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17集
第217集

感应篇汇编第21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一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12/2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1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一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1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1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1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一七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6/12/24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1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八十一句,【見他色美,起心私之。】請各位同學翻課本六百九十四頁,我們看經文:
【明晉江許兆馨。戊午舉人。往福寧州謁本房座師。偶過尼庵。悅一少尼。以勢脅之。強污焉。次日囓舌兩段而死。又晉江王武有文名。攜酒飲承天寺。入藏經堂。見少年沙彌端坐閱經。強令飲酒。沙彌不從。復摟抱調弄之。歸家三日。忽掌口自罵。嚙舌流血滿地而死。二人之死。特花報耳。果在地獄。】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晉江』就是在今天福建省南部。
『福寧州』,相當於今天的福建省霞浦、福安、寧德、福鼎等縣市。福鼎這個地方,末學在去年接受福州鄭居士的邀請,有在福鼎觀音寺打佛二。福鼎那個地方民情風俗非常地好,據鄭居士說,在福建省念佛風氣最盛。
再來『本房座師』,「本房」就是科舉時代鄉試、會試考官分房批閱考卷,所以稱考官所在的那一房為「本房」。「座師」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明朝跟清朝兩代,舉人、進士對主考官的尊稱叫「座師」。
嚙齒,『嚙』就是咬。
『文名』,善於寫文章的名聲。
再來我們看『承天寺』,我也常在講課裡面提到我師公,福建泉州市有「承天寺」,還有叫承天巷。臺灣的臺北縣,現在改成新北市,也有一間承天禪寺,這是我們廣欽老和尚建立的。廣欽老和尚他是從泉州的承天寺渡海而來,他持戒念佛,修行非常地用功精進,他不認識字,跟六祖大師一樣,跟海賢老和尚一樣,一句佛號持到底,最後明心見性,見性成佛。
我在講課常常提到我師公廣欽老和尚,他住世九十五歲,他是在一九一一年,二十歲的時候出家。我師公是到一九八六年,總共住世九十五年,他是一九八六年圓寂,活了九十五歲。荼毗的時候,在荼毗大典的時候,在天空、虛空中現出蓮花,非常地莊嚴,當時有人拍照下來是一朵非常大的蓮花。我皈依師父傳顗法師就是土城承天禪師的知客師,他後來就是離開承天禪寺,在臺北建了慕欽講堂,仰慕廣欽老和尚的講堂,叫慕欽講堂,我當時就是護持傳顗法師。以前我也常到承天禪寺去朝山,剛開始做維那的時候,晚上都去那邊朝山。
那我們來介紹一下「承天寺」,泉州府的「承天寺」這是有典故的,它怎麼來?為什麼叫「承天寺」呢?它是在明朝英宗,明英宗正統年間,這在《了凡四訓》裡面有提到明英宗,很有名的一個皇帝。明英宗正統年間,也就大概在西元一四三六年,今年已經二O一六年了,它等於差不多五百八十年。那為什麼叫「承天寺」呢?因為當時有一位勤王,他一直想要當明朝的皇帝,但是你要知道,當皇帝要有皇帝的命、福報。就是老法師講,像乾隆皇帝他當了六十年的皇帝,再加四年的太上皇。老法師說,最少乾隆皇帝修十世的福報。你想想看,十世的福報,六十年就用完了,那下一世就不見得再當皇帝了。
所以佛陀示現給你看了,他皇帝不做。他在兩千五百年前示現在印度,就古代叫天竺國,國王叫淨飯王,淨飯王只有生佛陀這個兒子而已。佛陀後來就是帶了他的白馬跟他的侍者車匿,就離開京城到山上去修行了,後來在菩提樹下證果,成為我們的人天教主。如果佛陀沒有出家的話,那現在,如果當時他是選擇淨飯王來繼承的話,那他也不過是印度古代的一個國王,兩千五百年後誰記得淨飯王裡面有一個國王叫悉達多太子,沒有人會知道。
所以他當時離開城門的時候,他目睹生老病死,看到農夫耕田啦,非常地辛苦啊。耕田以後會有蟲跑出來嘛,那鳥就去吃蟲啦,那佛陀就說,生命都平等,為什麼鳥會去吃蟲呢?看到農夫這麼辛苦耕作。人會老啊,後來就看到有人生病在那邊,病人很痛苦啊,生老病死,後來就看他死掉了。最後看到一個沙門那麼快樂,他問他說,你為什麼那麼快樂?他說,我是一個修行人,我悟了解脫的道理,所以佛陀非常羨慕他,後來就出家了。他父親也沒有辦法,就派了五位親戚去保護他,就是後來的五比丘,其中有一位叫憍陳如尊者,我們常提到他的,這個尊者的名字。
所以佛陀知道,他在菩提樹下證果講一句法語,他說,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每一個人都有這個佛性,我們迷失了這個佛性,《大乘起信論》裡面講的,「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一念無明生三細」就是無明業相、能見相、所見相。那是比較微細的,我們看不到。那接下來就是智相,就是會去了別。相續相就念念遷流。那接下來就執取相,就一直抓著那個妄想,抓著那個念頭不放。最後計名字相,最後起業相,就去造業了,造業以後,有業就要受報,業繫苦相。這叫「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
就迷失了自性以後,造了善業、惡業。那善業就到人間來,到三善道享福報、享樂報,福報用完了又走了,一世的因緣又結束了。那造惡業就到三惡道去受苦,苦報受盡了,如果沒有機會親近佛法,沒有機會覺悟,那還是怎麼樣?還是在三惡道流轉不息。所以你看墮入畜生道的,佛陀以前在行腳的時候跟阿難講,他說,你看這群螞蟻,七佛都已經圓寂滅度了,牠還是螞蟻身。所以老法師常告訴我們,「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所以帝王的福報不用羨慕,這個不用羨慕。
