臣孝子,或者貞節的婦女,或者正義之士。他們雖然享有美名,但是必定遭受困頓、壓抑、折磨的過程。
確實我們也看過這樣,你看古代的一些忠臣,他們的過程被奸臣陷害,或是有些節婦被人家汙衊等等,他們必定遭受這種困頓、壓抑還有折磨的過程。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名亦福也』,因為名譽也是一種福報,造物者不可能讓人享有圓滿的福報,所以才會得此而失彼,這是必然的道理,這是必然的定數。何況那些沒有實德,而沽名釣譽的人,他所遭受的挫折,更不知道要如何了。就是他所遭受的挫折,更不知道還要嚴重到多少,這個意思。『其所挫更何如哉』,就是更不知道要到如何如何了。
于鐵樵說,于鐵樵先生說,現今有些讀書人,他們的文章能夠刻印成書,流傳於後代,流傳於世。可是卻常常在考試登科上屢受挫敗。你看我們看《俞淨意公遇灶神記》啦,或者很多這些,他們著書立說都非常地流傳於世,可是功名卻是受到挫敗。或者說有些當官的人,老百姓對他都歌誦他們的德政,可是往往十年來,都沒有看到他調動或是調升,可能就是犯了沽名釣譽這個毛病。這一段主要講說要有德行,「有諸內,必形諸外」,「名者,實之賓也」。
老法師跟我們講,要怎麼去修行呢?對於這些,老法師告訴我們,要放下名聞利養。所以老法師說,要怎麼樣修行呢?就是人到無求品自高。老法師說,我們一般人迷惑顛倒,迷惑在哪裡?為什麼有一些人比較好名?好出名?尤其像現在的科技,用微信啦、用手機啦,很容易出名。老法師說,迷惑的根在哪裡?這個不能不知道。為什麼會迷惑呢?現在的人為什麼會迷惑呢?迷惑就是因為貪,迷惑的根就是貪。你看佛法把這個擺在三毒的第一位,為什麼你會迷呢?就是因為你有貪心,貪心愈重,迷得愈深,那你造的業就重。第二個就是瞋恚,你貪不到就發脾氣,貪到了你就不發,所以根本就是一個貪字。所有一切惡業,不善的行為,都是從這個貪衍生出來的。所有一切的善的行為,都是從那個愛衍生出來的。父子有親那個親愛,那是一切善法的根,那是善根,這個貪是所有一切惡法,不善業的根。
那我們修行,先把這個壞的根拔掉,要拔掉這個根,你首先要知道知足,就是你怎麼去斷貪?你必須要知足,知足常樂,大家都會講。人到無求品自高,你有億萬財物,你還想貪,你的人品就沒有了,你還不知足。老法師說,釋迦牟尼佛為我們示現,不就是知足嗎?因為釋迦牟尼佛,他要到當時的印度迦毗羅衛國,就是釋迦牟尼佛父王淨飯王,他要做為淨飯王跟摩耶夫人的兒子的時候,悉達多太子的時候,當時佛陀是在兜率內院。
他觀察時節因緣,在當時有四大文明,中國文明、古埃及文明、巴比倫文明、印度文明,當時印度文明是超越中國,還有巴比倫跟埃及文明。所以佛陀認為,印度的時節因緣到了,古代叫天竺。所以當時佛陀是在兜率天,但是兜率天它有內院跟外院,兜率內院是法身大士他們所住的地方,兜率內院。兜率外院是天人,我們知道四天王天、忉利天、須燄摩天、兜率陀天,那個兜率陀天裡頭,天人就住在外院。我們知道印度他們有三兄弟,師子覺、無著、世親菩薩,那個世親菩薩就是往生兜率內院,那師子覺就在兜率外院,天人。他們三兄弟有約嘛,誰先去要誰回來通報。
所以兜率內院,我們又稱為什麼呢?叫做一生補處,就是要到人間來成佛,他一定在兜率內院,在那邊觀察時節因緣,那下生到人間來。所以佛陀他是從兜率內院乘六牙白象,這個六牙白象也是有表法的,我們知道象牠是很穩重的,能夠承擔使命。所以我們一般佛門的這些高僧大德,弘法的大菩薩,我們都稱他叫佛門龍象。那為什麼乘六牙白象呢?牠這個六牙白象,象牙我們一般看都兩根嘛,牠是六牙白象。為什麼?牠表法修六度萬行,你只有修行六度萬行,才能成就法身功德,圓滿佛果。所以佛陀為我們示現,他就在兜率內院。那兜率內院,一生補處菩薩,到這個世間來示現成佛,住在哪裡?住在兜率天。兜率是什麼意思呢?兜率就是知足的意思。所以你看我們下一尊佛,叫彌勒菩薩,他在兜率內院的,彌勒菩薩就在兜率內院。那兜率陀天,兜率天它是表法知足。兜率天的壽命有多長呢?四千歲。所以知足再下到這個人間來示現成佛,示現表知足。
