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28集
第228集

感应篇汇编第228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二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3/1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2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三句,【得..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28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28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二八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3/16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2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三句,【得新忘故,口是心非。】我們看這一段經文的白話解說,『得新忘故,口是心非』,大家都耳熟能詳,它的意思就是說,得到新的就忘記舊的,嘴巴說的是,心中卻是非。
我們看課本七百六十四頁第二段經文,我們看經文:
【小而衣服器用。大而朋情親誼。內而妻妾。下而童婢。皆有新故。若得新忘故。此澆薄寡恩之尤者也。先賢有言。與其結新交。不如敦舊好。旨哉此言也。昔楚王詔求遺履曰。我悲夫與之俱出。而不與之俱入也。自是國人無敢棄舊者。此真千古有情人。亦千古知道人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澆薄寡恩』,「澆薄」就是人情淡薄。
『不如敦舊好』,「敦」就是親密、和睦。
『昔楚王詔求遺履曰』,「遺履」就是鞋子掉了,「履」就是鞋子,「遺履」就是掉了鞋子,所以叫做「墜履」。這個是從漢朝賈誼所作的《新書·諭誠》篇裡面,有提這麼一段故事。這一段故事記載,「楚昭王與吳人戰,楚軍敗,昭王走,履決,背而行,失之。行三十步,復旋取履。及至於隋,左右問曰:『王何曾惜一踦履乎?』昭王曰:『楚國雖貧,豈愛一踦履哉!思與偕反也。』自是之後,楚國之俗無相棄者。」
這一段的意思,賈誼在他的《新書》裡面這樣說了,說以前楚昭王跟吳國打仗,楚軍被打敗。楚昭王就部隊要撤退了,正在穿鞋子的時候,撤退的時候,他才知道說鞋子掉了一隻。那走了三十步才知道說,诶,鞋子掉了一隻,因為他是「背而行」,是背著這樣撤退,我們一般是往前撤退,他是往後撤退,他的正前方是面對吳國的軍隊。後來他決定要再走回去,取回那一隻遺失的那一隻鞋子。等到找到那個鞋子的時候,左右兵士、將士就問他了,大王你怎麼只為了珍惜一隻鞋子,就跑這麼遠再回來呢?這很危險。楚昭王說,楚國雖然窮,我哪裡是只愛一隻鞋子呢?我只是想說,我把它穿出來,我就要把它穿回去,「思與偕反也」。就表示什麼?他惜福,楚昭王念舊。「自是之後,楚國之俗無相棄者」,從此以後,楚國的風俗就沒有人抛棄,隨便抛棄東西了。後來以「墜履」為不輕易遺棄舊物,或故物失而復得,叫「墜履」或是「遺履」。
《周書·韋敻傳》裡面有講,「昔人不棄遺簪墜履者,惡與之同出,不與同歸。吾雖不逮前烈,然捨舊錄新,亦非吾志也。」《周書》裡面提到這一段。古代的人,她用過的那個髮簪,就是女孩子那個髮簪,或是穿過的鞋子,掉了鞋子。她不願意,「不棄遺簪墜履者,惡與之同出,不與同歸」。我雖然比不上古人,但是捨舊,捨去舊的,喜歡新的,這個不是我的志向。那麼千古罪人,『千古有情人』,這是我們通俗的用語,比喻時代悠久。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小的方面來說,有關日常生活的衣服器用。從大的方面來說,有關朋友的感情,親戚的關係。從內部來說,有關妻妾。從下面來說,有關童僕婢女。都有新舊的分別,新來的,舊的東西啦,新的東西啦,都有新舊的分別。如果得到新的就忘記舊的,這個是薄情寡恩的人。『先賢』,古代的先賢曾經說過,與其結交新歡,不如敦睦舊好,這句話說得太好了。以前楚昭王曾經下詔,希望找回遺失的鞋子,說我很傷心它跟我一起出門,卻不能一起回來。就是剛才講的這句話,「惡與之同出,不與同歸」。剛才我解釋,應該是這樣解釋才對,就是說,我不喜歡,「惡」就是我不喜歡跟我一起穿出去,我一起用的,回來卻是不見了。「惡與之同出,不與同歸」,應該是這樣的解釋才對,就是我不喜歡我帶出去,結果掉在外面,沒有一起回來,「不與同歸」,這個意思是這樣。楚昭王說,我很傷心,它和我一起出門,卻不能一起回來。從此全國上下,沒有一個人敢拋棄舊有的東西。楚昭王真是千古以來有情的人,也是千古以來明白道理的人。
『知道』,不是說我知道什麼,就是佛陀在講經也有講過,「人命在呼吸間」。那弟子答說,在「飯食間」,在「數日間」,佛都說,你不知道。另外一個弟子說,「人命在呼吸間」。佛就說,你知道了。意思是什麼?瞭解自己的心了,明白自己的心了。這一段裡面有,跟我們有關就是「得新忘故,口是心非」。用現在我們俗話講的,喜新厭舊,口是心非,這是常常會用的。诶,你這個人口是心非,尤其是夫妻之間、朋友之間、情人之間,男女朋友談戀愛都常常會這樣,叫做喜新厭舊、口是心非。這個只是指感情,剛才裡面也有講,不是只有指感情,親戚朋友也是一樣,還有你用過的東西啊,衣服啊。
那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會喜新厭舊、口是心非呢?老和尚曾經在講經講過,沒有到阿羅漢的果位,不要相信你的心。因為什麼?因為阿羅漢已經破我執了,他無我了。阿羅漢無我,就可以相信他說的話,還沒有到阿羅漢不要相信。為什麼?因為都是八識五十一個心所,用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末那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八識都是染汙識,所以不能相信他說的話。
這裡這一段,「得新忘故,口是心非」,我們就引用淨空老法師的老師,李炳南老教授,我們最尊敬的李炳南老師來給我們開示。李炳南老師有解釋《佛說四十二章經》,四十二條經文裡面,第二十八條經文,佛就說了,佛說,「佛言:『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慎勿與色會,色會即禍生。得阿羅漢已,乃可信汝意。』」什麼時候可以相信你的心呢?佛說,到阿羅漢就可以相信。這一段經文,佛跟我們講,不要隨便相信你的心,你的心不可信。為什麼?因為你有我貪、我愛、我瞋、我癡,你有我執。要謹慎,不要跟色相會,「色」,你也可以講色塵,也可以講女色,「色會即禍生」,跟色相會,災禍馬上來。