所以這位勤王,他一直想要當皇帝,結果有人跟他講了,因為泉州市承天巷這間承天寺,原來這個地方的地理風水,那個風水師就跟這位勤王講,他說,這個如果你能夠蓋成的話,可以當帝王。但是要怎麼樣呢?要一個晚上裡面,要鑿、開一百口井,要挖一百口井出來。結果他就請工人拼命挖,挖到天快亮了,雞啼了,糟糕了,只開了九十九口,還差一口,我們所謂的功虧一簣。有時候就是這樣,你想要賺的錢,已經快到手了,诶,沒有賺到,福不夠啊。
所以老法師常講,你說香港李嘉誠,首富,他是香港的首富。他的首席算命師陳朗問他說,你要多少錢才有辦法滿足?他說,我只要三千萬港幣,我就很滿足了。陳朗說,你不只三千萬,你的財庫是滿的,你怎麼倒都滿的。前世修來的。所以富貴是怎麼樣?是前世修來的。你財布施就得富貴,法布施得聰明智慧,無畏施得健康長壽,這要從修因下手。所以老法師說,要從因下手,你所看到的都已經果報了。
所以老法師見到章嘉大師,章嘉大師跟他開示,看得破,放得下。老法師說,從哪裡下手?章嘉大師跟他講,從布施下手。所以老法師剛開始也是很窮,他連吃飯錢都沒有。李老師教他學布施,老法師說,我連吃飯錢都沒有,我是一個乞丐命,我怎麼布施?李老師說,一塊錢有沒有?他說,有。他說,一塊錢,你買糖果跟大家結緣。所以你看老法師今天福報這麼大,修來的。所以福報不是求來的,是修來的。
那這位勤王,天亮了,雞啼了,皇帝當不成。九十九口井已經開了,後來就蓋了一個,本來要蓋皇帝殿嘛,後來就把這個皇帝殿改成禪林,命名承天禪寺,所以那個地方就有個匾額寫敕賜。廣欽老和尚是在一九一一年,在承天禪寺出家,當時他是二十歲。他們當時承天禪寺的出家,他們有個法號的傳承,當時他們的法號傳承叫「佛喜轉瑞,廣傳道法」。比如說像我來講的話,我的師父是傳顗法師嘛,他收我當弟子,所以我的法號叫道昇居士。早期我誦《地藏經》讀誦,在中國大陸很多人在聽,在百度搜尋裡面,常常搜尋到道昇居士《地藏經》讀誦,那個道昇就是我,我的法名。後來大概十幾年以後我才公布,道昇居士就是黃柏霖。早期不管是我所寫的文章啦,或者我寫的《現代因果報應錄》啦,我都是用道昇居士。那為什麼?我就是道字輩的。所以「佛喜轉瑞,廣傳道法」。
那廣欽老和尚就是廣傳道法裡面的廣字輩,那他的上面是誰呢?「佛喜轉瑞」,他的師父是瑞舫老法師。瑞舫法師當時在承天寺,他是修苦行的,修頭陀苦行的。那廣欽老和尚就一直想要學瑞舫老法師,就拜他為師。結果沒想到瑞舫老法師英年早逝,就不能夠教他了,那只好就拜另外一位法師轉塵上人,「佛喜轉瑞」,轉字輩的轉塵上人,塵是六塵的塵,後來廣欽老和尚就依止轉塵上人教他。
那當時轉塵上人,那時候就已經看出來,廣欽老和尚未來是佛門龍象。當時承天禪寺住了六百個比丘,你看轉塵上人就一眼認出說,這位廣欽法師未來是佛門龍象。他家裡很窮,不認識字,所以沒讀書。所以當時廣欽老和尚在修行的時候,他師父就在考他了。因為要出坡嘛,出坡要去做事、去勞作,每天都要做到很晚,飢腸轆轆,就很餓,又很疲倦。轉塵上人就給他出考題了,給他出一些狀況,來折磨他。
有一天廣欽老和尚就肚子餓得要死,然後很累,又被師父責罵,瞋恨心就起來了,一氣之下,他不幹和尚了,這和尚這麼苦,我不幹了,他就要離開了,他不做了。走到山腳下他就想起來,他說,我為了生死才出家,這點苦我都不能吃,我怎麼去了生脫死呢?後來想想就乖乖又回來。回來以後轉塵上人就告訴他了,他教他下面這幾句話,吃人不吃,別人不吃的你撿起來吃。做人不做,別人不做的你撿起來做,以後你就知了。說了這幾句話。
我皈依師父的師兄叫傳悔法師,是新北市土城承天禪寺的第二代住持。他以前也是被廣欽老和尚這樣訓練的,廣欽老和尚叫他們出去出坡。如果你們各位有機會到臺灣來觀光旅遊,你們可以到土城承天禪寺去。廣欽老和尚圓寂到現在,他一九八六年往生的,到現在差不多也往生了將近多少?將近三十年了,對不對?今年是二O一六年,將近三十年,那個道風還在,那個吃苦耐勞道風還在,那個修苦行的道風還在,那個莫改題目,一心念佛的道風沒有變,到現在沒有變。
承天禪寺很有名,就是每年的廣欽老和尚的聖誕,一直打佛七,打三個佛七,打到阿彌陀佛聖誕。那是臺北可以講念佛的聖地,有本事的可以去挑戰,它分成精進組跟普通組,精進組聽說只能睡三個小時。我也有蓮友去打了一個佛七,七天,你只要講話,馬上被掛長舌牌,就長舌婦的長舌牌。如果你懈怠了馬上被掛懈怠牌。你如果很愛面子,去那邊就受不了。這個叫什麼?吃人不吃。其實我很嚮往,我希望以後有一天,我也可以去挑戰這個佛七。承天禪寺規矩很嚴。
以前我常帶蓮友,買供品去那邊打齋,買米啦、買沙拉油啦、買素料啦,我都買很好的醬油啦、沙拉油,不買那個加工品,去供養承天禪寺。前幾年我都這樣去做,現在比較忙沒有時間上去,兩、三部車載了供品就上去。更早期的,我都在那邊晚上朝山,啊,法喜充滿,朝到那邊已經半夜兩、三點了,出家師父他們都已經在安板睡覺了,我們在那邊喝大悲水,師父他們會在涼亭準備那個餅乾跟水果,特別的甘甜,然後到西方三聖殿迴向。
所以跟各位建議,有機會多親近這個正法道場。他開個方便門,就是有人往生的話做七不要錢,不要說請一個師父來做七,要花多少錢,多少萬,不能把佛法當買賣。诶,承天禪寺廣開方便之門,你只要去登記你什麼親人往生,但是他要求很嚴格,你一定要有親人來這邊親自參加做七。比如說你親人今天是,比如說今天是禮拜六,那就禮拜五做七,每個禮拜五做七,七個七。他這個等於也是培養孝道,孝親尊師的一個很好的度眾的方式。但是他要求很嚴格,他可以幫你立大牌,但是你必須要親人親自去做七,供養隨喜,你不供養也可以,你供養當然是最好,種福田。所以很多人在那邊有很多的感應。
他做七很簡單,你就是做七那一天,每天的下午四點半,參加他們承天禪寺的晚課,這樣迴向功德就很殊勝了。我媽媽往生,我除了在我家做七以外,我也有在承天禪寺把我媽媽登記立大牌做七,我親人還夢見,我媽媽在做七期間,還跟著我們去,還吃了饅頭,吃饅頭。每天晚課都是三、四百人,大雄寶殿滿滿地。因為他那個地方,很多人想去那邊登山,所以假日念佛人更多,整個大雄寶殿都是念佛人,哎呀,念佛聲音是響徹雲霄,所以道氣非常地好。所以一個道場要興旺,你一定要佛號不斷,要不然就要講經不斷。
我師公果然是聖賢再來的,乘願再來的,所以他定的規矩非常嚴格,他遵照佛陀的教誨,「以苦為師,以戒為師」,所以他們承天禪寺才有辦法維持這麼好的一個道風。到現在雖然科技這麼進步,時代這麼發達,他們一樣是吃苦耐勞。你去那邊看,沒有冷氣,你要是怕熱的,你根本去那邊坐不住,沒有冷氣。那吃飯很簡單,有時候吃大鍋麵,而且巡堂特別嚴格,那出家師父都很嚴格。我第一次去都被糾正了,哎呀,那姿勢不對,那端碗姿勢不對,責備得讓你都受不了,你吃不下去了,非常嚴格。所以你去看他們寮房那邊,那燒柴火的,他不是說瓦斯爐,什麼燒鍋爐,沒有,他們燒那個回收的木柴,還要把鐵釘拔下來,都是回收人家不要的木柴,去撿木柴回來燒那個柴火。他是維持古代那種叢林的道風,承天禪寺。