我們要細心體會,他這個用意很深,自己有多餘的要分給缺乏的人,要幫助他們。布施不吃虧,布施愈多,布施,施財得財富、施法得聰明智慧、施無畏得健康長壽,所以財富、聰明智慧、健康長壽,是你夢寐所希求的,那你為什麼不修這三個因呢?修這三種因得來的是正財,是你應該得到的。如果不是從修因,你所得到的財富,那個財富不是你的,用不正當的手段所獲得財富,那這造罪業,造罪業能不能得到?得不到。如果真能得到,造罪業也可以啊,真發財,得不到。所以用不正當的手段,得到的財富還是你命裡所有的,你說冤不冤枉?不用這個手段它也來,來的可能更多,為什麼?它是正常的,你用不正常的手段得來的,已經打折扣了,已經打折了。比如說你命裡有一百個億,你用不正當的手段,你得到的只有五十億,你就覺得很了不起,覺得很不錯了,其實你已經虧了一半了。
你不曉得佛菩薩他能滿足一切眾生的欲望,他恆順眾生,隨喜功德。你想求發財,佛菩薩教導你、幫助你。但是生財要有道,有大道。菩薩教你什麼?教你修財布施,你命裡有什麼財,過去生中喜歡修財布施,這一生當中你命裡有財庫,無論從事哪個行業你都賺錢。就像老法師講香港首富李嘉誠的故事一樣。李嘉誠有一個算命師叫陳朗,陳朗他曾經在香港聽過老法師講經,所以他跟老法師也認識,也介紹李嘉誠給老法師認識。那麼當時李嘉誠,剛從廣東移民到香港,他認識了陳朗。那陳朗就問他了,他說,你要多少錢,你就會滿足?李嘉誠說,我只要三千萬港幣,我就很滿足了。陳朗說,你的錢不只三千萬,你的財庫是滿的,怎麼倒都滿,怎麼倒都滿,因為李嘉誠過去生有修財布施,所以他是香港首富。
我聽說臺灣的靈巖山寺,妙蓮長老所創辦的靈巖山寺,在臺灣也是大家都非常地尊敬的一位,淨土宗的一位修行者,他創辦了靈巖山寺。據說香港影星劉德華,就是妙蓮長老的入室弟子。那因為在臺灣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靈巖山寺被地震震垮了,那個大雄寶殿非常莊嚴。我去過一次,也看過,後來九二一就震垮了。聽說後來就是,因為妙蓮長老後來就往生了嘛,妙蓮長老後來聽說往生了,現在靈巖山寺又重建完成。重建據說就是劉德華介紹的因緣,就是李嘉誠先生來蓋的,你看他修這個大福報。
所以老法師說,你過去生中喜歡修財布施,這一生當中你命裡有財庫,你無論從事哪個行業你都賺錢。所以老法師說,比如說賣鋼鐵,李嘉誠賺錢,你也一樣做鋼鐵,你不一定會賺錢。為什麼?因為李嘉誠財庫裡面他有修因。所以佛法裡面跟你講,你要得財富,你一定要財布施,你要從因地下手。老法師說,因地重要,你只要修因就有果報。你不從因地下手,求不到,求到是命裡所有的。命裡沒有怎麼求都沒有,命裡有的你做什麼都賺錢,命裡沒有的,無論做什麼生意都虧本,命裡沒有的,做什麼生意都虧本,也不會賺錢,這個道理我們要清楚明白。你清楚明白,你就能夠知足。那能知足就會斷貪,就會消業障。你就可以學袁了凡先生,學《俞淨意公遇灶神記》這樣,可以學俞良臣改變命運。這個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解演義》一百一十五集裡面的開示。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陳希夷。戒种放曰。名者。古今之美器。造物之深忌。故天地間無完名。子名將起。必有物敗之。後晚節。果以飾御之侈。遂喪令聞。夫以种放之賢。猶以名勝而敗。則今假名士。假文章。假道學。假節義。互相標榜。廣通聲氣者。其敗露當奈何。常見名士得禍。每慘於常流。則鶩虛名者。又不但折福已也。可不戒哉。至於為善。亦貴陰功實德。天之報必非常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我們看『陳希夷』,他又叫陳摶,他是宋朝人,他本身是道士,他又號稱扶搖子。他在後唐長興年中,舉進士不第,就是沒有考上,遂放棄做官的念頭。