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29集
第229集

感应篇汇编第229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二九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4/1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2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四句,【貪冒於財,欺罔其..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2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29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29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二九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4/19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2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九十四句,【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惡語,讒毀平人。】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七百六十九頁,我們看經文,『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惡語,讒毀平人』。這句話的白話解釋意思就是說,對於財物,錢財貪得無厭,而且不知羞恥的去冒取、去強求,這叫「貪冒於財」。「欺罔其上」就是欺瞞長上,或是長官。「造作惡語」就是編造壞話,捏造壞事,以惡語毀謗平常人。
我們看經文:
【索取無厭曰貪。昏昧無恥曰冒。事上忠而持己廉。人臣之大節。今也以貪冒之故而罔上。臣節安在。縱令一時富貴。多見旋踵破敗。子孫狼狽矣。孰若忠廉有守。求保身名乎。至夫衙胥侵蝕錢糧。莊僕隱匿稅租等類。種種弊端。不可枚舉。總屬下取上財。計掩智罔。然所取之財。原是命中本有。無如來路不正。遂致身財兩失。何如於此纖毫不苟。則本有之財。必從他途正分中來。在我同一取而有之。然安險之相去遠矣。此是至理。人當不昧。】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大節』就是指品德操守的主要方面、重要節操,這個是「大節」的意思。
『罔上』,「罔」是蒙蔽欺騙。
『旋踵』就是轉眼之間,表示時間很短促。
『衙胥』,「胥」是古代官府中的小官吏,這叫「胥」,「衙胥」是衙門中衙門官府中的小官吏,這叫「衙胥」。
『計掩智罔』就是以計謀來掩護,用聰明才智來蒙騙,這叫「計掩智罔」。
『無如』就是無奈。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索取財物不知足叫做『貪』,不明事理,沒有羞恥心叫做『冒』。事奉君上要忠心,自己的操持、操守要廉潔,這是為人臣子的大節。現在卻因貪冒的緣故,而欺君罔上,為臣大節也就蕩然無存了。這是古代有皇帝跟大臣,現在有長官跟部屬,所以這個地方用現在的話,就是現在卻因為貪冒的緣故、貪婪的緣故而欺騙長官,做人家部屬的大節,也就蕩然無存了。縱使你得到一時的富貴,但大多數的很快就破敗了,使得子孫狼狽不堪。還不如以忠貞廉潔自守,以求保住自身清白的名譽。
至於衙門官府的小官吏,侵占公家的錢糧,大戶人家的僕人,私藏莊主的稅租之類的事情。古代大地主都會有傭人,他都會有田租嘛,所以僕人私藏莊主的稅租之類的事情,這種種弊端不勝枚舉,都是屬於在下位的人竊取在上位者的財物,而用計謀來掩護,用聰明才智來蒙騙。然而他所取得的財物,本來就是命中注定本有的。就老法師說,「君子樂得為君子,小人冤枉做小人」。小偷偷來的錢,原來是他命中所有的,他命裡本有的福報。這就是你所偷來的是你命中注定本有的福報,但是現在卻是因為來路不明,損福、損德,最後導致生命、錢財兩樣都失去了。
還不如對這些錢財,一點也不要存有苟且不法的手段,就是一點也不要存有這種苟且不法,想去得到的這種手段,不要存有這種心念。那麼你命裡該有的財物,必然會從其他正當的途徑中得到。對自己來說,同樣都能夠得到、都能夠取得,而且為你所擁有,這是安全的。後面這個『然安險之相去遠矣』,一個是平安得到,一個是富貴險中求。我們現在時下,現在人都講,哎呀,我要富貴,一定什麼?無奸不成商,或是在官位裡面去謀取利益,這叫富貴險中求,這叫「然安險之相去遠矣」。一個是平安的得到,一個是冒著生命的危險去得到這個財產,那這兩個「安險之相」,平安跟危險的這種相,就相差太遠了。那麼這是真理,世人應該要知道,『人當不昧』就是世間人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還是做人要老老實實做人。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貴州大中丞王公。總制兩廣。清查庫帑。有贏金三十四萬兩。戶部已經開銷。軍餉亦皆發足。無主可歸。蓋緣承平日久。軍少餉多。日積月累。 遂以有此。莫能究其何自而來。朝廷亦不知也。公查得。即欲具疏奏聞。家人莫敢言者。有同學老友從容請曰。公一塵不染。朝野共知。但此銀既非下取民膏。亦非上侵國課。公有令嗣四人。可以稍為之計乎。報出三十萬金。留四萬金分授四郎君。於公之忠介無損也。公笑曰。君言亦合情理。但孀居三十年。一旦為兒孫計。白頭改節。毋乃左乎。卒盡數題報。不留錙銖。後公歷任郡守。諸孫元魁接武。清要相繼。即雪園太史兄弟也。嗟乎。王公可以為難矣。可以為天下之真君子矣。】