這一段李炳南老教授,在他的講義裡面有這樣解釋。他說,這是在「此章戒人二事」,這一段經文,在警戒我們世人兩件事情。「一者,不論修世出世法,皆須持之,一者,專修出世法,必須持之」。李老師這樣開示,他說,不論你是修世間法,或是修出世間法,你都要遵守,你都必須要這樣堅持。一者,你專修出世間法,就是解脫的法,那「必須持之」,一定要去做到。李老師說了,他說,「凡夫一事無成」,共同的毛病就是我見,我見就是我的見解、我的看法。我們常常跟人家討論,哎呀,我覺得,我認為,我堅持這樣,那個我見很堅持。所以我現在比較學會,當然我的我見也會跑出來,但是我經過反思以後,經過省思以後,我馬上會放下自己的堅持,我會退。我說,好,那照你的意思做,我現在已經慢慢可以做到這點,好,我照你的意思做。
我其實這樣學習,我認為我自己得到好處。為什麼?其實我是學會放下,這就是放下。不然什麼時候才放下?放下你心的執著,你這個八識心的執著。所以那天慈平法師到我們講堂來講助念,他講助念講得很有意思。他說,什麼叫助念?幫助你提起正念。你不是等到死掉再提起你的正念,平常根塵接觸,就要幫助你自己提起正念。什麼叫正念?清淨的念頭。那什麼叫清淨的念頭?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無壽者相,這是《金剛經》的境界,你放下我執不就得了嗎?那不就是提起正念嗎?那你我執放不下,你臨命終怎麼放得下呢?那不可能正念現前。我們都希望說,臨命終時,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所以李老師說,我見就是我的看法。
孔子是聖人,他在講經說法的時候,「於其論述」,他從來不說他自己說。孔子仍然就說,我引用《詩經》說,「猶引詩云」。「或曰於傳有之」,或者說我引某一部傳裡面有這樣說,孔子從來沒有說,「未云我見如何」。所以孔子就講說,我所講的不是我發明的,我信而好古,述而不作。什麼叫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我都是照老祖宗講的道理,不是我自己創作的,我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所以孔子從來沒有講說,「我見如何」,這是真正的在教誨他的弟子,「於其誨人也」。孔子又說了,「又諄諄於毋意毋我」。你看孔子他也明白這個道理,我執,我見。又諄諄教誨說,不要相信你的心,不要相信你自己,「毋意毋我」。
可見聖人所看真理的看法都一樣,這叫「佛佛道同」。所以我們在迴向文裡面都有講,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蜜。「佛佛道同」。佛的說法,也不是自己說,我認為我要怎麼說,不是。佛都說,「古佛皆如此說」,古佛也是這樣說,「故經云佛佛道同也」。為什麼「佛佛道同」呢?因為每一尊佛都把四十一品無明破盡了。從破我執,再破法執,再破四十一品根本無明,最後入妙覺位,究竟成佛,所以「佛佛道同」。「凡夫具見思惑,真心隱,而識心用」。李老師說,凡夫他有見思惑,第一個見惑,就是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思惑,貪瞋癡慢疑。所以破見思惑以後,就證阿羅漢了。你有見思惑以後,真心就隱藏起來了,識心就起作用了。
「故所云所見,皆出於無明愛慢」。所以你所說的跟你所看到的,你所提出來的看法,統統是出自你的無明,跟我貪、我愛、我瞋、我慢,「無明愛慢」。「不可信也」,所以不能夠相信。「信則害人而復自害」,如果你相信你現在的心的話,你不只是害別人,也是害自己。「古人云:『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庸人」是什麼?「自信所見之凡夫也」,「庸人」就是自己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就是凡夫。李老師說,「造原子彈」,最後我摧毀你,你摧毀我,今天的世人就是「同歸於盡」。那都是什麼?都是「庸人自擾」。「謂凡夫之見既不可信,如汝之見乃可信乎?」李老師就說了,他說,凡夫之見不可以信,那李老師你的見解,可以相信嗎?「如汝之見乃可信乎?」李老師自己說了,「答曰:『余之登臺講經,依祖師注,述聖人言,當可信也,苟違經注,自發高論,豈能信之。』」
我們李炳南老師的文言文,真是好到不行,太好了,他儒佛並弘。他能當孔子的後代孔德成先生的奉祀官府的主任祕書,其來有自。他座下能夠誕生四位高僧大德,淨空老法師、果清律師、徐醒民老師、江逸子老師。這個筆記誰作的?是徐醒民老師筆記的。徐醒民老師現在身體還很健康,上次我帶蔡老師,馬來西亞漢學院的同學去見,還有海口國學中心的學生,去見徐醒民老師,非常地尊敬以及佩服徐醒民老師的國學基礎,幾乎是《易經》的化身、《論語》的化身。所以李老師就自己說自己了,李老師說,我登臺講經,我是依祖師的注解,我是依聖人的開示,當然可以相信。
就像我現在講《感應篇彙編》,我都不敢用自己說,我都是什麼?引用淨空老法師的開示、引用李炳南老師的開示、引用印光大師的開示,這是淨空老法師教的。淨空老法師說,還沒有開悟以前不能講經。為什麼?錯下一個注解,五百世野狐身,這會怕啊,錯下一個字,講錯一句話,那很可怕的事情。可是當時淨空法師也是不敢講經,他就問李老師。李老師說,大家都不講經,那這樣佛誰來傳呢?法不就滅掉了嗎?佛法無人說,雖智不能解。後來李老師就跟淨空老法師說了,依祖師的注解、依佛陀的開示就沒有錯。老和尚說,注解要是有錯,注解的祖師會負責。所以我就聽老法師這樣的開示,我都引用祖師的注解,不敢表示自己的意見。所以李老師說,我都是依祖師注解,依聖人開示,當然可以相信。如果我違背祖師的經注,我自己「自發高論」,我表示我自己的見解論調,那當然不用信了,「豈能信之」,當然不用信了。所以不論世間法、出世間法,如果想要有成就,要把我見拿掉,我見的毛病拿掉,「皆當治之」。
「專修出世法者,其為出家人,必須斷色慾」,這個地方就講到,剛才佛陀的開示,要斷色慾。李老師說,想專修出離三界,了生死,出世法的人,尤其是出家人,必須要斷色慾,必須要把色斷掉。在家修羅漢果位者,也需要男女分居。「修大乘法」就是修菩薩大乘法,在家可以允許有妻室,就是可以有妻子家庭。「然非謂不戒女色」,但是並不表示說他不戒女色。而是要什麼?要「戒之於心」,在心上要完全斷色。因為菩薩他重視心念,他起心動念,動了就是犯戒了。所以「乃戒之於心也」,所以菩薩道,大乘菩薩道是在講心戒,不是在講事相上這樣持不持,他起心動念,動了就犯戒了。如維摩詰大居士,如維摩詰大菩薩,「是法行之尤難」,所以行菩薩道,就要學維摩詰大菩薩,所以要行這種清淨行,不容易啊。