他隱居在武當山九室岩,辟穀服氣,就是道家在修仙道的過程裡面,一種修行方法。他不吃用火烹煮的食物,可能他只喝水或是自然的食物,這叫辟穀服氣。後來他移居到華山雲臺觀,相傳他每次睡覺,動輒一百多天都沒有起床。後周世宗召請他擔任諫議大夫,陳希夷就推辭。在宋太宗太平興國中,他兩次到京師,被皇帝所器重,宋太宗就賜給他一個名號,叫希夷先生,這「陳希夷」是皇帝給他的名字。他喜歡讀《易經》,他有寫了兩本書,一個是《無極圖》,一個是《先天圖》。他認為萬物是一體的,唯有超絕萬有之一大理法。他的學說,經過周敦頤、邵雍推演,後來變成,視為宋朝理學的發端。這個是「陳希夷」。
再來『戒』就是告誡。
『种放』是宋朝洛陽人,號雲溪醉侯,又號退士。他也是不做官,隱居在終南山豹林谷,以講課為業、講習為業,就是講課,有三十年。其間朝廷都有召請他做官,他都推辭。後來在宋真宗的時候,有召推薦他擔任左司諫,但是他後來還是在隱居山林跟朝廷之間往返。他每次到朝廷,就有很多人跟他學法。後來官當到給事中,最後擔任到工部侍郎,侍郎就是副部長。但是他本身,种放本身是批評佛教的,他不喜歡佛教。「浮圖氏」就是佛教。「嘗裂佛經以制帷帳」,他就用佛經的經書來做他的「帷帳」,就是我們講說蚊帳。他「終身不娶」,但是他晚年特別喜歡什麼?「頗飾輿服」,就是車子的那種裝飾,跟那個儀仗,就是那種車子的裝飾,很奢侈豪華。「廣置良田」,買了很多房地產。但是他的「門人」,就是他的弟子、學生,都有很多仗勢不法的地方。這是「种放」。
『晩節』就是晚年的節操。
『果以飾御』,「御」就是駕馭車馬。
『令聞』就是美好的聲譽。
『互相標榜』,「標榜」就是誇耀稱揚。
『聲氣』就是聲勢氣概。
『常流』就是凡庸之輩。
『則鶩虛名』,「鶩」就是追求,拼命的追求。
『又不但折福已也』,「已」,就有一點感歎的意思,相當於啊,這個意思。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陳希夷先生,告誡种放說了,名譽是古今之人,都把它奉為美器一般,造物者卻深為忌諱。所以天地間,沒有享有完美名譽的人。當你漸漸有名了,當你漸漸有名聲了,必會有某些事情來破壞你,你只要慢慢出名了,就會發生一些事情來破壞你。後來种放晚節不保,果然是為了他的座車,裝飾得太奢華,喪失了他的美名。就以种放的賢能,還都為了享有盛名而失敗。
那麼今天那些『假名士、假文章、假道學、假節義』的人,彼此互相標榜,拼命打知名度。那麼他們將來形跡敗露的時候,實在是難以想像。我們經常看到,知名人士遭到災禍,往往比平常人還要悲慘。所以那些拼命追求虛名的人,不但會折損福報,還會遭受災難,可不引以為戒嗎?至於那些有心行善的人,也就是貴在默默行善,積累功德,上天的回報必定是非比尋常的。
這一段其實是非常值得我們省思的,尤其後面講的「假名士、假文章、假道學、假節義」。現在科技發達、媒體發達,大家都想互相標榜,你捧我、我捧你,所謂的政治名嘴。我們臺灣尤其是特別的氾濫,名嘴治國。像臺灣有一個名嘴,專門批判時政、批判政府。老法師說,不謗國君。那是真的那些名嘴罵得非常厲害,造成整個是非不分、道德沉淪。其中有個名嘴,他就患了腦部長瘤,花了很多錢做了大手術,還是他們,原來他偏向的某一個政黨給他幫忙。你看後來做了大手術以後,本來好了,他說他克服癌症了,結果後來腦腫瘤又復發,又做第二次手術。這就是什麼?他們看到,這些經常看到知名人士常遭到災難,往往比平常人還要悲慘。臺灣某一位總統,到現在還身陷牢獄之中,想盡辦法保外就醫。這個就是什麼?拼命追求虛名的人,他折損福報,而且還遭受災難,我們不引以為戒嗎?
所以這裡面提到,假文章、假道學、假名士、假節義,而且互通聲氣、互相標榜,他們有一天形跡敗露也是必然的。處在今天這個亂世,我們要怎麼樣弘法?要怎麼樣的修行呢?在這個末法時期,我們要怎麼真正的腳踏實地的修行,老實聽話真幹?我們要怎麼修行才可以遠離名聞利養、五欲六塵、貪瞋癡慢疑?要怎麼去遠離?