這一篇非常地好,這是「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的見證,也就是司馬光先生說的,「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中,以為子孫長久之計。」這就是王公他已經做到了,所以他子孫繁盛,這是明朝『貴州大中丞王公』,他真的做到這裡面講的『忠介』,忠貞廉介。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大中丞」就是明朝清朝的時候,稱巡撫為「大中丞」。巡撫有時候都管兩個省、三個省。
『總制』就是總督官職。
『庫帑』就是官庫所藏的錢財,我們現在講的名字叫國庫裡面所擁有的預算或是錢財。
『贏金』,「贏 」就是多餘。
『開銷』就是處置完畢,用現在的術語叫預算已經執行完畢。
『承平』就是天下太平。
『具疏奏聞』,「具疏」就是準備公文要呈報朝廷陳述,「奏聞」就是臣下將事情向皇帝報告,這叫「具疏奏聞」。
『從容』就是慫恿、勸誘,這個地方跟我們講從容就義,那意思是不一樣的。
『國課』就是國家所課徵的稅賦。
『令嗣』就是,「令」就是尊稱,就是我們講說,稱對方的兒子叫貴公子,因為讚美他的才德美好的兒子,叫「令嗣」,稱對方兒子的尊敬的用語。
「忠介」,忠誠耿介。
『孀居』,本來「孀居」的意思就是守寡的婦人,婦人守寡之義。但是這個地方,「孀居三十年」,這個「孀居」不是指守寡,是指說他廉潔不取,為官清白,這種操守叫「孀居」,已經守了三十年了。所以他才說,不要『白頭改節』,「白頭」就是年紀大了,老了,他晚節不保叫「白頭改節」,我們一般講說晚節不保。
『毋乃左乎』,「左」的意思就是說,那這樣就一步錯,千步錯了、步步錯了,叫做「左」,就是不當、偏頗、差錯,這叫「左」。
下面『不留錙銖』,我們一般常常用的就是錙銖必較,非常小器叫錙銖必較。那這個地方「不留錙銖」,就是一毛錢都不留。「錙」跟「銖」,這是古代的一個重量單位,「錙」是古代的重量單位,《說文解字》裡面講六銖就是一兩的四分之一,以前的用錢都是用黃金一兩,黃金一兩的四分之一就是六銖,這個「錙銖」就是比喻微小的數量。
『元魁接武』,「元魁」就是殿試第一名,我們以前有鄉試、會試、殿試,殿試就是皇帝主持的,皇帝主持的考試,那個第一名的叫狀元,我們一般叫「元魁」。末學有到南京去講學,他們就請我到南京孔子廟,夫子廟,哎呀,夫子廟非常地好。如果各位有到南京去,我建議你們去看一看夫子廟,那邊保存得非常地好,夫子廟的旁邊,秦淮河畔,哎呀,那個古代秦淮河畔,富有人家那個典故歷史,歷史的哀怨故事很多。現在中國的政府單位把這個古代的古蹟保存得非常地好,末學非常地敬佩,做得非常地好,不管是街道啦,還有古代的秦淮河啦,那甚至都是明朝、清朝的橋梁,到現在都還維持得很好。南京是我看過的在中國的各城市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福州,很像臺灣,而且真的,福州那個地方的風水,以及那個道路系統,那個山不高,非常地好。
南京曾經是國民政府的首都,你在那個地方,可以看到很多朝代的興衰。我們知道梁武帝的首都也在金陵,南京,國民政府的首都在南京,它朝代裡面有很多,首都都建立在金陵。那個地方就有這種古代考試的時候,那一些的文房四寶,然後考上以後,會有什麼樣的待遇,裡面都講得、解釋得非常地好。就是「元魁」是殿試第一名,然後即狀元。所以那個地方就有魁星廟,魁星廟就是,「魁」就是第一名。所以我特地也進去那個魁星廟,看那個魁星神,很多人都去那邊,以前古代要考試都進去頂禮膜拜魁星。「接武」就是步履相接,前後相接繼承,這個就是王公他的後代,每一代都出「元魁接武」,都出了很多狀元,就祖先積德,所以積德很重要。
『清要相繼』,「清要」,高顯重要的政務,地位顯貴,職司重要,而政務不繁的官職,叫做「清要」,位階很高但是事情不是很繁重。但是現在不容易,現在老法師說,現在當官叫,以前叫民不聊生,現在叫官不聊生,當官現在很辛苦,全世界都一樣。所以以前的當官,像蘇東坡他們可以遊山玩水,拜訪這些佛門中的禪師,可以品茶論道,現在沒有辦法,現在已經忙得這些當官的,已經忙得日積月累,身心俱疲,就現在沒有辦法有這種「清要相繼」的官職。
『太史』就是明朝、清朝修史的職務之翰林院,俗稱翰林為「太史」。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貴州大中丞王公擔任兩廣總督時,清查府庫的錢財有多餘的黃金三十四萬兩,在戶部已經報銷完畢了,『軍餉』,軍隊的薪餉也已經發完了,不知道這筆錢三十四萬,三十四萬兩黃金,不曉得要歸屬於哪個部門。這是因為太平日子相繼太久了,軍隊少而糧餉又多,這樣的日積月累,所以才有多出這麼多的黃金。沒有辦法去追究說,這些黃金是從哪裡來的,朝廷也不知道有這筆黃金。現在被王公查到了,他就想要具文上疏稟奏皇上。家人不敢向他說了,那就有同學老友慫恿的請求他說了。說王公啊,你的為人清清白白,這是朝野大家所共同的認知。但這些銀兩既不是向下榨取的民脂民膏,也不是向上侵奪國家的稅賦,而王公你有四個兒子,你是不是可以稍微替他們打算打算一下。這個都是送你下地獄的人。
我這次到日本去演講,海南島的監獄管理局局長張發,我們兩個兩地相會,都是兩岸的高階警官,我講因果,他也講因果,所以我們在東京第二屆的傳統文化論壇,兩邊講因果的警官在東京相逢,高興得不得了。我也邀請張發能夠到臺灣,為臺灣的監獄典獄長來講話。因為末學曾經在臺灣辦過第一屆的生命教育研習營,我把全臺灣所有監獄的典獄長、教化科長、戒護科長請來臺北,我們辦兩天一夜的生命教育研習營。老法師說,應該改成慧命研習營。他說,犯人犯錯,你不要瞧不起他,你把他教化好了,等他回頭,他是人間最好的導師、人間最好的老師。為什麼?因為浪子回頭金不換。
所以我就跟張發老師說,我想請你到臺灣來,看看我這個心願能不能夠達成,希望佛菩薩護佑我能夠完成第二屆生命教育研習營。張發菩薩在海南島,遲來的愛,高牆的春天,他在海南島做得太好,現在在全中國大陸各地去演講。所以我稱他是人間的活菩薩,人間活的閻羅王,因為他是監獄管理局局長嘛,等於閻羅王,不然叫什麼?死掉了,死後的時候叫地獄,人間叫監獄,所以他們中國大陸這邊不叫典獄長,叫監獄長。