「通法八萬四千,不論小乘大乘」,通途法門,八萬四千法門,不論是小乘法、大乘法,「在家出家,若不斷男女之慾,決無可成者也」。李老師講得很嚴格,李老師說,通途法門,八萬四千法門,不論你是學小乘、學大乘,在家人或是出家人,如果你不斷男女之慾,絕對不可能成就的,「決無可成者也」。「由此觀之」,由此看來,「不離妻子,而曰修禪,豈非自欺欺人」。李老師說,由此說來,不離開妻子而說你要修禪,那不是自欺欺人嗎?「自審色慾不能斷」,那自己說,我色慾,我目前還斷不了,自己自審,就是我自己覺得,色慾我還斷不了,我還有家庭。「惟可修淨土」,我帶業往生。李老師說,如果你認為你色慾斷不了,是可以修淨土,求帶業往生,但是還是需要怎麼樣?「亦須嚴戒邪淫」,還是必須要嚴格戒除邪淫。
「以上二事解之已,經文一說即知」。以上就是李老師在解釋《佛說四十二章經》的第二十八條經文。佛說,「慎勿信汝意」,「意」就是凡夫的我見,就是我們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末那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若信之,即是信無明愛見我慢」,如果你相信你的心,就是相信無明、相信我愛、相信我見、相信我慢。「未有不害世也,故復云汝意不可信」,所以佛陀說,你的心不可以相信。「『慎勿與色會』,即是戒男女之慾,不然,貪瞋癡慢疑愈染愈深,輪迴生死,永無解脫之期」。佛陀告訴你,「慎勿與色會」,你不要去跟色相應。所以必須要「戒男女之慾」,不然的話,你「貪瞋癡慢疑愈染愈深」,就「輪迴生死」,永遠沒有解脫的日期。
所以告誡我們,「色會即禍生」,如果你跟色慾相會、相應,災禍馬上來。「色慾必須永戒」,色慾必須要永遠戒除。「意則去乎凡夫之見」,那麼「意」的話,就要像去掉你凡夫的我見。「故經云,得阿羅漢已,乃可信汝意」。所以經上說,你得到阿羅漢的果位,破見思惑了,才可以相信你的心。「阿羅漢已斷見思惑,真心之光已現」,他「真心之光」,智慧已經流露出來了。「如上弦月」,「上弦月」就是初一到十五,這種月亮像香蕉一樣,這叫「上弦月」。十六到三十是下弦月,有一點像香蕉那個形狀。那阿羅漢他不是滿月,滿月就是佛。所以阿羅漢是「上弦月」,他就像上弦月一樣。「雖微而能照破凡情」,雖然他不是全部圓的月亮,但是他可以照破無明,他可以照破凡夫的情執。「故可信也」,所以可以相信。「未躋此境,世法惟信孔子之言,出世法惟信佛言」。這句話講得非常好,你還到達不了阿羅漢的境界。「未躋此境」就是說,你還做不到阿羅漢這個境界。世間法,你可以相信孔子說的話,出世間法,你只有相信佛說的話,這樣就不會走錯路、做錯事、說錯話。
我們往下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漢光武娣(姊)。湖陽公主新寡。欲適宋宏(弘)。帝謂之曰。富易交。貴易妻。人情乎。對曰。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顧主曰。事不諧矣。愚讀此歎(嘆)曰。憐新棄舊。舉世皆然。妻妾之際。尤易移人。往往枕上生嫌。閨閣胎禍。害有不可言者。人可不謹之哉。】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漢光武娣,湖陽公主』,「漢光武」就是劉秀,東漢的中興開國皇帝,他名秀,是漢高祖劉邦的第九世孫,定都在洛陽,天下大定。他喜歡文學,重視忠孝節義,施政也非常地好,內治也盛,在位三十三年駕崩。他的大姊,長姊,就是他的大姊,叫湖陽公主,劉黃是劉秀的長姊。
再來『欲適宋弘』,女孩子出嫁叫「適」。「宋弘」是漢朝京兆長安人,他是擔任漢光武帝的大司空,封宣平侯。他所得的薪水,全部分給他們九族的親人,他家裡沒有固定的財產,「家無資產」。「以清行致稱」,他的操守非常地清廉,他推舉賢士三十餘人給皇帝。漢光武帝想要以他的守寡的姊姊湖陽公主嫁給宋弘,就問他,裡面經文這句話,漢光武帝問他說,『富易交,貴易妻』。
『糟糠』就是酒渣、穀皮等粗劣食物,貧窮的人都用它來充飢,這叫「糟糠」,就比喻,「糟糠之妻」比喻說,貧賤時共患難的妻子,叫「糟糠」。
『下堂』就是現在講的話叫離婚,妻子被丈夫遺棄,或者和丈夫離異,這個叫「下堂」。
『顧』就是回頭說了、回頭看了。
『諧』,「事不諧矣」,「諧」就是辦成、辦妥,「不諧」就是辦不成。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漢光武帝的姊姊湖陽公主,剛剛守寡,想再嫁給宋弘為妻。漢光武帝就對宋弘說了,有錢人容易交到朋友,有地位的人容易取到妻子,是人之常情嗎?這一句話可以背起來,「富易交,貴易妻」。宋弘就回答說了,「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這意思是說,貧賤時所交的朋友不可以忘記,貧窮時候共患難的妻子不可以離婚。漢光武帝聽完,回頭看了湖陽公主說了,這個事情談不攏了。我讀到此地,感歎的說了,喜新厭舊,這是世間人的通病。尤其是在妻妾之間,更容易隨時換人,往往枕邊人容易生嫌隙糾紛,內室易起禍胎就是閨房之內容易起災禍,會種下災禍的因,原因。其所生的禍害實在是難以形容,世間人可以不謹慎嗎?
這一段重點是「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那我們就說一個古代的故事,就是糟糠之妻不下堂,一日夫妻百日恩這句俗話,古代人說,如果把妻子休掉會遭受到報應。清朝的時候,寧波有個「葛觀察」,「觀察」是他的官名,葛觀察他讀書的時候,每一次去「學塾」就是去學校,古代叫私塾嘛,就學校的私塾裡面會經過一座廟,他都會拜了一下再走。廟裡面的神就託夢給廟祝了,祂說,葛狀元每天經過那裡,都要給我鞠躬作揖,就要跟我拜一下,我這小神受不了、受不起。因為那個神知道,他將來會考上狀元。祂說,我這小神受不起,他每一次給我拜,我都慌忙起身迴避,實在受不了這個折騰。
告訴廟祝說,你一定要在廟的門口幫我建一堵屏障,就是做了一個屏風擋在廟門口。廟祝就在鄉裡面奔走籌劃了,準備要糾眾動工了,要蓋一堵屏障了。又夢到廟裡面的神跟他講了,祂說,不用不用不用不用。祂說,葛書生幫人家寫休書,就是寫離婚書,離婚證書,上天已經把他科舉功名削掉了,我不用再怕他了。原來是這樣,是鄉裡面有人想拋棄他的妻子,就出一兩銀子託葛書生幫他寫休書,休書就是離婚書嘛,葛書生心想,我不寫,別人也會寫,一樣救不了他們這個原配,反而傷害我跟他們的感情,結下怨恨。還不如順水推舟送個人情,賺一兩銀子,葛書生就糊裡糊塗寫了啦。