我師公上人當時在泉州承天寺,當時因為他自己知道不認識字,他又不會唱誦,也不會唱念,所以他覺得自己福報不夠,所以他就發心幫大眾盛飯。承天寺有六百個僧眾,每天早粥,還有午齋,他都幫六百個僧人打飯。你想想看,一個早上打六百碗,一個中午打六百碗,一天就打了一千兩百人,一個月三萬六千人次跟他結緣,就是他福報迅速的累積,他在那邊做這種執事工作,做了十幾年。打完飯以後沒有飯吃怎麼樣?他做到他師父跟他講的,吃人不吃的,他怎麼樣?他撿地上掉下去的米粒,他也不管髒不髒,他就吃下去了。
後來他師父又叫他去守大殿,他在那邊擔任香燈,要早起晚睡,因為大雄寶殿他來管。以前傳悔法師他的徒弟道求法師,承天禪寺的第三任住持道求法師,現在已經傳到第四任了。道求法師跟我非常地要好,我每次去都跟他有聊不完的話,他曾經也跟我開玩笑說,黃警官,我看你剃度好了,你來當維那好了。跟我非常要好,過去生可能有跟他結過緣。他也是什麼?他也是練不倒單的,他學廣欽老和尚是練不倒單,那都有典故的。
廣欽老和尚他怎麼練不倒單呢?他為什麼練不倒單?所以有時候逆境不是壞事,有時候挫折,面對考驗不是壞事。因為他師父轉塵上人叫他去守大殿,結果人的習慣都是這樣,我們有業障啊,有業障就會貪睡啊。結果廣欽老和尚貪睡,你看他也示現跟我們一樣,有習氣、有毛病。所以老法師說,佛說,人人都可以成佛。六祖大師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是我們自己不願意作佛。所以黃念祖老居士在《無量壽經》註解裡面講到說,我們為什麼念這句阿彌陀佛?他說,阿彌陀佛就是我們的本覺體,阿彌陀佛叫做無量光、無量壽、無量覺,我們的自性就是無量覺,我們現在就是念無量覺,讓我們的無量光、無量壽,這個無量覺能夠開顯出來。
所以廣欽老和尚當時在守大殿的時候,他就貪睡嘛。貪睡以後,貪睡多少分鐘?貪睡五分鐘。他一醒來以後,一看時鐘,啊,麻煩了,我貪睡五分鐘那就變成,他忘記打板啦。他忘記打板以後,那六百個人都做早課,上早殿就是做早課,都遲到了。那六百個人乘以五分鐘,總共欠三千分鐘。他馬上覺照說,六百個人三千分鐘,這因果怎麼了?他二話不說,就跪在大雄寶殿的入口,跟大家頂禮,說對不起。大家當然已經知道了,他晚打板,所以他就跪在大殿門口,向每一位進來的出家眾懺悔。
然後他從那時候開始,他就開始練不倒單,因為他練不倒單,這樣睡睡醒醒,他一個晚上要驚醒五、六次。他修了十幾年多,修了十幾年的福報。剛剛講幫僧人打飯,又守大殿,然後他也做什麼?他又做香燈,香花燈燭都是他負責的。所以這樣十幾年下來,他福報就累積夠了。他就到鼓山寺打精進佛七,結果他證入念佛三昧,他見到《阿彌陀經》裡面講的那個境界,非常地殊勝。當時他進入三昧以後,他講他的心得,他說,當時在念佛聲中,忽然之間身心皆寂,就是清淨了,就好像進入他鄉異國,眼睛張開所看,鳥語花香,風吹草動,一切語默動靜,無非都在念佛、念法、念僧。這種景象總共在他心中三個月未曾中斷,他進入念佛三昧。
因為佛說《阿彌陀經》裡面有說,「復次舍利弗!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所以當時廣欽老和尚就相應到這個境界,這個相應就是契入了,禪宗裡面講叫直下會取。所以他那時候就覺得說,得到這樣一個殊勝的法喜,他決定要去受戒。你看他這個都有次第的,他先去修福,修福到一個程度以後福至心靈,福報夠了他就去參加佛七,結果他進入念佛三昧。他證入念佛三昧以後,他才正式去受具足戒,就三壇大戒。三壇大戒回來以後,他就決定到他們承天禪寺的後山,叫清源山,清源山潛修,他去閉關了。
所以老和尚講得沒有錯,老和尚說,老法師說,沒有開悟,我們淨空老法師說,沒有開悟談不上閉關。老和尚說,真正要有開悟,要有悟處,就可以閉關了。老和尚就講一個笑話,早期他有一個同修,同參,也是出家眾,跟老和尚借了很多佛經、很多佛書,就跟老和尚說要去閉關了,要去閉三年。結果閉三年以後,老和尚後來跟他見面了,啊,他在閉關裡面講,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什麼事情。老和尚說,诶,不是在閉關嗎?怎麼知道外面那麼多事情呢?原來他所借那幾本書都沒看,沒有完全看完,又原封不動還給老法師。所以老法師說,要開悟才可以閉關,廣欽老和尚就做到這一點。
廣欽老和尚到承天禪寺的後山去閉關的時候,他就自己只帶多少食糧呢?他只帶了五百錢的米,大概十斤。他下決心,這十斤吃完,沒有悟道不下山。就像佛陀當時在菩提樹下,坐那個金剛座一樣,沒有悟道不離此金剛座。所以修行其實真的要照廣欽老和尚他的師父轉塵上人說的,吃人不吃,做人不做。
後來廣欽老和尚就到山上去了,結果他爬上去一個山洞裡面,一個平臺,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個平臺,他就在那邊打坐了。結果一打坐以後,他在那邊打了幾天,結果很舒暢。就有一天,突然間飄來一陣很腥羶的這種味道,他眼睛一睜開,啊,一隻老虎。他當時沒有說,啊,他第一句話,我們第一句話,念佛人有功夫,阿彌陀佛就出去了。他平常都念阿彌陀佛,所以他遇到災難來的時候,遇到境界現前的時候,他第一句話蹦出去就是阿彌陀佛。
我們現在講實在話,我們碰到境界來,碰到車子跟人家相撞,碰到逆境的時候,碰到不順你意的時候,請問一下,你這句佛號還記得嗎?忘記了,你根本忘記念佛了,你當時的心跟當時所有的境界,業力做主,腦筋完全空白,你的心茫茫然不能做主。我自己有這個經驗,很慚愧。所以念佛人就是說,你平常念佛功夫夠不夠?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地按照蕅益大師教的方法,剛開始不要裝模作樣,不要學海派、學派頭。他說,你還是很老實拿個念珠,現在我們講拿記數器,你剋期取證,最少一天一萬、兩萬、三萬、四萬、五萬。我覺得很多蓮友,包括很多人,碰到狀況來,比如說跟人家衝突,或者車子相撞,十個、九個都忘記念佛。我們一個蓮友叫莊師姐,她騎摩托車,對向來車跟她相撞,她從右邊撞飛起來以後,落到左邊去。她從開始跳起來,開始到落下去,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倒下去沒事。
所以廣欽老和尚還是有功夫的,碰到老虎進來,阿彌陀佛。所以我們蓮友萬陳女英,上個月差一點往生,感冒,吃了感冒藥以後,血糖突然間降低,在家裡吐舌頭,口吐白沫,都已經快往生了。她平常到我們講堂,每天到講堂來,一部《無量壽經》,自己喜歡地藏王菩薩,又喜歡《地藏經》,所以一天加兩部《地藏經》。她五年來,總共大概也誦了一千五百部的《無量壽經》。老法師說,一千部就有小悟了,兩千部就大悟了,三千部大徹大悟。她在家一天兩部《地藏經》,最少也兩、三千部的《地藏經》了。
所以她送到我們這裡三軍總醫院急救的時候,也是陷入昏迷。後來我去看她的時候,握著她的手念佛,血壓本來已經低血壓到三十,高血壓只有六、七十而已,這已經是死亡的徵兆。後來念佛以後慢慢就恢復了,現在高血壓就到一百四十幾,低血壓都到七十。她女兒就跟我講,她說,兩天前,她就夢見她媽媽往生了,躺在地上都是死人。那夢中,她女兒跳過去跟她媽媽說,妳為什麼躺這裡?念佛,念佛,念佛。結果老菩薩在夢中,第一句話蹦出來就是阿彌陀佛,跟廣欽老和尚這個是一樣的。