老法師教我們這個方法,弘法首重品德。老法師開示說,我們想要弘法,我們想要講經,學講經,講經的技巧固然是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品德的修養。如果沒有德行,縱然你說得天花亂墜也無濟於事,依舊自欺欺人,造作惡業,最後還是墮落。所以一定要重視品德的修養,真正放下名聞利養,捨棄五欲六塵,在境緣當中做到不起心、不動念。這才是真正的如來弟子,才能肩負起自利利他弘法的使命。老法師的意思是說,如果你德行不好,縱使你講經講得非常好,講得天花亂墜也是沒有用的。為什麼?因為你最後還是會墮落、還是會敗露,因為你沒有德行,你放不下名聞利養,你最後還是被人家識破。
所以老法師鼓勵我們這些學講經的、還有弘法的,或者你要弘揚傳統文化。我們也聽說在中國大陸,很多弘揚傳統文化的,最後有些人也受到名聞利養的影響,也受到五欲六塵的影響。所以老法師教我們說,你真正要做到放下名聞利養,而且在境緣裡面,你要做到不起心、不動念。有些人一出名以後,那個架子跟排場就不一樣了。你要請他去上課,他一旦有名了,你要請他去上課,如果你沒有派那個朋馳轎車,我們臺灣叫做賓士轎車去接他,他不去上課,他認為排場不夠看,就他做不到不起心、不動念。所以老法師說,你要在境緣裡面做到不起心、不動念,才是真正能夠承擔如來家業,才能夠負起自利利他弘法的使命。
那麼德行的培養,最重要、最基本的是什麼?是《觀經》裡面講的「淨業三福」,三福第一條包括五戒十善,這是根本。有德行才能得到諸佛護念,龍天善神擁護。若是破戒了,心地不善,經講得再好,法緣再殊勝,周圍都是妖魔鬼怪,最後必定失敗。《楞嚴經》講的,心邪、行邪,魔就得其便。與魔志同道合,魔就附身。你也能夠能言善道,甚至也有不少小神通,很能誘惑人,跟魔結合,依舊脫離不了感情。魔不是聖人,感情結合的時間久了會厭倦,到了厭倦的時候,魔就會離開了。你的能力全部喪失,必遭王難,王難就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犯法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要受到輿論的制裁。
《楞嚴經》裡面講五十一種陰魔,色、受、想、行、識是五陰,每一陰裡面有十種,所以乘以十就五十,五十種陰魔,每一種都無量無邊。在現前這個社會,我們看得太清楚、太明白了。展開佛經,就是講我們現在的事實,我們接觸外面的境界都是魔境。所以在這種環境裡面,要站穩腳跟、修行證果實在不容易。所以老法師說,古代的高僧大德他們蓋道場,為什麼都蓋在深山,人跡罕至,就是人不容易到的地方,為什麼古代道場的叢林會蓋在深山裡面,而且人不容易到的地方,目的是為什麼?就是避免外界的干擾。
像我們臺灣南投的懺公的蓮因寺,那是真的是非常清幽的蘭若。九二一大地震來,懺公有修行,九二一大地震,蓮因寺都沒有受到震壞,連一點裂痕都沒有,只有懺公那個蓮因寺的臺階下面裂了一個縫。懺公,我跟他實在是,緣不是很深。老法師跟他修行了半年。我師父以前,廣欽老和尚的知客師傳顗法師跟懺公非常好,懺雲老法師。懺雲老法師畫的西方三聖流通得非常廣,在臺灣流通得非常普遍。他畫的西方三聖很多人很喜歡,就懺公畫的。懺公老法師也很喜歡講經說法,他講經講得非常好,而且很風趣。他很喜歡教大學生,大專佛學講座,特別容易吸引年輕人。所以他在北部,有一個北部齋戒學會。那懺公的弟子,也是一個大成就者,道證法師,也是懺公的弟子。
那麼懺公剛往生的頭七,我運氣很好。我剛好是我內人,就是我愛人,她的老闆娘住在南投。她老闆娘的母親往生,那知道我會帶《地藏經》共修,就邀請我帶蓮友到南投幫她母親誦《地藏經》超薦功德。《地藏經》誦完以後,我突然間起了一個念頭,不曉得怎麼回事,因為我從來沒去過蓮因寺,我從來沒有去見過懺公,這是佛菩薩安排的因緣。我突然起一個念頭,跟蓮友講說,我們暫時先不要回臺北。因為我們去了兩部車嘛,我說,我們先到,現在我們到蓮因寺去見懺公。我還不知道懺公往生了,實在是很懺愧。
結果透過當地人幫我們帶路,我才知道水里,南投水里蓮因寺懺公的道場,它在一個小山坡上面,非常地莊嚴,非常清幽,非常地清淨,真的是阿蘭若。我一到以後,他們的大雄寶殿,全部客滿在念佛,因為連續每天都念佛,懺公剛好往生第七天,每天都好幾百人在大雄寶殿念佛。那因為有志工在外面管制,客滿嘛,裡面全部滿。大雄寶殿再裡面還有一個小殿,那個小殿就是懺公他的大體停放的地方,就是大殿再裡面還有一個小殿,一個小的殿,就放在裡面。