他就跟我講了,送這些人,尤其是青少年,或是貪官汙吏到監獄裡面有三種人,第一種,哥倆好,這個就是哥倆好。老友,這個叫同學老友慫恿王公,你就為你子孫打算嘛,你只要報出三十萬兩黃金,留下四萬兩黃金分給你四個兒子嘛,這不是送他進監獄嗎?對於王公你的忠心清廉,一點也不會影響啊。聽起來好像有道理,那害死他啦,哪一天東窗事發,不就是抓去關,砍頭了,在古代是砍頭的,不是像現在是判刑。所以張發菩薩老師說,張發老師說,送他去監獄有三種人,一個是哥倆好,這個就哥倆好。第二個,甜蜜蜜地,甜蜜蜜就是女人,女人送他去監獄。所以說第一個哥倆好,第二個,甜蜜蜜,第三個,人民幣。甜蜜蜜,他取那個音,甜蜜蜜,人民幣,這三個進監獄,我就覺得張發真的了不起。
我後來讚歎他,他沒有半句佛言佛語。我說,你不是說佛法,做佛法。不是菩薩,是菩薩,我跟他這樣讚歎。不說佛法,做佛法的事情。什麼叫佛法?教人家覺悟叫佛法。佛者,覺也。法也,正也。僧也,清淨也。佛法僧三寶,叫覺正淨。那張發不就是教人家覺正淨嗎?所以我說,不說佛法做佛法。不是菩薩,不說菩薩是菩薩,他不說他是菩薩,但是他做的都是菩薩行為。他救那麼多人,他讓死刑犯回頭。他也曾經讓犯人回去過節,後來乖乖全部都回來,這個在古代《感應篇彙編》裡面就有這個故事,張發已經把它實踐做到了。
他後來說,我在海南島有看過你的因果講座,「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很有趣。他說,我想請你來監獄講,你可不可以不要講佛法,不要講佛的用語,你用什麼個方式來表達。我說,好啦,好啦,我沒你那個本事,你智慧比較高,真是難得。人間能夠遇到善知識,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張發菩薩,我第一次跟他在東京見面,非常非常地尊敬他,他是真的菩薩,為國為民,憂國憂民,現在都在從事教化的工作,幫助習近平總書記,讓政治更清明,很難得。
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個白話,王公就笑著說了,我們看後面這個,王公就笑著說,在七百七十一頁的第四行,王公就笑著說了,你們所說也很合情合理,但是守貧守節已經三十年了,一旦為兒孫打算,到老才變節,這不是很錯誤嗎?這表示王公德行非常好。德行好的長官,德行好的官,你看他的覺照能力特別強,在重要的關卡上,在面對財色名食睡的關卡上,他能夠懸崖勒馬。這個沒有德行是沒有辦法觀照的,一定是迷惑顛倒的。最後全數提報歸繳國庫,不曾留下一點點。後來王公歷任郡太守的官職,他的諸多子孫不是考上文狀元,就是武狀元。所以「元魁接武」也可以都,也可以解釋說,他的孫子,孫子輩的統統連續考中狀元,也可以這樣說。或者是說,他各代的子孫都能夠連續的考中狀元,這也可以這樣說。所以「元魁接武」也可以講說,文狀元,武狀元。當清高顯要的官職相繼不斷,就是「雪園太史兄弟」。哎呀,王公的作為,實在是難能可貴,可以說是天下的真君子。
那麼我們當公門中的官員,應該好好去省思這一段,古代明朝距離我們不是很遙遠,也不過現在是七、八百年前,甚至可以講說,是五、六百年前而已。明朝貴州這個大中丞王公,他擔任兩廣的巡撫,他清查國庫,剩下三十四萬兩黃金,他可以自己要報多少就報多少,剩下的他自己可以中飽私囊,但是他卻不起貪念,這影響到他的,不僅是影響他這一生,也影響他所有歷代的子孫,這叫祖上有德,我們一般講叫老祖宗保佑,這叫積功累德。
這個地方我們就探討一個問題,在這個五濁惡世,我們很容易迷惑顛倒。人家說,所謂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很多人都是晚節不保。那麼這個就是要怎麼?李炳南老師跟我們講的,做人要有前後眼,什麼叫前後眼?不是說你頭部長一個眼睛在前面,長一個眼睛在後面,不是。所以你要看得到古代人的例子,然後會想到未來的事情,這叫前後眼。你可以看到古代的古聖先賢,這些人是怎麼個積功累德,你可以看到自己未來的命運是怎麼樣,如何消災免難,這叫前後眼。
所以老法師說,佛教我們發心,從哪裡?從放下。王公就是放下三十四萬兩黃金,他要貪也可以,他放下。所以放下,我告訴各位好好修這兩個字,很多東西你要學會放下。現代人都不是放下,是放棄。你現在放下,臨命終才會放下,你才能夠解脫自在。放下,在什麼時候放下?在根塵接觸,在五欲六塵,在財色名食睡現前的時候,你能不能作得了主?這叫放下。作得了主,叫放下。作不了主,放不下。
我們要放下什麼?放下七情五欲,放下貪瞋癡慢疑,就是學習放下這些東西,放下自私自利,放下財色名食睡,你才有辦法入門,入什麼門?入解脫之門。你才能夠真正斷惡修善,從這個地方開始,你才算說開始積功累德。功德的累積實至名歸,你如果真的積功累德了,你要求富貴,你不要求,它就來了。你要求官位,你不要求,它就會來。你沒有求富貴,富貴來。你沒有求地位,地位來。你沒有求名利,名利來。為什麼?來了怎麼樣呢?來了你一樣不會放在心上。如果你放在心上,就表示你在享受這個果報。果報享受完了呢?積的這個福德不夠殊勝,你是有積了,但積了起作用,但是問題在怎麼樣?問題在這個時候,你遇到不善的緣在誘惑你,你動心了。
王公他能當到巡撫這個官位,他也是一定過去生有積功累德。可是現在不善的緣來了,一共國庫裡面還剩下三十四萬兩黃金。他的好朋友勸他報三十萬,留四萬兩黃金給子孫,這是這個緣,就誘惑的緣就來了,這叫不善的誘惑的緣來了,你動心了沒有?如果你動心了,你就做了缺德的事情,這些國庫的錢你拿走了,你下一世要做牛做馬來還,那是納稅人的錢。雖然你現在好像沒有事,做缺德的事情好像沒有事,你依舊在享福,還當你的大官,這是什麼原因?你過去生所修有福德,那個福德還在支持你,你還沒用完。等你享受完了,你享受的是以前的福,你現在做這個缺德的事情,那個造罪業的果報還沒有成熟。什麼時候成熟?你上一世的福報享盡了,現前所造的這個惡業果報就成熟,你就會被人家發現,叫東窗事發,你就被人家舉報,你就被人家移送法辦了。