等到聽廟祝這麼一說,汗流浹背,因為後來廟祝有跟那葛書生講,葛書生後悔莫及啦。就趕快去找要休妻那個人過來,拜託他說,你們兩個夫妻,趕快和好,婚姻和好,後來葛書生中了舉人,但是沒有中進士,沒有打一百板、打五十板,就是說他只中了舉人,沒有中進士,當然當不了狀元,官途、官運只做到監司就到頭了。
清朝一樣也有這個公案,就是某一個某公,某一個讀書人,他們家裡本來是名門望族。他小的時候,他的父親就跟某一個富翁訂下親事,就是聯姻啦。這位某公他的父親慷慨好施,把積蓄都布施得空了,臨終的時候家徒四壁,只有把陰德留給某公。雖然說他沒有留錢給子孫,但是積陰德給子孫,所以這位某公的父親就積陰德,把陰德留給某公。某公那時候就已經很貧窮了,他考上秀才以後,東借西借才籌到一筆錢,把媳婦娶進門。
因為是他爸爸幫他做的婚事,就是從小就訂的這個婚事,那個富翁後來就嫌這個女婿太窮,後來就反悔了,就用一個婢女把她掉包,那位婢女她也長得端莊溫婉。某公不知道她是替身。後來某公前往岳父人家,鄉裡面那些無賴的這些鄉人,就不懷好意了,群起嘲弄這個秀才,說婢女的女婿,就是他娶到婢女。某公非常憤怒,要無賴們閉嘴賠禮,卻遭到無賴們,這些鄉民無賴嘲笑奚落他。這個某公心裡很不舒服,回到家就偷偷問他妻子了,說妳據實以告,妳是不是婢女?那個妻子就是承認了,她是婢女,某公才大夢初醒。
某公在還沒有發生這個事情以前,就是還沒有問他妻子是婢女之前,他曾經作一個夢,夢到那個地方是「朱欄碧瓦」,藍色的屋頂,琉璃瓦,欄杆都是紅色的,「朱欄碧瓦」,完全不是人間的房子,不是人間的景象。有幾位女郎在那邊繡一件錦袍,「錦袍」就是我們講說,布料很好的衣服,叫「錦袍」。某公在夢中就問那一群女郎了,妳們在幹什麼呢?那些女郎就說了,這是新科狀元穿的衣服。某公仔細一看,那個錦袍的衣袖間,用紅筆繡兩個字,就是自己的名字。某公醒來以後,哎呀,就很高興,頗為自負,就覺得自己要當狀元了,這是他以前作的夢。
那現在他知道,他自己的妻子是一個賤婢,是一個卑賤的婢女,丟人現眼,非常地生氣。他在想,我富貴之後,我一定重娶名門閨秀,揚眉吐氣。有一天晚上,某公又夢到以前去的那個地方,那個刺繡女郎態度冷漠,不理他,「不予理睬」,再看看那個衣服,襟袖,襟袖,衣服,錦袍,「襟袖間」,衣襟那個字模糊不清,就快要消失掉了,那個字快要消失掉了。某公大吃一驚,急忙問那些女郎說,為什麼?問這些女子說,為什麼?那幾個女子就說了,隨口就說了,這小子剛剛萌生了棄妻一念,上帝命狀元換別人做。某公猛然驚醒,深深後悔不已,當然不敢跟他妻子離婚了。從此與妻子和諧恩愛,發誓白頭偕老。不離婚了。幾年後某公中了狀元,擔任了京城要職。
這個故事很有意思,告訴你說,其實他為什麼他後來就是後悔?因為他怕損德,損德就是損福報,損福報的話,就沒有那個狀元的福報。因為損德以後,就是要我們講的「奪紀奪算」。所以現代的人,傳統道德觀念比較淡薄,離婚的案件隨時都是,常常看到這些報紙登載的新聞報導。現代人都說什麼?說古人講這些話,都是封建禮教束縛。現在事實上,比如說,臺灣的企業家到大陸去,也有娶二太太的,這是新聞媒體的用詞叫包二奶,婚外情司空見慣,可見道德的淪落已經到一個頗為嚴重的程度了。因為一時的感情衝動,失去了理智跟倫理,人倫遭到破壞。所以就為所欲為,卻不知道這樣做是會削減陰德,帶來報應。
婚姻是終身大事,老法師說,老法師講得比較重,老法師說,離婚要墮地獄。事實上,我所知道的,包括有些在學傳統文化教育的,甚至也在講傳統文化教育的,本身婚姻就不美滿,這個是我們必須要省思的地方、要反省的地方。對不對?所以婚姻是終身大事,今生的婚姻是前世因緣註定的,婚姻是在天地神靈祖宗面前訂下的契約,是不能想離就離,不能說想不忠就不忠的,這個是清朝梁恭辰先生所寫的,《北東園筆錄初編》裡面節出來的。剛才我們講那兩個故事的公案,是清朝梁恭辰先生編寫的,《北東園筆錄初編》裡面有這麼一個記載。所以這個案子、公案應該是真實的。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一富翁無子。已抱養兄子十年。忽妾產一子。翁遂棄兄子。產悉為妾子有焉。後兄子以勤儉成家。且孝悌恭慈。通族稱之。而妾子長。放蕩嫖賭。罄費所有。翁懊恨卒。】
我們看這一段白話解說:
有一位富翁膝下無子,已經抱養哥哥的兒子十年。忽然娶妾生了一個兒子,富翁就拋棄哥哥的兒子,全部的所有財產,全部歸妾所生的兒子。後來哥哥的兒子以勤儉成家,而且能夠孝順父母,友愛兄弟,恭敬且慈祥,全家族的人都稱讚他。然而妾所生的兒子長大以後,行為放蕩,嫖妓賭博全能,耗盡所有的家產。富翁後來很後悔,含恨而終。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儀徵景暘。窮時與揚州史城友善。暘卒。遺孤衰落。昔時親故。不相往來。城獨不忘。時時問饋。逾於昔日。暘有遺文數十卷。城捐千金刻之。曰。吾不忍故人。菁華殞地。後城仕至大僚。】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儀徵』就是儀徵縣,在今天的江蘇儀徵市。
『景暘』是明朝揚州人,他是進士,他擔任編修、司業。「司業」就是掌管儒學訓導之政,就是管儒學訓導這個公務。他講學「不避寒暑」,這個是「景暘」。他跟當時的蔣山卿、趙鶴、朱應登,他們都很能夠作詩還有寫文章,被稱為江北四才子。
『殞地』,「殞」就是毀損、損毀,「殞地」就是死亡埋葬入土。
『大僚』就是大官。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時,住在儀徵的景暘,在貧窮的時候,和揚州的史城感情很好。當景暘過世的時候,他的兒子很落魄、很衰落,他的兒子很衰落。以前的親戚朋友都不相往來了,唯有史城沒有忘記交情,時常拿東西去慰問,比往日更為殷勤。景暘遺留下來的文章幾十卷,史城就拿出千金來將它刻印成書,並且說,我不忍心老朋友這樣精美的文章,隨著他死掉而消失,後來史城當上大官。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宋范文正。以吏部員外郎郡守時。有三婢從。及官歷二府。乃至於薨。凡十年。不增一人。亦未嘗輒易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我們看這個經文,『吏部員外郎郡守時』,「吏部員外郎」,「吏部」就是以前官署的名稱,是六部之一,掌理京城、京都內外的文職銓敘。勳階,黜陟,黜陟就是免職升官的事情。「員外郎」是舊官名,僅次於郎中。「吏部員外郎」就是吏部官員,吏部四司都設此官,與郎中共掌或分掌該司的職務,叫「吏部員外郎」。「郡守」,宋朝以後改府,知府或稱郡守。
『二府』,也稱兩府,宋朝中央政府中,並列兩個中書決策機構,一個是中書,一個是樞密院的合稱。中書它是主文,就是管文職的部分,習稱東府。樞密院,主武,就是管軍隊,習稱西府。東西二府是輔佐皇帝,對持文武二柄,掌握文武大權。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他剛開始建立政權的時候,創立這個制度,就東西二府。他建立二府制度的目的,是在分散權力,分散宰相的權力,也即是宰輔的權力,使國家的政治跟軍事的決策權,由兩個機構分別掌握,兩個機構分別直接對皇帝負責,以加強皇帝的權力。這是「二府」的由來。