就正好我到了以後,因為大雄寶殿全部客滿,因為擠不進去,到門口了,門檻,那個要進去的地方都坐滿人。就很奇怪,就有一個志工出來問,說最裡面的小殿還有兩個空位,請我去。我就帶了另外楊居士,他也修得非常好,每天都在做臨終關懷,常常做臨終關懷,非常慈悲,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我們臺灣法鼓山的蓮友,但是他專門做臨終關懷,所以後來就自己做禮儀公司,收費都很公道、便宜,完全用佛教的方式在做。我就點楊居士你跟我進去,進去我們就開始拜佛啦、繞佛啦,地鐘念佛。結果運氣非常好,我坐的位子就是維那法師的後面的位子,也就是我前面第一排是維那法師,我就坐在維那法師的後面。那就是我真正到懺公圓寂,我才見到他,但是還算來得及,因為他大體還在,我有在他的大體的棺木旁邊瞻禮,也跟懺公結了這樣一個緣。這裡是提到懺公的道場,非常清淨。
所以老法師說,初學的人,心還不定,定力不夠,接觸外面的環境,總免不了受影響,所以道場離村莊都還有一段距離,這是經上所講的阿蘭若。修行人所居住的地方,凡夫一定受環境的影響。阿蘭若的意思就是修行人所居住的地方叫阿蘭若,這個意思。因為凡夫一定會受環境的影響,所以心會隨境轉,叫心隨境轉。所以要選擇好環境,所以必須要在深山裡面的阿蘭若修行,修行到有一定的功夫的時候,你可以轉境界了。「若能轉境,則同如來」,你可以轉境界的時候,就變成境隨心轉。你在阿蘭若修行,你才會清淨。不然你在城市裡面,你會心隨境轉,你會攀緣。所以必須在深山裡面先修行,修行到一個程度,你有功夫了,境隨心轉,你就可以轉境了,那就無所謂了。所以古德對於初學善於保護,用心非常周到。可是現在的社會科技資訊發達、交通便捷,想找一個真正清淨修行的道場都很困難。觀光客特別多,訪客特別多,那就沒得修行了。
老法師說,我們從事社會教育工作,一定要明瞭,出家學佛在社會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穿上這一件袈裟,老法師說,穿上這一件袈裟,人家稱你叫法師,師是群眾的表率、人民的模範,我們講經弘法,主題是「學為人師,行為世範」。自己要常常想,我的起心動念、我的言語造作能不能給社會大眾做個好樣子、做個好模範?如果不能就決定不能做,不能想、不能說,就決定不能做、不能想、不能說了。這八個字,「學為人師,行為世範」,是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共同擬訂的。老法師說,這八個字也是《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經》上每一位善知識皆為眾生作師、作範,所以「學為人師,行為世範」是華嚴的境界。
在現前這個時代,你修行,老法師說,沒有人會約束你,只有你自己約束自己。現在的人不接受約束,所以父母不能夠教導兒女,老師不能教導學生,隨著自己的妄想、執著去行事、去做事,哪裡有不造罪業的道理呢?造罪業,怎麼可能免得了苦難呢?怎麼能夠免得了苦難呢?大家都造罪業感得的就是共業,全世界的災難,全世界的災難是多數人的共業啊。所以學佛人要明瞭,共業中有別業,別業中有共業。這不僅是學佛人要省思的,許多宗教家也都有很深的覺悟,雖然彼此的信仰、弘揚的宗教不同,大家都有這個認知。但是要如何把自己做好,才能減輕世間的劫難。我自己做不好,就帶給一切眾生痛苦;我自己做好了,就減少眾生一分苦難,這是事實。
所以老法師有講說,聖人住的地方,那個地方都會消災免難。為什麼?因為聖人他怎麼樣?他把自己做好了,他可以做到什麼?聖人他可以做到「學為人師,行為世範」。所以聖人住的地方可以消災免難,那個地方都消災免難。老法師說,你自己做好了,就減少眾生一分苦難,這是事實。牽一髮而動全身,虛空法界是全身,牽一髮就是指動一個念頭。科學家講波動現象,一個念頭就是一個波動,這個波動剎那之間就周遍法界了。
真正學《無量壽經》的人,警覺性應該比一般人都高。經上說西方極樂世界人數無法計算,極樂世界的廣大也無法測量,十方世界往生到極樂世界的人,本能都恢復了。我們所謂的六神通現前,「天眼洞視,天耳徹聽,他心遍知」,盡虛空遍法界眾生的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他們都很清楚、很明瞭。所以不僅是儒家所謂的「十目所視,十手所指」,不要以為你自己動一個惡念,你以為你自己動一個惡念,做個壞事,沒有人知道,可以瞞人。說老實話,只能騙愚癡的人,連世間聰明智慧的人都瞞不了,何況是天地鬼神、諸佛菩薩呢?能有這種警惕,你自然而然就會約束自己,你心行才會正。心行正,縱然有大災、大劫難,有共業,自己不能夠避免也無所謂,決定有好地方去。
昨天我帶蓮友到果清律師的圓通寺,他們結夏安居,我們去供僧。然後我們隨後又到了女眾的戒律道場,南林尼僧苑去供僧。南林尼僧苑就是末學幫她們在九二一大地震以後,幫她們重建的道場。看到她們現在整個戒律道場蓋得非常完整恢宏,我感到很欣慰。那昨天,如惠法師就提到這個事情,很不可思議。她們原來的道場是在南投國姓鄉,現在是搬到南投的魚池鄉。那麼當時她們這些出家眾,她們描述,當時在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她們好幾十位,因為南林尼僧苑有六、七十位嘛,都在國姓鄉,那只有一個很簡單的念佛堂,她們的寮房都非常地擁擠。