等到你福報享盡了,現前所造的這個惡業就現前了,果報就現前。那這個成熟了後就麻煩了,可能你的事業就一敗塗地,鋃鐺入獄,最後死掉的時候還死墮三途,這個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這是做人、做官要有前後眼。王公就有前後眼,前眼是看因,後眼是看果,這是李炳南老師說的。一定要知道善有善果,惡有惡報,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怎麼能夠疏忽呢?時時刻刻要提高警覺,名利現前一定要想到,合不合義?合不合道義?合不合禮?如果於禮義都不合,你就不要拿,不合禮、不合義就不要碰。如果你一要碰了,你一接觸,馬上帶來給你的是災難。你眼前有小利,後面有苦難。各位要記得這句話,眼前貪得一點蠅頭小利,後面就有大災難,就有苦難了,這不能不知道。
這是老法師在《淨土大經科註》二百三十九集的開示,我們提供給各位參考。這是看到王公的故事我們覺得,我們必須學習王公的深信因果,他是真的深信因果,我們要學習王公的積功累德,庇佑子孫。那要怎麼樣?就要有王公這種精神,要有前後眼,前面知道因,後面知道果。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成化中。秦紘巡撫陝西。秦府旗校肆橫。居民苦之。紘悉擒治。不少寬。秦王奏紘欺滅親藩。上怒。逮下錦衣衞獄。命內臣尚亨籍其家。止得黃絹一疋。故衣數件。亨回奏紘貧狀。上親閱其貲。嘉歎久之。詔釋紘繫。賜鈔萬錠。以旌其廉。調巡撫河南。既抵任。太監汪直。亦以事至。時直威勢震赫。他巡撫皆屈禮以見。紘獨抗禮。直知其忠廉。加敬焉。紘密疏汪直。多帶旗校。騷擾地方。後直回京。上問各省撫臣賢否。直獨稱紘廉能。上以紘疏示之。直叩頭服罪。稱紘賢不置。上釋之。紘後位尚書。】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成化』,這是明憲宗的年號。
『秦紘』,他是明代的官吏,他山東人,為官清廉、端正,清廉端正。他有很多的政績,他擔任雄縣知縣的時候,因為懲治不法的權貴隨從,被他的上司逮捕下獄,當時鄉民五千多個人,到京城為秦紘喊冤訴訟。後來他調到府谷縣,擔任陝西各地的知縣、知州,他在任內揭露不法的宗室,抗擊蒙古軍,但是他屢遭貶責,後來擔任右都御史、戶部尚書、太子少保,總制三邊軍務,他的部隊紀律嚴明,這個是「秦紘」。當時的人稱呼他叫「偉人」,他為官清廉,個性非常剛直果斷,「勇於除害」,這個是「秦紘」。
『旗校』是明代皇宮內,內部協同管莊太監,管理皇莊的武裝人員叫官校。這個明代「旗校」,這些官校他們都跟太監勾結,然後欺負佃農,危害萬端,占用民間的土地,收斂、收刮人民的財物。當時京城的人都被這些「旗校」,他甚至汙人妻女,害人性命,所以京畿內外人民深受其害,就是這是保護皇帝宮廷,跟太監勾結的這些武裝人員,這叫「旗校」。
『秦王』,這個地方秦王封陝,秦王封陝的意思,就是明朝建國以後,明太祖朱元璋大封他幾個兒子,在各地設藩國來分給他們,其中他第二個兒子叫朱樉,被封為秦王,位列諸王之首。那這個藩王府,就秦王府,就設在西安,今天的陝西省。那秦王他不僅廣置藩田,而且他還可以遷制陝西、甘肅、寧夏等地的將領,負有鎮守西北的重任。這個秦王府它裡面也設了很多官吏,光他的衛兵就一萬六千人。那麼在明成祖的時候,他想要削去這些各地藩王的兵權,但是還有保留他其他的特權。秦王的地跟他的藩地,後來由朱樉的子孫世襲,總共傳十一世,十六王。這是明朝的一種,他們這些親王封地的情形。
『親藩』就是帝王宗室親屬被分封者,叫「親藩」。
『錦衣衞』,這個「錦衣衞」,我們看電影都看過,在明朝裡面非常有名叫「錦衣衞」,我們現在講叫祕密警察,有點像蘇聯以前的KGB,祕密警察。這個錦衣衞,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是明朝洪武十五年開始設的,它本來是管理護衛皇宮的禁衛軍,跟掌管皇帝出入儀仗的官署,後來慢慢演變成皇帝的心腹,它有特別的命令可以兼管刑獄,可以管到司法,皇帝給它巡察緝捕的權力。後來在明朝中葉以後,設東西廠並列,成為廠衛並稱的特務組織,叫「錦衣衞」。這個造成很多的冤獄,這是明朝一個很特別的組織。
『內臣』是宦官太監。
『籍其家』的意思是說,登記他的家財予以沒收。
『詔釋紘繫』,「繫」就是他被羈押在監獄裡面,拘禁,後來把他釋放,「釋」就是釋放秦紘這個拘禁。
『汪直』是明朝廣西那地方的人,他是成化時的御馬監太監,他的工作是專門刺探大臣跟民間的一些隱事,就是一些祕密的事情。但是汪直他屢興大獄,造成很多大的司法案件,而且仇殺誣陷,無所不為,奪占民地達兩萬頃。他當時的權力非常地大,巡邊監軍,威勢傾天下。後來還是這個汪直被御史彈劾,把他罷官免職,從西廠職務上把他拉下來,他的黨羽後來都被放逐。這「汪直」。
『抗禮』,這是對等之禮,以平等的禮節相待。
『不置』就是不捨、不止。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憲宗成化年間,秦紘奉命擔任陝西巡撫。在陝西的秦王府中,有旗兵的校官橫行霸道,當地的居民深以為苦。秦紘全部將他們捉來究辦,絕不寬貸。秦王就向皇上稟告,告狀了,說秦紘欺滅皇親貴族。皇上非常生氣,下令錦衣衞將他逮捕,將秦紘逮捕下獄,關在監獄裡面,命令親近的大臣尚亨,去查秦紘登記的家產有多少,而且把它沒收。結果尚亨去查一查,只有黃絹一匹,幾件舊衣服而已。這個秦紘的為官清廉,窮到這種程度,只有黃絹一匹,還有幾件舊衣服,這古代叫家無恆產,就為官非常清廉。那尚亨就將秦紘貧窮的情形回報皇上,皇上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當到巡撫怎麼都沒有這些家產呢?親自查閱他的家產,後來發現是真的只有黃絹一匹,幾件舊衣服。皇帝就非常讚歎他,讚歎不已,下旨,下詔釋放秦紘,並賜給他一萬錠的銀子,以表揚他的廉潔,並調任河南巡撫。
秦紘到任的時候,剛好太監汪直,也剛好有事情到這個地方來。當時汪直的威勢正是如日中天,很顯赫的時候,其他的巡撫都卑躬屈膝來求見他,只有秦紘行平等禮。汪直知道秦紘他很忠貞又廉潔,更加敬重他。秦紘暗中將汪直的事情上疏皇帝,說汪直多帶旗兵護衛騷擾地方百姓。後來汪直回到京城,皇上就問汪直了,哪一省的巡撫最賢能?汪直說,只有秦紘最廉潔能幹。皇上出示秦紘的疏文給他看,他說,你看,秦紘說你騷擾地方。你看汪直怎麼說呢?汪直叩頭認罪,而且還不停的稱讚秦紘很賢能。可見這個秦紘他的德行實在讓這些惡人碰到他也尊敬不已,所以汪直就跟皇帝不停的稱讚說,秦紘很賢能。皇上最後原諒汪直。這汪直還是有一點點良心未泯,他講真心話,那皇上最後還是原諒他。後來秦紘官當到尚書,以前古代的官職叫六卿,尚書等於部長。