『薨』就是自周朝以後,人的死亡有尊卑的分別,「薨」就是諸侯的死亡,叫「薨」。在《禮記·曲禮篇下》,天子死亡叫「崩」,所以古代皇帝死叫天子駕崩。「諸侯曰薨」,諸侯死掉叫「薨」。大夫死亡叫「卒」。「士曰不祿,庶人曰死。」所以有這五個名稱,所以「薨」是屬於諸侯,諸侯死亡。
『輒易』,「輒」就是副詞,每每、總是。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范文正公,就是范仲淹,他以吏部員外郎的官稱,當郡守時,他只有三位隨從的婢女,從他官當到二府,一直到過世,一共十年,不增加一個奴婢,也不曾換過人,這是范仲淹。所以范仲淹很惜福,他的福報用八百年。所以老和尚有開示,粗茶淡飯保平安。老和尚說,現在的社會,每一個人生活壓力都很重,心理壓力啦、精神壓力啦、生活壓力啦,工作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所以現在很多人睡不著,都要吃安眠藥,要不然就得憂鬱症,要不然就躁鬱症,臺灣叫憂鬱症、躁動症。這麼沉重的壓力,身體怎麼會健康呢?怎麼會不出毛病呢?所以身體常感到不舒服,常常會有病痛,這是當然的道理。所以你去看醫生了,醫生都說,哎呀,放輕鬆啦,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啦,但是回來以後馬上又有壓力了。
老和尚說,只有身心世界一切放下的人,身體精神毫無壓力,所以我們是確實要學習放下。學習放下,身體、精神就會改善,他得到輕安、輕鬆,他的生活隨順自然,當然健康長壽,健康長壽的祕訣就在此。就像新加坡許哲一樣,她沒有吃其他的菜,她只有吃一個生菜沙拉,生菜,還不是沙拉,吃生菜而已,她不加鹽、不加醬油。老和尚說,現代人不加鹽、不加醬油、不加味精吃不下去。他說,許哲活到一百零一歲,那時候講的是一百零一歲。在新加坡,老和尚講到許哲的時候,是一百零一歲。他說,一百零一歲的年輕人,她只有吃生菜。
諸位想一想,人生在世能享受什麼呢?充其量不過是日食三餐,夜眠六尺,一天吃三餐嘛,晚上睡六尺的一個床舖嘛。還能有什麼享受?你有錢,也不可能一天吃二、三十餐,你不可能一天吃三十餐。所以真正需要的,就這麼一點點而已。然後你有沒有想到,你這一生為誰辛苦為誰忙?真的是冤枉操了心。為何如此迷惑顛倒呢?為何不覺悟呢?菩薩他明瞭、他覺悟,所以他不為自己,因為菩薩的生活都很簡單。
有一次老和尚講經,坐計程車,在大陸叫打的,的士,這跟香港一樣,的士,打的,臺灣叫計程車。計程車司機就跟老和尚發牢騷了,錢很難賺啊,生活很辛苦。其實那時候是這樣講,到現在還是這樣,現在我們臺北的計程車司機,一個月收入,大概也臺幣五、六萬沒問題。因為它物價上漲,臺幣變貶值了,那時候恐怕沒有五、六萬,那時候能賺幾百元,上千元就算很好了,老和尚以前講經那個時代。現在的計程車司機,你問他,他也說,錢很難賺,生活很辛苦。老和尚就問他了,你一家有幾個人呢?那個計程車司機說,三個人,夫妻兩個,一個小孩。老和尚就跟他講,你在生活方面不要跟別人爭嘛,你跟別人爭就活得很辛苦啊。你不要跟別人爭,你就活得很快樂。老和尚講話四平八穩,四兩撥千斤,馬上找出他為什麼壓力重的原因。老和尚說,你不要跟人家爭嘛,那生活就很快樂啦。
那個計程車司機就問淨空老法師,為什麼?老法師說,現在的市場花樣很多,日新月異,你要跟它追求,你當然辛苦啊。你今天買這個東西,明天它又出來新貨,尤其像現在手機,半年就推出一支了,明年又變了。現在最流行的,美國的手機iPhone,臺灣把它翻成國語叫愛瘋,愛不愛的愛,瘋就瘋子的瘋,每天在那邊換。所以大陸曾經有小朋友,為了買iPhone手機,賣腎,甚至去傷害自己的長輩,媽媽跟親人,跟爺爺,只為了一個iPhone手機,這真的是愛瘋了,愛到都瘋掉了,叫iPhone。
所以老和尚說,市場變化很多,花樣很多,日新月異,你跟它追求當然辛苦啊,你要看破。老和尚說,譬如你家裡,一個電冰箱好好使用,用個十年,不管出什麼新花樣都不要理會它,等冰箱壞了再去買一個。不要看到新樣子來了又換一個,你不是天天在換冰箱嗎?你不是天天在替它賺錢嗎?替冰箱賺錢,不是你賺錢。一件衣服好好地穿,穿個十年、二十年,所以你十年、二十年不要買衣服。像我的鞋子都穿兩年到三年,那一天鞋子磨到見底了又去補,補了以後不好穿,就跟兒子講,你都換那個好鞋,我都穿舊鞋。這就是什麼?跟兒子講要惜福,我就有學老和尚這個道理了,只是說,老和尚的標準比較高,十年、二十年,我現在穿的鞋子,是以前我當副分局長發的鞋子,公家鞋子。
老和尚說,家具選堅固的就好,中國古時候的家具,最少用一百年。你看那個明式家具,明朝的家具,最少都用五十年、一百年,房子的建築至少用三百年。所以你現在可以看到清朝的房子。因此你的心是定的,不用去追求,日子就好過。那個計程車司機聽了有一點覺悟,他說,欸,對對對對,法師你講的是有道理。老法師說,你天天跟人家爭,譬如衣服,人家穿這個花樣,你穿的就不時髦,不敢穿出去,怕被人家笑,你要追求時髦,你會累死了,日子過得好辛苦。你要為自己活,自己當主宰,清心寡欲,日子就好過啦。
你開計程車,開一天賺的錢,一個星期就夠用了。你一個月,工作一個星期,有三個星期可以放假,多自在啊。老和尚說,人在享福,何必那麼拼命呢?你到底為誰拼命呢?實在講,還不是為了妄想、分別、執著?冤不冤枉?所以誰會享福?誰懂得享福?三時繫念裡面講清泰的故鄉,以前我在念三時繫念,我常想清泰的故鄉在何處?就享清福,什麼叫享清福?佛菩薩覺悟的人懂得,迷惑的人一天到晚在追求,那是可憐憫者,有福不知道享。福在哪裡?福在你的心,所以心叫福田。老是不向福田耕,老是向外找福田,去哪裡找福田?福田用心耕。
老和尚以前有教過一些同修,他們的工作環境收入都不錯,常常跟老和尚說了。老和尚也跟他們講,他說,像你們收入這麼高,工作一年能不能吃三年呢?那些人跟老和尚說,可以啊,差不多啊。老和尚說,好,那你工作一年,三年休息不要工作,好不好?你的生活還過得去啊,你這三年就老實念佛,三年之後錢用光,再工作好不好?那些弟子跟老和尚怎麼說呢?我怕到時候找不到工作了。老和尚說,你念佛三年,感應不可思議,佛菩薩一定再給你安排更好的工作,你再去工作一年,大概又可以七年不要工作了。你能否相信呢?老和尚,你看他講經,很幽默又很風趣,又很會開導,真的是善巧方便。你看老和尚年輕的時候講經,他現在也是一樣,淺顯易懂,但是小故事大道理。這是老和尚他講經,跟人家特別不同的地方。