那個老虎聽到老和尚念阿彌陀佛,這個聖人畢竟他的磁波跟念波不一樣,牠就倒退,一直倒退,眼睛一直看著,帶了一個吼聲,吼,就看著廣欽老和尚。那廣欽老和尚就講一句話了,他說,過去生如果我欠你的命,我現在也必須要還這個命債,可是冤冤相報何時了。然後就用意念跟老虎溝通,他說,哎呀,你是在地人,我是外地人,你這個地方借我修行,如果我有修行成就了,我功德就迴向給你,好不好?那老虎好像聽懂,就倒退走,走到走到洞口,當他的護法大將軍,就不走了。
所以蠢動含靈都有佛性,所以你看聖人他會感召這些業障深重的動物,這些凶惡的,凶猛這些野獸都會被他降服。這是我們《孝經》裡面講的,「孝悌之至,通於神明,光於四海,無所不通。」他就是什麼?「光於四海,無所不通。」佛陀以一音說法,眾生各各隨類解。海賢老和尚路上碰到那隻狼,因為母狼懷胎生不出來,昏迷,懷了五胎,公狼就咬著海賢老和尚到狼窩。海賢老和尚當時也跟廣欽老和尚講一樣,如果我是欠你的命債也要還。結果公狼,公的這個狼沒有咬海賢老和尚,牠就是意思是說,拜託。
你看牠動物,這麼凶猛的野狼,牠也知道出家人叫僧寶,牠怎麼知道他是出家人可以救牠的太太,這母狼?牠怎麼會知道呢?我跟你講,牠也有跟我們一樣的見聞覺知,牠也會貪生怕死,牠也會飢餓,牠也有喜怒哀樂,都跟我們一樣。只是牠業障重,墮落到狼的畜生身,愚癡嘛,愚癡墮畜生道。所以海賢老和尚就幫這個母狼,當時母狼是昏迷了,他就為牠念佛,诶,念念念念念到後來,那個母狼就醒過來了。那母狼醒過來以後,順利的把牠肚中的五隻小野狼生出來了。當時海賢老和尚還跟牠開示,多做好事,不要做壞事,不要到畜生道去了,到人間來修行多好,多造一點善,少造一點惡,還跟牠開示。第二天海賢老和尚經過那個路,那個道路,那個野狼為了感謝他,還特別咬了一個野蜜蜂窩供養海賢老和尚。所以海賢老和尚就跟他的同參道友說,畜生都懂得報恩,知恩報恩。所以廣欽老和尚後來也感動了這隻老虎,這隻老虎後來帶了母老虎跟牠的小孩來皈依三寶。
當時廣欽老和尚只有帶十斤米,所以吃完就沒得吃了,所以他肚子就會餓,肚子就咕嚕咕嚕咕嚕。他就會拍肚子,诶,不要吵,不要吵,以後等到我們榮華富貴了,我再請你吃好的。榮華富貴就是開悟了。後來廣欽老和尚都沒得吃了,他就出去,看到一群猴子在吃水果跟樹籽,吃到一半丟在地上的,廣欽老和尚就惜福,把它撿起來吃。那個猴子一看,诶,奇怪,這跟我們同一國的。後來那些猴子都摘了水果,拿到洞口供養廣欽老和尚。後來廣欽老和尚就在洞口修行,後來就吃那個,就像我們講那個番薯、樹薯,那個樹薯根比較脆一點,他就每天要吃的時候,割一片起來,然後就樹薯充飢,然後割完一段期間它又長出來。
後來有一天他入定了,非常甚深的禪定,驚動到山腳下的這些,承天禪寺的這些常住法師、師父,他們就上山去看,以為他死掉了。他的師父轉塵上人也上來一看,以為他死掉了,要放一把火把他燒掉。後來剛好弘一大師到福建永春去說法,他們就把這個事情報告弘一大師。弘一大師就跟著上去探視,因為他氣息非常微弱,因為他們入這種很深的禪定,氣息非常微弱,就像死掉一樣。結果弘一大師探他的鼻息一看,他當時就跟轉塵上人講說,哎呀,這個功夫非常了得,不要打擾他,非常好的禪定功夫。後來廣欽老和尚就出定以後,就跟弘一大師有稍微寒暄一下。後來他在那邊修行成就以後,他就決定下山了,要迴入娑婆度有情了,就回到泉州的承天禪寺。
結果考驗就來,所以你到什麼程度就有什麼樣的考驗、考試。結果監院跟香燈師就考他了,他說,大雄寶殿的功德箱不見了,當然就是誣賴廣欽老和尚偷走了。所以每一個進入大雄寶殿做早晚課的那些出家眾,都用特殊的眼光看廣欽老和尚。廣欽老和尚如如不動,他也不辯,他也不辯白。最後他通過了考試,成就了忍辱波羅蜜。後來監院師跟香燈師當眾宣布,這是他們設下的考題,廣欽老和尚通過考驗了,證明他有功夫了。後來忍辱成就,成為一代的聖人。這是我們在這邊介紹「承天寺」的由來。
再來『花報』是佛法裡面的一個名詞,就是眾生植善惡的業因,「正報其業因之結果」,謂之「果報」,又稱為實報正報。附隨在實報正報而得之的假果名花報。比如說這個人,他強姦殺人,他被法院判死刑,他現在被判死刑,你是看得到的,這叫「花報」。他這一世裡面,他強姦人家,害死人家,被人家槍斃了,槍斃叫「花報」。但不是這樣就結束了,不是。他死掉以後,他還要到地獄去受審,他還要在地獄去受報,還要關在地獄裡面,關在地獄以後,他整個果報都受完了以後,他出來還有餘報。餘報就是剩餘的報。他到人間來以後來要怎麼樣?要短命多病。這個叫做花報、果報、餘報。比如說你現在吃素,你造不殺生的因,這不殺生的因就是花報,你得到長壽。那遠的話,你得到涅槃的果,那叫果報。不是只有惡的,善的也是一樣,淨業也是一樣。
所以我們一個蓮友叫葉水嬌師姐,她修得很好,她每一次放生,都是放一百多萬臺幣,我非常佩服她。她也在佛陀教育基金會當義工,也當香積菩薩,也到華藏衛視幫助陳總裁那邊,也做香積菩薩,護持佛七,都沒有分別。她什麼都做,沒有分別,每一個道場她都去結緣,都是吃苦型的。她這一次也到承天禪寺去打三個佛七,也是打精進七。所以我們葉水嬌居士,她就修什麼?不殺生的因,都放生、護生。
有一次,她在我們臺北市林森南路,過馬路的時候,一部公車把她撞下去,她昏迷三十分鐘,送到臺大醫院,結果沒事。那部公車這樣給她撞下去,她什麼事都沒發生,昏迷三十分鐘。那有些人說,哎呀,她放生沒有用。你看,放生還是被大公車撞啊。诶,她沒死啊,她連皮肉之傷都沒有啊,重罪輕受。她平常造不殺生的因嘛,她這樣公車一撞下去,消災免難,「花報」,這叫「花報」,將來菩提成就了,「果報」。
所以《大智度論》裡面說,「智度論十一曰:『如人求蔭故種樹』」,你想要有樹蔭乘涼,你要種樹,「如人求蔭故種樹」。或求華或求果故種樹,你要開好的花,你就種玫瑰花;你要看蓮花,你就種蓮花;你想要吃蘋果,你要種蘋果樹,求華求果,「求華或求果故種樹,布施求報亦復如是」,你布施得到果報也是這個道理,「布施求報亦復如是」。
「今世後世樂如求蔭」,我們說這一世跟下一世,跟那個大樹可以乘涼,理論是一樣的,道理是一樣的。「今世後世樂如求蔭,聲聞辟支佛道如華」,你在這一世修行,你修聲聞乘,悟苦集滅道,證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阿羅漢。你修十二因緣,這個十二因緣證果是辟支佛,他又稱為獨覺跟緣覺,辟支佛乘、緣覺乘,又叫做緣覺跟獨覺,它有兩個名詞。什麼叫緣覺,什麼叫獨覺呢?緣覺就他出生在有佛的世間,他觀十二因緣悟道,這個叫緣覺。那獨覺呢?他出生在沒有佛的時代,沒有佛在這個世間,但是他觀飛花落葉,他看到花開花謝,他看到樹枯老了,掉下去了,樹葉,他觀飛花落葉,他悟道了,這叫辟支佛。