那麼這一段裡面,也有值得我們探討的地方就是,秦紘當巡撫,他嚴辦秦王這個權貴,他那個部屬無惡不作,但是他卻被錦衣衞把他逮捕下獄,也就是說,秦紘被秦王誣陷,他最後被逮捕下獄,他沒有抱怨,秦紘他處逆境不起瞋。後來皇帝發現他為官很清廉,叫尚亨籍查他的家產,只有黃絹布匹一匹,皇帝後來非常讚歎他,賜給他一萬錠的銀子。秦紘順境不起貪,他的德行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
那我們就要探討一下,為什麼秦紘得到西廠的汪直這麼個讚歎?連這麼惡的人都讚歎他。他後來當然皇帝也給他恢復河南巡撫了。所以這是老法師說的,一生的榮華富貴,富貴窮通,完全自己要負責任,自己要負百分之百的責任,跟別人都沒有關係。一生富貴窮通,完全要自己負責任,跟任何人都不相干,這是真理。怎麼能夠怪別人呢?你如果真想通了,明白這個因果道理,所有一切的緣都是對你修行提升境界的增上緣,對你都有好處、都有幫助。包括秦紘他被秦王陷害,他如果能處在這些逆境裡面,對這一切緣都感恩,那這提升秦紘的德行,提升境界最好的增上緣,對秦紘來講也有好處,他沒有怨恨,所以皇帝後來給他釋放了。這是秦紘他本身,他把這些逆緣當成增上緣。就是看你怎麼去面對這些逆緣,它是可以幫助你斷煩惱、幫助你消業障,你要心存感恩,這是真話。
所以老法師說,毀謗我的人、侮辱我的人、障礙我的人、陷害我的人,對他們統統要感恩。為什麼?因為你到最後,你的德行會成就,你的功德會圓滿。那你要感謝這些陷害你的人、毀謗你的人、侮辱你的人、障礙你的人,因為他們嫉妒才侮辱你、才障礙你。結果沒有想到,他們卻幫你提升你的德行境界,你的業障就因為這樣消掉了,你修忍辱波羅蜜。如果沒有這些人來毀謗你、汙辱你、侮辱你,我們無始劫以來所造這些罪業怎麼消呢?這些人對我這種行為是幫助我消業障。如果我們面對這樣的一個毀謗跟侮辱,如果我們不服氣的話,我們有怨恨的話,我們對對方有心生怨恨,我還是要報復。那這個麻煩就大了,你就跟他共業了,將來就在六道裡面,一報還一報,冤冤相報,生生世世沒完沒了。所以我們現在面對人家嫉妒我們、毀謗我們、汙辱我們、障礙我們、陷害我們,我們歡喜接受,消業障。你對他不要起怨恨的心,你跟他之間的過去生的惡業,業障就消掉了。欠命的要還命,欠債要還債。你不要起瞋恨心,你就不會跟他冤冤相報。
我們今天學佛明白了,知道這些惡緣、這些逆緣是替我消業障,是我的恩人,我對他沒有絲毫怨恨,有感恩的心。你自己的境界提升了,怎麼提升?這些毀謗、障礙、嫉妒、破壞都是考試,你一關一關的通過,心裡真生歡喜,沒有怨恨、沒有煩惱,這一關通過了。在沒有學佛以前我們會受不了,我們會有怨恨心,一定要報復。現在心平氣和,什麼都沒有,結果你的境界提升了。你的修行功夫在這裡看,這是逆境。所以你有沒有修行功夫?你就要看這裡了。我也面對過這種情況,我辦三年的萬人念佛,有沒有這些情況?有啊,怎麼沒有,比這還更嚴重的。但是我都過關了,我把它當成佛菩薩在考試,每一個人都是佛菩薩在考我。那我如果能夠把這個問題解決了,那我就過關了。所以李炳南老師說,遇到困難,困難來挑戰你。李炳南老師說,困難愈多,功德愈大。我們沒有求功德。但是李炳南老師說,面對困難,面對困難的挑戰,你要歡迎困難、解決困難。
這是剛才講說逆境,人家來毀謗你、來障礙你、來嫉妒你、來破壞你,這是逆境。那現在講順境,順境,高名厚利,你會不會起貪心?這也是一種考驗。你能不能如如不動?如果我們能夠不忘恩、不負義。比如說了,你在一家公司擔任職務,老闆對你不錯,待遇雖然不是很高。如果有一家公司,突然間知道你是一個人才,加一倍的工資、兩倍的工資叫你去,你去不去?現在的人都一定去的,為什麼?現代人不會記著恩、不會記著義,都會忘恩負義。那如果有一家公司,再出一倍到兩倍的錢來叫你去,你去不去?如果你能夠如如不動,不貪財、不貪地位,你原來的老闆知道了,他肯定升遷你。為什麼?你這個人難得,這個人有忠有義,這個人知恩報恩,不忘恩負義。
人品、德行就在這個地方看,那你是真正的好人,佛菩薩讚歎你,鬼神恭敬你,不仁不義的人都怕你,都尊敬你。就像太監汪直看到秦紘,他還是讚歎他廉潔,操守很好,廉能。就是這裡講的,你有德行,你是真正的好人,這些不仁不義的人,鬼神看到你,祂都尊敬你。如果你背叛你的老闆,你忘恩負義,那這樣你就是不仁不義,那這樣鬼神也瞧不起你。所以老法師說,人不能夠不讀佛經,才知道我們這個人生裡面,應該要怎麼做人,怎麼樣立足,怎麼樣是真的好人好事,什麼是假的好人好事,要搞清楚。你玩假的,假的會被人家看破,一文不值。雖然人家沒有看破你,鬼神看破你、佛菩薩看破你。這是我們看到秦紘他這種遭遇,我們就來跟各位研討,一生的富貴窮通,完全要自己負百分之百的責任。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顏茂猷曰。行節至此。如皓月烈炎。如精金美玉。不亦善乎。使秦公稍積貨財。則一下詔獄。其能如此灑脫否耶。廉威既震。閹宦無色。威寧伯尹尚書輩。所叩頭乞憐者。而秦公以遠臣挫其鋒。嗟乎。貴賤固所自處耳。】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詔獄』就是關押欽犯的牢獄,欽犯就是皇帝所嚴辦的犯人的牢獄,叫關押欽犯的牢獄。
『無色』就是顏面失色。
『威寧伯尹尚書輩,所叩頭乞憐者』就是汪直當時,因為他聲勢權力很大,當時威寧海子,就是在今天的內蒙古。當時有一個王越這個人,王越就是「威寧伯」,他在明朝的時候,他任三邊的總制,這是一個官名,他官當到兵部尚書。但是他急著求功名,所以他有跟宦官汪直,有依附在宦官汪直這邊。後來他跟汪直出兵到威寧海子,他們突襲韃靼軍的老弱,所以這個王越後來封威寧伯。那後來汪直得罪朝廷,那王越後來也被奪去官職。這個就是「威寧伯尹尚書」,「所叩頭乞憐者」的意思。