老和尚說,真正理解就相信,才能過幸福美滿的生活,粗茶淡飯保平安,平是平靜,安是安穩。這其中有真正的自在幸福,真正是生智慧不生煩惱。我們要把時間精力用在找真的東西,真的東西是佛法,真的東西是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這是靈性。我們的自性、靈性具足真誠、具足清淨、具足平等、具足正覺、具足慈悲,這是真的永恆,不會隨身體、世界消滅。所以真正聰明的人,是不斷的提升自己的靈性,提升自己的境界,決不是提升物欲的享受。提升物欲的享受是往下墜落,提升靈性、提升智慧、提升境界,這個提升永無止盡。一直要到究竟圓滿的佛果,成佛之後廣度眾生。眾生無邊,我願無盡。普賢菩薩的願裡面,眾生業盡,眾生界盡,我願乃盡。老和尚說,諸佛菩薩的願望都是,眾生無邊,我願無盡,這就是對了,這完全契入佛菩薩的境界了。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心口皆是。純善之人也。即心口皆非。人猶得而防之。惟言稱堯舜。心同桀紂。口誓山海。心懷陷穽者。最難測度。其人事君必不忠。事親必不孝。交友必不信。臨下必不義。此輩乃小人之尤者也。使人悞信其言。而入其機彀之中。其罪加陽惡數倍。佛經有云。妄言惡口之人。死墮拔舌烊銅犁耕地獄。遐劫受苦既畢。生畜生中。恆食荊棘。若復為人。舌根不具。口氣恆臭。脫有善言。人不信從。口是心非之業。獲報如此。可不戒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臨下』就是對待部屬,治理下屬。
『機彀之中』,「機彀」就是機關、圈套。
『佛經有云,妄言惡口之人』,這個是《法苑珠林·惡報部第十一》卷七十,這裡面寫著,「何故妄語墮於地獄?緣其妄語不實,使人虛爾生苦。是以身死受地獄苦。何故妄語出為畜生?以其欺妄,乖人誠信,所以出獄受畜生報。何故妄語復為餓鬼?緣其妄語,皆因貪欺。慳欺罪故,復為餓鬼。何故為人多被誹謗?以其妄語不誠實故。何故妄語為人所誑?以其妄語欺誘人故。當知妄語四大苦也。」
《法苑珠林》裡面這樣記載,妄語是墮地獄的,因為他「妄語不實」,使人家產生痛苦,因此身體死後要受地獄苦。妄語會墮畜生道,因為他「欺妄乖人誠信」,他做人沒有誠信,所以出地獄以後,離開地獄以後要受畜生報。何故妄語墮為餓鬼呢?因為他妄語都是因為貪心,欺騙別人,就像現在詐欺集團、詐騙集團。「慳欺罪故,復為餓鬼」,所以慳貪,欺騙別人,造罪,所以墜為餓鬼。所以他當人的時候多被誹謗,因為「他妄語不誠實故」。所以他妄語,他也被人家欺騙,因為他曾經也是欺騙人故,這是妄語四大苦也,「四大苦」就是地獄、餓鬼、畜生,做人的時候他也是被誹謗、也是被欺騙。
『烊』就是熔化。
『遐劫』,「遐」就是長遠。
『脫有善言』,「脫」是假使。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心跟口都善是屬於純善的人,即便是心口都不好,他人還得以預防。只有那些嘴巴說得像堯舜聖人一樣,心中卻同桀紂的狠毒。口中海誓山盟,心中卻暗懷陷阱,這種人居心最難猜測。這種人來事奉君王,必定不忠。事奉雙親,必定不孝。結交朋友,必定不信。治理政事,必定不義。對待下屬,必定不義。這種人乃是小人中的小人,會讓人誤信他的話,而陷入他的圈套之中。這種人的罪過,陰間的懲罰比陽間超過數倍。
佛經上也曾經說過,犯有妄言、惡口罪業的人,死後會墮入拔舌、烊銅、犁耕等地獄,要經過長遠劫數受苦之後,轉生為畜生道,永遠都吃著有刺的荊棘。若出生人道,則不能言語或口齒不清,口中常有臭味,如果口說善良的話,人家還是不肯相信。這種口是心非的人,所遭受的業報就是如此,可不引以為戒嗎?
這一段主要是講口過,所以老法師有開示,「善護口業,不譏他過」。老法師說,一般經典裡面,講到三業都是身口意,順序是這樣來的,就是身業,口業,意業。可是《無量壽經》裡面講的不是這樣,《無量壽經》裡面講的,第一個是口業,「善護口業,不譏他過」。第二個是身業,「善護身業,不失律儀」。第三個是意業,「善護意業,清淨無染」。所以你想一想,佛為什麼這樣說呢?用意何在?娑婆世界眾生,特別是現在的眾生,最容易犯的就是口業。口造什麼業呢?喜歡批評別人,不知道自己是在造口業,口業是妄語、兩舌、綺語、惡口,批評人有的時候這四個都犯了,他自己不知道。所以善護三業,頭一個就是口業,「善護口業,不譏他過」。
別人小小的過失,就惡意的批判,太過分了。沒有過失,則胡造謠言,那罪是更重了。有過失,批判得恰如其分,已經是有過失了。為什麼?你不厚道。就算是對方有過失,你批評得也沒有錯,就是恰如其分,其實這樣也是有過失。為什麼?你不夠厚道。忠厚的人看到人有過失,他是不說的,規過勸善這是有禮節的,你看到這個人,勸導他,他能改過、能回頭,你就勸他。什麼時候勸他?沒有第三者的面前你勸他,這個時候你勸他,有第三者的時候,你不要勸。為什麼?因為他要面子,他會難為情。
我們要守住古人講的隱惡揚善,別人有好的一面,我們可以讚歎,別人有過失,我們不說,這個就是積德,這是留口德。勸他,要背著人。你如果背著人說他過失,他會感恩你、感謝你,你給他留面子。樹要樹皮,人要臉皮,大家都愛面子。老和尚說,規過一次,再一次,不能到第三次,也就是你勸對方的過失,最多只有講一次到兩次,第三次就不要再說了。第二次再勸不聽,以後就永遠不要說了。為什麼?得罪人,會結怨。他不聽,不聽你就放下,緣分沒到。再說會怎麼樣?再說就變成仇人了,他對你會產生怨恨,那你何必呢?古人說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結,這一生當中不跟人結怨,無論他犯什麼過失,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為什麼?凡夫嘛。
譬如老法師說他在講經的時候,有時候聽到很多同學,有的見過面,有的沒過見面。那麼有些人,老和尚就讚歎他的善行,老和尚會讚歎。老和尚一讚歎,聽眾就聽到了,都知道了,後來發現這個人有過失,不像老法師讚歎這樣。老法師說,你們想想看,我讚歎錯了嗎?老法師說,我讚歎的是他那一件事情,人總是有善有惡,他不可能全部都是惡。我讚歎這個人,是讚歎他某一件善的事情。那有些人可能聽到老和尚讚歎這個某甲、某乙,他看到某甲,老和尚讚歎他。後來看到某甲的缺點,他說,老和尚怎麼會讚歎這個人呢?老和尚說,我是讚歎他的優點,讚歎他的善行。人總是有善有惡,我們讚歎他的善,不提他的惡,要懂這個道理。
所以我們要學釋迦牟尼佛,要學佛陀的身口意業,這很重要。「善護口業,不譏他過」,決定學著不批評別人,我們修行從這個地方開始做起,我們先不批評人,先做看看。你就會發現,诶,很容易修定,很有忍辱心、很有耐心,你試看看,這也是修定的一種方式。不批評人,不能以嚴厲的態度、語氣待人,要學柔和質直,真誠心。我們說話的言語、態度要柔和,要謙虛,要恭敬。對一切人事物,你這樣去學就對了,你真的學到了。普賢菩薩要求的更高,淨宗學人都要修普賢行,不能把自己的水平向上提升,你怎麼會成就呢?