所以「今世後世樂如求蔭,聲聞辟支佛道如華」,你得聲聞乘、羅漢、辟支佛,這叫做「花報」。「成佛如果」,你如果成佛的話是果報。「往生要集上末曰:『應知念佛修善為業因,往生極樂為華報,證大菩提為果報,利益眾生為本懷。』」這句話講得很好,你念佛是要幹什麼?念佛修善,念佛是正因,修善是助緣。印光大師說,念佛是正因,修善是助緣,是為業因,「往生極樂為華報」,你看得到是往生極樂,但是證大菩提是果報,「利益眾生為本懷」。這個是講到「花報」。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晉江,在今天福建省境內,有一位叫許兆馨這個人,在戊午年他考上舉人。在前往福寧州,在今天福建省霞浦縣,要去進見本房的主考官時,偶然經過一座尼姑庵,以前叫尼姑庵,現在叫做什麼?就是偶然經過一間佛寺,那這間佛寺都是比丘尼。結果這位許兆馨喜歡其中一位年輕的女尼,他就用他的威勢脅迫這位女尼,強行姦汙她。結果隔天就是第二天,許兆馨自己把舌頭咬成兩段後死掉。另外晉江有一位王武,文章寫得很好,很有名氣。有一天就帶酒到承天寺去喝,他進入藏經堂,就是藏經閣,看到一位年少的沙彌端坐在蒲團上讀經,就強迫命令他喝酒,沙彌不肯,他又摟抱調戲他。回到家三天以後,忽然自己掌摑自己的嘴巴,又痛罵自己,咬斷舌頭,血流滿地而死。這兩個人的死,只是現世的花報而已,將來的果報還要到地獄受苦。
用權勢姦汙僧尼,這個是墮無間地獄。在《地藏經·觀眾生業緣品第三》裡面講得很清楚,「若有眾生出佛身血」,什麼叫「出佛身血」?「出佛身血」就是,我們說墮五無間地獄有五種人,第一個,殺父;第二個,殺母;第三個,殺阿羅漢;第四個,出佛身血;第五個,破和合僧,就擾亂僧團。因為佛陀那個時代,提婆達多一直要害死佛陀,要爭奪僧團住持的位子。所以佛陀有次出去行腳托缽的時候,提婆達多就在山頂上,就把大石頭滾下來要壓死佛陀,但是佛陀他有四大金剛在保護,有四大天王在保護。所以當時提婆達多把石頭滾下來的時候,四大金剛,金剛力士就用神通力把石頭打碎,結果滾下來以後變成碎片,那個碎片有去傷到佛陀的腳,流血了,這叫「出佛身血」。所以這種「出佛身血」就是等於說你殺出家人了,他可能會成佛。所以「出佛身血,毀謗三寶」,不恭敬尊經,就「不敬尊經」,就不恭敬佛經。
所以我以前到環保站,跟我師姐煮素食給他們環保站的志工吃,他們有做資源回收,很多人都把那個不用的、不看的書籍,就往那邊回收,他們就把它拿去做再生紙回收。诶,結果我看他們也把佛經拿來當回收。有些佛經是新的,根本現在很多地方不想要佛經,你送過去他全部把你拿去丟掉,或者拿去做資源回收。臺灣的環保這一塊做得還不錯,都有在做資源再生,就是回收。結果我看他們在撕那個經,有撕《無量壽經》的,有撕《華嚴經》的,有撕《法華經》的。我就跟那個師姐說,诶,妳不能做這個動作啊,一部經跟一個雜誌不一樣啊,經是什麼?經是佛陀的法身舍利。佛陀往生以後,佛陀色身他火化以後,稱為佛陀舍利。可是佛陀他所講的法變成經書,那個叫法身舍利,法身舍利是不能撕的。
所以印光大師有跟我們講說,如果我們房間很小,我們如果把佛經在房間裡面看,你說包括你掛佛像都還要用布遮起來。佛經也不能放在汙穢的地方,或是凌亂不堪的地方。結果那個環保站的師姐就撕佛經,我說,那個不能撕,那個是法身舍利,怎麼可以把經書拿去回收呢?除非說汙損了。像印光大師他就有開示,比如說這個經書已經不能看了,汙損非常殘破不堪了,而且也看不清楚了。印光大師有開示說可以,也可以交給出家師父,或者在佛前火化。火化以後還要把它包起來,放在乾淨的地方,比較清澈水源的地方沉下去。
結果後來我就跟那個師姐建議,我說,妳應該把回收的佛經集中成一個二手佛經流通中心,人家喜歡的就會來,有需要的人就會來這邊看佛經,他喜歡他就會請回去了嘛。诶,她後來聽我的話,再開闢一個地方。她原來有賣二手貨的衣服、二手貨的物品,可是沒有舊書、舊佛經的流通處所,後來她就開闢一個地方,做為佛經的流通處所。所以古代人都教我們惜字紙,所以「不敬尊經」這個也有果報。「亦當墮於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若有眾生侵損常住」,就這裡了,「玷污僧尼」,剛才那個許兆馨,所講那個許兆馨姦汙女尼,就是這裡講的「玷污僧尼」。或者是在伽藍內,「伽藍」就是佛寺,「或伽藍內恣行淫欲」。所以你到佛寺去,夫妻是要分開的,你夫妻如果到寺院去禮佛啦,去那邊掛單啦,是不能住在一起的,要分開的。而且在佛寺裡面都要怎麼樣?要清淨哪,不能有淫慾的東西。所以在伽藍內恣行淫欲,「或殺或害」,如是等罪,「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所以《地藏經·觀眾生業緣品第三》這個經文我們要牢記在心。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我們看第二段:
【江西某翁。嘗宿婦家。姦其戚屬。私生一子埋之。後家頗豐。享用已久。知其事者。謂天道不可問矣。後其孫女與僕私。翁見之大怒。取棺木一具。將兩人活釘焉。訟累連年。產盡而死。】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婦家』就是妻子的娘家。
『天道不可問』,「問」就是探討。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江西有一位老先生,曾經住在妻子娘家家中,強姦她的親戚,私生一個孩子,竟然把孩子埋掉。後來家庭頗為富有,享受一段相當長的時間。知道這件事的人,都說天道為何沒有報應。後來他的孫女跟僕人私通,老先生看了非常生氣,取來一具棺木,將兩人活活地釘死在裡面。最後因為官司一直纏身,到財產花盡才死掉。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沈某素強壯。屢作姦淫。王行庵嘗戒之曰。我淫人妻。人淫我婦。報應可畏。兄宜少改。沈笑曰。幾見好色者。盡作龜兒耶。謹閟閨門。何慮之有。一日自外歸。目擊其妻。與人裸合。欲取器擊之。手不能舉。其妻以為夫不較也。從容盡歡。沈恚甚。瞪目頓足。浩歎一聲而絕。】
這個果報就是我們前面有探討過了,『我淫人妻,人淫我婦。』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王行庵』,他在《壽康寶鑑》,《壽康寶鑑》是在印光大師那個時候,有流通的這一本戒淫的書叫《壽康寶鑑》,現在已經有白話譯文出來。在《壽康寶鑑·同善養生》篇,這裡面有提到,王行庵他是宋朝簡州進士,「簡州」就是今天的四川省簡陽市。王行庵本人他「制行不苟」,他品行、德行非常地端正。「與表弟沈某為鄰」,跟他的表弟,就是這裡講這個「沈某」,「沈某」是他表弟,做鄰居。沈某好淫,王行庵每一次都勸他。「公每勸之,沈不聽,潛使一僕婦誘公,公嚴拒之。」這個在這裡面沒有,這一段沒有。他的表弟沈某不僅不聽王行庵的勸告,他還暗中派一個女僕人,一個「僕婦」,就是一個女僕人,過去引誘王行庵。他大概也是看說,你老是勸我戒淫,不要好色,我看你好不好色?他就派一個女僕過去引誘王行庵。結果王行庵,「公嚴拒之」,他就嚴厲的拒絕。後來,「嗣又擇一美婢」,後來又選一個很漂亮的婢女。「使固誘公」,一樣再去引誘王行庵,王行庵還是拒絕。因為沈某想要破王行庵的戒律。