「尹尚書」是當時另外一位尹旻,他是明朝濟南府城這邊的人,他擔任吏部尚書,掌管銓政,就是選拔考核官吏。尹尚書當時他也是,因為汪直當時掌握西廠,這些士大夫都是要奉承他。這個吏部尚書尹旻,偕同這些卿貳,「卿貳」就是等於次於卿相的朝中大官,叫「卿貳」,想要去晉見汪直。等見到汪直以後,相率的帶領這些諸卿貳向汪直叩頭。也就是這裡講的,「叩頭乞憐者」,就是這些部長都很怕這個掌握西廠的汪直,所以對他卑躬屈膝。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威寧伯也是這樣、尹尚書也是這樣,都是對汪直叩頭乞憐。所以後來尹旻尹尚書去見了汪直叩頭以後,率領他這些部屬叩頭以後,汪直非常高興。這個事情記載在《四庫全書》裡面,都有記載這一段。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顏茂猷說,一個人的品德節操,能做到這種地步,就像潔白的月亮、光明的太陽,又像似精純的黃金、美麗的翠玉,那不也是很好嗎?如果讓秦紘稍微積蓄一些錢財或是財貨,那麼在被皇帝下詔入獄的時候,他能夠過得那麼灑脫嗎?他廉潔的威信建立起來了,連太監的近臣都黯然失色。這是指汪直後來對秦紘非常地敬佩,所以太監近臣是指汪直,都會黯然失色。而這些太監連威寧伯、尹尚書都要向他叩頭乞憐的人,但秦紘卻以遠臣的身分來挫他的銳氣。哎呀,貴賤的身分,本來就是自己去建立的啊。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宋杜衍山陰人。食於家。惟一麵。或言其太儉。公曰。衍本一措大。名位福祿。冠帶服用。皆國家所有。一旦去身。復為措大。何以自奉哉。夫儉者。廉之法也。物交勢迫。浸不自由。奢費恣靡。悉此是貲。雖欲廉得乎。故廉莫如從儉。涖民之時。無異處家之時。用官之財。不啻用己之財。斯可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杜衍』是北宋大臣,他擔任州縣地方官,以「清廉明斷、善折冤獄」而著稱,這個是「杜衍」。在《宋史·杜衍傳》裡面,稱他「杜衍」,他「清介不殖私產」。他死的時候告訴他的家人說,「一枕一席」葬之於曠野小墳中。就他臨死的時候告訴他家人說,一個枕頭,一個草蓆,把我埋葬在曠野小墳墓裡面就可以了。這是宋朝的「杜衍」。
我們看下面這個『措大』,這個在以前的名詞,叫窮措大,就窮書生。「措大」就是貧寒失意的讀書人,叫窮措大。
『自奉』就是自身日常生活的供養。
『涖民』,「涖」就是蒞臨的意思,那個蒞的異體字,所以「涖民」就是管理百姓。
『不啻』,無異於,如同。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的杜衍,山西省山陰人,在家吃飯只吃一碗麵而已。有人說他太節儉了。杜公說了,我本來就是窮人,現在的名位福祿以及所穿戴的衣帽官服,所花的錢都是國家給我的。一旦沒有當官,我仍然是一個窮人,那時候如何養活我自己呢?所以節儉是養廉的方法。如果人活在物欲交織,勢力的緊迫中,是很不自由的。奢侈浪費的東西,也都是國家的財物,雖然想要廉潔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廉潔必須要從節儉做起。如果能在管理民眾的時候,就好像在自己的家中一樣,在花費國家財物的時候,就像用自己的財物一樣,那就可以了。你到民間去管理這些地方的百姓,就像你在管你自己的家一樣。這個是「涖民之時,無異處家之時」,你把這些縣民都當成你的子民,當你家中的眷屬,這叫「涖民之時,無異處家之時。」「用官之財,不啻用己之財」,你用公家的錢,就好像用自己的錢一樣,那這樣就可以了。
好,接下來我們看下面這一段,我們看經文七百七十三頁:
【紹興府一布政。巧於貪饕。積財至數十萬。及敗官歸。買良田十萬畝。富甲一郡。其祖父屢見夢。言冥譴將及。不信。止一子一孫。果嫖賭不悛。皆殀死。布政公尋染癱瘓。子媳孫婦。頗著醜聲。利其有者趨之若鶩。布政猶目及見之。垂死家已罄矣。臨終張目大呼曰。我官至布政不小。田至十萬不少。我手中置。我手中了不曉。說畢而死。嗟乎。此特花報耳。其果報在地獄。又不知何如也。善哉楊伯起曰。吾雖無厚產以遺子孫。使後世稱為清白吏子孫。所遺不既多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布政』是古代明朝,它在全國府州縣等,分統於兩京以及十三布政使司,每司設左右布政使各一人,為一省的最高行政長官,這叫布政使,是各省民政兼財政的長官,它屬於布政司所管轄。
『貪饕』就是貪得無厭。
『敗官』是居官不法,官場失利,丟官。
『不悛』就是不悔改。
『殀』就短命而死。
『楊伯起』就是楊震,他是東漢人,他出身在官宦世家,他在赴任途中經過昌邑,今天的山東巨野。當時他的朋友,故人王密任昌邑令,他拜見之後,到夜間他懷金十斤要送給楊震。就是王密他擔任昌邑令,他要送十斤的黃金給楊震,就楊伯起。楊伯起他不想收,那當時王密就說一句話了,他說,夜深無人知曉為藉口,請楊震收下這個黃金。楊震就說一句話了,他說,「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呢?楊震就這樣回答王密了。王密說,沒有人看到,十斤黃金你收下來,他說,天知、神知、我知、你知,「子知」就是你知,怎麼可以說無知呢?這是「楊伯起」。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紹興府一位布政使,很會貪汙,累積的錢財已經到達數十萬。等到丟官回家鄉,買了十萬畝良田,成為該郡最富有的人。他的祖父經常來給他託夢,說陰府就快要譴責你啦,但是他還是不相信。他的下一代只生了一個兒子,一個孫子,結果都是嫖妓跟賭博,不知悔改,而且都夭折而死布政使不久身體也癱瘓了。他的子媳婦跟孫媳婦不守婦道的惡名聲,到處可以聽到,前來想要占便宜的非常地多。布政使還親眼看到,等到他將死的時候,家產已經被花光了。
在臨終的時候,他張開眼睛大聲的呼叫說,我官當到布政使,職位可說是不小,我的田地也有十萬畝,財產可說不少。這些都是在我手中購置的,也是在我手中花完了,真的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說完就死了。哎呀,這只是前段的花報而已,其後段的果報在地獄,還不知道要如何呢?楊伯起說得好,我雖然沒有豐厚的財產留給子孫,但能夠使子孫,後代的人,能夠使後代的人稱讚我的子孫,是清白官吏的後代,所遺留的不就是很多了嗎?