老和尚說,你看釋迦牟尼佛,身業的煩惱繫縛都解脫了,口業的煩惱繫縛也解脫了。佛陀做給你看,別人對他的批評,他完全接受,他恭恭敬敬地聽,不辯駁。老和尚也是這樣,老和尚學佛陀,別人對他的批評,他完全接受,他恭恭敬敬地聽,他不辯駁。對方說對了,你感謝他,我改過。說不對了,不回話,默認就沒事了。學學老和尚,對方批評你,說對了,我們感謝他,我有這個缺點,我要改。說不對了,我不回話,默認就沒事,你要回話就爭論了。一直聽,對方如果批評你,你一直聽,你不要回話。老和尚說,相信他講兩個小時,他就沒力氣了,他就不講了。這樣好,讓他講,我們在那裡安安靜靜地,心裡念阿彌陀佛,恭恭敬敬地對待他,等到他脾氣發了,發作完了,不就沒事了嗎?何必要爭論呢?有則改之,無則嘉勉,沒有爭論的必要。經過這樣一次一次,把自己的境界提升,自己的德行也就成就了。總要學謙虛,總要學厚道。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薛文清曰。易曰。庸言必(之)信。庸常之言。人以為不緊要。輕發而不慎。殊不知一言之妄。即言之失。故庸言必信。德之盛也。】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薛文清』,他是明代哲學家,是薛瑄,他擔任到禮部右侍郎,翰林學士,後來辭官講學,他的哲學以朱熹為導師,這是明朝的「薛文清」。
『易曰,庸言必信』,這個「庸言必信」是出自於《荀子·不苟》篇裡面,「庸言必信之,庸行必慎之」。「庸言之信」,出自於《易經·乾卦·文言》傳,「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也就是說,平時說話要有信用,這叫「庸言必信」。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薛文清說了,《易經·文言》九二裡面有說了,平常說話要守信用,平常所說的話,世間人以為不要緊,所以就隨便說而不加以謹慎。殊不知說了一句妄言,即是言語已經失信了,所以平時說話必定要守信用,如此才能夠德高望重。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宋司馬溫公。示劉器之盡心行己之要曰。惟誠耳。其工夫先自不妄語始。司馬公又嘗言器之平生。只是一個誠字。顛撲不破。當時市民田叟。謂若過南京。不見劉侍制。如過泗州。不見大聖。何以感人如此。亦曰。惟誠而已。觀此。則誠字。豈有悞人。人奈何不致力於斯耶。】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劉器之』就是劉安世,北宋大臣,字器之,他是跟司馬光學,官當到左諫議大夫。在《宋史》裡面有記載「劉器之」,他當官,「正色立朝,扶持公道。其面折廷爭,或帝盛怒,則執簡卻立,伺怒稍解,復前抗辭。旁侍者遠觀,蓄縮悚汗,目之曰:『殿上虎』,一時無不敬懾。」這白話的意思是說,這個劉器之劉安世,他要是上朝廷奏言,上奏皇帝的時候,「正色立朝」,就是很端正的威儀來扶持公道,總是能夠公道,就是他能夠行為言語都能夠合乎中道、合乎公道。
有時候當皇帝的面,當場力爭,皇帝可能會生氣了,「盛怒」。他就「執簡」,就是古代當官都會拿那個簡,就站在那邊不動。等到皇帝稍微怒氣消了,他繼續走上前,又繼續跟皇帝說了,「復前抗辭」。旁邊的人在遠遠地看著,已經嚇得滿身都流汗了,流出驚悚的汗了。所以當時人稱劉器之劉安世是「殿上虎」,像大殿裡面的老虎一樣。每一個人都怕他,「一時無不敬懾」。劉安世他的威儀,「儀狀魁碩」,他長得很魁梧。音吐鐘,音如鐘聲,音如洪鐘。「家居未嘗有惰容」,他在家庭生活裡面,很少他對客人會怠慢。「久坐身不傾倚」,他坐久了,他身體不會歪到一邊去。「作字不草書」,寫字不寫草書。「不好聲色貨利」,他不喜歡這些風花雪月的場所,他也不喜歡錢財,「不好聲色貨利」。「其忠孝正直」,他為人做事忠孝正直。都是以司馬光做表法,「皆則象司馬光」,他學司馬光。年紀大了,群賢凋衰略盡,他年紀慢慢老了以後,旁邊這些賢人、這些大臣都慢慢都凋謝了、衰零了。大家更加敬重他,當時的人稱他叫元城先生,這是劉器之劉安世。
『盡心行己之要』,這就是講劉安世他是學司馬光一個『誠』字,「平生只是一個誠字,顛撲不破」,他說,誠就是天道,思誠就是人道,天人沒有兩個道理,只有一個道理,就是一個誠。所以劉安世從十五歲開始,就知道這個道理,就是「誠」,所以他做事情都是很努力、很用心。
『田叟』就是鄉下的市民,若經過南京不見到劉侍制,就好像經過泗州,『不見大聖』一樣。後來劉安世死了以後,這些市民百姓婦女女子,都是誦經來迴向給他,很多人為他哭泣,有將近數千人為他哭泣。後來劉安世的棺木,有敵人去挖他的墳墓,發現劉安世的容貌如生前一樣,沒有爛掉,沒有腐化、腐爛掉。大家都驚歎説,「必異人也!」他是一個奇人,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而且不敢動他,就把他棺木再蓋上。這是在《宋元學案·元城學案》裡面,有提到這麼一個故事,就是劉安世劉侍制。
「如過泗州不見大聖」這個是指,泗州大聖是什麼?是唐代來自中國西域的神僧,他是觀音的化身,他俗姓姓何,又稱為僧伽大師,又稱泗州文佛。據說這個泗州大聖,過去阿僧祗伽沙劫,以音聲為佛事。他在唐朝龍朔初年,在公元六六一到六六三年,從西域來到長安、洛陽行化,定居在泗州臨淮寺。景仰他德行的人接踵而來,他受到唐中宗的禮遇,乃移居到長安薦福寺,後來因為替皇帝祈雨有靈驗,所以皇帝賜匾額叫普光王寺,在臨淮寺。在景龍四年,他圓寂於薦福寺,享壽、享年八十三歲。唐中宗深為哀悼,勅送遺骸還到普光王寺,弟子惠嚴、木叉等建塔院。
泗州大聖,僧伽大師他一生的靈驗事蹟非常地多,相傳他圓寂以後,唐中宗本來幫他蓋一個塔,是在薦福寺。後來突然間起了一陣大風,臭氣薰天,整個長安城都聞到臭味。皇帝乃根據大臣奏表,皇帝的大臣跟他報告了,他說應該把他改葬在普光王寺,因為他最先是在普光王寺,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臨淮寺。後來皇帝把臨淮寺賜匾額,叫普光王寺。後來他才移居到薦福寺,所以當時要把他建塔在薦福寺的時候,整個長安城都臭氣薰天。後來大臣就跟皇帝上奏了,說應該把他葬在普光王寺,結果那個臭氣才停止。而且大家聞到香味,奇香郁烈。後來大家都覺得,泗州是以普光王寺為僧伽大聖的道場。那麼唐代以後,唐代以來,泗州以外之地,也廣建僧伽大師堂。到宋朝的時候加封大聖兩個字,天下很多的精舍、佛寺,都會畫僧伽大師的畫相,凡遇到戰爭、兵難、盜賊、水難,只要向僧伽大師禱祝,就會平安,化險為夷,以求攘除。或者祈雨啦,或者求子啦,在明清兩代,福建省城那一帶,都有供養泗州文佛。或有供牌位的,或者把僧伽大師,泗州大師寫在、刻在壁上供奉著。