那麼當時地震搖晃得非常厲害的時候,在國姓鄉那個南林尼僧苑,但是在地震搖得特別厲害的時候,她們所有這些尼僧,她們這些比丘尼,全部在大雄寶殿念佛。她們事後形容,外面搖得吱吱作響的時候,她們裡面完全沒有聽到地震的那個震撼聲音,只有念佛聲音。所以南林尼僧苑的國姓鄉的韋馱菩薩,不高啦,竟然沒有震垮、沒有掉下來,這很不可思議的。
所以這個是老法師這裡講的,縱然有大劫難、有共業,你心行正,是可以避免的,假如不能夠避免也無所謂,決定有好地方去。捨棄這個汙穢的世間,一般宗教講的升天堂,佛家講極樂世界,那就更殊勝了。所以前途是無限的光明,都在我們這一念之間。我們有緣分遇到這個機會,只要能掌握這個機會,我們的生活就愈幸福、愈自在,生活空間就愈來愈大。這不是幻想,是事實。你只要如理如法修學,這一生中決定得到,端看自己,不在別人。所以你自己要懂得檢點、約束自己,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不違背佛的教誨,認真努力去修學,這樣才不辜負佛菩薩、不辜負自己。能得人身,能遇到佛法,這個緣分非常稀有,為什麼不學好呢?面前、眼前兩條路,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為什麼不走天堂偏偏要走地獄呢?希望我們共同勉勵。
這一段老法師是跟我們講,弘法首重的是品德。這裡面就是老法師講到說,你自己要懂得約束自己,要做世間人的典範,就「學為人師,行為世範」。你自己約束自己,自然而然就不造業。那麼你修行有成就了,這個世界的災難就會減少。以上這一段,這裡面就提到「假名士、假文章、假道學、假節義」,那我們處在這個亂世,應該怎麼修行呢?我們特別引用老法師這一段來做補充。
好,我們現在看下面這一段:
【楞嚴經云。當平心地。則世界地一切皆平。蓋心地之險。包藏於中。使人不覺。伏戈矛於談笑。設陷阱於綢繆。機深械密。山川不足踰其險也。包貯。有固不可破。密不可窺之意。了凡先生曰。造物所最惡者。莫甚於機。故天報深險之人。或有時而過當。信然。】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首先我們看『楞嚴經』,我們講,佛家講,「開慧的《楞嚴》,成佛的《法華》」。所以《首楞嚴經》它的全名叫做《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首楞嚴經》的簡稱是這樣來的。「首楞嚴」的意思就是三昧之名,萬行的總稱叫「首楞嚴」,它總共有十卷。這部經是在大唐神龍元年龍集年間,中天竺,中印度有一位沙門叫般剌密帝,在廣州制止道場來翻譯。當時參與的菩薩戒弟子,前正諫大夫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清河房融,就是房融這位宰相參與筆授。
當時《楞嚴經》要過來很困難,因為《楞嚴經》是印度的國寶,是不能夠送出去也不能運出去。可是這個般剌密帝為了把《楞嚴經》傳到中國來,他不惜在手臂上剖開,把《楞嚴經》寫在絹紙上面,然後把他肉剖開,埋在裡面再縫起來。後來到中國來以後,再把手臂上剖開以後,把這個經文拿出來。結果拿出來,不能夠顯現經文出來,已經凝固了。當時就是房融的女兒教房融,就是後來用血溶於水,就是用這種乳水把它溶化掉,後來經文就浮現出來。後來般剌密帝完成首《楞嚴經》的翻譯工作以後,後來他就回國了,回國就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當時房融是參與筆授,烏萇國的沙門彌伽釋迦譯語。《楞嚴經》主要是講阿難他示墮摩登伽女之難。「佛放頂光說咒」,敕文殊師利菩薩「將咒往護」,就是救阿難尊者回來,「提獎來歸」,就是把阿難帶回來,還有摩登伽女帶來,「啟請大法」。當時佛陀是應供,後來在楞嚴會上,主要阿難是當機者,佛「先開圓解,次示圓行,次明圓位」,乃至於七處徵心,「精研七趣,詳辨陰魔」。這部經是宗教的司南,「性相總要」。「一代法門之精髓,成佛作祖之正印也」,是《首楞嚴經》。
《楞嚴經》受到天臺宗跟賢首宗,還有禪家的重視,是因為這部經它所說的常住真心,性清淨體,跟天臺宗跟賢首宗兩家圓教宗旨相合。又說七處徵心,八還辨見,對於禪宗的參究可以有很大的幫助跟啟發。五陰魔的說法,也給禪修者一個警策。總之這部經是詳細說明圓頓禪的途徑,特別是二十五圓通裡面,《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以及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更是禪宗跟修淨土宗的學人,他們所接近的。而且《楞嚴經》翻得非常地華美,也是很多文學之士他們所愛好的。所以在宋朝跟元朝以後,「楞嚴神咒」成為叢林的早課之一,這部經流傳跟講習就更為普遍了。這是我們介紹《首楞嚴經》。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個,「當平心地,則世界地一切皆平」,這個是在《楞嚴經》裡面非常重要的一句經文。你心地平了,世界就平了,世界就平等了。心地要什麼時候平?你證法身的時候,破一品根本無明,分證一分法身,你就能夠見到清淨法身佛,那世界就一切皆平了。這個是出自於《楞嚴經·卷五》,地大圓通。