後來王行庵到五十歲的時候,他因為生了病,生一點病,他的家人給他請道士設醮,就是道家用的這種作醮祈福。道士就給他奏疏文了,道士就拜下去了,「拜伏良久」,就「拜伏良久」。起來以後就講話了,那個道士就講話了,說「查公大限,壽止五旬」,他說,我瞭解結果,王行庵你的「大限」,就是你的壽命只有五十歲而已,「壽止五旬」。「天曹以公兩次不淫」,你看他這個表弟沈某,派兩位婢女來引誘他,诶,這老天都知道。道士說,「天曹以公兩次不淫」,他說,你有兩次都拒絕引誘,并能夠「實意勸人」,因為他還勸他表弟說不要好色,并能夠「實意勸人」,而且還很真誠的去勸告人家。「增算三紀」,「增算」,「算」就是什麼?「算」就是壽命。「三紀」呢?一紀十二年,三紀三十六,等於多活了三十六歲。
這個地方就告訴你什麼道理,你知道?他如果拒絕引誘、色誘、色淫,是可以延壽的。那反過來說,你強姦人家、性侵人家、引誘人家,減壽。一紀多少?一紀十二年,很可怕,算算划不來。他這樣拒絕兩次,拒絕兩次女僕的誘惑,再加上他勸他表弟沈某不要好色,要戒淫。這樣他做這些善行,老天都知道,「增算三紀」,延壽三十六年,他改變業力了。「公聞之悚然」,王行庵聽到道士這麼說很驚訝。「天地有司過之神」,果然是有司過之神。「後果壽八十六」,後來王行庵果然壽命活到八十六歲。
所以前面那個他壽命只有五十歲,是他前世的業力,只有五十歲的福報。他後來這一世,他再拒絕引誘,還有勸人戒淫,今世所修的福報又延壽三紀。所以王行庵最後可以看到自己的子孫富貴,他八十六歲了,可以看到自己的子孫。這裡面提的「王行庵」,我們做這樣的介紹。
『龜兒』就是罵人的話。唐代樂戶帶綠頭巾,後因龜的頭也是綠色的,比喻開設妓院的男子,或者放縱他的妻女有淫行的人,稱為「龜兒」。我們臺灣的俗話叫戴綠帽子,就是意思說,他太太跟人家有姦淫的行為,這叫戴綠帽子,這叫「龜兒」。
『緊閟閨門』,「閟」就是關好,關門。
『浩歎』就是長歎,大聲歎息。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位姓沈的人,平常身體都很強壯,經常姦淫人家的婦女。王行庵曾經勸誡他,你姦淫他人的妻子,他人也會姦淫你的妻子,報應是很可怕的,你應該要改過。沈某就笑著說了,你所看到好色的人,是不是都變成龜兒子呢?這種人叫不信因果,不相信因果。只要謹慎的關好自家內室的門戶就好,就是自己的家門關好就好了,還有什麼事情值得憂慮呢?有一天剛從外頭回來,就親眼看到他的太太脫光衣服,跟別的男人在苟合,正想拿器具打她,手卻提不起來。他的太太以為她先生不計較,就從容的盡情歡樂。沈某非常地怨恨,眼睛瞪著,頓著腳,大聲歎息,當場斷氣。這個是很重的一個果報,我淫人之妻,「人淫我婦」,這個我們前面也有提過,我們有提過,果報都很迅速。
好,看下面這一段:
【一人生平作惡。所親夜宿其家。聞二人語曰。某人惡貫滿盈。當受報矣。一曰絕嗣乎。曰太重。曰回祿乎。曰太輕。曰王小小。曰可可。聞者訝之。莫解其故也。後數年。其人迷戀一妓。曰王小小者。娶之歸家。言聽計從。離間骨肉。罄竭貲財而死。】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所親』就是親人,親近的朋友。
『回祿』就是火災,我們一般傳說中的火神叫「回祿」,就是指火災。
『罄竭』就是竭盡、用盡。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前有一個人一生做很多壞事,他的親友晚上住到他家,聽到兩個人在對話。祂說,某人罪惡已經做得太絕了,這惡貫滿盈了,惡貫滿盈就是罪惡做得太絕了,這兩個大概是鬼神或是天神,應當要受惡報。其中一個人就說了,讓他斷絕子孫可以嗎?『絕嗣』就是斷絕子孫。另外一個人就說,太重了。一個人就說了,讓他家失火遭受火災,可不可以?另外一個人說,太輕了。一個人就說了,『王小小』。另外一個人就說,可以,可以,可以。聽到的人非常驚訝,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王小小」,『可可』,不知道是什麼。後來過了幾年,這個人迷戀了一位妓女,名字正好叫王小小。你看業因果報就這麼個巧妙,怎麼牽到那個人就叫王小小。
這業力不可思議,老法師講的,這是因果不空。我常比喻,因果業力就像美國在航空母艦裡面發射巡弋導航飛彈。他用衛星先把伊拉克海珊政權,利比亞格達費他的政權,他的建築物在哪裡,他那整個數據都在衛星的蒐證範圍。現在的科技已經在太空,衛星就可以把地面上全部放大好幾萬倍,你在車上開什麼車經過,那衛星看得清清楚楚。所有的數據全部蒐集到他們美國的情報單位,開始分析研判,再把這些數據傳輸到作戰單位,輸入到導彈單位,然後再輸入到巡弋飛彈,或是戰斧飛彈的導彈裡面,把它輸入在它的訊號裡面。你只要按鈕一按,它這巡弋飛彈就會自動導航,也是衛星導航。自動導航以後,根據數據它會避開所有建築物,最後不偏不倚的射中海珊政權的總統府。所以為什麼海珊在車隊裡面被美國用飛彈擊中?就這個原因。被當時美國發動盟軍的軍隊,去伊拉克,當然這也造成現在的IS政權,格達費跟海珊都是被美軍暗殺。
所以這個地方,為什麼後來選擇王小小?另外一位鬼神說,可以,可以,用這個最快。這《感應篇彙編》裡面有講,「夫青樓為償債之業因,紅粉實破家之孽海」,這幾句話身為男人好好記起來。「青樓為償債之業因」,「青樓」是什麼?「青樓」就是妓院,我們現在講酒家、酒店,臺灣叫club俱樂部、夜店。「夫青樓為償債之業因,紅粉實破家之孽海」,要毀壞你的家很簡單,你碰到一個紅粉知己就好了,就把整個家都毀掉了,「紅粉實破家之孽海」。「今人皆知之。獨是穢質一交,瘡毒隨發」,大家都知道啊,「獨是穢質一交」,「穢質一交」是什麼意思?「穢質一交」就是姦淫行為。這長了梅毒啦,性病啦,傳染病啦,愛滋病啦,就是這裡講的「瘡毒隨發」。甚至會禍延子孫,他生下來的小孩也是得愛滋病。「五官易位,三代流殃」,三代要受這個毒害。「則知之者又以身試之而不避也,何哉!」
這一段是《感應篇》裡面的經文,我們好好來解釋一下:
青樓妓院是償還宿世業債的場所,多少人,企業家迷失在酒家青樓裡面,傾家蕩產的。青樓叫做妓院,現在應該再加什麼?在臺灣來講應該加舞廳、酒店、賭場、色情場合,拿錢去給這些妓女用的,臺灣的名字叫火山孝子,在這個地方傾家蕩產,破家亡身。為什麼呢?這也是因緣果報,你以前用怎麼樣的方式把人家搶奪掠取、詐騙所得的錢財,都在這個地方揮霍殆盡。很多小偷啦、詐騙分子啦,偷來的錢、騙來的錢都到哪裡去?到酒家飲酒作樂。以前我抓到一個竊盜集團的小偷,四十幾歲牙齒全部掉光。他以前在賣毒品的時候,他跟我講,因為他被我抓到了,我在問他竊盜經過的時候,他跟我承認,他以前在賣毒品的時候,賺到臺幣累積的財富到一億多,後來全部敗光,淪為小偷,淪為竊盜。所以舞廳、酒店、賭場、色情場合都是償還宿世業債的場合。