後來在二OO三年,在江陰博物館,倒塌了八十年的青陽鎮悟空寺,它是在梁代的時候建立的,在北宋的時候規模很大,據說有五千多間的廟舍。華藏塔塔基進行保護的時候,開挖的時候,發現裡面有一具石棺,那個石棺上面刻七行銘文,記錄這個寶塔是什麼呢?泗州大聖寶塔,就是僧伽大師他的石棺。函內,函就是石棺,函內裝有青影瓷缽,缽內置有一個青點淨瓶,青點彩淨瓶,裡面有五彩的舍利子,以白色為主,晶瑩發亮,圓潤光滑。現在這個僧伽大師,就是泗州大師的舍利,存在江陰博物館。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溫國公司馬光,在談到劉器之,「盡心行己」的要訣的時候,說只有誠字而已,而誠的功夫要從不說妄語開始。司馬溫公又曾經說了,劉器之的平生,只是一個誠字而已,使他所說的話很正確不能改變。當時有一個市民田叟說了,如果路過南京,沒有看到劉侍制劉器之,就好像你經過泗州,沒有看到聖人一樣的遺憾。為何他會如此感動人呢?也是一個誠字而已。由此可見這個誠字,難道會耽誤人嗎?世人為何不在這個誠字上去努力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任國佐。久病。設醮祈佑。任夢中聞神言曰。任國佐。平生為人。心口不同。自少及長。善功無一。罪惡已定。死在旦夕矣。果卒。夫土無定位。五行秉之為主。四時賴之以行。萬物藉之以生。其在五常。則信是也。若四端無信。則亦不成其為仁義禮智矣。故曰。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今人吐語出言。並無真心對人。豈能自成其人哉。若從此改悟。言行一致。表裡相應。則遇事坦然。常有餘裕。仰不怍天。俯不愧人。豈不樂乎。然此吾人所最易犯。防檢甚難。切毋略略放鬆。自絕於光明正直之鄉。而入於黑暗荊棘之境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設醮』就是道士設立道場,祈福消災。
『四端』就是仁、義、禮、智四種道德,叫「四端」。
『仰不怍天』,「怍」就是羞慚。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任國佐已經病了很久,所以設置醮壇來祈求上天保佑。任國佐在夢中聽到神明說了,任國佐平時做人,心口不一致,從小到大沒有做過一件善事,罪惡已經定案了,生命就在旦夕之間,果然很快就死了。在五行中,土是沒有定位的,卻是要以土為主。『四時』就是春夏秋冬,要倚賴它來運行,萬物藉由它才得以生長,它在五常中就是信了。如果仁義禮智四端沒有信,就無法成就仁義禮智的功用。所以說,誠是萬物始終不能離開的,不誠就沒有物的存在。
今日世人要說話,並沒有真心對待人,怎麼能使自己有成就呢?如果能從此處省悟改過,改除不誠實,而真正以誠行事,使得言行一致,表裡如一,遇到事情一定就能夠坦然面對,經常保持寬鬆的心情,使自己能做到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人。那豈不是很快樂嗎?然而這是我們最容易觸犯的事情,要預防檢點實在不容易,切勿有一點點的放鬆,使自己和光明的境地絕緣,而進入黑暗荊棘難行的境地。這一段主要是在講,『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主要是講這個「誠」字。
好,最後我們來報告老法師對於這第九十三句,「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說,「得新忘故,口是心非」,這是大惡。註解裡面說得很好,「小而衣服器用,大而朋情親誼」。古人常說,朋友是老的好,我們也不能說是新交的朋友就不好,但是交新朋友,把以前老朋友疏遠了,這是錯了。這是社會大眾看到你寡恩,所謂薄情寡義,人家會這樣批評。
老和尚說,人不能夠忘本,人要常常念舊。像我來講,我就很喜歡用過的東西,使用過的東西,我比較喜歡用舊東西。我穿唐裝,我常常穿的就是那一件,已經七、八年,快十年了,還是喜歡穿那一件藍色唐裝。我冬天錄影的時候,穿的那件藍色唐裝,是我已經穿了十年了。所以老和尚說,人要常常念舊,人不能夠忘本。從這個地方看到你的心地厚道老成,在社會上真正得到幫助的,實在講,老朋友交情深,念念不忘故交,培養自己的厚道。所以老和尚如果來臺灣,到華藏衛視,他小學同學、國中同學都會來找他,這是念念不忘故交。
第二點,老和尚說,心口尤其要相應。佛在《無量壽經》裡面說,一開端就講,教我們修行下手處,轉惡為善的起點。佛教我們善護三業,第一句話教我們,「善護口業,不譏他過」,這剛才我們解釋了很多。新加坡許哲居士,當時老和尚在講許哲的時候,她是一百零一歲的年輕人。老和尚說,看起來不過是四、五十歲,身體那麼好,她怎麼修養成功的呢?一生沒有煩惱,一生沒有發過脾氣,一生沒有見過別人的不是。所以《無量壽經》裡面所說的,佛所說的,「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這幾句話許哲居士都做到了,雖然她不是佛教徒,她也沒有念過佛經,可是人家真做到了。《六祖壇經》裡面說,六祖惠能大師所說的,「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許哲居士做到了。
老和尚去訪問她,跟她交談,許哲居士所見的是自己的過失,她不見別人的過錯。老和尚是說了,我們跟別人相處,相處不來。如果我們跟別人相處,相處不來的話,我們回過頭要想一想,是我自己做得不夠好。所以從來沒有說是別人不對,許哲從來不說別人的不對。如果你能夠反省自己,不說別人的不對,不說我對,那你才是修行人。這一段,老和尚主要是以許哲做典範,告訴我們,他去訪問許哲,跟她交談,許哲所見的都是自己的過失,不見別人的過失。許哲跟老和尚講,如果她跟別人相處,相處不來,回過頭她會想,她一定說自己做得不夠好。她從來不說別人不好,我才好,她不說這樣。所以老和尚說她是真正修行人。
第三點,我們今天修行為什麼不能成就?我們起心動念是別人不對,我對。老和尚說,我們想一想,到底哪個對,哪個不對?這裡面大有學問,這道理很深。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我們仔細去觀察他怎麼學的?善財童子一生成就,他不見世間過。他看到甘露火王,甘露火王就是瞋的表法,他不見他的過,他認為甘露火王是個菩薩。所以善財童子,不見世間過,只見自己過,不見世間過,所以天天能夠反省、能夠改過、能夠自新,一生成佛。
第四點,老和尚說,老和尚跟弟子開示說,他說的都是真話,順境、逆境都是修學成就的好環境,善人、惡人都是修行人的真善知識。怎樣修行功德圓滿?順逆境生平等心。我們的真誠、清淨、平等從哪裡修?順逆境界裡面修。順境裡面你修放下執著,逆境裡面你也放下執著,那就不二了,那順逆就平等了,順逆境界都是修平等心的環境。善惡是人事上修的,善人,你也放下執著、放下貪愛。惡人,你放下瞋恨,那善惡就平等了,就入絕待境界了。從這裡入不二法門,我們就可以得大圓滿。
你常常想到《壇經》裡面說,六祖大師說,如果是順境逆境,六祖一定會說,順逆是二法,順跟逆是對立的,就是它是二法,相對之法。二法不是佛法,有對有錯、有順有逆、有好有壞,那是二法。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之法。善人惡人,善惡是二法,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法門。你從這個地方去體會,你就跳脫善惡的對待,你不要有善惡的執著分別。什麼是大乘法?多元一體是大乘佛法。有沒有順逆?有沒有善惡?有,多元。但是多元是一體的,為什麼叫一體?每一個眾生都有佛性。我們從多元能證得一體就成就,你就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止於多元,不能夠契入一體,你是凡夫。換句話說,你出不了六道輪迴。你起心動念,言語造作無不是業,這個麻煩就大了,業就感果報。你要入一體,什麼叫一體?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就是一體了,你就得解脫了。超凡入聖,關鍵在此地。希望大家仔細想一想,怎麼契入?放下妄想、分別、執著就契入了。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