當時經文上是這樣說,「持地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念往昔普光如來出現於世,我為比丘,常於一切要路、津口、田地、險隘,有不如法妨損車馬,我皆平填,或作橋梁、或負沙土,如是勤苦經無量佛出現於世,或有眾生於闤闠處,要人擎物我先為擎,至其所詣放物即行不取其直。毘舍浮佛現在世時,世多饑荒,我為負人,無問遠近唯取一錢,或有車牛被於陷溺,我有神力為其推輪拔其苦惱,時國大王筵佛設齋,我於爾時平地待佛,毘舍如來摩頂謂我:「當平心地,則世界地一切皆平。」』」
這是講持地菩薩,他在毘舍浮佛的時候,他怎麼去修六度萬行,圓滿功德的一個過程。持地菩薩剛開始怎麼修呢?持地菩薩剛開始修的時候,當時有一尊佛,叫普光如來的時候,那時候持地菩薩是,他當時是示現一位比丘,他怎麼去修福呢?怎麼去修利他呢?他在一切重要道路的路口,或者那個地方田地險隘,就是那個地方路很狹窄、很危險,有不好的地方,會防礙車馬、車輛經過,他都把它填平。這有點像我們臺灣有一個嘉邑行善團,他們就是發心全臺灣走透透,哪個地方的柏油路有凹陷的地方、有塌方的地方,他們就去鋪柏油路,就是臺灣嘉邑行善團,很特殊的一個行善團體。然後沒有橋梁,或是颱風來、大水來,斷掉的橋,他們都去鋪橋造路,很像這個持地菩薩在普光如來那個時候所做的。
那時候持地菩薩是做為一個比丘,那個路如果很危險,他就把它鋪好,讓車馬能夠通過,或者他去做一座橋梁,或者他去背沙土把它填平。他這樣勤苦的修行,經過無量佛出現於世。或者有人在街市要扛東西的時候,他都幫他們拿、幫他們運送。而且不論遠近只拿一毛錢,「唯取一錢」。或者有車牛陷下去了,他就用神力幫他推,讓他不會有苦惱。
那時候在毘舍浮佛的時候,有國王他設齋供佛。那時候持地菩薩,在那一世的時候他又示現了。毘舍如來又摩頂跟他授記,他說,「當平心地,則世界地一切皆平。」當時持地菩薩,「我即心開,見身微塵與造世界」,他這是什麼?他心開意解了。「所有微塵等無差別」,這叫做他已經證法身,所以念劫平等了,就一沙一世界,一葉一如來,那個境界,一多不二,所以「所有微塵等無差別」。「微塵自性不相觸摩,乃至刀兵亦無所觸。」他當時證無生法忍,成大阿羅漢。「迴心今入菩薩位中,聞諸如來宣妙蓮華佛知見地,我先證明而為上首。佛問圓通,我以諦觀身界二塵等無差別,本如來藏虛妄發塵,塵銷智圓成無上道斯為第一!」這是講持地菩薩他怎麼成佛。
再下來我們看『戈矛』就是衝突,指兵器。
『綢繆』就是比喻事前做好準備工作。
『機深械密』,機械就是巧詐、機巧。所以「機深械密」就是他巧詐、機巧,非常地隱密。
『了凡先生』,我們知道是袁了凡。
『深險』就是深沉陰險。
『過當』就是過分、失當。
『信然』是確實如此。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楞嚴經》上說,當人的心地平坦的時候,當人的心地平等的時候,那麼這個世界一切就平和了。由於心地的奸險是包藏在內心的深處,使人家無法察覺,有些人在談笑之中藏有利刃,我們說笑裡藏刀,暗藏害人的計謀。預先用心設計連環的陷阱,使人難以跳出。這種居心叵測的奸詐,巧詐深密的人,用山川之險也無法來比喻。所謂包貯就是有堅固無法破解,以及隱密無法窺視的意思,這「包貯險心」。袁了凡先生說了,造物者就是天地鬼神,最痛恨的莫過於機謀很深的人。所以上天對這種居心深險的人的報應,或者有時有人會認為這樣報應太過當,就是往往懲罰特別嚴重,確實也是如此。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唐李義甫(府)。為參知政事。容貌溫恭。與人言必微笑。而狡險忌刻。善於傾陷。時人謂之笑中有刀。又以其柔而害物。謂之李貓。後坐事。竄死嶲州。子孫凌替。】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李義府』,他是唐朝人,唐太宗的時候,拔擢他擔任門下省典儀,唐高宗的時候升為中書舍人,兼修國史,進弘文館學士。他的外貌看起來好像很溫和恭敬,但是他跟人家說話,就會「嬉怡微笑」,帶著微笑,但是個性就是「褊忌陰賊」。凡是有忤逆他的意思,都被他中傷,所以當時人家稱他叫做笑中刀。因為他陰柔害人,所以又叫『李貓』,又稱他叫「李貓」。這就是「李義府」。