我認識一個朋友,某一位民意代表,現在已經往生了。我從看他從里長,臺灣的里長,就像我們中國大陸的街坊委員會,大陸也有村長這個組織。我認識的這位朋友,我的好朋友,也是很要好,那時候我在當組長的時候,他當里長。他當里長的時候就很會逢迎、結交這些權貴。但是他有開地下錢莊,他開地下錢莊以後,他有借錢給一家舞廳,這一家舞廳現在還在。那麼這家舞廳的老闆還不了錢,那我這位朋友就把它吃下來,那舞廳就變他的了,他就結怨了。
後來他就也平步青雲了,認識我們以前某一位退位的總統。他每天都是夜夜笙歌,每天就是飲酒作樂,一天最少都,臺灣的話叫跑三攤,吃完晚飯再喝酒,再續攤,我們臺灣叫續攤,就是繼續喝下去,這樣連趕三場。再強壯的身體都會搞垮,後來得肝癌,六十幾歲就死掉了。他後來正在有錢的時候,得到權勢的時候,後來他就開始進口紅酒,賣紅酒。他兒子,他也有心給他培養,加入我們臺灣某一個政黨,以批判時政為本事。後來培養他,果然也是選上市議員,結果選沒多久被人家檢舉。他是用紅酒賄賂,後來檢察單位偵辦,後來給他們父子全部起訴、判刑,判十幾年。結果沒多久,我這個朋友就肝癌死掉了。
這開舞廳,開舞廳就是什麼?償還宿世業債的地方。那美女呢?美女紅粉,「紅粉實破家之孽海」。美女跟妓女,我們一般叫風花雪月,叫「紅粉」,她勾引你,最後迷惑顛倒你,讓你傾家蕩產。大家都知道這個道理,但是「穢質一交」,就是嫖妓的時候就忘了,最後染上了病毒,毒瘡病發,五官都變形了。我一個朋友在做佛像、字畫裱框的生意的老闆,我的好朋友,在臺北市基隆路。他人很老實,因為幫我們裱框,裱這些佛像,我就跟他熟了。他就跟我講,他說他岳父住在我們以前的臺北縣,現在的新北市,新店碧潭。他岳父的父親跟母親,就是我這位朋友他的外祖父、外祖母,他們就很懂得行功立德修善。公館有一家很有名的佛寺,叫寶藏巖,寶藏巖也是一間佛寺。我這位朋友的岳父,他的父親跟母親就很懂得修福,那個寶藏巖在蓋的時候,那個大柱都他們家捐的,所以幾乎寶藏巖是他們家蓋的。那時候福報就很大了,子孫就得到這個福報。
這就是什麼?就我們講的三世怨,這一世修福,下一世得福報,造業,到第三世墮落到三惡道,這叫三世怨,佛門三世怨。結果我這位朋友他的岳父,當時正在飛黃騰達的時候,得到祖先的這種福報。祖先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累積這個福報留給子孫。結果我朋友的岳父,每天幾乎是常常光顧碧潭那個地方的酒家。早期的時候,臺灣新店碧潭很多酒家,五、六十年前了,恐怕不只五、六十年前,大概七、八十年前,每個月酒家來結帳新臺幣五十萬。四、五十年前,那個時候臺幣五十萬,最少可以買兩、三棟房子。每個月結帳的錢,都是新臺幣五十幾萬、五十幾萬。這樣整個福報就被他傾家蕩產的全部玩掉了。
所以剛才講,青樓是償還業債的場合,一點都沒錯,紅粉是破家之孽海。結果到後來,他這樣揮霍無度以後,原配就是我這個朋友的岳母,就離他而去,就離開家裡。那他岳父當時是蓋木材工廠,新店一家木材工廠,印尼再投資一個木材工廠,就兩家木材工廠,生意非常地好。結果後來,因為原配離他而走,所以他娶了一個外籍新娘,就從印尼來的,結果後來也離開他了。把他一本空白支票帶了出去,亂開一通,全部給他開空白支票。他後來又必須還那些債務,到最後變獨居老人,一無所有。
然後臺北的木材工廠,又遭受回祿之災,這裡面有講要不要派回祿,要派火神把它燒掉。結果這裡面講的三個,他佔兩個,一個是絕嗣,讓他絕子絕孫,第二個,派火災,回祿火神把它燒掉好不好?第三個,派王小小,可可可。三個,他們家兩個,整座木材工廠全部燒掉。後來到新店的碧潭酒家,這麼多王小小,一個月五十萬臺幣全部花光了。三個果報,兩個他都有了。都變成什麼樣?到後來最後孤獨貧窮,晚年這樣度過。這個就是因緣果報,這裡面講的。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僧行蘊。見蓮花忽動淫想。其夕有婦扣門。蘊啓視。見一女子。攜一婢。自稱蓮花娘子。容光照人。蘊喜極。與綢繆敍話。俄而燭滅。侍者聞蘊叫苦。女子厲聲曰。汝因何妄起淫心。假令我真女子。豈肯與汝苟合。侍者馳告寺眾。排闥而入。所見乃兩夜叉。蘊已身首異處矣。】
這果報很迅速、很可怕。我們看字句解說:
『僧行蘊』就是有一位出家人,他叫行蘊法師。這個是記載在《太平廣記·卷三五七·夜叉二》,這一篇裡面記載。它說,當時有一間佛寺叫「經行寺」,位於長安城崇化坊東門之北,八五二年的時候,改成叫龍興寺。有一位出家人叫「行蘊」,他是這個寺裡面的「都僧」。「嘗及初秋」,到秋天的時候要準備,佛寺要啟建盂蘭盆法會。他就灑掃殿堂,整齊佛事就是布置會場,布置法會的會場。「見一佛前化生」,他看到佛前面有一尊女神像,「化生」。「姿容妖冶」,這一尊女神像刻得姿色很妖冶。「手持蓮花,向人似有意」,看到人好像有意思。行蘊師就開玩笑的跟祂說了,「世間女人,有似此者,我以為婦。」他動了什麼?動了淫念了,他打了一個妄想了,起了邪念了。他說,這尊雕的女神像,如果世間有這樣的女人,啊,我就娶她當太太了、當妻子了,「我以為婦」就是我娶她當妻子了。
那一天晚上,行蘊法師回到寮房,差不多快到夜晚的時候,有人來叩門的聲音。叩門的聲音說,蓮花娘子來了,就是那一尊女神化生。行蘊他到那時候還不知道覺悟,就回應說,「官家法禁極嚴,今寺門已閉,夫人何從至此?」因為那時候,佛寺是屬於朝廷在管的,我們老法師講經有講過,以前的佛寺是屬於六卿之一,就是類似我們現在的部會,專門招待外賓的。他說,「官家」,國家、政府規定得很嚴格,現在寺門已經關了,夫人妳怎麼進來的呢?他就開門了。「蓮花及一從婢」,這個蓮花女子娘娘就帶了一個婢女進來了。「妖姿麗質」,她動作很妖艷,長得也很漂亮。「妙絕無倫」,哎呀,美到沒辦法去形容。
「謂蘊都師曰」,就告訴行蘊法師說了,「多種中無量勝因,常得親奉大圓正智。不謂今日,聞師一言,忽生俗想。」她先跟他講一些佛法,她說,我們要多少世裡面,要種無量的勝因,這一世才能夠親聞佛法,然後得到「大圓正智」,才能夠明心見性,得大智慧。這叫「多種中無量勝因」,「多種」就是要累世,要做財施、法施、無畏施,種了「無量勝因」,這一輩子才能夠親奉佛法的「大圓正智」。想不到今天,聽到法師你這一句話,我「忽生俗想」,我突然想要做一個在家人的想法。「今已謫為人」,我現在已經從神被貶成凡夫了,變成凡人了。「當奉執巾缽」,我願意在旁邊服侍你,給你遞毛巾,給你盛飯,「奉缽」,出家人都用缽嘛。「朝來之意,豈遽忘耶」,我今天來的目的就是這樣,你忘了嗎?她意思是說,你早上不是講嗎?這一尊女神,如果世間有這一種女人,我一定娶她當妻子。