那麼這一段裡面,也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就是這個紹興府的布政使,他貪得無厭,這個貪汙所得的錢財已經到數十萬了。等到他被罷官了他回家,他買良田還買了十萬畝,成為那個縣裡面最有錢的人。他祖父來給他託夢他也不相信。最後他唯一的兒子、唯一的孫子都是嫖跟賭,最後死掉了。那子媳婦跟孫媳婦也都把錢花光了。最後他自己死的時候,張目大呼說,在他手中賺了這麼多錢,也在他手中,這些錢全部都歸於零了。
那這個告訴我們什麼?這印光大師說了,印光大師說,人要修福。如果人造業的話,那不出六根三業,就是眼耳鼻舌身意,跟身口意三業。那麼眼耳鼻舌身意,前面的五根就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這是屬於身業,後面的意業屬於心,就是指意業。那麼身口意三業裡面,這身口意三業,身業的部分就是殺生、偷盜、邪淫。印光大師說,身業這三種業罪業都很重。這個紹興府布政使,他貪汙得來的錢,就等於偷來的錢一樣。印光大師說,「偷盜人物,似得便宜,折己福壽」。己命中所應得者,「比所偷多許多倍。若用計取,若以勢脅取,若為人管理作弊取,皆名偷盜。偷盜之人,必生浪蕩之子。廉潔之士,必生賢善之子。此天理一定之因果也。」
這是印祖的開示。我們把它翻成白話說,偷盜的人,看起來好像表面上得到便宜,實際上是折自己的福、減自己的壽。這本來命中所應得的啊,他命中所應該得到的福報,比他所偷來的還多好幾倍。那什麼樣算偷盜呢?「用計取」,就是用計謀得來的錢。「以勢脅取」,用他的官位,用他的權力、他的權勢,所脅迫人家給他的,這個叫做「以勢脅取」。所以如果你當官了,所貪汙來的錢叫做「以勢脅取」,就印祖說的這一條。或者另外一種是,你幫人家管理帳目、管理錢財,作弊偷的錢,這叫「若為人管理作弊取」。這三種人所得來的錢都叫「偷盜」。印祖說了,偷盜的人一定生浪蕩之子。所以這個貪官,紹興府的這個布政,他貪得無厭,累積錢財到數十萬,買良田十萬畝,最後敗在他的一子跟一孫手中。這就是什麼?這裡講的,印祖說的,「偷盜之人,必生浪蕩之子。」這天地很公平,因果很公平。「廉潔之士」,你如果是一個清廉,有節操的官員,「必生賢善之子」,他的子孫往往都很善良、很賢能。印祖說,這是「天理一定之因果也」。
那我們以前有討論過,明朝冒起宗他曾經作警世語。冒起宗說了,權貴之門或者豪富之室,就是權貴的人家,或是富豪的家庭,他的不肖子孫都淫蕩恣靡,跟這裡講的一樣。你看這個紹興府的布政,他就是什麼?他的一子一孫都是什麼?都嫖跟賭。這就這裡講的,「不肖子孫淫蕩恣靡」。比如說,他身體還沒有死,他就已經把家財敗光了。以前的祖先銖寸積之,辛辛苦苦累積這些錢財,後代的人把它當成泥沙一樣給它用光。這裡就是什麼?這就是冒起宗講的,大半聰明的人,以前他逞威挾智,他用他的權勢,用他的威勢去逼迫別人。「逞威挾智,逼勒牢籠,破耗他人無數,湊成我一富家。」這就這裡講的,你用你的權勢去累積你的財富,是把別人家都破散了,來造就你這一家的富貴,你的富有。
「始而耗人,後為人耗」,你剛開始的時候,是損耗別人的錢財,最後你的錢財也被人家耗掉,叫「始而耗人,後為人耗。」這就這裡講的,「語云:『來得不明,去得正好。』」我們大家好好記住這句話,就來路不明的錢,離開這些錢財都是很恰當的,叫「來得不明,去得正好」。我們臺灣有一句俗話,就講什麼?你不正當得來的錢財,就是什麼?叫失德財,冤枉了,我們臺語講叫失德錢,冤枉了。就是你不是用正當手段所得到的錢財,比如說,貪汙來的錢,這叫失德財。那它就會怎麼樣?就會冤枉了,就不知不覺的就這個錢就了掉了,那跟這裡講的一樣,「語云:「來得不明,去得正好。』」
所以就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得出來,「乃知今日為人所耗者,是當日耗人者」也,這是因果報應。「乃知今日為人所耗者」,今天紹興府的這個布政,他的子孫,「一子一孫」耗掉他所有的錢財,用嫖賭。「乃知今日為人所耗者,是當日耗人者」也,也就是這個布政當時去斂財、貪婪所得來的錢財,「當日耗人者」也。那「則今日耗人者,有不轉眼而又為人耗者乎」,他就有這個敗家子,來敗壞他家的財產,敗家子就來給他耗掉,轉眼之間就把它耗掉,這個是因果分明。
好,接下來看下面這一段:
【人縱有過。亦當曲為掩護。若本是平白無辜之人。乃編造流言捏作惡事。以讒毀之。其毒甚於刀斧虎狼。蓋人本無罪。而一人簧鼓。羣小吠聲。聽者熒惑。莫辨是非。致令賢奸溷淆。黜陟倒置。此君子所深誅也。佛言。惡口之業。死當墮入刀兵拔舌地獄。生則備受刲宰。及形體殘毀之報。】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簧鼓』就是用動聽的言語迷惑人。
『吠聲』就是盲從,隨聲附和。
『熒惑』就是炫惑。
『溷淆』就是混淆、雜亂。
『黜陟』就是人才的進退,官吏的升降。
『誅』,「君子所深誅」,「誅」就指責、責備。
好,往下這個『刲宰』就是宰殺。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人縱使有過錯,也應當妥為掩護。如果本來就是一位清白無辜的人,卻編造一些不實在的話,捏造一些壞事來毀謗他,這種狠毒,更甚於刀斧虎狼的傷害。由於他本來就無罪,卻因有人說一些煽動的謠言,加上一群小人的盲目附和,使聽到的人受其言語的炫惑,使得是非不分。導致賢良的人和奸詐的人,混淆不清。使得官位的任免或升降,顛倒處置,這是君子最痛加誅伐的事。佛說,造惡口的罪業,死後應當墮入刀兵、拔舌地獄,生於世上則要常常遭到被宰殺,以及形體被殘害、毀滅的報應。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古詩曰。讒言慎莫聽。聽之禍殃結。君聽臣當誅。父聽子當決。夫妻聽之離。兄弟聽之別。朋友聽之疏。骨肉聽之絕。堂堂七尺軀。莫聽三寸舌。舌上有龍泉。殺人不見血。讒毀之害如此。聽言者。可不慎諸。】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古詩有說了,對於他人所說的讒言,要謹慎不要隨便聽從,聽了這些讒言之後,就會惹禍上身。君王聽了,聽從讒言,臣屬就會被誅殺;父親聽從讒言,與兒女的親情就會決裂;夫妻之間聽了讒言就會分離;兄弟之間聽了讒言就會別離;朋友之間聽了讒言就會疏遠;骨肉之間聽了讒言就會斷絕。堂堂七尺的身體,不要去聽那三寸不爛之舌,舌頭上有如利劍的龍泉,殺人是不見血的。以讒言來毀謗別人的壞處,就是如此。那些喜歡聽信讒言的人,可以不謹慎嗎?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鄭瑄曰。俗語近於市。纖語近於娼。諢語近於優。君子稍一涉此。不獨損威。亦且折福。況惡語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鄭瑄說,常說俗話,讓人覺得像市井的俗人;常說柔細之語,讓人覺得如娼妓;常說戲弄的話,讓人覺得如一般世俗的戲子。君子稍微有一點牽涉到此,不只會損及威嚴而且還會減福,更何況那些說傷人惡語的人呢?