『參知政事』就是唐朝的時候,以中書令、侍中、尚書僕射之外,他官任宰相的參知政事。這是唐朝時候的官名。
『溫恭』就是溫和恭敬。
『忌刻』就是心存嫉妒,而想要凌駕在他人之上,也可以說人家嫉妒,為人善於嫉妒又刻薄,就叫做「狡險忌刻」。「忌刻」的意思是為人嫉妒刻薄。
『傾陷』就是陷害。
『時人』是當時的人。
『害物』就是害人。
『竄死』就是被貶逐以後死掉了。
『嶲州』,這個地方應該,又有講嶲(音溪)州,事實上這個地方,註解裡面講是嶲(音髓)州,經文上講嶲(音髓)州。「巂州」是隋朝開皇年間,那時候建置的,治所在今天的四川省西昌市。
『凌替』就是衰落、衰敗。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唐朝的李義府他擔任參知政事的官職,他待人溫和、謙恭有禮,跟人家說話一定面帶微笑,但是內心卻是狡詐陰險、嫉妒刻薄,而且善於設計陷害人,當時人家稱他叫笑中刀。因為他善於在陰柔中害人,所以又稱他叫李貓。後來因為他犯案被放逐到,死在嶲州,就今天的四川,剛才講四川的西昌市這個地方。他的子孫後來都衰敗了、都沒落了。
那麼這一段「沽買虛譽,包貯險心」,老法師有幾點開示,我們來報告一下。第一點,老法師說,這兩句話,就是「沽買虛譽,包貯險心」,用現在的話來形容就是打知名度。註解裡面引用《孟子》跟《莊子》,這兩句話說得很好。《孟子》說,「有諸內,必形諸外。」《莊子》說,「名者,實之賓也。」這兩句話是古大德的見解,所謂實至要名歸。你真有這個修行,有這個德行,自然而然就是實至名歸,何必一定要去求知名度呢?像果清律師啦,像臺灣的宗興律師啦,他們都持戒律的,在臺灣非常地受人尊敬的兩位持戒的律師,他們就是實至名歸,為人非常謙卑低調,也不求知名度。
老法師說,你有心去求知名度,這個心就不善了。所以不要刻意的把你的名聲,透過現在的手機平臺、微信平臺,不斷的宣揚自己。老法師跟你講的意思說,你如果刻意去求知名度,這個心就不善了,這個我們一定要記得。如果你有求知名度的心,這個就是攀緣了,心地就不清淨了,心就汙染了。汙染了以後就是跟貪瞋癡相應,不會跟戒定慧相應,那就著相。既然著相,那就是會墮落。所以老法師說,下面講的「包貯險心」就是儲藏在內心裡面的不善。所以「沽買虛譽」,後面一定是「包貯險心」。
第二點,老法師說,名有時候覺得好像是好事。實際上,名跟實要是不符合,鬼神都會嫉妒你。我們說天忌英才,也可以說,一切障礙跟磨難的根源,就障難的根源。所以古人所求的是德行的建立,決不求名聲的遠揚。諸佛菩薩為了教化眾生,自己也不宣揚自己。我們在經典裡面看到,在古籍裡面看到,世出世間的聖賢,沒有一個不是自己謙虛而尊敬別人,自卑而尊人,抬舉別人。我們想想其中的道理,果然是能夠參透,我們也就學會做人了。
像果清律師跟宗興律師,兩位都修得非常好,都是持戒律的,都是在傳戒的。宗興律師年紀比較輕,果清律師年紀比較大,但是僧臘,宗興律師比較高。所以宗興律師當普壽寺的得戒大和尚,果清律師跟天因法師就當羯磨跟教授師。因為我常常跟果清律師親近,提到宗興律師,他都非常讚歎宗興律師。那宗興律師一跟我談的時候,很讚歎果清律師。他們兩位真的是僧讚僧,所以佛法才會興,就是老法師講的抬舉別人、尊敬別人。
第三,老法師說,心善、行善,我們得的果報才是善。心行不善要想得到好果報,沒這個道理。世間為什麼會這樣的濁惡?為什麼會這麼多的災難?學佛人曉得,「一切法從心想生」,種種災難都是由於我們心想而顯現出來的。我們包藏著不善的心,自然就有不善的果報。我們學佛,佛菩薩用的是什麼心?佛菩薩用的心就是菩提心,菩提心是真誠心,好善好德之心,成就別人的心,這是真善,所謂「止於至善」。在果報裡面,也是第一殊勝的果報。我們要明瞭、要覺悟,要認真努力去求,「佛氏門中,有求必應」,希望我們深深體會這個道理。
第四點,名聞利養應該要遠離。名聞利養不是好事情,世間人追求是迷惑顛倒。我們看到古今中外,世出世間的聖賢,從來沒有去追求名聞利養的,從來沒有去追求五欲六塵的享受。你看印光大師,弟子要跟他祝壽,他呵斥這些弟子。你去看《印光大師文鈔》裡面,李炳南老師去看印光大師。印光大師說,你來看我幹什麼?欸,看一次就好了,第二次再去就被呵斥了。這是印光大師把所有人家給他的供養,全部都去印經書,他從來沒有去追求五欲六塵的享受。
所以他們的道德能夠成就、功德能夠圓滿。這個功德是幫助社會、幫助一切眾生建功立業。雖有殊勝的功德,也沒有把它放在心上。所以永遠是那麼樣的謙虛,永遠的節儉,像印光大師衣服都自己洗的。吃粥的時候,缽裡面全部都吃乾淨。永遠對人、對事、對物恭敬,惜福,這是我們應該要學習的。如果你糟蹋了,印光大師當時都會呵斥人家,你有多大福報,可以這樣損福。所以我們應該要學這些聖賢,他們都遠離名聞利養,就可以消災免難。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