「蘊都師曰」,行蘊法師就說了,「某信愚昧,常獲僧戒。素非省相識,何嘗見夫人。」他說,「某信愚昧,常獲僧戒。素非省相識,何嘗見夫人。」行蘊法師他故意這樣說,他說,哎呀,我很愚昧啦,我有受僧戒啊,我有受出家人的戒律啊,我跟妳不相識啊,「何嘗見夫人」。「遂相紿也」,就有一點不敢接受啦。「即日,師朝來佛前見我,謂家人曰,倘貌類我,將以為婦。」你早上不是到佛寺來嗎?你不是看到我的神像就說,如果世間有這種女子,你願意娶為做妻子嗎?「言猶在耳」,你不是剛說過了嗎?「我感師此言,誠願委質。」我被你的話感動了,我才願意獻身給你,我才委身做你的妻子,「誠願委質」。「因自袖中出化生曰:『豈相紿乎?』」她就袖中拿出一個東西說,你怎麼可以打妄言呢?「豈相紿乎?」
「蘊師悟非人」,這個時候,行蘊法師已經知道碰到鬼神了,她不是人,他已經知道了但是來不及了。「回惶之際」,他驚狂的時候,「回惶之際,蓮花即顧侍婢曰」,蓮花娘子就看著旁邊那個婢女就說了,「顧侍婢曰:『露仙可備帷幄。』」就是妳蚊帳準備好,帳幕準備好,「露仙」就是那個婢女的名字,「露仙可備帷幄」。「露仙乃陳設寢處」,婢女就趕快把床鋪鋪好,棉被、床單都鋪好了。「露仙乃陳設寢處,皆極華美」,布置得非常富麗堂皇。「蘊雖駭異」,行蘊法師他看起來很害怕,「然心亦喜之」,你看這個習氣就不好斷,看到美色連命都不要了。他雖然是有點害怕,「蘊雖駭異,然心亦喜之」,這個愛慾心就跑出來,這個習氣種子,這個愛慾種子跑出來了,「然心亦喜之」。
「謂蓮花曰」,他說,他就告訴蓮花娘子說,我自己出家的時候我立定心願,那我這樣做也是跟我的戒律,出家的僧法不容,我的戒規也不允許。「久居寺舍,如何?」他說,意思是說,不要在這個佛寺裡面啦。「蓮花大笑」,蓮花娘子就笑了。「某天人,豈凡識所及。且終不以累師。」然後「遂綢繆敘語」,就跟行蘊法師在那邊,「綢繆」就是我們剛才講過,「綢繆」就是講得很甜蜜啦。「詞氣清婉」,她講得就很清婉。突然間,「俄而滅燭」就是蓮花娘子就把蠟燭吹熄了。
旁邊的童子就跑過來偷聽了。結果沒多久,「忽聞蘊失聲」,忽然聽到行蘊法師聲音就沒了,失聲了,而且「冤楚頗極」就是很痛苦。那個童子就是那個小沙彌,就去打一個火把來看一下,到底怎麼回事?但是到門的時候,門被關起來,進不去,沒辦法進去。但是只聽到牙齒在咬他的骨頭的聲音,這叫「但聞狺牙齧垢嚼骨之聲」,就是聽到牙齒在咬骨頭的聲音。「如胡人語音而大罵曰」,說起來像「胡人」就是什麼?就是我們講西域那邊的人叫「胡人」,古代的「胡人」就是匈奴那邊的,所以像胡人的聲音一樣。「大罵曰:『賊禿奴,遣爾辭家剃髮,因何起妄想之心。假如我真女人,豈嫁與爾作婦耶?』」這一句話的白話就是說,你這個「賊禿奴」就是你這個出家人,你告辭家人,剃髮出家,為何起這個妄想之心呢?假如我真的是女人,我會嫁給你做妻子嗎?
這個沙彌一聽到這句話,趕快回去告訴寺裡面的僧眾,就把牆壁打破以後,再來給他看,看見兩個夜叉,「鋸牙植髮」,頭上的頭髮就豎起來,身體長得大得像巨人一樣。「哮叫拿獲,騰踔而出」,就是咆哮以後,捉住行蘊法師,然後騰空而去。後來寺裡面的僧眾看到佛座壁上有畫兩個夜叉,那兩個夜叉,他們仔細去給它比對去看,那個牙齒間還有血痕。那換句話說,行蘊法師被護法神給他懲罰了。這個是「僧行蘊」。
『綢繆』就是形容纏綿不解的男女戀情。
『侍者』,佛門中侍候長老的隨從僧徒。
『排闥』就是推門,撞開門。
『夜叉』就是我們就叫能噉鬼,又叫捷疾鬼。這是在《註維摩經》裡面講,「夜叉,秦言貴人,亦言輕捷。有三種」,一個是在地夜叉,一個是虛空夜叉,一個是天夜叉。「淨名疏二曰:『夜叉者,皆是鬼道。』」「夜叉」就是鬼神。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有一僧人叫行蘊,他看到蓮花的這個,座前有一朵蓮花的神,心中生起了邪淫的念頭。那天晚上有婦人來敲門,行蘊開門一看,看到一位女子帶著一位婢女,自稱是蓮花娘子。她的臉上光滑亮麗,行蘊非常喜歡,就跟她說個沒完沒了,「綢繆」就是情意綿綿。不久燭火熄滅,侍者就聽到行蘊叫苦連天,有一女子就大聲罵說了,你為何妄起邪淫心?假如我真的是女子,怎麼肯和你苟合呢?侍者趕緊去告訴寺裡的眾人,推門進去,所看到是兩個夜叉,行蘊已經『身首異處』了。
好,最後我們來提一下,這一段的重點就是,這位出家人行蘊法師,最後是被夜叉擊殺以後,「身首異處」。所以弘一大師在《南山律在家備覽略編》裡面有提到,「事鈔云」,他這裡面特別提到,我們會犯邪淫的境,「犯境者。僧祇云。可畏之甚」。你看這位出家人,這樣被夜叉把他擊殺以後,「身首異處」,就「可畏之甚」,很可怕。總而言之是怎麼樣?就「無過女人」。弘一大師在《南山律在家備覽》裡面說,女人會怎麼樣呢?會「敗正毀德、莫不由之」。「染心看者下罪」,如果你起了一個汙染心,看美女你都犯下下罪,它有上中下,「聞聲起染亦爾」,你聽到聲音起了一個淫念也算。
「資持釋云」,他先講,「初示過相」,先講犯邪淫的罪過它這個相,然後再講「來報」,未來的果報,然後再表示,「彰現損」。「言可畏者」,在《訶欲經》說,「女色者世間之枷鎖」,女色就像世間的枷鎖一樣。「凡夫戀著不能自拔」,凡夫只要迷戀女色都不能自拔。「女色者世間之重患、凡夫因之至死不免。」世間的凡夫為了女色,到死還不能夠免掉。「女色者世間之衰禍、凡夫遭之無厄不至。」男人碰到女色,「無厄不至」,沒有一個災禍不來。「行者既得離之、若復顧念、是為從地獄出還復思入。」你修行人既然要遠離女色,可是你回過頭又想要女色,就是剛從地獄出來,又回去地獄了,「還復思入」了。
「又云。女人之相、其言如蜜」,女人的樣子,說話很甜蜜,「其言如蜜,其心如毒」,她起了一個瞋恨心比誰都毒。「譬如清淵澄鏡」,如果你去染上了,就好像在一個很清澈的水池裡面,「蛟龍居之」。「金山寶窟而師子處之」,就好像在金山寶窟裡面,有一頭獅子在那邊坐著守著它。所以你要知道,「當知此害、不可近也。」「敗正者」,我們說女色是「敗正毀德」,什麼叫「敗正毀德」?「敗正」就是什麼?你處事很公正,「立事公正」。「苟慌女色」,如果你迷戀女色,「則無所成」,你都不公正了。
「即彼經云。室家不和、婦人之由。毀宗敗族、婦人之罪。」女色會怎麼樣?女色會弄得你「室家」,就是你全家不和,都是因為女人造成的,「婦人之由」。「毀宗敗族」,整個家庭破裂,家破人亡,「婦人之罪」。「毀德者修身立行、或著女色則皆喪失。」你有德行,但是你一沾染女色,整個德行全部喪失掉。「即經云、凡夫重色、甘為之僕、終身馳驟為之辛苦。」凡夫重女色,一輩子當她們的僕人,當她的傭僕,一輩子為她「馳驟」就是為她辛苦。所以「淨心觀云、貪色者憍、貪財者吝、既憍且吝、雖有餘德亦不足觀。」你又貪色又貪財,貪色的是驕慢,貪財的是吝嗇,你「既驕且吝」,你雖然還有其他德行,已經沒有什麼好可以,「不足觀」就是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了。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