好,我們看最後一段:
【明陳良謨曰。余昔以分守至公安縣。有白教諭。會試入京。其妻好善。曾以教諭出名題疏。施銀一兩與道姑。幷紵絲一丈繡旛。適有同僚之妻。過訪。見之駭曰。儒官與道姑往來。為累不小。白妻遂信以為夫之官。自此休矣。怏怏於心。比教諭下第歸。取此紵裁衣。卻又剪動。妻益不自安。自縊死。余適聞之。以問知縣。具道其詳。未嘗不憐白而哀其妻也。後撫院林二山。會議賢否冊。謂余曰。白教諭姦學吏妻。其妻有言。遂勒令縊死。罪不容誅。余乃述所聞告之。公沈吟間。余曰。不審前言。得之何人。果君子也。容或可信。苟非其人。請更訪之。公乃幡然擊几曰。是矣。是矣。即奮筆抹去之。後白陞國子助教。余轉官閩臬。見二山公於莆。公指鄰家謂余曰。此吳姓者。向為公安訓導。讒白教諭者是也。平素心術不臧。吾故因君言頓悟。渠後陞萍鄉教諭。亦為同僚所讒。罷歸。過鄱陽湖。舟覆。僅以身免。今且無聊矣。語曰。好談閨門。及談人種種短者。必至鬼神所怒。非有奇禍。必有奇窮。矧吳訓導。讒玷清白者哉。其報當不止此也。然聽言之法。惟在察其進言之人。抑亦明矣。】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分守』是明朝的時候按察使,按察分司,又稱監司,也可以稱為「分守」。
『教諭』是元明清縣學裡面所置的「教諭」,掌文廟祭祀,教育所屬的生員。
『怏怏』是悶悶不樂的樣子。
『國子助教』是國子監的助教。
『閩臬』就是福建按察使。這個臬司是明清提刑按察使司的別稱,這福建省管司法的官員。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的陳良謨自述其經歷說了,我以前被派到公安縣巡察,有一位姓白的教諭官,剛好到京城去參加考試。他的太太喜歡行善,曾經用白教諭的名字寫在疏文上,施捨一兩銀子給女道士,並且以一丈的麻絲繡在旗旛上。剛好有同事的太太經過而入內拜訪,看到之後,就很驚嚇的跟白教諭的妻子說,儒學的教官和道姑往來,會阻礙官途的。白教諭的妻子信以為真,以為丈夫的前程從此就完了,所以心中悶悶不樂。等到白教諭落榜回家,取回那麻料來裁做衣服,當時又剪了旗旛,白教諭的妻子心中更是不安定,自己上弔死了。
我剛好聽到這個事情,就去問知縣,知縣將案情詳細告訴我,我因而很同情白教諭的遭遇,更替他的妻子感到哀傷。後來巡撫林二山,在討論各臣屬賢能與否的名冊的時候對我說,白教諭是強姦同事的太太,他的妻子對他不滿,白教諭就命令他的妻子上弔自殺,這種罪過實在是天地難容。我聽了以後,就將所聽到的情形的事實告訴林二山巡撫,林公考慮了很久。我接著就說了,不曉得你之前所聽說的話,是從誰的口中說出來的?如果這個人是正人君子或者還可以相信,如果是品行不良的人,那麼請你要再深入察訪。
林公聽了我的話,有所領悟,拍著桌子說,你說的對,你說的很對,你說的很對,你說的很對。隨即拿起筆來,將白教諭的資料塗掉,後來白教諭升任國子監的助教。我轉任到福建省的按察使,在莆田,在福建的莆田見到林二山先生。林公就指著鄰居對我說了,這位姓吳的人,以前當過公安縣的訓導,說白教諭壞話的人就是他,他平時為人心術不正,因為你提醒,我才馬上醒悟。
後來這個吳某升任萍鄉,今天的江西省內的西部的教諭,他也是被同事的讒言所毀,被罷官回家。經過鄱陽湖的時候,所乘坐的船翻覆了,只留下一條命,現在已經很落魄了。俗話說了,喜歡談論閨門男女的事情,以及談論他人各種是非的人,一定會觸怒鬼神,不是會遭遇到奇禍,必定會遭遇到奇窮。況且吳訓導讒毀汙辱清白的人,他所受的報應,還不止是如此而已。然而聽人進言的方法,只要觀察那些說話人的人品,不就是很清楚了嗎?
好,剩下一點時間,老法師對《感應篇》,《太上感應篇》這個第九十四句「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惡語,讒毀平人。」老法師的開示。
老法師開示第一點,老法師說,《註解》裡面註解得很清楚,「索取無厭曰貪,昏昧無恥曰冒。事上忠而持己廉,人臣之大節。今也以貪冒之故而罔上,臣節安在?縱令一時富貴,多見旋踵破敗,子孫狼狽矣。」這一段老法師說,這種事情在現代的社會,可以說非常普遍。
第二點,老法師說,六道凡夫原本煩惱就很重,在佛門的《百法明門》裡面,善心所十一個,惡心所是二十六個。善心所,比如說,慚愧啦,這叫善心所。那惡心所,比如說,貪瞋癡啦、嫉妒啦,這叫惡心所。惡心所的力量超過善心所,所以古聖先賢無不重視教學,尤其重視兒童的教學。善的理念、善的行為,一定要從小孩子的時候開始培養。中國的教育是從胎教開始,從懷孕的時候就開始教了,目的何在呢?我們現在才明白,目的是希望社會祥和,眾生和睦相處、平等對待、互相尊重、互助合作。稍微受過聖賢教育的人,都懂得捨己為人,所以社會秩序才能維繫幾千年。每一個時代,國家領導人、社會上的志士仁人無不重視教學。所以教育工作就如同河隄的防患一樣,稍微不謹慎,這個隄防就崩潰了,洪水就成災了。洪水成災,無法挽救了。
好,那我們再看老法師對於「造作惡語,讒毀平人」。這句老法師的開示。老法師說,「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惡語,讒毀平人」,這四句。老法師說,我們讀了以後才知道,這個過失是很嚴重的。讒言就是我們講的兩舌、綺語。口業的四種罪過偏重在這兩種,就是兩舌、是非、綺語。當然任何一種與這四種過失都有關聯。《註解》裡面講說「人縱有過,亦當曲為掩護」,人家有過錯,我們還是要適當的為他做一些掩護。老法師說,這句話很重要,世出世間的聖賢,無不是教人家積德累功。而積德累功,就在能夠原諒別人的過失,要從這個地方下手。
老法師說,自古以來,一切眾生最容易犯的就是口業。李炳南老師說,我們所修的好事、所做的好事都被這個口業,造口業都損害掉了,最容易犯的就是口業。所以釋迦佛尼佛在經教裡面,善護三業,總把口業擺第一,「善護口業,不譏他過」。這個用意我們要知道,我們要能夠體會得到。老法師說,不要輕易說別人的過失。這一點我也要學習,大家都要學習。我們不要輕易的說別人的過失,我們把這個當成修行。各位記得,不要隨便去說別人的過失,這個我知道很困難,為什麼?我們會受不了,會忍耐不了,一定會說的,那就是我們的習氣、我們的毛病。但是你學習看看,不要說別人的過失,你從這個地方把它做看看,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在這個人我是非非常氾濫的這個時代,很不容易做到這一點。
老法師說,我們不要輕易說別人的過失,什麼原因?我們自己本身的過失也很多,自己有過失,有什麼資格說別人的過失呢?這是常理。等到哪一天自己沒有過失了,我們就深深地相信,你絕對不會說別人過失,好好記住老法師講這句話。等到你哪一天自己沒有過失的時候,我跟你講,你也不會去說別人的過失了。為什麼?因為你當自己沒有過失的時候,你起心動念都是純淨純善,那你的性德就流露出來了,你所流露出來都是般若智慧。你怎麼還會去,還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怎麼還會有人我是非呢?沒有了。所以你當然就不會去說別人的過失了,那你就是人間的菩薩、人間的聖賢了。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